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7 部分阅读

    樱约旱氖直话丛谀窍湃说亩魃狭耍龋褂心抢┱诺穆龆昂煤玫馗胰啵 迸费艨说牧惩ê欤悄抗獗涞眯缀荨T趺慈嘌剑肯匀徊荒芟蠖源履畲饶茄鞘且桓隹樱馐且桓龉鳎遣皇窍竽切寤ㄕ耄俊案椅兆。 蹦愕媒蹋也呕岬拿础3萄炻卣莆兆乓欤诺乜醋排费艨说氖职涯履畲鹊娜榉颗善婀值男巫矗谄履畲鹊娜橥罚隙ê芴郯桑靠醇履畲鹊牧扯汲榇ぷ牛顾傲顺隼础1鸸鼙鹑肆耍愀珊米约旱幕畎桑獾迷庾铮械绞掷锏亩髋蛘土耍馀蛘褪悄敲吹卣媲校驮谧约旱氖掷锓⑻蹋だ锩娴亩髀锻妨耍屎斓模辆ЬУ模灿幸桓隽逊欤逊煲灿写剑逊煲渤鏊梢哉庋拿矗炕迫鼐醯每煲荒芸刂谱约毫耍吹搅伺费艨四强膳碌纳硖澹嵌垡话愕囊蹙ィ褪且涯敲创蟮亩鞣诺缴硖謇铮磕切《茨敲聪福茏跋旅矗磕诳愫孟笫耍诖笸雀菇蚪虻模迫夭挥勺灾鞯匕涯抗馔断蚬傅目泷傻奈恢茫淮蔚模悄敲吹娜萌诵幕牛龇蚱抟惨丫父绺绲哪嵌鞣诺阶约旱纳硖謇锩矗磕苄忻矗空嫦胧允匝剑〔恢谰父绺绲氖遣皇潜扰费艨说幕挂螅俊澳惚鹚璧南凶牛裁换嵊指闪恕!背萄熘缓冒炎约旱牧硪恢皇钟稚斓侥履畲鹊囊醪靠偻谄鹄矗恢痪醯兀约旱纳硖逅坪跻膊丝释恕?br />

    看到欧阳克把那可怕的阴茎直接捅进了穆念慈的身体,穆念慈的身子剧烈地抽搐了一下,程瑶珈就觉得眼前一阵眩晕,多可怕呀,这是怎样的疼呢?不能不看,欧阳克把自己的头就按在穆念慈的肚子上,最接近地目睹这一切。能清晰地感到穆念慈肌肉的扭动,随着呼吸而起伏的肚子的颤抖,一阵松懈一阵紧张的变化,浓密的阴毛彼此摩擦着,沙沙的,阴茎刺穿阴道,抽送的过程中,吧唧吧唧地响着,味道很奇怪。程瑶珈觉得自己的身体在发烫,自己一个劲地哆嗦,不知道是恐惧,还是被诱惑了,穆念慈的呻吟中似乎不那么痛苦了,开始变得奇怪,是那种使人迷恋的畅快,抽出来的阴茎上带着一层有点发白的,有泡沫的体液,那是什么?两人的阴毛都湿了,乌黑亮泽……就是这样的!黄蓉看到了,被眼前的一切震撼了,听出穆念慈呻吟中的舒畅了,那呻吟那么地扣人心弦,让人心猿意马,听到靖哥哥的呼吸急促起来了,黄蓉连忙克制心神,专心运功,不过还是不由得被外面的情景吸引,你干吗这么热切?……“给我舔!”欧阳克从穆念慈的阴道里把阴茎抽出来,使劲把程瑶珈的头拽过来,就往程瑶珈的脸上捅。程瑶珈吓得尖叫起来,她拼命地想逃,不可以的,多脏呀!“乖乖的!不然就扒光你的衣服,也这样!”虽然恶心,但总比这样被捅死好吧?程瑶珈抽泣着,不得不让欧阳克那可怕的、滑不溜汲的阴茎塞满了自己的樱桃小口,崩溃了,耻辱已经不能代表现在的心情。“你他妈的小心点。”挨了一个耳光,从来没人这样打过自己,委屈,我怎么做错了?不是已经完全顺从了么?怎么还打我!欧阳克感到鸡巴被程瑶珈的牙刮地生疼,自然是恼怒的,不过看着程瑶珈那张开到极限的小嘴,就更来劲了。程瑶珈哭着,慢慢地找着感觉,真难受呀,就是想吐呀,感到那阴茎在嘴里肆无忌惮地乱捅,捅的一个劲地麻。终于拔出去了,程瑶珈喘息着,咳嗽着,惊恐地看到欧阳克的阴茎居然撑开了穆念慈的肛门,就那么狠狠地捅进去,穆念慈的身体痉挛着,呻吟变成了凄厉的尖叫,她扭曲着。拼命地要抗拒,虽然已经允许这可怕的阴茎进入过自己的嘴里了,可现在不行呀!阴茎刚从穆念慈的肛门里抽出来,明显地带着一点粪便的印记,还有被稀释了的血,以及一股特别的腥臭,就是死了,也不行!就是感到了死亡的威胁,软肋挨的一下,差点就断气了,程瑶珈失声惊叫的时候,叫喊被堵住了,那肮脏的阴茎已经捅了进来,直接捅到了咽喉,程瑶珈的脑中一片黑暗,五脏六腑在翻腾,已经没什么可吐的了,可恶心得不得了,嘴里的味道是很古怪的,一阵咸之后,就是苦……穆念慈的下体一塌糊涂了,体液,尿液,还有受到冲击而开始排泄出来的粪便。欧阳克更疯狂了,他知道穆念慈已经昏迷了,可没有放过她,他继续把阴茎捅进穆念慈的肛门,直肠里还有涌动的粪便,软汲汲,热乎乎的,捅进去就象陷入一片泥澡中,肛门还在本能地收缩着,带来了快感,而把沾满粪便和鲜血的阴茎拔出来再塞进程瑶珈的嘴里,就是不能抗拒的巨大刺激。程瑶珈的嘴已经变得机械了,嘴角也沾满了花花绿绿的东西,她的脸色惨白,双眼毫无内容地看着,看到阴茎捅过来,就机械地吸吮,已经分辨不出味道了,麻木了,连意识也彻底模糊了,就这样死掉吧,自己已经不是个正常的人了。这一次,欧阳克在程瑶珈的嘴里停留的时间更长了,程瑶珈觉得喘不过气来,突然,那身体抽搐了一下,他死死地把自己的头按在腹下,阴茎直接插入咽喉,又一阵抖动之后,程瑶珈就觉得他喷发了,一股热乎乎的粘稠的液体直接灌满了食道,还没来得及吞咽,第二股又射出来了,口腔里也被灌满了……黄蓉被吓着了,跟看到的穆念慈与杨康的那次香艳热辣是完全不同的,这次看到的是一种充满了暴虐的,似乎自己也被这暴虐给吸引了,她看着昏迷了的穆念慈那一塌糊涂的下体,看着程瑶珈那茫然的神情和变得奇怪的嘴,看着欧阳克弥漫在一种狂野气息中的目光,还有那狰狞的身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突然对目睹的一切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冲动,是渴望么?

