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6 部分阅读

    人,不过马大元不是穷人,他保持着世家子弟的习惯,喝酒要喝好酒,如果是劣酒,那就不如品茗代酒,白世镜可受不了喝茶,他知道自己永远也没法象马大元那样清雅出群,自己还是好吃、好喝、好热闹,喜欢马大元是因为马大元的确好,而且……白世镜不敢再涉及这个而且了,他眼前浮现出一个娇滴滴的少妇的脸,她那么白嫩,脸颊从来没有脂粉,但依然带着胭脂的润泽,那目光如同荡漾的秋水,总是水汪汪的,腼腆含羞……白世镜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耳光,还他妈的想!只有马大元那样的人物才配得上她!你就是一个趴在井底的癞蛤蟆!不过白世镜没法把这个影子抹去,也根本就不想抹去,从马大元和康敏成亲那天起,康敏娇美的影子就深深地在白世镜的心底扎根了,于是白世镜玩命地练武,玩命地工作,怕自己闲下来就会相思,在夜晚,白世镜无数次地想象着康敏的身体,无数次地被那涩涩的含羞从睡梦中惊醒,他觉得自己罪恶,觉得自己肮脏,可不能断绝,他不敢在马大元不在的时候登门,这是最后的顽抗,和自己龌龊的欲望做着最后的顽抗,但是一旦马大元回来,白世镜就迫不及待地……他知道自己是没救了,不过能见到她一面,真好呀!十几年了,岁月似乎不会改变她的美丽,她依然那么娇滴滴的,依然有那么好听的声音,依然使自己刻骨铭心。

    康敏坐在窗前,就这么坐着已经有段时间了,她并没有期待乔峰的到来,或者马大元可以回来,她很清楚自己要干什么,她也不期待奇迹的发生,奇迹是那么遥远的事情,不值得期待,只能靠自己,没有自己不能做到的事情,康敏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康敏看见了正在过桥的白世镜,她有了主意,虽然她不喜欢白世镜,觉得白世镜那张麻子脸很丑,但康敏知道白世镜在想什么,这就是可以利用的,利用他干什么?康敏突然觉得有点战栗的感觉,同时内心有一种冷冷的快意在蔓延,来吧,享受这过程吧!

    “嫂子,大元不在么?”没有发现马大元的影子,白世镜就觉得紧张,他把酱牛肉和酒放在八仙桌上,觉得很别扭,不敢看康敏,似乎有点不一样。“他出去了,一会就回来。”康敏本来是打算直接勾引白世镜的,她稍稍改变了一下手段,知道象他们这样自诩为侠客的男人都有一些奇特的挣扎,他们不能容忍女人的淫荡,或者征服一个苛守贞节的女子比和一个荡妇交欢要来劲的多,康敏没有太直接,她仅仅是让自己的领口稍微敞开一点,露出一抹粉嫩的肌肤,她对自己的身体很有信心,虽然已经三十四岁了,保持得很好,应该不输于小姑娘,这有天生丽质的因素,同时还需要精心的呵护,没有生孩子也是一个原因,少女的娇嫩加上少妇的风韵,康敏很耐心地等待着。她知道白世镜正在贪婪地浏览着自己,目的就是这个。虽然已经入秋了,天气依然闷热,白世镜现在觉得更是热得受不了,尽量地收敛自己的目光,可康敏那单薄的衣衫下包裹的婀娜动人实在不能回避,她似乎在伤心中,她神情淡淡的有一种憔悴,她的脸上还有一片红肿,她怎么了?发丝有点凌乱,这与平时那端丽秀雅、一丝不苟的形象不大一样,却格外地有一种勾魂夺魄的力量,让人不由自主地要怜惜她,想拥抱她,白世镜觉得自己的屁股似乎有针在扎,坐不住,还没法管制自己都觉得贼溜溜的眼睛,自己的眼睛一个劲地要从那微微敞开的衣领往里钻,想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美妙,她的确太美了,那肩膀,那神秘起伏的胸脯,哦,那腰肢,坐在凳子上,变得浑圆饱满的屁股……白世镜掐自己的大腿,希望能清醒一点,他口干舌燥,他看见一颗晶莹的泪珠从康敏的眼角滚落,沿着那莹润的脸颊,滴下去,落在胸脯的绸衫上,顺着那流畅的曲线继续滚动,凄清、优美、憔悴、充满了诱惑……“嫂子,这是怎么了?”白世镜站到康敏的背后,他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肯定发生了什么,真受不了她这样的哀伤,想伸手过去把她搂在怀里安慰,可那是一个疯狂的举动,马大元随时可能回来,不能对不起自己景慕的马大元,也不能亵渎自己心里最圣洁的康敏,怎么办?康敏的身子倒过来,她靠在自己的身上了,她哭了……

    白世镜手足无措了,他不知道是怎样的哀伤使康敏哭得昏了过去,白世镜僵住了,发现靠在自己腹部的身体正在瘫软,白世镜才从自己的遐想中清醒过来,有点慌,“嫂子!嫂子!”白世镜惊慌地伸手扶住康敏,这是第一次接触这梦中才出现的身体,白世镜象被蛇咬了手指,比蛇咬还要厉害,想收回手,突然就愣住了,那感觉比想象的要美妙百倍,那接触是细嫩柔软的,还有那充满了诱惑的弹性,虽然隔着单薄的衣衫,白世镜清晰地感到了,他觉得自己在发胀,热血在翻涌激荡,下身前所未有地达到了爆发的边缘……

    康敏躺在铺着竹席的软榻上,她知道白世镜还在挣扎着,男人,哼,贪婪而肮脏,谁也不能免俗!

