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3 部分阅读

    他是怎么阅读的,没法得到答案了。他已经不能再实现他忍受了巨大的痛苦回来向自己倾诉的诺言了,流星一般化出璀璨的光亮后消失,他被夺走了!他带着他的遗憾,同时也带走了自己的快乐。

    猎狗呜咽着在院外徘徊,但它们不敢接近,能感到殷离身上的气味,那是地狱的气息,不能接近,但由于贪婪,它们不想放弃到嘴的血肉,它们只能等待。

    “死了!”坐在马背上丰神俊朗的卫璧慌乱地看着朱九真,一见到血腥,卫璧就迷糊。

    朱九真皱着眉毛,自己豢养的凶猛的猎犬怎么会畏惧不前?那正在啜泣的估计是这个不知好歹的猎人的妻子,可能是情人,那女孩子还是少女装扮,既然看到自己和卫璧在一起,那么就只有死了!你不能怪我,你自己不走运!

    “征西将军!给我上!”朱九真挥舞了一下手中的长鞭,鞭梢呼啸着发出一个清脆的锐响。带头的那条牛犊一般的猎犬哆嗦了一下,龇牙咧嘴地吠叫起来,但尾巴还夹着,它不敢接近,它闻到死亡的气息。

    “奇怪!”朱九真恼火地挥舞长鞭,直接抽打猎犬的脊背。

    月光映照在雪地上,眼前的景物显得凄清阴冷。殷离放下木根,她颤抖着站起来,说不清楚是愤怒还是伤心,但身体亢奋,需要发泄。

    那么眼前的这对狗男女就是凶手,他们就是这贼老天派来折磨自己的凶手了,得还以颜色,说不定用他们的血可以抚慰一下木根,也使自己得到缓解,离悲伤远一点。

    狗群畏缩了,朱九真也突然感到一阵凉,她听到卫璧牙齿“得得”的撞击声,真没用!朱九真一催马,挥舞着长鞭冲进去……

    她没受过委屈,不知道什么是害怕,除了和武青缨争夺卫璧,她没有其他的烦恼,她觉得自己的美貌就是武器。她的确很漂亮,皮肤很好,白嫩而且细致,光洁而丰润,那娇艳的圆脸上,五官很精致,那好看的嘴唇总是高傲地撇着。

    她练武,她的四肢修长而灵活,十八岁的身体已经勃勃地盛开了,娇娆而流畅。

    没有男人能不被吸引,他们心甘情愿地故意输给她,这使朱九真对自己的武艺非常自信,自信到可以目空一切。

    卫璧被殷离身上散发的杀气吓坏了,他害怕,主要是理曲,被那怨毒的目光注视的时候,他就想跑,倒不是觉得这个纤弱、丑陋的女孩子有多么地可怕。他受不了被人鄙视的感觉,自己就是被鄙视的,除了朱九真和武青缨,人人都用那样的目光看自己。

    殷离看着飞旋的长鞭,她注意力很集中,得在这第一次交手中知道对手的底,格斗就是这样,需要冷静和知己知彼……

    “快放开她!她是朱武连环庄的主人!”卫璧怎么也没有想到武艺不赖的朱九真在第一招就被殷离掳下马去,并且被制服了。朱九真还没明白自己的处境,她动弹不得,但使劲地叫骂。

    朱武连环庄?那么张无忌的下落也会明了。殷离不再搭理朱九真,她开始向卫璧进攻,如果这小白脸的武功和这恶毒的丫头差不多,那么就留下做祭品吧。

    卫璧比想象的要强一点,不过也不行,但他跑的太快,他的马很好。殷离没想到卫璧会跑,一个男人怎么样也应该保护女孩子吧?

    这魔女干什么呢?朱九真还是没有害怕,她看着这个面目浮肿、身材纤美的女孩子把那个讨厌的男人埋葬,看着木根那血肉模糊的下身,朱九真觉得有点恶心。

    主人没有离开,狗群就依然在院外徘徊。这群不管用的畜生!朱九真恨恨地看着一向服从的狗群,回头得好好地收拾你们!

    殷离伸手抓住朱九真的头发,就那么拖着。

    “哎呀!”朱九真愤怒了,但头皮很疼,身体在经过门槛的时候被格了一下,有点岔气了,不然,肯定用最恶毒的话来训斥殷离,突然想哭,愤怒被委屈代替,该死的卫璧,回头肯定不再理他!

