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45 部分阅读

    墒恰墒恰?br />

    我爱你。你快逃!“说罢衣服一套,一手带过柳叶刀便是往外跑。

    喂喂,我是卒仔吗?还用得着女人救?这样还算是个男人?可她这么大义,真令我感动啊!陆无双啊陆无双,这次真是没有爱错你啊,我一定想办法救你的。当下不自然地一捏……“BOOM”一声,那本书变成了一张卡片。

    我透过微弱的烛光看着那卡片:“卡片编号192;卡片名称:五毒秘传;简介:李莫愁武功之所出,记载着冰魄银针制法、五毒神掌以及一些用毒使毒之法;难易度C。”这C恐怕便是要陆无双心甘情愿给你吧……看来如果当初用强便不能得到这本东西了。

    唉?“五毒秘传”?有办法了……“GAIN”一声,我已经充满力量啦。

    嘿嘿,开玩笑的啦。

    但闻门外刀剑声不绝,李莫愁吼道:“你这小贱人,我好心收养你,你竟然恩将仇报,将我五毒秘传偷走?你今天不交出此书休想全身离开这里!”

    “哼,你以为我真的投诚啊?如果不是我当年装疯卖傻,一早就被你杀了。

    现在我要为我爹娘报仇!“陆无双骂道。

    “好,便看你有没有这本事?”李莫愁拂尘飞出,如万条银蛇飞舞,劲道笼罩了陆无双八处大穴。陆无双当地一滚,使出地堂刀法,直劈李莫愁双腿。李莫愁一惊,错开双脚便是一掌击落。说时迟那是快,我已经英雄般的赶至,一掌直指李莫愁天灵盖。这种招数应该杀不了你吧,大‘美’人?

    只见李莫愁一惊,打向陆无双的掌便立即改变了方向,向我迎了过来。但闻“碰”一声……我们俩双双跃开,她轻握右臂:“五毒神掌?”

    那配上了紫霞神功的‘无毒’神掌还真能吓人。“不错,便是五毒神掌!”

    我背着双手,骄傲状地说道,“怎么样,你应该猜到我是谁了吧?你竟敢碰我的女人?还想活不想啊?”陆无双也傻了眼,痴痴地看着我,嘿嘿,她在想什么我知道!

    “莫非阁下就是武林中号称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姑苏慕容?”李莫愁问道。

    只见她那滴冷汗已经冒将出来,我便知事情已经成功了一半。“不错,算你好眼力。我姑苏慕容的名号虽响,但却不是随便什么阿猪阿狗也能叫的。”我向她挑。

    “你……”李莫愁怒目相视,身子往前一步……却见我也往前不退让,便就又害怕了几分。

    “小贱人……天下男人皆薄幸,我看你什么时候没了撑腰?”说罢又是惯例的“哈哈哈哈哈哈”就飞走了。

    陆无双站了起来,惊讶地说道:“你真的是南慕容,北乔锋的慕容复?”我却意外地倒在她身上。“喂?你怎么了?”陆无双惊道。

    我缓缓伸出右掌,只见那掌心黑了一片,她便知道是什么回事了。“什么五毒神掌啊?无毒神掌还说得过去。还好姑苏慕容家名号响亮,否则……呃……”

    我急忙紧握住手臂的远心端。

    “你傻的、你傻的、你傻的!”只见陆无双双目开始淌泪,“你就为了保护我这样去了,叫我我怎么办啊?”

    只见她眼泪不住地流,我用无毒的那只手拭干她眼角的泪珠,道:“傻的,你那么为我,我又怎么会弃你不顾呢?”只见她哭成了个泪人一般,把我抱得紧紧的……

    忽然一个村女经过,看了看我,嘴里喃喃道:“还没死啊,嗯,也快了。”

    随即便走开了。

    陆无双心下甚怒,持刀冲了过去:“喂!你啊,看什么看啊,信不信我把你眼珠给挖出来。”那村女却没什么反应,自走自的,并没有搭理无双。

    我心下甚奇,心想这一定不是普通的农女。“无双,不得无礼。”我叫道,当下缓缓欠起身子,作揖道:“这位姑娘,内子刚才多有得罪,请勿见怪。”

    她停下步伐,回头看了看我,冷冷道:“喂,那边那个人,我家便在前面,要不要来喝杯茶?”

    陆无双怒道:“谁要到你那不知什么鬼地方去啊?”

