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61 部分阅读

    “宋大侠,攻他双眼!”我急忙喊道。

    宋远桥等一闻声音,来不及再想,四把长剑直指老僧双眼!老僧一惊,不知其中用意,双手急举,以指夹其剑尖……

    就是现在,我忽地立马站好,左掌虚晃,右掌呼出,便是最简单的一招“亢龙有悔”……“蓬”的一声打在老僧身上,不痛不痒……

    “张兄!!”我喊道。张无忌从我身后闪出,便是一拳“七伤拳”的高招…

    也是“蓬”的一声打在老僧胸口,内力到处,老僧竟口吐鲜血连退数步……

    “啊!”众人都是一惊,便连老僧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受伤,六脉神剑和金刚不坏神功一攻一防,可以说是无可匹敌,再加上《易筋经》的内力,怎么会被区区七伤拳所伤呢?殊不知,七伤拳一拳七道不同气劲,老和尚虽挡住了第一道,后面六道却化解不去。再说张无忌的拳力比谢逊要强得多,老僧先挡了我一掌之下,又怎么能再连续挡七道劲力呢?

    “为什么?!”老僧吃惊,口中鲜血不止,右手抚胸,貌似辛苦,半跪在地上直喘气。武当四侠也是站立在前,满头大汗,均对刚才一场恶斗都心有余悸。

    张无忌道:“得饶人处且饶人,你走吧!”

    我鹜地一惊,却闻身旁宋远桥说道:“只望你以后不再害人,不要再与这位少侠为难了!”意思明白不过,但仍是要放他走……我也无言,毕竟单凭我一个人,却怎么也不是他的对手,这下他回去也要休息个一年半载吧?看来今后要小心那个戴眼镜的就好了。

    但见老僧缓缓站起,突然一指朝我身后指去,正是威力最大的少商剑……却闻身后一阵惊呼:“小心!”一个转头,便见小昭抱着水笙滚倒在地,还好躲开了那一招。“你这个……”回头一看,那恶僧却是无隐无踪了。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身后的呼喊声惊动了全场人。我急忙跑了过去,心中一惊:水笙倒在地上痛苦地咬着嘴唇;右手捂着肚子,左手抓起一撮泥土,紧紧地捏着;胯下流出一摊鲜血,染红了半条裤子……“水笙!!”

    ……

    画面一转,我焦急地趴于明教厢房床前,张无忌正在替水笙把脉。“怎样?

    水笙没事吧?“我焦虑地看着张无忌,快要做爸爸的我显得有些烦躁,虽然是假的。

    张无忌深锁的眉头略微舒张了一些,说道:“兄弟不用担心,她没事,只是……”

    “只是什么?”我问道。

    张无忌叹了一口气,说道:“只是她腹中的婴孩恐怕保不住了。”

    “吓?”在床上的水笙醒了过来,样似吃了一惊,忽地泪珠滚滚而落,呜咽道:“我的……我的孩子,没有了!”

    我轻抚着她的头发,安慰道:“别伤心了,孩子没有了还可以再生嘛……不要哭了……”水笙紧紧抱着我,伤心得说不出话来。

    “那老和尚和你有什么仇恨呢?为何要如此追杀你!”宋远桥问道。

    我脑筋一转,道:“唉~我当年看见几个来自大漠的藏僧,调戏良家妇女,掳财伤人。我一气之下就教训了他们一顿,岂知那几人功夫不错,好几招一不小心我几乎自己赔了性命。逼得我使出杀着,将他们几个都杀了……”

    宋远桥赞道:“路见不平正应该如此,虽杀人不好,但此情此景也只能这样了!”

    我又道:“后来过了一年,这个老和尚就来找我,说什么我杀了他徒孙,要来报仇之类的,便一直追杀我至今。”

    宋远桥叹道:“原来如此,难怪那老和尚如此追杀你……也不难解释为何他不肯承认与你有仇……毕竟你一个人打败他徒子徒孙……”

    我心中便舒坦了许多。唉……我的水笙如此伤心,实在是过意不去。她一个女孩儿家,大腹便便,山长水远来到光明顶找我,单单是这份情义,便叫我一定要好好对她。我细声道:“笙妹,你以后愿意跟我闯荡江湖吗?”

    水笙哭红的双眼情深款款地看着我,这次是喜极而泣,点了点头。

    我细声道:“嗯,只是现在你身子骨还弱,先在这里歇息歇息,等我去办点儿事便回来接你!”说罢回头对张无忌道:“张兄,没意见吧?”

    张无忌点了点头,说道:“兄弟尽管去,妹子交给我照顾好了,我一定好好照看着她!”

    水笙说道:“雷哥,你上哪儿去!”

