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56 部分阅读

    樱俊敝斐ち湟痪ε庑Φ溃骸笆墙漳戏缣欤笔灾劣诘で嗍艹倍选!蔽倚α诵Γα艘簧V斐ち涫媪丝谄溃骸罢馕恍值埽共恢滥愀咝沾竺俊薄凹┨崃耍盏垢忝嵌鞴谎照拧!蔽掖鸬馈RΧ奔疑砸怀僖桑谥斐ち涠咚盗诵┦裁矗阃黄鸪鋈ィ糇胖炀耪媾阕盼摇?br />

    看着朱九真无邪的脸,娇羞的模样,我真有冲动抱着她一亲芳泽,可想到她这些都是装出来的,不禁打了一个寒战。朱长龄二人再进来时,便带了一个仆人,仆人手中捧着一个盘子,盘中放着十二锭黄金,十二锭白银,又有一柄防身的短剑,说道:“张兄弟,我敬重你的仁侠心肠,英雄气概,本想留你在舍下住个十年八载,可是眼下突起变故,逼得和你分手,张兄弟千万莫怪。这是愚夫妇和小女的一点微意,请张兄弟收下,老夫若能留得下这条性命,日后当再相会……”我装作吃惊道:“虾米?我岂是贪生怕死之徒,府上有难我自当和伯伯姐姐共存亡。”我一边说,一边将那黄金白银往怀里揣,那柄匕首就算了,又不是像韦小宝一般的锋利,要来也是没用。

    朱长龄低声道:“张兄弟说的好,那我就不隐瞒你了。昨日姚二弟来报张恩公的死讯时,还带了一个人来,此人姓谢名逊,外号叫作金毛狮王……”我故作惊装,道:“吓?”

    朱长龄又道:“这位谢大侠和张恩公有八拜之交,他和天下各家各派的豪强都结下了深仇,张恩公夫妇所以自刎,便是为了不肯吐露义兄的所在。谢大侠不知如何回到中土,动手为张恩公报仇雪恨,杀伤了许多仇人,只是好汉敌不过人多,终于身受重伤。姚二弟为人机智,救了他逃到这里,对头们转眼便要追到。对方人多势众,我们万万抵敌不住。我是舍命报恩,决意为谢大侠而死,可是你跟他并无半点渊源,何必将一条性命陪在这儿?张兄弟,我言尽于此,你快快去罢!敌人一到,玉石俱焚,再迟可来不及了。”

    我说什么也是赖着不走,骗得朱长龄烧了整座红梅山庄,朱长龄、姚清泉带着众人和我一起躲进地下室中。我义愤填膺地说道:“朱伯伯如此对我,我再作隐瞒便是我的不对了。伯伯口中的恩公便是家父,我便是翠山公的儿子张无忌。”朱长龄吃了一惊:“什么?你就是恩公的儿子无忌?”话到嘴边双唇有些发颤,眼泪刷的一声掉了下来。

    忽闻室内一人大吼道:“少林派的,昆仑派的,崆峒派的众狗贼,来啊,来啊,我金毛狮王谢逊怕你们不成?”朱长龄道:“谢大侠失心风了,大伙儿快去看看。”只见一大汉挥舞着铁链,在密室中发狂。我喊道:“他不是义父,他是假的、假的!”朱长龄惊道:“什么?假的?”我又说道:“义父双眼已瞎,头发也是金色的,这人双眼完好,绝对不是义父。”朱长龄惊觉,一指点向那大汉胁下,姚清泉在一旁帮忙,补了两指,终于点倒那大汉。

    “张兄弟,多亏了你,若不是我们还被蒙在鼓里呢!”朱长龄道。我冷笑道:“朱伯伯今后有什么打算?”朱长龄无言……我道:“朱伯伯若不嫌弃,我带你们出海去找义父好了。”又把将张翠山夫妇和谢逊如何飘流到冰火岛上、如何一住十年、如何三人结筏回来的种种情由,一一说了。朱长龄和姚清泉商量一会,决定跟我去冰火岛找谢逊。

    这天,我们便在山腰的茅屋处住下了。朱九真和武青婴都由女侠变成村姑,可容貌举止,仍是大富大贵家的小姐一般。我有空便和二人说说话,调调情,还得让他们知道我对二女有意思才行。

