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24 部分阅读

    搜模么蠹叶冀兴拔蘩荡笙馈薄?br />

    韩柏松凭借显赫的家世创造了不少的接近机会,幸好冷风影不大喜欢他,跟他保持象其他追求者那样的距离,不过他已经是追求者中最接近核心的人了。

    我的念头飞快转过,口上追问道:“那你会做管理员吗?”

    冷风影无论如何掩饰也掩饰不了此时的喜色,说:“当然会了,我先看了手册的嘛,只不过暂时还只是管理,等事情都准备好后我应该也会进来玩的。”

    “那到时就看能不能认出你来咯。”我顿了顿说,“那‘无赖大侠’呢?”

    “嘻,每次听你们这么叫都觉得很好玩,你以为他真是韩柏啊。”

    我做了个夸张的动作说:“当然了,大家都将你当做是梦瑶呢,他的手段又无赖,自然这样叫他咯。”

    冷风影的脸上不由热了一下:“是真的吗?认识你几年,你还是第一次赞我呢。

    他啊,已经先进来了,所以才叫我做管理员嘛。不过你要小心我们两个,因为我们的初始指数要比你这一般玩家强哦。

    是了,我来这里就是要把这个东西给你。“

    我接过来一看,正是我想要的控制器,太好了,我便一边试验使用一边说:“麻烦你了,还害得你绊了一交。”

    冷风影的脸首次在我面前红了起来,嗔道:“还不是因为你忽然闯了进来,我得连忙吃完饭赶来。这件事以后不许再提,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我越看她越觉得逗她很有意思,于是笑道:“你要怎样对我不客气?”

    她刚顺口说:“我以后都不理你。”却又一下想起我并非她的追求者,不由脸上红得象发烧一样,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笑道:“好啊,原来我在冷小姐心里还有点份量,那我只好不提,”忽然一下坐到她身边去,“我不提那你就要理我咯。”

    冷风影那里试过和男子如此接近,不由将身子退后了半尺,惊道:“伊平,你……”

    我笑道:“放心,我怎么样也不敢和你那个‘追求连’斗的,不过是逗逗你罢了。不过说真的,应该还有些宝贝不是一般玩家有的吧,分一两件给我吧。”

    冷风影嘘了口气说:“没想到你不追我是怕惹事,看不出来啊,你不是曾经去追过‘小辣椒’和‘河东狮’么,我还一直以为你是兔子不吃窝边草呢。算你聪明,看。”

    她拿出一对隐形眼镜和一个小口袋说:“这是能看到对方一般资料的隐形眼镜,这是无限口袋,是一个能将你所有物品都放进去的次元口袋。”

    见到这些我眼都发光了,那里有空再去管她的讥讽:“实在太爽了,如果我在江湖上能碰到你,我一定尽我所能帮助你。”

    “那就先谢谢了。其实其他玩家可能出现的出发点都将控制器准备好了,却漏了你这里。

    你应该还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吧,我告诉你好了。首先,游戏里没有退出功能,只有保存和读取,但是死了就是变成失踪人口,不能回到现实去的了。“

    我不禁呆住,手上的控制器的投射屏幕上果然没有退出这一项,看来要特别小心,而且从设计的部分来看,的确是动用了许多高端技术,不是一般公司可以做得出来的,国内的公司看来只有韩柏松父亲那家跨国大企业才有能力做到。

    冷风影等我明白过来后再解释说:“这里是以一天代替现实的一秒,十年也只不过是现实的十分钟,因为这一切都是和你的脑部产生作用而虚拟出来的,身体是不会衰老的,可如果被杀则意味着与大脑的连接中断,自然也会令现实的身体死亡啦。”

    我这才进一步知道原来这里如此真实的代价是以自己的生命作赌博,不过挺有意思的,当然要继续玩下去了。

    冷风影继续说:“就象旧的金庸群侠传那样,事件被打乱了,就算你和我这样应当清楚知道十四天书资料的人进来了,也不一定能把握得住他们的性格是否已经改变,所以充满了变数,不过这才象网络游戏嘛。”

    我点点头,眼睛忽然看到一项指数,指着问冷风影:“咦,道德值怎么显现出来了?”

    冷风影说:“这是要让玩家把握好心里的善恶平衡而定的,你也知道,道德值低的时候你说的话别人很难相信的啊。另外声望值也有,就看你如何做了。”

    我笑道:“数值只是参考而已,我一向做我认为是对的事,能够的话当然是多做好事了,但坏事有时也不怕做些的,嘿嘿。”

    冷风影见我看着她笑着说这些,不禁又退开了些,已经退到了这张椅子的另一边尽头了:“你看什么看啊?”

