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60 部分阅读

    氩灰萌巳铣鑫业难硬藕谩5毕屡呐纳砩系哪喑荆北脊饷鞫ァ?br />

    漆黑的天空翻滚着黑压压的云,血腥的刺鼻气息几欲让我窒息;潇潇的风声伴随着簌簌的叶片摩擦之声,便像四周都埋伏着高手一般,每一步都令人举步艰辛。拭了拭额上的汗水,看着火光冲天的光明顶……为了爱情,即使是龙潭虎穴我也要闯……

    “他奶奶的,师弟!你在这里干吗?还不快点上去帮忙!”忽地从草丛中冲出一个人来,全身华山弟子的装扮,一冲出来就乱叫道。

    我当下一呆,很快回过神来,说道:“师兄,刚才在山下有点肚子痛,就方便了一下……”

    岂知那个华山弟子像是吓了一惊,道:“你怎么知道我也是……师弟,赶紧上山吧!”说罢脸一红,慌忙拉着我冲上山去。

    冲至半山腰,便见六大派的人和明教的人交起手来。顿时杀声四起,刀剑声不绝……只见明教五行旗自山上冲下,声势大起。山上擂鼓声大作,摇旗?喊者百数。忽地一青影晃过,一人身影自山上冲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叼起一个峨嵋女弟子,自脖子处便咬去……那峨嵋女弟子“啊”的一声,便全身冻僵、面无血色地死去。

    那华山“师兄”拍了拍我,我转头一看,吓了一跳,那“师兄”脸上一额汗水……“哇!师兄,你洗过脸啊?”我道。

    那华山师兄道:“师弟,我肚子痛啊……这里你先顶着,我等会儿就回来帮忙啊!”说罢直奔下山,跑得比我凌波微步还快。

    又见灭绝师太在左边一剑一个。我急忙往右转移……在众人之间肏来肏去还真不赖。凌波微步带给我另一种感觉……嗯,像是升级了,跑步比以前快得多。忽地眼前青影晃过,待我回过神来我已在半空之中……“青翼蝠王?!”我大吃一惊。

    “嘿嘿,小子,给我抓到你就认命吧~!”青翼蝠王奸笑道。

    我急运内功,在他欲咬下的那一刻使出“凝血神爪”,紧紧扣住他喉咙……

    “咳!小子……咳!”青翼蝠王一击不中,吃了一惊,一掌朝我腹部击去…

    “嗯!”我左手也是五指成爪,扣住他的右腕……这几下兔起鹄落,动作干净利索,我也不禁自叹一声。

    “哼哼~小兄弟,你忘了我还有一只手!”青翼蝠王忽地目露凶光,左掌朝我天灵盖打来。我吓出一身冷汗,当下撤了抓住他右手的手,去硬接他那掌。

    “嘿嘿,你上当了!”青翼蝠王笑道,原来那掌是虚招,下面这掌直向我腹部打去……忽地全身内力急泻出去,韦蝠王吃了一惊,惊讶地朝我望去。

    “岂有此理啊!咬来咬去,又使这种奸招,你看我怎么收拾你!”我危险中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反正现在两人贴在一起如此相近,北冥神功是最好的选择,虽然不知道可以吸到多少,但总可以挡住他一时半刻的攻击。

    想不到这一吸还真有用,韦蝠王轻功虽高,内力却是平平,被我这么一吸根本没有能力反抗更强大的吸力。那内力自咽喉急速外泻,韦蝠王越是挣扎便越泻得快……那内力一到身上我忽地全身一震,顿时奇寒入骨。我一掌将他拍开,却用不上十分内力,只是轻轻将他击退而已。

    我当下马上盘腿坐下,运起九阳神功,头顶氤氲白气悠然而起,寒冷瞬间消失得无隐无踪。再一盏茶的时间,我鹜地站起……“咦?人呢?”四下竟然没有半个人,怪不得刚才没有人偷袭我。原来刚才韦蝠王败北已经令得明教众人无心恋战,撤回光明顶;而六大派的人乘胜追击,都已杀了上去。

    “坏了,《乾坤大挪移》?!”我恍然惊起,据原着记载,张无忌先是学好乾坤大挪移才出去力战六大派,若六大派攻了上去,那么我的乾坤大挪移岂不泡汤了。我赶紧加快脚步,直奔上山。

    “坏了!”我冲到光明顶,看到正在比武的擂台旁站满了许多人,擂台上站着的便是殷天正和崆峒五老中的宗维侠。接着便轮到武当宋远桥……接着便是张无忌会出来啊,晕……那现在张无忌应该在练乾坤大挪移了。呜呜……我的神功啊?