    我想着搞到二女便逃去的办法直到半夜,正朦胧间,忽听得板门轻轻推开,一个人影闪进房来。鼻中闻到一阵淡淡幽香,正是朱九真日常用以薰衣的素馨花香。朱九真悄步走到床前,低声问道:“无忌弟,你睡着了么?”我心中暗暗笑道:“你想去幽会是吧,来陪陪我好了。”想毕一把拦腰将她抱上床,朱九真受着这突如其来的惊讶,“啊~”的一声惊呼。“真姐,你是怕我睡觉闷,想来陪陪我是吧?你实在太好了。”朱九真吓了一跳,双唇颤道:“……不是……对啊,我来看看你睡着没有……既然你没睡就好好睡咯!”说罢就想逃。我紧紧抱着她的腰,道:“真姐不要走,我寂寞着呢,真姐陪我睡好么?”说罢便去吻她,她不好反抗,被我吻了一下,全身如被电击过一般震了一下。她双眼望出窗外,只见朱长龄正在偷看,不觉吃了一惊。“怎么了?真姐?我吻着你不舒服吗?”我故意背对着朱长龄,让朱九真面对他,看他有什么反应。他躲在后面呼吸那么重,又怎么骗得了我呢?

    但见朱长龄的影子借着月光映在地上,还不断狂打手势,像是在叫朱九真安抚我。朱九真吃了一惊,摇了摇头。我奇道:“真姐,窗外有什么东西吗?我帮你看看。”说罢便要转头。二人都是一惊,朱九真顿时拨正我的脑袋,对着我的嘴便是一吻,阵阵淡淡的幽香飘入我的鼻子,我渐渐探入我的舌头,和朱九真的娇舌缠绕在一起。“无忌弟,其实……从你进入红梅山庄的那天起我便爱上你了。今晚就让真姐陪着你睡吧!”朱九真媚眼直抛,嘴角略带微笑,双颊微红,真是世间尤物。看她有这种反应应该是答应父亲的要求了吧,嘿嘿,作战成功。

    想毕她又是向我吻过来,我一只手托着她下巴,然后缓缓向下游走……从肩膀处拨开她兜肚的条带,衣服从两边扯下,顿时无瑕的身体便呈现在我面前。那双迷人的双峰,乳晕还是略带粉红的,皮肤白皙柔滑。我接着刺激她的耳朵和脖子,舌头在耳括上画圈,她便开始娇喘出声音来“啊……无忌弟……嗯……怎么那里?”我双手张大,仅仅能囊括她的双乳,温暖的手掌不断的搓揉她的双峰,带来她阵阵的娇喘“那里不行……无忌弟,好厉害……

    你从哪里学的?“我心中一惊,慌忙搭话道:”在冰火岛的时候妈妈便有在教了。“她一想张无忌母亲乃魔教圣女,说不定真有在教。

    我舌头一直轻点,拖着一条长长的唾液痕至她的乳头。我左手握着她的乳房搓揉,嘴里含着她左边乳房,不住用舌头刺激她上面的小樱桃,旋转式卷着她的乳晕,在小樱桃上稍稍施力,她喘气声便越来越粗了。只见她双眼紧闭,双唇微开,我轻轻的探入我的舌头……

    她竟然也开始吮吸起来,她的舌尖绕着我的舌头,贪婪地吸取我的唾液。我一只手探入她的下体,只见水汪汪地一大片,已经湿成那样了啊?

    忽觉像是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也不在意,忽地突如奇想,一手探入朱九真的阴户,不住挖弄,弄出“扑哧”的水声,一边说道:“真姐,明天我只带你和朱伯伯上冰火岛吧?

    反正你都是我的人了,带去看看义父,等他老人家作主成了我俩好事;那他就不用拿着屠龙刀到处受人追杀了,直接把刀送给朱伯伯当做聘礼,你说好不好?“外面便传来小小的吵杂声,朱九真笑道:”无忌弟,你待我真好。“我微微一笑,说道:”真姐,既然我待你好,你便帮我消消肿吧。“说罢挺出我裤子里笔直的小兄弟,朱九真看了吃了一惊,道:”无忌弟,你的那么大……等会要轻一点哦!“说罢俯身上来,用舌尖轻轻舔着龟头,双手捧着旦旦……

    突然一个人闯进门来,此人正是武青婴。只见他满脸通红,脸上便写着不愿意,可裤子中间已经湿了一大片。只见她一边走过来一边褪去她身上的衣服裤子,缓缓说道:“无忌弟,其实我从进红梅山庄那一刻起便爱上了你……让我也来服侍你吧!”说到此处双脸已经红得不知往哪里搁。只见武青婴轻轻走过来,扒到我身后,双臂绕前抱住了我,已经硬挺的乳头抵着我的背,缓缓画圈,舌头便已经伸进我耳朵里面了,在耳括外慢慢蠕动,舒服之极。

