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36 部分阅读

    这情况下厅上之人一小半远远躲开,而大部分都是萧半和的好友,他们都出手对付清兵镖师,萧半和则与卓天雄交战,我朝着林任二人叫道:“这次胜败就靠你们了!”然后杀了过去。

    袁冠南在此时接过他书童递来的书篮,一扬手之下从书里飞出无数薄薄的金叶子,引得不少清兵镖师都伸手去抢,只有周威信并不动,但在萧中慧背后的那把刀已经离开了。我知道时机到了,喝道:“是朋友的退开!”空着的左手使出师父所教的满天花雨暗器手法,满天飞针穿插在金叶子当中,只听到一阵“哎呀、哎哟”之声,大批敌人受创,各位宾客再次杀上,使形势转为有利。不过我暗器出手后却踏出凌波微步,左手再弹出四记一阳指,在替萧中慧解穴的同时也令周威信的手腕吃痛而放手。

    我一把抢过萧中慧,将鸯刀交到她手,说:“我们一起上!”萧中慧看到林任二人正以夫妻刀法配合来挡住两位清廷高手,护住两位夫人,顾虑尽去,便说:“好!”

    我这一对夫妻刀法比林任二人的更要强上许多,加上我的强劲内力,被我砍中者伤口深可见骨,遇者披靡,直到另外那四名清廷高手一起过来围剿才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四人除了两人拿刀剑以外,还有人拿长枪,有人拿两块铁盾,这四人功力都在270到300之间,配合起来很有可能比我和萧中慧的夫妻刀法更强,如果是我一人使出则难说,所以我不能再只是靠单手了。

    我左手连扬,两把飞针过去,那个使盾牌的侍卫却能将之挡下,说明其轻功修为还不错,但当我一边以夫妻刀法攻击,一边转用金蛇秘籍中那诡异的暗器手法时,那些银针则拐着弯或破空,或贴地后上飘,或直飞后转打身后,轨道不定,那使盾牌者应接不暇,但还是中了两针,手上动作慢了许多。我等的正是这个机会,趁那侍卫不能再那么灵敏时狂攻过去,更运上了霹雳神功,招架的刀剑两侍卫被震得退开,使枪的侍卫负责远攻,却尽被萧中慧使刀挡开。

    此时四人联手之势已破,我再发飞针使他们各自为战,才一个箭步上前踏住一块铁盾,另一块来招架时被鸳刀挡开,我的左手却在此刻伸出捏住那侍卫的脖子,以北冥神功迅速吸干其内力后捏碎其喉管,再扑向另一侍卫。这回倒是用“雷爆震五岳”挡开长枪,才伸手捏颈吸功,另两侍卫见我一对一的情况下几个照面就将他们两同伴杀死,吓得战栗不已,等我再转向他们的时候,他们便不约而同地转身逃了。

    我见此不由一笑,然后和萧中慧一同去帮萧半和,萧半和本与卓天雄打了个难分难解,见我二人过来,便让开一边,卓天雄也知道厉害,马上拿出他那对钢鞭迎战。卓天雄其实实力也不差,他以“震天三十掌”与“呼延十八鞭”两项绝技成为大内七大高手之首,可今天却遇上功力相当的萧半和,再遇上我和萧中慧合使的夫妻刀法,只能勉强招架。我看了看萧中慧,她也看看我,似乎是说只想以夫妻刀法破他,我便不用其他手段,却将手缩入衣袖里再伸个握着的拳头出来,再以强劲内力挥刀猛攻。

    我这一下虽是虚招,可是卓天雄必须提防我的暗器,因为刚才就是因为暗器才令大量手下伤亡,于是他的力道不敢运足,要留下部分来应变,不过此时我的内功已经比他高,我的指数已经达到340,凌驾于卓天雄之上,这一加一减,便使我立于不败之地。

    我的每一击都灌注强劲内力,使卓天雄每使一招便震开少许,挡萧中慧的那条鞭也软弱无力,令萧中慧在他身上留下不少印记,就在我两式连发时卓天雄便挡不住了,左腿被砍伤。没有了轻功来躲避,卓天雄便只得任我鱼肉,在他身上再多加十数伤口后,我也不再等了,伸手送了他去陪他已死的同伴。

    那边林任二人的配合越加熟练,将那两名侍卫打伤打跑了,我甚是高兴,与萧中慧齐上,两对夫妻刀法施展起来哪里还有人抵挡得住,来犯众人发一声喊后纷纷逃跑了。在我称赞林任二人时,萧半和已发令让众人收拾细软,火烧此庄,退往中条山。

    半路上萧半和向大家说明自己是太监,并将掩护两位夫人多年之事说出,萧中慧才对萧半和说她并非自己女儿之事悉怀,却并不想改萧姓而从生父的杨姓,杨夫人体谅她对萧半和的感激,也没有反对。

