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20 部分阅读

    …“都他妈的住手!”舟子冲过去,扒拉开乱七八糟疯狂的人群,薅住两个的脖领子甩出去。纷乱停止了,大伙都看着舟子,狂热暂时消停了,毕竟舟子是有威慑力的,黄蓉的身体软倒下去,已经不能蔽体的白衣被烂泥玷污了。“这他妈的七手八脚的,还不把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给弄坏了?大伙排队,四个人一拨,自愿结合。那什么,杨康,你把门。那屋,完事一拨续一拨,放心,都他妈的不拉空,都他妈的小心点,谁出事,就收拾谁!”

    杨康笑了,这他妈的丐帮的组织还挺严密的。杨康对把门的工作很满意,他已经不那么在乎是不是要亲自干黄蓉了,看到骄傲的黄蓉受到如此的凌虐,已经是一件很疯狂的事情了,何况那破屋子是一个非常理想的现场直播的地方。“鹿头,你是不是自己要啃头茬嫩草呀?”“放心!兄弟我收秋,当总监。”哄笑了,于是人群开始忙活起来了。

    杨康帮着舟子把昏迷的黄蓉抬进破屋,点上火,然后七手八脚地把黄蓉的衣服扒光,俩人都愣住了。这是一个几乎完美的裸体,纤细玲珑,流畅的曲线随意而优雅,不能用白皙来形容,简直就是肤若凝脂,柔滑细致,她的乳房并不大,但娇嫩而绵软,同时也骄傲地挺耸着,两颗琥珀一般的乳头弥足珍贵,腰腹光洁平滑,小腹下端那漆黑亮泽的一丛毛发并不十分的浓密,也没有蔓延,很整齐,两条修长的腿显得生机勃勃……第一拨开始了,杨康站在门口,看着所有人都在能够看见屋里发展的地方,都是扭曲的脸,都是绷经的身体,等待发泄。已经开始了,在四个人中间,昏迷的黄蓉被摆成了一个奇怪的姿势。一个人平躺在地面上,其他的三个把黄蓉架上去,漂亮的双腿被分开,就放到底下那家伙翘得老高的阴茎上。黄蓉是没有知觉的,头软垂在一旁,似乎已经死了,乌黑的秀发披散着,遮住了脸颊。还没有湿润,龟头在阴道口蹭着,那哥们着急了,伸手蘸了自己的唾沫抹过去,然后一挺身,黄蓉的身体抽搐了一下,但还没有苏醒,身体已经被撑开,黝黑肮脏的阴茎捅了进去,还在进入,那家伙嗷嗷地怪叫起来,双手托住黄蓉的屁股,使劲地挺动起来……剩下的三个看来已经分工很明确了,一个掰开黄蓉的嘴,把不那么硬的鸡巴塞进去,调整了一下,慢慢地开始动;另外的一个就一边用手揉抓黄蓉的乳房,一边撸着自己的鸡巴;最后的一个就趴下,玩命地舔黄蓉的屁眼,那娇嫩的屁眼还没有被开发过,受到碰触就本能地蠕动起来,于是就更疯狂了,尽管黄蓉的身体在运动着,那家伙依然很用心……杨康觉得自己也冲动了起来,没想过会这样的疯狂,黄蓉现在已经不是美丽了,变得妖艳而诡谲,那身体变幻出奇异的光泽,他看到在黄蓉身后的那家伙挺身冲锋的时候,黄蓉的眉头皱起来了,睫毛也抖动起来,她苏醒了,更好的风光就开始了,杨康连忙把手伸进裤裆里,决大多数的旁观者都干着同样的事情,到处都是粗重的喘息声,掩盖了风的声音……黄蓉苏醒了,是一阵钻心的剧痛把她唤醒了,还没有弄明白自己的处境,就觉得自己的阴道和肛门都传来灼烧一般的疼,呼吸也不顺畅了,嘴里塞满了,脸被一团腥臭骚扰着,作呕的冲动,还有那要再次眩晕过去的空虚,身体上至少有三只手在疯狂地揉抓着,头被死死地扣住了,不能动,已经开始了?一点也没有错,到处是男人的腥臭,粗重的呼吸,最明确的就是疼,想挣扎,但双手被反剪在背后,而且身体在不断地酸软,同时疼痛也在消耗着自己,“待会儿,我要那小屁股!”一个议论彻底把黄蓉拉回到现实中来,不是梦,一切都真实地发生着,屈辱,这是怎样的奸污?要在众目睽睽中吗?黄蓉看到了到处都是喷火的眼睛,到处都是急噪,一个男人嗷嗷地喷射了,黄蓉再次昏迷了过去……马上就有人接班了,肛门里灌满了精液,变得润滑了,而且温暖了,松弛了,捅进去不那么费劲了,一阵唰唰的声音,昏迷中的黄蓉的身体本能地反应着,承受着……杨康看到那被强行撑开的鲜嫩肛门离开男人的阴茎还不能马上闭合,形成了一个黑洞,并且有白糊糊的精液掺杂着血丝形成的粉色的液体流出来的时候,他感到自己来了,更用力地撸着,在一阵战栗中把精液射在裤裆里……黄蓉再次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姿势已经改变了,前后个有一个男人把自己夹在当中,不断地挤压着,摩擦着,自己的腿被男人捧着,阴道和肛门的剧痛似乎减轻了,能清晰地感到穿插,此起彼伏,开始产生了快感,身上还有其他的手在抚摸,揉抓,也不是那么恶心了,五觉变得模糊,就是触觉在维持着,没有丝毫的力气,但还没不时的调动起来,抽搐,并呻吟,空白中就是被扭曲了的感觉,没有思维,没有痛苦,没有耻辱,仿佛是在梦中,就是常做的那种,浪潮在自己的体内翻涌,想咬东西,嘴里粘粘的,脸上、皮肤上也有粘粘的感觉,在挥发,把自己的皮肤变得紧,有些地方真疼呀!可疼痛也不那么难以忍受了,混杂在这一浪一浪的潮涌中了,想喊出来,不知道是由于愤怒,还是这快感,大脑是混沌的,思维是紊乱的,身体是糜烂的,什么都不真切了,自己就在飘荡着……外面的天已经亮了,身上还不停地更换着男人,现在不是那种疯狂的群奸了,一个一个地来,黄蓉躺在已经寤热乎了的地上,没有感觉了,身体知识被撞的不停地波动着,离死还有多远?