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66 部分阅读

    液的润泽下越显得发亮。

    闵柔身体动弹不得,但却发出丝丝的娇喘声。“娘,有反应了吗?嘿嘿!”

    我淫笑道。双手用力搓揉着她一双乳房……

    “啊……哦……”闵柔不自觉地叫着。

    “是我厉害还是爹厉害?”我继续刺激她。闵柔说不出话来,只是在地上掉眼泪。

    我脱下她的裤子,用那红得发紫的龟头抵着她黑丛林中的水源头。

    “要去咯……娘。”我说道,腰微微用力,那秘屄便像有吸力一般地,将我的肉棒整根吸进了她的洞屄中。

    “爽啊,娘……怪不得爹那么专一啦。嘿嘿。”我扭动着腰部,双手仍然按着她一双豪乳上面。虽然她不会动,只是那秘屄的吸力可不是盖的。我的肉棒在秘屄中抽肏,发出“噗噗”的水声,那肉壁的温暖和夹力都使龟头一阵舒爽。

    肏了百余,我将闵柔转了个身,让她趴在地上,自己便从后面缓缓进入她淫水汪汪的洞屄之中。低头看着她那双快被压扁的咪咪,实在有些不忍,但这个体位肏得又深又舒服……算了。

    “唉……跟她说话又应不了我,叫声又小又不销魂,实在有点儿没意思。”

    肏得数十下我的感想出来了,“下次还是不选‘死鱼’的好。”我顿时放了九阳神功,一股阳精直射进她秘屄之内。

    看着闵柔趴在地上直喘气,突然“BOOM”的一声,出现了那张闵柔的卡片:卡片编号:065;卡片名称:闵柔;简介:玄素庄石清的妻子,石中玉的母亲。跟石破天的关系其实是……难易度B。

    “没意思!”我本身期待那种主动而又激烈的性爱,还想闵柔或许会为了儿子牺牲自己,想不到竟然想杀了我了事。却也只好如此了。我捡起地上“悲酥清风”的解药,心想:或许以后还用得着。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声响,石清和白万剑的脚步声同时落在此地。

    “柔儿!”石清大惊,看着地上全身赤裸,阴部点点泛白的闵柔。

    白万剑怒道:“想不到你这小畜生连母亲都搞?真是……”白万剑后一句话碍着石清的脸面也不说下去了。

    石清又羞又怒,忽地拔剑道:“我杀了你这小畜生!”

    我立时运起九阳神功,五指成爪,徒手便去抓石清的长剑。那长剑一抖,连舞出几个剑花,却又闪不开我着实的一抓。“铿”的一声,石清长剑顿时断为两截。石清大惊,后退了两步,愣了一会儿,才挤出两个字儿:“你不是我儿子,你到底是谁?”

    这句话使在场的人都吃了一惊。这人面容跟石破天是一模一样,可他老爸却说不是自己儿子……就连躺在地上,本来面如死灰的闵柔也吃了一惊:“不是玉儿?那我的玉儿呢?”突然的激动竟然让她冲破了哑穴。

    我哈哈大笑,看来也不必隐瞒了嘛!顿时将脸上的人皮面具一点一点的撕下来,露出我本来俊俏的脸。

    石清和白万剑一惊,白万剑心有不甘地说道:“怪不得你武功如此之高,原来不是石中玉那小子。可以混进长乐帮,还当上了帮主?你究竟是什么人?”

    石清看着地上赤裸着的妻子,突然说道:“难道你就是江湖上传闻,和万里独行田伯光齐名的淫贼‘秦留感’?”

    “秦留感?谁来的?”我心想,不过心念一转,也懒得数臭自己的名号,当下朗声说道:“不错,我就是……铁爪水上一条龙,千里江山,万里雪飘的秦留感秦大爷!”又说道:“B难度就你们几个草包吗?来来来,陪你秦大爷练练剑!”

    白万剑“哼”的一声,拍了拍双手,顿时一个雪山派弟子押着一个少女进了破庙,长剑架在那少女的脖子上,几欲割下去。我定睛一看……马上傻眼儿了:“若兰?!”被押进来的少女正是苗若兰……

    网游金庸第三十一章

    但闻白万剑笑道:“石庄主,这个秦留感能抓断你手中的长剑,看来绝不简单,不过好象我手上的这个丫头还能制住她。石庄主一言九鼎,只要你当众许诺把令郎石中玉交由我白万剑带回凌霄城发落,我们就把这丫头交给你如何?”

