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65 部分阅读

    我的肉棒已经硬得我都感到有点受不了了,抵着那水汪汪的秘屄,腰稍稍一挺,便有一股吸力将小兄弟吸进秘屄之中。侍剑顿时“啊”的一声尖叫,两条热泪刷的一下流了下来。

    我温柔地吻着她,细声在她耳边呢喃道:“侍剑姐姐,以后除了你,我保证都不去骗别人的妻子了。”说罢紧紧地抱着她,用力地扭动腰部。侍剑反应也很好,呻吟之声越来越大,只是苦于被点了穴道,不能尽兴地叫喊。

    ……

    我缓缓穿起地上的衣服,兰花抚穴手轻轻一拂,侍剑顿时全身一颤,慢慢爬起身来。我弯腰捡起那张难得的卡片:卡片编号:064;卡片名称:侍剑;简介……;难易度:B。嗯?想不到这小妞小配一个竟然也有B……那是展飞武功的难度吗?我看不止吧?

    “我不要活了!”侍剑突然大喊道。捡起地上的长剑直往自己脖子抹去……

    正待我想去制止她之际,一人破窗而入。一把苍老的声音喊道:“丁当呢?

    我的丁当哪里去了?“看到床上晕过去的丁当,那老头竟也迁怒于我:”他奶奶的?竟敢动我的宝贝孙女儿?老子今天才杀了一个,再杀你祭祖宗!“说罢一掌朝我面门劈来……

    我也来不及思考啦,一边要救侍剑,一边要应付那丁不三…当下喝道:“乾坤大挪移!”双手一错,那侍剑的剑竟刺向丁不三,那丁不三一双肉掌直往侍剑的剑锋上拍……“咦”“啊”两声,侍剑双手一震,长剑拿捏不住,飞向屋檐,“蓬”的一声直砍在梁上,自己却被丁不三内力震晕了过去;丁不三肉掌被长剑刺中,鲜血直流……

    “哼!你这小娃儿不赖啊!”丁不三倒用欣喜的目光看着我。但闻窗外一阵嘈杂声,丁不三当下连丁当带被子一同夹在胁下,破窗逃去了……

    但见几个长乐帮弟子闻声赶来,惊慌地跪在我的面前,大汗淋漓,口中喃喃道:“帮主受惊了,属下救驾来迟,还请帮主恕罪!”

    我怒斥道:“你不如年底再来?!”那几个弟子惊慌失措,长跪不起。

    “报!”一把声音传至我耳中。远见一男子快速前来,半跪在我面前说道:“启禀帮主,方才有两人擅闯总坛狮威堂,一个是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另一个是二十七八岁的女子。两人都使长剑,武功似是凌霄城雪山派一路。属下率同部属出手擒拿,但两人剑法高明,给他们杀了三名兄弟。那年轻女子后来腿上中了一刀,这才被擒,那汉子却给逃走了,特向帮主领罪。”

    我双手背腰,挥一挥手道:“不碍事儿!”心里挂念着侍剑,也没有它意。

    那男子微一揖道:“那女的年纪虽然大了几岁,可相貌颇美,属下想献给帮主。”

    这句话说到我心坎子里去了,我问道:“你……你是狮威堂陈冲之吧?”

    那男子揖道:“正是属下。”

    我微笑着赞赏他道:“干得不错啊,一会儿重重有赏。”看了一眼屋内的侍剑,又说道:“去叫贝大夫过来看看侍剑,给她好好调理一下身子,还有千万不可以给她自寻短见;你带我去看看那犯人吧。”

    “遵命!”陈冲之揖道。

    我随着陈冲之穿房过户,经过了两座花园,来到一扇大石门前,见四名汉子手执兵刃,分站石门之旁。四名汉子抢步过来,躬身行礼,神色于恭谨之中带着惶恐。

    我心疑道:“看来这石中玉着实残忍成性,就连这群小喽啰都害怕成这般模样……”心念一转,“对了,装晕期间都没帮石破天吸内力呢……只是进帮的时候帮他吸过一次,不知道他现在怎么了?”当下说道:“你们不必随我进来了,那女子关在何处,你告诉我便是。”

    只见陈冲之恭恭敬敬地说道:“最里面的那间石室便是,帮主请慢用……”

    言语倒也有两分诚恳,我“哼”的一声,陈冲之赶紧关紧大石门,不敢再多言半句。

    我手执一支火把,缓步走向石牢深处,不住细声叫道:“狗杂种…狗杂种…

    你在吗?“心想道:”看来也不会有其他犯人自认是狗杂种了吧!“

    岂知方一出声,四周骂声便起。

    “操你奶奶,谁狗杂种还应你这小淫贼啊。”

    “他妈想是B痒了吧……啊哈哈哈……”

    ……

    我也懒得理会,可是这么一吵,这狗杂种的声音怎么也不可能传到我耳朵,算了,先去看看我的小美人,嘿嘿!

