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63 部分阅读

    下去看看,马上就回来?”安小慧才放心,说道:“一定哦?”我点了点头,便跃下地道……

    地道里黑漆漆的,还真是伸手不见五指。我寻着一阵浓重的玫瑰花香快速爬去,却被不知道什么顶到了头……“啥东西……”未等我开口,已经有一个女人报以热吻,将我的舌头紧紧卷住……“嗯……”一阵香气飘来,我便回想到,这个骚货便是苏菲亚公主。对方既然报以热吻,我便陪她玩玩。

    我用手环过她的腰,让她的小腹紧紧贴在我隆起的小兄弟上面。只听她“哦”了一声,手已经跟了上来,轻轻地抚弄我的小兄弟。“不愧是《鹿鼎记》里面的骚货啊!”我心道。一手把玩她的奶子,一手去探察她水流汩汩的小淫屄。忽地觉得耳边一阵骚痒,那俄罗斯婊子竟在我耳边吹气,那暖暖的香香的吹在我耳边煞是受用。苏菲亚一口含下我的耳珠,吞吞吐吐,一口唾液湿了我整个耳朵,却又是舒服异常。听她喘气声连连,下体流水又如此之多,实在是很想就地正法她。可我却又不这么做,虽然小兄弟已经耸立至今,但我深知如此淫妇,现在进去只是被她玩,迟些进去才是我玩她……

    待我抠了她的小屄一阵,她已是全身颤抖,乳首挺立。我估摸着位置朝她的唇吻去,她顿时一惊,我的舌头便已经探入她的口中,伸入小屄的手指也怃然变成了两根……她轻声唤道:“进来……进来吧宝贝!”腿上忽地感受到一个又湿又软的东西在磨蹭,我便知道时候来了。

    我抵着她的小逼屄口用力一挺,她便深吸了一口气,想叫出声音,却又不敢……嘿嘿,我让你叫。我催动九阳神功,那肉棒便像一根烧红了的铁棒一般。我拔开她的双腿,对准花心便像捣葱一般肏她的小屄……那水漉漉的淫屄中快速发出“咂咂”的响声,每次捣进去都捣得她直喘粗气,淫水直溅得我满身都是……“还不叫?不叫床我肏死你!”我恶作剧的心情既来,便发狠劲地肏,她却忍得十分辛苦,但又不肯叫出声来,像是在害怕什么东西听到了似的。

    我嘿嘿地笑了一声,两指在她的菊花处抚弄。“不要!”她用俄语轻轻叫道。我用嘴捂住了她的嘴,她的香舌随即便伸入我的口中。我手指一用力,直肏进她的菊花……轻轻拨动指尖,彷佛可以碰到十二指肠。我迅速拔出手指……就在这一刹,苏菲亚“啊……”的一声长“嘶”……嘿嘿,终于叫床了吧。却觉得肩膀一痛……“我靠,臭婊子咬人!”我刚想发作,却闻我正上方一把熟悉的声音叫道:“是谁?”我连忙放了九阳神功,一股滚烫的精液射进她阴道内。顿时“BOOM”的一声,一张卡片变了出来,我摸索着捡起卡片,以最快的速度往后退出秘道……

    我摸着肩膀上的伤口爬出洞穴,衣服刚才没脱,就脱了一半的裤子。稍稍整理一下衣服,便回到茅屋内……安小慧看见我回来如获至宝一般,笑道:“……大哥,回来了啊?”我微微一笑,说道:“我姓雷!”安小慧脸红道:“雷大哥~”忽地一督我的裤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道:“雷大哥,你那么大的人了还撇尿嘛?”我低头一看,只见我右腿裤子湿了一大片,慌忙解释道:“刚才洞里有只猴子,我一不小心就被它在这里撒了泡尿……”岂知安小慧并没有怀疑,笑着说道:“我华山也有很多猴子,我家就养了两只,一只叫大威,一只叫小乖……”我微笑着点了点头,却又闻安小慧问道:“雷大哥肩膀像是被人咬伤了?”我心里一惊,慌忙道:“都是那只猴子咬的啦……”安小慧点了点头,也就不说什么了。