    石清怒道:“你当我石某是何等人?难道我是象阁下一般用卑鄙招数取胜的人么?再说,‘虎毒不食子’,就算我找到玉儿,也决不会把他交给你的。”

    白万剑冷冷地说道:“令郎辱我爱女,累她小小年纪投崖自尽,此仇岂能不报?我们师兄弟此次下山,便是为此而来,若石庄主要怪罪在下……”白万剑作势揖了一下,道:“那就各走各路吧!”说罢手一挥,率众匆匆离开……

    “等等!放下若兰!”我鹜地吼道。

    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帘——GM02老和尚?!我顿时大惊,刹那间站不住脚向后退了两步。那老和尚却像是不认识我似的,满脸茫然,眼光不住在我身上打量。

    老和尚武功高强,曾一人挑战武当五侠和我、张无忌七人而立于不败,这次见到他实在是凶多吉少,只好伺机而动了。

    石清见庙里多了个和尚,也不怎么在意,只是他生平礼节俱佳,“在下玄素庄石清,这位大师,敢问法号如何称呼?”

    作响,呼地一掌“潜龙毋用”直击向GM老和尚。

    那老和尚一惊,身子一挺,但是已经来不及闪躲了,但闻“蓬”的一声,那掌结结实实地打在老和尚小腹,顿时我心中暗道:“不好!”当下感到一股极强的韧劲反弹回来,内力与劲道都像被一个无底洞所吞没。

    “金刚不坏体神功?!”

    正当我吃惊之时,又闻“嗤”的一声,一股气劲自老和尚的左手小指迸射出来。

    “六脉神剑!?”

    如此距离已经不可能闪躲了,只有硬接,当下马步一稳,体内真气鼓动。

    “乾坤大挪移!”我一声大吼,双手错动,那股少泽剑剑气触到我身体随即被弹开,直冲向破庙那残破的瓦顶,但闻“吭啷”一声,那本身已经破了个大洞的屋顶顿时又被捅了个大窟窿。

    鹜地喉头一甜,体内真气突然紊乱了起来,一口鲜血已经涌到嘴边,又被我硬生生地吞了下去。如果被石清知道我被老和尚的六脉神剑余劲所伤,一定和老和尚一起夹攻于我,以报我辱妻之仇,但这样做无疑更增加了我的内伤。

    我虽然咽下那口鲜血,但是气喘吁吁的样子瞒不过石清。

    石清一见机不可失,挺掌便上,一掌“五雷轰顶”直击向我天灵盖处。

    无奈之下我只有急催内力,身子微侧,用肩头硬受了他一掌,岂知那上清观的“五雷轰顶”着实厉害,石清又是练有数十年的功力,我但觉肩头一痛,顿时头晕眼花起来,忽地双腿猛地一踏,稳住重心,大喝一声:“喝!”石清整个人被弹出三四尺远。

    未待我收招,闵柔竟然挺剑而上,幸好离我还有些距离。

    我倒抽一口凉气,脚下急抢“归妹”位,身子一滑,便已到了闵柔的面前。

    闵柔一惊,喉咙便给我扣住了。

    未等我开口,石清便已慌忙叫道:“别伤害她,我放你走就是了。”

    我体内真气翻滚,再不离开调理实在是有走火入魔的危险,但那老和尚似乎也没有杀我的意图,摊开双手,耸了耸肩,像是自己也十分的无辜般。这就奇怪了,我缓缓移至天井,把闵柔向老和尚身上一推,便急忙施展“凌波微步”,飘然离去。

    “哇”地一声,没走出两步,喉头一甜,一口血涌到嘴边,吐了出来,丹田处忽然空空如也,仿佛内力全失一般。

    “坏了,若兰!”急忙中我双脚一软,跪倒在地上,双腿也不听使唤了。

    “若兰!”我盘腿坐在地上,猛吸一口真气,顿时像发了疯般地提足狂奔。

    幸好雪山派的弟子走得不远,若不然,我便再怎么追也不可能追上他们。

    一雪山派弟子看我追上来,慌忙急报:“白师兄,他追上来了!怎么办?”

    白万剑吃了一惊,“什么?玄素庄二剑到底在干什么?竟然拦不住那么一个黄毛小子?”

    眼看我已经冲进他们所摆出的剑阵,白万剑一把扯过苗若兰挡在面前,用剑架着她的喉咙,喝道:“小子……别过来!”

