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73 部分阅读

    “别别别,就这样了。”我连忙阻止了她的消失,再让我等二十天?我非崩溃了不可。还商量什么?东西被偷了就被偷了,我已经无所谓了。

    就这样,我签了人偶递上来的一纸协议,留下了我的地址。

    又等了三天,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向人偶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客人你别着急,我们会在二十四小时内赶到你家,完成游戏的安装。”

    “二十四小时???天,那换成这里的时间是……接近四年!这四年我都要呆在这里吗?”

    “才四年而已,我在这里已经一百多年了。”人偶不满意地说道。

    “不行,不行,我在这里会发疯的。那你让我回到现实去,进错了身体没关系,等一天后我再进来。”

    “我没有让你退出的职能啊。”人偶很委屈:“那这样,我把你送到游戏中去,用你的实力找到‘进出卡’,这样你就能回去了。”

    人偶伸手一指,墙上出现一道光门。我想了想,也只有用这个办法了。我刚靠近光门,一股大力便将我吸了进去。

    一进入游戏,我便发现自己正处在高速运动中。前方是一棵大树,我没刹住车,一头就撞了上去。

    哎哟,我伸手摸了摸头上撞出的青包。

    咦?我的头发哪里去了?

    再细细一看,我的身体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我学的功夫呢?

    天啦!!怎么会是这样?

    禅宗心法、混元一气功、少林身法、金刚不坏神功、六脉神剑、达摩剑、修罗刀、慈悲刀、伏摩剑、大慈大悲千叶手、风云手、龙爪手、鹰爪功、罗汉拳、大金刚拳、拈花指、一指禅、散花掌、般若掌、无常杖、普渡杖、韦驮棍、少林醉棍、日月鞭法……怎么数都数不完,都是整齐的20级武功!

    天啦,我又进错身体啦!!

    这,应该是那个老僧GM的身体吧。

    那我不是赚了么?嘿嘿嘿嘿嘿嘿……

    现在应该去找一张所谓的“进出卡”。只不过到哪里去找啊?

    车到山前必有路。先走着好了,就算找不到,最多在这里呆上个四年吧。

    前面是一座古庙。

    在进游戏的柜台前面等了二十多天,肚子早就闹情绪了,反正我现在是“和尚”,干脆进去搭个火吧,可惜和尚庙里没肉吃。

    庙门前拴着两匹马,一匹自头至尾都是黑毛,四蹄却是白色,那是“乌云盖雪”的名驹;另一匹四蹄却是黑色,通体雪白,马谱中称为“黑蹄玉兔”。

    玄素庄的黑白双驹,那就是石清和闵柔在里面。哈哈……看来今天不会吃素了!

    刚走近大门,就听到有人在里面朗声道:“不错,我就是——铁爪水上一条龙,千里江山,万里雪飘的秦留感秦大爷!B难度就你们几个草包吗?来来来,陪你秦大爷练练剑!”

    我不由心神一震,搞什么啊?连我秦留感也有人冒充??今儿个可算是李逵遇见李鬼了。什么铁爪什么龙,什么千里江山,万里雪飘?这外号也起得太没水准了。

    听这声音中气十足,说话之人内功甚高,看来今天这碗“荤菜”难吃了。

    不对,不对!我现在有GM的超级无敌武功在手,我怕谁来?

    我推开大门,走了进去,庙里一大帮人,围在一堆,却无人顾及身后走来的我。

    背对着我的是一群白衣人,为首的大约四十二三岁年纪,抱拳向对面一黑衣人说道:“石庄主,这个秦留感能抓断你手中的俭,看来绝不简单,不过好象我手上的这个丫头还能制住她。石庄主一言九鼎,只要你当众许诺把令郎石中玉交由我白万剑带回凌霄城发落,我们就把这丫头交给你如何?”

    黑衣人自然就是玄素庄庄主石清。可闵柔在哪里?我看看石清周围的几个雪山派门人,大家的眼光都不怀好意地偷偷斜视着石清脚下。我凑过去一看,哇,地上躺着一位……赤裸的女子?!

    我看得眼珠都快落下来了,石清也觉得不妥,捡起落在地上的衣物盖在闵柔身上,又一指解开她的穴道。

    众人面前,闵柔不好穿衣,用衣服勉强遮掩一下,便往后堂跑去,暴露在外面的肩、腹、腿脚和整个裸露的后半身不可避免成了新的聚焦点。

    雪山派这边也有一位美貌少女,一名雪山弟子手持长剑架在她的脖子上。围在当中的青年男子,牙关紧咬,死死盯着架在少女头上的长剑,一动不动。看来他就是所谓的“冒牌秦留感”了。

    石清看了少女一眼,说道:“这么说,要是我不许这个诺,白师兄就不会帮我除去这个武林败类了?”