    过了一会儿,黄真缓缓转醒。我和安小慧扶他欠起身来,才刚刚坐稳,黄真便道:“少侠,我有一事相求,乃是关系到中原百姓的命运,希望你一定要答应我!”突然小腿一痛,他便坐也坐不稳,倒下身来。“师伯~”安小慧吃惊道,又扶起了他。我说道:“黄大侠有什么事尽管说,在下力所能及一定照办!”黄真颤声道:“帮我……带小慧到……到闯王军中去……告诉……告诉闯王要……要小心……”我问道:“那黄大侠你呢?”黄真苦笑道:“我这副老骨头还不至于走不动。多亏了少侠,我估计这伤要四五天才可以痊愈,我在此地先躲一阵,等我痊愈了我就回华山去告诉这个消息给他老人家知道!”安小慧哭了,眼泪不住地流道:“师伯!”我点了点头,拉着安小慧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等等,好像我还不知道闯王军营在哪里~郁闷!我从怀中悄悄取出那张苏菲亚的卡片一看:卡片编号027,卡片名称苏菲亚公主,简介……难易度H。“虾米?H?”那个骚货骚成这个样子,是人都能上咯……我晕。

    牵着安小慧跑了一阵……便停了下来,搔了搔脑袋,问道:“小慧姑娘,你知道闯王军营在哪里嘛?”安小慧指了指东边,我一个劲儿纳闷,知道了咋不早点告诉我呢?拖过她的手便向东奔去。跑了好一阵,才略略看到有士兵在站岗,便加快步伐,冲了过去。

    “什么人?”站岗士兵问道。我揖道:“在下雷幽风,陪同华山安小慧姑娘一同有重要军情告诉闯王。”那士兵满脸横肉,嘴角比眼睛还高,那“猪”唇一撅,便道:“就你们两个老百姓会有什么重要军情?多半是敌军的间谍。”说罢大喊一声:“给我抓起来。”三四个士兵听到喊声,持矛冲将上来……“岂有此理!就你们几个小卒还配跟我嚷嚷?”右臂一呼,便是一道气劲直扑那横肉士兵。那横肉士兵喉头一甜,哇的一声吐了一口鲜血,双手捂着肚子倒在地上直哼哼!“我已经手下留情了,你们快点叫闯王亲自出来迎接我!”我一脸正气,几个士兵看了像是吓破了胆,矛也不要了,扔在地上便往内营跑去……

    “谁在那里大吵大嚷的,见闯王?口气好大!”内营缓步走出来三人:一人面色枯黄,但双眼炯炯有神,背上背包上贴了张黄纸“打遍天下无敌手”;另一个一面胡渣,英气逼人,背负一把大刀,上面似有“冷月”二字;最后一个是个女生……女生?只见她紧紧贴在第一个人身后,露出水灵灵的双眼,雪白的肌肤略略透出一点微红,身上披裹着一件白色的貂皮大衣……“难道阁下便是”打遍天下无敌手“苗人凤和关东大侠胡一刀?”

    网游金庸第二十七章

    苗人凤说道:“不错,我便是金面佛苗人凤。阁下口出狂言,竟要闯王亲自来接待,会不会太过了!”举止间的英气表露无遗,实是一代大侠的风范。身旁的安小慧也微微被他们俩的气势吓倒,悄悄地躲在我身后。

    我笑道:“原来是金面佛苗大侠,失敬失敬!”说罢一揖到底道:“素闻苗家剑法和胡家刀法乃天下一绝,想不到如今却见着了两个会使这两门武功的人,实在是晚辈的运气。”苗人凤自然是英气逼人,可那大汉不像是如斯年纪之人,我不禁问道:“这……胡大侠的外号关东大侠……也未免太年轻了点吧?”

    那大汉终于开口道:“我乃关东大侠胡一刀之子胡斐,凭你也叫得家父的名号?切莫侮辱了家父的姓名!”

    我忍着气道:“在下受人之托,来告诉李闯紧要军情……适才那兵卒挡我在外,而又出言侮辱,我才出手教训,还请苗大侠、胡大侠见谅。”

    “嗯,这还像句人话?”胡斐撇了撇嘴。(他奶奶的?我啥时候不说人话?

    就不是人的没听出来!)

    苗人凤对着胡斐道:“贤侄,不得无礼!”又转头对我说道:“阁下若有重要军情,在下可以代为相告,不知阁下信不信得过我的人品?”

    我当下揖道:“金面佛苗大侠的人品自然是勿庸置疑的啦。但是军情严重,还请通传一声,让我好有个交待。”

    苗人凤脸有微愠,但神色木然,却不易发现。但闻他说道:“既是如此,阁下也不必相告了。我乃李闯军营之军师,如此之事我军探子便可查知,何须阁下之劳。”

    我不禁勃然大怒,骂道:“亏你们俩还是一代大侠呢?想置万民于水火而不顾么?到现在还想顾全面子和所谓的礼节么?全部都是混蛋!”

