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71 部分阅读

    四俏逭校φ鞴笕耸旅Γ鸭遣黄鹄病?br />

    这位姑娘,是慕容家什么人?“

    王语嫣道:“慕容老爷子是我姑丈。阁下尊姓大名?”

    那汉子冷笑道:“慕容家学渊源,熟知姚家寨主的武功家数。在下的来历,倒要请慕容公子和姑娘猜上一猜。”

    王语嫣微笑道:“你得显一下身手才成。单凭几句说话,我可猜不出来。”

    那汉子点头道:“不错。”左手伸入右手衣袖,右手伸入左手衣袖,便似冬日笼手取暖了一般,随即双手伸出,手中已各握了一柄奇形兵刃,左手是柄六七寸长的铁锥,锥尖却曲了两曲,右手则是个八角小锤,锤柄长仅及尺,锤头还没常人的拳头大,两件兵器小巧玲珑,倒像是孩童的玩具,用以临敌,看来全无用处。东首的北方大汉见了这两件古怪兵器,当下便有数人笑出声来。

    一个大汉笑道:“川娃子的玩竟儿,也拿出来丢人现眼!”西首众人齐向他怒目而视。

    我抢在王语嫣之前答道:“这是青城派的‘雷公轰’吧?哈哈,司马林,这你可难不到我表妹。”这时我看见阿朱大张着嘴,她可没料到我还真知道。

    王语嫣对我一笑,接着说:“阁下想必长于轻功和暗器了。书上说,‘雷公轰’是四川青城山青城派的独门兵刃,‘青’字九打,‘城’字十八破,奇诡难测。”

    我走到王语嫣身边。司马林听了她这几句话,不禁耸然动容,和他身旁三名副手面面相觑,隔了半响,才道:“姑苏慕容氏于武学一道渊博无比,果真名不虚传。在下确是司马林。请问姑娘,是否‘青’字真有九打,‘城’字真有十八破?”

    王语嫣道:“你这句话问得甚好。我以为‘青’字称作十打较妥,铁菩提和铁莲子外形虽似,用法大大不同,可不能混为一谈。至于‘城’字的十八破,那‘破甲’、‘破盾’、‘破牌’三种招数无甚特异之处,似乎故意拿来凑成十八之灵敏,其实可以取消或者合并,称为十五破或十六破,反而更为精要。”

    王语嫣说着,身上飞出几张卡片,我拾起一看,正是青城派的青字九打和城字十八破两门功夫。

    这样也算传授功夫吗?随着王语嫣的讲解,两派人马慢慢动起手来。王语嫣不停在说,从她身上不断掉落各种卡片,阿碧和阿朱两个丫鬟也过来帮我捡。不一会儿,我就学到了青城派的青字九打、城字十八破和秦家寨的五虎断门刀全套,连两派本来没学全的都学到了!

    话到这里,两派已经剑拔弩张了,两边都争着要接王语嫣到自己门中去,眼看就要一决生死了。

    只见司马林突然转头向左,脸现大惊之色,似乎发生了极奇特的变故。姚伯当一直目不转睛的瞪着他,防他忽施暗算,此时不由自主的也侧头向左瞧去,只听得嗤嗤嗤三声轻响,猛地警觉,暗器离他胸口已不到三尺。他心中一酸,自知已然无幸。

    我顺手抓起桌子上的茶盖,飞射出去,将射过去的几枚毒钉尽数打落。

    姚伯当捡回了一条命,心里对我不免感激。司马林却朗声对我说:“慕容公子,你今天是要袒护秦家寨了么?”

    我哼了一声,道:“我管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带我表妹走,问过我慕容家的人么?我也不屑于救他,只是秦家寨的脏血,还不配流在这里。”

    两人均是大怒,姚伯当突然单刀脱手,向我掷过来,司马林右手小锤在左手锥子上一撞,数枚钢针也向我射来。

    小CASE,这两门功夫我比你俩还精通啦!我顺手把单刀接在手里,挽个刀花,把飞来的钢针击落在地。

    我伸手往茶碗里一捞,抓出一把茶叶,向他二人飞去。一阵风过后,我又回到原位。

    青城派所有人,左胸心脏位置都粘上一片带水的茶叶,那可是太湖附近的特产“碧螺春”,深碧的茶叶,便像一颗颗小珠,生满纤细绒毛;秦家寨的人,头巾都被砍了下来。

    两派都是脸色惨白。青城派人都喃喃自语:“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而秦家寨的人不约而同大叫:“雄霸群山!”段誉在一边拍手叫好!