    半路上,被任飞燕消遣去了捉碧血金蟾的太行四侠也赶来了,他们当然是空手而归,但我却因为时间关系而只好提前离开,向萧中慧重新说明那两年之约,让她等我。

    萧中慧将鸯刀还给我说:“平哥哥,这把鸯刀你先拿去吧,如果在我手上我怕保护不周啊。另外不要说一两年,无论是多久,只要你愿意来找我,我就一定会等你的。”

    我感激不已,也不知说什么好,只有紧紧搂住萧中慧以表达我的心情,良久之后才分开,告辞离去。

    新金庸群侠传23

    作者:kenmei我与萧中慧分别后,快马加鞭赶到衡山城,却比原定日子早了半天,我便先不到约定的地点去,而是到一处酒楼去吃饭。

    可是我还没有上楼,便听到两个人在楼上大声说话,连忙坐到一楼的角落去,以免和他们碰面。但是就这时,我听到在他们两人的身边又多了一把女孩的娇媚声音,我叹了口气,心想自己可真是碰上好玩的事了。

    原来,我听到的是一个老熟人田伯光的声音,听其说话就是和华山首徒令狐冲讨论恒山仪琳的问题,好不容易田伯光才放过了仪琳,她下楼的时候我看了一看,果然长得不错。只见她还只是十六七岁年纪,便已清秀绝俗,容色照人,恰似明珠美玉,纯净无瑕,她身形婀娜,虽裹在一袭宽大缁衣之中,仍掩不住窈窕娉婷之态,两只纤纤小手白得犹如透明一般,实是一个绝丽的美人。

    但是仪琳离开时却仍依依不舍地看着楼上,犹豫一阵后便以轻功返回楼上,正好看到田伯光、令二人坐斗之事,以令狐冲苦肉计惨胜告终,田伯光负气而走。田伯光经过楼下时,我传音告诉田伯光说:“田兄,我是伊平,你不用作声,我等一下去找你。”

    田伯光也聪明,看也没看我这边一眼便出门去了,但我还没来得及上楼,两名青城弟子已经进来上楼,我还没搞清怎么回事便发生意外,受伤非浅的令狐冲赏了其中一人一脚,和我当初赏他们的一般,那家伙飞下楼后我才看清他真是当时被我踢的罗人杰。罗人杰怒而拔剑冲上楼去,居然将令狐冲刺至重伤,却被令狐冲用计刺死,另一青城弟子慌得马上将罗人杰的尸体送走,仪琳也以为令狐冲死了,哭着离开了。

    我等他们都离开了,就马上上楼查看令狐冲的伤势,却见一个老者和一个花信初至的小妹妹站在令狐冲的旁边,而当我试探令狐冲之伤时,则发现其伤口附近已被点穴止血,可是伤口太多太深,我便取出云南白药替他先治外伤,然后才与那一老一少商议运走令狐冲。

    那女孩穿一身翠绿衣衫,皮肤雪白,一张脸蛋清秀可爱,眼珠却直盯着我看,当我问她时,她说:“好吧,我帮你。”

    为了掩人耳目,我决定将令狐冲送到衡山城首屈一指的大妓院群玉院里,这样如无意外也不会被人发现,然后再让小妹妹曲非烟去请仪琳拿她师门的治伤灵药来帮令狐冲复原,我去找田伯光,而曲非烟的祖父曲洋则留下机动。本来我要替令狐冲治疗简直是容易得很,但我想看看失去了岳灵珊的令狐冲有没有办法使仪琳上手,而且我抢了岳灵珊而对令狐冲有些内疚而要使他转移目标。

    我很快就找到了田伯光,与他商量几句后田伯光就明白了情况,答应我的请求去替令狐冲当一天的护法。既然令狐冲有人保护,我当然是去刘家找曲非烟,但我经曲非烟的介绍,没经大门便进入刘家后院,见到与曲非烟相熟的刘家闺女刘菁。

    此女长得大方漂亮,是典型的大家闺秀,我想到她要和刘正风一同被灭门就感到惋惜,于是私下劝她离开。她听我说后本想让我多救几个刘家家人的,但我跟她说明对方出动近百高手前来,如果只是她一人还好办,再多一人都极易被发现,而且刘家子女中就她成年,虽然武艺不怎么样,可总有些许自保自理的能力。刘菁听后才答应下来,被我悄悄带出刘家。

    我对衡山城不熟,恐怕对方会进行搜捕,便先买通群玉院的老鸪,将刘菁暂时藏起来,刘菁为了生存也忍了下来。

    这些事做好后,曲非烟也将仪琳带来替令狐冲上了药,将他的命救了回来,田伯光则依照我的吩咐将后面跟来的家伙料理了,却看在仪琳的面子上留下了恒山派的一个尼姑。这下可好,那尼姑将刘正风等人都引来了,余沧海还是第一个来到,和田伯光交上了手。