    这是唯一的机会吧?白世镜焦躁地在软榻前踱步,双手搓得沙沙地响,他觉得很难受,康敏现在是没有知觉的,马大元也不在,如果能亲一下那红润的薄唇,就是死了也值得吧?不行!白世镜,你应该是正直的侠客,别人都这么说的,你自己不是也一直就为此骄傲着么,你应该遵循着侠客的准则,其实就是平常的百姓也应该遵循这“朋友妻,不可戏”的准则吧?不过,不过这诱惑要怎么才能抵挡,一下,就亲一下,她不知道,没有人会知道的,对,就这么干!不行!白世镜,你这么干了,虽然别人不知道,你自己不是清楚的吗?你就再也不是你一直要做的侠客了,你龌龊、卑鄙,连最下贱的人也不如,你能不能那么干?

    康敏觉得有点恶心,她从眯着的眼睛缝隙中看到白世镜脸上的每一个麻子都肿胀起来,红红的,更丑陋了。丑陋有什么关系?康敏嘘了一口气,似乎是慢慢地醒转了,“水。”

    白世镜浑身哆嗦着,他坐到软榻边上,他把康敏的头托起来,万千柔丝,还有那阵阵幽香,白世镜的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地响……白世镜终于抵挡不住了,他把水碗摔到地上,水和水碗碎裂了,“叮当”地响着,顾不得那么多了,白世镜使劲地把康敏搂在怀里,使劲地搂,他没有注意到康敏的眼中有一丝狡黠的笑意,他也顾不得随时会回来的马大元了,他吻下去,虽然康敏似乎做出了拒绝的姿态,他依然固执地吻下去,他不敢摸她,就那么搂着,用自己的胸膛和胳膊去感受那奇妙的柔软,就是吻了,这是最大的享受了,不奢望更强烈的刺激,不奢望其他的,这吻真好,她的唇多润呀,接受了自己的热情,本来冰凉的嘴唇正在变得温暖、湿润,开始是逃避的,但……康敏很得意,但白世镜嘴里的味道实在不怎么好,是呀,一个叫花子有什么好味道?这些不适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经上钩了。康敏掌握着火候,她知道白世镜还在挣扎着,她把自己准备好的推拒改成了拥抱,她拥住白世镜的身体,并且加速了自己的呼吸,她看到白世镜痴狂的样子,面对那有点诧异的眼神,康敏很妩媚并且羞涩地给了一个鼓励的眼波,然后合上眼睛,张开自己的嘴,用舌尖轻轻地一挑白世镜那火烫的唇……白世镜有点晕,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反正这变化是奇妙的,不能抵挡的,一辈子也没有得到过的温柔在这一刻来临了,他感到了康敏的热情,是啊,马大元不能生孩子,也许……白世镜的思维是混乱的,他就笨拙地接受着这奇妙的吻,他不知道舌头的纠缠如此的美妙,但想到罪恶,白世镜就有点发懵,不过还是无法拒绝。她的手臂如藤蔓一般缠绕着自己的脖子,她的手在自己的后脑和脊背上徘徊着,是紧张,还是舒适?狂躁似乎在减退,剩下的是享受,身体还是激烈地颤抖着……“呵,呵……”彼此喘息凝视着,这喘息似乎在燃烧着什么。“不行!”白世镜想离开这充满了诱惑的罪恶,但他的目光还是使劲地盯着康敏被自己揉开的衣领,娇嫩的肌肤看到的更多了,泛着粉嫩的光泽,接触到了那奇妙的突起,还有那神秘酥嫩的沟,那对突起在颤动着,那肌肤似乎在召唤,要把自己的尊严给彻底地搞垮了。这是白世镜最后的一次挣扎。“给我一个孩子吧!”这个理由似乎很来劲,谁都知道马大元不能生孩子。康敏觉得这理由挺好的,而且不至于让白世镜觉得太害怕。“就因为没有孩子,大元打我,我要一个孩子,那样就可以继续幸福。”这样是挺好的,至少这不是淫荡。白世镜懵了,他觉得康敏更美丽了,他没有拒绝康敏的拥抱,他体会着康敏把她的芳唇吮住自己的嘴唇的甜蜜,什么都不在乎了,就要这美好,白世镜再次搂住康敏,禁不住伸手抚摸着那光洁柔腻的脊背,轻轻地,温柔地,也不失急切地,他弄明白了目的,罪恶的感觉好一些了,这似乎不是背叛,在自己得到幸福之后,还可以帮助一下他们,挺好的……

