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49 部分阅读

    亟艚糇プ盼业氖值溃骸辈换岽恚鞘俏藜傻纳簟N仪笄竽悖笄竽憔染任藜伞!翱醋潘俏拗难凵瘢乙膊唤懔说阃贰5毕乱辉旧狭宋荻ィ桓雒晒糯┳诺墓俦ё耪盼藜桑袷窃谕堤裁础?br />

    他一看见我上来便有了警觉,慌忙想逃跑。我急忙施展凌波微步,抢到他身前,一掌直袭那人面门。那人鹜地一个后跃,仍是牢牢地抓着张无忌不放。我见一掌打不中,接着一掌便是加了内劲。但闻“碰”一声,屋顶一处瓦片爆裂,仅离那人寸步之遥,那人一惊:“落英神剑掌?!”当下在张无忌背上拍了一掌,扔下楼去。“呼”的一声,一个身影飘然而上,一把接住了张无忌,正是张三丰。

    但闻他喝道:“不要让他跑了。”“是!”我应了一声,双掌便如骤雨般落下。

    那人一惊,运足了劲,一掌向我打来。一股强烈的寒气朝我扑来,我才记起那人便是玄冥二老之一,躲已经来不及了,硬接也是中得一身寒毒,怎么办?

    说时迟那是快,我来不及躲避便用一掌至阳的降龙十八掌迎去。但闻“碰”

    一声,双掌相接,我便觉一阵寒流从手臂涌来……好冷~受不了啦!忽地背上一阵暖和,张三丰正用手抵着我的大椎穴,道:“眼观鼻,鼻观心,五神守一!”我当下收敛心神,便觉张三丰那股真气渐渐将那股寒气驱散,甚是宽心。急运紫霞神功,脸上顿时紫蕴大作,那股内力夹杂着张三丰的内力,直扑向那人……

    但见他狂吐一阵鲜血,没命的跑了……我正想飞身追去,却被张三丰阻止道:“穷寇莫追!我们先下去看看无忌伤得怎样了!”

    但见俞岱岩被小道推了出来,殷素素在一旁黯然失色,满脸泪光,看来事情已经到了那一步了……张翠山泪水不断流下,看着殷素素,双目中无限的无奈和无助。忽闻他朗声说道:“所有罪孽,全是张翠山一人所为。大丈夫一人作事一人当,今日教各位心满意足。”说着横过长剑,在自己颈中一划,鲜血迸溅,登时毙命。“爹爹~!爹爹~!”张无忌见状哭着跑向张翠山,趴在尸身上痛哭。

    但见殷素素在张无忌耳边喃喃说了些什么,无忌点了点头,殷素素抚摸着张无忌的额头,无限温馨。

    殷素素忽地站起来,道:“空闻大师,金毛狮王谢逊的藏身之地,我只说给你一人听,请你俯耳过来。”这一着大出众人意料之外,尽感惊诧。空闻道:“善哉,善哉!女施主若能早说片刻,张五侠也不必丧生。”走到殷素素身旁,俯耳过去。殷素素嘴巴动了一会,却没发出一点声音。空闻问道:“甚么?”殷素素道:“那金毛狮王谢逊,他是躲在……”“躲在”两字之下,声音又模糊之极,听不出半点。空闻又问:“甚么?”殷素素道:“便是在那儿,你们少林派自己去找罢。”空闻大急,道:“我没听见啊。”说着站直了身子,伸手搔头,脸上尽是迷惘之色。

    殷素素冷笑道:“我只能说得这般,你到了那边,自会见到金毛狮王谢逊。”说罢摸着张无忌额头,喃喃说了几句,凄然一笑,突然间双手一松,身子斜斜跌倒,只见胸口肏着一把匕首。众人都是一惊,张无忌扑到母亲身上,大叫:“妈妈,妈妈!”殷素素自刺已久,支持了好一会,这时已然气绝。无忌悲痛之下,竟不哭泣,瞪视着空闻大师,问道:“是你杀死我他*的,是不是?你为甚么杀死我妈妈?”