    我摸了摸她的秀发,说道:“……没什么,去去就回来。”说罢对群雄揖了一揖,挥袖而去。

    臭和尚,竟然公然想杀我?

    简直是目无王法嘛!我的武功还不够,我还要学更厉害的招,还要GAIN更多的九阳神功,更多的降龙十八掌。

    想要学剩下三掌必须找会降龙十八掌的人,金庸小说里面精通的只有三个:乔峰、洪七公、郭靖……其他的都是半桶水,那个汪剑通可能也会,只是不知道哪里去找。去襄阳找找郭靖吧,说不定还会有意外收获。

    说去就去,打开大地图,一直往东走,“襄阳……襄阳……”

    “哎哟!!”我的脑袋好像撞到树了。

    “嘻嘻!”一阵娇滴滴的笑声传来。

    “谁?”我四下张望,却见一个尼姑手执长剑站在大路旁。她一笑便收,装出正经的样子,说道:“阿弥陀佛!这位施主,请问你有没有见过一群白衣尼姑走过呢?”我看了看她的样子,长得眉清目秀的,一张清纯的瓜子脸,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啧啧~显然是美女一个。

    看着看着我便呆了,脸上神色时而高兴,时而忧伤…那尼姑看我神色有异,不禁担心道:“这位施主,你没事吧?”

    我回了回神,说道:“没事,只是刚才碰到了头,有点痛而已!”

    那尼姑听了又是“噗哧”一笑,接着便感觉到自己的失态,双手合十,跟我行了个礼,匆匆离去……

    “啊哈哈哈哈哈!那么美貌的尼姑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跟了本大爷好了!”

    一把诡异的声音叫道。

    但闻“呼”的一声,一个人影急速晃过,拦在那个小尼姑面前,一脸淫相,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只见他满脸胡渣,淫笑道:“小师父,我身体不舒服,出家人慈悲为怀,你给我治疗治疗如何?”

    那小尼姑一惊,立马长剑横胸,说道:“你…你不要过来,过…过来我……

    我便不客气了!“

    那大汉笑道:“哈哈,小师父真是会开玩笑。区区这把小剑便可以制住我的话,那我还叫万里独行田伯光?”

    我鹜地一惊,那个人是田伯光?那那个小尼姑是……仪琳?

    仪琳几乎都被吓得哭出来了,双脚不停颤抖,一个劲地往后退。田伯光满脸堆笑,一步步地朝仪琳走来…仪琳忽地一剑,直刺向田伯光。只见田伯光微微一偏脑袋,躲过这一剑,又用一指掂着长剑剑身,微微一弹,但闻“铿”的一声,长剑断为两截……

    仪琳和我都是一惊,想不到田伯光武功并不十分弱,只是这点小事儿,我也可以做到……如果说搞掂田伯光和不成器的令狐冲的话,也不会十分难,估计仪琳的难度可能在B左右吧!

    “嘿嘿!”我冷冷一笑,身子一晃便到了仪琳身前:“小师父不用怕,我来教训教训这个家伙!你在一旁看热闹就好!”

    仪琳听了若受大赦,连连作揖道:“这位施主,真是多谢了!”

    田伯光一惊,怒道:“小子!要做嫁娘啊?老子叫你吃不了兜着走!”说罢大喝一声,单刀晃然便已经在手,直朝我砍来。

    我身子一晃,便抢到他的身后,用的便是逃命绝招──凌波微步。

    田伯光“咦”的一声,回头说道:“想不到这世间除了我师父还有轻功比我高的人?你小子不错!”手中长刀虚晃一下,一刀接一刀地直朝我身上招呼,正是田伯光独门绝艺“狂风快刀”。只见他一刀比一刀快,我不禁一惊,脚下的步伐越走越快,手上却是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田伯光微微一笑,快刀是越使越快,根本不给我出招的机会。我越躲越急,几次险些被他砍到,急忙大叫道:“仪琳小师父,把剑给我!”

    仪琳一惊,急忙取出半截断剑,不住拿捏着,焦急道:“施主,我只有半截断剑?!怎么办?”

    我喊道:“半截就半截,是剑就好了!”仪琳咬一咬牙,半截长剑往我的方向抛去……

    “哼!想接剑?没门!”田伯光长刀一晃,正砍在半截长剑上。仪琳“啊”

    的一声,但闻“铿”的一声,长剑向另一方向飞去。“看你还怎么用……”田伯光得意的样子被一副惊讶的模样掩盖,望了望胸前,一只碧玉萧直抵着自己胸口膻中穴。

    “谁说我要用剑的啊?”我微微一笑,田伯光满脸惊讶地倒了下去。

    我一转玉箫,潇洒地摆了个Pose,嘿嘿,这回仪琳小师父不迷死了?!

