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70 部分阅读

    我上前两步,分开仪琳大腿,再次肏入。

    仪琳趴在令狐冲身上享受着我的抽肏,吻上令狐冲的嘴唇,似乎在幻想眼前的令狐大哥正是奸淫着她的人。

    百来次后,我终于在仪琳身上射精了,随着我的喷射,小腹中的燥热也不翼而飞。

    看着仪琳幸福地躺在令狐冲怀里。我捡起地上掉出的卡片。

    卡片编号:029;卡片名称:仪琳;简介:恒山派弟子,定逸师太之徒,后杀岳不群为师门报仇。卡片难度B。指定卡片!!!

    难度B?是啊,刚才若不是令狐冲重伤在身,虚弱无力,我怕已经牺牲了。

    我心想:“等一下你们可别追过来,先下了你们的家伙再说。”取过令狐冲手中的剑,又捡起刚才撕落仪琳衣服时落下的剑,离开了这里。

    网游金庸—编外篇第五章

    虽说令狐冲很厉害,可他没了剑也就是废人一个,因此我没走多远,就在山边一条小溪里包扎伤口,可是伤口在背上,怎么也包不好。

    “布阵!”远处一声大喝,好似一道霹雳在我体内炸开,就连溪水也震荡起来。

    好强的内力,不知道说话的是谁。想想自己跟老顽童学的那点捉襟见肘的功夫,心里不禁有点自卑。

    “去看看,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拜这个高人为师。”抱着这样的念头,我赶忙奔了过去。

    跑了一截,累得我半死,唉,没轻功就是不方便!

    这时,一股狂风袭来。风声中裹着一人,踩着飘逸的步伐,两步三步,人远去了;风也远去了。恍惚中觉得此人头顶油亮亮的,似乎没有留头发。

    再过一会儿,更多的人影出现。十多位女尼手持利剑,将我围在一个大大的圆圈里。

    圈外一旁躺着另外一位男人,不知道是死是活,由一个女尼守在身边。待我看清二人面目,不免“咿”了一声,这不是田伯光和仪琳么??

    “淫贼还有同伙吗?”一声暴喝,又一道人影出现,从圈外往我这边疾射过来。人未到,剑锋已经削过来了。

    电光火石间,剑尖已点在我喉咙上,一位身材高大,年纪也较老成的青衣女尼满脸怒气看着我。

    这一剑帅啊!速度不说了,更重要的是在高速运动中说停就停,分寸拿捏恰到好处。不愧一代宗师。

    看她跟仪琳一样的衣着打扮,一定是恒山三定之一了。没想到今天老子就要over了。

    “淫贼,你那同伙跑哪里去了?”她手上微微用力,剑尖刺破表皮,鲜血渗出来。

    这样就死啊?太不甘心啦。我慌忙说道:“师太手下留情,在下可不是什么淫贼。”

    “什么?你不是淫贼?你也不照照镜子,瞧你那张恶心的脸,不是淫贼是什么?”阵中一位尼姑这么一说,周围一阵附和之声。

    说实话,进这游戏这么久了,我还真没照过镜子。这年代的镜子都是青铜做的,我从来只是当工艺品看了,却没有注意自己长什么样子。不过听这尼姑这么说,多半是具有极强“杀伤力”的了。

    不过《天龙八部》里王语嫣的一句台词被我抬出来解了围:“没想到武林中赫赫有名的恒山派居然也会以貌取人。男子汉大丈夫,第一论人品心肠,第二论才干事业,第三论文学武功。脸蛋儿俊不俊,有什么相干?”

    见众尼姑面有愧色,我忙接着说:“晚辈拜见恒山派定静师太。”

    老尼姑见此人言语甚恭,便移开我喉间的剑,却又指上我的头顶,厉声问道:“贫尼久不出江湖,你怎么会认识我?”

    糟糕,虽然暂时摆脱了危险,不过要是一句话接得不对,还是难逃一死。我连忙圆慌:“晚辈全真门下,常听家师提起恒山定静师太疾恶如仇,侠肝义胆,巾帼不让须眉。故斗胆一试,不意言中,晚辈荣幸之至。”

    常言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定静心意稍平,隔一会儿,突然一掌劈来,我跟本没时间躲避,结结实实给打翻在地。定静颌首问道:“你的功力不深,想来是受伤的缘故,内功果然是全真的,却不知尊师是全真七子中的哪一位?”