    此言一出,全场默然,像是到了一个寂静的山岭,就连蛐蛐儿的叫声也彷佛听得见一般。忽地一声咳嗽惊醒了众人:“咳咳……发生什么事啊?”苗人凤等回头一看,却是一个花白胡子的长臂老人。那老人鹤发童颜,双眼中像是要迸射出一股英气……

    “穆老……你来了啊?”苗人凤恭敬地说道。那老人正是华山耆老神剑仙猿穆人清,在众人当中穆人清的武功并不是最高,但是论在江湖上的名声地位,却是跟苗人凤在伯仲之间!苗人凤对这位耆宿还是颇为尊敬的。“是有两个小毛贼在这里捣乱,穆老不用担心,我很快就把他们给赶走。”苗人凤道。

    却闻一声娇滴滴的叫声道:“爷爷!”穆人清循声望去,却见到了我身后的安小慧。

    穆人清顿时释怀,道:“啊?小慧,你怎么来这里了?”

    安小慧也是疑道:“爷爷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在华山吗?”安小慧鼻子一酸,哭着扑倒在穆人清怀里喊道:“爷爷~爷爷啊!这个黄面人欺负我啊!”

    苗人凤脸色一青,道:“他们……他们真的是来告知军情的啊?!”我怒目而视,苗人凤咬了咬牙,唤了众人让了一条道,直通主帅帐营!

    我和安小慧伴着苗人凤、胡斐等人,一同来到闯王的主帅营。不进营方可,一进营我顿时吃了一惊……李志成一身龙袍,头顶龙冠,站在铜镜前来回摆弄自己的身体,像是一个曝露变态狂在欣赏自己的胴体一样。忽地他察觉到有人在营帐之内,连忙转身大呼道:“什么人?”却见苗人凤等人站在面前,神态恭敬。

    “哦~原来是军师啊?”李志成顿时舒了一口气……鹜地怒道:“门口卫兵怎么不通传?!拉出去砍了!”

    “好大的军威啊,李闯!”我忍不住说道。

    李志成先是一呆,到现在还没有人顶撞过他……接着便大发雷霆道:“这个是什么人?竟敢在此冒犯我?反了反了~抓起来!”

    苗人凤一阵惊讶道:“闯王请息怒,此人乃是身负重要军情前来相告的!”

    李志成听了缓了缓,恢复了平时的气势,道:“嗯……原来是这样啊?我先免了你的死罪,有什么重要军情快快道来。”

    我微微一揖,道:“受华山大侠黄真之托,前来相告……俄罗斯和神龙教、吐蕃、蒙古、吴三桂等一同出兵,打算四面夹攻中原……闯王如果现在打进中原之地,恐怕会两面受敌。”

    李志成听了顿时一惊,倒退了一步,满脸冷汗涔涔,细声自语道:“天亡我也!”便在案前苦思起来。

    胡斐急道:“闯王,如今军中粮草不足,要速战速决的时候,偏偏外敌从四面八方攻向中土,却是如何是好?”

    苗人凤想了想,揖道:“闯王,我军粮草不足,要在这东北极寒之地继续待下去已经是不行的了。若果消息是真的话,我军挥军南下虽会遭到较少的朝廷军抵抗,却多了神龙岛、俄罗斯和蒙古的夹击,实在是大大的不妙啊!”

    李志成竟在这时候哭了起来:“55555……前无去路,后有追兵……这下如何是好啊!?”

    如此懦弱的主帅,竟有如此多江湖高手相助?唉~小说就是小说,游戏就是游戏啊。反正我也管不了那么多,我的任务完成了,该去华山拿我的奖赏了。当下便道:“既然闯王已经知道重要军情,那在下先行告退。”说罢转头便走。

    “且慢!”突然一把声音喝停了我。我一转头,发现李志成面露杀气地看着我……但闻他说道:“我什么时候让你走了?”这一字一字清楚无比,还刻意在字与字之间停顿片刻,满腔杀意表露无遗。

    我环顾四周,当下脑筋急转,一揖道:“李闯可是闯军主帅,说的话自然是一诺千金……这句话是也不是?”

    李志成点了点头,说道:“自然不错。”

    我又道:“方才闯王所说,免了我的死罪,那现在你的意思是……”

    李志成眼珠一转,道:“可我没说你可以走啊?来人,将他押进大牢!”李志成唤来两个士兵。

    苗人凤忙道:“闯王,人家好心来报信,却又……这是不是有点……”

    李志成怒道:“现在到底你是闯王还是我是闯王?!押下去,你们没有什么事就退下吧!”说罢大袖一挥,一个转身,君威俨然。

    我想想也就算了,就随着两个喽罗进了军营的“大牢”,幸好苗人凤跟上下打点了,说是不能亏待我,否则我还真怕我忍不住打人!