    白万剑摇头冷冷说道:“令郎辱我爱女,累得她小小年纪,投崖自尽,此仇不能不报。我们师兄弟此次下山,就是专为令郎而来。其他的事情嘛,得看情况而定!”

    闵柔在后面听见,忙伸出头来叫道:“师兄……无论如何也别把玉儿交给他们。”

    白万剑双手一摊:“那好,我们自己去找。石庄主,后会有期!”说完一挥手,率领雪山派门下一起转身朝门外走。

    这么一来,我便落在众人眼中。白万剑一愣,冲我一抱拳,和我擦身走过,其余弟子也挟持着那位少女从我身边离开。

    闲杂人等一离开,“秦留感”便看见了我。因为是正面相对,我明显感觉到“秦留感”身体微微颤动一下。

    石清也注意到我了:“在下玄素庄石清,这位大师,敢问法号如何称呼?”

    我刚准备回答,便觉一股劲风袭来。“秦留感”突然跃出,左掌聚成拳状,右掌一招“潜龙勿用”朝我打来!无形的气劲仿佛一条龙,当头飞来。

    什么人会降龙十八掌?我不及考虑,大喝一声:“金刚不坏神功!”硬受了这一掌。马上左手小指一伸,一条气流从指端激射而出!

    “少泽剑”不偏不倚,眼见就要击在“秦留感”身上。

    “秦留感”脸色原本殷红如血,忽然间满脸铁青,但脸上这铁青之色一显即隐,立即又变成血红之色,忽青忽红,在瞬息之间接连变换了两次。剑气射在他身上,只听噗的一声,屋梁上一片瓦被激碎,四分五裂的落下。

    乾坤大挪移!什么人有这么高强的武功。

    虽然“秦留感”以乾坤大挪移移走了我的剑气,可是看他大喘粗气的样子显然并非毫发不伤。

    石清发动了,直扑进“秦留感”的怀中,双手成抓,抓向他胸口的小腹的要穴。石清师从上清观,虽然手上已经没有剑,擒拿手法也是一绝。

    “秦留感”促不及防,被抓个正着。但见他内劲一吐,将石清震飞出去。

    还有九阳神功护体,这小子到底是谁?这么高的武功干嘛冒充我的名号?我很有名么?不见得啊。

    这时,闵柔穿好了衣服出来,见丈夫被击飞,挺剑从后刺过来。

    “秦留感”身不倾,脚不移,身体如行云流水一般平滑出丈余,长剑恰好从腋下穿过。“秦留感”手臂一夹,将闵柔夹住,顺手夺过长剑。再把闵柔扭到身前,长剑指着她后心,喊道:“别逼我,不然我杀了她!”

    还会凌波微步!这个“秦留感”到底是何方神圣?

    石清连忙叫道:“别伤她,我放你走就是了。”

    “秦留感”大声喝止:“你算哪头鸟,滚一边去……”两眼一动不动注视着我。

    看来是针对我了,我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这样一个高手,把我都弄糊涂了。

    我耸耸肩,摊开双手,示意自己的无辜。

    “秦留感”谨慎地一步一步退到内堂的天井,突然一掌劈在闵柔身上,闵柔朝我直撞过来,待我接住闵柔,“秦留感”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石清从我手上接过闵柔。一阵嘘寒问暖。

    我纵上屋顶,还能看见“秦留感”已经在很远的地方发足狂奔。而另外一个方向是雪山派的人,虽然先走,但似乎还没有“秦留感”跑得远。

    回到庙里,闵柔还在石清怀里啼哭,石清恨恨地说:“师妹,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把秦留感碎尸万段,给你出气!”

    怎么又提到我的名字?于是我插口道:“这个人不是秦留感。”

    “不是?”石闵二人都是一惊:“大师如何知道?”

    “我当然知道了,因为我才是如假包换的秦留感。”

    “原来,你就是淫贼秦留感!”石清双脚微曲,一声清啸,左手抓向我的胸口,右手画出一个半圆,封住了我所有可能的进攻线路!

    拜托,怎么今天每个人见我都是不分青红皂白就K?GM是这样;回到现实世界是这样:“冒牌秦留感”是这样;现在你还是这样!!

    我不加抵抗,一式拈花指的“伽叶微笑”,双手食指交叉,指端射出一缕罡气,向前指去。这一指我计算好了提前量,石清若不收手,必中穴道手三里!