    那村女头也不回道:“不去就算了。”便自个儿往前走。

    “去,去,请姑娘稍等。”我叫道。

    陆无双反而迁怒于我:“喂啊!你啊!是不是喜欢上那个村女了?信不信我……”

    却听我打岔道:“这个女的样貌好像在哪里见过,我们先跟着她去。”有这个‘们’字,她也就不说什么了,扶着我跟随那村女走上了山路。

    五毒神掌的毒其实并不甚厉害,只不过对毒一无所知的我就显得十分紧张。

    走了半晌,那村女仍是大踏步走路,而我身边的陆无双已经有点喘气了,这就更应验了我想的:她不是普通的村女这句话。

    再走了一阵,便看见前方有片花田,花田一侧有间小茅屋。仔细看去,那花儿娇艳可爱,竟是极少有的蓝色……“蓝花?”我吃了一惊,心想不怪得这个女子看起来那么面熟,那相貌不就像飞狐外传中程灵素的形容一样吗?哈哈,这注定我命不该绝,而且还遇到这样一个女子,这次她逃不掉了。

    村女兀自进了那茅屋,待我和陆无双进去后,她便拿出饭菜招呼我们吃。我刚想吃时,无双捏了捏我的手,示意小心……书我都不知道看多少回了,我当然知道要吃才不会出事,便摇了摇头,接着便大口大口地扒饭。那村女看在心里微微一笑,只是那无双却耍脾气,说什么也是不吃。

    那村女送来两杯清茶,只见那茶水碧绿,清澈可爱,无双却是都不肯喝。我一口干了,心里喃喃道:“不喝不吃,等会你喝醉了可别怪我……”

    吃完饭,我拾了碗筷,在外头舀了泼溪水洗了,又给她那大水缸装满了水。

    回头只见掌心黑气渐渐隐去,心头也不那么沉闷了。当下回到屋内,只见那陆无双酒气冲天,已经倒在长凳上自个儿睡着了。

    当下正要问问那村女什么时候帮我解的毒,却听屋外狼嗷声不断,村女道:“那五毒神掌的毒我已经帮你解了,你带着你娘子自个下山去吧,再留在这里怕是有危险!”说罢就跑到屋外去了。当下也不理了,跟着去有好处……走~!

    怎知自己也不认识路,到了半路就跟丢了,找了半天才寻着,那时程灵素已是中毒倒地了。

    只闻一个戎须大汉大喝道:“师妹,许多年来我们均受制于你,这下轮到你中了咱们的道儿了吧?”这个多半就是程灵素的师兄姜铁山。

    另一个妇人道:“哼,要不是师父偏心将《药王神篇》传给了你,我们也不会多年以来受制于你!”那便是薛鹊了。

    程灵素倒在地上,眉头微皱,脸像是喝了几十碗二锅头一般红,“枉我救你儿子姜小铁一命,你们竟然恩将仇报?”

    “放屁!”姜铁山骂道:“若不是多亏了你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这下你没辄了吧?”

    “你究竟用的是什么毒?”程灵素像是十分吃惊。

    薛鹊道:“实话告诉你,咱们用的不是毒!哈哈哈哈,这乃是咱们辛苦提炼的阴阳合和散,触肤便入,无药可救。只有用男精方能解之,可惜啊可惜,师妹正乃青春年华却不曾享受男女之间的好事。若十二个时辰内不得男精相解,你便会被欲火烧至灰烬,哈哈哈哈!”

    我在一旁偷看,心想这次难度不高,看来是可以简单解决了。但回头一想,那对男女既然是程灵素师兄师姐,那使毒功夫定然有两道板斧,若想救人,看来还真没有那么简单!便急忙回想书中情节:“到底有什么东西可以克制他们的毒呢?有什么……有什么……”

    突然想起他们像是用血栗什么的,蓝花正是他们的克星……刚才为了讨无双欢心,还偷偷地采了两朵,藏在怀中。这次还真歪打正着。

    当下我立即将蓝花一片花瓣藏于舌下,其余辍成汁,涂于外露的皮肤上,一个纵跃,便是一招‘亢龙有悔’!但闻“碰”一声,地上泥尘翻滚,他们正在护着自己不被偷袭之际,我已经抱起程灵素没命地跑了。