    我见状笑出声来:“哈哈,你怕什么啊,我指的是翻箱倒柜拿东西那些RPG里头的常见行为啦。你放心吧,没你的批准,我不会碰你一根毫毛的啦。”

    冷风影才安心说:“算你啦。还有游戏里面还有南贤北丑他们,你也知道啦,”

    我想了想又问:“现在除了我、你、还有‘无赖大侠’以外,还有没有其他人进来?”

    冷风影想了想说:“我所在的管理员空间和这里时间差不多,我一发现这个只是暂时开放给我和大哥的空间有人进入就停止了对外的连接,大哥也叫其他人不得进来,看来是只有我们三个人了。”

    我再问:“如果没有退出,那读取在一般网络游戏中是无效的,为什么还存在呢?”

    冷风影应该是才注意到这点,只有说:“我也不知道耶。你还真是游戏高手啊,看看还有什么要问的?”

    我边想边说:“既然你是管理员,那我用控制器就可以召唤你来啦,应该没什么了。”

    冷风影站起来说:“我也不一定会马上来,因为我还要照顾我的角色,还有大哥那边,不过我会尽量快来的了。另外有什么事我也会找你的,我走了。”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使我冲动了起来,在冷风影站起转身时忽然也站了起来,双手在她身周虚抱。

    冷风影愣住了,身体不敢移动,免得自己碰上我,跺了跺脚说:“伊平!你这是干什么啊!快放开我!”

    我虽然在背后看不到她又急又羞的可爱模样,但单是看她的动作来想已经是够动人的了,心里更想看她发急的样子,便低下头在离她耳边一寸之处说:“影,我是想求你,如果我在游戏里找到了你,你愿意和我在这里玩现实十五分钟的心跳回忆吗?”

    冷风影的表情变了几下,忽然象化石一样呆住了。她开始一定以为我指的是玩心跳回忆这游戏,但之后应该想到这里根本没有游戏机,如果她再换算一下,现实的十五分钟就是游戏里的十五年,她就会明白我所说的意思了。

    她脸上飞起红霞,低下头去,声音也轻了下来:“伊平,你这是怎么啦,居然说出这些话来,根本不象现实中的你嘛。”

    我首次听到冷风影对我如此说话,高兴得不得了,便趁机对她说:“游戏就是游戏,本来就与现实不同,没有了现实中所顾忌的条条框框,大家都会随自己的心意去做事,进行发泄,甚至表现出自己内心不为人知的另一面,而并不会象现实那样被束缚得不象自己。

    就拿这次‘无赖大侠’拉你进来玩这游戏的事来说吧,你敢担保说他一定没有借此机会亲近你,甚至结成网络夫妻的打算?

    我则和你们不同,我是个很享受游戏乐趣的人。无论什么游戏,我都会全心投入去体会其中的乐趣,所以我才会一改平时没对你表现出应有兴趣的态度,而对你说出这番话来。

    其实如果抛开各自的家世和与你的特殊关系,我其实也并不比韩柏松差多少。你身边也不再有父母和那帮追求者,为什么不能不能给个机会我呢?

    如果你不愿意,尽可以在回到现实后恢复以前的你,我也不会勉强你的。好吗?“

    冷风影沉默了下来,好阵子没说话,我自然知道她需要时间去进行考虑,也不再围着她,而是站到一边等待。

    良久,冷风影终于叹了口气说:“好吧,现在就看你们两人在游戏里面的表现了。我也不会告诉他。等到比武大会结束,我自然会看出你们谁比较好的。我走了。”

    我自是知道韩柏松的厉害,他进来得比我早,资料可能更多,连初始指数都比我强,怎么和他斗都是个问题,不过总算有机会在美女面前表现,自然出乎意料地好。

    我不自觉地笑了笑,对正要从传送门离开的冷风影说:“影,下次出现别忘了先擦擦嘴,不然会破坏你淑女的形象啊。”

    冷风影闻言跺了一下那穿着高跟鞋的美足,恼道:“你这人可真是,坏~~死~~了!”