    原来她打我只是想试我内功,我被令狐冲在背上砍了一剑,却不知她如何知道了。真不愧是见多识广的恒山定静。

    此时仪琳也走到我们面前,眼睛怨毒地看着我,一双小手抓着定静衣袖轻轻地扯了两下。看来她已经认出我了,要给她师伯通报。

    我怎么能给她这个机会,忙说:“家师道号长春子,久闻恒山派渊源悠久,纪律严明。江湖中人,无不称赞。尤其定逸师太更是严己律徒,明辨是非,好生让人敬佩。晚辈家种得几亩瓜田,却常遇人偷去,这些盗贼真该多多向师太学习才是。”

    定静听到最后一句时,只觉得奇怪,这人怎么当着自己的面称赞师妹?可是仪琳却听得惊恐万分,联想到师父定逸平时的严厉,脸色变得惨白,瓜田受辱之事,自然不敢再提。

    定静对恒山弟子喊道:“撤阵。”恒山群尼齐唰唰收回长剑,定静正容对我说道:“原来是长春真人的高徒,贫尼刚才失礼了。贤侄有什么事么?”

    我有什么事?本来是想学功夫,不过见到你了还学什么?就算我剃了头也只是和尚,尼姑庵里收和尚么?跟你学念经吃斋禁欲么?

    突然想到地上躺着的田伯光,便指着他说:“这淫贼在鄙教终南山下奸淫数名良家女子,家师曾经发誓要在受害者面前亲手惩戒。晚辈早已跟踪多时了,不想为师太拿下。不知师太可否让晚辈带回全真教发落。”

    虽然定静对田伯光是恨之入骨,但此时此刻愤怒却只在另一个逃跑的淫贼身上,便一挥手对我说:“好,就给长春真人一个面子,田伯光就由你带走吧。”

    忙领着群尼顺着先前那光头逃走的路线追去。

    我想仪琳一时半刻不敢跟定静说明真象,却也怕定静发现我的冒牌身份,忙扛起田伯光离开了。

    正午,衡山,不知名的山洞。

    “田兄,你终于醒了。”由于我不会解穴,等了好久,田伯光的穴道自然解了。

    田伯光一言不发,“扑通”跪在我面前。

    我一下慌了神,连忙去扶:“田兄,你这是干什么?”

    田伯光推开我,抽出冷月宝刀,凛然道:“赠刀之情,救命之恩。田伯光有生之年,不能报答!秦兄以后有什么驱使,田伯光定当遵从。有违誓言,如同此指。”说完,一刀挥下,砍断了左手小指。

    我心想,你要早这么说,我这几天也不会被变态GM逼这么惨了。口上却说:“田兄何必如此,真要报答,多抓几个美女给小弟享用就好了啊。”

    我俩相对一视,哈哈大笑。

    ************这里是皇宫。

    这里是后宫。

    这里是坤宁宫。

    今天的坤宁宫里,比平时多了两个人,不过,也就只有这两个人。

    “怎么皇后寝宫是间空房子?”其中一人问道。

    “老兄,鞑子小皇帝还没大婚这里当然是空的。早就跟你说了你不听嘛。”

    “那我们今天不是白来一趟了?”

    “那到不是,小皇帝没有皇妃,老皇帝却有女儿,既然你想给鞑子皇帝戴绿帽,生个小孩冒充龙种,不如直接去当驸马好了。”

    “哈哈,这个倒是好主意,走吧,田兄。”

    两道黑影朝公主的寝宫——宁寿宫飞去。

    不会轻功的我,被田伯光拎在手上,转眼来到了宁寿宫屋顶。

    屋里有人正用一种尖锐的嗓音大声训骂着。

    “没用的狗奴才!在皇宫里当太监当了这么多年了,瞧都不敢瞧本宫一眼,只知道叫嚷求饶,连宫外的一个刺客都不如!滚过来,本宫要烧藤甲兵了!”

    田伯光听得两眼发直,凑过来对我说:“不到这鞑子公主这么野蛮啊。”

