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33 部分阅读

    在北丑的消息指引下,我朝东北方继续前行,来到一处小港湾,拜访了一户农家。

    这农家听说原来是一家闻名天下的巧器工匠,后来在各国战乱之时为了躲避各国前期的争相邀请和后期的不断暗杀,在南贤和北丑联络一批高手将他护送到此处隐居,所以除了在北丑口中可以得到他的消息外,别人都不知道在这在地图上并没有显示的小地方居然有这么一户隐士。

    从他这里我用两百两黄金的价值购买了一艘机关小船。这船虽然小,只能坐上一人,但它是利用天外奇金混合各种材料制作而成,而且是由各种配件组合而成,蒿、橹、帆、篷等一应俱全,全凭当时情况进行装配,而且可以分拆开来放入我的宝囊中,几乎可以说是当世之上最好的珍宝了。

    不过听说这船应该还有几艘,并且不会卖给同一个人,所以按我的推测,这船应该是卖给同时具备一系列条件的玩家,如果按《轩辕剑》的模式来看的话,这应该是属于在游戏制作组手上才能得到的宝贝。

    但我并没有深究下去,在花了两天时间完全弄明白组合和使用的方法后我便驾船出港,沿河出海去了。

    附1:所谓的一条消息是指一条完整的消息,有时候买方也会问得详细些,所以不单是一两句话就当一条消息。有时候卖方也会多透露一些内容,诱使买方多花些银两来探听其他相关消息。

    新金庸群侠传15

    作者:kenmei这天,我看着蓝天白云在发呆,连今天在内,我已经乘船出了大海三天了,大一点的风浪也没有见过,实在是浪费了我专门要一试小船性能的想法。

    这艘小船坚固无比,连我的凝碧剑也只能造成轻微的伤痕,连刻下我为这船起的名字“幻想号”都不行。船身窄而长,前后两部分是放东西、藏机关的仓库,桨、帆之类也是从这里启动、收起,中间形成的如同棺材那样长窄的地方可供休息。虽然是方便安全,但是舒适度就略差了些。

    当我正在发呆时,本来风向是从陆地向海上吹的,但忽然之间有了一阵逆向风吹来。船帆的变化使我清醒了过来,我抬头一看,只见海的那边有一条黑线,而且在不断扩大,风就是从那里吹来的,从之前碰到的渔夫们口中我早已知道这就是海上风暴出现的前兆,这正是我想要的。因为我猜想,这艘价值万两的超级小船既然是隐藏物品,就应该具有不惧风浪的能力,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主角是在海里被淹死的,所以我马上收帆,启动机关,从船后伸出两只桨,操控着小船向风暴那边驶去。

    可是就在我高速接近那边时,我竟看见一条小船以丝毫不逊色于我这机关船的速度冲向我这里,就好象要尽力逃离风暴那样。而在我呆了一呆的时候,两船又接近了许多,我又惊奇地发现,那船的船身似乎遭到攻击一般,伤痕处处,幸亏有人以内力催动,才能如此快速。

    转眼之间,两船又近了好多,那人也看到我的船,就象看到救星一样,将船偏转,并就在两船交错的时候飞扑下来。我看到那人的样子更是愕然,原来是个白发如银的老婆婆,脸上肌肉僵硬麻木,尽是鸡皮皱纹,全无喜怒之色,但她的喝声却依然充满焦急之意:“快逃,海里有怪物!”

    我的脑袋一时转不过弯来,哪里来的怪物,游戏里还会有这些危险?但我还是伸手将老婆婆接入船舱,收起桨,关起一半的船舱来观察四周。四周除了即将到来的风暴,海里看不到丝毫问题。

    可就在我回头想问老婆婆时,小船底部忽然受到了一股巨大力量的冲击,将小船撞上天去。没有什么准备的我的半身几乎飞了出去,幸好老婆婆早有准备,一手把我拉了回来。但就在这一时间,我看到了海里的怪兽,那是一头怪鱼,外形象鲨鱼,但前端居然生有一段尖刺,刚才应该就是它的尖刺攻击了船底。我马上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一下拉回老婆婆因为用力拉我而突出船舱的部分身子,然后回肘一击撞在船舱里一块板上,船舱门立即自动关闭,我们也暂时安全了。

    危机暂时过去,我也松了口气,但那老婆婆并不知道此船的安全性,仍是很焦急地问:“这艘船能撑下去吗?”