    头也不回地冲进门去了。

    我笑了一下,捡起包袱,哼着“笑傲江湖”的小调出门去了。

    ……学会野球拳,游戏正式开始。

    新金庸群侠传1

    作者:kenmei“实在太好了!”我一边走一边想着。

    我从竹庐里出来后,经过竹林,到了外面的一个小集市,按金庸群侠传里的那样用一两白花花的银子向小二打听到前往南贤住处的方向路径,再在市集内买了些干粮,便准备前往南贤之处。

    最可惜的找不到卖宝物的韦小宝,正在叹息时,一个神秘人靠近我说:“大爷,你想买宝物么?”

    我看了看他:“有什么好东西?”

    他笑了一笑:“请跟我来。”

    我想自己有着初始配备的一级野球拳防身,应该不怕,便随他去了。

    来到一条僻静的巷子,进了一栋破旧的小楼,神秘人终于拿出了他所说的宝贝。

    我眼睛一亮:“什么?!凝碧剑、背心、武当内功心法、毒蒺藜。真是宝物啊。”

    神秘人笑道:“大爷在市集上用的都是十两一锭的大银,如果我不卖给大爷岂不是傻瓜?”

    我拿起凝碧剑看了一下,锋利无比的剑刃反射出透窗而进的阳光,照得墙上一片绿芒,但其中又透出一丝血丝般的红芒,象是杀气的表现。我又用一条头发来试验,果然一划而断,绝对不会是假的。

    我一拍他肩膀说:“好,什么价钱?”

    没想到这家伙的价钱也挺狠的,单是凝碧剑和武当内功心法两样就已经已经是380两了,加上背心就400两了,其实也是物有所值的,只不过我身上没这么多银两。

    我正犯愁间,忽然狠下心来,将包袱里的康倍特、白岚氏鸡精、宝济丸那些应该只有我有的保命药品进行补价,终于换了回来,怀里还剩下几两银子做路费,但从他的态度来说,他是喜欢真正的银两多些的,不然我的物品起码可以多值十多两的。

    我感激地问他的姓名,以及以后在那里可以找到他,以便以后再向他买宝物。

    他呵呵笑道:“我叫路七,是路氏家族的人,我们就是靠卖宝物过活的,但是不是有钱又有眼光的朋友我们是不做他生意的。伊朋友,你以后还要买宝物的话,就叫丐帮的朋友说一声就好。”

    我告别以后继续上路,心里的高兴劲就别提了,有了攻防道具和内功秘籍,成为高手也是可以拭目以待的了,所以才说好玩。

    从离开小镇的时候起,我就决定要按我的偶像雷锋的话去体验这个江湖。

    呵呵,恐怕能够记得雷锋此人的年轻一代也只有身在大陆的包括我在内的极少人了吧,小时候他可是我的偶像啊。

    记得他说过:“我愿做高山岩石之松,不做湖岸河旁之柳。我愿在暴风雨中──艰苦的斗争中锻炼自己,不愿仍在平平静静的日子里度过自己的一生。”何况我不努力的话被冷风影或者韩柏松先一步完成任务,只留下我一个人在这世界也太可怜了。

    客栈一般我是不会去住的了,因为一来省钱,要知道客栈里面的费用除了饭钱、住宿费,加起来一天起码一两,厉害的地方至少两三两呢。

    二来我为了训练自己的平衡能力,野外睡的是吊起两头的一条绳子,虽然有点辛苦,但也满有趣的。同时这样做更是按照我的偶像雷锋所说的“在工作上,要向积极性最高的同志看齐,在生活上,要向水平最低的同志看齐。”的标准来做,使我充满了追星般的满足感。

    到了晚上,我在林子里借着月光用控制器仔细查看了包袱里的物品,然后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因为自己的综合指数才80,加上武器防具才升到100,跟最大值999相差实在太差了,说不定一不小心会连宝剑也被抢了。

    于是我决定在找到南贤前只穿上那件只加1点防御的背心,宝剑剑就不要用了,而且因为好的药都拿去换钱了,所以自己不要去惹事,不然死了就亏大了。

    我又检查了一下那个小小的次元口袋,原来可以套在包袱上也可以套在腰带上,别人一般看不见,这真是宝贝啊。

    可以练习的两种武功中野球拳虽然和台湾猜拳的名称相同,但这门功夫并没有确实的招数,主要是看出破绽以石头、剪子、布进行攻击,所以眼功和耳功是最关键的。

    而武当内功心法是玄门正宗的内功心法,张三丰也是靠它的,作为我的内功心法自然好极了,否则我怎么会花大价钱将这些东西买回来呢?

