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39 部分阅读

    我此时就如狂风巨浪中的一叶小舟,随着对方的攻击而左右摇摆躲闪不已,但这只是表象而已。我使用着金雁功,看着长剑的来势尽量作最小范围的躲闪,然后再以独孤九剑来进行防御,由于我这样做,所以反击的效果并不显着,对封不平的威胁也不大,因此狂风快剑的势头一直有增无减。

    到了最后一剑,所有的杀势、累积的威力全部集中在这一招“爆风残影”之中,我见势不妙,便连退多步,每退一步都在身前舞出一朵斗大的剑花。封不平的剑对此丝毫不惧,强大的冲击力夹带在爆风之中,将挡在面前的每朵剑花都完全摧毁,但这就中了我的心意。通过剑招的交锋,每交锋一次就可以将这强横的剑势削弱几分,幻影般的剑身也渐渐现形,何况我有充分的时间去化解他通过交锋直攻过来的强大内力,也是变相将来势再度削弱。

    就当我退到第八步,第八朵剑花被摧毁时,我已经感到封不平的剑势已老,第九步我便转退为进,用凌波微步斜前跨出一步,长剑急旋,使出“春风拂柳”的变招,在封不平的面前出现了一道旋转着的闪烁剑舌,剑尖所在三寸范围内都在覆盖之列,再加上我不退反进,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所以很难抵挡。封不平只好勉强用剑画圆来抵挡每处我可能攻击的地方,此招虽好,但力量过于分散,被我的剑旋直撞过去,将他的剑打飞了上天,然后剑尖停在了他的面前。

    封不平面如死灰,不相信自己苦练多年的绝招一下就被一个并不太出名的少年击败,但随着自己的长剑从空中插下,在自己身边“嗡嗡”地颤抖,不由得不接受这个现实。他对着岳不群哀叹道:“岳不群啊岳不群,如果你不是靠这个少年来帮你,我一定可以击败你,光大华山派的。”说完居然连身边的剑也不捡便转头离开,丛不弃他们自然不敢再战,随封不平离开了。

    我看着他们离去,听着封不平那剑发出不甘的哀叹,也不由叹了口气,伸手弄停了剑说:“封不平确实是名好剑手,只不知其他人是否也有这样的能力和自信来挑战我呢?”

    我这话纯粹是要气在场众人,特别是嵩山派众人,因为以指数来比较,也就是嵩山派的三位太保和岳不群比我略高,但也高出不多,其他人都在我之下,自不是我的对手,而现在岳不群已经受伤被制,实力有所减弱,应该也不是我的对手。

    嵩山派三人互相对望,我觉得他们似乎在想是否出手,以及失败后的情况,正如我想,他们丢不起这个脸,宁愿带领其他五岳剑派的人马离开,把我留给那帮黑衣蒙面人,反正那帮人可以不择手段对付华山派众人,自然也不会介意一起来对付我。

    我又何尝怕了他们,便先等他们排好阵势围上来我才动手,我的独孤九剑已经几乎到达level3了,使出连变化诡异的金蛇锥也能击落的“破箭式”来比令狐强出十倍,更何况是比暗器更容易命中的眼睛呢?只听剑风过后,“啊!”“哎唷!”“啊哟!”惨呼声不绝,跟着叮当、呛啷、乒乓,诸般兵刃纷纷堕地,十五名蒙面人的三十只眼睛,在一瞬之间被我以迅捷无伦的手法尽数刺中。但见那十五名蒙面人各以双手按住眼睛,手指缝中不住渗出鲜血。有的蹲在地下,有的大声号叫,更有的在泥泞中滚来滚去。

    我看着他们又是为自己高兴,又是为他们悲哀,如果这帮指数有250到375的黑衣人组成阵势合击我的话,可能我还要多花点工夫,但他们不管三七二十一,想要对我乱刀分尸,便中了我的计。

    这时,我听到有两个捂着眼睛的家伙喃喃地说“魔鬼”“修罗”,我反倒来了兴致,对着他们说:“说得倒没错,我就让你们有个报仇的机会,去练一套盲人剑法再来找我吧。别记错了,我叫伊平。”

    此时岳不群大声喝道:“伊平,将他们挑断了脚筋,慢慢拷问。”

    那蒙面老者叫道:“大伙儿右手拾起兵刃,左手拉住同伴腰带,跟着我去!”十四名蒙面客正自手足无措,听得那老者的呼喝,一齐俯身在地下摸索,不论碰到甚么兵刃,便随手拾起,也有人摸到两件而有人一件也摸不到的,各人左手牵住同伴的腰带,连成一串,跟着那老者,七高八低,在大雨中践踏泥泞而去。华山派众人除令狐冲外,个个被点中了穴道,动弹不得,令狐冲身无内力,想杀人也难,我又偏偏站到一旁,由得那些人离开,因为我发现自己因为刚才那精彩的一招,使我的独孤九剑达到level3,正沾沾自喜呢,所以放了他们离开。

