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5 部分阅读

    了,咱们应该畅所欲言吧?期待大家从沉默中走来,展示你们的风采,谁都有光彩照人的一面,就是看你们想不想享受那轻松的欢乐时光。希望一个聚会,文字的聚会,思维的交流,经历的展示,多美好!多痛快呀!

    我得努力一点,虽然最近觉老不够睡的,不少人认为我肯定是老干少儿不宜的事,以至于整天眼泡都是青的。我干什么他们也管不着吧?我高兴。我能做的就是上班把自己手头的活干好,下班把自己的心给弄舒坦了,当然还有妻。今天吃的格外好,刚从爸妈那儿回来,精神头格外的足,反正妻也不让我碰她,就坐下来编故事。我打字快!)

    话说杨康当了…………当了金国的什么使来的?反正是给鞑子办事了,他大摇大摆地带着一帮草包就跑太湖去了,结果就被以陆冠英为首的那帮朝廷不待见的土匪给得住了。说实话,对这出,我意见大了,杨康那拨人怎么说也是正规军,当过兵的弟兄们都知道,正规军那装备和训练是土匪、民兵不能比的,何况那时候金国的军队正经挺厉害的,不然宋朝就那么废物点心了?我怀疑是金庸老先生民族思想在作怪呢。不管怎么着,杨康是被得住了,而且给关在谁进去都迷路的归云庄里了,真没辙了。穆念慈是怎么知道杨康给关起来的?也是个谜。不过不那么写,我这故事也没法编了。

    穆念慈反正是终于见到了杨康。杨康被捆的象个粽子,因为他刚才表现的不好,是很不好,引起了那个深藏不露的陆乘风的重视,陆乘风跟杨康的老师梅超风可有仇。杨康还没弄明白这老头子跟梅老师有什么仇,就关这儿了,那憋屈就甭提了,被绑的都麻爪儿了,这帮流氓,对小王爷也不知道客气点,这细皮嫩肉的,经的住这么折腾吗?正恼火的时候,就看见穆念慈了,马上就怀疑穆念慈是敌人派来使美人计的了,这归云庄简直就是迷宫,你怎么混进来的?不用说,肯定是敌人领的路呗!这丫头片子,她怎么和归云庄的人又勾搭上了?穆念慈可不知道杨康在想什么,她看见杨康的眼睛一个劲地在自己的身上转,就误会了,心里琢磨着,这当口你怎么还瞎琢磨的?咱们得赶紧跑,等出去了,还不是由得你?其实心里是很高兴杨康能这么色眯眯地看自己的,女为悦己者容吗!当然,自从跟了杨康,那眼神也的确可以唤起一些奇妙的情绪的,比如一个劲地痒痒。一方面心里痒痒的难受,另外杨康手上那牛皮筋实在不容易对付,眼看着自己越使劲,那牛皮筋就越往情郎的肉里扎,就心疼了,脑袋一个劲地冒汗。这一冒汗可不得了啦,穆念慈不是有香味么,冒汗就使那香味更浓了。杨康就受不了啦,看着眼前佳人如玉,香汗淋淋,暗香浅送,婀娜玲珑,在加上微微敞开的领口处看到那娇嫩的一抹肌肤,杨康的鸡巴就硬了,琢磨着,不管你使什么诡计,反正得让我痛快了,于是张嘴就咬住了穆念慈的一绺头发。穆念慈正忙活着呢,给他这么一挑逗,心里自然就慌了,毕竟是初历风云,身子是想要的,但是现在是在人家的地头上,随时有可能被捉奸在床的,这事让别人看见了是什么光景?“别忙活了,就是解开了这牛皮筋,咱们也跑不出去。”“那怎么办?”穆念慈是没主意了。杨康见穆念慈是真的着急,自己原来的怀疑也减轻了不少,但既然来了,总之是不能就这么放过她。“念慈,我是不能逃脱了,还不如你就自己走吧。”穆念慈就急哭了,梨花带雨,我见尤怜。“我宁愿和你死在一起。”“那倒是不必的,我自然有脱身的法子。”“你怎么不早说呢?”穆念慈破涕为笑了,有希望是美好的。“我现在也不说。”“为什么?”“说了你就要离开我了,念慈,你知道我想的你好苦么?”杨康就开始展示自己最温柔的一面了。“在这个当口,你,你还想那个?”穆念慈低下头,伸手摆弄着自己的衣带,她很知道杨康的意思,这意思使她脸红心跳,一阵害羞。“知道你会来救我,我就在这里等你来。”杨康凑过去在穆念慈的脖子上来回地蹭着,胡子没刮,摩擦在细嫩的肌肤上,沙沙地响,他咬住穆念慈的耳垂,轻轻地含,慢慢地吮。穆念慈就忍不住了,“你到底要怎样呢?”“我就是要你。”感到了杨康的热情,穆念慈觉得自己一阵酸软,就靠在了杨康的怀里……这时候窗户外面是有人的,黄蓉已经不是头回看见杨康和穆念慈办事了,有点害羞,却不知为什么,就是不能拒绝眼前的情景,于是杨康就变成了靖哥哥,而穆念慈就变成了自己,黄蓉觉得自己的身体一个劲地发热,下面就有感觉了,不光是下面,胸脯也胀的够戗。看到杨康和穆念慈俩人啃到一块,嘴里就不由舌底生津;看到穆念慈解开上衣,把那饱满的乳房给杨康吃,黄蓉忍不住都有点嫉妒了,她才比自己大几岁,怎么有这样大的胸脯?偏大的又那么的好看,沾染了唾沫的乳房变得闪闪发亮了,黄蓉看见穆念慈的脸很红,她脸上的神情是那么的舒展而畅快,黄蓉从来没有嫉妒过别的女人,不过现在的确感到穆念慈很美,连那总是显得伤感的眼神都奇异了,她的身体更是笼罩在一种非常原始,但旖旎的光晕之中了。黄蓉的心一个劲地跳,觉得胸脯有些痒,尤其是乳尖,被衣衫蹭的更是不得了,里面的俩人如火如荼,自己的心慌也是那样的。要命的是穆念慈居然把杨康的裤子给扒下来了,虽然没有看的太清楚,黄蓉还是吓了一跳,男人就是这样的?

