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9 部分阅读

    闭氪笮Γ氲阶约旱木坝鼍托Σ怀隼戳恕D蔷褪且桓龃砦螅』蛘呖梢运凳潜恍财鹊模《斡Ω约赫乙桓鼋杩冢欧⑾帜遣⒉皇鞘裁葱财鹊模约菏潜幻粤盗耍ナЯ俗约阂还徙∈氐睦瘛5丫⑸说氖虑槟芡旎孛矗啃枰旎孛矗?br />

    段誉砸碎了瓷盆,连着盆泥一起移植在地。不到半个时辰,四株白茶已经种在绿竹只畔,左首一株“抓破美人脸”,右首是“红妆素裹”和“满月”,那一株“眼儿媚”则斜斜地种在小溪旁一块大石之后。段誉忙活了一阵,对自己的工作很满意,自言自语道:“此所谓‘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也,要在掩映中,才增姿媚。”他走到小溪旁,伸手在溪中洗干净,架起了脚,坐在大石上,对那株“眼儿媚”正面瞧瞧,侧面望望,心下一阵感伤。忽听脚步细碎,有两个女子走了过来,只听一人说道:“这里最是幽静,没人来的……”段誉看见一个身穿藕色纱衫的少女背对着自己,身形苗条纤细,长发披向背心,用一只银色丝带轻轻挽住。段誉望着她背影,只觉这少女身旁似有烟霞轻笼,当真非尘世中人,连那轻声细语也如天籁一般悦耳。

    那少女在竹林旁漫步,突然看到段誉种的三株白茶,又见到地下的碎瓷盆,“咦”了一声,问道:“是谁在这里种花?”段誉不敢怠慢,从大石后一闪而出,长揖到地,说道:“小生奉夫人之命,在此种花,冲撞了小姐。”他虽深深作揖,眼睛却是直视。一看到这位小姐,耳朵中不由“嗡”的一声响,但觉眼前昏昏沉沉,双膝一软,不由自主跪了下去,若不是强自撑住,几乎要磕下头去。眼前这少女的相貌,便和无量山石洞中的玉像全然一般无异。那王夫人已经和玉像颇为相似了,毕竟年龄不同,又多了一层妖艳,但眼前的少女除了服饰不同之外,脸型、眼睛、鼻子、嘴唇、耳朵、肤色、身材、手足,竟然无一处不象,宛然就是玉像复活。段誉在梦中,已不知几千百次地思念那玉像,此刻眼前亲见,真不知身在何处,是人间还是天上?脑海中只流过“凌波微步,罗袜生尘……转盼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侬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如,铅华弗御。云髻峨峨,峰眉连绢。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铺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皎若太阳升朝霞,灼若芙蓉出绿波……”这些句子。

    /

    看成人小说就上!最新防屏蔽地址:,

    金庸烈女传9

    第九章:洞庭波短、此恨长彼此的关系走出了重要的一步,是非常重要的一步,亲昵成为自然,是发自内心的甜蜜。这样的日子还有多久?静下来的时候,黄蓉还是觉得有点伤感的,干吗老想那些呢?半个月的行程,黄蓉惊喜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好象是胖了些的,好象是懂得了幸福的味道。郭靖坐在灯前发愁,身上的银子是越来越匮乏了,怎么想个法子弄点钱呢?还有一个困扰的问题,这样的日子还有多久?这样的幸福能不能永远?毕竟,自己和黄蓉之间还有一个华筝。黄蓉支着下颌笑吟吟地看着发愣的郭靖,他想什么呢?他干什么都那么专注,他专注的时候真好,“靖哥哥,我困了。”困了?郭靖的心就猛跳,暗号已经换了好几个了,接下来的是幸福吧?我看你精神头足着呢。

    黄蓉裹在被窝里,看着郭靖很仔细地检查了门窗,很仔细地坐在床边洗脚,就是这样吧?以后的日子也这样?“蓉儿,咱们要不明天到城里去赌钱吧?”郭靖憋的满脸通红,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的生财之道,有过甜头,就是不知道好不好?黄蓉乐了,想不到老实巴交的郭靖脑子里冒出这样的念头来,总是一本正经的人突然诡谲起来,那是什么样的风味?“咱们钱不多了,君山大会之后,咱们还要回嘉兴呢。我想先去桃花岛。”黄蓉的目光迷离了,知道郭靖在想什么,多好。

    郭靖洗完脚了,黄蓉有点紧张,紧张得身子都一个劲地发紧,发烫,他真有劲啊!郭靖也觉得喘气不是那么的顺溜,吹了灯就好了,黑暗里,所有的迷茫都没了,剩下的就是火焰。

    鸠占雀巢是不是就是这样的?穆念慈跪在床边,给彭长老洗脚。杨康在哪里?他好象已经习惯了,连自己也快习惯了,这滋味真不好。彭长老挺乐的,他把洗好的那只脚放在穆念慈的胸前揉,玩味着她的坚持,躲避,然后顺从,就是这样的娇羞和无奈,好玩,这样的女人上哪去找?不用找,就在这。“好了,别洗了。”彭长老觉得脚受到温柔的按摩,那种要求已经开始了。穆念慈知道,她没有看彭长老,用帕子把那保养的非常好的脚擦干净,然后去倒水,再换一盆干净的,得把自己的身子好好地洗干净,然后……