    用陈冲之给我的那串钥匙,我打开了最里面的石门,借着火把的光芒,看见一白衣女子微微转过头来……那女子虽没有十六七岁少女般的稚嫩,可肌肤也雪白粉嫩,颇有风韵,年纪也不过三十左右的样子。“雪山派寒梅女侠花万紫!”

    我一进门便说道,顺手将火把肏在石门后面的一个铁闸上。

    那花万紫顿时吃了一惊,反问道:“你是谁?怎么知道我是谁?”

    “哈哈哈哈!”我笑道,“连我都不认识?我便是你和师哥想来打探的长乐帮帮主石破天!”

    花万紫刹那间万念俱灰,她久闻长乐帮帮主石破天好色贪淫,败坏过不少女子的名节,如今他只身前来,定是又想……她也不敢继续想下去了,只是一个劲儿地往里缩,口中慌道:“你想干什么?不要过来啊!要…要想对我意图不轨,我……我一头撞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啊!”

    看她一脸害怕的样子,我心中突然便增添了两分凌辱她的冲动。我笑吟吟地对着她说:“你猜,我接下来要干什么?”

    她慌忙摇了摇头,惊道:“不……不知道!”惊慌的她不住摆动手腕上的铁链,想要挣脱这坚硬的束缚……又怎么可能呢?

    我凑了上前,摸着她的下巴说道:“我又怎么舍得那么貌美的姑娘一头撞死啊?我会先奸后杀,再奸再杀。”

    花万紫不禁打了一个寒战,颤声道:“你……你怎么那么残忍啊?而且人都死了,你……你怎么再杀一遍啊?”

    我笑道:“杀了人便死了,再砍多两刀也不觉得痛啊,我喜欢再杀几次你管得着吗?”

    花万紫突然狠狠地说道:“要杀就杀,只是你想要…那个我?却是做梦!”

    我转了个身,背对着她说道:“听老人家说,如果死了后尸体被别人奸淫的话,那么死了转世,一定会做妓女,还是那种很贱很贱的妓女。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待会儿你去的时候确认一下啊,有我倒也会去光顾光顾。”说罢就开始脱衣服,不一会儿便全身一丝不挂,静静地坐在石凳上。

    花万紫头也不敢乱动,生怕乱动看到了我的身体一般,头上冷汗滢滢而下,惊道:“你……你想要干什么?”

    我笑道:“等你啊?还不快点一头撞死给我看?”

    花万紫本为女侠,若以死相胁,她非但不会皱一皱眉头,还会侃侃而言,直斥其非;倘若受别人侮辱,定一死了之。如今听我这么一说,倒害怕起来了。别人说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若是不小心投胎做猪做牛的,也不会怎么样;如果是做妓女,过那种“一双玉臂千人枕,两片朱唇万客尝”的生活,那才叫生不如死呢。花万紫听我这么一说,死就不敢了,只是一个劲儿地在那里叫唤。

    “嘿!你这人还真奇怪,倒是你说要死给我看的,现在又不想死了?”我佯怒道。

    花万紫斥道:“我就不喜欢死,你管得着吗?死了后你玷污我的身子,还不如了你的意啊?”

    我忽地站了起来,说道:“你不肯死吗?行!那我现在就玷污你身子咯。”

    说罢行将过去,一下便抓住了她的胸部。

    花万紫身子一颤,惊道:“你……你要做什么?不要、不要啊!”

    我才没有空理她,反正现在她不敢死了。双手一错,“嘶”的一声衣服碎裂声,一双豪乳顿时呈现在我的面前。

    “啊!~!你这淫贼!你竟敢玷污本姑娘……我一头撞死给你看!”花万紫两行泪水流下,狠狠地说道。

    “我倒是没关系……反正钱我一大把,只是要不要付钱的关系罢了。”我轻描淡写地说道,手上继续干我的活儿。

    花万紫一惊,那死的欲望顿时又变成了零。我也懒得跟这家伙继续调情,亵裤一扯,便挺入我的小兄弟。花万紫“啊”的一声,交合处流下丝丝处女的证明……

    本来我是想嘲笑她三十岁还是老处女,没人要。想了想,未免夜长梦多,还是快点儿完事的好…再说,万一她也有什么情侣的话倒会挑起她想死的念头来。

    肏了半晌,这大姑娘的妹妹倒也多水,只是身上赘肉多了点。又过百余,我一下直射进她花心,“完成任务。”……捡起地上的卡片一看:卡片编号:063;卡片名称:花万紫;简介:……;难易度:E。不算很难得手的卡片,连陈冲之那种笨蛋都打不赢,难度不会高去哪里。

    我收起卡片便要开门,微微露出一丝缝隙,便听见外面传来一把声音:“不要杀我,我与你无冤无仇,你杀我干什么?”