    只见仪琳一脸红晕,看着我直傻笑。我缓缓走了过去,说道:“仪琳小师父,你没事吧?怎么脸那么红?”

    仪琳忽地奇道:“这位施主,你怎么知道我叫仪琳?”

    我慢慢凑近她,说道:“那是因为……”说罢一个热吻便凑了上去,仪琳一惊,将头一偏,我却只吻到脸颊。

    “仪琳~”我一把抱住她,并不让她挣扎,又一吻直吻她的朱唇……这下却给我吻了个正着。那粉嫩的朱唇软软的,香香的,一吻之下我便心动起来。

    “施主,不要这样~”仪琳却尝试推开我。这个时候的她像是没有认识令狐冲,所以还没有陷进去了啦。她这么一丁点儿力气怎么能推开我呢?我又一次凑上她的朱唇,轻压她朱唇的时候缓缓地探入我的舌头……

    “啊哟~”我舌上一阵疼痛,我急忙放开了她。“做什么?”我急道。她露出害怕的模样,毕竟原着里的仪琳是一个三贞九烈,只忠于菩萨的人。

    我也不理会那么多了,一个箭步抢上去将她摁倒在地。

    “施主,你要干什么?”仪琳惊恐地叫道。我摁住她的双手,不住地吻她的脖子、脸额、耳朵的地方。

    “住手…住嘴!不要这样……呜……我不喜欢这样!”仪琳开始哭了起来。

    我一把扯开她的衣服,露出白皙的乳房,那乳头还是粉红色的,娇挺着、粉粉嫩嫩的。

    “哇…放开我!不要……”仪琳的眼泪便开始像雨般落下了。可是还不能心软,我一口含下她小樱桃乳头,一个劲的吸吮。

    仪琳一脸的红晕,娇喘声越来越高:“啊…不要…不要,这位施主。呜…”

    我随着她的呼吸声蹂躏她的乳房,柔软的乳房被我捏得红一块紫一块的。那粉红色的乳头也渐渐变成桃红色。

    顺着身体吻下去,却令我想到令狐冲…怎么令狐冲还不出现?难道是像平常一样搞完才出现?不管了,看到她湿了一大片的亵衣,我的小兄弟都站起来了。

    我轻轻地用手指肏入她涌水的秘屄中,只闻她“哼”的一声,便露出享受的神态……“咦”?我不禁一奇。

    柔滑的秘屄的那种触感使我没有想那么多,我一边抠,一边将紫红的小兄弟塞入她的樱桃小口中。看她那么兴奋的表情,我看也不怎么会咬我了吧。果然,仪琳含着我的小兄弟并不咬下去,只是在唇齿边碰来碰去,看来不怎么会口交。

    我抓着她的头,一前一后的晃,她像是明白的我的意思,含着我的小兄弟一吸一吐,虽然谈不上什么技术,却也十分受用。

    我抠着抠着便觉她下体的淫水越来越多,张大的双腿像是渴求着我的肉棒。

    我放开她的脑袋,用龟头抵着她的秘屄屄口,蹭了一下便一挺而入。“啊……”

    的一声,仪琳呼吸声渐渐急促起来。

    “嗯?”我又是一奇,看着肉棒渐渐隐没在她的秘屄包裹下,却只见到白色的黏液,而不见红红的血丝……奇怪,像仪琳这种天天菩萨的尼姑,竟然不是处女?忽地她秘屄一收缩,一种触电的感觉自龟头到大脑,一阵舒畅,我便不想那么多了,挺起腰杆子一肏到底。仪琳也感到一阵快感:“啊……”

    ……

    完事了吧?我也不知道我肏了多久,只是看着那又红又肿的小嫩屄像是又有冲动一般。仪琳气喘吁吁地躺在地上,小腹不断抽搐,那嫩屄仍是淫水长流。

    “BOOM”的一声,卡片凌空而出。我捡起那张卡片看了一看:“卡片编号:029;卡片名称:仪琳;简介:……;难易度:B”

    “嗯?”我挪了挪眼睛,只觉得那B字越来越模糊,越来越看不清……晃一晃眼,居然变成A了?“虾米?”我惊叫道,“咋可能呢?”还是一开始我眼花看错了?这张卡片本来就是A?

    忽地一把清脆而又威严的声音怒吼道:“你这个淫贼,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做出这样的事,看我不收拾你?!”转头看去,却不是令狐冲,眼前的是一大群尼姑,为首的白衣尼姑英姿飒飒,手中的念珠乃以钢丝所串,难道是“三定”之一?

