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64 部分阅读

    没有想尿的感觉可是却湿了一大片。

    看着她湿润的下体,我早已经压抑不住心中的冲动,牛仔裤的拉链一拉,掏出不是游戏中的那根小兄弟,怎?,自己都看不惯,还是游戏中那根比较厉害。

    不管了,我对准她湿的一塌糊涂的小屄,猛一挺腰……

    “啊……”的一声,苗若兰竟然叫出声音来?

    我吓了一大跳,转头看看门有没有锁好?还好锁了,而且现在家里没有人,叫出来应该没人听见,可?什?会叫出来呢?我明明在游戏中点了她的哑穴。

    一个念头闪过:“难道是做爱时冲破了穴道?”但见苗若兰身体并没有什?

    动作,只是一个劲地在床上“嗯、啊、哈”地呻吟。算了,继续吧,呵呵~忽地下体一阵爽快,温热的肉壁紧紧夹着我的肉棒不放,像是渴望着我肏她似的。我尽可能张大她双腿,一肏肏至最深处,再缓缓拔至洞口,好艰难啊,还夹得真紧!

    我接着肏得十余下,突然间肉壁一阵强烈的吸力和夹力,我整条小弟弟被她小妹妹吸得直没根部,龟头像是顶到了她的子宫壁。

    一股快感从下体传来,什??!她肉壁还会蠕动一般,难道这就是A级的威力?顶不住了……小兄弟一阵抽搐,一股精液直射进她子宫里……

    过了一阵,我缓缓拔出那已经变得软趴趴的小兄弟!耻辱啊,第一次,竟是早泄?我双眼闪过一阵光芒:不要紧,再来一次!嘿嘿,我淫笑着看着苗若兰。

    “啪”的一声,我的脸顿时热辣辣的,苗若兰竟然扇了我一耳光。

    “淫贼,你竟敢对我做出这样的事情?”苗若兰泪眼汪汪地看着我,恶狠狠地说道。

    吓?什?时候穴道竟然自己解开了?

    我一下掐住了她的脖子,使出吃奶的力气摁倒她在地上,苗若兰不知哪里来的那?大力气,可能是学过一点儿内功,脸色并没有变青,竟然还用脚直踹我下腹。

    突然“喀嚓”一声,大门竟然开了,房门外响起了老妈的声音:“仔啊~在干什?啊?老妈赢钱买了点蛋糕啊,出来吃吧!”

    “还真祸不单行啊!”我心道。

    一个疏忽,竟被苗若兰反扑过来,掐着她脖子的双手也松开了。

    “救……”苗若兰刚想喊出声来,我慌忙冲上去捂住她的嘴巴,用最快的速度把她推到墙角,小声喊道:“不要作声,否则杀了你!”

    她惊恐地看着我,双手不断地在那里一个劲地甩我。

    “‘九’什?啊?怎?了?我进来咯。”

    门外传来老妈的声音,我大吃一惊,“怎?办?”慌忙中四下环顾,电脑!

    电脑好!

    我一推苗若兰,将她甩倒在地上,一手摁着她的脑袋,一手伸去按滑鼠。

    “不要!不要!”我竟然忘了苗若兰可以出声,现在却没有空手去捂住她的嘴巴了。

    门外突然传来老妈发怒的声音:“好啊!臭小子!那个女孩是谁?难道你趁我不在家叫妓?”当下便传来老妈撞门的声音,“臭小子,还锁门了?以?我没有钥匙??”说罢便跑去杂物房取钥匙。

    我看着萤幕紧张的不得了,画面上出现LOADING的字样,“快点啦,快点啦!来不及了!”门口却传来伴有钥匙声的脚步声。

    “臭小子!”老妈一转房门把手,怒吼道,“你敢叫……”

    一阵微风吹着窗帘,淡蓝色的窗帘呼拉拉地飘荡起来;窗外的天蓝的出奇,树上的蝉“??”地叫着,窗前的电脑出现PLAYING的字样,却看见我一个人趴在桌上,房子就那?一丁点大,哪有什?女孩啊?

    “这小子!也不怕冷!”老妈舒了一口气,慈祥地看着我,接着便拿起床上的衣服,披在我的身上,转身便带上了门。

    ************一阵白光闪过,我便落在那个满是光电板的房间之内,压在我上面的还有一个晕了过去的苗若兰,面对着微笑的仍是那个熟悉的脸孔人偶MM!

    我一开口便想要骂人:“你们到底是什?公司来的?出的游戏怎?那?多BUG,而且时不时弄个GM来要我的命?要了我的命那?高兴??”

