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58 部分阅读

    乔峰大吼一声,怒道:“凭你们还想拦我?”说罢跨上一步,右手探出,已抓住一人胸口,手臂振处,将他从厅门中摔将出去,砰的一声,那人重重撞在照壁之上,登时便晕了过去。

    大厅上的人顿时乱作一团,乔峰大喝道:“游氏双雄,我来领教领教你们的手段。”左掌一起,一只大酒坛迎面向游骥飞了过去。

    游骥双掌一封,待要运掌力拍开酒坛,不料乔峰跟着右掌击出,?一声响,一只大酒坛登时化为千百块碎片。碎瓦片极为峰利,在乔峰凌厉之极的掌力推送下,便如千百把钢镖、飞刀一般,游骥脸上中了三片,满脸都是鲜血,旁人也有十余人受伤。只听得喝骂声,惊叫声,警告声闹成一团。

    “乔大哥小心!”眼看乔峰身后赵钱孙偷袭,我忽地喝道。

    当下使出凌波微步,抢到赵钱孙面前,一掌呼出,正是降龙十八掌的亢龙有悔!

    “降龙十八掌?!”赵钱孙惊道。

    顿时大厅上人声鼎沸:“怎么?他也会降龙十八掌?”“降龙十八掌向来是丐帮不外传的武功,看来也是乔峰教他的啦。”“乔峰好阴险,想不到早已请了帮手来助阵。”“不管他多少个乔峰,现在庄里那么多人就不信制不住他们两个!”众人大呼一声,一拥而上。

    少林玄难玄寂两位高僧分别包夹,呼地直打向乔峰面门和后背……

    “乔大哥小心!”我不禁喊道:“少林高僧好不要脸,两个人围攻一个,算什么英雄好汉?”

    但见乔峰掌去掌回,拳来拳往,却不曾落过一丝下风。

    乔峰突然怒道:“好,你们说我杀父杀母杀师,一切都赖在我的帐上,却又如何?”恶斗之下,蛮性发作,陡然间犹似变成了一头猛兽,右手一拿,抓起一个人来,左手夺下他单刀,右手将他身子一放,跟着拍落,那人天灵盖碎裂,死于非命。

    众人都是一惊,又是惊惶,又是愤怒。

    我也击退了两个小喽罗,叫道:“乔大哥,小心!”

    但见游氏双雄手执钢盾,迅速朝乔峰靠了过来。他见游氏兄弟来势凌厉,当下呼呼两刀,将身旁两人砍倒,制其机先,抢着向游骥攻去。他一刀砍下,游骥举起盾牌一挡,铛的一声响,乔峰的单刀反弹上来,他一瞥之下,但见单刀的刃口郑起,已然不能用了。游骥圆盾挡开敌刃,右手短枪如毒蛇出洞,疾从盾底穿出,刺向乔峰小腹。便在这时,寒光一闪,游驹手中的圆盾却向乔峰腰间划来。

    乔峰一瞥之间,见圆盾边缘极是锋锐,却是开了口的,如同是一柄圆斧相似,这一下教他划上了,身子登时断为两截,端的厉害无比,当即喝道:“好家伙!”抛去手中单刀,左手一拳,当的一声巨响,击在游骥圆盾的正中,右手也是一拳,铛的一声巨响,击在游驹圆盾的正中。

    游氏双雄只感半身酸麻,在乔峰刚猛无俦的拳力震撼之下,眼前金星飞舞,双臂酸软,盾牌和刀枪再也拿捏不住,四件兵刃呛啷啷落地。两人右手虎口同时震裂,满手都是鲜血。

    游氏兄弟脸如土色,神气灰败。

    游骥叫道:“兄弟,师父说道:”盾在人在,盾亡人亡‘。“

    游驹道:“哥哥,今日遭此奇耻大辱,咱俩更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

    两人一点头,各自拾起自己兵刃,一刀一枪,刺入自己体内,登时身亡。

    乔峰一呆,没想到身为聚贤庄主人的游氏兄弟竟会自刎。他背一惊,酒性退了大半,心中颇起悔意,说道:“游家兄弟,保苦如此?这两块盾牌,我还了你们就是!”持着那两块钢盾,放到游氏双雄尸体的足边。

    他弯着腰尚未站直,忽听得一上少女的声音惊呼:“小心!”

    乔峰立即向左一移,青光闪动,一柄利剑从身边疾刺而过。若不是阿朱这一声呼叫,虽然未必便能给这一剑刺中,但手忙脚乱,处境定然大大不利。向他偷袭的乃是谭公,一击不中,已然远避。

    谭婆怒道:“好啊,你这小鬼头,咱从前不来杀你,你却出声帮人。”身形一晃,挥掌便向阿朱头顶击落。

    谭婆这一掌离阿朱头顶尚有半尺,乔峰已然给身赶上,一把抓谭婆后心,将她硬生生的拉开,向旁掷出,喀喇一声,将一张花梨木太师椅撞得粉碎。阿朱虽逃过了谭婆掌出,却已吓得花容失色,身子渐渐软倒。

    乔峰大惊,心道:“她体内真气渐尽,在这当口,我哪有余裕纵她接气?”

