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32 部分阅读

    ,所以刚才的招式一直都是不防守身体的。

    南海鳄神终于明白过来,便使出刚才那套自创的招式,将头和四肢护个严实,我连续在他身边转了十几圈都无法下得手去。好不容易找到个破绽,一拳轰击在他的屁股上,但却被他的身体承受了去,反手一下狠抓了过来,我的手缩得慢了一些,便在手臂上留下了五道血痕,可南海鳄神使的力道太强,余势未尽,也在自己的屁股上抓了一大把,痛得他忍不住叫出声来。

    钟灵固然拍手大笑,我也退开了几步,对南海鳄神笑道:“好徒弟,一百招已经到了,还不服气吗?用兵器吧。”

    南海鳄神气恼不已,虽然满脸不情愿,却终于解下背后的包袱,拿出两件奇形兵器来,只见他右手握着一把短柄长口的奇形剪刀,剪口尽是锯齿,宛然是一只鳄鱼的嘴巴,看来十分锋利,左手拿着一条锯齿软鞭,成鳄鱼尾巴之形。

    我心中一震,知道这就是所谓的鳄尾鞭和鳄嘴剪了,但表面上依然轻松地说:“岳老三,你要是再打不倒我,可就一定要拜师咯。”

    南海鳄神哼了一声,没有答话,钟灵却说:“大鳄鱼,再不认帐的话就变成乌龟王八蛋了。”

    南海鳄神对她吼道:“我才不做乌龟王八蛋呢!”一鞭就向我头上甩来。

    我自是不敢大意,因为看得出来,鳄尾鞭可以远攻,鳄嘴剪则负责近袭,要是和他打近战真是没有什么好处,所以我便以凌波微步来进行逃走练习。

    南海鳄神知道自己占尽优势,狂笑声中鳄尾鞭疾卷而来。可是凌波微步奥妙非常,好几次我的衣服就要被鞭子卷到了,却被我在间不容发之时避了开去。不过我在闪避之时却想起了韦小宝的防身绝招神行百变,不知道那套轻功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转眼之间三十多招过去,追的南海鳄神固然是气恼不已,看的钟灵也十分紧张,而逃的我却暂时没有什么损伤,只是被鞭子上带的气劲弄得衣服边缘有点破而已。但这样的话我却难以再有什么进展,于是我冒险回身,冲入南海鳄神的近身范围。

    南海鳄神笑道:“你终于知道逃不掉了?很好。”鞭剪一起向我攻击而来。

    要是没有学过凌波微步,我可能无法躲得过去,但凌波微步步法奇妙,总能在简单而古怪的一跨一踏之间闪过对方攻击,我本来并不是太足的信心也在这战斗中慢慢强大。

    于是我在闪避间看准机会,从南海鳄神背后连走四步,不但闪过两边的夹攻,更来到了南海鳄神的面前,看准穴道方位,右手再次抓住他“膻中穴”,左手抓住了“神阙穴”。

    南海鳄神要害再次受制,心中一惊,两件武器急忙从身后撤回来攻击我,可以造成同时攻击我背门和头颈。这一招以攻为守,攻的都是我的要害,武学中所谓“攻敌之不得不救”,敌人再强,也非回手自救不可,那就可以摆脱自己的危难,原是极高明的打法。

    不料我不闪不避,双手仍是抓住南海鳄神的穴道,并运起北冥神功狂吸内力。这下错有错着,南海鳄神体内气血翻滚,涌到两处穴道处忽遇阻碍,同时“膻中穴”中内力又汹涌而出,武器才来到他的身前,尚未可以攻击我便不听使唤,手也再伸不过来了。

    南海鳄神狠起来再运内力,我右手大么指的‘少商穴’中顿时只觉一股大力急速涌入。南海鳄神内力之强,与我这点内力比起来当然是不可相提并论,我登时被冲击得身子摇晃,立足不定。但我知道局势危急,只须双手离开对方穴道,自己立时便有性命之忧,是以身上虽说不出的难受,还是勉力支撑。

    可在南海鳄神再次运起内力时,我终于支撑不住,便在他第三次运劲的瞬间,我猛地将吸纳过量、无法消化的内力斗然狂发出去,将南海鳄神直推出数步之外。

    我喝道:“已经又过了五十招了,南海鳄神你还不拜师?”