    鹜地看见一个样貌俊美、样子曰三四十岁的阿叔,身旁有个貌美的小姑娘在伺候着他,那小姑娘像是在哪里见过,好熟悉的脸孔……那是……纪晓芙,我终于记起了,那应该就是杨不悔,那那个阿叔可能就是杨逍了吧!看着她十六岁花样年华的模样,不禁令我的小兄弟快高长大。不能这样,要从智将杨逍身旁带走杨不悔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务嘛!我苦苦思索……

    坏了坏了,宋远桥都已经上场了,再等下去张无忌就要出来了……嗯?张无忌?有办法!我赶紧往回走,找到一个明教弟子的尸体,又是剥了他的衣服,自个儿穿上,那套华山弟子的衣服变成卡片也留着,以后可能用得着。

    我装着气喘吁吁的样子冲进明教那堆人中,对着阿叔喊道:“报告杨左使,刚才在内厅发现张无忌公子和圆真和尚大打出手,无忌公子身受重伤,圆真和尚却不见了。”

    那杨不悔果然吃惊道:“什么?无忌哥受重伤了?”

    杨逍也是一惊,却疑道:“什么?张无忌上了光明顶?”

    杨不悔道:“是啊,爹。刚才看到他和小昭一同去找一个黄衣和尚……现在不知道怎么样?”

    杨逍当下微笑道:“原来那小子就是无忌啊?英雄出少年啊!”有他女儿的话,他也就消除了疑虑。

    杨不悔道:“爹,我想去看看无忌哥!”

    杨逍严肃道:“也好,六大派的高手虽然都在这里,可是我想那个和尚还在光明顶,你要小心点。见到无忌就带来这里,我来帮他疗伤。”又转头对我道:“保护好小姐的安全,去吧!”

    “遵命!”我正中下怀,杨不悔也快速拉着我进了内堂。

    “无忌哥哥在哪里受伤了?”杨不悔急道。她像个无头苍蝇,四处乱撞。

    我在想什么地方没有人呢?唉,反正现在全部人都在擂台那边,光明顶是暂时没有人的了。当下说道:“小姐,这边……张公子在这个房间!”随便指了一间房间,杨不悔道:“那不是我的房间吗?无忌哥哥怎么会在那里!”“原着中张无忌只是练了乾坤大挪移,小昭也只是看了几下经文,并没有将秘笈带出秘道”

    “是啊,我看到张公子就在里面!”我急道。

    杨不悔一惊,“蓬”的一声冲进房间……自己的床像是被人移开了,床底下有一个大洞,洞口却有楼梯,像是一条秘道。

    “怎么我床底下竟有这样一条路?”杨不悔奇道。

    我忙道:“怕是什么秘道吧!张公子本来在这里和圆真和尚打得不可开交,后来就不见了。”

    杨不悔看了看秘道,想了想,说道:“可能圆真和尚打算把他活埋在这里,不好了,我要去救他!”杨不悔来不及多想,冲进了秘道里面。

    “小姐,危险啊,里面不知道有没有埋伏!小姐~”我一边装着叫,一边跟着进了秘道,扭上了秘道中关上入口的机关……

    秘道中有微弱的光,像是什么发光的青苔,而墙壁上也有火把……即使我关了入口也不会觉得有多暗,只是走着走着面前竟多了一块大石头。“咦?”杨不悔走过去推了推大石头,大石纹丝不动,“怎么办?”

    我心想,这可能就是圆真用来封住张无忌出路的石头,不打碎他,不可能进得去里面的!当下说道:“小姐,让一让!”说罢双掌交叉于胸,一口真气提上来,“呼!”的一掌“潜龙毋用”之击向岩石缝隙……但闻“碰”的一声巨响,巨石中间竟也打出个洞来,足够一人通过。

    “你究竟是什么人?”杨不悔一惊,颤抖地往后退了几步。我收回双掌,便知道再也隐瞒不住了,要有这等武功,不是做四大法王便是五行旗、五散人,怎么到现在还是个卒仔!我大吼一声,扑了上去……一把扯开杨不悔的衣服。

    “啊~!救命!”杨不悔叫道。

    我一把抓过她柔软的乳房,使劲地揉着……

    现在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时候啊,杨逍见女儿久去不归,一定差人来找,要是被找到的话,一个伤风败德,六大派的人饶不了你;一个光明左使的女儿竟然敢上,明教的人饶不了你。最好还是乘着人还没到,便先上了再说,别吃了像阿珂一样的亏。

    既然这么想了,我二话不说扯下她的裤子,挺起红肿的小兄弟往她又干又涩的小屄便是一肏……“啊~呜呜……好痛……呜呜……”杨不悔叫道。性器的交合处一条红红的血丝缓缓流出……我的心忽地一酸,悠然生起一种怜惜之意,便放慢了抽肏的速度。

    “好痛……不要,呜呜……放了我……”杨不悔哭道。

    我托起她的双腿,为了减少她的痛楚,让它尽可能的张开,腰部缓慢的一前一后……

    我想了想,得想个万全之策,便缓缓说道:“大小姐,其实小的暗恋你很久了,只是一直不好意思开口,如今既冒犯了小姐,我也不好意思留在光明顶!”

