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27 部分阅读

    豢赡苄奚先氖桑退憧梢砸仓换嵩佣痪阋膊挥Ω没嵊心敲炊嗑橹等ソ庑┪涔Χ继嵘伞!?br />

    我点头微笑不语,我的神态引起了冷风影的注意,她忽然说:“难道你已经学到了十门武艺,到了要选择武艺来学的地步了?”

    我笑道:“当然不是。我只是在想要是限制了可学的武艺种类是多么无聊,难道人的记忆力就只有记忆十种武艺那么少?”

    冷风影用疑惑的眼光盯着我,十分怀疑我的话的真实性,忽然她笑了笑说:“就让我来看看你的指数好了。”

    我一听之下大惊,一下来到冷风影的身后,伸出双手将她的动作限制在椅子之上,沈声说:“你要知道牟取私利是管理员规则所不允许的。”

    冷风影先是一惊,忽然想起我说过的话,笑了起来:“你说过没我的允许你是不可以碰我的,你这样做分明就是有古怪。我偏要看,你可以怎么样?”

    看着她那可恶、可恨却又有点可爱的笑容,我一时没了主意,但我马上就想到了好办法,一下坐在冷风影的旁边,轻笑道:“影,你有胆量就试上一试,我如果不能让你留下来陪我过夜,我伊平两个字就倒过来写!”

    冷风影吓了一大跳,她看出我似乎真的会这么干,但她想不出我有什么方法能将她留下来,而且我的话更证明了我已经有了不想让她知道的秘密,所以她向我做了个可爱的鬼脸,从口袋里拿出了管理员专用的控制器,真的准备冒险一回。

    我真的被她惹恼了,冷哼了一下,靠了过去在她小巧漂亮的耳朵边连打了几个呵欠,更发出睡觉时的鼾声。

    冷风影那勉强压下去的睡意马上被我全面引发,冷风影自己也不由马上打了个呵欠,身体摇了两摇向后倒去,正好倒在我早已在那里等候着的臂弯,我当然老实不客气地搂住了她的细腰。

    冷风影什么时候被人如此轻薄过,第一反应自然是一巴掌扇了过来。我连听也没听说过冷风影会出手打人,只是凭身体反应一手抓向扇来的左手。

    其实如果冷风影真的初始指数比我高,这段时间又大有进步的话,我可能会抓不住她的手,毕竟她是在有些发狠的情况下出手,速度会更快。

    没想到我挡在面前的手刚好能挡住她的手,证明大家的实力是差不多的,我当然顺势抓住了她的玉手,不让之逃脱,当场两人都愣住了。

    冷风影发愣应该是没想到我的实力居然在这么短短一个半月的时间里就提升得那么快。我发愣却是因为我第一次抓住她的手,感觉柔润细腻,象是水造的一般,比赫家主仆更胜一筹,心中暗叹女人果然是水造的生物,和男性有着极大的区别,感触之下不受控制地向着伊人玉手手背亲了下去。

    愣住的冷风影居然一时没反应过来,直等到我确实地亲了上去才忽然清醒过来一般,她的右手又扇了过来。不过我已经被由嘴唇上传来的美妙感觉所迷惑、感动,对外界的一切暂时失去了感应,于是一座“金山”就这样现在了我的脸上,也将我从沉醉中拉回了现实,我抓住冷风影的手也松掉了。

    冷风影见我还是直看着她发呆,脸上的红霞一直蔓延到了雪白的颈项去了,顺手又用我刚放开的左手赏了我一座“金山”。

    这下终于使我完全清醒过来,完全不去理会还是热辣辣的脸,怒极反笑道:“好啊好啊,我亲了影小姐你的手,理应受到惩罚。不过你居然当我说的话不是话,滥用管理员权利企图窥探我的隐私,我倒要让你知道后果!”

    我左手一抓,将那控制器抓在手里,微一弯腰伸手从冷风影的脚弯处抱起,已经搂住其腰的右手也一起用力,将冷风影整个抱起,不管冷风影惊骇而引起的捶打,一下就将她抱上了床,在里侧放下,并将控制器放在她手上,然后自己就躺在了床的外侧,笑着说:“你尽管看吧,反正你已经要在这里陪我睡上一晚的了。”

    在冷风影看来,我那轻笑就犹如地狱恶魔的狂笑,吓得她连控制器都丢开了手,用被子遮住身前,用颤抖的声调说:“阿平,你……你居然这样对我?你不是答应过我,没有我的允许,不会碰我一根毫毛的?”