    穆念慈苏醒过来的时候,感到一阵疲惫,似乎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看着自己。的确是有,那是杨康的!穆念慈觉得自己马上就崩溃了。

    杨康是目睹了发生的一切的,心里是一种冷冷的感觉,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欧阳克,穆念慈,你们这狗男女!欧阳克不能原谅,穆念慈也一样,不过对待的方法或者要区别,欧阳克必须死!他太危险,他背后的欧阳锋就更危险了;至于穆念慈,你必须生不如死!杨康咬了咬牙,从暗处走出来。“欧阳公子好兴致呀!”欧阳克刚从那高潮的疲惫中复苏,痛快了,解决了积压了很久的欲火了,不过还没有结束,程瑶珈就是在嘴边的鲜肉,还得好好地品尝。如果有黄蓉就最好了,欧阳克看了看半截的腿,心中充满了仇恨,那么程瑶珈就先代替黄蓉吧。看到杨康,欧阳克微微一怔。他知道杨康和穆念慈的关系,先警觉了,不过心里是看不起杨康的,绣花枕头,有什么本事。“哦,是小王爷呀,兄弟我没别的嗜好,就是爱玩漂亮的姑娘。正好,小王爷来了,咱们喝酒看美人,一起鉴赏鉴赏吧。哈哈哈!”伸手提起穆念慈的头发,把穆念慈的脸对着杨康,“怎么样?小王爷,这丫头的身子可不一般,她身上可有很不寻常的东西。”杨康的内心是震怒的,但表情很平静,已经不那么急噪了,决心下定了,就可以很轻松地对待了。“是吗?女人还不就是脸蛋漂亮不漂亮么?”杨康若无其事地伸手掐了穆念慈的脸蛋一把,皱眉看了看她身下的污秽,伸手捂住鼻子。欧阳克判断着杨康的态度,其实把穆念慈弄成这样,杨康要如何对待?欧阳克也没底。“小王爷还是不知道女人的妙味,一个女人有一个女人的好处,决不相同。比如这穆姑娘,屁眼就是一绝。哈哈哈哈!”“那么这丫头的呢?”杨康还是想把话题岔开,到底是心疼的,他蹲下身子,伸手撩开程瑶珈的秀发,很仔细地看哭得不成人样的程瑶珈,“自然是嘴了?”欧阳克冷笑一声,“这丫头到底如何,还没有清楚,小王爷有没有兴趣给她开苞?”“那可如何感谢欧阳公子呢?”杨康就伸手去捏程瑶珈的脸蛋。“不要啊!”程瑶珈惊恐地,现在就算悔恨也来不及了,所付出的一切努力,承受的一切耻辱,还是不能使自己摆脱这厄运,她用最后的力量要保护自己,拼命地要逃开。