    田伯光在与我分手一年后实力也有所加强,道德也有所提升,不再是邪恶之人,而只属于正邪之间而已,这可得多谢我的劫富济贫的方针。这时的田伯光比半年前的我更强,可手上没有宝刀,只能和余沧海硬碰,他的长处在于狂风刀法的快、狠、准,前300招都是他占主攻,可余沧海胜在内力浑厚,在300招后渐渐占得上风,田伯光却在此时借口刘正风等人来帮忙而逃走了,他号称“万里独行”,轻功速度方面比我更为厉害,余沧海等人没有一个追得上他,只好作罢。

    就在田伯光吸引他们注意力的时候,我将仪琳接了出来,以免令狐冲难做,却没想到他为了掩护曲非烟一样成了被人讥讽的目标,更受了余沧海一记掌风,刚开始复原的身子又受创了。

    而我搂着仪琳躲在远处不敢声张,我将仪琳搂在怀里,处女幽香和尼姑的气味直冲入我的鼻子里,而我的手碰到的都是温柔细滑的肌肤,再加上紧张感简直可以令人犯罪,却只能勉强压制住,只用嘴唇微微在那鲜亮的光头上印了一下。仪琳则看得紧张无比,根本没有注意自己处身于一个随时会爆发的火山口上,也没注意我的举动。

    直到余沧海等人离开了,我才和仪琳分开,两人脸上都红红的,为摆脱尴尬,我便让仪琳先将令狐冲带走疗伤,我则去与曲非烟到刘府看情况。

    但当我再次来到刘家附近时,我以听骰之术听到有许多高手的气息,而且很多都是尽量掩饰着自己的存在,我再问曲非烟,知道刘正风是时候进行金盆洗手仪式了,对方也将所有注意力集中在刘家身上。

    我便赶紧回去将刘菁带出来,送至城外,送她盘缠,指点路径,让她去我初出发时的草庐暂避,迟些日子再去其他地方。本来我也不愿泄露我那个藏身点,但是现在她无亲无故,没师门没朋友,也不知道可以干什么活,只好借个地方给她。刘菁对我的相救千恩万谢,方才离去。

    我这时前往与曲非烟约定的小瀑布那里,期待出现奇迹,刘正风和曲洋都会没事,但事情发生总不全如人意,虽然除了少林、峨嵋等少数大派,五大剑派、武当、青城等门派以及不少其他人马都到场,但是由于嵩山派高手尽出,恒山等各门都被气走,刘家依然遭到灭门。曲洋虽然将刘正风救出,但二人都遭到极重的创伤,活不了多久了,我暗叹命运之难以抗拒,我猜到剧情也只能救出一女而已,慨叹之余便请二人最后演奏一曲。

    只听琴箫悠扬,甚是和谐,我脸露微笑地在旁欣赏,但心中知道形势的险峻:“本来这里正有瀑布的声音遮盖,却没想到流水轰轰之声,竟然掩不住那柔和的琴箫之音,刘正风曲洋二人的内功实在不错。可是这样的一对高手居然也被嵩山派的人打至重伤近死,对方的实力超出原先预计甚多,如果我遇上他们,一定不能力敌而只能智取。”

    忽听瑶琴中突然发出锵锵之音,似有杀伐之意,但箫声仍是温雅婉转。过了一会,琴声也转柔和,两音忽高忽低,蓦地里琴韵箫声陡变,便如有七八具瑶琴、七八支洞箫同时在奏乐一般。琴箫之声虽然极尽繁复变幻,每个声音却又抑扬顿挫,悦耳动心。我只听得心旷神怡,几乎要鼓起掌来。

    又过了一会,琴箫之声又是一变,箫声变了主调,那七弦琴只是玎玎璫璫的伴奏,但箫声却愈来愈高。我这回则感到一阵莫名的酸楚,竟令我想起一些不快的往事,就如影的冷漠、韩柏松的嚣张跋扈,尤其是小辣椒她们的无主见,就为了她们拜兄的一句话就甩了我。这件使我深以为耻的事本是我深藏在心里的秘密,居然因这琴箫之音而重泛心头,我的懊恼、气愤、不甘等负面情绪不受控制地泛滥。

    我的另一半心神清楚地知道,这是走火入魔出现的前兆,可是我之前并没有防备,也没有动用“心分二用”的心法,所以它有心无力,只好期盼此曲快些停下。

    就在我失控之前,突然间铮的一声急响,琴音立止,箫声也即住了。霎时间四下里一片寂静,唯见明月当空,树影在地。我的心神渐渐回复了,但是犹如刚和十多人交过手那样,全身不停冒出冷汗,战抖不已,口中也不停喷出白气,如果现在有人要杀我,正是最好的时候,我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猛听山壁后传来一声长笑。笑声未绝,山壁后窜出一个黑影,青光闪动,一人站在曲洋与刘正风身前,手持长剑,正是嵩山派的大嵩阳手费彬,嘿嘿一声冷笑,说道:“你们几人好兴致,现在曲已奏完,是时候送你们上路了。”

    曲非烟此时已顾不得看我,刷刷两声,从腰间拔出两柄短剑,抢过去挡在刘正风身前,叫道:“费彬,先前刘公公饶了你不杀,你反而来恩将仇报,你还要不要脸?”