    朱九真见她进来,已经是满生醋意,舔得就更卖力了。她一口含下我的肉棒,肉棒将她的樱桃小嘴塞得满满的,她一吞一吐缓缓吸吮着我的肉棒。舌头更是轻巧,在吞吐的同时快速旋转包裹我的龟头,便连包皮的缝隙都舔得干干净净。这样双重刺激如此激烈,过了差不多一柱香时间我便射了。又浓又腥的精液射将出来,朱九真和武青婴竟然抢着要将精液吞食入肚。二女舌头缠在一起,乳白色精液射得她们一脸都是,她们争相舔食着对方身上、脸上的精液,不顾仪态……

    这一幕刺激非常,我的小兄弟很快又恢复了元气,我让朱九真扒在武青婴上面,武青婴在下面用腿夹着朱九真的小蛮腰。我用龟头抵着朱九真的阴户,用力一顶,“啊~”的一声哀嚎,丝丝鲜血直流向武青婴的阴户。我毫不怜悯地用力作抽肏运动,朱九真哀求道:“无忌弟,轻一点……嗯……轻一点~”不一会儿,哀嚎的声音变了:“……无忌弟,用力…

    …好舒服……用力!“我见差不多便直接拔出小兄弟往下面那个小屄一肏,顿时又是一阵哀叫:”啊~“武青婴的处女之身也被我夺去。但见二女在前面热吻,毫不吝惜地抚弄对方的身体。四乳相抵,乳头互相在对方双峰上摩蹭。这直看得我血脉膨胀,扭动着腰部,加速抽肏着武青婴的小屄。

    但闻“扑哧扑哧”的声音,武青婴的小屄已经淫水四溅了。忽听朱九真呻吟道:“无忌哥哥,真妹的小屄好痒哦~可以借你的大鸡巴肏一下真妹的小淫屄吗?”大家闺秀竟然说出如此粗俗的话来……但我喜欢听。我拔出肉棒直捣朱九真的小屄,捣得数十下,武青婴又呻吟道:“无忌哥哥~快来姐姐的小屄,这里比较紧~”我一阵兴奋,刚想拔出肉棒,却被朱九真阻止道:“不要离开我嘛,无忌哥哥~”我感受到下体一阵非常的舒爽,朱九真的肉壁紧紧地夹着我的肉棒,生怕会脱开一般。“真姐,不要那么自私嘛!”武青婴在下面道。

    “好了好了!”我马上制止道,“不用吵,一人一下。”说罢拔出肉棒肏入武青婴小屄,一下直肏入底,随即又拔出肏入朱九真小屄至底……每一下对方的肉壁都是紧紧夹住肉棒,不让它离开,如此刺激肏了百余,一股热精几欲射出,我急忙跑到她们面前,将一股热精射满她们的脸,让二女互相舔吸……我便捡起那“BOOM”出来的两张卡:053朱九真、054武青婴……

    翌日,众人都是满心欢喜,二女更是粘着我不放,在一旁的卫壁醋意浓郁,却没办法。“各位各位~”我开口道,“我有一件事宣布……”朱长龄笑道:“世侄,有什么便说吧!”我笑道:“哈哈哈,其实我想说的是……我不是张无忌啊,哈哈哈,你们这次是赔了女儿和房子又折兵了啊~哈哈哈!”说着的时候我已经暗藏内力,一等说完,我脚底便像抹了油,一溜烟跑了……“臭小子!”朱长龄气得直爆青筋,“我不宰了你我不姓朱!”说罢提气直奔,暗运内劲,食指鹜出。但见一道金光闪过,打中我身旁一棵老树,只见老树无端端地多了一个洞:“一阳指?!”坏了坏了,忘记他们是一灯的后人,想到这里更是跑得飞快,凌波微步步法使将出来他自然是打不到的,只是前面一片白茫茫,却不知该跑去哪里……

    忽地一个踏空,我脚下竟是万丈深渊:“啊~什么回事?”那万年的积雪竟然从山崖处延伸出如此多空间来,我一早便已经踏出山崖了,只是积雪有松有硬,一时没踏出界而已,这下一踩到松软了积雪,便掉下来了……“我还不想死啊……”我大喊道,身子急速下落……

    网游金庸第十七章

    作者:爱情坟墓但觉我身体整个飘起,晃若无重,径直往下坠……“啊~~”这简直比坐云霄飞车还恐怖啊!上面和下面都是一片白皑皑的,什么都看不见,只是觉得身体在云层处穿过,像是已经到了天堂。掉了好一会儿,忽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托起了我,睁眼一看,竟是一棵斜山而长的古松,上面积满了白雪,所以掉在上面一点也不痛……“格拉”一声,“咦~不会吧!”我惊道。身子又是一个劲往下掉……古松承受不住雪和我的体重,竟断了!这次掉得没那么长时间,不一会我就掉在一个小平台上……“哎哟!这里是什么地方啊?”我摸了摸摔疼的屁屁,自言自语道。

