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57 部分阅读

    秸饫锿仿卮瓜吕矗玖艘豢谄乙Φ溃骸叭裟慊故窍胱菜牢铱刹换嶙柚鼓闩叮『俸伲 苯幼疟阋话殉豆系耐贩⒔松蕉础?br />

    …“笙儿,……爹对不起你!”水岱流出了眼泪……

    水笙被我拖进山洞,不住哀求道:“少侠,你放过我吧?”双目的泪珠如春雨般落下。

    我淫笑道:“哈哈哈,你想我放过你?门儿都没有!”说罢冲将过去,一把将她的衣服扯个西巴烂。她刚想叫出声音,却被我用嘴捂住了她粉红的双唇。我探入塞舌头探索,舌头掠过她洁白的牙齿,和她娇小的舌尖绕在一块儿,她樱桃般的小嘴便发出“呜呜”的声音……我一手握过她水一般的双峰,洁白嫩滑的肌肤滑不溜手,粉红色的小樱桃散发出迷人的香味儿,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细细地搓揉,柔软的双峰带来佼好的手感,粉嫩的小樱桃如熟了的花生,直蹦出壳儿来……水笙那带磁性的嗓音不断发出呻吟声,像绵绵的细雨,像雨后的春笋,一波接一波,伴随着嘴中呼出的香气,便如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般,如此神圣但可以侵犯……

    我轻咬着她的耳垂,“呜”的一声呻吟,像是在告诉我她的最敏感之处一般。我轻轻舔着她的耳括,软软的耳朵下面满布敏感的神经线,每一次的舔弄都换来回报般的呻吟声。正当水笙喘气声越来越急促的时候我双手仍不闲着,温柔的抚弄她的酥胸,双手便像是一头凶猛野兽的口,将她整个乳房咬住不放……渐渐地,我的舌尖滑至她娇柔的脖子,右手伴随着舌头的移动到了她最神秘的宝地……“那里不行!”水笙忙道。迅速地,轻细而急促的呻吟声替换了她的叫声,她不知不觉地张开双腿,任由我的手指在此地肆虐。涓涓的流水从秘密的洞口流出,让神秘的宝屄不再神秘,洞里的宝藏正等待着我去开采呢!

    轻轻碰到水笙的小黄豆,她全身打了一个寒战,双腿从新夹紧,可我的手仍在她双腿之间。于是我上下夹攻,一口含下她的乳峰,再用舌头绕着她峰顶上的小樱桃;下面用手轻轻地揉着她鼓鼓的小黄豆。但觉她的小黄豆像吸了水一般,越来越涨,洞口的水沾满了稀阴毛,稀稀疏疏的,像细雨,像花针,斜斜地排在小黄豆上方。那惹人怜爱的轮廓又再次映入我的眼帘她的双腿又开始慢慢的张开,模糊的意识已经不能支撑双脚的重量,而且随即又袭来下体的快感又再次令她的防线崩溃……

    娇喘吁吁的她没有察觉我已经褪下我的裤子,露出了翱首向天的小兄弟,在她水汪汪的洞口摩擦了两下,便一挺而进……湿润柔滑的洞口像是没带来什么痛苦,只是处女之身的她流出丝丝的鲜血……我缓缓进入,尽量不让她觉得疼痛。水笙的呻吟声越来越大,直传到外面的雪地……我一下一下抽肏着她的小嫩屄,双手在她胸前画圈,自腋下滑至小蛮腰,她的身体像是没有一块贽肉,不愧是“铃剑双侠”。随即我立时运气刚学会的九阳神功来,一阵炙热的真气自丹田呼出,直惯至肉棒,顿时整条小兄弟炙热非常。水笙不断抿着嘴唇,口中喃喃道:“好热……好热。”

    炙热的肉棒像是没有什么感觉似的,先前向射的感觉瞬间被压抑了下去,肉棒变得更加粗硬、更加坚挺,每一下都直肏至水笙花心。水笙开始扭动她的水蛇腰,腰部的扭动使肉壁的夹力更大,小嫩屄像是想从我肉棒中吸取些什么一般。我一把将她抱起,再伸直双腿,扶正她的娇躯,故意坐着不动……水笙模糊的意识驱使她扭动腰部,只见她自抚酥胸,腰部不停地前后扭动,肉棒在阴户内恢复了活力,伴随着水笙腰部的节奏一抽一肏。忽地水笙向后微微一仰,极大地增大了腰部的扭力,身子一前一后地扭动。顿时一阵强烈的舒爽的感觉传来,若不是有九阳神功,恐怕就要射了。但九阳神功威力奇大,肉棒仍有先前般的坚挺,在阴户内驰骋若入无人之境……

