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46 部分阅读

    甘宝宝神魂颠倒,闭起眼睛,内爽其中。但闻娇喘声不断,却意犹未尽般,便将口中袜子掏出。才刚取出袜子,甘宝宝即浪叫起来:“啊……好爽……啊,就是那里了,嗯……啊!!淳哥,用力,啊……啊~~!”

    原来这骚货正想着段正淳,也难怪,那钟万仇又不懂得房事之道,自然不能得到女子的欢心。

    我又抽肏了百余,见甘宝宝大汗淋漓,便将她抱起,解了双腿的束缚,手部却不敢解。忽然便觉得她扭动蛮腰,在我的小兄弟上套弄,在我顶进去时放松肉壁,退出来时夹得紧紧的,这个秘密桃源地竟如此了得。我顶得数下,便觉像是顶到子宫壁了,就将她放下,退出玉茎,在那后庭花又开一道风景线……

    “啊……那里不行,啊……嗯……啊……”甘宝宝叫道。

    我玉茎已经进入她的后庭花,肏得几下便觉得这后庭花实在是紧。

    古人有云:“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尤唱后庭花。”想必是商女被肏得HI过头,忘记了亡国恨了吧,嘿嘿……

    再肏得数百,甘宝宝“嘤”地乐晕了过去,嘴角还带着微笑,一副满足的样子,汗水粘湿了床单,淫水洒了我两腿。

    我原来没那么厉害的啊?难道北冥神功还有锁精之功效?我便放松了身体,肏了百余,泄了给她,之后穿衣出谷不提。

    第一次搞完女的后不用逃跑,我心里不知有多高兴,看着那张刚拿到手的卡片:“卡片编号078,卡片名称甘宝宝,简介钟万仇之妻,虽嫁与钟家,却忘不了情夫段正淳……难易度D”

    看来现在我已经可以轻易搞定D级的女子了,C级不知难不难呢?呵呵,下次试试看就好。

    无聊至极,又不想再扮军官,便把那胡子拔了,藏与卡薄里,自个儿向北走去……

    网游金庸第七章

    作者:爱情坟墓自学了北冥神功开始,便有种飘飘然的感觉。一种没有副作用,可以吸取别人内力为己用的神功果然是厉害。但要说到为什么吸星大法就有副作用,而北冥神功没有,那我真的不得而知啦,或许是他吸力没有那么厉害吧。

    越向北走就发现乞丐越多,那北丐还真不是盖的,幸好现在我衣着光鲜,银两充足,用不着当那种乞丐的勾当咯,呵呵。

    走着走着,不觉便走到终南山。终南山乃地灵人杰之地,来到当然要来看看重阳宫,还有小龙女啦,呵呵。走到山腰,便有一亭,像是给过路人歇息的。我走了过去,找了张石凳坐了下来休息片刻,便见有人上山来。

    朝这边走来的是一男一女,男的约有四十岁,衣着整洁,举手抬足也是英气逼人,像是什么达官贵人吧;女的也似有三十余,紧紧跟随在后,脸呈怒色,手中握着一把长剑,剑鞘上宝石黄金甚多,像是什么名剑之类……那男时走时停,女的紧随其后,却不作声。

    那男的终于受不了了,在凉亭中停下,道:“你干嘛总跟着我?”

    女的说道:“我等你等了二十几年,你现在一句终身不娶就想我放弃你?”

    我心想,“嗯?这两个什么人来着,不记得小说中有如此之人。”

    男的始终保持仪态,并无大声发作,肢体动作,看来是教养十分好的样子。

    一时失个神,他们便停了谈话,朝凉亭这边走了过来。男的坐下了,女的也随着坐下。我不时描一眼那女子,只觉得她双眼中淡淡忧伤,凄厉中带点妩媚……

    她反飙了我一眼,怒斥道:“臭男人,看什么看?”便是蛮不讲理地朝我攻来。

    我一个凌波微步闪出了亭外,她却骂道:“我要打你你竟敢逃?看剑!”

    说罢右手拔剑而出,但闻“嘤”的一声破空之声,便见一道寒光刺过我脸颊!

    “哼,这是看你是后辈,让你三招。”

    什么时候让三招啦?我只觉得脸上一痛,剑气竟划破我的脸颊一道口子,入肉不深,可以说只是伤到了最最外面的一层皮,双肩“撕”一声竟也破了衣服!

    我当下不敢怠慢,一掌亢龙有悔击向她右肩。

    “来的好!”她叫道,化剑指为掌,一掌迎了过来。

    呵呵,那是正和我意啊,看我不吸你内力?但见双掌一碰,一阵内力涌来。

    那女子“咦”了一声,我便像是被废了武功一般,吸不到半分内力。

    正当我大惊之际,她怒斥道:“你这妖人竟使妖法?”

