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9 部分阅读

    她看见男人的阴茎了,不象想象的那么神奇,丑陋而危险,肮脏而无情,是折磨女人的利器。

    她无力反抗,现在连反抗的意志也快没有了。嘴里的味道很怪,刚才有谁的阴茎插进嘴里了,捅得嗓子眼疼,恶心,一个劲地反胃,很腥,不知道他们洗不洗澡?

    可怜的身体,想不到憧憬中的旖旎的性交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生的,充斥着暴戾、屈辱、愤怒和无奈,以及钻心刺骨的疼。

    宋青书坐着,他把自己放在身上,他的阴茎可以更深入的刺入阴道里,他迫使自己晃动着,那就晃吧,晃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陈友谅还是不放过自己,他在自己的背后折腾着,肛门一个劲地扭动,被他揉搓得快要适应了。

    他要干什么?他的龟头顶进来了,疼,麻,涨得酸,没有必要保持什么了,赵敏觉得自己的嗓子都喊哑了,不过还是难受地全力嘶喊了出来,身体又开始抽搐了,能清晰地感到直肠被摩擦的尖痛,肛门被撑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产生的撕裂的感觉,汹涌的便意,神经的彻底崩溃,就这样死掉吧!

    生命为什么会这样顽强?在面对如此的蹂躏的时候反而越来越清醒,越来越敏感,越来越无尽地蓬勃激越,看来是不想死去的,还有好多未来在等着你。

    敏敏,你活下去,就算是面对再大的痛苦,也要忍受这一切,一个奇怪的声音在冥冥中与赵敏在对话,想把赵敏从越来越疼的悲伤中唤醒,不想就这么醒了,醒了就没法逃避这不能忍受的疼了!仇恨可以到达一个什么样的程度?仇恨可以让一个人的生命顽强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仇恨可以让忍耐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怎么样?滋味好么?”周芷若看着瘫软在竹席上喘息、痉挛的赵敏,她用脚踩着赵敏的乳房,看着乳房在脚下改变着形状,周芷若感到了高涨的快感,还有她的泪,她的悲伤。

    赵敏没有掩饰,周芷若不是就希望看到这些么?那么必须满足她,自己现在是要承受更多的屈辱,忍耐,以至于使自己能活下去,等待一个机会,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不能承受的?

    赵敏觉得嘴角残留的精液腻腻地,恶心,还是在反胃,被强迫吞咽下去的精液在折磨自己了,还有浑身的疼,阴道和肛门的火烧火燎的感觉,现在什么也没有了,家,爱情,纯洁,贞操,甚至尊严,就剩下仇恨在支撑这面临毁灭的身体和意志,还有自己的美丽。

    “把她带出去。让弟兄们也尝尝这朝廷郡主的鲜嫩。”周芷若把脚收回去,淡淡地说。

    天已经蒙蒙亮了,清晨的空气真新鲜呀,吸到肺里,感受到皮肤上,赵敏不由自主地激灵打了一个寒战,秋的风是凉的,疲惫不堪的身体是脆弱的。

    早起的鸟雀在忙活了,奏鸣,或者扑扇着翅膀高飞,风使草树沙沙地响,还有虫鸣和草丛中忙碌的声音,露珠散射着阳光,带着留恋从草叶上滚到地面,滋润了土。

    赵敏欣赏着这日复一日、重复周始的美景,以前并没有注意这些,现在觉得那么亲切,但没有时间欣赏了,还没有结束的噩梦要继续,为了能还看到这美景,自己还必须承受,想到那些肮脏的乞丐要在自己虽然不再贞洁,但仍美丽的身体上发泄,赵敏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忍得住,其实也没有忍不忍得住的问题,必须忍耐吧?

    赤裸的身体沐浴在贪婪的目光中的时候,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穴道被解开了,但自己现在就是一个任人宰割的羔羊,内力被封锁了,连力气也没剩下多少了,疲惫,还有疼。

    “弟兄们,主人知道大家辛苦了,慰劳大家!”

