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59 部分阅读

    我迟疑了一下,“吓?”了一声,道:“韦香主?你是想?”

    韦小宝见我在看他,咳了一声,道:“嗯……我怀疑这两个人跟大清龙脉有关,必须抓上去严加拷问才行!”

    我装着疑道:“两个小女孩只不过才十六、七岁,又怎么会跟大清龙脉有关呢?”

    韦小宝顿了顿,又道:“这你就不懂了,雷兄!大清龙脉是藏于八本四十二章经里面,而我只找到三本,这两个女子的武功家数如此繁杂,怕是什么高人相传。我所知道的便是神龙岛岛主洪安通,此人看准了四十二章经很久,这两个女子恐怕是他派来刺探敌情的探子……”

    我眼神一斜,心道:“骗人都不会,这个真的是韦小宝吗?算了,反正总是要带上少林的。”便二话不说抱起二女便跑。

    “等等!”韦小宝叫住了我,“雷兄太辛苦了,我帮你背一个罢~~”

    看着他抱起阿珂便往少林寺的侧门奔去,我便紧随其后。

    又是来到东院的一个房间,我把阿珂和阿琪都放在床上,便给韦小宝打发出去了。唉~没得看也没得做,还要帮人家把风,这是啥世界啊?我可是这个游戏的主角耶。想到这里,我悄悄地用手指湿了湿唾沫,在窗口纸糊处开了个小洞,直朝里面偷看。

    却见韦小宝竟然尝试着用木鱼帮阿珂解穴,哇靠,哪有那么笨的,送上门的小羔羊竟然还想着放走。

    我悄悄打开窗户一条缝隙,拾起一块石头,运起三成劲道,便往韦小宝大椎穴扔去。

    “咻!”的一声,“啊!”的回应,我便轻轻地跃进房中,关上了窗。

    阿珂在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我,嗯?晕穴已经解了?

    “你想怎么样?”阿珂慌道。

    我淫笑道:“没想干什么……嘿嘿,嘿嘿!只想对你和你的年轻师姐做些东西!”

    阿珂更是慌得厉害,说道:“不要再过来啊,再过来…再过来我就自尽!”

    “嘿嘿!”我笑道,“你?有本事便试试~”

    阿珂一个犹豫,我一个箭步冲将前去,连点她的几处大穴。

    “不要碰我妹子!”在床上虚弱无力的阿琪也缓缓恢复气力了,慢慢坐起来向我怒目而视。

    “没力就别起来嘛!”我慢步走向阿琪,超级慢地点她穴道,她也没力气躲避了,坐在床上任我鱼肉!

    看着我一步步地逼近,阿珂眼泪都流下来了,哭道:“你……你再走前一步我就咬舌自尽。”

    嗯……我还真的停步了呢……

    “BOOK”我取出卡薄,查看里面的资料。

    “吓?那个是什么?”阿珂和阿琪都吓了一跳。

    我不理会她们继续翻书,再是取出一点药材,紫稍花一钱、母丁香三钱、桂心二钱,接着是取出药研,将所有的药材研碎,加清水制成药丸。

    “嘿嘿,想想这是什么?”我淫笑道。

    阿珂疑道:“我怎么知道,那些药材我都认识,没有毒性,你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哈哈哈!”我大笑道:“对,这些东西你都知道,可惜混在一起就不知道了吧!给我吃了!”我强迫二人吃了药丸。

    “咳咳咳……怎么身体热热的?”阿琪忽道。

    我帮二人解开了穴道,笑道:“方才你们吃的是合欢散,是民间最普通的春药,自然身体会热啦。”

    “什么?”阿琪和阿珂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径直冲到门口。

    “想跑?药效还没发挥完呢!”我一把抓过二人的衣领,扯回床边。

    二人跌倒在床上,面部开始泛红……

    “淫僧,我杀了你!”

    阿珂向我一掌击来,我轻巧地躲过,笑道:“动吧,动吧,越动药效发挥的越快!”

    渐渐地,阿珂头晕目眩,只看见有几个我在她身旁转圈,在大笑,在脱去僧袍……

    “我不行了!”阿琪忽地叫到,冲了下床,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扯下我的裤子,怔怔地看着我的小兄弟出了神。

    “师姐,不可以!”阿珂叫道。

    阿琪像是完全听不见一般,双手握着我的小兄弟,被欲火烧得火红滚烫的双唇轻轻的吻了我的小兄弟一下,我浑身便象触电一般,接着嘴唇便象雨点般落在我的下半身,直至脚指头。

    “不要光吻啊,要用含的!”我命令道。

    “是的主人!”阿琪眼神已经失去了自我,张开樱桃小嘴,将我整个玉茎含在嘴里。

    我整个小兄弟把她小嘴塞得满满的,她一吞一吐,舌头卷着整个龟头发出“咂咂”的声音。

    阿珂也渐渐被这把声音迷惑,缓缓地爬向我,抱住我的大腿,将自己的身体往我身上摩擦。

    我缓缓低下身子,半跪着摸着阿珂的脸颊:“阿珂啊阿珂,你的眼睛真美,不愧是大美人陈圆圆的女儿!”