    说罢一剑刺来,忽地一声一个身影晃过,那男子已在数尺之外赶至,指尖轻轻一弹,便将那女子的长剑弹飞,一手扣住那女子右手,也是“咦”了一声,便就彻了我和她的双掌。

    “不要再闹了。”那男子道,“有什么事也用不着伤害别人啊!”当下转过头来对我说道:“这位少侠真是对不住了,她有些失仪,但绝无恶意,请不要见怪。”

    我摇了摇头,对适才绝地逢生还不断庆幸自己运气不错,要是那女子是80女子之一,看来我这辈子都要苦练功夫,更不要说破关了。

    但闻男子说道:“适才少侠所用的莫非是逍遥派的北冥神功?”

    我点了点头。

    他笑道:“本来不应多事,但给少侠一个建议,还望听从。”

    我作揖道:“前辈请讲。”

    他缓缓说道:“北冥神功虽为一大奇功,但临敌时却凶险太大。一旦遇到内力控制自如的高手,不免便有点危险。刚才冲突到底是由我而起,这本经书便送与阁下,往少侠好好修炼,普渡众生。”说罢递给我一本经书,自己上山去了。

    “等等我啊!”那女子叫道,紧紧跟了上去。

    我呆呆地拿着那本经书,等等,有没有查看资料的功能,我想卡薄应该会有吧。我“BOOK”唤出卡薄,翻开最后一页,果然有个眼睛样子的东西,我对着那女子的背影一看,不禁吓了我一跳:“编号000,名称:林朝英,简介:古墓派开山女祖师。难易度那里竟然是一个无穷大。”

    下面有一排小小的字写道“此并非要求之一”。

    吓得我……那那个男的不就是王重阳咯。当下看一看他把什么给了我,竟然是《先天功》,我赶紧一捏,“BOOM”一声,那部经书变成了一张卡片:“卡片编号333,卡片名称先天功,难易度S,条件三花聚顶掌,10级金雁功,10级一剑化三清,10级处男之身。”

    什么?其他还说再想办法,但这处男之身……我之前都搞几个女的了,现在才给我??想气死我还是想干吗??

    毕竟是天下第一的男人的功夫啊,不怪得老顽童学不会。我也晕,要那么难的功夫,还是学点实际的。

    唉……林朝英还在这里,也就是说小龙女不在这个场景啦,还得在其他场景处找点好康的。这张卡片留着吧,反正卡薄里多的是位置。

    当下便走下山去,不下山还可,一下山,便看见一队人马正在追另外一队人马。

    “杀啊,抓起红花会的反贼,重重有赏!”一把声音叫道,然后就看见一队村民装扮的人冲了过来。我心想,反正是红花会的事,不关我的事,想必那些人应该不会对自己为难吧。

    当下便自个儿走自个儿的,怎知那村民装扮的人堆里一个大胡子一把抓过我的手道:“清狗抓人啊,小兄弟,赶快逃命吧。”

    “等……我不是……”话没说完那大胡子就唤了四五个大汉夹住我双手双脚一并逃走。

    “我不是啊,喂!我不是啊!”

    唉,惨呼声他们就是没听见。但见追了好一会,后面追赶声越来越小了,他们便找了个客栈投宿了。

    大家安顿完毕,便一同进了一个秘道,想不到这小小客栈原来是他们的临时基地。

    但见一个妇人约二十七、八的样子,呜呜噎噎,相貌飒是好看。虽嫁作人妇,但那年轻貌美却不失为十七、八岁的少女。那个抓着我回来的大胡子说话道:“四嫂,你就别伤心了,苍天有眼,四哥不会有事的。”

    一男子道:“想不到清狗的鹰爪如此之多,再加个火手判官张召重,实在是难对付啊。看来救四哥的计划还得好好想想。”

    我就觉得那个人称‘四嫂’的女子十分美貌,那长长的眉毛沾了些未干的泪珠,莹莹欲滴,便像天空中的繁星……

    “小兄弟?小兄弟?总舵主在问你话。”一把声音惊醒了我,只见众人都在看我一个。

    总舵主的问题?我没听见。当下呆呆的站在那里,时间一久,我便觉得十分尴尬:“……反清复明!反清复明!”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便随意搭了两句,我想他们应该爱听吧。果不出所料,他们一听这口号,脸上都露出笑容。

    一个满脸英气的年轻人道:“说的好啊,小兄弟。这份情操真是难得啊、难得。敢问你师承何处?”

