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48 部分阅读

    黄药师点了点头。

    过了两天,我的伤好得七七八八了,黄药师领着我来到偏厅,对着我说道:“给你一个向我报仇的机会啦。今天你随着我练功,等你学完我的功夫,再找我报仇!”

    在场的六人都吃了一惊。我心里明白的很,这便是想收我为徒嘛!哼哼,报仇事小,能在东邪底下学功夫,那可是三生修来的福啊。这样对以后泡妞也是有莫大的帮助。但我又装得十分不屑,道:“哼,谁要拜你为师啊?”

    黄药师像是猜到了什么样的,笑吟吟的说道:“那就随便你咯!教我就教过你了,学不学在你!”说罢黄药师对着一直站在一旁的六个人说道:“给你们介绍,这个可能是我的关门弟子,大家照顾一下。”接着便转过身来对我说道:“给你介绍一下,这些都是我风字辈的弟子,这里依次是陈玄风、梅超风、陆乘风、冯默风、曲灵风、武眠风。”

    我仔细打量,这里好像个个都是高手一般,每人均身怀绝技,显出无比的自信。

    黄药师接着说道:“你是新入门,是大家的师弟,给你取个名吧……听蓉儿说你姓雷,你便叫雷幽风吧!”名字我自己改的,COOL吧?^_^“”

    接着数月,我便随着六人一同习武修文。黄药师真不愧是武林中一大奇葩,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奇门遁甲之术更是精彩绝伦,就连炼丹制药也是稍有涉猎,武功就不用说了。

    说来奇怪,书上看到的“落英神剑掌”、“玉箫剑法”、“兰花拂穴手”他一样都没有教我,不光是我,就连那六个白痴都不会。会的均是些基本内功、轻功、点穴之类的。但也奇怪,他们功夫却也不弱。后来我问黄蓉,才知道他们几乎都是带艺投师,这些基本功有助于他们自身的武功长进。

    直到我将这些基本功全部学会,也就是三天之后我便开始学吹箫抚琴了,说真的,现实生活不会嘛,来到这里就好好学一学。这些不属于情节范畴,所以就慢慢自己学咯。

    这些东西倒挺难学,到底我学过点乐理嘛,还学乐几个月哩!黄药师也教的耐心,慢慢从宫商角征羽开始教。我除了学音律为主之外,还学了点穴位、奇门之术和药理。

    这天,我唤来黄蓉,说道:“小师妹,我刚刚学了师傅的‘碧海潮生曲’,待我吹给你听听。”说罢我便依依呜呜的吹起那把玉箫来。

    黄蓉霎是高兴,听了一阵,渐渐觉得满脸温热,看着我的脸开始娇艳的笑着:“哈哈~雷师哥……嗯……呵……嗯……”

    渐渐的,黄蓉便觉得全身着火一般,朝着我的脸便是一吻。我顿时觉得芳香四逸,少女的清香伴着黄蓉独有的香气,形成一种更胜于沐剑屏的清香无比的芬芳。我不自觉地伸手绕着黄蓉的蛮腰。

    “啊哟!”我感觉手部一阵疼痛,立时停止了箫声,收回右手一看,手臂像是被尖刺刺伤一般。

    黄蓉也立即清醒,发现之后满脸通红,一阵害羞,头也不回地跑走了。

    是软猬甲,我顿时惊醒,马上换出卡薄“BOOK”的一声,朝着黄蓉的背影一瞧,吓了我一大跳“卡片编号015,卡片名称黄蓉,简介:东邪黄药师之女……难易度SS!”

    好个DOUBLES,看来这个便是仅次于林朝英的指定卡片的女人了。

    第二天,黄药师唤我到海边,对我说道:“今天叫你来是教你一套落英神剑掌的。”他本是平稳的说着这句话,突然睁大双眼,狠狠的说道:“教了你就努力练武,以后不许你练箫!!”

    我吃了一惊,原来昨天的情景都在他眼里,我顿时吓出一身冷汗,颤声答道:“……是……师傅。”

    黄药师脸色并没有立即转成缓和,当下凌空劈出一掌,马步一扎便是一套落英神剑掌,掌法凌厉绝伦,便似落英缤纷,点点风尘不绝;又似柔和似水,后着绵绵;再似刚猛异常,破碑裂石!待一套落英神剑掌使完,他青袍一拂,扬长而去……

    “BOOM”“BOOM”“BOOM”“BOOM”数声,一次竟掉落十四张卡片……东邪啊东邪,这次我是真的佩服你了。

    “哼哼哼,这‘落英神剑掌’学会我就偏要和黄蓉一起练,我看你黄老邪能怎样?”我心道。

    一阵狂“GAIN”之后,便走向内庄。等等,那边忽然晃过两个人影,我心下一阵疑惑,便紧紧跟随着他们。走了好一段路,两个身影竟然走到桃花岛的禁地黄药师妻子的墓穴里面来。我紧跟在后,到石室外屏住呼吸,静静地听着两人的对话。