    回到茅屋,那陆无双的酒还没醒,我便抱了程灵素回房,让她平躺在床上…

    只见她意识开始模糊,娇喘连连,额上豆粒大的汗珠流下,满脸通红,唇干舌燥……还等什么了?当然是‘救’……人要紧。当下便开始解开她的衣裳……

    透过微弱的烛光,我细细打量程灵素的脸,她不算美,可一颦一笑都似有无限春光。那婀娜的身段不断地在扭动,双手开始抚弄自己的胸脯,那双峰一起一伏实在是……没话说。

    我贪婪地吻着她的樱唇,舌头在里面已经打得不可开交,我们仍在吸着对方的唾液,双唇不断地磨擦,使她那本身已被欲火烧得干燥异常的樱唇恢复滋润。

    我一手囊括她一边乳房,向两边搓揉,舌头也在那乳晕上颤动,但闻她“嗯……

    嗯…哦……哦……“的,我便加快了舌头的速度,她那坚硬的乳头便竖立起来。

    这时,她忽地伸出双腿在我身上磨蹭,并夹紧了我的腰,直往她秘密的小森林上蹭。我便伸出惯用骂人的中指,运起内劲,缓缓肏入她阴道之中……

    “嗯……啊……痛……”她不自觉地叫出声来,那处女之血也顺着我的中指缓缓流下。

    我慢慢肏进去,直至指末,再缓缓拔出,便闻呻吟声大起:“嗯…快点……

    好哥哥……用力……“也许是春药的效力太强,那已经失去处女之躯好像已感受不到疼痛,只是一个劲地呻吟。

    我加快了手指的速度和加大了力道,由于我有运起内劲,手指便象小兄弟般滚烫滚烫的。我只觉得她肉壁越夹越紧,紧紧地抱住我的手指,而且她腰也开始扭起来了。

    “好舒服……好哥哥……快点……快点……好烫啊……好全身都好烫!”她不住叫道。

    我扭动手指,开始塞进我的第二只手指,并用指尖探索她的G点。她喘气加快,并用手套弄我的小兄弟,不时抓着床头欠起全身,逆时针扭动整个臀部,像是想将我手指全部吞没一般……

    “这骚货,趁热吃了吧!”我心道。于是拔出手指,用龟头低着她敞开的双‘唇’,用力一挺……

    “啊……怎么那样?会……会坏掉的啦……不要动了……不要…不要……”

    她惊道。

    我却不理会她,一下便是一个到底,只听见“扑哧”之声不绝,小屄中已经泛滥成灾了。

    “不要……好大……不要……停……不要停……嗯…好哥哥……快给我……

    快……“她叫得越来越大声,屁股也扭得越来越厉害。

    我正吃惊,她的肉壁夹得我好紧好紧,好舒服……“啊!”我竟也叫出声音来了,“好舒服,你好会扭……”我表扬道。

    她悄然一笑,欠起身来搂住我的脖子朝我嘴上一吻,屁股仍是不住扭动。她抓起我的双手,放向她双峰,这下便有四只手在揉她的胸部,她便更使劲扭动腰部,时而前后,时而圆周,直到我再也忍受不住这强烈夹紧之下的快速扭动,“咻……咻……”地一阵,那股炙热的阳精已填满她的子宫……

    滚烫的精液让她也达到高潮:“啊啊啊啊啊……”

    我们紧紧地抱在一起,亲吻着对方,而那小兄弟,仍藏在她湿滑的阴户内撒娇……

    “什么事那么吵啊?”一把声音传来,只见陆无双惊讶地站在门前,一脸错愕和诧异,不一会便泪流满面,不住呜咽。

    “你听我说,事情并不是你想像中那么简单!”我苦于小兄弟仍在她阴道之内,她又是坐姿,难以马上冲前抓住她解释。

    “呜……呜……”陆无双什么话都没说,哭着跑了。

    “你听我说啊!唉……喂……无双……”我叫喊道,又下不了床,那程灵素像是意犹未尽一般,抱着我又是一阵狂吻……

    “BOOM”一声,一张卡片掉在床边:“卡片编号003;卡片名称:程灵素;简介:毒手药王第三徒,药王无嗔终前传于她《药王神篇》,使她成为当世用毒高手之一……卡片难度E。”

    5555555,为了个E就没了个D……我心想程灵素已无大碍,又见她还在一边发骚,便是火大,“去去去,这次一人救一次算是扯平。”我急忙拔出我的小兄弟……嗯……怎么还是那么兴奋?

    不管了……心念一动,对着已经骚动完毕进入梦乡的程灵素道:“你我各救一次算是扯平,但你弄不见我的无双就是你不对,我得拿点东西作补偿。”说罢将那放得相当显眼的《药王神篇》拿在手中,轻轻一捏,“BOOM”一声便变成了卡片……再一句“GAIN”……

    “不好!”我大叫道,急忙出外摘了两朵蓝花,用屋内一坛红色药酒浸泡再外敷内服……这《药王神篇》几乎每寸都是毒,幸好“GAIN”得快……唉!