    /

    看成人小说就上!最新防屏蔽地址:,

    金庸烈女传6

    金庸烈女传第六章:华山论剑之后

    黄药师下华山的时候,心里没有什么遗憾,虽然有生以来头回打架输给别人,多少有点别扭,不过王重阳是前辈,岁数比自己大了一倍还多,又是很有名的抗金英雄,武功也的确高潮,输给他没什么觉得丢人的,下次华山论剑鹿死谁手就得再说了。少年黄药师是骄傲的,他知道自己有别人所没有的才能、天赋;同时是高傲的,他来参加华山论剑不是为了什么《九阴真经》,只是为了那个看起来有点俗气的天下第一,喜欢当第一的感觉;不过他还是洒脱的,当不了第一,人家的确比自己强,那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回家,好好地琢磨,二十五年后再会呗,顺道可以游山玩水的,挺好。

    洪七也没觉得怎么遗憾,很后悔参加这鸟华山论剑,就是那些虚名把自己给骗了,在华山上呆了四天四夜,嘴里都淡出鸟来了,第一件事就是得找师妹去好好地补一补。冯蘅现在干吗呢?肯定是在洛阳家里等着看自个的笑话呢!哎!冯蘅什么都好,人美的象最好的花,脑袋聪明的没法说,会炒菜,会唱歌,除了不会武功,什么都会,干吗迟迟地不娶她?不敢!她象天使,就是那光圈就刺眼,还有,她老说一些实在听不懂的话,最主要的是她最爱看的就是自己出笑话,嗨,怎么说二十三岁的洪七也是一个很有成就的乞丐,有成就的男人多少就有点虚荣,整天灰头土脸的,怎么行?!

    段智兴很不服气,他习惯了主宰,习惯了比别人强,多少有点看不起这些草民。回去肯定得好好地练,自己好年轻,自己家传的绝学不会输给王重阳的“先天功”,何况还有好多家传绝学没练呢,咱们走着瞧!

    欧阳锋最不服气了,不过欧阳锋很冷静,他知道自己已经把白驼山的武学练到极至了,如果没有新的武功的补充,也许永远也不可能超越王重阳达到的境界。从西域来参加这次华山论剑,使欧阳锋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已经习惯了取胜,失败是不能容忍的,下一次,也许用不了二十五年,自己应该是天下第一,必须得努力。《九阴真经》肯定是提高的捷径,不过实在打不过王重阳,他们人多势众,耍手段恐怕也不容易得手。欧阳锋看到了另一个希望,一个能够克制“先天功”的希望——林朝英!

    天下第一真的那么重要?《九阴真经》真的那么重要?王重阳背着手,看着在河滩的泥地里打滚的周伯通,自己的前半生是不是太累了?能象伯通这样,多好!他看着那涂满了污泥的有点胖的身体,那纯净、喜悦的神情,那白花花的屁股……

    他为什么总是不娶自己?林朝英穿着一身书生的青衫,背着自己的青觥剑,牵着自己的白龙马,孤单。自从十六岁见到三十六岁的王重阳,一颗心就被他带走了,他真的不明白?他还是在顾虑他是自己父亲的挚友?那些是问题么?是自己不够美丽?还是缺乏才能?还是不够勇敢?五年了,就这么默默地跟着他行走天涯,他还不懂自己的心?忧伤,林朝英才二十一岁,如花绽放的年华,如花的人才,鬼神莫测的神通,一切都不能使她快乐,她在独自品尝相思的苦涩中的那一点甘甜,等待,等待一个归宿,漂泊的心灵的港。王重阳!你在犹豫什么?林朝英有时候真想揪住王重阳的脖领子,就那么当面把自己给他,可林朝英是矜持的,骄傲的,她的出类拔萃使她没有这样干过,但是林朝英知道自己是急脾气,习惯了得到自己要得到的东西,总有一天自己会憋不住那么干一回,对此,林朝英毫不怀疑。需要慎重,因为那就是自己和王重阳关系发生根本变化的时刻,或者,就不能这样悄悄地跟着他浪迹天涯了。

    前面就是冯蘅住的那没有门的院子了,古灵精怪的丫头,你那么让人不能回避,又那么让人不敢接近。洪七咬了咬牙,自己不能不见她,会没命的,虽然是看起来一个很简单的树林,她的墙就是这树林,走进去是什么结果?天知道。“小妹呀!俺回来咧!”洪七决定还是不贸然进去,每一回都灰头土脸的,多丢人,好歹也是天下五绝之一的“北丐”了,马上就要继承帮主了,二十三就当帮主,多少也是奇迹吧?应该她干,不过,她不是丐帮的人,虽然她爹是自己的师父,丐帮的长老。“叮叮冬冬”一阵琴声,似乎就看见了那张娇滴滴的、总是在微笑的瓜子脸,现在她又笑了,似乎已经看到那总是在寻觅的目光了,总是在看到新鲜的东西时惊讶,她惊讶的时候真好看!那琴声是在邀请了,还有一种期待,是期待自己又栽跟头,然后可以乐?似乎看见竹屋外的石几上飘着没法拒绝的清香的菜肴,我的天!你干吗又跳?洪七为了制止左手食指的跳,只好攥紧拳头。小心点啊!洪七提醒自己,这林子也不知道是什么阵法?总是不一样。脚下一虚,不好!洪七不退反进,身子向前扑出去,还没有落地就知道自己落脚的地方是个很明显的陷阱,提气,在空中腾挪,洪七挺高兴的,这是华山论剑的成果,从黄药师的武功中参悟出来的新功夫,琴声乐了,怎么又乐了?自己不是没中埋伏么?裹在一张柔软坚韧的网中的时候,洪七就明白了。“七哥,你怎么跑树上玩去了?哎呀,我们抓野猪的陷阱也被你给破坏了,你可真能耐呀。”林中笑嘻嘻地走过来一个十五六岁的青衣小鬟,是冯蘅的丫头板凳,一样的古灵精怪。“很好玩么?”洪七看到板凳就来气,看见板凳手里的食盒就更来气了,那清香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诱人,连肚子都呱呱地叫了……直到哈喇子落在树下,湿了一片草地,琴声欢愉地跳跃着。