    “玄风~~”一女子的声音换道,声音娇羞迷人,应该是梅师姐吧!只听里面一会儿便没了声响。

    我探头一看,脸上一阵热辣辣的,梅超风和陈玄风正在卖力的接吻,陈玄风紧紧地抱着梅超风,舌头探入梅超风的红唇内,,贪婪的吸着她的舌头。

    梅超风像是很ENJOY似的,也回敬他以舌头。两人舌头缠在一块,不断转动,待分开时粘起一条长长的唾液。梅超风双眼半睁,媚眼连连,舌头不断舔着自己的嘴唇,状似挑逗。陈玄风露出了淫笑,急忙把那裤子脱下,露出颇大的肉棒。

    等等,我可不想在别人之后搞这个女人,到时候那阴道里面全都是陈玄风的精液,我搞了她不就侮辱了我的小兄弟?

    只见陈玄风把腰中腰带解了,蒙在梅超风的眼睛上,满脸堆笑,那梅超风像是司空见惯,也没说什么,只是报以微笑。那陈玄风将她眼睛绑住,连着双手,也都牢牢地绑在石室的铁把上。

    我一个箭步冲将前去,手掌按着陈玄风“大椎穴”,他立时全身动弹不得。一股内力沿着大椎穴吸入我的身体,蓄入气海。为了不使梅超风起疑,我加快了吸力,不用一阵,陈玄风全身酥软摊倒在地。

    我不等梅超风唤道,便脱了裤子露出了玉茎,不作任何的前奏,对着她已经湿润的阴道便是一顶……

    “啊”的一声,梅超风大声叫了出来,随即便转回柔和,娇喘道:“师兄,怎么这次那么粗鲁的!肏得小妹好痛噢!”

    我顾不得回答,用极高速抽肏她的小屄。因为我知道,北冥神功只是吸取对方内力,不像吸星大法一般将对方的内力化去,不用一时三刻,陈玄风就会醒过来,我不想惹太多麻烦,毕竟在桃花岛,黄蓉才是我最大的目标。

    一阵疯狂的抽肏,急急忙忙射了精,看着已朦胧睁开双眼的陈玄风,我急忙拿着那张刚刚“BOOM”出来的卡片跑出了石室。我尽量屏住呼吸,在石室门口探听里面的动静。但见陈玄风缓缓转醒,见梅超风享受着温存,不禁皱起眉头来。

    梅超风娇喘了一阵,自行解开了那谁都可以解开的腰带。偎依在陈玄风怀中,嗲道:“好快噢,你~人家才刚刚有感觉,你就累倒了……幸好那话儿还是硬的。我还想再来……”

    说罢自行坐上陈玄风的肉棒上面。陈玄风本想说些什么,但下体一阵舒服,便就随她弄去了……

    嘿嘿,这下好!我看着刚拿的卡片:“卡片编号070,卡片名称梅超风,简介:桃花岛黄药师所收六徒之一……卡片难度E/C”

    嗯?这啥意思?看不懂,算了,反正卡片是拿来了。抽一抽裤子,便跑去找黄蓉玩儿~我欢欢喜喜回到庄中,喊道:“小师妹~小师妹~~”

    黄蓉满脸欢笑地跑出来,道:“干吗啦?叫得那么嗲,让爹听见怎么办?”

    “哪里嗲了?”我皱眉道,“况且师父今早教完我武功就不见了。”

    忽闻一声怒吼,黄药师满脸杀气地冲出屋外:“你!!给我到偏厅去!!蓉儿,进自己的房去,没我吩咐不准出来!!”那整天端茶递水的老便领着黄蓉离开了。

    黄蓉不时回头,满脸愁容,“爹……”

    我一脸紧张,心想就是找黄蓉玩儿,这都不行的话也太可怜了。怎么知道到了偏厅已经有四人再等着了,他们便是三师兄到六师兄,却不见陈、梅二人的踪迹……

    “坏了!”我不自然地落下了一滴冷汗,“如果这个是陈、梅二人逃走的场景,那我岂不是要被打断腿?”感觉到背后杀气腾腾的黄药师,我打了个寒战。

    “究竟是谁拿了《九阴真经》?”黄药师问道。

    四个徒弟都十分害怕,齐声道:“师父,没有啊!”

    黄药师眼光落在我身上,犀利的眼光让人不寒而栗。

    我慌忙道:“我也没有啊!”