    我伸手过去搂住冷风影的后腰将她拉近过来,笑道:“是啊,我没做错啊,我只是碰到你的衣服而已啊,我也没想过要侵犯你,只是想就这样抱着你睡上一觉而已。你可以尽情地看我的资料,也没什么损失,又何必这么紧张呢?”

    冷风影那里会信我,就算我说的是真的,留在这里无论怎么说都是于名节有害,何况如果我半夜趁自己熟睡时侵犯自己,那后果就不是一般的严重了,所以她苦求我放过她。

    我见戏弄冷风影的目的已经达到,便忽然将隔在两人中间的被子扯开,双手在她身后用力,将她尊贵的娇躯压了近来,几乎贴在我的身上,当然要留出少许空位让她避免更大的尴尬,然后使她的俏脸对正了我,我的嘴也离她的小嘴不过两寸。

    冷风影这时还如何敢再动分毫,一不小心就会将珍贵无比的初吻自动送给了我,只有动也不动地静静听着我的话。

    我柔声说:“影,我本来并不想这样的,但你实在惹恼了我,才变成现在这样子。只要你答应以后不再用管理员的权力来捣鬼,我马上就放了你,如何?”

    冷风影只求立即脱身,那少许的好奇心算得了什么,马上答应下来,还生怕我不信,发了个誓。

    我近距离看着她,那俏脸吓得苍白无比,也丝毫没有敷衍我的迹象,当然依照约定放开了她,但却将她留了下来说说心事,冷风影也只好留下。

    我坐在椅子上,看着坐在床边惊骇未过的冷风影说:“其实游戏也满注重公平的,你这样做相当于看着对方的牌底来打麻将,对别人会很不公平。如果是在自己家的单机版游戏里用些秘技那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这是网络游戏,公平是第一性的,难道你还希望别人用外挂在三几天内达到最高级数吗?想必你也不会愿意吧,所以我劝你以后还是不要这样做了,除非‘无赖大侠’愿意让你这样做又不同。”

    冷风影终于叹了口气说:“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近来游戏后应该怎么做,虽然是拜访了南贤,又去拜师学艺,但进展不大,那里象你这么好,快赶上我这比你初始指数要强了四分之一的人了,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出头。”

    我讶然道:“你的初始指数要比我强四分之一?不是吧,那韩柏松呢?”

    冷风影轻轻地说:“他比我这管理员当然要弱一点,但也比你强上不少,何况他根本连找也不用找我,可能已经在那里搞起来了,连我和南贤的指点都不需要,更比我们早进来不少日子,看来已经超过我们许多了。”

    我感受到冷风影的苦衷,自己其实也是好运才有如此多的奇遇,所以决定帮助一下她,便说:“影,你相信我,下次见面我一定会送你一份大礼,让你不需再如此烦恼。”

    冷风影看定了我,说:“我能相信你吗?”

    我笑着说:“除了韩柏松以外,游戏里的玩家就只有我们了,我不帮你还帮谁,何况我还准备追你呢……

    咳咳,放心,我一定会让你达到最好的状态,再心服口服地败给我的,所以我是会给些你想象不到的好东西你的,放心好了,我保证。“

    冷风影看了我好久,终于点头说:“那我就期待一下你吧。”

    我看了看天,没想到时间过得如此之快,已经11点半左右了,平时冷风影早该睡着了,所以对冷风影笑道:“好啦,你也该走了,不然真的要陪我过夜咯。”

    冷风影俏脸又红了起来,啐了我一口说:“没点正经的,我也真的要走了。”

    我点点头,但当她真要离开时我忍不住叫了她一下说:“影……”

    冷风影的娇躯不由颤抖了一下,半转过身来问:“还有什么事啊?”

    我叹了口气说:“你要保重啊,我已经试过几回去到鬼门关前了,我可不希望替你找来好东西时却要参加你的葬礼啊。”

    冷风影没想到我居然这么说,可以想到我的进展都是用生命拼回来的,自然明白我不想被人知道隐私的心情,也幽幽地说:“你也保重吧,我走了。”

    然后跨入传送门消失了。

    我在冷风影走后按和学了武当内功心法以后一直以来的习惯在床上打坐,因为我一向以来都是夜猫子惯了,一般不到半夜2点是不会睡觉的,早上8点起床,保持有六个小时的睡眠就足够有余了。有时候晚睡或有事早睡,我也只是睡上六个小时就行的了,所以我有许多时间多出来可以进行练习,比其他人每天要多两三个时辰来练习,进展自然快得多。

    不过我在船上不适合练习外功,只好练习内功,但很快我就发现,霹雳神功和武当的内功心法是一刚一柔,不能相容的,我现在是基础练习还好,如果是进阶以后两种内力必定冲突,除非能找到中和的方法,不然我一定会成为另外一个石破天。

    想到这里我不由头疼起来,只有修炼霹雳神功才能将霹雳秘籍的功夫学好,但却无法练习武当的内功,反之也是一样,到底在找到解决方法前应该先学哪一种好呢?