    费彬阴森森的道:“你这女娃娃说过要将我们嵩山派赶尽杀绝,你这可不是来赶尽杀绝了么?难道姓费的袖手任你宰割,还是掉头逃走?”

    刘正风想劝曲非烟快走,但他受了嵩山派内力剧震,心脉已断,再加适才演奏了这一曲《笑傲江湖》,心力交瘁,手上已无内劲。曲非烟虽然抢攻,但以其低微的武功又怎么是费彬的对手?

    费彬见她双剑一防一刺,不由嘿的一声笑,长剑圈转,拍的一声,击在她右手短剑上。曲非烟右臂酸麻,虎口剧痛,右手短剑登时脱手。费彬长剑斜晃反挑,拍的一声响,曲非烟左手短剑又被震脱,飞出数丈之外。费彬的长剑已指住她咽喉,向曲洋笑道:“曲长老,我先把你孙女的左眼刺瞎,再割去她的鼻子,再割了她两只耳朵……”刘曲二人连道不要,可费彬哈哈大笑,提起长剑,便要往曲非烟左眼刺落。

    可这时费彬忽觉有阴力及身,大吃一惊,顾不得伤人,急速转过身来,挥剑护身,但这下反应已经慢了,他左手中了我一记无相劫指,右脚被我六脉神剑所伤,我也已经拔出刀来站到曲非烟的身前与之对峙,然后叫曲非烟退开。

    费彬大怒,刚才他看我有如一个病君模样,没有对我留意,却伤在了我的手下,不由又惊又怒,喝道:“你是谁?竟敢包庇魔教中人?”

    我懒得和他说那么多,一下跳起使出“雷爆震五岳”,令费彬招架不已,但这回攻势倒会让他清楚我的实力,所以我左手一扬,几枚银针发了出去。

    费彬冷笑道:“你的实力就只此而已?那你拿命来吧!”左身下沈,闪过飞针后一掌就向我尚在空中的身子击来,同时使剑缠着我的刀不能回去招架。

    我身在半空无处可逃,只好一掌递出,刘曲二人见状大叫不好:“小兄弟,那是费彬成名的大嵩阳掌,不能接啊!”

    费彬大笑:“想逃也逃不了了。”

    我脸色大变,在即将接触时手掌微缩,想尽量减少伤害,可费彬却猛地吐气进掌,手掌伸长,狠狠地撞上了我的手掌。但是这回到费彬脸色大变了,他的掌力全被我的北冥神功所吸,而且是他拼命冲前与我斗掌,便无法完全掌控内力,被我趁机大吸特吸。

    我借势牵着他的掌上升至其头顶,令我的优势完全展开:我的右手刀从上往下不停急砍,是霹雳刀法中的新绝招“惊世天雷”,招式强劲而连绵不断,缠住了费彬的剑;我的身体重量全压在费彬的左手上,费彬要是不运功抵挡,就会被我的掌势刀势下压得更厉害,要是运功,也只是送功力给我。要解此局除非是他将自己的左手砍下或将我甩出去,但又谈何容易?何况我双腿还可以自由地使出鸳鸯连环腿,从费彬的后背攻击,费彬也不大可能不运功抵挡,从而又加快了我吸取功力的速度。

    费彬支持了好一阵,我却平白多了一阵练习北冥神功、鸳鸯连环腿和霹雳刀法的机会,所以我也不急于干掉他,果然,在对我自己的探测中,这三样功夫各提升了一级,真得多谢费彬。

    费彬也心知不妥,只好不顾身份要将我甩脱,但我手掌一翻,反而将他手腕拿住,抓住脉门就可以更好吸取功力,费彬变成自作自受。不过他一计不成有又来一计,他运足功力将剑连同我的刀震飞,用手抵挡我的腿功,却被我右手直打其肩,他反手来挡时便又被我抓住其手,全身受制,这一下无论是他使地堂拳着地打滚,或是纵横跳跃,也总是摆脱不了我,更不要说使我有脚着地,他的头上身上更不知被踢了多少脚,曲非烟乐得拍手大笑。