    我笑了笑,建宁公主可算是金庸小说里面最另类的一个了。多半也在80张指定卡片里面,看来今天不上她不行了。

    我给田伯光使个眼色,双双飞了下去。

    我们一落地,犹如一阵风似的,室内所有人都被田伯光点了穴道。

    四姿色还不错的个宫女,一个鼻青脸肿的太监和身份尊贵的建宁公主一共六人定在原地,一动不动,更不能开口说话。

    我跟田伯光商量了一下。便分别朝那四位宫女走去,顺便把那倒霉的太监踢到了一边。

    很快,四周传来淫糜的喘息……

    四个宫女都还未经人事,建宁公主眼看着侍奉自己的宫女痛苦中带着欢畅的表情,看着两个光溜溜的男人放肆的行动,浑身就象有蚂蚁在爬一样酥痒难忍,偏偏又不能动弹。

    我一看建宁的表情,心想:“还是公主啦,骚货一个。”放开身下的无名宫女,走到建宁身边。

    建宁见我走近,眼中顿时流露出了一种期待的神色,盯着我沾着处女血液的鸡巴。

    原着中的建宁是个受虐狂,我也就不客气了,我隔着衣服一手一个抓住建宁胸前两个山峰,毫不留情地大力揉捏。建宁脸上挂着满足的表情,微笑着眯起了眼睛。

    我暗骂一声“贱货”,掀起她满人的旗袍,里面的裤子就象刚刚从水里捞起来一样湿透了。

    “田兄,给她解穴。”我喊了一声。就听一道破空声,一枝头钗飞过来,撞在建宁身上,穴道立刻解开了。

    建宁身体恢复自由,立即跪在我面前,双手捧着我的鸡巴,嘴一张,便含在嘴里用力吮吸起来。

    我只知道建宁是刁蛮出了名的,可根本没想到她居然这么骚。一个不提防,被她硬生生按翻在地板上,屁股几乎摔成两半。

    建宁也顺势趴了下来,把头埋在我的两腿之间,小嘴一上一下地套弄我的鸡巴。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直冲我的脑门,一个控制不住,浓浓的精液喷出,射在建宁嘴里。

    建宁被灌了个满嘴,更有一些进入了气管,便忍不住开始咳嗽。嘴里的精液全吐在了我肚子上。

    我一脚踹过去,怒骂道:“瓜婆娘,敢给老子吐出来。”

    建宁跪倒在地,忙说:“贝勒爷,奴才马上给你清理干净。”

    我怒道:“什么清理,给我舔回去!”

    建宁恭恭敬敬地说:“是,奴才遵命。让奴才先扶贝勒爷上床。”说着,便来扶我。

    一旁的田伯光见我对建宁公主呼来喝去,以公主的身份,居然自称奴才。这可真是百年难见的奇观了。只得目瞪口呆地看着建宁把我扶上床。

    我惬意地躺在建宁的床上,看着建宁秀丽的脸蛋,柔软的舌头舔着我身上的污秽。刚刚软下去的鸡巴又开始挺立起来。

    建宁也看到了我的变化,又把嘴凑过去准备吸。

    我骂道:“肏你祖宗,吸上瘾了你?”一把抓住建宁的头发,扯了过来。另一只手也不闲着,把她衣裤撕成一条条的。

    掰开她两脚之间的肉缝,两根手指粗暴地挤进去,借着淫水的润滑,却是毫无阻隔,一肏到底。

    不是处女?我一阵失望,手指在建宁体内乱抠乱挖,一边问:“贱货,哪个王八蛋给你开的苞。”

    “贝勒爷饶命啊,奴才不认识那人,只知道是进宫行刺的一个刺客。”建宁虽说是受虐狂,可是来自身体内部的疼痛还是抵受不住,不停求饶。

    妈的,随随便便一个刺客都能上到你,你他妈也太没用了!我一把抽出了手指,鸡巴抵在阴道口一顶,湿润的屄“滋”地就把鸡巴整根含进去了。

    这时我才注意到手指上的血丝,恐怕刚才的进攻已经给建宁造成了不小的“内伤”。

    不过现在已经没办法停下来了,我大开大阂地在建宁体内驰骋,建宁也被肏地象杀猪一般地嚎叫。

    建宁其实也是久旱逢甘霖,整个皇宫除了康熙以外,根本没其他人有那个“功能”满足她,而康熙偏偏又是建宁亲哥哥。虽然建宁疼得不行,但自己身体里的充实感,使得嫩屄麻酥酥的。没支持多久,阴道一阵收缩,一股久藏的阴精,一股脑的泄了出来。

    我那鸡巴忽然受到挤压,一个忍不住,滚烫的精液好似开闸一样喷出来,淋得建宁浪叫连连。意料中的指定卡片蹦了出来:“卡片编号:023,卡片名称:建宁公主,简介:毛东珠与胖头陀生下的女子,乃韦小宝七个老婆之一。难易度:D。”

    这时,田伯光也抛开宫女站到我们面前。虽然一开始我就跟田伯光商量好了建宁归我享用,但建宁的骚劲却撩得他心神不宁。见我收工,忙跑了过来。

    建宁再次“贝勒爷、贝勒爷”的叫开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娇美的声音从房外传来:“太后传建宁公主见驾。”

    建宁一听声音,知道是太后身边的小宫女蕊初,刚才的浪叫多半已经被她听了去。这小丫头年幼无知,又是太后身边的人,自己无法控制。一旦泄露出去,自己名节声誉可就毁了。

    建宁低声向我们说出自己的担忧,求眼前两个贝勒爷给她出主意。

    田伯光满不在乎地一哼:“有什么大不了的,拉她下水就行了。”

    建宁换上了一身华服,走了出去,田伯光刚才尚未得手,怕建宁跑了就不回来,也脱了那太监的衣服换上,跟了上去。

    建宁出了门,对蕊初喝道:“里面有我的贵客,你进去给我伺候好了,不然我回来剥了你的皮!”

