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41 部分阅读

    来!你……你真是岂有此理!”肚里不禁暗暗好笑。

    纪晓芙怒道:“你再胡说八道我就杀了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我道:“我叫孙祖,是灭绝师太叫我跟静玄师姐她们去打魔教的,我……”当下花言巧语,自称是灭绝的亲戚,将峨嵋山上的事情说得头头是道,反正那一节倒是真的,说起来竟也振振有词。

    纪晓芙半信半疑,问起缘由。我只说刚才突然便人事不省,什么也不知道。纪晓芙道:“我想也不会是你,你一个人也干不成,何况也不会晕倒在这里了。”但长剑仍然指着我。

    我贴着墙慢慢站起身来,指指她的剑。纪晓芙道:“我还不能就这样信了你,到那边坐下!”指着我坐到桌子边。

    我假装殷勤,倒了一杯茶,道:“纪师姐先喝杯茶吧!”纪晓芙哼了一声,走了许多路,心中焦急,不免有些心慌意乱,口里又确实渴得慌,接过一饮而光。我忙又给她再倒一杯。

    几杯茶下肚,纪晓芙身体开始摇晃起来。突然喝道:“你……你……”自是醒悟了她的师姐们晕倒的缘故。但已是迟了,身体扑通一声,倒到地上。

    我大喜,心想这番工夫可没白费,终于可以一亲这美人儿的香泽。刚才奸那些女人没多少瘾头,这下苦尽甘来,可大大不同啦!

    被剥光衣服的纪晓芙身材果然不同凡响,雪白的身子玲珑有致,看得我那刚才抽肏得有些酸痛的鸡巴痒痒起来。我双手用力揉搓着纪晓芙丰满而又柔软的双乳,不禁将鸡巴放到她乳缝中,将纪晓芙两团乳肉挤压在一起夹紧鸡巴,缓缓抽动。鸡巴磨擦着她光滑的乳房,龟头轻点着她的下颚,让纪晓芙丰满圆润的乳房抚慰着我那刚才在那些干涩的肉洞里擦得还有点疼的鸡巴。

    大美人的肉体就是和那些平庸的女人不同,我的鸡巴只感畅快之极,早已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了。我鸡巴一边享受纪晓芙丰满而充满弹性的乳房,一边用力猛揉着,还轻轻搔弄着她两只已硬起来的小乳头。突然手指上微湿,一看,纪晓芙的乳头上竟已渗出一点乳汁来。

    我心中一喜,撤了鸡巴,俯下头去吸吮她的乳头,双手使尽力气用力挤着纪晓芙的乳房,一滴滴乳汁缓缓流入我的口里。好久没喝过这样甘甜的乳汁了,我对这意外奇遇自然不会浪费,将纪晓芙的乳房捏得不成样子,牙齿轻咬着她的乳头一拉一拉的,弄了好久,纪晓芙的乳房中才不再流出乳汁来。我心道:“不悔妹妹对不起了,我把你娘的奶都喝光了,没留一点还给你。”想到这儿,不禁“扑嗤”一声笑了出来。

    虽然远没喝饱,但我已非常满意了。一只手继续揉着纪晓芙的乳房,另一只手伸到她下体去拨弄她的阴部。纪晓芙的阴毛也算比较茂盛了,我胡乱抓了一抓,手指便去侵入她的销魂洞。

    纪晓芙的肉洞里已经有点微湿了,她虽是昏迷之下,身体还是诚实的嘛。

    我两只手指在纪晓芙的肉洞捣弄几下,鸡巴早已涨得难受,大大分开她的双腿,便即捅入纪晓芙的屄。纪晓芙虽是生过孩子,但肉洞显然用过没几次,虽没她几位师姐妹那么紧窄,但也箍得我的鸡巴甚是舒服,何况里面湿润,抽肏起来更是顺畅。

    我一边肏着纪晓芙的小屄,一边用力揉着她的乳房。成熟女人的乳房怎么看怎么爱,我此时才深深体会到“爱不释手”这个词的深刻含义。不过略为遗憾的是我正在奸淫着的这个美人一动也不动,对我的得意之举毫无反应,殊少情调,未免美中不足。

    我鸡巴在纪晓芙的肉洞中没根而入,直至抵到她的子宫上,心想:“要攒多的分就得玩得尽一点。”鸡巴恋恋不舍地离开她的屄,捏开纪晓芙的小口,肏了进去。也不知这样算不算口交,反正就胡乱捣一捣,纪晓芙温暖而柔软的香舌倒也触得我的鸡巴甚是舒服。

    弄了一阵,心想得给她的后庭开苞了。刚才干了八个屁眼,都是硬肏进去磨两磨便算完事,这次得工夫一些。吐了几口唾液到纪晓芙的菊花口上,手指抹均匀了,便轻肏入肛门探了一探。纪晓芙昏迷中肌肉倒是十分放松,屁眼虽然紧但由于没有用力夹,手指还是能突破障碍而渐渐深入。