    郭靖听到院子里有动静,他没有掌灯,在江湖上跑了几个月了,郭靖已经从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傻小子向一个江湖侠客转变,至少这些江湖伎俩是必须掌握的基本技术。

    “蓉儿,你怎么这么夜了,还不回去睡觉?”郭靖觉得现在的黄蓉很奇怪,偏又好看得没法形容。皎皎的月色撒在她的身上,一个微微颤抖的影子斜映过来,她是在一般昏暗,一半朦胧中向自己表达的什么?她表达的那么的让人心跳,被月光剪裁出来的那娇俏的侧影,那温润的弧线,那睫毛,那俏皮的鼻尖,还有那似乎受了什么委屈的嘴唇,郭靖觉得自己有点晕,他最爱黄蓉的嘴唇了,看见就想去亲,不过从来没敢真的那么干过,她的嘴唇比樱桃还鲜嫩,是什么味道的?那圆润优雅的下颌,纤细的脖子,要命的是那起伏的胸脯,她怎么了?“靖哥哥,我看见穆姐姐了。”郭靖一听到穆念慈的名字就脑袋疼,要是从他一直遵守的行为准则来说,穆念慈就是自己的合法妻子,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都不缺,但黄蓉怎么办?黄蓉对自己那么好,而且又那么漂亮!“蓉儿,你又来取笑我。”“不是取笑的,穆姐姐是来解救杨康的。”“哦,有这事?那咱们可得帮忙。”郭靖是准备要去解救杨康的,不管他干了什么,到底是自己的手足兄弟,还有杨铁心临终的托付。“不忙救他,他们不会有事的。”黄蓉说到这里,脸就红了,心想,你现在冒失地过去,那才叫尴尬呢,突然又想和靖哥哥一起去关押杨康的屋子外看看,不知道靖哥哥看到会怎样的?“怎么会不急呢?你没看陆冠英他们……”“靖哥哥,你来陪我说话,好不好?”郭靖更晕了,因为现在黄蓉的眼睛热辣辣地看着自己,那目光似乎把自己的血液都掀动了,今天是月圆之夜,她这是在要我的命呀。郭靖哆嗦着坐到黄蓉的身边,觉得太近了,于是稍稍挪开一点,根本就不管用,反正是憋的难受,黄蓉身上那淡淡的幽香弥漫在空气中,把自己给抓牢了。“靖哥哥,你说,我好看,还是穆姐姐好看?”“自然是你好看。”郭靖根本就不用思考,但话一出口,也多少有点疑惑,要说容貌,当然是蓉儿美,从来就没见过象蓉儿这么漂亮的姑娘,可娘说了,女人不光要脸蛋漂亮,身子板也要结实,要大脸盘,大胸脯,长腰,大屁股的才好,说那样的姑娘能干,而且能生孩子,从这个角度来看,那显然是穆念慈更符合要求,虽然也不是大脸盘,大屁股,不过穆念慈的胸脯够大的,蓉儿这么清瘦娇小的,娘恐怕,恐怕……黄蓉虽然八面玲珑,可是在这花前月下的浪漫时光里,又哪能知道郭靖脑袋里的想法,春心初荡,自然是芳心可可,不能自持的,“别坐得那么远呢,靖哥哥,你过来,让我靠在你的胸前,好不好?”郭靖龇牙咧嘴地娠胳膊,这样似乎可以缓解一些自己的紧张,虽然之前和黄蓉一起游泳,一起骑马,那也够亲昵的,不过今天晚上不同,是非常非常地不同,自己和她都很不寻常,自己是一到晚上就这样不寻常,蓉儿怎么了?“你知道么?穆姐姐其实是跟杨康好的。”这事郭靖当然知道,不过现在没法回答,黄蓉那温软的身子靠在胸前,自己得忙着不让自己那不争气的裤裆不要碰到她,这真的很累人的。“你是跟我好的么?”黄蓉仰起脸,双手在自己的肩头。郭靖就觉得晃眼睛,晃的不行,而且那吐气如兰简直就是勾魂夺魄的,那流淌在夜色中的眼波就更不能抵挡,看见黄蓉的眉头微微地皱了,郭靖才反应过来,这可是一个很严肃的话题,不能回避,“是。”想不到这样简单的回答居然使黄蓉非常的高兴,她又把那娇艳欲滴的脸颊藏进了自己的怀里,郭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被这样地凝视,时间稍久,怀疑自己就要爆炸了。“你知道男孩和女孩子好是什么样的么?”这问题就比较困难了,不过刚才的回答令黄蓉满意,郭靖就有信心了,简短,但一定要准确,语气要肯定,哄女孩子不是那么难么!“就这样。”郭靖很得意。不过看来黄蓉很不满意,“不是,不是。”郭靖就懵了,不是这样,那是什么样?黄蓉看着郭靖憨憨的样子,想到穆念慈与杨康如火的热情,一阵意乱情迷,“靖哥哥……”郭靖象等待宣判一样等待下文,不过黄蓉不说了,觉得自己怀里的身子火炭一般地燃烧了起来。“我让你亲亲我的嘴,好不好?”……