    “嗯?这里不就是……”看了看这个三尺见方的小平台,我惊喜道,“张无忌和朱长龄掉下来的地方?!”当下四处寻找小洞穴:“洞穴洞穴洞穴洞穴洞……找到了!”一阵狂喜涌上我心头,我一股脑袋砖了进去。我期待已久的九阳神功啊?哼,紫霞神功算哪根葱?非得要九阳九阴易筋经等高尚的、纯洁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有利于人民的内功心法才值得我去学的嘛!缓缓爬过一条又长又窄的冰雪道,渐觉头顶处冰柱越来越低,已经相当难爬了;再匍匐前进到尽头,只见一个一尺见方的……洞通向另一边。“加油啊,九阳神功就在另一边而已。”我为自己加油道。说罢吸了一口气就想砖过去,刚过了肩膀便十分难堪,胸腔内几乎没有氧气一般。我慌忙退了回来,心道:“书中朱长龄就死在这里,硬来的话绝对步他后尘,要想想办法才行。”

    当下我躺在冰道内苦思,冰道内的寒气足以令我头脑清醒,可有点太过于清醒了……“好冷……~!”我冻得直打哆嗦,“哈嚏~”两行鼻涕流出掉到地上。嘿嘿,古人有两行白鹭上青天,现有两行鼻涕落雪间。得想个办法过去才行,可惜手中没有什么利器或者工具,而现在是趴在这里,什么掌法都使不出来,若不是用降龙十八掌就可以很轻易打通这条通道。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可惜啊,朱长龄送给我的匕首却耍帅没要到,这回伤透脑筋了。忽地想起身上有许多毒虫毒物,便伸手“book”了一声,打开卡薄来看……“碧血蚕蛊、冰魄银针、黑蛇血清、血蜈蚣、蜘蛛毒囊……”我喃喃念道,有什么东西是可以产生高热的呢?

    嗯?《药王神篇》中好像有提到血蜈蚣遇血即化,化时产生高热……这个就对了。我“gain”

    了一声,取出数条血蜈蚣贴在洞口处,再一咬手指,待血未曾结冰时涂擦在血蜈蚣脊背……只见血蜈蚣不住地扭动,接着颤了两颤,便化成了血水。那血水混着冰雪,散发出一股焦臭,洞口的积雪开始冒出屡屡青烟,渐渐融化了。

    我欢天喜地,只是不可以跳起来欢呼一下。接着便是要爬过去了,融化了雪的洞口便像满是淫水的小屄一般,十分容易“进出”。不费什么力气我便爬了进去……不进去则已,一进去我又傻眼:“这是什么地方?”只见一片仍是白茫茫的雪地,什么四处猿猴、奇花异草、到处果树,真的一样都看不见,唯一相象的就是一条结了冰的小溪……“那我要怎么办?”我不禁茫然,辛苦了那么久,换来的还是只是冰雪,晕!

    “九阳神功一定在附近,我就不信我找不到。”我一气之下狂挖雪地,好容易挖了一个尺来深的坑,却不见半页纸;不甘心啊,我接着继续挖第二个坑,猴毛都不见半根;不甘心啊!!!我一连挖了十几个坑,挖得我双手红肿,却不见一根草……唉~始终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强求也是没办法!我失去了信心,“找出路算了,反正九阳神功也不是非学不可。”我想到此,搓了搓那双冻伤的手,呵了口暖气,迳自往深处走去……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是还可以看到天空,也算是这样啦。

    “铿铿铿铿~”一阵怪声,“奇了,这里也会有刀剑声?难道是幻觉?”我心道。反正当下没事,去看看吧。走了一阵,便看到一个熟悉的场景,一个头顶光溜溜的小伙子、一个妙龄女郎、一个藏僧、四个男人……看来又是我出手的时候了……等等,那个血刀老祖的功夫应该很高才对,贸然上去只会送死,而且“落花流水”四人也不是吃素的,外加个内力高强的狄云,还是看稳点再说。

    在傍边的大石一躲,双眼便离不开那个妙龄女郎了:二十岁上下年纪,白衫飘飘,左肩上悬着一朵红绸制的大花,脸色微黑,相貌却极为俏丽。“她娘的,生个女儿那么漂亮不是给我做老婆了么,嘿嘿!”我淫笑道。