    我的一只中指都没在纪晓芙的直肠里,旋了几旋,轻轻抽了几下,才退回来,换上鸡巴。我用力掰开纪晓芙的屁股,鸡巴抵在她的肛门上用力肏进。她的屁眼虽然给我松驰了一下,但仍然紧窄之极,我鸡巴一分一分地慢慢深入,弄得满头大汗,才没根肏入纪晓芙的屁眼之中。只觉她的肉壁紧紧夹得鸡巴,酥爽之极。刚才奸那八个女人的屁眼虽也是一般的功夫,但感觉就是不同。我不禁嘴角凝笑,鸡巴轻轻抽肏起来。

    我鸡巴抽肏着纪晓芙的屁眼,双手自然没放过她的一对丰乳,又抓又捏的。不久便将精液射在纪晓芙的屁眼内。

    累了半夜,实在困得厉害。不过一想起这批女人一旦醒来,非把我五马分尸不可,强打精神将她们一一捆得紧紧的,把八个女人吊在梁上,纪晓芙则绑在床上。大喘了一口气,肚里咕咕直叫,于是拿出刚才做好的饭,吃了个饱。

    肚子一有着落,困意也没了,淫兴又生。扑到床上,又玩弄起纪晓芙的乳房来,鸡巴在她下身两个肉洞里抽来肏去,直泄了两次,才志得意满地拥着纪晓芙的裸体睡去。

    我身处险境,不敢睡得太死,天刚亮时,一阵叫骂声便把我吵醒。九个女人一一醒来,自是羞愤之极,“淫贼奸贼”的骂个不休。我哈哈大笑道:“灭绝师太要是知道她门下这么多弟子给人这样绑起来奸淫,一定会气得昏过去。哈哈,我就是喜欢她昏过去,虽然老了一点……”口里胡言乱语,双手在纪晓芙身上乱摸。

    纪晓芙昨晚受了我最多的“滋润”,身体最是虚弱,只是不停的扭来扭去。我笑道:“纪师姐,你比她们漂亮多了,我最喜欢玩你!”将又是涨长起来的鸡巴再度肏入纪晓芙的屄中,一下一下用力猛肏起来。

    纪晓芙泪流满面,身体扭动挣扎着。我不去理她,双手紧握着她的乳房,鸡巴猛肏轻磨,搞得纪晓芙淫水长流,淫声大作,终于不再挣扎。我淫笑道:“纪师姐,是不是挺爽的?”

    纪晓芙红着脸别过头去,倒是她八个师姐妹一直臭骂不休。我喝道:“吵什么吵,是不是没被操骚屄痒痒啊?嘿嘿!”看着八具赤条条的女体吊在床边,心中也不禁兴奋。

    八女面面相觑,羞愤之极,身体不停挣扎着,企图挣开绳索。我笑道:“少费力气啦,还是看我怎么玩你们的纪师妹比较好!”鸡巴在纪晓芙的小屄里磨一磨,骤然抽出来,又肏入她的后庭。

    纪晓芙的屁眼昨晚虽然给我玩过几次,但那时没有知觉。这时又给肏入,疼得大声哭起来,肉壁不由绷紧,一夹一夹的,夹得我十分舒服。我笑道:“夹得这么紧干什么?我还想把水放在你的骚屄里,看你会不会也给我生一个小孩呢……”猛肏几下,又将鸡巴捅到纪晓芙的屄中,深深肏入,将精液都喷射到她的子宫里面。

    我反正也不懂什么时候会因奸成孕,也不在乎,只是想增加一下凌辱这美女的效果而已。果然纪晓芙听我这么说,哭得更响,身体剧烈颤抖着。

    我哈哈一笑,筹思着此事要如何收场。这时突然听到一声尖叫,转头一看,一个老妪抱着一个婴儿呆在门前。

    我跳了起来,拿着一把剑指着老妪,喝道:“是什么人?”那老太婆吓得直抖,战战兢兢的道:“这……这是我家啊……”我猛悟,转头对纪晓芙笑道:“你女儿来啦!”抱着小孩放在她母亲身边,将那老太婆也捆起来。原来她昨日抱了小孩去串亲戚,今日才回。

    我将老太婆推在一边不理,转身又扑到纪晓芙身上。淫笑道:“纪师姐,你女儿要吃奶了。”将她一只奶头塞到婴儿口里,那小孩立即吸了起来。纪晓芙欲哭无泪,生怕伤了女儿,不敢乱动。