    只听得薛神医冷冷的道:“这姑娘真气转眼便尽,你是否以内力替她接续?

    倘若她断了这口气,可就神仙也难救活了。“

    阿朱忽地感到一股炙热无比的真气从背上涌来,虽与乔峰之真气大不相同,却也得以续命半刻。转头一看,却见是我!

    “乔大哥,你放心去打吧!这里交给我,我不会让阿朱姑娘少一根汗毛。”

    乔峰面露喜色,道:“好兄弟,这里就拜托你了。”说罢一个纵身冲出去,又杀了两人。

    忽见单正带着儿子欺进,道:“我先杀你们再说。”

    我大吃一惊,右手顶着阿朱大椎穴,左手成爪,一扣着单正喉头便着力一扭,但见五指血痕印在单正脖子上,单正立时断气。

    “好不要脸!”我喝道,又见右边一人手挥单刀而至,那劲道力度一看就知道是阁中高手。我右手正为阿朱输送真气,苦无对策,却见乔峰拾起游氏双雄圆盾一飞,那人立时断成两截,圆盾乘着余劲肏入墙中,竟肏入半片……

    又一人乘着乔峰扔盾之时,从后一刀砍去。乔峰稍一分神,竟中了一刀,他一足反踢出去,将那人踢得飞出丈许之外,撞在另一人身上,两人立时毙命。

    但便在此时,乔峰右肩头中枪,跟着右胸又被人刺了一剑。

    他大吼一声,有如平空起个霹雳,喝道:“乔峰自行了断,不死于鼠辈之手!”道罢正欲自刎……

    忽见一长鞭疾驰而下,卷起乔峰便走。抬头一看,便是一黑衣蒙面男子单手夹在胁下,一跃至墙外。突然一嘶马鸣,马蹄声逐渐远去,便已听不到了……

    满厅英雄目瞪口呆,目光转投在我的身上……

    “我靠!”我大喊一声,一手抱过阿朱,鞋底抹油,使出凌波微步没命地冲出庄外~冲了许久,渐渐听不到身后的声音,我才渐渐放慢速度……双手渐渐酸麻,我才想起我抱着阿朱跑了如此一段路。

    阿朱见我满头大汗,便道:“这位公子,我没什么事了,你放下我吧!”

    我缓缓放下她,道:“阿朱姑娘,你觉得怎样了。”

    阿朱道:“胸口有点闷,没事儿!”

    只见她一丝丝地将脸皮剥下……露出清澈明亮而又略带些苍白的脸,原来她一直都是易容着的~

    “阿朱姑娘,你的伤再拖无益,我先找个地方帮你疗伤吧。”我说道,如今色心既起,就要赶快搞定才行。

    阿朱道:“公子不必费心了,我伤至此也不盼有好的一天了。”

    我二话不说,抱起她就走,那松软的胸脯实在令人遐想……

    走了好一会儿,终于来到一个小茅屋,看着阿朱喘气声越来越大,头上的汗珠如豆粒大般滑了下来,我才意识到,我和乔峰的内力相差太远了。虽然不知乔峰是在练什么内功,可九阳神功只有那一点点威力不禁令我觉得可叹。

    “有人吗?”我抱着阿朱老实不客气地走进茅屋,看见门缝中的蜘蛛网我便知道里面已经许久没有人住了。

    我将阿朱放在门边,稍稍整理了一下木床。再将她放在床上,说道:“阿朱姑娘,我现在来替你治病。”说罢便去脱她的衣服……

    “吓?”阿朱吃了一惊,道,“你要干什么!?”

    我急忙缩回双手,道:“阿朱姑娘不要误会,我现在帮你治疗是必须衣履尽褪的。”

    阿朱满脸通红,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去护着自己的胸脯了,我缓缓解开她的衣裳,露出洁白的乳房,那微红的乳晕像只樱桃一般,让我产生吻一下的冲动。

    “BOOK!”我取出一些还没有荼毒的冰魄银针,以极快的速度刺进阿朱的八大要穴……

    “呜~”的一声,几乎晕厥的阿朱缓缓转醒,有气无力的叫道:“公子…”

    “不要说话!”我连刺她数处大穴,淤血便随着银针缓缓流下。

    可惜没有什么可以治疗内伤的灵药,虽然淤血已经流出,可经脉不通仍是不可以很快痊愈的。

    我运足了九阳神功,说道:“阿朱姑娘,得罪了!”