    钟灵看得紧张无比,这是才舒了口气笑道:“是啊,是啊,不拜师的话就是乌龟王八蛋。”

    南海鳄神喘了口气后怒道:“拜师便拜师,这乌龟王八蛋,岳老二是决计不做的。”说着跪倒在地,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向我连磕了八个响头,大声叫道:“师父,弟子岳老二给你磕头。”磕头完后他忽然纵身跳起,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我大声喊过去说:“好徒弟,你先回万劫谷,我过几天再去找你。”南海鳄神却不回头,但应该是听到了吧。

    钟灵这时倒是紧张起来了拉着我问:“大哥哥,你要到我家去?不会是找我爹吧?”

    我拍了拍她的头,柔声说:“不是,我是去找那几个恶人,不过可能会顺便见一下你的父亲吧。”心想有钟灵在,想不知道怎么去万劫谷都难,所以根本不用急着去了。

    “大哥哥你不会把我交给我爹吧。”

    “当然不会啦,除非他不将你嫁给那个姓欧阳的。这下你可满意了?”

    “谢谢大哥哥。”说着说着钟灵的小脸蛋红了起来,低声说,“要嫁我也要嫁给大哥哥这样的好人。”

    我自然听得清楚,笑道:“你长得那么可爱,大哥哥当然喜欢你啦,不过要等你再长大一点哦。”

    钟灵伸出尾指说:“那我们就约定吧。”我心情甚好,便与她拉了勾。

    钟灵高兴极了,忽然掂高脚跟,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脸上红通通的,更觉可爱。

    我心中一动,在考虑是否也吻她一下看看,但就这时,我忽然看到在钟灵雪白的颈上露出一条红色的细绳,本来是没有的,可能是刚才亲我时稍微露了出来。

    我便问钟灵:“你脖子上挂的是什么,可以给我看看吗?”

    钟灵说:“那是妈妈给我戴上的护身符,要我千万别离开身子,但大哥哥要看,我就拿出来咯。”于是她将护身符拿出来,原来是个精美的小袋子。

    我让钟灵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看看,原来里面是块纸片,色变淡黄,显是时日已久,纸上隐隐还溅着几滴血迹,上写“庚申年二月初五丑时女”十一字,笔致柔弱,似是出于女子之手,书法可算十分拙劣,此外别无别物。

    我心想:“这是谁的生辰八字?算起来比我还小三年几个月……难道是钟灵的年庚八字?”于是看向钟灵。

    钟灵脸都快红透了,低着头不大敢看我,却还是用眼角偷偷看我的反应,见我看她,更是将头垂得更低。我心中明白了,这正是钟灵的年庚八字,一般是绝对不会给外人看的,她愿意将这样重要的事情与我分享,自然是相当于愿意将自己交给我一般,心中更对钟灵疼爱多几分。

    我让钟灵将护身符收好后,便带她一起离开,回大理去了。

    新金庸群侠传13

    作者:kenmei我之前住的客栈就是我和段誉约定会面的地方,但回去一打听,段誉竟然还没有来过,使我好生奇怪,没办法之下我只好要了间双人房,我和钟灵则住下等他。其实我本来想要两间房的,但钟灵一定要和我住在一起,我也没有办法,但是由于她年纪尚小,另外以我记得她应该是段誉之妹,所以我和她还保持着兄妹关系。

    七天之后,段誉方才出现,但看他的样子好象经历了不少的事情。果然,在房间里,我介绍钟灵与之认识后,他才说出这几天紧张的经历,其中很多是我从书上看到过的,好象他吸了不少人的内力,与乔峰结拜,以及学会六脉神剑等,但有一件事是令我愕然的,就是居然是乔峰帮助段誉赶走鸠摩智的,免了他江南之行。

    而另外听说乔峰也承认我这个没有见过面的小弟时,我也很高兴,只遗憾没有与他一见。

    段誉知道我对武学十分着迷,便将六脉神剑教了给我,但却问了我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为什么我的六脉神剑一时灵光,一时又使不出来呢?”

    我顿时觉得十分头痛,因为这可是书里段誉的老毛病,如果能够令他发挥如常,那就一定是个好帮手,但如果仍然是时灵时不灵,那他有时反而会成为累赘。

    我想了好久,方才教了他一个方法:在准备时先想一想神仙姐姐,平心静气,用意念将气导入相应的经脉,心里念着自己是帮好人打坏人,是在做好事,神仙姐姐见了也会赞扬我的,这样应该就可以了。

    这方法其实只是我自己想的,但没有想到神仙姐姐的魅力竟然可以使段誉这个呆子克服障碍,可以正常使出一阳指和六脉神剑了,不过指力收发的控制还不行,这个只有让他的父亲和伯父来慢慢教他方才可以,我也没有什么好方法。