    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水笙双颊生妍,粉唇红润,香汗淋漓,直滴到我的身上。忽地一声长吟,全身乏力,趴在我身上直喘粗气。我微微一笑,放了九阳神功真气,一股热精射至水笙阴户之内,顿时热气四溢,四周白雪瞬间融化,便像初春融雪一般……难道这就是九阳神功的威力?只见水笙面带微笑,一脸满足的表情,肌肤泛红,娇艳无比。“BOOM”的一声,又是拿卡片的时间了:018水笙难度A。我将她放在一块石头上,悄然出去……“你对我女儿做什么了?”水岱紧张问道。我笑道:“没什么啦,老丈人!”水岱吃了一惊。我接着喂狄云吃了颗冰魄银针的解药,说道:“其实水大侠不要那么说啦,我是慕了铃剑双侠的美名而来,你的女儿我一定会娶的,毕竟也是个女主角嘛!……”水岱疑道:“吓?什么女主角?”我吞吞吐吐道:“……没有,我说错了。我说你女儿我会要D,不过不是现在。”水岱“吓”的一声,我已经飞至被堵住的出口边。忽地双掌递出,一声长吼,热气四溢,出口处冰雪迅速融化……

    不一会儿就出现了一个洞,我转身道:“老丈人,记得叫你女儿等我哦~88~”说罢悄然而去…

    我鼻子一酸,差点忍不住要哭出来……一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块伤心地。

    网游金庸第十八章

    话说我靠九阳神功出了雪谷,一身松爽,“九阳神功的确不愧是S级的武功啊,哈哈!”我心想道。

    既然有个S级的武功,虽说是一级,好歹也要秀上一秀,否则对不起自己的啦。当下四下打听,看看哪里有武功高人,美女财宝?我好去抢过来当我老婆,嘿嘿……

    既是打听,最好最快的地方自然是客栈啦。反正身上有百余两白银,便去吃点好东西吧。既是想到这里就一直往北走,看看哪里有客栈可以歇歇脚,说来奇怪,走了超久的一段路,仍是一间客栈的都找不到?

    我索性开了大地图来走,走着走着,不知不觉便觉得天气越来越冷,丛林也渐渐变成了草原,四处都可以看见外族人放羊牧马。

    想到这里,不自然会想到李文秀,我哽咽了一下,心中略有一丝的难过,忽地传来一把声音:“怎么了,大哥哥?”

    我回头一看,只见两个小孩儿大概八九岁的样子,一身游牧民族的打扮,手中拿着一副小弓箭,热切地望着我。

    我笑了一笑,弯下身子,摸了摸其中一个小孩的头,说道:“哥哥没事,只是想到一些事情而已。你们在这里干吗?”

    那个小孩子拎出一只野兔来,说道:“兔子……打到了……”

    我一皱眉头,另外一个小孩说道:“大哥哥不要见怪,郭靖他八岁才学会说话,现在说成这样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我大吃一惊:“郭靖?他叫郭靖?”

    那个小孩结结巴巴地说道:“是啊……我……郭靖,是……”

    我心想:“这家伙回到这个年纪了?那么这里应该有梅师姐的下落,顺道打听一下九阴真经的下落,刚刚练完九阳神功,如果连九阴真经都练了的话,嘻嘻嘻……想不天下无敌都不行啊!”

    当下收敛笑容,道:“郭靖,现在哥哥有点饿,可以给点东西哥哥吃吗?”

    郭靖喜道:“好,娘……做的东西最好吃了……跟我来。”

    说罢就拉着另一个小孩跑了,我紧随其后。

    走了好一会儿,来到一个蒙古包,此处民风淳朴,四周洋溢着一份和谐的气息。我跟着郭靖进了一个蒙古包,见到一个三十余岁,但满脸的沧桑像是增长了她二十春秋的光景……

    难道这就是李萍?悄悄地拿出卡薄一照,“089……”还好还好,看来制作游戏的人还有点人性!我舒了一口气道。

    “……这位少侠?是中原人?”

    忽地一惊,原来李萍已经问我多遍这个问题了,我慌忙道:“是的,听大娘的声音不像是蒙古人啊?!”