    无双怎么办,应该不会跑得很远的,追上去吧!当下回头看了看象婴儿般睡着的程灵素……唉,回头帮她盖上被子,便自行离去了。

    网游金庸第六章

    作者:爱情坟墓安静的杭州大街,路人们就像往常般地赶路,大家挥洒着汗水,用辛勤换来温饱,街头巷尾都传来久违了的吆喝叫卖声。一个像是富家子弟的样子,衣着光鲜,手中纸扇不断晃动,腰中玉佩晶莹通透。他时而看看东家姑娘,时而看看西家小姐,忽然被一只大手抓入暗巷……

    一个衣衫整齐的‘乞丐’把他抓进来了:“老板!施舍个发财钱啊!”

    凶神恶煞的样子令那公子爷吓坏了,慌忙掏出身上仅有的几十文钱。

    “什么?你就带这点钱上街?你想活不想活啊?”恶乞喝道。

    那公子爷惊道:“放过我吧大爷,我就这么一点了,别看我衣着光鲜,其实我穷的要命!”

    那恶乞听了眉头一皱,随便塞了几文钱给他,“唉…穷酸鬼还穿成那样!”

    便放他走了。

    这恶乞便是我啦,哈哈。自无双走了后,百无聊赖,身上又是没钱,便又在杭州街头做起乞丐来,不过这次可不同以前,这一个早上的‘乞讨’,我便赚够了十两纹银了,虽然全是铜板凑数的,但总算是挖到了第一桶‘银’了。

    “就是他了,刚才抢我的钱!”但闻一把声音传过,我寻声望去,但见刚才那富家公子带了两个衙役,站在我面前。

    “别跑!站住!”一阵声音不绝,我便早已经开跑了,那两个衙役也不是吃软饭的,整整追了我九条街才被我摆脱。

    我气喘吁吁地,他奶奶的,怎么那么长气啊?唉……奇怪,我现在不是会功夫了吗,还会使毒,怎么不打走那两个衙役啊?

    唉~~说来便有气,那毒手药王绝对是天下第一有钱人,那些普通的砒霜啊什么的,少说在药店买便是一两一钱,是一钱啊,不是一斤啊!那中等的鹤顶红什么的就十两一钱,而且还要是大药店才有卖,规模小一点的还没有。那独门毒药了,那就自然是自个儿种、自个儿炼了……我连个种都买不起,种个屁啊?

    “毒手药王哦?废话!”我自个就在一旁生闷气,唉,武林还真是现实啊。

    想着想着,那两个衙役又追来了,我晕,又要跑……

    不知跑了多久,终于摆脱了那两个衙役了,我说我啊,怎么那么善忘,就打过就好啦,我又不是打不赢!奇怪,可能逃惯了,见了有人追便想着逃。

    不行,怕衙役是不行D,想了许久,只见身旁一个满脸横肉的大胡子军官在一旁大酒大肉,啊哈哈哈,就是你啦。转个身,等那军官去茅厕的时候,又一个令狐冲之后的帅哥军官,里面那个已经被打得不成人型,一大把落腮胡被剃个精光。这下武器又有啦,军官口袋中几十两白银任我花,哈哈,早就该如此啦,反正那个军官又不知上哪里找我的说。

    说罢就一直向西走,走了许久,看了看地图,附近有个无量山?帅,来看看我的小钟灵罢。想罢直奔向山,却被两个无量山弟子在半路栏了下来。

    一个道:“这位军爷,今日乃无量山五年一次的东西宫比武大会,请恕我无量山不招待朝廷中人……”

    话音未落便被我骂得狗血淋头:“操你丫的,你小子不想活啦,老子上来看个热闹有何不可?再吵我叫皇上操你全家!……不……抄你全家,猪你九族,再派千军万马来踏平你无量山。”

    那两人面面相觑,冷汗直冒,武林中人除了天地会,红花会,明教等都不大愿意跟朝廷作对,看来,这次我扮成军官是冒充对了。那两人想了一阵,才乖乖让出一条路来。

    “嗯……这才乖嘛!老早这样就不必被我操啦。哼!”我骂骂咧咧的,迳自上山去。

    还没走到大厅,便闻金属碰撞之声。走进大厅,剑声突然停了,全场的人都望着我这冒牌军官,呆了。我有点窘迫,毕竟这个场景不是笑敖江湖里那个,或许军官的造型在这里有点早吧。但不来都来了,想要回头都不太可能,我便陪笑道:“不忙,不忙,你们继续,不用管我,我来凑个热闹。”