    像是过了几个时辰吧,无无聊聊地在练九阳神功。看看卡薄,嗯,也差不多五级了,实在是不容易啊。忽地听到帐外一女声说道:“我给犯人送饭来了。”

    便见一女拎着一个篮子,盈盈地走了进来……“雷大哥!”那人却是安小慧。

    我苦笑道:“怎么啦?同情我来看我了?”

    安小慧忙道:“自然不是……其实……”她咬了咬唇,缓缓说道:“说来还是我不好,祖师爷又不在闯王面前多说几句话,只道闯王是一时气愤你那时顶撞了他,很快就没事的。”

    “哼,”我冷笑一声,“如果他是明君的话,又怎么会让百姓受这种战争的苦?”

    安小慧慢慢端出篮子里的饭菜,一面说道:“其实闯王就是不满朝廷的苛政才起义的……具体我就不清楚了,爷爷说我还小,等我长大了就懂了。”她夹了只鸡腿放在饭上,端在我面前,笑道:“来!雷大哥,乖乖地吃饭哦!”

    我真是哭笑不得,看她一脸天真的模样,我又生不了气,只好端过饭碗大口大口的吃……说实在这饭还真一般,只是比起那些百姓又好了许多……

    看着小慧泛红的双颊,我不禁疑惑:难道她喜欢我?呵呵,又给我送饭;又那么关心我,看你这小骚货定是小淫屄痒痒啦。我笑道:“小慧……你不介意我这样叫你吧?”安小慧笑着摇了摇头。我又道:“你吃了没有,要不咱们一起吃好不好?”

    安小慧喜出望外,虽然自己已经吃过了饭,却笑着说道:“嗯…好,好!”

    “来,我喂你吃!”我夹了一块鸡肉,放到她嘴边,她笑了笑,一口便吞了进去。我又夹起一团饭,说道:“来一点饭嘛!”安小慧应了一声,也把饭吃到嘴里……

    “别动……”我细声道,“你嘴角有颗饭。”安小慧一惊,却见我俯身上来在她嘴角一吻,很快地回去说道:“这颗饭真香!”安小慧脸一红,刹那间怎么也说不上话来,双腿也不听使唤,怎么也移动不了。

    “再来一口!”我微笑道,又夹了一团饭放在她颤抖的双唇之间。她微微张开口,却颤抖得不能将筷子上的饭吃下去。我故意手一颤,一团饭掉在她身上,散得四周都是……

    “哎呀!”安小慧忽地惊醒,慌道:“真的对不住,雷大哥,我不是故意的!”忽地发现我抓住她的双手,不给她乱动。

    “小慧,浪费食物可不对哦~”我淫笑道,开始在她身上吻了起来。安小慧恰好穿的是丝绸长衫裙,吻在她身上便如无物一般。我一边吻,她便发出“嗯、嗯……”的声音。待拣干净了她身上的饭粒,我又笑道:“我检查一下有没有饭粒掉进里面去了。”安小慧傻乎乎地跪在那里,却不知所措。

    没两下功夫,她已经给我剥个干净了,洁白的肌肤像是没有一点瑕疵。“这里有两颗饭粒!”我笑道,一口便含下她豪乳上的小樱桃,不停地用舌尖在她的乳晕上打转。

    “嗯……啊……雷大哥,那个…那个不是饭啦……嗯……”安小慧呻吟道。

    我没有理会她,吸吮她乳首的同时左手已经按在另外一个乳房上挤压……粉红色的小樱桃渐渐地突了起来,乳晕上也开始泛起迷人的桃红色。安小慧的喘气声越来越急促,像是不想反抗我一样,挺直了腰板,将乳头送进我的嘴里。

    “啊……”安小慧一阵呻吟,惊觉了外面守门的士兵,士兵们不知发生什么事,但听声音便知里面大概在干嘛。他们并不敢进来,在门口喊道:“安姑娘,有……有什么事吗?”