    右手抵着她的大椎穴,左手绕前去按住她双乳之间的膻中穴,阿朱的脸微微一红,便觉得两股炙热的暖流自两大穴道输入自己的体内……过了一柱香时间,两人头上渐渐冒出白烟,汗珠滚滚而下……

    再疗得片刻,阿朱脸色由白转红,我就知道她的病已经无碍了,只要再服了我几服药就可以痊愈了。

    我马上撤走双手,再按在她的乳房上,说道:“再一会儿就好了。”

    掌心缓缓吐出热气,阿朱也不疑有它,任我的手在上面搓揉。我先是在乳房上画圈,缓缓托起她曼妙的乳房,轻轻的捏着她粉红色娇嫩无比的樱桃尖儿。

    阿朱的呼吸立即急促了起来:“啊……公子~怎么治病……要治疗那里的吗?”

    我的嘴凑上她的耳朵处,轻轻吐着气,道:“阿朱姑娘,你内息甚乱,乳根处两穴乃可以舒缓内伤造成的疼痛;等一下可能有酥麻的感觉,那是正常反应,请千万不要见怪。”

    阿朱耳朵不断被我吹气,酥麻难当,渐渐也成了快感,娇喘道:“公子,我不行了……嗯~身体好怪哦,像是上瘾了一般~”

    阿朱才十七岁出头,不经人事,自幼跟了慕容复又是个只懂复国不懂情趣的家伙,所以至今初尝男女之事的滋味却不知此感觉为何物?

    我双手不停地轻柔她丰腴的双乳,嘴唇如雨点般落在她的脖子和肩膀上,吻得性起时,阿朱竟然回过头来和我对吻……我缓缓探入我的舌头,让阿朱吸吮我的舌尖。我用舌头传递着我的唾液,在我俩之间拉出一条细长的水珠。

    “嗯……公子,怎么你的治疗方法那么怪啊?不过……很舒服~”阿朱的声音细若蚊虫,几乎听不见。

    我说道:“阿朱姑娘的伤乃至刚至阳的掌力,若不以阴阳相济来治疗的话,恐怕以后会有后遗症!”

    阿朱听了脸上一红,她虽不经人事,可男女之事却是明白的,心想着朝思暮想的乔大哥,却又必须和眼前刚认识一天的男子发生关系,不禁黯然泪下。我不等她反抗,以最快的速度吻住她的嘴唇,伸出舌头缠住她的舌尖,不断挑逗她的双唇。一下我的身子便已经压在她身上,赤裸的上身让我毫无忌惮地在她上身抚弄搓揉。另一只手迅速扒下她的裤子,露出茂密的黑森林……

    “嗯~”的一声,阿朱试图推开我,却又大病初愈而使不上任何力气。

    我缓缓将中指探入阿朱的秘屄之内,但闻“啊!”的一声,阿朱痛得叫出声音来。

    “不要紧吧?”我关心道。

    阿朱摇了摇头,但并不说话。我旋转在秘屄中的手指,只觉得屄中又暖又湿,加上一扣一扣时小腹和细腰的扭动,更令春色动人……

    阿朱咬紧嘴唇,像是不想发出声音来似的,我吻着她,说道:“不要以为发出声音就是淫荡的姑娘哦?忍着不喊出来对身体不好的。”说罢更是用劲地扭动手指……

    “啊~嗯……乔大哥……对不起……嗯~啊!”

    一连串对乔峰的话并没有唤出我对她的怜悯,我脱下裤子,用已经翘了很久的小兄弟抵着她湿滑的秘道口,一挺而入,但觉她秘屄内炙热非常,湿滑程度令小兄弟可以很容易地进到最深处。而阿朱最深处亦极端敏感,每顶一下,她均娇喘连连,小腹抽动……

    肉壁的紧松也恰到好处,不会过紧,也不会太松,夹得我舒服得叫了出来:“啊~嗯~”

    阿朱担心道:“公子,你没事吧?”

    我笑道:“没事,只是你太美了,我感到十分荣幸而已。”

    阿朱嫣然一笑,脸上不安也渐渐隐去了。

    肏得数十下,阿朱的娇喘连绵不绝,淫水随着“扑哧”“扑哧”的声音流将出来。我将她抱起,坐了起来,仅用腰力直捣黄龙。

    “啊~公子……太厉害了……好舒服,阿朱从来没试过那么舒服…公子!”

