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68 部分阅读

    个西瓜蹲在茅屋边啃……华筝和我都是一奇,看她的装扮,像是普通农户家的待嫁闺女,只是那神态举止,却像个四五岁的小女生。

    “难道这人便是傻姑?”我心疑道。便走向前去,低身问道:“傻姑啊,你有没有看见刚才那几个奇怪装扮的哥哥到哪里去啦?”

    那姑娘听了,煞是高兴,喜道:“咦?你怎么知道我叫傻姑的啊?你认识傻姑?呵呵呵……”

    华筝走了过来,向我问道:“雷大哥,怎么啦?她是不是傻的啊?”

    我摇了摇手,示意她不可说话,又问道:“傻姑乖哦,告诉我,刚才进村来的那几个大哥哥,到哪里去啦?哥哥请你吃糖!”

    “真的啊?嘿嘿嘿,大哥哥你真是好啊……其实刚才有个伯伯啊,把他们扎成大粽子啊……现在就在我家嘛。我带你去啊?”傻姑说完蹦蹦跳跳地带着我往里走。

    我慌忙叫住傻姑:“傻姑,傻姑回来。你自己去玩,大哥哥要给他们一个惊喜……”说罢眨眨眼睛,一脸诡异的样子。

    傻姑笑道:“啊……大哥哥你坏啦!好吧,要我不说要多给我三颗糖哦!”

    我点了点头,让华筝带着傻姑出外边玩儿,自己悄悄潜了进去。

    轻轻靠在墙边,微微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

    “哼,老毒物,你捉这几个蒙古人,想要怎么样?”

    “哼!我要怎么样难道还要问准你们全真七子么?”

    “不用说了,老毒物肯定知道他们跟靖儿有关,所以想要挟靖儿默出《九阴真经》。”

    想要《九阴真经》的老毒物……难道是欧阳锋?我侧着身子往里一看。果然不出所料,一个手执蛇杖的怪大叔。和一个身穿锦衣缎袍的青年看守着哲别一群人,身旁好手还有候通海、沙通天、灵智上人等,还有全真七子也在。

    我刚想走出来之际,忽然,面前的人使我吓了一大跳,那是师父黄药师。

    “师……”我刚想开口,黄药师玉箫一摆,眼神示意我不得开口,自己便径直走进去道:“锋兄,好久不见了,别来无恙吧?”

    欧阳锋冷冷一笑,道:“呵呵,原来是药兄。你是那么巧路过,还是来找茬啊?”

    未等黄药师开口,身旁一个牛鼻子便开口骂道:“黄老邪,你杀了我们的周师叔,我们今天要替他老人家报仇。”

    “没大没小!”黄药师身体纹丝不动,便听到“啪”的一声,那个牛鼻子道士倒被扇了一个耳光……

    “好快!”我心道,在场的人都是一惊。

    那牛鼻子摸着自己红肿的脸,半晌说不出话来……忽地那最有气度的牛鼻子说道:“师叔之仇,不可不报。布阵!”全真七子顿时刷的一声拔出长剑,便如是一人拔出般的声响,动作之齐实在是匪夷所思。全真七子连同黄药师八人跃出屋外,七子将黄药师团团围住。

    看来这地方是躲不住的了,有那么多高手在场,我倒不如买个人情给师父的好。当机立断我便立刻一跃出阵道:“师父,天罡北斗阵非同小可,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黄药师见我跳了出来,微微地笑了笑,说道:“你自己躲好便是,出来干什么?……算了,你闪一边去,我倒要看看王重阳当年英雄无敌,留下个啥阵给他的徒弟?”说罢一跃而上,双掌一摆便是一招“落英缤纷”……

    一个牛鼻子惊道:“落英神剑掌?”马步一稳,左手剑指直指黄药师,便是一招“一气化三清”。六人瞬间围至,长剑剑气弥漫了四周……

    黄药师不慌不忙,双手使将开来,落英神剑掌在七人之间穿来肏去,竟无伤分毫。双掌刚要打中一个牛鼻子,其余六剑同时攻至,直指黄药师六大穴道……

    待黄药师回身防守,七剑又回到天罡之位。中间一牛鼻子武功较好,想必便是马钰吧……便只有他单独走出来跟黄药师交手,脚下迅速走位,其余六剑分别站稳天权、天璇、天玑、玉衡、开阳、摇光六位,齐守齐攻……

    看得出神之际,忽地觉得双掌有力无比,落英神剑掌的招式清清楚楚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BOOM”的一声,我唤出卡簿来查看招式经验,岂知看到落英神剑掌一项经验值竟大幅度提升,其余玉箫剑法和兰花抚穴手等桃花岛武功的经验值都提升了不少,而且仍在继续提升中。我不禁心中一喜,原来自己学有哪门武功,再看高手之间的切磋较量,便可以提升那门武功的经验……

