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44 部分阅读

    姓鲁的老乞见我这个样子也没说什么,在旁边一个身穿得比较整洁的乞丐说道:“请起请起。”

    吓?我什么时候跪下了?还请起呢?原来那两丐伶起我时我也累了,懒得自己走,这样伶着也挺舒服,我也曲起双脚来任伶。想不到那两丐放下我时竟变成了跪姿。更不待他说第三次请起,我便呼一声站了起来。

    “小兄弟既加入我丐帮,便要遵循帮规,按规定乞讨。”那个比较干净的乞丐十分客气,给了支竹杖给我,便叫其他乞丐带我去指定要饭的地方。

    在我一打听下,我才知道,丐帮内部两分──衣派和净衣派。那个鲁姓长老是衣派长老,而衣着比较干净那三个人便是净衣派长老。我身上衣服虽旧,却一个补丁也没有,看来是鲁姓长老看不惯吧。

    看看大地图,我知道我现在在杭州一带。回想一下杭州有什么女主角,却怎么都想不起来。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达到条件不是会触发事件吗?网路游戏皆是如此的。

    天色渐晚,还下起雨来,我和那个同我一起乞讨的乞丐走到了另一间破庙,手执那可怜的刚刚讨来的十个铜钱,唉声叹气。

    远处传来阵阵脚步声,并越来越近,不一会儿便见到有一队人马进庙躲避。

    领头人看见我们就对后面说,没什么,只是两个乞丐。

    我听到乞丐二字便火来:“怎样?看不起乞丐啊?乞丐不是人啊?”

    只见那个领头人陪笑道:“对不住了,两位丐帮的兄弟,在下并非看不起丐帮的兄弟,只是适才被人跟踪,才会如此疑神疑鬼。”

    身旁一个妇人伶了一些乾粮过来,道:“丐帮两位英雄累了吧,这里有些干粮,凑合着吃吧。”

    我接过乾粮,透过月光的映照看清那个妇人:双目中慈祥而带英气,身段婀娜,虽不复18少女青春美貌但却风韵犹存。我心道:“好个美人胚子,可惜已嫁左人妇。”

    走回同伴身边发现他轻掩半边脸,生怕别人认出他来。

    我拍了拍他肩膀,轻声问道:“喂…喂…那个谁…干吗那么怕啊?”

    他凑过我耳朵轻声道:“那个是我师父和师娘啊,男的号称君子剑岳不群,女的乃当世女侠甯中则。”

    哦,不怪得啦,那这个宁中则看来也是我指定口袋的一员咯……嘿嘿……

    “那也不用那么怕啊?你神经啊?”我骂道。

    他仍轻声道:“兄台有所不知,当年我未当乞丐前乃华山弟子,由于手脚不干净被师父逐出师门。唉,说来也奇怪,我老爸是小偷、爷爷是小偷、爷爷的爷爷也是小偷,我自出生开始,一看见名贵的物品就忍不住手。投了华山以来,修身养性,本以为可以改过从善,怎么知道还是改不了。”

    我心中一呆,想不到游戏中NPC竟有如此之人……呵呵,我就直接坐在他面前,挡住众人的视线,一面和他吃东西。

    忽地我突然想起,这个是华山派,则是《笑傲江湖》中雨中遇十五个高手的场景,那是劳德诺也是在队中,并且那《紫霞秘笈》肯定在他身上,^_^,虽然比不上《易筋经》、《九阳神功》、《九阴真经》那么出名,可是已经是十分出名的内功心法了。嘿嘿,那么好的东西留给劳德诺太浪费了,还是孝敬老子吧。

    说做就做,我叫醒那个谁:“喂喂,那个谁…谁…醒醒。”

    那个谁醒来了:“干吗?不知道我名字就问我嘛…整天叫我那个谁!”

    我晕,NPC还那么拽:“好吧,那‘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人好象很高兴,笑嘻嘻地道:“我是回族人,叫纳各水。”

    晕,那个谁不是一样嘛?闲话先不说,正经的东西先说了:“你想不想在师父面前暴露身份?”