    本来费彬那强达500的功力比只有360的我要强上许多,可是他轻敌之余还遇上了我如此不按常理的打法,又被我所学的诸多武功所克制,败面甚大,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要是费彬不顾一切将自己的内力全灌过来,我那刚练得四级的北冥神功又能消化得了多少,为了保护经脉不被爆破我就要被迫放手。

    此时我们交手已经半个时辰,我的北冥神功已经吸得差不多了,费彬的内力和体力也显示出消耗过度的情况,我知道时候到了,双手一分,后跃半个筋斗跨坐在费彬的双肩上,双手抓向费彬的天灵和脖子,拼着被费彬的一双回防的手抓得血花四溅,双手一拍天灵一扭脖子,将这大名鼎鼎的大嵩阳手费彬活活弄死了。

    我离开了费彬的尸体到一旁喘息,忽然间耳中传入几下幽幽的胡琴声,琴声凄凉,似是叹息,又似哭泣,跟着琴声颤抖,发出瑟瑟瑟断续之音,如是一滴滴小雨落上树叶。我惊问:“是潇湘夜雨莫大先生到了么?”但听胡琴声越来越凄苦,我的心情随之沉重,不禁叫道:“莫大先生,怎地不现身相见,难道是在下的古怪武功类似魔教的吸星大法?”

    琴声突然止歇,松树后一个瘦瘦的人影走了出来。我久闻“潇湘夜雨”莫大先生之名,但从未见过他面,这时月光之下,只见他骨瘦如柴,双肩拱起,真如一个时时刻刻便会倒毙的痨病鬼,没想到大名满江湖的衡山派掌门,竟是这样一个形容猥琐之人。莫大先生叹道:“本来费彬要杀害我师弟,我是应该出手的,但是你竟以奇招出手,居然可以将费彬杀死。我实在不知该赞同你保护师弟,还是反对你杀五岳剑派中人好……”

    刘正风听到莫大先生有心维护自己,大为感激,拱手道:“师兄……”

    莫大先生伸手截住他下面的话,对我说:“这事我当作不知道,你好自为之吧。”说完便随着一阵哀伤的胡琴声飘然而去了。

    刘正风感慨莫大先生之谊时,曲洋对我说:“小兄弟,老夫有一事相求。”

    我连忙道:“前辈但有所命,自当遵从。”

    曲洋向刘正风望了一眼,说道:“我和刘贤弟醉心音律,以数年之功,创制了一曲《笑傲江湖》,自信此曲之奇,千古所未有。今后纵然世上再有曲洋,不见得又有刘正风,有刘正风,不见得又有曲洋。就算又有曲洋、刘正风一般的人物,二人又未必生于同时,相遇结交,要两个既精音律,又精内功之人,志趣相投,修为相若,一同创制此曲,实是千难万难了。此曲绝响,我和刘贤弟在九泉之下,不免时发浩叹。”他说到这里,从怀中摸出一本册子来,说道:“这是《笑傲江湖曲》的琴谱箫谱,请小兄弟念着我二人一番心血,将这琴谱箫谱携至世上,觅得传人。”

    刘正风道:“这《笑傲江湖曲》倘能流传于世,我和曲大哥死也瞑目了。”

    我躬身从曲洋手中接过曲谱,放入怀中,说道:“二位请放心,晚辈自当尽力。”

    刘正风道:“伊贤侄,这曲子不但是我二人毕生心血之所寄,还关联到一位古人。这笑傲江湖曲中间的一大段琴曲,是曲大哥依据晋人嵇康的《广陵散》而改编的。”

    曲洋对此事甚是得意,微笑道:“嵇康这个人,是很有点意思的,史书上说他‘文辞壮丽,好言老庄而尚奇任侠’,这性子很对我的脾胃。嵇康因事遭弹劾,临刑时抚琴一曲,的确很有气度,但他说‘《广陵散》从此绝矣’,这句话却未免把后世之人都看得小了。我对他这句话挺不服气,便去发掘西汉、东汉两朝皇帝和大臣的坟墓,一连掘二十九座古墓,终于在蔡邕的墓中,觅到了《广陵散》的曲谱。”说罢呵呵大笑,甚是得意。

    我问:“那请问那《广陵散》的曲谱现在在什么地方呢?”