    安小慧呻吟道:“没……啊……嗯嗯~舒服……没……”我伸手在她已水流汩汩的小屄上一扣,轻轻拨开她的大阴唇,她便又叫了起来:“啊……嗯嗯……

    哈……好……好舒服……“外面的士兵听得红了脸,又不敢偷看,只是一个劲地自个辛苦。闯王军营军令如山,再加上李志成刚愎自用,普通士兵如稍稍出轨,也会遭到砍头示众的命运。

    我伸出右手,比出中指,轻轻肏进安小慧的小淫屄。她一声浪叫,叫得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了。只是不知为何,就是停不下来。小屄处传来前所未有的爽快感觉,令到安小慧有点迷失自我了。她一边呻吟,一边张开双腿,蹲坐在我手指上面,扭动着小蛮腰使手指直往深处肏。“舒服吗?小慧?”我轻声道。安小慧双颊已经红透了,微张着双眼享受下体带来的快感。

    我解开裤带,露出昂首挺胸的小兄弟…安小慧脸一红,头急忙向一旁转去,却不时悄悄偷看。那泛红的俏颜娇羞不已,微微伸出的舌头带有一丝的期望,下体的一根手指明显不能满足这个小淫妇。

    “想要吗?这个可是男人的宝物,塞进去甜美无比,绝没有其他东西可以取代。”我笑道。

    安小慧又惊又怕又想尝试,细声道:“那么大一根…塞进去……不怕吗?”

    我拥着她深深一吻,轻吮她的娇舌,泛起一丝的唾液,待她淫兴尽起方道:“不怕,雷大哥来了哦!”

    安小慧一惊,小兄弟的脑袋已经抵在她的淫屄口处。“等等……”安小慧急道,我却没有理会她,用力一挺,小兄弟齐根而没……“啊~痛……”安小慧流下两颗泪滴。

    忽闻外面士兵惊道:“安姑娘,是不是有什么事?”

    我吻着她的脸,轻声说道:“放轻松点,一会儿就不痛了。”

    安小慧见我对她如此之爱护,含泪点了点头,娇喘道:“没……没事,不…

    不要进来……嗯……啊……“士兵无奈,也只好做好自己份内之事。

    我缓慢扭动我的腰部,便见下体小兄弟在她的淫屄内一进一出,还带着一丝细细的血丝。她肉壁的夹力不俗,淫水也多,不一会儿的功夫她脸上的痛楚表情已然消去,取而代之却是一脸欢快的表情。

    “嗯……啊……啊……用力……”安小慧咬着下唇,一脸骚样,时不时还扭动自己的腰部。

    我心里窃笑:这个骚货着实骚得好。想罢腰部用力一挺,双腿直碰到她胯下的耻骨,将她整个人挺高了,随即伸直双腿,轻声道:“小慧,自己动看看。”

    安小慧羞答答地点了点头,便开始扭动她的小蛮腰,一前一后地坐在我身上扭动。我下体一阵爽快,龟头处的夹力更加大了。那淫水随着肉棒缓缓流下,流得我整个蛋蛋都是……我伸手直握着她那一双乳房,左右不停地搓揉……安小慧一阵快感沿至大脑末梢,腰部扭动得更厉害了。

    我刚练完功,并没有运起九阳神功,再说每次都用有点太久。忽地感到一阵想射的感觉,忙一捏她的屁股,说道:“小慧,慢点…慢一点……忍不住啦!”

    安小慧一个劲地扭动娇躯,一边喊道:“停……停不下来了……好爽………

    啊~~~~~~“阴阳两股精液互相喷向对方最深层的地方,安小慧一声娇喘便昏趴在我的身上享受那一刻的温存。

    “BOOM”的两声,我捡起地上的两张卡片一看“卡片编号:081;卡片名称:安小慧;简介……难易度:B”另外一张是……咦?是“出入卡”?LUCKY~原来不是指定卡片的B级女孩子都有机会有……可能吧~?

    我将卡片收了起来,花言巧语把安小慧撵走。嗯……是时候离开这鬼地方了,还有什么事忘了做?好像记得还有一件事一定要做的,可惜就是想不起……算了。我活动了一下筋骨,准备施展凌波微步离开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应该没有人能追上我吧?

    一……二……

    “雷大哥,”

    三……

    “砰”的一声,我跌了一跤。

    “哪个娘娘腔在叫我啊?”我吼道。鹜然看见早上见到的那位美女委屈地站在我面前,双眼的泪珠冷冷地在眼眶中打转,却流不出来。我慌忙赔罪道:“对不住了,我刚好在……在想一点事。你是……苗大侠的女儿?”

    她一转脸便变回了笑脸,柔声说道:“嗯,我叫苗若兰,听我父亲说你姓雷,我叫你雷大哥可以吗?”