    现在能做的只有尽量将野球拳升到十级,如果再学到双手互搏的话,那就天下无敌了,不过这是不知道多久才能达到的目标。

    少说多做才是对的,用功就从现在开始。我先将武当内功心法练习了几遍,觉得真气从丹田里出来,沿着经脉在身体里面行走了几个周天,开始自己能够将体内的宝藏开发出来,感到很满意。随手使了一套初中时候从奶奶那里学来的太极拳,虽然不太记得,不能形成一套完整的太极拳,可以用来克敌制胜,但也对这套心法的运用更有帮助。

    然后就是所谓的终极武学──野球拳,我自己使了几招都觉得不象话,哪里象是可以攻击别人的,连一个一般人也几乎没用,于是我决定自己来对它进行适当的修改。以我RPG无敌高手的身份还不能解决这个问题的话,我以后还那里有面目去见江东父老啊。

    因为野球拳是空手的招式,所以就走不出拳掌指这三个范畴,其中拳有单拳与双拳之分。单拳时多是直拳、勾拳,少则可以只用手部力量,多则可以将全身力量都集中在那一拳之上,就看个人修为以及自己对攻防力量比例的调节了。双拳时则可以使出诸多变化,例如连环、齐击、左右、上下、交叉等,力量虚实也有更多技巧,全虚、全实或者左虚右实、左实右虚,要不是就左拳三分力道而右拳七分之类的,就看个人使用和临场发挥了。

    以掌法而论,威力最强的是攻击力最集中的手刀,然后就是双掌平推类的,论变化则是类似双拳的用法。

    指法变化更多,因为人只有两手,却有十指,以全身力量集中于一指弹出,那破坏力简直不是一般拳掌可以比拟的,所以也最难。点穴解穴是一般正常武林人物所要具备的,否则被点了穴道后只能任人宰割了。单指与剑指是最常用的,但一般还是以食中两指合并攻击的剑指为主,毕竟攻击力最强。所以论使用而言黄老邪就真是最厉害了,他仗以称霸江湖的几项武功里就已经包括了弹指类的弹指神通和以变化、点穴为主的兰花拂穴手,有机会一定要上桃花岛一次。

    而在这么多的用法中,只是包括了象我这样无法将内功发诸于体外的部分,如果可以使出劈空掌或者发出尖锐的指风的话,那样的可能性将更大。

    如何在这么多的用法中选取我所要的野球拳招式呢,这使我苦思不已,但最后我还是按照野球拳的名称将基本招式定为手刀,攻九防一的破军单直拳,交叉攻击的钳拳,连环拳和双击拳则辅助使用,最后是剑指以及辅助的弹指手法。这一来野球拳不再是胡乱出拳,而变成有实际攻击效果的一套完整招式,与人对战也不需要去想用哪种招式了,威力自然也大大提升了。

    我不禁沾沾自喜起来,却转念一想,这套招数还是要看出对方破绽才能有效使用,如果眼功和耳功不行,那就算遇上了功力一样的对手,对方用一般系统成型的武功也可以赢我了,因此我一定要尽快提升我的两项技能。

    在原来的小镇上我已经打听到南贤所在的大概地点,果然和我的竹庐相隔不差一个月路程,于是我日夜兼程,以便尽快展开我的真正旅程。

    两天后的晚饭时分就来到一个小城镇,这里比我之前出来的小集市大得多,但仍然只是个小地方而已,所以价钱挺便宜,即使我住在客栈里一天也不过是半两银子而已,于是我便体贴一下自己,住一天客栈好了。

    在这个世界里一两银相当于十贯钱,一贯钱则是一百文钱,十两银子就足可以使一个一般的三口家庭过上一个月了,所以一开始我有三百两已经是一笔大财富了,路七也因此找上我来。

    吃过晚饭,我问小二那里有消遣的地方,小二就说:“客官,我们这里没什么好去的地方,但是我们一般都会到镇里唯一一家赌坊去玩,客官你要去吗?”