    网游金庸第十二章

    作者:爱情坟墓我离开了武当山,便像众人离开武当山一般,满脸丧气。但他们是因为得不到屠龙刀而丧气,而我是因为殷素素到最后都逃不出死的命运而丧气……唉,既然我一场到来,起码也得保住他们性命啊!算了,看来殷素素还是不要在乎得太多的好。当下找了间客栈投宿。身上也没几个钱了,唉~只好跟着大伙儿睡,那小说中天字一号房是无论如何都是住不起的啦。

    晚上,大床上鼻鼾声犹如雷动……怎么那些乡下人累成那样啊?只闻鼻鼾声中一人说道:“这次陈镖头亲自到西域,不知道有什么事呢?”另一人道:“好像是和外族人有关的吧!?”我心头一凛,难道是跟《书剑》的霍青桐有关,于是便侧耳倾听。那人又说道:“唉,山长水远的,干吗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啊?”另一人说道:“不要再埋怨了,如果找到那样东西,那可是打断双腿都可以舒舒服服过一辈子的啊!”一听到有钱,我耳朵顿时竖得高高的:穷是穷过了,钱也曾经有过几两,游戏中物价的高涨使我吃饭都不敢吃好一点的,住店又要钱,坐车又要钱,船夫又要钱……

    就连乞丐我都做过了。看来这次是摆脱贫农的好机会啊!我心中暗暗拿定主意,明天一起床便跟着这两人。

    天未亮,二人就被一个住上房的人唤醒,三人一起,起着马一直朝西走……幸好他们的马也不是什么好马,我用凌波微步仅仅可以追得上。追了好几天,他们转乘骆驼,这样我便不用那么辛苦了。渐渐的,高山树林越来越少,映入眼帘的却是黄沙万里。戈壁的沙漠天气变幻莫测,白天干燥炎热,晚上竟然下起雪来!眼下三人已经失散了,我也很困难D吊住了领头人的尾巴。

    走了大半天,隐隐约约看见前面有光。那领头人迫不及待牵着骆驼走了过去,我想,我也假装躲避风雪的吧……跟了那么久,我才不愿意跟丢?!

    待那人走了进去,我再等上个几分钟,也假装敲门道:“有人吗?”一位老者开门问道:“@#%%#@&*”说啥?俺听不懂的?~“老丈,我想在这里借宿一下,风雪太大了,可以吗?”那老者叽里咕噜又说了一大堆,让出半边身子像是让我进去的样子。我连连作揖道:“多谢多谢!”便走进屋子里。但见屋子里坐着五人,一个便是我一直跟随的大汉,在烛光下我才看清,他身穿羊皮袄子,虯髯满腮,腰间挂着一柄长剑;还有两个像是情侣的人,在一旁叽里咕噜一堆我听不懂的话;还有一个青年‘男子’……一看就知道是女的,还装!?

    但见那虯髯大汉一碗酒接着一碗地喝,十分不客气;老人家一碗酒接一碗酒朝我递过来,我一个劲儿地摇头……怎么这里的人那么喜欢灌醉人吗?

    忽然间,那对情侣中男的开始说话了:“%&*%^#%&*”接着那老者说道:“@#%##%#!%%&”……哪位可以说句人话来听啊,拜托!只见他们说了一大通,我也听不懂,索性不理,在一旁烤火。“你说是一个汉人小姑娘?她父母被害,独个儿到这里来?”突然那虯髯大汉说道。那男的又叽里咕噜说了几句,接着那虯髯汉子竟然也跟着他叽里咕噜起来……就见他们吵得厉害,说啥我又是听不懂。听他们说了好一阵,虯髯大汉进屋里翻箱倒柜,像是在找什么东西。那年轻男子和假年轻男子都十分生气,只是兀自忍着。

    又见那汉子出来后叽哩挂拉的,随后竟取了一柄长剑和年轻男子打了起来。但见年轻男子刀法变幻,招数极是凶悍;那大汉剑法灵动,却也不弱。那剑尖连点,年轻男子一个挡架不及,敌人的长剑已刺到面门,急忙侧头避让,颈旁已然中剑,鲜血长流。那大汉得理不让人,又是一剑,刺中年轻男子手腕,当啷一声,短刀掉在地下。

    但见年轻女子起身一拦,嘴里叽里咕噜的一通,那大汉应了些话,便像是应允了。不知怎地年轻男子大怒,吼叫一声,从那女子身后扑了出来。那大汉长剑一抖,已指住他咽喉,左脚又在他小腿上一扫,年轻男子扑地摔倒,那长剑仍是指在他喉头。年轻女子哭着答应了,那大汉一喜,说了两句,便坐到在地。

    突发想起,既然是游戏就有中文版、英文版什么的,那一定有翻译,当下悄悄躲在一旁“BOOK”了一声,仔细寻找,哈哈,那最后一页有一个按钮写着changechannel的字样,我急忙一按。顿时耳边一阵舒爽,他们的话像是可以全部听懂了。