    另一把女子声音说道:“那就要怪你为何看到我在杀人了!”那女的声音很是熟悉,像是在哪里听过。

    举着火把看去,我顿时吃了一惊,那女的双目失明,正是梅超风,手中抓着的却是石破天?!当下大喝道:“掌下留人!”

    那梅超风忽地惊觉,狠道:“想不到这还有人?好,今晚练功有着落了。”

    连点石破天几处大穴后,扔在一旁,循声朝我扑来……

    我心中一惊,手中火把一挺,便将就当起长剑用了起来。梅超风但觉面前热风袭来,身子慌忙一侧,疑道:“玉箫剑法?阁下究竟是什么人?”

    我笑道:“梅师姐,数年不见,你连故人都忘了?”

    梅超风呆住了一阵,想了想,说道:“你……你是……七师弟?”

    网游金庸第三十章

    作者:爱情坟墓我高举着火把,微微笑着说道:“梅师姐,你别来无恙吧?”

    梅超风大惊道:“你是……七师弟?!”

    我笑道:“哈哈哈……梅师姐,你想不到是我吧!”顿了一会儿,我声色俱厉地说道:“师父命我将你和《九阴真经》带回去!”

    梅超风一呆,叹道:“七师弟,请恕我如今不能如你所愿了。我丈夫被贱人所害,我又被全真七子追杀。如今我只好到处找练功的地方,练好武功,替玄风报仇!”

    “放屁!”我狠狠地说道:“就是因为你和你丈夫,师兄们都被挑断了手脚筋,逐出了师门。你竟然还有脸跟我讨价还价?”

    梅超风脸色一变,怒道:“你自己不断不就好了,还管其他人干嘛?如今你自己找上门,却也怨不得我!”手中鹜地多了一条软鞭,凌空一挥,便有隐隐的破空之声。

    “毒龙鞭法?!”我心中一惊,那软鞭已向我脑袋上落下了。我举臂一挡,那软鞭便像毒蛇一般缠上了我的火把……“不好!”我心中暗道。她软鞭一挑一甩,便将我的火把扔了开去。火把撞上墙壁落在石板地上,顿时熄灭!

    “七师弟!我让你也尝尝‘九阴白骨爪’的味道!啊哈哈哈哈!”黑暗中传来梅超风凄厉的笑声。忽地一阵劲风扑面,我慌忙侧身一闪……一股血腥味儿还是扑进我的鼻内。脸上隐隐作痛,想是被划破了脸。

    “呀呀的呸!我就靠这张脸混饭吃,你竟敢擦伤我的脸?看我弹指神通!”

    梅超风黑暗中一惊,慌道:“师父连这个也教了你?”当下便闻一声破空之声,慌忙向后急跃。又闻“嘀嘀答”的一声,忽然醒悟,怒道:“臭小子,你敢唬弄我?”原来黄药师的弹指神通是凌空虚弹,便有裂石分金的威力。我只是胡乱说一通,悄悄扔了个小石子过去而已。

    梅超风双目失明甚久,以耳代目的功夫已经是非常厉害了。要想在黑暗中与她缠斗,只怕一不小心就中了她的毒爪……如今我躲于暗处,吞声闭气,她想找到我,却也是不易。

    隐隐便觉得脸上伤口开始发麻,那梅超风的爪上果然有毒。“九阴白骨爪”

    本是无毒,只是梅超风练的方法不对,竟以砒霜硬提内功,才导致爪上有砒霜之毒。

    “BOOK,”我轻声道,声音轻得连我也几乎听不见。卡簿变了出来,透出微微的蓝光。“九……九花……在这里!”我心道。我取出九花玉露丸的卡片,“GAIN”,急忙吞了两颗。我想九花玉露丸的解毒功效应该可以解砒霜那么浅显的毒吧。

    当下非得想个办法制住梅超风才行。刚这么想,忽地梅超风便叫道:“七师弟,你再不出来我就杀了这小子!”