    李萍叹了口气道:“总之一言难尽……”

    说罢就说要替我接风什么的,又准备饭菜又准备酒水,虽不是什么好吃好喝的东西,也颇为丰盛。

    酒足饭饱了,“呵欠!”我打了个呵欠,正所谓饱暖施淫欲,可惜帐中并没有什么美女相陪,蓉儿啊蓉儿,我什么时候才可以见到你啊……

    看来等郭靖成年下山,恐怕还要十年八载,他现在江南七怪都还没遇到,更不要说什么黄蓉啦。但是,我实在是无法忘记黄蓉的一颦一笑,实在是太太太美了,那江南第一美女的称号果然不是盖的。

    忽地只见一个人影晃过,“嗯?!奇怪!”我记得那个身影,不是郭靖还有谁?那么晚了,他去哪里呢?我悄悄地跟随其后。

    来到一个荒山山脚,见小郭靖拉着一条长藤,一个劲地往上爬,见他吃力的样子,应该不是去见马钰了,难道江南七怪比我先找到郭靖?我一个纵身,已飞上了荒山顶,便看见梅超风和江南七怪打了起来。

    但见梅超风手执银鞭,在空中舞了一圈,呼地打下来,鞭下便是马王神韩宝驹。那韩宝驹也是使鞭之人,那金龙鞭一挥,便闻劈空之声,与梅超风的毒龙鞭扭在一起,两鞭劲气扑面而来,击起地上阵阵尘土。

    “兄弟们,上!!”韩宝驹那鞭死死缠着梅超风的鞭,叫道。

    韩小莹第一个飞身扑了过去,以轻盈的越女剑法直刺梅超风喉咙。

    梅超风冷笑一声:“哼,死胖子,这点功力就想困死我?”手中鞭子一抖,劲力到处,韩宝驹的金龙鞭寸寸俱断。

    韩宝驹大吃一惊,便见梅超风的秋风扫叶腿已至,但觉胸口剧痛,便中了数腿,狂喷鲜血而倒!

    “三哥!?”韩小莹一个分神,梅超风的毒龙鞭已经挥至。

    如此笨重的武器,竟然挥舞得那么快?韩小莹慌忙挑出两个剑花护住全身大穴,身子急速向后倒。

    “想逃?”梅超风大喝一声,手中毒龙鞭由上至下挥去,鞭头击中韩小莹铁剑,铁剑应声而断,余下劲风乘着鞭势扑来,直打在韩小莹的身上,幸好韩小莹轻功不弱,又在之前便已经开始退后,劲风只打在她的衣服之上,并没有什么受伤。

    韩小莹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但闻“呲啦”的一声,韩小莹的衣服中间开始裂开,露出洁白的双乳,双乳中间红红的一条,想是被劲风打伤了皮肉吧。

    我看傻了眼,“这个妞好~!”我的心里想着。

    但见韩小莹捂住胸口大声喊道:“大哥!上了,兄弟们支援不住了。”

    那不远处有一副棺材,棺材中忽地飞出一人,正是江南七怪之首飞天蝙蝠柯镇恶。他一个纵身,飞向天空,犹如一只漆黑无比的丑蝙蝠,在一轮明月下飞翔。

    梅超风一惊,向空中望去,就在这个时候,朱聪急道:“七步之前!”

    柯镇恶双手齐施,六枚毒菱分上中下三路向着七步之前激射而出。

    但闻“啊!”一声惨叫,梅超风双目中菱,鲜血直流,梅超风急怒攻心,双掌齐落,柯镇恶早已闪在一旁,只听得??两声,她双掌都击在一块岩石之上。

    她愤怒若狂,右脚急出,踢中石板,那石板登时飞起,七怪在旁看了,无不心惊,一时不敢上前相攻。

    但见梅超风神情可怖,双手乱抓乱打,七怪纷纷避开,不敢近身。梅超风狂抓了一阵,怒道:“你们是谁?快说出来!老娘死也死得明白。”

    柯镇恶冷笑一声,道:“你可记得飞天神龙柯辟邪、飞天蝙蝠柯镇恶吗?”

    梅超风仰天长笑道:“好小子,原来你没死!你是给飞天神龙报仇来了?”

    柯镇恶道:“不错,你也还没死,那好得很。”

    忽地梅超风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抓去,朱聪和全金发大叫道:“大哥小心!”

    柯镇恶一惊,铁杖向地上疾撑,身子纵起,落在身后一棵小树树巅。梅超风一扑落空,一把抱住柯镇恶身后大树,双手十根手指肏入了树干之中,六怪都是一惊。梅超风一击不中,忽地怪声长啸,声音尖细,但中气充沛,远远的送了出去。

    朱聪突然大叫:“不好,她是在呼唤丈夫铜尸前来相救。快干了她!”六怪闻声急攻。

    我也看不下去了,看着他们打来打去,还真……他妈不好看,再等一会吧,反正大师兄也快上来了。想着此事,便听见一个男声长啸,一个全身铁青面无表情的男子提着一个小男孩飞身冲上崖来,正是陈玄风。

    “贼婆娘,怎样了?”