    穆念慈拿着杨康镶着美玉的裤腰带,这是向杨康的老师梅超风求救的信物了,很怕那个瞎眼的黑婆子,不过现在只有她了,自己的本事是那么的微不足道,连牛皮筋都没法解开。夜很清,风很清,坐在这月色笼罩下的山神庙里,穆念慈一点也不害怕,为自己心爱的人冒险,不知道哪来的这样的勇气,幻想似乎在变成现实,自己是江湖儿女,他是小王爷,自己为他冒险,他也把他的热情给自己,真好。等了很久,似乎是整整的一个世纪,梅超风还没有出现。穆念慈焦急起来了,宋人向金人的报复是残忍的,一如金人对待被他们征服的宋人,杨康不是一般的金人,他们会不会……他们并不知道杨康是宋人,要为宋人做大事的。

    梅超风这时候被不知道几千百条蛇围攻着呢。

    没有等来梅超风,等来的是欧阳克。欧阳克不是穆念慈等来的,他一直就跟着穆念慈,虽然现在是被黄蓉给迷的五迷三道的,不过穆念慈显然也是一个充满了诱惑的猎物,她看起来更有丰韵了,恋爱中的女人是有光彩的,欧阳克知道杨康和穆念慈有一腿,不过他不在乎,懂得男人的女人更有味道,虽然处女也很迷人。“穆姑娘,深宵赏月么?”穆念慈吓了一跳,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卫,因为欧阳克显然是对自己不怀好意的,但随即就想到欧阳克是杨康一路的,他的本事并不比梅超风的小,或者可以去解救情郎。“欧阳公子,你快去归云庄解救阿康。”“哦,小王爷怎么会到归云庄?”欧阳克摇着折扇,向穆念慈走近,什么都准备好了,今天穆念慈是说什么也不能逃出掌心的了。穆念慈心急如焚,只担心杨康的安危,也忽略了欧阳克过分的接近了,“欧阳公子,他……”“我已经知道了,你知道金人落在宋人的手里,尤其是那些无法无天的贼寇手里,会是什么下场么……”穆念慈听的愣了,本来以为只有金人才会那么残忍的,心里就更着急了。欧阳克却不着急,他微笑着,闻着穆念慈的发香,“你放心,他是小王爷,我是会想办法解救他的。”“那快去呀。”“那要看你穆姑娘的表现了,我虽然现在是王府的门客,但我欧阳克是何等样人,何况太湖水贼人多势众的,我冒险去解救他,总……”穆念慈的心冷了,一下子从头冷到了脚。“你要我怎样呢?”其实已经知道了欧阳克的企图,穆念慈才如此惊慌,但必须把杨康解救出来,不能让他被太湖水贼扒皮抽筋!现在,只能依靠欧阳克的力量了,但后果……穆念慈不敢再想了,也不能再想了,两行清泪落下脸颊,幻想就要破灭了,刚建立的童话被现实撕的粉碎,为了阿康,只有用自己的身体来交换吧,这么干了,那么自己和阿康也许永远也不会再在一起了,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已经幸福过,现在可以为自己爱的人这样做,也是一种奉献吧。“好吧,欧阳公子,你先去解救阿康,然后……”穆念慈坚持不住靠着堂柱抽噎起来。欧阳克笑着,伸手轻轻地扳过穆念慈的身子,“我欧阳克说话是算数的,不过我担心小王爷未必肯答应,他财大势大的,到时候你们反悔,我可一点办法都没有。”“那你要怎样?”“咱们先收钱,再交货。”穆念慈的身子不住地颤抖着,但决心已经定了,眼前就是再多的屈辱不会退缩了,现在是二更,估计有两刻钟,怎么也完事了,或者再延长一点,不过阿康终究是有救了的。“穆姑娘,我说过,我是不会强迫你的,你要是不愿意,我还是会离开的。”欧阳克知道已经抓住了穆念慈,现在,玩味穆念慈的挣扎就是乐趣了。