    接着便听见石破天的叫声:“啊!这位……这位大姐,你认错人了……我是狗杂种啊……”

    梅超风哪里肯听,狠狠地说道:“七师弟?怎样?……刚才你不是很神气的吗?哼!师父也是偏心,我和玄风跟了他那么多年,只学了落英神剑掌和玉箫剑法这等粗浅的功夫……偏偏你这个后入门的弟子却尽得师父真传……我偷走《九阴真经》又怎么了,反正迟早都是教给你和小师妹,我们六个弟子又怎么可能学会?”

    我冷冷笑道:“哼哼……落英神剑掌是粗浅的功夫?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粗浅的功夫!”说罢一个箭步冲将上去,一掌直向梅超风面门击去。

    梅超风但觉面门一阵犀利的劲风袭来,慌忙以爪一格,却不料那手掌像是会转弯一样,忽地一扫,梅超风硬生生地挨了我一耳光……

    “你……”梅超风怒道,“兰花抚穴手?!”

    我笑嘻嘻地说道:“怎么样,梅师姐?这点粗浅的功夫没吓着你吧?”我缓缓点着身旁的火把。梅超风无言以对,那兰花抚穴手本来她也是会的,只是常年练就‘九阴白骨爪’,那十只手指都练得僵硬非常,现在要她使出此招,却是难上加难!

    “七师弟……好俊的功夫!”梅超风脸色发青,说道:“看来今天你是真的要杀我了,是吗?”

    我微微一笑,道:“那又未必……只要梅师姐交出《九阴真经》,再跟我回桃花岛给师父赔罪,我倒还能给你求个……”

    话音未落,忽地石门竟是被推开了。“不好了,帮主……”一把声音叫道。

    我心中暗道:“他娘亲的……不好!”心念初动,那梅超风便似鬼魅般游至石门处,但闻那名长乐帮弟子“啊!”的一声惨叫,留在石门处的便只剩下那具内脏爆裂的尸体……

    长乐帮到底出了什么事呢?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看着石破天那家伙怪可怜的,我先收拾收拾他再说。当下我拽起石破天,拇指直抵着他膻中穴道,突然便有一股强大的气流直涌入我的体内……再看石破天的样子却是越来越舒畅。约过了数分钟,我仅留一小部分真气护住他的心脉,其余的真气……呵呵,都到我那里去了。

    现在还不是时候高兴,我将石破天随便扔进一间牢房中,匆匆出了石室……

    长乐帮弟子像是到处在找我一样,刚看见一个人,他便急忙对我说道:“帮主,你到底到哪里去了…不是属下管帮主的私事,只是雪山派的人来踢馆了。”

    接着撞见另一个弟子:“帮主,到哪里去啦?快到虎威堂中议事……长袍先穿上……”

    “帮主……”

    在一堆人簇拥之下,我便被推上了虎威堂中间的那把虎皮交椅上面……

    身旁的贝海石忽道:“安排座位!西边的兄弟们都坐到东边来。”众人当即移动座位,坐到了东首。在堂下侍候的帮众上来,在西首摆开一排九张椅子。贝海石道:“米香主,请客人来会帮主。”

    米横野应道:“是。”转身出去。

    过不多时,听得厅堂外脚步声响。四名帮众打开大门。米横野侧身在旁,朗声道:“启禀帮主,雪山派众位朋友到来!”

    雪山派九人走进厅来,都穿着白色长衫,当先一人身材甚高,四十二三岁年纪,一脸英悍之色,走到离我丈许之地,突然站住,双目直向我射来,眼中精光大盛。

    我冷冷一笑,道:“怎么了,白大侠?那么瞪着眼睛不累么?”

    此言一出,雪山派九人登时尽皆变色。白万剑更是气破了胸膛……他和同门封万里在江湖上也算得上大大的有名,自个儿在偏厅等了两个余时辰,茶都冲得如白水般无味了,才等得这位长乐帮帮主出山。而这位帮主一开口却是嘲笑般的语气,实在是欺人太甚。

    白万剑自顾身份,强压怒火道:“石帮主,本派一向和贵帮河水不犯井水,但为何本派几个弟子死于你手……死相恐怖!”白万剑说道这里,雪山派众人都窃窃私语,有些人还掉下眼泪。

    要数死相恐怖,看来长乐帮内除我以外,便只有刚刚被我赶跑的梅超风有这个能耐。于是我便说道:“白大侠,你有何证据证明贵派弟子乃死于我手呢?”

    白万剑怒道:“久闻摩天崖之上石帮主练就一门邪门内功与一门邪门爪法,本派死那几个弟子都是死于毒爪之下,内脏被掏空……”说道此处白万剑也略略哽咽了一下,说道,“不是你还会有谁?”