    我还没有来得及答话,船身忽然又一巨震,原来是小船从半空中翻滚着回到海面,两人的身体都是一震,我才发觉,在危险中我完全没有注意到,我们挤在只容一人躺下的船舱里,形成了身体互相紧贴的情况,而且似乎形成了我搂住她的情形,这对老人家是很不礼貌的。但就在我轻轻地把手抽回来时,我似乎觉得这老婆婆的身体应该还是满有活力一般,不象是一般老人。

    我身体的动作和我略微退开身体的行为令老婆婆很是满意,然后她听到我对小船的坚固程度作了绝对的肯定,也看到我丝毫也不担心的态度,加上受刚才一下重击只是被撞飞的情况,她也定下心来。但是她精神一松懈下来,混身就象软了一般靠了过来,原来她那小船已经被怪鱼追踪袭击一天多了,全靠她操控着才不被那么快全破坏掉,不过要保持和那怪鱼的距离,她必须不停保持速度和警觉,所以不是遇上我,她可能已经顶不住而成为怪鱼的食物了。

    我听完她的话后打开船舱门的一块板,让我们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却不用漏水进来,而外面的冲击正接二连三地进行着,我们甚至可以看到那凶猛的怪鱼的两排尖牙。但这些刺激对于我们来说心理威胁远大于实际威胁,因为它的攻击根本伤害不了我这艘船,只是将在舱里的我们弄得有点晕头转向而已。

    过了好一阵子,怪鱼似乎明白了它是不能破坏这船的,才游了开去,将老婆婆那艘船破坏得四分五裂。

    我松了口气,再看回舱里,才发觉由于冲击,我和婆婆又恢复到紧贴在一起的状况,而且她似乎内力消耗过度,整个人扑在我身上也没有把我推开。但是很奇怪,我心里那种感觉又浮上来了,按照我与她肌肤相接的感觉,她的肌肉应该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多皱纹,还具有颇强的弹性,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那最大可能性就是苍老只是伪装,她很可能使用了易容术或是面具,甚至兼而有之,那会是谁呢?

    我心存疑问,便略微扶直她的身躯,这下看得很清楚,她看上去是一个和蔼慈祥的老婆婆,但是脸上肌肉僵硬麻木,尽是鸡皮皱纹,全无喜怒之色,不过她的眼神清澈明亮,直如少女一般灵活,而其中温和亲切之意亦甚清楚。以我所知道的,能有这样易容术的人又如此化装的除了慕容山庄的阿朱就是灵蛇岛的金花婆婆了,无论是谁都值得我探个究竟,但都有使我现在无法下手的理由,因为一个是我大哥乔峰的未来妻子,一个是我未来目标之一的小昭之母,所以不能明说出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此女的身份,我用探测器看了看她,从那460的高水平来判断,这绝不是力量低微的阿朱,只会是金花婆婆,也只会是她才能坚持与怪鱼斗了一昼夜有余。

    明白了之后,我的心也坦荡多了,从紧贴的身体间取出伤药,轻轻地说:“金花婆婆,请吃药。”金花婆婆的眼神一下变得象鹰一样锐利,但与我对望之下丝毫不觉得我有什么可疑之处,我又柔声说:“除了你金花婆婆,有哪个女性能做到能和刚才的怪鱼对抗呢?我没有敌意的。”在我的劝说下,金花婆婆才消除疑虑,利用药物尽量恢复消耗了的力量。

    在这时候我没有什么可做的,老是看着她也不那么好,只好看着船外。风暴的吹袭似乎对船没有造成什么损伤,只是将船抛来抛去,正在运功的金花婆婆可以不论,我则是有点享受这样的情况,享受着一种“无敌于天地间”的感觉,也享受着有意无意间与她亲密接触的感觉。

    时间似乎过得很慢,风暴起码刮了好几个时辰,但该过去的终于要过去,小船终于恢复了泛舟海上的模样,我打开舱门,将金花婆婆扶出船舱,大口地吸着新鲜的空气。

    金花婆婆也停止了运功,轻轻挣开了我的怀抱,看了看天,对我说道:“你要回陆地的话,向西去就可以了,如果要到我的灵蛇岛去的话,就向我指的方向去吧。”

    嘿,这不就是变相邀请我到她那里去吗?我当然一百个愿意,于是按着她的指点一直去,借助小船的机关和我的全力催动,第二天黎明前就来到了灵蛇岛。

    上了灵蛇岛,金花婆婆的样子就变了,虽然还是一样的白发如银,虽然还是一样的苍老面容,但是当她回到自己的住处,拿回那串没有带在身上的金花念珠,撑着那根白木拐杖,弓着腰,曲着背,加上连声不断的咳嗽,就完全成了平常的金花婆婆。