    为了这个,我特意查看了一下自己所拥有的武艺、物品,看到有不少都是中性的,连凝血神爪也属于中性的。只要是中性的武功,无论刚性柔性内功都可以驾驭发动,所以我决定还是先练霹雳神功,因为霹雳刀法是目前我能使用的最强的武功,而且可以同时修炼狂风刀法,所以现在主要修炼的武功就决定是野球拳、狂风刀法和霹雳刀法,腿法和轻功就仍然是一直在练的鸳鸯连环腿和上天梯。

    其实这样是最好的,有玩过金庸群侠传的人都知道,如果不算身上带的书,集中将一门武功练到头会远比将多门武功同时练上三、四级要好得多。

    这么一来,我就可以将两种刀法一起练,甚至运用霹雳神功的同时使出狂风刀法,威力一定比阴柔的武当内功驱动的时候要强,但会少了少许圆转如意的流畅感觉,而多了几分斩破千重山的威霸之气。

    另外,野球拳的修炼我也不再将如何增强破坏力放在重点,因为霹雳神功如果修炼日深,那强猛的内力自然就会为野球拳加强威力,所以我将修炼重点转向了运用的技巧方面,刀法也是如此。

    技巧的修炼比力度方面的修炼容易得多,但花的时间却要以倍数计算,就算是我当初开始练习足球的时候也是以技巧与力道控制为主,结果就是即使是连强劲射球也不大怕的校队门将也得对我变化多端的弧线球打醒十二分精神应付。

    努力方向的改变使我可以随时练习野球拳了,因为如果没有加上内力,这门武功的也不外乎是在练出手的角度、招式的连接等等,特别是弹指手法的练习更是不起眼,即使在平时,别人也最多以为我在傻乎乎地不断弹手指而已,只是这样的话虽然进展会慢许多,但也没问题的。而在夜里,我的功力还没有达到能将内力发出体外形成指风的程度,所以我就可以放心地运功练习了。

    过了一天,我终于回到大陆之上,我在船上已经想好了,现在最好是去找人结伴同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天龙八部》的段誉,因为在原来游戏中他最容易收,不论你道德如何,武艺好坏,拉上他一起就有大收获。虽然这新游戏里不一定是,但找到他绝对会有好事情发生,那应该是不错的了。

    于是我上岸后买了一匹白色的好马,向着西面一直赶路,向着那应该是段誉所在大理国的方向一直去。只是这一路上一直过了四个多月才见到段誉,期间遇上太多事件了。

    我走了几天,晚上就在一个小破庙过夜,这样的地方对我其实还更好,原因我早说过了,一来没人打搅我晚上练功,我练上多久也没人管,二来可以省不少钱。

    要知道现在住客栈的费用除了饭钱、住宿费还要加上马匹的草料费、看管费,加起来一天两三两还不知道行不行,我为了这却做了一次从没有人做过的事,在一家大饭馆说我的马匹食量很大,给多了二两银子,使小二满口答应让我自己牵马去吃草,却一次拿了足够马匹吃一两个月的草料,吃了饭就走。

    我想事后那小二一定气晕了,不过也得次元袋允许装草料才行,何况袋里的东西是不会变质的,放多久都是一样新鲜,我自然不客气了。

    大概晚上9点左右,我正在练习霹雳刀法,从控制器里面可以看到,其实许多武功所要求的都不同,但能学的武功多是入门时比较容易,需要的经验值很少,但那时候只得其形而不得其神,要进阶的话则是很难,比入门需要的经验值多上两三倍,更高的层次也就更严格。

    拿现在我最熟手的狂风刀法来说,Level1的时候可以说轻松,Level2的时候稍微难了,Level3的时候还因为有田伯光和我过招,我可以从他那里知道诀窍,所以勉强修到Level4,但自从离开了他,没有什么实战机会,我这刀法几乎是停滞不前,看来经验值这东西可不是说有就有的,还是实战来得快。

    而鸳鸯连环腿也是一门不错的武功,踢球时双腿连飞也不是没有,但在正式的武功里面那只是入门的基本,达到Level2的最低要求似乎是在双飞的时候身体特别是上身保持不动,否则会影响上身武功的施展。现在我达到Level2后似乎就要求踢静止目标的时候一定要全中,听起来似乎很容易,但做起来的时候我才知道并非那么简单,因为当你踢去的时候会受到干扰,如何在干扰下仍然可以正确踢中目标才是最大的问题,如果这样都做不到的话还如何去踢其他活动的目标?