    “你躺下。”康敏微笑着,伸手把白世镜按在软榻上,她觉得没有经验的白世镜真的很差劲,就知道使劲地揉,重要的部位都没有得到快乐,还不如主动点痛快。白世镜躺下,随即就坐起来,因为下身挺得厉害,这多少有点害羞。康敏笑了一下,转过身子,“把衣服脱了吧。”她的声音不那么确切,飘呀飘的,但具有一种磁性,白世镜虽然没有搞过女人,大概是知道这过程的,想到梦幻成真,就一阵急切,不过紧张,还害羞,象一个小男孩,这滋味也甜蜜,白世镜觉得现在就是自己这辈子最美好的时刻。他目不转睛地看着那白色的衣衫从康敏的肩头滑落下去,犹如太阳出来后散开的云雾,一切都清晰了,那修长柔美的后颈,优雅圆润的肩胛,虽然仍有一件贴身的内衣包裹了肩胛以下的身体,可曲线清晰了那么纤秀婀娜,裸露的肌肤闪烁着晶莹的光泽,让人沉醉、痴迷。康敏回过头来,把羞涩的眼波留在怔怔的白世镜的身上。就是这一瞥,白世镜从一种痴迷中振奋了,他变得痴狂,他从背后猛地扑过去,死死地搂住她,咬住康敏的后颈,他的手伸向梦中千回百转的妙境,得到的是比梦中要美好千百倍的美妙,他使劲扯开康敏的胸围,然后抓住那酥嫩柔软的乳房……“哎哟。”康敏失声惊叫了一下,这样粗暴的对待是全新的经历,无论是自诩风流的段正淳,还是刻板的马大元,都没有带来过这样的感觉,乳房似乎要被揉碎了,有点疼,不过很好,还有那很使劲的咬,康敏顺从着被白世镜按倒在软榻上,感到自己的衣服被粗暴地扒掉,他使劲地撕扯着裙子和裤子,还没有准备得太充分,他只把裤子剥离了屁股,就迫不及待地顶上来了……

    “大元,是不是什么事情不痛快?”白世镜想找一个理由推脱掉马大元的邀请。“没什么,我就是想喝一杯。”马大元觉得白世镜是有点不自然,不过没在意。看来不是发现了自己和康敏的私情,白世镜稍微松了一口气,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马大元,不能让他知道,一方面实在是自己对不起马大元,另外,白世镜知道马大元虽然表面木纳,其实是一个非常精细的人,他恩仇必果,而且武功高强,那锁喉擒拿手是江湖上数得着的厉害。畏惧是一回事,主要是愧疚,白世镜受不了这种被良心谴责的滋味,但实在不能离开康敏。“待会儿,帮主可能要到信阳,我得准备一下。”白世镜就是想推脱掉。“是么?帮主不是在洛阳么?”听到乔峰要到信阳来,马大元多少有点不自在,或者他现在来不是什么好时候,马大元很担心康敏会不会把秘密说出去。本来就是一个瞎话,想不到马大元居然如此重视,白世镜有点答不上来。马大元没有细问,他点头,“那么你告诉帮主,我去荥阳了。”“你不想叫帮主?”“目前不想。”马大元没有再说什么,他独自一人离开。白世镜觉得马大元的确有些不寻常,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信阳下关巷的一个灰墙小院门口的台阶上有一朵鲜艳的玫瑰,白世镜看到了,他快步走到门口,弯腰把玫瑰拣起来,放到鼻端嗅了嗅,就是这个味道的,手指被花蔓的尖刺扎了一下,有点疼,一滴鲜血涌出来,白世镜吮了吮,迈步进去,反手关好了院门。

    “世镜,这样能维持多久?”康敏站在白世镜的背后,双手轻柔地给白世镜揉按着肩头的肌肉,那肌肉很紧,白世镜也很强壮,还粗暴。“到你怀孕。”白世镜唯一能使自己不那么难受的理由就是这个,他知道马大元还是那么的信赖自己,这信赖真让人受不了,面对马大元是一种折磨,不过实在还是不能把自己的脚步拦阻在这小院的外面,因为给自己带来无比快乐的人就在小院里等着自己。“现在……”康敏没有把话说完,她幽幽地叹息,离开白世镜的身边,走到帐帘低垂的床边,撩开帐帘,在床沿坐下,弯腰脱掉鞋袜。除了用这身体把白世镜牢牢地绑住,还必须有一个安排,对。康敏团膝坐好,伸手揉着自己的脚,多好,连这脚丫都这么完美。“你怎么了?”白世镜被那一声叹息给迷惑了,他转过身子,看着康敏,不由自主地把目光聚焦在那玲珑通透的脚丫上。康敏低垂着眼帘,翻身坐到床里,帐帘垂下来,挡住了视线,里面微微晃动着,能想象到里面的春光,白世镜情不自禁了,所有的焦躁不安在这一刻都消失了,剩下的就是对快乐的渴望。