    “刷”的一声,马钰的长剑把黄药师的上衣袖子上划了一道小口子……黄药师顿时大怒,道:“哼!不识好歹,别以为我不敢杀你们。”双掌忽放忽收,突然曲起中指,往马钰剑身上一弹。

    马钰的脸色一变,整把长剑脱手而出。长剑断为两截,“笃”的一声肏在门边……

    “欧阳先生,这招果然厉害,是什么名堂啊?”屋里面那个公子问道。

    欧阳锋一副不屑的模样道:“小王爷,这不过是东邪的弹指神通,没什么了不起的。”

    说罢突然眼神一变,冲上前去,口中喊道:“黄老邪,我来帮你!”双掌递出,“蓬”的一声打中一个道士,那道士顿时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树上,那棵碗口般粗的树竟断为两截,那人眼看不活了。

    “谁要你多管闲事了,老毒物?”黄药师怒道,长袖一挥,罢斗不打了。

    六子大惊,慌忙跑了过去,便如书中一般……谭处端活不成了。马钰怒道:“东邪,你杀我师叔,又害死我门人,我全真教跟你誓不两立。”

    黄药师笑道:“你们七人尚且不是我对手,现在更少一人,我看算了罢。”

    一暴躁牛鼻子道士说道:“废话少说,看剑!”六人挺剑而上……

    黄药师背着双手,说道:“哼,就凭你们几个小辈?好,我今日就将你全真门人杀个清光。”

    忽地屋内“碰”的一声,一把声音传了出来:“别……别打了!”

    转头看去,我顿时吃了一惊:“郭靖?!”

    而旁边的女生是——“蓉儿?!”

    网游金庸第三十四章

    “蓉儿?”我顿时整个人呆住了。想起她和我在桃花岛上一起的时光,我的心头不禁一酸……难道她已经和郭靖好了吗?我难道再努力也得不到她的心了?

    看着黄蓉扶哲郭靖走了出来,郭靖嘴角淌着鲜血,口中喃喃叫道:“不要打了!不要打了!”说罢喉头一甜,一大口鲜血吐将出来,身体便向一边倒了下去……“靖哥哥!”的一声娇呼,我便如当头棒喝一般,愣站在一旁。

    黄药师看了看我,看了看女儿,便径直走了过去,运足真气,拍进郭靖体内。过了约一柱香时间,郭靖脸色渐转红润,黄药师才撤掌起身……便闻一牛鼻子道士说道:“黄岛主,虽然你消耗内力来救靖儿,本来我全真并不应该乘人之危的,只是师叔之仇不共戴天,我丘处机在此谢罪了。”说罢一揖到地。黄药师冷笑道:“对付你这群废物倒不用我用足十全的功力,来吧。”双掌一摆便已摆好了架势。

    “且……且慢。”郭靖气喘连连,说道,“住……住手,丘道长,周大哥没死……你听、听谁说的?”“啊!”的一声惊呼,全真六子顿时都傻了眼。马钰道:“靖儿,那是铁掌水上飘,裘老前辈跟我们说的啊?”黄蓉说道:“你们全都被他骗了。他这个人说话没句是真的,你们还相信他,诬蔑我爹杀人。”说罢偎依在黄药师怀中。突然像是发现了我,脸上忽地一红,腼腆道:“七师兄……你、你也来啦?”我感受到一股尴尬的氛围在空气中酝酿,也不太好说什么了……

    丘处机扶起郭靖问道:“靖儿,你说的可是事实。”郭靖道:“千真万确,前几天我还见过周大哥,又怎么会被黄岛主所杀呢?”马钰一愣,随即脸色转怒,对着欧阳锋狠狠地说道:“欧阳锋,我全真教与你无怨无仇,你竟然今日下毒手杀害我谭师弟……我今日便要向谭师弟讨回公道。”六人刚闻那“道”字,便站成一线,手中长剑直指欧阳锋……欧阳锋却看着黄药师道:“黄老邪,你倒是出句声啊,我刚才要不是帮你破了他们的天罡北斗阵,你岂会赢得如此轻松?”未待黄药师回答,黄蓉便已抢先说道:“老毒物,你不知羞耻,自己想杀人便自己承认了,干吗赖在我爹身上啊?”欧阳锋一时无言以对,便给全真六子团团围住。

