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34 部分阅读

    其实我就是想试验一下老顽童所教的“双手互搏,心分二用”的绝招是否真的那么神奇,我准备一半心思上了小龙女,同时另一半心思则抽离,假扮一个武功高强的老头在旁观战,而且用话来刺激尹志平,令其也产生罪恶感,成为我的替罪羊。但这难度相当高,所以我要小心注意别露了马脚。

    准备完后,我便双手围上了小龙女,但为了让小龙女以为来犯的是杨过,我便将自己当作是未见过女性身体的,这样才能扮得象,让小龙女放松警惕并进行配合。因此,我放轻手脚,在小龙女受惊而身体震动时停住,等了一下才渐渐放肆,用嘴亲吻小龙女那凝脂一般的脸庞。

    小龙女在我嘴唇接触上去时肌肉有所收紧,但是感受到我和杨过一般光滑的脸时肌肉就放松下来了。我心中高兴,因为这就表示小龙女对是欧阳锋施暴的担心已经解除,她也想不到会有其他人来到这里,当然只以为是杨过,那我就可以进行接下来的行动而没太大的顾忌了。

    尹志平此时却听到:“好小子,亲得好,等一下让老夫也来。”

    我这时闻到小龙女身上那股如同百花精华的处女幽香,心想香香公主大概也不过如是,更是令我的亲吻雨点般落带小龙女的脸庞、眼睛以及其小巧的耳朵。我可以感受得到,在我吻到小龙女的耳朵时,小龙女紧张起来了,可能是那里没有其他人接触过,也可能那里就是她的敏感点,我当然是要更加努力。

    小龙女在一直强自忍受,但在那小巧漂亮的耳珠被我的嘴轻轻含着,舌头舔食着的时候,她的体温慢慢升高了,嘴边的肌肉想活动了。这正是我一直等待着的时机,当小龙女的小嘴微张,想要呻吟说话时,我的嘴便重重地封住了她的双唇。

    尹志平听到的是:“做得好,好徒弟,这女子终于张开了嘴,她的初吻是你的了!”他心跳的加速、鼻息的加重丝毫逃不过我的耳朵。

    可话又说回来,我并没有冒进,因为一看就知道小龙女不会让我的舌头轻易进入她的口腔里,何况我现在只是扮成一个不通此道的男孩,自然要慢进,所以我只是轻轻地吻着她的嘴唇,轻轻地摩擦着。

    小龙女虽然紧紧地抿着小嘴试图抗拒,但她被从我身上传出的男子气息所迷,我那手臂使她的陷入我的怀抱中,我那炽热的鼻息、热情的亲吻也令她眩晕,这一切使她终于放松了关卡,让我的舌头在扫巡过她那温热的双唇,洁白的牙齿后直探入她那芬芳的口腔之中。那可怜的小舌头躲无可躲,被迫与我的舌头交缠,并在我的带动下穿出自己的口腔,被我的嘴唇含住。

    那轻含舔食香舌的感觉真是不错,但可怜的尹志平却只能听到:“好徒弟,竟能引出小香舌来品尝,看来大有长进啊。”他耳朵里听到的都是亲吻舔食的声音,还伴着小龙女鼻息加重的声音,知道我已将小龙女的情欲初步挑起,自然更是心跳加速。

    得到小龙女的亲吻只是第一步,最主要的当然是得其美妙的身体,在感受到小龙女的情欲已被挑起时,我的双手就开始在小龙女的全身上下抚弄着。此时小龙女只是身披一袭轻纱般的白衣,远看起来是如同身在烟雾之中,在朦胧的月光掩映下,那一身柔和的雪白更衬得她飘然如仙,但却是方便了我的行动,我的双手发出热力,热力透过小龙女那单薄的衣服直传到她的肌肤,使她产生如同直接被我抚摩肌肤的感觉,那样可以更好地刺激她的情欲。当我抚摩上那起伏的胸部后,小龙女忍不住发出了轻微的呻吟,这简直就是一个信号,告诉我刚才的动作已经生效,可以替她解除武装了。

    我看着小龙女那苍白的脸庞似乎已经有了血色,这意味着她已经感到自己的命运,但又感于可能只是“过儿”的玩笑,露出了羞涩的神情,这反倒令之更为动人。我当然不会迟疑,在将小龙女放在草地上后,我便解开了她那雪白的衣服,再轻柔地脱去那月白色的内衣,露出里面那件月白色的肚兜,而在肚兜以外是小龙女那已经裸露出来的肩部及一对玉藕般的手臂,左臂上那颗殷红的守宫砂正证实了我的猜想:我可以得到小龙女那珍贵无比的黄花之身。