    穆念慈抬起头,看着欧阳克的脸,咬住自己的下唇,伸手缓缓地解开自己的衣带。欧阳克没有动,他用目光体味着穆念慈的身体。穆念慈知道欧阳克是不会主动的了,这样就更羞耻,要自己把自己的身体完全地展露在魔鬼的面前,心里一阵绞痛,但没有迟疑,她除下外衣,然后慢慢地解开内衣的带子,肩臂赤裸在空气中,穆念慈微微地抖,本能地用胳膊护在胸前,转过身子,把自己的脸贴在冰凉的堂柱上,然后把手伸到背后,解开肚兜的带子……欧阳克越来越兴奋了,看着娇好的身体一点一点地展露,多好呀,月光下,那肌肤象牙一般地光洁润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穆念慈迅速地除掉鞋袜,脱下自己的裤子,然后背对着欧阳克站好,微微地把腿张开,稍稍地把丰润的屁股向欧阳克挺了挺,开始吧,你还等什么?你不就是垂涎这身肉么?来吧,会满足你的。穆念慈止不住自己的眼泪……“哎呀,我现在一点力气也没有了,穆姑娘,你过来。”欧阳克一点也不着急,玩味比发泄更来劲,还没有欣赏够穆念慈的羞愧呢。穆念慈知道了,这是一次不那么容易结束的交易,她尽力使自己能平静下来,她想尽快地结束这一切,想能马上看见阿康,那么自己就要主动一点,把这个过程尽量地缩短。她低下头,走到欧阳克的身边,跪下,在杨康的身上用过,很有效果的,她用手扶住欧阳克的膝盖,然后开始抚摸欧阳克的腿,多少有点慌,她知道欧阳克比杨康要强健的多,那件凶悍的利器也要可怕的多,而且他熟悉女人,熟悉这一切。“哦,真舒服,穆姑娘,你不但人美,侍侯男人的技术也是一流的。”欧阳克伸手在穆念慈的脸上抚摸着,用手指挖开穆念慈的嘴,伸进去,拨弄着穆念慈的舌头。穆念慈一边解开欧阳克的裤子,摩挲着欧阳克的肌肤,一边含住那手指,吸吮,舔弄,不再在乎什么了,是一种自暴自弃的情绪,男人,不就是要这些吗?看谁玩谁!穆念慈索性把手伸进欧阳克的内裤里,攥住那还没有完全勃起,但已经蠢蠢欲动的阴茎,开始揉握,并把自己的身子贴上去,用乳房摩擦欧阳克赤裸的腿上的肌肤,摩擦中,身体还是有了异样的感觉,是准备。