    等他们走远之后,我先去扶起岳灵珊,解开她的穴道,看看她受了什么伤,再飞石解开岳不群、宁中则等人的穴道,使岳不群他们虽然气恼,但也无话可说,只好休息一晚再走。

    /

    看成人小说就上!最新防屏蔽地址:,

    金庸时空

    金庸时空

    序

    “亲爱的rking,我公司已研制出一套全新的‘真人’游戏,让你如在梦中真身地进行游戏,绝对真实的感官刺激!我们需要一位有缘的朋友来试玩。这就是您了,被我们抽中的幸运儿!

    “游戏的主旨是主角跟金庸小说中女人的性爱过程。也就是说,你每上一位金庸小说中的女人,就会得到一定的分数。分数的多少以该女人在小说中的地位高低、美貌程度、征服难度、和奸淫的彻底性等等因素决定。比如说,你跟黄蓉亲一个嘴所得的分数要比你把一个小说中无名女子收为驯服的性奴所得的分数还要多得多。

    “你在游戏中会死亡,死亡的后果就是GameOver,即是你的游戏玩完了,但不会对你的现实生活产生影响。不过你可以在游戏中随时退出来,只要手触我们给你的光盘念一遍咒语即可。但是,每一次进入和退出游戏都会被扣掉一些分数。

    “游戏要求你每一次进入游戏都要上起码一个女人,如果你一无所获地退出,你将会失去你九成的积分。

    “这是一个全新的、大胆的而又刺激无比的尝试,如果您有兴趣的话,请向XXX地址汇来200,马上您就会得到游戏的权利了。请马上决定!我们期待您的参与!

    金之游戏公司“

    看着这封E…Mail,我瞠目结舌。世事无奇不有,天下竟有这等事,莫不是又一个骗钱的吧?

    思之再三,我还是咬了咬牙,汇出我两个月的生活费。“上当就上当吧,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样的好事要是错过了才叫做弥天大恨呢!”想到小说中诸多千娇百媚的女侠,我的鸡巴蠢蠢欲动。

    谢天谢地,两天后我果然收到一个包裹。盒子包装得颇为马虎,令人不禁狐疑,上面大大的字写着:“金庸时空!请仔细阅读说明书后再开始游戏。千万千万!”

    说明书是用针式打印机打出来的一页纸,简陋之极。事已至此,也只好认了。

    “游戏采用随机方式,你会被送入金庸小说中的某一个场景。当然如果你以后攒够了分数,是可以买一个时空机来随意进入指定的场景的。

    “开始游戏时您将会得到100P的基本分数,进入游戏将会耗去30P,退出游戏时也需30P。如果你在游戏中手头没有30P是不能退出游戏的,除非你能攒够这分数,不能的话就自杀结束游戏吧。

    “请注意:您在游戏中一天的时间将用去您在现实中一分钟,在这一分钟里,你的肉身会保持你进入游戏时的姿势,直到你回来为止!

    “强烈建议您在进入游戏之前先购买一点武功。您的武功在游戏中是不需练的,只要用分数买就可以了,当然越高级的武功要值越高的分数。

    “在进入游戏之前您可以用分数兑换一点银两,一两银子=1P。注意:你在游戏过程中是不能兑钱和买武功、兵刃等的,请一定在进入之前完成这些准备事项。

    “你将光盘放入电脑运行里面的程序,就可以进行查询、购买等工作。光盘是采用特殊材料做成的,可以保证在游戏中不会毁坏,你可以放心随身携带。

    “好了,现在可以进入游戏了。你只要用你身体的任一部分接触此光盘,口念咒语便可以进入和退出游戏。进入的咒语是‘飞雪连天射白鹿’,退出的咒语是‘笑书神侠倚碧鸳’。”

    我暗骂一声:“这玩意儿也没什么新鲜的嘛,我在元元那儿就看过好几篇这样写的文章!真是老套!”将信将疑,将光盘放在CDROM,运用起里面的程序。程序的界面倒也漂亮,但首先要注册。我注册了用户名rking,密码******,屏幕便出现好几个选项。我点了购买武功。

    由于进入和退出各需30P,原始分数只有100P,就只好拣40P以下的武功了。但仔细一看,40P以下的武功屈指可数,不仅都是第一层的,而且都是伏虎拳、长拳一类的粗浅功夫,没一样看得上眼。