    黄药师经过一个庄园的时候,觉得肚子有点饿了,这地方不赖呀,一片很妩媚的红柳。庄园里喧嚣着出来了一群人,推搡着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小伙子,那小伙子也就是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纪,挺高的,不过有点瘦,面皮焦黄,赤裸的上身都是伤痕,他脸上还有那挺让人喜欢的倔强。干吗呢?黄药师凑了过去。小伙子被吊在了一棵红柳的枝杈上,头依旧倔强地昂着。“陈玄,你也不撒泡尿照照!就凭你,也敢到我们红柳庄来?”一个穿的和其他庄丁不一样的锦袍的汉子用一条马鞭指着小伙子。小伙子叫陈玄,名字不错。陈玄的目光投向庄子的大门,一种深切的爱惜。红柳庄里又出来了一帮人,架着一个女人。很快,那女人也被吊了起来。“若华,你再忍一忍,咱们就要在一起了。”陈玄落泪了。女人艰难地抬起头,很努力地忍住疼,她也遍体鳞伤了,但她还是尽力温柔地一笑。“狗男女!给我打这贼小子!”“别打他!要打就打我!”女人看起来也就是十八九岁的样子,纤细,柔弱,挺清秀,就是黑……

    “皇爷回来了!”宫里热闹了起来。刘瑛正在御花园练武,其实她不爱练武,不过是知道段智兴爱练武,所以她也练,没想过能练到什么地步,就是想皇爷能对自己好,这招很管用。不一会,段智兴那很轻微的脚步声就近了,随即,看见月亮门处现出了段智兴那不怎么高大,但健壮的身影,他微笑着。刘瑛感到脸上一红,他正在看自己的身子,这身子正在按他的意愿舞蹈。段智兴并不是觉得刘瑛的武艺有多好,还是爱看,她身材高挑,轻盈,她本来是爱跳舞的,那腰软的象没有了骨头,现在她练武,柔媚中就增添了一些矫健,这样真好,那漂亮的四肢在练武时更有活力了,她更有活力了。“这样是不对的,你的掌要从这里穿过去……”段智兴走过去,从背后依到刘瑛的背上,小腹正好贴到那充满弹性的小屁股,是坚持运动的缘故吧,刘瑛的屁股很结实,段智兴喜欢这弹性,喜欢这结实,喜欢这没有赘肉的光滑感,也喜欢刘瑛那在自己怀里就流溢着无尽风情的眼睛……

    欧阳锋盯住林朝英了,他知道林朝英是很危险的对手,她的青觥剑是危险的,或者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青觥剑有克制王重阳的先天功的潜质。欧阳锋很耐心,跟随着,必须找一个很合适的机会,正面对敌或者也能取胜,不过要制服林朝英是基本没有可能的,取胜和制服简直就是不同的概念,取胜只需要招数精巧一点,或者内力更深厚,制服比格杀还要难,不能打草惊蛇,争取一击中的。就算可以制服她,如何让她讲出她武功的秘密还是一个困难的事情,欧阳锋看着林朝英的背影,她那么美,是自己目前见过的最美,最有光彩的女人,舍不得在她的身上施展自己擅长的对付女人的手段。稍微动心的欧阳锋很快就放弃了怜悯,天下第一是重要的,也许会有更漂亮的女人在等着自己,这怜悯是你的敌人,欧阳锋,目标一定了,就必须完成,你忘了自己对自己的承诺了?她会屈服的,让女人屈服比爱惜她更来劲,更有征服感,成就感吧,没有成就感,那么人生还有什么意义?欧阳锋脑海里浮现出浑身汗水的嫂子在自己的身下辗转哀求的表情,那是刺激,是满足!林朝英,我不会放过你!

    林朝英在想自己的心事,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欧阳锋的跟踪。已经是天下第一了,已经有了神奇的《九阴真经》了,抗金是没有什么希望了,王重阳,你还要什么?