    迫于建宁的淫威,蕊初只好微笑着应道:“是!”恭送走了建宁公主,乖乖的进到房中。

    蕊初年纪不大,对男女之事情似懂非懂,看着房中惨烈的景象,不禁吓得心惊肉跳。但想到建宁的古怪蛮横在皇宫里是出了名的,说不定又是主子搞的什么新花样吧。蕊初不敢多想,见床上躺着一人,恐怕就是公主口中的贵客。便走到床旁请安。

    我一直躺在床上观察那名叫蕊初的小宫女,她约莫年纪尚小,容貌秀丽,只是年纪小了,身材还没有发育完全。

    我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子,一个面色狰狞,一丝不挂的男人出现在蕊初面前。

    蕊初畏惧地向后退了一步,转身想要离开,被我用力抓住手臂拉了回来。

    “你要干什么?”蕊初的语气有些惊慌。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了。”我扯下了她的上衣。

    “不要!!不要!!你走开啊!!”我不理会蕊初的挣扎,又把她的粉红色肚兜扯了下来。看到她微微隆起的小山丘在空气中颤抖,我已经垂涎三尺了。

    我骑在她身上,手掌摸上光滑细腻的小乳房,手指揉搓着鲜红的乳头。

    天真无邪的蕊初几时经历过这样的事情,隐约知道这样不对劲,但只觉得有一股热流从被侵犯的部位蔓延至全身。蕊初害羞地侧过了脸,不敢看我。

    手指感觉着已经硬挺起来的小乳头,我用舌头舔了上去。

    蕊初扭动了一下表示抗议,可顿时传来从未经历过的快感,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没想到蕊初的身体这么敏感,刚做了两个动作就达到了第一次高潮。

    短暂的停顿后,我下了床,拉下蕊初的裤子,分开她的大腿。两腿交叉处寸草不生,只有粉红的一道肉缝。

    我用一根手指挤开肉缝两边的嫩肉往里伸,由于蕊初已经泄了一次,我很轻易就进去了,但里面异常的紧窄夹着我的手指不能动。

    就这细细的一根手指,却已经把蕊初疼醒了过来。

    我把手指抽了出来,舌头在蕊初的小屄舔起来。手架起她的双脚再次抚上馒头般鼓起的小乳房。

    莫明的快感再次袭来,蕊初又一次陶醉在摄魂的原始欲望中。美中不足的是肉洞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空虚感。被舌头隔靴搔痒般舔过后感觉更加深刻。

    “啊……啊……别舔了……啊……”蕊初一边呻呤一边不断把下身往下蹭。

    是时候发动总攻了,我吐了一口唾液涂抹在龟头上,对准蕊初的小屄狠狠一顶。

    妈呀,小屄也太紧了,我用尽了力气也仅仅轰进一个龟头,卡住了。

    “啊!!!!!!”蕊初在撕心的剧烈痛楚中清醒过来,惊叫着扭动着身体逃避。这时才想起夹紧双腿,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我的鸡巴被夹得更紧。

    我粗暴地拉开双腿压在床沿,再次大力轰门。

    鸡巴又进去了一小截。

    蕊初痛得身体弯成了弓形,两眼紧闭,张大了口却什么也叫不出来。

    我继续冲刺……

    连续五次发力后,终于我的鸡巴前端抵到了一层阻碍。

    蕊初眼泪纵横,口吐白沫,已经痛昏了。

    我的鸡巴也被夹得生痛,但是现在也由不得我放弃了。鸡巴稍稍退后一点,用尽力气做出最后一击。

    脆弱的处女膜无情地被撕开,蕊初的少女生涯到此结束。

    现在的蕊初已经对痛觉麻木了,开苞的痛苦也没有将她弄醒。

    看着身下死人一样的蕊初,我顿时生出一种厌恶之心,妈的,上次肏戚芳也是跟肏死人一样。

    保持着肏入的状态,我抱起蕊初,走到客厅,平放在茶几上。我拿起几上的茶壶,批头盖脸的倒在蕊初脸上。

    看着蕊初刚刚从昏迷中醒来,我开始了抽肏。没肏几下,肉洞口已经溅出鲜红的血花。

    蕊初的小屄还无法适应异物侵入的紧迫感,轻微的一点移动就会感受到像割裂般火烧的疼痛,更何况我不留情的抽肏!我的每一次抽肏,蕊初都象是在鬼门关转了一圈。紧闭的喉咙里泄出垂死前痛苦挣扎般的声音。

    也许在蕊初眼中,我已经成了死神的化身。

    …………

    多次的冲击后,我终于不能控制的达到了高潮,大堤决口般射出精液,打在蕊初体内!