    人偶MM十分耐心地说道:“客人,稍安毋躁嘛!由于前些日子有黑客闯入的关系,我们已经加紧伺服器的维修和系统的升级了,你所见的BUG将会慢慢更正,不需要担心。话说回来,客人,带NPC出去外面的世界可是不被允许的哦~~”

    我搔了搔脑袋,说道:“我怎?知道?GM来追杀我,我便逃啊!怎?知道她也跟着来?再说,你们公司还真了不起耶,她就跟真人一模一样耶?”

    人偶MM十分高兴地说道:“这个自然啦,我公司所作的NPC是用了美国最新的塑矽胶人形配上最新的电脑AI,做起来的感觉是不是有点像真人的肉感呢?……”

    我脸一红,想不到人偶MM还真敢说,但听她继续说道:“里面还有恒温发热装置,无论是骨骼、肌肉、神经、皮肤都做得有99。99%的真人感。”

    “那还有0。01%呢?”我出奇地问道。

    她微笑着说道:“由于取材灵感来自CHOBITS,所以一旦没有电,人偶的重量可以去到500KG,也就是半吨重……”

    我不禁吃了一惊:“那不压死人了?”

    人偶MM又说道:“这个不用担心,由于NPC是用太阳能供电,所以很少情况会停电,再说里面的心脏电池可以供无光电力,也就是天黑的时候长达48小时,只要有一点光就可以自动充电,所以根本不存在这个问题。”

    “那?先进啊?那怎?刚刚在外面我跟她……跟她那个,就是那个……没有卡片掉出来D?”我指着苗若兰疑道。

    她笑了笑,说道:“做了爱吗?做了自然会有,只是必须在游戏中才可以,因?出卡是由中央处理器处理,所以只要你进了游戏再做一次爱就可以得到卡片啦!”

    我十分无奈,明明避免了那些令人尴尬的字眼,那人偶MM却做爱前、做爱后的,说得人怪害羞的。

    只听那人偶MM又道:“客人,由于你在游戏中发现BUG,并及时地告诉本公司,所以根据条款,您的人物所有武功都上升一级,并恢复你的最佳状态,请注意,游戏可能会有一点点的改动,请继续游戏~”人偶MM笑了笑。

    我说道:“什?条款……?”话音未落,我便连同苗若兰一起掉进一个黑洞中。

    “啊~你~还~没~有~告~诉~我~什~?~条~款~啊~”我的回音传了上去,但却没有收到回应。

    “哎哟~”我重重地跌在一块草地上,苗若兰跌在我身旁。

    “什?条款啊?”看着我已经恢复游戏中的样子,我喃喃说道,“难道是那个我同意,然后下一步那个?注册时候的那个?”

    唉~~我每次都是直接按我同意啦,哪有空看清楚那?多条款啊?下次出去时记得上网看一看,不过忘记就算了,呵呵,反正武功升一级那?好康的,多几样我也愿意啊。

    “BOOK”我唤出卡薄,仔细视察自己的功夫:华山心法、华山拳法……

    算了;混元功6级;紫霞神功4级;降龙十八掌5级;九阳神功5级;凌波微步……没级D?;北冥神功3级;凝血神爪6级;五毒神掌……;落英神剑掌6级;兰花抚穴手2级;玉箫剑法2级。

    再是顺便翻开卡片栏查看,突然,一张卡片映入我的眼帘:卡片编号:231,卡片名称:《乾坤大挪移》,简介:明教至高无上的武功心法……难易度:S,学习条件:另一A级武功十级或S级武功五级以上。

    我忽地翻开前面的状态栏,九阳神功5级的字样令我双眼湿润:“5555555,终于……终于够格了!”

    我取出《乾坤大挪移》的卡片,“GAIN”的一声,顿时双颊半边红半边青,两道真气运行了大小周天,返回丹田。

    看看卡薄里面,多了一栏,乾坤大挪移1级,YEAH~看着上面昏倒的苗若兰,那样子还真惹人怜爱。

    “不好意思咯,再多肏你一次!”我笑道,脱光了地上苗若兰的衣服,再次将昂起首的小兄弟送入最湿润、温暖的小秘屄里。

    刚一完事,便“BOOM”的一声,变出一张卡片来:“卡片编号002;卡片名称:苗若兰;简介:金面佛苗人凤之女……难易度A。”

    我摇醒苗若兰,淫笑着说道:“起来啦,太阳晒屁股咯。”

    苗若兰缓缓睁开她的眼睛,看到的却是我的这张俊俏的大脸。

    “啊!”苗若兰吃了一惊,慌忙向后退步,却发现她的那件貂皮大衣只是披在她身上,并没有穿上的,而全身赤裸裸的面对着我,丝都不多一根!她赶紧把衣服夺了过来,捂着自己的胸口哭道:“555555,你这个淫贼!”