    大家听了这句话才适心,只听左子穆叫道:“你们继续比。”

    我见没人管我了,才放心,当下环顾四周,一个年轻儒生坐在堂中,想必就是段誉了。再往高处看去,只见一个小姑娘坐在横梁上啃瓜子,她头上绑了两个髻,眼睛大大的,睫毛长而外翘,唇红齿白,却是一个美人儿,还略带一丝少女的可爱。

    想至如此,我便想上去跟她一起坐啦,呵呵。一个纵身,又掉下来了。怎么这里横梁那么高啊?我于是又一个纵身,跳到柱子上扒着,怎么柱子那么粗啊?

    双手双脚不停颤抖,因为要分得很开而且用力抓紧,完全使不上力向上爬,又是一阵沉寂。回头望去,又是全场的人在看着我。这回我真是丢脸丢到家了。只听“噗哧”一笑,便见那段誉竟然笑出声来。

    我当下便扭住他的衣服,骂道:“死书呆子,笑什么笑。”

    他便用扇子档着我道:“军……军爷,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忽闻外面一无量弟子冲了进来,手中捏着一封信,交给龚光杰也就去了。

    “这封信有毒!”我和钟灵异口同声的说道。

    “啊?”龚光杰一听,吓得手中信件仍在地上,不久,他便倒在地上,手掌发黑,全身抽蓄而死。只见钟灵见我说得不错,冲着我微微一笑。

    左子穆用衣服包着手,打开信看了一看,便是哼的一声,缓缓地念道:“神农帮字谕左子穆听者,限尔等一个时辰之内,自断右手,折断兵刃,退出无量山剑湖宫,否则无量剑鸡犬不留。”

    双清哼了一声:“神农帮是什么东西,夸下好大的海口。”

    钟灵在上面踢着双腿道:“那可不一定,你们功夫虽好,但却对用毒一窍不通,神农帮要是攻上来,我看你们还是死多活少。”左子穆心想的确如此,却苦无办法。

    只见钟灵轻轻落下,对着我说道:“你眼光不错嘛,大叔!”

    当下陪笑道:“呵呵,小姑娘眼光也不错。”

    段誉也来肏一把:“其实我说两位都好眼力,只是这里的人没眼光罢了。”

    三人笑作一团。

    钟灵牵着我俩的手道:“咱们外面瞧瞧去,看神农帮是怎生模样。”只觉得她手软若无物,皮肤光滑细腻,顿时有点心神荡漾。

    左子穆右臂微动,自腰间拔出长剑,说道:“姑娘,请留步。”

    钟灵说道:“你要动武么?”

    左子穆道:“我只要你将刚才的话再说得仔细明白些。”

    钟灵摇一摇头,说道:“要是我不肯说,你就要杀我了?”

    左子穆道:“那我也就无法可想了。”

    长剑斜横胸前,拦住了去路。

    钟灵回头对我俩说道:“她要杀我,你们说怎么办?”

    我说道:“瓜子一起吃,刀剑一起唉!”

    只听“格格”地一阵笑声,钟灵笑道:“你有瓜子吃么,还是你想吃我的瓜子?”

    我不禁一呆,竟然忘记了情节不同了……

    只见左子穆长剑一抖,指向钟灵左肩。钟灵在皮囊上一拍,嘴里嘘嘘两声,忽然白影一动,闪电貂鹜地跃出,扑向左子穆,当然,结果就是我们逃走了,他们在抓貂了。

    走至山下,段誉那厮一如既往地要给无量山说情,好咯好咯,我们三人又淌了这淌混水,都怪你这败家子,哼,迟些我一定奸杀你的仙子老婆。

    到了神农帮的营寨,我便说不进去了,过不多久不知干吗地里面吵了起来,接着便开打了。我看段誉那厮只会一味躲避,司空玄那老儿整天把拳头往我的小钟灵上招呼。

    我心下气不过,叫道:“操你丫的,那有小毛贼欺负小姑娘的。见到军爷你他妈的还不给我跪下?”