    曲洋叹道:“我藏在我在我教的住处里,只是现在不知还在否?还有一事,我俩去后,小菁和非非两人就拜托你帮忙照顾了。”我自然点头答应,曲洋便转头向刘正风正风道:“兄弟,咱们这就可以去了。”刘正风道:“是!”伸出手来,两人双手相握,齐声长笑,内力运处,迸断内息主脉,闭目而逝。

    我吃了一惊,叫道:“两位前辈。”伸手去探二人鼻息,已无呼吸。

    停了一会,我翻开《笑傲江湖》曲谱来看,只见全书满是古古怪怪的奇字,竟一字不识。我认识的就只是简谱和五线谱,却不知这是七弦琴的琴谱,只好暂时收好,和曲非烟随便挖了几个坑将刘曲费三人埋了,便带她离开。

    由于曲洋临终之托,我要照顾曲非烟,但又不方便带她到处去,只好找一户农家将她安置下来,让她等我消息。

    然后我做了件很少人想到的事──返回刘家,可是我却在以听骰之术作侦察时仍发现有两名嵩山弟子潜在暗处看是否有漏网之鱼,而为了引出剩下的人,刘家的尸体依旧如死时般留着,实在是没有道德。我心中大怒,潜行到一人附近,用一阳指点其穴后伸手抓其喉及丹田,吸尽其微薄内力才拍碎其天灵,对藏在另一处的另一人也同样处理。

    没有了碍手碍脚的人,我便对刘家进行搜掠,拿到一批金银财宝,反正已经是无主之物。但我转念一想,看到满地是刘家家人弟子的尸体,还有那两个嵩山弟子的尸体,被人看到也不好看,便将刘家的尸体摆好后放一把火,把刘家烧了个通透。我对着火场默默念叨:“你们安息吧,我会为你们向嵩山派报复的了。”

    我找地方洗去手上衣服上的血迹后再返回现场,见到各门派的人因为这大火又集中在刘家附近,嵩山派少了一个第二代和两个第三代好手,急得不得了,其他各派都各怀心事。而我也在此见到了华山派众人,我连忙过去见礼,与袁承志打招呼,更和岳灵珊私聊不已,由其口中得知了令狐冲回到客栈休养,仪琳则回到其师定逸那里去了,这消息使我安心下来了。

    刘正风金盆洗手一事就以这样莫名其妙的情况结束,各派都分头离去,我则暂时与众人分开,先回去见曲非烟。

    我去到的时候,曲非烟正躲在床上,我坐近问她怎么了,谁知她转过脸来,只见两行清泪正流淌在她的脸上,我一下就明白了,便轻轻地替她擦去泪水,将她搂入怀中轻声安慰。

    曲非烟的泪水依旧慢慢流出,沾湿了我的衣服,她哽咽着说:“我父母早亡,爷爷就是我唯一的亲人。当认识刘爷爷后,他也待我象亲孙女一样,所以我也开心很多。但是今天嵩山派的坏人居然一下就把两位爷爷都杀死了,我现在一个亲人也没有了。”

    我听后很不舒服,便使她的脸对着我,低头吻干她脸上的泪水后说:“你爷爷不是将你托付给我吗?现在我就是你的亲人了啊。”

    曲非烟看定了我,忽然闭起眼睛,对我说:“既然是这样,那平哥哥,你就给非非我一个吻吧。”

    我明白她的心情,她需要我一个确实的承诺,而不是随口的答应,便轻轻地吻上了她。

    曲非烟感受到后,身子产生了些微的颤抖,但忽然伸出双手搂住了我的脖子,并伸出自己的小香舌来试探,我顺其自然,打开门户迎接丁香,从而使我的轻吻变得充满热情,使她的身子也热起来了。

    松口之后,曲非烟的眼中多少恢复了些神采,但却以遗憾的语气对我说:“平哥哥,你是怜悯我还是只看在爷爷的份上呢?怎么我感到你对我没什么兴趣似的?”

    我叹了口气,轻轻抚摩着她的秀发说:“两样都有吧,你还小,而且刚失去亲人,我……我似乎有点趁人之危……”

    曲非烟搂着我的手渐渐松开,脸色黯淡了许多,低头喃喃地说:“我现在也就剩下平哥哥你这个亲人了,如果连你也不要我,那我……那我真的就是没人要的孤儿了……”说着说着她似乎想到了些什么,忽然抬头问,“我和菁姐姐来比的话,平哥哥你是比较喜欢菁姐姐吧?”

    我没想到她居然问这样的问题,不由楞了一楞才说:“吓?你干吗问这个问题?”

    没想到曲非烟对我那一楞的反映十分的注重,将手抽回去后说:“我就知道大家都喜欢菁姐姐那样的美女,我是个没人注意的小孩而已。但我和菁姐姐一起洗澡的时候,菁姐姐还赞我长大以后会出落得更漂亮呢。”

    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曲非烟已迅速地脱下了身上的衣服,站到了床前说:“平哥哥,你看看我,我已经不小了。”

    我仔细看了看曲非烟的雪白躯体,只见她骨架很小,由于比钟灵还要小不少,所以比已经长成的少女要矮些,但皮肤雪白,一张脸蛋清秀可爱,手指纤细,玉腿结实有力,那私密处只有稀疏的一点毛遮掩着桃源洞口,看起来满是不错,确是个美人胚子。要比起来,刘菁已经是少女,相貌身型属于中上但非很突出那种,说不定以后真会被曲非烟比下去。