    说到这里,那小屄的淫水渐渐增多,杨不悔的呼吸声也开始急促起来。

    我便加快了腰部的动作,收了九阳神功,按照本来的功力肏得百余,泻了与她。面如死灰的她应该就认定是一个明教弟子奸淫了她吧……

    我也不及想那么多,听到外边像有人的脚步声,慌忙提起裤子,捡起那张刚跌出来的卡片:059,杨不悔,简介:明教光明左使和峨嵋女侠纪晓芙之女,纪晓芙改其名于不悔和杨逍交往……卡片难度E。我赶紧钻进那个被我打出来的洞,再用洞内一块小石塞住了那个洞……

    进入山洞,第一件事当然是换装。我赶紧脱下明教弟子的衣服,变成卡片和杨不悔的卡片一起收入卡薄,再变出华山弟子的衣服:“GAIN!”嗯?“GAIN?”怎么不行,华山弟子的衣服变不出来了……

    我慢慢查找卡薄,好像还有什么功能我没有发觉。嗯?那里有个HELP的字样,我一按,一整条游戏规则弹了出来……很多都是我见过的,忽地一条规则映入我的眼帘:每张卡片变成实物后只能使用一次,若再次变成卡片后便无法使用……我晕,咋不早说。

    胡子第一次我是直接割下来贴上去的,所以好像现在也无效了,军服、华山弟子服、和尚服、明教弟子服也不能再用了…以后多偷点衣服变装才行,讨厌。

    只好穿回原来的装束。

    我在微弱的火光底下摸索着,穿过一个又一个山洞……忽地看到两具骸骨。

    我大喜,仔细找寻下,那块羊皮就跌在一副骸骨身旁,上面的血迹未干,图像文字都很清楚……我拿着一捏,“BOOM”的一声,我满心欢喜地接过卡片:卡片编号:231,卡片名称:乾坤大挪移……看到这里我不禁落下两行热泪。接着看下去:简介:明教至高无上的武功心法……难易度S“第一张先天功、第二张九阳神功、第三张便是乾坤大挪移了”学习条件……

    “什么?我靠!另一A级武功十级或S级武功五级以上?!”我惊讶道,“如果我A级武功十级或S级武功五级以上我还练你干P啊?”我怒道。

    翻开卡薄一看,A级武功自知没学过,九阳神功二级:经验236/100000……晕,不愧是S级的武功,和当初18000就可以升三级的紫霞神功完全不同。话说回来,杨逍也会乾坤大挪移啊?难道他会什么A级武功已经练爆了?……再说……

    我先把卡片放进卡薄,一把火烧掉我所有衣服。找到了张无忌推开的机关石,便出了秘洞……上面还在打,嘿嘿,上去凑凑热闹也好!想了就要做,我提气直向擂台奔去。

    看见远方人丛簇拥,便知道我接近光明顶了。走近擂台一看,正是张无忌和空性禅师的对局……只见空性龙爪手源源而出,张无忌又即纵身后退。两人面对着面,一个扑击,一个后跃。空性连抓九下,尽皆落空。当看到第三十七招时,只见他左手疾扑面前,使的又是第八招“拿云式”。他第三十八招双手自上而下同抓,方位虽变,姿式却和第十二招“抢珠式”相同。

    张无忌心念一动,说道:“少林派龙爪手三十六招没半分破绽,乃天下擒拿法中的无上绝艺,只不过大师练得还有一点儿不大对。”

    空性怒道:“好吧!你要是破解得了我的龙爪手,我立即回少林寺,终身不出寺门一步!”

    张无忌道:“那也不必!”

    这时张无忌身子落地,空性也已抢到他的身前,却不乘虚追击,大声道:“咱们这就比了吗?”

    张无忌道:“好,大师请发招。”

    空性道:“你还是不住倒退么?”