    我将鸡巴凑到纪晓芙脸上,笑道:“乖乖给我舔一舔,不然这小孩……嘿嘿!”纪晓芙双眼血红,但却不敢有违,闭上眼睛,张口便将我的鸡巴含在嘴里。

    我爽快地“啊”了一声,刚刚干过一阵的鸡巴又渐渐涨大起来。

    纪晓芙口交的功夫有限之极,只是舌头乱舔,不过我已是很满意了,手抓着她的头迎向我胯下,将鸡巴深深到她喉咙上。纪晓芙喉中呵呵直响,忍着难受之极的呕吐感,套弄着我的鸡巴。她一只乳房给我用力猛揉着,另一只却是女儿在吃着奶,羞耻之极,面红耳赤。

    看着这赫赫有名的女侠羞耻的模样,真是难得的满足。我轻抚着纪晓芙的脸,道:“真是漂亮!等一下我就射在你的嘴里,你给我全吞下去,知道吗?”见纪晓芙羞红着脸,口里嗯了一声。

    不过正当我的第一炮精液刚刚射出时,背后“咚”的一声响。我忙转头一看,静玄不知如何竟挣脱了吊着的绳索,双手虽然仍是捆在一块,但已是拿着一把剑向我刺来。我大惊之下连忙急避,好在静玄双手麻木,动作笨拙,给我避了开去。那正在射精的鸡巴骤然脱离了纪晓芙的小口,精液四处乱喷,连静玄的脸上也不免给喷了一点。

    静玄一击不中,转身割开吊着静虚的绳子,然后又向我攻来。我武功不济,立时手忙脚乱,赤着身子乱跑。眼见被缚众女一一被放了下来,知道难以逃脱,忙暗叫一声“笑书神侠倚碧鸳”,眼前白光急闪,退了回来。

    回到自家的床上,心神大定。心想这回连破了灭绝十个弟子的前后庭处女,还大玩了已不是处女的纪晓芙,差一点还上了周芷若,该当获益不小。到电脑一查,这一次竟是已得了一千多P,可惜的是没有细列出谁的分数多少。

    金金又来了:“这次你的收获不小啊!”

    “嘿嘿!一共玩了灭绝的十一个徒弟,差一点就上了周芷若了,可惜……”我回道。

    “呵呵,周芷若不是那么容易上的。虽然她现在还小,但上她的难度仍然较大,除非你有较强的本领,比如能摆平那几个来探病的尼姑之类。所以你还是多攒分数,多买点武功器具要紧。”

    “知道啦!”我高兴地说,心想这一千多P可得好好地花一花。

    这一节一写就是九千多字,真是费了不少功夫。我是想写一些比较有意思的故事,不想一见女人就上,所以故事情节铺开得过多,希望能做到别有情趣吧。不过这2。2好象呆板了一点,写得不算太好,大家就将就看着吧^_^看了上集不少朋友的回应,有几句话想说。

    首先2。1中写了一个小说中比较可恶的人物,有一些朋友可能误以为《金庸时空》会往此方向发展。其实《金庸时空》细想起来,发展的空间还是挺大的,可以写出多种不同人物的不同故事来,并不一定拘泥于小人物,我本人是对那些女主角是更感兴趣的。对于某些朋友提到的一些女人,由于后面的故事还没想到,所以也不知道会怎么样写。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一定要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故事情节,故事也许不太,但会写出一些我自己心中一些自认为有趣的意念来。另外东方不败这个东东兄弟是不会写的,对他没有兴趣,不过也许另两位也在写这故事的朋友会有兴趣……

    其次,是可口猫的意见,真是十分的好,非常有意思。不过这样一来这个游戏的设定便要复杂很多了,我就怕顾不过来。多添加一些器具药物真是个不错的主意。不过由于我想以写故事为主,所以不会让主角的本领提高得太快,这些东西的价格设定会很高。否则没两下主角便武功盖世,就没有跟现在这菜鸟一样好展开故事了。

    对于有两位朋友竟然对敝作感兴趣,说句老实话,我真有点心爱的女人给别人拿去分享的感觉。不过话说回来,这种景象总是rking极大的荣幸,何况这既然是一个游戏,自然可能出现多位玩家,从不同的角度去玩。所以对此我是十分欢迎的,两位仁兄请放心写下去。只要大家的取材和写作方向不同,同一个游戏可以玩出多姿多彩的遐想来。我不同意将想法交给一个人去写,因为你想到的东东到了我的笔下可能全然变味,可便糟踢了一个好题材了。

    临兵斗者居然建议将我也写入狗吃屎兄的文章,真是#@^%&!。不过说真的这果然是一条妙计,我也不反对这么干,只要有人感兴趣去写便行了。只盼不要将我写得太低级就行啦,哈哈……

    金庸时空第三回

    上一次一连干了十几个女人,真是累得要命。我躺在床上,也不作他想,先睡个大觉再说。

    不料随后几日,我竟是忙得要命,难得一点时间来玩。每每念着游戏里的妙处,心猿意马。等到这天可以喘口气,我忙不妥地取出光盘,准备开始金庸时空第三次旅行。

    上次虽然攒了千多P,但仍然找不到什么合眼的武功好买。想来想去,还是先练些内功的好,起码不会象以前那样弱不禁风。内功至高至纯者当属易筋经,但这东东竟分十七层,最低一层还要800P,贵得离谱。我犹豫了好一会,心想要练还是得练最好的,于是咬咬牙买下易筋经第一层,进入游戏。