    “吓?不要好不好。”他皱起眉头。

    “那行,你知道谁是二师兄吧,你去把二师兄身上一本类似书的东西偷来给我?”我喜道。

    他挠了挠头:“你怎么知道他身上有书,你要那本书来有什么用。”

    我做状要打:“去不去啊,我就告诉你师父你就是华山弃徒。”

    “好啦好啦,我去就是啦。”

    他半推半就地走向一个中年男子,打了个哈欠,突然一不小心踩到石子摔倒了。

    我心想。待他爬起身就回来了。我赶紧催道:“不用怕,有我傍着,再去…”

    只见他拍拍胸脯,怀中掏出一本书来。

    “神技”──我脑海中只有这两个字。

    我接过那本书,随便塞进怀里,“纳兄,纳兄…别睡啊…”我便象苍蝇一样叮住了这个大便……形容有点烂哦,“纳兄,纳兄,那招好…纳兄…那招好啊…教教我成不成?”

    突然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华山一干人等都出去了,没人理我们这两个闹别扭的乞丐。

    “纳兄…纳兄…教教我…教教我嘛!”

    他见众人出去了,有点担心,道:“不如跟去看看,我看好像有危险。”

    “安啦,你大师兄会料理的了。纳兄,把刚才那招传了我吧。”我陪笑道。

    “那个不成。”纳各水道,“我教了你待你随便偷东西,那什么烂帐都欠到丐帮的头上来。”

    我都快要摸破嘴皮子了,他还是不肯。我先歇会儿,待等会再来磨磨你的耳朵。

    掏出那本书一看,果真是货真价实的《紫霞秘笈》。我喜出望外用力一捏,“BOOM”一声,那书变成了一张卡片。我急忙“GAIN”了一声……怎么卡还在…没反应?“GAIN”“GAIN”…奇怪,怎么卡不消失。

    我在月光下再看清楚了:卡片编号198……卡片名称。紫霞秘笈…简介:华山气宗至高无上的内功心法…学习条件:华山心法10级……混元功5级……

    难易度B。我晕,这B原来不单指得手难度,还包括了学习的难度啊……

    我收好卡片,回到纳各水身边,灵机一动,说道:“纳兄!”

    纳各水被吵醒了,气道:“又有什么事啊,不是说了不教你了吗?不要吵了啦◎◎!”

    “不是啦,纳兄,小弟怕出门在外被别人欺负,想纳兄过两招给兄弟,让兄弟以后不会被别人欺负啊!”我皱眉道。

    “哦,这个不难,”纳各水笑道,“丐帮的功夫都十分难学,而且我也是不拿袋的小乞,并不会什么高深的武艺,就教你些华山的拳法和心法吧。”

    这正合我意,纳各水说道:“我说一句,你背一句啊!”

    说罢一句一句心法传我,说是什么华山正宗乃气宗,要先练气,再练剑,才事半功倍云云。我不好喝停他,让他继续读,刚读完第一层心法就凭空“BOOM”一声,出现一张卡片。

    我还以为要笔录后才可以GAIN呢,原来口传也算数的啊?哈哈……太好了。待出了四张卡片,纳各水就停了,说道:“心法我就只会那么多,待你练好了气我再教你拳啊!”

    我急忙连“GAIN”四下,一股清流由丹田涌出,流过全身后流回丹田,真的是十分舒畅,除了ML外,原来练内功也是很爽的。

    我急忙打开卡薄一看我的状态,内功栏里出现了华山心法4层,呵呵,我离紫霞神功又近了一步了。我又唤醒纳各水,教他传了我拳法。

    可是他拳法粗浅的很,只学了第一套的伏虎拳,而且中间断断续续又不太记得。我想,算了,这家伙靠不住。

    想着想着就觉得这家伙除了会偷东西就一无是处了,反正丐帮的弟子四海为家,现在得先行找个拳师武官什么的,学两套武艺是真。便离开了那个谁,迳自往东去了。

    到了东边的渡口,再往东就不知道是哪儿啦,没关系,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嘛。于是付了船资,跟着船一直行去。

    半夜里睡的不踏实,外面吵得不行。我迷迷糊糊地坐起来:“谁那么冤大头啊,吵什么吵?”