    过了不一会功夫,花铁干就把刘乘风刺死了,水岱和陆天抒都纷纷中了血刀老祖的奸计,陆天抒死于非命,水岱没了一双腿。好~现在就只剩半条人命血刀老祖、神情恐怖水岱、没鬼用花铁干、傻呼呼狄云和我老婆水笙啦!当下缓缓站了起来,向着他们走去……但闻血刀老祖得意道:“嘿嘿,我有妙计七十二条,今日只用三条,已杀了你江南三个老家伙,还有六十九条,一条条都要用在你身上。”花铁干吓得双腿直哆嗦,口中喃喃道:“……六十九条、六十九条……”水岱双腿齐膝斩断,躺在雪地中奄奄一息,眼见花铁干吓成这个模样,更是悲愤。他虽然重伤,却已瞧出血刀僧内力垂尽,已是强弩之末,鼓足力气叫道:“花二哥,跟他拚啊。恶僧真气耗竭,你杀他易如反掌,易……”

    但见血刀老祖眼珠一转,向花铁干道:“不错,不错,我内力已尽,咱们到那边崖上去大战三百回合!不去的是乌龟王八蛋!”忽听得身后山洞中传出水笙的哭叫:“爹爹,爹爹!”血刀老祖像是拿定了主意似的,向着花铁干狞笑道:“去不去?打五百个回合也行?”

    花铁干摇摇头,又退了一步。

    水岱叫道:“跟他打啊,跟他打啊!你不跟陆大哥、刘三哥报仇么?”

    血刀僧哈哈大笑,叫道:“打啊,打啊!我还有六十九条惨不可言的毒计,一一要使在你的身上。”一边说,一边转身走进山洞,抓住水笙头发,将她横拖倒曳地拉了出来,喝道:“你说我真气已尽,好,我试给你瞧瞧,真气尽是不尽?”说着用力一扯,嗤的一声响,将水笙的右边袖子撕下了一大截,露出雪白的肌肤。水笙一声惊叫,只是穴道被点,半分抵御不得。

    他们说话之时十分专注,却不知令一人在靠近……哭得满脸泪水的水笙和血刀老祖都是缓缓看向这边,却见我站在水笙傍边。我手掌一挥,一掌打了血刀老祖一大个耳括子,血刀老祖顿时倒在地上,头晕目眩,站起来都双腿发软:“你是什么人?”我微微一笑,道:“坏人!”说罢又赏了他一耳光,这次打得他趴在地上直喘粗气,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花铁干现在才知道血刀老祖是内力全失之人,刚才只是在唬自己。当下老羞成怒,捡起地上的短枪,往躺在地上的血刀僧一阵狂刺……水笙不敢直视如此残忍的场面,慌忙扭转过头来。水岱终于舒了一口气,问道:“多谢少侠相救,敢问少侠高姓大名?”我笑道:“我姓坏名人,就叫坏人。”水岱心中一凛,只见我回手一扯,将水笙短裙扯下半边。这下动作令在场的人都吃了一惊。但闻水笙“啊~”的一声惊呼,水岱怒道:“你想干什么?”花铁干手持短枪退了两步,短枪一拦护住了全身。我笑嘻嘻地走向水岱,“爹~!”水笙哭道,只是在发抖。狄云刚想叫住我,却见我俯下身子,用水笙的裙摆绑紧了水岱的短腿,那一直流而不止的血算是止住一半了,接着我悄悄转身“book”的一声,拿出金创药卡,再“gain”了出来,没头没脑的倒在水岱短腿处……“呜~”水岱忍住疼痛,呻吟起来,嘴唇都咬破了。

    水笙在我身后看不清楚,只道我在折磨她爹爹,当下叫道:“狗贼!不要再动我爹爹,否则我……我不会放过你的。”水岱缓缓道:“笙儿,不碍事,这位少侠是在帮我治伤。”水笙顿时呆住,不敢出声。我弄完后脱下外套,披在水岱脚上,回头给水笙解了穴。水笙一脸茫然,冲过去扑向水岱,道:“爹,你的伤……”水岱缓道:“不碍事!多亏了这位少侠医术高明。我这条老命算是保住了。”水笙满脸羞愧,走到我身边,说道:“少侠,刚才多多得罪,请勿见怪!”我“嘿嘿”一笑,说道:“我说我是坏人怎么你们都不相信啊?我真的是坏人哦!”说罢色色地望着她露出在外的肌肤。水笙惊觉我眼神望的方向竟是她被血刀僧扯破衣服的位置,一个转身,头也不回地回到水岱身边……

    忽见手持短枪的花铁干凶狠狠地站在我面前,道:“今天不许你们活着走出这里!”水岱惊道:“花二哥,你疯了?!”花铁干咬牙道:“水四弟,你可别怪我,若我今天的丑事传将出去,我还用得着在江湖上立足么?要怪就怪你的宝贝女儿被这老色僧抓来这里吧!”说罢一枪直指水岱,刺将过去。水岱身受重伤,双腿又是废了,不要说躲避,就连稍稍移动身子也是不能,水笙一手抢过血刀僧的血刀,对着他道:“你别过来!”花铁干顿时被吓住了,他深知血刀的锋利,同时忌惮我会出手相助。但见我在一旁收拾起金创药,像是不想参与这场战斗一般……水笙叫道:“少侠,请你帮忙收拾了这个恶人!我……我们自当重谢。”我冷笑道:“我不是告诉你我是坏人了么?我怎么可能帮你收拾坏人呢?况且,这里四处都是雪,多一个人多份机会逃出此地,我劝你们还是罢斗了吧。”其实我说的也是事实,我从山崖掉到此地,一路走来不见半个出口,若要的等到春天再出去的话,不饿死都闷死啊!