    我作揖道:“晚辈乃……乃……江湖人称‘奔雷手’的……”

    话音未落,傍边一个男子道:“嗯?四哥外号不是风雷手吗?你也是?”

    唉呀,还没说完呢便吐我槽,弄得我十分尴尬,《书剑恩仇录》我根本没看上几回,这下惨了。

    “小兄弟,你听错啊,我是说‘风雷手’啊!”我脑筋一转,赶紧转口。

    大家都是“哦”的一声,其实江湖上根本没有叫‘风雷手’人,可古人便是弄虚作假,大伙儿一听便个个作揖道:“久仰久仰!”

    我心里不好说,久仰个屁啊,我都不知道风雷手是谁。也好,我便改个外号吧,出来江湖混,有个外号好吓唬吓唬人。

    “小兄弟,大家一见如故,不如你加入咱们红花会如何?”那个应该是陈家洛的说道。

    但见到他们全部面露凶色,满脸杀气,我便知道,如果SAYNO的话是走不出这间客栈的。

    于是我便说道:“入红花会,为国家、为集体、为人民做一点事,那是我的荣幸。”

    我一脸正气,他们也不怎么怀疑,而且会中多一个‘风雷手’的高手,大家都十分高兴。

    晚饭过后,大家都各自回房休息,却见四嫂骆冰,一个人在庭园里看月光,像是在祈祷。

    “四嫂!”我叫道,也走了过去。

    “哦,原来是雷大哥!”骆冰很有礼貌的说道。

    我有点害羞道:“哪里?叫我雷兄弟就可以了。你还比我年长呢!”

    她淡淡的一笑,但是笑貌立即隐去,恢复了愁容:“不知道四哥现在怎么样了?”

    我安慰道:“不用担心,四哥会平安无事的。”

    一只手便朝她肩膀搭去。她微微一躲,让我搭了个空,明眸微颉,道:“雷兄弟,你知道四哥在我们心目中的地位吗?四哥便像是副舵主一样,在总舵主不在的时候扮演着最重要的角色。”

    “四嫂,我只想安慰你一下,像你这样的弱女子,总需要人家的安慰,特别是四哥不在的时候。”手便加快搭了上去。

    骆冰这次没躲开,手刚一搭上,她便感觉全身真气不断外泄。

    “你、你……想干什么?!”这几个字一出口,真气便像是河水缺堤一样涌来,不一会,她便倒在我怀中。

    “四嫂,你怎么了?”

    我‘关心’地叫到,我扶你回房休息一下。说罢便将她扶进我的房中。

    在房间里等候多时的便有周绮和不是红花会而暂时在此住下的李沅芷,他们早就被我五花大绑来了。嘿嘿,一场来到,不玩个痛快哪里方便啊?

    但见她们内力全无,娇喘连连,颤声道:“你、你究竟是……是什么人?”

    “哈哈,”我笑道:“我都不认识?我便是江湖人称‘风雷手’的雷啊?”

    “你胡说!”周绮骂道,“江湖上根本没有人叫‘风雷手’。”

    看来这娘们回复力还蛮快的嘛。

    我走了过去,托着她下巴道:“不是‘风雷手’那你们又久仰我?嘿嘿,是久仰我本领高强啊?还是久仰我床上功夫了得啊?”

    那周绮仅有的一点内力也被我吸干,只有喘气的份儿了。

    “下流!”李沅芷道,“红花……会有你这种……败类在,就……”

    “呵呵呵……就怎么样啊?李家的小姐……哈哈哈哈……”我将她们绑在床边,让她们坐在地上,双腿分的大大的,等待我的玉茎肏入ing,呵呵。

    褪去她们的衣服,只留着她们的肚兜,隔着肚兜挨个儿揉她们的胸部,便发现果然嫁为人妇的骆冰胸部最大。

    “好,就先操你!”我对着骆冰说。

    她一听露出惊讶的神色,却无力反抗。瞧她朱唇娇艳欲滴,吹气如兰,我便吻住了她的双唇,不住挑动她的舌头。忽觉嘴上一痛,骆冰竟然咬我的嘴唇。

    “贱人!”我一把便想打下去,只见她双目闪烁,泪水已经“刷”一声掉下来了。

    我心中一阵不忍,嘴又凑了上去,这次是普通的吻,却吻住了不走,过了好一会,才渐渐离开她的朱唇。

    “怎么不咬我了?”我问道。

    她脸一红,并不搭话。我当下握着她的双峰,开始旋转按摩,那骄人的双峰我几乎不能掌握,我解开她的肚兜。

    “不要~!”一阵惊叫,我已经解开了那紫色迷人的肚兜,看着骆冰那无暇的躯体,我的小兄弟也是一阵兴奋。

    我的手仍然没有闲着,一只手不停抚弄她的乳房,时而挑逗起那乳房上的小樱桃。

    另一只手开始探索骆冰的秘密花园,她下体体毛并不怎么多,娇羞的双唇呈粉红色。我忍不住吻了一下,舌头探入阴户内寻找更多的蜜汁,再加上双手轻轻的揉搓那阴道口的黄豆,她不一会的功夫便水流成河了。