    她的眼直看着我,那锐利的眼神似乎在无声地警告我,不要将她的秘密告诉别人,可她马上得到的是我的保证:“你的秘密只有我一个人知道,那只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金花婆婆点了点头,那锐利的眼神又趋平和,她说:“那好,看在你我一场缘分,我就指点你几天功夫吧。”

    有这么一位高手指点,更可以有机会多接触她,我哪里会放过机会,自然留下来全心学习,但和我想的不同,金花婆婆指点我的只是基本要领,也就是我的基础,有一些我自己想到的招式在她的指点下更趋完善,而不光是由漫画、动画、游戏等地方推敲出来那样徒具表面,这对我以后应变之时有着极大的帮助。

    另外,从金花婆婆口中得知,岛上的确如我猜想的除了小昭以外就只有正在修炼千蛛万毒手而不想见外人的徒弟殷离,而正是因为小昭不辞而别,金花婆婆心急之下就上船去追,因此才碰上了我。

    而当我和金花婆婆交流有关明教的资料时,她明显地不太想谈,但是当我猜测不久之后天鹰教会与明教火拼时,金花婆婆似乎被触动了,她沉吟着说:“以杨潇的性格,是一定会为把住明教不放手的,就算是与以前的兄弟动手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但要是由此转化成两教火拼的话,那就会令中原那帮人从中得益的啊。这个等我看有什么办法吧。”

    这个其实只是我要制造与她见面的机会而已,目的达到后我就顺藤摸瓜,看我猜测是否准确:“听说毒仙王难姑在你这里,是不是?依我看,用她和她丈夫‘蝶谷医仙’胡青牛的关系,应该可以进行调停一下,何况只要保持这两人的实力,对付入侵明教的敌人还是很有帮助的。”

    金花婆婆又再度沉吟起来,看来我的猜测有对了,但她的话证实了我的话只有一半是猜对了:“你怎么知道的?我把王难姑留在岛上的原因其中之一就是不想让她因为斗气而伤害明教的兄弟。如果你可以的话,你去劝她一下吧,必要时还可以让她离开。”

    有了这一句怎么会还不行呢,我找到王难姑,将可能发生的事情和她说了一下。王难姑也并非不讲理之人,当她明白到自己的行为将为明教带来什么后果以及帮助明教的结果后,她终于接受了提议,前往女山湖畔蝴蝶谷与胡青牛讲和,同时留下了一本《毒经》,当是对我好意的回报,也让我有空时前往蝴蝶谷,我当然连声感谢。

    在灵蛇岛上停留了十天,我也向金花婆婆告辞了。因为我认为故事还是主要发生在大陆的北方,所以我便回到陆地,往北边去了。

    新金庸群侠传16

    作者:kenmei我一直北上,又做了两件劫富济贫的案子,终于到了一个比较大的城镇,我在里面找到了丐帮的兄弟,让他们通知路氏家族,而且特别交代他们说我有二十万以上的资金,上次的药物也尚有不少,让他们多带宝物和秘籍前来。路氏家族听后自然更为紧张,派出更多的人马护送更多的珍宝前来,同时为了保密起见,丐帮也将我带到郊外一处偏僻处进行交易。

    在众多的宝物之中,我发现了一个类似电子辞典的小盒子,问起带头的路三,路三居然说:“这个我也不清楚,反正是大哥从宝物库中取出来交给我的,而且这个宝物库里的东西没有少于十万两白银的。”我从他的话中猜出此物的宝贵,便毫不犹豫地买下这批中最贵的这件宝物。但就这一项已花费了十万两白银,所剩的也不过十万多一点,比上次的总交易额多不了多少,但由于只需要买宝物,所以买下的宝物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还是比上次稍好些,例如有暗器含沙射影,昆仑派剑法、化骨绵掌、武当两仪剑法、岳家散手等秘籍,珍宝则有广陵散曲谱、焦尾琴等等。

    经事后检查,那件宝物果然就如电子辞典般使用,但按键全是英文,NPC自然看不明白,只能由我这类玩家才能看懂、使用。在打开开关、开始使用后,它要我先输入用户姓名,然后让它在游戏中找到我的资料后再让我输入密码,令其只成为我一人之物。

