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35 部分阅读

    掌力近身伤我的企图。

    这一来灭绝又失策了,她怎能看出此拳法的来历,却见周芷若将截手九式和飘雪穿云掌都使出来了还奈何不了我,面子上过不去了,喝道:“芷若,拔剑,让这小子露点真本领出来。我就不信看不出他的来历!”

    此时,不单是周芷若,连在旁的三人也面容失色,丁敏君当然是高兴看我失败,贝锦仪和纪晓芙却知道我将会有一场大战,随时可能受伤。我也吃了一惊,没想到周芷若已经学会了峨嵋最厉害的两套剑法:灭剑和绝剑,而且灭绝虽然碍于身份不愿下场教训我这个小辈,但也要心爱之徒使出最厉害的剑法要我难看,我只好抽出两柄单刀,做好准备接招。

    周芷若似乎第一次看到有人使用双刀,一时不知如何攻击,但在灭绝的催促下一剑劈来。我有心用上夫妻刀法来应战,这也是灭绝没有见过的绝技,不去管周芷若的剑有什么变化,我就是一刀抢攻一刀防御。

    周芷若使出的绝剑虽然招招狠辣,所指的都是我的要害,速度也快捷无伦,但是我攻击的刀招包含着我的强劲内力,刮肉声痛,攻击的也是周芷若必守之处,而我的守招则保护我攻击所产生的破绽,也可以拿来挡格周芷若的剑招,所以周芷若并没占到太多的便宜。

    周芷若招式再变,她的剑上也布满了她所修炼的“峨嵋九阳功”,剑使刀招大开大阔,如果内力稍差的对手不到几下就被她打飞兵器、砍下头颅了,但是我的内力比周芷若还要强上一点,正好使出狂风刀法。只看到两柄单刀形成一个包围网,将周芷若的剑围了起来,使周芷若每一招都要全力招架,这招以强制强正好令灭剑的优势变成劣势。

    灭绝看得眉毛斜竖,正要开口,我却忽然变招,一刀在交锋时由刚转柔,将周芷若的剑吸住,另一刀则直向周芷若雪白的颈上砍去。纪晓芙几人面色大变,周芷若不知应该弃剑闪避还是坚持“剑在人在”的理念时,灭绝大喝:“住手!”我轻笑一声,手腕突翻,砍去的刀刃转了方向,刀背就停在了周芷若的颈旁。

    这个时候当然是见好就收,我收刀后退,拱手道:“承让,姑娘居然可以临危不乱,坚持没有放开自己的剑,实在是难得,以后希望再有机会领教。”然后对灭绝说:“不知师太有什么事前来此地,总不会是来考究在下武功吧?”

    灭绝哼了一声,对收剑退后的周芷若说:“你做得对,就算是脑袋掉了,也不能丢本派的脸。”然后面对纪晓芙说:“你来,我有话和你说!”

    我叹了口气,知道纪晓芙这回真的难逃一死了,便说:“师太,谷内不方便进去,如果你和纪姑娘有什么话要说,那请到草庐去吧。”纪晓芙自己也知道自己的事,看了看我,就跟着灭绝进去了,但可能灭绝怕我听到什么,便让周芷若在屋外守着,丁贝二女进去。

    这又怎么难得了我,我一边用听骰之功偷听屋里的对话,一边用传音挑逗周芷若。刚才我尽显本领,一边是练习武功,一边也是挑起周芷若对我的兴趣,我最后一招更是展示了我的功力和呵护之心,令她的一颗心慢慢地牵在了我的身上。

    而屋里的谈话主要是纪晓芙交代自己与杨逍之间发生的事情,令灭绝大发雷霆,不过由此我得到了两个有用的线索:一是明教总坛在光明顶,杨逍为免给人说他想当教主,因此改在昆仑山的‘坐忘峰’中隐居;二是灭绝说出其大师兄孤鸿子是给杨逍活活气死的。

    根据我的分析,当年灭绝可能与孤鸿子甚好,甚至是谈婚论嫁了,但在孤鸿子武功不及杨逍,被羞辱而死后便形成了孤寂狠辣的个性,偏激至见到明教之人便要杀之而后快,要改变这种情况,除非是杀尽明教之人,或是出现非常特殊的事件,方才可以。

    最后,灭绝将纪晓芙拉出谷外一处空旷山坡,令她害死杨逍,纪晓芙拒绝之下遭其打碎头骨而倒地,灭绝便带三女离开,临行前四人都向我投来各具心思的一眼,然后迅速离开。

    我连忙赶去看看纪晓芙的情况,但见她脑骨破裂,如能刚倒地时急救可能有救,可此时已晚,被我金针延续半刻性命的纪晓芙只交代我将其女儿杨不悔找到,凭火焰令带她回去见杨逍之后便撑不住了。我在她昏迷未死时迅速吸了她仅余的内力,然后才挖了个坟将之埋起来。