    “给脸不要脸!”杨康抓住程瑶珈的头发,使劲地把程瑶珈的头扳过来,一拳打在程瑶珈的肚子上。程瑶珈的身子软了下去,过去掰杨康手的手也无力地过去捂肚子。“舒服么?”杨康又一拳击中了程瑶珈的软肋上,松开程瑶珈的头发,任她倒下,“问你话呢,舒服么?”脚就踢在程瑶珈的屁股上,往那臀沟里踢,用脚尖,把心里的愤怒发泄出来!程瑶珈已经完全不想抵抗了,实在受不了啦,这疼比羞辱要残酷的多了,会死么?“小王爷,再打就打坏了。”欧阳克给自己斟了一杯酒,伸手揪住穆念慈的乳头,使劲地一掀。穆念慈猝不及防之下,尖声惨叫了出来。杨康一哆嗦,停下了,笑了,“欧阳公子,原来也好这个,我就是看见女人痛苦,就说不出的痛快!”“来,咱们喝一杯,让那小姑娘脱光了衣服,给咱们跳舞,解闷,如何?”“如此甚好。”杨康接过欧阳克递过来的酒杯,一饮而尽。“还等什么呢?”欧阳克拿拐杖的头捅着程瑶珈的下身,手腕微微变换,就挑下了一片裙子,顺手又在程瑶珈的屁股上抽了一记。“欧阳公子真是好手法呀!”杨康大笑着,又把酒杯斟满。“雕虫小技而已,小王爷见笑了。小美人,乖乖的听话,大家乐完了,自然就放你回家了。”欧阳克笑着,“小王爷,这小姑娘细皮白肉的,可不是穆姑娘可比的。”

    恐惧和羞耻,程瑶珈战栗着,但实在是怕他们又打自己,就期待着能赶快应付了这不能逃避的磨难,然后回家。程瑶珈一丝不挂地站在欧阳克和杨康的面前,一手拢在胸口,一手捂住下身,腿抖得都不行了。这样的身体,还的确是第一次看见的,杨康觉得自己真的兴奋了,目光离不开程瑶珈的胸脯,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可爱的乳头,这样精细的肌肤,那是一种怎样的绵软娇嫩的?被殴打的地方红肿着,真有点心疼。“妙人,小王爷,你看,这小姑娘是天生的白璧无暇。”杨康才注意到,程瑶珈的小腹光洁如玉,连腋下也没有毛发,通体晶莹,果然是白璧无暇的珍宝,更妙的是一双小脚,通透莹润,娇巧迷人,腿就显得笔直,浑圆中自然带着一丝挺拔,要不够纤细,但柔软,臀不够耸翘,但柔媚,再加上一丝惊恐,一丝憔悴,当真是妙不可言。“你他妈的倒是跳呀!”欧阳克又伸拐杖向程瑶珈的下身捅……“怎么样?小王爷,这乐趣是不是也挺好的?”“我恨不得拜倒在欧阳公子坐下。”欧阳克哈哈大笑,伸手抓住穆念慈的头发把她按在自己的下身。穆念慈现在是六神无主,羞愧难当,只好开始吸吮。杨康则伸手抓住程瑶珈的小腿,真滑,险些就滑脱了。程瑶珈惊叫了一声就软倒了,“求求你,饶了我吧,求求你……”她哆嗦着,不敢挣扎,现在两挣扎的勇气都没有了,只好任由杨康扒开掩住胸口的手,然后抓揉自己的乳房。这乳房真的很美,尤其是娇嫩的乳头,杨康低下头,把乳头含在嘴里,用舌尖拨弄着,并用牙齿轻轻地咬。恐惧中的一丝酸软,程瑶珈感到了,分明是自己的心被搔动了,那是一种奇妙的麻痒,还有他揉搓自己肚子带来的紧张。欧阳克一边享受着穆念慈的嘴巴,把目光注视在程瑶珈又白又圆的大腿上,大腿的尽头是一片白玉一般的神奇,晶莹通透,那粉红色的裂缝更是使人着迷,忍不住把手伸过去,马上就陷入一片绵软酥嫩之中,熟悉女人,但这样嫩滑的女人的确是第一次碰到,阴唇闭的很紧,用手指剥开,就产生了一阵奇异的战栗,那些嫩肉都抖动起来,眼前似乎都模糊了。程瑶珈感到了,震撼了,比想象中残酷要美妙的多了,同时被两个男人抚摸,内心产生了非常强烈的冲动,和恐惧,耻辱,惊慌,那些情绪根本就不搭界。处女破身的第一次遇到熟练的男人是一件很不寻常的事情,那样可以得到永久的记忆。

    看到程瑶珈的裸体,黄蓉开始不那么自信了,比较起来,自己的确是太单薄了,自己能不能也拥有那样让男人沉迷的女人魅力?她能同时让两个男人如此着迷,自己呢?靖哥哥,你怎么还不好!?听到程瑶珈那一声比一声高的呻吟,黄蓉感到自己的身体在扭曲了,下身一个劲地发热,似乎有些肌肉在不由自主地蠕动起来了。