    在岳阳城里看到了郭靖和黄蓉,杨康是震惊的,来了,自己成为丐帮帮主的最大挑战还是这样的不期而至了。杨康相信他们没有发现自己的行踪,黄蓉发生了奇妙的变化,美玉一般的脸颊上带着飞霞,那神情,眼波,玲珑起来的体态,杨康总是不能回避黄蓉的清丽绝俗,那古灵精怪是清丽的催化剂,这突然增添的娇艳欲滴就更让人失魂落魄、不能自抑了,那是什么时候有的感觉?应该是知道了自己身世的时候,真受不了她现在和郭靖在一起的样子,那么幸福、甜蜜……需要一个解决自己烦恼的办法,杨康你有那样的本事,你现在也拥有了一定的力量,不能让他们总是那么春风得意的,对,毁了她!是不是还有点怜惜她?是,不过还是要毁了她,她威胁太大,包括郭靖。

    “累了?”黄蓉喘息着,手里的郭靖的肌肤上都是汗,他的动作停止了,在喘粗气,自己的身体在惯性中向那个时刻迈进着,他停下来真不好,不过看他满头大汗的样子,就是怜惜,黄蓉盘过腿,用自己的脚跟轻轻地按摩着郭靖那抽搐着的肌肉,真想要狂风暴雨一般的高潮呀,什么时候才来?郭靖是觉得有点累的,不知道为什么,当性爱成为生活的必须,郭靖突然有了一种想节制的念头,这是一件甜蜜而累人的活,活?什么时候魂牵梦系的欢乐时光成了工作的?郭靖自己也有点想不明白,总觉得不塌实,这能行吗?还没有成亲呢。黄蓉清晰地看到光影中波动的那粗壮的脖子上的喉结,自己也随之吞咽,那要求就越来越强烈,她尽力地蠕动自己的阴道,稍微地挺动身体,用手把郭靖挺得笔直的身子搂过来,挤压自己的身体。火热的身体交融在一起,郭靖从那一阵愣神中苏醒过来,开始动,不过这么弄有点使不上劲,但感觉更奇妙了,能感到自己被包裹在一片紧凑的温柔中,还有那蠕动。黄蓉把郭靖按在了床上,伏在郭靖的身上,这样,就可以完全地掌握自己的要求了,真好。郭靖发现这样真好,自己可以毫不费劲了,而且能更好地欣赏蓉儿的美,虽然黑漆麻乌的,但微弱的光影中神秘变幻的柔美曲线,以及那充满诱惑的呼吸,心跳,那发生了变化的胸脯就跳动着,抓住,握在手里,多好,多滑,多柔软,郭靖觉得手里的乳房烫手,听到黄蓉轻声的呻吟,郭靖连忙减轻了抓握的力量,是不是抓疼了?……你干吗呢?你怎么不使劲呀?黄蓉心里实在是很着急,她使劲地晃动着身子,坐直,抓牢他,然后动,胸前的手还是那么轻柔,抓心挠肝的,于是就在下身得到补偿……郭靖说不清楚是舒服的,还是怎么回事,反正要不行了,那种已经熟悉并一直期待的喷发要来了,他忍不住就喊……

    男人为什么都喜欢弄那里?穆念慈趴在床上,强忍着又如潮一般袭来的便意。肛门被扒开,被捅进去,然后被迫接受着男人阴茎的摩擦,快感很有限,是一种无法言状的黑色的浪,和第一次被迫肛交的感觉已经不同了,找到了窍门后已经知道了如何来避免受伤,还可以在扭曲中得到一种怪异的满足,能感到在被括约肌死死抓住后,那阴茎的弹跳,男人也是脆弱的,可怜的,穆念慈有把握很快解决掉这一波攻击,不过不会结束,男人的暴戾和扭曲的需要是无止境的,慢慢来吧。穆念慈机械地运作着,承受着,并不时配合地表现出一点痛苦,一点羞愧,她知道男人在身体的要求中,还需要一点视觉和听觉的刺激,比如一个表情,以及一个被刺激了的尖叫,都可以使他们兴奋,穆念慈内心冷冷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自己开始可以随意地支配这些,甚至连肌肉的扭动都可以惟妙惟肖了……