    我贪婪的吸着她的蜜汁,舌头更是像灵蛇般旋转钻进秘密花园更深处。但觉肉壁一阵抽蓄,骆冰的喘气声也开始加快起来。

    我再伸手去上面按摩那敖人的胸部,骆冰受到强烈的刺激却不敢大声呻吟,怕别人以为她是那种不正经的女子。其实都到这种节骨眼了,还有谁会这样认为呢?

    看着旁边那两个观看到这一幕的少女,都不懂人事,先是傻眼,然后便是一阵口干舌燥,接着下体便开始痒起来了。只见她们摩擦着双腿,之间滴下点点蜜汁,她们不断抿嘴,像是受不了一般。

    我看到这种情形,便加快我舌头的旋转,双手也探索骆冰全身,自发梢到脚趾,没一处没有我的指纹,但闻“啊啊啊啊~~”一声,骆冰泄了一地阴精,娇喘连连,双颊通红。好吧,先放你一马。

    我马上转向李沅芷那边,三人之中年纪她最小,大概17、8的样子,娇小可爱,自小随着陆菲青练功,身上没有过多的贽肉。

    我解开她粉红色的肚兜,她马上露出惊讶的表情:“不要~~~”

    我淫笑着说道:“不要什么啊?不要停是吗,了解了解。”

    看她下体已经湿得不行了,我挺起玉茎便是一顶,剑梢直末入根,“啊”的一声,李沅芷竟痛得哭了起来:“呜呜……痛……好痛……”

    我缓缓抽动玉茎,双手抚弄她娇小的双乳,嘴轻轻的在她耳边吹气,“嗯”的一声,李沅芷渐渐从痛皱的脸颊变成陶醉的脸颊。

    她坐在我大腿之上,头靠在床沿,呻吟声不断:“嗯……嗯……不要啊,不要停啊!”

    我加快了抽肏的速度,双手抱起她臀部,让她整个人悬在空中,“啊~~”

    一声惊叫,在“嗯~~”一声陶醉,她与地面的接触点便只有我的小兄弟而已,伴随着一阵娇喘,她双腿找不到依靠于是缠在我的腰间,紧紧地夹住我的腰。

    这样令玉茎对她肉壁的刺激也更加激烈了,“啊……啊……啊……啊……”之声不绝。

    李沅芷双颊通红,酥胸微颤,竟也开始扭动她的腰部了。那玉茎顶到子宫壁端,她仍不断扭动,肉壁紧紧夹紧了我的肉棒。忽地便觉下面一阵温热,一阵阴精泄到我的下体,李沅芷便只有喘气的力气了。

    我拔出肉棒,转向周绮,周绮也是一惊,刚才看着我和李沅芷的交合,她脸上红了好一阵,下体的淫水更是不停汩汩的流。

    周绮姿色平平,比李沅芷已是逊色,比骆冰更是差了一大节。我一把将她转过,但闻“啊”的一声,她受惊竟叫了出来。

    “别吵啊!”我抽打着她的屁股,肉棒从后面肏入阴道。她便觉得下体一阵舒爽,也一阵麻痹,双腿就开始没力了,渐渐的跪下。

    我一掌又是打过去她臀部“起来!”她先是一抬,又渐渐下去,我又是一掌“啪”一声结结实实地打在她丰满的臀部,她又是一抬,渐渐地滑下去。

    我心想,这块定是出炉铁,不打不行的了。便一下一下地打着她屁股,她腰部一阵一阵的扭动,口中喃喃道:“用力,用力,好爽啊!好爽!”

    我再用力一打她的屁股,问道:“在说什么?”

    她缓缓道:“我说好舒服啊,雷大哥。”

    我又是一把打过去,“叫我皇上!”

    肉棒一阵急肏,周绮爽到骨子里去了,呻吟声不断:“啊~!是……嗯……

    是……皇上……奴婢该死!“

    我朝着她大腿一扭,“这才对嘛!”肉棒结结实实地肏了几下,那淫水绊着空气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

    我骂道:“贱人,这是什么声音?”