    于是僚开舱布一看,两人正打着呢,一个老者和个少年打起架来。那老者似是用爪,什么爪就不大清楚了,那少年用的是拳,什么拳也不知道。

    既然吵着我睡觉,我可不让你好过,于是拉大了嗓门嚷嚷:“啥事啊?吵什么吵啊,都老大不小了还在打架玩儿。”

    那少年像是没听到一般,老者就气得满脸通红,我这下便趁热打铁:“别人老大一早说你这老不死为老不尊,我还不相信。现在我就信个十成,看看,他那双凤爪像是患了老年痴呆一般,要直直不了就是这种。见人家小孩有个饼吃就伸爪去抢,抢不到还要说饼脏了。我说天下间最不要脸就是抢小孩饼吃的人,还有还有,还有糖葫芦。”

    那老者本身便是处于下风,越听便越气,忍不住大吼一声:“你…放屁…”

    屁音刚落,那老者便“扑”一声吐血数斗,倒在船头。我登时吓坏了,我在想,不过这就杀了个人好像有点过意不去。

    只见那少年凑上去,帮那老者推拿几下,输了一阵子的内力,便没事了。那老者还中气十足地说要又杀又刮我,还好那个少年帮我顶着。

    一切又恢复平静,那少年坐过我一边,道:“这位兄台高姓大名啊?像是会点内力的样子。”

    我不好意思地说:“我叫‘雷’,你叫我雷兄弟就好。我跟一位大叔学过点华山内功。”

    他一听十分高兴:“难道是师兄的徒弟?我也是华山派的,在下华山袁承志。”

    我心想:“见你个大头鬼了,你就是袁承志啊?那那边那个死人妖就是温青咯。”当下便说:“久仰久仰,原来你便是师祖新收的师叔啊。”

    “唉,可惜啊,师父才刚刚收我为徒,又说有要事打理,只教了我一点浅显的内功。如果师叔可以的话……”后面的我都不说了,先看看反应再说。

    袁承志像是十分为难:“如果是二师兄应该不会收徒,大师兄的话之后再赔罪……反正他迟早要学的。好吧。”

    我乐翻了,还是要保持矜持:“谢谢师叔指点。”

    还真不愧是华山气宗正统啊,那华山心法全套算是学会了,而那点混元功是有够长的。直到船差不多靠岸了,他才念完第5层:“雷兄弟,想不到你是个练武奇才啊,一晚功夫就把华山混元功练至第5层,那我可是用了10年的功夫的啊。本来还想再传你拳法,现在都靠岸了,还是等下次有机会吧。”

    “是的,师叔。”我心中窃喜,赶紧拿出卡薄,“BOOK”,一阵青烟晃过,卡薄出现了。待我拿出期待已久了《紫霞神功》,“GA…”

    三个农民撞在我的身上,哎哟喂啊,好痛~紫霞神功呢?在哪里,在哪里?

    在一个角落里发现,已经被人踩过数脚,而且陆续还有人踩着它而过。我赶紧冲过去捡起那珍贵的B级武学,“GAIN”、“GAIN”“快GAIN”啦一阵。

    一股紫气由任脉直升上来,流经督脉又流回丹田。我晕,好险…心想这东西被踩烂不知道还有效没?哈哈,神功初成啦。──但好像还不会招数。昏倒。

    随着那扔农民出来的大宅子,心里就有气。反正那个‘师叔’已经不在,我进去撩事斗非也没人管。便悄悄地潜进去……不愧是金庸的小说啊,内功一成便轻功好了许多,呼吸也没什么人能发现我,呵呵。

    宅子可真的大得惊人,不知走到哪里去了,唉…那边有个窗户开着,好,先过去看看。这一看可不得了啊,里面原来是个大美人──忧郁的双眼眉头深锁,双目的泪光便像是深秋的露珠,纤细的身躯像是弱不禁风,更有一股魅力使人想去保护她。这个想必就是温青的母亲──温仪了吧。

    一下子我的小兄弟已经昂首挺胸了,这个正点,我立即跃进窗内。她像是连惊呼斗无力似的。我肯定不等她找帮手啦,一个马步向前拥了她一个满怀,再给她深情的一吻…那美妇温仪并没有反抗,只是迎合者我的动作,微张珠唇含住了我的舌头,抱我抱得紧紧的……

    “夏郎,你终于回来了……”好像有一点神智不清的样子,不过那白腻的肌肤,那微红的双唇已早令我失魂落魄了。

    我一把搂住她的小蛮腰,把她轻轻地放在床上:“仪,我会好好疼你的。”

    她会心一笑,搂住我的脖子就是一吻。

    待我发现时她已是衣裳尽褪,身上只剩一个粉红的兜肚,右边酥胸半露……

    她吻着我的双唇,右手下去探索小兄弟的存在。一摸之下吃了一惊:“夏郎,想不到多年不见,那话儿又有长进。”