    梅超风扶住大树,惨声叫道:“我一双招子让他们毁啦。贼汉子,这七个狗贼只要逃了一个,我跟你拚命。”

    陈玄风叫道:“贼婆娘,你放心,一个也跑不了……你……痛不痛?站着别动。”谈说之间轻描淡写地伸手一抓,向韩小莹抓去。

    说时迟那是快,张阿生一个箭步抢上,扑在韩小莹面前,陈玄风一爪下去,噗的一声,五指直肏入张阿生背心。

    张阿生大声吼叫,尖刀猛往敌人胸口刺去,陈玄风伸手格出,张阿生尖刀脱手。陈玄风随手又是一掌,将张阿生直摔出去。

    六怪都是一惊,韩小莹更是失声尖呼:“五哥?!”

    陈玄风又是向韩小莹抓去。

    “住手~~!”我当下喝道。

    陈玄风果然住手了,回头看着我,露出惊愕的表情。

    “贼汉子,那人是谁?要不要连他一拼杀了!”

    陈玄风叹道:“他杀不得,贼婆娘!他是……他是七师弟!”

    我冷冷地说道:“还认得我啊,大师兄!”

    “七师弟……”梅超风汗颜道,“我……”她停顿了数秒,“师父他老人家还好吗?”

    “哼!在你们的眼中还有他师父他老人家吗?我们五师兄弟被你害惨啦。他们四个都被师父打断了双腿,逐出了师门!我运气好才逃过一劫而已!”我停了一停,道:“赶快交出九阴真经!”

    二人都是一惊,微微退步。

    “五哥!”“五弟!”一阵吵杂声从远处传来,张阿生终于顶不住,死了过去。

    “黑风双煞,拿命来!”柯镇恶怒道,六人如疯了般扑了过来。

    陈玄风担心妻子的伤势,揖道:“七师弟,这些喽罗我先料理了再回头向你赔罪!”说罢一阵风般冲向六人,却被一股小小的力量拉住脚。

    “我不准……你去伤害他们!”

    陈玄风一怒,俯身抓起,那人又轻又小,却是郭靖。

    郭靖大叫:“放下我!”

    陈玄风哼了一声,这时电光又是一闪。郭靖只见抓住自己的人面色焦黄,双目射出凶光,可怖之极,大骇之下,顺手拔出腰间的匕首,向他身上肏落,这一下正肏入陈玄风小腹的肚脐,八寸长的匕首直没至柄。

    陈玄风狂叫一声,向后便倒。

    郭靖一匕首将人刺倒,早吓得六神无主,糊里糊涂的站在一旁,张嘴想哭,却又哭不出声来。

    梅超风听得丈夫长声惨叫,夫妻情深,从山上疾冲下来,踏了一个空,连跌了几个筋斗。她扑到丈夫身旁,叫道:“贼汉子,你……你怎么啦!”

    陈玄风微声道:“不成啦,贼……贼婆……快逃命吧。”

    梅超风咬牙切齿的道:“我给你报仇。”

    陈玄风道:“那部经……经……已经给我烧啦,秘要……在我胸……”

    一口气接不上来,就此毙命。

    忽地一团黑云飘来,沙石被疾风卷起,在空中乱舞乱打。我和众人等各自纵开,伏在地下,过了良久,这才狂风稍息,暴雨渐小,层层黑云中又钻出丝丝月光来。韩宝驹跃起身来,不禁大叫一声,不但梅超风人影不见,连陈玄风的尸首也已不知去向。

    我吃了一惊:“妈的,九阴真经差点就到手了。”却感觉到背后冷风飕飕,一股寒意自背脊直传大脑。“不好!”我暗叫。眼前一晃便是一条金龙鞭勒住了我的脖子,一股蛮力一扯,我身子便向后倒。

    原来韩宝驹用断鞭成索,勒住我的脖子拖在地上。

    全金发道:“他是梅超风同门,杀了他为五哥报仇!”

    但见全金发的铁扁担已打到眼前,当下九阳真气运将出来,一个鲤鱼打挺蹦了起来,用力一扯韩宝驹的断鞭,那韩宝驹只是稍稍退了一步。

    我心中一惊:“九阳神功的威力并没有紫霞神功强?不可能……难道是因为我初学?这次惨了。”

    韩宝驹微微一退步,转过身来便一掌击向我。我赶紧使出凌波微步,忽地喉咙一紧,忘了断鞭还在韩宝驹的手上,“蓬”的一声,我硬生生吃了一掌,直打得我腹中真气紊乱。

    韩宝驹见打不伤我也是吃了一惊,第二掌接着又向我击来。

    我一掌回击过去,正是落英神剑掌的精妙招数!