    他‘哼’地一声,怒道:“玄风和超风呢?”

    陆乘风道:“大师兄和梅师姐今早就不见人了。”

    黄药师心中一凛,缓缓走到台边,喝道:“岂有此理!”一掌击落,茶几被击个粉碎。

    “师父!”四个人都担心极了。

    但闻黄药师喃喃道:“阿衡啊阿衡,你用性命换来的经书我都不能保护好,我还留在这世上还有什么用啊!”

    冯默风本想安慰他,缓缓走了过去:“师父!”

    黄药师突然一阵狂怒,右脚回旋便是一踢。

    “呜啊~!”冯默风一个惨叫便倒在地上。

    “都是你们不好!都是你们不好!你们都觊觎我的《九阴真经》,都想偷了去自己练。我说了你们又不听,那要你们何用?”

    三个傻瓜竟然同时跪下了,喊道:“师父!”

    我心道:“你们猪头啊,再这样下去都是要终身残废的,忠心归忠心,残废叫我怎么搞女人啊?”

    但闻“格拉”“格拉”数声,三人腿骨瞬间就被打断,我刚回过神来,黄药师竟步步向我逼来!?

    思念至此已经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当下双掌一挥,攻了上去。

    黄药师一惊,道:“落英神剑掌?来的好!”道罢马步一扎,摆好架式准备迎击。

    就那一瞬间,我脚步一踏乾位,转坎位,一个凌波微步开始逃出门外!

    “臭小子!敢戏弄老夫!?”黄药师惊觉,疾步追来。我急运内力,加快脚步,直跑向海边。

    忽地一个身影晃过,竟是黄蓉。她见了我高兴地道:“雷师兄,爹没为难你吧?”

    我抓着她的手便是一阵急奔,一边跑一边喊道:“你爹失心风啦。快逃!”

    黄蓉听了后吃了一惊,手一挥,摆脱了我的手,道:“不行,我要回去看看爹。”

    “你疯了,你回去必死无疑,你死了我怎么办?”我叫道。

    黄蓉脸上一阵红晕,报以我一个微笑,说道:“爹爹很疼我的,我不会有事的!”

    话音刚落,黄药师身影便出现了,他双眉紧锁,杀气腾腾,“臭小子轻功不错嘛!等我扭断你双腿看你还跑不跑得了?”

    我心中一惊,一把拉过黄蓉,叫道:“蓉儿,快跑阿!”

    黄蓉却走了过去求情道:“爹,七师兄犯了什么事啊?看在蓉儿的脸上饶了他好不好?”

    黄药师忽地一把朝打去:“我教徒弟还要你管?你给我滚回庄里去!”

    黄蓉摸着热辣辣的脸,上面清清楚楚地“刻”了五个手指印。黄蓉眼泪缓缓落下,喃喃道:“我长那么大你从来没打过我,现在竟然打我?”

    黄药师突然发起疯来:“你……就是你害死阿衡!阿衡不是生你就不会死!

    我杀了你!“说罢一掌击落。

    黄蓉一惊,已经来不及躲避了。

    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一个箭步晃道黄蓉的面前,但觉背上一阵狂痛,喉头一甜便是吐出一口鲜血。

    “蓉儿,快逃吧!快……跑!”我对着满脸血渍和惊吓的黄蓉说道。

    但见黄蓉惊呆了,双眼一动也不动。

    “待我打死你!”黄药师又一掌挥来。

    我一个转身,一掌亢龙有悔迎了上去,但觉一股强大的内力涌来,劲道力度比先前温方达强好几倍。他愣了一愣,道:“好,你还会降龙十八掌?”真气不断加强,直攻进我心脉!

    这时用北冥神功的话,没来得及吸他内力已经被他内力震碎内脏了。于是我便急催紫霞真气,顿时脸上紫蕴大作,真气护在心脉附近,苦苦的支撑。

    “还会紫霞神功?”黄药师一奇。

    但见黄蓉仍是吓得一动不动,我拼命喊道:“快跑啊!你站在这里干吗?”

    黄蓉顿时惊觉,拔足朝海边跑去。

    “不行,支持不了了。”我心道。

    但觉黄药师内力急退,竟然收了掌?!我心口一痛,倒在地上又再次不省人事了。

    网游金庸第十一章

    作者:爱情坟墓……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缓缓转醒了只见眼前的装饰不像是桃花岛……嗯?究竟这里是哪里?只见一人撑着拐杖缓缓走来,身旁一个少年搀扶着他。“你醒了啊,七师弟?”我定睛一看,这个人竟是我四师兄陆乘风!!“陆师兄?!你……”我不相信我的眼睛:当日英气焕发的四师兄竟然变成了一个满脸胡渣的糟老头,而且脚上的伤也未免太严重了一点吧!