    忽然间门外传来两个响亮的喊声:“苏普,苏普……阿曼,阿曼哪!”啥?不是霍青桐和香香公主的场景?搞什么嘛……对不起,我要走了。说走就走,我一个欠身便往门口走去。但闻门外突然传来打闹声,两个大汉扭作一团滚了进来。苏普急忙大叫道:“爹爹,这个是汉人强盗!”想必那人便是苏普的爸爸苏鲁克了,但见苏鲁克大怒道:“汉人强盗在哪里?”苏普往那大汉身上一指,两人便打了起来。那大汉身手不弱,长剑一挺,便刺倒了苏鲁克,苏鲁克自己也醉得起不了身。旁边哈萨克大汉见了大吼一声扑了上来,那人回手一刺,也把他刺倒,随即便想挥剑斩下……

    但见阿曼冲了过来,挡在父亲面前,说道:“我都答应跟你走了,你就不能伤害他们!”那大汉听了吃了一惊,怒道:“不行,你不可以跟他走!”那大汉从墙上取下一条套羊的长索,将圈子套在阿曼的颈里,狞笑道:“好,你是我的俘虏,是我奴隶!你立下誓来,从今不得背叛了我,那就饶了这几个哈萨克狗子!”

    阿曼泪水扑簌簌的流下,心想自己若不答应,父亲和苏普都要给他杀了,只得起誓道:“阿拉真主在上,从今以后,我是我主人的奴隶,听他一切吩咐,永远不敢逃走,不敢违背他命令!否则死后堕入火窟,万劫不得超生。”我心念一动,心道:“这里贩卖人口是合法D?怎么我不知道?”看着阿曼楚楚可怜的模样,我小兄弟很自觉地站了起来,这奴隶我也想要个来玩玩,嘿嘿!

    嗯,既然这么想,就得好好想个策略,来一次把两个小绵羊都捉了。这里看来就计老人的武功最高,但他一定不想惹麻烦上身,要不他躲了这么多年岂不前功尽弃……哈萨克的人受了重伤,看来是不足为患了。

    现在要数便要轮到李文秀了。她的武功来自计老人一支,身旁并没有什么武器给她使用,只能用掌吧。再注意一下她的毒针便什么都好办了。

    好,想好了办法后头脑立即一片空明。当下我便说道:“这位是你的女奴?”那大汉先是一呆,接着便怒道:“是又怎样?你想怎么样?”我笑道:“哈哈,没什么,我只想把她给夺过来,做我的女奴而已。”此言一出,人人都是大出意料之外。李文秀一惊,霍地站起来道:“慢着,这个女奴我要了。”我就知道她要帮她心上人夺回爱侣,嘿嘿。于是我便说道:“好,这样,我们三人来一个混战,赢的人可以占有这个女奴,怎样?”

    这样一来两人都是一惊,不觉流出了几滴冷汗。这样混战,难免终形成以二对一的形式,再一对一决胜负。想想看虽然没什么可以挑剔的,可若一旦被人围攻,一定会输得很惨甚至赔上性命。以我现在的武功,说真的就算“一指定江南”亲自到场,最多也是跟我打个平手,更何况是这两个喽罗?!

    李文秀和那镖师陈达海都是吞了一口唾液,双眼紧紧注视着对方和我。这本小说原本就是人与人互相猜忌,不肯轻易相信别人,当然这两个人也一样,李文秀可能会好一点。但闻她说道:“这位兄台,那边的女子可是有爹娘和心上人的,能不能请你放她一马?”“不要!”我瞬间便回答了她。她一呆,又问道:“那你又于心何忍呢?”我说道:“我只是想要一个女奴服侍一下自己而已,其他我一概不理。”陈达海在一旁骂道:“你们在那边谈什么话?不许交谈?”李文秀咬了咬牙,道:“如果是女奴的话,我找另一人代替好吗?只要你帮我打跑那人。”我会心一笑,知道她说的女奴是哪一个,便道:“那我要看看那个女奴有没有那个漂亮!”

    李文秀咬了咬牙,霍地将头上卷包拆了,道:“这个怎么样?”众人都是一惊,只见那长长的秀发飘逸飞舞,竟是一个女生。苏普见了更是吃了一惊,“阿秀,你是阿秀!”李文秀说道:“如果你不帮他,待我救回阿曼,我便属于你了。”那李文秀虽无阿曼娇悄,可样貌却是比阿曼佼好;身段虽无阿曼婀娜,可全身并无什么赘肉,皮肤也比较白……“好,我应允你了。”我答道。屋内苏普喊道:“阿秀,不要阿!

    你不能做他的女奴!“李文秀并没搭话,双目紧紧钉着那个杀死她母亲的凶手……陈达海原先是害怕至极,可一看眼前的人竟是个女子,而且便是当年追杀的女孩,先前的恐惧已经不复存在了。但见他嘿嘿一声淫笑,道:”你便是白马李三的女儿?哼哼,反正你父亲已经不在了,你不如做我的女奴算了,那小子算什么?“

    李文秀想起了父母,眼泪掉将下来,狠狠地说道:“今天我就替我父母报仇!”