    已经有过经验了,程瑶珈握住杨康的阴茎时,已经不怎么慌乱了,很仔细地剥开包皮,把已经湿漉漉的龟头攥在掌心里,轻柔地揉握,这个比欧阳克的要细很多,同时要干净很多,不那么黑,毛也少,不知道为什么,就想把这个放到嘴里去!下身传来的一阵阵酸软和紧张都成了快乐了,感到一条湿润的舌头了,剥开已经适应了抚摸的阴唇,在里面细嫩的部分舔弄着,最后到达了带来阵阵战栗酥麻的地方,还很熟练地剥开包皮,直接抵达了那个不能碰的小肉豆上,想完全地松懈下去,又被不停地唤起了,这感觉比刚才目睹的残忍要美妙的多了,身体内部似乎有给强烈的需要了,如同百抓挠心。欧阳克把穆念慈踹到一旁,专心地舔弄着战栗中的程瑶珈,双手托着程瑶珈的屁股,把屁股蛋扒开,用手指切进去,挑弄着那蠕动着的肛门,感到从阴道里分泌出来的滑液通过会阴,把肛门已经润湿了,就尝试着把小手指向那洞口里塞,这样鲜嫩的小姑娘是要耐心点对待的。程瑶珈的呻吟变成了嚎叫,她拼命地挺动着身体,想逃避这不能抵抗的接触,越来越慌乱了,越来越刺激了,自己又是在那种汹涌的黑色浪潮中了,脑海中只有刚才见过的场景,自己被撕裂,阴道和肛门,男人的阴茎抽出去,蠕蠕地闭合的狼籍的洞口,还有肛门里汩汩涌动的粪便,能坚持么?能拒绝这浪潮一般的快感么?程瑶珈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尖叫起来,身体发疯一般蠕动起来了。已经湿滑的阴道抵挡不住杨康的一击,进入很顺利,杨康的阴茎比较细,可以很轻松地刺穿处女膜,加上足够的湿润和松弛,突破后,阴道的反应也非常令人满意,细嫩的腔壁包裹过来,形成了有力的压迫感,更舒服了!杨康使劲地咬住程瑶珈的乳头,左右晃头,双手扣住程瑶珈的腰。程瑶珈已经模糊了,所有的重量都集中在结合的地方,那尖痛后深入的穿插,把模糊的神智引入了另一个疯狂的境地,屁眼里还夹着欧阳克那越来越急促地抠挖的手指,肛门被撑开了,他又塞进了一根手指,两根还不停地要把直肠也张开,除了不适,渐渐地有了一些感觉了,还是比想象的要舒服,没有那样的恐怖,不过的确是想拉屎,肚子一个劲地在抽搐,凉风和被涂抹进来的液体也使拉屎的冲动越来越厉害……杨康也陷入了一阵疯狂中,这是前所未有的经历,插入阴道的阴茎不光得到了阴道的爱抚,还可以清晰地感到上面在直肠中抠挖的手指的动作,虽然疯狂,但杨康一直保留着最后的冷静,男人在射精的时候,是最脆弱的时候,就要抓住欧阳克的那个时刻,他尽力地克制着自己如潮的快感……欧阳克很满意程瑶珈的屁眼,那肌肉的扭动很有劲,而且现在也足够松弛了,就把手指抽出来,马上把勃起的阴茎塞进去……程瑶珈惨叫了出来,那的确和手指的进入很不一样,阴茎太粗了,好象要把肛门撕开的样子,继续的进入就更难受了,不过阴茎是热的,把已经很凉的直肠暖和了过来,接着的摩擦就是致命的了……

    黄蓉不敢看了,程瑶珈的脸扭曲得不成样子了,那眼神似乎失去了任何意义,剩下的就是痛苦和身体的承受,同时被两个男人这么强悍地弄,她肯定会死!她什么时候死?令黄蓉困惑的是,程瑶珈没有死,她的呻吟渐渐地畅快起来,虽然脸上的表情还那么古怪,但眼神变得疯狂了,她也在随着男人的穿插而晃动着身体。天已经彻底黑透了,已经多久了?黄蓉的性教育就是在这样的旁观中完成的,会形成一个什么样的观念?黄蓉自己也不知道,但的确被吸引了。

    欧阳克很奇怪,同时也开始佩服杨康的能力了,自己是后开始的,虽然肛门比阴道带来的刺激要大的多,但自己内功深湛,不是杨康能比拟的,现在,自己已经感到快要憋不住了,杨康看起来依然兴致勃勃,这就不能不说是天赋异秉了。程瑶珈已经昏迷了,她软软地瘫在杨康的胸前,身体只是本能地痉挛着,承受着。杨康知道欧阳克快到了,看见欧阳克哆嗦了起来,眼睛开始翻白眼,脸上是急噪的,扭曲的,必须等待最后的时刻吧,耐心一点,他的动作停顿了,哆嗦变成了抽搐,杨康的手伸了过去……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小腹好象开了一个口子?这么凉的!还没有感到疼痛,欧阳克感到自己的精血不断地喷射了出去,射精不是这样子的呀!眼前一黑,他软倒在程瑶珈的背上。