    我鹜地一惊,竟也停下了脚步。

    “放了她!”我怒道。

    白万剑笑了笑,说道:“秦少侠跟本派无怨无仇,本来不应该捉你的人做为人质的……只是秦少侠武功太强,在长乐帮内又曾羞辱过在下,更是江湖中出了名的淫贼,哼哼……”白万剑想了想,说道,“这样吧,你自断双臂,我就让你跟我们谈判。”

    苗若兰一惊,眼中满是担心关爱之神色。

    一阵作呕涌上喉咙,我硬是将血水吞下,装作无事一般,“白大侠这生意也做大了吧……这小妞也不值什么钱,只是捶背手势不错我才追上来的。难道白大侠也要她帮你捶背不成?”

    雪山派弟子有忍不住笑出来的,被白万剑狠狠瞪了一眼,就不敢再出声了。

    我笑了笑,说道:“我的武功如何想必白大侠心里也有数。如果你伤害了我那丫鬟的一根头发,我便将你雪山派的弟子全拿来祭旗!”

    说话间目露凶光,雪山派弟子不觉都打了一个寒战。

    稍微缓了缓,我又说道:“我还能跟白大侠作个交易……就要看白大侠相不相信我啦?”

    白万剑又怒又惊,问道:“什么交易?”

    我笑道:“当今世上,恐怕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石中玉的下落……”

    白万剑一惊,问道:“你知道那畜生的下落?”他又迟疑了一阵,道:“为什么我要相信你?”

    我笑道:“哈哈哈……白大侠这都不明白,如果我没有见过真的石中玉,那我身上的伤疤胎记,又是怎样弄上去的呢?”

    白万剑顿时便像醍醐灌顶一般,急忙说道:“那畜生在哪儿?”

    我摆了摆手,说道:“不急……”说罢指了指苗若兰。

    白万剑咬了咬牙,说道:“你先说……否则我们决不放人。”

    我心中一怒,胸口那块淤血又涌到嘴边,“那你倒真不想知道那畜生在哪里了!那倒也好……我本来还打算连你女儿的下落一块说了呢!”

    白万剑大惊,急道:“你对我女儿怎么了?”

    “别急……你女儿我只是知道她的下落而已,她不在我手上。”我先稳住他手中架在苗若兰颈上之长剑再说。

    白万剑顿时舒了口气,道:“那好,你先说那畜生下落,我便放了这小妞,届时你再说我女儿的下落不迟。”

    我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石中玉便在长乐帮!”

    白万剑听了顿时大怒,“放屁……长乐帮我们这班人都去过不下百次了,石中玉在长乐帮?我们岂会不知道?”

    我笑了笑,说道:“如果我说石中玉在长乐帮大牢……你倒是告诉我你们有没有找过那地方啊?”

    白万剑一愣,他们万万也不会想到,堂堂长乐帮帮主竟然会在大牢之内,白万剑道:“好……待我证明属实,再还你丫鬟!”

    “你?!”我一口真气提不上来,嘴角竟然吐出丝丝鲜血。

    “主人?!”苗若兰惊叫道。

    “怎么样啦?秦少侠?”白万剑得意地笑道,“哈哈哈哈哈,你以为我白万剑行走江湖那么多年,连你身受重伤也看不出吗?”

    我吃了一惊,右手抚胸,气喘吁吁道:“你好卑鄙……白万剑!”

    白万剑笑道:“别以为用我女儿来骗我就会上你当才行啊?我女儿早死了数年……又怎么会死而复生?”

    看过侠客行的都知道,阿绣就是白万剑的女儿,我轻蔑地笑了一笑,说道:“哼哼……好吧,那你去找石中玉吧。我自行去找你女儿,若找不到方可,若找到了,我会将她先奸后杀再奸再杀!!”这几句话声色俱厉,说得人不寒而栗。

    “你?……”白万剑怒道,“那我就在这里先杀了你!”大手一挥,众雪山弟子“刷”的一声,拔出长剑,剑尖直指我周身大穴。

    我微微一笑,说道:“就算我的内力尽失,就你们几个小杂碎还不足以制服我!”肚内一阵翻滚,我“哇”的一声又吐了一口鲜血。

    机会!雪山众弟子挺剑而上,白万剑高高跃起,剑尖连抖,舞出六个雪花状的剑花,正是雪山剑法中的杀着。

    说时迟那时快,我右手一挥,但闻“扑”、“扑扑”、“扑扑扑”数声,雪山弟子们应声而倒。

    “铿铿”两声,便见两根银针落地。

    “冰魄银针?!”白万剑吃了一惊。

    看着倒在地上的雪山派弟子个个脸色发黑,便知道他们中的毒并不简单。

    “快把解药给我!”白万剑怒喝道。

    我躺在地上直喘气,刚刚那一挥手已经用尽了我身上残余的内力。

    “嘿嘿,有那么多雪山派弟子陪葬,我还真的是有面子啊!”我苦笑道。

    地上也有许多万字辈的弟子,若这群人死光光,看来雪山派也不会再有什么前途了。

    白万剑急道:“你要的是这个丫鬟而已……我给你就是了。这里、这……”