    是的,我在游走之时,左右互博,同时使出“青字九打”中铁蒺藜的手法和“五虎断门刀”中失传的一招“雄霸群山”。分别攻向两派,却只是点到为止。

    “我要想取你们的命,那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你们的师父师弟不是我杀的。

    要是我杀的,没必要不承认。现在请吧。“

    两派人见我露了这么一手,都被镇住了。很快,大厅里变得空空如也。

    阿碧对我施了一礼说:“公子再勿来,可吓煞我阿碧了,多谢公子解围。公子要阿朱姊姊服侍好末,小婢为公子准备晚饭去勒。”说完就下厨房去了。

    王语嫣依在我身边,含情脉脉地望着我。弄得我心猿意马,想入非非……

    段誉看在眼里,醋意大发,跑出去摇了一艘小船走了。

    阿朱凑在王语嫣耳边说了句悄悄话,王语嫣立即放开我的手躲到一边,我也只好尴尬地挠挠头。阿朱一看,“扑哧”笑出声来。

    吃过晚饭,我在厢房里准备休息。心想:“王语嫣、阿朱和阿碧三大美女都在这里,看什么时候找机会来统统‘吃’了。阿朱、阿碧我不一定打得过,王语嫣可太容易收拾了。再说王语嫣可是活秘籍啊,还能学一身功夫,对了,阿朱的易容术也要学过来。以后变成郭靖找黄蓉;变成杨过找小龙女;变令狐冲找任盈盈……”想到得意之处,我一阵哈哈大笑。

    “公子在笑啥事哩?”阿碧捧着一个脸盆推门进来,笑黛如花。

    阿碧把脸盆放在我脚边,说:“阿碧服侍公子洗脚好哉。”说着,就脱起我的鞋子来。

    哇,慕容家是这样待客的么?印象中好象段誉来的时候没这待遇啊?难道,阿朱没给她说我的真实身份?

    阿碧给我洗好脚,见我盯着她看,窘得别过脸去,嗔道:“公子,你勿要盯着人家看哩。”

    我大喜,阿碧真的把我当成慕容复了。我拉她上了床,双手伸进她衣服里抚摩按捏,阿碧被弄的媚眼如丝,诱人的呻吟声从娇嫩的小嘴里传出。

    我按耐不住,去脱她的衣服,阿碧闭着眼睛,羞红了脸,任我摆布。

    阿碧衣服一解开,露出了一身胜雪的肌肤。我吻在阿碧嘴唇上,一手轻轻抚摸着阿碧顺滑的脸蛋,另一手在两个柔软的胸脯上来回搓揉。阿碧混身颤抖地回应着我。

    我顺着阿碧的脖子吻下来,通过高耸的乳房,结实的小腹,一直到瑟瑟的两腿之间。

    阿碧是头一次成了这样的状态,又兴奋又害怕地哀求:“公子,勿来了,求求你了。”

    我小心地用手扒开阿碧的小屄,粉红的嫩肉显现出来。我伸出舌头在小屄上舔着。阿碧受到刺激,身体弓成了弧形。

    我把阿碧翻过来,趴在床上。我压在她身上,轻咬她的耳垂,双手穿过腋下摸着她白嫩的乳房,早已经勃起的小弟弟隔着裤子顶在小屄上。一种强烈的快感从身体不同部位传来,阿碧只好咬着牙承受。

    “啊——”一阵凄烈的叫唤,阿碧到达了人生第一次高潮,淫水从小屄中汹涌流出,把我的裤子淋湿一大片。

    乘阿碧喘息,我脱掉自己身上的衣物。拉过阿碧的手捧起翘得老高的鸡巴,示意她放进嘴里。阿碧第一次见到男人的器官,吓得不行,抓着我的鸡巴迟迟不往嘴里放。

    我鼓励她道:“先吻它一下好了。”

    阿碧试探性地吻在我龟头上,我感觉到柔软的嘴唇圈住,只觉得下身一股冲动传来。

    吻了几次后,阿碧不再害怕,一口把鸡巴含了进去。我教她说:“一边上下套弄,一边用舌头舔,别松口。”阿碧听话地照做。爽死我了!

    我感觉差不多了,取出鸡巴,把阿碧的双脚架在我肩膀上,鸡巴抵着小屄。

    阿碧明白破身的时候到来了,以一种复杂的心情期待着。

    我却不慌不忙在洞口摩擦,骚麻的感觉一直传进阿碧脑海深处。阿碧扭动着身体,以一种无法形容的眼神望着我,一双美目似乎要喷出火来。

    我的怜悯之心油然而生,我不能让阿碧再等待了,现在就要让她享受男女之间的乐趣!