    我点了点头,说道:“听你父亲说,你叫若兰吧?美若天仙、吹气如兰……

    果然是人如其名啊!“我笑道。

    苗若兰脸上一红,说道:“我是来……”她迟疑了一会儿,又说道:“爹爹叫我告诉你,闯王对刚刚你的态度很生气,应该不会那么快放你出来的……”说罢一转身低下了头。

    侧面看她实在是……美的没话说,那长长的睫毛下面有着盈盈的水汪汪的眼睛;漆黑的眼珠犹如天上点点的繁星;洁白的肌肤微微透出健康的粉红色;瓜子脸的最下面,有着一个红润的晶莹剔透的朱唇……我顿时便被她迷住了。她一转身,我鹜地惊觉,当下说道:“李志成想要困着我?那是比作皇帝梦还早!”

    苗若兰露出惊异的神态:“雷大哥,你……闯王为国为民,是大丈夫、真君子,并不是那个你口中想做皇帝的人!”

    “那今天的龙袍龙冠是怎么回事?”我反问道。

    苗若兰一脸疑惑,缓缓吐出几个字:“……可能……闯王说过捧朱姓皇族后裔为王的……”

    “哼!”我冷笑道,“如果真的如此那自然最好。但我也不想再管你们的事了……”

    沉默了一会,我们俩都无言以对。苗若兰道:“我……是时候该回去了。”

    说罢转身就跑。

    “唉……等等!”我唤道。

    苗若兰转过头来,用那惹人爱怜的目光看着我问道:“嗯?还有什么事嘛,雷大哥?”

    我摇了摇头,说道:“算了,晚安!”

    苗若兰天真地笑了笑,说道:“晚安,雷大哥。”便离开了帐篷……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不禁感到一丝的惋惜,面对如此多高手的闯王军营,还是小心为上啊。

    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上了苗若兰而她老爸又懵然不知的呢?我苦苦思索……

    唉呀,我双手搔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除非是引起混乱吧……可引起混乱苗人凤一定紧紧跟着她的啊?还真是难了。要不假装刺杀李志成好了,然后潜入苗若兰的帐篷将她绑走?不行,我连她帐篷在哪里都不知道,还谈什么绑走她……想着想着,便听到一声鸡啼,已经天亮了……

    “雷公子,起身了……闯王要见你!”门外一把声音叫道,应该是昨天在帐外偷听的小卒卒吧,咋对我那么有礼的……该是苗人凤交待的吧!我欠起身来,往帐外走去……刚撩起布幕,便见门口两个士兵已经倒在血泊里,死相可怖……

    我心中一惊,忽闻一人声长啸:“快来人啊!有人越狱了、有人越狱了……”

    我心中顿时惊觉:“坏了!有人要害我!”当下四周围的士兵手执长枪将我团团围住,枪尖直指着我…我的营帐后面缓缓走出一个人来,正是闯王李志成。

    “大胆逆贼,竟敢杀害忠良、大闹军营,该当何罪?”李志成摆出一副正直的模样……看他那贼样,嘴角微翘,眼神含着一股杀机。他妈的,刚才那把娘娘腔的声音原来就是李志成!

    “你诬陷我!”我怒道。

    李志成“呵呵”一声冷笑,道:“本王需要诬陷你吗?本王正直不讹,爱民如子……你竟敢杀害本王军中之士,实在是可恨、可恶、可杀!”

    李志成大呼一声:“来人啊,拿下!”便见胡斐一个高跃从人群中窜出,举刀直向我劈来。闯王营的士兵士气高昂,见我也是举刀便刺…他妈的,死在这种娘娘腔手中实在是一种侮辱。我身子一抖,一股真气运将开来,顿时满脸泛红,全身冒烟……

    “九阳神功?”穆人清奇道,当下挽起袖子,双掌一挥,便冲将上来………

    “蓬”的一声,穆人清摔了个大跟头,而且还是正面落地。他回头一看,安小慧竟拉着他的双脚不放。“小慧,你在干什么?不要阻止我!”穆人清叫道。

    安小慧更加用力地抱着他的脚,喊道:“不放,我死也不放开!”