    阿珂也像是没有听见,一只手抚胸,另一只手揉着自己下面的秘密桃源口,不住地发出呻吟之声,我坐在地上,轻轻移开她的手,右手中指缓缓探入她已经湿软润滑的桃花源头,刚触到她的入口,她全身便像是触了电般震了一下。

    我又继续伸到了深处“挖掘”,“啊……”她轻轻地叫了一声,我放慢了速度,很小心地扣着她的洞口,“挖掘”处女之水。

    阿琪在我下体处,含着我的小兄弟,快速上下做活塞运动,龟头上暖暖湿湿的,煞是舒服。阿琪吐出我的小兄弟,用舌头轻轻地敲打着龟头;我将她身子转了一下,她也听话地撅起了小屁屁,用已经洪水泛滥的洞口对着我。

    我一口含下她的阴蒂,忽地阿琪叫了出来:“啊……呜……”含着我小兄弟的嘴巴也松了开来,“啊……主人……呜……好……好爽!”

    我让她的阴蒂在嘴中旋转,并用舌头挑动四周的阴毛,阿琪“啊”的一声,含下我的兄弟,夹得紧紧的,套弄得更卖力了。

    我见阿珂适应了一只手指,便轻轻地伸进第二只手指,“嗯……”的一声,阿珂像是有点疼痛,点点的处女之血顺着手指流了下来。

    我放慢了手指抽肏的速度,改为用腕部带动手指做旋转,顿时令得阿珂浪叫起来,原来她的敏感带在阴道壁一圈处,我更是搅得起劲……

    忽地小兄弟处一紧,阿琪竟然自行坐了上来,看着她双腿劈开,一上一下地扭动着屁股,那浑圆的肥臀在我面前一摆一摆的,还有阿珂配合着我的动作一扭一扭着腰部,无不令我血脉扩张。

    看着我的小兄弟在阿琪的肉洞中一隐一现,我便想:“算了,本来想先操阿珂的,现在还是先给她吧!”

    我让阿珂自行抚弄一阵,将阿琪推倒在地,从后用力刺击着她的洞屄。

    “啊……主人……好厉害……再来……啊琪要更多!”阿琪浪叫道。

    我抓住她的双手,用力一挺腰部,直至她的子宫,再一拔,几欲拔出,但在桃源口处便停下了,再次刺到最深处;如此抽肏得数十下,阿琪便“啊”的一声瘫倒在地。

    我托起她的屁屁,在后庭花处磨蹭了一下,一挺而入,阿琪虽然已经再没有反应,只是在地上喘气,但后庭花实在是紧得可以,我肏得数十下,一泻如注。

    “BOOM”的一声,一张卡片出现在我的面前,“卡片编号060;卡片名称阿琪;简介……难易度D。”

    嗯,搞定韦小宝就可以上的女人,难易度也不会很高,将就吧,还好还有个阿珂前后继。

    “珂妹,雷哥哥来啦!”我对着在地上喘着粗气,看起来已经自己搞定“一?”的阿珂喊道。

    突然屋顶破裂,碎瓦落了一地,一黑衣人飘然落下。

    “又是你?”我惊道。

    那黑衣人笑道:“想不到少林竟然收了你这个小淫贼。”

    我反唇相讥:“你不是也在少林待了几十年啊……”

    话一出口我便知道不妥了,黑衣人笑道:“你连这个也知道?那就更加留你不得……看招!”

    话音未落,一团黑风便朝我扑来。

    “哇!我操你祖宗十八代!”我脱口便骂,脚底内功一运,便冲出房门。

    “我看你往哪儿跑?”黑衣人一掌击空,一个箭步跃出门口便朝我追来。

    “师傅,救命啊?师傅!”我一边跑一边喊。

    怎么少林没有半个和尚?难道是令狐冲率领群雄围攻少林之日?不会那么巧吧,晕死。

    “师傅啊!再不来徒弟就阿弥陀佛了啊!……昔如来于耆闍崛山中与大阿罗汉阿若憍陈如摩诃迦叶无量等众演说大乘真经名无量义是时天雨宝华布濩充满慧光现瑞洞烛幽显普佛世界六种震动……”我怎么突然念起经来了。

    当下突然一声破空之声,一掌朝黑衣人击去,去势凶猛。

    黑衣人一惊,慌忙疾闪此招,又是一抓朝我抓来,那人也是一爪抓去,竟然是后发先至,一把擒住黑衣人右手再轻轻一拍,黑衣人手腕立时“格拉”一声扭断。

    我连忙停下脚步,朝那个救我的人看去,却不是师父是谁?