    鸡巴慢慢深入,好紧啊,小屄四壁挤着我的鸡巴。幸好刚才阿碧已经泄了一次,有了充分的润滑,才是得我义无返顾的继续前进。

    阿碧紧皱着眉头,我吻了她一下说道:“很痛吗?忍忍,马上就好。”

    阿碧说道:“公子,勿要介客气,呒不法子哩,我自己也愿意哉。”

    鸡巴前端碰到一层薄膜的阻挡……

    螳臂当车,我猛一用力,阿碧的处女膜应声而破。阿碧感到下身被撕裂了一般,痛得呼喊出声音来。

    殷红的鲜血从两人的结合处流出来,浸红了阿碧身下的床单。

    我缓缓地抽动。渐渐的一阵阵快感取代了痛楚,阿碧开始呻吟起来,紧夹的阴道慢慢放松,臀部也不自觉地上下迎合着。

    我一见阿碧已经放开了,便加大了力度。这么一来阿碧就吃不消了,每一次抽肏都伴随着她欢乐的喊叫。

    没多久,阿碧又一次攀上了高潮。

    我让阿碧休息了一下,把她翻成后背位,扶着她的屁股再次展开进攻。这么一来,鸡巴更深的肏入,阿碧再次感到一波波快感的袭来,感觉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飘飘欲仙的感觉中,我和阿碧同时爆发出来。阿碧几乎不能支撑自己的身体,上半身贴在床上任我在她体内发泄。

    我在阿碧体内射完最后一滴精液,虚脱般趴在阿碧身上。

    阿碧的卡片掉了下来,“卡片编号,008;卡片名称,阿碧;简介,慕容家的丫鬟,对慕容复心生爱意,追随慕容复直到最后一刻。卡片难度B。指定卡片!!!”

    “狗杂种,胆敢欺负我阿碧妹子!”房门突然被踹开,一个容貌瘦削的中年汉子闯了进来,一把抓着我提了起来。只见他身形甚高,穿一身灰布长袍,脸上带着一股乖戾执拗的神色。

    阿碧连忙对他说:“包三哥住手哩,伊是慕容公子哩!”

    包不同气得直跺脚:“非也非也,这家伙不是我慕容兄弟。唉,你……怎么这么糊涂。”

    我借机一招“蟾飞九天”,身体向上笔直地纵起丈余,逃出包不同手掌,往窗口逃去。

    “哪里跑?”包不同隔空劈出一掌,向我后背劈来。我脚下不停,手上使出“城字十八破”中的一招“破掌”,打在包不同掌力上,借力打力,使我以更快的速度奔向窗口。

    “砰”的一声,我撞破了窗栏,直飞出去。窗外居然是黝黑的湖水,我“扑通”便落在湖中。

    救命啊,我不会水啊…………

    网游金庸—编外篇第七章

    一阵柳树的清香混杂着露水传过来,淡淡的香味令沉睡已久的我苏醒过来。

    浑身无力的我挣扎着爬起来,眼前豁然开朗,这才发现刚才只是一个梦。

    我喘着粗气,缓和一下情绪的紧张,身体的麻木,还有大脑的迟钝。

    放眼往四周看去,天刚刚拂晓,一轮金黄的光球正从地平线上升起。

    “好美!”当我沉浸于初生的太阳带来的绚丽风景时,耳边听到一声赞美。

    怀着同样的心情,我看了过去。

    高大的身材,背着双手,轮廓分明的侧面,一道初现的日光从脸上戴的墨镜反射出来,映出一道诡异的光圈……

    等等!墨镜……!!

    变态GM!!!

    这次跟前几次不一样了,这次要命啊。

    GM转过来对着我,我本能地作出一个防御姿势。

    “你小子,昏迷了一夜,偏偏在最关键的时候醒过来了。打搅我看日出的心情,这个罪可是很大的!”GM面无表情,嘴里缓缓吐出这么一句话。

    我?昏迷了一夜?对了,想起来了,昨晚干了阿碧,赤条条的落了水,后来好象让人救了。难道救我的就是这个GM?他不是说是专门杀玩家的么?干嘛要救我?

    GM嘴边浮现一丝笑容,象是洞察了我的思维一样说道:“不错,的确是我把你从水里捞起来的。救你,有两个理由。其一:你也曾经救过我一次。一命还一命,从此互不相欠。其二:我两次栽在你手上,亲手杀你,方泄我心头之恨!