    现在我已复制了《子午针灸经》等数本医书,得到大量灵药,大大提升了医、毒之力,也得到了纪晓芙留下的火焰令,收获丰富,便向胡青牛夫妇告辞,继续自己的行程。

    我一路难下,一直来到福建一带,忽然想起一事,原来这里便是福威镖局的附近,如果是有事发生,这里也是一处热点,可是我想起的还有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便往福州而去。

    ───────────────────────────问:有哪位朋友猜到伊平想起的是一件什么事呢?

    新金庸群侠传21

    作者:kenmei这天,我来到福州地界,便前往查询林震南的家业有哪些。本来林震南虽然是福威镖局的头头,不值得我费那么多手脚,可是我的目的就是不费工夫便得到一件大宝贝。

    按照以前《金庸群侠传》的设定,《连城诀》此书的得到可以不经该故事的人物提示,只要得到相应的提示就可以直接到小庙里去触动剧情得到此书。既然如此,我就来看看这个新游戏是否有破绽让我发现。

    在福州向阳巷里有林家一处荒废了的老宅,在地窖里我发现了一个密室,里面果然有我想找的东西──林家祖传的秘籍,我并没有摸它,以免留下痕迹,只是用辞典将其内容复制出来,然后就退了出去,将机关恢复原状。

    得了此物,我对福州此地也不再留恋,准备向北而去,可是事有凑巧,在郊外一处酒店,我却遇上一事,将我卷入其中。

    我在酒店打尖吃饭时,却见一大帮人忽然冲了进来,包围着另一桌的两名客人,其中一个领头的家伙说:“你们两个好大胆,昨天竟敢破坏我们的好事?快随我们去见我们的师父,否则有你们好受的。”

    那两人中一位是灰衣老者,一位是青衣少女,长着一张秀丽的瓜子脸蛋,那老者拱手说:“本来我们是应该拜会尊师的,可是我们有急事,只好下次了。”

    为首之人喝道:“嘿嘿,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我青城于人豪如何教训你们吧。大家动手。”那两人也拔出兵器来。

    于人豪看到后说:“这剑……原来是华山派的朋友,但无论如何也要你们随我去的了。”

    我一听就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这可是我表演英雄救美的大好机会,当然不会放过,而且我已经看得清楚,那少女应该是华山的小师妹岳灵珊,指数有150,老者是二弟子劳德诺,有180,而青城派的于人豪则是195,另一人应该也是青城弟子,有170,加上其他小兵,华山二人不是其对手。

    我便长身而起,拍手说:“青城派以众凌寡,欺负女流,实在是四川第一大门派啊!好!”

    于人豪他们听到我的话中暗藏讥讽之意,个个向我投来愤怒的目光,但另外那个青城弟子却按住其他人,对着我说:“在下青城方人智,敢问阁下是什么人,竟来管我们的事?”

    我笑道:“在下伊平,是个无名小卒,本只是路过此地,却看不惯有人欺负女流,所以有此一说而已。”

    方人智想了几想,想不起有我这个名号的人,又看了看华山派的二人,便说:“你别管闲事,就此离去的话我们就对你的冒犯不加追究。”

    我懒懒地说:“是吗?你倒不觉得你们能把我怎么样呢?”

    青城众人再也压不下火气,一起攻了上来。但是这里地方不大,又有桌椅挡着,他们无法一起攻击,我根本不需要用兵器,只是用手撑着桌面,旋转着踢出鸳鸯连环腿,好几名青城弟子手腕中脚,手中长剑叮当堕地。

    方人智与于人豪对望一眼,向我虚攻一招,便反手向岳灵珊二人攻去,由其他弟子围攻我,但是我既然要表演英雄救美,自然不能使岳灵珊受到伤害,便手掌一按桌面,翻身在一把刺来的长剑上踏上借力,飞身直扑向方人智二人。

    方人智二人本是想着岳灵珊二人有我出面,自己防备必有松懈,可是攻过去才知道他们二人也有准备来支援我,使他们攻其不备的想法失了预算,而背后同门的惊呼、岳灵珊脸上高兴的神情以及近身了的风声都使他们知道我一下便摆脱了纠缠的人马而攻了过来,急忙转身攻击我。