    黑衣人握着被扭断的右手,颤声问道:“九阴白骨爪?阁下到底是谁?”

    老僧双手合十,缓缓说道:“阿弥陀佛,老衲出家前俗名黄裳!”

    我大吃一惊,“什么?!他就是写《九阴真经》的黄裳?”

    网游金庸第二十一章

    作者:爱情坟墓“你就是那个撰写《九阴真经》的黄裳?”萧远山惊道。

    黄裳双手合十,缓缓说道:“阿弥陀佛,正是老衲!”

    萧远山见他气势咄咄逼人,双眼冒出精光,便知他实力不凡,当下便道:“黄前辈,我自知不是你的对手,如今便告退!”说罢一个纵身便逃了去……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我马上“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道:“请师父传给弟子《九阴真经》。”

    黄裳不语,双袖一挥,便是缓步走向藏经阁。我不敢多问,只好紧随其后…

    “师父?师父?”我在其后轻声唤道。

    黄裳看着远远的天边,想了一会儿事情,又回过头对我说道:“虚渡,你可知师父为何出家为僧?”

    我双手合十道:“弟子不知!”

    黄裳道:“几十年前,师父并不是武林中人,只是一个官场的文官……”

    “然后皇帝找你杜撰道经嘛,接着师父便悟出武学之道……”我不小心说漏了口,打断了黄裳的话。

    想不到黄裳并没有生气,只是点了点头道:“不错,看来你是知道我被仇家追杀的事。自我从山洞出来,我的仇人全部都死了…最小那个仇人都老态龙钟,随时都要死去一样。唉……我终我一生,参透道家之法,却摆脱不了一个‘仇’字。所以改投佛宗……近几年来,却给我参透了这个‘禅’字。”

    “师父……”看见黄裳一脸感慨,我也无言了。

    黄裳缓缓说道:“虚渡!你本性善良,悟性甚高,本来是学禅的好材料……只是你戒不了淫戒……”

    我吃了一惊,头上的汗珠刷的一声流下。

    黄裳接着道:“而且学武的话你已有名师指点……桃花岛岛主的武功出神入化,奇门术数更是精湛绝伦……”

    “虚渡!你还是下山吧!”黄裳说道。

    我吃了一惊:“不行啊师父,我想留在你身边学习……禅机啊?”

    黄裳道:“只要心中有禅,到哪里都是一样。”

    我接着说道:“那萧远山要杀我怎么办?”

    黄裳双手合十,念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也是你和萧施主的一段孽缘,也是你的造化……”说罢黄裳一甩袖子,扬长而去……

    黄裳才去了一会儿,便有少林僧人带着我的衣服,“请”我下山了。没办法,我也只要先下山了,死命赖在这里也是不行的。

    唉……挺着个秃头到哪里去呢?还是看看哪里有生发水卖?晕……

    到市集的街上走着,忽见一白裳女子走过,只是在我眼前一晃便就不见了…

    嗯?那个人究竟是谁?怎么如此清丽脱俗,犹如仙女下凡一般。刚这么一想,我身后衣领就被人一提,竟将我整个人提在空中,经过繁华闹市,等下落之时便已经是落在一个丛林里了。

    我才回过身来,看看这个可以将我提在空中的人究竟是谁……“师父!”我晕死,那人一身青袍,脸上带着人皮面具,不是黄药师是谁?“师父怎么来中原了?”我问道。

    但见黄药师缓缓拿下人皮面具,露出那令人悚然的面孔,道:“你很不想见到我吗?”

    “徒儿不敢!”我慌忙作揖道。

    黄药师又说道:“干嘛剃个光头!不认真看我还以为是少林和尚呢?”

    我心中一惊,慌忙搭话道:“天气热,剃个光头凉爽!下雨淋着了抹也方便。”

    黄药师一怔,笑道:“古灵精怪的,不过这点合我的胃口……哈哈哈,不愧是我东邪的好徒儿啊!”

    黄药师默然了一会,接着说道:“……当初我赶你出桃花岛,你不怪罪于师父?”