    忽然屏幕一闪,跳出提示对话框:“首次游戏者建议先用神行百变第一层”。

    神行百变?韦小宝的逃跑功夫?嘿嘿,用来脚底抹油真是太妙了!但却需60点,还说是照顾新人的跳楼价。他奶奶的!但想来想去这功夫的确不错,虽然这样一来要占用回来的分数,但一想分数可以在游戏中攒来,也就接受了,买了神行百变第一层。这么一来银子也不敢兑了,怕刚进入游戏人生地不熟,只怕不易干上那些武功高强的侠女们,要是花掉了回来的分数,那我的200可就……

    心意既定,从CDROM中取回光盘。想了想,拿一条鱼丝线穿过光盘的孔,将它挂在颈上,然后躺到床上。这样即使一时三刻回不来,万一给人看见了也不会起疑。

    光盘紧贴着我胸前的肌肤,我口中一念:“飞雪连天射白鹿!”忽然眼前白光急闪,身体飘飘荡荡,好似驾身云雾……

    金庸时空第一回

    瞬间身子一定,异样感觉尽数去除。耳边响起一片厮杀之声,乒乒乓乓响个不休。

    我定了定神,发觉自己藏身于一座巨大的假山之中,身上仍然穿着原来的便服。环顾四周,却是一个大庄院的花园,这假山建在墙边,近旁倒也没有人。这假山位置甚佳,将园中情状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看样子这儿正进行着一场激烈的混战,似乎是贼人攻门。一名长须中年男人指挥着一帮家丁弟子正奋力厮杀,应该就是这家的主人。另一方却是一些装扮古怪的人,使的兵器也甚希奇,闻所未闻。

    我对历史各朝的服饰并不熟悉,只能肯定这不是清朝。心中暗暗思量这情状跟金庸哪部小说中的哪一个情节相符。

    眼见贼人已大占上风,有一人叫道:“方铮你还是乖乖跪下来引颈就戳罢了,我们考虑放了你的家人一条生路!”那方铮喝道:“士可杀不可辱!要我向你们这帮邪魔妖人投降,想也休想!”眼见门下弟子愈战愈少,一个个给砍翻在地,犹自奋力战斗。

    姓方的?我皱了皱眉,金庸小说中哪个姓方的给人这样欺上门来?好象没有一点印象。我挠了挠头,只好继续看下去。

    方家已然渐渐不支,方铮身旁的门人弟人已全给杀死于眼前,自己身上也已多处负伤。忽然听得一声长笑,门口走进几十名贼众,一付得意洋洋的模样。随后一队花花绿绿的女人给绑着押了进来。

    方铮见这些女人都是自己的妻儿弟子,长叹一声,身上又中数刀,终于不支倒地。随即有几个贼人将他绑了起来。

    一个灰衣大汉走了出来,剑指方铮骂道:“姓方的,你三番四次跟我们教主作对,一剑把你杀了可太便宜你了。嘿嘿,我要你全家女人一个个在你面前做场好戏再让你死!”一把拉过一个中年妇人,笑道:“这是你老婆吧?徐娘半老,风韵尤存啊,哈哈!弟兄们,给我好好地干这婆娘,谁将她奸死了教主就记他一功!”

    方铮骂道:“你们这帮妖孽……”还没说完,便给人一剑捅在嘴里,切去半边舌头。方铮疼得呵呵直叫,不停奋力挣扎。但他给绑得结实,哪里动得分毫。

    那方夫人给几名贼人围在中央,衣服给撕得粉碎。她虽然武功也是不弱,但这般给人擒住,却是无法反抗,双腿给大大分开,屁股给一人托在手里,两根鸡巴一前一后肏入她两个肉洞,猛抽起来。方夫人泪流满面,忍着剧痛,只是破口大骂。

    忽然听得屋顶一声娇吒,一个蓝衣少女手持长剑从天而降,剑锋直指正在奸淫方夫人屄的贼人。“啊”的一声惨叫,那贼人本来抽肏正欢,萃不及防,一剑正中脑部,顿时毙命。

    方夫人一见,叫道:“青儿快走!不要管我!你快走!”那少女哭道:“娘!我……我要杀光这些恶贼!”早有十几名贼人将她围在中央。那少女犹如发了疯一般,乱斩乱戳,那班贼人一时倒也奈何她不得。

    那灰衣人笑了一笑,说道:“这小妞是方铮的女人,要捉活的!喂,你们看什么,不想干方铮的老婆了?”

    话音未落,早有一名贼人顶上刚刚被杀那人的缺,将鸡巴肏入方夫人的屄。方夫人眼看女儿难以脱身,自己前后两个鸡巴正给奸着疼痛,还有七、八只手在自己身上乱摸,羞愤之极,一阵绝望,昏厥过去。

    那灰衣人道:“不要停,继续干!把她弄醒,奸到死为止!嘿嘿!”指指围在一旁看热闹的几十名贼人,“你们很闲吗?把方家的女人全部奸死!听到没有?”