    白世镜急切地脱光了衣服,光溜溜地走到床边,低头看了看还软垂的阴茎,好象不那么精神,他伸手撸了两下,觉得还是不怎么带劲,索性不管了,反正待会儿肯定能行。他撩起帐帘,马上就看见康敏赤裸的脊背,这个身体已经变得熟悉,仍然那么地勾魂夺魄,白世镜喜欢那雪白娇嫩的肌肤,喜欢那流畅的曲线,喜欢那纤细的腰肢下浑圆的屁股,她坐着,双腿曲在旁边,屁股非常性感,腿也是,那臀瓣中间的臀沟依然神秘曼妙……效果达到了,阴茎已经有感觉了,象一门调整焦距、等待发射的大炮一样慢慢地抬起头,龟头从黑糊糊的包皮中一点一点地露出来,红艳艳的,白世镜对自己的鸡巴很满意,插入的时候,康敏那种有点艰难的表情总是使白世镜疯狂,同时也是对这鸡巴的肯定吧?白世镜伸手在只留下一片毛茬的小腹摸了摸,这是按照康敏的要求刮掉的,凉飕飕的,摸上去象扎里扎煞的胡子,直插到底,小腹紧贴在康敏的嫩肉的时候,她就兴奋得不得了,她兴奋了,自己也就得到了快感,似乎现在有点长了,是不是该好好地修剪一下?白世镜看到康敏解开了盘在头顶的头发,秀发瀑布一般倾泻下来,是一道奇妙的辉迹,一样是诱惑,白世镜过去从背后搂住康敏,闻着秀发的味道,一手抓住康敏的乳房,另一只手就顺着腰身滑下去,往那娇嫩的臀沟里探。康敏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她向床上趴下去,静静地感觉着白世镜那粗糙的手指剥开阴唇的舒适和一点刺痛,挺好的,现在白世镜至少不是象刚开始的时候那样就知道高歌猛进了,他也懂得调情了,康敏用手轻轻地揉搓着自己的肉头,一点一点地增加力量。

    白世镜使劲地扒开康敏的屁股,这屁股白花花的,中间的地方就黑乎乎的,白世镜一点也不觉得埋汰,反而觉得非常的刺激,他没想到康敏的阴毛如此茂盛,覆盖了整个阴部不说,还蔓延到了肛门的附近,这样也好,显得阴户更加的凄迷饱满,的确是饱满的,那两片嫩肉摸上去就是嫩嫩的感觉,黑黑的大阴唇在被触摸的时候会动,挺好的,尤其是剥开肥嫩的大阴唇,里面粉红色的东西展露出来的时候,奇妙就非常的刺激了,简直就是鲜艳,而且黑白分明的对比很强烈,强烈的东西就是好!白世镜趴到康敏的背上,一边继续拨弄着康敏的阴部,一边开始舔康敏的背沟,就顺着脊柱舔,一点一点地,不时咬一口,那脊背就蠕动起来,整个身体都微微地蠕动着,听到那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中夹带着畅快的呻唤,真好!一直舔到尾椎的部位,停留一下,把手离开康敏的阴部,顺着大腿的内侧揉下去,感受着那奇妙的战栗,她的屁股蛋一收一放的,腿也随着抚摸哆嗦着,白世镜不再犹豫了,用自己胡子拉茬的脸颊蹭着娇嫩的屁股蛋,开始把舌头放进奇妙的臀沟里,仔细地拨弄着所有敏感的部位。他不在乎屁眼是不是脏,觉得那蠕动很来劲,尤其是企图把舌尖探进去的时候,那屁眼有力的拒绝,都很有趣……康敏舒服地呻吟出来,她把身子稍稍地侧过去,尽量地展开,以方便白世镜的活动,那灵活湿润的舌头带来的快感,他正顺着阴唇的方向舔过去,在阴蒂上的逗留带来了战栗,康敏加大了自己手指的力量,使劲地搓着乳头,一阵阵酥麻的感觉来了,知道后来还有更强烈的快感,真令人期待呀!这样的交易挺好的,不但可以达到目的,同时还快乐。