    说罢一个纵身,便是一掌亢龙有悔。司空玄见势头凶猛急忙转身避过,身旁的小喽罗见帮主遭袭也就像超级市场的姑奶奶们抢内衣一样,朝我迅猛地围了起来。我来来去去便会一掌亢龙有悔,五毒神掌没喂毒也是没用,冰魄银针没钱买针做。

    一个劲的亢龙有悔之下很快我便气喘吁吁了。唉~~还是小说的结局,三人都被埋了。

    “这里有点抓紧时间,如果一味写大家都在天龙八部里看过的情节,还是很闷D”

    但闻钟灵嘘嘘两声,土堆里串出一道白影,在司空玄手背上咬了一口便逃。

    司空玄只觉右臂麻木,吃了一惊,连忙拿一瓶药水反复擦拭。

    “臭丫头,赶快交出解药?”司空玄勃然大怒道。

    钟灵小嘴一撇,“我没有解药,这貂毒只有我爹爹才会解。”

    司空玄怒不可抑,举起火把道:“你再不交出解药,我烧了你头发。”

    段誉便又开口了,“司空帮主,这你就不对啦,人家小姑娘好好的,你偏偏要去烧人家的头发,唉,这样又何必呢?其实大家好好谈嘛,有什么事不能谈的呢?不如放了咱们出来,一起喝口茶,吃个包,到时在好好谈谈嘛?司空帮主好像有心事哦,是不是帮主夫人的问题,说来大家讨论讨论……”

    一阵唇枪舌炮后,司空玄终于顶不住了,喝道:“好了好了,不要吵了,放了这家伙出来,你去她家拿解药回来就放了你们三个。”他心想这家伙再留在这里迟早大家都会聋掉。

    等等……就在这路上有超级无敌好武功《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学了它们天下间有谁打不赢的。这下好玩了。

    “我也去!”我嚷嚷道。

    司空玄超级不耐烦:“你吵什么吵,去个屁啊?”

    “哎呀,你个家伙好没礼貌,好歹我也是个朝廷命官,人家书生一个又不会武功,到时在路上遇到什么麻烦怎么办?”

    司空玄看了看段誉,想想也对,便放了我和段誉离开那鬼地方……

    一路上,段誉仍是烦得不行,若不是我不会点穴,我早就先点他哑穴和死穴了。

    走了几乎一天,就听到那干光豪和一女子在做爱的声音……

    “嗯,好哥哥,你好坏哦,竟然摸人家那里!”那女子说道。

    只见那干光豪整个人压在那女子上面,手指不断挖那女子的小屄。那小屄里水声不断,还时而有白色液体流出。

    我和段誉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对面前这对野战中的男女十分好奇。那干光豪用完一只手指后悄悄塞进第二只,手指之间的缝隙令那淫水声更大了。

    “嗯……豪哥,你好厉害!”那女子浪叫道,呻吟声不断传过来。

    突然,我觉得好像旁边有人传粗气,回头一看,段誉竟然在那里打手枪。

    晕,这是王室子弟吗?那跟流氓有啥两样?

    这时,干光豪像是做完前戏了,突起那黑不溜秋的龟头,低着那女子的阴户便是用力一顶,不知是不是用力过度,只听见干光豪“呵呵”数声,刚进去的阴茎又拔了出来,上面沾满乳白色的液体。

    那么快啊?真不愧是快枪手的称号。身旁突然“噗哧”一声,段誉那厮竟然笑出声来。

    “谁?”干光豪叫了出来。

    我和段誉已经在跑了,只闻身后脚步声越来越近,不自觉竟被逼到悬崖边。

    我一回头,怒目而视,左脚马步已经扎好了,忽闻身后“哎呀”一声,段誉竟然失足掉下悬崖。

    “救我啊!!!”我还没来得急伸手,段誉便已经抓住我的脚。

    “啊呀呀呀~啊~~~~~”

    不知过了多久,我慢慢转醒,就听见一把令人讨厌的声音:“松树老爷子,亏得你今日大显神通,救了我段誉一命。当年你的祖先为秦始皇遮雨,秦始皇封他为‘五大夫’。救人性命,又怎是遮蔽风雨之可比?我要封你为‘六大夫’,不,‘七大夫’、‘八大夫’。”他见我醒了,便过来问候道:“这位军爷,醒了啊?我先扶你下来好吗?……”

    我鹜地无名火起,却又不好发作,看到远处一个山洞,便自个走了过去。

    “你别不理我嘛?军爷,正所谓出门在外靠朋友,现在别人没有,不如咱交个朋友如何?对了我叫段誉,你贵姓啊?说来听听也不妨嘛……”

    山洞越行越深,时有光滑之大理石、水晶之类反光之石块,再走进去,便见‘琅环玉洞’四字。我便欣喜若狂,直奔进去,身后段誉疑神疑鬼,紧扯着我衣角,口中喃喃不断。

    不一会,我和段誉便看到那传说中的神仙姐姐了那尊玉像,但见那玉像脸上白玉的纹理中隐隐透出晕红之色,更与常人肌肤无异。侧过身子看那玉像时,只见她目光跟着转将过来,便似活了一般。右足鞋上绣的当然就是“磕首千遍,供我驱策”八字;左足鞋上绣的是“遵行我命,百死无悔”八个字。