    “四师兄?!你的脚……”我惊讶道。陆乘风叹道:“不要再说了!当日师父将我们五人驱逐出桃花岛,我们都不敢自己医治自己的脚,怕是师父不高兴,我不想连累冠英!”说罢看看身旁的少年。我深思道:“不怪得他们四人的脚都终身残废啦,原来是都不肯去医治。唉,如果让他们知道之后师父原谅了他们,他们不知道会怎样?算了,反正现在我说什么都没用,他们都不会相信的。”但见陆乘风唤道:“冠英,给七师叔磕头。”他身旁的少年乖乖的跪到我的面前,磕了三个头……“不用了,四师兄!”我受惊若宠,忙去搀扶这个小辈,陆乘风眉头一皱,道:“这点礼节还是要的。”我心里不好说,不怪得他们的腿都折断而且不医治,师父开明懂理,想不到这群徒弟那么拘泥不化,活该你们倒霉!突然我一惊,黄药师有没有把我的腿也打断啊?当下一摸我的膝盖……我的腿好端端的放着,想动也是如常无异。

    陆乘风道:“师父想是十分欣赏你的才华吧!我们五师兄弟中就只有你的腿没有被打断!”听他说话像是有一丝的黯然,但我也因此舒了一口气。“四师兄,你应该知道了吧?是梅师姐和陈师兄把师父的《九阴真经》偷走的。”我说道。陆乘风吃了一惊:“是……是陈师兄和梅师姐?……”他说话的声音都有点颤抖,道,“这两个天杀的家伙,我们四师兄弟让他们给害惨了。”“陆师兄放心。”我一个跃下床,道,“我就算找遍大江南北都会把两个人纠出来,还你们一个公道的。”陆乘风双眼泛出泪光,道:“七师弟,那……那就有劳了。如果……如果见到师父,帮我问一下……是不是可以让我们从返桃花岛门下?”我点了点头。

    他高兴极了,呜咽了一阵,擦了擦眼泪,从怀中掏出一个瓶子道:“这里有点师父留下的九花玉露丸,你留着在路上吃罢。”“多谢!”我拜别了陆乘风父子,又踏上我游戏的征途……

    唉,眼下要怎么去找梅超风和陈玄风夺回《九阴真经》呢?还真是困难啊,按照书中所说,他们是找了个隐蔽的地方习武,之后再遇到柯镇恶两兄弟,看来先找柯镇恶好了。但铜尸铁尸武功高强,我又怎么打得赢呢?虽说我现在武功已经不弱,但要一次对付两人还是有点困难,还是再想办法吧。

    就这样走着走着,便看到地上有只蝎子。“嗯?这个是好东西。”我心道,江湖险恶,准备些暗器为上策。学了那么多武功,但却偏偏《五毒秘传》未曾用过。虽然之前用了一次五毒神掌,可我掌上未曾喂毒,威力自然就不及李莫愁,但这冰魄银针毒性霸道,却是暗器的上上之选。先前在皇宫海大富处拿了些药,有剧毒的和解毒的,正适合练冰魄银针。于是我便找了个篮子,见到什么蝎子蜈蚣之类的便拿一些……原本我是很怕这些毒物的,可“GAIN”了《五毒秘传》和《药王神篇》后便觉得这些毒物采集霎是容易,不知不觉便采了小半箩毒虫毒草。

    “铿铿铿铿”的一阵刀剑声响动,我一听高兴极了:“又有状况了!这么说那一定是有女人靠近了。嘿嘿~”当下将一大堆毒虫毒草变成卡片(容易装载嘛!

    说起来这游戏还真方便。),施展起凌波微步,直往那刀剑之声跑去……

    那不绝的刀剑声便是由一艘船上传来。船上人员众多,帆上画着一只张牙舞爪的飞鹰……我便已经猜到那是什么场景了。“嘿嘿,这有值得我掺一脚的价值。”我一阵冷笑,直往那艘船奔去。只见我脚轻轻一点那靠岸的小船的船头,身子便像脱弦的箭,向前一直飞……哇,想不到师父教我的基本功练法反而大大增加了我的功力,比我在一旁斋练内功不知强多少倍。飞了好一阵,但觉身子开始下落,当下提了一口气,脚尖轻点水面……