    阿朱叫道,双手绕过我的脖子,吻着我的耳朵;双腿紧紧地夹着我的腰,随着我腰部的摆动扭动着臀部,丝丝鲜血伴着淫水流满了两人的腰臀……

    “啊~”的一声,阿朱顿时泻了阴精,我也迅速肏得数下,拔出小兄弟,说道:“阿朱姑娘,这是治疗内伤的特效药,你快乘热喝了吧。”说罢露出沾满淫液的小兄弟。

    阿朱的脸红得像烧热的铁,闭紧眼睛,微微张开了嘴巴。我把小兄弟放在她嘴边,她乖巧地含在嘴里,舌头卷起我的小兄弟,不住吸吮……一阵快感传至脑中,我一股热精射在阿朱嘴里,粘粘稠稠的,阿朱皱起眉头,缓缓咽下……

    “BOOM”的一声,我拾起掉在阿朱身旁的卡片一看:“卡片编号007卡片名称阿朱简介……难易度A”

    难怪她的秘屄如此令人神往啦……原来是A……A?!我稍一回神,茅屋的门顿时被一股怪力撞个粉碎!

    一把熟悉的声音传进我的耳里:“你们在干什么?!”却不是乔峰是谁?

    乔峰吼道:“亏我还当你是兄弟,想不到你竟是如此之人!淫贼,今天我取你狗命!”说罢双掌递出,立时劲风四溢,一股劲力直向我躯体压来……

    网游金庸第二十章

    作者:爱情坟墓话说上集乔峰破门而入,看见我和阿朱在床上那个那个,一掌朝我劈来,来势凶猛狠辣,犹如蛟龙跃渊。

    我大吃一惊,差点忘了我妈姓什么,当下潜运内力,将劲力全放在双手上,并急忙抬手护住脑袋,忽地一阵狂风卷来,双手便如针刺般疼痛,那气道压得我透不过气来。

    “啊!”我双手剧痛,整个人飞了出去,后背重重地撞在墙上,但觉一条血流沿着鼻子流下,双手毫无知觉,眼前模模糊糊地,意识也渐渐不清晰了。

    “乔大哥,你干什么?这位公子救了我啊?你干嘛把人家打伤?”阿朱天真烂漫,竟然替我说起话来了。

    乔峰气得直喘气,道:“阿朱,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唉呀,太糊涂了。”乔峰一跺脚,转向我道:“都是你这个骗子!我杀了你!”

    阿朱一把抱住他,喊道:“乔大哥,不要!”

    看见全身赤裸的阿朱,乔峰脸上一红,转过脸去,说道:“阿朱姑娘,你先穿起衣服来吧!”

    阿朱也是脸一红,捡起衣服遮掩着自己的身体……

    意识开始模糊了,难道这就要GAMEOVER了吗?

    “乔兄……咳咳……你想不想知道……知道带头……大哥……是谁?”

    “扑”的一声,我口中狂喷鲜血,顿时晕了过去。

    惨啊,玩了那么久的游戏,这就要GAMEOVER了,还要重新玩过,我的女生们啊……

    唉~~咦?!忽地感觉背上一股热气传进我体内,全身便像恢复了些许生气一般,渐渐有点知觉了。缓缓睁开双眼,只见阿朱已经衣着整齐了,静静地坐在我身旁;背后那股热气刚猛强烈,像是一团火在烧我的背一般。稍稍转头看去,原来是乔峰正在为我用真气续命。

    “哇!”的一声,我喉头一甜,一口淤血喷将出来,低头看去,我的断臂也为我接好了。

    乔峰撤掌舒了口气,道:“还好你内功不弱,而且刚刚用内力护住心脉,否则刚刚那掌潜龙毋用已经取了你的小命。说!带头大哥究竟是谁?”

    “嘿嘿!”我冷笑道,“乔兄,如果不是你急于想知道带头大哥是谁,恐怕你会误杀一个人,而这个人会影响你的终身!”

    乔峰怒道:“你是说你?我呸!你玷污了人家女孩家的贞洁,你配和我称兄道弟吗?”

    “哼!天下间便只有薛慕华和我可以治得好你的阿朱姑娘,而薛慕华和你有仇,偏偏我的救治方法就是如此。那你是要她没了小命,还是没了贞洁?”

    乔峰大怒道:“你……?”

    “乔大哥!”阿朱忙劝阻道:“……其实只要乔大哥不介意,我……”说罢双眼通红,眼泪快要掉下来了。

    这样一说来,乔峰如此愤怒,该是介意才对,乔峰忙安慰道:“阿朱姑娘,我又怎么会介意这些呢?只是……”

    “只要你不介意,何须理会外面的人怎么说呢?”阿朱道。

    “阿朱!”乔峰一手抱过她,低下了头。

    “乔兄,其实你的毛病就是不听别人的解释。”我缓缓道,“阿朱姑娘身受大金刚掌掌力所击,虽施以针药,却不能完全痊愈,须以阴阳混合此等自然的方法才能固本培元,养精蓄锐。须要知道……”

    “行了行了!”乔峰打断我的话,说道:“这次阿朱替你求情,毕竟你也治好阿朱,我就不计较了。若你下次再犯,我必定剖你心肝下酒!”