    我笑道:“岂敢!师父收徒弟为徒,教徒儿武功,便是再生父母,徒儿又岂会怪罪于师父呢!”

    黄药师笑道:“哈哈哈……好!好徒儿,今儿我要你去帮我做一件事!”

    我心道:“嗯?有任务接了?”

    便闻黄药师说:“你大师兄和二师姐偷了《九阴真经》的事你也知道了,你大师兄在北方被一个小孩杀死了,《九阴真经》顺理成章便在你二师姐那里。现在我要你去找你二师姐,将她手上的《九阴真经》夺回来,并带她一起回桃花岛来。记住,要留活口,不必要时不要伤了她。”

    我作揖道:“徒儿领命!”

    黄药师道:“当初我也没怎么教你武功,想不到你竟然看一次就学会了落英神剑掌。现在你只身闯荡江湖,遇着庸手是可以打赢的了,但遇到高手还是会吃亏。”

    黄药师接着道:“现在我便传你玉箫剑法和兰花抚穴手,等你遇敌时就用得着。”说罢一声清啸,黄药师右手一转,便多了一把长剑。他一剑刺向长空,划出一道剑气,那剑气如影如幻,飘逸灵动,却又如此的犀利无比……

    他在空中舞了一阵,一下回跃至地面,道:“切记!此剑法轻逸灵动,凡使剑者均须以此为鉴。剑法之道在于轻巧,切毋用力。”说罢传了我剑法口诀。

    再使了一遍,道:“我现在再传你兰花抚穴手,兰花抚穴手要点在于抚穴时之轻巧并不让人察觉。当今大理段氏的一阳指为点穴之绝,可出招刚猛有余、轻盈不足。兰花抚穴手却要做到‘柔’这个字!”

    说罢连比带划,向我演示数遍,道:“为师还有事,你的那个小师妹,整天只知道去玩,见到她叫她回去桃花岛等我。我现在去找她!”未等我反应过来他便已经飞走了……现在的人轻功用得还真频繁。

    “BOOM”数声,便见落下数张卡片,循惯例都“GAIN”了他们……

    嘿嘿,现在我也是半个桃花岛主了,除了弹指神通,我啥不会啊!哈哈……可是好像桃花岛就弹指神通最厉害……

    就在我默想的时候,身后一人拍了我一下,我便闻到一阵女儿家的清香,那阵香气淡淡的,幽幽的,煞是好闻。我转身一看,只见一大群个个手执长剑,目露凶光的道姑站在我的面前,拍我肩膀的便是一个清丽秀雅、容貌极美的年轻道姑,样子约有十七八岁,但闻她清脆的声音说道:“这位小师傅,是少林的吧?

    我们是峨嵋弟子,请问一下狮驼岭要怎么走?“

    我见她容貌如此清丽,便知她不是普通的NPC,再看看后面一个老太婆,样子像是死了老公还是别人欠她几百两银子似的,应该就是峨嵋派掌门了吧?我还是细声确认道:“难道这位就是家师常常提起的峨嵋派女侠,武功天下第一,嫉恶如仇的灭绝师太?”

    刚一说完,那老太婆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走前来说道:“不敢,正是贫尼!

    老尼武功哪及少林玄慈方丈万一啊?敢问小师傅是哪位高僧座下的高徒啊?也太抬举老尼了吧。“

    我就知道,赶上了六大派围攻光明顶的场景了吧!现在对付灭绝老尼还是惹不起躲得起,当下双手合十道:“灭绝师太,晚辈乃慧净禅师的徒弟虚渡……跟随家师和众师叔师叔祖们上光明顶围攻那个魔教……岂知哪个……哪个……走着走着就迷路了。”我故意装成一副无奈的样子,搔了搔脑袋,后面年轻一点的峨嵋弟子“噗哧”一声竟也笑了出来,刚才那位清秀的姑娘也掩嘴微笑。

    灭绝师太稍稍一皱眉头,“咳”的一声,众弟子便再无声息,她说道:“虚渡师傅,要不这样吧,我们也是上光明顶的一支队伍,你跟随咱们一起上路,到了光明顶便会看到你的师父师叔他们了。”

    我高兴道:“真的?也好!”便老实不客气地走在最前排,和那位清丽的峨嵋弟子走在一块儿……

    走着走着我便注意到这群峨嵋尼姑身后还跟了个丑妇……丑妇拖着个类似竹排的东西,上面坐着一个满脸胡渣、尘土的男子,其貌不扬!“嗯?!难道这个就是张无忌?”我心道,当下对灭绝老尼说道:“师太,敢问为什么我们的队伍后面还跟了两位施主呢?”