    王重阳站在周伯通的背后,很细心地给他擦背。周伯通最爱师兄给自己擦背了,擦着擦着就会摸到屁股了,周伯通喜欢师兄温柔地摸自己的屁股,也喜欢那滋味,他欠着腰,很顺从地张开腿,把屁股打开。王重阳早就有感觉了,他伏下头,从尾骨开始,用自己的嘴唇和舌头舔弄着,还用胡子轻轻地挑,手就轻柔地扒开周伯通的屁股,能感到有力的肌肉的扭动,肛门在眼前盛开了,他放松着,享受着温柔的爱抚。师兄是最好的人了,他教自己武功,陪自己玩,还给自己带来这最舒服的快乐,周伯通喘息着。王重阳的呼吸急促起来,他用湿润的舌头来回地舔弄着周伯通屁眼周围的肉褶,这是周伯通最干净的地方,他不爱洗澡,不过坚持洗屁股,拉屎之后就洗,想到粘粘的,热乎乎的粑粑就是从这个松弛的,但会非常有力的小洞中汩汩地涌出来,王重阳就亢奋了,他继续舔弄着,用舌尖向屁眼里探,马上就得到了回应,括约肌扭动着,吸吮着,产生了奇妙的吸力,周伯通的腰扭起来,他的既然在颤抖,舒服地哼哼着,王重阳伸手握住周伯通那柔软的阴囊,轻柔地爱抚着里面的睾丸,并开始揉握周伯通的阴茎,这个时候,阴茎是不勃起的,软软的,有弹性,握在手里会渐渐地发烫的,会渐渐地变化,王重阳迷恋这变化,他觉得自己已经勃起了,要探询快乐了,于是尽量地把唾液涂抹进去,让肛门和直肠到得到浸润,而光滑,舌头被有力的括约肌夹得酸麻,感到一点点的苦涩,一切都充满了诱惑……周伯通痛快的嚎叫中,王重阳满足了,他痛快地射精,没有离开周伯通,王重阳抽搐着体会着括约肌对阴茎的按摩,体会着盘旋的热流激涌而出的快感,还有涓滴不剩之后的战栗和疲惫……

    “你是不是又输了?”在板凳的指引下,洪七终于来到了竹屋门前,就如所愿,香甜的菜肴在那里等着自己,刚才所受到的折辱就到九霄云外了,竹屋里传来冯蘅的声音,笑嘻嘻地。洪七已经习惯了,同时也愿意让冯蘅高兴,甚至可以故意装做倒霉来让她高兴,还是不用装的时候多,不过随着武功越来越高,经验越来越丰富,本来不那么灵光的脑袋似乎也开窍了,洪七知道,华山论剑之后,自己就只能用装来讨冯蘅的开心了,不过愿意,真的心甘情愿。“天下的英雄有的是,俺又没想过当天下第一,输了就输了呗,小妹,我可吃了啊。”冯蘅笑了笑,咳嗽了起来。洪七就感到心疼,这是她四岁的时候,自己带她到河里洗澡,呛坏的,总也好不了,她也总也胖不起来了。“那你干吗去呢?”“俺,……”洪七没有说,努力地把甘美的食物往嘴里塞。“你找到了么?”洪七愣住了,她真聪明,别人要做什么,她都知道,她显然是知道自己参加华山论剑,就是要给她找一个天下最了不起的大夫,因为最有本事的人都会在华山出现。“算是找到了吧。”洪七伸手在怀里摸着,从最里面的贴身小衣的口袋里掏出了千层裹、万层包的一团物事,展开,取出一个芬芳馥郁的绿色药丸,“这九花玉露丸是好东西呢。”

    “他们干吗要这样?”黄药师坐着,看着跪伏在脚下的陈玄和那个叫若华的妇人,她虽然年轻,但打扮显然是个妇人了,本来只打算看热闹的,是两人甘愿同死的真挚打动了黄药师的心,他杀人不眨眼,他对珍奇异宝近乎贪婪,他也珍惜真情。一个很老套的故事,陈玄和梅若华是青梅竹马的情侣,已经定下了终身,两家的日子虽苦,都希望他们可以幸福,陈玄为了生活到外地做工,梅若华在赶集的时候,被红柳庄的庄主仇虎看中了,用强迫、威胁和金钱使梅若华成了红柳庄的侍妾,于是陈玄赶回来和仇虎拼命。很简单,而且总是在这个、那个地方发生着。黄药师摸出了些银子,给这对可怜的青年。不准备再管这闲事,他们有多可怜,那是他们没有本事,这样的事很多。