    上天梯作为轻功来说虽然还不错,但这是对于上下挪移跳跃、特别是向上向下腾跃的时候来说的,对于象传闻中的凌波微步那些利于奔跑飞跃的轻功来说,实在只是算是可以而已,但在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修炼的话还是对我的轻功指数有帮助的。

    霹雳刀法是暂时最难的,现在能做到的只是按照招式一招一招来连环使用,否则威力不显,而Level2的要求就是将招式拆开,每单独使出一招都可以发挥出其威猛无铸的杀伤力,就这一点已经使我头痛不已。

    看来这游戏的规则比旧游戏定得仔细详尽,也并非单靠经验值一途,而是可以在明白诀窍、将所规定的要求达到也可以升级,对于我们这些玩家来说也是一种便利,推出市场后应该会极受欢迎的。

    就在我琢磨如何才能将霹雳刀法单独招式的威力发挥出来的时候,我忽然听到外面一阵打斗声传来,连忙到外面树林里去看。没想到却见一群人边打边移向这间破庙,其中一人被围在核心,手持拂尘,但其他的两个男人、一个女人和两个女孩虽然是形成半圆形的攻击阵,却只能边打边退。看来那人武功很高,我倾尽所能也绝非其对手,可是情况危急,我便借着这晚星月无光的环境偷偷来到最强那人的身后,看准机会偷袭他。

    只见她只顾着对付前面几人,此时更刚好放弃了拂尘抓住两个女孩,身后全是破绽,便使出上天梯的轻功,一下扑上拦腰将他抱住,用力摇晃,大叫说:“快救人!”

    那人根本没提防这种僻静地方会有人在后面使出这等手段,不由呆了一呆,腿上的招式也因为我的剧烈摇晃而失去准头,反被前面的人一掌擦过身侧。

    前面三人虽然也是一呆,但立即杀上,那人将强大内力贯注于背后想将我弹开,我只觉得一阵强劲的压迫感从那紧贴的背上直冲过来,使我一阵呼吸不畅,但我心系他手上的人质,运起霹雳神功勉强顶住了这次冲击。

    那人没想到我居然可以忍受下来,第二次仍然无法将我弹开,而且觉得胁下忽然多了一双手臂,不知怎的,全身居然一阵发软。危机近在眼前,那人当即劲透掌心,轻轻一弹,将二女弹开数尺,随即一手抵御前面的攻击,另一手则反手来抓我的后心。

    我怎么会轻易被抓,一见那两个女孩被放,我已经松手狂逃,并借树木躲避他的追击,毕竟上天梯是在这种地形比较适合的。

    那人不管那几人了,转过头来追杀我,但看来那三个大人都不是弱者,能够缠着那人,将那人的速度拖慢,我才能赶回庙旁上马逃走。

    不过那人已经被我惹起了杀心,几声冷哼和哎呀声之后,那人已经来到我那已经开始奔跑的马的后方。我大惊失色,用弹指手法弹出两枚霹雳弹护驾。那人边追边用掌风抵挡,砰地一声霹雳弹爆炸,发挥出强大杀伤力,但却被那人几下掌风全数扫开,只是头发上沾了少许硝石灰。

    我根本没想到他这样强横,还想拿其他暗器来招呼他时,他已经被拉下一大段距离,我的马也已经发力了,所以他应该追不上了。

    但我一口气还没有松下来,那人冷哼一声,双手一扬,几枚暗器带着强劲力道直撞到我的背上,我不由一个前扑,倒在马背上由得马匹将我一直带往茫茫前路,而伴在耳边的就只剩下呼呼风声和那人的大笑之声。

    新金庸群侠传6

    作者:kenmei过了好久,估计离开破庙几里了,背后的痛楚也消失了,我才抬起头来松了口气。

    停下马到一边后,我戴上了鹿皮手套,轻轻起下那钉在背后恐怕是带毒的暗器。拿到眼前一看,原来是几枚银针,似乎见过,但没有什么印象认不出来。但我奇怪的是,为什么那人可以放心只发针打我而不是打马呢,如果将目标对着我的马匹,以他的手劲要杀死马匹应该比杀死我更容易啊。不过幸好我穿了乌蚕甲,挡住了银针,否则那手劲真是可以打入我身体里面去的,只是想到那人最后的笑声我不由打了个冷颤,似乎是他已经觉得我一定会死的那样,这里面应该有点问题。