    我冷冷一哼,说道:“好笑啦!天下间邪门武功不止百数,爪法也有几十上百种,难道说天下间死于邪门爪法下的人都是我杀的吗?”雪山派一班人顿时无语。

    王万仞忽地说道:“他们都死在长乐帮范围内,那总与你逃不了关系吧?”

    众人才出声道:“不错,不错!的确是在长乐帮的范围内发现的。”

    耿万钟更是怒道:“还有花师妹也在此地失踪的,你快点将她交出来!”

    我顿时大怒:“当年小日本也是胡吹说走失了一个士兵,就进来屠城;由得你们走失弟子便进来找的,我长乐帮还能在江湖上立足吗?”

    长乐帮弟子听了纷纷站起来起哄,前面一句虽不知是什么意思,可后面一句却是替长乐帮立了威,就连贝海石都站了起来说道:“帮主说得不错,如果每个帮派都说走失了弟子来本帮进行骚扰,那我长乐帮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呢?”

    王万仞再也忍不住了,“刷”的一声拔剑出鞘,怒道:“石中玉小贼……你欺师灭祖,其罪当诛,今天就等我替雪山派清理门户。”说罢挺剑一刺,剑锋一抖,舞出了六个雪花型剑花,正是雪山派绝学“飞砂走石”,大厅内顿时呼声一片。可惜那内劲看起来着实差劲,那剑锋虽利却感觉不到丝毫气劲……

    当下我淡笑道:“王先生这等功夫就来撒野,未免太过不自量力了吧!”长袍袖子一挥,顿时卷起一阵劲风,直扑向王万仞……王万仞一惊,身子悬在半空中却是怎么也躲不过,但觉一阵热风扑来,身子骨“蓬”一声重重地撞在大厅门上,长剑脱手,折成两段。

    长乐帮弟子都是“哇”的一声赞叹声,雪山派弟子却是“啊”的一声惊呼…

    几个弟子慌忙跑过去扶起王万仞,又是探鼻息又是把脉,若不是我手下留情,王万仞早就见阎王了。

    “其实呢!”我开口说话了,“花女侠的确在帮内作客,只是她日前来帮中不知道是不是想偷东西……被帮中弟子抓了起来,在偏房独住而已。既然白大侠开口要人,那就奉还给贵派,只是下次就要小心一点咯!哈哈哈哈……”

    白万剑顿时怒道:“你这欺师灭祖的小畜生,我毙了你!”说罢挺剑一刺,又是那招雪山剑法之“飞砂走石”,但那剑尖点点透出寒气,剑气逼人,舞出的剑花成百上千……想不到同一招剑法却有如此威力!

    这下我得认真对付了,我立马抢过身旁陈冲之手中长剑,一抖剑身,也是一挺而上,用的却是桃花岛的“玉箫剑法”。

    白万剑一奇,“咦”了一声,刚想出声却又被那排山倒海般的内劲压得透不过气来。慌忙长剑一转,连画三个圆弧,便是那招“苍松迎客”“本来我一直以为这招是华山剑法,但不知道为什么《侠客行》中也有此招,而且是雪山剑法。

    个中缘由就不得而知了。“。

    我心中一惊,那“玉箫剑法”招式瞬间变老,婉转灵动的特点竟然表现不出来……心中鹜地惊觉,内力“九阳神功”乃至刚至阳的不世神功,而桃花岛的武功则是亦正亦邪。那“玉箫剑法”和“兰花抚穴手”、“落英神剑掌”乃至阴至柔的功夫,而那“弹指神通”却也是至刚至阳。如今用“九阳神功”使出“玉箫剑法”,不但没有用出本身的威力,在招式的变化上却是大打了折扣。

    白万剑双眼一瞪,知道此时机不可失,连忙侧开剑身一刺,使的却是雪山派的“云横西岭”。我一个不小心着了他的道儿,衣服上被划了个不小的口子,还好有真气护体,长剑只伤了我一点皮肉……白万剑自是得势不饶人,一剑快似一剑地向我刺来。

    我鹜地一惊,长剑急转,划了数个剑圈,护住我周身几处大穴……别人看来我便是落得下风,节节败退。雪山派弟子个个欢呼叫好,长乐帮弟子个个额上一抹汗水,每当我闪过一招,都脱口一句叫道:“好险!”

    雪山派剑法以灵动奇特见长,变化之繁复确实有独到之处。“玉箫剑法”本来也是大大的有名,只是平时我就没怎么练过,而且第一招就失了先手,若不是我岂会有节节败退之理?