    那帮贼人一听,齐声起哄,呼啦啦将方家十几个女人按倒在地,剥光衣服,轮奸起来。

    我眼见这情状,不禁面红耳赤。以前连女人的身子还没碰过一下,只是泡在元元看A文打手枪过瘾,这下一连见到这么多女人的裸体,下身的鸡巴忍不住已是竖了起来。

    灭门?金庸书中倒是说过好几宗灭门的故事,可是都不姓方啊?难道……难道我给骗了,这不是金庸小说中的情节?可怎么会呢……眼前尸横遍地,正在上演超大型轮奸场面,由不得我胡思乱想。转瞬间那蓝衣少女也已被擒。

    那灰衣人笑道:“方铮的女儿?呵呵,我亲自来!”走到那少女跟前,一把撕开她胸前的衣服,露出一对大乳房。

    灰衣人双手抓住那少女的乳房猛捏,笑道:“瞧你还没十八岁吧?奶子就这么大?嘿嘿!你叫什么名字?”那少女别过头去,含泪不答。但却有一名贼人笑道:“这小妞叫方艳青,是这一带有名的小美人呢。”

    灰衣人道:“是吗?长得是挺不错的,可惜马上就要给活活奸死了。”几下拉扯将方艳青的衣服尽数撕下,抓住她的一条腿高高抬起,另一只手便摸上她的屄,在方艳青的阴阜上搔了一搔,骂道:“他妈的,这小妞年纪小小的,骚毛怎么这么多?”回头瞧了方夫人一眼,笑道:“你娘的骚毛都没有你多!”手指突然用力,撕下方艳青几根阴毛来。

    方艳青惨叫一声,双眼血红,骂道:“狗贼!你有种就杀了我!”灰衣人淫笑道:“等我和我的弟兄们玩过了再说吧!”掏出鸡巴,抵在方艳青阴部,转头对瘫在地上咆哮着的方铮笑道:“我替你女儿开苞,你要不要看看?”嘿嘿一笑,鸡巴全力捅入。

    方艳青痛得牙根直抖,口里骂声不绝。灰衣人笑道:“我就喜欢你这样倔强的小妞,奸起来最爽!”不理她死活,将方艳青压在地上,双手各握着一只乳房,鸡巴一下下重重猛肏。我直看得口干唇燥,脑中却一直在搜索着方艳青这个人。心想金庸的书中姓方的本来就没几个,怎么会想不到?但实在就是想不到,真是没可奈何。

    时间慢慢消逝,我的鸡巴已然忍不住射了一次,弄得裤裆中湿湿的好不难受。但那轮奸秀却尚未停止,五、六十名贼人两三个一组,将方家十几个女人没命奸淫,有人完事了自有人顶上。那些女人不得片刻喘息之机,一连好几个时辰都给两条甚至三四条鸡巴在前阴后庭甚至小嘴里奸淫着,直奸得死去活来,晕了又醒,醒了又给奸晕,惨叫声此起彼落。偏生她们平时习武,身体较为健壮,却不得便死。

    我从没见到这么血醒的场面,看那十几个女人都要给活活地轮奸致死,虽知这是在游戏里,但还是不禁心惊肉跳。

    终于听得有人说道:“方铮的老婆完蛋了。”我一看,原本围着方夫人的几个贼人散了开去,方夫人下身一片狼籍,不停地渗出鲜血,身上青一块黄一块,直挺挺地躺在地下一动不动。

    忽然,贼人群中一片骚乱,只见方艳青也不知从哪里生出的一股力气,竟杀开一条血路,扑到母亲尸身上大哭。那些贼人奸淫得正欢,连那三名正在奸着方艳青的贼人都万料不到她竟会暴起冲出,均不及出手拦阻,已给方艳青奔到母亲身旁。

    方艳青抱住母亲的尸身,忽然站起便跑,竟直奔我藏身的假山而来。那伙贼人失了先手,也大呼小叫追了上来。他们见方艳青脚步虚浮,跑得跌跌撞撞,知道她已全身乏力,全仗一口气支撑。于是笑嘻嘻地慢下脚步,料知她决逃不掉,慢慢围了上来,要玩一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戏弄戏弄一下这不屈的小美人。

    我见方艳青瞧我这儿直窜过来,心中暗暗叫苦。心想我半点功夫不会,那个买来的神行百爬也不知管不管用,要是给这帮贼人发觉,马上就得GAMEOVER了。

    担心的事果然来临,方艳青本已无路可逃,只有直钻入假山之中。我只听见一连串急促的喘气声奔近,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孩突然撞在怀里。“咚”的一声响,方艳青抱在怀里的方夫人尸身掉在地上,她一见到我,嘴角竟微微挤出一丝笑容,身子一软,昏倒在我的怀里。

    我美人在抱,心中却是砰砰直跳,忽听有人嚷道:“这里还有人!”