    她十分熟练地褪去我的裤子,握着我的玉茎,不住套弄。我手也没闲着,解开她粉色迷人兜肚后将她一颗樱桃含在嘴里。

    “嗯…”地一声,温仪开始娇喘吁吁,“相公,奴家还要…还要更激烈。”

    我左手握着她一边乳房,不住挑逗她的小樱桃,右手在她身上摸索,偏偏就是不摸她私处。

    她像是骚痒难当,不住用私处磨我大腿,私处的淫水不断流下,至床单都湿了一大片。我便顺势转个身,将下面的小黄豆含在嘴中,用舌头不断挑逗。

    “嗯……嗯…相公…来…哦…用力…嗯…”她不断浪叫,黑森林里的泉水不住地往外涌。我想:“再这样就不用洗脸啦。”仍是舔,并把舌头卷成柱装肏进阴道内。

    “嗯…呵…嗯…好爽…嗯…相公好厉害哦…啊……”

    我嘿嘿一笑,用小兄弟去蹭她的玉唇,她也知情达趣,由旦旦舔至龟头,再倒舔至旦旦,接着一口含下,依依呜呜地用嘴套弄起来,舌头在里面打转,刺激龟头顶部。好爽啊~

    不过算了,我见私处水流成河了,便换了个位置,从后直捣黄龙。

    温仪整个扒在床头,不住浪叫,我双手绕到她前面,一手轻抚她酥胸,另一只手用手指塞入她嘴中,令她喊声变小。

    我不住抽肏,温仪的骚屄中“噗嗤”“噗嗤”地作响,淫水流了一床,她仍扭着小蛮腰,配合我的动作运动。这骚货乃极品也,我心想。不一会儿她便泻了阴精,全身无力地扒在床上。

    我换了正常位,一下又一下地刺激她的G点,她很快又复活了,两腿夹着我的腰,屁股一扭一扭的。不过百余,我一股热精射出,喷了她一脸……

    看着她满足的样子还真令人怜爱,伴随着“BOOM”一声,我捡起温仪的卡来看:卡片编号067卡片名称温仪…简介:温家五老三老之女“特此表明,这里我忘记了是三老还是四老,时间有限所以未待查证”,金蛇郎君夏雪仪之妻……难易度A什么?A?我有不好的预感……忽地一下有人闯进屋子里来。

    “什么人?”一把苍老的声音叫道。

    “娘,你怎么了?”一把温柔的女声带有强烈的惊讶。

    我回过头来只见温家五老和温青青站在门口……

    “臭小子,老子毙了你!!!”温家大老温方达右掌忽出,一掌击向我天灵盖,手中龙头拐杖却是不在。

    我想也来不及想也一掌对过去,霎时便觉得心中苦闷非常,肚内胃肠翻滚,嘴角微甜……心想这次死定了之时,温方达右手一颤,我便急催内力,心想拼得一息的空间逃离这里……可是突然……

    网游金庸第四章

    作者:爱情坟墓上回说到我上了温仪之后被温家五老发现,温方达一掌击来,我已来不及逃跑,急忙引掌相对……

    掌风四起,逼得我喘不过气来,嘴角范起点点鲜血,身体被掌风逼得直向后退。

    我急运起紫霞神功,脸上顿时紫气大盛。可紫霞神功乃初学,虽为神功但才一级而已,那混元功又才半桶水5级,实在是不能持久啊!(其实,应该觉得欣惠,如果温方达手中钢杖仍在,随便一仗便可以打得我GAMEOVER了。

    我不会招式啊!!!)

    正当拼到悍处,那温青青突然发起神经来:“你竟敢玷污我娘清白!我取你狗命!”说罢一剑朝我正在对掌的右臂砍来……

    我当下也不想多,五指成爪,抓过温方达的手拖往剑锋处……

    温方达心中一惊,内力一急吐之际手也急忙收回来。我一个踉跄已撞破了外墙,到了墙外,接着便是没命地往前跑,也不知会跑到哪里,总之后面追赶声不绝于耳,却是些家丁。

    跑了好一会实在跑不动了,便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家丁就是笨,也没找到我,就回去了。

    “咳……咳……”我便连咳嗽都没力气了,右臂的骨头好像已经断了,血流得满身都是,只剩下半条人命苟延残喘下去。渐渐地我便失去意识……

    就这样就挂了吗?早知道就先不动A级的女人……

    唉,我又怎么知道她是A级的女人呢?