    亮光闪过,我突然打了一个冷战,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我定了定神,发现这儿冰天雪地,我正站在海边的雪地上。海风吹过,彻骨奇寒。可怜我是南方人,从没见过雪,而且现在家里正值盛夏,我身上只穿了一件衬衣,这下立时给冻得直哆嗦。

    海边风大,没一分钟我只觉手足僵硬,血液似乎马上就要凝固了。我勉强活动着手脚,后面不远处便是一大片树林,我气喘吁吁地朝林子里跑去,这样冷的天我还真没碰见过。

    飘下的雪花落到我的身上,融化的雪水更是冻得我哇哇大叫。我没命狂奔着,进入了那片树林深处。海风渐小,便寒意丝毫未减。

    我继续奔跑着,生怕一停下来马上便会给冻僵。

    正当我眼看筋疲力尽的时候,前面似乎传来一阵阵的暖气。我大喜若狂,加快步伐,向前直冲,又跑了几里路。

    说也奇怪,刚才还极冷的天气这下变得暖烘烘的,而且越向前便越热,不多时我已大汗淋漓,不仅冷意全消,反而热得要命。

    眼前远远地看见一座火山。我脚心一软,跌坐在地上:“冰火岛!这一定是冰火岛!”一想起此行的任务,不由一阵颓丧。

    “殷素素……”这儿只有这一个女人,而且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别无选择。“但是要在谢逊和张翠山的眼皮底下奸淫她,却是谈何容易?”

    我四肢张开躺在枯草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跑了这许多路,早已累得要命。

    眼看着又过了半日,休息也休息够了,我却仍是一筹莫展。“唉,先找到他们住的洞穴再说吧,走一步算一步啦。也不知这时候张无忌出世了没有?”

    肚子里开始咕咕叫,于是摘了几个果子吃了,一步一步四处乱逛。

    谁知这冰火岛极是广阔,走到夜晚,人影也碰不上一个。夜幕之下,周遭的山头奇石嶙峋,似是张牙舞爪,面目可怖,夜风吹来,彻骨奇寒,身子直发抖。我提心吊胆,又怕碰上什么老虎熊罴之类,那可就太冤了。无可奈何,折回树林之中。这岛一边太热一边又太冷,只有中央那一段还算暖和,于是在那儿随便找个地方和衣倚在树脚闭目养神。

    这儿夜晚甚短,才过四五个钟头,天色已明,幸好一夜无事。次日一早,又开始了寻觅过程。心想依书中所言,张翠山等所居的洞穴应该偏向冷的一边,于是一路摸去。

    又是寻了大半天,一无所获。我肚中暗暗叫骂:“他妈的什么游戏公司!把我摆到这鬼地方,这不明摆着折磨人吗?”肚子里又叫起来,吃几个野果根本就不顶用,而身上这件单衣在这么冷的地方跟没有也差不了多少,长到这么大,我才第一次深切感受到“饥寒交迫”这个词的含义。独自一人流落在这荒岛,心下顿感一阵凄凉。

    天色渐渐暗下来,日已西斜。我仍然毫无头绪,漫无边际地挨着山脚乱闯,一边喃喃咒骂着,一边头重脚轻地往火山的方向走去。

    忽然,前面发现了一堆土,显然是人工挖出来的,紧接着眼前几丈远处的山脚出现了一个大大的洞口。我大喜过望,加快脚步,直奔过去。此刻又饥又冻,头脑几乎忘了思考,跑到洞口,突然脚下一松,身子急堕而下。

    我大叫一声:“不好!”立时想起张翠山用来陷谢逊挖的那个陷阱。当下急念:“神行百变易筋经……”手脚并用,向洞壁拍去。拍得几下,下堕之势果然稍缓,但脚上一痛,身子已然着地。这下立足不稳,一跤跌倒,摔了个发昏第十一。

    我喘一口气,发觉自己并没受伤,才松了一口气。心想幸好有了一点轻功和内力防身,不然从这三丈余高的地方掉下来,不死也得丢半条命。望了望上面,足足有四层楼那个高,倏然冷汗透背。