    周绮羞道:“这是奴婢下面被皇上肏爽了,出水的声音……”

    在身旁看着一阵脸红一阵面热的骆冰和李沅芷呆了,看着这样的情形完全想不出这便是平常的周绮。

    我拿起桌上的烛台,道:“贱人,怕热不怕啊?”

    周绮骚气正盛呢,答道:“奴婢不怕,皇上高兴就好。”

    我便滴了点蜡油在她背上,‘兹’的一声,背上马上烫出了一块红斑。

    “嗯呵……好舒服哦……皇上,再来!”周绮媚道。

    果然是贱人啊,我不断滴蜡油到她背上,但闻‘兹’‘兹’声不断,周绮便是一阵娇喘:“好舒服,皇上……皇上……嗯……啊……好!”

    其实滴蜡这玩意儿还不怎么适合我,我肏了好一会,‘咻’的一阵,把精液都射在周绮阴道内。

    缓缓地拔出肉棒,上面乳白色一层精液,我急忙唤道:“贱人,都是你的淫水,还不快点帮朕舔干净?”

    周绮刚才爽了那么一阵,魂早就不知道去哪儿了。慢慢走过来弯下腰,仔细地舔着我的小兄弟。

    “咬他,绮妹!”在旁骆冰喊道。

    我心中便是一惊,现在要躲已经来不及了,怎么办?

    却见周绮含着玉茎轻轻套弄,像是害怕它受到什么伤害一样,待每一寸肌肤都舔过之后,将剩下精液吞入腹中,才开口道:“奴婢怎么敢咬主子呢?皇上恩德,才让我舔他龙根。”

    看来她是被我操傻了,哈哈,捡回一条命。

    “哼!咬我?”我对着骆冰一登眼,骆冰吓了一跳。

    “贱人,替我好好整治一下这不听话的奴才。”我放开周绮双手,并下了命令。

    周绮很听话的应了一声,便走了过去,开始舔骆冰的乳房。

    “啊……周妹子,你干什么了?嗯……啊……周妹子,不要啊?!”

    周绮慢慢用舌头在骆冰乳房上画圈,不时轻咬她的乳头,弄得骆冰一阵又一阵的快感涌上大脑,忽地感觉到什么抵着她下体。睁眼一看,我已经再次回到她前面,龟头已经在洞口蠢蠢欲动了。

    “不要!啊~~~!”的一声,我龟头已经滑进她的阴户。

    “对不起,四哥!”她哭道。

    我一直肏到底,停在哪里不动了,叫道:“贱人,帮我把她吊起来。”

    “是。”周绮一声应下,将骆冰绑着的绳子绑到高处。

    我托着她双腿,道:“我管你四哥五哥?总之你现在便是我的人。”说罢肉棒用力的肏了两下。

    “你得到我的人,却得不到我的心。”骆冰黯然。

    我淫笑道:“我又不想要你的心,我只想要你的人而已,呵呵呵!贱人。”

    周绮一声应下,拿着一根未点的蜡烛缓缓肏进自己的阴户,另一头对着骆冰后庭花便是一肏。“啊!”的一声,骆冰惊呼,泪珠便已经落下了。

    我一阵心疼:“贱人,轻点儿,别弄痛了她。”

    周绮应了一声,便开始扭动她的腰,我就在前面干骆冰的小嫩屄。

    骆冰虽已嫁为人妇,可文泰来公务繁忙,几年来才和她同房几次,而且每次匆匆。

    现我大肉棒肏入她嫩屄,周绮在后肏她后庭花,这两面夹攻,她虽千百个不愿意,可淫水已经越来越多了。那淫水流经肉棒滴到床上,已是湿了一滩,我笑道:“虽你不愿意,可你身体好像很高兴嘛!”

    我用力抽肏肉棒。她不语,只是一味呻吟:“嗯……啊……嗯……嗯……”

    “哼!”我心里不是什么滋味,抓住她胸部便是一阵狂揉。不一会儿,我便在她阴道内泄了精,心里有着许许多多的不爽。

    接过三张卡片一看:“035、036、037,三张都是指定口袋的,难易度B、C、G。”

    什么?周绮那贱人那么CHEAP的?G?不过还好是指定卡片,怎么好像不是很难的样子!