    秦留感,让你先出招!“

    先出招?什么功夫能对付这变态呢?等级太低的武功肯定不行,蛤蟆功没指望了。城字十八破虽然也能用在空手上,不过没有“雷公轰”,威力大打折扣。

    暗器我手上也没有。只有全真剑和五虎断门刀了。

    找出刀和剑的两张卡片,令狐冲的那把剑还是GAIN不出来。

    “拜托,你怎么还是不看说明啊?每张卡片用过一次就不能再用第二次了。

    笨!“GM在那边已经不耐烦了。

    还有这样的规定?我趁GM一分心,“唰”,卡片化作一道寒芒,向GM射去,青字九打中的梅花镖手法!然后我以最快的速度,取出仪琳的断剑,刀剑结合冲了上去。

    GM确实被弄了个措手不及,闪开卡片后,面对我一连串的招式只有不断腾挪退避,我的攻势总是差一点。

    突然,GM脚下一转,突然欺到我身前,一招降龙十八掌中“龙战于野”拍过来。

    我正在急攻,双手刀剑已露在外门,这一掌是非受不可了。

    一声闷响,我飞出好几米远,落地后还在地上滚了几圈。

    死就是这种感觉吗?不痛不痒的……

    一条柔软湿滑的物体压在我身上,夹杂着一股中人欲呕的腥臭,使我从迷茫中反应过来。

    蛇!!大蟒蛇!!一条身长二丈,粗逾手臂的大蟒蛇缠在我身上。因为没穿衣服,直接挨着这么个冷血动物,冻得我直发抖。

    不过我发抖可不是完全因为温度问题,我平时可是最怕蛇的。这么粗这么恐怖的一条大蟒缠在身上,谁还不被吓得发抖?

    GM左臂上一片乌黑,俨然一个齿痕印在上面。

    “好小子,你跟西毒学过功夫?”GM按住手上的穴位,阻止毒素的蔓延,面色狰狞地盯着我。

    我光发抖去了,没顾上回答他。

    “哼,就算我中毒身亡,今天也要取你性命。”说着,他艰难向我走过来。

    一近身,我身上的蟒蛇便吐着鲜红的信子人立起来。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GM也颇为忌惮,一咬牙说:“算你运气,就让你多活两天。”说完,头也不回,踉踉跄跄地走了。

    危机解除,大蟒也游下来,在我面前盘成一圈。

    我也松了口气,观察起这条蟒蛇。只见它白身黑章,头顶上高高生了一个凹凹凸凸的肉瘤。蛇身上裸露出一个手掌印,一地都是鳞片。

    原来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是这条蟒蛇及时隔在我和GM间,替我受了一掌,并咬了GM一口。按照GM刚才的说法,这条蛇是欧阳峰的功夫引来的。

    我站起来,对它招了一下手,问:“刚才是你救了我吗?”它朝我点点头,似乎很通灵性,能听懂人话。

    我开始喜欢起这个小家伙了。

    继续上路,多了个宠物跟我同行。

    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找件衣服,一来御寒,二来遮羞。不知道那变态GM把我抓到了哪儿来看日出,反正一路上人迹罕至,倒也免了被人撞到的尴尬。

    又到了晚上,我还没走出这片森林,肚子早就咕咕叫了。

    前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似乎有人跑过来。我忙躲进旁边的草丛。蛇儿却象见到亲人一样迎了出去。

    来人身穿白袍,双手伸在前面摸索着,踉踉跄跄跑过来,脚下被大蛇一缠,忽然栽倒,脑袋撞在一棵大树上,昏倒过去。

    老天对我还真不错,送一件衣服过来。我来不及考虑这人是谁,出来就剥他的衣服。扳过他的身子,着实吓了我一跳,此人两睛瑟瑟地流着鲜血,两个眼眶里空荡荡的,眼珠已经不翼而飞。

    一身白袍穿在身上,此人腰间还挎着一个皮革袋子,里面是一袋银梭,我也老实不客气带在自己身上。

    前面树林里又传来几声“哎哟”的惨叫。

    怎么这么多人?看看去。

    月光下,花花绿绿的毒蛇瘫了一地,七八个白袍男子抱着头四下而逃,似乎在躲避什么攻击。

    是欧阳峰的蛇阵么?怎么如此狼狈?

    我鼻中突然闻到一阵芳香,一团火光从空扑至,迅速无伦。我定神一看,哪里是火,竟是一只全身血红的鸟儿,这鸟身子只比乌鸦稍大,尖喙极长,约有半尺,飞在半空,游目四顾,虽只一只小小鸟儿,却似有极大威严。那股异香,就从鸟身上发出。

    小血鸟如流星般掠过林隙,追赶着那几个逃跑的蛇奴。众蛇奴知道厉害,忙用双手掩目。血鸟一飞近,长嘴猛啄手背,蛇奴吃痛不过,挥手去打,手一离面眼珠立被啄瞎。片刻之间,众蛇奴无一漏网,个个成了盲人。

    小血鸟朝我冲过来,因为我也穿的也是白袍啊。

    我手上没有别的兵器了,原来的刀剑因为没地方放,变成卡片又没用了,便早就扔在了路上。我摸出两枚银梭,按青字九打的手法打了出去。

    那鸟双翅一扇,弹开银梭,速度丝毫没受到影响,对准我的眼睛俯冲下来。

    眼看就要和那些蛇奴同样下场。明知道没用,我也用手捂住眼睛。只是一种本能反应。

    “啪”。

    一道寒风掠过,刮得我脸上生痛。

    血鸟停在半空,殷红的羽毛四散飘落。怪蛇,盘在我身前,虎视眈眈盯着血鸟。

    又是你救了我么?