    蕊初意识已经模糊了,双目微启,目光迷离,散乱的长发堆在茶几上,凄艳之极。红红白白的液体从她两腿间流下,空气中充满了血腥味和精液混合成的淫靡气氛。

    “BOOM”,蕊初的卡片蹦了出来:“卡片编号:120,卡片名称:蕊初,简介:慈宁宫小宫女,侍奉假太后毛东珠。难易度:A。”

    A??一个宫女比公主还难么?我怎么不觉得?

    我无力地坐下,顺手抓起地上一件衣服,擦干鸡巴上的血迹。

    怪了,怎么血越擦越多了??

    “啊————”

    彻骨的痛感这时才传了上来。鲜血,不断从龟头根部的一道豁口流出来。在蕊初奇窄的肉洞里,我自己也受到了超过负荷的打击。

    难怪蕊初会是“A”!!!!!

    突然大门被人一脚踢开,田伯光一阵风般刮进来,急急对我说:“兄弟穿衣服,我们快走!”

    一口气奔出宫外几十里,田伯光支持不住我们二人的重量,重重摔了下来,“哇”地吐了一大口鲜血。我也连带着摔个够呛。

    当晚在客栈田伯光跟我道明了原委,当日他跟着建宁到了慈宁宫,宫里除了老太后和建宁外,既然另外还有一位公主,绝色美女啊!

    田伯光按耐不住动了手,却不知太后和那美女却都是高手,几招下来,田伯光被太后打了一掌,受了严重内伤,冷月刀也遗落在皇宫中,只能带我跑路了。

    老太后是神龙岛的高手,这个我是知道的,不过那美貌公主又是谁啊?我怎么也想不出这么一号角色。难道还有金庸小说里面没提到的高手??

    我的伤口老是不能愈合,田伯光更是吐血半升有余。他雇了一辆马车,说是明天要去找一位名医疗伤。

    今天天色刚亮,我们就搭上马车启程了。

    网游金庸—编外篇第六章

    马车转过一个山谷,天已经黑了。

    周围找不到客栈,我们一行三人生了一堆火,准备就在路边过夜。

    田伯光突然对我说:“兄弟,前面树林里有两位高手,不知道是友是敌,千万不可轻举妄动。”

    我好奇心大起,问道:“田兄是怎么知道的?”

    “兄弟别急,等你内功深厚的时候,你光听呼吸就能知道对方的强弱了。不过兄弟你如此弱的功力如何行走江湖?等愚兄伤一好,就把一身功夫都传给你。

    你先专注点听听,看能不能听到点什么?“

    我仔细听去,果然听到一点声音,“去看看是什么人?”好奇心驱使我作了这么个决定。

    “不行,江湖中人最忌讳的就是偷窥别人的秘密,你万一惹到什么高手,那你就完了。你能打过他们吗?”

    “我就当是小解,反正我功力低微,没人会在乎我的,放心好啦。”说着,我便往那边走去。

    田伯光苦笑摇头,确实不放心我,也跟了上来。

    映着月色,一位蒙着眼睛的少女斜靠在一棵树上,这少女的美貌丝毫不输给我先前见过的黄蓉,蒙上的眼睛更是增加了朦胧的神秘感。一个年轻的道士,正趴在美女身上,双手在她双峰上抚摸着,动作谨慎,似乎极为胆怯。那少女脸色绯红,一动不动,好象被人点了穴道。

    “同道中人啊。”田伯光第一个忍不住,轻轻说了出声。

    我可没田伯光那么浅薄,一眼看出这应该是尹志平和小龙女。

    尹志平剥开小龙女的衣服,把手伸进小龙女雪白色的肚兜里蠕动……

    我已经看得血脉膨胀,小弟弟不受控制的慢慢勃起。

    “啊——”剧烈的痛感传来,痛得我大叫一声。好不容易才愈合的伤口又一次撕裂……

    原本凭尹志平的功力并非不难发觉我们,只是他太专注于眼前的事情了,心无旁鹜,没注意到我们而已。现在我一叫,尹志平霍然转醒,一跃而起。对着草丛中的我们,惊魂未定地问:“什……什么人?”