    段誉和我又相处了几天,便要回他父亲那里去了,我便说我将要去远游,不方便带钟灵去,便叫段誉带她回去,当妹妹看待,另外叮嘱钟灵到时候私下将那护身符给段誉的父亲看,钟灵虽然甚是不解,却也答应我了。

    段誉答应在武功有小成后来中原找我和乔峰,便带着钟灵回去了,我却并非直接离开云南,而是去看一下在附近的沐王府,看看能否找到沐剑萍这个温柔的女孩,可是我花钱打听到的却是沐王府的主要人员外出了。

    我虽然没有找到人,但这只是云南之行顺带的,与我要办的正事没有联系,所以也无所谓,直接前往万劫谷。

    就这天申时,我终于来到了过江的“善人渡”铁索桥,这可是钟灵教的路径,应该不会走错的。当下扶着铁索,踏上桥板。那桥共是四条铁索,两条在下,上铺木板,以供行走,两条在旁作为扶手。其实这桥与我以前走过的一些铁索桥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它架于波涛汹涌的沧澜江上,使人感觉比较难过而已。往下看去,江水荡荡,如快马奔腾般从脚底飞过,只要一个失足,卷入江水,任你多好的水性也难以活命。

    过了桥再依着钟灵指点的路径,走了半个时辰,便来到隐藏“万劫谷”谷口的大森林。我走上前去,果见左首一排九株大松树参天并列,便绕到右边第四株的树后,拨开长藤,树上出现一洞,不由心想:“这‘万劫谷’的所在当真隐蔽,若不是预先知道路径,又有谁能知道谷口竟会是在一株大松树中。”

    钻进树洞,左手拨开枯草,右手摸到一个大铁环,用力提起,木板掀开,下面便是一道石级。我走下几级,双手托着木板放回原处,沿石级先下再上,来到一片草地,经过后又全是一株株松树。却见最前面的一株大松上削下了丈许长、尺许宽的一片,漆上白漆,写着九个大字:“姓段者入此谷杀无赦”。八字黑色,那“杀”字却作殷红之色。

    其时天色朦胧,这九个字又写得张牙舞爪,那个“杀”字下红漆淋漓,似是满了鲜血一般,更是惨厉可怖。我暗自寻思:“嘿嘿,这姓钟的果然是对段正淳又怕又恨,否则也不用将山谷布置得如此隐蔽,却又将此告示弄成这样啦。”

    见树上钉着一枚铁钉,钉上泻着一柄小铁锤,想起钟灵的话,便提起锤来向那“段”字上敲去。铁锤击落,发出铮的一下金属响声,我才知道“段”字之下镶有铁板,板后中空,却因外面漆了白漆,一时瞧不出来。再敲击了一下,便挂回铁锤,这是客人来到的信号,就等里面的人出来迎接。

    待得有人出来时,我说要找南海鳄神出来,我不进去了,那人似乎吃过四大恶人的亏,不敢再问,便连忙跑了回去。

    不一阵,南海鳄神便走了出来,口里还说着什么“谁敢在老子吃饭的时候骚扰老子”之类的话,我咳了两下说:“就是我,你老子的师父!”南海鳄神见到我不禁愕然,嘴里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我笑道:“别紧张,我又没有难为你,反而还有点东西给你作交换。”

    南海鳄神更加愕然,没有想到我这个小师父会送些什么东西给他。

    我拿出一本毒龙鞭法的抄本给他:“我看到你也用鞭子,便送一部鞭法给你吧,但是我想要你那件鳄鱼护甲。”南海鳄神似乎很为难,想说什么又不敢说,这一点我早已经想到,便说:“我知道你就靠这护甲防身,你那套防身的招数就是配合这护甲的嘛,不过以后我还会送一套可以护住全身的掌法给你的啦。何况你这套护甲只要回你的万鳄岛用鳄鱼的皮革再做不就可以了?”

    经过一番劝说,几乎要以师父的名义压他之时,南海鳄神才将护甲给我,我多谢了他后,告诉了他我的名字,并叫他回去把段延庆叫出来。南海鳄神又是一愣,问我怎么和他老大有关联,我懒得和他说,叫他快进去,向段延庆伸出六个指头便可以了。

    果然没有多久,段延庆便走了出来,因为他应该明白那六个指头就是表示六脉神剑,我便将六脉神剑里少冲剑法和少泽剑法的抄本给他,说只能拿到这些。

    其实六脉神剑乃是以一阳指的指力化作剑气,有质无形,可称无形气剑。所谓六脉,即手之六脉太阴肺经、厥阴心包经、少阴心经、太阳小肠经、阳明胃经、少阳三焦经,而六脉神剑就是右手的么指少商剑、食指商阳剑、中指中冲剑、无名指关冲剑、小指少冲剑以及左手小指少泽剑。无名指最为笨拙,食指则最是灵活,因此关冲剑以拙滞古朴取胜,商阳剑法却巧妙活泼,难以捉摸。少冲剑法与少泽剑法同以小指运使,但一为右手小指,一为左手小指,剑法上便也有工、拙、捷、缓之分。但‘拙’并非不佳,‘缓’也并不减少威力,只是奇正有别而已。