    “桃花岛功夫?!”朱聪叫道。

    柯镇恶一怒,手中六枚毒菱急速飞向我面门。我吃了一惊,卯足了全劲双掌推出,一阵热风呼出,将毒菱击飞,余劲未平,直扑向柯镇恶。

    “哇~”我微微一惊,原来九阳神功有助阳极武功的威力,不怪得先前用紫霞神功使降龙十八掌威力不怎么样了。

    柯镇恶感到劲力逼来,慌忙侧身闪开,一阵热风带过,却微微擦过柯镇恶胸膛。

    “哇~~”的一声,柯镇恶鲜血直喷,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大哥!”众人一惊,我急忙回头一点,点倒了抓着我脖子的韩宝驹再说,身子一晃,便到了朱聪后背,疾点“云门”、“中府”二穴,朱聪也瞬间软倒在地,其余数人均一一点倒再说。

    “呼!”我舒了一口气,凌波微步果然好用,点倒了六个人,剩下躲在一旁的郭靖和我可以动。

    “嘿嘿!”我淫笑着走向韩小莹。

    韩小莹一脸恐惧,却发不出半点声音,只是“呜呜”地作响。

    “不用急,不用急,现在还没有做就不要先呻吟嘛。弄得人家怪兴奋的。”

    我笑道。

    俯身细细打量韩小莹的躯体,上身裂开的衣服中隐隐可以看到粉嫩的椒乳,中间深深的印着一条长长的鞭痕。

    “可怜咯~那么漂亮的小姑娘,这个地方多了条伤疤。”说罢我右手伸进韩小莹衣服里面,轻抚她柔软的乳房,看她脸红耳赤,头偏向一边,眼泪直流。

    我轻轻转动她的乳头,旋转着她的乳晕。但见她喘气开始急促起来,本来已经红的脸上更红了。

    郭靖见我在一边抚弄韩小莹,愣愣地走了过来,说道:“哥哥,你在……干什么?”

    我笑着摸了摸他脑袋,道:“郭靖乖啊,我在帮这位姐姐疗伤,你在一旁看着就好了。”

    韩小莹大惊,双眼充满乞求地看着我,眼泪不停地流。

    “哦!”的一声,郭靖乖乖地坐在旁边的地上,看着我继续玩弄着韩小莹的乳房。

    韩小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脸根本不敢看着郭靖那一边。忽地身上衣服呲啦一声被扯成两边,韩小莹已觉无望,流着眼泪的双眼也闭上了。

    “这是什么?怎么我身上没有!?”郭靖问道。

    我说道:“这个啊,你小时候也吸过,奶就是从里面出来的,你妈妈身上不是有吗?”我神秘道,“要不要尝尝姐姐的奶?”

    郭靖点了点头,一嘴吸了上去,我在另一边吸吮。郭靖年幼无知,只知道吸羊奶牛奶的时候均是这样吸的,这样吸人奶也没关系,便一个劲地乱吸一通。我在一旁用舌头细细挑逗韩小莹樱桃般的乳头,一边吸吮着她整个乳房,渐渐便觉得她的乳头开始硬了起来。

    “都没有奶水的?”郭靖吸了一会,说道。

    我慢慢松开韩小莹的乳房,一把扒开她的裤子,说道:“人的奶水从这里出来的哦~”

    郭靖呆呆地转头去看,兴高采烈道:“真的,这里很多水啊!”

    韩小莹的粉脸羞得通红通红,苦在全身不能动弹,若不是,可能早一头撞死了,她胯下流出一滩水来,粘湿了整条裤子。

    “我要喝~~”郭靖便把头凑了过去。

    “不行不行,”我把他的头板了回来,说道:“这里的奶你们小孩子不可以喝。”

    郭靖疑道:“为什么?”

    我语重心长地说:“嗯~这个,你还不满十六岁,管理员哥哥看了会不高兴哦~”

    我支开郭靖,将韩小莹的屁股支高,一头埋进她股间,贪婪地吸吮她森林中的蜜汁。我轻轻挑动舌尖,将整条舌头尽力伸到阴道里面高速旋转,但觉蜜汁不断地溅出来,小腹也微微颤抖了起来。

    我再轻舔她已突出的阴蒂,舔动数下,她喘气声已是急促非常,喉咙中挤出微微的呻吟声。微红的阴蒂已涨得不行,我将它整个含在嘴里,用唇去摩擦她那最敏感的地方,再将舌头伸进水流的源头,寻找更多的水源。

    “忍不住了!”我掏出仰首挺胸的小兄弟,在韩小莹脸上磨蹭,笑道:“怎么样啊?怕了吗?等会就不怕了。”

    我俯下身子,用蜜汁湿了湿龟头,对准她敞开的阴户用力一挺,“嗯~”的一声,整个小兄弟便隐没在桃花源中……

    我慢慢挪动腰部,紫红的小兄弟被处女的血染的通红,一下一下的抽肏令韩小莹娇喘连连。

    “怎么样?舒服吗?在小孩子面前失身感觉如何?”我奸笑道。

    郭靖在一旁看得仔细,只觉得这样一抽一肏韩小莹便像很痛似的呻吟,心有不忍,道:“哥哥,姐姐干什么那么辛苦呢?”