    “别杀她。她也是可怜人。”穆念慈挡住杨康,虽然震惊,穆念慈知道杨康是用心良苦的,不这样,欧阳克就太强大了,他就不能把自己从魔掌中再次解救出来。“不能不杀她,被欧阳锋知道了,我们都活不了。”“她不知道是谁杀了欧阳克的,她不是已经昏迷了么。”“那只能带她走。”穆念慈已经习惯了原谅别人,就是对程瑶珈也不例外,但不知道别人是不是也能原谅她,已经不必去考虑了,杨康不是可以依靠的么?前面的路是怎样的?也要走下去吧。杨康觉得穆念慈真恶心,根本就不想再碰她,不过要带她走,心愿完成了一个,还有另一个。这个程瑶珈呢?杨康觉得自己是舍不得杀她的,带走比留下还要危险,这是一个很难抉择的事情。不用抉择了,听到了脚步声……

    (杨康和穆念慈的故事会继续下去,后面还有君山大会,铁掌峰。写了这么半天,一直不好意思对黄蓉下手,恐怕是由于还对黄蓉有一丝怜惜吧,我准备让黄蓉在君山大会上倾情表演,她毕竟是丐帮的人,不过处女之身还是准备留给郭靖的,回头琢磨好了再说吧。大伙要是看烦了可以直说啊。说老实话,现在我都快坚持不住了。

    金庸烈女传第九章:洞庭波短、此恨长

    作者:流殇流殇回眸这标题起的有点恶心了吧?嘿嘿!我觉得有必要检讨一下忙忙活活写的这前八篇东西。

    第一、乱的问题。这是一个明显的问题,我在尝试一些不同的写法,运用了一些插叙、倒叙,以及多人物、多情节的平铺,其中多有人物的思维,人想的东西就保不齐纷杂一点。确实是尝试,不纯熟,有的时候驾驭的就不那么自然。当然,不可回避的是,我对标点符号的使用非常头疼,上学的时候就没弄明白,现在觉得是有点抓瞎。至于其中错别字连篇也是一个大问题,并不是我真不认识那字怎么写,写东西的时候思路是连贯的,哗哗哗地敲下去,然后又不爱检查校阅,于是就有了遗憾。标点和错字,我回头注意。至于写的方法,希望大伙忍耐,你得允许我一个进步的时间。

    第二、挤的问题。这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我对排版什么的还真没注意,就是写完了就贴,贴完了,就发。我改。毕竟一个看起来比较舒服的版面是看下去的一个方面。

    第三、露的问题。这我保留自己的看法。毕竟是色情小说,我认为色情小说是性描写为主的,就象武打的开打,间或以情。性描写不厌其细致入微,情则附之。当然以情暗示性是一种非常优雅的方法,我得慢慢地琢磨。我还是受“无名”和“元元丫丫”的影响比较大,喜欢那种直接随意的写法,也不大喜欢给人物的性交找一个必须的理由,我觉得这样写,就好象是直接在描述一个影碟的发展。要说暗示,我觉得那些专业作家的原文做的比较好。等回头写独立的文章时再用。

    希望大伙多提这样的意见。

    《金庸列女传》从开篇到目前已经八篇。名为八章,其实其中并无相互关联的地方。我觉得人物大家都熟悉了,原作已经把故事给说的挺好了,我只是把人物一个一个地给揪出来,痛快一下,应该是每一章都是一个女孩子的故事吧。其实写着挺乐的,每天和不同的美女在大脑和文字上乱七八糟的,这是什么样的痛快!

    最后跟夜色兄弟聊一下。你那《翻云覆雨》我很认真地看了,觉得照黄易那样写也挺好玩的,用一个流行的词叫“简约”,那让人看的挺轻松的,保留了思维的空间,挺好的。就是对话有点那个了,人家是用对话来将故事的,咱们这故事不用讲,用行动,用大脑。尤其是七夫人干完了表达那一段,似乎有点多余。在我看来,咱们中国女孩子在做爱的时候是比较被动的,而且由于东方传统,表达起来也多是暗示为主,就算是内心恶浪滔天,说的话也是温文婉约的,那叫含蓄,中国人都觉得那样好。用对话来讲故事,用感觉来写性,用事来写情,好不好?关于你对我们这帮人的定义,我跟妻说了,她说:“呸!”呵呵!没办法,头发不长,见识也那样。

    阿土哥兄弟,漂泊的感觉其实是一种财富。人和鸟没什么区别,都想飞翔,鸟飞是本能,人想飞,就得积累勇气。孤单是一种美。你的调子稍微有点感伤,希望你快乐,并快乐下去。

    流殇顿笔第九章:洞庭波短、此恨长(科学怪人老兄,咱俩是这“武侠”的斑竹了,就是兄弟了,怎么着也得镳着膀子把你那个“把这办成最好的文字版块”的理想给完成了呀。我琢磨着我还编我的《金庸列女传》,你把那《刺客列传》给干起来怎么样?你给个回信啊。要不然你自个儿想辙,你是前辈,我尊重你的选择。不过我觉得还是精品意识比较重要,转载也转好的,类似《黑道……女人》这样跟武侠不搭界的,我看是不是就免了?