    把欧阳克的内裤褪下,那浓密的阴毛扫在脸上,一阵痒,穆念慈准备张口把那已经变得可怕的阴茎吞到嘴里。欧阳克笑了,“急什么,现在,我想好好地看看你,到佛龛那去。”穆念慈无奈地走到佛龛前,已经有很厚的灰尘了,找了一件衣服,铺在佛龛上。“对,好好地坐好,对,把腿张开了。”欧阳克一边把自己的衣服脱掉,一边指挥着在屈辱中挣扎的穆念慈。穆念慈强忍住泪水,依言坐到佛龛上,颤抖着张开自己的腿,风开始变得很凉了。“你的阴毛好浓呀。”穆念慈连忙把自己的脸别开,忍不住要哭,放声痛哭一场,可不是时候,必须忍耐。“是个好女人呢。自己把你的阴唇扒开,让我看看里面。”“你饶了我吧,求求你了。”“哦,你不愿意,那么也没什么。”泪水涌了出来,穆念慈哀求着,伸手到自己的双腿中间,拂开阴毛,颤抖着捏住自己的大阴唇,向两边张开,身体被屈辱折磨得不住地抖,谁来帮帮我?内心在哀鸣着,只有风声和风吹拂树叶的声音,老天也同情么?沙沙地,外面开始下雨了……娇嫩的部分充分地展露了,欧阳克伸手在自己的阴茎上撸动着,上身前倾,要看的仔细一点。嫩红的小阴唇盛开了,“扒开一点。”那个小洞呈现在眼前了,神秘幽深,芳草萋萋之中更加娇嫩诱人,蠕动的尿道口,羞涩的阴蒂……“用你的手指揉,对,听话,这样会舒服的。”欧阳克的声音如同霹雳,穆念慈坚持着,服从着,“向上一点,对,使劲一点吧。”羞耻已经达到了极限,在触觉感受但舒适的时候,神智混沌了,不在乎欧阳克的目光了,那羞耻形成了一个旋涡,把穆念慈带到一个无法颠覆的深渊里去了……欧阳克让穆念慈重新跪在自己的身前,抓住她的头发,把阴茎狠狠地插入她的口腔,穆念慈惊慌地想逃,但头被欧阳克按住了,没有机会躲避,曾经给杨康这样吸吮过,但从来没有被这样地强暴过,欧阳克的阴茎比杨康的要粗大的多,也长的多,舌头的抗拒简直没有起到作用,能感到一阵恶心,一阵眩晕,龟头直接刺穿了咽喉,穆念慈开始干呕,一个劲地翻白眼,要死了么?唾液本能地大量地分泌了,还是不能适应这样的接触,感到阴茎动起来了,连忙用嘴唇箍住,这时候要千万当心牙齿,使劲地嘬,最好是就让他在嘴里得到满足吧!

    “对,就这样,好好地听话。”穆念慈上身趴在佛龛上,恶心不代表就结束,还要继续地忍耐的,“扒开,对,让我好好地看看你。”穆念慈只好把屁股翘高,张开腿,自己伸手把臀瓣扒开,能感到欧阳克的手在捏搓自己的阴唇了,他拨弄着,很耐心地玩弄着,是产生了快感的,穆念慈大腿的肌肉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酸软得厉害,要站不住了,那里在分泌了,他也在调弄自己的体液,吧唧吧唧地发出淫糜的声音,涂在自己的肛门上,凉津津地,是另一种心慌。穆念慈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验,她不知道欧阳克在自己的肛门上干什么呢,不过自己的体液不断地被涂抹上去,接触到一条热乎乎的,同样湿润的东西,感到欧阳克的呼吸喷到自己的屁股上,同时快要坚持不住的屁眼感到了一阵凉,连忙收紧屁股。“乖一点,保证让你舒服的,你不是想快点结束么?”只好放松下来,让他舔自己的屁眼,那种紧张越来越厉害了,掺杂在阴蒂被揉搓产生的酸麻中,开始弥漫,开始撕扯,他的舌头居然要伸进来!穆念慈想到抗拒,很快就打消了念头,她尽量地使自己放松,其实感到了舒适的,用括约肌夹一下,听到欧阳克的呻吟,穆念慈有一种快意……“你来吧,别这样折磨我了。”穆念慈喘息着,想回身去抱欧阳克,欧阳克知道穆念慈已经完全地兴奋了,停止了爱抚,她显得那么迫不及待了,就是要这个过程的,欧阳克按住穆念慈,低头在穆念慈的屁股上使劲地咬。被唤起地身体已经格外地敏感,疼痛也一样,穆念慈惊叫出来,就感到欧阳克的手指刺穿了肛门,直接塞了进来,手指和舌尖是不能相提并论的,虽然有体液和残留的唾液,还是感到了粗糙,穆念慈的上身猛地弹起来,屁股本能地缩紧,调动了所有的力气要把这强行进入的异物拉出去。“别急,待会就舒服了。”欧阳克扶住穆念慈的身体,感受这这强烈的抽搐,把自己的手指继续地深入。穆念慈喘息着,汗水涌出来,她尽量坚持着,知道放松是减少不适的方法,但他的手指突然大动起来,不是疼,不是酸,不是胀,不是麻,又全是,身体禁不住弹跳起来,惊叫也不能抑制,陷入了一种狂乱之中,他牵引着自己,他得意地抠自己,穆念慈剧烈地扭动着,可怜巴巴地用目光央告着,把佛龛摇地嘎吱做响……欧阳克很满意穆念慈的表现,她的扭动就是快乐,他觉得自己忍不住了,于是把手指从穆念慈的肛门里抽出来,穆念慈就瘫倒在佛龛上,剩下的就是痉挛和贪婪地呼吸,“闻闻吧,你那干净的屁眼里,也是臭的,噢!真的很臭的呀!”欧阳克把手指放在穆念慈的鼻端,然后使劲地扒开穆念慈的嘴,塞进去,“好好地给我舔!”欧阳克伸手在穆念慈的屁股上给了一巴掌,受痛的屁股收紧了,又放松了,刚刚离开异物的肛门还没有来得及闭合,还展露着凄迷的洞穴,欧阳克一挺下身,眼看着龟头没入那蠕动的洞口,穆念慈用最后的力气嘶喊出来,沉睡的鸟被惊醒了,扑扇着翅膀从破庙的上空飞过,带来一阵森森的夜鸣……