    灭绝师太哼了一声,以剑柄指着那个丑妇道:“这个女子恶毒非常,竟然会‘千蛛万毒手’这种歹毒的武功,不知道跟魔教妖人有什么关系?带在身边以防个万一,必要时可以作为人质。”

    “若她不是魔教妖人,那么师太不就抓错人了?”我嘴巴一快竟然将心底话说了出来。

    灭绝师太斜眼看了我一眼,“哼”了一声,道:“虚渡师傅心肠太好了,容易被魔教妖人所迷惑。”之后便仰首阔步走在前方,不再理睬我!

    “小师傅,你不要怪我师父。她这个人心直口快,可心地还是很好的!”旁边一把声音轻声说道。

    我转头一看,便是那个清秀的小姑娘,我喜道:“阿弥陀佛,晚辈又岂敢怪罪于令师,只是我多管闲事罢了。敢问姑娘芳名?”

    那小姑娘作揖道:“不敢,在下周芷若!”

    “原来是周师妹!”我便开始搭上亲戚来了。

    “哟~周师妹可真了不起啊!连和尚都可以搭得上,天下间还有什么男人搭不上啊?”后面传来一把刺耳的奸笑声。我回头一看,便见一个黄衫女子,年纪比周芷若略大,却无周芷若般的容貌,谈吐也十分俗气!

    周芷若也有点急了,道:“丁师姐,请你说话注意点,说我不要紧,可不要坏了虚渡大师的清誉!”

    那个人便是峨嵋中最恶毒泼辣的丁敏君?但闻她又开口说道:“做得出怕什么别人知道!之前对着那个山野村夫已经在那里勾勾搭搭,现在对着这个稍微漂亮一点的小和尚,还不骚劲全发出来了!?”

    “你……”周芷若气得满脸通红。

    “阿弥陀佛!”我也忍不住要说点什么了,“周师妹的骚劲我倒不知道,可丁师姐的骚气冲天,从胳肌窝里散发出来……好臭好臭!”

    峨嵋的弟子都没点定力的,我才说了两句,一个个掩嘴而笑,后面那个该是啊蛛的家伙笑得更是大声。丁敏君脸上一红,拔剑道:“你这个秃驴……”

    “不要再吵了,有魔教妖人!”灭绝师太突然说道。

    当下便见四个魔教使者骑马而至,乘者均穿白袍,袍上绣着一个红色火焰。

    峨嵋弟子纷纷拔出长剑,静玄师太大叫:“是魔教的妖人,一个也不可放走!”

    两名女弟子、两名男弟子遵从静玄师太呼喝号令,分别上前堵截。

    魔教四人手持弯刀,出手甚是悍狠。但峨嵋派这次前来西域的弟子皆是派中英萃,个个武艺精强,斗不七八合,三名魔教徒众分别中剑,从马上摔下来。余下那人却厉害得多,砍伤了一名峨嵋男弟子的左肩,夺路而走,纵马奔出数丈。

    峨嵋派排行第三的静虚师太叫道:“下来!”步法迅捷,欺到那人背后,拂尘挥出,卷他左腿。那人回刀挡架,静虚拂尘突然变招,刷的一声,正好打在他的后脑。这一招击中要害,那人登时倒撞下马。

    “小师父?!你刚才看见魔教妖人,怎么不过来帮忙!?”灭绝师太突然冷冷的说道。

    我心中一惊,如此的沉默实在是很有压迫感啊!我赔笑道:“小僧武功低微,决不敢在师太面前献丑!”

    灭绝师太忽地转过头来,道:“哦~那倒奇怪!六大派围攻光明顶如此九死一生的壮举,汝等武功低微竟也敢加入……而且我才刚想起你是虚字辈的小僧,就算你师父也不一定能参加,你又怎么会获得玄慈方丈的同意来参加这次围攻光明顶呢?”

    我心下一惊,双手已经运足了内劲,缓缓说道:“……其实是这样的,师太可能对我有点误会!我确实是师父带下山的……”

    未等我话说完,灭绝师太右手疾速一拔,但闻“嘤”的一声,鞘中长剑应声而出,顿时整个场面剑气横飞,彩光四溢……“倚天剑?!”我一惊。顿时运起九阳神功,真气激射,身后的气浪呼出,吹得身后峨嵋弟子几乎站不稳。