    既然有了疑问,我便随便找些蚂蚁什么的试一下,它们马上死翘翘了,由此可以看出这银针虽然外表与普通的银针没有什么明显的区别,但它所带有的毒性是多么厉害,怪不得那人放心不用追上来了。我几乎被它的外形骗倒了,几乎以为是普通的暗器,也幸亏我预先用了鹿皮手套这种保命的家伙,否则就算刚才不是被打中身体,毒性随气血运行而运走全身而死,也会在拿针的时候不知情地沾上了毒,等到发现有毒时可能也就来不及进行解毒救命了。想到这里我不禁冒出浑身冷汗来,只要我一个不小心或者没有这两样宝物中的其中一种,我已经死了,看来在这个金庸的江湖世界里和死神擦身而过的机会也甚多啊。

    只是回想起刚才那一幕,真是惊险,我也没有看到战斗的众人的数值,无法估计是什么人。但我再细想,在我抱住那人的时候,似乎感到有点不对,但是那里不对我也说不上来,看来是刚才那战太惊险了,我什么都不记得,连他们的兵器也只是看在黑暗中的大致形状来判断的,是否真是我自己也不清楚,毕竟今晚月色太暗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因为月色太暗的关系,双方的人都应该辨认不出我来的,最多被那人认出我的白马,但天下白色的马数以万计,他怎么可能认出我来,所以我的心就安了下来,只担心那五个人如何逃得出那恶人之手,希望他们没事吧,否则我的一番心血就白费了。

    由于我一直向西行走,不知觉间却来到西域地界,有一座庄园坐落在四周雪山包围之中,气候居然显得比较适中,应该是吸取了地气的关系,建这一座大庄园的人实在是高明,而且应该费了许多苦心。我被之吸引,不知不觉地走了进去。

    没想到花园里虽然种满了花草,但是那些花草多半是带有剧毒的,或者是一些平常很少见的品种,可以说简直就是学毒的人梦寐以求的好地方。

    可当我走没有几步,花园里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笛子声,花丛里竟然窜出了无数的毒蛇,纷纷向我围了上来。我一惊之下运用轻功飞快逃了开去,因为一下看去就马上见到许多的三角型头,不用说就是眼镜蛇一类的剧毒蛇类,数量有成百上千,不逃的才是傻瓜。

    不过我也不是呆子,马上伸手入次元袋中取出一件珍宝──避蛇的雄黄丹,这可是除毒类珍品中排在第五位的,可以将剧毒清除在外,中了毒后也可以在患处摩擦进行清除。有了这个,那些毒蛇就不敢再太过靠近我,但是由于毒蛇数量太多,还没有回到庄园入口,我已经陷入了毒蛇的包围圈内。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这些蛇分明都是受人的笛声控制的,也就是说如果能够处理掉那些控制毒蛇的人,那我的安全就会有些保障了,于是我抽出单刀,用狂风刀法舞将起来,将身周的毒蛇逼开,然后用轻功上天梯飞身而起,直扑向笛声传来的方向。

    在附近一株大树下,两个黑色衣服、仆人打扮的家伙正不断吹着笛子,让周围的毒蛇不停的围上来。

    我手里的单刀已经不知道杀死几十条毒蛇了,腥臭味四处飘扬,幸亏我有能辟毒的雄黄丹在身,不然单是那些毒蛇喷出的满天毒雾已经够我毒晕毒死十次以上的了。

    那些蛇奴见我如此英勇,又不惧怕剧毒,慌了手脚,笛声愈加急促尖锐,也拿起用来驱赶蛇群的竹竿准备抵挡,那些毒蛇就象被无形的鞭子驱赶一般,即使面对着我已经达到Level5的狂风刀法和近乎Level3的霹雳刀法形成的刀墙心存畏惧,但也得直扑上来。

    我不由大感头疼,因为虽然被蛇咬了不大要紧,但一旦咬上缠上,我挥刀的速度一定减慢,虽然只是少许,但以蛇群如此疯狂的攻击,但上一点都会有更多的毒蛇上身,不多久我就会完蛋。没办法之下我只好使用不太熟练的左手使出野球拳里的弹指手法,将一些漏网的毒蛇弹得飞了开去,两下齐施果然将蛇群的攻势抑制下去,很快杀到蛇奴的身边。