    背上被宋青书推了一把,赵敏不由自主地栽向那些卑下、污秽的乞丐,没有惊慌,已经不必惊慌了。

    轰动,山神庙里所有的乞丐围拢过来,七手八脚地揉搓着这还显得冰清玉洁的身体,那手是粗糙的,气味是难以忍受的,垂涎欲滴的急切,狂躁之下过于用力的揉抓。

    赵敏看到宋青书那残忍的眼神,他就是一个刽子手,他背后的才是真正的魔鬼,看到后殿窗子边露出的周芷若那纯净的脸,那满足的目光,周芷若也赤裸着,赵敏看见周芷若那娇巧的乳房上一只手在小心翼翼地揉搓着,哦,她的背后是陈友谅,陈友谅大动着,使周芷若也晃动起来。

    赵敏不想再看了,也看不了,她被彻底地淹没在腥臭的气味中,一个劲地呕着,全身每一寸肌肤都接受着乞丐的揉搓,站不住了,倒下,就有人压上来,只好张开腿,尝试了抵抗,马上就被殴打给化解了,他们都那么直接,没有更多的想法,就是最本能的要求……

    被一个满嘴葱蒜味道、脸上的泥足有一尺厚的乞丐按住,吻了嘴唇,他不但吻嘴唇,还撬开了赵敏的牙关,把他的唾液和舌头伸了进去。

    身上足有十五六只手,但赵敏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强吻自己的乞丐的身上,不能忍受,他的带着臊臭的头发披散开,挡住了阳光,眼神野兽一般狂野,那唾液粘稠,腻,鼻毛丛生的鼻孔里有点发黄的鼻涕正流出来,有力的大手死死地扣住自己的头,眼看着那鼻涕落到脸上,其实是抹到,粘粘的……

    乞丐的嚎叫使空气凝结了,都退开了一步,看着那乞丐捂着流血的嘴。赵敏坐起来,使劲地蹭自己的脸,嘴,实在忍不住,开始呕吐……

    “别打了!”赵敏痛苦不堪地在草地上翻滚着,拳脚还是无情地落在身上,直到她缩成一团蜷缩着不动了……

    这是第一个,赵敏艰难地张开腿,是被扒开的,然后娇嫩的下体就遭到了重重的一击,疼得赵敏哆嗦了一下……

    看到那布满泥垢的屁股,不知道是什么疤,在风中拂舞的阴毛象一堆枯草,有点发黄,散发出恶臭,那阴茎已经勃起了,黑糊糊的手,揉搓着,能看到手指滑过,带下来的泥球,龟头膨胀到了一个很可怕的幅度,最前沿的马口翕动着,血盆大口一般向赵敏的嘴逼近了。还是止不住地呕,那股腥臭简直就无法忍受。

    “你他妈的动啊!”

    挨了一个耳光之后,赵敏一边艰难地呕着,一边开始了吸吮,但不敢尝那味道,舌头还是躲不开,真咸呀,是肮脏的味道,杀口,苦,渐渐地有了泥沙的感觉,赵敏哭成了一个泪人,没有人怜悯,都在寻求快乐。

    手被拽出去,被强迫握住阴茎,身上被不知道多少手揉搓着,有的就直接把阴茎在赵敏的肌肤上蹭,阴道里的阴茎膨胀了,最后爆发,听到男人痛快的吼叫,随即,就有一个期待已久的另一个肮脏的阴茎占据了,玩命地顶,撞在身体上,发出啪啪的声音,口水还是鼻涕?