    失去意识后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感觉到背后有两股暖流流进我体内,十分舒服受用,接着贯通我全身后流入丹田。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却见一个粗眉大汉跪坐在我的身前,不住拍打我的脸夹:“小兄弟,你没事吧?小兄弟,醒醒……小兄弟!”

    我欠起身子,一阵刺痛自右臂传来……我右臂的伤已经敷上了金创药。

    那大汉扶我坐正了,问道:“小兄弟,你是丐帮的吧?怎么会在这里,而且伤成这样?”

    我打量这位素为谋面的大汉,他一脸英气不说,满脸胡渣,体格壮健,胸口好像有个刺青,但刺了什么就看不清楚了。直觉告诉我,他是丐帮帮主乔峰,那就当然不可以告诉他我是奸淫妇女后被人打伤的啦。

    我缓缓说道:“我得了……我得了可靠的消息,知道……了……我帮帮主身世……在……在赶去通知长老时被黑衣人偷袭,才伤成这样……咳……咳……”

    那大汉一听吃了一惊,那便是证明我直觉不错。他嘴唇都有点颤抖:“我的身世?我的身世?快告诉我,快告诉我,我便是乔锋。”

    哈哈,正如我所料,我便好戏作到低:“乔帮主?你是乔帮主?”

    “唉,还乔什么帮主啊?”他叹了口气,道:“自我传位给洪七后我也甚少理丐帮中的事了。”

    “咳……咳……”我装得痛得厉害,其实刚才乔锋以内力助我疗伤,我内伤已无大碍,但要好的彻底好的快,那自然要消耗他一点功力咯。果然,乔锋一见我咳,便又输内力到我体内,他还要知道身世的资讯呢。

    过了一会,我全身已逸满真气,那乔锋的功力实在是高啊,不怪得之后在聚贤庄力斗群雄。当身体已经没什么不舒服之后,我便开口道:“乔帮主,其实咱们兄弟一直都当乔帮主为帮主,乔帮主为帮中立下许多汗马功劳,却无故被人排挤……”

    乔锋垂眉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始终我是契丹人的身份没有变。”

    “哦……差点忘了说,前些日子我在雁门关看到一个石碑,上面不知写的是什么,刚刚好旁边有个卖冰糖葫芦的老婆婆,我便问了,她说写的是一场惊心动魄的事情。”

    于是便把他爹娘遇害的事情跟他说了,反正他迟早要知道。

    他越听越气,一掌将身旁的石碑击个西巴烂,“岂有此理,我爹娘就这样死的不明不白!!!”

    我便知道他会那么这么气,顺势火上加油:“想必那黑衣人便是带头大哥,唉……如果他想杀我灭口,恐怕我就不能再为帮主效劳了。”

    乔锋一听果然有反应,他义正言辞的说道:“这位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在丐帮中任何职位?”

    我当然是喜出望外啦:“我叫雷,丐帮中并无职位。”

    乔锋叹了一口气道:“本想升你为执袋弟子,可我现在又非丐帮中人。也好,我便传你两招,如果遇到了危险便可化解后逃命。

    “

    乔锋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右掌划了个圆圈,呼的一声,向外推去,手掌扫到面前一棵松树,喀喇一响,松树应手断折。

    “这招便是‘亢龙有悔’,我适才见你内功不错,练这套降龙十八掌最适合不过,便先传你一掌。一掌资质好的也得练上几天,可我现在又赶时间去找带头大哥为我爹娘报仇,便就传你一掌足够了。”

    说罢讲了出掌要决,力道劲度,运气施力之法,起身说道:“雷兄弟,待你右手复员再练吧!”便一阵风地去了……

    但闻“BOOM”一声,身旁多了张卡片“卡片编号324卡片名称亢龙有悔简介降龙十八掌之第一掌,威力不弱。难易度E。”

    算了,第一掌也是降龙十八掌啊,呵呵,想不到现在的我只是比当年跟黄河四鬼打成平手的郭靖稍强,或许还不一定……想到这里便有点想自嘲。“GAIN”一声,卡片消失,感觉右臂肌肉像是变紧了,力道强了点,或许还会有助于复员,呵呵。