    “呵呵呵……”我笑道,“哭什??跟了我好吃好住,总比你那兵营里做慰安妇强吧?”

    苗若兰一脸哭相,果然再说两句,那眼泪便刷的一下流了出来。

    我站了起身,自个儿朝树林的方向走去,说道:“实话告诉你哦,这里很多豺狼野兽的哦,不跟着我你便自己留在这里喂饱它们。”

    苗若兰一惊,慌忙从地上站了起来,跟紧了我,我笑了笑,说道:“以后你就做我丫鬟,我就是你的主人。如果你服侍得我高兴,我或许会带你去见你父亲的……”

    苗若兰喜道:“真的?”

    我点了点头,说道:“自然是真的,但如果你逃走,或者做什?我不愿意见到的事的话……我就卖你去妓院!”

    我摆出一副恶狠狠的模样,苗若兰不禁打了个寒战,“好吧!”

    我摆回比较轻松的脸色,说道,“以后叫我少爷,知道吗?”

    苗若兰盈盈一微蹲,说道:“是的,少爷!”

    “哈哈哈……”无端端多了个丫鬟,心中的高兴真不知道用什?来形容,话说回来,这里是哪里呢?……

    慢慢穿过树林,却见到了一班不知道什?人的人。

    “暂且听听他们说什??”我心道,拉了苗若兰躲在一棵老松后面,斜身倾听他们说的话。

    一人脸色苍白,便似身患重病的模样,有气没力的说道:“谢先生,你要怎地?当真便不许我们找寻敝帮帮主??”

    那另一边青袍老者恶狠狠地说道:“你们要杀谢某,只怕也非易事,至少也得陪上几条性命。”

    我寻思:那个姓谢的气宇轩昂,像是拥有深厚内力似的,但是?何呼吸紊乱,没剩多少内力似的。那痨病鬼虽咳得厉害,可当下的内力恐怕是在那青袍客之上。

    忽地苗若兰细声说道:“主人,我想要尿尿!”

    我靠,那痨病鬼顿时惊觉,一转头喝道:“谁?”当下几个甲乙丙丁围住了我和苗若兰!

    苗若兰一惊,那本来已经憋得很辛苦的尿顿时尿了出来,一瞬间那裤子湿了一大片,淡黄色的尿液沿着裤脚流了下来。

    “咋那?大个人憋个尿还憋不住!晕~~”我对哭着的苗若兰说道,“去去去,一边儿凉快去!”

    苗若兰哭丧着脸,转个身却被几个大汉围住,那几个男人犹如色鬼投胎,见到苗若兰白皙的肌肤和佼好的脸孔,嘴边顿时淌着唾液,双眼直闪精光。

    苗若兰受了惊,尿都撒完了,还紧紧地贴着我。

    “贝先生,怎?处置这两个人?”一恶汉问道。

    那痨病鬼轻轻咳了两声,说道:“谢先生,这两位不是您的朋友吧?”

    青袍客一甩头,并不搭话。

    那痨病鬼又咳了两声,说道:“既然人家不是谢先生的朋友,那就随你们料理了。”

    那恶汉脸露淫笑,拔出了一把大刀便朝我冲了过来,身边的苗若兰吓得直哆嗦,我却微微一笑,五指成爪,直取那人手腕。

    那人一惊,手腕便已经给我扣住了,我当下再一扳,直痛得他叫爹喊妈的,手中长刀拿捏不住,直落到地上。

    我右爪微微在他胸口按了一下,将他推开,右脚一使内劲,那下落中的刀便像遇到磁石一般,粘在脚上。我再顺势一挑,那大刀凌空翻了两个跟头便落在我的手里。

    这几下兔起鹄落做得干净,姓谢的和那人称贝先生的便已看出端倪,鹜地那被我打伤的大汉还在一旁骂骂咧咧,但闻痨病鬼大喝一声:“云香主,退下!”

    叫声中带有九分威严和一分霸气,那姓云的也乖乖地退在一旁。

    那痨病鬼撇开青袍客不理,缓步走了过来,一揖到底,赔笑道:“不知有高人前来,恕罪恕罪。适才多多冒犯,还望少侠替咱长乐帮的兄弟疗伤。”

    看着那大汉一脸疑窦,像是根本不相信自己受了如此重伤一般。

    “你是……着手回春贝海石贝大夫吧?”