    “这孩子……”穆人清叹了口气,也不说什么了。

    苗人凤也抖擞精神,既然识得那内功是九阳神功,他也是寸步不敢离开苗若兰。这便形成了我和胡斐一对一加一堆士兵的局面,还没有去到最坏的地步。我看他高高跃起,便右掌一挥推将出去,正是降龙十八掌的“亢龙有悔”。

    胡斐一刀还未劈下来,便觉气劲盎然,当下变砍为挡,以刀身直挡住我那一掌……但闻“铿”的一声,胡斐连带着冷月宝刀飞出数米,一个空翻后又奔向了我。

    “嗯?”我一奇,竟然还有不知名的刀可以挡住我一击,当下抖擞精神,又是一掌拍向胡斐。胡斐这次有了准备,身子微微一斜,便躲开了那一掌,挥刀一扫,便是地堂刀法。我一个纵身,便见数十条长枪直往我身上刺。当下双臂一夹、一扭,“卡嚓”一声,数十条长枪便如乾面条一般被折断,顿时木屑纷飞。

    眼看下方的胡斐又要冲将上来,我手中一把长枪枪头向他一扔,便像十余只箭朝他射去……胡斐一惊,着地一滚,躲开数个枪头;我左手又是一挥,十余个枪头夹杂着九阳神功的劲道直向他射去。他鹜地大惊,刀柄一转,便又是挡下我数“枪”……

    “呜……”的一声,一只长枪枪头擦过胡斐大腿,顿时鲜血直流。“喝!”

    我一声长啸,直向他脑门儿拍去……忽闻身旁左侧剑锋破空之声,苗人凤一剑直朝我刺来……我嘴角微微一笑,两腿一错,便使出凌波微步直奔李志成……

    李志成大惊,大呼道:“护驾!护驾!”眼看就要打中李志成一刹,身旁又是罡风大作,穆人清一掌直击向我天灵盖,竟是后发先至?我一个转身躲过一掌,五指成爪扣着李志成一甩,李志成便和穆人清撞了个满怀。

    “嗯?”我鹜然察觉李志成腰间有把漂亮的精致的小刀,当下一个突步便抢得在手,回身一转便晃在苗若兰面前……当下两人大骇,齐声喊道:“死也要把军刀抢回来!”“帮我把女儿抢回来!”众士兵傻眼,两个不同的命令使他们不知所措。

    “又见面了,宝贝!”我微微一躬身,右手一挽苗若兰的纤腰,一个纵身便飞上屋顶,飘然而去……

    “若兰!”……营地里只留下苗人凤的呼喊声和李志成的叹息声。

    ……

    嘿嘿,抱着这等尤物不一亲芳泽又怎么行呢?我看着怀中受惊的苗若兰,情不自禁在她脸额上吻了一下……“嘤”的一声

    破空之声传来,我心中一惊,一个空翻便落在一个无人的荒野上。“你是谁?”我一手抱着苗若兰,一手直指她问道。

    但见一个身穿黄衫的执剑女子盈盈地站在我的面前,那蛮腰……略胖;那纤腿……略粗;那双峰……略小。我晕,还带个乌黑的京剧面具(额头有个月亮?

    包青天啊?),我追问道:“你是什么人?”……她却不回话,我勃然大怒,点了苗若兰数处大穴,放她在一旁,便朝那女子攻去……

    但见那女子手腕一转,我才发现那黝黑的剑锋,上面隐隐约约写着“倚天”

    二字。“峨嵋”的?不能手软了。当下双掌呼出,便是降龙十八掌中的“龙战于野”。但见一条火龙窜出,张牙舞爪地朝她扑来,热气烧着了四周的乾草……

    那女子不慌不忙,长剑微斜,一剑刺出竟如清泉般化解了九阳气劲,余劲直刺我胸膛。我鹜然大惊,身子微微一侧,却躲不开她那要命的一剑,剑锋直入我肩胛骨……

    “啊!!”我痛得仰天长呼,身子急速后退,跌跌撞撞地倒在苗若兰身旁。

    忽地喉头一甜,哇的一声,吐了一口鲜血……右臂的伤口流血不止,我慌忙连点我伤口四周要穴,止住流血再说……岂知点了八处大穴仍然流出丝丝细血。

    “中了我”独孤九剑“的”破掌式“和”破气式“仍不绝命,看来你的功夫不弱嘛!有在好好练功哦!”一把带有杀气的声音从面具的底下传来,我心中一跳,眼睛直落在她胸前那个挂在脖子上的MP3上……

    “哼哼!”我冷笑道,“原来是GM,不怪得武功如此之强。”胸部一时郁闷,又吐了一口鲜血;右臂麻痹,该是暂时不能用了;刚才一剑像是刺穿了手少阳三焦经脉,九阳神功也暂时用不了了……怎么办!