    我又打开了书,看看卡薄里面的变化……咦,有点新鲜事,卡薄里面除了多了亢龙有悔一招之外,紫霞神功也意外地升了一级,后面仔细一看,原来有自练的经验值。可能是由于刚才跟温方达对掌以及乔锋输内力对我有帮助吧。看看后面的经验值,哇,要升到三级要18000的经验哦,现在只是二级过100,晕……反正要养伤,先练着看看吧。

    于是我便找了个清净的地方,水和食物是件难搞的事,始终我从进来这游戏至今都没富裕过,便换了个近市集的地方,耐心练功疗伤。一坐便是坐了两个星期,右手复员得差不多了吧。我急忙打开薄来看……

    吓?什么?紫霞神功二级过1145?那到18000要练多久啊?不怪得小说里的神功一练就是十年半载的。不管了,还是拿秘笈练的实际,坐了两个星期都没游戏进度,看来以后选女人的时候要小心为上。

    百无聊赖,伤又好了,便下去市集里找点吃的。唉,说真的,待我轻功好了便可以到富贵人家里拿点儿银两,那就不用过穷日子了。

    讨了两个馒头也吃饱了,便吹着口哨随便溜达……却听外面不远传来刀剑之声,心下甚奇便跑去看个究竟。只见一个白衣女子坐在黑驴之上力斗两个丐帮中人还有两个道士……

    这情景如此之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但见一丐使出地堂刀法向驴腿一击,那驴登时跪倒,那白衣女子落到地上竟是跛的……陆无双?我心下一惊,那杨过应该在这附近才对。当下便四处环顾,只见那山坡上有个少年骑着只黄牛,那应该便是杨过啦……

    要想个办法支开杨过才行,他现在武功应该是在我之上才对。我当下便走了过去,道:“嘿嘿,兄弟,也来看热闹啊?”言下之意是我也是在看热闹啦。

    杨过对着我呵呵一笑,并不搭话。

    我让你救人,哼哼:“这女子漂亮就漂亮啦,可惜可惜。”

    杨过说道:“可惜什么?”

    我冷笑一声,道:“嘿嘿,可惜就是不够我昨天见那位白衣姑娘漂亮!”

    杨过登时急了:“白衣姑娘?”

    我为了增加它的可信度,加足了十分表情:“真的!”眼睛登得大大的,“当然不够……就昨天嘛,我在城头东看到那个白衣女子虽然和这个很像,可是清丽脱俗,像是不食人间烟火,那对眼睛啊……啧啧啧啧,忧郁中带点悲伤,真的是美呆了。”

    杨过吓出一身冷汗。嘿嘿,好像挺管用:“我也觉得惊奇,便跟了她一阵,想不到她真的不吃饭,只吃蜂蜜的,你说笑死不笑死啊……哈哈哈哈哈哈……”

    杨过激动地拉着我的手:“她现在在哪里,告诉我!拜托,告诉我!”

    “哦,在城西咯,我见她一直向中南山方向走去。”

    杨过当下惊醒:“对哦,怎么我没想到姑姑会回古墓?”当下谢了免了,大叫“姑姑”一声便跑走了。

    嘿嘿,那就是我想要的结果。现在轮到下面那几个欺负我老婆之一的四个匪徒了。

    我见那陆无双东闪西避,已是遮拦多还手少了,便大大声地叫道:“停手停手,大家住手!”

    六个人都是一惊,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所以自己也吃了一惊。那两丐见我衣着乃自己人便宽心许多,作揖道:“这位兄弟,这两位是全真教的姬道长和申道长,前日与这位元姑娘发生了点小矛盾,所以特叫我俩兄弟来帮忙。”

    还小矛盾……亏你说得出来。我哼哼两声,说道:“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既然我帮兄弟这么说了那自然是那位小姐不对,待我也来帮忙。陆无双暗暗叫苦,而那全真教道士见此露出了奸笑。我走到他们身后,大叫一声:“这位小姐,放马过来吧!”

    只见那四人均摆好了架式。忽地“蓬”“蓬”“蓬”“蓬”四掌,全是打在脑后方,这里就可以马上打死人的,这点我还是知道的,呵呵。

    “你们师父没教你不要用背对着敌人吗?”我冷笑道。四人死前神情讶异,像是无论如何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一般。

    陆无双更是吃惊,我一把抓过她的手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走吧!”