    对,就是这主意!郭靖,黄蓉,你们应该知道我,一个能做主宰的人,杨康!你们能来参加君山大会,太好了!我等着你们。

    眼前的洞庭湖烟波浩淼,比熟悉的大海要温柔,烟笼雾熏,在蒙蒙的细雨中缠绵而多情。黄蓉想到范仲淹的《岳阳楼记》,一篇好文章,想跟郭靖聊聊,一琢磨,还是打消了自己的念头,知道郭靖不会对眼前的景色有什么感觉,他肯定是琢磨着找船到君山去,去赶紧把丐帮的事给办了。遗憾么?也没什么可遗憾的,以后自己在靖哥哥的面前要少抖搂自己的墨水,免得靖哥哥自卑,让男人在女人面前自卑,那可不好,男人应该是顶天立地的,应该是被崇拜的。

    一叶片舟飘荡而来,舟尾一个梢翁头戴斗笠,身披蓑衣,身随橹荡,是一种别样的悠闲,再加上舟头的鱼鹰,仿佛是画中的人物。如果有笔就好了,把这一些都画下来。身边是郭靖,垂柳,和风细雨,还有这画卷,多好呀,但愿此次君山之行如此时的心境一般平和、静谧。

    杨康看了看彭长老,又看了看隐伏在苇荡中的船,还是有点不放心。毕竟郭靖自己的本领已经可怕,再加上黄蓉,斗智斗力恐怕都难取胜,唯一可利用的就是俩人现在的关系。杨康很敏锐地察觉了郭靖、黄蓉的变化,也很清楚男女之间走出那一步之后的缠绵,幸福可以使人的大脑沉醉,也许,最危险的黄蓉的脑袋现在已经不那么灵活了;至于郭靖,他再强,杨康也没放在眼里,咱们斗智不斗力。知道郭靖、黄蓉是洪七公的徒弟,彭长老多少是有点紧张的。洪七公的本领就不必提了,他的徒弟肯定也差不了,主要是自己辛苦等来的机会眼看就要化为泡影,这不能容忍。彭长老可不是爆发户,也是苦出身,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爬上来的,所以,他很知道珍惜这到手的和眼看就要到手的东西,拿走这光明的未来?不行。这是一次不能失败的行动,彭长老已经调集了自己所有的精锐,堂堂的四大长老之一,两湖的主管,手底下没有点人还行?彭长老有忠于自己的力量,从二十一岁成为六袋弟子的时候,就开始准备了,苦心经营二十年,今天,是派上大用场的时候,成功,就是光明,失败,那么自己或者就会退出这五彩缤纷的舞台。战场就在这里,不是君山,而是君山以西五十里水路的斑鸠坞,只许成功,没有失败。消息已经散布出去了,这郭靖和黄蓉就是谋杀洪七公的凶手,丐帮高手应该会开始搜寻了;人手已经分派出去了,是自己赖以立足的根本力量,应该是可以放心的;而且是以有心对无心,怎么自己还是有点慌?是不是洪七公的神威还在作怪?很有可能的,但他不是已经死了么?

    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从来也没有这样过。穆念慈坐在屋檐下看着外面的细雨,一切都是在一层雨雾中,朦朦地,是一种感伤的调子,本来就受伤的心灵现在就更有所触动了。看来是怀孕了,要不要跟阿康说?还是就趁着这无人的时候,独自离开?

    不是梢公,而是一个年轻的舟子,小伙子很精神,黝黑发亮的皮肤,明亮的眼睛,是那种很典型的湖南人,不魁梧,但灵秀而矫健,小褂里漂亮的肌肉。黄蓉突然感到有点脸红,你已经有了靖哥哥,怎么居然还去看别的男子?但还是忍不住要看,的确是很漂亮的肌肉呀,一块一块的很清晰,硬朗中偏又那么的温情,随着他摇橹的动作,那些漂亮的流线变幻着,就是好看的,那臂膀,那腰,那腿,还有能看到发力时绷紧的屁股,一个强健的男人是有吸引力的,尤其是在这样烟雨凄迷的景致中,在这细雨和风的柔情里;还是自己的靖哥哥好,他站在舟头,微风吹拂着衣衫,他那宽宽的肩头的威武就清晰起来了,还有那高大。黄蓉是忽视了就在身边的危险的,在幸福中的女人,是陶醉的,几乎失去了判断力,眼中只有自己的男人,而以后就要为这男人而哭、而笑、而赴这一生。郭靖多少感到气氛不那么对劲,这是往哪去呀?不过实在是不认识路,尤其这水路,都有点晕,更别提分辨东南西北了。那雨雾朦朦中的就是君山?那不是一个荒岛吗!不过也不能算太荒,看样子是有几户人家的,那崖上还有几个人呢……

    “动手。”彭长老冲身边的随从挥了挥手,然后自信地回到新搭建的草棚里,坐下,喝茶。很有信心,都准备好了,这是自己的地盘,自己的水面,就是通天的本领,也难逃我的掌握了!现在是不是该打算下一步了?彭长老的心跳的厉害,那小姑娘实在是太美了,四十一岁的一生,还没有见到这样美丽的人儿,太娇了,太嫩了,不能用语言来表达的一种风情,一种灵逸,比较起来穆念慈就是庸脂俗粉,而自己的那些侍妾简直就是瓦砾,老天爷,你太不公平了,怎么现在才让我遇到这样的姑娘?