    在正式使用前它也会提出一个问题:是否查看帮助文件,但确定的话要从我的帐户中扣除50两,我不禁愕然,但为了清楚这宝物的功用,我也选了“是”。看了之后我才觉得这真的可以算是为玩家而设的机器,其最主要的功能就是电子扫描:让这辞典对着要扫描的书本等资料,按下开关,可立即扫描出其所有资料,之后就可以在辞典中查阅,但此功能的确认也要扣除用户50两。但这功能有个缺点,就是这辞典只能保存一本书或一部秘籍的资料,虽然信息内容可以无限多,但在词典扫描另一项资料时就会被自动取代。

    其第二种功能是可以将扫描并保存了的资料打印出来,当用户确认时,机器会自动扣除50两费用,并在用户的次元袋中增加一本复制本。我回想起之前要花十多个晚上才能抄写出一本秘籍的手抄本时,马上就觉得此功能将大大节约用户在这方面所花费的时间,但似乎花费太大,对于资金流动不太灵活的玩家可能连使用也成问题呢。而其他方面则没那么实用,我也暂时没必要去用那些功能。

    有了这工具,我就不用花心思去想抄秘籍,也不用想去抄哪些秘籍,将那些时间用来练功,或是钻研秘籍对我将会有更大益处。有了那么多宝物,我自然要作一番整理,将常用的物品放在次元袋的前端,方便取出,但由于我还留了六千两作为我的流动资金,所以我就基本将有用的秘籍都复制一份,以万一之用。

    说起《毒经》来,这书里说的都是毒方面的知识,与我之前所学的武功秘籍不同,它能增加修炼者的用毒、解毒能力,修炼者也可以根据其知识制造出如毒箭、毒砂、毒针、毒刺之类的暗器、武器,以此来对抗更多不同类型的敌人。能与之对抗的只有医术与相对应的解毒术,如是医治不当则可能产生毒素混乱以致无药可治的严重后果,所以虽然会被世人看作是一门不光明的科学,却经常是暗杀者、阴谋者的最爱。当然,当某人的内力与功力达到一个超卓的境界时,毒术也不一定对其有效,但这是万中无一的情况,一般情况下可以不论。

    此书我已尽览一次,但看来对毒的见解虽然不差,也有许多古怪而有效的毒方,但是似乎多是伤人而不伤命,总留有最后一手,想来似乎是王难姑与丈夫胡青牛斗法的后果,所以绝毒之方基本是没有的,也就是说没有能制造出如黑血神针、冰魄神针那么霸道道具的方法,应该只属于修炼毒功的入门类书籍。不过这样反而对我这等入门者极有好处,以后对敌人逼供更会产生神效,何况这里面对使人迷乱、昏迷以至瘫痪、致疯等药方及解方皆有涉及,实用价值更大。

    但是我在修炼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关键并非一般武学秘籍中的出手力度与角度,而变成要记住每种材料的属性、药理、份量、调和方法等,重要性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中的每一步都关系着药物的效用是否能够发挥出来,差一点都不能达到要求,甚至是产生反效果。幸亏我学过化学,对这些药物也有部分认识,使要记忆的难度降低了,令我可以在不长时间内达到毒术、解毒术的一级水平,也算小有成就了。

    这天,我来到终南山山脚,遇上了两个道士,这两人正在远处争论,我不敢接近他们,只用听骰之功进行偷听,从对话中得知,这两人是重阳宫中的头面人物:尹志平与赵志敬。在探测器测量下,我看出两人同是全真教第三代弟子中最强者,一个是丘处机的首徒,一个是王处一的首徒,实力是伯仲之间,尹志平有着280的强劲实力,赵志敬也有270,我自己虽然多有进展,但也不过是260左右,由这个对比就可以由此得知全真教第三代弟子的大概水平,对自己的定位也大概清楚了。

    从他们的谈话中可以得知:杨过已离开重阳宫,被带入古墓,尹志平正是和赵志敬谈论有关杨过之事,这些与我无关,我便不再听了。

    晚上,我凭借着自己那还算不错的轻功,躲过了重阳宫的守卫,进入了后山的藏经阁,里面是全真教的禁地,一般弟子根本没资格踏足此地,我进去后只要不发出什么古怪声音,就算躲上个把月也应该不成问题,我便可以用辞典慢慢对藏经阁里的资料进行扫描、搜集,找到确实有用的才用打印功能。

    但事情并不象想象中那么顺利,才检查了不到三分一资料的时候,却遇上了另一个鬼鬼祟祟的家伙,我心虚起来,也不敢动兵器,一掌就向着对方击去。但黑暗中似乎对方也有所顾忌,没有点火折子也没有开口,只是一味还手,但令人惊异的是此人的功力比我只高不低,我的出手如同击在棉絮上一般,有种有力无处施的感觉,却又不象其他人那样会用内力攻来,使我暗藏的北冥神功无法发挥效用,我的致胜法宝全无法施展,使我几次生出弃战的想法。

    幸亏此人并不怎么进逼,使我有空去想此人的来历,可惜星光暗淡,黑夜无光,无法看出此人的功力深浅,只能凭推测而已。但会进此处而功力奇高之人实在是少而又少,于是我深吸一口气,用嘴以及腹语同时使用传音入密喝过去:“周伯通,住手!!”