    田伯光暗骂一声,正准备出去,我一把按住他,悄悄GAIN出令狐冲的那把剑佩在身上,站了起来。

    “阁下是?”尹志平看着我。

    我踏上一步,一招“罡风扫叶”,手中长剑盘旋飞舞出一道剑光劈向尹志平的面门。

    尹志平慌忙中却拔不出剑来,只得施展轻功闪躲过去。

    “你这是,全真剑法?你是什么人?跟我全真教有什么关系?”

    “我是谁?我叫秦留感,在恩师周伯通门下学艺。此次前来全真拜见掌门师兄,没想到我全真教居然出了如此败类!”我故意把这句话说得声色俱敛,掷地有声!

    “不敬尊长”在全真可是重罪,尹志平吓得大汗淋漓,忙给我跪下,连连告饶道:“师叔饶命!”

    我倒也不敢把尹志平逼急了,他要起了杀心,这里我跟田伯光都抵挡不住,已经镇住了他,那就算了。于是假装沉思了一会,拿剑对他一指,喝道:“我今天初到全真,也不想跟同门中人动手。你自己回去跟掌门师兄交代!滚!!”

    君子斗智不斗力,看着武功高过我甚多的尹志平屁滚尿流地逃上山去,我心里一股虚荣感油然而生。

    田伯光翘着大拇指,也从藏身之处走了出来。

    我也跟田伯光翘了翘大拇指,得意之情溢于颜表。

    田伯光一把扯下小龙女眼睛上的布条,见她清丽秀雅,莫可逼视,神色间却是冰冷淡漠,当真是洁若冰雪,也是冷若冰雪,实不知她是喜是怒,是愁是乐,我居然不自禁的感到些许恐怖。

    “嘿嘿,这妞太标致了,秦兄这次功劳最大,你先上?”狗改不了吃屎,田伯光两眼直溜溜盯着小龙女,围着小龙女直转悠。

    肏你个田伯光,哪壶不开提哪壶!老子枪还没修好啦,看着小龙女这块肥肉吃不到嘴里,不甘心啊。

    田伯光诡异地一笑,说:“兄弟不方便的话,我就不客气了。”说完,就扑在小龙女身上。

    就算我暂时不行,也不能便宜了你啊?我手按剑柄,心知就算田伯光有伤在身,我也不是他对手,只有等他松懈的时候给他来一剑。

    田伯光突然喷出一口鲜血,气得大骂:“妈的,臭婊子下手真他奶奶的重,搞得大爷我也硬不起来!”

    老太后的“化骨绵掌”还真不是盖的!

    看着任人宰割的小龙女却偏偏自己无能为力,我和田伯光哭笑不得。

    我扶着田伯光回到马车处。

    田伯光和车夫已经沉沉睡去,我不甘心地想着小龙女娇媚的容颜,怎么也睡不着。

    一阵蛙鸣声传来,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我漫无目的地在树林里乱转,突然感觉到有人抓住我一领,然后我就飞了起来,再然后被狠狠摔在地上。

    “杨过、欧阳峰,原来你们在这里,我找的就是你们。”我看着眼前一老一少两人,心里想。

    那欧阳锋满腮须髯,根根如戟,一张脸犹如刺猬一般,向身边的杨过道:“过儿,他是谁?”

    杨过答道:“义父,我见这人在这里到处乱转,内息是全真教的,不知道是什么人,就随便抓来问问。喂,你到底是谁?”最后一句却是问向我的。

    我向欧阳峰伸出手说:“叔父,你不认识我啦?我是克儿啊!”

    “克儿?你是克儿?哈哈哈哈,你没死?孩儿,我找得你好苦!哈哈哈哈哈哈哈……”欧阳峰几紧紧搂着我,大叫大嚷。

    “叔父,我被全真的臭道士抓了,无缘无故揍了我一顿,那个叫赵志敬的废了我武功。还逼我学他全真的功夫。”我装着很可怜的样子说。

    杨过听我这么一说,想起了幼时的往事,也激起了心中的愤怒:“这些王八蛋!”

    欧阳峰哈哈一笑,对我说,“全真的功夫?留着打兔子吧。克儿,我正在教我义子那世上两大奇功。第一是蛤蟆功,第二是九阴真经。来来来,你们俩一起学。”

    ……

    天亮快时,我手上已经拿了一大把卡片。

    “卡片编号:323;卡片名称:蛤蟆功;简介:西毒欧阳峰所创,内外兼修,霸道无比;难易度:E”

    “卡片编号:235;卡片名称:逆行九阴真经;简介:西毒欧阳峰被黄蓉所骗,颠倒修练的九阴真经,威力巨大,所练者神经错乱;难易度:E”

    “卡片编号:204;卡片名称:蟾蜍步法;简介:西毒欧阳峰之轻功;难易度:E”

