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1 部分阅读

    她在担心什么?她就是想让还幼小的自己去完成她的使命。

    为了这,自己必须刻苦地练习武艺,阅读并记忆那些自己丝毫不感兴趣的奇门遁甲,还必须承担这沉重得压的自己喘不上气来的使命,自己的努力都是为了得到母亲的疼爱;至于父亲,小昭知道自己有过父亲,但从来没有见过;没有朋友,小时侯就在一个海岛上忙碌着,后来来到了那很冷的昆仑山,猜忌、怨恨、防备、甚至虐待,小昭的整个十五年的岁月是灰色的。

    改变这色彩的是张无忌,小昭第一次感到自己被人呵护,而不用靠自己来挣扎,那感觉是轻松的,是美妙的,是刻骨铭心的,她愿意为张无忌做任何事情,包括为了他而放弃自己最珍惜的情感,已经习惯了独自来忍受痛苦,但不是自己想要的,是所有的人都要自己来忍受的。

    小昭哭了,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甚至在记忆中自己就是没有哭泣过的女孩,哭出来的感觉真好,自己是一个还那么娇嫩的女孩子,需要爱抚,需要呵护,面对一个对自己好的男人,小昭忍不住了……

    这是一个倾听倾诉的夜晚,智慧王感到了无比的幸福,自己和小昭已经不再陌生,她甚至向自己敞开了尘封的心扉,回想起她枕着自己的腿沉沉睡去的恬静,智慧王满足了,不用射精也可以得到无比的满足与幸福,她冰清玉洁,使人无法不产生怜惜,智慧王感到自己的激动,她那么恬静,真好!

    “你,你疼么?”喂黛绮丝吃完了鸟肉,流云使撕下袍子的一片,从泉眼处打来了温水,他细致地给黛绮丝擦掉嘴角的血迹。

    他们又打她了,那么疯狂地蹂躏她的身体还不够!似乎她的痛苦是他们最期待的,他们连魔鬼都不够格,是禽兽。

    “很疼。”黛绮丝凄楚地看着流云使,无力地躺在流云使弄来的柔软的长草里。

    “你不是有匕首么?你刺死我吧。我受不了啦。”

    “不行,你不能死!”流云使激动地,但还是拼命压低了声音。

    “这样,还不如死了。”温水浸润了发涨的阴部,一阵舒适,黛绮丝忍不住一激灵,嘶嘶地吸气。

    “相信我,总有一天,我能杀了魔鬼,把你解救。”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路,怎么不管怎么走都迷路!已经不能再忍受了!

    流云使躲在山洞口,看到掌火王和常胜王把粗糙的木棍强行塞进黛绮丝的身体里,鲜血从肛门里顺着木棍流了出来。这样下去,黛绮丝无疑会死掉,他们也许就是要把她折磨死!

    不能再畏惧了,不能再忍耐,或者就是今天,今天就有个答案,他死死地攥住匕首的柄,还是不能战胜自己的恐惧。

    从这个地方可以看到叫骂着过来的掌火王和常胜王,他们在推打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

    小昭的心一下子收紧了,血液似乎凝固了,心疼!那女人是妈妈,她受到了怎样的虐待?差点就认不出她了,她遍体鳞伤,她蹒跚着,她的腿中间怎么有木棍?她在流血,丰满圆润的大腿有殷红的鲜血顺着大腿的内侧流下来,洒落在地上……

    “妈!”小昭失声叫了出来,其实是多少对妈妈有些恨怨的,但看到如此凄惨的妈妈,小昭忘却了,她六神无主了,不能看着妈妈这样!

    黛绮丝听到了小昭的呼喊,她渐渐模糊的意识突然振奋了,寻找,看见了,小昭在那里,她活着!

    一阵森然的寒冷使黛绮丝打了一个寒战,知道魔鬼的动机了,他们要在小昭的面前折磨自己,让小昭出来,已经看见了小昭布置的阵法,不能让小昭再落到魔鬼的手里!

    什么样的折磨也不会屈服,或者,尽快地结束自己的生命是一个明智的选择,那样,小昭就不会出来了。

    寻找了一下,看见流云使满脸通红地坠在最后,希望他可以读懂自己的意思,快过来给自己致命的一刀。

    “小昭!妈妈的心头肉,不管怎么样,你千万不能出来!你要……”黛绮丝的话被一阵钻心的剧痛打断了,肛门里的木棍突破了什么。

    黛绮丝一头栽倒,用最大的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惨叫,小昭,不管妈妈怎么样,你也要保护自己,黛绮丝只有这一个信念了,不能喊叫!

    虽然喊叫能减轻痛苦,但不能,自己的痛苦肯定会使小昭心碎,她是从来都替别人着想的孩子,是最好的孩子,自己已经多次因为自己的自私伤害了最好的小昭,现在不能,能再好好地疼爱她,给多好!