    白世镜把康敏翻过来,让她平躺在床上,使劲地把她的腿扒开,一直压到最大的限度,阴部整个展露出来,大阴唇已经盛开了,娇滴滴的,里面的小阴唇也不甘寂寞地蠕动着,洞口湿漉漉的,翕张着,还很细小,不过……白世镜把自己的阴茎贴上去,佯做插入,让龟头把阴道口撑开,看见康敏激动起来,就把阴茎滑开,顺着,刮遍那里,看到康敏失望的样子,白世镜很得意。如此几个来回,康敏就呻吟了起来,那水汪汪的眼睛可怜巴巴地,“快点来呀!你干吗……哦!”白世镜喜欢康敏的表情,被阴茎真正刺穿的时候,她许多紧张,精致的脸颊马上就有一种变化,她皱眉,她使劲地咬紧嘴唇,她把身体挺起来,头尽量地扭到一边,脖子上的经脉突露出来,似乎可以看见血液的流动,她那光滑柔嫩的肚子也会变化,似乎可以看见漂亮的腹肌的蠕动了!白世镜第一下是猛插到底的,不过后来的抽插就不是那样了,于是康敏的表情在每一下的抽插中都产生着变化,随着抽插的幅度,她扭动着,迎合着,躲避着,她的嘴巴张开了,一声一声,或艰难地吭叽,或使劲地喘息,或畅快地呻吟,或就那么屏住呼吸坚持,汗水渗出来,湿透了头发,她笼罩在一层晶莹之中,她动着,享受着。白世镜也大动着,享受着,直到翻涌的热浪不可抑制地奔流、喷射……

    “你真好。”康敏伏在白世镜的胸前,用手握着已经变得柔软的阴茎,轻轻地揉,用自己的乳房在白世镜的胸前蹭着。“你也好。”白世镜喘息着,伸手掠开康敏的秀发,这样可以更好地欣赏她,还残留的红晕使她格外地娇艳欲滴,白世镜知道自己很快就会从癫狂之后的疲惫中恢复过来,然后再痛快一次。“真想永远和你在一起。”康敏痴痴地看着白世镜。白世镜吓了一跳,这是一个令人恐惧的问题,那马大元怎么办?自己是想拥有这个美妙无比的身体的,可马大元是最好的朋友,白世镜觉得突然非常地嫉妒马大元,甚至变得憎恨了,快乐被这些情绪分割了,马大元是拥有快乐的障碍,致命的障碍。

    回到家里,马大元没有看见康敏。“夫人呢?”马大元喝了一口茶,问服侍康敏的丫鬟。“夫人一早就进城了。”“什么时候回来?”马大元突然觉得很别扭,因为在信阳,康敏就没有朋友,她甚至就没有朋友,她进城干吗去?“没说。”“哦,你去吧。”马大元示意丫鬟出去,自己来到卧室里,再次查看了一遍保存书信的地方,放心了,暗格口的那根头发还在,康敏没有发觉这新的保存地,没有证据,康敏就是出去乱说也没什么吧?丐帮不会听信一个妇人的空口白牙。真的,康敏干吗去了?马大元觉得焦躁,赶回来,一是要再次奉告康敏不要乱说,另外,也准备向她道歉,离开的几天,总算弄明白了,自己对康敏依然是那么的依恋。

    /

    看成人小说就上!最新防屏蔽地址:,

    金庸烈女传8

    金庸烈女传第八章:残屋销魂、红肥绿瘦

    桃花岛之行是一次跌宕的行程,但是这江湖悄悄地在发生着变化。历尽磨难的人,还是没有好事得协,总算是保住了性命回到了大陆;洪七公的伤势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利落喽;周伯通重出江湖是找个平衡,正邪的实力不能太悬殊了;总是特别好命的郭靖虽然没有彻底遂了心愿,得到黄药师的同意,不过烟霞岛上的日夜,他已经渐渐地成为了一个顶尖的高手,降龙十八掌加上《九阴真经》的功夫和空明拳,了不起!欧阳克就倒霉了,他整天惦记着黄蓉,没弄到手,还把腿搭上了,差点就失去了生育能力,还好,总算保住了命根子。

    皇宫夜游,郭靖被欧阳锋给打的差点没命,就躲在他老家牛家村曲灵风的那酒肆的密室里疗伤。本来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就热闹了,什么样的角色都来这起哄,一天到晚没个消停的时候,郭靖是糊里八涂啥也不知道了,不过黄蓉是能从了望镜把发生的故事看的一清二楚的。

    这是程瑶珈头回自己出门,芳心可可,只为伊人憔悴,长大的姑娘动了思切,再腼腆的也突然变得大胆了。郭靖在哪里呀?这天涯海角地找,什么时候是个头呀!想见郭靖的念头开始动摇了,还是回家吧,现在真的很累的。前面有一个酒肆,虽然看起来挺脏的,不过是可以歇脚的地方吧,程瑶珈拖着疲惫的脚步走过去,歇一歇,喝口茶,最好是能有客房洗个澡,把裹脚布松松,这脚现在真难受呀,真后悔赶时髦也学着宫廷里的妇人把脚裹了,时髦未必好呀。

    欧阳克远远的就看见了摇曳而来的程瑶珈了,不由心中高兴,这腼腆斯文的程大小姐怎么自己出来瞎逛?欧阳克对程瑶珈是挺满意的,上回让郭靖、黄蓉和洪七公给搅了局,没痛快成,不过程瑶珈的形象已经在记忆中了。虽然没有黄蓉那么清丽脱俗,但程瑶珈可是别有丰韵的大家闺秀,容貌也算得上是绝丽了,很精致,眉毛弯弯的,如柳;眼睛细细的,新月一般温柔;鼻子很娇巧,主要是那小嘴格外地迷人,当真是一点红樱;更难得的是珠圆玉润的一副丰腴的身材,娇嫩白腻的一身白肉;她的下巴是耐人寻味的双下颌;整个人都在一种温润娴雅的温柔之中。江南好呀,江南的女子象水,她没有黄蓉的精怪,没有穆念慈的那种风吹雨打的憔悴,但清新淡雅,腼腆斯文,让人感觉是在春风中,被涤荡,暖洋洋的。度过了危机的欧阳克非常高兴,好久都没有碰女人了,老天爷开眼,给送来了这么一个尤物。