    张无忌微微笑道:“晚辈若再倒退半步,便算输了。”

    空性突然间大喝一声,纵身而上,双手犹如狂风骤雨,“捕风式”、“捉影式”、“抚琴式”、“鼓瑟式”、“批亢式”,疾攻而至。张无忌神定气闲,依式而为,捕风捉影、抚琴鼓瑟、接连八招,招招后发而先至……

    我甚觉得无聊,反正光看也学不会,便四下一瞥,却给我看到一美女……她双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颊边微现梨涡,直是秀美无伦,只是年纪幼小,身材尚未长成,虽容貌绝丽,却掩不住容颜中的稚气。看她双手双脚均被铁链所绑,我鹜地一惊:“小昭?!”

    那个站在明教阵营中的美女竟是小昭,当真美得紧,还有点不似中原人的美……那是废话啦,她本身就是波斯人。但见她明眸微皱,我朝她视线处看去,却见张无忌已经和另一个人打起来了……咋换得那么快?

    睁眼看去,那人却是灭绝老尼……我不禁“咦”了一声。当下环顾四周,华山鲜于通并没有上,却见到岳不群的身影在六大派的阵营当中;另外昆仑的何太冲夫妇也像是上了吧……只见他们手上分别拿着半截断剑。“嗯,这里跟原着有点不大一样哦!”我心道。回神看去,却见周芷若手执倚天剑直刺向张无忌。

    “啊!”我下意识反应,见到脚边有颗小石子,便运起九阳神功,对准那剑身一踢。那石子便似箭般激射而去……“铿”的一声击中倚天剑剑身。

    周芷若但觉虎口一痛,执剑之手鹜地一震,这一刺便变成了一划……岂知张无忌也是不躲不让,“嘶”的一声,倚天剑在张无忌身上自右而左,划了一道尺余的长口子……那鲜血汩汩地直往外流,张无忌也缓缓软倒在地上……

    “你干什么?!”灭绝师太怒道,目光直朝我瞪来……

    当下一摸,却摸到一条儒巾,顿时放心下来:“你们这样胜之不武!”

    灭绝师太怒火冲天,二话不说,一掌朝我劈来……我早已做好准备,双掌运足了内力。却见一把长剑飞来,“飕”的一声,挡在我的面前。我转头望去,张无忌用仅有的力量将倚天剑扔出,阻止了灭绝师太。只见他满头大汗,缓缓吐出几个字:“师太……现在是峨嵋输了,是……是也不是?”

    灭绝师太长袖一挥,“哼!”了一声,拔出倚天剑,回到原来的位置。

    灭绝师太冷冷的道:“峨嵋派今日已然败落,你若不死,日后再行算帐。咱们瞧武当派的罢!六大派此行的成败,全仗武当派裁决。”六大派围攻光明顶,崆峒、少林、华山、昆仑、峨嵋五派高手均已败在张无忌手下,只剩武当一派尚未跟他交过手。

    只见武当五侠均面有难色。忽地一年轻书生说道:“爹,四位师叔,让孩儿去料理了他。”

    俞莲舟道:“不成!我们许你出手,跟我们亲自出手并无分别。”

    张松溪道:“二哥,依小弟之见,大局为重,我五兄弟的名声为轻。”

    莫声谷道:“名声乃身外之物,只是如此对付一个重伤少年,良心难安。”

    一时议论难决,各人眼望宋远桥,听他示下。

    宋远桥皱了皱眉头,缓缓说道:“魔教作恶多端,除恶务尽,乃我辈侠义道的大节。名声固然要紧,但现今两者不能得兼,当取大者。青书,小心在意。”

    宋青书躬身道:“是!”走到张无忌身前,朗声道:“曾小侠,你若非明教中人,尽可离去,自行下山养伤。六大派只诛魔教邪徒,与你无涉。”

    张无忌左手按住胸前伤口,说道:“大丈夫急人之难,死而后已。多谢……

    多谢宋兄好意,可是在下……在下决与明教同存共亡!“

    明教和天鹰教人众纷纷高叫:“曾少侠,你待我们已然仁至义尽,大伙儿感激不尽,到此地步,不必再斗了。”

    殷天正脚步蹒跚的走近,说道:“姓宋的,让老夫来接你高招!”哪知一口气提不上来,腿膝麻软,摔倒在地。

    只见小昭正欲上前来,我却抢在张无忌面前,朗声道:“小子,等我来接你两招如何?”

    这一举动众人都是一惊!宋青书怒道:“你是何方小辈,竟然替魔教说话?”