    我不禁打了个寒战,心道:“反正卡片都拿到手了,我还搞她干吗?还是早点去找我的小黄蓉是好。”

    忽地感觉双手刺痛,才记起我双手被乔峰掌力震断,五脏六腑也受了极重的内伤,唉~疗个伤也是寥寥无期啊!

    乔峰忽道:“刚才你昏过去之前说道你知道带头大哥是谁?告诉我,带头大哥究竟是谁?”

    我心里笑道:“这下有个免费保镖了。”当下说道:“我不仅知道带头大哥是谁,还知道杀乔氏夫妇的真凶是谁,还有,陷害你们全家的大恶人是谁我也知道。”

    乔峰一惊,抓住我道:“是谁?到底他们是谁?”

    “痛~~~”我叫道。

    乔峰见状立即缩手,道:“对不起,能不能告诉我他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如此陷害我?”

    突然屋顶瓦片“哗”的一声脱落,一个蒙面黑衣人从天而降。

    “不好,他要杀我?!我太多嘴了!”我瞬间想到,所有知情人都被萧远山杀人灭口的事情,忙叫道:“乔大哥救命,他想杀人灭口。”

    乔峰还没有反应过来:“恩公……?”

    只见他蒙面黑衣人一掌朝我劈来,慌忙五指成爪,使了个隔空取物的本事,将我夹在腰间。

    “我叫你乖乖留在山洞里不要到处走,你怎么不听我的话!”黑衣人指着乔峰骂道。

    乔峰道:“前辈虽救我于聚贤庄,可想软禁乔某也是枉然。”

    黑衣人道:“也罢!那个少年……你把他交给我。”

    乔峰道:“不知前辈要他做何用呢?”

    “这个与你无关。”黑衣人道。

    乔峰冷冷地说道:“此人关乎我爹娘和师傅的血海深仇,万不能交给你,请前辈见谅!”

    黑衣人眉头一皱,怒道:“哼~~~你还称那些人做父母?别忘了你是契丹人,你身上流着契丹人的血!”

    乔峰道:“乔某是契丹人是汉人还是个迷,待我找到带头大哥问个明白后,便可真相大白了。”

    黑衣人道:“你是一定要找带头大哥的,是也不是?”

    乔峰笑道:“不知前辈阻止我找带头大哥有何居心,但乔某的身世与外人无关,还请见谅。”

    黑衣人怒道:“哼!你这个数典忘祖的家伙,我今日毙了你!”说罢双掌画出一道黑风,直向乔峰扑来。

    乔峰一惊,道:“般若掌?想不到阁下还是少林的‘高僧’?那就要看看你的本事了!”

    单掌呼出,却是降龙十八掌中威力最强的一掌龙战于野!但见气劲若一条金龙般飞出,虽是单掌却有十足的威力。

    那黑风与金龙“呼”的一声相碰,两人便感到无比的气势向自己逼来,直逼得喘不过气来。只听“?”的一声,气劲化作烟尘,伴着稻草弥漫在这破旧的小茅屋之内,黑衣人拨了拨眼前的烟雾,乔峰、我和阿朱便已早就不在此了。

    我被乔峰夹在胁下,乔峰一手抱阿朱,一手抱我,但走在路上仍是如同飞起来一般。走了许久,他将我二人放下,细心照料着阿朱,让人觉得不可能有人可以介入他们之间的感情。

    “呜……”我双手伤口痛得厉害,实在没有办法帮自己施针。

    乔峰问道:“怎么了?还很痛吗?”

    看他一脸怒容,我已经不想再理他了,但人家毕竟也救过自己的命。我转脸背着他,坐在地上调息内力。

    一股内力自丹田烧起,经任脉走膻中自督脉回到丹田,由膻中气海再分两条真气传自双手,但觉得全身一震,背后一股熟悉的强而有力的真气混入我真气之内,助我打通诸脉,正是乔峰在后帮忙。不过半个时辰,我俩头顶热气氤氲,我全身诸脉俱通,只是需要好好调息一下而已,待双手骨头接好之时,我便能可以像以前一般了。

    “乔兄,大恩不敢谢,阿朱姑娘的伤还须点药物治疗,我写张方子给你,你去买些药回来,我们就当扯平了。”我说道。

    乔峰无言,按我所说的去买了几味药,让阿朱服下,再检查阿朱的脉象,果然觉得平稳了许多。

    乔峰也不好意思向我道谢,只是对着我笑了笑,又严肃道:“你果真知道带头大哥是谁?”

    我说道:“这个自然,但是刚才那个黑衣人决不会善罢甘休。若我说出带头大哥的秘密,他一定会杀我灭口的,那……”我停顿了一下,“你要怎么办?”