    “不行!你不能出去!”智慧王拼命地抱住小昭的腰,她才痊愈,怎么有这么大的力气?

    “伯伯,您放开我!我不能看着妈妈……”她看见已经昏迷的黛绮丝被吊起来,吊在树叉上,她的头低垂着,头发被汗水浸湿了,身体在疼痛中本能地痉挛着,她承受了怎样的痛苦?

    “你出去救不了她,你自己也会同样地被折磨!”

    “看你能坚持多久!”掌火王抓住夹在抽搐的臀瓣间、沾满了鲜血的木棍的末端,使劲地搅和。

    黛绮丝被剧烈的疼痛唤醒了,几乎疯狂地扭动着,剧痛使她失禁了,掺杂着血丝的尿液稀释了流淌的鲜血,黑紫色、稀巴烂的粪便,从肛门尚余的缝隙和着鲜血汩汩地涌出来,五脏六腑猛烈地颠覆着,剧痛中纠缠,扭曲,自己离黑暗越来越近,嘴唇已经咬破了,还要坚持,为了小昭,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常胜王找了一根柔软的枝条,撸掉上面的树叶,在手里甩了几下,对这枝条的柔韧程度很满意,“臭娘们,我让你硬!”枝条准确地落在黛绮丝骄傲的胸脯上,显得苍白的肌肤顿时起了一条檩子,黛绮丝还是咬紧牙关,比较而言,乳房的抽打根本就不能算是痛苦了,反而有一阵麻痒酥酥的感觉……

    常胜王耐心地抽打着,看着变得越来越红的身体,扭曲的欲望在膨胀,他兴奋地怪叫着。

    “别他妈的弄死了。”常胜王制止了越来越起劲的掌火王,把那个可怕的木棍从肛门里拔出来,一股难以形容的腥臭,一股触目惊心的血液粪便混合的粘稠的糊糊从不能闭合的肛门口流了出来,她尽力地放松着,那开得很惊人的肉洞蠕动着,产生了一种诡异的视觉冲击。

    常胜王把手伸到那污秽不堪的下体,那糊糊滑软粘腻,带着身体的体温,他狂笑着把糊糊在黛绮丝的下体上涂抹着,顺手抓过来抹在黛绮丝的脸上,使劲地往黛绮丝的嘴里塞。

    掌火王得到了启发,他把手指直接伸进黛绮丝的肛门里,不解气,索性强行把手伸进去,大量的液体瞬间充满了那个洞穴,手,手腕全染成了黑红色的……

    被撕开了,这几乎是致命的,黛绮丝不能坚持了,那剧烈的撕裂感死死地撕扯着她,凄厉的惨叫从嘴里发出了,无法克制……

    “你们放了她。”小昭的出现使在场的人全震惊了,正在癫狂的暴虐者也停下来了,她袅袅地从树林中走出来。

    白衣胜雪,脸上带着晶莹的泪滴,她看起来很平静,只有嘴角微微的抽动显示她的不安,她轻蔑地看着暴虐者,她心疼地看着被凌辱的妈妈,她不能让妈妈再受到这样的残害,她的勇气使她明艳娇媚的容颜笼罩在一种不能逼视的威严!

    她个子不高,身材也有点单薄,但人人都感到禁不住要仰头才能看清她的高洁,她飘过来,暴戾的掌火王和常胜王几乎忘了自己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昭,小昭,你!你不能!”黛绮丝绝望了,她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嘶喊着。

    “放开她!”小昭向前了一步。

    掌火王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这个小姑娘怎么有这样的力量?他一阵惊惧。

    常胜王首先缓过神来,他为自己刚才的怯懦而恼火,出来了就是砧板上的鱼肉,自己才是主宰者,你应该象你那妈妈一样顺从,并且来满足主人的所有要求!

    他嘿嘿地笑着,“圣女,你要我们放了黛绮丝?”

    小昭没有说话,她冷冷地看着常胜王,手在袖口里抓紧了那颗珠花,珠花有一根足以刺穿脖子侧面动脉的刺,解救了母亲,就只能结束自己的生命,不能让那肮脏的手接触自己,这圣洁的身体是爱人的,不能亵渎。

    不过小昭还是轻视了常胜王的武功,只觉眼前一晃,一股刺鼻的味道已经很近了……

    自己并没有落在魔鬼的手里。格斗在身边进行着,智慧王出现了,他罄尽全力保护着小昭,他很集中,同时很幸福,自己就要达成自己对自己许下的诺言了,能为她,就算是舍却生命也在所不惜。

    “快走啊!”智慧王喊着。看到小昭和掌火王对峙着,而流云使已经守住了黛绮丝,智慧王感到一阵绝望。

    “呸!”常胜王看着慢慢软倒的智慧王,在他胸前又补了一脚,“老不死的,你也迷上小姑娘了?你那玩意还行么?”