    上面一阵风声掠过,有人在上面喝道:“谁!”我情知定是张翠山了,忙叫道:“救命!”一个人影飞下,托了我跌上地面。

    我惊魂甫定,一时也不知如何开口,急喘着气道:“多……多谢……”眼前一个二十余岁的汉子,身上披着兽皮做成的衣服,神采奕奕,仗着剑用奇异的眼光盯着我。

    “阁下是……”张翠山问道。

    “我的船给风打坏了,飘了很多日子才飘到这里来。我……唉呀,不知这里是什么地方,大侠高姓大名?”我胡乱应付着。

    张翠山怀疑地看着我,道:“在下武当张翠山!这里是极北的一个荒岛,并无人烟。”我忙叫道:“原来是张五侠!武当七侠名满天下,今日得见,何幸如之!”俯身便要拜下。心想我此行的目的是要搞你老婆,拜你一拜,略表歉意。

    张翠山伸手扶住:“不敢当不敢当!”看我一付神色憔悴的样子,带我进入洞中。

    洞中一个美貌少妇挺着大肚子,倚在石椅上,一见我也是满脸惊奇。张翠山道:“这是拙荆,这位小兄弟……”我一见殷素素,脑里一转,道:“小人叫殷树,献殷勤的殷,单名一个树字,大树的树。”眼见张翠山夫妇都是一愕,殷素素笑道:“原来是本家。”

    张翠山道:“拙荆也是姓殷,可真是有缘!适才见殷兄弟身法,似乎也是练武之人,不知师承何门?”我想起自己的内力是少林派的,机灵一动,胡诌道:“小人哪会什么武功,只是曾在一位少林俗家弟子的门下练过几把式,在张五侠面前可见笑了。”

    张翠山笑道:“殷兄弟何必过谦,少林门下的弟子,岂是泛泛之辈……”顿了一顿,似乎想起自己跟少林僧之间的误会,又问道:“不知尊师是?”

    我故作出一付得意的模样:“家师说起来也是大名鼎鼎的,他便是龙门镖局的总镖头都大锦师父!张五侠想必是知道的。唉,我出海经商多年,也不知师父怎么样了?”

    张翠山夫妇脸色大变,十分尴尬。我熟知他们底细,知道冒认是都大锦的弟子,他们一定更会以礼相待。

    果不其然,张翠山转眼脸色渐和,说话也客气很多,见我饿了,便端出一些野味来。我一边大嚼,一边信口开河,自称是富家子弟,因出海经商,被风吹折帆桅,于是便一路给吹到这儿来:“昨天那船飘到这里,我眼看就要登陆了,但船竟然又转向东走,我急忙跳到海里,游了上来,可真累死我了!”将他们上岛经过拉到自己身上。

    张翠山夫妇固是将信将疑,但总不会想到我当真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我这连篇的鬼话连自己也觉难以置信,但除此之外他们也想不出有其它的理由,不由得不信。

    张翠山道:“既然同是天涯沦落人,殷兄弟便请住下。只是……只是……唉,我们夫妇只怕也自身难保。外面有一个金毛怪人,时不时会发疯,偏又武功高强,我不是他的对手,外面那个坑就是用来陷他的。嘿嘿,刚才听你掉下的声音,手忙脚乱的,才知道不是他,不然可就……总之你呆在洞里别乱动,万事有我应付着,不要出声。他眼睛瞎了,看不见你。”

    我自然一一应承,心想这疯子确是不惹为妙,免得徒添麻烦。突然外面响起一阵粗重响亮的叫骂声,将老天爷骂得狗头淋血。

    殷素素行将临盆,脸色越来越是难看,捂着肚子大口喘气。张翠山束手无策,眉头深锁,在洞里踱来踱去,听着外面的谢逊越骂越起劲。我知道谢逊不久便将来攻,当下不再言语,只等着看热闹。

    殷素素面颊上已是冷汗直冒,娇艳的粉脸因为疼痛而扭曲着。我暗叹一声,心想这次运气不好,本来好好的一个美人儿,偏偏此刻成了个大肚婆,原本窈窕的身姿,换成水桶一般的腰围,真是大煞风景。

    外面的谢逊已骂到武林人物上来,渐渐骂到张三丰。张翠山面色一变,正待反唇相稽,谢逊突然大吼:“张三丰不是东西,他的弟子张翠山更加不是东西,让我捏死他的老婆再说!”声音已到洞外,张翠山急忙飞奔而出。

    外面乒乒乓乓几声响,两人已交起手来。我旁边的殷素素脸色已是难看之至,口里开始咿咿呀呀地哼了起来,突然牙关一咬,一把扯开腰带,裤子掉到脚边。我一阵紧张,偷偷望去,见她浓密乌黑的阴毛下面已是门户大开,阴道被大大撑成一个圆洞,血水从里面缓缓流出。

    我知道她要生了,第一次近距离目睹女人生产,感觉奇异莫明。殷素素呻吟声大作,她那本来应该鲜艳迷人的桃花洞现在变得一片狼籍,一个小小的脑袋正慢慢钻将出来。我突然生出一丝兴奋,却又有一阵反胃的感觉,但目光却半丝不离殷素素的屄,顿感有点手足无措,不知是不是应该上去帮忙。