    “眼光不错嘛,淫贼!”GM笑道,“连A级的苗若兰都上得了,可惜遇到我了,哼哼!今天就要了你的命,让你GAMEOVER!”GM长啸一声,手中长剑一抖,直朝我刺来……用的却是玉女素心剑法。

    我脸上微微一笑,喘着粗气说道:“想杀……我?太早……了点!”

    GM顿时停下了攻击,笑道:“哈哈哈哈哈哈……你都是砧板上的鱼了,还敢在一旁说大话?”

    我不搭话,伸手喊道:“BOOK,”卡薄便呈现在我面前。

    “哼,难道你找你搞过的女人来跟我打就打得赢了吗?发梦!”GM虽这么说,仍然摆好“独孤九剑”的架式。

    我缓缓取出一张卡片……胸口的郁闷和右肩的疼痛已经令我坐不住了,我躺在苗若兰身上,叹道:“可惜啊,可惜啊!苗家大姑娘没有搞到手!”

    GM大怒:“还想再侮辱女性?我杀了你!”说罢挺剑直刺过来……

    “GAIN”……并没有什么女生出现,倒是一道白光闪过,我又回到了现实的家中。

    右臂的疼痛已经消失,伤口也不知去了哪儿……“可惜啊!可惜啊!”我郁闷得大喊。

    “臭小子,喊什么喊啊?吵死了!”门外传来老妈的声音。

    “知道了!”我伸了伸舌头。唉~没有搞到苗若兰还真是可惜啊。我一个转身……“苗若兰~!”只见苗若兰平躺在我的床上,身上仍然是那件古装貂皮棉袄……

    网游金庸第二十八章

    作者:爱情坟墓看着床上的苗若兰,我的心顿时“砰砰”、“砰砰”的急速跳动。

    第一件事要做的,先将房门锁紧,我慌忙走到门口,忽闻老妈的敲门声,我的心瞬间便像要跳出来一般。

    “来……来了!”我缓缓扭开了门把,只留一条小缝隙,并用身体极力遮挡床边的位置。

    “老妈下去打麻将啊,你好好在家看门口,不要到处去了。知道了吗?”老妈说道。

    我赔笑道:“好吧,老妈赢多一点啊!”

    老妈疑道:“怎?你今天这?乖,奇怪了。”

    我吓得直冒冷汗,“没有啊,乖一点不好吗?还是你想我变成不良~”我故意装了个鬼脸。

    老妈笑了笑,忽地手机响起,便又是那几个“师奶”在催!老妈应了两句,便挂上了电话,对我说道:“不要乱来哦,在家你试试乱来?脚都打断你的!”

    说罢就出门了。

    我“呼”的一声舒了一口气,老妈一般打麻将三五个小时都不会回来,现在要做掉苗若兰一点都不难,只是……

    我走到床边,看着苗若兰的娇躯,她那两只水晶般的眼睛骨碌碌地转动,像是十分害怕眼前所见到的一切。之前在游戏里还好点了她的穴道,要不她现在大喊大叫我可摆平不了她,嘿嘿~但现在解开她的穴道也是时候了,一个死鱼我可没兴趣,我伸指便点………

    苗若兰还是一动不动,奇怪了,怎?不行了呢?难道我的武功尽失了?那怎?苗若兰可以带回现实啊?我看着她惊惶而闪动的双眸,那娇艳的身躯就在我面前,我靠,我管你死鱼活鱼,做了再说!

    说干就干,两下功夫她身上的衣服就被我脱个干净,一双娇小的乳房顿时呈现在我的面前,乳头微翘,乳晕还是可爱的粉红色。

    我张开她的双腿,跪在她面前,突出许多的下体隔着裤子抵着她干净而无毛的“鲍鱼”。看见她如此可爱的小乳房,我便有种想一手掌握的冲动。

    我一手抓去,她便“哼”了一声,想不到NPC带出来还真有真实的感觉,我一口含下她的小樱桃,微微用舌头在乳晕上打转,另一只手抓着她的乳房绕圈圈。

    她嘴巴微张,从喉咙底处发出“嗯……哼……”的短暂的呻吟声,却苦于不能开口。

    我看她忍得如此辛苦的样子,一脸兴奋,舔得更加卖力了。

    苗若兰满脸惶恐,看着这个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竟赤裸裸的用最初降落在人间的模样如此接近的面对着他。她不懂人事,身体却?生些许微妙的变化,那粉红色娇小的乳头开始变得硬而坚挺起来,撒尿的小洞洞没有想尿的感觉可是却湿了一大片。

    看着她湿润的下体,我早已经压抑不住心中的冲动,牛仔裤的拉链一拉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