    智慧王已经彻底失去反抗的能力了,常胜王突然不想杀掉他了,自己的伟绩需要一个见证,而且,这几天来,他越来越恨智慧王,不能让他这么轻易地死掉,要让他看看,让他也好好地品尝一下生不如死的滋味。

    他上前踩住智慧王的脸,耐心地蹭着,鲜血染红了地面。“住手!”

    小昭一步一步向常胜王走过来,从来没有这样地恨一个人。

    “圣女,既然来了,就一起来参加这个盛宴吧!掌火王,你不是喜欢她的冰肌玉骨么?她现在就是你的了!”

    最大的威胁智慧王已经在自己的脚下了,小昭一个小姑娘根本就不用在意,下面的就是掌火王了,流云使不是威胁,那是一个没有胆量的小毛孩子,血能把他的魂吓飞,自己的计划在实现,常胜王忍不住得意地狂笑起来。

    这狂笑终于把掌火王唤醒了,情欲和扭曲的暴虐欲战胜了那战栗的羞惭,他看了看自己手上涂满的黛绮丝的粪便和鲜血,身体重新振奋起来了,他怪叫一声,向小昭猛扑过去。

    “别过来!”小昭把珠花的底针顶在自己的侧颈动脉上,练过武功的都知道那是致命的。掌火王愣住了,不能让圣女这样死!不能!

    “别冲动,你要怎样?”

    “放了黛绮丝和智慧王。不然,我就死!”

    常胜王啐了一口,走到已经昏迷的黛绮丝的身边,从怀里抽出一把小刀,伸手就在黛绮丝的肩头割了一刀,鲜血从翻开的,还有点发白的创口里涌了出来。

    黛绮丝疼醒了,惨厉地叫出来了,那惨叫让人毛骨悚然。

    “圣女,你要是能看着妈妈这样被一刀一刀地割死,你就自杀吧。”

    常胜王伸手扒开黛绮丝的腿,剥开黛绮丝的阴唇,准确地找到阴蒂,轻轻地用刀尖挑开阴蒂包皮,破了,殷红的血滴下来……

    “住手!”小昭绝望地喊着,自己要解救妈妈,不能让她再受这样的折磨,妈妈那痛苦的表情让她的心碎了。

    “放了她,我怎样都可以!”

    “哦,是真的么?”常胜王得意地笑着露出一口焦黄的牙,他收回小刀,用手指继续揉搓着黛绮丝的阴蒂,黛绮丝战栗着。

    小昭绝望地垂下手臂,把珠花扔在一旁,合上了眼睛,已经准备好了,用自己来交换妈妈的生命,或者说是减少一些妈妈的痛苦,不甘心,但只能这样了。

    掌火王愣了一下,淫笑着接近,热血在沸腾,梦想就要成真,她多美!她的肌肤在阳光下透明一般的晶莹剔透,她就是快乐的源泉。他看见小昭那好看的眉毛皱紧了,睫毛不安地颤动着,自己身上的味道是不怎么样,不过她的烦恼同样是那么夺人魂魄,他张开双臂……

    黛绮丝短暂地清醒了,她看见自己的小昭就要被肮脏的禽兽玷污,她绝望地嘶鸣着,闭紧双眼;就是珍异、纯净的玻璃器皿被打碎的那种片片碎裂的感觉,撕心裂肺,智慧王觉得自己的心碎了,先是裂开,爆破,分离,片片地飘落,跌在地面,破碎成更细小的碎片,那感觉钻心地疼,他合上眼睛,准备麻木自己。

    天依然那么碧蓝如洗,飞絮一般的云彩在天际翻滚、变幻;海不停息地拍抚着海滩,哗哗地永无止息。

    葱绿的树在温柔的海风中摇曳,树叶沙沙地延续着生命的声音;树梢上有一窝嗷嗷待哺的小鸟啾啾地鸣叫着,等待父母带来美味的食品,抚育它们长大,飞翔。

    不知名的海鸟展开黑白相间的翅膀,盘旋,巡视,瞄准,看似悠闲,它们在猎食……

    一切都依旧如常,时间还在滴答地延续,故事就是短暂的一瞬,上苍在打个哈欠之后就不再记忆。

    老人家看惯了弱肉强食,看惯了阴谋诡计,什么都不希奇,他比人类麻木得多,他觉得挺好玩的。

    欲望是个什么东西?当初创造这些怯懦的家伙的时候怎么忘了琢磨明白。嗨!

    他们折腾吧,怎么折腾也不至于把地球给折腾完了吧?不至于有那么大的本事,当初搓泥球的时候没打算给他们那么大的能耐。

    能闻到小昭身上那淡雅的幽香了,处女的幽香,多么令人沉醉!背后沉重的一击,接着,侧颈的重击封闭了呼吸和血流,眼前一黑,栽倒。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太兴奋了?爆血管?不至于吧?来不及想了,心口窝一凉,剧烈地抽搐,这是真正钻心的疼,关键是心怎么不跳了?掌火王最后的视线集中在身旁的常胜王那扭曲、狰狞的脸上,神采从怒张的、疑惑的、不能置信的眼睛里暗淡下去。

    怎么就死了?我就是想活下去呀,活的好一点,难道是明王的惩罚?怎么不惩罚常胜王?