    水笙一时没了主意,手里的血刀不住颤抖。花铁干心里想着也不错,可他盘算着另一件事情……这里食物恐怕是没有了,除了那水笙所带的马之外,其他剩下的便只有陆天抒和刘乘风的尸体……我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一定心想把我们全都杀了,一来可妨自己的丑事不外传,二来食物也不用分我们,马儿吃完了后还多了几具尸体充饥。我转身面对着花铁干,说道:“你!不要乱打我们的主意,那个小子没什么关系;这一男一女你是绝对不可以碰的;我嘛?嘿嘿,如果你有本事,便来试试看!”这几句话充分表明了自信,花铁干不知我武功底数,却不敢请轻进。水笙和水岱心中无底,时冷时热的态度,又表明是敌非友,却又常常护着他们两父女,真是难以琢磨。

    ……在一旁久不出声的狄云悄然走到血刀僧尸体边,将他草草给埋了,可能是想到血刀僧到底也曾救过他吧!但见花铁干眼珠一转,对着狄云道:“小师父,你的师父被这小子杀了,你为什么不替他报仇?”狄云默默说道:“我都说过了,我不是血刀老祖的徒弟,只是你们全都以为我是嘛!”

    “是是是~”花铁干赔笑道。忽闻花铁干肚中“咕咕”作响,他说道:“水侄女,你不饿水四弟也饿了,不如宰了那匹白马大伙儿吃了罢?”水笙忽道:“不能杀我的白马!”花铁干忽地双臂一伸,刚才被血刀僧封住的几个大穴时间一长竟自己解了。但见他大喝一声:“既然不让我吃马,我就吃了你!”说罢手持短枪扑将上来。他外号“中平无敌”,中平枪来势果然威猛。

    我一个箭步抢在花铁干身前,五指一张,使出“凝血神爪”擒拿式功夫,直取他短枪。

    花铁干一身功夫便在这一干短枪上面,但见他枪头一歪,竟刺向我来了……“来得好!”我大喝一声,脚下忽地使出“神龙摆尾”踢他裆位。他心下一惊,手中枪头再次变换方向,直刺我腿部足三里穴位。我不收腿反用爪去抓他的手腕,大家几乎同时出招,我竟可后发先至,但闻“蓬”一声,我的脚结结实实踢中花铁干下阴……“啊~”的一声惨叫,花铁干倒在地上,痛苦得直滚来滚去,不一会还晕了过去……

    这一下显露身手众人都是一惊,看来除了狄云这家伙能接我的招外,其他人都不足为惧,《神照经》毕竟也是众强内功的一项,没什么别的事还是别理他的好!

    反正他跟水笙是有点牙齿痕,应该是不会帮水笙的吧!当下我笑吟吟地走向水笙,缓缓说道:“要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说我是坏人但又救你爹吗?”水笙诚惶诚恐,双手紧紧握着血刀,紧缩的身子挨在水岱身旁。我笑道:“是因为我想要你做老婆,得救个老丈人来做个见证啊!哈哈哈~!”两人听了都是一呆,水岱乃是老江湖,刚刚看我显露两招,便知道不要说是女儿,便是自己无恙也不是我的对手,当下喊道:“笙儿,快逃!”水笙更是吓呆了,双手握着的血刀不住打颤,见我笑吟吟的不怀好意,更是害怕。“笙儿,你还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跑!?”水岱见女儿吓呆了,慌忙喊道。水笙惊醒,但双腿已软,站也站不起来了。

    “嘿嘿!老丈,你女儿还是跟了我吧!”我说罢一手去拉水笙。水笙双腿虽软,双手却是紧紧地握着血刀,见我魔手伸了过来,慌忙举刀格挡。血刀锋利,我连忙把手缩了回来,恶狠狠地说道:“你想干什么?!”水笙喝道:“淫贼,想不到你和他们竟是一道的,我错看你了!”我淫笑道:“你现在才知道么?太迟了!哼,我劝你还是好好地顺从我比较好,若不是……嘿嘿,我就一掌毙了你老爹!”说罢举掌欲劈……“不要!”水笙喊道,双目含泪,显而易见,那么难得他爹才从死亡边缘徘徊回来,这又要去送死,简直对她是个超级大的打击!