    赵敏觉得自己的身上黏糊糊的,还在扩散,被手涂抹到各处去,嘴里的阴茎喷射了,哆嗦着离开,于是换另一个,一样的腥臭,一样的野蛮,很长,直接顶到了咽喉,还要继续进入……

    赵敏昏迷了,不是因为难以忍受的疼痛,是恶心和屈辱,还有一种根本就没法表达的东西,把她的神经撕裂了。

    苏醒过来的时候,赵敏觉得皮肤一个劲地发紧,身上布满了粘稠的液体,正在干涸,挥发,或者被皮肤吸收,下身根本就没有知觉了,有知觉的部分也都是麻木的,不能动弹,只有神智在一点一点地恢复过来,足有三十多个乞丐,难道都……

    赵敏不敢想下去,不知道过了多久了?是很久了,自己能活下来简直就是奇迹,疑惑还是会有奇迹的,赵敏对此坚信不疑,如果没有奇迹,那么仇恨就不会有终结,还不习惯不能达到自己的目标。想到了张无忌,一阵辛酸,自己和张无忌是不会有未来了,但不能告诉他,张无忌应该学会用自己的眼睛来看世界了,他太好,太温柔,说不定以后还要被骗……

    止不住眼泪了,没有了自己,张无忌会怎样?嗓子眼象是在冒烟了,又好象有什么东西卡住了,很难受的,估计是被插入的阴茎弄破了,弄破的地方还很多,乳房,肩膀,肚子,他们甚至想翻开肚脐来看看是不是能作为另一个容纳他们罪恶的通道,能进入的地方都火烧火燎地疼,阴道、肛门、甚至尿道。

    赵敏艰难地动了一下,顿时疼得直吸气,自己的头发粘合在一起了,一股臊味,刺鼻的尿臊,多亏是昏迷了,不然看到自己被凌虐,也许当时就会死掉的。

    恢复知觉了,感到自己的肛门在一个劲地扭动着,疼,一股凉丝丝的液体正流出来,不敢接触,那肯定是男人的精液,或者还有自己的血,下身整个就是一塌糊涂的了,不能看,说不定自己在折磨中失禁了,也许会看到自己的尿和粪便……

    门响了一下,接着就看到了周芷若那得意的脸,赵敏艰难地合上眼睛。

    “啧啧啧!这帮没有人性的东西,怎么把好好的一个美人弄成了这个样子?

    快,准备热水,给郡主好好地沐浴,准备上好的酒菜,郡主金枝玉叶的,累了这大半天了,想必是渴了、饿了的。“那讨厌的清香消失了,赵敏觉得自己的仇恨越来越浓烈了,但不能被发觉了,自己现在应该顺服。就那么抓着头发,身体被拖动起来了,赵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尖叫起来,那声音自己都认不出来了。

    还是后殿,还是在周芷若扭曲的目光下,行刑的还是宋青书和陈友谅,身体被吊起来,抻开的关节产生了一阵轻松之后,就是酸楚,脚尖刚好可以点到地面,或者可以支撑一下,减轻承担了所有体重的肩胛的压力。

    太阳已经西沉了,落日余辉,残阳如血,斜阳从窗口斜射进来,映在触目惊心的身体上,增添了点活力,赵敏不敢看自己的身体,有生以来最黑暗的一天还没有结束,什么时候会告一段落?赵敏的心缩紧了,看到宋青书和陈友谅耐心地准备着,说不出的恐惧,尽管他们似乎真的是在准备沐浴和吃饭。

    第一桶水是彻骨地凉,从头一直冷到了脚,冷到了心,身体禁不住猛烈地打着寒战,惊呼也脱口而出。

    “舒服么?”陈友谅微笑着,用一个刷子刷洗着赵敏的身体。

    赵敏哆嗦着,没法回答,也根本就不想回答,刚积蓄的体力似乎被这彻骨的冷又夺走了,刷子在身体上的洗刷简直就是木然的蹭擦,不过在蹭到下体的时候,刷子的力量突然加大了,赵敏惨叫起来,疼痛又化做利刃开始宰割。

    “饶了我吧,求求你!”赵敏开始哀求。

    周芷若很享受这哀求,她笑着,眉毛耸着,那是发自内心的感到刺激并满足。

    “郡主,你不是一向都是爱干净的么?等你沐浴完毕了,咱们再好好地聊天,好不好?”