    那痨病鬼点了点头,说道:“正是,阁下是?”

    忽地我脑袋瓜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说道:“贝先生,借一步说话!”

    贝海石一头雾水,吩咐了?人不得对苗若兰无礼,看好了谢烟客等等,便随我走到了一旁。

    “这位少侠,不知找贝某来有什?事儿呢?咳……咳!”贝海石咳道。

    我笑道:“这里只有你我两人,贝先生便不需要再做戏了。林子里便有你想要找的人,恐怕这连几个香主堂主都不知道吧?”

    贝海石脸上一惊,却瞬间隐去,笑道:“贝某不知道你在说什??”

    我笑道:“前些日子,贝先生肯定是知道了谢烟客带着个跟前帮主一模一样的少年上了摩天崖……”

    贝海石慌道:“我说了不知道你在说什??”当下暗运内劲,正欲偷袭。

    我一看便知道他在干嘛,笑道:“贝先生不需要那?快置我于死地嘛!或许我还能帮你呢?”

    贝海石一惊,疑道:“阁下的话……什?意思?”

    看他收了掌,我便道:“贝先生的实力在长乐帮?所皆知,就算要做帮主…

    相信别人也不会有什?意见。“

    贝海石稍稍迟疑了一下,我接着说道:“?何贝先生如此这般也要帮一个黄毛小子登上长乐帮帮主的位置,也只是想躲掉侠客岛的赏善罚恶令而已嘛!”

    贝海石听到这里顿时全身一震,像是被我说中了一般,我笑吟吟地说道:“但先生有没有想过,那个小子神智不清,到时候乱说话可能会有损长乐帮的威名。”

    贝海石略显疑虑,当真本只想找个替死鬼来顶了自己去侠客岛的死约会,结果却不小心走漏了风声,令到帮主石破天逃之夭夭。现在即使找回来了,可他的嘴巴可不能封住不说话,如果一旦说破了帮里的秘密,可是大大的不妙啊。贝海石事到如今却成了骑虎难下了。

    “那阁下的意思是……”贝海石疑道。

    当下我便说道:“贝先生外号‘着手回春’,就将我易容成石破天的样子并不难吧?”

    贝海石一愣,缓缓说道:“你的意思是……”

    “不错!”我说道,“让我来当长乐帮的帮主,赏善罚恶令我接下了。”

    贝海石忽地一疑,说道:“阁下断不会白白将性命交给我贝某吧?”

    我说道:“这个自然,我做帮主其实只?了一件事。那就是?了报我杀父之仇……自然需要长乐帮帮我这个忙!”

    贝海石疑道:“以阁下刚才一记‘凝血神爪’都办不了的事儿,我长乐帮可不一定能帮得上忙?!”

    我“唉”地叹了口气,说道:“实不相瞒,我的杀父仇人到底是谁我现在都不知道。所以就想借着长乐帮的威名,替我在江湖上找寻这个奸人。”

    贝海石稍稍宽心,说道:“这个倒不难……少侠如果真愿意帮我长乐帮这个忙,我贝某无论如何都帮你找到杀父仇人。”

    我一脸正经地说道:“父仇不共戴天!就算这次去侠客岛赔了性命,我也要替我爹爹报仇!”

    既然谈拢了条件,我们就先将就着将半死不活的石破天搬回长乐帮,他的死活谁理会得了啊?贝海石替我画了一个人皮面具,再在必要的胎记位置上稍稍动了点手脚,当然,这些除了贝海石本人、我和苗若兰之外,就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

    我将石破天困在大牢中,这样根本不会有人发现,再每天去用北冥神功吸他的内力,他内力一失,性命便是无碍,可我不放他出来,他才不会知道发生什?

    事儿了呢!接着,我便躺在床上装石破天,要一连睡个三五天的,才真有人相信我大病了一场啊!

    一天到晚只知道睡,还真无聊呢,迷迷糊糊地,像是什?酒酿之类的东西灌进我的口中,时而辛辣时而爽冻,就如夏天和冬天同时出现一样。

    “玄冰碧火酒”我脑袋瞬间闪过一个念头,侠客行中,石破天确实是喝了丁当的酒加上展飞的一拳才得已无事的。我眼睛眯成一条缝,微微睁看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瓜子脸儿,淡绿衣衫的少女;一双眼珠骨碌碌地转动。

    看到我微微眯起眼睛,像是生了很大气一般,中指和拇指绷紧,狠狠地?了我脑袋一下。

    “哎哟、哎哟!”我摸着脑袋坐了起来,“怎?那?用力弹我的头啊?”