    我笑道:“我和张……嗯,曾少侠一样,看不惯你们人多欺负人少。”我先是弯下腰,点了张无忌数处大穴,让他止住血再说……接着绕到张无忌身后,运足九阳神功,一手按住他大椎穴,缓缓输入真气!张无忌一奇,“咦”了一声,看来他是发现我的内力跟他份属同类吧!我当下便细声说道:“还要多谢张兄弟埋经之恩!”

    张无忌豁然开朗,喜道:“那经书倒是你拣去了!?”

    我点了点头,见张无忌胸口鲜血不再流出,便站起身道:“小子,待我接你两招!”

    岂知宋青书正欲动手之际,身后宋远桥喊道:“慢!”

    宋青书呆住了,回头道:“爸,什么事?”

    宋远桥缓缓走上擂台,英气勃勃地说道:“派青书上阵原是不想和一个受伤的人交手!如今少侠全身完好,又以大局为重的话,老夫亲自来会会你!”我心中一惊,却不便表现在脸上。

    张无忌站起来道:“这位兄台,多谢你为我止血,我已无大碍了。就等我来迎战吧!”

    他不说尚可,一说让我豪气顿生,说道:“大丈夫处事,哪有如此婆婆妈妈的,我说了上就是要上,你一边儿歇去。”张无忌皱一皱眉头,却不生气,只是微微一笑,步了下擂台。

    我大吼一声,九阳真气运遍全身,满脸通红,背上真气呼啸而出。宋远桥不敢怠慢,急运内力,摆出架式,一掌朝我攻来。这正中我意,我降龙十八掌刚猛无比,却又有哪种功夫可比;而且九阳真气催动之下,降龙十八掌的威力倍增,当下我便一掌“亢龙有悔”朝宋远桥打去。

    “咦”的一声,宋远桥见掌风来势凶猛,不敢硬接,连消带退,以绵力化开掌力,一跃站稳。“切!”我差一点就可以得手,可惜宋远桥反应太快,变招迅捷,一掌不成接下来便就陷入苦战了。却闻宋远桥缓缓说道:“请问阁下和丐帮洪老前辈怎么称呼?”

    我疑道:“干嘛这么问?”

    宋远桥道:“阁下内力不凡,而且内功光明正大,不像是魔教中人;适才使用的也是降龙十八掌当中的第一掌‘亢龙有悔’,便想知道少侠是不是洪老前辈的弟子!?”

    我灵机一动,笑道:“宋大侠不愧是武当七侠之首,武功高强且见识广博,不像某些浪的虚名的得道高尼……嘿嘿!”

    台下灭绝师太气得满脸通红,骂道:“臭小子,你说什么?”

    宋远桥揖道:“不敢,只是阁下若是洪老前辈的高徒,则快快下山,免得跟这些邪魔外道在一起。”

    我笑道:“那也由不得我了……宋大侠,要不我跟你打个赌如何?”

    宋远桥奇道:“哦?打什么赌?老夫向来赌运极差,还是不赌为妙。”

    我背起双手,笑道:“我猜武当张真人门下有见识者多不胜数,却连我师承都猜不出?”

    宋远桥一听此言,已有微愠,凡武当门下最忌说张三丰坏话,我想现在可能连张无忌都有点不高兴吧,急忙向后打了个手势。果然,张无忌刚吐出一个字:“你……”便收起了声音。

    我笑道:“怎么样?宋大侠不会在十招之内猜不到我的武功家数吧?”

    宋远桥开始有点生气了,严肃地说道:“若我在十招之内猜不出你的师承,我从此归隐山林,不问世事!”说罢一呼而上。

    我早已想好了了十余招,当下一掌朝他击去。只见他身影一晃,已经到了我的身后:“第一招,鸿渐于陆!”说罢一掌朝我背脊打去。我也是一个晃身,一拳直取他面门……他一惊,脚下一蹬,却是使了个梯云纵,道:“第二招,华山拳法。”

    “好!”我也是一蹬,凭着内力也登到如此高处,一掌朝宋远桥下腹打去…

    “啊!”宋远桥一惊,这掌连接都不敢接,身子一扭,落到地上,指着我怒道:“岂有此理,竟然使出‘五毒神掌’如此狠毒的招数!老夫也不客气了!”当下双掌交叉,袍袖顿时鼓满真气,直向我攻来……

    我微微一笑,脚下已经运起凌波微步,连躲开他四招,边跑边说道:“宋大侠,只剩三招了啊!”

    宋远桥“啊”的一声,一时生气忘了看我的脚步上的步伐,待他低头一看,我又马上停步,五指成抓,直扣他咽喉…宋远桥一惊,向后急跃。我一步追上,一下兰花抚穴手直拂他手上麻穴。宋远桥又惊又怒,抓着麻痒难当的左手,一阵无奈……

    “宋大侠,只剩最后一招了,你要我用什么招好呢?”我笑道。

    岂知宋远桥“唉!”的一声叹了口气,道:“少侠武功高强,而且多出于名门,老夫猜不到你的武功家数……这场比赛,这场比赛就当是武当输了吧!”