    “死了?”常胜王使劲地扭了一下小刀,伸手拍了拍掌火王的脸,啐了一口粘痰。

    “兄弟,不能怪我,你太贪心了,不该惦记的东西,也惦记着。咱俩中只能活一个,对不住啊。”常胜王抽出小刀,热血从心窝里喷射到脸上,烫,腥,但舒服!

    终于完成了,自己就是这个海岛的王!

    他站起来,伸出舌头舔着脸上的血,看见流云使在一旁哆嗦得不成样子,裤子已经湿了,没出息,尿裤子。流云使受不了那鬼魅一般凶残的目光,“别,别,别杀我!”他尖叫着玩命地跑开。

    常胜王啐了一口,然后凝视着小昭的脸,他伸手把手上的血抹在小昭的脖子上,小昭剧烈地哆嗦了一下,脸上的肌肉抽搐着,但没有躲避,剩下的就是享受自己的禁脔了。

    他靠近,垂下头,侧过来,贪婪地舔着那娇嫩的脖子上的血,感受着那娇怯的颤抖,急促的心跳,美妙!他顺势把手插进小昭的衣领,自己也禁不住颤抖着,接触那光滑柔嫩的肌肤的美妙触觉,使他亢奋地……

    “你这人简直没心没肺!”妻使劲地给了我一拳。冷不防,我疼得直哆嗦,脑袋一下子热了,但她是我的妻。

    “我怎么就没心没肺了?”

    “你编的都是什么呀!还有没有天理啦!?”

    “故事就得正义战胜邪恶呀?谁规定的?宝贝,冷静点。你不能这么要求别人。

    要不别人为什么没有你老公我能干,却当了我的上司?“我无辜地看着妻激动的脸。

    良久,她叹了口气,“还疼么?”她伸手给我揉生疼的肚子。

    “下手轻点儿,不行么?我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穷书生。”

    “谁让你把故事编的那么讨厌!”妻的语气已经舒缓了,她不但给我揉肚子,还咬我的耳朵,我的耳朵最不禁咬,一咬,我就……

    “反正正义就是要战胜邪恶的!”美人计!

    你就管我能耐,让我不随地吐痰,不说脏话,上车要给老头老太太让座,看见残疾人过马路要帮助,不拍老板的马屁,不给不得意的同事脸色看,不能不按时回去看望爸妈,不要被败丧的欲望左右,等等吧,你看我什么都不顺眼,干吗要嫁给我?现在居然管起我乱七八糟的思绪了!

    最得意的时候往往就是倒霉的开始!常胜王陶醉在主宰一切的成功的时候,他忘了小昭也是一个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而且他忽略了小昭手里的珠花,他以为小昭是被他弄得起了性,而搂住他的脖子的时候,他没有在意。

    他准备不把小昭的衣服扒光,只脱掉她的裤子,然后就站着从背后干。女孩子站着的时候那里很紧,你一弄她,她就一个劲地发软,但还不能不站住,那是奇妙的感觉,一个插曲。

    常胜王准备实现这个触手可及的目标的时候,脖子一凉,并没有感到怎么疼,还挺舒服,那破了的地方挺凉快的,膨胀发烫的身体似乎找到了宣泄的地方,不过泻得有点太猛了,能听到飕飕的喷射声!

    怎么回事?不是一切都很好么?小昭的脸变了,变得那么的模糊,而且狰狞起来。

    “你是卑劣的,你不配做我的仆人!”冥冥中飘来一个不真切的声音。常胜王感到自己的魂魄被一只有力的手撕扯着,向一个无底的深渊坠落,无所凭依…

    /

    看成人小说就上!最新防屏蔽地址:,

    金庸烈女传5

    金庸烈女传第五章:殷素素之银色时光

    作者:流殇第五章:殷素素之银色时光(《倚天屠龙记》里的诸般美女,我独爱殷素素。虽然她出场戏份不重,而且是一个悲剧人物,我觉得她一出场就光彩照人,让人不能忘怀,其率性的真,行事的随心所欲,还有那清瘦清丽的容颜,都一下子抓住了我。曾记否?六合塔下,钱塘夜话,斜风细雨不需归的浪漫。谢逊是很有光彩的男人,他博古通今,武艺超群,见解独特,愤世嫉俗,威风凛凛,高大威猛,还有那使人为之心酸的遭际。我觉得张翠山是不能和谢逊相比的,从女孩子的角度来看,谢逊虽然有点可怕,会使人感到压力,但显然谢逊的魅力是要超过稚嫩迂腐的张翠山的,尤其是其悲苦。女人一般对男人好奇,并不仅仅是因为他长的怎么样,还有他的神秘,谢逊应该是一个会使女孩子感到不断新鲜的男人,而殷素素显然也不是就知道扭捏作态的小姑娘,他们之间没有火花,简直就是遗憾。从性的方面来看,谢逊显然也肯定超过张翠山很多,不仅是其高大威猛,雄健如狮,还因为其有经验。