    本来要在半空躲避两把剑的夹击是很难的,可是他们两人也只是匆忙回身,双剑平刺而来,我便双掌一沈,使出野球拳击在剑脊上,他们二人受劲身形前倾,我却借力跃到他们身后双腿踢出,正中二人屁股,令二人飞出店外。二人刚被我弄得身形失控,现在屁股朝天地飞出,很小心才使自己不被自己的剑所伤,狼狈十分,我更是笑他们是“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岳灵珊听后笑个不停。

    当然了,以我此时285点的功力,要胜过不到200的这些家伙实在是满容易的,何况我要争取表演的机会,于是有极快的手法将那些青城弟子抓住全都扔出去了。

    于人豪爬起来对我说:“好小子,你等着,很快我师父就会来收拾你的了。”

    我知道自己现在还不足以应付青城掌门余沧海,便对岳灵珊说:“那个余沧海厉害得很,我应付不来呢,令尊身在何方,能及时来帮忙吗?”

    岳灵珊笑道:“刚才你不是很威风的,现在为什么又这个样子?”

    我摊开双手说:“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我这个人很老实的。”

    岳灵珊说:“还老实呢。算了,我爹娘和师兄们都在附近,你跟我们来吧。”于是我跟着二人一起动身,赶往约定会合之处。

    但是我们还没有去到,余沧海便追上了我们,我只好和谈得甚欢的岳灵珊分开,让他们先走,我则引开余沧海。余沧海是个身材矮小的老道,长了一头乌黑长发和一把颏下短须,这次出来没怎么出过手,因为并不需要他出手就把福威镖局端了,可没想到华山派的人出手救了林平之,然后有冒出个我出来把他的弟子打伤,于是他就将这股气发泄在我身上。

    可是这回动手我可占了好大的便宜,因为余沧海只拿了一把普通的长剑来,我却抽出了很久没有同时使用的凝碧剑和绿波香露刀,况且我还用双手互搏同时使出霹雳刀法和泰山十八盘剑法,威力比以前用时增强了不知多少。余沧海只是以深厚功力为主,由此加强了的青城剑法并不比我的刀法剑法强上多少。

    但是有一点我是有苦自己知,因为无论是我自己的双手武功还是双手互搏,其原理都是在同时间使用两种武功,所耗费的内力和体力都是叠加的,换句话说,也就是比其他人要多消耗一倍的内力、体力,如果是其他比自己弱或是一样厉害的对手,一般会在内力等消耗完前将之打败,可是对于余沧海这种强达350的掌门级高手,能和他暂时打成平手也只是我的幸运而已。另外,当我双手都施展着需要兵器才能使用的招数时,我无法拿出药物来对我的内力等作出补充,实在需要的话则要将一手的兵器收回或放下,才可以拿出药物。

    由于我有此顾虑,所以我边打边走,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和他正面交锋,而且利用附近一处树林与之纠缠。余沧海也似乎看出这点,不惜多耗费内力,多找正面硬碰的机会,将我逼出了林外,使我被迫与之对攻。

    我知道自己处于不利的位置,发起狠来刀剑一起向余沧海轰去,余沧海虽然不惧,可是兵器等级上的差别胜于内力的差别,每一次交锋都在其剑上留下一个小缺口,等到250招过后,余沧海手上的单刀已经伤痕处处了。

    余沧海哼了一声,掷出破刀挡我一下,飞身往十几丈外的一条小村庄扑去。我挡了这招,却也顿了一顿,心知失去先机就比较难追上他,便趁此机会拿出药物放入嘴中。

    我还没来得及咽下药物,余沧海又出现在我的眼中,他原来是进农家去抢了两根烧火棒,我一看就知道糟了,这种粗硬的棒子正是克制我宝刀宝剑的方法之一,刚才就那种普通的剑,一般应该三几下就该劈断,可是刚才交锋200招以上,碰撞超过500下才将之打散,可见其功力比我深厚得多,我再要砍碎这兵器就有些不可能了。于是我身形飞退,这方法虽然速度不及转身逃跑快,但是至少不用将背部卖给余沧海,安全不少,何况树林还在几十丈外,我没那么快可以入林。

    现在的策略就是尽快退入林中,利用我已经7级的上天梯或是已经2级有多的凌波微步来闪避,就应该能等到岳不群来救,但是余沧海也知道这一点,便故意每招都和我硬碰硬。没有了兵器上的优势,我每一击都要承受猛烈的冲击,幸亏我还可以用北冥神功来化解部分,但双臂也渐渐觉得酸软了,而北冥神功也有化解的速度和容量的限制,我只能继续撑下去。