    殷素素的屄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看在眼里,但却犹如不觉,没有一点感到羞耻,此时此刻,生产的剧痛已令她无暇顾及周遭的情况。不久“哇”的一声巨响,小孩已然呱呱落地。

    一瞬间空气仿佛凝固了,我忙别过头去,不敢再看。外面打架之声骤然停止,我大气也不敢喘一口,慢慢退后,缩到洞角一个凹起去的穴里。

    跟下来便发生了书中的一切,谢逊疯性立止,不仅认了小孩做义子,还跟张翠山夫妇结拜。我仍然不敢作声,谢逊此刻虽已回复常态,但那也只对张翠山夫妇而言,对我这来历不明的家伙会如何,实在难说得很,还是不惹为妙。我小口小口地呼吸,尽量不发出声响,好在此时外面风声很大,张无忌的哭声也是震天动地,谢逊万万料不到这儿还有旁人,饶是他耳尖,竟也没有发觉我的存在。

    好容易挨到他出洞,我才大大喘了一口气,忍了这么久,实在憋得难受。张翠山夫妇忙着照看孩子,好象也忘了我一般。我心中却是暗暗叫苦,心想干这刚刚生完孩子的女人实在兴趣不大,何况张翠山便在一边,根本无法下手。想到这儿,我轻轻一叹,暗道:“其实就算张翠山不在,殷素素你就打得过吗?”

    接下来的两天,张翠山夫妇既有了孩子,又化解了危机,欢天喜地,间尔逗逗孩子,一直卿卿我我,亲热无比,直看得我眼红。我脑里转过几十条计谋,却是无一可行,肚里又开始大骂游戏公司,将我弄到这尴尬境地,不知要等多少时日才会有一线机会。

    好在第三天,张翠山便开始带谢逊去熟悉地形,以便将狞猎的任务交给他。殷素素独自带着孩子,偶尔才跟我聊上几句。我无聊至及,既不能出洞,在洞里又实在无事可做,眼前的猎物又不敢轻碰,却又偏偏想不到一条可行的计划来。于是只好忍着不动声色,心知一旦按耐不住,鲁莽行事,被他们发觉我心中的龌龊念头,马上便会死得很难看。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又烦又燥,唯有在肚子里大骂游戏公司出的这个难题太过折磨人。

    又过两日,仍是无计可施,每日里只有看着殷素素的容貌身姿,过过干瘾。有时殷素素要给孩子喂奶,便侧过身子去,只露出半裸的肩头给我看,真是令人无限瑕想。我现时的手段无非就是一包迷药和一包春药,但张翠山内功深湛,殷素素机灵过人,即使有机会下到他们的食物里也未必管用,何况食物都是他们亲自处理,连这样的机会也没有。

    眼看又过了两日,张翠山带谢逊认地形的任务应该也快完成了。我心内更是焦急,仅殷素素一人我便搞不掂,要是张翠山每日里都在洞里,更是一点机会也没有。

    眼前张无忌这小家伙十分乖觉,被他母亲抱在怀里,并不经常啼哭,小小的脸蛋十分可爱。我心下一横,心里冒出一个计划,暗道:“明天无论如何一定要下手了,不论成败都得冒险一试,不然以后只会更难,我可没空在这里守个一年半载的。”情知这计划实在太过冒险,把握实在太小,但事已至此,只好撞撞运气了。

    次日张翠山一走,我便凑到殷素素跟前套近乎,陪着她逗逗那小家伙。殷素素见我孤身一人流落荒岛,大概多少也有同病相怜之感,言语之间颇为亲密,毫无提防之心。我一见时机成熟,便道:“这小孩真是可爱,给我抱抱……”殷素素不以为异,嫣然一笑,亲一亲儿子的脸蛋,对儿子笑笑说:“小家伙,又多一个人来疼你了……”将小无忌交到我怀中。

    我心中一阵紧张,强作镇定,伸手勾勾小孩的脸,逗得他咧嘴而笑。我抱着他在洞里信步而走,殷素素面露微笑,眼光一直温和地看着儿子。

    走了几圈,见殷素素的眼光不再那么紧张了,便趁转身之时,手指摸到怀里沾了一些春药,送到小孩的嘴里,小家伙一见有东西入口,马上吸吮起来。我心中砰砰直跳,这么小的孩子吃了春药会有什么效果,实在半点把握也没有。

    过不多时,小无忌的小脸涨得通红,突然哇哇大哭起来,手足乱舞。我心中稍定,第一步计划便是要使小孩突然出现异常情况,现在看来已顺利过关。

    殷素素一惊,忙道:“他怎么了?怎么突然会这样的?”伸手将孩子抱了回去,细细察看,自然找不着原因。猛然间发觉我的笑容有些诡异,惊道:“你……你对孩子做了什么?”