    这两个蛇奴明显只是靠着蛇群为主,功夫差得可以,居然一个照面就一个被我的刀连人带竹砍成四截,一个被我欺入空门,弹中脑门晕倒在地,再给我补上一刀,看来也不能活了。没有了他们的指挥,蛇群不敢再过来了。

    我感觉自己的刀法和野球拳都变强了,也幸亏是这个多月来没有停止过修炼,否则只有身死一途,不过在刚才,我亲手将一个活生生的人砍成两截,鲜血碎肉而面前飞散,连我的单刀也沾满了血污。虽然我以前玩过不少《雷神之锤》这类血腥暴力的游戏,但那只限制于屏幕上,自己在触觉、嗅觉方面从来没有试过如此真实刺激的场面,虽然精神上完全承受得了,但第一次杀人还是令我感到有些胸闷想吐的感觉。

    这种感觉一下子便消失了,毕竟现在过的是刀头舔血的江湖日子,杀他三几个人只是平常事,最主要的是可以保住自己的小命,没有了这个前提,什么也不用提。于是我以轻功登上树梢,运起内功进行回复,暂时没什么创伤所以还用不着动我的药库,状态也很快恢复到巅峰,就算要冲出众蛇的包围也不是难事了。

    于是我跳下树去,向庄外突围。

    只可惜我刚才不应该休息那么久,那两个蛇奴的笛子声已经引起庄内人马的注意,四周象是都有增援的人,笛子声和更尖锐的哨子声此起彼落,十多倍于刚才的蛇群围了上来,但是里面已经不都是那些眼镜蛇,其中不少是青蛇、腹蛇、响尾蛇等等,甚至还有不少我连见都没见过的蛇类,看来都是有毒的品种,大意不得。但我再细心观察下,发现蛇群都是一波一波、一种一种出现的,就是说每一群蛇都有人在指挥,只要将他们打倒,那我就不用太担心蛇群的问题了。

    既然已经知道应该如何做,那当然是选择最弱的一环进行突破,周围的蛇类就以青蛇毒性最小,蝮蛇次之,当然是拿她们的主人来开刀啦,只是看来对方也有想过这点,第一目标青蛇群数量最多,比第一次遇上的蛇群多好几倍,蝮蛇群的数量也仅次于青蛇群。

    我冲入青蛇群中之后才发觉对方竟然有八个蛇奴,都是以哨子控制蛇群的,应该比我杀死的蛇奴要高级一点,但他们那点才100左右的功力,那里是我对手,合计不用十二招就将他们都干掉了,看来我的功力已经不太差了,同时也说明这游戏里只要相差10点综合指数也会差上不少。

    只是这个这个时候,我感觉到自己因为要对付那无数的青蛇而不断出刀出手,体力消耗太多,要用补药了,我便从怀里拿出一片槟榔放入口中咀嚼,吸食它的汁液。因为在旧金庸群侠传里,最能补充体力的就是槟榔了,但由于从霹雳堂处得到的是整个的槟榔,我为了方便,就将它切成片状了。

    体力得到了补充,我便回过头来,对着控制着蝮蛇群的蛇奴一轮冲击,也将他们一窝端了。

    这一下我心里高兴着,周围的威胁大大减轻了,也感觉因为杀了十多个对手和无数的毒蛇,经验值提高了不少,可是前面出现的一群人使我更明白了自己正处于一个多么危险的处境。

    虽然好不容易干掉了控制青蛇和蝮蛇的两批蛇奴,但这回出现在我面前的这一群人中有四个人吹起了一种长且弯曲的古怪哨子,居然将周围所有蛇群,连带已经失去控制的青蛇群、蝮蛇群和其他已经有人控制的毒蛇群全控制着向我围了上来。

    我心中大苦,连忙吐出口中已经被咬得一点汁液也没有了的槟榔片,又掏出一片放入口中,其实槟榔这物品在玩游戏时我倒是最喜欢的,但在现实中倒是不喜欢的,因为虽然那果汁能有补充体力的功效,但咬过之后会弄得口腔里一片血红,实在有损我的形象,但大敌当前无法不这样做了。

    而在这时,我看清楚了那四个高级蛇奴前面的人物相貌,最前面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相貌虽然说有些英俊,却带着一般无法形容的狠毒之气,更微微有点类似田伯光的猥琐之气,但就在我已经眼睛有些模糊,看不清楚具体显示的数值,但不用多想就可以知道这人比田伯光要厉害得多。他身边站着八位身穿白衣的美丽女子,八女居然风格全然不同,更是中原女子和金发碧眼的西域美女各半,手上的兵器更是全无相同的。