    我向曲非烟伸出手去,当摸上她的脸时,她不由颤抖了一下,但很快就平静下来,闭上双眼,由得我的手在她身上游移。

    我的手由她的脸移到她那小巧的下巴,然后顺着脖子下移到胸前。她虽然仍是个青涩的苹果,但胸前已鼓起两个小包,捏上去松软松软的,即使没有熟女的富有弹性,可感觉还不错。再往下移,我可以感觉到,曲非烟相对平坦的腹部可能是因为有进行练武,所以并没有传言中小女孩可能会有的babyfat。在腹部以下,我用手指试探性地伸到桃源洞口去,但因为曲非烟双腿紧并,没有什么空隙进去而放弃,但看得出,曲非烟对这最后的禁区还是很紧张的,同时也露出了羞涩的神色。我便不难为她,只是捏了捏那没有赘肉的玉腿,便让她回到床上去。

    曲非烟回到床上后并没有作声,只是用羞涩和期盼的眼神看着我,我将她搂在怀里轻轻问:“非非,你真的想让我现在就要了你?”

    曲非烟虽然还是害羞,但仍然点头说:“平哥哥,我都把一切都给你看了,难道你还嫌弃我吗?”

    我连忙说:“当然不是,正如你菁姐姐所说,你是个美人胚子,过多几年你会出落得更漂亮呢。”

    曲非烟没有让我再说下去,直接向我要求道:“既然是这样,那平哥哥你现在就要了我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呢?……”话音越来越小,似乎又想起两位爷爷的事。

    我连忙说:“不会的。既然你这样要求,那你就等一下,我进去洗洗身子先,马上出来。”

    等我出来后,我便将曲非烟搂在怀里肆意爱抚,她虽然有点紧张,但随着我的热吻以及掌中的热能通过爱抚传遍她的全身时,她便放开羞涩,尽情地享受本不应该属于她这年纪的床第欢娱。

    我注重的却不是过程,反倒是这难得尝到青涩苹果的机会,以后很有可能没再有这机会,所以一定要细心体验。青涩的其中一项是当事人无法清晰辨认感受到的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很难作出恰当的反映,一来会对本身的享受大打折扣,同时也使对方调整动作等失去了准确的凭据,对制造出最成功最顶峰的高潮产生负面影响。

    现在我就是这样的情况,当我揉捏刺激曲非烟那未成熟的胸部时,她并没有出现如同其他女子一般的得到应有的快感,她似乎只是表现出应有的羞涩和一种茫然的感觉,似乎她并不知道如何表达那种感受到的刺激或是难以感受到那种刺激。直到我低头去舔食她小巧的乳头时,那与生俱来的母性本能才勉强使她有了感觉,但相对于其他女子,她所感受到的刺激远难相比。

    连胸部这么敏感的区域都如此难搞,何况其他地方呢,所以我花多了一倍多的时间才完成得了前戏,让曲非烟那干涸的禁地流出蜜汁来。可是这样还不足够,这样的程度还只能我我的手指勉强伸进去,但里面非常紧,可能她自己也并没有怎么深入发掘过,我要经过挑、挖、震等手段才能使手指探到那颗肉珠的旁边。

    肉珠可能就是曲非烟的G点,才用手指震动着去刺激它没多久,桃源洞里似乎就爆发了山洪,蜜汁连连输出,她也被刺激得尽力仰起头去,抑制着自己的叫春之声,连叫我帮她止痒。

    我看了好一阵,确定桃源洞已被开发得适合我进去时,我才用双肩托起曲非烟的双脚,将洞口撑得最大,然后把分身在洞口研磨,直到感觉良好时才告诉她要进去了。曲非烟已被刺激得受不了了,只懂得点头,然后我才运起武当内功,将分身刺了进去。

    我是第一次将武当内功运用在这事上,因为平时用的霹雳神功太过刚强,使分身坚硬无比,对于一般的情况是不二之选,但对于曲非烟这种小女孩来说太难为她了。武当内功以柔为主,我感到它令分身变得如同蛇一样柔软而可作出变化,很适合现在的情况。

    分身缓缓地刺了进去,通过了我用手协助张开的洞口,利用蜜汁的润滑深入了狭窄的里面,但这样的情况下,曲非烟还是略略感到痛苦,我便让分身就在其处女膜外四处冲撞,尤其是冲击肉珠,使她尽快适应这程度的冲击,然后才好直冲花心。

    一会儿后她终于适应了,我便轻声说:“忍住痛,很快就舒服了。”曲非烟感到我的分身就在处女膜外面徘徊,又怎么不知道我说什么,点了点头,银牙紧咬,双手紧紧攥住了那薄薄的床单。