    “我看看你进步了多少?”段智兴拉着刘瑛走进刘瑛住的西暖阁,旁边服侍的宫女很识趣地退下了,真想啊,段智兴坐到床上,躺下,看着跪在榻前给自己脱靴的刘瑛那娇艳的脸颊。刘瑛的眼帘低垂着,睫毛的抖动使她具有了光彩,她的动作很温顺,很轻柔,连托着脚踝的揉捏都恰倒好处,段智兴很满意,也很冲动。刘瑛看着展现在眼前的那脚,有一股酸臭的味道,不过已经习惯了,皇帝的旱脚对嫔妃来说也应该是美味,大脚趾和脚背上还有很长的黑毛,虽然不多,但森森地,也习惯了,有毛的男人才强悍,现在刘瑛已经开始喜欢段智兴的黑毛了,她羞涩地向龙裤的中间瞟了一眼,那里更浓密,更吓人,现在已经勃起了,段智兴的个子不高,在南方人里也不算高的,不过……刘瑛低下头,思念使心跳在加速,她从一个不解人事的小姑娘到现在这样贪恋男人的身体,仅仅是很短的时光,不用太久的,刘瑛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烧,不是羞涩,而是对即将开始的蹂躏的期待,这期待使浑身都在痒,她轻柔地按摩着眼前的脚掌,感受着脚掌的动,把脚趾含在嘴里,使劲地吮,这是段智兴喜欢的方式,是他的催情剂,已经不感觉脏了,也不感觉味道不好,那汗是酸的,还有被唾液和吸吮擦落的泥……段智兴舒服地哼哼着,很享受这样,就为了这,段智兴坚持不洗澡,从干燥的北方回来,就带来了一身的泥垢,让嫔妃用她们的口舌给自己清洗,他很得意自己的创意……他真的没洗澡呢!他就是要自己给他洗,嘴里的味道很古怪,心情也很古怪。刘瑛给段智兴脱掉了裤子,满腿的黑毛在小腹下形成了顶峰,那里的毛长而粗,油亮亮的,散发着男人特有的味道,浓烈,经久不散,围拢着段智兴骄傲的家伙,站立着,威风凛凛,黑乎乎的,顶端的包皮撑开了一点,露出里面鲜红的龟头的一角,阴囊还象老头的脸一样布满了皱褶,待会儿就好了,会光滑得象小孩的脸,闪亮。刘瑛耐心地,知道忽略了什么也不行,先是轻轻地握,然后把嘴唇贴上去,缩紧,箍住龟头,完全用嘴唇的力量,要尽量地温柔,一点一点地把腻腻的包皮剥开,让发烫的龟头进入口腔,要稍微偏一点,让龟头顶在侧面去,不然,男人高兴的时候就使劲往里捅,他们可不管女人的感觉,甚至采取抓头发的办法强迫,直接捅到嗓子眼里去的滋味可不好受。然后用娇嫩的舌尖调弄龟头,最敏感的是马口处的那裂缝,但不能太放肆了,不然提前发射的后果可不妙,精液的味道倒没什么,就是有点腥,粘粘的,基本是可以接受的美味,主要是冒犯了虎威可不得了,男人都希望能坚持很长时间,其实时间长也没什么用,到后来往往会变成索然无味的蹭,成了力气活,只要能坚持到高潮就可以了,男人总不明白,以为时间长就是威猛的象征,就可以满足虚荣心了,他们都不知道女人在看见男人在自己身上射精的样子时,那刺激也同样的强烈。刘瑛温柔尽心地梳理着躁动不安的阴茎,抚摸着段智兴的身体,从皮肤上蹭下来的泥球多少有点扫兴,不过段智兴舒服得直哼哼,刘瑛也不能中断了,她在给他搓泥的时候,顽皮地摆弄起段智兴那茂盛的毛了,有时候借着搓泥,把毫毛也薅下来了,段智兴就嗷嗷地叫,这把戏可不能太频繁,疼痛可以调剂膨胀的热情,不过男人通常憎恨疼痛,他们会为此发火,那暴力是吓人的。他很兴奋,在出汗,于是泥球就更多了,刘瑛突然不讨厌这脏了,觉得刺激,男人是泥做的么,不过尽力的腮帮子现在有点发酸了……段智兴把刘瑛放倒在床上,她已经一丝不挂了,粉白的肌肤莹润光洁,她瘦,充满了骨感,乳房很娇小,象没有成熟的小姑娘,乳头就更娇嫩了,几乎没有乳晕,干净,显得纤弱,段智兴喜欢这样的,那种蹂躏感更强烈,蹂躏弱小,以显示自己的强大,人本身可能都有这样的冲动,段智兴就爱看刘瑛辗转哀号。刘瑛的身体很软,几乎可以随意地弄成希望的形状,段智兴喜欢把刘瑛弄到极限,他把她的腿掰到一个可怕的程度,张开,看到刘瑛的脸红透了,有痛苦坚持的表情,段智兴就更来劲了,完全展开的阴部绷紧了,盛开了,随着大腿肌肉不安的扭动,阴部显得有活力了,真好!刘瑛的阴阜也象小姑娘,阴毛很稀疏,没有蔓延,整个阴部是光洁的,细嫩的,使人不由得怜惜,与大腿的粉白不同,已经发暗了,大阴唇的颜色更深一些,张开,露出里面娇嫩的肉红色的肉芽,蠕动着,那是快乐的源泉,段智兴不再犹豫了,下面就是向高潮进军的历程,努力一点!他把自己的阴茎顶上去,很滑,第一下滑开了,掠过整条裂缝,刘瑛的身体不安地颤抖了,看着自己的龟头进入那鲜嫩的肉里比龟头带来的舒适还要来劲,捅进去,哦!痛快!现在就只剩下感受了,要注意刘瑛的每一个表情,那可以触摸最脆弱的神经末梢,尽情地体会这乐趣,这就在不远的地方等自己的高潮的过程,别急,你有的是力量……她真好!