    这时闵柔长身而起,身若浮萍,掌若飞花,朝我头部劈来!

    我猛地收招,换成龙爪手的一招“捉影式”,两腿踢出,双手抓出,将二人的双掌同时抓住。

    石清跟闵柔两人各有一只手被我牢牢扣住,石清登时脸如白纸,闵柔却是满脸通红。玄素庄石庄主夫妇双剑合璧,几乎不败于天下,现在却被一人徒手给挫败,虽然没使剑,但那也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将手掌大力回扯,空余的另一只手也一起向我拍来。

    我连忙松开双手,石闵二人几乎同时一个踉跄。我顺势前腿踢出,后腿脚尖点地,一式般若掌的“横空出世”,二掌直出,闪电般攻向二人的上中下三路,眼见二人无法抵挡,便化掌为指,点中了二人的檀中穴,二人顿时软倒在地。

    我把二人撇在一边,先打开二人的包袱,翻出干粮,大吃起来。

    好长时间没吃东西,我还不是一般的饿,两个包袱里所有能吃的全吃完了。

    俗话说得好,饱暖思淫欲,我走到闵柔身边,脱起她刚刚穿好的衣服来。

    石清见状大骂:“好你个不守清规的死秃驴,我石清有朝一日必……”声音嘎然而止,原来是我点了他哑穴,并一脚踢开。

    刚脱开闵柔的外衣,就看见内衣上有一个淡淡的手印,纯白色的布料上的印着一只黑手特别清晰。似乎在指引我的行动。

    “哈哈……这个是那个冒牌秦留感抓的吧?让我这个正牌秦留感也来尝尝这滋味。”我笑着伸出禄山之爪,毫无顾忌地隔着内衣一手一个在高耸的丰胸上抓扯。

    我暗运起鹰爪功,撕碎了闵柔的衣服,零零碎碎扔了一地。

    闵柔的胴体再次出现在我眼前。肌肤胜雪的白晰,虽然年近中年,却一点看不出来,生过孩子的身材还是一点也没变形,两腿之间湿漉漉的,阴毛湿了一大片,黏在一起。

    “这也是那个冒牌货搞出来的吧?我还没进入状态啦。”我嘿嘿笑着,也把身上的僧衣脱去。

    闵柔没被我点哑穴,是可以说话的,但是她同一天内遭到两次侵犯,万念俱灰,眼睛闭得紧紧的,牙齿死死咬住下嘴唇,不发出任何声响,任由我压在她身上。

    我不作任何前奏,直接就分开闵柔双腿,把鸡巴肏了进去。

    刚刚进入,鸡巴就感觉到一股阻力,抵挡着我更深入的挖掘。

    怪了!闵柔不会是处女啊,结婚多年,儿子都这么大了,怎么我还肏不进去呢?

    我抱住闵柔的圆润的屁股,大力往我身体一拉,同时下身也奋力往前一刺。

    闵柔的阴道里面异常湿滑,鸡巴全根而入,我身体也一仰,就象被人拼命推了一把。

    不会啊,闵柔被我点了穴道,不可能有力气来推我啊。

    不管了,我运起内功,拼命在闵柔身上抽肏。只觉得用力越猛,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反推力也越大。这时我想到了在中学课堂上学到的作用力和反作用力?

    激荡中,闵柔两块硕大的乳房上上下下地摇晃。可惜我的手必须抱在她屁股上,不然怎么也要抓上去。

    抽肏的速度越来越快,反推的力量也越来越大,我几乎无法抵抗了。就在此时,我腰眼一麻,精液喷射而出!

    反推的力量也到了最大!我再也抱不住闵柔了,双手一滑,整个身子都被弹了出去,直飞起来,撞到对面的墙上,再跌落下来。

    见鬼,我抚摸着身上疼痛之处,向闵柔看去。

    一个赤裸裸的身体压在闵柔身上一动不动,头上油光水亮,寸发不生。

    网游金庸—编外篇第十章

    ***********************************上次有朋友想知道我是怎么对付那些几百万经验的高手。那小弟就多解释两句。

    小弟玩的是以金庸小说为蓝本的MUD——“侠客行”,其实玩过MUD的人都知道,总有那么一些人,没事就喜欢欺负新玩家,杀高手又杀不过,专门找比自己弱很多的开刀。我就这样无缘无故地被杀了几次以后,突然发现了一个没人注意过的小细节,再说反正当时经验也不高,就干脆叛师到了白驼山。