    杨康看到黄蓉在舟边戏水,那晶莹的小腿,那妙不可言的脚丫……还有那化在这山水中添彩的笑靥。

    郭靖知道自己只有用性命来保护蓉儿,虽然可以跳水逃生,但自己的水性不如蓉儿,她要照顾自己的话,就一起完蛋!

    黄蓉知道郭靖要拼死让自己逃,恨自己干吗整天迷迷糊糊的,连危险都忘记了,走吧,还可以想办法解救郭靖,不走,就一起。

    船开始漏水了,那个舟子消失了,苇荡中攻击过来的船,就快要看清楚对方的相貌了。风凌厉起来,雨也越来越大,打在脸上,生疼。

    “郭靖,你想不到有今天吧?”郭靖看见进屋的杨康那充满阴霾的冷笑,心里一凉。杨康很满意,被铁索死死地扣在墙上的郭靖应该失去了他的武勇了,还没有放弃努力,那强健的臂膀在抗争,胸大肌鼓起来,还有那腹肌的抖动,一种很强的冲击感,他不但有这样强健的肌肉,还有比这些肌肉要可怕的内功,神奇的武技,不过,现在他就是自己的囚徒。彭长老多少有点紧张,他被郭靖的强大震撼了,身处绝地的郭靖还象猛虎一样威猛,就是现在,他仍然显得那么威风,不能面对那目光。“来人呀!给我把他的琵琶骨穿了!”屋里的四个粗壮的手下打手就过去,把郭靖死死的按住。穿琵琶骨?怎么穿法?郭靖看着那个舟子灵巧地跳过房梁,两条铁链垂下来,铁链的头上有两个铁钩,冷森森的,逼人。穿琵琶骨?那郭靖的一身武功不就费了?杨康还没有看过,但希望看到,因为这个郭靖就是最大的敌人,虽然他总是假仁假义地要做自己的兄长,呸!你配么?一个农民也想做小王爷的兄长!其实郭靖从来没有做过伤害杨康的事情,甚至处处回护他,不过杨康恨郭靖,一个处处都不如自己的傻子,就那么一步一步地走到了现在,处处都比自己强,人人都尊敬他,那些绝顶高手都对他青睐有佳,就连也恨他的欧阳锋也对郭靖是点头的,他还有了黄蓉,狗屎!他让自己感到卑微,让自己不能比拟,并且越来越变得遥不可及,这失败感是深切的,妒忌变成了仇恨,现在,他还威胁到自己的未来,好,看看你有多坚强!杨康咬牙切齿地。按住郭靖的四个打手的手微微地在抖,被郭靖的神威震慑。从容的是那舟子,他并不怕郭靖,他不知道什么是害怕,反正彭长老让干什么,就干呗,血,算不了什么,那是生命的颜色,至于对手的痛苦,就更是乐章了,并不是麻木,他天生就是刽子手。舟子微笑着,伸手很仔细地在郭靖的锁骨上抚摸着,这样肌肉发达的可得仔细点,要不然钩子被肌肉吸住了,那多丢手艺。的确,他的手法很专业,很纯熟,直接,漂亮,准确。郭靖的身子剧烈地绷紧了,汗水不是冒,而是涌,还有鲜血,他的肌肉抽搐着,但没有喊出来,从小就这样,再大的痛,也是能忍耐的,不过右边也被刺穿的时候,他还是用鼻子哼了出来,这疼不那么好对付,稍微动一下,疼痛就加剧了,心脏收缩到了极限了,舒张开的时候,是一阵空,蓉儿是不是已经脱身了?

    黄蓉已经筋疲力尽了,不能制止自己的颤抖,不能制止自己的眼泪,没有看到郭靖被擒,但现在的心在绞痛,看见了杨康,那么郭靖是危险的,什么办法可以解救?黄蓉,你必须冷静下来,必须!怎么现在是这样的无助?或者就这么飘在水面上,或者就这么随他去吧,怎么会想到死?不能!