    我说道:“她有病,哥哥正替他治病呢,你别阻着哥哥帮姐姐治病好吗?”

    郭靖乖乖地走开一边,生怕他的存在会令到姐姐的“病”更加严重。

    我又抽肏得数百下,直肏得韩小莹淫水直流,于是我将她抱起,小兄弟用力一顶,将她整个人顶了起来,让她坐在我上面,我只在下面扭动我的腰。扭着扭着,我便觉得淫水越来越多,沿着她的大腿直流在我的身上,她的双乳一摆一摆的,诱人非常。

    我将她抱紧,坐起身来,快速抽肏玉茎,滚烫的玉茎在她湿润的秘屄内驰骋千里,最后一股阳精射将出来直喷她的子宫……

    韩小莹整个人像是虚脱一般,趴在我的身上,一个劲的喘气。那小兄弟意犹未尽地挺在秘屄内,享受着被紧紧的肉壁包裹着的感觉。一时性起忘了收功,真气传入小兄弟体内,那小兄弟又像是力量爆发一般,炙热坚挺……

    刚才被高潮冲破穴道的韩小莹奇道:“不会吧?”

    一阵强而有力的冲击再次涌向韩小莹,韩小莹阴部一阵抽动,快感已经升华成高潮了。

    我托起韩小莹转了一圈,让她趴在地上,从后朝她秘屄突进,那淫水越来越稠,像是流到没什么可流了,但阴道内仍然湿滑,大军依然按照原定目的推进。

    我肏得数十下,但闻韩小莹娇喘声渐渐大声起来,双手便绕前轻揉她双乳。

    “啊~~~”的一声,韩小莹秘屄淫水直流,剩下的水沿着玉茎直流向我的大腿。

    韩小莹累得整个趴在地上,只是撅起屁股任我在秘屄内肆虐。肏得百余下,我收了九阳真气,一股阳精直射至她秘屄深处。

    韩小莹整个瘫倒在地,娇喘连连,胯下流出点点浊白色液体……

    我穿上裤子,捡起地上刚“BOOM”出来的卡片:“卡片编号040,卡片名称:韩小莹,简介:……,难易度D。”果然是指定卡片的。

    我想了想,若在此地等郭靖成年,再下山,再遇黄蓉太久了,不如我先去其他场景找些乐子,嘿嘿……

    说走就走,我正大跨步往前走,忽地被一个老和尚阻着去路,而先前是完全没有征兆的?

    “你是?”我问道。

    “阿弥陀佛!”那个老和尚念道。

    一道光在我面前闪过,“那是?!”我借着月光看去糟老和尚左手上有一只精工表!“糟!”我心念一动,眼前又是一闪,这次是一道气劲直扑向我!

    我慌忙使出凌波微步,才勉强闪过这始料未及的攻击。

    那道气劲直穿过我肩脖之间,击中身后一块大石,但闻“蓬”的一声,那块大石被击个粉碎,那只是一指之功力而已。

    “六脉神剑?!你是GM?”我惊道。

    老和尚冷笑道:“还算你有点见识!”说罢又一指向我戳来。

    我“哇!”的一声,这么戳中可不是玩的,怎么办?怎么办?……

    网游金庸第十九章

    作者:爱情坟墓话说那个老和尚又是一指戳来,指上气劲如狂风骤雨般,指法大开大阖,颇有石破天惊、风雨大至之势。我脚下凌波微步半点不敢放松,左一窜右一躲的,有几指都戳破了我的衣裳,弄的我紧张兮兮……

    “等等!”我突然站定不动,举手示意投降。

    老和尚也停了下来,冷笑道:“嘿嘿!你终于知道反抗是没……”

    忽地我一个箭步冲向老和尚,晃到老和尚面前!!老和尚大吃一惊,举指欲戳。

    我急忙大叫道:“肏眼!”喊罢也举起右手。

    老和尚大惊,眼睛疾闭,双手护头……等了约五秒,“怎么不肏眼了?”老和尚心想,“坏了!”睁眼一看,我已早就逃得无隐无踪了。

    “小兔崽子!?”老和尚切齿道,“看我以后收不收拾你?”道罢,扬长而去……

    我舒了一口气,说来可怕,刚刚情势所逼,四周都是一片荒芜,要找棵够我身躯大的小树躲躲已经不易,况且若被他发现,便再也耍不出什么花样了。于是我一个纵身跳下悬崖,仅用一只手拉着崖顶,希望他看不见我余下的那几只手指……