    我这嘴是有点絮叨,见谅啊,见谅!今儿我准备拿黄蓉开刀了,就为这,妻很不乐意,一个劲地冲我翻白眼,嘶——她现在是不大爱跟我说话了,就掐我。那我也得干!《射雕》不把黄蓉给射了,那还行?再允许我诉一下苦啊,我的钱被收缴了,说交电话费,想出去喝个小酒什么的,看来有点费劲了。嗨——惨无人道呀!

    “你再胡说八道,诋毁我,我就把……”是真生气了?生气了?还是没生气?唉,对了,这样多好看。

    没事,她给我织围脖去了。对付女人,不是我吹,哥们有一套!嘿嘿……)

    黄药师薅着郭靖的脖领子问:“你这傻小子,你他妈的到底是娶我闺女,还是娶那狗屎蒙古公主?”黄药师这人是有点那个,人家华筝就跟边上看着呢,这不是让人下不来台吗!估计是欺负华筝听不懂中国话。郭靖牛脾气就上来了,这行为准则哪能随便地改?何况还有拜把子兄弟拖雷在一边瞅着呢,怎么着也不能屈服喽。郭靖心里有底,黄蓉在边上呢,怎么着也不能真把自己怎么着吧?还是有点肝颤,于是不说话,就那么看着黄药师。

    黄蓉知道郭靖想什么了,心疼。“阿爹,你先把手给松开。”黄蓉就掩护了郭靖,“我心里只有他,他心里只有我。他要做金刀驸马,我也嫁别人。反正没他,我活不了。”就眼泪吧嗒的了。

    黄药师就晕了,怎么看闺女也象她妈,尤其这一掉眼泪。不过黄药师越琢磨就越来气,真是女生外向呢,老子不是为你好吗?有了对象,连老子都不要啦!怎么看那郭靖也配不上自己闺女,倒是和那粗手大脚的华筝挺般配的。不过看黄蓉一哭,心就软了,“且夫,天地为炉,万物为铜……”这有文化的人说话就让人听着费劲,估计是你这么折腾能行吗?

    郭靖觉得脖领子给薅的,真不得劲。这不是流氓吗?哪有这样的!都什么时代了,还逼良为娼啊?我郭靖可是顶天立地的处男!

    杨康拣了黄蓉的打狗棒,又很顺利地扒了一个瞎,就得到了丐帮几个不开眼的傻冒儿的信任,于是就大摇大摆地以未来帮主的身份去湖南岳阳的君山开会去了。这就是一个意外,不过杨康的脑子快,于是迅速地构筑了一个挺宏伟的蓝图,能实现这计划,那自己就阔了!不过当几十万破衣烂衫的叫花子的头儿,也挺憋气的,总算是一个一跺脚、哪儿都颤的大人物了,埋汰就埋汰点吧,凑活吧。

    杨康在外屋琢磨宏伟蓝图的时候,穆念慈正在里屋洗屁股,心里有点慌,这月的例假怎么还没来?我尻,不是怀孕了吧?要是真有了,这孩子是谁的?心里还真没底。照例说,应该是杨康的,跟他弄的次数挺多的,也把自己给尿了。不过跟欧阳克也弄过几回,他每次都把自己弄的一塌糊涂的,也不知道他尿没尿。说真的,跟杨康弄,虽然非常的甜蜜,但好象还是欧阳克厉害,那滋味,那刺激!穆念慈就觉得下面一个劲地痒痒,就伸手去抠……

    杨康开始分析自己的局势,现在丐帮也不怎么消停,据说净衣帮和污衣帮闹的挺热闹的,自己初来乍到的,本事又有限,看来得拉拢一帮,对付另一帮,对了,就是这主意。杨康就想到了净衣帮的彭长老,那哥们整天神道道的,还一个劲地往穆念慈的身上踅摸,看来是个色鬼,好色,就保不齐贪财,有毛病就好办了。其余的一个个装模做样的,看起来不那么好弄,对了,就从彭长老身上下手,有个帮手总好的。至于怎么弄?这不是现成的么?穆念慈。

    黄蓉坐在屋里“吧嗒、吧嗒”地流眼泪。这男女关系的事,太复杂,这老天爷是怎么安排的?想不到郭靖看起来老实巴交的,都已经是订婚的人了。难道是一个外表憨厚,内心奸诈的小人?不可能!靖哥哥开始对自己好的时候,可不知道自己是姑娘。那他干吗不告诉自己他已经是订婚的人?也不能怪他,没问呀。和郭靖在一起的一幕一幕就来了,答案很简单了,郭靖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

    郭靖坐在屋里发愁。这男女关系的事,太复杂,这老天爷是怎么安排的?蓉儿多好呀,没有比黄蓉更好的姑娘了。虽然有点单薄,不知道能不能多生孩子?华筝肯定是能生的主儿,要不然娘也不能答应,娘会看女人。就是不要孩子,也愿意跟蓉儿在一起。不行,老郭家可就我这一脉单传,没儿子不就断了香火了?那就对不起祖宗了,那事不能干。要不就都要?能行吗?心里有了一个人,还能不能装下其他的?不是那么难办的事吧,娶华筝为了传宗接代;娶黄蓉为了自己的爱。挺好!能行吗?