    150招后,我双手已经招架得有些麻木了,但已经离树林只有两丈远,我一发狠,转身就往林子里冲。

    余沧海喝道:“还想跑?”双手将双棒掷出,但其目标并不是我,而是林口的两棵大树,棒子并没陷入树中,却出乎意料地撞树折射,直向我前冲的身子飞来。

    我反应不及,只能勉强以双手的兵器挡架,但是有心算无心,我的力道并没有运好,受到冲击后我的武器虽然还能握在手上,但双臂已变得麻木,而且身形后挫了一步。

    这一步就是要命的一步,余沧海正在飞扑前来,双掌运足功力直打在我的背上。我虽然有乌蚕甲的保护,可也硬受了八成的威力,可我还可以勉强做到身子前倾,要命的掌力没有击中心脏,然后我便打了十几个滚直滚入林,地上留下一路血痕。

    我倒在草地上,两股兵器也都离了手,可为了吃药,我只好勉强撑起半个身子来,却连喷出几口鲜血,余沧海却没有放松警惕,赶上前来想要给我再多添一掌。

    可就这时人影一闪,一人以很快的身法来到我的身后,替我挡下了这要命的一掌,而且还将余沧海给击退了两步。我猜到是谁,知道这回自己不会死了,便趁机取了一枚生生造化丹放入口中。

    生生造化丹果然神奇,居然将青城派最厉害的催心掌所造成的巨大破坏力转化为大堆淤血让我吐出,虽然看起来表面上我吐出了斗量的血,可是伤势则一直在好转,只是有些失血而已。但是刚才如果我把掌力全数受了的话,可能连吃药疗伤的机会都没有了。

    此时我才转过头去看,只见那人身穿一身青色长袍,犹如一位书生,颏下五缕长髯,面如冠玉,一脸正气,气度不凡,不愧是华山掌门“君子剑”岳不群,他的指数比余沧海更高,达到415的高位。而再看余沧海,他由于刚才与我相斗时消耗了大量内力,现在实力大减,指数虽然不变,但却显出内力不足的黄色,明显不会是岳不群的对手。

    余沧海也看得出,所以正在犹豫,但此时脚步声响起,一帮人赶到,其中一人更“呀”地叫出声来,上前扶起了我,这当然就是岳灵珊了。我这时虽然已经没什么大碍,可便宜还是要赚一点的,身子软软地靠着岳灵珊的身子,等她扶我靠在树上后,才深情地望着她说:“谢谢你,岳姑娘,也替我谢谢岳掌门的救命之恩。”

    岳灵珊被我看得满脸飞红,低下头去,但我却感觉到几双不大友善的眼睛在盯着我。我回头看去,原来是一位与岳灵珊有几分相似的中年美妇,和几个华山弟子,那美妇应该是岳不群之妻宁中则,她和劳德诺并没有反对之意,但其他四人则目露凶光,明摆着就是不希望我和岳灵珊在一起,我心想岳灵珊跟了我不就好咯,不然只会便宜了那个小林子而已,所以根本不加理会。

    余沧海哼了一声说:“臭小子,没死算你走运。”然后对岳不群说:“岳掌门,你这下是准备包庇这小子了?”

    岳不群慢慢捋着长须道:“这是必然的吧,这小伙子是为了保护小女而得罪余掌门的,我可又怎能弃之而不顾呢?”

    余沧海恨声道:“谁叫你女儿破坏我的好事呢?我也想岳掌门你说个清楚呢。”

    岳不群笑了笑说:“是啊,无事不可对人言,那就请余掌门把贵门要做什么事,当时又如何被小女和小徒破坏的说出来,说得有理的我立即就让小女、小徒以及这少年向余掌门磕头认错如何?”

    我心中暗笑:“不愧是岳不群,这番话就逼得余沧海要么罢手,要么就将他铲除福威镖局而夺取辟邪剑法的事情自动说出。”

    余沧海当然不会选择后者,但还是硬撑道:“岳掌门,那你要我罢手,也得露一手让我回去向我的弟子们说道说道啊。”

    岳不群道:“那好吧。”

    余沧海自是不敢大意,全力催谷功力,准备使出最厉害的“催心掌”,但岳不群虽然也有运劲,却看不出什么预兆。余沧海准备以快打慢,在岳不群没有完全准备好时便一掌击来,可是就在此刻,岳不群的脸色开始起了变化,紫气忽然布满脸上,此时正是他劲力最强之时便与余沧海的掌对撼。

    余沧海内力损耗、功力不如,已是败局早定,所以我只留意岳不群的掌法,但这一掌似乎并没有什么奇怪之处,只是内力有所特殊,其名称居然一时记不起来了。可不知为什么,岳不群脸上的紫气并不是经常存在,而只是若隐若现,掌力却也不见减弱,实在是难以看准机会反挫,余沧海的掌力也不过是一发而就的类型,如何能够抵挡?