    尹志平一直听着衣服稀疏之声,耳中更传来那详尽的讲解,在脑海里几乎可以显现出小龙女被人脱衣的经过,几乎晕了过去,但这种人是不值得同情的,因为如果不是我,小龙女就会被他所得,所以尹志平以前曾被我视为除宋青书以外最讨厌的正派人物。

    当我颤抖着双手,替小龙女解去她最后的武装──贴身亵衣的时候,她那象冰雪一样眩目的雪白肌肤和乳酪般的胸脯马上展露在我的眼前,朗朗月色照映着小龙女那绝美无伦的处子躯体,雪肤凝脂,柔骨冰肌,美丽得象一朵出水的白莲,就象我这样已经得到不少女子的人也不由惊叹,这是上天赐予的绝世尤物。

    那长长的脖颈,白皙细腻闪烁着柔光,双肩削瘦而圆浑,纤臂如藕,一搦可握的腰肢如弱柳迎风,连同那高高耸起的俏丽乳峰和凹凸有致的玉腹,腻白如雪的柔嫩肌肤,形成了圆润光滑的身体曲线,无不闪烁着青春少女所特有的美丽之光。

    我的眼光移到了小龙女的胸脯上,它不算很丰满,可是凝脂如膏,显得丰润雪嫩。那一对俏丽可人的乳房不大不小,紧凑而饱满,尖挺挺的弹性十足。那柔滑的乳肌白得象凝脂一般,而酡红的乳尖上,淡红而化开的乳晕象两朵衬在雪峰上的红梅,极美,极动人。两粒娇小的乳头呈现的粉红色,仅有绿豆般大小,衬着小铜钱大的乳晕,在溶溶月色照映下,那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但是这一切美景并不会让我感觉到有罪恶感,反而感到如果不趁此机会好好体验一下,将会成为我人生最遗憾的事!毕竟机会可一不可再,小龙女也不大可能在以后成为我的女人,当然是上了再说,于是我慢慢地吻遍、摸遍小龙女的上身每个部分。

    我的一半心神沉迷于其中,另一半心神则仍然抽离,对尹志平慢慢描述着小龙女那身体的美妙,这种刺激的感受令尹志平感受更强,这点我也明白,因为如果不是我,那现在正在享受的应该就是尹志平,那种悔恨的感觉令其不愿再听,但是能听到这样精彩的分享实在困难,也令尹志平极其愿意去听,这样的感受令他特别难受,但也使其分身抬头了。

    小龙女刚才应该是感受到自己的躯体暴露在大自然之中,暴露在我的眼中而晕了过去,但是在我的抚摩和亲吻中清醒了。我自然感受到她的清醒,而我的刺激当然是要在她清醒时才能发挥最大的效用,于是我一手掌握着她一边的玉乳,而另一边则以嘴含住,那一手可掌握的玉乳将我手掌的热力和舌头舔含的双重刺激传到小龙女的神经中去,小龙女何时体验过这样的刺激,单是手掌的热力已使她渐渐迷乱,而舌头舔含着乳头的刺激也可以激发女性的母性,何况是双管齐下呢?

    小龙女的身体渐渐有了反应,全身发热发抖,面红耳炽,连颈根也红透了,她极力抵抗着这种刺激,双手抓紧了可以抓紧的一切,那些小草几乎被抓得连根而起。

    这一切都被我看在眼里,听在尹志平的耳里,对我们而言,这足以证明小龙女已经无法抵御我的攻击,使我更为兴奋,准备要进行下一步的行动。

    小龙女忽然感觉到给予自己刺激的嘴离开了自己的胸膛,向下移动,舌尖越过了她的小腹,即将去到她最害怕发生事情的地方,一时间肌肉绷紧,秀臀和柳腰不停扭动着,嘴里发出呜呜之声,似乎在哀求“过儿”放过她。可是我并不是她的过儿,任由她无力地扭动挣扎着,这反倒激起了我更大的兴致,我的嘴在其裙带上搜索着,很快便找到了带结,马上将之扯开。

    这时候,小龙女象是连最后一丝挣扎的力气也没有了,她闭上了眼睛,瘫软在草地上,一点清泪流出,沾湿了蒙住她眼睛的布条。而我轻吐了口气,将小龙女的下裳全部脱去,并将那堆衣服放到一旁,然后摸出一条手帕放在其身下,然后才细细观看这副绝美躯体。

    月光照来,一尊冰雕玉琢的少女胴体敞开在茵茵草地上。曲线玲珑,凹凸分明,纤臂似藕,玉腿修长。肌肤晶莹透亮,光滑圆润,仿佛吹弹得破。那一对新剥的鸡头肉粉白相间,宛如两点红玉;平滑的小腹,窄窄的腰身,还有那渥丹微吐的销魂地带,半隐半现……