    等拜了欧阳峰为师,我就去找那几个仇人。当然几千经验对几百万,百分之百是杀不过的。可是干嘛一定要我亲手来杀?杀人不行,求死我还不会么?等我从阎王爷那里还魂回来,马上就抬出我的师父欧阳峰来帮我报仇。

    众所周知,在MUD里死一次会掉一半的潜能、5%的经验,所有技能降一级。我潜能几乎是没有的,经验三千左右,技能最多也就一、二十级。不过死在欧阳峰手上的那几个损失的经验、潜能就是以万为单位来计算了,还有技能降一级。我的策略就是“主动求死,然后拉你陪葬,玉石俱焚。”

    当然,我其实也并没有收拾到几个人,才杀了三个大家就都被我这样的“敢死队员”吓怕了,见我就躲,或者都退出了。

    出事以后,因为我利用的是规则,不是BUG。所以巫师也拿我没办法,只有关闭了欧阳峰的“复仇”程序,这个明显就是针对我了。

    《孙子兵法》上有句话,特别经典,叫“不战而屈人之兵。”

    呵呵,不再自我陶醉了。

    言归外传,谢谢大家的支持。

    ***********************************伏在闵柔身上的光头男子如同被蝎子蛰了一样跳了起来,猛一回头,眼里掠过两团愤怒的火焰。

    老僧GM!我不由自主摸了摸脸,才发觉原来那道被六脉神剑刺得血肉模糊的伤口早不见了。

    完了,完了。对着这个曾杀过我一次的恐怖恶僧,一股凉气从我背后升起,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发抖:“老大,你可别生气。最多这个女的让给你好了。”

    “还在胡说!”老僧顺手抓起地上一柄断剑朝我掷了过来。

    我条件反射地往旁边一闪,却见那柄断剑盘旋着在半路上就落了下来,距离我的位置还有老大一截。

    噫?这老家伙什么时候这样窝囊了?

    这时老僧GM已经朝我冲了过来,我试探性地拍出一掌。“啪”的一声,结结实实地给了老僧一巴掌,他一个踉跄坐倒在地。

    老僧迅速从地上爬起,再次朝我冲来。

    我一脚下去,正中他的下巴,整个人翻滚到一边。

    老僧痛得哇哇大叫,吐出几粒牙齿,满口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唉……罢罢罢,老纳已经破了色戒,武功尽失。佛曰:”有心皆苦,无心即乐。‘秦留感,你下手好了。“老僧盘腿坐下,双手合十。

    “哈哈……你练的是童子功啊?”刚刚我可没想到会出现这样一个局面。

    老僧颓然地摇摇头,一副心有不甘的神色。

    刚刚还怕得要死,现在既是任我宰割,我反而不着急了。

    我大摇大摆地走到他面前,说道:“喂,老家伙,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GM一言不发,嘴唇微动,似乎又开始念经了。

    “南无阿弥陀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大师破了色戒,不就等于是什么都没破嘛。”我嬉皮笑脸地说道。反正他武功全废,这时候不戏耍戏耍他还等什么时候?

    老僧闻言,立刻变得精神大振、两眼放光,大喝道:“谬也,谬也!世俗之人!一知半解!‘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出自‘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原文是‘色不易空,色即是空;空不易色,空即是色。’不易在前,即是在后,万万不可颠倒……唉,我跟你解释这个干什么?”

    我哑然失笑。这老家伙,死到临头还跟我争论佛法,当真是迂腐到家了。

    不会啊?金庸小说里破了色戒的和尚多了,没听说谁武功全失啊。

    不管这么多了,这老僧杀了我一次,现在可是风水轮流转了。我伸出小指,按在老僧眉心上。同样的“少冲剑”,只是施受双方换了个位置。

    一声凄厉的惨号破空而起,老僧仰面栽倒,一道血箭,喷起丈余之高,头颅俨然已被洞穿了一孔!

    这一指刚使出,右手便有一道彻骨的寒流自小指的指尖传上来,循着“少冲剑”的经脉路线逆行,似乎血液也都凝固了一般。

    我忙收手,右臂膀却毫无知觉。伸左手去扳动,触手冰凉,怎么也扳不动分毫。

    走火入魔!!!

    我忘记了,我现在已不再是借尸还魂的GM,我是武功低微的秦留感。“六脉神剑”…………我根本就不会!!