    只闻段誉说道:“磕首千遍,原是天经地义之事,若能供其驱策,更是求之不得,至于遵行这位美人的命令,不论赴汤蹈火,自然是百死无悔,绝无丝毫犹豫。”说罢便跪在蒲团上磕头。

    我急忙冲前上去,一把推开段誉,随即扯开那小蒲团,里面那两本经书还好好的呢!^_^发财了!!!我拾起两本书一捏,“BOOM”一声,随即便多了两张卡片“卡片编号211,卡片名称《北冥神功》;卡片编号212,卡片名称《凌波微步》……”

    呵呵,怎么用大家都清楚……“GAIN”、“GAIN”,我感到一阵冲动,双腿轻飘飘的。

    气海之穴似有黑洞一般,能吸尽天下内力……

    段誉抢回蒲团,喃喃道:“你想磕头也要等我先磕完嘛,那么着急。”

    等等………万一段誉之后有什么不测的话那故事不就完全改变了咯?他虽然烦,也算是男主角之一嘛,死了的话怎么跟金老先生交代啊!

    当下便说道:“段誉,过来,过来!”

    他已经磕得晕呼呼的了,听了我叫,便摇摇晃晃地走过来。

    “段誉你听着,其实我觉得你悟性不错,如果宣扬佛法是大大的好啊。”我先卖个关子。

    段誉听了十分高兴:“就说嘛,老爸经常要我练功是错的。”

    我又道:“如果好像刚刚在神农帮的话,如果你可以有能力带着小姑娘逃跑又不伤一人,那你说怎么样呢?”

    段誉叹了一口气道:“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晕,资质低下,无可救药,我便说道:“我有一门法术,可以教于你,这样你就可以在危机的时候逃跑了。”

    “真的,只要不是武功,我便不怕学……”段誉兴奋道。

    我便把《凌波微步》教与他,那《北冥神功》我便说是天机不可泄漏,教他背熟就好了,呵呵呵呵。

    好了好了,事不宜迟,马上去叫钟万仇救我的小钟灵。当下协了段誉,便是一阵急奔。那‘凌波微步’的却高明,不到一个时辰,便到了万劫谷。只见一婢女来迎,见我军官模样吓得直打寒战,于是,我便叫段誉进去了,我留于外头等候。

    约一柱香后,一位美妇伴随着段誉走出门口,那美妇身穿淡绿绸衫,约莫三十六七岁左右年纪,容色清秀,眉目间依稀与钟灵甚是相似,想必便是钟灵母亲甘宝宝了。只见她一个劲地叮嘱段誉怎么怎么的,说罢便换来一个下人,说是陪段誉去取马,自己就回到谷中。

    段誉道:“军爷是否同去?”

    我搭话道:“呵呵,不去啦,我还有点要事办,就把钟姑娘交给你啦。”

    段誉作了个揖,道:“晚辈先写过前辈传我逃命之术。”说罢便与那下人走了。

    我见他们走远了,露出奸笑,心想:搞不到钟灵,先拿她娘解解闷。想做便做,反正现在神功在手,哪怕什么马王神、悄夜叉的。

    一个纵身我便进了万劫谷,而且还落地无声,静悄悄地我便入了内堂。经过几度迷路才找至卧室,可是不知道是谁的卧室就对了。

    忽然便闻有人呻吟声:“宝宝,对不起,刚才怀疑了你。”

    “仇哥,别乱说,我只是……没怪你。”甘宝宝虽与钟万仇在床上行周公之礼,却好似心不在焉。

    钟万仇像个不知人事的小孩一般,傻笑了一下,说道:“我知道宝宝是对我好。”

    说罢用腰用力地挺了两下,像是示好一般。却不见甘宝宝露出享受的样子,而是疼痛的表情。

    我心想:“那个大粗人,连做爱都不会。”

    却在这时候,一个丫鬟走进走廊,大叫一声:“你是谁?怎么闯进来了?”

    我心中一惊,那时机一去不复回啊,我慌忙闯进卧室,面对着那两个正在做爱的但已经察觉有人偷看的人就是一掌,钟万仇见状也是一掌击出。

    两掌刚刚一相抵他便大呼道:“不好!”