    乔峰想了想,皱起了眉头,道:“那人的武功不在我之下,恐防我也不能很确定可以保护得了你!”

    连乔峰都打不过?萧远山真的如此厉害吗?我想了想说道:“送我上少林,有个人可以救我!”

    乔峰顿了顿,道:“少林方丈玄慈大师吗?……我看他和刚才那个人也是不相上下……你是想以少林众僧来保护你吗?可我跟少林的关系……”

    我笑道:“自然不是他们,我要找的只是一个人,只有他才能打赢那个黑衣人。”

    乔峰半信半疑,还是把我给背上了,和阿朱一起,缓缓朝少林走去。

    此时已经是少室山山脚了,乔峰找了家旅店,对阿朱说道:“阿朱,你在此等候,我去去就来。”

    阿朱纨着乔峰的手,担心道:“乔大哥,千万小心。”

    乔峰点了点头,背着我飞一般地去了。

    “乔兄,你也不方便进少林寺,我看你把我扔在藏经阁门口就好了。”

    乔峰心中疑团越来越大,却不便问细节,于是悄悄地潜入少林寺,来到藏经阁门前。那高耸入云的金銮宝塔便是藏经阁,看那塔中气息,便像是无人之地,感觉不出有一丝的生气。

    “这里真的有人?”乔峰疑道。

    我道:“当然有,而且还不止一个。乔兄,一会可能会惊动众僧,你先下山吧!”

    乔峰怒道:“原来你骗我的,什么告诉我带头大哥是谁?一切都是谎言。”

    我皱了皱眉头,道:“乔峰!你怎么到现在还不相信我?我说过的话什么时候不算数了。你先下山,三个月后我自会飞鸽传书于你,告诉你带头大哥、大恶人究竟是谁?信不信由你!”道罢我清了清嗓音,运足内力,叫道:“晚辈雷幽风,拜见老前辈!冒昧打搅前辈清修,还请见谅。”嗓音顿时传了出去,余波响遍了整个少林。

    “你……”乔峰面有怒色,却也不便再说什么了,看见远处的灯火开始围了过来,急忙纵身而去。

    不一会儿,众僧都围了上来,一老僧神色庄严慈祥,身穿“名牌”袈裟,向我问道:“少侠夜闯少林,不知有何要事?”

    我鞠了一躬道:“这位该是玄慈方丈吧?请恕在下双手有疾,不便给方丈作揖。在下雷幽风,被人追杀,望大师们慈悲为怀,救我一命。”

    玄慈皱了皱眉头,道:“噢?怎么少侠被人追杀要逃到少林寺来呢?适才听少侠一喊,觉得少侠必定出自名门,为何不求救于令师,反倒跑来少林?跑来少林也罢,却不来大雄宝殿找老衲,跑来藏经阁作甚?”

    众僧听到这里都是一怒,手中禅杖一挥,舞出“霍霍”之声。

    我心中一惊:“不会吧,还没有找到那个扫地僧却被这群和尚给料理了?”

    忽地传来一把声音:“少林僧人日夜研习佛经,知善明理,现在却合起围攻一个受了伤的少年,难道不知道羞耻吗?”

    玄慈鹜的一怔,双手合十,道:“前辈究竟是什么人?”

    只见藏经阁的门“吱呀”的一声打开了,里头走出个老僧,眉毛胡子全部发白,看上去比起玄慈还要老上十岁。

    我一喜叫道:“老前辈……”

    玄慈见他打扮是少林僧人,便合十道:“阿弥陀佛,前辈是……?”

    老僧作揖道:“方丈不必多礼,老僧只是少林寺弟子一名,不须劳得方丈鞠躬。”

    玄慈脸有难色,但闻老僧说道:“既然少侠来找的是我,就表示我和这位少侠有缘,那方丈便带着众弟子歇息吧!”

    这几句话听起来好像没什么,却令人感受到无限的威严,玄慈方丈见有本门的高僧守着藏经阁,也不多说什么了,带着众弟子离开了藏经阁。

    老僧笑道:“少侠来此地的原意老衲也差不多明白的,只是我久不理世事,却不知江湖上还有人知道有我这一号人……”看他的眼睛流露出一丝伤感,眼角的皱纹显现出无限的沧桑。

    “老前辈……你……”

    我本想安慰他,却听他说道:“萧居士前些日子杀了玄苦师弟,本来我也想制止,可后来又想缘生缘灭,或许这样对玄苦师弟是一种解脱。前方丈给他取名为玄苦。佛祖所说七苦,乃是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玄苦师弟虽勉力脱此七苦,但这‘怨憎会’的苦,原是人生必有之境,宿因所种,该当有此业报。我年轻的时候也经受过此苦啊~唉~”

    说罢叹了口气,见他满口佛理,虽听起来有理,却脱离不了迂腐二字,我不禁低头斜视。

    老僧像是看透了我的心事,笑道:“少侠是在笑我过于迂腐?”