    好象受到鼓励,四面八方的毒蛇清醒了,自动游过来围在怪蛇周围。蛇头高扬,一致朝着血鸟的方向。

    血鸟咕咕咕叫了三声,蛇群登时伏在地下,一动不动。血鸟飞下,两爪各抓起一条蛇,长嘴一划,蛇的肚子立时裂开,血鸟连啄两啄,将两枚蛇胆吞入了肚中。

    怪蛇嘶嘶一叫,群蛇一改颓势又都昂头相对。

    血鸟再次盘旋,对准了怪蛇的头飞下来。

    怪蛇弯折身躯,如同铁鞭一样的尾巴扇过去。血鸟在空中斗然间倒退三尺,避开尾巴的一击,立即又上,正对准怪蛇皮肤上掉了鳞甲的裸露处。

    避敌之锋,攻其半渡!好一只通灵性的神鸟!

    这鸟是从哪里来的?金庸小说里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情急中,只觉丹田中一股热气激升而上,不知如何,全身蓦然间精力充沛。

    我趴在地上,眼睛也不及睁开,双掌便推了出去。

    血鸟去势一阻,怪蛇回复过来,蛇头在血鸟面前一晃,嗤的两道毒液喷出,血鸟身子一沉,怪蛇翘起尾巴把血鸟卷在当中。

    血鸟身子不能动弹,拼命向怪蛇的尾巴啄去。怪蛇受痛,全身都卷上来,血鸟更是被紧紧缠住,只得凄烈地惨叫。

    一枝树枝不知道从那里飞过来,闪电般肏在怪蛇头顶上的肉瘤上,怪蛇直痛得摇头晃脑,血鸟乘机摆脱,飞向天际。

    我朝树枝射来的方向一抱拳喝道:“阁下何以偷施暗算,不如现身一见?”

    树上一阵骚动,一个男子携着一位少女跳了下来。

    那人每跨出一步,毒蛇就纷纷让出一条道来。他二人慢慢走到我面前。

    月光下他俩又都顶着铁锅,脸上一片阴影,看不十分真切,只听那男子说:“在下郭靖。”

    郭靖?我极力分辨,果然是我曾经见过一面的郭大侠。可他身边的少女却不是黄蓉。

    怪蛇嗖地射了过去,郭靖忙道:“姑娘,小心!”

    那少女丝毫不动,看清蛇的路线,手上铁叉往下一杵,铁叉两个尖头之间的空隙正好卡住怪蛇的七寸,把它死死钉在地上。手法熟练老到。

    郭靖哈哈一笑,道:“妙极,你们白驼山还有什么高招,都使出来吧!”

    对啊,郭靖跟白驼山可是对立的。我现在的衣着,难怪会招惹到他。

    “兄台,在下可不是白驼山的。”

    “胡说,不是白驼山的,为什么穿白驼山的衣服?为什么能驱使蛇群?”郭靖什么时候不傻了?

    “在下是云南五毒教的秦留感,驱使蛇群是鄙教的拿手好戏。鄙教蓝教主听说欧阳峰近期要对我教不利,特要我混进白驼山门人中。”我编造着谎言,最近说谎都习惯了,脸不红心不跳。

    郭靖半信半疑:“那你为什么会用蛤蟆功?”

    我顺口就来:“偷学的,前两天欧阳峰抓了个小姑娘,说是东邪黄药师的闺女,要她默写什么九阴真经。他一边学一边练功,我就偷着学来了。”

    关心则乱,郭靖大惊,也没注意到我话语中的破绽,忙问:“什么?蓉儿被欧阳峰抓了?这可如何是好。欧阳峰在什么地方?”

    我顺手一指,“那边。”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方向。

    郭靖使出轻功,飞也似的掠过去。

    少女急叫:“恩人,等等……”郭靖早已没了身影,哪里还留得住?

    郭靖服过蝮蛇宝血,所以群蛇会避开他,那少女可没吃过这样的高级货。郭靖一走,四散的毒蛇围了上来。

    那少女叉着我的怪蛇不能松手,眼见蛇群靠近,吓得瑟瑟发抖。

    我使出蟾蜍步法,几步赶到她身旁,把她拦腰抱起,一跃跳到一棵树上。

    看着怪蛇回复自由,我指着蛇群对它喊:“叫这些蛇儿走开!”