不知道。身体感觉的迟钝换来的是大脑的清醒,不知道昏迷和苏醒的过程完成了多少回了,也不知道自己达到过几次高潮了,这是一次疯狂的过程,可怕的是自己也一度疯狂过,自己尽最大的努力配合着,寻求自己的快乐,似乎不是在被轮奸,而是自己就是要这样的,也的确曾经得到自己要的东西,那是一种不间断的战栗,疯狂的扭曲,并且也的确体会到了连续的高潮,不过高潮过后的坚持是困难的,那疼是彻骨了,被强行从疲惫中唤醒同样是痛苦的,可怕的是接下来的高潮却更强烈了,无休无止……“别他妈的的弄了!没看见出血了?非他妈的弄死喽呀!?”身上的压迫消失了,还不由自主地抽搐痉挛着,已经没有那力气了,就是本能的,已经麻木的下体有一阵沁凉,慢慢地才感到了疼,不是一般的疼,是能要了自己的性命的那种……泡在温和的水里的感觉真好,是全身都在水里的,麻木的身体恢复着,那一阵麻痒之后就是疼痛,彻骨地疼,黄蓉拼命地咬牙,感到一只手在自己的下身很仔细地摆弄着,在自己的阴道里涂抹着一种沁凉的药膏,那感觉是很舒服的,舒服得黄蓉忍不住呻吟出来,眼前是一个模糊的人影,随即又暗淡下去……“蓉儿,妈的好女儿。”黄蓉看见在白云中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子伸出双手,似乎要把自己拥抱。黄蓉有点紧张,是谁呀?怎么和自己长的有些象呢?“过来呀蓉儿,是妈妈呀。”真的是妈妈?黄蓉不能相信,自己的脑海中就没有妈妈的概念,没有,因为从来没有见过,没有被抱过,也没有听过妈妈的声音,这女子是么?黄蓉努力地看,只看到白衣如雪,只觉得和自己有些象,不过捉什么也看不清楚相貌,是太耀眼了吧,她好象在万道金光的中心,在太阳的那一边,同样感觉不到温暖,但那灼烤的感觉却很清晰。“你疼么?”那声音是温柔的,直接来抚慰这受伤的心灵,似乎就在那温暖的爱抚中了,黄蓉哭了,“妈妈!”“好女儿,你这么做不是你自己决定的么?就是再疼,是不是也可以忍受呢?为你心爱的人,就算受再多的苦是不是也心甘情愿呢?”“妈妈!”“苦难过去了,生活的阳光会重新地普照,伤痕总会愈合的,坚强一点吧,我的好女儿,你应该知道奉献同样是幸福的,幸福不但要收获,同时也是要给予。”强烈的光线暗淡了,已经接受了的妈妈慢慢地消失在云端雾里。什么意思?黄蓉感到一阵茫然。“蓉儿,蓉儿——”那是一个已经体无完肤的人,“靖哥哥!”过去抓他的手,想把自己疲惫的身体靠在他宽厚的胸膛上,好好地痛哭一场,却怎么也无法抓到,这是一种非常急切的慌。“你要好好地活下去,我可能不能保护你了。”“不要,不要啊!我们要活下去的,好好地过完这辈子。”“我快没有勇气了。你还有么?”“我有,我有!”黄蓉喊着,要过去抓住也要消失的郭靖的手……眼前是一个陌生男人的脸,慈眉善目的,那眼睛很有神采,很深邃,似乎要把自己带进去了,那眼睛里有什么?是一种探询的渴望,就去探询吧。“你醒了?”黄蓉坐起来,身子还一个劲地酸软,没有力气,“你是谁呀?”“我是你最爱的人呀。”不是吧?我最爱的是靖哥哥呀!心中是有疑惑的,黄蓉却不由自主地向那个赤裸的胸膛靠了过去,很白,很温暖的,手摸到那细致的肌肤,是一种很不一样的感觉,腥臭的味道也没有了,是一种茶叶的清香。感到男人的手拢住了自己,在自己的胸前轻柔地揉搓着,把玩着自己的乳头,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不过内心的疑惑变成了羞耻,很恼火,却无理拒绝,慢慢地在这舒服的抚摸中沉迷下去,那疑问也开始褪色。“多好的小姑娘,差点就他妈的的毁了。小鹿,你过来给黄姑娘捏脚!”黄蓉转头看,看见一个瘦削的、有漂亮肌肉的男人,他带着一种恭谨,他什么也没穿,赤裸着,那有一条很吓人的阴茎挂在腿中间,还没有勃起,显得羞涩。“过来,妹妹给哥哥舔鸡巴,好不好?”比较起来,眼前白皙的男人的阴茎就小了好多,内心是厌恶的,不过似乎一切都身不由己的。黄蓉伏下身子,看着白皙的男人躺下,把那东西完全暴露出来,于是过去,用手握住,轻柔地揉握,并小心翼翼地凑过去,伸出舌尖在那鲜红的龟头上钩了一下,那身体就一哆嗦,再钩,男人的呼吸就急促了,手里的阴茎有了那种酥酥的膨胀的感觉,于是用舌头缠住,用自己的唇箍住龟头的下缘,使劲地一吮,男人就舒服地哼哼了,手伸过来,抓住自己的头发,按,于是就把整条阴茎吞下去,尽力地放松自己的喉咙,其实不用这样的努力,这阴茎小,勃起了也就是只达到嗓子眼,是一种不深切的痒痒。脚被那黝黑的小伙子按摩着,他用那长长的舌头舔着自己的腿,是一种奇妙的休息,黄蓉用余光去看那小伙子,怎么也人不出来,但很眼熟的,他带来的舒适,真好。这都是怎么回事?自己怎么可以如此地淫荡?!残留的理智在呼喊着,不过行动在继续,快感在继续,不能断绝。黄蓉很仔细地用舌头在阴茎上盘旋着,用嘴唇造成压迫感,用唾液浸润着,晃动着头,这些都是什么时候掌握的?居然如此地熟练?感到了,自己的屁股被扒开了,灵活的舌头在拨弄着酸酸的地方,产生了非常奇妙的感觉……