    欧阳锋与黄药师齐名,武功之高已经是公认的了。那黄药师对付七子均处于不败之地,那欧阳锋对付一套不整齐的“天罡北斗阵”,更是不在话下。只见那六人剑法严密无比,将欧阳锋团团围住,只是剑阵中必有一丝的空虚,让欧阳锋有机可乘。缺少谭处端的天罡北斗阵威力实在是大打折扣。全真六子攻不下数招,便是几遇凶险……孙不二在七子中武功最低,几次差点被欧阳锋灵蛇拳扫中的时候,都是依靠先师所赠的宝剑化险为夷。其余五子有时都替孙不二捏一把冷汗,但那脚下方位仍不敢乱。

    郭靖眼里看得清楚,那六子表面上跟欧阳锋打个平手,实际上已经输了几十次。那欧阳锋每次都是轻描淡写化解他们的剑招,而他们却是千辛万苦才抵挡住欧阳锋的攻击……黄药师看那剑阵甚久,心里早有答案,便说道:“幽风,过来。”我走过去问道:“什么事儿啊,师父?”黄药师笑了笑,说道:“现在是考验你武功的时候了,刚才老毒物杀人嫁祸于为师,你去帮帮那群牛鼻子,替师父出口气。”我立时傻掉了:“吓?”那卡簿随即“嘀嘀嘀”地响起,任务栏随即多了一条师门任务……只听黄药师话语间略有怒色:“你去不去啊?”

    “拼了!反正有师父在这里罩住,任务就算失败也不会怎么样的。再说,我可是懂得东邪和北丐的武功,再有全真六子和天罡北斗阵,输了这游戏也不用再玩了!”我心道。当下便朗声道:“好,老毒物,你自己杀人还嫁祸给我师父,我替我师父来教训教训你!”说罢正欲跃进剑阵,但闻黄药师细声道:“踏北极星位!”随即又朗声道:“锋兄,我徒儿找你赐教武功,点到即止好了哦,别让别人说你欺负小辈。”欧阳锋“哼”的一声,口中正想开骂,却被全真六子长剑所攻,退了一步。

    “看招!”我一跃进了剑阵,自天枢、天权、天璇、天玑、玉衡、开阳、摇光直踏到北极星位。六子一惊,心想这黄药师果然是天下一大奇才,先师所创的天罡北斗阵只看了片刻,便知道关键所在,而且可以灵活运用。但见我一踏在北极星位,那剑阵威力顿时大增,场内剑气悠然而生,形成一蓝色光环。斗了数十招,那光环越来越大,将在场的人都囊括在内……欧阳锋顿时一惊,六剑一箫攻至,直攻得他倒退数步。看见身后沙通天和候通海密密细语,像是在说:“那西毒只是浪得虚名,人家东邪打七个都可以随便获胜,你西毒就只有挨打的份儿。”那西毒的招牌都快要挂不住了,额头冷汗即出。欧阳锋“哼”了一声,曲身扒地,口中一涨一涨的,像是在酝酿一股极大的真气……渐渐身体也是越来越大,像只大皮球……

    “坏了!”黄药师心道。当下朗身道:“锋兄,怎么那么没有气度啊?对付小辈竟然连蛤蟆功都用上了。”我自然知道那是蛤蟆功,只是若我现在舍他们而去,实在在蓉儿面前也挂不住脸面,师父的任务也不能算完成……顿时急提真气,运至双掌,一个马步站稳,双掌便使出降龙十八掌之“龙战于野”……黄药师一愣,“哦?”的一声,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眼看那欧阳锋犹如射出的球,后腿一蹬便朝我扑来,那浑厚的气劲压得我透不过气来……“呜……岂有此理!”我双掌递出,与他四掌向接,顿时后退了两步,双脚渐渐陷进坚硬的泥土中。苦苦支撑着的我,体内真气急速运转,像是催慢半分真气,便会被欧阳锋那厮吞噬一样……全真六子对望了一眼,忽地马钰大吼一声:“七星连珠!”全真六子一个双手搭着另一个的背脊,输入真气,直至马钰之手,却搭在我的肩背上……一股清凉的气息悠然而生,本来被压着的气势忽地扳了回来,七人再一使劲,那股真气倒压过了欧阳锋……

    欧阳锋一愣,双腿一蹬地,那气劲倒增强了不止一倍。我鹜地一惊,心道:“不愧是身据五绝之一的西毒啊!”岂知那全真六子也猛催内力,那股清凉的气息顿时变成一阵飓风,朝我的身体压了过来……经我的身体直传至掌心,与欧阳锋想抗。那全真内功虽是助我,但也给了我不少压力,胸口的闷滞感越来越重……看着那欧阳锋蛤蟆般的嘴脸,我鼓动全身真气将他给推了回去……