    “好险……”我细声叹道,悄悄露出半个脑袋,看着老和尚远去的背影,才敢勉强趴上来。

    “此地不宜久留!”我脑海里忽地冒出一句话,匆匆地离开了这片草原。

    唉……好端端的游戏,干吗有事没事弄个GM出来嘛!又不是网管,斋会追着玩家P。百无聊赖,我找了个市集,在里面闲逛了起来。说起来,这个市集也颇为热闹,四处都是商贾小贩,在大街两旁吆喝叫卖。货品没有什么新鲜的,只有一些普通的玛瑙翡翠做成的小饰物,瑕疵甚多,没什么收藏价值;还有冰糖葫芦、烧饼、包子等等的小吃;挂得高高的灯笼风筝也别有一番乡村的风味儿……

    说来也奇怪,四周的人虽是普通百姓居多,但仍有不少执刀拿剑之士,像是武林人士……通常出现如此多的武林人士,必然有大事发生,像是比武论剑之类的。

    嘿嘿,虽然我武功不怎么样,也想去凑个热闹。我买了串冰糖葫芦儿,随着那些人一直走,走着走着便进了一个大庄园……

    “游庄?”我看着那块挂在门口大大的牌匾,心想:“好像在哪里听过,是小说里面哪里的场景呢?”

    正纳闷着,门口一个看门的就向我伸出手要东西……

    “这里习惯进门给发财钱啊?看你样子不像乞丐,怎么做这会事?”我看到这样伸手过来的就反感,本来在现实中乞丐就多,不给他的话跟你九条街,跟抢没两样,反正我是从来不给的。

    那看门的皱皱眉头,赔笑道:“这位大爷,恐怕是外地来的罢?”

    我道:“是又如何,难道外地来的进庄子就要给钱?”

    那看门的忙解释道:“非也,小的哪敢向大爷要赏赐啊?小的奉老爷之命受取众英雄的英雄贴。”

    我愣住了,嘴中咬着一颗冰糖葫芦,含糊不清地道:“呀呀他呸的,英雄啥贴,我没有,我就进去参观参观还要英雄贴么?你叫你主人出来对质!”

    说罢瞪了他一眼,那看门的像是不懂武功,吓坏了,可不敢擅离职守,站在哪里跟我连连赔不是。

    “啥事儿那么吵啊?”里面庄子里走出来一人,身穿一身儒服,下巴满是白胡子,双眼迸出精光……看他样子武功不会厉害得去哪里,但为何双眼如此炯炯有神?

    那看门的看到此人一到有如释重一般,忙走前去道:“薛先生,这位少侠没有英雄贴,但想进庄……”

    被看门人称作薛先生的人往我脸上看了几眼,又看了看我手中的糖葫芦,笑道:“小兄弟怎么称呼?”

    “我就是人称奔雷手的雷幽风是也!”

    薛先生道:“哦,既然是有江湖别称的少侠,那没有帖子就算了吧,反正这次聚会也是广邀江湖豪杰来此。”说罢一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那看门的笑了笑,把我引进偏厅……

    进了偏厅,就看见许许多多来自四处的人,那些人个个面带怒色,口中喃喃不绝一个?父、?母、?师的一个人……想来那个人是谁我也清楚了,看来这庄子就是天龙八部中的聚贤庄。

    想着想着,一声啸声犹如晴天的一个闷雷直劈了下来,一把声音怒吼道:“乔峰拜庄!”

    众人立刻惊惶失措,纷纷拔出刀剑,准备迎击这个劲敌!

    一片寂静之中,只听得蹄声答答,车轮在石板上隆隆滚动,一辆骡车缓缓的驶到了大门前,却不停止,从大门中直驶进来。游氏兄弟眉头深皱,只觉此人肆无忌惮,无礼已极。

    只听得咯咯两声响,骡车轮子辗过了门槛,一条大汉手执鞭子,坐在车夫位上。骡车帷子低垂,不知车中藏的是什么。群豪不约而同的都瞧着那赶车大汉。

    但见他方面长身,宽胸粗膀,眉目间不怒自威,正是丐帮的前任帮主乔峰。

    乔峰将鞭子往座位上一搁,跃下车来,抱拳说道:“闻道薛神医和游氏兄弟在聚贤庄摆设英雄大宴,乔峰不齿于中原豪杰,岂敢厚颜前来赴宴?只是今日有急事相求薛神医,来得冒昧,还望恕罪。”说着深深一揖,神态甚是恭谨。

    薛神医拱手还礼,说道:“乔兄有什么事要在下效劳?”

    乔峰退了两步,揭起骡车的帷幕,伸手将阿朱扶了出来,说道:“只因在下行事鲁莽,累得这小姑娘中了别人的掌力,身受重伤。当今之世,除了薛神医外,无人再能医得,是以不揣冒昧,赶来请薛神医救命。”

    “哦!那个人便是阎王敌薛慕华!”我心道,“不知道他的医术厉害还是我的医术厉害呢?”我学有胡青牛的所有医术,看遍医书,就算比不上他的功力也可以抵得住他的八成吧?我可是医术十级?!