    我长长舒了一口气,作揖道:“宋大侠谦让了,其实适才我只是取巧,武功比试却不是宋大侠的对手……刚才五毒神掌也是只具其行,掌上并无喂毒。”

    宋远桥“啊”了一声,呆了一下,大笑道:“哈哈哈……,果然英雄出少年啊!”

    我走上前道:“请让我帮大侠解穴!”

    宋远桥正想自行解穴,听我这么说来,这下点穴却是独门武功,外人不易自解,当下“哦”的一声,恍然大悟道:“原来、原来少侠是……”

    我微笑道:“不敢隐瞒宋大侠,家师正是桃花岛岛主。”

    谈笑间,我衣裳一拂,宋远桥便觉得手臂麻木感觉消失,当下揖道:“黄岛主虽然平时处事古怪,但也称得上是一个光明磊落的君子!江湖人称黄岛主为东邪只是名称的传闻,不足为据!”

    我也揖道:“宋大侠过奖了,刚才多多冒犯张真人,还请恕罪。”

    宋远桥微笑道:“少侠做事不顾后果,真有令师‘邪’字真传啊!哈哈!”

    忽所得刷的一声,殷梨亭长剑出鞘,双眼泪光莹莹,大踏步走出去,剑尖对着我说道:“我和你无冤无仇,此刻再来伤你,我殷梨亭枉称这‘侠义’两字。

    可是那杨逍和我仇深似海,我非杀他不可,你让开罢!“

    我叹了口气,道:“殷六侠,你好糊涂!男欢女爱很正常的事情,你又何必如此呢?”

    殷梨亭怒道:“杨逍那恶贼害死晓芙,我今日……今日非杀他不可。”

    我笑道:“嘿嘿,你要报仇要找灭绝老尼啊?找杨逍干什么?”

    殷梨亭一惊,手中长剑不断颤抖:“你说……你说什么?”一转头看着灭绝师太。

    灭绝师太冷冷说道:“不错,这等不知廉耻的孽徒,留在世上又有何用?她和杨逍是两厢情愿。她宁肯背叛师门,不愿遵奉师命,去刺杀这个淫徒恶贼。殷六侠,为了顾全你的颜面,我始终隐忍不言。哼,这等无耻的女子,你何必念念不忘于她?”

    殷梨亭铁青着脸,大声道:“我不信,我不信!”

    灭绝师太道:“你问问杨逍身边的女孩,问她叫什么名字?”

    殷梨亭目光转移到杨不悔脸上,泪眼模糊之中,瞧出来活脱便是纪晓芙,耳中却听她低头说道:“我叫杨不悔。我妈便是纪晓芙。妈妈说:这件事她永远也不后悔。”(见她谈吐,像是为了掩饰自己已经失了处子之身而故意装得十分大方,唯一露出马脚的就是她一直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看样子在她心里留下一个不小的创伤啊……

    唉!)

    当的一声,殷梨亭掷下长剑,回过身来,双手掩面,疾冲下山。宋远桥和俞莲舟大叫:“六弟,六弟!”但殷梨亭既不答应,亦不回头,提气急奔,突然间失足摔了一交,随即跃起,片刻间奔得不见了踪影。

    “雷大哥~!”一把清脆的女声传进我耳朵里,我转头一看,不禁吃了一大惊,我这辈子未尝试过吃如此大一惊──在我眼前的竟然是水笙?!而且是小腹微微突起的水笙!

    “水笙……你的肚子……?!”我鹜然喊道。

    却闻擂台外一把笑声如擂鼓一般:“啊哈哈哈哈哈哈!这次还抓你不到?”

    定睛望去,远处竟然出现了最危险的人物──老和尚GM!!!

    网游金庸第二十三章

    “水笙?!GM02?”我吓了一跳,一把将水笙拉扯过来,自己挡在她的面前。

    水笙一惊,道:“雷大哥,什么事啊?”

    我严肃地说道:“强敌当前,你先退开!”

    水笙恍然大悟,却紧贴着我不放。

    我一呆,“水笙?!”便闻剑气劈空之声,转头一看,GM02高高跃起,双手一递,那五彩缤纷的六脉神剑剑气犹如下雨一般的落下。他难道不顾在场的NPC生死?