    段延庆没有作声,潜心去看那两路神剑,很快就点头知道是真的,便挥手示意我离开,而我可以想象得到,段延庆在学会这两路剑法后,云南这里除了段誉可能可以与他一斗以外,就没人可以强得过他了,但段正淳一家人多势众,打起来应该不会太吃亏的。

    可我才没走多远,我忽然听到有三个人在快速接近我和段延庆这里,其中一个就是南海鳄神,那另外两个应该就是“无恶不作”叶二娘与“穷凶极恶”云中鹤这两个恶人了。

    果然,一阵忽尖忽粗的笑声传来:“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有种想单独见老大的。”我回身看去,这人身材极高,却又极瘦,便似是根竹杆,一张脸也是长得吓人,这应该就是云中鹤了。另外一个女的身披一袭淡青色长衫,满头长发,约莫四十来岁年纪,相貌颇为娟秀,但两边面颊上各有三条殷红血痕,自眼底直划到下颊,似刚被人用手抓破一般,也就是叶二娘吧,果然是奇形怪状的四人组合。

    云中鹤看到我愣了一愣,忽又笑道:“老大,你就是为了这个小子而出来的?”

    段延庆却没有理他,只是沉迷于剑法之中,云中鹤自言自语道:“老大怎么这么奇怪,我来试试这小子好了。”

    我心里一跳,云中鹤的实力比南海鳄神略差,但都有270,比我多上许多,叶二娘不愧为老二,有325之高,何况叶二娘和云中鹤都是轻功比较厉害,我的凌波微步还没有达到高水平,暂时没有什么胜算,只好让南海鳄神挡上一挡,便说:“好徒弟,先替我挡上一挡,我有事先走了。”南海鳄神没办法,只好拦在云中鹤的前面。

    云中鹤却更加奇怪:“怎么老三你成了他的徒弟,我更要试试他。”说完便飘身过来。

    南海鳄神虽然有所拦截,但明显的,云中鹤的轻功比南海鳄神高明得多,他一个竹竿般的瘦长身子摇摇摆摆,东一晃,西一飘,南海鳄神老是跟他相差了一大截。我却不是吃素的,脚下走起凌波微步,闪开云中鹤的几次攻击,有一次躲不过了,便使出一招少冲剑法,虽然只是初步,但已经打得要闪避南海鳄神攻击的云中鹤叫出声来,在一旁看的叶二娘也哦出声来。

    云中鹤知道不可以轻视我,双手在腰间一掏,两只手中各已握了一柄钢抓,这对钢抓柄长三尺,抓头各有一只人手,手指箕张,指头发出蓝汪汪的闪光,左抓向右,右抓向左,一起向我攻击过来。

    南海鳄神怒道:“竟然对赤手空拳的人使家伙,那个人还是我师父,老四你也太不象话,看我的。”他也掏出鳄嘴剪和鳄尾鞭来,我自然也不会吃亏,先抽出凝碧剑来招架一下,再拔出绿波香露刀来还击。

    云中鹤一击不中,便再使轻功在我身周围打转,使我和南海鳄神不能一起攻击他,我却不让他如意,尽量以凌波微步挡在他前面,制造和南海鳄神一起攻击云中鹤。

    云中鹤发起狠来,趁南海鳄神还没有到,双抓就分别朝着我头胸抓来,我大喝“来得好”,绿波香露刀使出“雷爆震五岳”朝其左抓劈去,凝碧剑则使出泰山十八盘里一招“雾盘金顶”,宝剑犹如盘龙一般卷向右抓。

    云中鹤可能对自己太自信了,双抓聚上了更强的力量,要将我的武器打出手去,却没有想到凝碧剑是如此锋利,盘卷之时竟将其抓上一个指头绞断了,要不是连忙缩回去的话可能还会断得更多。分心之下刀抓互撞,我被撞退了两步,云中鹤却也被震退了一步。南海鳄神这时已经赶到,鞭剪齐下,要云中鹤好看。云中鹤虽然形势不妙,但仍以双抓迎上,挡是勉强挡开了,却只听得喀喇一声响,被鳄嘴剪夹住左手钢抓一剪,将抓上的五指剪断了两根。在云中鹤所练抓法里,十根手指每一指都有功用,被我们夹攻去了三指,威力登时大大减弱,使他甚是懊丧。