    “谁叫你那?坏,还装着晕倒不理我呢!天哥!”那女孩嗔道。

    看她眉头微颉的模样,实在是一个美人儿胚子。

    “叮叮当当?”我装糊涂道。

    那女孩像是十分高兴,说道:“天哥,你记起我啦?你都晕倒三天了,再不起来,我可不知道怎?办。只好偷爷爷的‘玄冰碧火酒’来给你治病……”

    果然我喝的便是玄冰碧火酒,肚内一阵燥热一阵寒冷,热和冷混在一起又舒服无比。

    “叮叮当当~”突然想到那书中的石中玉却是浪子一名,那这钟情于他的丁当定是……嘿嘿,嘿嘿!

    我暗运九阳神功,顿时满脸通红,身子和脸上的红热一直伸展到了耳朵根。

    丁当慌了,急道:“天哥,你……你怎?了……怎?满脸通红?是……是不是有病啊?”

    我一下躺倒在床上,乱撕身上的衣服,口中喃喃叫道:“好热、好热啊!”

    丁当一开始还以?我在玩,看着我将自己衣服撕开一片片,全身泛红,便知事有不妥,慌道:“天哥,你……你什?事啊?来人啊~来……”

    我用嘴捂住了她嘴巴,慌忙之下,我只有用我的热吻融化了她。

    她“嗯……嗯……”地呻吟,渐渐的香软的舌头也伸进我的嘴内,和我的舌头缠在一起。

    我缓缓松开她的嘴唇,说道:“叮叮当当,我不成的了,我练功走火入魔…

    我不想连累你,你走吧。“

    丁当吃了一惊,说道:“难道连爷爷的玄冰碧火酒也治不好你的内伤?”

    我眼珠一转,说道:“其实玄冰碧火酒便是将阴阳两股真气混合,只是我身子内阳气太盛,阴气太虚,酒不能发挥它本身的效用罢了。”

    丁当急道:“那我该怎?办?”

    我稍一迟疑,说道:“……算了……叮叮当当你还是赶快走吧,我不想连累你!”

    丁当急了,摇着我的臂弯说道:“天哥,快说吧,什?事情都好说,只要你好!”

    听得后面呜咽声也来了,我便说道:“其实只需要阴阳相交便可以使体内阴阳二气大济,但是……却毁了你的身体。”

    忽地便见眼前绿色丝衫一晃,丁当便一丝不挂地呈现在我的面前。

    “有什?毁不毁的?又不是第一次?害怕个啥?”丁当说罢骑在我的身上,一双粉嫩柔软的嘴唇印在我的嘴上。

    我对她的举动吃了一惊,心道:“石中玉那混蛋,竟然公然乱搞女人,真可恶……算了,第二个也不会太差了啦。”但觉丁当将我的内裤剥除下来,露出红得发紫的龟头。

    丁当顿时傻了眼,也停下了手,看着那根肉棒发呆,突然她刷的一声不知从哪里拔出一把匕首,抵着我的脖子说道:“你不是天哥……你到底是谁,怎?哪?像天哥?”

    我吃了一惊,心道:“这小妞这?知道我不是真的石破天?!”当下说道:“叮叮当当,怎?那?说呢?我……我是你的天哥啊,你不认得吗?”

    丁当的脸红得像个大苹果,羞道:“天哥……天哥的那里……那里没有那?

    长……没有那?大。“说道这里,声音都小得几乎听不见了。

    我舒了一口气,轻声道:“天哥练的是帝王神功,自然会那样啊!”

    丁当道:“你……那日我双手都给你抓住了,心中急得很。你还嘻嘻的笑,伸过嘴……伸过嘴来想……想香我的脸孔。我侧过头来,在你肩头狠狠的咬了一口,咬得鲜血淋漓,你才放了。你……你……解开衣服来看看,左肩上是不是有这伤疤?就算我真的认错了人,这个我……我口咬的伤疤,你总抹不掉的。”

    我心中一慌,不知道贝大夫有没有作上去呢?但见丁当轻轻揭开我肩膀那片残留的布料,却见到一个有两排弯弯的齿痕,合成一张樱桃小口的模样。齿印结成了疤,反而凸了出来,显是人口所咬,其他创伤决不会结成这般形状的伤疤。

    丁当脸色突然转和,手中匕首往外一扔,趴在我身上说道:“我就知道天哥是?了我才练帝王神功的!还害你走火入魔,真是对不住了。”

    我吻了她额头一下,说道:“不要紧,只要叮叮当当相信我就好。”

    只见丁当掰开自己的大阴唇,露出流着玉露的水帘洞,媚声说道:“天哥~你看……已经那?湿了,你说我是个淫荡的女孩吗?”