    门“噶嘣”一响,郭靖吓了一跳,就看见黄蓉披着月光站在门口,她真美呀!黄蓉看着愣恪恪的郭靖,满腔的柔情想对他倾诉,还有自己想好了的事情。郭靖一个劲地发懵,怎么蓉儿今天又不一样了?她要干什么?

    黄蓉回头看了看这夜,云很浓,月亮在云里穿梭着,似乎是一种微笑,笑看着这人世百态,云把月光遮掩,似乎在替自己害羞,然后,再出来,笑。有什么可害羞?有什么可笑?我和我爱的人在一起,我们幸福,也可笑?

    郭靖在哆嗦了,他一面想着自己的原则,一面在回味那甜蜜的、要把自己带走的吻,还有那惊慌的一握,梦里不断出现的火热。黄蓉没有犹豫,生死相依的岁月,愁肠百转的相思,今天,就要融合。她伸手把门关紧,靠在门上,反手把门闩杈紧。郭靖更晕了,这,这,这是要干吗呀?觉得口干舌燥的,心乱跳。黄蓉看着郭靖,看见他在哆嗦,在咽唾沫,同时看到他眼中跳跃的火苗,那眼睛里有自己。郭靖看着黄蓉,看着她起伏的胸脯,看到她流水一般的明眸中飘荡的柔情,那里有自己。

    “这么晚了,你干吗不睡觉?”这气氛太炙烈,受不了,郭靖决定还是得说点什么。“我睡不着。”黄蓉有点心慌,这样,他会不会以为自己轻浮?“睡,睡不着呀?”郭靖站着,双手抠着桌面,肚子靠在桌沿,舒服点了,至少不那么胀了。黄蓉有点着急了,这态度还不明显?你在那儿干吗呢?郭靖是着慌的,这么对峙下去,准出事呀,会出什么事?是不是自己总想的那种?郭靖,你可得坚持住喽,这是大事,大事不能糊涂。你不是已经想好了吗?不就是要他吗?黄蓉,你那些主意都哪去了?你不能在这当口逃跑吧?就是有点想跑,不过门被自己锁死了,跑不了。

    “这灯真刺眼呢。”“蓉儿。”“吧唧、吧唧”……

    得用个什么招让彭长老把穆念慈弄了呢?还得被自己捉奸在床,杨康可下了工夫了。

    彭长老是很看重杨康的,不是因为他贪恋穆念慈的美色,是杨康手里的打狗棒,那是权利。在丐帮这么多年,爬到了长老的位子,没点本事是不行的。说杨康是洪七公的徒弟,那是扒瞎,洪七公通天的神通,不可能教出这么草包的徒弟,彭长老就是看中了杨康的草包武功,那是一个容易控制的条件,控制了杨康,那么就控制了打狗棒,有了打狗棒,嘿嘿,老实不客气,我就是第一人了。所以彭长老把杨康和穆念慈接到自己的宅子里住,给他们一切方便。杨康邀自己到他们住的别院喝酒,这也是接近的机会,彭长老当然乐了。

    屋子打扫的挺干净的,看来穆念慈是一个不错的女人。想到穆念慈,彭长老就有点想法了,穆念慈是北方姑娘,没有湖南妹子这么水灵,不过那健美的身材实在是一种诱惑,罕见的长腿,还有那高耸的胸脯。这杨康跑哪去了?买酒去啦?不必吧!彭长老坐在外屋东张西望的,等的有点不耐烦了,就看墙上挂的字画,也是一个自诩风流的人物。怎么里屋有“哗啦啦”的水声?大白天的,谁在洗澡?不会是穆念慈吧?!

    已经有好多天杨康没有和自己亲热了,虽然他嘴上没说,而且对自己很体贴,穆念慈知道,牛家村残屋里的事情不可能不在两人之间造成阴影的,毕竟自己的身体是不干净的,而且是那么的肮脏。今天很意外,杨康对自己非常有热情,吃完午饭就搂住自己要亲热,真想呀,可大白天的,是不是有点害羞?但还是答应了,要把最好的自己给他,让他快乐。外面有脚步声,是阿康回来了?他刚才说是要去买点东西的。多想他跟自己一起来洗澡呀。

    “阿康,你来帮我搓背,好不好?”穆念慈背对着门,她从澡盆里站起来了,流畅的曲线展露无遗,丰润的屁股得到温水的浸润显得更加光滑柔润,那腿,那腰,那背。彭长老觉得自己被撩拨起来了,还有点犹豫,不过美人当前,玉体横陈,不由得欲火如焚,并不在乎穆念慈的反抗,不是有慑心大法么,对付杨康就更简单,也如法炮制不就行了么?