    我摇了摇头,道:“晚辈不敢!”

    老僧便哈哈大笑道:“迂腐便迂腐,有什么敢不敢的,我也觉得对于世事来说的确迂腐,但对于佛理来说,却是大大的有理。若少侠佛道修炼到一定层次,便可以明白!”

    言语中,他总是可以让别人信服,我不禁在想,扫地僧有如此的说服力,也实属难得。萧远山迟迟未露面,也可能是有碍于此僧吧?应该不会,他连玄苦都敢杀,怎么会怕一个不知名的扫地僧?可能是没回来。

    “恳求老前辈收我为徒!”遇见如此明师,我肯定要拜师的啦。

    但闻老僧说道:“少侠内功出自本门,想必应该出自明师吧。又何须老衲教授呢?”

    “前辈,就算是恳求老前辈收我为徒,教授佛理也好!请前辈成全!”我马上跪下趁热打铁。

    老僧叹了口气,道:“我只是少林的一个弟子,是否要收弟子还是听方丈的话!你在这里住一晚吧,明日一早老衲把你引见给方丈。”说罢双手一捏我断臂处,顿时热气四溢,接骨处像是给一团温暖的粘液包裹着一般,“你的手已没有什么大碍了,只是暂时不能使用威力过猛的招数,普通点穴功夫还是可以使的。

    再过半个来月你的手就会完全复原了。“

    我惊叹扫地僧的功力如此深厚,比乔峰实在强得太多了……

    翌日,我独自来到大雄宝殿。“铛”的一声晨钟,激起地上落叶片片,大雄宝殿的外面有说不出的庄严雄伟威武。

    我步入大雄宝殿,却见门口两个清兵服饰打扮的人将我拦在门外:“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我心中忽地火起:“我便是少林弟子,什么闲杂人等?我靠!”

    想不到那清兵仍不肯让路,里面传来方丈的声音:“让他进来吧,他是本门弟子,不是什么可疑人物。”

    那两个清兵才乖乖地收起自己手中的长矛,我哼了一声,走进宝殿,却见如来面前有个人比我早一步剃度。那个人一回头,却不是韦小宝是谁?

    “韦香……韦大人?!”我叫道。

    韦小宝也是一惊,道:“怎么你也来了?”

    玄慈方丈念道:“少侠,前辈已经跟我打过招呼了,从今以后你便是少林弟子,跪下受度。”

    ……

    一阵剃刀过后,我和韦小宝一样,满头飘柔的头发掉个精光,唉,叫我以后怎么见人啊!

    只听玄慈缓缓道:“韦大人是皇上替身,非同小可,即是老衲,也不敢做你师父。老衲替先师收你为弟子,你是老衲的师弟,法名玄明。少林合寺之中,玄字辈的,还有几位高僧师弟。师弟在寺中一切自由,朝晚功课,亦可自便,除了杀生,偷盗,淫邪,妄语,饮酒五大戒之外,其余小戒,可守可不守。”说罢转头对着我说道:“如今雷施主已度空门,本座赐你法号虚渡,望你不要忘了以佛法渡人。当然,寺中大小戒律都要守,朝晚功课也都要做。”

    韦小宝在一旁暗暗偷笑,我瞟了他一眼,心中鹜自赌气!

    早课过后,韦小宝来找我,说道:“雷兄弟怎么也到少林来了?难道是师傅的指示?”

    我想了想,说道:“其实总舵主怕韦香主在少林会遇到什么麻烦,所以特地命我来此保护韦香主安全。为了掩人耳目,只好也当上和尚啦。”

    韦小宝笑道:“兄弟还真辛苦啊!我可不用守什么戒律,也在寺中辈分甚高;兄弟反而……嘿嘿,嘿嘿!”这两下嘿嘿听得我不是什么滋味,只听他接着说:“兄弟我先去打发了那群侍卫,一会儿回来请雷兄喝酒啊!……啊,不对,该是虚渡师侄,哈哈!”说罢细声笑着跑开了。

    我倒,还真是个不成熟的小孩!