    但见陈达海大喝一声:“那就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当下一剑挺出,便是一招“毒蛇出洞”李文秀身形一晃,轻轻巧巧的避过了,抢到陈达海左首,左肘后挺,撞向他的腰间。陈达海叫道:“好!”长剑圈转,削向她手臂。李文秀飞起右足,踢他手腕,这一招“叶底飞燕”是华辉的绝招之一,李文秀苦练了七八天方才练成,轻巧迅捷,甚是了得。陈达海急忙缩手,已然不及,手腕一痛,已被踢中,总算对方脚力不甚强劲,陈达海长剑这才没有脱手。他大声怒吼,跃后一步。计老人“咦”的一声,惊奇之极。

    陈达海抚了抚手腕,挺剑又上,和李文秀斗在一起。这时他心中已然毫不敢小觑了这个瘦弱女子,眼见他出手投足,功夫着实了得,当下施展“青蟒剑法”,招招狠毒,要奋力将李文秀刺死。李文秀得师父华辉传授,身手灵敏,招式精奇,只是从未与人拆招相斗,临阵全无经验,初时全凭着一股仇恨之意,要杀此恶盗为父母报仇,斗到后来,对敌人的剑法已渐渐摸到了门路,心神慢慢宁定。似乎陈达海每一剑都能制李文秀的死命,可是她总是或反打、或闪避,一一拆解开去。苏鲁克等只看得张大了嘴。计老人却越看越是害怕,全身不住的簌簌发抖。

    两人斗到酣处,陈达海一剑“灵蛇吐信”,剑尖点向李文秀的咽喉。李文秀一低头,从剑底下扑了上去,左臂一格敌人的右臂,将他长剑掠向外门,双手已抓住陈达海腰间的两柄金银小剑,一拔一送,噗的一声响,同时肏入了他左右肩窝。

    陈达海“啊”的一声惨呼,长剑脱手,踉踉跄跄的接连倒退,背靠墙壁,只是喘气。这两柄小剑肏入肩窝,直没至柄,剑尖从背心穿了出来,他筋脉已断,双臂更无半分力气,想伸右手去拔左肩的小剑,右臂却哪里抬得起来?

    屋内一阵欢呼,不觉陈达海已经没命的逃跑了。苏鲁克直喊着要抓汉人盗贼,却又怎么追得上?李文秀转过头来,见苏普紧紧搂着阿曼,一颗心顿时凉了半截,冷冷的说道:“好好地对待阿曼吧!”说罢流露出一丝的凄凉。只见她缓缓走到阿曼身边,解开她的索圈,套在自己的脖子上,再慢慢走到我的身边,说道:“主人,以后我便是你的奴隶了。”哈哈,我心中一乐,抚摸着李文秀的头发,却见到她眼角的泪光。

    只听苏普喊道:“我要跟你交手!如果我胜了,你就把阿秀给放了!”“呵呵呵”我笑道,“怎么,只要放了就可以了?不用作你的女奴?”苏普脸上一红,喝道:“我不要她作我的女奴,只要她自由,就像天铃鸟一样自由自在的在天空里飞翔。”

    李文秀双眼通红,眼角泛出点点泪水,轻声道:“苏普,你又何必呢?你既然有了阿曼,便要珍惜她,不要为了我做傻事!”我扯了扯她项圈上的布,道:“喂喂~你这奴隶不要出声,人家跟我打干你什么事?”李文秀既是做了我的奴隶,也不敢作声。

    我说道:“你要打可以,可你并没有什么赌注。这样吧,如果你输了,你旁边的女人便也做了我的女奴,怎样?”李文秀听了吃了一惊,怒道:“你说话不算数?!”我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了?我只说你可以用你换她,可是这个哈萨克小子要跟我打,那有什么办法?他可以不跟我打的阿,我又没说一定要他跟我打!”李文秀听了也觉得有理,眼泪便是止不住了,对着苏普道:“忘了我吧,苏普,好好珍惜你的阿曼。”阿曼也是胆战心惊,生怕苏普答应拿自己去作赌注,但她也深信,苏普是个好男儿,是不会拿自己的心上人去作赌注的!