    “哼!小小虚字辈弟子竟有如此内力,我倒想看看你究竟是什么人?”灭绝师太冷笑一声,一剑朝我刺来。

    我也冷笑一声,道:“哼,别说你峨嵋弟子没鬼用!跟我少林弟子相比,那是差了十万八千里。”我一个箭步抢上,便使出落英神剑掌的杀着,直取灭绝师太太阳穴。

    灭绝师太一惊,画了一个剑圈,迫得我收招回挡,又说道:“少林没你这种魔教妖人!”又一剑攻来。此等运足了内功,又在打斗中竟然可以有余暇回话,灭绝老尼果然厉害。

    当下又拆了七八招,我便感到呼吸仓促,剑气直压着我的招数,使我不能将浑身解数使出来,再继续下去恐怕我要受内伤,“灭绝老尼!你有本事就不用倚天剑跟我过招!你这老虔婆恃着倚天剑的锋利在这里作威作福。”

    灭绝师太并不搭话,她奶奶的,跟我斗狠啊?我一个转身晃开她一剑,连运两脚凌波微步,抢到在她身后的周芷若之前。“啊……魔教妖人,卑鄙!”灭绝师太回过神来,骂道,当下急忙跟我抢人。

    我凌波微步又岂会输给那老虔婆?我自然是先一步到周芷若面前。“芷若,小心!!”身后传来灭绝师太又慌又急的声音。

    未待周芷若拔剑,我右手一拂,便点了她身上三处大穴。正欲将她抱走之际,“蓬”的一声,我背后中了一掌。但说也奇怪,这掌虽然打在身上,却像是无碍一般,只觉得对方内力跟我却有几分相似,倒流近我体内。回头一看,却是张无忌下的手!

    “我靠,你也来跟我急?”我骂道。眼看灭绝师太便要杀到了,我一拍屁股就溜……说打我不够你打,说溜我还不会啊?哼!

    “换第三人称”

    “小子!虽然你行为不检,但也救了芷若一命,贫尼就饶你一命。看在你不是魔教中人的分上,你走吧!”灭绝老尼对张无忌救了周芷若好像有点感激之意,却又不方便表明。

    张无忌连连作揖谢道:“多谢前辈不杀之恩。”

    后面丁敏君难听的话又来了:“哼,我看他们就有点什么的,要不是为什么一个乡下人冒着生命危险来从魔教中人手中救回周师妹?”

    周芷若全身不能动弹,却气不过,道:“丁师姐,请你说话尊重点!”

    灭绝师太脸色微变,“哼”了一声,姓丁的便不再说话了。

    “芷若,待为师帮你解开穴道。”灭绝师太道,周芷若点了点头。但见灭绝师太又是敲打、又是搓揉按摩,却是无用。灭绝师太也心里称奇,道:“怪了,芷若!你被那魔教妖人点了哪几个穴道啊?”

    周芷若皱起眉头道:“应该是神门、风门、大枢三穴……不过他下手太快,我不知道有没有记错。”

    张无忌微笑道:“晚辈略懂医术,不如……”

    话音未落,灭绝师太怒道:“多管闲事!难道我峨嵋偌大一个派,连区区解穴都要你曾少侠来代劳?!”

    张无忌无奈,唤道:“蛛儿,我们走了!”连叫数声,却不见有人应,“蛛儿!蛛儿?”张无忌冲到队伍尾巴那里一看,却哪里还有人?“师太!蛛儿不见了!”张无忌慌道。

    灭绝正苦于解周芷若身上的穴道,不耐烦道:“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想必可能是刚刚的魔教妖人抓走了吧!”……

    “换第一人称”

    我见众人的目光均落在周芷若身上,在队伍最末的蛛儿却无人理会。虽然她长得丑,好歹也是重要配角之一啊。我便临走时拂了她的穴道,夹在胁下带走。

    一阵轻功,想必灭绝老尼已经追不上我了吧。我见前边不远有个破庙,便带着蛛儿走了进去。

    刚进破庙,放下蛛儿那一霎,忽地感到背上一痒,紧接着便麻了起来。我急忙放下蛛儿,脱下衣服一看,但见衣服上靠腰的地方有个洞,洞的边缘散发出一阵浓香……

    “哈哈哈,淫僧!我可警告你,你方才把我背来背去的,我虽不能动,可手指只要和你有接触,便要了你的命!”蛛儿笑道。

    我一看腰间,果然有个圆形黑斑,当下急忙点了四处要穴……

    “哼,点穴就有用的话我还练这‘千蛛万毒手’来何用?”蛛儿冷笑道,“劝你还是乖乖放了我,如果不是,哼!”