    那人似乎正是周伯通,被我这一下吓了一大跳,怪叫一声说:“你是谁?你怎么会认识我?除了你还有谁在这里?”

    我见形势变得大好,便嘘了一声说:“没有其他人在这里,这只是我弄出来的把戏。而且你叫那么大声干嘛,我的声音只有你可以听到,现在应该惊动下面的人啦。”

    果然,下面看守的道士被他那声怪叫引上来了,使他想再问也没有机会,周伯通急了,招呼我从他开的秘道走。我检查了这次的收获,只是找到金雁功和北斗七星阵两种比较有价值的武功,各复制了一份,但其他众多秘籍都还没有看到,本是不该走的,但既然那么巧碰上了周伯通,那当然应该跟他去比较好,毕竟个人认为周伯通的双手互搏与空明拳都是全真教内无法得到的绝技,所以我只迟疑了一下便跟随周伯通下山去了。

    下山后,周伯通带着我来到后山一座破旧的小庙,但这地方并不十分脏,看来周伯通有较长一段时间都在这里住。周伯通带我到此处后便焦急地问我:“看你的武功只属一般,但究竟你有什么把戏使我觉得有两个人,而且还只有我一个人听到?”

    我却不紧不慢,看完了周围环境才说:“这可不是一种功夫,而是两种失传已久的绝技。一种是腹语,可以用肚皮来说话,另一种是传音入密,可以将声音只传到某一人的耳中,旁边的人却一点都听不到。将两种结合起来的话那将会使效果更为显着啊。”

    周伯通听后喜得抓头挠腮,念叨道:“腹语和传音入密嘛,这果然是世间少有的绝招啊,如果学会了,那双人搏斗不就变得更好玩了?”然后拉着我说:“快点教我吧……”

    我的目的既然达到了,当然是慢慢来啦,细声慢语道:“这个嘛,你有什么可以拿来交换呢?”

    周伯通一拍胸膛说:“你以为我是谁啊?我可是‘中神通’王重阳的师弟,‘中顽童’周伯通啊,会的绝招不下百种,你想要什么尽管说!”

    我却故意逗他,微笑不语,让周伯通自己推荐,但不知道是周伯通自己不想那么快把空明拳和双手互搏两种绝招拿来换,还是程序的设定,说是说了好几种,但都不是我所要的。我没了兴致,时间上也过了半夜,便自顾自地躺下睡觉了,任由极其想学到那两种绝技的周伯通在苦思冥想。

    我睡醒后经已天亮,见到周伯通仍在庙里走来走去,一边自言自语,我不禁好笑,打了个哈欠后对周伯通说:“我说老顽童啊,我都睡醒一觉了,你还没有想好吗?”

    周伯通闻言停步抬头,似乎终于下了天大的决心一般,走过来对我说:“好了,无所谓了,我用我最拿手的双手互搏和空明拳跟你换,这下你肯换了吧。”

    我想了一想后,觉得还是再赚上一把再交换,于是我说:“这个啊,我要再加多一个条件呢,你不能将我这两项绝技以及双手互搏再传授给他人,能做到的话我就和你交换了。”周伯通的面上露出为难的神色,说:“你那两项我当然要保密啦,但双手互搏是我自己的呢……”

    这样的反应自然是正常的,但我也有我的考量,双手互搏在游戏里会的人除了周伯通就只剩下郭靖,连小龙女也只不过是有学这个的资质而还没有学到手,就算他们都学会了,要从他们两人身上学到应该是几乎不可能的。

    于是我说:“要不改为如果你将双手互搏传授给别人的话,就要将交换回来的武功传授给我,可以吗?”周伯通沉吟一阵后终于答应了,我一听心花怒放,想不到双手互搏的交换权竟成为了我的筹码,自是用心地去教周伯通,而周伯通也想看看我是否能掌握双手互搏,也在用心地教我。