    没有勇气死,还不想离开这留恋的世界,也没有勇气面对这世界,穆念慈是带着一颗被伤害了的、破碎的心来到牛家村的。这里是义父的故乡,把他们的骨灰埋葬了,自己又何去何从呢?还是不能忘怀杨康,那是一个多美的童话。可是自己还有资格去面对他么?身体已经肮脏得连自己都憎恨了,虽然脱离了欧阳克的魔掌,梦中总是在那噩梦中惊醒,还有已经养成了手淫的习惯,不弄到筋疲力尽,就无法入睡,这样的生活还要继续到什么时候?

    好家伙!程瑶珈差点被这残屋的尘土味给呛了一个跟头,这样的地方能吃饭吗?不过是有人的。程瑶珈看见一个说不清楚感觉的男人就坐在屋子的角落里,他真可怜,腿从膝盖以下就没有了,他的眼神真讨厌,多失礼呀,你这样看一个姑娘。见到生人用这样的目光打量自己,程瑶珈的脸红了,见到的男人很有限,被这样肆无忌惮地检查就更没经历过了,感觉那目光在一层一层地剥去自己的衣衫,扫得自己的肌肤都一个劲地发紧,怎么世上有这样无礼的男人?一点羞怯,一点着恼,但程瑶珈决定不理睬他。“店家?有人么?”还是有点慌,虽然提高了音量,可听起来还是象蚊子嗡嗡。欧阳克笑了,“姑娘,我不是人么?”程瑶珈听到欧阳克那显然是调笑的口吻,就更不准备理睬他了,看到一把椅子,走过去,从袖口里取出帕子,非常仔细地擦干净,然后端正地坐下,腿好酸呀,脚也疼,肚子也饿了,浑身都没劲,要是有口水喝就好了,现在,程瑶珈也不期待这破败的酒肆能有香喷喷的清茶了。“姑娘,我这有酒有菜,和不过来同坐?”程瑶珈的一丝不苟是和江湖儿女非常不同的丰韵,那娇怯的神态,也和江湖儿女的飞扬有非常大的区别,欧阳克更乐了,早听说江南淑女的风采了,看来这程瑶珈可以品尝个够的,看那小脚。程瑶珈伸手按住自己的佩剑,真的有点慌,这男人,真讨厌的。

    “店家,来碗面,有……”穆念慈走进酒肆,看到了欧阳克和程瑶珈,这震惊是巨大的,欧阳克的目光落到自己的身上时,穆念慈激灵打了一个寒战。“正好,有了一个小美人,又来一个大美人,两个美人都过来陪公子喝酒吧。”欧阳克手中的拐杖一点,身形已经抢住了门口。“姑娘,你快从窗子走!他是恶人!”穆念慈伸手就抽出自己的单刀,横在胸前,抢步掩住程瑶珈。他当然不是好人的,不过为什么这姑娘这样的紧张?程瑶珈一阵惶惑,却也不由自主地站起来,伸手把宝剑抽出来了,有点慌,剑鞘掉在了地上,要不要拣起来?穆念慈知道这个姑娘和自己不一样,也没想到居然这样的拖泥带水的,更急了,“落在他手里,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两个,谁也走不了!”欧阳克动手了。

    “你不要过来啊!”程瑶珈十分害怕,她没想到这个断腿的男人会这样的厉害,只两招就把那高个的姑娘给点倒了,非常后悔自己干吗要来这破酒肆。“小美人,你乖乖地陪我喝酒,我就不过来好么?”“我不陪你喝酒,你也别过来,我,我要用剑刺你了。”“你刺呀,放心,你不会刺到我的。”他的腿断了,怎么还这么快?快的都看不清楚了,程瑶珈又是惊慌,又是害怕,从小练习的武功就要快记不起来了,只能尽力地挥舞宝剑,但越来越无力了,一个劲地冒汗,要命的是他在摸自己的胸口了。欧阳克见程瑶珈的全真剑法简直不成章法了,更乐了,他不着急制服程瑶珈,要享受她的惊慌,摸上去的感觉真不赖软软的,捏一把,估计是会流水的!呲啦一声,程瑶珈的袖子被撕掉了一条,雪白粉嫩的胳膊露出了一大节。程瑶珈失声惊叫,全真剑法就更乱了,琢磨着是不是要找东西挡住裸露的肌肤。“真是好姑娘呀。”欧阳克舔着嘴唇,伸手从程瑶珈意料不到的方位探进去,扯下她胸口的一片衣衫,顺手还在胸脯上捏了一把……