    小龙女的身材显得略微瘦削,但应该丰满的地方却很丰满,尤其是盘骨的附近。玉脐浑圆,镶在平滑的腹壁之中,在那一双玉柱交汇处,桃绽堆起,红沟毕现,双扉紧闭!那淡淡的柔毛整齐地长在两片花瓣一样娇嫩的粉色肉唇周围,微微隆起的花蕾含苞待放,一条小溪将花苞一分为二,直通幽谷,浅沟之中,正沁出淡淡的清香……

    这时,小龙女已明白自己将面临不可避免的命运,只有相信命运,将自己奉献出来,沉浸在意想中的幸福当中……但可悲是,她并不知道自己的过儿正在谷外,而由我来接收她这珍贵的处子之身。

    双掌的热力又在发动,这一次比刚才来得更为凶猛,并不局限于上半身,而是由胸部游移到腰部,又下移到小腹,绕过胯间而抚摩她的玉腿。但神奇的是,就连有些紧张而绷紧肌肉的双腿被这饱含热力的双手抚摩过后,居然也放松了不少,随之而来的是难以抵御的酥麻和迷乱的感觉,这感觉随着我的双掌游移而蔓延全身,使她情不自禁地呻吟出声。

    尹志平听着我替小龙女解除武装,又在传音说明下感受到我的肆意活动,又听到关于小龙女那美妙身躯的详细说明,他的分身早已不受控制地高举旗帜,一下控制不住被血冲上脑部,晕了过去。

    我用可怜的眼光看了看他,行动却越加迅速,双手包围着小龙女身上唯一还未被侵占的部分盘旋起来,在不经意间入侵了那片从未有人接触过的禁地。

    小龙女的身躯猛地抖了一下,在此之后,我那入侵的双指就感觉到一种润湿剂,全身显现出一种粉红色,我的经验告诉我,小龙女已经情动了,为我的入侵制造着方便。

    我再也忍不住了,用手指轻轻张开那扇秘穴之门,把头俯下去,舔食着秘穴里那香甜的蜜汁,并用舌头在里面搅动翻滚。

    小龙女已经分不出自己的感觉是怎么样的了,在这小半个时辰里的经历就如一个世纪般长,从未体验过的刺激、感觉如同潮水一般不断向她冲去,几乎将她淹没,她现在能做的事只有抓紧小草,准备我所赐予她的更强大的刺激。

    在那娇嫩异常的花瓣之间,秘穴深处,我的舌头探索到小龙女的那颗小红豆正在微微颤动着,便试探性地在那颗小红豆上舔了一下,只见小龙女全身猛地一颤,蜜穴更是猛地收缩一下,那种舌头被紧夹一下的感觉比之前上过的女孩更胜一筹。

    这下更激起了我的兴趣,舌尖不住地往那柔软甜蜜的花唇上反复舔食吮吸着,为等一下的冲刺做好最后的准备……

    就在小龙女适应了这激烈的冲击,秘穴也充满蜜汁的时候,我的舌头也功成身退了,以最快的速度脱去全身的衣服,用腹语传音提醒醒来不久的尹志平留心注意最重要的一刻,然后轻轻抬起小龙女的玉腿架在自己的肩上,将早已充血高昂的分身抵在小龙女那柔软温热的秘穴门外。

    当自己的双腿被分架开去的时候,小龙女就知道自己完全失去了最后的抵抗之力,一切都暴露在对方的眼下,这一点我更是清楚,所以我故意不将分身直刺进去,而是顶着秘穴之门研磨起来。同时我运起了武当内功,毕竟此时不是用霹雳神功的好时机,这内功的运用使我的分身可以如同一条短短的鞭子般灵活坚硬,令小龙女的感觉更为清晰良好。

    等到小龙女受不了这样研磨而造成的酥麻刺激并发出轻声呻吟时,我的分身就如听到命令一般直往里钻,里面就如一团湿热的海绵包围着分身,摩擦起来令我也酥麻难当,但在前进途中,一片极具弹性的暖热障碍出现了。

    我当然明白,那就是我要突破的下一个目标──小龙女的处女膜,但是就这样破坏了也就太浪费了,而小龙女浑身颤抖,发出想要我别太粗暴的呻吟,我便采取慢进的形式,如同对一面墙的破坏,可以一记重拳将之击毁,也可以击出千百次的针刺,将墙的结构破坏,然后轻轻一拍将之破坏。

    小龙女只觉自己的贞洁堡垒被那条活蛇般的东西钻入钻出,多少次也数不清了,时浅时深,时快时慢,不同角度和速度令她有了新的感觉,昏晕、痉挛、飘荡、快美、痛楚、酥痒兼而有之,一齐聚拢了过来。这奇妙的感受是她从未经历过的,但她还是勉强坚持下去,因为最后一击尚未发出。