    就在这时,忽地“飕”的一声,一股气劲弹了过来,犹如一颗子弹一般直射向欧阳锋……欧阳锋一惊,猛地一用劲,凌空一个鹘子翻身,轻盈地落了下来。微微喘气道:“药兄,这样似乎不合乎规矩哦!”原来斗至憨时黄药师用弹指神通救了我们……

    看着我和全真六子气喘吁吁,而欧阳锋还能保持形象,我便知道欧阳锋并没有用全力……还好师父出手相助,如果不是真的后果不堪设想。但见黄药师说道:“锋兄过虑了,小徒只是略略上前向锋兄请教一下武功,并没有冒犯的意思……”说罢对着我说道:“幽风,还不赶快谢谢欧阳伯伯手下留情?”我呆了一下,随即走向欧阳锋揖道:“多谢欧阳伯伯手下留情。”心里咒骂着:“臭蛤蟆,癞蛤蟆……等我九阳神功修到十级你就知道错!”黄药师接着道:“……至于全真和你的恩怨,我桃花岛也不好干涉……我们先行告辞。”那郭靖忽地喊道:“黄岛主,里面……里面的蒙古人是我的朋友……你方不方便……”咳了几咳,说不下去了。黄药师瞪了他一眼,黄蓉帮着说道:“爹,你就帮帮他嘛!”

    黄药师“哼”了一声,脸上微有愠色,说道:“锋兄,里面的人借我两三个时辰,待我离开后他们任你处置!”“黄岛主!”郭靖惊道。心里也没什么办法,却闻欧阳锋说道:“药兄,里面的人你要带走的,带走便是,我可没空闲把自己宝贵的时间浪费在一群废物身上。”说罢转过头来狠狠地瞪了一眼郭靖,率众而去。

    郭靖放了拖雷一干人等,几人抱在一块道:“郭靖安达,我还以为你死了。”郭靖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拖雷,还以为我以后见不到你了呢!”忽地一把声音传了过来:“郭靖,你还没有死啊!?”转头看去,正是华筝带着傻姑回来了。华筝看见郭靖,将他给抱了个满怀……“郭靖!这个番帮女子是谁?”黄药师惊怒道。黄蓉脸色惨淡,木然道:“爹,那是靖哥哥未过门的妻子……”黄药师勃然大怒,一手扯过郭靖的衣襟道:“枉我女儿对你一片真心,你竟然有了婚约在身都不告诉我?你怎么对得起蓉儿?”郭靖面如死灰,说道:“黄岛主,请相信我,我对蓉儿是一片真心……我是个粗人,不懂得说话,我就知道我喜欢跟蓉儿在一起。”拖雷怒道:“郭靖安达,枉我还当你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你说过要娶我妹子的话,怎么能够不算数呢?”华筝也哭了,拉着郭靖的手说道:“郭靖,你说!你到底喜欢谁?”……晕,场面一下就乱套了……

    拖雷看见场面越乱,越是心烦,拔出一支箭,喝道:“郭靖安达,男子汉纵横天下,行事一言而决!你既对我妹子无情,成吉思汗的英雄儿女岂能向你求恳?你我兄弟之义,请从此绝!幼时你曾舍命助我,又救过爹爹和我的性命,咱们恩怨分明,你母亲在北,我自当好生奉养。你若要迎她南来,我也派人护送,决不致有半点欠缺。大丈夫言出如山,你放心好了……”说罢用力一拗,木箭断成两截,并将它狠狠地抛在地上。郭靖一惊,像是恍然大悟似的,朗声说道:“拖雷说的对,男子汉大丈夫不应该说过的话不算数。华筝,我会应守诺言娶你的。”华筝顿时眉开眼笑,抱紧了郭靖娇呼道:“……郭靖。”

    侧头一看,“刷”的一下,黄蓉的妙睫上落下一滴伤心的泪水:“我明白了,靖哥哥……你和她才是一对,就像那对白雕一样……我只是江南柳枝底下的一只小燕子罢了。”说罢,眼泪不住地往下掉。郭靖便如书中般地上前安慰……我一步抢在他面前,说道:“郭靖,我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枉我小师妹对你一心一意……就连我……”到这里,我故意装作说不下去般。郭靖正欲辩解:“不是……”“不是什么的?”我打断他道,“原来你一开始对我家小师妹就不是真心真意……哦~~郭靖啊郭靖,你对得她住了?”郭靖又道:“不是的,我心中……”“什么?!你心中只有华筝一人?那你当蓉儿是什么……”我再次打断他说道,“这次我看在师父的面上放过你,下次见到你,我一定不放过你……你走吧!”郭靖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以什么来反驳,一下子着急了起来:“不是的,我想说……”“什么?你这个臭小子,还想说难听的话?”我手指指着他说道,“你走便算了,干吗还要为难蓉儿呢……”