    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就剩下了冰凉刺骨,以及疼痛,黄蓉激灵打了一个寒战,身体就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身体太脆弱了,没法抵挡这冷。她费劲地睁开眼睛,费劲地弄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自己被绑在一个冰凉的铁柱上,很屈辱的姿势,双手团在铁柱上,而身体被弄成狗爬的样子,屁股还撅着,两腿张开着,想改变一下自己的姿态,可不能,膝盖的位置被固定了。湿淋淋的头发贴在脸上,黄蓉把自己的头抬起来,终于,这是回到了残酷的现实中了,看见了只穿着犊鼻短裤的舟子、杨康,还有四个打手,看见了这曾经来过的恐怖的刑房,看见了骄傲地昂着头的郭靖那残破的身躯,一切都真实起来了,不是在做梦了,还是在这魔窟中,还是要面对魔鬼的。“怎么样?黄姑娘,你舒服么?”杨康蹲下来,伸手在黄蓉的屁股上抚摸着,经历了狂风暴雨的身体还是这样完美,这只能用天生丽质来解释了,多好的屁股,线条非常的柔和,不夸张,同时也不失圆润,手感是柔滑无比的,不失弹性,能感到依然娇嫩的皮肤下肌肉的蠕动,还是在抗拒吧?杨康兴奋了让手指滑进那娇嫩的臀沟里,同时用手掌感觉着臀尖的温润,那受伤的肛门就蠕动起来,她在收缩肌肉,防备入侵。当着郭靖的面被这样羞辱,黄蓉实在不能忍受了,却又无力反抗,这烦恼是深切的,要命的是好象有了一种和特别的感觉,这感觉是羞耻的。舟子笑了,伸出脚,轻轻地触弄着黄蓉的乳房,这样的姿势,乳房是不设防的,只能任由他摆弄,他张开脚趾,夹住那娇嫩的乳头,使劲地一揪。黄蓉的身体一下子绷紧了,双手用力地抱住铁柱,脸贴上去,这冰凉可以减轻一点疼痛,疼痛加上臀沟里的抚摸,黄蓉的身体颤抖起来,她屏住呼吸想熬过这一次。