    怪蛇点点头,游到群蛇中间。突然咬住身边一条青蛇,一口撕成两截。

    少女“啊”了一声,群蛇也同样受到惊吓,四面八方逃窜出去。

    看完群蛇逃逸的壮观场面,少女这时才发现被一陌生人搂在怀里,那人的手还越过腋下按在自己的胸脯上。

    那少女挣扎着一推,却不小心掉下了树。

    我抢在她前面落地,伸手把她接住。

    “你,干什么?”少女脸羞得通红。

    我忙说:“刚才情况危急,在下不小心冒犯,姑娘请别见怪。”

    少女别过脸,低头看着我的蛇儿不说话。

    我见她的确长得貌美如花,身材婀娜,只是脸色稍白,虽然比不上我前面见过的黄蓉、小龙女等人,但也能算上是闭月羞花的美女了。

    少女突然抬头对我说道:“你这蛇儿头长肉瘤,身负异状,怕是从塞北来的吧,我和爷爷抓了这么多年蛇,还没见过这样的奇种呢。”

    我笑笑,说:“我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姑娘怎么称呼?”

    只见那少女嫣然一笑,说:“我也姓秦,叫南琴,七岁起就跟爷爷在这里捕蛇为生,已经有十年了。”

    我忙说:“天色这么晚了,我送姑娘回去吧。”

    南琴点点头,神色可爱极了。

    南琴当先领路,两人一蛇走出树林。

    路上,南琴看着这条怪蛇,好奇的问道:“大哥,你这蛇真漂亮。对了,它有名字吗?”

    “蛇还有名字?”我笑笑,十七岁,还真是个孩子。

    “当然有了,我以前也养过一条竹叶青,叫小翠。后来让爷爷缴了税了。大哥,我给它起个名吧,叫……叫大花好不好?”

    有什么好不好的,你说叫什么就是什么好了。

    大花“嘶嘶”叫了两声,好象对这个名字很满意。

    再走几步,一团火光落在地上,正是刚才的小血鸟。血鸟所受的伤还是满重的,在地上喘延挣扎。

    一条青蛇窜出来,学着大花的样子把血鸟缠住,张口咬去。

    血鸟一点抵抗能力都没有。落地凤凰不如鸡啊。

    秦南琴一个箭步跨出,左手抓住青蛇的七寸提起来一甩,青蛇全身骨骼都被散开,软绵绵搭在南琴手上。

    南琴知道血鸟爱吃蛇胆,剥出蛇胆喂血鸟吃了,血鸟拍拍翅膀,很感激的样子。

    刚靠近秦南琴家的茅屋,便听见屋里吵吵嚷嚷的,很是热闹。

    两步三步过来,门口俨然是一具身首异处的尸体。

    “爷爷!”南琴奔两步扑倒在秦老汉尸体上。

    听到声音,屋里钻出一队官兵。

    为首的军官抽出腰刀,一挥,喝道:“小美人在这里,抓回去!”

    一群官兵如狼似虎地涌过来,目标直指秦南琴!

    “咕、咕、咕”空中传来三声鸟鸣,血鸟不知道从哪里飞出来,鸟声甚是奇特,我听了好似全身发痒,胸口作呕,说不出的不好受。

    其他人也一样,诧异间,一众官兵也都失了双眼,无一漏网。

    我捡一柄腰刀,呼呼几招,让这些瞎子全部见了阎王。

    小血鸟飞到南琴左边肩膀上上停下来,它通身殷红,竟无一根杂毛,一双眼珠就如珊瑚一般,也是红的。

    这里不能再住了,我点了把火,把这些瞎了眼的官兵尸体都烧在这三间茅屋里。

    我和秦南琴在屋后挖了个坑,把秦老汉埋了进去。

    挖坑过程中,南琴一直很平静,似乎心中没有半点激动。

    我见她目光呆滞,神不守舍。怕她受不了刺激,拍拍她肩膀。

    南琴顺势扑进我坏里,紧紧抱着我。突逢大难,不掉一滴眼泪。我可是头回见这么坚强的女姓。

    少女特有的清香飘在我脸上,温软的身躯紧紧靠在我身上,特别是两团软肉挤在胸膛。我想,是男人,都不忍受这样的诱惑吧?

    我附在南琴耳边轻轻说:“妹妹,别伤心了。爷爷走了,还有大哥。就让大哥照顾你后半辈子。”

    南琴没有回答,只是把我搂得更紧了……

    山谷的夜晚,四野清寂无人。只有一间新修葺的茅屋闪着灯光。

    一声声的娇喘正从屋里传出。

    一个男人正赤裸裸的压在一个美貌女人身上,屁股在女人双条白玉般的大腿间快速地耸动。女人发出荡人的呻吟,表情是那么的舒服。不用问,他们正在干那天下最快乐的事情。

    好戏已经演到了尾声。两人加快了动作,再大力抽肏了几十下,两人大汗淋漓抱在一起一动不动,只有下身还在抽搐。

    我无力地从秦南琴身上爬开,躺倒在床上。秦南琴趴上来,一对圆润白皙的乳房吊在我眼前。南琴道:“大哥快起来啊,还有一次啦。”

    我苦笑,忙说:“好娘子,休息一下好吗?”