    “够了,幽风!”黄药师喝道。我转身应道:“是,师父!”他瞪了我一眼,瞧了瞧女儿六神无主的样子,说道:“郭靖,以后不许你踏入桃花岛半步,听到了吗?蓉儿,幽风,我们走!”说罢挥袖而去……

    走了半晌,黄蓉突然回过神来,说道:“对了,爹。我要去接任丐帮帮主一位……”黄药师惊道:“怎么?叫化子头你也要当?乖女儿,你没事儿吧?”黄蓉说道:“那是我答应过师父的事儿,不能不做。就像靖哥哥答应了蒙古大汗的事儿一样……”说罢眼泪又往下掉……黄药师心一软,道:“别哭了,我便允你去还不成吗?”说罢转过头来对着我说道:“幽风,你陪蓉儿去接任丐帮帮主,万一有什么凶险,要保住蓉儿的安全,知道吗?”我揖道:“师父请放心,我就算拼了我这条性命,也会保师妹的安全。”黄蓉顿时一凛,双眼看着我,娇媚无限,像是在对我说:“就算靖哥哥怎么对我不起,你还是对我好的!”黄药师“哼”了一声,撇了我一眼,说道:“你加上全真六子都拼不过欧阳锋六成功力,说什么保住蓉儿的安全……这样吧,我看你刚才也颇用心,资质来说你也是桃花岛我七个弟子中最高的,现在我便传你桃花岛独门绝技——弹指神通!”我早就料有此一事,不过没想到是那么早而已,但闻黄药师说道:“弹指神通乃是一门技巧,并不是一门指法……很多武林中人以为弹指神通乃以指尖弹出气劲伤敌,其实不然。弹指神通故可以以弹出气劲伤敌,只是所弹内力介来自所使之人,于弹指毫无关系……其重点乃在时机和运气的法门掌握上,你懂了么?”

    我点了点头。黄药师欣然地笑了笑,说道:“你看好!”顿时看见黄蓉在一边偷看,随即停了手脚,喝道:“蓉儿,你先到丐帮去,我待会教完你师兄武功便会叫他去和你回合。”蓉儿嘟起小嘴道:“爹爹,我也要学!”黄药师怒道:“我跟你说过不下百遍啦,你内力不足,根本不可以习得此技,否则临敌时使将出来,只会有性命之忧。”黄蓉皱起眉头道:“不教便不教,有什么了不起的,以后你教我也不学……”说罢气呼呼地走开了。

    “蓉儿没事吧?”我担心道。黄药师突然怒道:“蓉儿是你叫的么?”我慌道:“对不起,师父,我失言了。”黄药师收敛怒容,伸出右手,指若兰花,鹜地中指弹出,射出一道气劲,“扑”的一声击中远处的一棵老树……定睛一看,那棵老树树干上多了个像是烧焦了的小孔,“咝咝”地冒着青烟……

    “BOOM”的一声,一张卡片掉在树旁,我捡起一看:卡片编号190卡片名称弹指神通简介桃花岛主黄药师的生平绝技之一、难易度A、学习条件:黄药师亲自教导学会两样桃花岛绝技以上完成黄药师交付之任务。

    黄药师说道:“好了,你去找蓉儿吧。记得劝她回桃花岛见我啊!”说罢身影一闪,消失在丛林之中。

    “郁闷!”我大喊一声,“有人告诉我丐帮在哪里吗?”原来他们两父女都没告诉我丐帮在哪里,这叫我怎么找蓉儿去啊?昏倒……

    要不回牛家村问问人好了,想到这里我便开始往回走。走着走着便发觉牛家村的场景像是有些微的变化……奇怪了,怎么四周的景色跟刚刚不一样了呢?忽地前面走来一个漂亮MM,开口向我问道:“请问一声,这位相公知不知道郭大哥在哪里啊?”我说道:“你是……”只见她一揖道:“在下乃全真清净散人门下,程瑶迦是也!”哦,这便是令到欧阳克淫心顿起的程瑶迦?仔细看着她的相貌,啧啧……清纯之中带有一丝的英气,果然不愧是美女啊!