    我心想游戏里我一向都是赌神,但现实却没赌过,不如拿一两银子去玩玩也无所谓啊,便在小二指点下到那间赌坊去了。

    既然是赌坊,里面一般都是三教九流的人都有,抽烟喝酒的、大声叱喝的,输钱骂娘的、兴高采烈的什么人都有,我一向是烟酒不沾的,这也是我人缘不怎么好的原因之一,所以在这里难免不大适应。不过既然来了,当然不能入宝山而空手回,最多就将手头那十贯钱全输光而已,所以我就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先看看。

    这里地方不小,摆着七张桌子,每张桌子上的赌具都不同,我坐的这张是掷骰子的,除了买大小外还可以买点数,人也比较多,有二十多人,多数只是买大小,输赢也差不多。我感觉做庄的应该没有作弊,所以就每次下十几文,和其他人差不多,趁机象《武林群侠传》中那样试一下听骰子,那样会对我的耳功有帮助。

    开始时是根本不知道什么声音是什么面的,耳里只能听到周围的一片喧哗声和偶然传入耳里的骰子声。后来我静下心来,运起我学了不久的内力,却没想到武当的内功心法是如此有用的,已经使我可以用意志控制耳朵只集中去听骰子的声响。很快的,周围的喧哗声都似乎飘到了远处,几不可闻,而骰子落盅的声响、骰子互相撞击的声响、最后停下的微响都象只在耳边响起般清晰。

    我终于掌握了耳功的要诀,接下来就是要从那些声响中细细分辨出哪一种声音是哪一个骰子的哪一个面向上而已。

    我心头狂喜之下,注意力一不集中,耳里的声响又回到了原来的情况。

    我一下回过神来,原来自己还远未成功,我还得控制住自己的精神不要分散,否则一下就不行了。

    我继续玩着,随着庄家不断地开盅,我也不停地将听到的声响与开盅后的点数对照,虽然说来就象排列组合那样简单,但我只能用脑袋来进行记忆对照,实在不是一般的难。不过当我大概听到时,我买的大小一般都不会错了,但是为了不被那些看场的高手发觉我的目的,我也故意买错,但我的银两也确实地慢慢多了起来。

    一直到了亥时两刻左右,我终于弄懂了所有的组合,连续两手买点数赢了,买点数是一赔十五,虽然我没有全押上,但仍然赢了七十两有多。

    我知道应该走了,不然会有麻烦了,便起身准备离开,没想到后面一把较为苍老的声音说道:“这位朋友赢了这么多,应该是个中好手吧,我们想请朋友到里面贵宾室去玩,如何?”

    我转头看去,原来正是我在场里最顾忌的一个老头,看来是赌坊的管事,果然,那庄家叫了声副管事。我心里一寒。原来这个强达150的高手只不过是副手,自己虽然经过十天的训练,但由于不准备将剑拿出,自己只不过达到85的水平,那里是人家的对手。

    正想说什么,旁边一个身材高大,留着一头黑得发亮的长发的大汉开口了:“这是赌坊的规矩吗,区区几十两银子都输不起,何况这位朋友已经是手下十分留情了。”

    我看了他一下,这大汉刚来不到一个时辰,那正是我开始用功的时候,他的功力居然强达300,已经是难得的高手了,按照游戏的分级来说,应该算是江湖的二流人物,如果他愿意帮我,那我对这些乡村里面的所谓好手就什么也不用怕了。

    那个老头似乎也看出这人不好惹,他一直在一旁看着也知道我是手下留了情,只好说:“那这样好了,大家赌七局,每局十两起,之后不再过问,如何?”

    我心想最多就输他七十两,还是赚了,而且我还可以试试和赌场高手过招,那对于正积累经验的我来说实在是不可多得的机会,我便对那大汉点点头,然后对那老头说:“好吧,请带路。”

    老头点头说:“这位朋友,这边请。”走在前面带路了。

    大汉站起来对我说:“朋友好胆识,那让我也去见识一下。”

    我感激地说:“兄台太客气了,小弟初出江湖,名叫伊平,不知道兄台怎么称呼呢?大家好交个朋友。”

    大汉笑道:“我叫田伯光,人称‘万里独行’,我今天就交了你这个朋友,哈哈。”

    我这才知道眼前的大汉是有名的采花大盗“万里独行”田伯光,在《笑傲江湖》里可是号实力不差的人物,只有掌门级的高手才敢与之动手,怪不得指数那么强,有他在场一切都不怕了。

    前面的老头听了他的名号以后也不由打了个冷战,但还是将我们带了进去。

    里面不愧是贵宾室,装潢布置都与外面不同,不知道是不是古代和现代的观点在这里吻合了,桌面上铺上了足以做成名贵地毯的绿色毛毯,按照现代赌神们的说法,这种毛毯可以吸收周围可被高手利用的光线和声音,那我这“初哥”当然是应该没办法再听声辨骰了。

    田伯光好象知道这一点,对我打了个询问的眼色,我摇了摇头,示意毫无把握。

    里面只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壮汉,见我们过去便站了起来说:“实在不好意思,麻烦两位了,可这是东家的意思,我们也只能这样做了。”