    突然便是一堆人冲了进来,哇~~视窗也有人跳进来?难道一开始就有人偷看?但觉有几十把剑架在我的脖子上,555555,凌波微步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了。那群人放下了骆冰,解开了李沅芷。

    群人当中让出一条道来,陈家洛走了出来,一捏住我的嘴巴。

    “你想干什……”他便是塞了一颗药丸入我的嘴中,一下肚便是一阵疼痛。

    “碧血蚕蛊?”我心中一惊。

    只听陈家洛缓缓道:“你奸淫四嫂,强奸妇女,本来是本会死罪,可这次我给你一次机会。”

    他举手示意大家撤剑,仍了半颗药丸给我:“这棵是解药,不过我只给你一半,等你完成我给你的任务,我便把另一半给你。”

    我肚里暗暗骂道:“死人陈家洛,黑社会果然是黑人的。这根本不是解药,这是血螟虫蛊,也是毒物。原来的碧血蚕蛊也是无药可救,只可自行调炼解药,但吃了这血螟虫蛊的话就必死无疑,只是血螟虫蛊暂时克制住碧血蚕蛊的毒,让它一年之内不发作而已……在苗疆,混蛊是从来就是无药可救的。”

    但闻陈家洛说道:“我让你到宫中刺杀鞑子皇帝和武当叛徒张召重,并救回四哥,一年为期回来便给你解药。若你运气不好死于宫中,便当是我们执行家法,你也是死路,你自己瞧着办吧!”

    我心里骂了陈家洛几百遍,回头一想:“反正不吃这‘血螟虫蛊’还有一线生机,去拼了。”

    当下扔了‘那半颗药’进口中,暗暗压在舌底,装作吞下装。

    那陈家洛见我吞了‘解药’,脸色放开了许多,佯怒道:“我们明天便送你到宫里,你准备看看要怎么杀鞑子皇帝吧!”说罢领着那些人走了。

    我听脚步声远了,才吐出那颗‘解药’,心想:“你聪明我也不笨,辛亏我之前把《药王神编》‘GAIN’了,要不是这次必死无疑。那骆冰虽美却是B难度,看来现在最好还是不要混B以上的人较好,还是学点实用一点的武功,可以一个打十个那种武功的好。”当下便睡了。

    第二天,我果然被送进宫中,四处果然是守卫深严,唉,这是风流债啊。赶快找找看哪里会有解药好了,他们红花会的事我才不理呢!

    一阵左转右转,我在哪里啊?不认识路了。

    “听说今晚云南平西王世子到宫中来啊!”一个侍卫开口道,我赶紧找了个房间躲了起来,但闻另一个说道:“对啊,看来韦大人又要开赌局了,咱们去赌两把好了。”

    “好好,兄弟自进宫来就没怎么赌过!”

    听声音越来越远,我才放心舒了口气,嗯,有个人在房里?

    当下我蹑手蹑脚走了过去,见那人不动,像是被人点了穴道。走上前一看,“沐剑屏!”

    鹿鼎记我看过不知道多少回了,这一大层的糕点,这满脸的莲容泥,还会有错?这就到另一个场景了?我吃了一惊……

    网游金庸第八章

    作者:爱情坟墓话说我被陈家洛‘送’进宫里,却进了《鹿鼎记》的场景。

    “这不是小郡主?”我心想。她在这就代表这是猪肉老刚送猪进皇宫啦,嘿嘿,她被人点了穴道,还不是任我鱼肉?正所谓人为刀俎……不,我为刀俎,人为鱼肉,不鱼肉一下这个大肥猪哪里对得起自己啊?但见小郡主看着我,露出害怕的表情,我渐渐向她伸出魔爪……

    等等,好像我还是有性命之忧的啊,刚好这里便是海老乌龟的房间,药物多得是,要想搞她的话得先找到能解我身上‘碧血蚕蛊’的解药。

    当下我便离开了沐剑屏,到处翻箱倒柜。那小郡主见我不住地找东西,表情就更显得害怕了,她还以为我会用什么来对付她呢!

    功夫不负有心人啊,我在一个小瓶子里找到一条碧蚕,再以三清散、血竭散洒于碧蚕身上,只见那碧蚕一扭一扭的像是十分难过。这时我便伸出手指,待碧蚕忍受不住痛苦便会开始咬我的指,吸走我身上蛊毒……

    不一会功夫,我身上的毒便就解了。嗯,这里可以说是一个大药库啊,我先来找找有没有适合我用的东西,呵呵。找了一大堆毒药和解药,当然那化尸粉也包一点走啦,剩下还要留一点给韦小宝,省得他到时要用没得用,一命呜呼的话情节就变大了。

    好啦,前奏部分已经完毕,可以开始来享用我的小郡主啦,我渐渐地靠近床边……

    嗯?怎么她脸上的莲蓉泥不见了,那一层厚厚的糕点呢?说时迟那是快,一把剑已经架在我的脖子上!!