    如此一来,半月之后,周伯通固然是将腹语和传音入密混合在双手互搏里,应用得纯熟无比,我也练成双手互搏,做皮影戏也够资格了,另外空明拳也掌握到以虚击实,以不足胜有余的诀要,做到了“空、柔”,两种功夫都达到了一级之境。

    就在我想继续与这忘年之友深入交往时,外出的周伯通却象遇上了什么事不再回来了,我在等了一整天都不见他回来后便决定离开。

    没想到当我回到终南山山脚附近时,却又见到尹志平和赵志敬两人,他们这回却不是下山,而是走向后山,我好奇地跟随而去,却吃惊地发现自己住了十多天的小庙居然离古墓甚近,他们两人也正是议论杨过和小龙女。

    在他们二人的前面出现了一处大花丛,有如一座大屏风,红瓣绿枝,煞是好看,四下□树荫垂盖,便似天然结成的一座花房树屋,其东南西北都是一片清幽,只闻泉声鸟语,杳无人迹,是个上好的练功所在。我看到如此景象,心中似有所悟,而当我潜行绕到前方时,却真的发现花丛中隐藏一件秘密:杨过和小龙女正在练修炼玉女功。

    我心中大乐,如象原着中描写的那样就有好戏看了……

    新金庸群侠传17

    作者:kenmei正如我想的一样,赵志敬根本就是想揭露尹志平那想念小龙女之事来逼他让出第三代弟子首席弟子之位,尹志平看来也是被赵志敬说中,脸色铁青。

    赵志敬更是进一步刺激他:“你自从见了活死人墓中的那个小龙女后,整日神不守舍,胡思乱想,你心中不知几千百遍的想过,要将小龙女搂在怀里,温存亲热,无所不为。我教讲究的是修心养性,你心中这么想,难道不是已犯了淫戒么?你心中所思,我自然不知,但你晚上说梦话,却不许旁人听见么?你在纸上一遍又一遍书写小龙女的名字,不许旁人瞧见么?”

    这样的话不要说杨过听了生气,我听了也觉得些许过分,不过尹志平也由此被赵志敬激怒,上演了一场同门残杀之戏,只是无意中牵涉到杨过二人,使小龙女受创,杨过使二人离开后将小龙女带回古墓去疗伤。

    由于此幕与以前书中描写的差不多,我便对之没什么感觉,只是对小龙女那刹那间泄露的春光有点兴趣,同时也被小龙女那清丽绝俗的脸所吸引,虽然看得还不够清楚,但感觉其气质和相貌应该比珍珍、影、木婉清等美女更好。同时因为杨过正在关心小龙女的伤势,并没有留意我的跟踪,所以我不出面干预的目的就达到了,因为我正要跟踪杨过进入古墓。

    古墓中机关应该不少,但多是之前防御外族兵马入侵所设的巨石之类机关,小龙女、杨过二人又没空开启机关,便被我摸了进去。但是进去了也不等于安全,我要先找地方藏起来,不让他们发现我,那才可以使我有机会探索古墓。

    幸运的是,我左撞右撞之间找到了棺材室,在这里藏起来比较隐蔽,而且还有机会找到王重阳留下的秘籍。

    第一天我还不敢四处走动,只有等夜深了,两人都睡了以后才敢活动,而且还不敢有什么声音发出,而日间的时间比较充裕,他们二人到花丛那里去的时候就是我的机会,何况这时的杨过的水平还不到200,我有心用听骰之功听其走动的声音,再找地方躲避也来得及,毕竟这个古墓分上下两层,有着多个房间,有心去躲一定可以的。

    几天下来,我已几乎走遍了整个古墓,没走的就差一些我认为藏有危险机关的房间,或者一些找不出机关的密室,但我也知足了,毕竟用生命作太大的冒险没什么必要。而在其他房间里我已经基本将古墓派的武功找齐了,好象刻在练功室里的全真派武学以及相对应的古墓派武学就已经基本齐备,只差那古墓派的入门功夫八十一招天罗地网势掌法并没有刻在墙上,可能是认为没这个必要吧。

    本来这么多武功,就算是抄也要一月时间,但我靠着辞典,不用半个时辰就将所有资料个复制一份到次元袋里去了,不过有一件事我是要试验的,因为在这里并没有所谓的玉女素心剑法,我就得将玉女剑法和全真剑法各复制多一份,然后看看如何将这两套克制且配合的剑法融合成玉女素心剑法,只是暂时无法想到方法。就在我把两书叠放在一边,用辞典看看有什么方法时,忽然想起辞典的其他功能好象有提过,只好再次查看帮助功能,看看有何方法。