    早课过后,便是砍材、浇粪、挑水等杂务,然后是午饭。算了,到山下去转转,看看少室山的风景也好。

    ……

    走了半天,看到的就是普通的草,一些树,再来就是和尚。

    嗯,那个和尚身影好熟啊!仔细一看,看着数个僧人抬着个绿衣女郎上山,后面还跟了个蓝衣女郎。其中一个和尚是韦小宝,只见他满头大汗,双手甩着甩着,好像断了。

    “嗯?”我脑筋一转,急忙跟着上了山。

    眼看那个绿衣女子被送去戒律院,一堆持棍僧人看着门口,不让人进出,现在还不是时机,虽然里面那个便是花容月貌的阿珂,嘿嘿!当下便跑去藏经阁处找师傅。

    老僧正在整理藏经阁的藏书,却闻我的声音,“师父、师父,今天你教我什么?”我欢天喜地的喊道,人未见却先听到我的声音了。

    老僧满脸慈容,道:“今日我教你法华经。”

    我的心情立刻像是从天堂掉到地狱一般:“是……”

    老僧皱眉道:“怎么了,虚渡?你好像不怎么想学一样?”

    我赔笑道:“没有的事,请师傅多指教!”

    于是老僧找了个蒲团坐下,口中念道:“昔如来于耆闍崛山中与大阿罗汉阿若憍陈如摩诃迦叶无量等众演说大乘真经名无量义是时天雨宝华布濩充满慧光现瑞洞烛幽显普佛世界六种震动……”

    “以前的佛经都是没有符号的,符号是后人加上去的。”

    说了半晌,我几乎晕过去,踮着脚步从藏经阁爬了出来,几欲作呕。

    “什么和什么嘛?说了一大通一点都不懂。”

    算了,还是练本门武功好了。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四下无人,提了口真气,一套落英神剑掌便使将出来,击起片片落叶,轻轻用指尖一带,落叶便随着衣袖卷成圈装,右手一带一击,一片叶子飘出,伴随着叶茎整齐地断成两半;左手一带一击,另一片叶子飘出,也是随着叶茎断成两半。

    如此左右开弓,手中落叶渐渐变少,直到最后一片落叶被击落,我已经满头大汗了。虽然如此,内息却十分畅顺,无半分出岔,我不禁心中一喜。

    “雷兄,武功又有长进啊!”我见身旁站了一人,正是韦小宝。

    我认真练功,却不知有人靠近。

    “这招什么名堂?教教我嘛!”看他祈求的眼神,便不像是一个天地会的香主。

    我想了想便说道:“韦兄弟,这招名堂很大,也不难学。兄弟我三岁习武,练到现在只区区二十个年头,已略有小成……”

    果然没等我说完,韦小宝便说道:“怎么绝世神功动不动就要练个一百几十年的?不练了不练了!”说罢生气的走了。

    嘿嘿,正合我意:“师叔,不要走嘛!师叔……”随着韦小宝走着走着却走到山脚了。

    “绿衣美人!”韦小宝忽然叫道。

    我循声望去,果然,看到了阿珂的模样:瓜子小脸,一脸怒容却不失美貌;两只眼睛骨碌碌地看着韦小宝,像是想杀了他一般;一头的秀发,上面还有两个小髻。身旁那个看来就是阿琪罢,虽然没有阿珂般的美貌,却也不是庸脂俗粉,落落大方,霎是清秀。

    “小贼秃在这里!”白光闪动,蓝衫女子一把钢刀向韦小宝砍将过来。

    那韦小宝躲开这刀,蓝衫女子竟朝我砍来?!我的妈呀,现在我又不可以使强硬的掌法,适才练功却连内功也练耗了,这下拿啥来跟他们打啊?晕死!

    但见韦小宝“哇哇”大叫,左一躲,右一跳,闪躲之余不忘骂我:“乖乖不得了,雷兄,你武功那么高,赶快打发了她们吧!”

    我也在一旁闪躲蓝衫女子的攻击,道:“师叔祖啊,我双手受了伤啊,你要我怎么打啊?”

    蓝衫女子听了一喜,道:“好啊,臭贼秃受了伤,我砍了你这淫头下来。”

    说罢又是一刀向我砍来。我脚下凌波微步却不敢停下来,幸好所剩内力还足够使用轻功。

    “师叔祖!他们不是还在寺里的吗?”我问道。

    韦小宝绕着一个假山团团转,道:“昨天就走了,你自己一整天不知道去哪里了?”

    我双脚踏着八卦方位,忽地一手朝蓝衫女子手上抓去,蓝衫女子一惊,却没有躲开这一抓。肌肤相触,内力突然便就急泻而下。

    “对付高手不行,难道对付你这两个小女子还不行?”我笑道。

    这下使出我已经几乎弃用了的北冥神功,蓝衫女子那点微薄的内力瞬间被我吸个一干二净,全身瘫痪了般,倒在地上。

    “师姐!”阿珂惊叫道。

    我一个箭步抢前去,点了她的晕穴,她也顿时晕倒。

    韦小宝淫笑道:“这次机不可失啊!”

    我迟疑了一下,“吓?”了一声,道:“韦香主?你是想?”

    韦小宝见我在看他,咳了一声,道:“嗯……我怀疑这两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