    我大惊,不及多想,口里暗念一声“神行百变”,抱着方艳青便即窜出。这一窜,竟已掠出一丈开外,几乎撞到一把明晃晃的刀子之上。我连忙向上一跳,顿觉身子腾云驾雾一般,定睛一看,已经站在屋顶。

    我不禁大喜,暗想:“我可真是英明神武,知道要挑这逃走的功夫!哈哈!”见那帮贼人站在地下,提着裤子骂骂咧咧,心中大乐。

    跟着听得一声大喝:“小子休走!”突然屋顶上多了几个人,都是赤膊上身,裤子也给腰带胡乱扎紧,显然穿得很是匆忙。

    我眼见那灰衣人也在内,不敢怠慢,飞身沿着屋顶便逃。虽然怀里抱着一人,但神行百变果然是一项神奇的武功,虽然只有第一层,但那几个贼人已给远远抛在身后。

    眼见后面追者已人影不见,我放慢脚步,刚才一番疾奔实在累人累得厉害,我又没有内功,一经停步便觉双腿犹如灌了铅一样,再也跑不动了。

    举目四顾,发觉已置身一片荒野。回想跑过的道路,好象也没有什么人家,那方府应该是座落在山脚,刚才我竟然已跑过一座高高的山头。

    怀里的方艳青悠悠醒来,见我在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显然累得不行了。突然挣扎了一下,翻身跪在我面前,含泪道:“多谢少侠救命之恩!方艳青定当相报!”

    我哪曾见过这阵势,顿时手足无措,拉着她手扶了她起来。方艳青骤然发觉自己原来一丝不挂,“啊”的惊叫一声,抱膝坐在地上,脸红过耳。

    我也颇为尴尬,虽对这迷人的胴体虽涎三尺,但这女孩刚刚身受奇辱,下身只怕受创不轻,自己又怎能乘人之危。当下脱下自己身上仅有的一件衬衣,披在方艳青身上,嚅嚅道:“方姑娘,我……我不是有心看你身子的。我……也只有这一件衣服,你先穿着吧。”

    方艳青道一声谢,坐了一会,身子又摇摇晃晃的。我知道她刚才只怕已给十几二十个人轮奸过,身子虚弱之极,伸手抱住她肩头,说道:“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躲一躲吧。”

    方艳青点了点头,将身子靠在我的怀里,轻轻喘息,过了半晌才说道:“走过这片空地有一间小屋,是我家静修之处,我们到那里去好不好?”我反正对地方毫不熟悉,当然说好。又休息了一会儿,抱着方艳青慢慢走过去。

    方艳青身体一有了依靠,更显虚弱之极,说话声音越来越低,一路指引,直走了两个钟头,才找到那间小屋。

    小屋中有一张竹床,上面只有一张被单。我抱着方艳青放在床上,给她盖上被单,坐在她的身边。方艳青感激地看了我一眼,闭上眼睛,不一会沉沉睡去。

    我叹了一声,看着方艳青睡美人的娇样,只觉又爱又怜。可是金庸的小说里明明没有这方艳青的名字,难道她只是个引子?如果她不是小说里的人物的话,那即使我上了她也不会有分数增加的。

    正自苦苦思索着,眼角忽然一瞥,方艳青盖到小腹处的被单下面露出几根毛来,正是她的阴毛。我脸上一红,想起那灰衣人说过方艳青骚毛比她娘还多,头不由自主探了过去,果然见到方艳青胯间一团乌黑,阴毛极是浓密。而胯下的阴毛却是沾着点点血迹,自是方艳青给猛烈轮奸时撕裂的阴部。

    我第一次如果接近地观察女人的屄,不禁面红耳赤,胯下鸡巴悄悄竖了起来。眼见方艳青伤口仍在渗出血水,却是不敢替她敷伤。一会儿看着方艳青的俏脸,一会儿看着她的屄,心猿意马,顿感手足无措。

    呆呆地也不知过了多久,忽听门外有人声喧哗。我一惊跳了起来,只听到我小屋四周都有脚步声。过了半晌,有一名汉子的声音叫道:“小子,你已经给包围了,识相的乖乖出来投降,可免受些皮肉之苦!”