    这一下还真被我找到了,原来辞典的其他功能中有一项是付出250两后可以将几样可以合成的东西进行合成,但如果无法合成则这几样材料将会消失,例如可以将药材配成对应的药物,但如果配方错或者材料错则会损失掉金钱和材料。这样说来虽然需要花费钱财,但可以完成不少工作呢。

    我试着用此功能将两本秘籍合并,只见在辞典发出的暗淡光线照射下,两秘籍忽然发出耀眼的光芒,瞬间就消失了,而在次元袋里则出现了我想得到的东西“玉女素心剑法”。我摸了摸辞典,心中感慨:这东西好是好,但又再次验证了“金钱万能”这一说法,就在短短的一个时辰内,我拿来备用的几千银两已经没有了一半,实在是一部吃钱的机器。

    而辞典的最后一个功能是可以用50两进行扫描,可以知道被扫描物品的属性,这个与我之前用的控制器差不多,但是控制器可以无偿地看自己拥有的物品资料,但辞典可以扫描其他物品,而且不必进行接触,那可以避免物品暗藏的机关、毒性之类的东西伤害自己。

    后来我才知道,当杨过和小龙女第一次合作使出玉女素心剑法后,他们的袋子里就出现了玉女素心剑法的秘籍,比我的方法简单省钱得多,但这是后话。

    我回到所呆的棺材室后又在分析,现在得到的有古墓派、全真派的武功,还有克制全真派武功的玉女心经,但在古墓里最有价值的并非是这些,而是在一间密室里的九阴真经,但我忘记了原着里写的那密室在哪里,又是如何进入密室的,所以颇为头痛。

    就在苦思不得的时候,我拿出我的竹球来耍,希望放松自己的心情,不过就在我将球踢往室内的棺材弹回来时,我才想到一个问题:这间室里起码有着十五副棺材,里面只有四副装有东西,而其他都是空的,那数量是否太多呢?我便仔细观察每副石棺,并用手去推推看。

    果然,在我手推之下,只有一副是推不动的,我再用力推推,也是无法推动,那就证明这棺材有问题,也许是有机关。当我把这棺材的盖子拉开看时,就看到棺盖内侧写有十六个大字:“玉女心经,技压全真。重阳一生,不弱于人。”这就证明这棺材就是重阳密室的入口,我连忙跃入棺中,四下摸索,果然摸到个可容一手的凹处,于是紧紧握住了向上一提,却是纹丝不动。

    我回想了一下,原着里似乎没有说密室里有伤人的机关,那就可以任意去试,而且时间也还早,小龙女他们没有那么快回来,我便四处撞撞看。其实凹处也只能放一只手,能做的也只能下拉、上提、左转、右转而已,没两下我就将机关左转后上提,使棺底石板应手而起。

    从石棺底走入,下面是一排石级,石级尽处是条短短甬道,再转了个弯,果然走进了一间石室。室中四壁并无特异之处,我当然是抬头仰望,但见室顶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迹符号,最右处写着四个大字:“九阴真经”,我连忙用辞典复制一份。拿出来细看时,我看到书页上除了“九阴真经”四个大字外,还有四个小字在下方:“重阳遗刻”,这应该是说明这并非真经的全部,而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但对我来说已经是很好的收获了。

    另外,室顶西南角绘着一幅图绘的是出墓的秘道,我也抄了一份备用,以免真的出现剧情发展到降下断龙石的情况。

    我这回真是有了丰富的收获,但是当我躲在棺材室、重阳密室里以双手互搏加速修炼,几天内勉强练成九阴真经以及玉女素心剑法的第一层的时候,外面的情况出现了异常的变化。

    在这几天里,杨过和小龙女似乎已经将玉女心经练成,而且功力还进步了不少,但李莫愁师徒闯进了古墓,杨过和小龙女并不是其对手,被迫到棺材室里避难,却意外地发现了重阳密室的入口,躲了进去。

    在另一石棺里躲着的我终于看到了小龙女,只见她披着一袭轻纱般的白衣,除了一头黑发之外,全身雪白,面容秀美绝俗,肌肤苍白,语音娇柔婉转,整个人给人的印象是清丽秀雅,冷洁如冰,也正如我对她的第一印象一般,除了黄蓉可能没人比得上她。