    然后对我说:“小兄弟,看得出来你是今晚才入行的,很难得啊。为了奖励你,我不会用手法,就看兄弟你的本事咯。”

    我见对方这么客气,又高明得看得出我的底细,便和他握个手以示友善,大家坐了下来。

    壮汉摆开架势,拿起了盅轻轻摇了两下就放下了,我几乎听不到声响,很明显的在盅底铺的那层绿毯将声音都吸走了,所以我只能够凭直觉下了十两“大”,始终有一半的机会,可惜错了,对方无喜无忧,象是早知道这样的结果,又来了第二次。

    这回我早已准备好了,我不再去管盅以外的事情,反正有田伯光替我看着,在那时候我虽然听不到骰子落下到绿毯的声音,但我觉得我能听到骰子碰撞盅盖以及骰子空中互相碰撞的声音,便全心去听那应该难以听到的声响,可惜时间太短了,我没机会听得清楚,只有仍然选“大”,又错了。

    我忽然对对方说:“前辈,能否让小弟占点小便宜,把摇盅的时间延长一点呢。”

    壮汉和老头对望一眼,哈哈笑道:“小朋友,你想得太好了,这些毯子是东家特意买来的,我们兄弟也没能做到听得出来呢。好吧,就让着你。”

    于是,壮汉每次都摇上十次八次,我则从其中判断骰子撞击的力道,判断出骰子碰到盅盖的点数,然后还有些其他我还无法用语言说得出来的奥妙,但在我脑海里可以慢慢反映出骰子各面的大概方向,甚至大概的点数也可以了。

    但我一直选“大”,可却一直开了五盘“小”,我手上的筹码所剩下不多了,于是我小声地问田伯光说:“田兄,可否借一点银两来用用?”

    田伯光没想到我一路输过来,连一次也没赢过,居然这时候向他借钱,笑道:“没问题,区区银两算不了什么,拿去吧。”一下就抛出一锭五十两的大银。

    对方两人讶然对望,他们都知道,虽然没有用手法,也将摇的时间拉长了,但要在第一次接触这东西便能听得出来,简直就是不可思议,何况只是今晚才入行的新手,说出去都没人相信。

    壮汉不信,只是将摇的次数减少为三次,我现在只不过是猜想中,不知道点数,但大概也知道大小,便将自己在外面赢剩的二十多两银全推了出去,仍然选大。

    盅开了,六、二、三,十一点大,我长长地舒了口气,终于又突破一个难关。

    壮汉面子挂不住了,说道:“最后一把,朋友注意了。”双手连摇,只听到骰子不再是上下以及小幅度地撞击,而是向四周剧烈撞击、反弹以及频繁地互相碰撞,满盅都是撞击声,可忽然他双手猛地将盅往桌子上一放,居然只发出极其轻微的两三下声响便停了,力道控制完全是高手才能把握的。

    我看了看田伯光,田伯光却看着我笑道:“输了就输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也不用追你还。”

    我点了点头,忽然将手头的所有银两连田伯光的五十两一起押在最大的围骰“六六六”那一格上。

    老头呆住了,壮汉的脸上也渗出点点汗来,颤抖的手终于开了盅。

    没错,三颗骰子的确显示着六、六、六三个数字,我赢了。

    田伯光哈哈大笑,壮汉则气馁地对老头说:“我们今天算是栽了。”

    然后对我说:“朋友好厉害,我们认栽了。”

    我还了田伯光的银两,自己还得到一千多两银子,比我的原始银两多得多,以后一段时间应该不愁了,因此难以掩盖心中的狂喜,只是笑着应了两句场面话:“小弟不过是托两位的福,能够让小弟在前面听个够才能有这样的成绩,谢了。”便和田伯光离开了。

    新金庸群侠传2

    作者:kenmei离开了赌坊后,田伯光拉了我去酒馆,一边喝着酒,一边赞我厉害。我则因为自己一向烟酒不沾而谢绝了他叫我饮酒的建议,随便应付着他。

    其实和小说中描述的一样,田伯光是个性情豪爽的人,也就是一般我们所说的性情中人,十分好相处,我也挺喜欢他,但我最不喜欢他的是个酒鬼,满口酒气使我十分不自在,不过如果是令狐冲、祖千秋或是《天龙八部》中的乔峰这几个出名的酒鬼对着他想必会大大地畅饮一番。

    等田伯光喝得有八分酒意了,他才停下不停向嘴里倒酒的手,对我说:“伊兄弟,我知道你不喜欢喝酒,只是耐着性子在陪我,我却不大明白,为什么你愿意和我这个大酒鬼、大淫贼在一起呢?”