    她便是一刀砍来,我急忙缩手:“哎……你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啊?”

    她怒道:“我又没有叫你救。”

    “快点啦,你师父正在四处找你呢。要被她找到了那我可救你不了。”我说罢又拉她走了……

    这次她没有反抗,像是有点怕她师父就是。呵呵,谁不知道呢?

    这样一瘸一拐,走到一间破茅屋都已经晚上了。

    “哎呀……”陆无双吐出一口鲜血。

    “看来你是刚才受了内伤了,我来帮你看看?”我说道。

    她肩膀一扭:“不用你那么好心啊。”

    “唉,你这个人怎么那么奇怪。”我佯怒道,“我帮你看看怎么疗伤你还唧唧歪歪的,好好好,让你内伤死掉去。等你那死去的陆展元含冤入地,你救做个不为爹娘报仇的不肖女!!”

    这几句应该恰到好处了吧。她果然一愣:“你怎么知道的?你是什么人?”

    “总之是好人啦……有人托我照顾你,说是他的老朋友的女儿有难……名字就不能说的了,信不信由你。”

    这种人还一定得用强,看她可怜地抬起头,说:“你是不是真的行的啊?”

    哈哈,就成功了,这个不算太难,恐怕还不到C。

    我正经地道:“那当然。”

    瞬间就把衣服脱个精光。

    “你……你要干什么?”陆无双吃了一惊,手掩双目道。

    “疗伤啊,你以为我以为会干什么?”我一本正经地说道。

    她见我那么正经,也不怎么害怕,可就是死命不要我救:“你疗伤脱那么干净干吗?我不要你救了!”

    “这你就有所不知,我师承是天竺摩差摩差教,里面的人练功均是如此,说是真气荡漾时直接排出体外为上,否则真气逆流,会走火入魔的!”我继续假正经。她仍是捂着眼但是不作声,看来她已经有点相信我了。

    嘿嘿,嘿嘿,快脱吧。我的小弟弟“登”一下了翘了起来,陆无双从手指缝中间看了吓一跳,说道:“那……那是什么……?”

    17岁的少女还不懂人事吧。

    “那便是男根,当血气游走全身时,便会像现在一样。”我解释道,“你还在哪里坐着干吗?你想我走火入魔啊?”

    我就开始脱她衣服,她虽是千百个不愿意,但一来我是为她疗伤,二来我正经的很,三来都到这田地了,她也不想我走火入魔,便半推半就脱光了衣服。

    我立马傻眼,那玲珑有致的身段,虽娇小但挺拔的双乳,洁白的肌肤,敖人的双臀,都令我血脉扩张。

    “你……还不……还不开始?”她像是想哭了。

    “我在运功呢!别吵!”我道。

    说罢双掌拍在她背上,只觉得肌肤柔软滑不漏手,可能是练武的关系身上并没有许多的贽肉。

    我开始运起紫霞神功,学乔锋一般引真气入她体内,不过不同的是我隔断停停,用手在体外牵引。自肩胛骨始,经双肩至双乳。那乳房真的是柔软和坚挺的结合啊。

    当我摸至哪里时,她乳头已经开始硬了。我就开始从乳下两点穴位开始输入紫霞真气。她一感觉有真气入体,也不好说什么,这时我用双指夹住她的小樱桃……

    “嗯……啊……”她轻轻地叫出声音来了。

    “不要发出声音,这样很容易走火……”我反而说到。^_^她立即停止了呻吟,嘿嘿,我在乳头上加了点力道,并左右地开始做旋转运动。只见她眉睫紧锁,用牙咬紧了下唇,并不断地颤抖。我便用一只手沿双乳间“气海”之穴,沿督脉一直摸至“会阴”,并用指尖传入真气。手指不时还会碰至阴部……

    那是当然的。我那手指不时在阴部摩擦,却觉得她那大阴唇已经张开,淫水流了一地。我仍是用手指拨弄她那小阴蒂,抚弄她的小阴唇……

    “嗯……啊……嗯……”又一声作响,我又知道是时候考验我的演技的时候了。我立即运起紫霞神功,登时全身紫蕴笼罩,青筋迸出,加上我又故作抽筋状……蜷成一团,不停打颤“你……你怎么了?”陆无双吃了一惊,已经顾不上男女不亲之举,赤身裸体就跑过来抱住我,紧张地问道。