    却见计老人缓缓站了起来,说道:“就让我这副老骨头跟你过上两招吧!”我哼的一声,说道:“要交手可以,但你有女奴么?”计老人呆了一下,说道:“若我没有女奴,你就不跟我交手,是也不是?”我嘴上一撇,道:“不错。”计老人面露凶色,道:“若我一定要杀你呢?”“哼~!”我冷笑一声,道:“那便是你的不是了,休怪我出手无情啊,马老~!”计老人吃了一惊,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后面的话略有迟疑,就不说了。我笑道:“你以为在这里便可以躲一辈子吗?可惜啊,你的脚步和喘气声已经出卖了你。”

    计老人眼神深邃,冷冷的道:“那我还真非杀了你不可。”

    说罢一个箭步扑了过来,用的便是刚刚李文秀用来对付陈达海的那一招:叶底飞燕,可那劲度、力道、位置都比李文秀来的强。李文秀“咦”的一声,吃了一惊。

    “来得好!”我当下施展出落英神剑掌,在他脚上一拍,他的腿立时掉了方向,踢向地上。计老人不等招式变老,双拳突出,便是一招“星月争辉”。当日李文秀用的是葫芦做的流星锤,计老人却用双拳当锤,直取我的太阳穴。我身子向后一退,虚晃一下便到了三尺之外。众人都是吃了一惊,这招去势极快,力道又猛,却给我这下轻描淡写地躲过了。

    “怎样?还要打吗?”两招下来,计老人连我衣裳边儿都没碰着,老羞成怒,一招接一招犹如狂风般向我袭来。我落英神剑掌施展开来,左一拍,右一带,将这些招一一化解,却不伤到计老人半点。

    这些招数李文秀都会使,可计老人用得太好了,就连李文秀也自叹不如;可相比我那落英神剑掌,计老人的招数便像是小孩子一般,任我鱼肉……斗至半憨,我一掌击向计老人面门,他一个回手不及,眼看就要中招了,但闻一声大喊:“不要啊!”李文秀眼看计老人快要中招的时候,着急喊道。我的掌停在他面前,他吓得满脸都是汗。

    “这下你该死心塌地跟我走了吧?”我对李文秀说道。李文秀缓缓垂下了头,道:“是的,主人。”说罢贴近了我,随着我消失在风沙中……

    李文秀随着我来到村镇外的一间破庙,我说道:“今天就在这里过夜吧!”“是的,主人!”李文秀冷冷的说道。哼,我就偏不信收服不了你。“阿秀,衣服给我脱了。”我下了命令道。“吓?……怎么……?”李文秀吃了一惊,“干吗要脱衣服?”“这是主人的命令,难道你想不服从吗?阿拉真主知道后一定会打你入十八层地狱。”我恐吓着她。一阵无奈和悲惨涌上心头,李文秀悄然泪下,慢慢解开自己的腰带,将自己身上的衣裳一件一件的脱下,脱到最后只剩一件底衣,却无论如何都不脱了。“我是说脱掉身上的衣服,难道你没听懂吗?”我厉声道。李文秀哀求道:“主人,你就饶了我吧!”眼中的泪水已经停不下来了。

    我一阵心软,心又有不忍,道:“你先在这里等会儿,我出去一下。别忘了你立的誓言。”李文秀赶紧抓起地上的衣服,将自己身上露出的肌肤遮掩起来……

    我又怎么会放下阿曼一人呢,嘿嘿!别傻了……我悄悄地潜入哈萨克人的营帐,这点小事对我的轻功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在营口我便大喊:“汉人强盗来了!大家快逃啊!”苏鲁克听了声音果然第一个冲出营帐,吼道:“汉人强盗在哪里?汉人强盗在哪里?”我悄悄朝东边扔了一颗石子,但闻苏鲁克一声惊觉,喊道:“贼子往东边去了,大家追!”“好!”众人呼道。当下一窝蜂地涌出营帐,整个营帐便只剩下老弱妇人。嘿嘿~SHOWTIME阿曼正在替苏普缝补衣服,白天的大战让苏普的衣服破了好几个大洞,她怎么也想不到下午的汉人还会出现在她的帐中……“你……你回来干什么?”阿曼惊道。“我想你想得睡不着,便来看你了,嘿嘿!”我奸笑道。“救……”阿曼刚想喊出声便被我掩住了嘴巴,动弹不得。我的手悄悄的探入她的衣裳内,阿曼“嗯”的一声,身子左右乱扭,想在我面前保住清白之身。可我强而有力的臂弯却牢牢地抓住她双手,她除了发出“嗯”的声音之外,啥都做不了。