    “笙儿,不要管我!我只剩半条老命了,但你不同……贞节可是女孩子最重要的东西啊!”水岱喊道。我一耳光刮了过去,直打得他晕头转向,我冷冷说道:“谁批准你说话了?”

    “住手!”水笙喊道,双眼直泛泪光,细声说道:“我……我脱了就是了。”。只见水笙慢慢解开胸前的两颗钮扣,露出雪白的肌肤……“笙儿!你?”水岱无奈道。钮扣继续往下解,渐渐地,雪白的酥胸袒露在我的眼前,水笙只知道哭,动作便是越来越慢,但白雪般的肌肤一寸一寸裸露在我的面前,实在是别有一番风味……

    “小师父,你做做好事,快将我杀了。”水岱已无希望,低声对狄云道。狄云明白他的心意,反正是活不了,与其看着女儿受此侮辱,不如死得越早越好。狄云拾起短枪,向水岱点了点头,便一枪刺过去。水岱眼神中也流露出感激……“你想干什么?”我和水笙异口同声道。一个以为那小恶僧突燃杀念,一个便是清楚原由。我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伸手便去抓他枪头……手指刚触碰到他的枪头,脑袋便“嗡”的一声,一股极大的内力从枪头传出,一下弹开了我的手……我吃了一惊,运足劲在枪头上一弹,虽不能阻止他继续刺进,却改变了枪头的方向,水岱那老头一时死不去。水笙和我都是舒了一口气,水岱却功败垂成,“唉”的一声长叹。

    “臭小子,你想干吗?”我怒道,心中却有三分忌惮。他的神照经却是天下一大奇功,虽他没将其练至丁典般的刚猛,但也颇具威力,紫霞神功却敌不过他。狄云皱眉道:“这位少侠,人家不愿意你就不要勉强了。这样败坏人家女孩子家的贞节,不太好吧!”……忽然他心念一动,“你……你……好像在哪里见过?”我刚想用言语哄骗着他之际,忽地狄云吼道:“我想起来了,你就是败坏我师妹贞节的淫贼。”当年我进入游戏搞的第一个女主角便是他师妹戚芳,现在竟然被认出来了。只见他气得满脸通红,怒道:“好啊,你这淫贼今天又想来败坏别家女孩子的贞节?我跟你拼了!”说罢一声大吼,冲将过来……

    我当下大惊,刚才已经领教他神照经的威力,紫霞神功绝不是他对手。当下我便使出落英神剑掌跟他游斗,尽量避免与他拼内力的机会。想不到他内力虽高,但外功却平平,只会当年戚长发教与他的一点拳脚剑法,我落英神剑掌顿时掌握了上风。他一拳一脚,无不消耗他的真气内力,多出一招,他便凶险多一分。这时水岱和水笙心中都是七上八下的,两边都是淫贼,两边都不怀好意,现在只有盼望两边的武功不相上下,打个两败俱伤吧!斗了三百余个回合,我也懒得使出落英神剑掌了,直接用凌波微步在狄云身旁游走。狄云疯狂地出招,但却连衣角都碰不到我半分。渐渐地,他出招越来越慢了,哼哼,我一把抓住了狄云右臂,“哈哈,你没劲了吗?”我笑道,北冥神功一阵狂吸……嗯?怎么好像吸不到半分内力。我心中一惊,但已觉迟了,忽地心口一痛,狄云结结实实一拳打在我胸口,我喉头一甜,哇的一声,吐了一地的血:“……为什么……为什么?”我右手抚胸,喃喃道。狄云笑道:“别以为我是乡下人都不懂得用计。虽然以前并不会,但从入狱以来丁大哥教会我不少啊!”…

    …胸口一痛,我又是吐了一口鲜血,果然不出王重阳所料,北冥神功的确不适合拿来对付高手,刚才若连紫霞神功的护体罡气也解了,看来就要GAMEOVER重头来过了。

    “淫贼,今天我要为我师妹讨回公道!”狄云吼道,当下便一拳打过来。我一个闪躲,没命地逃进山洞之内……“想跑?”狄云一个箭步追了进来。忽地山洞内射出三支银针,狄云心中一惊,慌忙连退好几步……“好!我让你慢慢躲!看你可以躲多久?!”狄云不敢轻进,紧紧守在门口。

    不知道外面的景况,我确实有点担心,这里没有食物、没有水,虽然没外面那么冷,却十分危险。“狄云那小子真他妈贱!”我狠狠道。胸口的伤已没有当初那么痛了,但伤及肋骨,却不容忽视。当下我想找了个平坦的地方,坐着疗一会伤再说……