    南海鳄神狂笑声中,鳄尾鞭疾卷而上,我也准备再次合攻趁机刺云中鹤一剑,却没想到突然间一条青影从三人之间轻飘飘的插入,正是叶二娘到了。

    她左掌横掠,贴在鳄尾鞭上,斜向外推,右手向我射出几枚松果,在我招架之时云中鹤已乘机跃开。

    我还以为叶二娘会和云中鹤联手呢,吓得马上退开,不过这时段延庆终于说话了:“有什么好打的?跟我回去。”说完便首先转身进了松树林,叶二娘只不过看了看我便离开,云中鹤却看了我好一阵,才和南海鳄神边对骂着去了。

    我舒了口气,南海鳄神这个徒弟可真算是这样了,要不是他,我也难逃云中鹤之手,虽然不会有什么大的损伤,但小伤看来就少不了的。旧作里云中鹤没有出现,只出现了个云鹤崖,这回他先来对付我,那我不干掉他就对不起自己了。

    心中有了打算,计划中来云南办的事也已经全部办好,我便离开万劫谷,直往北而去。

    一直向北走了有近两个月,一路寻寻觅觅,拿些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毛贼开刀,顺道劫富济贫,但最大的得益者还是我自己,钱财这样的身外物已经达到二十五万以上了,但具体的数字我也懒得去数了,除了再与路氏一族交易外我也不会花那么多钱,但那是我回到中原以后的事情了,暂时我不需要理会。

    只不过因为我的运气似乎在前段时间用得颇多,最近一直没有触发剧情,也没有遇上象样的对手,要我去踢馆的话又怕这里的规矩并非象以前那样,更可能降低道德,所以经过几处大门派也不敢去。而因为如此,我无法得到相应的经验值,使我的武功进展顿时慢了下来,只好自己勤加练习,只是两个月来我也只不过将主要武功里面野球拳和泰山十八盘各提升了一级,其他也是升了一级的也只是仅有基础的凌波微步、一阳指、六脉神剑三种,进展与之前相比实在是太慢了。

    唯一庆幸的是作为目前主要修炼内功的北冥神功有了最大的进步,进步到Level3,同时作为将那些对手内力全部吸干的回报,我的内功指数超过了生命力,达到了350之数,从而也将我的综合指数稍微提升到230的新高峰。可我心里明白,这个指数只不过是做个样子而已,真要打起来,现在的我和在云南时的我其实差别并不明显。

    好不容易在雪原之上找到了一间客栈,这可是方圆数百里内唯一的一间客栈,所以被某人称为“一间客栈”,之后被好事者传了出去,从那时起就被人叫做“一间客栈”,而原来的名字倒被人遗忘了。

    这是我和一大帮江湖客一起在热炕上闲聊时知道的。他们多是当地的采参客,但雪山一向十分难以攀登,所以每个人的武功也有一定的水平,知道的消息也不会少,所以我趁机向他们打听附近的名胜与名人。

    从他们那里我得知了附近比较有名的地方也不过就是宁古塔、玉笔山庄、云鹤崖等几个地方,有名的武林人物则以武林传奇北丑以及以轻功闻名的雪山飞狐,以下才是那个四大恶人之末云中鹤,再之下才是玉笔山庄的庄主“赛孟尝”,可惜的是茫茫雪原上根本不知道北丑与雪山飞狐的居住地在什么地方。

    虽然情报并非完整,但我已经大有收获,至少我知道了我应该去找些什么人,不会象之前那段时间那样漫无目的。

    离开客栈以后,我便朝着玉笔峰而去,因为以前旧作的经验,闯王宝藏可能不需要得到闯王宝藏以及闯王宝刀才可以去到,但是那里的守卫应该就是最厉害的,所以先去找雪山飞狐胡斐帮忙才是第一要务,而既然不知道胡斐的居住地,便应该从他可能会出没的玉笔山庄附近开始寻找。

    果然不出所料,在玉笔峰附近的山中,我找到了一对小僮儿,这两名僮儿一般高矮,约莫十一二岁年纪,身穿白色貂裘,头顶用红丝结着两根竖立的小辫,只见两人每根小辫儿上各系一颗明珠,四颗珠子都是小指头般大小,发出淡淡光彩,实在价值不菲。这两人眉目如画,形相俊雅,最奇的是面貌一模一样,毫无分别,背上各负一柄长剑,只是走在右边那僮儿的剑柄斜在右肩,另一个僮儿的剑柄斜在左肩,看起来应该就是一对孪生兄弟。

    在这世界里,有名的孪生兄弟并不多见,其中名气最大的当是红花会的黑白无常,之后便是雪山飞狐的左右双僮,然后才是双子门的掌门。依照他们的模样与年龄,应该就是左右双僮没错了。

    于是我迎了上去,询问他们的主人是否就是雪山飞狐,得到的自然是肯定的回答,我便说我想见他,希望他们能带我去。

    左右双僮看了我好久才说:“别人听到我家主人的名字,几乎每个都惟恐躲之不及,怎么客人你却反而提出想见面的要求呢?”