    “布阵!”那白衣尼姑一吼,身后的大小尼姑同时挺出长剑……

    “万花剑阵?!”我吃了一惊,眼看那老尼便要一顿念珠打来,怎么每次都是尼姑啊……

    网游金庸第二十四章

    作者:爱情坟墓眼看定静老尼念珠颤动,显是灌注上乘内力,非同小可,我立时挑起脚边那截断剑,向念珠踢去。

    那断剑的去速甚快,但闻“铿”的一声,念珠与断剑相击,断剑竟被弹了回来,那念珠仅仅去向略偏。

    定静老尼的内力已臻化境,初级九阳竟然不是她的对手?我身子一歪,她念珠击入地上,激起一阵尘土,定静手腕一转,已是变了招,念珠便如利剑一般,一挥一摆均透出阵阵劲风。

    那群弟子见师伯得势,三五人一组使开万花剑阵,直向我冲来。

    我心中一惊,急速捡起了那半截断剑,架在躺在地上,全身裸露的仪琳脖子上,狠狠地叫道:“别动!”

    这一叫果然了得,定静和众恒山弟子都不敢再动半分。我吓得出了一头汗,输给高手还说的过去,输给这群女人还真过不了自己那关。

    我笑道:“往后退开……退开!”

    定静仍是英姿飒飒,竟异常平静地说道:“邪魔外道,我佛门弟子决不退让半分!”

    众尼都吃了一惊,跪下叫道:“师伯……”

    定静缓缓说道:“我们佛道中人追求的是精神的解脱,那一副臭皮囊留着作甚?”

    为首恒山弟子仪清站起说道:“师伯教训得是!”

    什么?定静竟然不理会仪琳的死活。哼,还以为你是什么得道高尼呢?我脚下凌波微步一走,已经提着仪琳来到树梢上了:“哼!还给你们!”说罢将仪琳往下一扔,那群尼姑应该不会见死不救吧?果然看着她们凑过去接住了仪琳,嘿嘿,我当然是溜之大吉啦。

    唉,一把鼻涕一把汗啊,我竟然要要胁一个小尼姑才可保命,正证实了一样东西,我的武功太差,这个网路游戏需要自己练功的时间太多。

    走了许久,忽地远远便见一老乞坐在路旁,样貌慈祥,眉宇之间透出一丝英气,便知道他乃非凡之人。于是我便走前去,仔细打量着这老乞丐:衣衫褴褛,头发蓬乱,背着个大红葫芦,手上……嗯?手上只有九只手指!

    “难道他便是丐帮现任帮主九指神丐洪七公?”我心道。

    可那样子像是神色有异,看来还是小心为上,便装着不认识,扔了几两银子进他的钵里,转身便走。

    “好小子啊!见到老乞丐还懂得施舍一点,看来我要对你改观了。”忽地老乞丐说话了?

    我疑道:“这位前辈,难道您在什么地方见过我吗?”

    老乞丐欠欠身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笑道:“江湖传闻你风流成性,败坏不少良家妇女的名节,此次老乞丐来,便想试探试探。若是假的,老乞丐掉头便走;若是真的,那老乞丐可容不得你!”

    那眼角边露出一丝杀气,我的心不禁一寒。连忙揖道:“敢问老前辈高姓大名?”

    老乞丐晃了晃葫芦,笑道:“嘿嘿~我便是乞丐老祖宗啦……至于名字嘛,暂时你还用不着知道!”

    “你便是洪七公,洪老前辈!”我朗声道。

    洪七公愣了一愣,惊道:“哟!这娃娃好眼力!老乞丐还没看出来。”洪七公笑了笑,又说道:“看你娃娃内功根基不错,学的是佛门正宗内功吧!那江湖上对你的传闻就太过了,说什么败坏良家妇女的名节……”洪七公又顿了顿,说道:“若你以后撞在我手里,那就没有情面说了。”

    我心中一凛,心道:“看来以后上女人的时候,还得看看她愿不愿意才行,以前武功差的时候都是靠骗的,武功稍稍好一点儿,就到处奸淫掳掠,还是收敛一点好!”

    “洪老前辈教训的是!”我揖道。

    洪七公笑了笑,喝了口红葫芦里面的酒,说道:“既然如此,老乞丐就要走了。”说罢正欲离开。

    “前辈请留步!”我急忙唤道。

    洪七公奇道:“小娃娃还有什么事啊?”

    我深深一揖,说道:“虽知前辈生平不易收徒,只是晚辈久慕洪前辈之名,望前辈收晚辈为徒,以了晚辈平生之志。”

    洪七公皱了皱眉头,道:“什么晚辈前辈,前辈晚辈的,麻烦死了。你就叫我七公就好了,只是你既然知道老乞丐收徒不易,却怎么知道老乞丐会收你为徒啊?”