    看着她的脸泛起潮红,下体的淫水不停流向床单,我直瞪起双眼,呆呆地出神。她张大双腿,用中指在两片阴唇中摩擦,柔声说道:“天哥~嗯……叮叮当当这里……这里好痒哦~嗯~来用你的大肉棒来肏叮叮当当嘛……啊?”

    我再忍不住了,扶着丁当的腰,肉棒对准她的秘屄便一挺腰,丁当“啊~”

    的一声叫了出来,淫水流了一床。

    她缓缓扭动她的娇躯,呻吟道:“天哥……你的……嗯……啊……帝王神功好……好厉害哦!”

    她舔着自己的嘴唇,下体的扭动使我疯狂。我正感受到温热的肉屄紧紧夹着我的小兄弟,不住套弄,并有一波接一波的淫液流到我的龟头上,在肉棒和肉壁之间发出咂咂的空气摩擦声音。

    肏得百余,炙热的肉棒已经使她达到数次高潮了,顿时我便觉得这个不是什?“名器”,随即放了九阳神功,泄了与她。大汗淋漓的她趴在我的身上,不住喘气。

    我仍然坚挺的肉棒依然埋在她的肉屄之中,她双颊通红,细声道:“天哥,你的帝王神功好厉害嘛~人家都丢好多次了,你还那?……那?硬!”

    我扶着她的脑袋,说道:“?了我的叮叮当当,我肯定好好练下去。”

    说罢缓缓拔出我的小兄弟,视察一下落在丁当身上刚刚“BOOM”出来的卡片:卡片编号:062;卡片名称:丁当;简介:“一日不过三‘丁不三的孙女儿…难易度D

    忽地门“伊呀”一声打开了,一个黄衫少女盈盈走了进来。

    “啊”的一声尖叫,“?铛”一声瓷碗碎裂之声,端进来的燕窝洒了一地,却不是石破天的婢女侍剑是谁?

    网游金庸第二十九章

    作者:爱情坟墓侍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我和丁当赤裸裸一丝不挂地站在她面前……那小兄弟虽然已经辛勤劳动过一次,可是仍然昂首挺胸、气势不减……

    她的脸“刷”的一下变红了,目光落在地上,不敢正面看着我们。

    “这小丫头真大胆!”丁当鹜地大怒,看见侍剑进来盈盈地站在那里,双眼目睹自己跟“天哥”做的一切,顿时老羞成怒:“我要你的命!”说罢一掌朝侍剑拍去。

    我大吃一惊,难道书里的一切那么快就上演了?我还没有上过的耶!当下双脚一错,大跨步挡在侍剑面前,硬生生吃了丁当一掌……“蓬”的一声,丁当的掌打在我的胸口,只是微微一震,丁当已整个人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床沿上,晕死过去……

    我又是一惊,慌忙快步走向丁当,“叮叮当当?叮叮当当?…你没事吧?”

    一探她的鼻息,仍有生气,便急运起九阳神功,一股真气朝丁当输去……

    “等等!”我心念一动,“若叮叮当当一醒过来,一定会大吵大闹,我也懒得安抚完这边安抚那边。反正现在叮叮当当无生命之忧,就由她在那里睡上一年半载吧!”当下对侍剑说道:“侍剑姐姐,你没事吧?”

    只见侍剑眼光落在墙角,尽可能地躲开我,细若蚊声地说道:“……没、没事……打搅了帮主、帮主的雅兴,还请恕罪……奴婢先行告退!”说罢脸红红地往外急奔。

    “等等……”我急忙唤住了她,迟疑了一阵,说道,“我还想吃一碗燕窝,你一会儿端一碗过来,顺便打扫一下这里吧!”侍剑微微一蹲,头也不回便离去了……唉,要怎么解释呢?

    稍微收拾了一下现场,帮晕过去的丁当穿上衣服,便听见了侍剑的敲门声。

    “进来……”我叫道。

    只见侍剑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个青花瓷碗,热气腾腾地喷发着甜香。

    “少爷,燕窝我放在这里,待会儿你自个儿拿来吃,我先告退了。”

    到手的肥肉岂可就这样放过……我右臂袖子一挥,就如一阵狂风掠过,那扇木门便“蓬”一声关上了。侍剑大惊,叫道:“少爷,你……你想干什么?”