    我反问道:“你家主人很凶么?”左右双僮连连摇头,我便点头说:“那不就是咯,我觉得你们主人是个可以交往的朋友,所以我想去见他,这会有什么问题么?”

    左右双僮对望一眼,似乎觉得我是他们所见最能看懂主人的人,所以十分乐意地将我带到胡斐那里去了。

    我之前对胡斐有许多估计,但却没想到他是一个那么随和的人,我很快就和他交上了朋友。可能是按路上从双口中得知的那样,自从成为雪山飞狐之后胡斐就没有再交过朋友,其他的人对他只有敬畏,甚至是闻名丧胆。

    我与胡斐聊了许多,也交换了不少武学上的心得,可当我向他提起闯王宝藏一事时,他明显地沉默了下来。

    我仔细思量,现在的胡斐到底是《雪山飞狐》还是《飞狐外传》里的主角呢?如果是前者,那他可能已经知道了那宝藏的所在,可他的相貌并非是前者里所描写的那种“满腮虬髯,一头浓发”的形象,反而有些象后者里描写的英俊小生。但后者的话,他是应该不知道的,只是他的武功比我现在更好,有265之数,而且还带有一对孪生小孩,应该是在前者里才有的。而正是这种分不清辨不明的感觉使我感到沟通上存在着不少的障碍,使我不能象面对陈近南那样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毕竟这时我对胡斐才刚会面,有些书中的历史不知道是否应该告诉他。

    但就在我苦思不得的时候,同时也想了良久的胡斐叹了口气说:“那个宝藏我的确知道地方,但那是我去世了的爹娘认识的地方,所以为了纪念他们,每年我都会去那个地方拜祭一番的。如果伊平朋友你要去那里,我不会阻止你去,但我也不会帮助你的,希望你能明白。”

    我一听到这番话就明白了,原来此时的胡斐是《雪山飞狐》里的主角,现在的他已经了解了有关自己的不少资料,那我就不用再浪费唇舌,但他不会去陪我闯关倒是意外之事,使我准备依仗他的实力去闯雪洞的计划破灭了。

    虽然如此,但由于我一早便作了两手准备,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对我造成什么影响,便先向他告辞,自行去找北丑了。

    新金庸群侠传14

    作者:kenmei我冒着刺骨的寒风在这雪原上找寻北丑已经有十多天了,但一点收获都没有,我自己虽然不要紧,但我的马儿却似乎不大适应这苦寒的天气,没有办法之下我只有将马儿送回“一间客栈”里,休息个几天才上路再找北丑。

    这天我无聊时将罗盘拿出来摆弄,一个伙计正好替我将午饭拿到我房间,被他看到了,他好奇起来问我那是什么,我不能明说这是游戏里的道具,便推说这是我自己的玩具,他只让我给他看了看便退了出去,并没有再说什么,我自然没有留意。

    不过当我吃饭过后,伙计收拾东西出去后,一个身高不到四尺、用个斗笠罩着头脸的驼背老人走进了我的房间,我弄不明白他的来意如何,便开口问他。

    老头并没有答我的问题,只是边拄着拐杖边坐到桌子边来,等伙计将门关上了才脱下斗笠,抬头看着我说:“我就是这家客栈的老板。”

    我见到他的尊容的时候不禁吓了一大跳,第一眼看到的是他右前额上长了个两个拳头大小的瘤子,在那瘤子之下就是那被压迫得只剩下一条缝一般的右眼,而且对比起与一般人无异的左眼,右眼更显得被压得向下弯成一张弓一样。他脸色蜡黄,皮肤粗糙,而且脸上还长有许多好象水泡那样的东西,加上一个稍稍勾出的鹰鼻,半脸的麻子,使他看起来丑陋无比。

    我心中暗想:“传说中的北丑看来也不过如此吧,但没理由北丑会是客栈的老板吧?也没有什么理由令他来找我啊。”

    在我发呆之时,老头似乎并没有见怪,看来是早已经知道我会有这么一种表情,他问:“你好象带有南贤给你的东西吧,给我看看。”

    我连忙将罗盘拿出来,顺便问道:“前辈就是北丑?”