    郭靖捧着黄蓉的脸,幸福,那吻是甜蜜的。“你搂的我好紧呢。”黄蓉喘息着,觉得自己的腮帮子都酸了,自己的骨头被郭靖搂地嘎巴嘎巴地响,喘气都费劲了,不过就是要他这样,他真有劲!什么东西呀?黄蓉要保持自己的身体平衡,只是顺手的支撑,感到郭靖的身体突然僵硬了,而在的确是抓住了一个非常奇怪的东西,很硬呀,挺立着。郭靖怪叫一声放开黄蓉,捂着裤裆没命地逃回自己的房间。黄蓉突然明白了,那一阵心慌好厉害呀!

    趴在床上,郭靖佝偻着身子,不由自主地把手伸进裤裆里,已经湿了,那一刻的刺激是那样的厉害,夜空中划过的闪电,脑海中是亮的,被照明了,身体的爆发是那样的厉害,不但尿了一裤裆,耳朵现在还嗡嗡地做响,头皮还在发麻,肌肉还在扭曲,扭得酸,惊慌,恐惧,羞愧,惶恐,同时也幸福,和平时的尿不一样,这一回黏糊糊的,用手指开始揉捏那还在瑟瑟发抖的阴茎,一股不可名状的快意就形成了,而脑海中就浮现出黄蓉那清丽无方的容颜和那顽皮的笑靥,她从平静的湖面钻出来,湿透的衣服紧贴在玲珑的身上,她那么娇小,同时又那么地散发出夺人心魄的活力,蓉儿真好呀……“靖哥哥,你怎么了?”黄蓉在敲门。郭靖出了一身冷汗,连忙翻身坐起来,惊慌地用被子捂住下身。“我进来了?”“别。蓉儿,我现在病了,你别进来。”黄蓉看见了刚才郭靖在干什么,她真想进去把那事干完了,突然一阵羞怯,一阵惊慌,也有点害怕,她看见郭靖的颤抖,自己也不由战栗起来了,感到自己下体的变化,湿漉漉的,这是怎么了?被靖哥哥知道了怎么办?黄蓉伸手捂住自己滚烫的脸颊,逃走了。

    欧阳克心满意足地看着穆念慈的屁股,伸手过去掐了一把。穆念慈连扭动的力气也没有了,她从佛龛上滑到地上,蜷缩起来,一个劲地吸气,真疼呀,不过过程中似乎不那么难过,甚至还舒适,是一种几乎疯狂的感觉,比单纯的做爱要来得刺激得多了,达到高潮的程度也猛烈的多,不过结束后是疼的,下体传来的是撕裂一般的疼,还有汹涌的便意。“是不是很想拉屎?”欧阳克过来,给穆念慈揉肚子,并且又用手指去挑逗穆念慈的屁眼。“求求你,回避一下好么?”穆念慈艰难地扶着堂柱,她躲避着欧阳克的手,那手现在不那么可怕了,但有魔力,带来的震撼的感觉,肚子里的东西翻涌着,就要忍不住了,那是一种不能逃避的绞痛,“求求你!”“怕什么羞呢?我就喜欢看。”欧阳克笑着,那笑容是残忍的。实在坚持不住了,穆念慈只好扶着堂柱蹲下,连蹲的力气都快没有了,腿很飘,一直在抖着。是喷射的,听到“噗喇喇”的声音,穆念慈尖叫出来,粪便通过直肠再从肛门喷射出去的过程是痛苦的,虽然肚子的绞痛是减轻了,并且舒畅,但那个通道火烧火燎的疼就不能抵挡了,还有所有尊严都被剥夺的巨大耻辱,她战栗着,无法忍耐了,人已经彻底地崩溃掉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欧阳克,你要完成你的承诺,把阿康解救出来,倒下了,任由粪便从肛门里涌出来,大腿上黏糊糊的,一阵热……