    我淫笑道:“干嘛那么怕嘛?我又不是猩猩王……呵呵呵!”

    正当我想强行上侍剑的时候,忽地传来“笃笃”的敲门声……“谁啊?”我不耐烦地问道。

    只听外面一汉子的声音说道:“启禀帮主,属下豹捷堂展飞,有机密大事禀报。”

    思索至此,当下呼道:“展堂主,你想要进来干什么我都知道了。只是你武功太差,快快离去是好,要不被当值侍卫看到了就不大好了。”

    展飞顿时一惊,心道:“这小厮怎知道我要害他?哼……我妻子失身于你,我又岂能当作没这回事,闭着眼睛做王八?说我武功不如你?那是废话。谁都知道你这小子不学无术,只知道好色贪淫。”当下朗声道:“帮主,此乃关乎豹捷堂的大事,我可进来了。”

    展飞一个箭步冲了进来,只是害怕“石破天”大喊,一进门便反锁了门,怒目而视,恶狠狠的道:“帮主,你辱我妻子,如今就算拼了我这条命我也要为妻子讨个公道。”

    我看这家伙脑袋瓜是秀豆了吧?当下说道:“展堂主,不是说你武功太差了吗?快快回去,练个十年八载的再来报仇。”

    展飞一惊,心想这家伙一喊的时候便制住他,岂知他非但不大声呼喊,反而说起道理来了。当下怒道:“哼……帮主,这可是你自找的!”说罢双掌一挥,吸气运功,右臂格格作响,呼的一掌拍出,直击向我的胸口。我已经是运足了九阳真气护在胸口处,但觉胸口一震,随即展飞整个人飞将出去,撞破了大门,直跌在门外玫瑰花丛处。

    瞬间便传来示警声……我赶忙冲进房间,将叮叮当当抱上床去,以被子掩其躯体,再放下蚊帐,便装作没事一般走出厅房。

    贝海石恰巧率众进来,“帮主?是否有刺客进来?”他看了看摔倒的展飞,心中不知该说什么……

    我摇了摇手说道:“没有,没有,刚才展堂主进来跟我商量些事,我唤他做点儿事而已,不碍事。”

    贝海石走进房间,看了看放下来的蚊帐,里面似有人形躺着,也就明白了点儿,当下说道:“那属下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告退告退!”大手一挥,长乐帮帮众都在瞬间撤了。

    我抬着展飞进了房间,轻轻带上那半毁不烂的门,进了内房,将展飞放在地上……展飞吓得直冒冷汗,咬牙怒道:“你要折磨我,便赶快下手吧,姓展的求一句饶,不是好汉。”

    我笑道:“咋地?那么想我折磨你哦?待我想想怎么折磨你……嗯……?”

    我装作思考状,那展飞的额上便大汗淋漓。

    却见侍剑盈盈跪倒在地,替他求情道:“少爷,求求你,饶了他吧。你……

    你骗了他妻子到手,也难怪他恼恨,他又没伤到你。少爷,你真要杀他,那也一刀了断便是,求求你别折磨他啦。“

    我淫笑道:“嘿嘿,侍剑姐姐,我一直待你如何你又不是不知道,如今你替他求情……嘿嘿,那得给我点甜头。”侍剑一惊,双颊通红,咬了咬嘴唇,低下了头……

    看着她在思考,我便威胁道:“好吧,那我用刀将他的肉一片一片割下来。

    再擦上药,待不再流血,我再一刀一刀地割。“

    侍剑鹜地一惊,慌道:“少爷……你?你又何苦如此折磨展堂主呢?”侍剑原有菩萨心肠,而且又是一名弱女子,如果看到一刀一刀地割展飞的肉,非吓晕不可。

    “他可是想犯上作乱啊!你还替他求情?……也好,只要你允了我,我便放了他。”我坐在床上,翘起个二郎腿,笑着说道。

    侍剑脸上红晕不减,苦苦思索……当然,女性的贞操比一切都重要,在古代来说咯。我当下说道:“放心,你的贞操我还是会留给你,只是你得服侍得我高兴。”我立刻脱下腰带,露出昂首挺胸的小兄弟……

    “臭淫贼,要杀便杀,不要败坏了人家侍剑的清誉……”

    话音未落便被我点晕在地,“你话太多了。怎么样?侍剑……只要你稍稍舔得我舒服,我便放了他,绝不动你一根毫毛。”我声色俱厉,像是决不会食言的样子。

    侍剑咬了咬牙,便把脸凑了过来……刚一接近我的肉棒,她的脸便像熟透了的苹果,红得吓人。那羞耻心一上来了,头急忙后仰,口中念道:“少爷,还是不行!”