    方艳青此时也已惊醒,轻挪一下身子,惊道:“他……他们找到这里来了?这……这……”这时头顶也有一阵脚步声,敌人这次卖了乖,连屋顶也守满人手。我探窗望去,只见屋前几尺处密密排开一队人,围了好几层。

    我暗暗叫苦,敌人知道我轻功了得,这次已然有防,这下一定跑不了啦。

    方艳青道:“他们怕屋里有机关,不敢攻进来。我们快想想办法。”

    我苦笑一下,无计可施。想起好容易花了200得到这个大好机会,却连一个小说中的女人也没见过就要GAMEOVER了。我只剩下10P的分数,可是回也回不去了,懊丧之极。

    方艳青也是毫无主意,眼神巴巴地看着我,似是在等着我想出救命之计。

    我暗叹一声,抬头见方艳青坐起身来,被单溜下少许,露出半边乳房来。方艳青的乳房又圆又大,我瞧了一眼,不禁暗暗吞下口水。心中转念一想:“要是这方姑娘确是小说中的人物,那……那我只要上了她,就会有分数回去了。可是以她身份,得分即使有也不会高,下次再进来的分数恐怕难有了。但现在只有这一个机会……”

    眼神跟方艳青的眼神一碰,见她眼中充满着期待和希望。不禁又踌蹰起来:“她是一个刚刚惨遭蹂躏的落难女孩,我为了一己私欲竟要投井下石!我……”心中暗打了自己一记耳光。

    门外又有人呼喝:“我数十下,再不出来我们就攻进来了!一……二……”我忙叫道:“你们等一下,让我再考虑一会儿……”门外那人冷笑一声,果然住口不数了。

    我把心一横,对自己说:“反正这是在游戏,我又何必当真。要是因此上不了黄蓉、小龙女,那才是心头大恨!”转过身来,走向床边。

    方艳青见我的眼神忽然有些异样,惊道:“你……你要干什么?”我一把抓下她围在身上的被单,扑到她身上,说:“对不起了,方姑娘。我要自保,只好对不起你了!”掏出早已憋得难受的鸡巴,一下猛捅入方艳青的屄之中。

    方艳青屄给轮奸得血肿,给我这么一来,疼得惨叫一声,双手用力想推开我。可是此刻的方艳青只剩下半条命,如何推得我动?给我鸡巴一下下撞击,疼得头上青筋直露,咬呀骂道:“你……想不到你也是个淫贼……狗贼!”

    我只装作听不见,鸡巴抽动几下,只感方艳青小屄的肉壁不停搐动,爽快之极,将我处男的精液猛喷在方艳青的小屄中。

    “砰”的一声响,木门已给踢倒,几个贼人提刀冲了进来。他们听到方艳青的惨叫声,终于忍不住攻了进来。

    我猛转过头来,只见一把明晃晃的刀正朝我当头劈来。大骇之余,叫了一声:“笑书神侠倚碧鸳!”眼前白光急闪,我睁开眼来,已然躺在自家的床上。只是心中犹如砰砰直跳,庆幸自己英明神武,将光盘贴着胸前,可以随时退出,捡回一条小命。

    坐起身来,发觉全身冷汗直冒,衣服已是湿漉漉的。定了定神,暗思这游戏果然刺激。

    可是这游戏明明叫做金庸时空,但却没有碰到熟悉的人物。越想越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当下先去冲个冷水澡,先冷静一下再说。

    我奸了方艳青后能够顺利回来,说明这方艳青确是小说中人物,可是怎么想也想不起金庸的小说中有这号人物,连身世遭遇相似的人也没有。忽然想起光盘的程序中有一项女人资料,忙解下光盘,放到电脑中启动程序。

    打开“侠女资料”一项,里面竟然只有一个方艳青!查看她的故事,却便是我看到的一幕,写到贼人冲入小屋,后面竟是一大串的省略号!看来这资料记录的是我的历程,却是找不到更多的信息。

    我暗骂一声,又去查自己的资料,发觉竟已有分数90P。屈指一算,那么匆匆一奸,竟得了110P,那方姑娘居然也不是个寻常的人物啊。

    正困惑间,屏幕跳出一个对话框:“怎么样?第一次游戏可愉快吗?”落款是金金。

    我回道:“是挺刺激的。”顿了顿,问道:“怎么……我又没上网,你是谁?”

    金金回道:“你一玩这游戏或运行这程序,就全程进入我们的监控之中,我们可以随时和你交流。我是在公司和你说话的。”

    我正困惑不解,忙问道:“可是我碰到的怎么不是金庸小说里的场景?”

    金金回道:“我们的游戏不一定要用小说中的场景,也可能是小说中某个人物前传或者在书中没有明提的事件。你这次碰到的是小说中一个人物在小说中出场之前的经历,事件可能是小说中没有的,但一定会符合这个人物在原着中的性格发展或剧情发展,不会是胡诌的。”

    我问:“那我要怎么样才能知道她是谁?”