    我猛一加劲,分身就一气冲破障碍,带着蜜汁直撞上花心,曲非烟明显是感受到疼痛的,但因为已经有了身心的准备,也有了润湿,痛楚也减弱了许多,所以只忍了两下,便松开牙齿在微微地喘气。我也没闲着,分身在花径中又出又进,更不断地扩展路径,使因为狭窄而产生的摩擦痛苦大大降低了。

    本来我可以给曲非烟一个完美的高潮的,但是她等一下还要离开此地,又要躲开嵩山派可能还存在的追截,所以不得不让她保存一定的体力,同时我已经将她变成了我的女人,完成了她的愿望,所以我便仅抽插两三百下就完成了。但虽然如此,初次尝到极乐的曲非烟一早已经泄了,感到了未曾有过的满足,也不再对我有其他要求。

    我在她休息完后,交给她一些银两,让她追上刘菁,一起到草庐等我,然后我再赶上华山众人,一道回去华山。这回收获不少,夺取了许多内力,道德、经验上涨,也得到传奇曲谱《笑傲江湖》,救了两女,果然是在外修行也有在外的好处。但事后回想,火烧刘家这事是否正确呢,我自己也说不上来,只是我当时的一个念头而已,可能这就是所谓“率性而行”吧。

    回到华山后,我和袁承志回去见师父,而岳不群等人则回派中。过两天,我从岳灵珊口中得知,岳不群原谅了令狐冲之过,却要他面壁一年,我心想这可是个好机会,便让岳灵珊带我上思过崖。于是,十几天后,岳灵珊借口带食物上山给令狐冲,趁机将我带上思过崖,原来那是玉女峰绝顶的一个危崖,危崖上有个山洞,是华山派历代弟子犯规后囚禁受罚之所。崖上光秃秃的寸草不生,更无一株树木,除一个山洞外,一无所有。

    令狐冲看到岳灵珊上来,显得甚是兴奋,可看到我跟在后面,脸色有点变化,只不过因为衡山一行,他受我恩惠,才没有反对。

    岳灵珊道:“大师哥,十多天没见,面壁出什么好玩的东西呢?”

    令狐冲道:“暂时还没有,小师妹,你在下面有没有学什么新招?”

    岳灵珊道:“是啊,妈教了我一套新剑法,说什么你也猜不到的呢。是‘玉女剑十九式’啊!”言下甚是得意。

    令狐冲微感吃惊,喜道:“你起始练‘玉女剑十九式’了?嗯,那的确是十分繁复的剑法。”

    我也知道,这套剑法这套“玉女剑”虽只一十九式,但每一式都是变化繁复,倘若记不清楚,连一式也不易使全,而且这剑法专为克制别派剑招之用,重在随机应变,决不可拘泥于招式,一上手练便得拆招,按我看来就象是独孤九剑的具体化版。

    华山派中,只有岳不群和令狐冲博识别家剑法,另外还有林平之这小子会辟邪剑法,但令狐冲在思过,岳灵珊要练“玉女剑十九式”,须由岳不群或林平之每天跟她喂招,但岳不群一般没这个空,应该是由林平之来喂招。可是岳灵珊十多天里只有两天和林平之交手,其他日子都是我跟她练习,她自然进展神速,只是她不大愿意将和我这外人练习的情况说出来而已。

    令狐冲问起这问题时,岳灵珊脸上又是微微一红,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是了,本来娘说过叫你帮我喂招的,现今要小林子喂招,因此你不愿意了,是不是?可是,大师哥,你在崖上一时不能下来,我又心急着想早些练剑,因此不能等你了。”

    令狐冲哈哈大笑,道:“你又来说孩子话了。同门师兄妹,谁给你喂招都是一样。你今天上崖来,便是要将新学的剑法试给我看么?那么让我来给你过几招,瞧瞧你的‘玉女剑十九式’练得怎样了。”

    岳灵珊大喜,笑道:“大师哥,你剑法一直强过我,可是等我练成了这路‘玉女剑十九式’,就不会受你欺侮了。”

    令狐冲道:“我几时欺侮过你了?当真冤枉好人。”

    岳灵珊长剑一立,道:“你还不拔剑?”

    令狐冲笑道:“且不忙!”左手摆个剑诀,右掌迭地窜出,说道:“这是青城派的松风剑法,这一招叫做‘松涛如雷’!”以掌作剑,向岳灵珊肩头刺了过去。

    岳灵珊斜身退步,挥剑往他手掌上格去,叫道:“小心了!”

    令狐冲笑道:“不用客气,我挡不住时自会拔剑。”

    岳灵珊嗔道:“你竟敢用空手斗我的‘玉女剑十九式’?”

    令狐冲笑道:“现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