    ……

    第二桶水的温度就不是凉了,身体的皮肤瞬间就变红了,烫!只是还不至于烫伤,赵敏的惨叫变得凄厉,寒战变成了连续的颤抖,肌肤变得敏感了,肌肉在皮肤下不安地扭动起来,宋青书向赵敏的身上吹着气,看着汗水从毛孔涌出来。

    赵敏已经不求饶了,只有坚持了,他们就是要折磨自己,先拿走贞操,然后是尊严,下面是什么?屈服也不是办法,不会被放过的。

    眼看着长条的刷子插入了自己的身体,忍不住扭动起来,热水之下恢复了敏感的肌肤对毛刷的刺激反应更敏锐了,受到的折磨就更残酷,毛很硬,阴道和直肠同时感到了刺激。

    “啊!哦!饶,饶了我吧!”毛刷转动起来,身体不是在扭动,简直是在弹跳了!赵敏坚持不住了,但毛刷还是不停地折磨着,残忍地深入,刷洗……

    第三桶是可怕的盐水,于是所有受伤的皮肤都扭动起来,意识已经很不清楚了,低垂的头还是被剧烈的沙疼刺激得扬起来,他们放弃了工具,就是用手,用手把盐水很仔细地涂抹在伤口上,赵敏昏迷了……

    醒来的时候,赵敏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放下来了,手被反绑在背后,绳索在自己的身体上变着花样,乳房由于绳索的束缚更突起了,还用一条细绳缠住了乳头,连接起来,手向后高举着,不是被抓住的,而是被悬在房梁上的绳子牵引的,但上身是向下的,因为纠缠乳头的绳子被拴在地上,想挺直上身是不可能的。

    自己是一个屈辱的跪趴的姿势,无法改变,他们弄的很仔细,甚至是精确的,自己正是向周芷若跪拜的姿势,而屁股不得不高高地撅起来,对着背后的宋青书和陈友谅,唯一感到舒服的就是受伤的地方抹上了清凉的药膏,已经不那么疼了。

    “舒服么?郡主娘娘?”

    周芷若妩媚地笑着,看着眼前至少在姿态上是完全屈服的赵敏,快感是直接的。

    赵敏喘息着,努力把头发是残留的水吸到嘴里。

    “好好地侍侯郡主娘娘吃饭吧。”

    “是,主人。”

    该怎样吃饭?丝毫反抗的意识也没有了,赵敏决定就这么忍耐,没什么可羞耻的了,没什么可扞卫的了,剩下的就是活下去……

    深夜的时候,赵敏才艰难地苏醒过来,不敢想刚才受到的残暴的凌虐,周芷若也放弃了矜持,参加了对自己的暴虐。

    她居然蹲在自己的脸上撒尿,在陈友谅从背后折磨肛门的时候,用指甲掐自己的乳头,抠自己的肚脐,搔自己的腋窝,她把她能想到的招数都用在了自己的身上了。

    最不能忍受的是她让宋青书和陈友谅按住自己,强迫自己张开嘴,然后拉屎。

    其实周芷若的屁股很好看,白嫩而细致,连股间器官都很精致,不过她在做最疯狂的事情,这使那些漂亮的器官就显得恐怖,重新出现的那蠕动着扩张的肛门里挤出来的那已经不能辨别味道,但热乎乎的、软杷杷的、黄色的、向自己嘴里涌进来的粑粑……

    赵敏没命地呕吐起来了。阴凉的夜风掀动了各种声响,赵敏把最后的力气也花在呕吐上之后,脑袋说不出地清醒,想象着周芷若落在自己手里的光景,所有的一切都要让她品尝,还要把自己能想到的所有酷刑都加在她身上,然后是死亡,不会放过她!