    郭靖的眼睛是红的,他看着心爱的黄蓉正在遭受折磨,想过去和他们拼命,从他们把一丝不挂、奄奄一息的黄蓉弄进来,郭靖就一直在努力着,不过自己的力量总是被刺穿了琵琶骨的铁钩带来的剧痛给化解了,自己的疼痛似乎已经不算什么了,他心疼黄蓉。她受到的是怎样的凌辱?轮奸?郭靖觉得自己的心在流血,这血几乎无法凝结,比自己正在流的还要让人心碎。郭靖很少这样地去恨什么人,不过现在是例外,所有碰过黄蓉的都必须死,只要自己能活着,就是用这世界上最残酷的手段也在所不惜。

    “问你话,要回答,知道么?”舟子的脚又伸向了黄蓉的乳房。没法躲避,只能准备忍受了,黄蓉咬牙,把眼睛闭上,知道郭靖在看自己了,现在是肉体和精神都不能忍耐了,还不如就死了,或者就解脱了。杨康的手指已经进入了肛门,看到肛门周围地肌肉迅速地抽搐起来,黄蓉的腰也扭动了,肌肉的联动,阴部也在产生着奇妙的变化,能听到黄蓉的呼吸急促了起来,杨康更得意了,索性再加入一根,这肛门虽然还保持着活力,到底是已经被彻底地开发了的,进入后,能感到本能的放松,杨康稍稍地把手指张开,就感到了括约肌的收缩,依然很有劲。黄蓉的呻吟已经不能控制了,她感到脖子上的项圈似乎在控制着自己的呼吸,越来越紧,而舟子的脚离开了乳房,开始在腋下肆无忌惮地弄起来了,这感觉一样不能抗拒……“杨康,你这禽兽不如的东西,我让你不得好死!”看到杨康脱掉裤子向黄蓉的屁股上挨过去的时候,郭靖怒吼了,但还是眼巴巴地看着杨康捅进去,看着黄蓉的身体一哆嗦。杨康想不到这有二十多人蹂躏过的阴道依然如此的奇妙,更来劲了,没有参加轮奸,就是要等到郭靖的面前来把这事给办了,就算不能得到快感,但那种简直就是摧残对手心灵的过程也是好的,现在居然还可以得到快感,简直是锦上添花呀!杨康并不着急射精,他慢慢地在黄蓉的阴道里蹭着,不着急插到底,就一点一点地研磨,感受着这奇妙的阴道的好,感受着阴道越来越湿滑的过程。的确是有快感的,杨康的动作很周到,在肛门里的手指还在细致地按摩着,混合的感觉是形成了旋涡的,黄蓉觉得自己的确是在这旋涡里越陷越深了的,刚从麻木中恢复的身体,很敏感,包括触动和疼,阴道和肛门都有不同程度的伤,是有些疼的,由于杨康温柔仔细的对待,疼就融化在这快感中了,更强烈了。黄蓉呻吟着,实在是忍不住的,没办法,虚弱的身体再次被唤起了,就在靖哥哥的眼前,就在他那冒火的目光下进行,想克制自己,好象是白费力气的了,因为已经不能阻挡地泥足深陷了……在黄蓉的哀鸣中杨康把精液射进黄蓉的体内,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痛快。

    君山大会的时候本来是准备把郭靖和黄蓉给凌迟处死的,那是彭长老给杨康设计的登基的仪式。不过郭靖终于参悟了《九阴真经》中的“易筋锻骨篇”的奇妙武功,还想明白了“天罡北斗”的诀窍,不但通过“易筋锻骨篇”的技巧恢复了武功,还更他妈的厉害了,在最后的关头,他们终于得到了主动,起死回生了。彭长老一支就趁着“铁掌水上飘”裘千仞造成的混乱,玩命地跑了。黄蓉成为了丐帮的帮主。杨康带着穆念慈则跟着裘千仞上了铁掌峰。

    “靖哥哥……”黄蓉不敢面对郭靖的眼睛。“我们共同经历了这样的磨难,还可以活下来,不是更应该珍惜在一起的时光么?”郭靖展开宽厚的胸怀,把黄蓉死死地搂住,就怕她离开自己,“答应我,我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都要在一起,我想好了,江南的事情完了,咱们就一起回大漠去,让我娘知道,蓉儿是这世上最好的姑娘。”黄蓉哭了,泪水似乎可以洗刷疼痛,这温情就是爱抚伤痛的良药,是啊,要是能永远这样,该多好呀

    /

    看成人小说就上!最新防屏蔽地址:,

    金庸烈女传13

    金庸烈女传郭家大院

    练兵是很累的活,整天弄得灰头土脸、筋疲力尽的。回到家里,武修文觉得身子象散了架一般。不过心情不赖,香喷喷的饭菜已经摆在桌子上,还有在一旁给自己缝衣衫的完颜萍。

    武修文在饭桌前坐下,揭开为了怕饭菜凉了而盖在上面的碗,挺好的,是自己爱吃的香菇炒肉,就要这样的,肥的冒油,嘿嘿,在嘴里嚼着,就象嚼完颜萍的奶子。

    想到完颜萍的奶子,武修文就精神一振,有段日子没和完颜萍行房了,主要是这段时间练兵太忙了。他把目光转向一针一线地忙着的完颜萍,结婚已经四年了,她还象做姑娘时那么斯文羞涩,好象有点瘦了,她胖不起来,嗨,还是应该花点时间多疼她。

    “别干了,来吃饭吧。”武修文走到完颜萍的背后,伸手给她揉肩膀。完颜萍似乎是被吓了一跳,她的身子受惊一般缩了一下,这令武修文很纳闷,这是怎么了?