    天黑了,林朝英走进了一座破败的庙里。可能是要休息了,欧阳锋感到高兴,上到破庙旁边的一棵大树上,从这个角度可以看见破庙里的情况,欧阳锋很满意。她在生火,她把青觥剑解下来了,她坐在火堆旁,抽出青觥剑,放在腿上,用手指弹着那青光闪闪的青觥剑,奏出一段很凄婉的曲子,她在伤心吧?欧阳锋觉得自己也替她伤心了起来。耐心,离她入睡还有很长的时间,她入睡了怎么办?

    一阵沙沙的声音,林朝英醒了,这声音属于一种来自黑暗的恐怖,自己被蛇包围了,不止是包围,甚至是覆盖了,看着火光下,翻滚蠕动的散发着腥臭的流线,那冷冰冰的眼神,纠缠到自己的腿上,产生的毛骨悚然的酸麻,林朝英出了一身冷汗,哪来的这许多蛇?连心都感到了酸软,眼前一个劲地发黑,就在崩溃的边缘,由于恐惧,武功高强不等于女孩子不怕蛇,侠肝义胆不等于林朝英不是一个健康的女孩子。想哭,就哭,哭了可以多少缓解内心的恐惧和恶心,还有发出尖叫……欧阳锋突然感到自己在哆嗦,是兴奋的,看到一个高高在上的神仙一般的女孩子表现得如此脆弱,欧阳锋被一种奇异的快感包围了,要发狂了,兴奋得要疯掉了。

    林朝英就算在昏迷时,也保持了足够的风采,那一刻,英姿飒爽的女侠不在了,是一个温顺优雅的睡美人,尽管由于受到了惊吓,脸色有些苍白。欧阳锋并不在乎蛇群,蛇群是他招来的,他喜欢蛇,喜欢它们的沉着和准确。在蛇群稀索的蠕动声中,欧阳锋来到了林朝英的身边,把青觥剑拿开,放的远远的,他把缠绕在林朝英身上的蛇拿开,然后凝视那张脸。月光下,纯净得似乎不染一丝的尘埃,她的眉毛真好,密,黑,而且长,不是弯的,斜斜地向两鬓飞去,那是她的英气的来源,其实她就是那样英姿飒爽的姑娘,是从她的肌肤中渗透出来的,耀眼夺目,不能逼视,不过现在是充满恬静的,舒展的,顺从的,可以被主宰的,欧阳锋感觉很好,不是一般的好,要征服她,让她做欧阳锋的女人!欧阳锋伸手轻轻地摘下林朝英的方巾,柔软的秀发倾泻下来,披散开,清香,伸手轻轻地拂开,额头很饱满,那挺直娇巧的鼻子,鼻翼微微地翕张着,象睡着了,总是骄傲地抿着的唇,现在放松了,很润,引人遐思,有种要亲吻的欲望,欧阳锋努力克制着,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着那红润柔软的唇,多好,多温润,那下颌多绵软,那脖子纤美而优雅,肌肤透明一般的莹润,月光下,亮的光泽和神秘的暗影交织着,一种奇异的旖旎,欧阳锋觉得自己越来越不能自制了,她那么娇媚,那么健美,那饱满的胸脯是怎样的柔软温暖?那欣长的腿会带来怎样的快乐?你不能被自己的欲望左右了,你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欧阳锋提醒着自己,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现在要制服她,就算她醒来,也要她完全地无力反抗。

    “这叫‘九花玉露丸’的么?”洪七听到冯蘅的声音有点怪怪的,肚子饱了,馋虫也得到了满足了,该聊天了,干吗呢?怎么不出来?不过洪七不怎么在意,冯蘅总是这样。“一个朋友的,他名字叫药师,这药丸是挺好的,吃了可舒服了。”“你们很熟么?”“刚认识,大伙在华山绝顶比武,打的筋疲力尽的,他就一人给了两颗,我觉得挺好,就给你带回来一颗的。”“那想必是一个很有风采的人吧?连一个药丸都取这么好听的名字。”“一个小白脸,有点墨水,不爱说话,整天眼睛放在头顶上,看着让人憋气。武功不赖,是个人物。”冯蘅不做声了,弹出了一首很不一样的曲子。洪七愣了,虽然是看着她长大的,现在感觉越来越远了,是不是她离自己也越来越远了?