    他脸上露出无奈的神情。

    从未向别人低过头的白万剑要开口求我实在太为难他了,凡事留一线,我也给他个台阶下好了,“白大侠,那个丫鬟留给你也没什么用。你还给我,我便给你冰魄银针的解药。如何?”

    白万剑咬了咬牙,将苗若兰轻轻一推,送到我的怀里。

    苗若兰担心地看着我,一脸焦急与不安。

    我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说道:“五里路外有个小凉亭,小凉亭以北走五步我挖个坑埋了,只是你一炷香时间内不能追来。否则我立刻捏碎它!”

    白万剑急道:“那他们……”

    我缓缓说道:“点他们膻中、灵堂两处大穴,可以撑两个时辰以上……咳咳咳咳!”

    内息一个不稳,我又吐了一口鲜血,苗若兰搀着我,缓缓离去。

    “想不到那老和尚还真厉害啊……哇……”我胸口一闷,几乎晕眩。

    “主人……你不要紧吧!”苗若兰关切地问道。

    看着她紧锁的眉头,我会心一笑,道:“死不了……只是内力尽失而已。想不到已经用‘乾坤大挪移’移走一部分功力,余下的劲道还能使我内力尽失…”

    苗若兰安慰道:“没事儿的,进城找个大夫看看病就好了。”

    看着她的一脸天真,我真不知道是好气还是好笑,除非是三大神医,否则我的病也难以根治。

    胡青牛已经在蝴蝶谷见过了,流程来说他已经死了;薛慕华在聚贤庄见过,以我当年跟乔峰的交情,恐怕去了也是白费心机;现在只剩下杀人名医平一指。

    其实我这医术十级也可自疗啦,只是囊中药物实在欠缺,施针下药什么的也不得有半点差池,我现在手抖成这样子,被人看到还以为我有“柏金逊”病呢!

    就不知道平一指住在哪里?《笑傲江湖》中写他住开封府,便唤了苗若兰,往东走去。

    一个身影飘然而下,我被一个熟悉的脸孔拦住去路。

    “久违了,雷少侠?”一把略带沙哑的声音叫住了我,抬头一看,却不是苗人凤是谁?背后金漆缎带上,“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字号迎着风在飘扬……

    嘿嘿,第一次玩那么真实的网络游戏,玩到这里算是这样了。

    “动手吧!”我眼睛一闭,头一抬,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苗若兰慌忙拉住苗人凤,“爹……不要伤害他!”

    苗人凤和我都是出乎意料之外,苗人凤说道:“若兰……他可是将你掳走的恶贼啊?你……你要我放过他?”

    苗若兰早已泪流满面,“爹……他对我很好,他……

    他没有做什么伤害女儿的事。“说道这里脸上一红。稍稍一缓又道:”方才还救了女儿一命,被人重伤了……爹,你快救救他吧。“

    苗人凤看女儿的眼神无异,也就相信了半成。

    “小子……我女儿说你救过她,又没对她怎样,我就放过你……我苗人凤一直不惯欠别人的人情,让我看看你身上的伤。”说罢一把扣住我的手腕。

    “爹……”苗若兰一惊,竟已喊出声来。

    苗人凤一呆,看了看苗若兰,长叹一声:“唉……女儿长大了。”便缓缓探我脉门。

    “六脉神剑?!”苗人凤惊道。

    翻开我的衣服,我身上丹田上三寸有颗豌豆大的淤伤。

    “这个伤便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苗人凤叹道。

    苗若兰一惊,眼泪便开始往外涌,“爹,你想办法救救主……雷大哥啊。”

    苗人凤站了起身,走了两步,说道:“当今世上便只有一人可以救你。”

    我急忙问道:“是谁?”

    苗人凤道:“南帝——段智兴!”