    后来杨康是被解救了出来了,不过不是欧阳克救的,梅超风得到了黄药师的帮助,这事的收场是黄蓉搅和了。

    /

    看成人小说就上!最新防屏蔽地址:,

    金庸烈女传11

    金庸烈女传第十一章:撕裂的绸缎

    马大元最近的情绪非常不好,已经习惯了独自一人来承受所有的事情,不过这次似乎自己有点承受不住了,因为事情太大……

    “你也知道乔峰是什么人。”康敏的手里攥着已故帮主汪剑通的遗书,还有那封信。本来的心情是很好的,马大元刚带领三个兄弟在雁门关格杀了辽国大将,他兴致勃勃地回到信阳府,期待着和自己的妻子好好地温存一番,期待一个孩子。结婚都十几年了,还是没有孩子,这可是大事,性生活很美满,康敏是一个很好的女人,不是一般的好,在床上,马大元是唯一可以彻底开放的时候,很舒服,很愉快,可孩子毕竟是重要的,马家的香烟,还有一个男人的尊严。一直没有孩子,对马大元来说是一个隐忧,弟兄们虽然都没有直说,但似乎都在怀疑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的能力,其他的能力是不用置疑的,马大元无论是武功,还是才干,在整个丐帮里应该是除了乔峰之外最出众的人物,可始终没有孩子,这对一个成功的男人实在是一个不小的挑战,连马大元自己都还是怀疑了,不过马大元是好强的,内心是不大喜欢向命运低头的,他兴致勃勃地赶回来,决定这次要一个孩子,因为觉得自己目前的身体和精神的状态都很好,毕竟四十多岁了。可一进家门就要面对康敏那突然变得凌厉的目光,这使马大元很惶惑。她从来没有这样过,她一向都是温柔娇婉的,觉得还是那样的好。马大元很快就彻底地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他没有马上发作,已经习惯了先考虑仔细然后再行动。马大元很清楚康敏手里拿的是什么,他有点慌,她是怎么找到的?她到底要怎样?

    “你都看了?”马大元在八仙桌边坐下,看了看门外。随从的弟子已经离去了,没有旁人了,连侍侯康敏的老妈子和丫鬟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很静,就是微风拂动树枝发出的沙沙的清音,还有院中鸡鸭那“啾啾”的吵闹,一切都很平和,一如往常。马大元觉得这宁和的气氛带着一种早有预谋的危险,这危险不会造成身体上的伤害,伤害的也不是自己,即将伤害的是一个自己眼看着成长,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的兄弟。马大元想着乔峰的英风侠骨,回忆着无数次一起出生入死的过去,看到乔峰成长为现在的样子,马大元是欣慰的。丐帮里传说着马大元和乔峰不和的流言,那是瞎掰,成熟并且出众的马大元是喜欢乔峰的,是非常的喜欢,虽然彼此的性格不和,不过马大元知道乔峰是什么样的男人,并且知道他还会变得更加的出类拔萃,自己永远也不会达到那样的地步,没有嫉妒过,他知道一个如此出类拔萃的男人会把丐帮整治成何等的欣欣向荣,马大元的心和这个身体都是丐帮的,从来也没有改变过,就是知道乔峰是契丹人之后也没有动摇过,他不管乔峰是不是汉人,好男人对好男人的信任可以超出族类的界限,马大元从乔峰的身上看到的不是暴戾和残忍,这就足以使他信任。

    “我看了。”康敏对马大元的反应多少有点意外,她有点紧张,紧张地探询着马大元的目光,似乎要知道他在想什么,马大元的沉静总让康敏迷惑。康敏觉得自己还远没有真正地了解自己身边的男人,她知道他是一个出类拔萃的男人,不仅是高大修长的身体,他有很不寻常的头脑,他沉静的时候具备了一种很使人心折的魅力,一个成熟,并且可以信赖的男人。这沉静的确使康敏迷恋过,当然还有马大元那丐帮副帮主的光环,江湖中人人景仰的地位,这都使康敏在离开风流多情的段正淳之后就对马大元不能拒绝。康敏很清楚段正淳和马大元的区别,也非常清楚自己要什么,段正淳是一个不错的情人,风流倜傥,花样百出,能在心灵和身体上带来愉悦,马大元不具备那样的风情,他不英俊,甚至不多情,但他一样不缺乏激情,同时他使人感到安全,值得信赖,可以托付终身。曾经想过就这样斯守永远,康敏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雄健威猛的乔峰后,自己怎么会突然改变了初衷?但康敏很快就从疑惑中清醒了,她知道自己永远对出众的男人有着无比的狂热,得到他们就是对自己的肯定,就是满足。并不是身体的糜烂,康敏甚至不那么喜欢男人的手来抚摸自己的身体,性其实没有什么过多的乐趣,她爱自己来欣赏自己的身体和容貌,自己来解决。一山还比一山高,康敏跟段正淳好是因为那时候段正淳是眼下最出色的男人,嫁给马大元是因为在马大元身上看到了超群的东西,现在,乔峰的光芒使任何男人都显得渺小卑微,他的光彩甚至使自己感到了自惭形秽,这感觉非常的不好,是康敏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如果可以依偎在那样的怀里是幸福的吧?康敏知道永远也没有那机会了,不仅是因为乔峰对自己置若罔闻,还有那使人不能接近的威严,这威严真了不得,虽然他始终在喝酒喧闹,丝毫也没有影响这不能冒渎的威严,就象一头有点顽皮的雄狮。康敏从迷恋中清醒过来之后,就知道自己不可能依偎在乔峰的怀里了,同时也受不了那种使自己感到卑微的威严,不愿意被一个无望的相思折磨自己,康敏努力地寻找一个解决的办法,这办法很简单——毁掉他,让他在自己的眼前消失。得不到的,或者比自己出色的,康敏习惯了毁掉,从小就这样,剪刀切开绸缎的时候,那感觉真刺激呀!康敏紧张地看着马大元,这是计划关键的一步。