    果不其然,余沧海被击退三步,惊叹道:“人道‘华山九功,第一紫霞’,原来岳掌门将紫霞神功也练成了。我这回就此罢手,下次再来领教。”

    目送着余沧海受创而逃,我心里很是痛快,岳灵珊更是高兴地笑出声来,岳不群却转身道:“岳灵珊,别胡闹,余沧海此人功力只比为父差一点,但这次这么快就败退,这位伊少侠的功力应该不差吧?”然后转向我说,“不知伊少侠师承何人呢?”

    我不敢失了礼数,拱手说:“谢岳掌门救命之恩,在下不敢有所隐瞒,但在下并未有师父,所用的只是一些朋友看在丐帮和南贤前辈的份上传给在下的防身功夫而已。”

    这下不单是岳不群和岳灵珊,连宁中则他们都动容起来,能够抵挡余沧海到岳不群出现的小子武功高强不足为奇,可到了这个地步居然还没有师父,同时从言辞中可听出还有丐帮和南贤撑腰,实在是难得一见。

    我顿了顿又说:“如果岳掌门不推辞的话,在下愿意拜岳掌门为师,不知您意下如何呢?”

    我此言一出,在场众人表情马上又是不同,岳灵珊满面笑容不在话下,宁中则想了想后点了点头,劳德诺皱了皱眉头,三弟子梁发为首的几人想都不想就齐声反对,可岳不群则心事重重,半天没有表态。

    我心中暗笑,知道岳不群是不会收我的了,只是暂时找不到反对的理由,便故意说:“岳掌门既然没有反对,那在下就行拜师礼了。”说着作势就要跪下。

    岳不群被迫作出反应,马上扶着我不让我跪,扶好我说:“伊少侠,本来我看在岳灵珊的份上是应该答应收你为徒的,但是我看到过你的内力和轻功,不大适合我华山派,如果硬要少侠重新学起,似乎太浪费了……”

    我清楚得很,岳不群不愿意收我的第一理由是因为我实力太强,如果我投入他门下,不到三年我很可能会变得比他更强,他极不愿意看到自己被弟子盖过。另一理由是我的后台太硬,万一我和他翻脸,可能极大多数的人将会支持我。

    可我还没想完,岳不群也还没有说完,树上便传来一阵朗笑:“哈哈,放着这大好材料也不收?那我就替你收了吧。”

    笑声清朗,却令人无法听出说话者是在何方,但笑声没完,一个老者便跳下树来,此人须发皆白,红光满面,分明是一位超级高手。

    在场众人不由呆了,可是宁中则却很快叫道:“穆师叔!”我这才想到原来这人就是大名鼎鼎的神剑仙猿穆人清,连南贤也曾提到此人名号,我用探测器再看,原来他竟有650的超高水平,能当他的弟子当然好啦。

    岳不群也连忙上前躬身行礼:“穆师叔,十多年不见,您身体还甚是健壮呢。”

    穆人清点点头:“还好……那些是你的弟子吗?”

    岳不群连忙向众弟子介绍,并要他们拜见太师叔,自然一番热闹,穆人清还甚是喜欢岳灵珊,同时也问起“冲儿”的情况,我自是知道那是华山首徒令狐冲,岳不群说派他找人去了,穆人清才不再问。

    宁中则笑道:“如果冲儿得知师叔你来看我们,一定非常喜欢,这次师叔你就和我们多聚一会,好见到冲儿之后才走吧。”穆人清皱了皱眉,连连摇头。

    好不容易才到我这主角出场,自是跪下道:“晚辈伊平拜见穆前辈。晚辈曾听南贤前辈说过前辈以及风清扬前辈的事,实在令人敬佩。”

    穆人清将我扶了起来,仔细看了看我后点点头,然后对岳不群说:“你还是象以前那样不会变通,这么好的练武材料都不要?你不要我就要了。”

    此话一出众人又是一惊,岳不群的脸色变得难看,岳灵珊却反对:“不要!”使众人都一齐看着她。

    穆人清“哦”了一声,看了看岳灵珊说:“珊儿,你喜欢这小子我看得出来,但是我传他更多武艺不是更好?”

    岳灵珊虽然满脸飞红,却还是说:“太师叔啊,如果你把他收为弟子,那他不就成了我爹的师弟,我的师叔了?这不大好吧?”此言一出,岳不群面上更为难看,宁则中则说岳灵珊胡闹,梁发等人都笑了起来。

    穆人清叹道:“你这话也不无道理,你父亲也会大有为难之处。这样吧,”顿一顿后,叫道,“承志,下来见见大家。”

    有人在树上说:“是。”又有一人飞身下来,站到穆人清的身边,这应该就是袁承志了吧,但以我听骰之功所听到的,尚有一人在树上没有下来,那究竟是谁呢?