    穆念慈不忍再看了,这是熟悉的猫逗老鼠的玩意,到最后,程瑶珈是不会逃出魔掌的了。黄蓉在密室里看的好笑,这腼腆斯文的程大小姐和人动手的样子实在是武林中的一个趣话,多少有点好奇,这样下去,程瑶珈很快就会被剥的精光的,真想看看这罕见的一身白肉呢,黄蓉是第一次看到比自己还要白的姑娘。

    程瑶珈不知道要面对怎样的折磨,不过很害怕,害怕的浑身哆嗦,打不过他,根本连机会都没有,不如就听话,陪他喝酒。她坐在欧阳克的身边,伸手使劲地拉着衣衫,还是不行,就把胳膊抱在胸前,低头,一个劲地流泪,“你饶了我,我可以给你钱的。”欧阳克笑着,把拐杖放到一旁,很仔细地打量程瑶珈,那肌肤如透明一般,一阵淡淡的幽香沁人心脾,这样团膝坐在榻上,拥美饮酒的日子,真的是久违了,他伸手过去揽住程瑶珈的肩头,真的是很嫩的,那颤抖的肩头肌肤触手生温,滑腻纤细。“求求你,别碰我吧。”程瑶珈扭动着想躲闪开,第一次被男人接触皮肤的惊慌,实在不能忍耐,那手虽然很暖,很软,同时也很有力,带来战栗。“我怎么舍得不碰你的?”欧阳克稍稍用力,把程瑶珈拥在胸前,看着程瑶珈的挣扎,看着那绣着绽放的牡丹花的丝绸肚兜下起伏的胸脯,看着那胀的通红的脸颊,看着那眼泪汪汪的新月一般荡漾的眼睛,她哭的样子也这么动人,那一扁一扁的小嘴,抖动的下颌,还有那推拒的藕臂,欧阳克春心大动,张嘴就咬住程瑶珈肉乎乎的小手,使劲地用手掰开她挡在胸前的胳膊,她的胸脯应该比这丝绸的肚兜还要滑软,还要细腻……穆念慈闭上了眼睛。黄蓉的心跳加速了,这是第二次看到男人对待女孩子了,第一次是穆念慈主动地对杨康,现在,欧阳克展示出来的是一种狂野的东西,看着程瑶珈那娇艳的身体在暴力中飘摇,那是一种很特异的感觉,猛烈,刺激。黄蓉感到一阵急促,身体慢慢地产生了变化,那种老是纠缠自己的感觉改变了一种味道,盘旋着,从那里开始向全身弥漫了,带来了一阵麻痒。看着程瑶珈那酥嫩柔软的胸脯在欧阳克的手中怪异地改变着形状,黄蓉就不能把自己的目光从那好看的胸脯上移开了,怎么程瑶珈的胸脯也这么饱满的?虽然没有穆念慈的那样高耸挺拔,但那晶莹细致的乳房实在是很美,而且乳头居然是鲜嫩的粉红色的,一个罕见的尤物,穆念慈的就不是,那是褐色的,勃起的时候才有点红,可程瑶珈的就那么粉红,慢慢的勃起后,就琥珀一般晶莹通透起来,有一种忍不住要过去咬一口的冲动。自己的是什么样的?……乌黑的秀发掩住了半边脸颊,程瑶珈用最大的力量从欧阳克的怀里挣扎出去,蜷缩着屋角里,顾不得脏了,肚兜已经被扯掉了,整个上身都暴露在空气中,羞怯,害怕,程瑶珈本能地捂住胸口,“你别过来!”这是程瑶珈这辈子最大的音量了,觉得自己害怕得要疯掉了。“不过来,也好,可是我现在就是想要女人,又怎么办呢?”欧阳克把自己的外袍甩在一旁,腿虽然没有了,这身体还强健,威猛。“她!”程瑶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指着动弹不得的穆念慈,话一出口,就有点后悔了,这姑娘曾经要保护自己的,可有什么办法呢?不然,遭罪的就是自己了。听到的人都吃了一惊。穆念慈也想不到这个腼腆斯文的姑娘会这样。黄蓉更是震惊了,早知道程瑶珈是这样自私凉薄的人,当初就不应该救她。欧阳克乐了,“好呀,你过去把她弄过来吧。”

    穆念慈没说话,连咒骂的力量都懒得花了,她看着程瑶珈把自己的外衣脱下去穿上,说实话,穆念慈也觉得程瑶珈非常的美,现在不觉得了,她厌恶她。程瑶珈是心慌意乱的,她不敢面对穆念慈的目光,不敢面对欧阳克的目光,内心是羞愧的,也挣扎,但很快就释然了,我保护自己有什么错?我没有力量保护别人的呀,只要自己不受到伤害,不就可以了么,在粗野的男人的怀里的滋味你们知道么?多可怕呀。只有顺从才可以吧?程瑶珈抬头讨好地冲欧阳克一笑。