    只见白万剑招招使出杀着,看来真的要取我这条小命一般。我心中默念道:“惨啦惨啦……输给雪山派威德先生还说得过去,这个二代弟子若是我输掉的话脸实在搁不下来。”当下潜运内力,故意用剑去磕碰白万剑的长剑……

    “铿!”的一声,白万剑剑身刚刚接触到我的长剑,心中便暗自大叫:“不好!”那九阳真气经长剑直接传到白万剑身上,再这样下去他一定受内伤……

    白万剑急忙一拍剑柄,那长剑便急速转了起来,挣脱了我的剑身。接着便是一摁一刺,动作如行云流水般流畅。

    “好!”雪山派弟子大叫一声;忽地又“啊!”的一声惊呼。白万剑一招“风沙莽莽”刺向我,我长剑一抖也是一招“风沙莽莽”刺向他,剑招位置走势丝毫不差,且是后发先至,便似一个苦练了雪山剑法多年的高手一般。

    白万剑一惊,横剑一扫,便是一招“暗香疏影”;我也是横剑一扫,剑锋点点劲气直逼向对手,似也是他的那招“暗香疏影”。耿万钟在下面看得清楚,细声道:“真邪门了,那小子怎么出招跟白师哥一模一样,但却后发先至啊?”殊不知,在刚才两剑相粘的间隙,我已经在暗中使出“乾坤大挪移”,将白万剑的剑法全数退还给他。

    但见两人的雪山剑法都精妙非常,而且使将出来犹如寒星点点,剑尖处均透着内劲剑气,实在是叹为观止。

    忽地白万剑向后一个纵跃,怒道:“石中玉!你这畜生,还不承认你在雪山派做过弟子?刚才的雪山剑法又是什么回事?”

    我笑道:“白大侠,我什么时候学过雪山派的功夫啦?适才只不过是晚辈临时悟出的一套‘白烂剑……法’而已,又怎么斗得过你老人家的雪山神剑呢?”

    我故意将剑字拉长,将白万剑羞辱一番。长乐帮弟子听了都哈哈大笑,指着白万剑窃窃私语,白万剑的脸算是丢到家了。

    “好!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不讲江湖道义!”白万剑老羞成怒,长剑一抖,发出“嘤”的一声长嘶,便似野马在荒原中逆风而驱一般,继而大喝一声,便整个人朝我扑来,长剑当胸,来势却是一招“风沙莽莽”……

    “好!就待我用‘白烂剑……法’会会你!”我笑道。忽地一阵微香飘过,我心中一愣,随即暗叫不好。但见大厅众人均瘫倒在地,手足乏力,几乎连拿捏武器的力气也没有了。

    “好阴毒啊,白万剑!!”我怒道,双手双足也是无力再移动了,顿时倒在地上,“竟然使用‘悲酥清风’这种毒……最可恶的就是连你们自己的雪山派弟子都给你毒倒了。”

    白万剑“哼”地一声,道:“本派的弟子我自然会替他们解毒!只是使毒本非我所愿……都是你这个小畜生害的!”说罢狠狠地踢了我一脚。一口真气提不上来,这脚踢得我着实痛得厉害……

    只见白万剑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瓶,走到雪山派弟子跟前,给他们嗅两口,便个个都恢复精神,站了起来。

    接着他缓缓走了过来,道:“石中玉,你还得跟我上雪山一趟,我要在封师哥面前杀了你这个小畜生!”完了,完了……正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为啥我会中那么无聊的“悲酥清风”呢?那白万剑忽地将我扛在肩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长乐帮……这一切,却都给躲在屏风后面的婢女……苗若兰看在眼里。

    几个雪山派弟子快速跑动,也不知道跑了多少时候,来到一间庙内。白万剑说道:“咱们须得尽快将这小子送往凌霄城,去交由掌门人发落。今晚便在此地过一晚,明早儿东下到江阴再过长江,远兜圈子回凌霄城去。路程虽然远些,长乐帮却决计料不到咱们会走这条路。这时候他们定然都已追过江北去了……”

    顿了一下,又说道:“张师弟、王师弟、赵师弟三位是南方人,留在镇江城中,乔装改扮了打探讯息。好在你们没跟长乐帮朝过相,他们认不出来。”张王赵三人答应了。白万剑又道:“汪万翼师弟机灵多智,你们三个和他联络上后,全听他的吩咐。可别自以为入门早过他,摆师兄的架子,坏了大事。”张王赵三人对这位白师哥甚是敬畏,连声称是。

    我心想,现在首要问题就是如何把那小瓷瓶弄到手,“悲酥清风”的毒一日不解,要想绝地反击就不太可能啦。看那白万剑就一肚子气,身为名门正派竟然也用这种下三滥的招式来对付我。说着说着他便要指点师兄弟门剑法……我呸,那种剑法练个百年也不是我的对手,还练来做甚!看来毒的功夫我落下很久了,还得重抄故业才行。