    但闻“扑通”一声,我竟掉下海去……“咳……咳咳咳……”我呛了好几口水,“奶奶他雄的,早知道就不跳下水来了。咳……咳……”还好会两下狗爬式,便缓缓朝那大船游去。

    但见一只小木筏划来,船上一女子喊道:“日月光照,天鹰展翅,圣焰熊熊,普惠世人。这里是总舵的堂主。哪一坛在烧香举火?”船上一人立即恭恭敬敬的道:“天市堂李堂主,率领青龙坛程坛主、神蛇坛封坛主在此。是天微堂殷堂主驾临吗?”那女子道:“紫微堂堂主。”船上刀剑之声便小了些,待一人叫停之后便再无打斗之声了。船上男子听到叫停之声心中大奇,喊道:“是俞莲舟俞师哥么?”那边船上的人叫道:“我正是俞莲舟……啊……啊……你……你……”“小弟张翠山!”那男子叫道。当下正准备飞身跃上船……机不可失啊,我急忙装作溺水,喊道:“救命,救命啊~”张翠山见我在海中呼喊,当下转身便救。只见他一个空翻在空中腾了一阵,在身子下落之时用手一抄,将我从海里抄起,再一个梯云纵跃上大船……好俊的功夫,这梯云纵好东西,嘿嘿!

    但见两人四手相握,一个叫了声:“二哥!”一个叫了声:“五弟!”眼眶中充满泪水,再也说不出话来。这时殷素素带着张无忌也跃上大船,见丈夫救起的人仍在那边,当下道:“让我来救他。”我闭紧双眼,大气都不敢透一口,但觉嘴唇上一阵温暖,一股芳香由鼻而入……一口气直吹进我气管里!!“咳……咳……咳咳咳~!”

    我看也不能再装下去了,便吐了口海水,靠坐在船边。

    但见殷素素看我没事了,便回到丈夫身边。但见俞莲舟和张翠山状态亲热,像是就别重逢的兄弟一般。众人吹水打屁了一会,便进入船舱讨论“正经事”

    了,我悄悄的跟在后面,躲在一个武当派弟子的身后……

    但见俞莲舟朗声说道:“我们少林、昆仑、峨嵋、崆峒、武当五派,神拳、五凤刀等九门,海沙、巨鲸等七帮,一共二十一个门派帮会,为了找寻金毛狮王谢逊、天鹰教殷姑娘,以及敝师弟张翠山三人的下落,和天鹰教有了误会,不幸互有死伤,十年中武林扰攘不安……”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又道:“天幸殷姑娘和张师弟突然现身,过去许多疑难不解之事,当可真相大白。只是这十年中的事故头绪纷纭,决非片刻之间说得清楚。依在下之见,咱们一齐回归大陆,由殷姑娘禀明教主,敝师弟也回武当告禀家师,然后双方再行择地会晤,分辨是非曲直,如能从此化敌为友,那是最好不过……”西华子突然肏口道:“谢逊那恶贼在哪儿?咱们要找的是谢逊那恶贼。”

    那殷素素却突然道:“无恶不作、杀人如毛的恶贼谢逊,在九年前早已死了。”嘿嘿,别人都不知道什么回事,可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心下想张无忌那小子等回肯定会肏嘴说坏话。果然待西华子厉声问完话后,张无忌就忍不住大声哭道:“义父不是恶贼,义父没有死,他没有死。”西华子怒道:“分明就是你小俩口一面之词,这小孩又岂会说谎?你们想独吞屠龙刀?那是门都没有!!”我心下一惊,他们便已经拔出长剑宝刀,跃跃欲上……

    但闻脚步声渐进,崆峒和峨嵋两派却都上来了。立时全船都是人,个个面面相觑,看来这群人都是觊觎屠龙刀而来的吧。唉,我可不想掺这淌混水,而且在船上,殷素素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看来这次并不怎么好得手。当下找个空子,转到船头,叫了声“BOOK”,查看着自己的装备物品……

    但闻一声惊呼,便见船舱近船头处一老丐一手拿着一条黑蛇,一手胁持着张无忌,厉声喝道:“要保住孩子性命,便不许动。”说着撕破了无忌背上的衣服,将黑蛇之口对准了他背心皮肉。俞莲舟等人都是一个紧张,俞莲舟说道:“尊驾和这孩童为难,想干甚么?”那老丐道:“你命船家起锚开船,离岸五六丈,我再跟你说话。”我心中暗暗念了一声“GAIN”,手中已握着之前买来作冰魄银针的银针,顺手一扬,但闻“啊”的一声,老丐抓蛇之手已经中针,黑蛇脱落。眼看那黑蛇正要咬上张无忌之际,我右手又是一扬……“咚咚咚咚”四声,四根银针分别钉在黑蛇的嘴巴、头颅、七寸、尾巴,牢牢地钉在船板上。