    武修文把完颜萍给自己夹到碗里的肥肉夹给完颜萍,“你吃,我怎么看你好象瘦了。”完颜萍没有抬头。武修文觉得很奇怪,怎么好象完颜萍有点别扭?不过很快就释然了,她就那样,从来都是把什么心思都放在心里的,不愿意跟别人说,受了委屈也自个受着,可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反正自己就喜欢她这样的温柔。

    “还是你吃,你忙了一天了。”看到完颜萍把肉又给自己夹回来,武修文伸手握住了完颜萍的手腕,“你过来。”

    完颜萍的脸红了,轻轻地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了饭碗,绕过饭桌,坐到武修文身边。武修文索性把她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你真轻,什么时候能长点肉呀?”

    武修文闻着完颜萍的发香,轻轻地揽住她的腰。完颜萍有点慌,伸手在武修文的胸前推拒着,“别,别这样,让别人看见。”

    武修文笑了,使劲地搂住她,伸手就在完颜萍的屁股上掐了一把,“看见就看见,什么了不起的?萍妹,我想死你了。”

    完颜萍的脸颊一红,随即变得惨白,目光中也不仅是娇羞,还有一些深切的烦恼。不过武修文没有发觉,他低下头往完颜萍的怀里钻,一边扒拉开完颜萍的手,就隔着衣衫去咬完颜萍的胸脯,很满意,虽然完颜萍挺清瘦的,胸脯总算饱满,很软。

    “你看你!这么灰头土脸的,去,先把手和脸给洗了去。不然就不许你吃饭。”耶律燕笑着把武敦儒伸过去抓菜的手打开。

    武敦儒笑了,就爱看耶律燕这样的厉害。她的厉害跟郭芙那种是不一样的,想到郭芙,武敦儒的心里还是有点别扭,耶律燕多好,那么大方,从来都是想什么说什么,从来都不斗小心眼。虽然耶律燕管得很严,不过那都是在尊重的基础上的,武敦儒很满足,很愿意被耶律燕管,她是豪门大户的小姐出身,琐屑的规矩多,但大事上从来都是自己来做主的,这样,挺好的。武敦儒憨憨地笑着,就是不过去洗手。

    “干嘛?不想吃饭了?”耶律燕看到丈夫眼里的意思,一点害羞,“呸!”

    “你要是不亲我一下,我就不洗手。”武敦儒很勇敢,在耶律燕面前,他就是勇敢的,就是无耻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耶律燕过来,伸手勾住武敦儒的脖子,“我正排卵,咱们吃完饭就……”突然一阵害羞,说不下去了。

    “就怎样?”武敦儒乐了,就爱看耶律燕这样。

    “就要个孩子呗。”耶律燕笑着在武敦儒的唇上吻了一下,“呸、呸!怎么弄的呀?怎么嘴上都是沙子呢?”武敦儒搂住耶律燕的腰肢,不让她逃开,“你小点声,现在这院子里可都是人。”

    这院子里的确都是人,住得很满,正房是郭靖和黄蓉,厢房里就依次是耶律齐、郭芙,武敦儒、耶律燕,武修文、完颜萍,三对小夫妻。院子不大,前面一进院子留做办公用,住着丐帮帮主鲁有脚和几个丐帮的长老。这个襄阳城竹马巷里不大起眼的院落就是襄阳城军事指挥部,补给协调所,以及处理丐帮事务和协调群豪的所在,是襄阳城的心脏。

    黄蓉对这个院子不那么满意,不过郭靖觉得挺好,没办法,就凑合吧。看着郭靖鬓角的些微白发,黄蓉的心里挺不是滋味的,他才四十六,又内功深湛,有了白发,那都是操劳的结果,整天都是练兵、调配物资,各种各样的大事、琐事把这个老虎一般的男人给磨得差不多了。

    “靖哥哥,现在襄阳城也没什么事情,不如咱们回桃花岛住一段时间吧?我看你的武功都有点退步了。”黄蓉走到郭靖的身边,把沏好的浓茶放在桌案上,伸手掩住郭靖正在专心审阅的耶律齐刚送来的《南阳、新野、孟楼外线防御兵力调配方略》。

    郭靖愣了一下,想发作,很讨厌别人在自己工作的时候来打扰自己,不过这打扰自己的是黄蓉,那么就必须例外了。“你说什么?”郭靖抬起头,有点不好意思。

    黄蓉叹了口气,知道自己的提议就是再说一遍,也不会得到应允的,他的心就在这襄阳城上面。“没什么了。”