    “废话!你以为北丑还会是怎么样的人?”他接过罗盘仔细的看,嘴上却没停下来,“我既然除去了斗笠,也相当于表露了身份。嗯,你倒是非常聪明,才几个月便将罗盘里的秘密找出来了,很好!”

    我不由对这个面目丑陋的长者产生了不一样的感觉。我本来觉得,罗盘的秘密应该就只有我知道,可能开始的拥有者南贤也知道,其他玩家应该不知道,可没有想到,这个北丑居然一拿上手,摆弄不过几下就知道我已经找出了这个秘密,手法更是巧妙,同时居然知道我找出秘密多久,令我不得不怀疑罗盘是他制作出来的。

    我刚想说话,北丑似乎已经知道我想说什么,抢先说:“别以为我会做这等见不得人的巧器,我其实什么也不会,只会建立和维持这样一间客栈,另外也知道一些武林秘史罢了。”

    他说得倒是谦虚,我心里却是一震。别以为只是经营这么一间客栈而已,这可是方圆数百里人烟罕至的雪原,除了有心人以外我看找个人上门也难,可这里却没有象有些地方那样趁机大宰旅客,只是维持一般的物价。这样的环境居然也能支持数年以上,我自问就没有这个本事了。

    另外,江湖上有一种新兴职业,就是靠卖消息维生的探子,他们提供的消息保证绝密而且快捷,成为不少行动执行之前的指引,一条消息起码价值十两黄金,所以能够从他们口中得到绝密消息的人不是帮会社团就是大富大贵,要不就是军政官员。一般的探子已经如此,何况是掌握最机密情报、武林秘史的北丑?说不定他比南贤更有价值,只是我可能也要付出多上不知道多少倍的代价而已。

    这么想来,我还是尽快将自己不解的问题向北丑提出为好,于是先向他提出:“前辈,是不是每位带有罗盘的客人你都会见见他们呢?还是需要什么条件?”

    北丑不由一愣,却在片刻之后呵呵大笑,笑得两只眼睛都成了弯月状:“有意思,年轻人,你还真有意思。我知道你一定会问我些什么,但我千想万想之下却没有想到你居然先问我这个问题,真是有意思。”

    我也笑着坐在桌子旁道:“呵呵,那前辈会否回答这个问题呢?”

    北丑停下了笑声,说:“当然,而且我不仅回答你的这个问题,还当是送给你的,但你不能告诉别人。”见我连连点头,他又接着说,“我可以和你说,如果你没有找出罗盘里的秘密的话,我根本不会来见你,而且我还只会在一些我认为适合的时机来见你。”

    我“哦”了一声,心中暗自庆幸,看来自己是最幸运的人,看来还是目前唯一一个见到北丑的玩家,当然游戏设计者在之前见过就不算在内了。

    我又问了一个问题:“前辈能否告知这罗盘还有些什么其他用途?”

    “没有了。这罗盘除了象一般的罗盘可以指示方向以外,只是一个证明而已。”

    “就象见前辈这样?”

    “嗯。”

    我知道有些问题没有必要就不要太追根究底,毕竟游戏要自己亲手破关,自己发现秘密或宝藏才有满足感的,于是便转向问另一些问题:“要前辈透露秘密的代价不知道要多少呢?”

    北丑虽然又是一愣,但对我没有再追问之前的问题感到满意,便说:“你这小子虽然挺上道,但问这问题未免有点小气吧,别人为了能从我这里得到情报还不惜代价呢。嗯,一般人要从我这里得到消息,一般都是一百两黄金以上一条,你嘛挺合我的口味,也知道了罗盘的秘密,便给你个特价吧,十两黄金一条,满意了吧。”

    以市价那区区一千两白银就可以知道一段武林秘史,实在是赚翻了,我心里乐开了花,连连点头,同时再问:“面具这东西是否真的存在呢?”

    “面具?这个自然是有的啦,就连易容术也有人会呢。”

    “以我知道,好象桃花岛上的东邪就有面具,但其他还有谁有呢?”

    “这个问题问得聪明,但谁有我就不便说了。我只能告诉你,一般是那些有相当实力的人才有,其中以女性居多。不过总的来说面具的数量也不会多,反而易容术倒是比较多人懂得。”

    “前辈两次提到易容术,难道是要提醒我注意?”