    “是他?”我心中一凛。

    但闻苗人凤又说道:“你中的六脉神剑剑气本身出自一阳指,需要用一阳指来化解;而身上的内伤又需要强大的道家内劲来化解。当今世上,便只有南帝才同时具备一阳指和先天功……但是若要他救你,也是不易……”

    苗人凤陷入深思。

    苗人凤思考了一阵,忽地一转身解开他身后背包上的黄缎带,绑在我肩上。

    “你带着这个去黑龙潭找一个叫瑛姑的人,希望她卖面子给我,带你去找段智兴吧……”说罢一转身,说道:“若兰,我们走!”未等她答应,苗人凤大手一夹,便将苗若兰整个夹起,飘然而去了。

    哇靠,本来还有个人扶扶我的,现在倒要靠自己了。

    黑龙潭,黑龙潭到底在哪里啊?打开大地图,便看见山西陕西边界有一块不大的泥泞地。记得《神雕》中的确是山西一窟鬼和杨过有过过节的地方。好,到山西瞧瞧,虽然内力尽失,还好有点体力,步行……步行吧。

    开了大地图走也走了好大半天,终于到了黑龙潭这个鬼地方,怎么到处都是树林啊?泥泞呢?瞧不着。

    还好在桃花岛学了些奇门术数,左一窜右一窜地,竟然给我走到一个大泥潭上,怪不得叫黑龙潭,跟那些工业废水没什么区别嘛,只没那么臭而已。

    隐隐约约看到泥潭下面打了一些石桩,只是又含有五行之术在内。那么浅显的术数难不到我。我双脚踏上泥面,左一错右一踏地便走了进去。

    “有人吗?”我叫了一声,抚着刺痛的胸口,实在是叫不大声。

    只听见不远处一个小竹屋内传来一把女人声音:“小子,你竟敢闯入我黑龙潭,有些本领啊……”话语中略带心酸。

    我清了清喉咙,朗声道:“瑛姑前辈,晚辈乃是受了苗人凤苗大侠的指示,专程来找你治病的!”

    里面那把女人声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听你的声音我便知道你身受重伤。但想我帮你治病?却是没门!”

    我缓缓步进那间竹屋,看见一个中年女人在织布,织布机发出“唧唧”的声音,像是用了很久似我拱手道:“瑛姑前辈,晚辈有礼了。”

    瑛姑只顾自己织布,却无视我的存在。

    我打量着这个中年妇女,她一身朴素,或是说穿得有些寒酸,脸上却出奇地显露出贵族的气息。年纪约是三十出头,容貌算是脱俗,可是一头花白的头发和几条鱼尾纹却让人想起了“白发魔女”。

    屋内没什么摆设,只有一张织布机,一张床,一张木桌和几张椅子。木桌上放着文房四宝,纸上画的便是写有数字的九宫格。

    我脱口便说道:“九宫之义,法以灵龟,二四为肩,六八为足,左三右七,戴九履一,五居中央。”

    这口诀乃是师傅教下,岂知一听之下瑛姑便像发了狂般站了起来,一把推开了我,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想不到原来是这样!”笑声顿时止住,怒目直视我道:“小子?你五行术数是谁教给你的?”

    我淡淡一笑,道:“这些自然是我师父教给我的,你问这个会不会太笨了一点啊?”

    瑛姑一愣,听我嘴中的口气完全是挑衅,而不是有事相求。

    “臭小子……你胆敢如此跟我说话?”瑛姑被我激怒了。

    我胸口鹜地一痛,苦笑道:“反正我怎么求你你也不肯医我,我倒不如骂个痛快。”

    瑛姑冷笑道:“哼哼……你知道就最好。快点滚远一些,以免弄臭了我的黑龙潭。”

    我笑道:“哈哈哈,你的黑龙潭还用我来弄臭?早就已经臭气熏天了………

    便像你一样,长年窝在这里练什么奇门之术,我看你还是算了吧,再练几年也救不到人,仇也报不了,倒赔上了女人最重要的青春。“

    瑛姑一惊,道:“你怎么知道我要报仇的?你怎么知道我要去救人的?”