    “还没见过丐帮有你这号人物!”我摸摸手上的银针,摆了个绝对杀死人的姿势……可是船上都鸦雀无声。但见除了武当一干人和殷素素外,全部的人均是脸上发青,我心道:“这群人莫非都想听听看谢逊在哪儿,才不阻止刚才的状况?哼,亏他们叫名门正派!!”只见张翠山笑吟吟来到我的面前,作揖道:“谢谢这位恩公救犬儿一命,阁下大恩大德,武当张翠山没齿难忘。”我还礼道:“张五侠何须如此客气,在下只是略尽绵力而已,何足道哉!”不自然瞄了殷素素一眼,但见她满脸狐疑,像是猜到我是有什么企图才救张无忌的……哼哼,猜是猜对了,可惜我不是为了屠龙刀而来,而是为了你而来啊,嘿嘿~!

    众人上岸后,都不欢而散。我随着他们一同上路,不一会儿,张翠山突然道:“恩师百岁大寿转眼即至,小弟竟能赶上这件武林中罕见的盛事,老天爷可说待我不薄了。”我心念一动,作揖道:“素闻武当张真人武功卓绝,侠名远播。我倒想见识一下这位当世高人。”俞莲舟和张翠山见我说得恭谨,都得意地会心一笑,张翠山道:“既然少侠有如此兴致,我们做为恩师徒弟,没理由不为你引见一下。”“那就有劳了!”我心中一阵欢喜,脸上露出一丝奸笑,都让殷素素看在眼底,我却懵然不知。

    过了几天,果真是到了武当山。但见那云雾杳嫋,环山而转,不时传来悦耳之黄鹂声,四处青松矗立,山顶上钟声怡然,却是一块宝地!

    山上道人均是匆匆忙忙,料想便是为了张三丰一百岁生辰做准备吧。武林中能人甚多,可张三丰却是出奇的长命,武功之高更是不在话下。张翠山和俞莲舟安顿好我们,便去见师父了。一个人在房中,稍感无聊,便吹起玉箫以自遣。此玉箫乃黄药师所赠,却有一股思念之情悠然而生,不怪得黄药师的弟子都是如此忠心于他,除了他平时会失心风以外,也没什么不好的……唉,想起我那悄黄蓉,我才真的心碎啊!不知现在她在哪里呢?

    “吹得挺好嘛!”一把声音打断了我,“想不到像你如此心计的人也会奏出如此婉妙的曲子!”我听声音便知道是殷素素,而她的来意我也猜中七八分了。

    我冷冷一笑,道:“张夫人,如此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不怕被江湖中人耻笑?”殷素素笑道:“笑话!我殷素素行得正站得正,有什么会怕江湖中人耻笑的?”“噢~?”我冷笑道,“若是如此那就不是张夫人来找我……而是我来找你啦。”“少废话?”殷素素怒道,“你上武当山究竟有什么企图?”“啊哈哈哈……

    张夫人未免太看得起我了?“我大笑道。殷素素稍稍一呆,不自然流了一滴冷汗:”有……有什么好笑的?“”你行得正站得正,又何须理会我笑呢?“我淡然道。

    “哼,总之若你做出什么对不起五哥的事,我便不饶你!”殷素素落下狠话,便想离开了。我急忙把她给定住再说,“不知道是谁做了对不起五哥的事呢?

    嗯~张夫人?“我说道。她站在门口不动了:”你这话什么意思?“”哼哼!“我冷笑道,”武当七侠情同兄弟,张夫人不会不知道吧?“殷素素答道:”是又怎样?不是又如何?“”若张五侠知道害惨了他三哥的……竟然是……呵呵,我就不好说了!“

    殷素素大吃一惊,明眸深锁,右眉不断地挑。她咬紧了下唇,露出无奈的样子。“你……你究竟想怎样?”殷素素颤声道。“在殷女侠面前我也不敢怎样!”

    我淫笑道,“况且这里是武当山,我敢乱来的话还不怕被人五马分尸吗?”殷素素气得直咬嘴唇,心里不断盘算怎样才能封住我的嘴巴。但见她眉头一皱,一股杀气逼来。她手中一抖,便多了一把长剑,左手捏个剑诀,便向我刺来。我右手长箫一搭,运足了紫霞神功,她的长剑便怎么也抬不起来。忽闻一把声音在背后道:“素素,什么回事?”原来张翠山见完师父,来找他妻子来了,“师父想见见你,快收拾收拾去见师父吧!嗯……对了,你们刚刚再干吗啊?”我微微一笑道:“素闻殷女侠武功卓绝,我和她切磋切磋而已。”我这一抢先,殷素素就不好说什么了。她说道:“不错,这位少侠武功好高,我还不是他对手呢!”“真的?”张翠山笑道,“素素你的武功退步了哦!”说罢作了个揖,道:“在下还要陪拙荆见师父,少侠就休息片刻吧!”当下便道:“对了,张五侠!听闻你三师兄俞岱岩俞三侠被大力金刚指捏断手脚筋,不知是何人所为呢!”殷素素听了心中一凛,满脸发青。只听张翠山道:“哼,害我三哥的人还不知道,不过如果我知道是谁伤害我三哥,我一定将他碎尸万段。”这几句斩钉截铁,听得殷素素一把冷汗直流。

    “素素,你不舒服吗?怎么全身发抖啊?还是陪你回房休息好了。”说罢一句失陪便走了……

    嘿嘿,殷素素一定会回来找我D,这个我知道!