    南琴撒娇道:“不嘛,昨天你也说是休息一下,结果一觉睡到天亮。说好了的,我跟你学武功,白天学一招,晚上就来一次。昨天你就欠我一次,今天还耍赖。”

    唉,娶到这样的老婆,不知道是幸福还是悲哀……

    “饶了我吧,我没力气了。”我告饶。

    南琴也不说话,翻个身把已经软下去的鸡巴叼在嘴里。

    白嫩浑圆的屁股翘在我眼前,两腿间已经被汗水和淫水湿得一塌糊涂,阴毛都粘在大腿两侧,露出中间两瓣鲜红的嫩肉。

    在南琴的努力下,我终于恢复了生机。南琴带着满意的神情,迫不及待地坐了上去,鸡巴豁开紧窄的肉洞,直通到底。

    南琴上下摇动屁股,每一次都深肏到底,不断刺激我的感觉。

    经过这么几天的纵欲生活,我已经迟钝很多了。南琴已经累得喘气了,我还是硬硬的挺在那里。

    南琴套弄的速度越来越慢,道:“大哥,你怎…怎么还不…射,妹妹快…累死了。”

    “谁叫你惹我的?要吗?好,我给你。”我伸手抓住了她跳动的乳房,两个指头捏住翘起的乳头,用力一扯。

    南琴疼得叫了起来,全身肌肉紧绷,肉洞也跟着收缩,死死箍住鸡巴。

    我就在这样极度的爽感下射精了……

    “哼,你欺负我!明天跟你算帐。”南琴嘟着嘴,气鼓鼓地睡去。

    不记得是第几天了,自从我和南琴带着蛇鸟在这里建了新家以后,天天都这样过日子。我又取出南琴的卡片,那是一张很奇怪的卡片,我完全看不懂。“卡片编号:……;卡片名称:秦南琴;简介:……;卡片难度:?”

    这么多问号,是BIG码吗?还是其他什么?

    带着疑问,我慢慢进入了梦乡。

    ***********************************THUNDERZ大大的系统出现BUG了哦,呵呵。如果是因为小弟的非法侵入造成的话……小弟只有进行一次非官方道歉了。嘿嘿嘿嘿。

    昨天晚上出了点事。不,应该是今天凌晨3点左右。小弟当时正在写这《编外》第七章,因为一边在写,一边查阅原着,一边还看着电视。忽然听到噼噼啪啪的声音,小弟扭头只看到一片红光,难道?小血鸟从电脑里跑出来了?再一看,原来是电源线起火了。

    当时有2、3秒钟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等到火自己熄灭了才反应过来去拔肏头。幸好只是插座烧了,电脑没坏。现在想想还真是后怕啊。我事后一看,那插座上还赫然贴着一个“3C”认证标签!!!……

    还“3C”?“三无”吧?3。15才过几天啊……

    反正已经出了BUG,小弟家里又出了个“三无”。那小弟就来个三无的BUG好了!出一张无编号、无介绍、无难度的“三无”卡片……^_^原本23号就贴出来了,因为违背了版规,被移走了,只有重新来一次。魁老大快来验收,这次应该没有犯规了吧,呵呵。感谢老大的辛勤工作了。

    可能知道这章女主角的朋友不多吧?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有什么看不过去的随便说。

    网游金庸—编外篇第八章

    ***********************************抱歉,这次……真的让大家久等了!

    小弟这些天有个朋友在家里借住了一段日子,被他霸占了我的机器玩游戏,后来又被单位安排到绵阳学习,直到现在五一大假,才终于勉强完工。还请大家多多谅解。

    在此感谢几位朋友帮忙贴了南琴的简历出来。

    这简历我原来也看过,可能是时间太久了作者记不清楚了。这里面有三个误,澄清一下:一是秦老汉是南琴的爷爷并非父亲。二是南琴被杨康污辱后是己逃出来的,不是被穆念慈救的。三是最后南琴并未被毒蛇咬,只是被毒蛇吓了,毒蛇被天赋异质的神童婴儿杨过捏死。