    我的手渐渐摸到阿曼洁白的乳房上面,衣服褴褛的她早已经露出双乳。只见她全身肌肤洁白无暇,真的是个娇生惯养的女生。我轻轻地舔着她乳房上面的乳头,她的乳头是粉红色的,果然不愧是个处女啊!轻轻地在她乳晕上画圈,阿曼便整个人都酥麻了,嘴巴虽然被我捂住了,可是还是发出“嗯……嗯……”的呻吟声。我将她整个乳头含下,用力吮吸,并同时用舌头在乳晕上画圈。阿曼全身一阵痉挛,像一阵电流流过全身一般。我加快了旋转舌头的速度,她口中不断发出“嗯……嗯……啊”的声音,双脚不停踢踹,却踢不着我。

    我松开了阿曼的嘴巴,用手去探她双腿之间的秘屄,但见她那里已经十分的湿润了,淫水汩汩地从小屄中流出。我便用手去触碰她的下体,她大吃一惊,喊道:“那里不行。”又是全身一阵痉挛,我刚触碰到她的阴蒂,她便“嗯……嗯……”的呻吟起来,真的有那么敏感吗?我再次轻轻触碰她的阴蒂……“啊~!那里不行!”阿曼再次像抽了一下筋似的,全身痉挛道。“嘿嘿,我最喜欢做人家说不行的东西了。”

    我笑道。手指不断在她阴道口摩擦,她那湿润的阴道口像是为了我进去做好了准备一般,我摸着她的阴蒂,轻轻探进小阴唇内,尝试着塞进我的手指……“痛!好痛……

    不要,我不要,快拿出来!呜呜呜呜……“阿曼流出了处女的血,顺着我的手指流了出来。”傻丫头!一会儿就不痛啦。“我用手指抽肏着她的阴道,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乳房,那粉红的乳头早已突了起来,一口含下,阿曼开始由痛苦变成娇喘起来。

    阴道内“扑哧”“扑哧”的淫水声不断,阿曼呻吟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手部脚部也不怎么反抗了,我便拉下裤子,挺起我早已经勃起的小兄弟便是一肏。“啊~”阿曼一声惨叫,已经停了的血也再次流了出来。“什么东西?好痛阿!”我缓缓抽肏着她的阴道,“不要动了,好痛痛……”说罢又开始哭了起来。我轻吻着她的脖子,把她整个抱了起来,让她整个人趴在我身上,我从下往上挺动着下体,她像是全身无力一般,挺着屁股任由我在那又狭又窄的阴道内抽肏,“扑哧”“扑哧”的淫液声伴随着粉红色的淫液流出阴道,顺着我的肉棒流到大腿上……我又是一阵狂肏,终于在她体内射了精。

    拿着那张卡片“006阿曼,难易度E”的卡片,我离开了目无人色的阿曼……悄然回到李文秀身边。相比之下还是李文秀比较漂亮啊……看着李文秀睡着了的天真而安详的模样,我心道。

    “很值得高兴吗?收了个女奴隶?”一把熟悉的声音传来,惊醒了阿秀。她挪了挪眼睛,看着一脸惊讶与害怕的我……站在我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GAMERMURDER,在海上踢我下海的GM……

    网游金庸第十三章

    作者:爱情坟墓“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十分惊讶这个人的出现。他推了推眼镜,笑道:“我的职责就是来追杀你这样的玩家,怎么可能不出现呢?还是做玩家好啊~可以爽一爽,做GM就没得这么做咯……”他停了一停,说道:“但是做GM也有他的好处哦……嘿嘿,就是可以享受杀戮的感觉!”他双眼直发出凶光,左手划了一圈,右掌突出,正是我熟悉的‘亢龙有悔’。我吃了一惊,抱着刚刚睡醒的李文秀便是一躲,但见石地板支离破碎,功力却实是比我强上百倍,先天功果然厉害。

    “哦,你竟然会了凌波微步?”GM一面说,一面向我发掌,内力之强实属少见。我却不为所动,一个左躲一个右避,躲开了所有攻击。怀中的李文秀像是真醒了,见到我抱着她躲避敌人的攻击,双颊一红道:“主人,你……是为了我?”

    如果继续这么躲也不是办法,他的内力像是无穷无尽一般,那降龙十八掌便像完全不消耗他内力一样,他一掌一掌地击出像是在玩泥沙。“我看你怎么躲?”GM大吼一声,双掌递出,便是降龙十八掌中最强的一掌“龙战于野”,只见两道强烈的龙型气劲,从他掌中窜出,张牙舞爪地朝我扑来……这来势也未免太快了吧?当我刚发觉,那两条金龙已是在离我不远处。当下我将紫霞神功催至最高点,顿时全身紫蕴真气回转于周身,皮肤隐隐也有些发紫,再集中全身的真气于将要受力的背脊……但闻“砰砰”一声,双掌结结实实地打在我背上,我喉头一甜,双目晕眩,顿时狂喷鲜血。“主人!?”李文秀一惊,鲜血滴在她身上,我也渐渐失去了知觉……