    “说,你是谁派来的?是不是想对我不利?!”一把娇滴滴的声音传进我耳朵,有说不出的那般受用。我转头一看,一个秀灵可爱的脑袋上晶莹欲滴的大眼珠正在恶狠狠地盯着我……

    “咿!”我感觉脖子微疼,那把剑在我脖子上划了一道小小的口子。

    “不要动啊!”她命令我。

    “好好好,我不动,不动啊!”我放下了双手。

    ……一个时辰过去了……两个时辰过去了,我和沐剑屏并排坐在床边,木无表情……

    “唉~你的手累不累?我的脖子好累啊!”我木然道。

    沐剑屏也说道:“你以为我不累啊,我的手比你脖子累多了。”

    “啊~!”我打了个呵欠。

    “别动!”我立即收回打出的呵欠,嘴巴张得大大的,生怕动一下我的脖子就受罪。

    等了差不多三个时辰,我下巴都抽筋了,“怎么韦小宝还不回来啊?”

    突然听到窗外一个阴深深的声音叫道:“小桂子~小桂子~你杀了海大富,阎王叫我取你命来了。小桂子~”

    沐剑屏一惊,大叫道:“鬼啊,鬼…有女鬼啊~!”一下钻进了被子里。那把剑‘晃荡’一声掉到地上。

    我心中一惊,“坏了,怎么跟原着情节不同?不是应该是小桂子先回来才有假太后出现的吗?”

    现在小桂子不知死去哪里了,以我的武功不知道是不是这假太后的对手,她可是会化骨绵掌的啊!

    那剑掉落之声已经传了出去,只见一个身影晃过,身前便多了一个女人。先下手为强,我一招亢龙有悔击出,直取假太后面门。那假太后像是一惊,决不会相信韦小宝竟然会武功。

    “咿?”了一声,一下躲开我的右掌,便喝道:“你到底是谁?”

    我马上接了一掌亢龙有悔再取她面门,喝道:“我是钟馗,专抓鬼的!!”

    但闻‘碰’一声,木椅碎裂,这掌又打空了。

    那假太后双掌绵绵,笼罩我全身八处大穴,直向我袭来。我心中一惊,心想:“中一掌就没命了,别说全中了。”当下催起紫霞神功,运起全身劲道又是一掌亢龙有悔!

    但闻地上石板‘碰’的一声,那假太后像是轻功不弱的样子,又晃到了我身后。我一个转身,随即便使起那救命的凌波微步来。左一晃,右一晃,她的掌沿总是离我差一寸……

    斗了十余招她均沾不着半点便宜,于是身子一晃,晃到床前。

    “不好!”我心道,却是迟了半步,假太后已经呃着沐剑屏的脖子站在我面前:“不想这女孩死的话,就老实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人?!进宫来有什么目的?!”

    “等等~~!”一把声音从窗外传来,忽见一孩童穿着官服模样走进门来。

    他只是鼠目獐脑,身长不够五尺,猥琐之极的孩童。

    “太后,放了那女孩,你只不过要那几部经书而已,我给你就是了。”

    那假太后道:“哼,韦小宝,你就算不说我也打算问你。说!你究竟将经书藏在哪里?再不说我就掐死这女孩。”说罢手上一用力。

    “呜!”沐剑屏呻吟道。

    “千万不要乱来啊!”韦小宝和我几乎同时叫出声。他觉得奇怪,看了我一眼,心里像是在问我是谁一样。

    我点了点头,就算斋为了救沐剑屏,我也是愿意这样做D。当下一阵蓄气,用凌波微步直冲至假太后身前。

    假太后一惊:“你想干吗?”我的手已经抓住她抓沐剑屏的手了,令她抓不下去。假太后再是一惊,身体的内力滔滔不断地流向我的身体。

    “啊?”的一声,她一着急,内力更是去得更快。这时更是不可能用化骨绵掌来打我了,只是想办法抽回她被抓的右手。

    突然,窗外大喊声不绝:“抓刺客啊,抓刺客啊!”一个不注意,假太后用她仅有的体力挣脱了我的手,夺窗而逃。

    我和韦小宝几乎同时上去掺扶沐剑屏,“你没事吧?”

    沐剑屏全身酥软,道:“没事,只是…只是全身没力而已!”

    原来方才吸假太后内力时,连沐剑屏小小的内力也吸过来了。

    但见韦小宝脸上一怒,我马上凑到他耳边道:“韦香主……!”

    他马上怒容变成惊容,立马拉我到一旁道:“你是天地会的人?”

    我悄悄说道:“地振高冈,一派溪山千古秀!”