    我估计小龙女已经可以承受了,便化繁为简,一记最后的冲刺就击破了已经受到无数冲击的处女膜,从而直达小龙女的阴道深处那坚韧的尽头。

    一阵剧烈的,从未经历过的刺痛从下体传来,小龙女不禁发出了一声痛楚的呻吟,情不自禁地抬起了原已软弱无力的一双玉臂,紧紧抓在“过儿”的背上,一时间香汗淋淋……

    我感到自己的全部进入,也从紧夹着我分身的秘穴力量中感到小龙女的痛楚,同时从尹志平那低沉的呻吟声中感知到他的不甘,便趁机以腹语传音对刚才一幕大肆渲染一番。我再低头看去,皓月的光辉把小龙女的下体照得通明,斑斑落红染在白玉般的下体四周,在我放置的手帕上犹如散开的牡丹……

    我怜惜地吻着小龙女,似乎是为了消解刚才的苦痛,小龙女也重重地回吻着我,进而转化为深情的对吻。我轻轻地动着我的分身,双手也在小龙女的身体上游移,那股令人意乱情迷的热力又发挥了它的作用,让小龙女所感受到的痛楚大大减轻,而提高的敏感度则将酥麻感源源不断地送入小龙女的大脑,令小龙女更快地恢复过来。

    痛楚减轻,我的抽动便为小龙女提供了无限的刺激,而小龙女发出了一声声微弱的呻吟,高低跌涨,断断续续,听来十分的悦耳,而这将使我更加起劲。因为每次抽插,龟头都摩擦着小龙女那温暖而细腻的内壁,酥痒的滋味儿实在令人回味,何况每次抽插都被那窄紧的穴壁夹着,直没入根,带来的刺激难以形容。

    美好的时刻特别容易过去,当小龙女的嘴离开我的嘴,发年出一声又一声畅快的呻吟时,我忽然全身一个哆嗦,分身不受控制地连续抽动,将我那滚烫的生命精华全都喷射进了小龙女那处子花房里……

    小龙女发出了一声无力的惊叫,立即觉得全身泛起一阵酥、酸、麻、痒的复杂感觉,但是觉得接受了“过儿”的精华而露出了一丝笑意,很快就在喘息中疲惫地睡着了。我爱怜地摸着她的长发,心知毕竟她从未经历如此刺激持久的事情,消耗的体力也不是平日练功可以比拟的,休息一阵会更好。

    我虽然还可以再来,但是不愿意对这绝美的人儿再次摧残,所以放弃了,抽回分身,取回沾有落红的手帕后迅速替小龙女穿上衣裳,再来作弄尹志平。我刚才最后之时并没有腹语传音,但听到小龙女那娇美的叫春声,尹志平如何不受刺激,但毕竟他处男之身未破,又是有点道行的道士,所以撑着没有发射出来。但我拉开他的衣服,将他高耸的分身拉了出来,又将他拉到小龙女的身旁,拿起小龙女的一只手摸上他的分身,尹志平虽然蒙着眼,但从那柔滑无比的感觉马上感觉到是那只手是属于小龙女的,那股阳精还如何控制得住,一下爆发出来,竟有些喷到了小龙女的衣裙上。

    我拉开了小龙女和尹志平,传音大笑道:“你这道士还真厉害,居然将那些脏东西喷在人家小女孩的身上,就让你来善后吧。”说完逃出丈远后再替尹志平以六脉神剑解穴,然后一溜烟般地逃开了。

    逃开后我心中暗笑:“这回尹志平背定黑锅了,连小龙女我也品尝到了,实在是一大乐事,值得庆祝。”于是我到山脚附近的客栈休息一下,准备吃过午饭再走。没想到的是,我在吃饭的时候,杨过居然出现在客栈门口,向客栈伙计打听有没有见过一个白衣的绝美女子。

    我心想,这可是结交杨过的大好时机,便招呼杨过进来,向他询问事情经过。杨过好不容易遇上个愿意听他讲解事情的人,便略略说明了情况。原来当他回去看小龙女时,半路上碰见尹志平衣衫不整、慌慌张张地走了,小龙女却在被解穴后不让他再叫师傅,然后又跑了,杨过自己百思不解,只好追出来。

    我见他赶出来并没带什么银两,便借给他200两,让他继续去找,同时也建议他提高武功和声望,才能发动更多的人替他找人。杨过感激地离开了,我也只是当作笼络手段,也是上了小龙女的一种心理补偿而已,看了看怀里那张手帕后,轻笑着继续踏上北上之路。

    新金庸群侠传19

    作者:kenmei我买了匹马赶往北方,希望可以遇上些事件,使我有更多的进步。

    但是想起在终南山的事情,实在是忍不住偷笑,居然上了小龙女,戏弄了尹志平,让杨过成了我的朋友,更重要的是基本拿齐了全真、古墓两派的武功秘籍,学到了双手互搏、空明拳和九阴真经。