    瑛姑一脸诧异,看来她是没有看过《射雕英雄传》啦,嘿嘿。

    我笑道:“我还知道你不少东西呢?”我一下站了起来,瞪着她道:“你不守妇道,嫁作人妇却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人家不计较,你却毫无悔改之意,继续迷恋你那个周伯通,还跟他生下了孽种……”

    瑛姑一步一步向后退,眼神越来越慌张。

    “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她竟呜呜噎噎地哭了起来,忽然又停住了眼泪,对着我发怒道:“那那人呢?见死不救……他枉作人君,枉自为人。”

    “你说得对!”我马上打断了她的话语,“就是他的错,身为一国之君便要体恤臣民的苦恼。即使自己心爱的人离开自己而去,即使她跟第二个男人上床,生了个孽种,也是应该宽容地对待她们。”

    瑛姑顿时无语,默然泪下,低声呜咽道:“只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其实我可以满足你的三个愿望,只需要你点头。”我倒是反客为主来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对着坐在地上的瑛姑说道。

    瑛姑细声问道:“如今我孩子都死了,你还能救他么?”

    我笑道:“这个太不实际了。我说的三个愿望便是,第一是为你找到杀害你孩子的凶手并把他带到你面前;第二是为你救出在桃花岛的周伯通,至于你们能不能相认,便要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第三嘛……”我想了想,“你和段王爷都有过错,我带他到你面前认错成不成?”

    瑛姑恍受大赦,急道:“你真的可以救出伯通?你真的可以找出当年对我孩子下毒手的人?”

    我又道:“当然,我为你做三件事,你也要为我办三件事儿。”

    瑛姑忙道:“好,只要可以救出伯通和替孩子报仇,我作牛作马也愿意。”

    我冷冷笑道:“你还是先听条件再说吧。第一,我要你告诉我去找段王爷的方法;第二,希望你和段王爷的仇恨就此罢休……”

    瑛姑考虑了一阵,说道:“当年我也有错的地方,好吧,这两样我都答应你了。最后一样是什么?”

    瑛姑吃了一惊,怒道:“什么?你……你这个……这个淫贼!”她气得脸上青筋迸出。

    “用不着那么生气嘛!”我笑道,“人海茫茫,要找一个只记得笑声而不知道长相的人……嘿嘿;桃花岛主黄药师武功才智绝顶,岛内五行奇术精妙绝伦,不要说救人,如果自己陷进去恐怕会‘出师未捷身先死’吧!”

    瑛姑当下一凛,我的话语正说中了她多年以来的疑惑。到底辛苦那么多年,可不可以救回她的情郎呢?找不找得到仇人报仇呢?现在就有一个现成的机会,只是……

    “你有什么保证能让我相信你可以救出周伯通……可以帮我报儿子的仇?”

    瑛姑脸色渐趋严肃。

    “五行之术我早已烂熟于胸,你不信自然可以考考我;至于凶手嘛,待会儿我可以带你去听听他的笑声,若不是的话,你马上杀了我便是。”我说道。

    这几句话斩钉截铁,完全没有转弯的余地,看来她该相信我了吧。

    但见一件粗布麻衣“刷”的一声落下来,映在我眼帘的是一双硕大的乳房,可能是因为常有习武的缘故,她身上的赘肉很少。

    “来吧,赶快来做……”瑛姑一脸木然,只是双颊上泛有害羞的红光。

    “等等……”我唤停了她,“你懂不懂情趣的啊?先用嘴替我把这里清洗干净!”说罢我把裤子一脱,露出早已绷紧的小兄弟。

    瑛姑吃了一惊,还是很乖地跪在我的面前,羞问道:“这个……这个我要怎么……要怎么弄?”

    “都那么大个人了,连口交都不会,真是的……”我装作生气,道,“轻轻含着它,牙齿不要碰到了。嗯……对了对了。”

    看着瑛姑将我的小兄弟缓缓送入口中,我的心中莫名地一阵兴奋。

    “然后用嘴吸,轻轻地……对,舌头也轻轻地舔……含着它一前一后地摆着头……对……啊呵……”

    下体一阵爽快,想不到瑛姑一把年纪了,学东西还不慢。小兄弟塞满了她的嘴巴,她闭着眼睛,头一前一后地摆动,嘴里“咂”、“咂”的声音实在是很销魂……

    “也舔舔蛋蛋吧……”我急忙说道。

    瑛姑缓缓地吐出龟头,用舌头仔细地将上面的唾沫擦拭干净,接着由下至上舔着小兄弟,动作虽然粗糙,但是却很用心。

    “含一下吧!”我发号施令道。

    她竟然也乖乖地将两颗蛋蛋含入嘴中,用嘴唇和舌头套弄,尽可能不被牙齿碰着。

    我轻轻抚弄着瑛姑的乳头,她的乳头还出奇地是粉红色。

    “嗯……嗯……”含着我的小兄弟的瑛姑的嘴巴竟然挤出了两声呻吟。

    我再也忍不住了,转过身来抱着瑛姑的腰便是狠命一肏……

    岂知她吭都不吭一声,我一个深呼吸,腰部便像活塞般快速摆动了起来……

    但见淫水“扑”“扑”“扑”地溅了出来;又闻小屄内“咂”“咂”“咂”