    “汉人强盗?!”李文秀怒道。双手一挥便是两支毒针飞向GM,GM一惊,刚刚才用着天下间最刚猛的降龙十八掌,彻招已经来不及了,当下用手一挡。

    立时双手麻痹,心下大呼不好,当下点自己近心端几个穴道,以防毒血蔓延至心脏。“臭女人?!你想死是不是?”GM顿时勃然大怒。举掌便向李文秀劈去。李文秀一惊,双腿已经发软走不动了。却闻“嗖嗖嗖”数声,三支银针肏在GM另一只手上……“嘿嘿。”我冷笑道,“兵不……厌诈……啊!GAMERMURDER先生。”原来我是装着晕了过去,再于危机时投出先前准备好的冰魄银针。“冰魄银针?!”GM一惊,当下双手都是一麻,那毒血看来已经开始进入经脉了。他连点身上几个大穴,盘坐于地,头上冒起一阵白烟……再看他双手肏毒针处,已经开始有点点黑色的毒血流出,他正在用内功逼毒。“放心,雷。我一会就把你送回现实生活去。”GM奸笑道,头顶白烟便是越来越浓。

    “啊秀,赶快离开这里,这里危险!”我轻声喊道。强烈的重击已经令我不能大声呼喊了。这是个离开这里的好时机,我赌的是啊秀的纯真与善良,如果她真的离开这里,那这注我买错了也只好认命GAMEOVER了。但见李文秀跑出两步……又停了下来,咬了咬嘴唇,接着以最快的速度背起我便往外跑……后面传来GM狂怒的吼声和无奈的叹气声。

    “主人,你没事吧?”李文秀不断向前跑,一边担心地问道。我唉在她背上直喘气,一闻到她身上清幽的体香全身便是为之一振,答道:“好累……背脊也好痛……这次不知道逃不逃得过这劫呢?”李文秀像是有点感动道:“主人,你不会有事的,我背你去找大夫……”声音听得出都快要哭出来了,唉,想不到我对他那么差她还对我那么好,看来还是给她个名分的好啊,反正迟早也是我的人。忽地我的背脊剧痛,“咳咳”地一声,便是咳得李文秀一肩膀都是血,她心中着急,便是在叫唤我,我却朦朦胧胧只看到她嘴在动,听不到声音,忽地眼前一黑,便啥都不知道了。

    李文秀见雷幽风晕了过去,嘴角都是鲜血,心下着急。却见那嘴角的血仍不停地流,急忙将他放下,用手去拭干他的血,又如何拭得干?她只见双手满是鲜血,“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但见雷幽风脸色越来越趋苍白,双手渐渐垂下。李文秀更是惊惶失措,只见离平时住的山洞不过毫厘,便“嘘”的一声吹了声口哨,一声长嘶,山洞附近一匹白马疾驰而来,在李文秀面前停下,低下了头,以视友好……李文秀将雷幽风抱上马,自己骑在后面,一扯缰绳,疾驰向南……

    一路上黄沙纷飞,过了几天,便开始热闹起来,四处的黄沙也比较少了,渐渐可以看到一些树木、花草。白马的确是良驹,连续跑了几天,除了吃点草喝点水,却是一点儿都没休息过,况且它身上还负着两个人。

    我昏了几天,也缓缓转醒过来。血虽已不在流了,可是却虚弱得厉害,内力自然是一点儿也运不上来了。“咳咳~!”喉咙的干燥令我喉痒难当,忽然一个水袋递了下来,袋中却是水的味道。我吸了两口,却是甘甜味美。看了看马上的人,却是李文秀……“你怎么不回哈萨克族?让我留在大漠,你就自由了。”我冷冷地说道。李文秀不搭话,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在阿拉真主面前发过誓,说要侍奉你一辈子,我虽不是哈萨克人,却不敢违背对阿拉真主发过的誓言。”我会心一笑,轻声道:“谢谢你!”李文秀脸上一红,急忙转脸向着另外一边……