    《金庸列女传》前面的诸篇都带有辛辣的味道,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喜欢?写一篇温情脉脉的,因为我喜欢殷素素,畏惧谢逊,憧憬那不沾尘俗的“冰火岛”生涯,迷恋那梦一般的传奇。)

    火,跳跃着,蓬勃地燃烧起来,温暖,还有会继续温暖下去的生活,延续的热情。喜悦,都不能用言语来表达,就听到呼吸和心跳。张翠山闻到殷素素身上飘过来的淡淡的清香,忍不住心中产生了荡漾,他偷偷地看团膝坐在身边的殷素素,跳跃的火光映在那清瘦的瓜子脸上,她微合着眼睛,脸是红晕的,舒展,幸福,她在享受温暖的抚慰,甜蜜。被注视的殷素素睁开眼睛,与张翠山热辣辣的目光在空中相遇,心神一震,一种很特别的紧张,羞怯,她连忙低下头,有点心慌。张翠山觉得眼前一阵迷糊,心跳的厉害,女孩的娇羞助长了内心的欲念,那种要过去拥抱她,爱护她,和她容为一体的冲动,越来越强烈了,虽然没有丝毫的经验,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本能的冲动使全身都一个劲地发紧,还必须保持自己惯有的矜持吧。“好看么?”殷素素突然开口了,她的脖子都红了,她的目光凌乱地撒在跳跃的火光里,她把下颌枕在膝盖上,她的嘴唇微微地抖,她的手指不安地扭在一起,她看着手指,她也不敢看自己。“好看。”张翠山点头,很认真地回答,他干什么都很认真。沉默,这沉默是火辣辣的,空气变得焦躁,噼啪爆裂的木柴的声响一下一下地触动着两颗年轻的、有些不知所措的心。他们共赴患难,同历生死,早就在一起了,不能分开。

    你干什么呢?殷素素觉得自己全身都在发涨,涨得痒痒,似乎有无数小手在搔弄着心房,老实头,你不想么?不想过来抱抱我,亲亲我?

    她想什么呢?张翠山觉得都快顶不住了,那种膨胀是从来没有过的,想抱她,亲她,她会不会着恼?和自己在一起,她就是会害羞的。

    “我困了。”殷素素决定还是自己采取主动吧,已经主动惯了,你爱上的就是这么一个彬彬有礼,守身如玉的君子,他要是浪荡无行,你会愿意相随么?张翠山似乎吓了一跳,哼了一声,连头也不敢抬。“咱们有火了,可以烧热水的,五哥,我要你给我烧水呢。”既然已经决定了,殷素素就不感觉怎么紧张了,都是夫妻了,夫妻就应该……还是脸红心跳,不过总得有人把那窗户纸给捅破吧?“哦。”看着张翠山魂不守舍的样子,又是喜欢,又是着恼。殷素素感到心慌意乱,不能自持,索性一头倒进熊皮垫子里,蒙住自己的脸,就要和他做夫妻了,做夫妻是什么样的?是不是要脱了衣服睡在一起?想那样,真想呀!你不能太着急吧?他会不会认为你轻浮?管他呢,就轻浮了又怎么样?自己是他的,除了他不会让别的男人碰,也不会有别的男人,这里只有我们俩,多好!光是那么你看我,我看你的,多急人呢……

    张翠山还没有想好呢,他只是听从了殷素素的指挥,用陶盆装了一大块冰,用木架支了,然后就关注着冰慢慢地融化,有件事情干真好,不必再为自己的欲念烦恼了,不过还是烦恼,她干吗脸红?自己干吗脸红?为什么心跳的这么厉害?张翠山,你不是饱读诗书的守礼君子么?你干吗不断地产生那些只有在梦里才出现的事情?她会不会发现自己的丑恶?她聪明,恐怕躲不过!张翠山连忙低头,还好,膨胀的下身不至于被看出来。

    “水烧好了。”张翠山端着陶盆放到殷素素卧着的熊皮垫子旁边,目光只在殷素素的身上一扫,就觉得自己紧张地只哆嗦,她趴着,看不见神情,虽然裹在厚厚的皮毛中,那婀娜的体态仍然,仍然……哎哟!她会不会看见自己的丑态?张翠山看见坐起来的殷素素撅着好看的嘴,左腮的酒窝又在勾搭自己脆弱的心了。殷素素真有点着急了,你干吗呢?干吗连看我一眼都不敢?还有没有一点男人味?你的英雄气概都哪去了?“我要洗脚。”殷素素赌气地把脚伸过去,有点害羞,靴子都破了,“要你给我洗。”这也许是关键的一步。