    这样的妙人还真罕见呢,欧阳克笑着。穆念慈的衣服对于程瑶珈来说瘦了,而且长,不过包裹在那动人的身体上,线条得到了充分的展示了,她动作的时候,能感到绷紧的衣衫下面肉体的不安,很奇妙的视觉冲击呢。“把她的衣服剥光。”欧阳克玩味着程瑶珈的怯懦,看着她的小手解开穆念慈的衣带,对穆念慈的身体已经失去了兴趣,就觉得程瑶珈好玩。程瑶珈还是有些犹豫的,她觉得穆念慈的目光象在自己的身上燃烧,真烤人呀,她颤抖着,还是不敢去揭开穆念慈的肚兜。“你来吧,或者他在我身上发泄了,就不会伤害你。”穆念慈平静地说,慢慢地合上眼睛。程瑶珈哭了,她觉得自己被深深地刺痛了,开始恨穆念慈。你神气什么?你干吗非要表现成这样?想使我感到卑微?你没有我好看的,你的皮肤也不行,穿的都是什么呀!这样的粗布,连内衣也不知道弄好一点的,看你那风尘!程瑶珈伸手扯掉了穆念慈的肚兜,看到穆念慈微微动了一下,那饱满高耸的乳房产生了一阵波动。“裤子,还有裤子,要全部剥光。”欧阳克笑着,觉得自己捕捉着程瑶珈内心最细致的变化的感觉真奇妙。看到穆念慈浓密的阴毛,程瑶珈觉得真脏,你看,你的这里都什么样了,女人的阴唇是这样的么?应该贞洁的,你看,都黑了,还象小孩的嘴一样咧开着,真的,她的这地方怎么这么厚呀?程瑶珈还是好奇了,这也是第一次看到一个成熟女人的阴部,和侍侯自己的丫鬟的那种薄薄的一条缝是那么的不同。“把她的腿打开,对,好好地给她摸,直到出水了为止。”程瑶珈扒开穆念慈的腿的时候,感觉是有点奇怪的,那腿真的很结实的,也软,但和自己的不一样。“你揉呀!”欧阳克身手在程瑶珈的腋下掐了一把。“怎么揉呀?”程瑶珈委屈地哭。“连这都不会!把你的手,放在她那儿,对了,顺着来,戗着来,你自己琢磨,那有个洞,抠一抠。”程瑶珈觉得自己表现得越顺从,欧阳克对自己的态度就越好,已经习惯了别人对自己好了。不过觉得真脏,那是尿尿的地方,自己的手是干净的,自己的手多白呀,她的那里又显得那么的黑,那乱蓬蓬的阴毛搔得手背痒痒的,还有那肉,颤抖了起来,似乎在蠕动了,什么时候才出水呀?程瑶珈有点不耐烦了。被指甲刮疼了,穆念慈哆嗦着,一个劲地吸气,还是有感觉了,那里已经适应了手指的揉搓,不过程瑶珈的技术很糟糕,舒服一下,就肯定会被弄疼,你就不能好好地弄呀!穆念慈感到一阵烦恼……原来可以这样的,黄蓉的心跳惶惶的,得找机会试试,不然晚上睡不着的时候真恨不得用脑袋去撞墙呢,最好是靖哥哥来给自己弄,他肯么?用手摸自己尿尿的地方?黄蓉咬着自己的嘴唇,把目光投向郭靖……“湿了。”程瑶珈这才松了口气,把被沾湿的手指在穆念慈的肚子上抹着,还是觉得脏,她的肚子动的真厉害,看到穆念慈急促地呼吸着,表情很痛苦,程瑶珈就更满意自己的决定了,不然自己就要接受这样的酷刑了。“你过来,帮我把裤子脱了。”程瑶珈愣住了,想不到这要求是一步一步地增加的。“你他妈的干不干?”欧阳克伸手就薅住程瑶珈的头发,“哎呀!撒手,我干呀。”“别他妈的磨蹭!”欧阳克并没有松开程瑶珈的头发,但不在撕扯了,让程瑶珈保持着姿势,看着程瑶珈哆嗦着伸手解开自己的裤子。这是一种怎样的心慌?程瑶珈不能别开目光,她被强迫着看到了男人的东西,也是浓密的阴毛,更浓密,甚至在小腹攀爬,大腿根和屁眼那儿也毛乎乎的,那是一个正在缓缓抬起的巨大的肉棒,狰狞可怕,也脏,黑乎乎的,包皮最前端在慢慢地沿展,似乎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肉棒的上面若干粗大突起的经脉也在膨胀,红色的细血管也很清楚了,末端还挂着一个深褐色的肉囊,老头的脸一般皱着,里面是两个蛋一样的东西,很大,很丑陋呀!手被欧阳克抓住了,程瑶珈一哆嗦,想逃避,可无处可逃,自己的手被按在那吓人的东西上了,热,还有那扩张的脉动,“好好地给我揉!”欧阳克的脸通红,那目光变?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