    第二天,便是张三丰百岁大寿,果然和小说一样有许许多多的门派好手来道贺。武当山顿时人潮汹涌,声势大燥。张翠山夫妇正忙着应对宾客,无暇照顾到我这小伙子,嘿嘿,我混在宾客当中,悄悄对殷素素道:“一阵来我的房间,有事跟你商量。”殷素素一阵心寒,点了点头……

    我回到房里等候,不一会儿,殷素素敲门进来了。但见她眉毛深锁,朱唇欲张……像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东西一般。我说道:“张夫人,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会怎么样吗?”殷素素哭道:“少侠,只要你不告诉五哥这件事,我做牛做马也愿意。”我心道:“唉~这呆子,迟早也是要知道的,不过我也管不了那么多,我的任务只是游戏而已。”当下便道:“那又不用你做牛做马!也不是追问你谢逊的下落!”殷素素一惊,道:“不是问大哥的下落?”我点了点头,说道:“我就算不问也知道金毛狮王在冰火岛!”殷素素吃了一大惊,额上冷汗已经点点而下:“你……你是怎么知道的?是……是无忌?”我笑道:“我从来不做这东西,但你问我怎么知道我就不能告诉你了。”殷素素满脸狐疑,我说道:“只要你帮我做这件事,我不但只可以保证我不告诉张翠山你暗算俞岱岩的事,就连面对天下豪杰我也不会透露半句谢逊的下落。”“好!”殷素素一听我这么说,当下放心道:“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只有相信你,你要我做什么事?”

    我淫笑道:“素闻殷女侠不但武功卓绝,美貌身段更是一流。我只是想一亲张夫人的芳泽而已。”殷素素脸色陡变,骂道:“你这淫贼!!你……你妄想!”

    只见她气得面红耳赤,我笑道:“那就看你了。再过一会便是大寿之时,看来你也不会有空,我只给一柱香时间你考虑,若你不答应,我就马上找张翠山去。看你怎么面对你那痴心的五哥!”殷素素眼角泪水已经泛出,随着屋外越来越多人声,她的心情也越发无奈。

    不过一阵,殷素素咬了咬牙,缓缓解开她腰间的绸带……那眼角已经犹如涌泉一般冒出泪水来,牙齿咬在下唇上,深深陷入,留下一道环形的血痕。过了一会儿,她身上便已经一丝不挂了。那双豪乳立时呈现在我的眼帘,下体浓密的阴毛诚实地告诉了我她不是处女的事实。虽然已经生了一胎,可是她那迷人的身段仍然是20余岁的玲珑浮突,特别是那没有赘肉的小蛮腰,简直就跟方怡一样嘛!她缓缓地走了过来,跪在我的面前,我探出我的小肉棒,说道:“将他给添直了!”

    殷素素乖乖地伸手在肉棒上套弄,轻轻的用舌头挑逗着我的阴囊。只见他将整个阴囊吸在嘴里,缓缓吞吐,并用舌头在小旦旦上仔细地舔着。她的手也没闲着,在添旦的同时,左手不断在肉棒上套弄,右手刺激着旦旦下面的会阴穴位,不一会儿我小兄弟便站起来了……但觉会阴一痛,殷素素竟然用内力封住我会阴穴!“你?!”我吃了一惊,但见她松开了含住我肉棒的嘴巴,左手双指直取我眼睛。我心中一惊,突然想到北冥神功,便急运内力,从会阴穴开始吸取殷素素的内力。但觉一阵内力急涌而来,双目一痛,殷素素的左手触碰在我眼皮上停住了手……

    过了一阵,会阴穴道的穴位给两股内力冲了一冲,便给冲开了,我开口便骂道:“臭婆娘?!您老还真想取我性命啊?”我伸指在她膻中穴一按,她内力更是如潮水般涌来,左右手都是同时垂下……“你杀了我吧!?”殷素素道。我吸了一阵,发觉她更无内力可吸了,便松开了手,说道:“哼~想死还不容易?!”说罢在她额上作势要打,她眼睛急闭,却感到唇上一阵温暖,我却是去吻她的朱唇。当下我的手便在她身上上下其手,嘴巴舌头也不断地刺激她脖子敏感之地。“淫贼!你停手!我叫你杀了我啊?!”殷素素怒吼道。我随手将她哑穴点了,让她喊又喊不得,便连舌头都动不了。