    我颤道:“方才乃最关键的阶段,叫了你不要吭声,你就是不听。现在……

    现在我走火入魔……入魔了……便是要七孔流血而死。“

    她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呜咽道:“你……你别吓我啊……你不要有事啊?走火……走火该有办法解决的啊……”

    “有是有,不过……不过算了……”我吞吞吐吐道:“你的内伤好了,还是下山去找仇人报仇吧。”

    她眼泪竟然滴到我脸上了,“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你说,不论上刀山下油锅我都治好你的病。”

    我露出可怜的表情,目光扫过我那膨胀的小弟弟,说道:“最后一下的真气都聚集在那里……只有用女性身体做引,使阴精引出我体内真气,方可无事!”

    陆无双年仅17,男女之事正是似懂非懂的时候,我这么一说她脸上红晕一直红到耳朵边。我假装做作道:“算了,你乃冰清玉洁之躯,我岂能为了一己之事而误了你的终身呢?”

    “呜……啊……”我假装辛苦之至:“你甘快走吧,我不想连累你。”

    陆无双像是六神无主,思索了好一会儿,突然像是拿定了主意:“你舍命救我……本来我就应该以身相许,现在即使要我用身体救你,那又有何难?”

    说罢朱唇微张,便吻了过来。一阵香气飘过,我便像是飞了起来一般飘飘然。少女的体香真是好闻啊!

    一阵热吻过后,她俯身便去舔那话儿。只见她一下一下非常认真的舔,自龟头到根部,全都仔仔细细地舔着。技术虽差不过精神可嘉。

    过不一会,她便扶直了我小兄弟,对准了她那嫩红的小屄,正准备坐下去。

    却不知为何,那小屄湿润非常却进不去。我伸手轻轻一揉着她那对娇小的乳房,双指直捏那粉红的小樱桃,让她全身放松后我腰部忽地向上一顶。

    “啊……痛……”陆无双痛得掉下眼泪来,只见她那嫩红的小屄里渗出点点处女的证明来……

    这真令人感动啊,我欠了身子,抱紧了她,轻吻她那小樱桃的同时缓缓蠕动腰间。那玉茎便缓慢地在她小屄中蠕动,我一面抱紧她,一面在她耳边吹气,呢喃道:“无双,我爱你。我爱你的一切,爱你的全部。”

    陆无双一直忍着不敢出声,听了这席话,便忍不住哭了起来:“我也爱你,我会一直爱着你的。”

    渐渐地那粗厚的喘气声已经变成了娇喘连连……

    那腰部的扭动越来越激烈。玉茎在她温热的小屄内感到无限的快感。我轻吻着她湿润的朱唇,一阵颤抖,阳精一下喷射出来,填满了她的小屄。她也感受到阳精的那股热流而达到高潮,并在我背上留下爱的证明五条手指印。

    “BOOM”一声,一张卡片也随着那高潮掉落在地:卡片编号042,卡片名称陆无双,简介陆展元之女,曾是赤练仙子李莫愁的徒弟……卡片难度D,果然不是很难,难度也是在我预料之中。

    正当我们正在享受那残留的温存之际,一把声音却把我们惊醒:“小贱人,竟然敢作出这样无耻的勾当。识像的快快交出那本书来,否则我教你和你的情郎死无葬身之地!!”

    陆无双惊恐地说道:“那是师父啊!”……

    网游金庸第五章

    作者:爱情坟墓正当李莫愁在门外?喊时,我和陆无双在房里胆战心惊。陆无双惊道:“怎么办,要是给师父闯进门来,我们一定没命的!”

    等等,陆无双不过是难度D而已,用得着用个赤练仙子来陪我练功吗?

    想当年温仪是A难度才是温方达出阵,并且手上武器还是被袁承志给打跑了的,这里面一定有文章,陆无双之前我已经解决了四个人,虽然是使诈,可以一对四还算是有点难度的。之后不可能有像李莫愁这样的BOSS来搅局。

    即便这样想,我的心也只是稍稍定了一点。却见陆无双害怕得发抖,身体不住地往我身上靠。那嫩白的肌肤滑溜溜的……喂!现在不是在想这个的时候啦。

    就在这时候,陆无双像是想到点什么,在衣服堆里摸索。她从鞋子的底层处抽出一本东西,交给了我:“虽然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可是…可是…

    我爱你。你快逃!“说罢衣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