    这时,杨过跟欧阳峰在九阴真经上产生了分歧,欧阳锋突然一个筋斗,倒转了身子,以头撑地,大叫道:“我是谁?我是谁?欧阳锋到那里去了?”双掌乱舞,身子急转,以手行路,其快如风的冲下山去。杨过也追了过去。

    转眼,我就学会了蛤蟆功2级和全套蟾蜍步法9级。蛤蟆功全套独独留下第三层没教,害我手上一把蛤蟆功卡片不能用。至于逆行九阴真经嘛?还是算了,我可不想成为第二个“欧阳疯”。

    我呢,回到了田伯光身边。

    因为我学了轻功,马车就用不上了,我背着田伯光很快就到了目的地——薛慕华庄。

    神医毕竟是神医,架子就是不一样。我们好说歹说的,最后,田伯光答应以“飞沙走石”十三式刀法传授,神医这才答应给我们疗伤。

    我们住在了薛庄的一间客厅里,这几天,薛神医每天中午都准时来一趟。我的伤还算是比较轻的,三天后,我的伤就全部好了,可田伯光还躺在床上。

    我闲着没事,就出去在院子里走走。

    这时,我远远看见薛慕华走进了一间屋子。

    这是坐落在薛庄的最里面的一间房子。我们刚住进来的时候,就被警告不得靠近。现在反正没事,去看看再说。

    门前站着两个家丁,不过难不过我,我运起蟾蜍步法,不声不响上了房顶。

    揭开两片瓦往里面一看,哇噻,一位红衣美女五花大绑躺在床上,薛神医坐在床前的一张椅子上。

    靠,这老东西还满会享受的嘛。我就等着看好戏了。

    “丫头,最后问你一次,契丹人乔峰到底在什么地方?不说?可是要吃苦头的!”等了很久,没等来我期待的情节,却听薛神医恶狠狠地问道。

    又来了,又一个金庸小说的美女——阿朱。我心里一阵暗喜。

    “我说,在洞庭湖。”阿朱的声音很是清脆。

    薛神医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妈的,你前天说在昆仑山;昨天说在南海;今天又说在洞庭湖!你耍我是不是。”

    阿朱扭过头去,毫不理会。

    “好吧,你不说也由得你,我有办法让你说。”薛神医说着从身边的药箱拿出一朵花:“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么?”

    我在房上一看到这朵鲜艳夺目的花,心里一惊!薛慕华这老东西,居然想用鸦片来控制阿朱。我不禁想起了港片里的那些大毒枭。

    阿朱似乎并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

    “好,马上就会让你知道了。”薛神医走到墙角一个炉子边,支起一口平底锅,开始熬起来。

    我在房顶上直着急,“不行,不能让薛慕华辣手摧花!”乘着他背对着我熬药,我偷偷从房上落下,一掌向薛慕华拍去。

    掌凤快袭到薛慕华身体的时候,他突然惊醒,反手一格,用药铲架去了我这一招。

    “好小子,我好心给你治疗,你跑来坏我好事。今天留你不得。亮兵器吧!”

    好,我摸出卡片,默念一遍“GAIN”。

    奇怪了,怎么没变化?令狐冲的剑呢?我手上的卡片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时薛募华一铲子便划了上来。

    我没办法,只好用2级的蛤蟆功应付,被他逼得手忙脚乱,连连后退。

    糟糕,我打不过他。我再退一步已经靠在了床上。

    床?对了,有办法了,我心生一个念头。

    我喉头呱呱几声,一掌径直击向薛慕华。薛慕华一铲子架开,哈哈一声,就要刺下!

    突然间,薛慕华的动作变得僵硬,定在那里,显然被人点了穴道。

    我身后站出一人,身穿淡红衫子,嘴角边带着微笑,正是阿朱。

    我在与薛募华对攻的时候,已经暗运“左右互博”,一手与薛慕华对抗。另一手悄悄解开了捆着阿朱的绳子。阿朱也够机灵,找准机会就点了薛慕华穴道。

    惊魂之后,我看着手上的卡片。没问题啊?“GAIN,GAIN,GAIN!”令狐冲这把剑怎么就变不出来了?

    阿朱对我施一礼,问:“小女子阿朱多谢少侠相救,不知少侠作何称呼。”

    我看了阿朱一眼:“在下秦留感,我们还是先想想怎么逃跑吧。对了,你怎么被他关在这里?”