    中了悲酥清风真的一点力都使不出来,怎么办呢?正当如此想之时,只听得啪的一声轻响,庭中已多了两个人,一个男子全身黑衣,另一个妇人身穿雪白衣裙,只腰系红带、鬓边戴了一朵大红花,显得不是服丧。两人都是背负长剑,男子剑上飘的是黑穗,妇人剑上飘的是白穗。

    两人跃下时,同时着地,只发出一声轻响,已然是先声夺人,更兼二人英姿飒爽,人人瞧着都是一震。我看那女的容貌清秀,虽然年纪大了一点,却颇有姿色……她自一下来就双眼溜溜地看着我,流露出一种关爱的真情。

    但见白万剑倒悬长剑,抱剑拱手,朗声说道:“原来是玄素庄石庄主夫妇驾到。”

    我心头一震:“哦~这女的原来是石破天的老娘……这回有救啦。”

    石清脸露微笑,抱拳说道:“白师兄光临敝庄,愚夫妇失迎,未克稍尽地主之谊,抱歉之至。”

    那白万剑却单刀直入,说道:“我们此番自西域东来,本为的是找寻令郎。

    当时令郎没能找到,在下一怒之下,已将贵庄烧了。“

    石清笑道:“不打紧,白师兄见我那庄子建得不好,烧了也不打紧,只是愚夫妇一双剑倒被扣在凌霄城上,你们既已将小儿扣押住了,又将石某夫妇的兵刃扣住不还,却不知是武林中哪一项规矩?”冷冷的微笑中深藏杀机,却是为了孩子而来的。

    白万剑道:“依石庄主说,该当如何?”

    石清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要孩子不能要剑,要了剑便不能要人。”

    白万剑说道:“此事在下不能自专,石庄主还请原谅。至于贤夫妇的双剑,着落在白万剑身上奉还便了。白某若是无能,交不出黑白双剑,到贵庄之前割头谢罪。”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更无转圜余地。

    石清微一侧身,向闵柔打了个手势,说道:“白师兄,如今双剑既然交不出来,那这个孩子愚夫妇可要带走了。”那“带”、“走”、“了”三字一出,便向着白万剑上三路连刺三剑,闵柔和丈夫心有灵犀,此时便向白万剑下三路连刺三剑。白万剑一惊,长剑“唰”的一声已经拿捏在手,连舞了五六个剑花,护住全身大穴……

    我在一旁看得清楚,石氏夫妇的剑招一刚一柔、一阳一阴,一直一圆、一速一缓,便似当年在光明顶上看到的昆仑两仪剑法一样。忽闻墙角那边的雪山派弟子开始嚷嚷:“两个打一个,太不成话了。石庄主,你有种便和我白师哥单打独斗,若是群殴,我们也要一拥而上了。”

    坐在地上一直不说话的我终于出声了:“要不我陪白大侠练练剑吧……只是我身中白大侠的剧毒,全身都动弹不得,否则还可以跟两位对上几招。”

    果然不出我所料,石清和闵柔一听我身中剧毒,顿时大怒,石清喝道:“什么?你身中剧毒?”说罢咬牙狠狠地对白万剑说道:“白师哥,我敬重你是条汉子,雪山派也算得上是名门正派,竟然沦落到要对一个小辈使毒?是不是太过了一点?”闵柔生性温柔,听到我身中剧毒也美睫微皱……

    白万剑“哼”了一声,道:“怪就怪你们夫妇俩生出的好儿子!今日我也不想多说,众师兄弟们,我们先拿下他们再说!”

    十九个雪山派的弟子齐声应到,挺剑而上。石清和闵柔长剑一抖,划出两道一黑一白的剑气,直闯入那雪花剑阵之中。石清和闵柔都是高手,任何一个都可以跟白万剑斗个平手。

    余下那十八个雪山派弟子说实在也太脓包,但见石清长剑舞成一道黑风,紧紧捆住白万剑的长剑,那“缠”字决使白万剑的剑法无法兼顾其他人。闵柔则舞出一道白光,剑尖连抖,却闻那雪山派弟子“哼”、“哈”、“啊”的数声,一十八人都被闵柔点倒在地,只是闵柔仁慈,剑剑都恰到好处,以剑气点其穴道,不伤一条性命……

    白万剑大惊,眼看那闵柔白光也缠了上来,一条黑气已经令他手忙脚乱,再来一道白光实在是太过勉强了。

    为了那石中玉小子已经令封万里没了一条臂膀,若如今再为了他断送雪山派一十八条人命就太不值得了。白万剑心念至此,大叫一声:“且慢!”