    在这样的情景下如果我还不知道对方是谁,那我真是个大笨蛋,死了也活该了。

    于是我冒险不理周围渐渐围来的蛇群,停下手来向那人作揖道:“原来是西绝之侄、堂堂白驼山少主欧阳兄啊。在下伊平是初出江湖的人物,曾经和田伯光兄在一起一段时间。没想到却因不识宝庄主人而擅自进入,请兄原谅。”

    那人正是五绝中“西毒”欧阳锋的侄子欧阳克,他见我居然认出他来大感愕然,想了一想我的说话,却不愿意就此放过我这伤害他精心培养的蛇群蛇奴之人,说道:“嗯,我看得出来你所使的就是田伯光那家伙的狂风刀法,那我且看看你从他那里学到多少功夫。如果你能破得了我这八姬阵的话,我就考虑放你一马吧。”

    随后他让手下指挥蛇群退开一点,让开了我和他之间的一片空地来。

    我看着他那身后八姬走出来,她们的指数只有120,比蛇奴强上少许,看来是得到过欧阳克的指点,以阵法以八敌一的话,可能我这已经升到140的实力也会败下阵来。但我却看着她们嘿嘿笑着,因为我看出了两个问题。

    一个是她们本身的弱点,可能是欧阳克平时都会随时宠幸她们吧,她们全穿的都是很少裙裾的长裙,我甚至可以透过长裙隐约看到他们修长的美腿,这在古代是很少有的。

    另一点是从欧阳克的话里面猜到的,因为欧阳克是个色中饿鬼,小说中黄蓉如此厉害也几乎几次被他弄上了,而游戏里他还有队伍中已经有女的才愿意加入,刚才还说了那样的话,与我借田伯光和他拉交情是同一用意。

    如果我在对八姬的表现不如理想,那就算我将她们全击败了,欧阳克也是会亲自出手干掉我的。在我擦了擦眼重新看他以后,知道他是480左右的高手,当年郭靖不是碰巧先后学了降龙十八掌、九阴真经和双手互搏,就算和黄蓉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那我这新手就根本不用提了,所以我一定要胜得轻松,还要表现得令欧阳克满意。

    明白了这两点,我心里就有了数,也有了几分把握,便在八女走过来时说了句“我来了”,在八女尚未完全做好准备时欺身过去,一下便来到一中原女子身边,一刀横扫将她的子母剑封在外面,用弹指手法勉强弹开一把长剑,回手一刀将此女从肩到腰砍了一刀,八女同时惊叫起来,欧阳克也脸色沈了一下。

    我左手搂着她转了半圈,使各股兵器连忙收手而收回,然后顺手在她美胸上抓了一把,然后才扑向另一中原女子。

    八女分成两批,三女去看被我砍了的女子,三女则来援助被我袭击的女子。那三女看过被我砍过的伤口,发现里外的衣服都破了,几乎三点尽露,可皮肤上连一点刀划过的白痕也没有,也证明了我月余以来的苦练有了成果,将杀人为宗旨的狂风刀法和强猛无比的霹雳刀法练到可以控制自如的境界,所差的就是真正的杀伤力而已。

    欧阳克的脸色好看了许多,挥手让那女子退下,三女加入围剿。周围那些蛇奴则早已转过身去,不敢看我们打斗的情形,可能是白驼山的规矩造成的吧。

    我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自然明白我每成功“除去”一个,那我的对手就少一个,所以除了要展示部分技巧外,更需要的就是消除对手。所以我面对着四女的刀剑联防,我却不去管她们已经隐约封住的正面和上面,却用似乎有失身份却是最有效的“懒驴打滚”,有效避开她们的防御,来到那女子的正下方,然后左拳从女子两腿之间向其胯部部分直轰上去,但食中两指却骈起直作剑指刺向那女子的下体。

    我估计得没错,她的裙裾短得十分厉害,就象现代的超短裙一般,但又没有那么窄,所以运起了大部分功力的剑指轻易地就将那薄薄的肚兜和亵裤刺穿,直入那没有湿润的干涸下体中。

    那女子痛得扔了兵器,弯腰大叫出声,旁边三女连忙将那想来帮忙的兵器移开。

    但我并无任何顾虑或者怜香惜玉的想法,随我的倒卧姿势变为跪立,剑指之后的重拳马上就轰到了,直中女子正下方,将女子轰飞了起来,更因为我有心戏弄,拳势斜斜向着前上,将女子带了一个筋斗。她在哎呀声中向前翻倒,雪白的大腿在空中飞扬,长裙花般散开,附近几人都可以大约见到我的手指还插在女子的下体之内,情形古怪非常。