    金金回道:“这个场景既然已被激活,就一定会有下文。不过由于我们采用的是随机方式,所以你下次可能进的是和这个故事无关的其它场景啊!”

    无论我怎么问,金金就是不肯告诉这方艳青到底是谁。我无可奈何,抱头细思,苦索金庸几部小说中有哪一个女人可能是方艳青将来的形象。忽然有一个人在我脑中掠过,我跳了起来,忙去翻书,果然这个女人原来的姓氏正是方!

    我苦笑道:“莫非真的是她?”

    =========================================各位猜到方艳青会是谁了吗?我只能透露她虽然不是一个女主角,但也是一个相当重要的角色,相信大家都会知道她的。

    不知道这种写法大家接不接受,我很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

    金庸时空第二回

    想到此处,我不禁挠了挠头,轻叹一声。心中急于再进入游戏探明究竟。

    有了一次经验,我这次慎重了一些,先进入程序,想买点器具防身。

    兵刃可真不便宜,而且我又不会使,带在身上也没用。想来想去,买了一把匕首,金庸小说中靠一把匕首救命的例子多不胜数。想起此行的目的,又买了一包蒙汗药,一包春药,兑换了十两银子,一共花掉了29P。取出光盘,系到颈上。

    这样进入游戏之后还剩31P,刚够退出。心想这次去可得一定要赚到下次进入的30P,还是躺到床上,念一声“飞雪连天射白鹿”,开始了我第二回的旅程。

    这次置身之处是一条小巷。我四顾无人,脚边倒有一个纸盒,打开一看,里面一把匕首、两包药粉、一绽银子,正是我买的东西。

    我将东西揣在怀里,走出小巷。其时正是傍晚时分,街上行人稀少,但我走过之处都惹来一双双好奇的目光,显然身上这套现在平常之极的装束在他们的眼中却是奇装异服。

    走过一间衣店,我花了五两银子买了一套华服穿上,手拿一把折扇,婉然一副富家公子模样。

    我信步乱逛,不多时将整个小城转了一圈,却是一个规模不大的小镇,看样子似在江南。

    金庸小说中有不少场景发生于江南小镇。反正想也无用,我便四处走走,先熟悉一下环境也好,等待着游戏情节的出现。

    果不其然,又走了一会,见一间客栈内走出两名年轻女子。两女身材苗条,都是手持一把长剑,看样子大约二十出头年纪。左首的绿衣女子相貌端庄,肤色雪白,长得甚是美貌;右首的蓝衣女子身材高挑,脸上化有淡妆,也是颇有姿色。两人一出客栈,径直出城而去,行色匆匆。

    我心想这该是我本次的目标了。当下展开神行百变,远远地跟在二女后面。

    两女行得甚快,路上又碰到几个人,我远远瞧见其中似乎还有和尚道士,听不见他们说些什么。他们叽咕几句,七、八个人走在一起,不久进入一片树林。

    我生怕给他们发觉,躲躲闪闪不敢走得太近。此时天色已暗,好在皓月当空,不致迷失目标。

    进入树林深处,那些人似乎与人交上了手。我轻步走近,见他们正围着一人相斗。中间那人身穿白衣,是个高瘦和尚,赤手空拳力敌数人,却迫得他们难以逼近。

    我脑中一闪,一个镜头在脑海在掠过,心中顿时了然于胸。果然打了一阵,听一个使剑的长须道人叫道:“彭和尚,我们又不是要你性命,你拼命干么?你把白龟寿交出来……”

    我暗笑道:“这次的目标是纪晓芙了。”眼珠不停在那绿衣女子身上打转。见纪晓芙使开峨嵋剑法,招数轻灵,仿若翩翩起舞。美人的舞姿直看得我心旷神怡。

    果然不一会彭和尚中袭倒地,绿衣女子,也就是纪晓芙了力护彭和尚,随后白龟寿替彭和尚挡了一剑、打了丁敏君一掌而死。纪晓芙当众被踢爆私情羞愤而去,彭和尚在丁敏君肩头划了一剑,杀了围攻他的其余五人后扬长而去。

    我知道还有常遇春和张无忌伏在一边,不敢骤然去追纪晓芙。待丁敏君驻剑一拐一拐地走了,才见常张二人现身。

    好容易等得常遇春和张无忌离开,我连忙展开神行百变,朝纪晓芙离开的方向奔去。

    却不料奔了一夜,至黎明时分,仍然人影不见。料想纪晓芙当是回到女儿身边去了,但我却不记得书中有否交代过纪晓芙的藏身之地。生怕自己奔得过快,反而将美人落在身后,当下又原路折回,回到树林之中。