    就拿双手互搏来说,这套武功厉害之处不仅是可以用双手使出不同的武功,而且还可以心分二用,就如我一边上小龙女一边戏弄尹志平那样,但可能是我尚在初阶段,后来我在高度兴奋、连环抽插小龙女的时候就连另外一半心神也陷了进去,使我的试验有了缺陷。但这样已经不错了,以往在家的时候我有时也是一边写作业,一边听音乐,或是有其他一些分心做事的经验,只要我将双手互搏练得更好,一定可以将这试验完成的。

    九阴真经则又是另一种与众不同的武功,一般武功都是以提升攻击力、防御力、轻功等为主的,但是作为天下武学总纲之一,九阴真经内容博大精深,除了可以提升全部指数以外,还可以增加其他武功的经验值。就拿重阳遗刻来说,其中一些内容很有启发性,现在虽然不大明白,但是当我想通其原理时,就可以触类旁通,将其他武功的精妙之处也理解了,而能达到相应的要求,对应武功的等级或者经验值自然也会提升,怪不得天下高手都想要夺取这本九阴真经。

    想归想,练归练,九阴真经需要的经验值多上不少,如果不是有双手互搏来进行辅助学习,恐怕也难在那么短的时间里练成初级的九阴真经。

    就在我这样想着而策马奔驰,准备穿过一处树林时,居然听到一阵吆喝声和打斗声,闻声而去,却见一帮镖师围着一个老瞎子进攻,却被他搁倒了几个。我定眼看去,那帮镖师保着的镖车上插着“威信镖局”的旗子,可整个镖队里居然没有人功力超过250的,但那个瞎子居然强达320,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呢?

    我再仔细看看,居然有一人骑着马要冲入树林,我还想看看那是什么人,谁知道却见那瞎子以极快的速度追上了马匹,并潜在马匹的腹部。我吃了一惊,没想到这瞎子可以追上刚起步的马匹,我虽然也能做到,但是还不能做到他那样掩藏身形,于是我的疑问就更大了,决定追上去看看。

    没想到马上那人功夫一般,才几下功夫就被人赶下马,夺走了背上的东西,可是那瞎子忽然出现,将夺去的包袱抢了回来,并将抢东西的一个少女和一对夫妇点住了。那镖师在那瞎子的暗示下才认出是自己的师伯卓天雄,而那对夫妇则在对话中说出自己的名字是林玉龙、任飞燕,我才想起原来是怎么回事,便闯了进去。

    卓天雄看到是一个不认识的年轻人进入林中,不禁愕然,但是他手上已经拿有一长一短的一对鸳鸯宝刀,也自认功力强横,也不在意,喝道:“你是谁?快快离开这里!”

    我笑道:“在下叫伊平,本没有什么事情,但见这三位被阁下所抓,想救救他们而已。”

    卓天雄“嘿”了一声,收起双刀,拿出自己用惯的铁拐杖说:“有本事你就来吧。”

    我心想不能让卓天雄用那对刀,便只取出宝刀来应战,当卓天雄直攻过来时,我就以“雷霆响八方”来防御,密集如同大雨淋盘的兵器撞击声传出,我勉强能够抵挡住卓天雄的攻击,但是功力始终有高下,我被迫退了两步,而铁棒上布满了轻微的伤痕。

    一旁看着的萧中慧明显松了口气,而林玉龙、任飞燕二人则在互相对骂,我看到他们没事,放下心来,然后反向卓天雄发起攻击,5级的霹雳刀法再加上绿波香露刀,威力自然比那支铁杖强得多,即使是卓天雄的功力比我强,也不过可以挡下我的“雷爆震五岳”而已,却不能将我击退。

    可就在卓天雄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我一直没有动用的左手忽然一扬,几颗霹雳弹和一股细沙飞出,卓天雄大为吃惊,连忙用铁棒和手护着头脸,这样可以挡去细沙,但却被霹雳弹炸得血肉模糊。

    卓天雄负伤后退,却被我趁机夺去双刀,我笑道:“小心你的手臂中的细沙有毒啊。”

    卓天雄闻言细看,却觉得头脑一阵眩晕,知道自己中了毒,只好先顾自己的性命,逃离了此地。周威信这家伙更是窝囊,跟着跑了。

    我过去解开三人的穴道,却在没提防下被萧中慧抢了鸯刀,转身便与林任二人跑了,我叹了口气,向着我藏马的地方看了看,便以刚修炼成功的金雁功追赶而去。

    金雁功虽然是比上天梯更厉害的轻功,但是由于刚练成,所以威力未显,只能令我慢慢追上他们,直追到西北荒山上的一座紫竹庵才赶上。

    萧中慧停下来转身向我,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我不逃了,你把刀拿回去吧。”

    我温柔地看着她说:“虽然有了这两把刀可以无敌于天下,但是姑娘要拿去又有何妨?只是那老家伙讨厌得很,我也不是他的对手,我们得先躲上一躲。”

    萧中慧看着我点了点头,四人一同进入庵中,躲入神像之后,那里地方窄小,四人挤在一起,我和萧中慧自然靠得极近。

    萧中慧低声说:“刚才他不是中了毒么?”