    “灯很刺眼呢。”黄蓉吹灭了灯,房间里就是一片黑暗了,就是俩人急促的呼吸,热辣辣地,还有彼此追逐的心跳。渐渐地适应黑暗了,其实是有一丝清光的,于是黄蓉的轮廓慢慢地清晰了,她在抖,还是自己?还是都在抖?郭靖觉得呼吸很费劲,一阵阵地心慌,有点克制不住自己要把她搂在怀里的冲动,不能克制!那目光就是这黑暗中的流星,流啊流,流的人魂飞魄散的,但不会消失,她羞涩,她也勇敢,她把她的身子投到自己的怀里,那一刻是僵硬的,要爆炸掉了,直到她的温润的唇带着那火、那芬芳馥郁、那怯怯的娇羞,她来了,把自己狂燥的心安抚,她用她最大的柔情把自己溶化掉……嘶!铁链的声音,随即就是钻心刺骨的疼,还有一盆彻骨的水。郭靖狂怒了,谁他妈的搅和了自己和蓉儿的初会?!动一下,那疼就使身体痉挛起来,头脑清醒了,回到了现实中。屋子里很热,有一个火冒三丈高的炉子,炉子里插着铁钎子,那总是笑的舟子蹲在炉子边,那笑容在炉火映照下是残忍的,他的身体亮晶晶的;然后就看到那个坐在椅子里的男人,慈眉善目的,也爱笑,下巴光溜溜地没胡子,很白皙;两个比自己还要高大魁梧的打手正在拉铁链,不得不坚持着抬起头来,也不想对他们低头,没低头的习惯。这是怎样的人间地狱呀?到处是可怕的刑具,很多都不知道是干吗用的,怪模怪样的,杨康呢?郭靖觉得应该问问杨康这都是为什么,自己从来没有对不起他过。

    穆念慈觉得有点凉了,风变得凄厉,而这雨也不再温柔,斜斜地随风而来,打在脸上,生疼。还是应该相信杨康吧?

    “说!是怎样害死我们老帮主的?”“我没有!”“嘴硬?”彭长老微微地扬了一下下颌。一个打手抄起旁边的木棍就冲郭靖的肚子猛击过来。郭靖很从容,调整了一下呼吸,让腹肌稍微游弋一下就化解了这猛击,不过挺艰难,调动内息的时候,那钻心的疼痛就弥漫开了。一下,两下……木棍断裂了,那打手要换木棍。彭长老皱眉摆手,“这么打能顶什么用?小鹿,你给他们示意一下。”浑身是汗的舟子就站起来,还是木棍,不过击打的部位发生了变化,第一下就打中了郭靖的手指的关节处。郭靖觉得这下好疼,打在腕骨的第二下就更难忍受了,然后是脚踝……膝盖挨了一击的时候,郭靖痛苦地哼了出来,挣扎使肩头的血又大量的流了,身体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行了,打残废了可不好玩了。”彭长老制止了舟子。“说。”郭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彭长老那依然平静的脸,面对着那冷冷的目光,“我没有。”“那么,用鞭子,别那么直接抽,蘸点水。”……流血止不住,火烧火燎地疼,鞭子可不象木棍那样容易对付,其实木棍同样不容易对付,但没有做过的事情就是没有。“天都黑了。哎呀,我困了。小鹿,这里交给你,直到他招供为止,别弄死了,君山大会上,我还用的着这人。”“放心吧主人,我手里还没有不开口的人,也没有死人。”“那么我明天再来。”

    找到黄蓉并不为难,在这里,杨康不但有势力庞大的彭长老集团,也已经开始笼络了几个污衣帮的低袋弟子,哪都有为钱而卖命的人。“看准了?”“没错,就在这同芦居里,西跨院,地字三号。”杨康把银子塞到那叫花子的手里。有点兴奋,虽然黄蓉的武功也不是自己能匹敌的,不过现在,黄蓉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杨康很有信心,这是一个怎样快乐的夜晚?