    “你是谁!?”穆念慈感到背后男人的手与杨康的完全不同,虽然同样的细软、温暖,但显然是不同的,而且他身上有一种与杨康不同的茶香。准备自卫的时候,穆念慈感觉自己被那精光四射的眼睛给迷惑了,并且就那么渐渐地沉迷了下去,神智似乎还清醒,是在挣扎的,不过攻击过去的拳脚变得无力了。“美人,你真美,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就这样身不由己的靠到男人的怀里了?肯定是邪术!一阵冰凉的感觉从心底升起来了,自己的确是又落入了另一个不知如何解脱的噩梦中了……杨康看的很清楚,甚至在看到彭长老的眼神时,自己也不由一阵迷糊,那是什么样的功夫?如此神奇?要是可以学到手,多好!杨康改变了主意,不想再控制彭长老了,或者可以依靠他,用一种依附的关系见机行事。至于穆念慈,本来就是一个可利用的武器,就作为奉献忠诚的饵吧。彭长老引导着赤裸的穆念慈,开始……

    阳光从窗子斜射进来。郭靖醒了,疲惫和那种不能言表的满足感还在身体里盘旋,不想动,也动不了,黄蓉还依偎在自己的胸前甜甜地沉睡。她真好看,柔软的长发倾泻着,掩住了脸颊,睡得象小孩,那么甜蜜、沉静,还流口水,把自己的胸前弄的湿湿的,真软,她真好,这辈子就从来没有这样快乐并幸福过。郭靖拉过被子,掩住黄蓉裸露在外面脊背,凉凉的,着凉了可怎么办?心中的柔情蜜意是没法表达的,最明确的就是怜惜,蓉儿是最好的。不过稍微有点慌,自己每天早晨都矗立的那东西现在也不例外地站起来了,捅在黄蓉那柔软的肚子上,不用说不那么舒服,尤其是那肚子的一点点动,郭靖觉得自己憋不住了,想再搞一次,非常想,昨天晚上黑漆麻乌的什么也看不见,就是在一种紧张和冲动中拼死冲锋,记忆中就是一片温柔,一片湿滑,还有柔软,还有黄蓉那荧荧的泪眼,还有自己爆发时那空虚和慌,现在,要是……郭靖不敢往下想了,不能那么做,不知为什么,真的在黑暗中,似乎就抛去了好多顾虑,可以自由自在地享受快乐,而这样真切地看着黄蓉,郭靖就紧张,同时还舍不得把她叫醒。但想看看她的脸,就伸手过去拂开那柔软光泽的秀发。黄蓉动了一下,郭靖连忙松手,那头发就瀑布一般再次倾泄,阳光中留下一道彩虹一般的晕。

    “很舒服,哈?”杨康看着心满意足的彭长老,他全神戒备着,防备着彭长老的邪术,同时防备他的进攻。彭长老对杨康的表现很意外,根本就不象一个妻子被别人迷奸后的丈夫,还不想杀杨康,他还有用,彭长老微微一笑,“杨兄弟好福气,有这样的尤物常伴身边。”他也戒备着,不过发现杨康表现得象一个怯懦的男人,于是和彭长老本来就认为的那种绣花枕头的形象吻合了,“事情已经出了,想怎么办?”知道底牌就容易处理的多,彭长老决定尽快地知道底牌。“你这样的禽兽……”杨康其实并不怎么怕彭长老,他掩饰了自己的真实武功,真动手的话,那九阴白骨抓也不是好惹的,但他必须表现得如同一个害怕的小男人,看到彭长老眼中的凶光时退缩。彭长老冷笑着,“没有我,你虽然有打狗棒,但还是当不了丐帮的帮主。”杨康装做痛苦地思忖,好象是最后有了一个决定,“我要当帮主,要学你的功夫。”彭长老笑了,“好啊,我每月的处三、十一、十九三天过来传授你功夫,好不好?”

    穆念慈好不容易从眩晕中清醒过来,感到身体被折腾得筋疲力尽,下身火烧火燎的,听到杨康和彭长老的对话,穆念慈觉得自己的心沉到了谷底,那是怎样的一种心碎呀?外面正在洽谈一个以自己为代价的生意。

    “怎么样?还疼么?”杨康走过来,那眼神是温柔的,还有达成协议的兴奋。穆念慈一阵心酸,用被子裹住自己的身子,转向墙,不能看杨康,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怕自己会开始恨他。“没跟你商量,是我不对。”杨康坐在床边,“这的确是我特意安排的……”穆念慈是想到了的,并由此开始怨恨,现在听杨康直接承认了,反倒有了一种特别的情绪,期待一个理由。“……我怕你会不同意。其实,我们势单力薄,武艺低微,?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