    我也低声道:“那只是我刀身上的毒,毒性不重,以他的功力很快就能驱散而赶来。”

    萧中慧说:“那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我还想回答,外面卓天雄已经赶到,却被主持尼姑骗过了,但是大家很清楚,这附近没有人烟,卓天雄很快就会回来,正在想时我却从林任夫妇交谈中听到了夫妻刀法,便让他们说来听听。

    原来夫妻刀法由两人分使,两人的刀法阴阳开阖,配合得天衣无缝,一个进,另一个便退,一个攻,另一个便守。传此刀法给他们的老僧本想他们以此刀法培养默契,但他们二人吵架成性,动手成习惯,反倒破坏了刀法的原意,发挥不出精髓。

    我听着他们说,眼睛却看着萧中慧,萧中慧似乎猜到我心中所想,满脸红晕,低下头去。

    我对林玉龙道:“林兄,请你们将这套刀法传授于我们,我们若是都学会了,抵挡得了那老家伙,便可救得众人性命。”

    林玉龙道:“这路刀法学起来很难,可非一朝一夕之功。”

    萧中慧插嘴道:“学得多少,便是多少,总胜于白白在这里等死。”

    任飞燕道:“好,我便教你。”林任夫妇分别口讲刀舞,一招一式的演将起来。我和萧中慧在旁各瞧各的,用心默记,但我此时便已是心分二用,同时记下两套刀法。

    这套夫妻刀法招数极是繁复,我虽然可以勉强记下,但萧中慧稍微差了些,一时难以记得许多,加上林任夫妇教得几招,百忙中又拌上几句嘴。两个人教,两个人学,还只教到第十二招,呼听得门外大喝一声:“贼小子,你躲到哪里去?”人影一闪,卓天雄手持铁棒,闯进殿来。

    林玉龙见他重来,不惊反怒,喝道:“我们刀法尚未教完,你便来了,多等一刻也不成么?”提刀向他砍去。卓天雄举铁棒一挡,任飞燕也已从右侧攻到。

    林玉龙叫道:“使夫妻刀法!”他意欲在我们两人跟前一现身手,长刀斜挥,向卓天雄腰间削了下去。这时任飞燕本当散舞刀花,护助丈夫,那知她急于求胜,不使夫妻刀法中的第一招,却是使了第二招中的抢攻,变成双刀齐进的局面,我一看就知道糟糕。

    果然卓天雄一见对方刀法中露出老大破绽,铁棒一招“偷天换日”,架开双刀,左手手指从棒底伸出,咄咄两声,林任夫妇又被点中了穴道。他二人倘若不使夫妻刀法,尚可支持得一时,但一使将出来,只因配合失误,仅一招便已受制。

    我低声道:“萧姑娘,你快逃走,让我来缠住他,我起码可以撑上百多回合。”

    萧中慧呆了一呆后道:“不,咱们合力斗他。”

    此时卓天雄已挥铁棒抢上,我有心一试夫妻刀法的威力,便不使霹雳刀法,而以刚学的一招砍去,但我心知自己的左边露出了空隙,就看萧中慧会否掩护我了。

    萧中慧果然不负我所望,不待卓天雄对攻,便抢着挥刀护住我的肩头。我们二人事先并未练习,只是靠临敌时自然而然的互相回护,可算配合默契。

    林玉龙看得分明,叫道:“好,‘女貌郎才珠万斛’,这夫妻刀法的第一招,用得妙极!”

    我们二人脸上都是一红,没想到情急之下的挥刀,竟然配合得天衣无缝。卓天雄横过铁棒,正要砸打,任飞燕叫道:“第二招,‘天教丽质为眷属’!”萧中慧依言抢攻,我则横刀防御。卓天雄势在不能以攻为守,只得退了一步。林玉龙叫道:“第三招,‘清风引佩下瑶台’!”我们二人双刀齐飞,飒飒生风。任飞燕道:“‘明月照妆成金屋’!”卓天雄被逼得又退了一步。

    只听林任二人不住口地吆喝招数。一个道:“喜结丝罗在乔木。”一个道:“英雄无双风流婿。”一个道:“却扇洞房燃花烛。”一个道:“碧箫声里双鸣凤。”一个道:“今朝有女颜如玉。”林玉龙叫道:“千金一刻庆良宵。”任飞燕叫道:“占断人间天上福。”喝到这里,他们所传的夫妻刀法前十二招已经使完,余下六十招尚未传授。