    “你!”杨康自然知道黄蓉的身手很了得,还是没有估计到会这么危险,就是两招,自己一头栽倒了,脚踝被打的不轻,而且自己的性命现在就是操在黄蓉的手里了,听到了掌风,目标是自己的后颈,打中了的后果很明白,死或者昏迷。“郭靖在我手里!”黄蓉停下了。“你不用点我的穴道,反正我也不是你的对手。”“你知道靖哥哥在哪里?”杨康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爬起来,看着手执一条竹仗的黄蓉,懒洋洋地过去把房门关上,房间里更黑了,不过就这样不那么真切的黄蓉更漂亮了,她的身上似乎就有一层明灭不定的光晕,是那凝脂一般的肌肤在把微弱的光线散射出来,多好。黄蓉迅速地判断着自己的处境和杨康的来意,是感到危险的,因为杨康在自己的面前是从来没有如此从容的。“我可以杀你。”“这我信,现在你们的武功真的好高。”杨康好整以暇地在房间正中的八仙桌旁坐下,伸手揉着脚踝,一个劲地吸凉气,“好疼呀。”他抬头看着头发还湿漉漉的黄蓉。“想不到你还不怕死。”“我反正是贱命一条,不过郭靖就只有陪我一起死。”杨康看着黄蓉,捕捉到那一丝慌乱,就乐了,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这同芦居也是不错的客栈,怎么也不准备热茶?”黄蓉内心在挣扎着,从慌乱中恢复之后就感到了危险,杨康的目光变得淫秽而肆无忌惮起来,他从容地看自己的胸脯,自己的腿……程瑶珈辗转着,她的呻吟变成了尖叫,那白肉被蹂躏着……郭靖依然高昂着头,他已经血肉模糊,不能辨别,他的胸膛被剥开了,一只血淋淋的手正把郭靖的心脏取出来,还跳动着,“蓉儿,你好么?”郭靖尽量微笑着,生命正一点一滴地离开,眼神中的光彩充满了温情,不过慢慢地暗淡……在郭靖宽厚坚实的胸膛里,自己捧着他的脸,他用力搂住自己的腰,那么的用力,自己的骨骼都在“嘎巴嘎巴”地响,他的也是。嘴唇被那有点干的唇吮住,他把自己的舌头吸过去,然后用力地吮,彼此的唾液交融,彼此再也没有间隔……“你干吗?”黄蓉拽住停下的郭靖,是有点慌,而且怕疼,不过期待。郭靖满头大汗,“还是不要了,我怕你疼呢。”他那有点粗糙,但温暖的手在黄蓉美好的身体上揉搓着,舍不得,又怕伤害她。“我,我不疼。靖哥哥,你来吧。”黄蓉那莹莹的泪光是一种热切……“给你吃。”郭靖把剩下的一点面饼掰开……不能失去靖哥哥,不能!黄蓉知道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危险,也许自己是不能承受的,但有了一股勇气,为了靖哥哥,是可以承受的。“说吧。怎样才可以解救靖哥哥。”黄蓉坦然了。杨康被黄蓉瞬间的转变震撼,她从来就是了不起的姑娘,可从来没这样地了不起过,那种勇气不是女孩子有的。“很简单……”“想要我?”黄蓉轻蔑地看着杨康贪婪的样子,厌恶,恶心,卑鄙的男人。“你什么都知道。”杨康被激怒了,受不了这样的蔑视,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要你生不如死!“好啊,放了靖哥哥,我就跟你。”黄蓉把竹杖往腰间一插,笑吟吟地看着杨康。“不行,我得先收钱,后交货。”“那么就是另外一个结果,我扣住你,去换人,我不怕不知道靖哥哥在哪里。”“我可以死。”“你不会死的。我会一点一点地把你剐了,很简单,不那么容易咽气的。”“放了郭靖,你反悔了怎么办?”“也许吧,不过看不到靖哥哥安全,你想碰我一根寒毛,那下场就惨一百倍。一天一刀就太少了,十刀也不会出事的,我还没吃过人肉,尝尝也不赖。”

    疼痛开始模糊了意识,嘴唇已经咬破了,可疼痛还是一个劲地袭来。“好样的,是条硬汉子。”舟子凑过来,伸出那长长的舌头,在伤口上舔,然后满意地吧嗒嘴。“给他好好地洗洗。”舟子笑着,退开,不过反腿给了郭靖一脚。这是一种不能抵挡的冲动,郭靖的身体猛地一跳,大腿抽搐着要缩紧,腹肌扭曲起来,他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一翻白眼,就开始呕起来,那是一种痛切的痉挛,睾丸和阴茎都迅速地收缩,太猛了,以至于不能忍受。泼过来的水居然是红色的,不是血,是什么?伤口接触到这红水后,开始是凉,但随即就扭动起来,那是一种火烧火燎的滋味,郭靖觉得自己要挺不住了,身体尽量地打开,牙齿都要咬碎了,不过这痛楚还不至于昏迷,魂魄要出壳了,空气变得宝贵起来,身体在燃烧……“佩服,佩服,还不说?去把他的裤子扒了。”……郭靖不觉得怎么耻辱,因为疼痛已经开始麻痹思维了。感到自己收缩成一团的阴茎被拉开了,抻直,剥开包皮,没法逃避。那手在干吗?就感到一阵凉,是液体,随即而来的是切割的感觉,不是真的切割,而是那液体从每一个缝隙在向自己的肉体里钻,然后燃烧,“哼!”郭靖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到嘴边的惨叫压回去,身体剧烈地哆嗦起来,那手还在使劲地攥着,帮助着液体,完全燃烧了,什么时候能麻木?期待昏迷,期待可以暂时从这无尽的痛苦中逃避掉。铁链哗哗地响着,那雄健的身体在扭动着,舟子笑着,放开了手,“怎么样?滋味好受么?说吧,说了,就给你洗干净,也不用遭这样的罪了。”“呸!”

    看见了小岛上的灯火,也看到了游弋的人影。黄蓉听着水声,没有犹豫,能把靖哥哥换出来,就只有自己,就是地狱,也闯了!

    “放人。”黄蓉的手扣住杨康的咽喉,只要用力,杨康的性命就没有了。她的手在颤抖,不是因为自己孤身一人要面对这几十个男人,是因为看到在痛苦中忍受的郭靖。郭靖的视线很模糊,他的眼皮也被抹上了辣椒水,眼睛也在着火,不过是可以听到黄蓉的声音的,这惊恐简直比疼痛还难以抵挡,“蓉儿!”