    不过在场几人包括岳不群和宁则中都没有听出袁承志的存在,更不要说最后一人了,我便在此时看看有名的袁承志是怎么样的人。但见他只有二十来岁,浓眉大眼,肤色黝黑,远看倒像是个庄稼汉,但却一脸的精明能干,果然不愧为十四天书之一的主角。

    在穆人清介绍完袁承志后,不免又是一番惊奇,岳灵珊他们根本不知道有个如此年轻的师叔在,所以注意力都在他身上,穆人清的意思当然是让我当袁承志的弟子,那就不存在辈分的问题了。

    可我虽然认为强达530的袁承志有资格当我的师父,却认为当朋友更好,所以暂时没有回应,只是向着树上叫道:“树上还有哪位前辈没有下来呢?刚才的笑声应该是前辈所发的吧,请下来一见!”

    这一下不单是岳不群等人惊讶,连穆人清、袁承志二人也愣了愣,穆人清赞道:“这样都能分辨出来?果然是块好材料。”

    我笑着回应道:“谢前辈夸奖,但我不只是分辨出来的,还是听出还有一道几不可辨的呼吸在上面才知道的。”

    又是一阵笑声,一个老道跳下树来,他身穿黄色粗布道袍,一张脸黄瘦干枯,头发稀稀落落,白多黑少,挽着个小小道髻,对着穆人清说:“怎么样?是我的还是我的,你争着也没用,主要还是你华山派人马太多,关系复杂啊。”

    穆人清对我说:“看来你还是和他有缘分啊,这位是铁剑门的掌门木桑道长,是我的好友,外号‘千变万劫’。”

    我听后喜道:“千变万劫?那道长一定擅长围棋呢,在下也十分喜好,在下就拜道长为师可以吗?”

    木桑道长听后更乐,对穆人清说:“听到了吗?这真是上天赐给我的好弟子啊,你羡慕不来的,但你不也是早就有承志吗?满足了吧。”当下就受了我的叩拜,收了我为弟子。

    就在我拜师时,岳灵珊轻轻地走过去问穆人清:“太师叔,既然木桑道长是你的好友,那我和伊平还不是一样差一辈?”穆人清支吾着无法回答。

    我当然听到岳灵珊的说话,所以我拜师完后对木桑道长说:“师父,我既然不是华山派的人,那就不用和华山派的人论辈分了吧,师父你和穆前辈交往,我则交我的朋友,无所谓吧?”

    木桑道长笑道:“由你去,你们小辈的事我不管,只要你每天陪师父我下棋就行了。”

    我连声答应,与岳灵珊对望而笑,这一切只有岳不群和梁发他们看在心里笑不出来。

    此事完结后,我便随众人一同返回华山去了。

    这晚,我在自己的大事记录本上写上:开始进行游戏的第十个月,我拜木桑道长为师,加入铁剑门,结束近一年来无门无派的流浪生活,揭开了我游戏人生新的一页……

    新金庸群侠传22

    作者:kenmei木桑道长回到华山后,让我正式行拜师礼,收我入门墙,同时也送了一件黑黝黝的背心给我,可他说明这件背心是用乌金丝、头发、和金丝猴毛混同织成,是天下难得的防身宝物,我才知道这就是天下最强防具之一的金丝背心,当下谢过。

    我心中清楚,我有了乌蚕甲和鳄鱼护甲,现在又得了金丝背心,天下厉害而又可以到手的防具已基本到我的手上,因为黄蓉的软猬甲以及韦小宝的那件背心都是个人防身保命之关键,没有特殊情况根本不会离身,更不要说是送给别人了。

    木桑道长住的地方是在华山的一个侧峰,和岳不群他们所住的主峰、穆人清住的侧峰都不远,有时我和木桑道长都会到穆人清那边去住,因此双方关系十分良好。

    木桑道长并不介意我以前所学的武功,他传授给我的主要是以轻功和暗器为主,内功、拳剑方面倒是穆人清厉害得多,但是由于我拜了木桑道长为师,所以他不大方便亲自教我,就由袁承志代为教导。我心中无不乐意,因为在我的印象中,华山的武功并不比我已学到的武功强,倒是袁承志学自金蛇郎君的金蛇剑法和金蛇秘籍我很有兴趣,便央求袁承志一并传我。