    黄蓉拉过一把椅子,在郭靖身边坐下,拿过郭靖手中的文稿。郭靖看着灯光下的黄蓉,不由一愣,她还是那么美,似乎岁月不会在她的身上留下足迹,只不过没有了少女时代的顽皮,她现在就是稍稍地胖了一点,沉稳了一点,成熟了一点,至于容貌,似乎没有什么改变,美好的记忆在郭靖的心头忆起,她多好。

    黄蓉注意到了郭靖目光的异样,抬起头,面对着那火热,微微一笑,脸上不由得有点发烧,因为郭靖的手已经按上了自己的大腿,熟悉的抚摸,熟悉的激情,就是有点久违了,有多久了?都想不起来了。

    “不看了。”郭靖伸手揉了揉发胀的眼睛,准备过去吻黄蓉……

    “妈,啊——”门被推开了,郭破虏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闯了进来。郭靖连忙站直了身子,弥漫的火焰还在,但尊严更重要。

    “怎么了这是?”

    黄蓉红着脸过去搂住郭破虏,给他擦脸。

    “二姐欺负我,啊——”

    “她怎么欺负你了?”黄蓉直摇头,挺棒的男孩,老让小姑娘欺负,还没本事,就知道向爸妈求救,看来以后的出息也悬。

    后面漂漂亮亮的郭襄就笑嘻嘻地进来了,“真没出息,不就是一块糖吗?至于这么哭?”

    郭靖不生气,他爱看郭襄淘气,看到了郭襄,就好象看到了黄蓉小时侯的样子,她们太象。黄蓉也拿郭襄没辙,她淘得没边了,周围的孩子都被她给欺负遍了,不过也怪,被欺负的孩子还都爱跟郭襄玩。

    郭破虏觉得郭襄不是自己的姐姐,她是自己的天敌,看到郭襄,他就一个劲地往黄蓉的背后钻。郭靖看着就来气,这小子这是象谁?老子小时侯就是打破了头,也没说哭呀!

    黄蓉疼儿子,郭家就是这一根苗。“郭襄,你说,怎么欺负弟弟了?”

    郭襄一点也没害怕,爸在身边呢,就是爸不在这儿,郭襄也没害怕过,她觉得自己有理。

    “我没欺负他。鲁伯伯给了我们糖吃,我看小弟也不吃,就跟他打赌,他输了,又不肯把糖给我,就抢了呗。”

    “一人一块,你干吗非要弟弟的?”

    “我见小马没有,就给他了。”

    小马是后厨房厨子的儿子,黄蓉知道郭襄是个好孩子,不能责怪她。郭靖就把郭襄抱在怀里,使劲地蹭那粉嘟嘟的小脸。被胡子扎到了,郭襄就呀呀地叫。

    郭破虏更来气了,实在不明白二姐欺负了自个,干吗爸爸那么喜欢?看来以后这二姐得罪不得。

    耶律齐看着空空如也的饭桌,火就一个劲地往外冒,看着在灯下捧着一本什么书看的津津有味的郭芙,实在有点头疼。刚从外线勘察回来,又花了无数心血编制了文稿,可以说是身心俱疲了,回到家是一种期待,能舒服地吃顿饭,然后搂着媳妇睡觉,那多好!现在可好。

    耶律齐没发火,他知道自己还爱郭芙,还有多爱?说不太清楚了。他脱下满是风尘的外衣,在门边的椅子里坐下,腿很酸,脚也生疼。

    郭芙听到耶律齐回来了,不过书上的故事真好玩。“还没吃饭吧?要不,你到妈妈那边去吃吧。今天是妈亲自下的厨。”

    耶律齐没答声,他起来,到脸盆边准备洗脸,脸盆是空的,估计茶壶也一定是空的。“咱们已经成家了,你别老到爸妈那边去吃,好不好?”

    “怎么啦?”郭芙没有注意到耶律齐口气已经不那么痛快了,她根本也不大在乎别人的态度。

    “妈忙了一天了,也挺累的。”

    郭芙把头从书上抬起来,眨着眼睛,看着站在阴影中满脸疲惫的耶律齐,一脸的天真,她知道耶律齐就爱看她这样,给他一个好看的笑容,不是什么费劲的事,他怎么好象有点不高兴?耶律齐叹了口气,拎着脸盆和自己推门出去了。

    “行了,别闹了啊,听姐姐的话。”郭靖把两个孩子给哄出来,轻轻地给了郭破虏一脚。

    “破虏,来把这些糖拿去给小朋友吃。”黄蓉跟了出来。

    郭靖直摇头,心说:“这威信是平时干出来的,郭襄就好。你这么扶植破虏这小子是好心,恐怕作用不大。”