    石清和闵柔顿时停止了攻击,石清朗朗说道:“怎么了,白师哥,是否愚夫妇双剑舞得不好,需要指点一二呢?”

    白万剑又怒又惊,说道:“这个是‘悲酥清风’的解药,你们拿去吧……”

    石清大喜,拱手道:“刚才多多得罪,还请白师哥见谅!”

    白万剑狠狠地“哼”了一声,便去解开雪山派众弟子的穴道。

    闵柔也急忙拿着那瓶解药来到我的跟前,“玉儿,快……”她焦急地说道。

    我用力嗅了嗅,一股恶臭传进我的鼻孔之内,几乎连隔夜的早餐都要呕出来一般。但渐渐的四肢恢复了力气,微微地稍提内力,便觉真气畅通无阻,想必毒是解了。

    白万剑唤众人先行离开破庙,怒道:“哼,石清!玄素庄和雪山派这梁子怕是结上了!山水有相逢啊!”说罢领着众人走了……

    石清眉睫微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看来迟些日子还要上凌霄城向威德先生谢罪才行!”

    闵柔关心地看着我,说道:“玉儿,怎么样,感觉好点了吗?”

    我一直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如今是如获至宝……闵柔,嘿嘿。当下故作难过状,叫道:“解药、解药是假的!我……我好辛苦啊!”

    石清和闵柔顿时大惊,转头看雪山派一群人,却如何看得着。

    闵柔惊道:“清哥,如今如何是好?”

    石清怒道:“想不到雪山派竟然如此狠毒,柔儿,你在此看着玉儿,我脚程快……或许可以追得上。”说罢一转身便出了庙。

    闵柔一个劲儿帮我擦拭额上的汗水,我说道:“娘,我是不行了。白万剑给我吃的不知是什么药,弄得我全身好热哦!”说罢暗运九阳神功……顿时全身发热滚烫,像是着了火一般。

    闵柔惊道:“玉儿,没事的,爹快回来了,你忍着点儿啊!”

    我心机一动,道:“姓白的好像给我吃的药叫‘阴阳合什么什么散’,我会不会有事啊?”

    闵柔听了鹜地一惊,道:“吓?‘阴阳和合散’?好狠毒的招数?”闵柔看着我辛苦的脸,说道:“玉儿,这是一种春药,毒性不强。只是……只是……”

    两声“只是”后脸颊红得像熟透了的苹果。

    我见机不可失,便一下扑了上去,一边吻着闵柔的脸颊,一边扯她身上的衣服,口中叫道:“娘~我……我想要!”

    闵柔大惊,慌忙推开我,整理身上的衣服,骂道:“玉儿,这……”话到嘴边却收了回去,她料想我的举动也是迫不得已。

    “娘~难道你忍心看到你的孩儿如此辛苦?”我问道。

    闵柔咬了咬牙,她一向都深爱着她丈夫,现在要她做如此的事情?实在是不得已。而且还是要乱伦,这就更不合伦常,不可以做如此的事情……但眼看着自己的孩儿如此痛苦,实在是痛苦不堪……她想了想,哭道:“玉儿,忍着点儿,很快就不痛了!”说罢右手紧紧地握着长剑,慢慢地步近我。

    闵柔流着眼泪,伤心地道:“玉儿,对不起,来世我们再做母子的话我一定好好保护你!”说罢手起剑落……

    我一个侧身滚过,笑道:“想不到你连自己的孩儿都杀?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啊!”

    闵柔一惊,泪水竟也止住了。“你?……”闵柔不知所措,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面前这个“儿子”。

    我淫笑道:“娘~这次我可是非上了你不可!”说罢两脚一错,一个凌波微步抢到闵柔面前,点倒了傻傻愣在那里的闵柔。

    “玉儿,你……”闵柔又惊又怒。

    我瞬间脱光了身上的衣服,对着闵柔的樱桃小嘴一吻,便觉一阵甜香溢出…

    “玉儿,不要……”闵柔挣脱了我的嘴唇,泪眼汪汪地看着我。

    “哦~头还可以动吗?”我笑道,又点了她的哑穴,使她的头完全在我的摆布之中。

    我双手摁着她的头,硬把我烙铁似的肉棒塞在她口中,顿时一阵温暖传到我龟头处,我便在她口中抽肏起来。唾液和龟头黏液发出“噗噗”的声音,这种又放心又安心的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肏得数十下,我也忍不住了,一把扯开她的衣服,双手握着她硕大的乳房。我贪婪地吸吮着她的乳首,那桃红色的乳首在我唾液的润泽下越显得发亮。

    闵柔身体动弹不得,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