    在周围六女顾忌同伴而将兵器避开那女子时,我看出了她们的破绽,右手刀飞舞起来,不但将前面女子的长裙砍得破碎飞散,更趁乱向六女进攻,再加上使用鸳鸯连环腿踢她们的穴道,成功将两女的衣裙、腰带砍断。随后追击之下,我又将一手拉衣裙一手应敌的两女衣服砍得衣不覆体,也就令她们退出了。

    这一来,六招之内就只剩下四女了,她们这回聪明了少许,互相背靠,形成两个双人剑阵向我攻击,但我马上就想到方法解决,上身继续双手攻击,下身却使出鸳鸯连环腿,踢出一腿直中前面一女膝盖附近的环跳穴,在她哟地一声未完时用又踢中她两处穴道,一刀便令她衣裙破碎,摔倒在地。

    她背后那个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也已经被我跳到侧面一刀而下,全身衣裙在背后分了家,又给我从后面一脚踢中臀部而向前仆了出去,也是失败了。

    我避开旁边两女的追击,也闪开倒地女子的剑刺,向欧阳克看去,因为除非他是瞎的,否则怎么会看不出我已经赢定了,又或者他喜欢自己的女人被外人羞辱。

    不过说真的,在游戏里面除了周伯通、郭靖他们有数几人,我看也没几个可以将几样武艺一起使用,但经过我个多月来的修炼,终于钻研出这种方法来,但我这方法有点问题,就是练惯了右手拿刀左手弹指的话,难以转换过来,但我想双手互搏就应该可以做到,并且应该能做得更好,毕竟是游戏里面已经配置好的,威力和使用技巧总会比自己的小技巧要来得好来得完善。

    果然,欧阳克叫停了,让众女退开,自己走了过来说:“我看得出来你是跟田伯光学过些东西,但你到底来白驼山干什么?”

    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对欧阳克说:“我说过我只是意外进来宝庄的,并非故意,但如果欧阳兄不介意的话,我希望可以送几件珍品给欧阳兄,以换取兄的协助。”

    欧阳克虽然还有点犹豫,却被我小心翼翼取出的礼物──珍贵无比的琉璃盏所打动,终于愿意招待我在这名动西域的白驼山住下。

    我向欧阳克说出包括与南贤、田伯光在一起的部分经历后再送他夜光杯这样的珍品,又答应他两样条件,终于在欧阳克身上得到了巨大的好处。

    其实我所答应的是尽我所能避免与欧阳家的人起争执,无法避免则要先受上三招,而且还答应尽量取来欧阳克最喜欢的女子──黄蓉的肚兜,还要是刚换下来,没有洗过而带有体味的那种。而我所要求的不过是想从欧阳克身上学武功、毒功和御女术,而且我知道自己对欧阳家家传的蛤蟆功是没有得想的了,所以要学的武功只是灵蛇拳而已。

    这样的条件当然使欧阳克乐于接受,况且难得有我这样的少年一起和他交流御女术,他就答应下来了。之后他发现,我虽然年纪轻,但在御女方面却有些奇特的见解,虽然我是从网上学来,自己没法做得出来,但欧阳克自己倒对此十分享受,因此他同意我享用他庄内的女奴。

    外人都以为白驼山里那些女人都是欧阳克的姬妾,可事实并非如此。以欧阳克的性子,他通过各种手段收罗回来的中原、西域美女多的是,但在欧阳克尝过鲜后便看那女子的反应如何来决定她们的命运。

    如果她们愿意乖乖地听话,长得又很漂亮的,欧阳克就收为姬妾,其数目已达数十人,而大多数都是不从反抗的,便一律贬为女奴,待遇差得要紧,只能维持极其一般的状态,让欧阳克偶有兴趣时便上她一上,否则下场将更惨。其中有部分是捉回来时死了,有些是被凌辱后死了的,有的是得罪管理女奴的人而被折磨死的,但勉强生存下来的仍然有两百以上,负责山庄内的衣食住行工作,上面有专门的人进行管理,根本不用欧阳克操心。

    另外由于白驼山的规矩极严,蛇奴与姬妾、女奴不得有任何关系,对姬妾表现出来的媚态更是惧如蛇竭,回避不已,所以那个时候所有的蛇奴才有如此转身不敢看的情景。

    其实女奴中的美女多的是,只是她们不愿意服从欧阳克而已,其中优秀者甚至比得上冷风影,只是经过白驼山的控制,显得憔悴许多。我有了欧阳克的话,又用些银两打动管理的人,便将整个白驼山那么多个?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