    我笑了笑,道:“七公,我既然开了口,便知道怎么才能满足七公……”说罢奸诈地笑了笑。

    洪七公听了咽了咽口水,左手食指不停颤抖,洪七公见状慌忙按下那只大动的食指,装作一切毫不在乎的样子,说道:“去去去,小娃娃用不着用老乞丐的弱点来激我。”说罢咬了咬牙,飞身即去。

    “前辈!”看着他远去的身影,一阵不甘心涌上心头,于是拔脚便追。

    追了好一阵,仍是只是看到洪七公的背影,心中不禁一阵感叹:凌波微步乃轻功之中佼佼之者,却追不上区区逍遥游的轻功。

    正当我准备放弃之际,洪七公忽然一个空翻停下了脚步,笑着对我说道:“小娃娃,轻功不错,当今武林能追得上老乞丐的已经不多了,你竟然可以和老乞丐不相上下,老乞丐佩服!”

    我追得气喘吁吁,只喘着粗气,缓缓说道:“七公,还有……还有更令你吃惊的呢!等我……休息一下,再给你看看!”

    洪七公一呆,笑道:“嘿嘿,娃娃还有什么可以令老乞丐吃惊的啊?”

    我笑了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左手虚划一圈,右掌呼出,正是那练得熟练的“亢龙有悔!”。

    “哟!小娃娃不得了……什么时候把老乞丐的绝学偷学了去了?”洪七公惊道。

    我得意地笑了笑,说道:“什么偷学啊?那么难听。那是我结拜大哥乔峰教我的!”

    洪七公像是恍然大悟,心想除了自己便是只有乔峰才会此等降龙十八掌,便对我说道:“乔帮主乃我前任帮主,不知被什么小人安了个外族的名分,以至被逐出丐帮,但论人格,却是一等一的大丈夫、真君子。小娃娃既然和乔帮主结成兄弟,那自然也是光明磊落之辈……”又想了想,说道:“你这小娃娃好不过分,既然学得降龙十八掌,好好练后天下便难逢敌手,干嘛非得拜老乞丐为师啊?”

    我挽着他手臂,说道:“七公你别急,我慢慢说给你听。当年乔大哥只教得我十五掌,便道帮中有要事,去了便没再回来,所以我那三掌,却是迟迟没机会学着。”

    洪七公笑了笑,说道:“哦~原来是这样啊?你这小娃娃行……要我教你剩下那三掌不难,只是……”

    我忙道:“只是什么?”

    洪七公狡诈地说道:“嘿嘿,只是你刚才说可以孝敬孝敬七公的东西,嘿嘿嘿,七公要看看满意不满意!”

    我笑道:“哦,原来如此!好,七公,您先到京城外一间客栈住下,我去去便来。”

    洪七公奸笑道:“哦……嘿嘿,你这小娃娃滑头啊……”

    分手离去不提。

    我心想,好歹自己跟韦小宝有一点交情,要御膳房的厨子做手好菜应该不难吧,当下直奔京城。

    “哎呀!”什么东西绊了我一个跟头,低头一看,“咦!”好东西啊,只见一两银子放在路边……嗯?好端端应该不会有银子在路边啊?仔细一看,不光是银子,还有衣服,裤子。装备来看应该是女人的衣服,而且两个人均不是中土人士哦?!

    悄悄地往坡下看去,只见四人打作一团。

    “嗯?耶律齐?大小武?”我奇道,眼下耶律齐和大小武正在与一独眼双刀之人打斗。

    “夏侯惇?不……公孙止?”我便明白什么事情了,身旁偎依在一起的裸女想必便是耶律燕和完颜萍了吧!

    嗯,啧啧!那完颜萍确是一个美人,不怪得公孙止那个老色胚欲先我一步下手,那水汪汪的眼睛也曾令杨过心动;耶律燕就比较一般,但是那异族的风味,加上嫋娜的身段,确实也是令人难以舍弃。

    眼看耶律齐和大小武都被公孙止打飞了武器,赤手空拳和手执双刀的公孙止对打,那公孙止左一刺右一砍的,使出阴阳交错刀法,数招间就将三人踢倒,刀指着耶律齐道:“哈哈哈哈,你们几个小卒就想打倒老夫,实在是太天真了!”

    举刀欲砍,忽地一颗小石子飞过,“铿”的一声击中了公孙止的钢刀。

    公孙止虎口剧痛,钢刀几欲脱手,喊道:“谁?”