    她看到我看着她出神,心下尴尬,连忙退后一步道:“既然这位相公不知道,那就算了……就此告辞!”“啊……真是对不住。”我慌忙道歉道,“因为小姐太美,所以我不禁看得出神了,你是问郭大哥是吧,我知道他在哪里。”程瑶迦先是一愣,接着便脸红了。她身处重阳宫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虽说男子甚多,可是全部都是学道之人,从来没有人赞过她漂亮,再来便是像欧阳克这种淫虫,这句赞美听得她心中一甜,又见我彬彬有礼,便揖道:“相公真是知道郭大哥在哪里么?那烦请这位相公带我前去好吗?”我点了点头,说道:“好的。”说罢又轻声对她说道:“郭大哥受了伤,正在山中疗伤……”程瑶迦一惊,道:“吓?郭大哥没事儿吧?”“嘘!”我故作严重状道,“甚防隔墙有耳!郭大哥受伤比较严重,只是他武功高强,一时也伤不了他性命。我带你去看他吧。”程瑶迦点了点头……

    本来在牛家村这个荒村中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只是郭靖和黄蓉在密室中疗伤,若被黄蓉看见了,我岂不在她心中的美好形象尽毁?呵呵,我才没有那么笨……在山中走了好一大段路,程瑶迦开始气喘吁吁,说道:“这位相公,怎么还没有到啊?郭大哥在那么远疗伤么?”我笑了笑,说道:“是啊,郭大哥便在牛家村疗伤而已。”程瑶迦一惊,后退了两步。我转过身来,对着她说道:“这个故事告诉你,不要那么容易相信别人!”

    程瑶迦一惊,忽地感受到双手像是被铁钳掐住一般……我的一双大手紧紧扣住她的手腕,她身子一失去平衡,整个人被我摁在地上。

    “你想干什么?”程瑶迦又惊又怒道。我笑道:“不会吧,你连这个都看不出来?”说罢朝她小嘴吻去……“哎哟!”我忽然尖叫,程瑶迦竟然用牙咬破了我的嘴唇。我顿时感到双唇热辣辣地疼痛,还好没被她咬掉肉,否则我非杀了她不可……

    “啪!”的一声,我结结实实打了程瑶迦一个耳光,“臭婆娘,竟然敢咬我?”程瑶迦捂着通红的脸颊,留着泪不住地呜咽。我重新摁住她双手,轻轻舔着她通红的脸颊……“痛吗?……对不起。”我安慰道,也同时舐干了她脸上的泪水。程瑶迦像是知道自己反抗并没有用一样,由我将她的衣服撕开,露出了雪白硕大的胸脯……两颗粉红色鲜艳欲滴的小樱桃挺立在双峰之上,令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我一手摁住她双手,一手在她的身上搓揉着她那硕大的乳房……渐渐地,那柔软的小樱桃开始变得坚挺起来。我再也忍不住了,一口含下她的小樱桃,顿时便感到一股清香飘来,那是处女的清香……

    “哦……嗯嗯哦……啊嗯……”程瑶迦竟然开始娇喘起来。我用舌头不断在她的小樱桃上画着圆圈,“咂咂”地吸着这鲜有人碰过的峰顶……透明的津液流得整个乳头都是。我用力一吸,将整个乳房吸了起来,便闻“嗯啊……”的一声,程瑶迦嘴角也淌出透明的津液,我用舌头去挑动她的下唇,忽地一个柔软之物蠕动到我舌边,与我的舌头交缠在一起……睁眼一看,程瑶迦竟然伸出她的香舌,贪婪地吮吸者我的唾液……我随即将双唇印在她的唇上,舌头于之间战得不可开交。

    渐渐地,我松开她双手,让她将我抱了个满怀……我腾出的右手开始在她身上上下其手。游走至下身,便发现淫水之源头,不住淌着清澈粘稠的液体……程瑶迦娇喘连连,开口说道:“相……相公……让奴婢……奴婢来服侍你吧!”我喜出望外,只见她缓慢挪动她的身躯,直至整个人趴在我的身上,只在双乳之间露出了我坚挺的小兄弟……她用傲然的双峰将我的小兄弟紧紧夹住,我顿时便感到小兄弟末梢的一阵快感……

    程瑶迦双乳开始一上一下地挪动着,柔软的胸部触感实在令人有一种感动的感觉,那小樱桃硬硬的,在小兄弟上面摩擦使得小兄弟充血更加厉害了……虽然她的双乳实在是不小,只是我运起九阳神功,那阳具在双乳之间顿时又长了一段……程瑶迦一惊,眼若媚丝,一个樱桃小口微微一张,缓缓套在龟头处,里内舌头卷着这巨物,不住舔吮……

    忽地小兄弟处一紧,龟头下方留下一个浅红的牙印……我俩都是一惊。我惊的是她竟然再次使出“绝活”,还好我有九阳真气运至关键处;她惊的是如此销魂之刻,对待一个毫无反抗的男子,这样狠命一咬竟然使这血肉之躯丝毫无伤……