    我慢慢地说:“我虽然出来江湖不久,但我只凭自己喜好做事,不去管别人怎么看,那样子做人太累了。不管田兄之前名声如何,我只相信自己的判断,只凭田兄在赌场的仗义行为,我就交了你这朋友。只要不牵涉到我的利益,田兄去做什么事我也不会管的。”

    田伯光连称爽快,忽然借着酒意拉了我出去镇外一个僻静的地方说:“好朋友,我看你很顺眼,我就教你一套狂风刀法,让你防防身。”

    我心想,狂风刀法在游戏早期也算是一种好武艺,学得又快,他愿意教当然好,但是我手上没有刀,打铁铺早关门了,没刀怎么练习?

    我将这问题向他提出,他哈哈一笑,施展开轻功几个起落就消失在镇里了,很快他就拿着一柄单刀回来说:“看,很快就拿到了。”

    我当然想到他是去偷刀去了,但于我有利却又不关我事,我当然来者不拒,接过刀来看。这刀虽然只是一般的单刀,却是属于刀身较轻的一种,正适合我使用,更适合使出快刀这种招式来。象田伯光用开的那种厚背刀虽然可以轻易地产生强大的劈斩力道,但我始终觉得不大顺手。田伯光看起来粗鲁,但其实也满细心的嘛。

    既然有了顺手的兵器,我就向田伯光学起狂风刀法来,其实狂风刀法和其他门派的招式如华山快剑原理都是一样,但在保证快的情况下要看得准,下手狠,除非是朋友间过招,否则一刀下去便是伤筋断骨的灾难。不过这样也对,田伯光一向被江湖人士追杀,朋友很少,如果不是心狠手辣,怎么才能到现在还这么逍遥。

    自这天起,我便与田伯光结伴同行,同时向他请教刀法,并请他教我点穴和解穴。田伯光当然乐意,就先我认识全身穴道,再教我哪些穴道相克相冲,学这个其实根本不用什么工夫,全身穴道我早已在以前打机时就懂得大概,田伯光实际指点一次我就完全将点穴解穴学会了。

    田伯光夸奖我说:“小兄弟真是习武奇才,才一顿饭的时间就完全学会弄懂了,我还没有见过或者听说过有人象兄弟一样厉害,或者说天下闻名的黄蓉和你差不多。”

    我笑道:“黄蓉?呵呵,难道你对她没有兴趣?”

    田伯光不禁有点脸红,挠挠头说:“这个问题嘛,说不想就是假的,但无论是他们夫妇哪一个我也不是对手,没办法。”

    我自然知道,天下的淫贼按我知道就是欧阳克为首,然后是云中鹤和田伯光,因此也只有欧阳克才有能力和资格去动黄蓉,只是打不过郭靖而已。田伯光和云中鹤武艺应该差不多,但田伯光不会象云中鹤那样滥用春药,所以排名差了一点。

    接下来几天我的功夫大有长进,何况我们两人经常过招,近乎于对敌比武,经验值自然比只是单纯练习来得多,进步也快。十天后,我的狂风刀法已经达到Level4了。

    由于我和田伯光都是属于起早睡晚类的人物,所以在我们日夜兼程之下,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了南贤大概所在的山下。我和田伯光约定,我一去完南贤那里就会回来,他则一直在山下客栈等,不见不散,我才上了山。

    南贤虽然是位贤者,但他的屋子没有那么难找,应该是照顾我们这些新进游戏的玩家吧,我找了一天,然后在第二天发现一条穿过树林的小路,沿着小路一直走,走了一个多时辰我终于找到了一间木屋。这里位于一座山崖后面的斜坡之上,居高临下,除了一面是峭壁,其余三面都是被树林所包围,果然象是隐居之所。

    其实这见屋子也不过是比我出发点的竹庐大些好些的木屋,进去庭院就看到除了厨房外就是三间大房子,我用我用以听骰的方法来听听屋子里面的动静,却听到只有中间一间屋子里有一个人的动静,发出轻微的吮吸声,好象在喝茶水似的,其他地方连人的呼吸声也听不见,于是我敲了敲门,报上名说:“南贤前辈在吗?在下伊平前来求教。”

    好阵子后,里面传出一声轻咳:“你进来吧。”

    我伸手推开了门,在那旧式的厅堂中我一眼就看到了南贤,原来他是个近百岁的老人家了,雪白的胡子和眉毛拖得好长,可是神情矍铄,眼里透出智慧的光芒,是个典型的智者形象。

    我来到他面前作揖道:“南贤前辈,晚辈伊平有礼了。”

    南贤点了点头,手里的茶杯盖轻轻拨弄着面前的茶杯,说:“嗯,你应该是初出江湖的吧,有什么想问的?”