    也许是因为“曾经拥有”,这一指“少冲剑”倒也象模象样使出来了。但不会就是不会,内力疾吐之后,途经的穴道全部被封死。

    我现在应该怎么办?我用仅存的左手,抓起GM的领口不停摇晃。GM一动不动,鲜血不断从头上的小孔流出。

    “叮!”摇晃中,一件事物从GM身上跌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戒指,里面不会就是GM的武功吧?我连忙捡起来戴在手指上。

    全真剑法、全真心法、左右互搏、蛤蟆功、蟾蜍步、青字九打、城字十八破、五虎断门刀。这些不都是我原来的武功嘛。再看物品,一点变化也没有。这个戒指……应该是我的“遗物”吧。

    算了算了,就当是重新活一回吧,我现在只想找一张“进出卡”回家。其他的,已经无所谓了……

    忍着右臂瘫痪的种种不便,我离开了这个地方。顺手牵来的乌云盖雪不愧是匹名马,跑起来风驰电掣,很快我就到了城里。

    石清夫妻身边的盘缠可不是一般的多,元宝一大堆、银票一大叠。相比之下那GM老鬼可寒酸多了,我搜遍他全身,除了几张卡片以外什么都没有。“银梭碎片卡”、“血鸟尸骨卡”、“秦留感断臂卡”……拜托,这家伙出家以前是捡破烂的吗?

    所以现在的我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钱。本性难移啊,虽然手臂活动不方便,我还是转进了城里最大的妓院。

    砸了老鸨婆一堆银子,她马上屁颠屁颠地安排了最好的上房接待我。

    身边陪酒的美女换了又换,却都是粗手粗脚的庸脂俗粉,或浓眉高颧,或血盆大口。只气得我七窍生烟。

    我叫来老鸨,骂道:“肏你祖宗,你这里就没几个漂亮的妞吗?”

    老鸨婆唯唯喏喏地说道:“大爷是见过市面的人,我们这里地方小,姑娘们跟别的地方不能比。漂亮的倒是有一个,不过她今天才来,还没接过客,怕服侍不好大爷您。”

    我又摸出一堆银子拍在桌上,老鸨婆两眼发直,连忙跑出去安排。

    我喝下两杯酒,一抬头,一个彩衣少女被两个龟奴押着推了进来,只见她不停挣扎叫嚷,显然是极不情愿的。

    “美女!”我一把掷出酒杯,站了起来。两龟奴识趣地退了出去,少女双手反剪,明显被绑住了。

    我捏住少女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少女白皙的脸上流淌着两行清泪,双目犹似一泓清池,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

    这个美女……不就是我在破庙见过的么?她不是在凌霄城那帮人手中么,怎么到这妓院里来了?

    我已经不是GM的身体,少女自然认不出我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央求道:“大爷,你放了我吧,我下辈子给你作牛作马……”话没说完,又是伥然泪下。

    事实上,我一认出她,兴趣已经不在跟她上床了。从凌霄城的口中,我已经知道了她跟那冒牌秦留感颇有渊源。我对于这家伙特别感兴趣,除了他高强的武功,对于他冒充我的原因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叫来了老鸨婆,给她赎了身,带着她到了一间客栈。

    经过我这个“恩人”的详细的盘问,小丫头对我也是知无不言。从她口中,我对那冒牌秦留感多少有了一点了解,她对于他的来历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名叫雷幽风,身世门派连丫头也不完全知道。

    我详细听完讲叙,心里好笑。这姓雷的小子,先冒充了石破天,被拆穿马上冒充我。看来并非是我出名,而是他有个假冒别人的习惯。

    至于这个侍女怎么会在妓院,这个就很自然能猜到了,凌霄城要抓的是石破天,既然是假的,这个侍女也就没用了,卖到妓院怎么也比杀人灭口好一点吧。

    果不其然,她开始说到被卖的经过了,说着眼睛就开始红了。

    除了雷幽风,我对她的经历没有兴趣。我没了顾忌,专注地看着她梨花带雨的脸庞、不停蠕动的诱人红唇、窈窕动人的身躯。我的小弟弟已经蠢蠢欲动了。

    石破天是假的,他的侍女未必是假。这么标致的小丫头,又不会武功,难道就是侍剑么?