    “秦公子,你应该知道两个月前聚贤庄的英雄大会吧?在那之后,本来我是跟……跟我大哥在一起的,”阿朱说到“大哥”二字时候,俏脸一红。“可是大哥跟雷公子去少林找什么‘带头大哥’,要我在少室山下等,结果就被他们被抓来了。”

    什么“大哥”啊,白痴都知道是乔峰啦。去少林找带头大哥?我怎么没这个印象?雷公子??这又是谁?我正想,阿朱已经去脱薛慕华的衣服了。

    “公子,我现在化妆成神医的样子,就委屈你扮成家丁,我们大摇大摆的出去如何?”

    就这样,阿朱穿上了薛神医的衣服,还粘上了他的胡子,我们要了两匹马,离开了这个地方。

    阿朱说要先回趟家,我一路上一直没找到机会“干”上她,就这样跟到了琴韵小筑。阿朱说先去看看她妹妹阿碧,我也只好跟着去了。

    小船离听香水榭约莫里许时,阿朱停住了桨,说道:“秦公子,我妹妹家里来了敌人。”我吃了一惊,道:“什么?来了敌人?你怎知道?是谁?”

    阿朱道:“是什么敌人,那可不知。不过你闻啊,这般酒气薰天的,定是许多恶客乱搅出来的。”我嗅不出什么来,反正阿朱说是,那就是吧。

    阿朱道:“我们这就去瞧个明白,不过先给你改个装。”阿朱木桨一扳,便向东边划去。

    这几天在薛慕华家,我总算是照了一回镜子,我长的那模样……呵呵,一句话,比现实生活中的自己还丑……

    阿朱到了一家渔家,拿些面粉泥巴,在我脸上这里涂一块,那边粘一点,霎时之间我变成了一个英俊潇洒的公子。阿朱的易容术还真厉害!

    我们走进琴韵小筑的大厅,便看见灯烛辉煌的大厅上,东边有十八九个粗豪大汉正在放怀畅饮,桌上杯盘狼藉,地下椅子东倒西歪,有几人索性坐在桌上,有的手中抓着鸡腿、猪蹄大嚼。有的挥舞长刀,将盘中一块块牛肉用刀尖挑起了往口里送。

    西面二十余人都身穿白袍,肃然而坐,桌上只点了一根蜡烛,烛光所及不过数尺方圆,照见近处那六七人个个脸上一片木然,既无喜容,亦无怒色,当真有若僵尸,这些人始终不言不动的坐着,若不是有几人眼珠偶尔转动,真还道个个都是死人。

    正首主位上坐的正是阿碧,一张清雅秀丽的瓜子脸,身着一件淡绿衣衫,紧锁着眉头。她背后站着一男一女两个青年。男的长得玉树临风,女的也是倾国倾城。三人都看着厅里的众人,敢怒不敢言。

    两位女子一眼看见我,立刻变得神采飞扬。阿碧第一个跳起来,朝我就喊:“慕容公子,阿朱姊姊,你们回来就好哉。”

    两群人一听“慕容公子”四个字,“腾”地都站起来,对我怒目以视!

    我深感诧异。往阿朱一看,她正看着我偷笑。我顿时明白,原来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把我化装成了慕容复的样子。

    没办法了,我只好硬撑着走到厅中央。

    “慕容公子,久仰大名。数月之前,我师弟秦伯起在陕西被人以一招‘王字四刀’砍在面门而死,还请慕容公子给秦家寨一个交代。”东首一位身材魁梧雄伟老者率先发难。

    我正踌躇不知道怎么回答时,有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三横一直的‘王字四刀’,那不就是‘五虎断门刀’中最刚最猛的绝招么?要找凶手,理当从秦家寨找起。”我循声一看,说话的是阿碧身后的那位少女。我对她笑了笑,她居然脸红了。

    “姑苏慕容‘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普天下谁人不知?除非你承认慕容家是浪得虚名,不会我秦家寨的武功。哈哈哈哈”

    那魁梧老者说完,东面群人哈哈大笑起来。

    那少女道:“云州秦家寨,最出名的武功是五虎断门刀,当年秦公望前辈自创这断门刀六十四招后,后人忘了五招,听说只有五十九招传下来。姚寨主,你学会的是几招?”

    那老者姚伯当大吃一惊,冲口而出:“我秦家寨五虎断门刀原有六十四招,你怎么知道?”

    那少女道:“书上是这般写的,我想那多半不错吧?缺了的五招是‘白虎跳涧’、‘一啸风生’、‘剪扑自如’、‘雄霸群山’,那第五招嘛,嗯,是‘伏象胜狮’,对不对?”

    武学知识这么渊博,不正是王语嫣是谁?那跟在王语嫣身后的就是段誉了。

    姚伯当摸了摸胡须,一时没能接上口,西首白袍客中一个三十余岁的汉子阴阳怪气的道:“秦家寨五虎断门刀少了那五招,姚?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