    除掉靴子和袜子,张翠山眼睛离不开殷素素的脚了,指尖柔腻的触觉,眼中精致的脚丫,她居然顽皮地钩动着脚趾,热水蒸的白玉一般的脚丫泛起了一层迷离的红晕,新鲜的粉,懵了,张翠山觉得自己要爆炸了,喘气都费劲了。动作机械,他托着那给自己无穷诱惑的脚丫,放到陶盆里,她动了一下,直吸气,是不是烫?看见殷素素咬着嘴唇,她的目光在流火,一点紧张,一点期待,一点陶醉,张翠山不敢再看,热血翻腾的太厉害。“你的心跳象打鼓。”“是么?”“好看么?”“恩。”“那你……”下面的问话没有继续,脚丫在陶盆里不听话地动,张翠山看着,那脚丫就是无比珍奇的宝贝,就是,多好呀,透明一般莹润起来,健康的粉红,那脚踝多光滑呀……“你干吗呀!”殷素素咯咯地娇笑着,躺下,在熊皮垫子上扭动起来。张翠山已经不管不顾地把殷素素的脚丫捧着,放在嘴里咬,急噪地抚摸着,但不能解决。殷素素清楚地知道自己的需要了,不光是皮肤接受到爱抚就能解决的,那里的反应很明显,一种紧张,一种心慌,贴身的内裤湿了,贴在皮肤上凉津津地,还在不断地流,不是尿裤子,哪来的这么多水?被吸吮的脚丫带来的酸麻越来越厉害了!殷素素笑不出来了,她大口地喘息着,咬住熊皮垫子那柔软的毛,肩一抽一抽的……虽然舍不得,张翠山看见殷素素艰难的样子,心疼了,虽然仍然欲火如焚,他停下来,“素素,你怎样?”殷素素愣了一下,抽回脚丫,马上就后悔了,就想他摸自己的脚。她从熊皮垫子上跳下来,搂住张翠山的脖子,把自己的唇和热情的身体挨上去了……是幸福么?会幸福吧?彼此相爱的人在一起,融合,就这样拥抱已经感到充分的幸福了,还有那深深的吻,怎么还是涨得厉害?张翠山品尝着殷素素的舌,这就是幸福,他看见殷素素绯红的脸颊洋溢着柔和的光彩,她在体会,她的手在抚摸自己的脖子,插进头发里,轻柔地按压自己的头,把自己按在她的唇上,不分开,希望永远。不过似乎不大可能就永远了,张翠山觉得虽然感觉非常的好,但腮帮子实在很累,嘬的都酸了,舌头根也又麻又酸,不知道是多少个来回了。她的唇真软,真热,她的舌头真嫩,真灵活,她的味道是甜的,她的呼吸也是甜的。

    倒在熊皮垫子上,身体完全陷入一片温软之中,张翠山觉得自己那怒张的阴茎顶在殷素素的小腹上,引起殷素素的不安,他马上就感到无地自容了。

    “你干吗?”殷素素迷迷糊糊地,燃烧的热情在弥漫着,不能压抑,突然失去了爱抚,感到一阵空剌剌的,她不解地看着坐在一旁双手捂住脸的张翠山,“你不喜欢我了?”张翠山摇头。“那你这是干吗呀?”“素素,我这样是不是很……”“怎么了?”“我不能亵渎你!你那么好!”“亵渎?”殷素素觉得真不明白张翠山在想什么,她伸手过去牵着张翠山的手,“五哥,我们不是已经是夫妻了么?夫妻就这样的吧。”她把张翠山的手放在脸上,脸颊在发烫,张翠山哆嗦着。“今天,我们就睡一起,睡一个被窝,做真正的夫妻,好不好?”张翠山被温柔笼罩,包容着,神思不属了。“恩,咱们就进被窝,好不好?”

    阳光从洞口射进来,火疲惫地挣扎着。张翠山醒了,殷素素还在睡,她趴在张翠山的胸前,绵软的身子都依靠在张翠山的身上,记忆是纷乱无序的,只有急噪,滑嫩,心跳,以及进入时的惊慌……她肯定疼坏了,张翠山把手从殷素素的压迫下解脱出来,麻了,觉得自己真残忍,就为了自己痛快,没有顾惜她,最深刻的记忆就是自己不能进入时那全力以赴的一顶,她全身都僵硬了,她咬着嘴唇,她脸颊的肌肉都抖动起来,眉毛紧皱,对了,还有她脖子上所有的经络都绷紧了,她没有叫,她肯定是强忍着的,不过自己的确是找到了幸福,找到了,一直到爆发,整个过程是无比快美的,是不是爆发的太快了?看到殷素素的肩膀露在外面了,连忙拉过熊皮被子给她盖上,并把那温软的身子搂紧一些。说不出的幸福,从今以后就不是一个人了,怎么还有一点惶惑?因为不是一个人了?