    的碰撞之声。

    那瑛姑一头的白发竟开始有点变黑,我擦了擦眼睛,继续摇动我的腰部,果然那头发自发根开始,缓缓变黑,一开始是几条,接着便是数十条,再接着半个脑袋都长出黑发来了。

    我一阵高兴,双手环过来握着瑛姑双乳,搓揉了起来,“想不到你还是个美人胚子啊……”

    全身同时受到刺激令瑛姑忍不住叫出声音来:“哦……伯通……对不起……

    哦……啊……“

    我笑道:“还惦记着你的伯通啊?嘿嘿,你老人家有试过像我一样的年轻人吗?”腰部不停地使劲,双手也捏着她的乳头不停转圈。

    “哦……啊……啊……我不……我不行了……啊……”瑛姑一个呻吟,满头的银丝纷纷落下,留下的都是乌黑油亮的秀发了。

    “你都可以卖shampoo的广告了。”我拔出小兄弟,射在她肩背上。

    对着气喘吁吁的她,我捡起了地上的卡片:卡片编号:034;卡片名称:“神算子‘瑛姑;简介:…;难易度:D。还好,幸好不是高段卡片,若不是,内力全失的我真不知道怎么办。

    瑛姑一脸泛红,看着自己一头的长发,会心一笑,随即便发现我在她身边,笑脸一隐即逝,说道:“……你记得你的诺言。段智兴在离此地三日之地,不难找寻,只是他肯不肯救你,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我心道:“这家伙内分泌失调得好严重,怎么脸色说变就变?更年期的女人真是不惹得……”

    只见瑛姑穿起粗布麻衣,走到桌前,一拨头发,写了三道“符纸”,说道:“我写与你三道锦囊,出林之后,直向东北,到了桃源县境内,开拆白色布囊,下一步该当如何,里面写得明白。时地未至,千万不可先拆,否则后果自负。”

    我接了三道锦囊,拱手道:“多谢前辈,晚辈告辞……”

    说罢双脚一错,施展凌波微步直向东北奔去……

    网游金庸第三十二章

    上回说到我悄然离开黑龙潭,直向东北方离开丛林,渐渐地便有了水声。越走越近,那水声愈是变大,最后竟给我走到一个大瀑布之前。

    古人之诗有云:万丈红泉落,迢迢半紫氛。

    奔流下杂树,洒落出重云。

    日照虹霓似,天清风雨闻。

    灵山多秀色,空水共氤氲。……

    那瀑布之水激起的层层雾气便似梦中氤氲霞光一般,在阳光的照射下映出一条又一条的彩虹,我不禁叹道:“电脑制作的特技还真不错啊!”

    “BOOK!”我唤了一声,“咦!”奇怪了,我本来放在卡簿里面的三个锦囊物品卡,竟然消失掉两个。白色锦囊卡片一早就不见了;第二张卡片消失之际,忽闻一把苍老的声音叫道:“臭小子,老子辛辛苦苦的等了半天,偏生叫你这小贼来惊走了。”

    水中木筏上有一个渔翁,头戴斗笠,身穿蓑衣,划着船正靠过来,边划边骂道。

    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无奈道:“嘿?我在岸上又干你的事儿?你不好好下水捕鱼上岸来干嘛?”

    那渔翁怒气冲冲,指着我的鼻子骂道:“我刚才好不容易才把那条金娃娃引上钩,结果你一开口,它就给吓跑啦!”

    哦,原来是渔樵耕读中的渔夫,不怪得穿着如此怪诞。

    “老伯,去找段王爷该怎么走啊?”我脱口说道。

    那渔翁一惊,心里已经猜出几分我的意思,便说道:“你走吧……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

    要是换了状态正常的我,我必定上前狠K他一顿,可是现在内力全失,可以用的招数可以说是少之又少,想一想,平时用惯用熟的降龙十八掌、凝血神爪、桃花岛武功、乾坤大挪移全都不能用了,只有那凌波微步还勉强可以用。

    “这个阿伯,人家低声下气跟你说话,竟然敢漠视我?来来来,拳头上见真功夫!”我装出一副傲然的模样。

    那渔翁果然怒道:“臭小子,口出狂言,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罢那蒲扇般的大手便朝我抓来。

    这下正中我意,我脚下一错,便欺近他身旁。

    他“啊”的一声惊呼,见我在他胸口拍了一掌,随即快步划开。

    “哈哈哈……这叫拳头上见真功夫吗?既不痛也不痒……”那痒字刚脱口,便觉得胸前奇痒难当,忍不住抓了起来。

    “呵呵呵……”我笑道,“怎么了?很痒吗?要不要让我来帮你挠挠?”