    袁承志却也愿意教我,但向我先行说明,这些武功主要是配合那形状怪异的金蛇剑、金蛇锥来设计的,一般的剑和暗器都没有办法发挥出其真正威力。这个我早已知道,但其中奥妙诡异之处却是其他秘籍少有的,学来防身也甚是不错,便答应下来。

    由于有这三位明师的指点教导,又有袁承志作为我练功时的对手,我上了华山三个月就已经武艺大进,学到了铁剑门的暗器手法满天花雨和轻功神行百变,也学到了金蛇剑法和金蛇秘籍,对华山的武功倒只是略微了解而已。

    武功上有了如此大的进步,平常生活上也充满着情趣,身为弟子,和师父木桑道长下棋成了每天的功课之一,而在与穆人清、袁承志同住时,也会与二人下棋。穆人清的棋艺并不算很好,很多时候都是被木桑道长拉着玩的,木桑道长的棋艺还算不错,比我略差一点,可就是瘾头大,袁承志倒是个真正的高手,和我在伯仲之间,与我经常下得相差甚小而终盘,使我不其然地想到:到时候破解珍珑棋局的时候也让袁承志去试试。

    可除了下棋,我和岳灵珊还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每周保持着一两天的相聚时间,为防被外人骚扰,岳灵珊将我带到一处偏僻的山谷。那里风光明媚,鸟语花香,又没有人来干扰,实在是约会的好地方,我和岳灵珊在此细诉心事,交流心得,感情已变得十分深厚,只不过岳灵珊说出她曾在此处与大师兄令狐冲创出冲灵剑法,使我心头略过一阵不快。

    从岳灵珊口中,我得知令狐冲当时不在,就是去将林平之带回华山,林平之得到岳不群看中,便拜在其门下,我心中暗笑,这是两人各得其所的好结局,岳不群得到侠名,林平之可以学艺报仇,就算不计各自心里的想法,表面上也是十分完满。

    冬去春来,我在华山已经呆了半年,由于有木桑道长和袁承志的喂招,使我的经验大增,不要说主要修炼的满天花雨等武艺已经十分纯熟,就是其他我本来已经会的武艺也增长甚快。

    可是一数起来,我所学的武功实在太多,经验值分不过来,例如拳掌方面有野球拳、凝血神爪、灵蛇拳、春蚕掌法、空明拳、寒冰神掌、买来学的龙爪手、化骨绵掌以及金蛇秘籍中的金蛇游身掌、金蛇擒鹤拳,指法有一阳指、六脉神剑和买来学的无相劫指、大力金刚指,轻功有上天梯、凌波微步、金雁功和神行百变,兵器招式有狂风刀法、霹雳刀法、夫妻刀法、毒龙鞭法、泰山十八盘剑法和金蛇剑法,内功有武当心法、北冥神功、龙象般若功、九阴神功以及狮子吼,其他的还有鸳鸯连环腿、左右互搏以及暗器手法满天花雨,起码已有三十多样,所以我在这山上学艺的大好机会要多提升经验,而不是象以前那样拼命提高基础指数。

    这一想法主要是靠与人交战,或者修炼时的领悟来完成,另外也可以领悟九阴真经里的内容而提升,可重阳遗刻可能内容不够,虽然可以一样有提升其他武功经验的效果,可九阴神功的等级就只能保持在level1,看来还是要想办法取得真正的九阴真经才行。

    这一天,岳灵珊向我透露了一个消息:衡山派刘正风要金盆洗手,华山派岳不群及门下弟子都将前往。

    我本想跟去的,可是算算日期,发现自己居然忘记了萧中慧的吩咐,连忙算算往返的路程和时间,幸好还来得及,可时间甚紧,便和岳灵珊约定在衡山城会合,再将此事告知木桑道长等三人,申请下山一行。木桑道长和穆人清都同意了,袁承志则说可能他也会下山一趟,却没有说明什么时候到,但我估计他应该也是会到场的。

    三月初十,这一天是晋阳大侠萧半和的寿诞,黑白两道的朋友都到场庆贺,我则在当天早上赶到,拜见萧大侠以及其袁杨两位夫人后,终于见到了萧中慧和林任夫妇。

    此时不仅林玉龙和任飞燕夫妇在萧家,连那四个可以与桃谷六仙比美的太行四侠也来了陪萧中慧,但任飞燕知道这四人胡扯乱吹的本事最厉害,怕他们在这里干扰我和萧中慧的事情,便骗他们说那边污泥河中,产有碧血金蟾,学武之士服得一只,可抵十年功力,只不过甚难捉到,需得半夜子时,方从洞中出来吸取月光精华。那四个家伙听到有这样的好事,兴高采烈地去了,我当然也不阻止,笑着看他们离去后才与萧中慧练习夫妻刀法。