    我急催内力,运起凌波微步,一手抱过水笙,双腿急速后退。但见那剑气激射入擂台石板,发出阵阵爆破之声……“碰”“碰”数响,那擂台上一阵灰烟飘过之后便是出现了一个个的洞。

    “啊!”在场群豪都是一惊,宋远桥惊道:“六脉神剑?!”老僧轻盈地落在擂台上,一挥袍袖,顿时真气四溢。

    “这位是哪派的前辈,不知为何追杀这位少侠呢?便连他身后的孕妇也不放过,未免太过了吧!”宋远桥走上前两步,揖道。

    老僧怒目而视,花白的大胡子迎着风一飘一飘的,并不搭话。反倒向我看了一眼,道:“这次我非让你重新来过不可!”说罢一步一步走向我……

    “水笙,快走!你先到一边躲着去!”我急道,毕竟我令太多女孩伤心了,起码不要让这个女孩受到伤害!

    水笙倒贴得我更紧了:“我不要!雷大哥,我……我有了你的骨肉了!所以……所以要死咱们……咱们死在一块。如果你死了我也不想活下去了!”

    看着她泪水汪汪的大眼睛,我顿时起了爱怜之心。我摸着她的头,朝她额头吻了一下,忽地叫道:“张兄弟,帮我照顾她一下!”

    水笙一惊,鹜地看到张无忌已经飞身落在她身旁,紧紧抓着她不放。“雷大哥!~”水笙哭喊道。

    我缓缓说道:“对不起,我不能再让你受到伤害!”忽地一跳上了擂台,指着GM02道:“老和尚,要杀就来吧!”

    老僧奸笑道:“那也由不得我!”

    忽地一个身影闪过,我被一人挡在面前,定睛一看却是宋远桥。宋远桥道:“老前辈,凡事也逃不过一个理字。那位少侠有什么得罪了前辈之处,要令出家人大开杀戒呢?”

    老僧胡子一撇,说道:“并没有得罪我!”

    宋远桥退后两步道:“那既然没有得罪前辈的地方,为何前辈如此残忍,要将人家夫妻分离、父子分隔呢?”

    老僧笑道:“笑话!当今世上我想杀谁难道还有杀不了的?我的职责便是杀他,要他的命,谁人阻我也是徒然。”

    宋远桥一呆,脸色立即铁青,手中长剑一抖,怒道:“难以想像前辈还是出家人,竟然如此好杀,既然如此,我武当也不可能有袖手旁观的时候。

    “嗯?我一看灭绝师太,灭绝师太气得满脸通红,喊道:”宋远桥!你的话什么意思?是在指桑?槐吗?“……宋远桥一阵沉默,道:”在下失言,还请师太恕罪。改日必定上峨嵋山谢罪!“

    灭绝师太袖子一挥,道:“不必了,武当弟子侠义满天下,我们峨嵋嗜杀之辈又怎配和武当有来往……就此告辞!”说罢一转身,头也不回,领着众弟子下山去了。

    少林空闻说道:“阿弥陀佛,既然围攻光明顶之事就此作罢,少林也功成身退了,那解铃之事也须由系铃人自行解决!”说罢也是率领众僧缓缓离去。

    “哦!你的意思是你们要掺这淌混水了?”老僧冷冷说道。

    “不错!”宋远桥坚定的说。

    我顿时感到有了一丝的希望,道:“宋大侠,多谢你仗义相助,在下没齿难忘。”

    忽地一个身影晃过,站定在我右边,转头看去,却是张无忌。他胸口的伤便已结疤,相信没有大碍。但闻他朗朗说道:“大师伯,这位兄台……就等我们一同迎击敌人吧!”

    宋远桥一惊,问道:“什么?你刚才叫我什么?”

    张无忌跪下揖道:“弟子张无忌拜见诸位师伯师叔,刚才未能及时相告还请恕罪。”

    宋远桥和诸位武当师叔辈顿时都是热泪盈眶,宋远桥激动道:“无忌孩儿,你是无忌孩儿~”

    张无忌哭道:“正是……适才若不是这位兄弟挺身而出,想必我一定被倚天剑所贯穿了。如今,正是我感恩图报之时…”说罢张无忌鹜地站起,双掌一摆,便冲将上去……

    宋远桥一惊,喊道:“无忌孩儿,回来,六脉神剑非同寻常,你不是他的对手~!”