    一想到可能是侍剑,我再也不能忍了,不管她有没有说完,一把就将她抱了起来,横放在床上。虽然我只有一只手能用,但是不会武功的人根本无法反抗,我的下一个动作就是动手了。

    一股寒意在我后颈处一掠而过,接着是一道潺潺的热流充斥全身,我……没有感觉了。

    /

    看成人小说就上!最新防屏蔽地址:,

    笑傲神雕1~8

    主要人物设定:

    小龙女:出场岁数二十七岁,为使人物年龄更符合众狼友味口,在原著基础上进行了改动,杨过没有等十六年而是只等了一年便跳下断肠涯将小龙女救出,因此书中的小龙女是在二十一岁时便与杨过成婚,二十七岁重出江湖。

    任盈盈:出场岁数二十五岁,与令狐冲结婚三年后无子女。

    黄蓉:出场岁数三十二岁,刚生下郭破虏和郭襄。

    左剑清:原名玉真子,四十五岁,因修习“回春功”,看上去只有19岁左右。魔教排名第二的淫贼,绰号“玉面淫狼”,东方不败派到襄阳的卧底

    刘正:绰号“铁棍淫龙”,魔教第一淫贼,田伯光的师兄,绰号“铁混淫龙”,东方不败的男宠

    尤八:为刘正假扮

    第一章重出江湖

    「重峦依渭水,碧峰插遥天。出红扶岭日,人碧贮岩烟。迭松朝若夜,复釉缺疑全。」当年唐太宗游览终南山,兴致大发,提下千古名句,为后人传颂。自古以来,终南山一直是诗人心中的圣地,无数文人墨客对她魂牵梦绕,恨不能终老于此。放眼望去,层峦迭嶂,云蒸霞蔚,无处不透着上天的鬼斧神工。满山的鸟鸣兽语,毒瘴沼气,山路陡峭如锋,却又让寻常人望而却步,终南山因此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只有那些身怀绝技的武林人士才有资格享受这个如诗如画的人间仙境,所以民间传说,多有世外高人隐居于此。

    在这奇峻的山中,竟然有一处百花盛开的花圃,花圃的**,是一片绿草如茵的空地。一个白衣女子正在舞剑,飘舞的秀发,灵动的身姿,手中长剑挽起的朵朵剑花,更胜百花丛中的美景。忽然,白衣女子一剑冲天,在空中盘旋飞舞,长剑越舞越迅,渐渐的人与剑融合在一起,再也分不出人影剑影。忽的一声清叱,倩影从剑花中冲出,飘然落地。她倒背长剑,俏立于草地之上,微微喘息,那是一张绝顶清丽的脸,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绝对不会有人相信世上还有如此美丽的女子。白衣女子微微一笑,群芳也为之失色,此刻,她像天地间唯一的风景。

    「过儿,我的剑法可有进步?」另一边的一把藤椅上,靠着一个青年男子,相貌堂堂,颇有宗师风范,一张沧桑的脸上刻着狂野不羁,细看之下,他少了一支手臂,却丝毫不影响他的气度,坐在那里也是豪气冲天。他微微一笑道:「没想到姑姑的玉女神剑已经练到第九重,从此江湖上没有几个人是姑姑的对手了。」白衣女子脸色红润,看来也颇为高兴,轻声道:「过儿,你不是常说吗,我们练武不是用来和人比高下的。」那男子哈哈一笑:「姑姑说得不错,练武应该行侠仗义。如今虽然天下太平,我们习武之人却不能停滞不前,永远要追求武学的最高境界。」

    原来此二人就是昔日名震江湖的神雕大侠杨过与小龙女夫妇。两年前江湖纷争一了,二人随即退隐江湖,来到终南山古墓之中,终日赏峰练剑,过着神仙眷侣般的生活,离开了风尘的江湖,却也清闲自在。杨过起身道:「姑姑,我的黯然销魂掌在修炼到第九重的时候遇到了难关,再也不能提升,我想闭关修炼,待我出关之时,我的掌法定会功德圆满。」小龙女道:「我们已经远离了江湖纷争,一定还要去提升武功吗?」杨过道:「姑姑,你也是习武之人,应该知道我的处境,如果不突破这个难关,我是永远不能安心的。」小龙女知道勉强不得,于是道:「过儿,这次闭关要多久呢?」「少则一年,多则两年。姑姑,在我闭关的时间,你要照顾好自己。」小龙女微微颔首,杨过起身缓缓走了过来,独臂搂住小龙女的纤腰,在小龙女耳边细语道:「姑姑,不论在任何时候,我都不能忘记对你的思念。」小龙女微微低下头,靠在了杨过的肩上。