    “你小子果然上道,好!其实最精妙的易容术应该是掌握在我们一直无法找到踪迹的‘九流’手中,但也有部分易容术在一些我们没注意的小帮派里也有,这点连我也是在不久前才知道。”

    “那有什么要注意呢?”

    “这个倒不是没办法,尽管易容术千变万化,但只要你注意他脸面的细节就可以看出一二,还可以留意他的小动作,因为某些细微之处就是辨别的关键!而且你要记住,就算易容术如何精妙,要模仿一个人瞒过不熟悉的人容易,但瞒过身边的熟人就很困难了,身份每每都是当事人因为无法瞒过身边最亲密的人而被揭穿的。”

    ……

    之后我又打听了不少消息,一共才花了不到二万两银子,我和北丑都感觉心情大快,距离拉近了许多,互相间也不再以前辈、小子相称,以你我取而代之。

    趁着北丑今天心情大好,我便提出以后拿他与南贤一起做我的招牌,使我比较容易获得他人信任与援助。这可不是一件普通的事,这可是与他的声誉有关,要是我有什么借他之名来干坏事,那他可得负上一定的责任,所以他沉默了一阵,我自是知道其中的重要性,当然不去干扰他。

    好一阵子之后,他才抬眼看定了我,从他那炯炯有神的目光来看,他应该是以他自己的相人之术来看我,但我丝毫没受他影响,因为我相信同样看过我的南贤应该不会看错我,北丑自然也不会例外。

    过了好一阵子,北丑舒了口气说:“好吧,你这个人还是可以信得过的,我就答应你吧。但是我也要提一个条件,就是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拿我的名号出来。”

    我心想,这也有道理,如果让人知道了,就会为了找出北丑而来麻烦我,想方设法从我身上找出令北丑现身的线索,那不就更不妙?于是我马上答应下来。

    而就在我和北丑天南地北谈得正精彩时,门被敲响了。北丑皱起了眉头,戴上斗笠后问道:“有什么事?”

    看来是负责在门外暗中守护的小二低声说道:“是胡公子来了。”

    北丑道:“他?让他进来。”

    我心中则有些奇怪:难道是胡斐?听来他和北丑相识已有一段不短的日子了,关系应该也不错,不过他刚和我见面没几天,来这里干什么呢?

    很快,胡斐进到屋子里来,见到我不由愕然,但依然对北丑行了个礼,北丑便和他走到一边去很小声地谈话。我并没有去偷听,因为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而且我对这两人都有所求,便走到离他们比较远的窗户前。

    一阵之后,北丑将胡斐拉到我面前来,笑着说:“你们既然见过了,而且也是我的好朋友,不如你们结拜吧。”

    我没想到居然能得到北丑如此推荐,可以借他使胡斐成为我的同伴,连忙答应下来,而他也认为北丑不会看错人,便爽快地与我结拜了。当大家说出生辰八字时,他比我大上几个月,却比段誉小一点,成为我第三位大哥。

    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将狂风刀法、霹雳刀法和上天梯的手抄本给了他,也给了他一些药物,他对我感激之余便将他比较拿手的两样武功:胡家快刀和春蚕掌法也教了给我。

    我心中暗喜,虽然我的礼物比较贵重,但一来可以提升作为我未来同伴的他的武功,二来也换来两种各具特色的武功。胡家快刀与狂风刀法都属于比较有名的快刀,与之能相提并论的只有华山的华山快剑等少数几种武功。

    而那春蚕掌法招招全是守势,出手奇短,抬手踢足,全不出半尺之外,但招数绵密无比,周身始终不露半点破绽。这路掌法原本用于遭人围攻而大处劣势之时,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虽守得紧密,确有一个极大不好处,一开头即是“立于不胜之地”,名目叫做“春蚕掌法”,确是作茧自缚,不能反击,不论敌人招数中露出如何重大破绽,若非改变掌法,永难克敌制胜。在我看来,这掌法最适合在被高手狂攻或者是拿来拖延时间、等待援军就最好不过,或者是给暂时没有鳄鱼护甲的南海鳄神用于防守全身要害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我与胡斐在客栈后院相聚了数天,互相教导、切磋之下,大家都初步掌握了双方交换的武功。胡斐认为那两套刀法很合他的口味,要回去仔细体味,而我已经打消了去闯王宝藏那里冒险的想法,因此我暂时也还想继续自己一人上路,大家便向北丑告别,分头去了。

    在北丑的消息指引下,我朝东北方继续前行,来到一处小港湾,拜访了一户农家。

    这农家听说原来是一家闻名天下的巧器工匠,后来在各国战乱之时为了躲避各国前期的争相邀请和后期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