    我便觉得从手掌上传来一股内力,又像是两股。原来那钟万仇的阴茎还爱甘宝宝阴道之内,甘宝宝的内力也随着阴茎直流进我体内。

    “仇……哥……怎么……怎么我全身都没有……没有力气。”甘宝宝惊道。

    钟万仇喘着大气道:“是这狗官……这狗官是丁春秋………他用的是化功大法。”

    这一出声,内力更是犹如溃堤之水,狂涌入我体内。

    “丁……丁……先生,我……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你为何?”钟万仇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只剩下那几成的内力留着说话。

    我道他真以为我便是丁春秋,那我便是丁春秋咯,呵呵:“钟万仇,要怪就怪你自己有眼无珠吧。”

    忽然间,他竟然阳痿了,那阴茎脱离了甘宝宝的阴道。说时迟那时快,甘宝宝顾不上穿上衣服,一拔剑便是向我一砍。

    我慌忙用凌波微步逃开了,那钟万仇自是死不了,,那甘宝宝被我吸了那么一整会,也不支坐在床上。

    “你杀了我吧!”甘宝宝叫道。

    “嘿嘿嘿,我又怎么舍得杀你啊?”我淫笑道。

    钟万仇像是十分紧张,“你不要碰他,要杀就杀我。”

    我才没空理那浑人呢。

    我换来丫鬟,叫她帮我准备绳子,否则便杀了她。她战战兢兢地拿来一大条粗绳。我把钟万仇结结实实地绑了一绑,接着便“嘿嘿嘿嘿”地走向甘宝宝……

    “你想怎么样?”钟万仇像是杀猪似的大叫。

    便换来丫鬟搬走了那骂骂咧咧的猪,而那丫鬟也被我绑了锁在门外。

    终于到戏玉了,我用麻绳绑住甘宝宝双手双脚在床上四个角。

    “你想干吗,杀了我吧。”甘宝宝像是想哭出来一般。

    “我可舍不得杀你啊!”我奸笑道,“呵呵呵……”

    反正她身上也没衣服,我脱了那套官服,便换来卡薄先收起来,大胡子可不能撕。

    “你……你再这样我便咬舌自尽。”甘宝宝威胁道。

    唉~~我还真差点忘记这样。我便随便塞条袜子进她口中,这下好了吧,她光会“嗯嗯嗯”的叫。

    光被我看着,那双峰上面的小乳头便已经站起来了,椒乳虽小但却有少女般的芬芳。我轻轻地舔着她的乳头,用舌头在她乳晕上画圆圈,她便开始“嗯……

    嗯……“地喘起粗气来,可能是因为刚刚才做完吧。

    等等,她刚刚才做完。我赶紧取来一盆清水,帮甘宝宝的阴户洗洗干净。她正觉得奇怪,我便又压在她身上了。在快速乳晕旋转大法时,她阴户已是湿润非常了;待我轻轻的用手指去触碰她阴道口上的那颗豆豆的时候,她全身都颤抖起来,阴道的润滑液也越来越多。

    我便探入手指,在阴道里轻挖细抠,G点的触碰令她娇喘声连连。她像是不是被人强奸一般,自己扭动自己的腰,口中“嗯……嗯……”地作响。我再在她乳房上按摩,用舌头舔遍她两边乳房。那缓缓的颤抖、细细的振动、轻轻的摩擦都令她神魂颠倒。待我拔出手指,准备正戏的时候她已经大汗淋漓。

    我用那勃起的小兄弟在她双乳间摩擦,她见了便是吃了一惊,由于出不了声音便“嗯嗯嗯嗯”地响个不停。我假装听错道:“嗯……什么?想要?想要肏进来?好好好,就来就来。”我又用小兄弟抵着她阴户摩擦,用龟头挑逗着她那湿润了的小黄豆,嘴凑上她的脸上香了一口,道:“要来咯。”

    甘宝宝苦于不能动弹,而且口中有物,不断“嗯……嗯……”地求饶。

    我但觉得前方肌肉紧张,但淫水汪汪,便用力一顶。我的小兄弟像是没受什么阻力就进了桃花源。甘宝宝眼睛一登,“嗯……”的一声,双腿试图夹紧,却夹的是肉壁,我但觉下体一阵舒爽,开始抽肏她那嫩屄。

    我抱着她双腿,赞叹她那双美腿之际,腰部动作渐渐加快。

    甘宝宝神魂颠倒,闭起眼睛,内爽其中。但闻娇喘声不断,却意犹未尽般,便将口中袜子掏出。才刚取出袜子,甘宝宝即浪叫起来:“啊……好爽……啊,就是那里了,嗯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