    我左摸右摸,怎么偌大个山洞却没有半寸地方平坦的啊?嗯?……好像摸到些东西。我的手不知不觉摸到一块墙上,上面好像刻有字的样子……“张……无……忌……张无忌埋经于此?!”我心中惊呼道。石板上的的确确刻了这么些字,难道……难道这地方的确是张无忌当初埋经的地方?“有些读者可能会问,我代替了张无忌掉下来,那么应该是遇到白猿才对;张无忌若没有掉下来,那又怎么埋经呢?在这里做个回答:我怎么知道?反正是个游戏嘛,场景不一样就对了。”我连忙放开手狂挖,挖开尺来深的地方,忽觉手指触碰到什么一般,拿起一看,却是一个油布包。打开那个油布包,借着外面的灯光看着封皮,上面清清楚楚写着‘九阳真经’四个篆字……“发财了~”我欢呼道。洞外狄云听到声音,喊道:“哼,别想骗我进去,若你发现什么金银珠宝,便抱着过下半辈子吧!看看那些珠宝可不可以医肚子?”

    我才懒得理你,除了四本九阳真经,便是两本新书《胡青牛医书》、《毒经》。这次真的是赚大了,当初在蝴蝶谷找来找去找不到的胡青牛医书便在这里~而且九阳神功还可以一次升到四级……当下一捏,便出现六张卡片。仔细查看查看:“卡片编号156卡片名称九阳真经简介……难易度S学习条件医术十级毒术十级。”当下赶紧“BOOK”了一声,看看自己的属性再说……医术……毒术,找到了,医术九级、毒术十级?想一想,我学了蝴蝶谷一堆医书,医术也算是半个名医了;毒术学了《五毒秘传》和《药王神篇》,一路上来炼了不少毒虫蛊药毒针,十级也算是合理啦。哈哈,想不到我运气那么好,呵呵。当下马上“GAIN”了《胡青牛医书》和《毒经》,再一看卡薄。好,医术十级了……

    我感动得双手发颤,“九阳四级、九阳四级……”喃喃的念着。“GAIN”的一声,慌忙看看卡薄……沉默了三秒……“虾米?”我惊道。狄云在外头骂道:“少骗人了,这里荒山野岭,不会有什么虾米的!”我惊惶地看着卡薄,里面清清楚楚写着五个字……“峨嵋九阳功!”

    不会的,我再来“GAIN”……这次是“武当九阳功!”再“GAIN”……这次是“少林九阳功!”

    三本就不见了,我晕。我紧紧抓着第四张卡片,生死存亡就看这次啦……“GAIN”的一声,那些什么什么九阳功全部都消失了,卡薄中内力栏闪过金色光芒,上面写者“九阳神功”……第一层!^_^一阵晕眩袭来,算了,不理他什么其他的事,疗伤要紧。我顿时运起真气,但觉一股热气由丹田升将上来,炙热无比,便像是一个太阳在我身体之内一般。胸口的苦闷感顿时消失得无隐无踪,不过一个时辰,头顶烟雾弥漫,胸口舒畅,想毕内伤已经没事了,看来九阳神功果然是疗伤的GOOD品。

    狄云在洞口打盹儿,跟水笙两父女离得远远的,生怕别人误会一般,真是正人君子,可惜正人君子没什么甜头好尝。我故意大踏步走了出山洞,狄云忽地一惊,站起身来,看我脸色红润,不像是受过伤的样子,当下疑道:“你……?”“我怎么了~”我一个箭步冲向狄云,这次两人相距不过尺余,之前又没有什么征兆,我一下欺到他面前,他惊道:“你想干什么?”双臂便各中了我一针冰魄银针,下手之快实在是……太帅了。狄云缓缓地倒了下去,我冷冷地道:“不要怪我,以你的内力可以顶得住几个时辰,待我完成了正事再给解药你吃。”

    我笑吟吟地走向水笙,“嘿嘿~怎么样,水姑娘?又是刚才的事情,你可以继续了!”

    水笙和水岱一脸无奈,本来扣好的衣裳又要再次解开?!

    “奸贼,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水岱一脑袋打算向墙壁撞去……“你撞啊!”我喝道。

    水岱停了下来,骂道:“淫贼,别以为我不敢?”我狠狠地说道:“不是说你不敢,是你撞死了有没有这个价值!你撞死了,你女儿一定会下去陪你,但之前我还是要和她行周公之礼,贞节不但没保住,还丢了两条性命;若你不寻死,这里两个人晕了,我也不是大嘴巴,出了谷谁都不知道,你们还可以好好地生活……”水岱听到这里头慢慢地垂下来,叹了一口气……我淫笑道:“若你还是想撞死我可不会阻止你哦!嘿嘿!”接着便一把?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