    黄药师愤怒了,他不能容忍别人的冒犯,当面的或者还没什么,背地里的就不能容忍!“你,你,是谁?”仇虎绝望地看着笼罩在一种凌厉的杀气中的英俊少年,生命正在一点一滴地离开身体,红柳庄覆灭了。黄药师不再理仇虎,转而关注已经奄奄一息的梅若华,她忍受了怎样的折磨?那身体简直不忍足睹。“快救救玄哥。”梅若华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希望陈玄能活下去,他被打得皮开肉绽,泡在后院的粪池中慢慢地死掉。这是黄药师离开后发生的事情,陈家和梅家从此消失了,要不是黄药师并没有走远,陈玄和梅若华也会在屈辱中离开他们眷恋的世界。“你放心吧,你们会好好地活下去。”黄药师尽量用自己最温柔的话语安慰着梅若华,发现梅若华的目光热烈起来。

    林朝英苏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四肢是麻痹的,可以动,但很轻微,似乎就是移动一下小指也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身上滑溜溜的感觉没有了,好象已经离开蛇群了,小腿上,肩头,还火辣辣地疼,应该是蛇毒造成的麻痹吧?林朝英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身边蹲着一个男人,一个很英俊的男人,很白,很魁梧,脸孔象最纯洁的红孩儿,不过那眼神是黑暗中的,他很危险,他是西毒欧阳锋!他怎么在这?欧阳锋见林朝英苏醒了,眼神只有片刻的迷茫,就聚焦在自己的脸上,她恢复了,尽管她的身体恐怕不能,但她就是在瞬间就恢复成那个高高在上、侠骨英风的林朝英了,人本身具备的东西是迷人的,是无法改变的,欧阳锋觉得自己那种温存的迷恋又滋长起来了。“华山论剑已经结束,欧阳锋,你还惦记着《九阴真经》?”连她的头脑也恢复的很快,不过错了,我惦记的是你,欧阳锋凝视着在探询自己想法的林朝英,微微地笑着。“这么说,你是要利用我去胁迫王重阳了?告诉你,我和王重阳没有关系。”欧阳锋不回答。“你要怎样?”林朝英从那看似沉着的目光中察觉了一丝热烈的激情,这使她有点慌乱,本能地缩紧身子。“在你的心目中,我真的那么坏?”“你没有干过什么坏事,不过我知道你一定会干很多。”“为什么?”“因为你是那种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人。”“是么?”“你的眼神告诉我,你总是在欲望中挣扎,得到了什么,还要更多。”“这样!”欧阳锋想不到林朝英和自己一共只见过两面,她居然就能知道自己了,这使他兴奋,但悲伤,的确想过要把她带回白驼山去,永远斯守,看来是不可能了,心里升起一阵冷冷的东西,那么毁掉吧,死很简单,要让她离开她的骄傲,离开她的纯洁,离开她的尊严,让她生不如死。“要对我怎样?”林朝英突然被欧阳锋的目光吓了一跳,种种不好的念头在乱冒,不应该激怒他。“我要你的武功秘要,你的‘素心剑法’,你的‘混元一气功’。”“要对付王重阳了?”“你真聪明,没有你不知道的。”“做梦!”“你那么了解我,应该知道忤逆的后果。”林朝英咬紧嘴唇,合上双眼,王重阳,你知道么,现在我就要为你舍弃自己的一切了。