    我冷冷笑道:“哼哼!区区‘千蛛万毒手’怎么伤得了我分毫?”“BOOK”的一声,唤出卡薄,取出数条水蛭卡。“GAIN”的一声,便看见几条黄斑黑纹的水蛭在我手上扭啊扭的,甚是可怕。

    “你……你打算逼供?”蛛儿慌道,“我可不怕你……你的毒物。”一边说不怕,一边还全身打颤。

    我笑道:“哼,对付你还要用到我的宝贵水蛭?这几条水蛭可抓了我整整三天!”当下将一条水蛭摁在我腰间黑斑处,再将其他的摁在黑斑附近,接着“GAIN”了几颗自炼的逼毒丸。

    刚吞食了便听见蛛儿笑道:“就几颗药丸就想压住毒性……”

    我未等她说完,道:“我可没打算去压啊!”当下盘腿坐下,运起了九阳神功……一盏茶的功夫后,我头上氤氲白烟俨然冒起,脸色也渐渐转红。但见我腰间水蛭不断吸取鲜血,忽地透过突出的青筋看到一条黑血直流向黑斑处,使黑斑越来越大,并发出比方才还要浓烈的香气……那水蛭吸着吸着便变成像墨汁一般的黑,微微露出淡黄的细纹……

    蛛儿惊讶得合不拢口,只见那几条水蛭吸得满体涨大,便像一颗颗黑珍珠…

    忽地中间一条跌了下来,扭了扭便不动了。紧接着那几条都掉落在地上,扭了两扭便死了。自水蛭咬上的地方渐渐流出血来,颜色由黑转红,红了后一会儿便自行止住了。

    蛛儿一惊,便见我站起身来,笑吟吟地看着她:“怎么样啊,蛛儿小朋友?

    你的‘千蛛万毒手’不管用了吧。“

    蛛儿惊道:“怎么会这样?娘教我的‘千蛛万毒手’天下无敌,怎么会…”

    我也懒得再穿衣服了,直接走近蛛儿,点了她右臂八处大穴,让她右臂完全不能动弹,说道:“说真的我还真不想什么你。谁叫你又是指定卡片?虽然你半边脸丑得可以,但另半边也见得人……嘿嘿。”说罢,我便直接将衣服盖在她脸上,“算了,以免倒胃口,我还是直接不看的好。”

    “淫僧,你想干什么?”蛛儿被衣服盖住了脸,慌声叫道。

    眼前便只看见一件和尚袍,蛛儿在衣服中虽然可以透气,却不能见物……忽地胸前一凉,便知道衣服被扯烂了,吓得几乎哭了起来,骂道:“淫僧!你……

    你不得好死!“又忽地下体一凉,裤子也被扯个稀烂。这回她便哭了出来,呜呜噎噎地哭道:”呜呜……你……你这个卑鄙小人!你禽兽不如……你…啊……“

    胸部忽地被一双温暖的手包裹起来,顿时她全身一震,便觉得双乳被一圈一圈的搓揉……一阵触电的感觉冲上大脑。

    蛛儿从来就没被男人这样摸过,渐渐发出呻吟的叫声:“啊……你…你……

    禽兽……啊……“

    我笑道:“我禽兽?还是你喜欢这么被我碰啊?”蛛儿顿时不说话了。咬紧了牙,躲在衣服里直落泪……

    忽地乳头被湿湿的东西卷了起来,那湿湿的东西蠕动着,挑动着乳头还真舒服。“啊……水蛭吗?不要…啊……不要放水蛭……可是,好舒服……嗯……”

    蛛儿呻吟道。

    蛛儿虽然练“千蛛万毒手”,可身体肌肤仍是那么的白。我的舌头一直在她身上打圈圈,自脖子到乳头至肚脐,全都留下我的唾液……嘿嘿。

    我右手顺势滑下去一摸,“哇,河水泛滥啊!”我叫道。

    “不要喊了!”蛛儿叫道,“那里……那里不行……”声音越来越小。

    我轻轻触碰着她的秘屄,那粘粘的液体便一直涌出来。我也忍不住了,轻轻托起她的双腿,让微红娇嫩的秘屄毫无保留的呈现在我的面前。我俯身便吻……

    “嗯……”的一声,蛛儿传来一声娇喘。我索性埋头在丛林中,吸取着早晨的露珠……舌头一个劲的往里钻。顿时蛛儿便感到秘屄中若有一活蹦乱跳的黄鳝一般,直往里钻,急忙喊道:“不要再进去了,再进去就……就不行了……”我缓缓收回舌头,用舌尖轻挑她已经又红又肿的小黄豆。