    都愣住了,被眼前这白衣胜雪、不可逼视的美女给震慑了,没有淫秽的念头,只有惊叹,惊叹造物的神奇,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儿?

    黄蓉忍不住自己的眼泪了,“靖哥哥,再坚持一下,就好了。”“蓉儿!你快走!不要管我!”我怎么可以不管你呢?黄蓉的心碎了。

    “自己送上门来了,小姑娘,你胆子不小呀。”舟子并不在乎杨康的死活,正好,郭靖太硬气,不容易对付,这小姑娘总好对付吧?女孩子么,弄起来又有乐趣,又脆弱。

    “放人!不然就杀他。”没有退路了,黄蓉知道现在只有杨康是砝码,这个砝码的分量怎么样?看来不怎么样。“威胁我?你不是来救你的情人儿么?你杀不杀他,我不管,不过你能不能看着你的情人儿遭罪呢?也许你的心也是铁做的?”舟子笑着,走到郭靖的身边,伸手在辣椒水桶里蘸了一下,然后直接捅进郭靖的鼻孔里。“住手!”黄蓉看到郭靖那顽强的坚持,心碎成一片一片,那是心疼,疼得不能抵挡,看见郭靖咬紧的牙关,看见那忍耐的扭曲,他在冒汗,也在流血,但他没有出声,只有牙齿“咯吱、咯吱”的摩擦。“住手?”黄蓉不忍去看,但还是看见那蘸满了辣椒水的手把靖哥哥缩成一团的阴茎又拉开了,靖哥哥的身体在跳……“黄姑娘,你也看到了,他们根本就不那么在乎我的死活,要不你杀了我得了。”杨康乐了,觉得黄蓉的手冷冰冰的,在抖。“要不这玩意给你做纪念吧。”舟子从后腰抽出一柄雪亮的小刀,比在郭靖的阴茎上……黄蓉睁开眼睛的时候,手里的竹杖和杨康都不在了,唯一还好的是靖哥哥的鸡巴还在。“要怎样才放人?”“放人?简单呀,看你的表现了。”舟子笑着,围拢过来的一共二十九人都笑了,气氛变得热烈了,大家把炙热的目光放在黄蓉的身上,浏览,都有点急切了,那到底是怎样的美妙?

    “用我换他。”“蓉儿!”郭靖看不见,但非常地绝望。“佩服,佩服,果然是情深义重呀。”舟子向黄蓉走过去,想了一下,伸手在清水桶里洗干净,然后在自己的嘴边试了试,很满意,“黄姑娘,你武功高强,真动手,我们恐怕也不是你的对手,你自己把衣服脱了,我们大伙也放心点。”“对呀!”“脱!”“快点脱!”哄闹了起来。即将发生的事情越来越明确了,屈辱和震怒使黄蓉颤抖着,同时潜意识里弥漫着一股黑色的浪潮,似乎看见了程瑶珈那疯狂的脸,别糊涂,擒贼擒王,就是这舟子。黄蓉决定了,在男人疯狂的喊叫中,她瞄准了,就等他过来了。

    流殇真不是东西第九章:洞庭波短、此恨长杨康看着警惕的黄蓉,她太娇,她太好,杨康有点后悔把黄蓉带到这里来了,这里是些什么人呀,一群肮脏的叫花子!懂得怎么来享受女人的好么?不过现在是晚了的,靠黄蓉,或者是自己出手帮她,都不可能离开这里了,没有一丝的可能性,至少那个舟子小鹿就是一个可怕的高手,何况郭靖在他们手里,黄蓉总是会投鼠忌器的。为什么想到要帮他们?不是应该恨的么!对,看到他们这么遭罪,或者是他们傲慢的还债吧。

    不知道是由于亢奋,还是害怕,黄蓉的身子哆嗦的厉害,等待着,对决就是那瞬间的较量,已经想好了,打狗棒的着数化在落英神剑掌的招式中,能出奇制胜吧?真的有点慌,同时被这么多人包围,还是第一次。

    痛苦并不重要了,现在郭靖担心的是黄蓉,眼睛根本就睁不开,一睁,就被辣得直晕,眼泪不住地流。蓉儿,你为什么来?要和我死在一起么?能死在一起也挺好的,就不用那么多的烦恼了,不过那痛苦能承受么?