    “你干吗?”张翠山想起身的时候,被殷素素按住了,他笑了,原来她也醒了,不过在装睡,她的脸红的真好看。“我想起来。”“起来干吗?”殷素素把脸藏在张翠山的胸前,抚摸着那不怎么坚实的胸膛,张翠山有点瘦。“那不起来干吗?”张翠山伸手轻轻地柔着殷素素的肩背,闻着她的发香,觉得又有感觉了,现在不那么紧张了,反而有迫切的要求,做爱多美妙,是最快乐的事。“就这样,多好。”“素素。”“恩?”“素素。”“干吗?”“不干吗,我就是想叫你的名字。”“那你就叫吧。”殷素素合上眼帘,不动了。“你真好。”张翠山把她拉上来一些,就是好。“五哥,你说我们会有孩子么?”“当然了,我们养一群孩子,要五男二女。”“七个!”“有福气么。”“那我不是成母猪了。”“就当母猪。我把你养的胖胖的,把咱们的孩子养的胖胖的。”“你是不是嫌我瘦?”“没有呀,绝对没有,哪有此事?岂有此理?”“那你爱不爱我?”“当然。”“当然什么?”张翠山觉得那个字要这么说出来还真费劲,尤其是被这么直接地问。“当然了。”“我就是要你说出来,好哇,你痛快了,得尝所愿了,就嫌弃我了,是不是?”这都是哪有的事呀?怎么女孩子一成了女人就变了?张翠山的心突然一动,多少有点不是滋味。不过那不舒服是瞬间的,因为不能拒绝幸福。

    谢逊出现在海滩上,这是最大的危险了,还好,失去了双眼的谢逊变得沉默,他不那么危险了。

    张翠山去捕猎了,殷素素在山坡上找这冰火岛是特产的草菌,生活甜蜜而平稳,虽然身边明明就摆着一个巨大的危险,殷素素还是挺满足,没有什么比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的滋味更美的了,就是天气不好,最近白天长的要命,总不好意思在天光大亮的时候弄,真想呀,想天天就在熊皮垫子里和他纠缠在一起,多舒服,多幸福!对,吃了饭,休息一会儿,就勾搭他,白天也不要紧。殷素素觉得自己的脸有点发烧,今天就让他说爱自己,他老不说,真不明白,怎么就那么难?

    一阵雄浑高亢的撕风长啸。是谢逊的,他怎么了?他又发疯了?他干吗总是那么哀伤?他那么雄健,怎么好象总是被愁苦笼罩?他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殷素素连忙站起来,自己怎么好象对谢逊很好奇?这念头使她有些心慌。从山坡上可以看到海滩,碧蓝的天空如洗,纯净地不染一丝尘埃,阳光明媚、强烈,幽深莫测的海,海天尽头漂浮的闪烁着银色光辉的冰山,海浪形成一道道白色的线,翻滚着,澎湃着,永无止息地向冰火岛倾轧过来,已经不觉得有什么惊心动魄的了,这美景就是那么永恒,不会改变,熟悉了,亲切了,是自己的生活中的画,多好,多纯净,跟自己的生活一样。今天这画的主角增加了,一个雄健的身影在浪潮中,他赤裸着,挥舞着那和他一样凌厉威猛的屠龙宝刀,与这天,这海,这风,这无尽的浪潮对抗着,海浪退却了,他的肌肤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殷素素感到自己被吸引了,以前就是觉得他的威猛和危险,忽略了他的力量,他的美,男人也可以这样的美,最好的雕塑也不能完全地表达,他是活的,是刚烈的雄狮!

    “素素,你没事吧?”张翠山听到谢逊的长啸,担心出事,赶回来了,他站到殷素素的身边,也看到了谢逊不屈地与海浪拼争,也被震撼了。张翠山跟雄狮不搭界,他象一匹骏马,对,就是骏马,漂亮,骄傲,同时温顺,殷素素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有点乱,发觉自己在挑剔,多希望张翠山也能那样,那样危险!

    终于有月亮了,白天睡的太多了,根本就不困,月亮多美,月光下的海,多美!张翠山执意要睡觉,最近他老是跟自己顶牛,连做爱的时候都是,自己要这样,他偏那样,男人是不是都不愿意顺着女人?殷素素看了看翻过身去接着睡的张翠山,你不理我,我自己看月亮去。风很凉,不过已经习惯了,还是到自己喜欢的那可以看到海的山崖,怎么会希望那个雄健的身影还在那里劈波斩浪?