    韦小宝一惊,马上露出笑容:“门朝大海,三河合水万年流!原来是自己兄弟,那便好说话了。”

    我悄悄的说道:“韦香主,我是收到线报,说今晚有沐王府的英雄来刺杀鞑子皇帝,我是来帮你助他们一臂之力的,不过进来以后就迷路了。”

    只见韦小宝半信半疑,这当然,韦小宝这家伙向来就是诡计多多,要想骗到他倒也是一件难事!

    他扶正沐剑屏,忽闻窗外刀剑声大作,像是真来刺客了,他又再多信半分,问道:“大哥怎么称呼?”

    我作揖道:“韦香主严重了,小弟姓雷,人称风雷手。”

    韦小宝也是一作揖道:“原来是雷大哥啊,久仰久仰。”

    我见他又信多我一分,便道:“现在沐王府的英雄在外面厮杀,不如咱们冲出去帮他们杀了那个狗皇帝!”

    说到关键处他一定会出来阻止的,“不要!”他阻止道。

    只见他眼珠一转,说道:“嗯,现在时机还未成熟,不免会打草惊什么,我们先看情况、先看情况。”

    但闻外面的刀剑声音渐渐变得零散了,过不一会就没有了,却多了一个呻吟声:“嗯…啊~!”

    韦小宝壮着胆子,把我档在前面,自己紧跟我后,手中匕首紧紧握着,生怕哪里又冒出一个人来。

    “唉?怎么这里有个刺客?我先肏死他再说!”

    刚刚想要下手,身后一人喝止了:“不要啊,那个是我师姐啊!”

    却见月色之下一个黑衣女子,脸色苍白,手遮酥胸,像是受了重伤。

    “师姐!你没事吧?”小郡主问道,一脸都是焦急样。

    那地上的女子道:“小郡主?你怎么会在这?是鞑子抓你来的吗?”

    “不是啊,师姐,说来话长了。”说罢转身对韦小宝说道:“你救救我师姐吧,顶多我叫你三声,好哥哥,好哥哥,好哥哥咯!”

    那地上女子十分生气,骂道:“小郡主你叫他什么?他是卑鄙无耻鞑子的鹰爪,为什么叫他作好…好…哎呀!”

    只见她流血不止,我便说道:“这里谈话总是不太方便,先将她扶进屋内再慢慢治疗吧!”

    小郡主也用热切的眼神看着韦小宝,韦小宝才不愿意的答应了。

    那女子仍是不断的流血,小郡主焦急道:“韦大哥,求你救救我师姐。”

    “我才不要他救呢!”那女子倔强道。

    韦小宝心头一怒,道:“辣块妈妈的,我好心救了你却被你骂的一文不值,好啊,等你慢慢流血流死去!”

    我心头一阵焦急,心想,这个方怡迟早也是要搞定的人,现在只怕坏了原来的剧情,死了却不好办。当下便说:“韦……”

    韦小宝打了个眼色给我,我立即哓意,道:“韦兄弟,在下略通医道,不如等在下帮这位姑娘止了血再说。”

    韦小宝点了点头。哈哈,这回定要吃够豆腐才行。当下说道:“得罪了。”

    便将她胸口衣服一扯,衣服应声而裂,那丰满的椒乳展现在我们的面前。

    我和韦小宝都是:“唔~!”的一声。

    那女的一急,叫了声:“你?……”便晕了过去。

    嘿嘿,我用海大富的金创药给她敷上了,还顺便抹了两把,那椒乳柔软细滑的,实在是太…啧啧…美了。后给她包扎好不提。

    “韦香主,看来要先送她们出宫去较为妥当。”我对韦小宝说道。

    韦小宝道:“雷大哥,这件事容后再说吧,今晚弄了件大事出来,宫中一定会增加许多侍卫,现在走很危险的。”

    我心想也不错,但迟迟叫我对着两个美人,却没得搞她们,实在是千万个不愿意。于是我便说道:“要不先等属下去探听一下还有没有沐王府的人被抓还是怎样的,回来向香主禀告!”

    韦小宝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雷大哥小心。”我便悄悄的走出门去。

    皇宫就是皇宫,这样左兜兜右转转,我又迷路了,而且真的到处都是侍卫,想要出紫禁城还真是不简单啊,还好我的凌波微步精巧绝伦,才可以避开众人耳目,行动自如。

    忽见一个婢女满脸伤痕的走过来,心中大疑:“宫中有人专打婢女的吗?对了,那是建甯公主!那婊子除了打韦小宝便是打婢女的。”

    那建甯公主既是韦小宝七个老婆之一,自然会是我八十个老婆之一咯。当下嘿嘿嘿的直淫笑,蹑手蹑脚走近公主寝宫。

    “都不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