    “啊!”的一声惊呼,全身赤裸的程瑶迦不顾一切朝山下跑去……我老羞成怒,一个箭步追上去,未待她站稳,便一把拉过她的手臂,仍然挺立着的小兄弟对准她的小屄便是一捅……“啊啊啊……好痛!不要……不要再进了……呜呜……”程瑶迦完全没有了办法,双眼的泪水便似收不住般地往外涌,伴随着泪水一同涌出的还有鲜红的处女之血。龟头上的微痛令我不懂得怜香惜玉了。我拉着她的双手,小兄弟深深地刺进了她混满血水的小屄中……程瑶迦哀求道:“这位……这位大侠……啊嗯……请、请你放过我吧!我……我不行了……”我怒道:“刚才我本想饶你,可你竟然做出如此的事情,现在我决不饶你……”说罢将她腰部拉进,挺直的小兄弟更是深入敌屄……肏得数十下,程瑶迦竟然昏死了过去。“哼!臭婆娘!”我啐了一口,泻了与她……顿时“BOOM”的一声,一张卡片飘然而下:“卡片编号072卡片名称程瑶迦简介……难易度C。”还好我有九阳神功护“体”,否则定必遭她毒手……

    看着她一脸精液,我又略有不忍……抱着她飘然下了山,将其放在郭靖与黄蓉疗伤的房间门口,径直离去……

    /

    看成人小说就上!最新防屏蔽地址:,

    网游金庸—编外篇

    网游金庸—编外篇

    序

    我——是一个老网迷了,在不同的网络之间穿梭,是我的乐趣,就象鸦片上瘾一样,每天一下班,总是坐在电脑前,泡上一杯咖啡,点一支烟,开始我的虚幻旅行。

    今天也不例外,看完体育新闻后,忽然想起和一个网友的约会,马上打开了电脑,跟往常一样输入了帐号和密码。

    怎么??密码不对??不可能,我又一次输入,还是不对啊,再一次……

    不好,碰到黑客了,这种事情我经常遇见,完了,又要“牺牲”一个QQ号了。

    我昨天才刚刚下载了一个黑客教学程序,还没来得及学习,今天就碰到这种倒霉的事情。

    愤怒中——郁闷中——我开始了我黑客生涯的第一课……

    囫囵吞枣地学完,已经是半夜三点了,敲敲疲劳的后背,我准备行动了,不知道谁这么不幸,成为我的第一个猎物。

    在一次次的失败后,系统锁定住了一个叫Thunderz的用户。

    哈哈,他在玩游戏啊,看我给他来点颜色,嘿嘿,侵入……

    一道强烈的白光闪过,一阵头眩,意识一片混乱,怎么了、怎么了?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网游金庸—编外篇第一章

    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出现在我面前,一片从没见过青山绿水、碧海蓝天,好一个幽雅的所在。象我这样一直在城镇生活的人,几时见过这种景象?我仿佛已经陶醉在这梦一般的自然风光中了。

    不对,我原本在家啊?回过神来一看,原本在我身边的沙发、电脑什么的统统消失了。我坐在一个土墩上,双手还保持着按键盘的姿势,看着自己的这种傻样,我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原本我就是一个乐观的人,一笑之后恐慌的心情豁然开朗,虽然现在还没搞清楚状况,不过我已经开始思考自己的处境了。

    我是侵入了别人的电脑,好象这个叫Thunderz的当时正在玩游戏,看来我是进入他的游戏中了,也许等他退出时我就可以回去了。可是,就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游戏,有没有危险,只有自己去确认了。

    掐了一下大腿确定不是梦后,站了起来,对我这样一个乐观的人来说,反正现在也没什么法子回去了,干嘛不自己找点事情来做?

    前面有条路,不知道通向哪里,还是先找个人问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吧。

    站起来后,习惯性的去摸兜里的烟,这才发现,我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现在身上这套好象是在什么古装戏里见过。

    我忽然想前看过的《寻秦记》,不禁苦笑:“我到了古代?要不是那该死的黑客黑了我QQ,我怎么会到这种地方。”

    不知道顺着这条路走了多久,当肚子咕咕叫的时候看见前面一见茅草房,房前摆着几张方桌、长凳。看来应该是古代的饭铺了,我身上一分钱也没有,看看能不能在这里先打工,挣点饭钱。

    我坐上一根长凳,心里想着等老板出来招呼我的时候就提出让他收留我,可是等了好久,一个人影都没有,这可真是怪了。

    我朝屋里问了一声:“有人吗?”

    没有回答,于是我推开门,走了进去。

    屋里光先虽然暗,我还是看见墙角边上躺着一男一女两个人,大约三、四十岁的样子,两人都被手指粗细的麻绳结结实实地把手脚捆在身后,嘴用布堵地严严实实,两人不停地对我眨着眼。店中央桌子上还趴着一人,从桌上的酒坛和他身上的酒气来看,早已经烂醉了。

    看来店主是碰到强盗打劫了,这么偏僻的地方,往来的人很少,我还是把这两人救下来吧。

    我先拔下男人嘴上的破布,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他喊道:“少侠,快给我们松绑,狗贼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回来了。”

    我一惊:“你是……?”