    月色如银,涛声阵阵,海风使树木发出森森的混响,远处冰山碰撞的声音,各种声音混杂,一点也不安静,就是天籁么?殷素素坐下,抱着膝盖,把自己的下颌枕在膝盖上,让风吹拂自己的头发,让凉意触摸自己的皮肤,产生一阵收缩,让月光温柔地抚慰自己,合上眼睛,静静地体会,享受,倾听,多好呀!一阵哭号。怎么回事?谁这么扫兴的?殷素素觉得有点生气,她睁开眼睛,目光被吸引了,看到谢逊那魁伟的身影蜷缩着,他在忍受怎样的痛苦?这样刚烈的男人也哭?男人不是应该流血不流泪的么?他真的很悲伤,他为什么悲伤?殷素素是第一次看到一个成年的男人如此嚎啕大哭,同时被震撼了,一阵心酸,有一种想过去安慰他的冲动,那个坚强又柔弱,威风凛凛却柔肠百转的男人在这一刻抓住了殷素素。

    “你,你很不开心么?”殷素素觉得自己一点也不畏惧了,其实那是一个需要安慰的男人吧?尽管他危险。谢逊怀抱着屠龙宝刀很平静地左在听海的石头上,没事的时候他就这么坐着沉思。“有什么开心或者不开心的?”“比如我们能活着不就很好么?值得开心吧?”谢逊没有回答,他的头微微地一扬,一副骄傲的神气,海风吹拂着金色的长发,他的脸清晰起来,斧凿一般的线条鲜活起来。他没有嘲笑殷素素,但殷素素分明感到了一阵惭愧,在他的面前,自己好象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自己的话似乎都是孩子话,他眼睛看不见了,是自己在他已经重伤的心灵上又撒了一把盐,他不能算是一个英俊的男人,甚至有点怪,不过他就是那么有一种夺人心魄的力量,使你无法回避他的吸引。“你开心么?”“当然。”“开心或者不开心?”殷素素突然觉得实在回答不了,其实并不应该疑惑的,怎么面对直接的提问竟无法回答。“开心是因为现在,不开心是因为未来,人是不能回避未来的,还有过去。”谢逊的脸上飘过一丝惨淡的哀伤,把脸转向苍茫的天际。殷素素怔住了,好久不能离开那脸,那伤感,和他的话。

    又是这样!殷素素使劲地掐张翠山的腰,他总是射完精就要睡了,根本不管殷素素的感觉怎么样,似乎很满足,似乎又意尤未尽,殷素素要趴在张翠山身上睡的原因就是要继续。“哎哟,你干吗?”“还想呢。”殷素素咬着张翠山的乳头,把自己发烫的身子在张翠山的身上蹭,伸手去撸那已经软下去的阴茎,他不愿意被撸,也不愿意直接去摸自己的那些他认为是宝贝的东西,他很努力,但也许他认为做爱就是繁衍生息的必要过程。“饶了我吧,今天都搞两回了,很累呀。”“嘁!”殷素素不能掩饰自己的失望,从张翠山的身上滑落,薅着被子,努力睡,但身子还是一个劲地要。

    今天的风很大,雨也很大,滚滚的沉雷,霹雳,一切都笼罩在恐怖的气氛中。“快进来。你干吗呢?”殷素素站在洞口,看着已经湿透的谢逊在风雨中焦躁不安地来回踱步,他的脚步越来越快,脸上的神情越来越凌厉,他转过脸来暗淡的眸子突然象恢复了,一股慑人的压迫感。殷素素“哎哟”一声,不由自主地退了两步,看见谢逊大步走来,愣住了,他要干什么?“他又发疯了!”张翠山抢到身边,用身体掩护住茫然不知所措的殷素素。

    格斗,很快张翠山就被点倒了,殷素素没有感到谢逊的暴戾,似乎只能感到他的威严,抗拒的勇气似乎都被剥夺了,无法抗拒。“谢逊,你要干什么?!”张翠山绝望地嘶喊着,无力保护妻子的烦恼使他恼火。谢逊有力的大手卡住殷素素的脖子,不能呼吸了,殷素素感到自己的身子软了,生命一点一滴地被挤压出去。“我自己的妻子,孩子都死了。你们为什么好好地活着?也得死!留下你,自己独自忍受孤单!”谢逊的声音充满了疯狂和残忍。“你住手!要杀就杀我!”殷素素偏过头,看着绝望的张翠山,他肯为自己死,他是爱自己的,自己也爱他,也愿意为他死,不能一起活着,就一起死吧,独自留下,多孤单,那岁月该如何熬?张翠山似乎懂了,他从绝望中恢复了,他微笑着。“想死?没那么容易!”谢逊放开了殷素素。殷素素倒下,咳嗽着,贪婪地呼吸着空气。“活着多好!”是啊,殷素素突然也感到活着真好,都没有勇气去再次面对死亡了,想的很简单,但生命一点一滴地离开身体时那痛苦和恐惧怎么承受?“活着也不好,就是苦!你们也应该尝尝这痛苦的滋味!?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