    欧阳锋看着倔强的林朝英,伸手托住林朝英的下颌,感受着那嫩嫩的软,血流通过的脉动,紧张带来的颤抖,“不说,就剥光你的衣服。”“畜生!”“是不是就期待着男人还剥光你的衣服?二十一岁了,成熟了,是该想男人的时候了……”看到林朝英的颤抖,欧阳锋很满足,兴奋得浑身都战栗了,现在希望她继续抵抗下去,那样快乐就有一个理由了。“……女孩子的贞操比那些你已经熟知的武艺重要的。其实也不是那么的重要,女人和男人在一起才会快乐的,贞操就是吸引男人用的。”“你别用你的脏手碰我,你,你下流!”林朝英真的很害怕,比被蛇群围住还要害怕,这身体还没有男人摸过,现在正被人摸着。“你看我看的很准,知道我很熟悉女人的身体么?知道我其实想要你么?想知道和我在一起的滋味么?”欧阳锋被林朝英的慌乱刺激的一个劲地抖,他开始摸林朝英的脖子,用手指撩开领子,伸进去,摸光洁的锁骨,细嫩的肩,那体温,那肌肤的滑腻,想这个过程永远继续。肮脏的手滑进领口的时候,林朝英全力以赴地尖叫起来,这是女孩子遭到侵犯的正常反应,但很快就平静下来了,现在只有忍耐,她不喊,也不哭,就淡淡地看着越来越兴奋的欧阳锋。欧阳锋觉得自己好象被浇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了脚,勃起的阴茎也害羞地失去了威风,转而激怒了,男人的尊严受到了挑战,那是不能允许的!手伸进去,穿透内衣,抓住了那酥嫩饱满的乳房,使劲地扭,看到林朝英的脸涨得通红,嘴角不住地抽动着,她在坚持,她疼了!欧阳锋嘿嘿地笑了,松手,然后轻柔地揉,真嫩呀,那弹性和柔嫩形成了林朝英的味道,健康,生机勃勃,美好,还倔强,握在手里的那种酥嫩的质感,是一件宝贝,稀世奇珍,欧阳锋觉得一阵急噪,猛地撕开林朝英的衣襟,拽向两边,如雪的肌肤甚至有些耀眼,那肌肤微微地颤抖着,上好的蜀锦肚兜还掩住耸动的胸脯,那上面精工细织地绣着一对彼此依偎的鸳鸯,她的胸脯起伏着,由于愤怒吧?欧阳锋喘着粗气,看着林朝英眼泪汪汪的凤目,那里是愤怒,委屈,羞辱和不屈,她死死地咬着嘴唇,但脸颊抽搐着,这样的玩味很刺激,欧阳锋觉得自己的阴茎又勃起了。“说吧,不然……”下面的就不用说了,应该知道的。“你卑鄙!”“我不光卑鄙,还残忍!”欧阳锋耐心地揭开漂亮的肚兜,两颗玉兔脱颖而出,春光无限,夺人心魄,尽力地压抑自己的心跳,要跳出来了,欧阳锋的目光离不开那耸动的胸脯,被乳尖上那两颗充满了诱惑的琥珀给吸引了,雪白的肌肤由于刚才的抓握而泛起一层红,娇嫩的乳头就更娇艳了,随着呼吸波动着,迷离的光彩,还有那圆润的肚子,迷人的肚脐,忍不住了,欧阳锋趴到林朝英的身上,一口咬住左边的乳房,抓住右边的,使劲地揉,剩下的空手就急切地往下扒林朝英的裤子,挣扎是催情剂,林朝英的挣扎太微弱了,好象是应和,欧阳锋更疯了……“你不是人!”面对着侵犯,而又无力反抗,处女的身体在疯狂中战栗着,林朝英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慌,自己的烦恼和羞耻,还有前所未有的委屈,她哭了,主要是想屈服,这是一种很屈辱的失败感,自己从来都是骄傲的,这失败感不能忍受,惊慌和恐惧倒不怎么烦恼,林朝英不想背叛自己,不想背叛王重阳,可就要支持不住了,谁来救救我呀!她内心使劲地好着,希望越来越渺茫了,自己的裤子被扒到了膝盖了,那里完全暴露在欧阳锋的掌握中,他的手是那么无情地剥开了处女娇羞的阴唇,那么粗暴地摧残着处女娇嫩的部位,整个身体都乱掉了,都忘了表示屈服了,就剩下颤抖和没命地尖叫……欧阳锋平静了一些,有点得意,就是林朝英,面对破身这样的事情,她的反应和一般的小姑娘也没有任何的区别,惊慌,畏惧,不知所措。欧阳锋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喘息着看着惊慌失措的林朝英,“想好了?不然就无法挽回了。”“你是魔鬼!”林朝英觉得自己非常地恼火,身体那种异样的感觉在弥漫,身体还在惯性中前行,失去周到爱抚的身体突然感到彻骨的空虚,这停止比继续接受侵犯还要难受,是一种深切的烦恼,想被迫把这事干完,非常地想,一个是就完成自己不屈服的心愿了,都是被迫的,总算有个交代了,就算死掉也没什么的,另外,能清楚地感到自己的身体在变化,接受男人的强迫时,产生了自己在梦中无数次产生过的冲动,身体在发烫,接受到大力揉搓的乳房在膨胀,那种奇妙的酸麻,飞翔的痒,还有下身越来越厉害的酥痒,自己在一个劲地流着什么,屈辱中在等待着什么,虽然屈辱和委屈更厉害,但不能掩饰那期待,不能欺骗自己,身体就是这么说的,虽然这期待使自己几乎恨不得马上去死。林朝英看着欧阳锋,艰难地咽着唾沫,干的要命。欧阳锋点头,伸手,当着林朝英的目光脱掉自己的衣服。林朝英马上闭上眼睛,是头一次看见男人的身体……欧阳锋很耐心,虽然也欲火如焚,到底是久经战阵的老手了,他不着急发泄自己的欲望,他要好好地享受一个处女破身的一切,他把林朝英的裤子扒掉,腿分开,分到最大的限度,腿很白,很健美,圆润,结实,具有良好的柔韧性,可以分到非常大,她的小腿纤细而矫健,脚很柔,玲珑剔透,欧阳锋索性把喜欢的脚趾含在嘴里,轻轻地咬,她的身体就蠕动起来,那布满了柔软亮泽的阴毛的阴部就彻底地盛开了,未经人事的处女的阴户是娇嫩的,纯净的,还没有色素的沉淀,玉雪可爱,鲜嫩的大阴唇接受到细致的爱抚后,张开?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