    我说:“晚辈虽然是初出江湖,但却是无意中从一千年后来的,听说十四天书可以有机会使晚辈回到未来,所以此来是想知道一些有关天书的事,不知道前辈能否告知?”

    这是我一早想好的说辞,当然已经是应付那些智力奇高不容易被骗的人或是南贤北丑这类高人才这样说的,对付其他人自然可以用什么“离魂症”或是借南贤他们这些已经知道我的“底细”的高人做掩护,绝对万无一失。

    南贤不由愣住了,手中的杯盖与茶杯!地碰了一下,可见他是多么吃惊,只听他喃喃地说:“原来是你,我足足等了你几十年了。”

    这回到我奇怪了,不由问道:“前辈难道未卜先知,在几十年前已经知道我要来了?”

    南贤将茶杯放在旁边的桌子上,摇头说:“老夫早知道有人会来找,在几十年前就知道了,只是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你从哪里来,更不知道甚么时候才会见着你。或许我那老搭挡北丑会知道,但也不太肯定……毕竟我们已有二十年以上没有见面了。”

    我“哦”了一声,心里明白,南贤始终不过是一个NPC,他哪里知道是哪个玩家会来找他,他只会将资料告诉玩家而已,南贤让我坐下来,又喝了杯茶,整理了一下思路后说:“那老夫就将你所要知道的情况告诉你吧。

    十四天书其实很多人都知道,天下闻名的第二次华山论剑就是为了它。当时有一个神秘人将收齐的十四天书交给当时最有名气、自创重阳宫的重阳宫掌教王重阳,让他决定如何处置这些书,西毒欧阳锋和‘铁掌水上飘’裘千仞知道后便提出以之为华山论剑的赌物,王重阳只好同意了。

    那场比试在二十年前举行,老夫也去了观战,不过看到的是那十四天书竟然全是空白的,只写着封面标题,只是这些空白书水浸不坏,火烧不损,连欧阳锋他们当面运功硬撕也撕不烂,真不愧为天书。“我听得心都动起来了,连忙问:”那当时除了天下闻名的五绝和前辈以外,还有什么人参加呢?“

    南贤语带自豪的道:“那时共有十二人上了华山参与论剑,除了桃花岛东邪黄药师、白驼山西毒欧阳锋、大理国南帝段智兴、丐帮帮主北丐洪七公和全真教掌教中神通王重阳这五绝之外,其余几人包括王重阳的师弟周伯通、古墓派开山祖师林朝英林姑娘、华山派神剑仙猿穆人清、铁掌帮帮主‘铁掌水上飘’裘千仞、少林派高手玄慈大师以及昆仑派掌门昆仑三圣何足道,当然还有老夫。”

    我听后震惊不已,原来有这么多高手去了,原来传闻有误,但我忽然又想到一个问题,连忙问道:“前辈,你说的是第二次论剑,那第一次又是什么情况呢?”

    “哦,我得想一想。嗯,自古以来大家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所以很久以前就有以武功决定谁是天下第一的盛会,每隔十年二十年,江湖上的好手们便会暂时放下大家的种族、国界的不同,约定地方聚集在一起比试武艺,并以一把神剑来作为武功天下第一的证明,这把神剑就被称为天下第一剑。天下武学高手都为了夺得这把剑而勤练武功,希望能成为天下第一高手,为门派争光。

    但后来天下大乱,本来已经四分五裂的天下又再发生战争,一直延续了数十年,直到近四五十年才算是比较安定下来,但整个天下已经一分为六,中央部分有稍北的满清和稍处南方的我们大宋,北有蒙古、西有西夏、南有大理,西北面是六大势力中最弱的回疆,而西藏和罗刹诸国窥觊在外。因为各国各族的高手多去参与了战争,所以天下第一比武大会也停了好多年了,‘天下第一剑’也在战乱中不知所踪。“停了一下,喝了口茶后南贤继续说:”在局势稳定以后,不少高手都想重新召开天下第一比武?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