    床上就挂着一把长剑,我立马站起拿下,“刷”的一声拔出,怒道:“好个展飞,竟敢行刺我,看我不将你的肉一刀刀地割下来。”

    侍剑慌了,急忙喊道:“别……”脸上一红,低下头去。

    我抚摸着她的头发,柔声说道:“嘿嘿,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侍剑稍一犹疑,朱唇微张,露出两排洁白的皓齿……看着她润湿的朱唇,我迫不及待地将她的头一摁,整条肉棒便湮没在她的嘴里。突然,她急促推开我,不住地咳嗽,唾液流了一地……

    “怎么了?你不是很想救他的么?现在做一丁点儿东西都不行的话,还怎么叫我放了他啊?”侍剑咬了咬牙,再次将我的小兄弟含在嘴里,舌头缓缓转动,细细品着这难得一见的大肉棒。

    她那犹如泥鳅一般灵活的巧舌,不住在龟头上颤着,就连那头上的细缝,她都舔得干干净净……“啊……”一阵另类的舒爽涌上心头,我不禁发出赞叹声,“不错,做得不错……再,再强烈一点。”

    侍剑闻声加快了舌头转动,双唇含着肉棒“咂”“咂”作响,小手握着小兄弟的根部,一直不停地套弄……忽地侍剑一边绕着舌头一边吮吸,那强烈的真空刺激令我忍耐不住,一股热精射进她的小嘴里。

    “吞下去!”我命令道。侍剑不敢有违,只看着她喉咙一动,她竟含着眼泪一滴不剩地咽下了。

    “咳咳咳咳……”侍剑不住地咳嗽,像是吞得太急了……我有些于心不忍,慌忙给她倒了杯茶。

    侍剑也是一惊,稍呆了一下便喝了那杯茶,说道:“少爷,现在可以放了展堂主了吗?”

    我一愣,顿时怒气涌上心头,当下一屁股坐在床上,道:“还没!给我舔干净了,看看上面多少你的口水!?”

    侍剑低头一看那肉棒,竟又恢复了生气?心里顿时一惊:“方才才刚射完,现在又这样儿了?少爷的宝贝竟如此神奇?还是男人的……都那么样儿呢?”不敢有它,又将小脸凑上前来,伸出舌头仔细地将肉棒舔干净……舔着舔着,竟觉那肉棒越来越大,那小嘴几乎招呼不过来……

    我也是忍得辛苦,俯视着侍剑的一对大咪咪,那大肉棒将她的小嘴塞得满满的,吞吞吐吐煞是性感。当下咽了口唾液,大叫一声道:“我忍不住了。”顿时将侍剑摁倒在地,一把扯下她的亵裤,对准了她的小屄便是一挺腰……

    “少爷!少爷……你不是说你不会拿走我的贞操么?怎么……”她惊道,双脚死命抵着我的腰,不让我再进一丁点儿。

    我淫笑道:“哈哈哈,别这样嘛侍剑姐姐…我对你如何你又不是不知道。”

    侍剑大惊,哭道:“你再进一点我就咬舌自尽!”

    我顿时停止了攻势,说道:“知道为什么你的少爷那么多次都被你挡在门外啊?”

    侍剑泪水仍然不止,问道:“为什么?”

    我笑道:“因为他不会武功而我会……”侍剑一惊,但见我右手一拂,自己的身体乃至整个脑袋都不听使唤,不要说咬舌自尽,就连抬起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了。

    我尽情地蹂躏着她的身体,那身衣服像是没穿一样,随便一扯便裂成碎片…

    还真不知道古时后的衣衫是用什么料子来做的。

    侍剑的一双大咪咪顿时呈现在我的眼前。我一口含下她那粉嫩的小樱桃,不住地用舌尖挑动她那已经挺起了的乳首。我的双手也没有闲着,不住抚弄另一个乳房和挖挖那淫水涟涟的小嫩屄。

    侍剑虽给我点了穴道,只是身上的感觉还是有的,她不住地呻吟,下体的淫水不断地流出,像是没有关闸的水龙头。

    我的肉棒已经硬得我都感到有点受不了了,抵着那水汪汪的秘屄,腰稍稍一挺,便有一股吸力将小兄弟吸进秘屄之中。侍剑顿时“啊”的一声尖叫,两条热泪刷的一下流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