    此时萧中慧已经学全了夫妻刀法,我和她合练时自是比半年前初学时熟练得多,加上剑传心意,那半年分别之苦化作了缠绵不已的情意,林任二人看到我们此刻模样也连连点头。

    虽然我也想趁此刻和萧中慧说说体己话,可是趁热打铁,我便向林任二人重提当时夫妻刀法对战的说法。二人对望之下知道不是对手,可要他们就这样认输也不愿意,便对战起来。

    我与萧中慧自是配合默契,一个眼神已经可将两人的心拉近,随手而出的招数在对方防护下也成为攻守兼备的厉害招数,林任二人虽知招式,可两人那不停吵架的坏毛病并没有如何改善,阻碍了刀法真义的发挥,被砍伤多处。幸亏这路刀法有一桩特异之处,伤人甚易,杀人却是极难,敌人身上中刀的所在全非要害,想是当年创制这路刀法的夫妻双侠心地仁善,不愿伤人性命,我也没用上太多内力,所以伤害并不大。

    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暗以传音告诉萧中慧,然后再施展出“碧箫声里双鸣凤”一式,双刀便如凤舞鸾翔,灵动翻飞,但这回我俩刀尖微转,本应攻向对手肩膀和大腿的招数却变成砍向脖子和腰部。林任二人大惊,不自觉之下使出“英雄无双风流婿”,林玉龙主攻而迫使萧中慧要转攻为守,任飞燕主守则架住我攻向林玉龙脖子的刀。

    我哈哈一笑,和萧中慧一同后退,对二人说:“一夜夫妻百夜恩,危急之时见真情,两位刚才在危急之时终于可以发挥出夫妻刀法的真义,看来日后必有重大进步,希望日后可以见到两位施展出完美的夫妻刀法,到时我们再较量过吧。”说完后我便拉着萧中慧的手离开练功场,让他们二人细细体会。

    我拉着萧中慧去到庄外一僻静处,拿出鸳鸯双刀来仔细看,萧中慧则倚在我怀里一起看。

    她对我已是千依百顺,即使我吃了她也不会有太大的意见,但我顾虑到她的两位娘亲──其生母杨夫人和另一位袁夫人都在,就这样没举行婚礼就吃了她将会带来不良后果,而结婚则对我回山修炼带来更大的不便,只好暂时忍耐。

    传闻鸳鸯刀上隐藏着一个无敌于天下的秘密,这个我从双刀上可以看到,鸳刀的刀刃上刻着“仁者”,鸯刀上刻着“无敌”,“仁者无敌”此言正是为帝皇者的座右铭。可我要的并不是这个,我再在刀上的各部分仔细查看,结果在刀锷上发现了两组数字,鸳刀上的是4250,鸯刀上是4620,看来是指明一个地点,很有可能是一个宝藏,可我到现在还没有任何道具或方法得知我所处的地方的坐标,又怎么能知道这地点在哪里呢?不过这是第一次出现十四天书所在的线索,不可忽略,我便将这坐标牢牢记住。

    我放好双刀,与萧中慧正说着绵绵情话的时候,萧中慧却忽然想起时辰已到,拉着我赶回庄里。但是回到庄里的时候,却见坐在堂上的袁夫人身边多了个年轻人,袁夫人介绍说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孩子,小名是袁狮官,现在的名字是袁冠南。我和萧中慧连忙上前见礼。

    这天是萧半和生日,加上袁冠南认母,本来是双喜临门的日子,可是就是有人来捣乱,在萧中慧有事出大厅那一刻,有人闯入庄中,萧中慧一个不留神便被制服,原来是卓天雄带着周威信以及一众镖师前来夺取鸳鸯刀。卓天雄将萧中慧点了穴道,由周威信抓住,并让后面的镖师以刀抵住萧中慧的后背,我本想出手,但是萧半和这个主人却先出面将卓天雄等人迎了进来,我就只好等待时机。

    没想到萧半和却不认萧中慧是自己女儿,并以自己练有的“混元气功”来证实,混元气功确实是只有童子之身才可修炼,这证实萧半和并无子女,萧中慧自然也不是萧半和所生,这对萧中慧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但对我来说这就说明自己一方多了个能与卓天雄对抗的人,胜利自然就在我们这边。

    可忽然之间有许多清兵包围着这里,卓天雄手下那六位清廷高手也来了,他们来的目的却是要拿下原是太监萧义的萧半和,这回胜败就难说了。

    这情况下厅上之人一小半远远躲开,而大部分都是萧半和的好友,他们都出手对付清兵镖师,萧半和则与卓天雄交战,我朝着林任二人叫道:“这次胜败就靠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