    “拿来。”马大元很平静地摊开手,伸向康敏,依旧那么随和并且沉静。“这是一个机会。”康敏实在猜不透马大元的心思,于是就不猜了,她主动出击了,“乔峰是契丹人,是咱们的仇敌,丐帮怎么会在一个契丹人的掌握下?”马大元觉得康敏表现出来的热情有点奇怪,她干吗那么着急?“拿来。”马大元微微皱眉。“丐帮知道了乔峰是契丹人,都会……那样你就可以当帮主!……”“啪!”一个响亮的耳光,康敏还没有说完,就觉得脑袋一晕,接着脸上就火辣辣地,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倒,眼前只有一道微微晃动的人影,手里已经空了。马大元很生气,不是一般的生气,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妻子居然会如此不了解自己,居然用帮主的地位来引诱自己,这是一种空喇喇的感觉,康敏变得陌生并且失去了她的美貌,她象小丑一般的滑稽,妓女一般的恶心,马大元觉得自己的心被深深地刺疼了,所有的热情和迷恋,包括十几年的钟情刻骨都化为了泡影,为什么会对一个如此浅薄的女人迷恋?并且迷恋了这样的久?马大元突然感到了无比的孤独,是一种近乎绝望的失落,他并不是由于愤怒,而是被这失落折磨得够戗,他生平第一次打了康敏,也是生平第一次打了女人,这感觉不好,很揪心,不过实在没有其他解决的方式,马大元哆嗦着,愣住了,看着康敏惊诧莫明的目光,看着那娇美的脸上浮现的红红的掌印……“你打我!?”康敏明白过来,她疯了一般扑过来,伸手就抓马大元的头发,挠他的脸……马大元没有躲闪,不应该打她,就是再不能忍耐也不应该打她……康敏愣住了,她看到马大元那清癯的脸上自己造成的伤害,最深刻的伤害似乎不是这道道血痕,而是那破碎的心,他的目光是那样的凄凉,第一次看到了一个成熟男人的眼泪,他压抑着,他哆嗦着,泪水还是滚下来,康敏明白了,她知道自己就在现在又失去了生命中一个出类拔萃的男人,他变得清澈并且遥远了,几乎就不能触及了,就是失去了,这滋味真难熬呀!这到底是为什么呀?!为什么这么出色的自己不断地要失去什么,而不是得到呢?!“大元,大元……”康敏力图挽回什么,她拼命地抓住马大元胸前的衣襟……“这件事不许和任何人说。”马大元轻轻地掰开康敏的手指,他没有抹自己的泪水,他没有再看康敏,他转身离开,脸上、头上一点也不觉得疼,就是空喇喇的……“大元!你去哪里?”看着马大元那清瘦高挑的背影在视线中消失,康敏扶着门框缓缓地坐倒了,脸上真疼呀!康敏咬了咬牙,她没有哭,对已经过去的事情是没有必要悔恨的,现在该想一想接下来要干什么了。

    “陪我喝一杯。”马大元看见了白世镜,现在可以陪自己一下的应该就是白世镜了,朋友就是在最需要的时候出现的吧。白世镜突然有点慌,他不敢面对马大元的眼睛……

    白世镜是马大元最好的朋友,他信赖,甚至崇拜马大元。和对乔峰的崇拜不一样,白世镜觉得乔峰是永远也不能企及的理想,而马大元不同,虽然都是出类拔萃的男人,马大元更让人感到温暖、亲切,尽管马大元并不怎么爱说话,也不爱喝酒胡闹,似乎有点清高孤僻,不过跟他在一起的时候的确是一种被暖洋洋的温水浸润的感觉,淡淡的,却芬芳馥郁,没有豪言壮语,没有火辣辣的激情,就是那淡淡的关怀和倾听,值得信赖,值得依靠。

    听说马大元回来了,白世镜从襄阳赶过来,还带着襄阳有名的“老几酱牛肉”和很出名的“望头春”,他知道马大元是一个很讲究生活的男人,对吃的和酒都非常讲究,虽然丐帮是一帮穷人,不过马大元不是穷人,他保持着世家子弟的习惯,喝酒要喝好酒,如果是劣酒,那就不如品茗代酒,白世镜可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