    其实捕蛇少女秦南琴是我在金庸小说里最喜欢的人物,可惜在改版的时候庸把她和穆念慈合并了,所以新版中穆念慈成了杨过的母亲。

    南琴妹妹留给小弟最大的印象,就是打伞那一幕。郭黄二人坐在地上运功行气,突然下起大雨。南琴拿把伞来给二人遮雨,因为伞的面积不能全部遮住两个人,加上偏心,她就只给郭靖一人打。于是,雨水顺着伞面批头盖脸地淋在黄蓉头上。这可是黄蓉这个万人迷在金庸小说里唯一一次受到这样的待遇。

    有朋友提醒小弟,说蟒蛇是没有毒的。好象这样的常识性问题……嘿嘿,其实小弟是知道的。那为什么我这条蟒蛇带毒了呢?嗯……暂时保密好么?小弟担保,一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

    有朋友建议小弟专门写老版,这样的话就不跟Thunderz大大冲突。

    要是这么写,前提就必须看完金庸老师的14本老版小说。小弟……还没那个福分啦。

    因为时间间隔太久了,忘记上面几位朋友的名字了。可能还有些问题也忘记了。只有说一声SORRY啦。

    谢谢大家的支持,小弟会继续努力。

    ^_^***********************************自从与秦南琴走到了一起,我们就在深山老林里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今天是城里每周一次的集会,我带上南琴泡的蛇胆酒和我打猎得来的兽皮,准备去集上换点油盐酱醋回来。

    翻过两个山头,眼前就是北京城。

    在集里选了个位置,摆了个地摊,就等生意上门了。

    前几次集会,这个时间正是最热闹的时候。可是今天却冷清很多。

    我突然注意到在我右边卖菜的老农,一直躲躲闪闪地瞟我。

    我不动声色,等他又一次瞟过来的时候突然转头瞪过去,口里喝道:“看我干什么?”

    老农大骇,丢下一地的大白菜,没命似的逃跑开。弄我一脸莫名其妙。

    我再看看左边,那买草鞋的大嫂也不见了。

    偌大的市场,转眼就只剩下孤零零的我一个人。

    嘿,今儿个撞鬼了?我收拾东西,也准备离开。

    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一队全副武装的官兵闯进市场,围住我,十来根长枪直端端对准了我。

    领头的武官喊道:“大胆钦犯,还不快束手就擒!”

    一众小兵接口:“跪下!”

    我啥时候成了钦犯了?

    还等什么呢?逃吧。

    我身影刚一动,众人的长枪满天盖野地刺了过来。活生生把我从半空中截下来。左肩、右肋、后臀、还有右小腿,四处传来刺骨的疼痛,鲜血四溅。

    四柄长枪幸运地命中了不幸运的目标。

    “弟兄们,捆回去领赏!”在武官的喝令下,我被他们用根麻绳五花大绑,推拉着走出市场。

    一路上,周围群众对我指指点点,还有小孩朝我扔石头。

    唉,我怎么混到这份上了?

    一顶官轿朝我们抬了过来,后面跟着一支军队,似乎要外出打仗。

    轿子停了下来,领头的武官上前作揖道:“卑职赵齐贤参见韦副都统。”

    只听轿子里一阵童声喊出来:“赵大哥么?皇上有旨,要我即刻出城办事!

    你马上跟我走!“

    赵齐贤:“回都统,卑职抓了个钦犯,正要押回去……”

    “辣块妈妈,一个犯人嘛,就地处决。老子找你半天了,没时间耽搁啦。”

    轿里不等他说完就接过话去。

    赵齐贤也不客气,抽出长剑对我走来。

    韦小宝?嘿嘿,虽说还不知道是什么场景,不过既然知道了你的身份我还不明白怎么办么?

    “砍头不过碗大的疤!天父地母,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我故意大喊道。

    一听到“天父地母”四个字,轿帘立刻被掀开,一张贼忒兮兮的脸伸出来,接着便是短小的身子。

    “喂,你到底犯了什么事被抓的?”韦小宝装着很严肃的样子。

    “大爷,草民正在卖皮子,一张鹿皮卖价三两白银,三两黄金。可是这位军爷非要五两白银,五两黄金买,草民不给,他就把我抓来了。”我边说边跟韦小宝挤眼睛。

    “胡闹!”韦小宝发火了。

    “不不不,都统,别听他胡说。这人真是钦犯,城墙上还贴着告示啦。”赵齐贤说着,摸出一张黄纸递过去。

    “赵大哥,我又不认字,你拿这玩意给我干什么。这样,你马上跟我出城,带上他。等我路上好好拷问。”

    我就这样被带到了军中,虽然还是犯人,不过我明白,小命是拣回来了。

    晚饭后,我被带到了中军帐。韦小宝支开了旁人,压低了声音说道:“地振高冈,一派溪水千古秀。”

    对切口嘛,谁还不知道?我也低声说:“门朝大海,三河合水万年流。”

    韦小宝又问:“阁下?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