    忽见一男子站于坡顶,以一蓝色肚兜蒙脸,便正是在下啦。

    “公孙止你这个淫棍,竟然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我大声喝道。

    完颜萍细声道:“我的肚兜……”脸上红得紧,与耶律燕在一旁遮遮掩掩,生怕被人看见。

    耶律齐喜出望外,道:“这位少侠,快快杀掉这个淫贼,为民除害!”

    我笑嘻嘻地说道:“公孙止,有这挺好康的东西咋不找我啊?”

    公孙止刚才便已领教了我的武功,心存忌惮,现我表明立场,他立时眉开眼笑,入道:“哈哈,少侠跟老夫原是同道中人,刚好有两个美人,咱们一人一个吧!”

    “你……”耶律齐、大小武和二女的心顿时便像掉进谷底,耶律齐道,“你……想不到……”

    我缓缓走进耶律齐,道:“嘿嘿……你想不到的事还多着呢?”

    公孙止连连赔笑道:“少侠,你看这两个小妞你要哪个呢?”

    “我嘛~!”我笑嘻嘻地想了想,说道:“当然是全部都要啦!”

    说罢五指成爪,扣着他左腕一扭,但闻“喀嚓”一声,听声音便知道是粉碎性骨折,钢刀应声落地。

    公孙止捂着断了的左手道:“你……”

    我“嘿嘿”地冷笑一声,他望着我犀利的眼神打了一个寒战,心有不甘地离开了。

    耶律齐霍地站起,指着我说道:“你……你这个淫贼,不要过来啊。你敢乱来的话,我对你不客气。”

    “哈哈哈哈……”我仰天长笑,道:“好,临危不乱,不愧是名门之后。”

    说罢取了件衣服,扔向二女,道:“我不方便以真面目示人,姑娘的肚兜迟些再还你。”再向耶律齐揖道:“耶律兄,刚才言语多多得罪,那乃是缓兵之计,千万不要见怪。”

    耶律齐、大小武和二女都是同时傻了眼。

    客栈中,我换了条布巾蒙面,这群人都见过我了,好似知道我跟陆无双有一腿,其他人知道就算了,那完颜萍和耶律燕知道了还肯跟我的吗?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蒙着脸上了她们再说。

    话说了回来,蒙了脸也不会让人看见,现在江湖上盛传我败坏良家妇女……

    唉,打发了一个洪七公还有第二个洪七公啊。

    “笃笃”两声敲门,我连忙喊道:“进来吧!门没锁!”

    门“伊呀”一声打开了,完颜萍端着一个炖盅进了门来,面带微笑道:“张大哥……还没睡吧?”

    “哦,没有,完颜姑娘,你有什么事呢?”我说道。

    完颜萍放下炖盅,关上门道:“我刚才吩咐小二替我炖了点人参鸡汤,不知道张大哥爱喝不爱喝?”

    我笑道:“完颜姑娘炖的汤我怎么会不爱喝,谢谢了。”说罢微掀开一点布巾一饮而尽,问道:“完颜姑娘,为什么你不问我为什么要蒙脸呢?”

    完颜萍笑道:“张大哥,既然你不愿以真面目示人,那也是有你的理由,所以我不敢问。”

    我点了点头,掏出那个浅蓝色的肚兜,说道:“对不住了完颜姑娘,用你的肚兜蒙脸。”

    完颜萍“噗哧”一声笑开了,说道:“你也不怕酶晕……”

    话音未落已被我紧紧地抱在怀中,四唇紧紧连在一起,虽隔着布巾也感受得住她双唇的柔软……

    “完颜姑娘,自刚才见到你我便心神恍惚,我知道我可能已经爱上你了。”

    我给她来个试探试探。

    完颜萍羞红了脸,偎依在我怀里,细若蚊声地说道:“张大哥,其实我也一样,虽然之前以为你是淫贼,但是你却救了我……”

    我又一次吻向她的双唇,绕了绕她丝般的秀发,笑道:“你可没说错,我当真是个淫贼啊!”

    完颜萍脸红得像个苹果,细声道:“现在若是我也不怕……中原女子不是有一句,张大哥舍命相救,小女子愿意以身相……相那个……”后面越来越小声,几乎听不见了。

    我第三次朝她双唇吻去,左手绕着她的纤腰,右手不安分地盖上了她柔软的胸脯,轻轻揉了揉,完颜萍便发出轻微的呻吟声。我乘势将她一把抱起,放在床上,一边吻着她的耳垂。

    我轻轻吻着她的额头,顺势解开我脖子后面的布巾结,绑在完颜萍脑后。

    “张大哥……”完颜萍一惊,唤起我来。

    我又是一吻,这次可就深深的吻了下去,轻轻地用舌头拨开她的双唇。她也伸出舌头,与我的舌头缠在一起,“呜呜嗯嗯”地发出呻吟声……

    我缓缓褪去她的衣服,露出雪白的双峰。

    “你没穿肚兜?呵呵……”我笑道。

    “你真坏……”完颜萍脸红道:“肚兜不是在张大哥那里吗?”