    那渔翁又惊又怒道:“臭小鬼,你在我身上放了些什么?”

    我微微一笑,从袖中掏出一只色彩斑斓的大蜈蚣。

    “啊!?”渔翁一声惊呼,几欲晕厥。

    我笑道:“放心!这只小东西本身是有毒的,只是我炼的时候把它炼成无毒的了……只是被咬中的人会几个时辰说不出话、动不了身子而已。”

    “你……”那渔翁动了动嘴唇,便开始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请我上去啊?好好好!先谢谢你哦!”我拍了拍他脸皮,夺过他的铁桨,一跃上了小船……

    一上了小船,又发现了一个难题,那铁桨好重!用这家伙划船?那家伙是人么?没内力怎么逆水行舟啊?

    “BOOK!”我考虑了许久,还是要翻翻卡簿看看有什么办法!毒虫、草药就算了,不可能有毒虫会划船的……

    武器?有鸟用?我挠着头,真的没办法了吗?翻到人物卡,我的心中不禁一凛:找个人出来替我划船不就得了?可是这卡片只能用一次,完成一个任务后就会消失,那指定卡片实在是不舍得用啊!

    突然一张卡片映入我眼帘:089:郭夫人。嗯,郭夫人不就是黄蓉吗?只是老版的不及年轻的可爱,说起武功,说到底还是老的厉害吧!@_@既然不是指定卡片,我“GAIN”了一声,那郭夫人便出现在我面前。

    “主人……叫我出来可以为你做一件事,你说吧!”面无表情的“郭夫人”

    说道。

    我想了想,说道:“帮我划……”

    等等……就一个任务可不要就这样浪费了,嘿嘿!

    “保护和完成我所有愿望,直至我完成游戏!”我脱口而出道。

    “对不起,不可能!这个任务超出我能力范围……请说出第二个任务!如果没有任务我就消失了……”‘郭夫人’冷冷地说道。

    “等等等等……”我慌忙说道。

    我想了想,说道:“帮我划船就好了。”

    那‘郭夫人’微微一笑,道:“没问题!”

    我便将铁桨交到她手里。

    小船缓慢地往上走,算是这样了,老版黄蓉内力也不会强到哪里去。行了数刻,竟也进了个山洞,洞中香气弥漫,又过了一会儿,眼前豁亮,前面便是瀑布源头了。

    我和郭夫人一跃上岸,但闻郭夫人说道:“好了主人,完成任务了。”说罢便“BOOM”消失得无影无踪……昏!走得真快!

    忽听得彩虹后传出一阵歌声:“城池俱坏,英雄安在?云龙几度相交代?想兴衰,苦为怀。唐家才起隋家败,世态有如云变改。疾,也是天地差!迟,也是天地差!天津桥上,凭栏遥望,舂陵王气都凋丧。树苍苍,水茫茫,云台不见中兴将,千古转头归灭亡。功,也不久长!名,也不久长!”

    循声望去,便见一樵夫在砍树,想想看,书中好像黄蓉念了首啥诗让他放人的?只怪自己不爱读书,这《山坡羊》小时候似是读过,只是相隔实在太久,那黄蓉的版本也是改过的,要背出来实在是难上加难!但见那樵夫看了我一眼,装作没看见,继续唱他的曲儿,像是在等我说“暗号”一样。

    我朗声道:“茅坑俱坏,拉屎何在?憋屎怎向娘交代?一茅坑,菊花开,一坨大便落下来,没了厕纸真悲哀,只好用手抹起来……”“语文老师非气死不可”

    那樵夫回头看着我,一脸的错愕,像是看到了什么珍稀动物一样,好机会,我双脚一错,立刻使出凌波微步,抢到他身前,长袖一抖,又是刚才对付渔翁那招,但闻“啊”的一声,樵夫缓缓坐倒,我才舒了一口气。

    睁眼望去,不远处有一条藤蔓,一直延伸至?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