    走了好一阵,虽是鸟语花香,却人迹罕至,四处蝴蝶飞舞,景色宜人……

    忽见身旁一堆人走过,全是焦头烂额,像是被人施与重创一般。他们均朝着一间小茅屋跑去了……嗯?奇怪……这些又好像在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究竟是哪里呢?当下便道:“阿秀,我们跟过去瞧瞧。”“可是你的伤再不治好的话……”李文秀一说道这里便有点哽咽。我拍了拍她的手,轻声道:“傻丫头,我没事的,你随我去看看就好。”说罢,李文秀牵着白马走近那茅屋,却见众人朝着一个年约十来岁的小孩子磕头,口中喃喃有词,走近了,才知道他们全是被金花的主人打伤,并介绍来此地医治。我极其勉强的下马,朝着上面的少年揖道:“还请胡医仙医治我的内伤。”却闻旁边骂声不绝:“我先来的,要治也是先治我!”“他*的王八羔子,你内伤自行了断就好了,别在此瞎嚷嚷。”“你娘的不懂得敬老啊?我他*的都五十几岁了你这小伙子还跟我争?!”……那骂声越来越难听,李文秀也是听了难受,挥起几根毒针骂道:“你们口中放干净点!否则小心我针下无情!”

    一句话说出来,整间茅屋静嘤嘤的,没人敢说一句话,喘气声也生怕大了会被杀。但闻少年道:“不知阁下是何门何派,如何受伤的呢?”其实我也知道,此少年便是张无忌,若自己说其他门派,他一定不肯医治,便说道:“我乃明教厚土旗下一名小卒,前日赌钱作了点儿假,被个高手发现,中了一掌。”李文秀稍一皱眉,我向她打了个眼色,她便不说话了。张无忌笑道:“原来是明教的,我去请示先生。”说罢便迳自走进屋内。过了一会便出来说道,先生请你入草堂。顿时哇声四起,“为什么胡先生替他治病不替我们治病!”

    “我可比这小子来早了。”“要不就一个都不救,救只救一个那怎么成?”那哇声简直跟静坐示威有得比啊,但闻李文秀怒道:“吵什么?再吵要不要试试我的毒针?”众人都是一惊,便不再出声了。嘿嘿,他们要不身中剧毒,要不便受极重的内伤,全部都不可能再受一次毒,他们也知道,若再受一次毒或受一次内伤,那别说是蝶谷医仙,就算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他们,所以就乖乖地坐在地上,等候胡青牛回心转意。

    只见走进一个小屋内,张无忌拿出一盒金针,说道:“胡先生交待,只要是明教的教徒,便可以救,让我先帮你把把脉……”“你?”李文秀惊道,“不是姓胡的亲自帮主人疗伤啊?”“算了,就让这位小兄弟帮我医吧!”我很有信心地说道,我当然是对张无忌的医术很有信心啦。李文秀也不好再说什么了。我递出左手,张无忌把了把脉,脸色大变,道:“赌场内竟然有如此内功深厚的人?”我不禁一呆,心想圆谎甚难,岂知张无忌问也不问,喃喃自语道:“这个世界上还真是一山还有一山高啊!”我顿时舒了口气,也没再说什么了。只见他这儿取了些,那儿取了些药,再用药研研成糊状,敷在我的背脊上,接着用布将我胸腔全部裹了起来。背脊上辣辣地直痛,像是一团火,直烧至大脑……张无忌取出金针,以熟练的手法扎在我各个穴道上。我突然胸口一阵闷热,哇的一声吐了一口黑血……我便知道我的小命算是保住了。

    “在此休息一会吧!三四天便可以随便走动了,如果要等到武功恢复起码要一个月。”张无忌一边收拾好金针,一边说道。我连声道谢,他微微一笑,走出了小屋。“主人,你感觉好点了吗?”李文秀着急地问道。我向她一笑,道:“这些天谢谢你照顾我!”李文秀脸上一红,道:“我只是做一个奴隶应该做的事而已。而且,你又是为了我……”后面的声音有若蚊鸣,听也听不见。“啊秀,你想回戈壁的沙漠吗?其实我也不是一定要你做我的奴隶,只是……怕误了你的青春。”我细声道。啊秀一脸愁容:“啊秀在戈壁没有亲人,计爷爷那边也知道我跟了你,师父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我跟着主人一开始虽然是不愿意,可是现在知道主人其实是对我好的,我便一生一世追随主人也心甘情愿。除非是主人不要我了,否则面对阿拉真主的誓言是不会磨灭的!”啊秀说这几句斩钉截铁,弄得我都有点感动?,却见啊秀缓缓将腰带解开,衣裳一件一件地脱下……“啊秀,你……”李文秀道:“主人曾经想要啊秀,啊秀没答应,现在是啊秀心甘情愿地给主人。”衣物一落地,李文秀便成了个一丝不挂的美女,那矗立的山峰、茂密的黑森林,都在我面前一览无遗。

    李文秀跪坐在我的面前,朝着我的嘴唇便是一吻,顿时我便感到一股香气扑鼻而来。可能是因为年少不经人事,而且李文秀终年跟计老人住在一起,对男女之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