    她的乳房属于娇小玲珑型的,我右手囊括了她整个乳房,轻轻地画圈,忽地一口含下她的小樱桃,并用舌尖轻轻在上面旋转……

    完颜萍目不见物,如此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她全身一颤,口中呢喃道:“嗯嗯……啊……张大哥……你怎么……这样好舒服……”

    根据非正式统计,十个女人有九个在做的时候都喜欢男人在耳边说爱她。

    我解开她的裤带,把手伸进去,轻轻触碰她黑森林中的桃源;一边用嘴唇在她耳边蹭,细声道:“我爱你~”

    此语一下,完颜萍便欲罢不能,下体汩汩的流水更是如喷泉般的流出。我吸着她的小樱桃,不住的玩弄她下体的豆豆,那肉缝湿润,一不小心手指便滑了进去。

    “啊~~”的一声,完颜萍露出享受的模样,肉壁忽地用力,夹紧了我的手指,使前进和后退都增加了难度。

    我下体也是胀热难当,昂然的小兄弟在裤子外面便已若隐若现,突出甚多。

    完颜萍看了一眼我下面的东西,忍不住握着玩弄起来,一阵酥麻传上我的大脑,女子手上的柔软和温度都感受得到。完颜萍下体一紧,便是忍不住将手探进我的裤子内,不隔着任何东西抚弄我的小兄弟。

    “张大哥……你的……怎么那么大啊?”完颜萍气喘吁吁地说道。

    我笑道:“你有见过别的男人吗?”

    完颜萍羞红了脸,道:“小时候偷看过哥哥洗澡,便看到过男人的……”

    我吻了她一下,“傻瓜,男人的那里不单单是用来摸的……”

    完颜萍奇道:“那要怎么做才能令到你高兴呢?”

    我让她坐直,将小兄弟塞进她嘴里,说道:“你试试含着她看看!”

    完颜萍很乖巧地含下我的小兄弟,依依呜呜地说道:“然后呢?”

    我教导她说:“不要用牙齿,用舌头和嘴唇一吞一吐,舌头尽量卷着它。”

    完颜萍咂咂地含了起来,生怕弄痛了我一般,不敢用力,虽说是第一次,可是已经可圈可点了。

    含了一阵,我也忍不住了,褪下她的裤子,柔声说道:“等会可能有点痛,忍着点哦。”

    完颜萍点了点头,咬着嘴唇不说一句话。她双眼被蒙,不能视物,却能感受到那份两性之间的交流。

    “啊……”完颜萍在我肏进的时候叫了出声音来。

    “不要紧吧?”我问道。

    她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只是一点点……现在倒有点痒痒的……”

    我一挺腰将小兄弟送到最深处,又拔出至洞口,如此抽肏了起来。

    “嗯……啊……啊啊……嗯……张大哥……你好棒……”完颜萍呻吟道。

    我一面抚弄她的酥胸,一面圆圈似的扭动我的腰部,秘洞口咂咂发声,伴随着声音喷出点点淫水。

    我又将她整个抱起,让她坐在我大腿上,我吻上她的双唇,并重新解开她眼上的布巾绑在我的脸上。

    “嗯……啊……张大哥,终于见着你了……嗯……我也爱你!”

    我紧紧抱着她挺了数十下,自己躺下并让她转180度,说道:“你试试看自己动……”

    她蹲在床上,屁股一扭一扭的,只见到小兄弟在她的秘屄中一隐一现,性感异常。一股冲动涌上大脑,我欠身起来,令她趴在床沿,分开她的双脚,以小兄弟在她后庭蹭了蹭。

    “那里不行………”完颜萍话音未落,我的小兄弟便一挺而入,但闻一声呻吟,完颜萍也开始扭起腰来,肏了百余,我放了九阳神功,重新将小兄弟投入秘屄中,抽肏至阳精尽泻……

    我和完颜萍缓缓穿上衣服,她端起炖盅,微笑着对我说道:“张大哥……我……明天见……”脸上一红,头也不回地跑了下楼。

    我捡起地上的卡片一看:“卡片编号:050;卡片名称:完颜萍;简介…

    难易度C。“正当收起卡片之时,又闻门外”笃笃“的敲门之声。

    “进来……”我唤道。

    便见耶律燕盈盈地走了进来,说道:“张大哥,我炖了人参鸡汤,你要喝点吗?”