    不过他们二人还是太嫩,并没有关上石棺底,我看到后想:这回大家应该全都会看到那些壁刻,我的一番辛苦的价值真是大大降低了。

    但我还没有想完,一个身穿杏黄色道袍的美貌道姑和另一年纪较轻的道姑走了进来,前面那个指数达到440的应该就是赤练仙子李莫愁了,她此时应已三十,但她除了改穿道装之外,却仍是肌肤娇嫩,美目流盼,桃腮带晕,若非早知她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定会以为是位带发修行的富家小姐,实在与我想象中那凶恶的印象难以统一。

    不过我就只是在棺材盖的缝隙中看去,呼吸早就屏住,不让李莫愁发觉,她们师徒也没有看我,而是发现通道而跟了下去。不久,他们四人就先后从密室里出来,杨过和小龙女在前,两人互相扶持而出,李莫愁师徒则互相防备着地一前一后地跟在后面出来,看样子象是准备离开古墓。

    这可是一件好事,李莫愁功夫那么强,不离开古墓我就随时有被暴露的危险,但大家都知道离开的水道也是麻烦,所以我不敢再留下,找机会离开了古墓。

    但就在我离开古墓,回到终南山山脚时,我已见不到李莫愁师徒,却遇上了欧阳锋,这回惨了……

    新金庸群侠传18

    作者:kenmei我来到山脚,一人却直上终南山,我见此人身材魁梧,却又满腮须髯,根根如戟,一张脸与欧阳克七分相似,不用说就是西毒欧阳锋了,但他竟然向我走来,呆呆地问:“看见我的孩儿了吗?”

    我楞了一楞,才知此时的欧阳锋正处于疯而不傻的状态,只要不去招惹他就没事,而且猜到他所说的孩儿应该就是杨过,便向古墓的方向指了指说:“你的孩儿在那边。”

    欧阳锋点点头便直去了,我松了口气,却想到自己的九阴真经虽然已经练成初步,但见识一下欧阳锋的逆转真经也是有益无害的,便小心地远远跟在后面。

    此时古墓正门已被断龙石关了,欧阳锋无法进入,只好在附近寻找入口,但找了半天,直到夜幕降临才找到水道附近的一处山谷,与小龙女、杨过遇上。但在此时,我收听四周动静的耳朵里忽然传来了异响,我再以听骰之功听清楚,果然是有人偷偷地进入山谷。

    到底是什么人这个时候来这里呢?我按照听出的方位看去,在草丛里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从欧阳锋那方面看去应该是隐藏得不错,但在我这边则还可以看到一些,此人模样看不到,但是280的指数看来应该就是尹志平。

    尹志平?!我心中念头急转,不由暗笑起来,慢慢向他那方向爬了过去。

    这时,欧阳锋将杨过拉出谷外传授武功,却将小龙女点倒在地,小龙女则可能想着杨过、欧阳锋等一下会替她解穴,居然安心闭眼睡去,浑不知尹志平在旁虎视耽耽。尹志平看到这么好的机会,只迟疑了一下,便拿出一条青布,慢慢爬向小龙女。

    我心中暗笑,原来这急色的家伙也知道自己的武功不是小龙女的对手,慢慢行动,这下正好。刚才我已接近了他,他自己却全心留意前面三人,没有注意我,所以当我手指急弹,几下的六脉神剑准确地击中尹志平那背后的穴道,正如九阴真经所言,尹志平已经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只剩下眼耳可以看和听,保持着爬行向前的姿势。

    我轻走上去,用自己的布蒙住了尹志平的眼,再取去他的布上前以极快的手法蒙住小龙女的眼,这下便能细细地在近处观赏这位金庸小说中最佳美女之一的小龙女的美貌。之前虽然在花丛以及棺材室见过两次,但时间尚短,难以看得清楚,这回不同了。

    只见她那秀脸和身体的皮肤一样略显苍白,很可能是长期在古墓生活少见阳光之故,但配上那清丽绝俗的容貌却如同一尊白玉造成的人儿,令人想起李秋水的玉像。她不施脂粉,不戴饰物,更显得自身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令人有种圣洁清幽、只可远观的感觉。

    但是这一来却更增加了我的兴致,因为得到一位美女不难,得到这样一位仙女更难,能令这样一位仙女变成荡妇更是难上加难,而且会产生一种无法形容的满足感。

    我眼角的余光正好看到姿势古怪的尹志平,心中不由生出一种古怪的想法,便以腹语装成老人家的声音对尹志平传音说:“嘿嘿,小子,我的徒弟替你完成你想做的事,让你听个饱,满足了吧。”

    其实我就是想试验一下老顽童所教的“双手互搏,心分二用”的绝招是否真的那么神奇,我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