    杨过闭关已经三天了,小龙女还像平常一样,闲来练练功。她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从来不知道寂寞是什么滋味,在涯底那一年,她也是这样过来的。可是今天却有些不同,她像平常一样在古墓中打坐,修炼玉女心经,却有些心不在焉。两年来,她和杨过形影不离,也尽情享受了夫妻之间的美妙。她觉得自己有了新的生命,是过去二十几年从来不曾体验过的。每次与杨过赤裸裸的缠在一起,任杨过在她的身上驰骋,那种与心爱的人身体接触带来的销魂滋味,让她快乐的想要哭泣,每次云雨过后,她都香汗淋漓,幸福的趴在心爱的人身上。回想过去的光阴,像在虚度。现在她才知道,原来自己早就不习惯了没有过儿的日子。想着想着,小龙女浑身热了起来,不自觉之间,她的双手已经攀上了自己丰满的乳房,要是过儿在就好了,她这样想着,双手却不停的揉搓,过儿就是这样做的啊,每次她都会感觉很舒服。渐渐的,她的呼吸变得粗重,一直手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向自己的裆部滑落,伸进去了……已经湿了,「啊……」她嘴巴微张,不自觉的呼了出来,碰到敏感地带了……要是过儿在,他的那个大肉棍早就……小龙女只觉浑身无力,身体再也支持不住,仰躺在了床上,一手揉搓这乳房,另一之手放在胯下抚摸,淫水越来越多了,她再也忍不住,轻声哼了起来……

    忽然,古墓外一声清脆的长啸。小龙女一下从欲望中清醒了过来,她跳下床,整理了一下衣衫,出了古墓。抬眼望去,一条青色的身影从不远处向古墓奔来,几个起落,那人已经到了跟前。小龙女定睛一看,一个近二十岁,面如冠玉的青年立在她的面前。那青年也是眼前一亮,面前出现了一个天仙一般的女子,风姿卓越,面带桃花,他不禁看的痴了,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说话。小龙女情欲刚刚褪去,脸色微红,说不出的娇憨美丽,见青年愣在那里,暗暗好笑。不过内心马上镇定下来,轻声道:「不知这位少侠到此有何贵干?」青年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失态,不禁满面通红,抱拳道:「前……前辈可是杨夫人?」心里却暗道:「我真是多此一问,这等风采的女子,天下怎会有第二人?」

    小龙女微一错愕,看来对方是有事前来:「正是,不知少侠高姓大名?」

    那青年此时也恢复了镇定,道:「在下左剑清,乃北侠郭靖的关门弟子,奉师父的命令,为西狂杨大侠和夫人送上中秋武林大会的请贴。」说着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红色的请柬,递了上去。

    小龙女不禁仔细看了左剑清一眼,没想到他郭伯伯还收了一个关门弟子,不过可以看出此人资质奇佳,是个可塑之才。自己夫妇二人已经退隐,但是郭靖的邀请是不能不去的,过儿在闭关,看来只有自己代他去了。于是接过请贴,道:「左少侠古墓里边请,喝杯粗茶。」

    「不了,我还要到全真教送请贴,请贤伉俪到时务必赏光。」「师父师娘很好,二位老人家还不时提起贤伉俪,师父这次发起武林大会,是因为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如今武林不是已经太平了吗,还有什么事能让郭大侠亲自出面。」「夫人有所不知,如今魔教的势力又有死灰复燃的迹象,传言东方不败重出江湖了。」

    魔教的事情她也有所耳闻,不过那是发生在她在涯底的那一年之间,是杨过向她提及的,十年前魔教猖獗,教主东方不败狂性好杀,在武林掀起了血雨腥风,正道处于一场浩劫,后来江湖上出现了一个叫做令狐冲的大侠,带领群雄打败了魔教,杀死了东方不败,还娶了魔教的圣姑任盈盈,解散了魔教,挽救了这场浩劫。这令狐冲夫妇被江湖同道敬仰,与过儿和自己这对神雕大侠夫妇齐名。后来听说他们夫妇也退隐山林,逍遥快活去了。

    左剑清叹道:「杨夫人,这也是江湖上的传说,这个东方不败也许另有其人,不过魔教重新崛起,多次残杀我江湖同道,却是千真万确的。现在魔教空前强盛,教主东方不败武功奇高,手下左右护法,还有『一魔,二怪,三妖,四煞』,个个邪功高强,嗜杀成性,现在的江湖道消魔长。师父他老人家不得不联手令狐大侠,发起这次武林大会,迟则正道危矣。」

    「那就此告辞了,请夫人和杨大侠保重。」左剑清转身向全真教奔去。他行在山路上,心中却挥不去小龙女的身影,「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这等人间绝色,如果让我一亲芳泽,把玩一天,就算是立即丢了性命也值,杨过真是有福……」想着想着,下体不自觉的坚硬起来……