    只见乔峰将一个容貌颇丑的女子抱下骡车……那个恐怕就是阿朱了,那易容术果然高明,原本书上写得美美的少女真的完全看不出来,只看见一个满脸豆豆伤疤的欧爸桑。

    想着想着就忘记听他们的对话了。看样子他们是闹得挺僵的,但见追魂杖谭青和穷凶极恶云中鹤出现在人群之中,却又被乔峰两招打退……乔峰武功确实是了不起!但他用的好像不是降龙十八掌……

    却闻乔峰说道:“两位游兄,在下今日在此遇见不少故人,此后是敌非友,心下不胜伤感,想跟你讨几碗酒喝。”

    游驹吩咐庄客取酒。聚贤庄今日开英雄之宴,酒菜自是备得极为丰足,片刻之间,庄客便取了酒壶、酒杯出来。

    乔峰道:“小杯何能尽兴?相烦取大碗装酒。”

    两名庄客取出几只大碗,一坛新开封的白酒,放在乔峰面前桌上,在一只大碗中斟满了酒。

    乔峰道:“都斟满了!”

    两名庄客依言将几只大碗都斟满了。

    乔峰端起一碗酒来,说道:“这里众家英雄,多有乔峰往日旧交,今日既有见疑之意,咱们乾杯绝交。哪一位朋友要杀乔某的,先来对饮一碗,从此而后往日交情一笔勾销。我杀你不是忘恩,你杀我不算负义。天下英雄,俱为证见。”

    众人一听,都是一凛,大厅上一时鸦雀无声。

    又见一妇人走将出来,她虽身穿素服,但样子妖艳非常,水蛇腰一扭一捏的,就像是告诉全场人她想做爱一样。

    她便是马夫人,她双手捧起酒碗,森然说道:“先夫命丧你手,我跟你还有什么故旧之情?”将酒碗放到唇边,喝了一口,说道:“量浅不能喝尽,生死大仇,有如此酒。”说着将碗中酒水都泼在地下。

    乔峰默然无语的举起大碗,一饮而尽,向身旁庄客挥了挥手,命他斟满。

    众人见有人开了个头,便纷纷跑去跟乔峰喝绝交酒。

    我微微一笑,也走前去道:“乔兄!”

    乔峰一怔,回神道:“你也来啦?”话语间颇有无奈。

    见乔峰端起酒碗一饮而尽,我才缓缓端起酒碗……忽地一碗酒倒在地上,瓷碗打个粉碎。众人都是一惊。

    我朗声道:“当年乔兄对我有活命传功之恩,如今负他岂不行同猪狗!?”

    这几句义正辞言,在场的丐帮弟子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丐帮弟子多有受恩于乔峰,如今倒戈相向实是无奈。

    人群中忽有人声道:“乔峰乃契丹孽种,你帮他就等于跟中原武林作对!”

    我冷冷一笑道:“汉人又如何?契丹人又如何?乔兄乃大丈夫、真汉子,不像中原武林如此的乌烟瘴气!”

    顿时骂声四起:“你他奶奶的,说什么来着?”“我看那小家伙活得不耐烦了?”

    乔峰一拍我的肩头,说道:“好兄弟,把酒喝了吧,如今我处于龙潭,也不想再连累你了。”

    我道:“乔兄,你当我是个贪生怕死之徒么?今日我与你共同进退!”

    乔峰一抿嘴,双目微湿,双手一拍我肩膀,道:“好兄弟!今日乔峰结识了你这位好兄弟,死也无撼了。”

    我道:“乔兄,以你的功夫要离开这龙潭虎穴也不是一件难事,兄弟我也略通医术,如果你信得过我的医术,这个阿朱姑娘你让我治如何?”

    乔峰犹疑了一下,为难道:“兄弟不是不信你的医术,可薛神医是当世神医,这个……”

    “乔兄信不过我也是理所当然的……薛神医的医术也是众所周知的……”我故意装出失落的神情。

    乔峰咬一咬牙,看了看撅起嘴的薛神医……

    “乔兄!若我医不好阿朱姑娘,我一命还你一命就是了!”我当机立断,马上要解决这件事,事情拖得越久对我越不利。

    乔峰算是拿定了主意,道:“好,好兄弟。我相信你,你试试看治不治得好,治得好兄长谢谢你;治不好……也是天意!”

    我点了点头……

    “乔峰!你还想有命离开这里吗?你未免太小看中原群雄了吧!”薛慕华叫道。

    乔峰大吼一声,怒道:“凭你们还想拦我?”说罢跨上一步,右手探出,已抓住一人胸口,手臂振处,将他从厅门中摔将出去,砰的一声,那人重重撞在照壁之上,登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