    我勉强赔笑……

    取得完颜萍和耶律燕两张指定卡片,我连夜修书逃跑,毕竟洪老公公在京城等我。只要说我有要事在身,先行一步便好,若要两个女人都跟着来,迟早还是得穿帮的,嘿嘿。

    赶了好一阵路,终于到了京城,却被门前的卫兵拦在门前。

    “你哪门子的乞丐?去去去,就凭你就想进皇城?赶快滚开,否则请你吃板子!”门口卫兵道。

    皇城的城墙不是很高,只是弄得像是神圣不可侵犯一般,轻轻一跃,便已在皇城之内,但是若四处乱走动,肯定会惹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走了半晌,却像是在同一个地方兜圈子,皇城真他妈的大,正当我寻路出去的时候,却被我看见了她,一个黄裳的美貌女子双手托着下巴,望着远方怔怔地出了神。那水灵的眼睛便像是游动的蓝色的宝石一般,粉嫩的双唇、雪白的肌肤都给人一种圣洁的感觉。

    我也怔怔地望着她出了神,那么美的姑娘应该是女主角之一吧?如果不是的话就说不过去了,看她穿着回族的服装,该是什么人呢?

    忽然一个人从身后捂住了我的嘴巴,将我推至墙角,细声说道:“雷大哥,怎么你跑来这里了?”定睛一看,却是韦小宝。

    “韦香主……”我细声说道。

    “嘘!”韦小宝嘘停了我,说道:“这里谈话不方便,到我房间去吧!”

    跟着韦小宝数步便到了韦小宝寝室,韦小宝警觉地视察了一下四周,锁上了门。向我说道:“雷大哥,怎么那么空闲来找我?是不是师父有什么对我说?”

    我笑了笑,说道:“其实今日是有私事相求,跟天地会无关的。”

    韦小宝笑道:“呵呵,总之不要我东去西去的就好了,什么事?”

    我说道:“我想拜托韦兄弟帮我叫御厨煮三样菜。”

    韦小宝喜道:“还以为雷大哥有什么困难,我就是御膳房的头头,煮个菜还有什么难的?到底是什么菜非要御厨煮呢?”

    我取来一张纸,洗了洗笔,自个儿磨了墨,用笔蘸了墨写道:“鸳鸯五珍脍、玉笛谁家听落梅、二十四桥明月夜。”

    那两道黄蓉做的菜也生怕御厨不会做,写了材料和做法,应该会了吧?调味的事就交给御厨忙去。韦小宝将菜单交给下属,便带着我出了皇宫。

    京城的市集还真热闹,到处都可以看见商铺林立,我问道:“韦香主,我想问一下刚才在皇宫里看到那个回族的……”

    我话音未落,韦小宝便嬉笑的对我说:“那个啊……那个是小玄……不……

    狗皇帝的老婆啦。前些天皇帝派人把回族的寨给灭了,就为了抓她回来。他奶奶的……要不是皇帝的老婆,我还想上她呢?“

    我吃了一惊,心道:“我的女人也敢动?”又回头想一想,“反正都是我的女人,他也是迫不得已的NPC,算了。”想着想着便到了一个小房子,那房子虽小却装璜得金壁辉煌,家私古董一应俱全。

    韦小宝笑道:“皇上的老婆你见着了,来见见我的老婆吧!”

    韦小宝一拍手,一个少女盈盈步入大厅,向我们作了个揖。

    我傻眼,眼前的女孩成熟间带点稚气、可爱中略显稳重;步伐沉稳,心思细密,两个小辫子……

    “我老婆双儿!”韦小宝道。

    网游金庸第二十五章

    一进门,映入眼帘的便是鹿鼎记中最乖巧,最可爱的双儿……咋办呢?俗话说得好,朋友妻不客气……不,不可欺。可是韦小宝帮自己那么多,想要在他毫无察觉之下夺走双儿还真是个不容易的事。

    我满脸赔笑,心下倒也盘算了一段时间。双儿的确对韦小宝忠心不二,若贸贸然进逼可能会适得其反。

    “雷大哥大老远来京城,恐怕不是单单为那三道菜吧?”韦小宝忽然问道。

    我先是一呆,连忙答道:“其实就是为了那三道菜。我有个朋友,啥都好就是嘴馋,前几个月到皇宫吃了餐鸳鸯五珍脍,就是忘不了那味儿,所以我便想再弄一餐让他尝尝。”

    韦小宝笑道:“进宫吃御膳?你的朋友我认识吗?是什么官儿?”

    我笑道:“嘿嘿~他啥官都不是,只是一个乞丐……”

    韦小宝吃了一惊,忽地回过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