    小龙女看着手中的请柬,不禁有些为难。中秋还有半月就要到了,可过儿是万万不能出关的,要是强行出关,会自损十年功力。倒不是担心过儿没人护卫,闭关的那个地方及其隐秘,不会有人找到,可是这么重要的事情,自己一个人能应付的来吗?到了晚上,小龙女终于做出了决定,既然是过儿的妻子,就要替他分担一切事情,看来只能自己再入江湖了。如果为正道做些事情,过儿出关也会高兴的。看了一下地点,是襄阳城,在十日内应该可以赶到,明日出发吧。想到这里,小龙女终于如释重负,屏除杂念,在打坐中进入了梦乡

    第二章黑店

    正是正午,宽阔的官道上少有人迹,一匹白马从远处奔来,马上是位白衣胜雪的绝色女子,虽然骄阳似火,她却呼吸自若,一点汗水也没有。此人正是美貌冠绝天下的小龙女,她已行了半天的路程。天气炎热,她有玉女心经护体,倒不觉得什么,只是怕白马受不了,想找个客栈给马饮水,却又寻不得,只得放慢速度,继续前行。到了黄昏十分,才看到不远处一个大大的招牌「云岭客栈」。小龙女行到门口,还没等下马,一个小二已经迎了上来:「这位女客官,可是要住店,小店还有上等的客房。」小龙女下了马,把缰绳交给小二道:「烦请小哥先喂了我的马。」「客官请放心,里边请。」小龙女走进客栈,挑张干净的桌子做了下来,另一个小二迎了上来,笑道:「客官用点什么,小店应有尽有。」小龙女只要了一个馒头和一碗豆汁,小二应了一声,吩咐去了。

    这个小店很是清静,只有小龙女一个客人,掌柜的四十几岁,站在柜台后面,另外就是那两个伙计了,想是地点偏僻,生意不好做,人丁也稀少了些。一会功夫,东西端了上来,小龙女一天没有吃东西,用着倒也香甜。用完了晚餐,小二带小龙女来到了楼上的一间客房,房间不大,却也很是干净。

    小二道:「客官还有什么吩咐?」「没有了,有事再烦劳小二哥。」

    4

    小二走后,小龙女和衣躺在了床上。虽然她武功高强,却也有些旅途劳顿,于是闭目养神。忽然感觉到头有点晕,竟然昏昏沉沉,「不对,怎么会这样?」,运气之下,真气有些滞怠,无法聚拢,「难道是豆汁里有鬼?」这时她的头越来越昏,竟产生了一种浓浓的睡意。她强打精神,运起玉女心经的心法,把真气运行几个小周天,体内渐渐恢复正常,真气也畅通无阻,「果然有毒,难道是黑店?好险!」小龙女心中后怕,自己的江湖经验太少,若不是武功高强,恐怕就着了道道。

    这时门外隐隐传来说话声,一人怪笑道:「嘿嘿,又一只肥羊到手了,现在药力发作了吧,小娘们任我们摆布了。」一人接道:「是啊,师弟,真是意外的收获,没想到在这种鬼地方还能碰到这么美的娘们,副堂主一定会重赏我们的,哈哈。」小龙女听了大怒,正是那两个店小二的声音,果真是间黑店,不由感叹江湖险恶。

    却听先前那人道:「别忙,这么够味道的娘们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只看看我都快忍不住了,我们先玩一下再送给副堂主不迟啊。」「你真大胆,副堂主要的女人你也敢碰,还是别惹事生非了,小心你的狗头不保!」「有什么关系,刘副堂主现在正在操干昨天那个美妞呢?」另一人却道「刘老大武功不怎么样,但要论采花的本事,他“铁棍淫龙”与“玉面淫狼”在本教中可谓并驾齐驱,其床上功夫在教中排行第一,深得教主喜欢,连岳堂主都让他三分」另一人似乎很不耐烦,道:「他已经干过一个女人,难道还能连干两女?这也太便宜他了」另一人不肖道:「这有什么,他可是色胆包天,我就亲眼看到过他一次连干四个美女,你还是小心为妙,少啰嗦,我们还是先把她搬到密室里去吧。」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门外。听了两人的对话,小龙女十分恼火,本来想一举把他们制住,但听说还有密室,莫非还有其它的女子受害?可不能让她被那臭名昭著的采花淫贼“铁棍淫龙”给害了贞洁。于是改变了主意,索性假装昏迷,去密室一探究竟。

    这时门开了,两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人走上前来,摇了摇小龙女的胳膊,「美人,起床了,哥哥带你去舒服的地方,哈哈,果然睡过去了。」小龙女不敢睁开眼睛,不过听声音是比较好色的那个,「岂有此理,看一会儿怎么收十你。」另一人催促道:「动作快一点!」

    先前一人俯身抱起小龙女,让小龙女的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