    “我是福威镖局总镖头林震南,青城狗挑了我的镖局,把我抓到了这里,惭愧啊。还请少侠救命,林家上下感激不尽。”

    “其他人呢?”

    “好象有个什么派的掌门金盆洗手,其他人都去贺喜了,留下的这个叫贾人达,乘他多喝了两杯,我们快逃。”

    到这里,我已经明白一半了,这不是《笑傲江湖》的情节么?看来Thunderz玩的是跟《笑傲江湖》有关的游戏啊!回身一看桌上躺的哪位贾人达,身穿青布长袍,头上缠着白布,光着两条腿儿,脚下赤足,穿着无耳麻鞋。不正是川人以前的穿戴嘛。

    看着脚下的总镖头林震南,我感觉心里一阵的不快,我干嘛要救你?“青城狗”?做为一个成都市民,怎么能让你如此侮辱家乡的名山?我轻蔑地一笑,顺手又把布塞回林震南口中。

    看着林震南因为愤怒而涨红的脸,我心里一阵快意。转过头,把目光落在了另外一个人身上。

    这位应该就是出身在洛阳金刀门的林夫人了,看来镖局夫人还是个养尊处优的角色,虽然年纪已经不小了,脸上还蒙上了一层灰,不过那美丽端庄的容貌和丰满的乳房,再加上她被捆绑着任人宰割的处境,我的小弟弟早就高高耸立了。

    反正是在别人的游戏里面,那我就先Happy一下好了。主意拿定,我便淫笑着朝林夫人走去。

    就在我把布塞回她丈夫口里的一瞬间,林夫人就已经明白我不会跟他们一伙了。现在看我不怀好意地逼近,眼神开始恐慌起来,饱胀的乳房随着呼吸有节奏地起伏着。

    “别怕,你老公捆在那里,贾人达已经醉倒了,没人会来打搅我们的。嘿嘿嘿嘿……”说完,我就开始隔这衣服摸起她的身体来。

    林夫人意识到了什么,身体不停地扭动。旁边的林镇南见妻子受辱也开始挣扎,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我那管这些,“唰唰”两把扯烂林夫人身上的衣物,露出林夫人雪白嫩滑的身躯,一对晃眼的豪乳随着身体的扭动上上下下不停摇晃,一双乳头已是成熟的鲜红色。再往下,是莹白的小腹和浑圆的丰臀,以及修长的美腿,紧夹的两腿之间长着浓密的阴毛。

    我一把捏住林夫人的乳房,她眼中泪水便哗哗地狂涌了出来,我开始揉捏她的双峰,同时说道:“林总镖头平时也是这么摸你的吧?哈哈哈……”

    一听到丈夫的名字,林夫人求助般看着身边无能为力的丈夫,我狂笑道:“既然你老公被捆成这样,那我就做做好事,帮你老公肏你好了。”一边说着一边飞快地脱去自己的衣服。

    先打个啵好了,我弯下腰,往林夫人嘴上吻去,林夫人连忙把头摇来摇去,拼命想躲开我的嘴唇。

    “老实点儿,要不我先杀了那个姓林的!”这一招可真把林夫人给吓住了,狠狠地瞪着我,眼睛里好像要喷出火来!

    “哈哈……这样才乖嘛!”我一手揉捏着她的乳头,一手已按落在屄间,中指已急不可奈地拨开阴毛挤入蜜屄内。

    林夫人连儿子都有了,当然早已不是处女,所以我也不跟她客气,手指在阴道中大开大阂地抠挖抽肏。很快,林夫人就流出了动情的蜜液受不了啦——我抽出手指,把林夫人翻成后背位,立刻将充血硬硕的龟头从后面抵在她的阴唇间。

    林夫人不停扭动身体挣扎,令我的阴茎不能对准目标,于是我重重地给她一记耳光,乘她吃痛的瞬间,鸡巴抵在她阴道口,用力一顶,阳具已在我强大的腰力下全根没入!

    泪流满面的林镇南,眼睛一瞪晕死过去。

    虽然林夫人已不是处女,但她的阴道仍非常紧窄,内里的肉壁紧紧包围着我的鸡巴,不断蠕动套弄着,令我非常舒服。我双手穿过林夫人的腋下,紧抓着她的一双丰满乳球,以巨力揉弄着,指尖更紧夹着林夫人的乳头,向不同方向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