    其时日已高升,林中静寂一片,我转来兜去,却是一个人也不见。心中懊丧之极,心想刚才就应径自去追纪晓芙,即使给张无忌等人发现了又何妨?这下却去哪儿找美人?信步乱走,后悔不已。

    忽觉前面树下似乎有人,我快步走近。见一蓝衣女子坐在树下,背倚着大树闭目小憩,肩上用白布包扎着伤口,襟前有点点血迹,正是丁敏君。

    我暗叹一声,心想既找不到纪晓芙,这丁敏君面目俊俏,也颇有楚楚之姿,可以拿来将就将就。何况这丁敏君是处女而纪晓芙不是,所得的分数未必会少多少。当下慢慢走近。

    走得几步,丁敏君发觉有人走近,倏地惊醒。跳起身来,拨出长剑指着我,喝着:“什么人?”身体摇摇晃晃,却是刚才给白龟寿一掌打得不轻。

    我笑着一揖手,道:“姑娘可是峨嵋派的丁女侠么?”

    丁敏君一怔,问道:“你……你认识我?”

    我吟吟一笑,说:“素闻峨嵋丁女侠乃是川中第一美女,姑娘的芳容早已传遍市井坊间,小生今日得仰芳容,真是三生有幸!”

    丁敏君听人直赞她美貌,显然甚是欢喜,脸色渐和。笑道:“川中……什么的,我怎么没听说过?你是谁?”

    我倒没给自己起过名字,总不能说我叫“rking”,脑中急转,杜撰了一个名字:“小生孙祖,素仰丁姑娘天姿国色,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丁敏君哈哈大笑:“孙祖孙祖?你是孙子还是爷爷啊?哈哈……”一笑之下心口又疼了,不由咳了起来。

    我忙道:“姑娘受了伤了?这……这……是哪个乌龟王八蛋打的?连这么如花似玉的美人也下得了手,真真岂有此理!那家伙一定是瞎了眼了!”装出一付咬牙切齿的模样。

    丁敏君道:“是……是魔教……”

    我道:“原来是魔教的大魔头!听说他们的妖法甚是厉害,要不然以丁女侠的本事,怎么会受伤?这杀千刀的大魔头是谁?是魔教教主么?”

    丁敏君道:“不是。是……是……”顿了一顿,看了我一眼,却不说下去。

    我叹道:“唉!这么说魔教中厉害的大魔头可真不少。听说尊师剑法通神,连武当的张真人也甘拜下风,丁女侠得尊师真传,听说已有尊师的八成本领,竟然也中了暗算!这魔教可真是不能小视……”故意将“暗算”二字说得大声一点。

    我高帽一顶顶飞扑而去,丁敏君显然有些招架不住了,脸上一红,说:“你听谁说那个……那个有八成本领的?”手中长剑慢慢放了下去。

    我笑道:“这个天下皆知啊。大家都说丁敏君女侠虽然年纪轻轻,但武功修为十年之内一定可以超越乃师,到那时魔教再嚣张十倍也没用啦!”

    丁敏君嫣然一笑,显是对我已全没戒心。问道:“那孙公子的尊师是……”

    我挠挠头,心想这女人在小说中甚是可恶,原来却是这么好骗。笑道:“家父是一个小小的县官,小生并非武林中人,只不过自幼好武,跟几位武馆的拳师学过几招。峨嵋派的剑法天下第一,小生是素来敬仰的。”见这高帽政策十分对路,当下更是满口胡言,直捧得丁敏君轻飘飘的,说话也就轻松很多。一路跟她胡扯,说得高兴,丁敏君竟请我一旁坐下。

    我说得天花乱堕,喉干舌渴。不知不觉日已近午,肚里咕咕叫了起来,自进入游戏至今已过了大半天,却是一点米也没下肚。皱眉道:“丁姑娘也饿了吧?这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可怎么办?我扶姑娘走吧。”

    丁敏君道:“不用了,孙公子。我伤口还疼,不想走。这儿有点干粮,一起吃吧。”从背上包裹里取出一个小包,打开来,却是一叠薄饼。

    我说:“这怎么好意思?”见到薄饼,立时想起韦小宝对付刘一舟的法子,心中暗喜。

    丁敏君道:“孙公子,你我一见如故,又何必客气呢?你仰慕我峨嵋剑法,我就带你去见我师父,请她收你为徒如何?”对我又是一笑。

    我看她笑容娇艳,忙道:“这……这当然是求之不得啦!那我就不客气啦,丁师姐!”将折扇收入怀中,顺手在一包药粉中一摸,手上沾了一些。仓促间也不知是蒙汗药还是春药,心想反正?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