    真的要动手?这么娇滴滴的小姑娘怎么就一点也不知道害怕呢?舟子临时改变了主意,他没有继续向黄蓉靠近,就是那么看着黄蓉,由头至脚地欣赏着眼前清丽绝俗的小姑娘,不知道脱光衣服之后是怎样的好。他感到了一点危险,是高手和高手面对时的本能。“黄姑娘,弟兄们就等着你呢。”黄蓉的失望就不是语言可以表达的了,他在人群中,要一击得手几乎是不可能的,怎么办?“你要是能看着你的情人儿受苦,就再坚持一会儿吧。”舟子挥了挥手,就有打手抄起了带血的皮鞭。还没有落在郭靖的身上,只是一个清脆的鞭哨,黄蓉的心就好象是在流血,那种疼就好象在自己的身上,不由自主地激灵打了一个寒战,黄蓉闭上眼睛,“住手!”“等等,看黄姑娘有什么话说?”黄蓉睁开眼睛深深地看了郭靖一眼,“你们放了他。”“那可不行,我们说了不算。”“那我跟说了算的说。”“好啊!反正我们待着也没事,还有活要办,弟兄们,别拦着黄姑娘,咱们好好地收拾收拾这傻小子吧。”“蓉儿,你快走呀!不要……”郭靖的怒吼很快就被舟子给终止了,他准确地卸下了郭靖的下巴,并且伸手捏住郭靖的舌头,拽出来,使劲地扭着。唾液在大量地分泌,不怎么疼,但非常难受,郭靖嗷嗷地怒吼着。黄蓉不敢睁开自己的眼睛,看到郭靖被如此地对待,她受不了!“别碰他!我……我答应,但不能在这里。”

    雨停了,风还是那么地凉,是一个没有月光的夜晚,还可以听到洞庭湖的涛声,一浪一浪,拍打岸边的声音还是那么的轻柔。火焰很快就腾腾地燃烧起来了,水气的蒸腾似乎也可以明确地感觉到,地上是积水和烂泥,看来就是这里了,不会到那边的房子去了,能承受么?黄蓉的目光投在火焰中,不如自己就死吧?那靖哥哥怎么办?

    “快点呀!”“你他妈的还等什么呢?”一片沉寂,都知道要发生什么,都期待着即将发生的,但都不敢接近,是被震慑的,那美丽似乎不能去接触,接触就是亵渎,都不知道亵渎是什么概念,就是在这白衣笼罩下的圣洁使大家都感到卑微,都紧张,紧张得抖,不过还是期待,看到那微微抖动的肩,看到那火光中忽明忽暗、娇艳欲滴的容颜,长长的睫毛上挂着的泪珠,委屈地抽搐的唇,都感觉那是不忍去触摸的,是两个人打破了这沉寂,带头的是杨康,附和的是舟子,于是喧嚣起来,“脱!”“快他妈的脱呀!”“脱光了,给爷们跳个舞!”“对呀,把你那小屁股扭起来!”……

    黄蓉侧脸看着围拢过来的赤裸着上身的男人,有的经验迫不及待地一丝不挂了,这屈辱能不能忍受?有别的办法么?耻辱感和恐惧感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网,突然感到非常地害怕,这恐惧撕裂的心,撕裂了思维,不行!要保护自己!

    迫不及待的男人过来了,打倒一个,第二个,第三个,倒下的又起来了,这时候没功夫去认穴、点穴,就是把蜂拥过来的男人打倒,不让他们接触到自己的身体。这是谁?怎么这么难缠?招式很短,是贴身近斗的好手,快而且准确;背后又有一个高手来了;这大擒拿是谁;还有虎抓手;眼前男人赤裸的身体晃动着,弱的围住,强的进攻,真的是很好的高手,关键是那舟子还在旁边观望着,他的目光很准确,都落在自己招数的破绽上,应该是更强的高手吧?

    “你的武功真不赖呀!”黄蓉的腿被一个打倒的打手抱住的时候,舟子出手了,拆了两招,黄蓉的腰就被抱住了,同时感到抱住自己腿的那个在咬,他很有力,但没有使劲地咬,就是含着自己小腿的肌肉,黄蓉一慌,手腕就被擒住了,接着就快无法反抗了,身体被数不清的手扭住了,数不清的手开始在自己的身上揉抓,被捏疼了,被摸到要害了,被撕破衣服了,黄蓉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得意洋洋的舟子那显得阴森可怖的脸,绝望地尖叫起来,尖叫是女孩子抒发自己恐惧的手段,黄蓉也不例外,毕竟是一个女孩子,面对侵犯而无力反抗的时候是恐惧的。靴子掉了,袜子被扯脱了,脚被谁咬了几口,松开。为了支撑在波涛中挣扎的身体,踩下去,那是一片烂泥,一阵滑腻,一阵冰凉,然后烂泥从脚趾缝里挤出来,看不见自己的脚,眼里就是男人的头,扭曲的脸,亢奋的眼神,肮脏的手,到处都是男人的恶臭,那些手还踊跃地向自己的身上抓来,不停地听到衣服被撕裂的声音,被摸到了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又被弄疼了?黄蓉已经不怎么知道了,她在暴乱中昏迷了,身体如同惊涛骇浪中漂泊的扁舟,随波逐流、无所凭依……“都他妈的住手!”舟子冲过去,扒拉开乱七八糟疯狂的人群,薅住两个的脖领子甩出去。纷乱停止了,大伙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