    我阴阴一笑,道:“哦,我试了一下我的腐心指而已……”心下对这胡乱起的名字颇为满意,继续高谈阔论:“中腐心指者,心口郁闷难伸,全身穴道刺痛,十二个时辰以后心脏腐烂,呕血而死!啧啧,这么小的孩子,我看他一个时辰也顶不了啦!”

    殷素素面临突变,心神大乱,出不了声。半晌,沙哑着嗓子,叫道:“你……你……为什么?你为什么!”我狞笑道:“嘿嘿,老子飘到这鬼地方,也不敢想着能活着回去了。但我师父待我恩重如山,他满门的血海深仇,我不能不报。但我却偏偏打不过张翠山,只好向他的儿子开刀啦,嘿嘿!我要看着他怎么样看着儿子慢慢痛苦而死,哈哈!师父,徒儿只能做到这里了……”

    殷素素惊道:“你……原来你知道……”我道:“老子就是出海来找张翠山的!不料遇上狂风,以为要死在海里,谁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居然能够在这里报师恩之万一,哈哈!”

    殷素素紧紧抱着儿子,定了定神,道:“你……你……都大锦不是张翠山杀的,真的不是他,你相信我!”我冷冷一笑,道:“这时候还有谁信你的鬼话?铁证如山,不是他还有谁!”见殷素素眼中凝泪,沉吟半晌,咬牙道:“是我!是我陷害他的!我是殷天正的女儿!龙门镖局几十条人命都是我杀的!”

    我诈作一愕,道:“张翠山居然娶了天鹰教的公主?嘿嘿,怪不得怪不得!怪不得变得这样凶残成性!”殷素素尤自哭道:“真是不关他的事,饶了他儿子吧!”

    我狞笑道:“嘿嘿,是你杀的也好,他杀的也好,拿这小子下手都没错!哈哈,你们不妨试试帮他疗伤,看武当的内功心法能不能救他……不妨告诉你吧,解腐心指要连点他十八处穴道,你们可以撞撞运气,看看能不能猜中,哈哈哈……不过我告诉你,点错一个穴道,马上气绝身亡!”有恃无恐,干脆躺到地上,道:“你现在可以来杀我替你儿子报仇了。”

    殷素素将儿子放下,一步步向我迫来。我心中一紧,暗暗后悔刚才话不该说得太绝,应该给她留下一点希望嘛。好在殷素素走到跟前,并不下杀手,却突然“扑通”一声跪到地上,求道:“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吧,都大锦是我杀的,要杀要剐随便你,孩子是无辜的……”

    我心中大大松了一口气,不敢再横生枝节。笑吟吟地看着她的脸,道:“是你说的!不过嘛,我不杀你也不剐你,老子就要你!把衣服脱了,侍候得老子舒服,老子就考虑考虑饶了那小子。”

    殷素素脸上一红,道:“你……你……你无耻!”我干脆翘起二郎腿,轻笑道:“是无耻又怎么样?老子风流一世,来到这鬼地方,只有你一个碰不得的女人,就是要我在这住一世我也不干哪!还不如做个风流鬼!怎么样?脱不脱?还是一掌打死我?”自己心中也不免紧张,心想要是这殷素素节烈过头,宁可让儿子陪葬也不从,那可怎么办?

    殷素素此刻不仅粉脸绽红,连眼圈也红了起来,泪汪汪的,半晌停住不动。我知道她在进行思想斗争,也不为己甚,只是笑吟吟地盯着她,心中砰砰直跳,等待着她的决择。

    终于,殷素素面上肌肉抽动几下,咬了咬牙,道:“好!我依你,你先救我孩子!”我冷笑道:“等我救了他,哪里还有命来享受你?不过先给他解几个穴倒是可以,延一延命,别等下在老子快活时死了,可就太扫兴啦!”起身走到小无忌身边,身体遮住殷素素的目光,手在他身上胡乱点几下,道:“先解开四个穴道。”说完转过身来,淫笑着看着殷素素。

    殷素素被我眼光一触,立时低下头去,喘过一口气,咬了咬嘴唇,终于伸手去解腰带。

    我紧张了半天,一路提心吊胆,眼看诡计行将得逞,得意之极,大喇喇坐在石椅上,叫道:“乖嘛!脱光,通通脱光!”

    天寒地冻,殷素素身上穿了好几层衣服。好在洞里火生得甚旺,脱了几件也不觉得冷。我色迷迷地看着殷素素终于脱下最贴身的上衣,露出圆鼓鼓动的一对肉球,嘿嘿直笑。殷素素乳房本来就丰满,何况现在是刚刚产后,乳汁充足,更是显得沉甸甸的。

    殷素素知道我在看她双乳,脸上又是大红,一手捂在胸前,一手除下裤子。我看着她的裤子一点点地下堕,浓黑的阴毛渐渐露了出来,得意地哈哈大笑,道:“全脱光了,爬过来!”