    我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可以一边和萧中慧共同对敌,增加默契和感情,一边练习刀法,何乐而不为呢?于是我说道:“从头再来!”一刀砍出,又是第一招“女貌郎才珠万斛”。

    二人初使那十二招时,搭配未熟,但卓天雄已是手忙脚乱,招架为难。这时候从头再来,二人灵犀暗通,想起这路夫妻刀法每一招都有个风光旖旎的名字,不自禁的又惊又喜,鸳鸯刀法的配合,更加紧了,使到第九招“碧箫声里双鸣凤”时,双刀便如凤舞鸾翔,灵动翻飞,卓天雄那里招架得住?“啊”的一声,肩头中刀,鲜血迸流。他自知难敌,再打下去定要将这条老命送在尼庵之中,铁棒急封,纵身出墙而逃。

    我们二人脉脉相对,情愫暗生,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却听得林玉龙大声叫道:“妙极,妙极!女貌郎才珠万斛!”他其实是在称赞自己那套夫妻刀法,萧中慧却羞得满脸通红,低头奔出尼庵,远远的去了。

    我飞石替二人解了穴道,飞身追出庵门,用最快的速度赶在萧中慧的前面,伸手将她拦下。萧中慧一时停不下来,直扑在我的怀里,我当然不客气,顺势就将萧中慧搂住,萧中慧满脸通红,一时不敢抬起头来。

    我也很享受这种无言的幸福,暂时没有说话,等了一会儿才用手抬起萧中慧的头,深情地望着她说:“萧姑娘,我们先一起回去把那套夫妻刀法学完好吗?”

    萧中慧如何不知道我想和她相处更多时间,但她对我也心存好感,无法抗拒我的请求,只有点了点头,我便牵着她的手一同回到庵中。林任二人看到我们俩的情况,都发出会心的微笑,同意将全部刀法教给我们。

    以我的资质,两天之内就已经学完,何况我还复制了一本夫妻刀法的秘籍,哪里有不会的道理,而萧中慧稍微学得慢些,但在与我的不断配合练习下也逐渐熟练起来,与我的感情更是深厚了。

    打铁要趁热,我当然深知这个道理,于是我就在第二天晚上和萧中慧一起看夜空的时候吻了她,萧中慧虽然有些吃惊,但却欣然接受了。过了好一阵子,我才松开了嘴,对着倚在我怀里依然娇喘不已的萧中慧说:“相信我,我一定会成为值得你托付终身的人。你要等我,两年之内我一定来找你完婚,好吗?”

    萧中慧满脸羞意思地点了点头,我便将鸯刀交给了她:“你看到这把刀就象见到我一样,两年之内我就会让鸳鸯双刀合一的。”

    此夜如何情意绵绵可以先放下不提,我倒在这两天和林任二人提议,要是我两年内以夫妻刀法打败他们二人,他们以后就要相亲相爱,以真正配合的夫妻刀法来证明他们夫妻间的深厚感情。

    第三天,我离开了萧中慧他们三人,萧中慧离开时告诉我:三月初十,这一天是她爹晋阳大侠萧半和的寿诞,我答应有机会就前往探访,而且林任二人答应暂时和萧中慧在一起,使我可以安心地离开。

    新金庸群侠传20

    作者:kenmei我答应了萧中慧两年内出成绩,当然不能再漫无目的地到处去,我便策马往南方而去,按照王难姑之前的指点,进入了蝴蝶谷,找到了胡青牛与王难姑。

    两人对我重新撮合他们感到十分感激,对我的提问有问必答,从他们口中得知,除了我之外,没有明教以外的人可以进来,但不排除有特殊的情况会发生。而我也问出,原来胡青牛之前被华山剑宗掌门“神机子”鲜于通恩将仇报地陷害,我便答应替他找到鲜于通带来此地让他处置,胡青牛却摇头说不用了,只给我一点金蚕蛊毒,让我下在鲜于通的身上,令他重受天下最难当的苦痛而亡,这样就够了,我便点头收了下来。

    我来这里的主要目的就是查看胡青牛的众多医书,和胡青牛夫妇请教医毒方面的问题,于是这半月之内我便留在谷中,翻阅了如《子午针灸经》、《针灸大成》、《黄帝内经》、《华佗内昭图》、《孙思邈千金方》、《千金翼》等医书,而勉强将这诸多药理记住,不懂之处则请教二人,二人也悉心教导,使我的医术和解毒方面大有进境。