    顿时传来的一股强烈爽感令蛛儿全身打颤,“啊……嗯嗯……不要这样……

    这样……啊!好……好爽……“蛛儿一个劲叫道,却苦于全身无法动弹,只是小腹在一抽一抽地动着。

    见她淫水淋漓,我挺起小兄弟对准她的秘屄便是一肏。“啊……”的一声,一丝处女的鲜血沿着小兄弟流下,“好痛……不要动了!”蛛儿央求道。我不理会蛛儿的哀求,一下一下直肏到底,直到小兄弟像顶到什么我才抽回来。

    因为阴道口太湿润的关系,我也像是没什么感觉一般,我抬起她的双腿并拢,顿时觉得紧了许多。我肏得数十下,蛛儿的娇喘声便大了起来:“嗯……嗯……

    好舒服……啊……呵……再来……再来……“我听得起劲,快速扭动腰部,肏得百余,便拔出泻在她白皙的那边脸上……

    “BOOM”的一声,便又是熟悉的卡片声响起:“卡片编号055;卡片名称蛛儿;简介…;卡片难度B。”

    蛛儿像是累了,长长地喘着粗气,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我穿起衣服,说道:“你的穴道几个时辰后便会自行解开,我先走了。”说罢便一跃出庙,往西走去……光明顶的架怎可不参一脚呢!嘿嘿!

    网游金庸第二十二章

    嗯……此去光明顶却是十分凶险啊!有武功高强的张无忌、明教众高手和六大派的高手。但是有秘功《乾坤大挪移》,还有倚天剑在灭绝老尼手上,这两样东西拿到手那我便是小高手一个,哈哈,到时候直取S级卡片就爽大了。

    我一直向西走,渐渐便看见黄沙滚滚,丘陵凸现,便连风中都混着沙子……

    看来应该快到光明顶了吧?卡薄的显示就在此附近……忽地一惊,我被突然间从地上冒出来的数个红衫男子吓了一跳。“你们干嘛躲在地上啊?想吓死我啊?”

    我怒道。

    那几个男子迟疑了一下,为首的喊道:“他身上是少林的衣服,不要管了,先杀了他。”说罢一涌而上,举刀便往我身上招呼。

    我鹜地晃开一刀,大吃一惊道:“你奶奶的?你爷爷也敢砍?”当下潜运内功,五指成爪,一招凝血神爪扣在为首那人的咽喉……余下的人竟然不理会他死活,戒刀仍往我身上砍的。

    我举着那人转了两圈,晃开砍过来那两刀,急速往后一跳,道:“不要再打了,再打我掐死他!”但闻“兹兹”声响,低头望去,那被我抓住的人竟然点燃了一支火药……“哇!”我大吃一惊,一脚踹过去,正中那人的屁屁。那人扑向去打了两滚,忽地“轰”的一声雷响,顿时血肉横飞,硝烟弥漫……我几欲想呕,这种场面简直连想都不敢想。

    “呀啊!”的几声狂呼,又有几个红衫男子点燃火药,朝我扔来……“还玩真的啊?”我惊道。那些男子应该就是烈火旗下的卒仔,看着武功高强的又是六大派中人,便用炸药与之同归于尽,以达到阻拦的目的。

    “我没空跟你们颠哦!”我拔腿就跑,虽说对方是卒仔,跑的话有损形象,可是小命总是比形象值钱,留得青山在就不怕没柴烧嘛!一顿跑的功夫,身后叫声渐小,又是“轰”的一声巨响,便没了声息了……不知道那群笨蛋有没有在爆之前扔掉手中的炸药呢?不理了。

    看来此地就是光明顶了,既然烈火旗的人都在这里,那么恐怕上面差不多也要大战起来,得赶快找到上光明顶的路才行。当下加快脚步,直奔上山。

    但见路旁尸体渐多,便好比是看杀戮电影一般,六大派的弟子和明教的弟子都死伤惨重。死了的还就算了,那些被人砍了几刀又没死的人躺在地上直哼哼,想站都站不起来,只有在一旁等死……

    “咦!”我忽地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同志,你醒醒啊!”看着他满脸的血污,我隐隐觉得这个人是认识的。拨开散的一塌糊涂的头发一看,竟然是当年教我华山心法的‘纳各水’。

    “那个谁?!你怎么了?振作一点啊!”我喊道。

    他悠悠转醒,本是还没有断气:“……你……你也来了!呵呵……我……我重返……返华山门下了……,替我…我高兴……吧!”说完便头一歪,断了气。

    伤心之余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好,上面的路该不该继续走呢?

    我脱了一件比较干净的华山弟子的衣服,戴上儒巾,翻开卡薄来:“BOOK!”拿出先前藏起来的军官的胡子…“GAIN”的一声,只粘一些在下巴,其余的都粘在后脑勺,起码不要让人认出我的样子才好。当下拍拍?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