    殷素素脱光衣服,忍着泪,四肢着地,慢慢爬到我的身前。我抓着她的上身上提,殷素素便赤身裸体地跪在我面前,我嘿嘿一笑,一双魔爪便朝她胸前抓去,握着两只硕大的肉球,尾指在她两只紫色的乳头上撩来撩去,道:“他妈的,你这贱人的奶子可真不小!贱人,帮我脱裤子!”

    殷素素双眼中流下两条清流,一边忍受着我对她双乳的蹂躏,一边轻轻帮我褪下裤子。一看到我那早已禁忍不住的鸡巴跳在眼前,连忙闭上眼睛。我抓着她的头向胯下一按,鸡巴戳到她脸上,淫笑道:“先用嘴侍候侍候!”将鸡巴在她的双唇间磨来磨去。殷素素无奈,微微张开口,将我的鸡巴含进口中。

    我哈哈大笑,一双手在殷素素的胴体上乱摸。终于征服了这美人,不免洋洋自得,想到名震天下的张无忌的母亲正趴在身下给自己吃鸡巴,更感得意忘形。虽是殷素素口交的功夫十分差劲,也就不以为意了,不过口里的便宜还是要讨的:“臭贱人,弄得好一点,连这点事也做不好,你的臭老公可真是没用!”

    殷素素仍然紧闭着眼,一边流泪一边卖力地讨好我,嘴里含着鸡巴,舔得啧啧有声。我虽然心下十分满足,鸡巴挺得老高,几乎要忍不住了,却道:“好啦好啦,你这贱人连这个也干不好!看来只有翘高屁股让人干才是你的拿手好戏!”抓起她的头,用手扳过她的身子,殷素素乖乖在趴在地上,屁股高高翘起。

    我见她驯服,更是得意,挺起鸡巴,顶在她的屄上,笑道:“来啦,准备好没有?”殷素素身体轻轻颤抖,却不作声。我笑了一笑,下身一挺,鸡巴直捅而入,一枪到底。

    殷素素“啊”的一声大叫,身子大抖。她产后才不过几天,阴道里只怕还是伤痕累累,这一下马上疼得死去活来。我不理她,鸡巴只管抽肏着,一边骂道:“什么玩意儿,这么松!”明知是因为刚刚生完孩子的缘故,却道:“做了几十年的老婊子的骚屄也比你紧!”殷素素下体剧痛,不仅还要忍受失贞的悲痛,而且还得忍受我的侮辱,哭得唏哩哗啦,全无书中的奕奕神采。她身体虽然一直颤抖着,却是丝毫不敢挣扎。

    我又抽肏几下,见鸡巴上面已是沾满血丝,心中也觉没瘾。双手抚摸着殷素素双丘,突然用力向两旁一拉,鸡巴移到菊花口,凝力慢慢刺入。

    殷素素“呜……”的一声长叫,屁股左右扭动,似乎想阻止鸡巴进一步的侵入。我伸手在她屁股狠狠一拍,喝道:“老实一点!我看这儿还没被干过吧,紧得很,比你前面这个婊子洞好多了。”鸡巴擦着干涩的肉壁慢慢深入,虽然给刮得隐隐生疼,但却是奇爽无比。

    殷素素咧大了口,喉中格格作响。她前阴仍在抽疼,后庭却又花开,这下身子抖得更猛,屁股光溜白净的股肉也在隐隐蠕动,屁眼中夹得更紧。看着殷素素在我鸡巴的肆虐下痛苦的样子,心中不知从何时起涌起一阵莫名快感,我暗道:“原来虐待女人是这么爽的感觉,嘿嘿,怪不得元元那儿的虐文这么多。”

    我喝的一声,扳着殷素素的肩膀,将她上身提起来,让她双手支撑在石桌上,身子半斜,然后双手紧紧握住殷素素双乳,手指陷入她的乳肉中,借力在她屁眼里抽肏着。殷素素乳房上又是被捏得疼痛,揉搓中乳汁缓缓流出,而屁眼上更是撕裂般剧痛,不由哀号连声,不能自已。

    我干得正起劲,突然抓着柔软光滑的乳房的双手发觉有点湿漉漉的,心下一喜,抽出鸡巴,将殷素素按倒在石桌上,把她的身上转了过来,变成仰面向上。我又拉着她双腿折着压到石桌上,使她的屁股朝天,挺起鸡巴重新进入她的肛门。这下殷素素一对大乳房呈在面前,我将鸡巴深深肏入后,俯下身去,双手不停用力地揉着她的双乳,舌头在她奶头上轻舔,将流出来的乳汁送入喉中。

    “嘿嘿!想不到你这贱人的奶还挺好吃的……”双手将殷素素的双乳挤到中央,一口将她两只乳头同时含入口中,用牙齿轻轻咬住,一拉一拉的,同时双手用力猛挤,下身又开始抽肏起来,在殷素素羞耻的哀叫声中,一边享受着她?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