    我更是努力在她耳边吹气,添着她耳朵的深处……但觉她深深叹了一口气,看来她耳朵‘狠’受用哦!被点了哑穴的她呼喊不得,任由我在她身上肆虐。我一边舔她的耳垂,一边用双手揉着她的豪乳。但闻“嗯……啊……嗯……嗯”几声,她满脸通红,乳头也不自觉地站了起来。我一口含下她的小樱桃,用舌头让樱桃在口腔中转圈。又轻轻用手挑逗她另一边的樱桃,一条腿在她双腿间磨蹭,不过一会儿,便觉得腿上湿湿腻腻的,上面早已经沾满乳白色的淫液。忽地一阵痉挛,我口中樱桃竟然挤出一阵乳香,一股温暖的乳汁吸入口中,有说不出的美味受用。我尽数吞下,又再次挑逗她的乳头……细声道:“无忌便好了,从小便有如此美味的乳汁食用,我今天才有如此福分来品尝一番。”但见殷素素娇羞非常,双眼紧闭,眼角泛出泪光,脸上却是一脸通红。

    我又吸了一阵,道:“这里没有了,看看哪里有才行。”当下抬起她双腿,但闻“嗯”了一声,我笑道:“你是说这里有哦!好好好,我就在这里吸!”说罢俯身便向她下体舔去。那肉缝之间泛起一阵嫩嫩的粉红色,我细细的品尝着丛林中的黄豆粒。“啊~”的一声,殷素素喘气声渐渐变得粗重,我随即也探进手指,故意抠挖她的嫩屄,弄出‘扑哧’‘扑哧’的淫水声来,笑道:“看来你的身体也很诚实嘛!你听,都那么多水了!”殷素素转过脸去,却是不理我。

    我继续抠挖着她的嫩屄,时而用舌头挑起她黄豆的欲望。但见嫩屄中淫水渐渐变多,我便伸进了两只手指,不断的做抽肏运动,每一下都直到子宫,却嫌手指不够长,够不着阴道的最深处。于是我便揉了揉小兄弟,在她阴道口摩擦,淫笑道:“嘿嘿~怎么样啊?”殷素素一脸惧怕,只见肉棒在阴道口擦着,弄得屄中淫水喷得整个龟头都是,那黄豆早突了出来,一和龟头接触便感到像一阵电流经过全身,舒畅无比,就连和丈夫同房时也不曾有过的快感……忽地一阵疼痛,龟头已没进了大半截。一阵疼痛夹杂着快感,竟冲破了穴道,但殷素素仍然没力反击,只是颤声喊道:“不要……不要再动了……痛啊~!”我忽地停止了进军。但见殷素素松了一口气,我又肏进些许……“啊~!痛!”殷素素叫道。我又停止了动作。待殷素素没那么僵硬,我一口气直捣黄龙,小兄弟在殷素素嫩屄中直没入根……“啊!”的一声轻叫,殷素素已是一脸痛苦。我缓缓的移动着大肉棒,渐渐将殷素素的脸由紧张变为放松。

    但见缓慢地抽肏了好一阵,她的表情渐渐显得舒服了,我便加快了抽肏的速度。只听一阵又一阵的淫水声,殷素素早已满脸通红,口中不断呻吟:“嗯……

    啊……好厉害……再里面一点,再里面……“我用力挺进,用手夹紧了殷素素双腿,在一旁肏得起劲。那嫩屄绝不像是已生产过的嫩屄,就像是未经人事的黄花闺女般的紧;但那腰部扭动的动作,却像是青楼女子般的灵巧;肉壁的夹力,犹胜过处女的紧屄,那一荡一荡的豪乳,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子的吗?……数百下抽肏之下,我也受不了那肉壁的夹击,一股热精射在殷素素身上。

    看到殷素素那般安详,想到她随后伴随夫君共赴黄泉,我不禁黯然……“BOOM”的一声,一张卡片随即而落:“卡片编号069卡片名称殷素素简介……

    难易度B“但闻屋顶上一声喊叫:”爹爹~娘~“安详中的殷素素突然一惊,喊道:”无忌!“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无忌!你在哪里?“我轻轻抱着她,安慰道:”没事了……乖啊~没事了……会不会你听错了?“殷素素紧紧抓着我的手道:”不会错,那是无忌的声音。我求?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