    黄蓉明白郭靖看自己那一眼的意思,不过郭家就这么一根独苗,是一定要把他培养成一个了不起的英雄的,他自己性子软,就得教。

    耶律齐正出门,郭襄一脑袋就撞进耶律齐的怀里。“这淘气丫头,你又忙活什么去?”耶律齐放下脸盆,蹲下。

    郭襄笑了,甜甜地叫了声“姐夫”,小脸红扑扑的。耶律齐就觉得自己郁闷的心情开了,能见到郭襄的笑,真好,将来自己有了孩子,也一定要象郭襄这样可爱。想到孩子,耶律齐又觉得胸口堵得慌,郭芙对这事不那么积极。

    “齐哥儿,你这是干吗去?”黄蓉把糖果塞给郭破虏,看到耶律齐的脸色不大好,有点担心。

    “去玩吧。”耶律齐放开了郭襄。看到黄蓉,耶律齐的心里又不好受,郭芙的容貌象黄蓉,其他的简直就没什么可以比拟的,要是……耶律齐连忙打消自己的念头,黄蓉在他心目中可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何况还有自己一向象父亲一般尊敬的岳父。

    “我去打水洗脸。”耶律齐站起来,看着站在屋檐下的郭靖,看看黄蓉,再看看尖叫着跑开的郭襄和郭破虏,心里就一个劲地发酸。

    “齐哥儿,你来,我正看你的文稿,有点想法,咱们好好地聊聊。”郭靖冲耶律齐招手,他喜欢耶律齐,认为他可以接替自己的班,现在就已经是自己的有力臂膀,是一个好男人,郭靖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哭了?武修文有点纳闷,于是就舍不得了,尽管欲火如焚,还是把完颜萍拥在胸前,轻轻地把她的眼泪吃掉,“怎么了?你不想?”如果她不想的话,武修文决定就不弄。

    完颜萍紧紧地搂住武修文伏在他的胸前,哭得更厉害了。武修文伸手搓着完颜萍的肩头,“是不是郭芙欺负你了?”欲火消失了,脑袋清醒了,就冒火。在这郭家大院里,爱喳喳唬唬的也就是郭芙了,她老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她是不一样,因为她是郭靖和黄蓉的女儿。想起床去和郭芙评理去,但看到完颜萍一个劲地摇头,那是为什么呀?武修文懵了。

    自己的事情没有不可以向丈夫倾诉的,完颜萍知道武修文对自己很好,是真心对自己好,能有这样的丈夫是幸福的。可是这样的屈辱就不能让丈夫来分担,他累了一天了,需要休息,需要安心,需要自己给他带来快乐,可……完颜萍抬起脸,用下颌枕着武修文的胸口,淡淡地一笑,“可能是太想你了。”

    武修文觉得自己被融化了,这样的依恋是多好呀!想不到自己能得到这样的幸福,他伸手捧住完颜萍的脸,轻轻地把眼泪擦掉,笑脸就变得明媚了,多好,刚刚消退的热情又激荡了,感觉到完颜萍的手在抚摸自己的身体,她解开了裤子的带子,她的手触摸到了自己的皮肤,她的手那么的软,那么的暖……

    “快点,快点。”耶律燕的脚在脚盆里踢着,水花溅到武敦儒的脸上。

    “你别淘气,不是给你洗脚呢吗?”武敦儒爱和耶律燕闹,他捉住那顽皮的脚丫,挠她的脚心。耶律燕笑了,上身倒到床上,感觉着那一阵酸痒,感觉着武敦儒细心的按摩。

    武敦儒看着脚丫紧张地窝起来,又张开,就把耶律燕的脚放到嘴边咬,“让你淘气,看我好好地收拾你。”

    耶律燕笑着坐起来,看着武敦儒,不笑了。“怎么了?”武敦儒抬头,松开耶律燕的脚。耶律燕一把薅住武敦儒的领子,把他拽起来,“快点,别磨蹭了,我现在好想。”

    急促的呼吸喷在身上,武敦儒看着耶律燕嫣红的脸颊,看着那起伏的丰满的胸脯,她很健康,很结实,虽然不那么娇美,却是自己喜欢的,而且她有两条长腿,有喜欢的胸脯,还有她的热情,这热情使自己迷恋,陶醉。

    “那不行,我还没洗脚呢。”

    “不洗了。”

    “不行,你定的规矩,规矩哪能随便改?”武敦儒笑着,伸手掰薅住自己领子的手。

    耶律燕更使劲了,她把武敦儒拽过来,放到自己的身上,然后向床上倒去,“快点,你讨厌呢!”

    “姑奶奶,我求你了,您可千万别嚷嚷。”武敦儒拥着耶律燕,“你容我一会啊。”

    “干嘛?”

    “我保证完成任务,不过咱们也得把灯熄了,把帐子拉上吧?”

    “别管它。”耶律燕拽开武敦儒的衣带,把腿盘住武敦儒的腰,用脚跟帮忙脱武敦儒的裤子。

    “姑奶奶,我也是人,不能说来就来吧?我也需要你挑逗我一下。”

    “挑逗?”耶律燕拽开自己的上衣,把丰满的胸脯露出来,“可以了?”