    而另一方面,蝴蝶谷内有的是药材,我不方便带走,则是让药童按照药方替我炼成许多丹药,令我应付各种情况发生。

    就在我来到十天后,居然有人走进谷来,此人二十来岁,肤色雪白、长挑身材,自称是峨嵋派的纪晓芙,她本不能进入,但她脖子上却有一个明教的火焰令,使她可以通行。按她的情况应该是内脏中了一股奇毒,以胡青牛的医术应该很容易就搞好了,但他并不愿意替来历不明亦非明教之人治疗,我便毛遂自荐,胡青牛不好反对,便让我在接近谷口的一间草房里为她治疗。

    在我的针灸之下,纪晓芙的病有了起色,再加上我让药童弄好的一剂八仙汤让她服下,三天之后纪晓芙的毒性尽去,对我自然感激不尽。

    但就在第四天,谷外来了几个尼姑,为首的是个身穿灰布袍的尼姑,纪晓芙大惊道:“是我师父。”我这才知道原来她是峨嵋派掌门灭绝师太。她身后还随着几名弟子,按照纪晓芙的说法,一是师姊丁敏君,一是师妹贝锦仪,最后一人应该是刚收不久的小师妹,但由于她出外多时,不是很清楚其姓名。

    灭绝师太盛名远播,武林中无人不知,只是她极少下山,见过她一面的人可着实不多。待她们走近身来,只见灭绝约莫四十四五岁年纪,容貌算得甚美,但两条眉毛斜斜下垂,一副面相变得极是诡异,几乎有点儿戏台上的吊死鬼味道,而丁敏君和贝锦仪也算美貌,但当我看到最后一人时则呆了一呆。原来她身穿葱绿衣衫,身法轻盈,出步甚小,但速度甚快,同时见她清丽秀雅,容色极美,约莫十六七岁。

    我看四人的指数,灭绝有着450的强劲实力,丁敏君和贝锦仪与180的纪晓芙差一点,但最后那女却有220的实力,在这个年纪有这等实力的女子实在不多,何况在灭绝门下只有一人有此能力,那就是周芷若,应该就是她了。

    纪晓芙跪下迎接灭绝,但灭绝似乎并不高兴。而我自然不能让她们进入谷内,便对灭绝说:“灭绝师太,前面是胡先生的居所,他正在静修,请不要入谷打搅可以吗?”

    灭绝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纪晓芙,冷冷地说:“晓芙,他是什么人?”

    纪晓芙恭敬地说:“回师尊,这位小兄弟是胡先生的客人,弟子带伤前来求诊,胡先生不愿出手,便由这小兄弟代我治好了病。”

    灭绝哼了一声:“胡青牛的客人即使不是魔教的人,也差不多了。”

    我心中冷笑,脸上却不露半分表情,只是说:“在下伊平,是来向胡先生请教医术的,不是明教之人。”

    丁敏君见我如此态度,心中不满,喝道:“好小子,竟敢如此对我师父说话?!”

    对着这个讨厌的人,我也不用客气,长起身来说:“在下只是叙述事实,有何不对?”

    丁敏君哼了一声,就想拔剑,我退了一步,作出防御姿势,我现在身怀多项绝技,如果灭绝不出手,她们四人一起上也未必能将我击败,何况是她一人,我连兵器也可以不用。

    倒是灭绝厉害,及时道:“敏君,你不是他的对手,先退下。芷若,你来试试这小子的身手。”

    周芷若答应着,来到我的面前,我再退一步,左手作出手势,说:“周姑娘,你先请。”但那个“周”字我却是传音过去的,周芷若不由一呆,刚才在场众人并每月人提到过她的姓,我是如何知道的呢?但是在此时又不方便问,只好先行出手。

    此时周芷若使的只不过是普通的峨嵋掌法,但功力却似乎不差,我猜想很有可能是用上了“峨嵋九阳功”,可在我看来这并不难对付,用5级的野球拳足可应付,反正野球拳也好久没有拿来对打过了。

    这下可令灭绝头痛了,这拳法并非任意一派的武功,想借此看看我的来历的想法失败了,所以哼了一声。周芷若知道灭绝让她使用更厉害的掌法,但她并不想伤害我,显得有些迟疑,只是师命不可违,便一改招式。

    这些我早已看出,我的眼一直看着周芷若的眼睛,她的神情丝毫也没有逃出我的眼睛,而且我与人对战一般都是看对方的眼睛,因为对方的拳脚变化可以很多,但是眼神有可能泄露对手的意图,便使我可以提早预防。

    就在周芷若再攻击过来时,我的拳法一变,使用的是空明拳,以柔破巧,周芷若的拳掌虽然变化无穷,招数快捷无比,甚至是可以从不可能的角度弯转攻击,但在空明拳的柔力带动下,她的每一招都被迫与我的手掌相撞,实现不了以掌力近身伤我的企图。

    这一来灭绝又失策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