    张无忌并没有理会宋远桥的叫喊,一掌劈向老僧。那老僧冷笑一声:“来的好!”双指成剑,凌空虚点,便是少阳、中冲剑法……那剑气犀利,便在空气中也令肌肤隐隐生痛。

    张无忌一个变向,抢到老僧身前,一掌劈来,想要以近身战来克敌……老僧“哼”的一声,青筋突爆,满脸通红。那一掌“噗”的一声击在老僧膻中穴上,却像打着个硬铁,掌心隐隐作痛……

    “少林金刚不坏神功?”宋远桥惊道,赶忙喊道:“二弟、四弟、七弟,咱们上!”武当四侠手上一抖,便多了一把长剑,四剑同刺,直指向老僧那一双招子……须知那少林金刚不坏神功便连当年的金毛狮王谢逊也是连打十二拳无功而返,若不是最后一拳使诈还不能伤得了空见神僧分毫。

    那老僧看见四把长剑直指他的眼睛练门,便知道这四人真是高手,临敌经验丰富,当下提高警惕。“呼”的一声双手递出,射出四条剑气……武当四侠都是一惊,在用少林金刚不坏神功的同时还能使六脉神剑?那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啊!

    四侠同时一垫脚使个梯云纵,自上而下使一招“醍醐灌顶”,俯冲下来。张无忌也是把握时机,双手运上刚刚和空性神僧偷学的“龙爪手”,双手犹如狂风骤雨般攻至:“捕风式”、“捉影式”、“抚琴式”、“鼓瑟式”、“批亢式”

    一招连一招,招招迅捷非常,比刚才比武之时又似快了许多……

    “华山、昆仑、崆峒派诸位前辈,如今此贼如此恶行,你们容得了他吗?”

    宋远桥边战边喊道,那声音中气十足,不像是正在剧战中的人。

    众人都是一惊,华山女侠甯中则刚想上前帮忙,却被岳不群拦住,轻声道:“师妹,人家私人恩怨,你又肏什么手啊?”

    宁中则道:“师兄啊!那个恶僧连腹中婴儿也不放过,不能饶恕啊!”

    岳不群眉头一皱,骂道:“你这妇道人家,懂什么!凡事情都有个因果,或许这婴儿便是祸根,那和尚才会想铲除的啊!再说,人家会六脉神剑、金刚不坏之身,你去瞎掺和什么?”说罢一挥袖袍,揖道:“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先行告退!”头也不回地领着众弟子下山去了。

    那昆仑何太冲夫妇转了转眼珠,互相打了个眼色,道:“我们也是啊,先告辞了。”说罢竟也灰溜溜地走了。

    那崆峒五老虽不作声,但也未上前来帮忙,见他们打了数招,武当四侠和张无忌明显处于下风时,宗维侠道:“我崆峒五老练七伤拳多年,个个有伤在身,须得好好调养,就此告辞。”也是一个转身便走。

    “鼠辈!”我在一旁也是看不过眼,怒斥了一句。连催内力,一个箭步冲将过去,便是一招“神龙摆尾”。

    老僧双手苦于应付武当四剑,难以腾出半指来抵挡我的这一招,便使出“少林金刚不坏神功”,硬接下我这掌。我深知这掌已经运足十分功力,若不能伤他分毫,便是取胜无望。只闻“蓬”的一声,这掌结结实实打在他胸口处,却如清风拂过大石,微浪轻拍细沙一般。老僧仍是化招抵挡四剑刺其要穴之攻击,时而用六脉神剑刺敌数剑,双脚几乎没有移动分毫。

    身后殷天正见我们六人均施展出浑身解数,却无法占到一丝便宜,不禁心头一颤,道:“此人内力如此深厚,却在江湖上默默无闻?霎是奇怪!”

    在一旁休养的杨逍亦道:“若此下去,六人也会败得十分难堪…那恶僧的内力无穷无尽,像是用不完一般;而两位少侠和武当四侠的动作已经慢了下来。”

    果真斗至半酣,武当四侠都略显疲态,一面要小心老僧的六脉神剑突袭,一面要攻其要穴以阻碍他攻击的速度,攻守都要使尽全力,一个不小心就会自己丧命,所以斗至此四人都十分乏力。

    我也不能坐以待毙,一掌掌降龙十八掌击向老僧……嗯?但见他接了我一掌后,连续再接张无忌的招数,便先要向后退一点点,借了约一寸的位置,然后才硬接张无忌的招数…“张兄,用七伤拳!”我叫道。张无忌先是一呆,也没有机会深思,明明是龙抓手的威力较为优胜,为何要转用七伤拳呢?当下双爪变拳,深呼一口气,便向老僧攻去……

    “宋大侠,攻他双眼!”我急忙喊道。

    宋远桥等一闻声音,来不及再想,四把长剑直指老僧双眼!老僧一惊,不知其中用意,双手急举,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