    “还不够。”武敦儒咽着唾沫。

    “这样呢?”耶律燕晃动起来,乳房就形成了波浪。

    “行了,我可以了。”武敦儒一头埋到耶律燕的胸前,手忙脚乱地把耶律燕的衣服往下扒……

    黄蓉来到郭芙的房间,看着悠然自得的郭芙。

    郭芙看到妈妈,连忙站了起来,“妈,您怎么来了?”

    “齐哥儿在我们那儿跟你爸谈军事,我给他弄了一些吃的,你给他送去吧,他饿坏了。”黄蓉把食盒放到桌子上,知道这个丫头是彻底地惯坏了,已经这样了,没办法。

    “呦!栗子鸡,我也有点饿了呢。”

    “芙儿,你已经是齐哥儿的夫人了,应该知道照顾人的了,他们男人在外面顶着天,回来是需要一点温暖的。要不,明天妈教你烧菜,好不好?”

    “我才不要呢,我要象妈一样成为了不起的女英雄。”黄蓉觉得一阵头疼。

    鲁有脚躺在花园里的石凳上打盹,就觉得脸上一凉,没在意,但马上觉得这水多了起来。睁眼一看,气大了,看见郭破虏正对着自己的身子撒尿,不远处躲着好几个小孩。鲁有脚翻身起来,看着孩子们尖叫着逃散。

    郭破虏吓了一跳,顾不得裤子还没提上,抹头就跑,两步就摔倒了,就哇哇地哭了。鲁有脚一阵心疼,看着郭破虏的小屁股,气也消了,连忙过去把郭破虏抱起来,“不哭,不哭,伯伯喜欢你啊。郭襄,是不是又是你出的馊点子?”

    郭襄没有跑,她饶有兴致地看着,“我们在选头儿呢。鲁伯伯,您生气了么?”

    “淘气包,鲁伯伯最生气了,你过来,让伯伯打屁股。”

    “我又没干,干嘛要打?”

    鲁有脚没有孩子,郭家的孩子就是他的孩子,他最喜欢的就是淘气得没边的郭襄,怎么看,她也是又一个黄蓉,长大了,一定是一个了不起的姑娘。

    “我干的,鲁伯伯,您就打我吧。”郭破虏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不过还行,胸脯还挺着。

    鲁有脚抱着郭破虏重新坐好,“跟伯伯说,干吗这么捣蛋?”

    “原来是二姐当头的,现在我要当,她说,谁敢冲您渥尿,谁就是头。我,我就……”

    “破虏呀,你为什么要当头呢?”

    “当头可神气了,小朋友都听话了。”

    “当头儿可不光是神气呀,孩子们,都过来,伯伯给你们讲讲英雄的故事,好不好?”……

    郭襄站在旁边,睁着亮亮的眼睛,专心地听父母仗剑行侠的故事,这是第一次发现父母是那么的有光彩,那是一个风云变幻,热血柔情的世界,多好呀!

    郭芙提着食盒跟在黄蓉的身后,有点不大情愿。不大敢见爸爸,自从那妖精一般的杨过消失之后,爸爸就总看自己不顺眼。

    完颜萍让武修文平躺在床上,轻柔地揉握着那已经勃起的阴茎,这是温柔的阴茎,是自己应该拥有的,不是被迫的,不肮脏,心甘情愿地把它含在嘴里,没有疑惑。武修文感到了,有点意外,从来没有要求完颜萍这么干过,他觉得完颜萍是高贵的姑娘,不能亵渎。这样是不是亵渎?不过真好呀!

    武修文哆嗦了一下,舒服地闭上眼睛,用身体去体会。能感到手指轻柔的揉握,她的嘴唇很细致地剥开了包皮,龟头感到了湿润,并且被她的舌尖调弄着,舌尖从马口滑过,带来了一阵酸麻的滋味,武修文忍不住哼了出来,不由自主地挺了挺下身,有要求,想得到更好的爱抚。

    她满足了自己的要求,她把阴茎含的更深了,她的舌头温柔地照顾着龟头下缘的那个肉环,她的嘴唇包裹住了阴茎,很有力,那是一种吸力,她开始动了,这感觉跟性交不那么相同,很凉快,只有舒适,没有急躁,是享受的,同时感觉也越来越强烈了!

    她的手在继续抚摸着自己的身体,握住阴囊的感觉很好,她在调动自己了,能感到睾丸受到揉搓的膨胀了,很不一样的感觉,小腹紧张了起来,热流在翻涌,神经在膨胀,肚脐眼有点痒,她什么时候这么会弄的?弄得真舒服呀!

    完颜萍感到了武修文的兴奋,自己的身体也开始燥热起来,她腾出一只手来,伸到自己的下身,多少有点慌,看来这个毛病已经养成了,需要的时候就弄,怎么养成的?不是屈辱的么?!你怎么还弄?不过实在是期待这种感觉,要把自己全部燃烧起来,然后把最好的自己给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