    “郡主,可是你么?”一个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很熟悉,赵敏吓了一跳,会是什么人?抬起头,看到窗口现出鹿杖客那光洁的脸。

    “是我!”赵敏尽力压抑着自己的兴奋,虽然知道被鹿杖客解救就等于是才出虎穴又入狼窝,但必须离开这里,鹿杖客毕竟贪恋自己的肉体,不会象周芷若这样残忍无情,而且自己就有了向周芷若复仇的机会。

    苦难使人成长,使人坚强,赵敏已经准备好了,里面的肮脏和创伤是不能看出来的,至少表面上要保持迷人的丰韵,短短的一天一夜,已经知道该如何对付男人了,现在不是被迫的,要用自己最根本的东西来挽回自己失去的东西。

    赵敏把自己泡在清澈的溪流中,用最大的耐心清洗自己的身体,很仔细地剥开阴唇,让水流涤荡自己的阴道,把手指伸进去,总是觉得洗不干净,然后是肛门,还很疼,不过被水流浸润着,产生了一种很奇特的快感。

    鹿杖客和鹤笔翁在溪边烧烤着刚猎来的野味。鹤笔翁在喝酒,他的脸很红,本来对女色不那么感兴趣,但赵敏是例外,尤其是这样就在视线里洗澡,他没法管住自己的眼睛,还有欲望。

    鹿杖客很直接,很专业,他知道赵敏肯定经历了轮奸,甚至更厉害的虐待,不过洗干净之后,那个曼妙无比的身体就又散发出迷人的芬芳,肯定是会得到快乐的,那胸脯,那屁股,那腿,鹿杖客觉得自己已经勃起了,他脱了衣服,露出保养得非常好的身体,还有他得意的巨型阴茎,晃荡着向溪流走去,已经迫不及待了。

    “让我歇一会儿,好么?我真的没有力气了。”赵敏温柔地推拒着,知道自己还必须用身体来迎合那急切的身体,在鹿杖客的抽动中,赵敏睡着了……

    少室山,一个不能忘记的地方,想再见张无忌一面,哪怕只有一面。

    /

    看成人小说就上!最新防屏蔽地址:,

    金庸烈女传1

    我爱读金庸老先生的群侠传奇,我爱看各位仁兄的传奇,我想编撰一个属于自己的传奇世界。

    就是一年前,我还在网上收罗图片和下载电影,我渐渐地觉得无聊,我觉得那些姑娘、熟女都和我思念的金庸老先生描绘的那些灵动、活泼、冰肌玉骨的绝世美女有太大的差距。那些女人放在那里就是一堆好看,或者恶心的肉,绝对提不上什么冰清玉洁,我喜欢冰清玉洁、诡异多姿,她们不够格,她们就是在展示一些最基本的东西。我的损友有一天在津津有味地阅读一摞刚打印出来的稿子。

    我知道他和我一样的好色,能让他这么来劲地看的绝对是具有诱惑力的东西。

    于是我看到了使我受到犹如醍醐贯顶般一击的《神雕外传》。

    我觉得那位蓝月兄台在我那些梦中高雅纯洁、冰清玉洁的情人的身上涂上了一层黏黏的、散发着刺鼻味道的粑粑。这使我震动,我甚至震怒。

    “操你妈!”我破口大骂之余还是偷偷地看完了我认为是亵渎神灵的《神雕外传》。不知道为什么,震怒的同时我被吸引了,这感觉使我战栗,使我勃起,辗转反侧不能入眠。

    我做了一个梦,那些就是那么冰清玉洁的神女脱光了衣服,笑着挑逗我本就脆弱的神经。“有什么关系呢?你以为我们就整天在谈情说爱么?我们是女人。”

    她们电闪雷鸣般消失后,我出了一身大汗。

    “你折腾什么呢?”旁边被我弄醒的妻嗔怪着。

    我茫然地坐在床上,找了根烟点上,想明白了,妻也是漂亮的,其实她最美的时候,就是全身心投入到做爱的时候,其实女人最美的时候就是做爱的时候。

    那些绝世美女为什么能那么地吸引我?她们还没有做爱,金庸老先生没有让她们做爱,但依然把她们描绘得很美,其实那是把她们最美的时刻掩盖起来,让我们这些膜拜的信徒期待,期待本身就是美丽的,越是无奈,就越是热切。

    我他妈的就是一个俗人,我就是要直接地体验那最终极的东西,我觉得是被期待给骗了。

    那些粑粑开始散发出旖旎的春色,连味道也芬芳了起来。

    色情文学是一个奇怪的东西,觉得自己有文化的就对之嗤之以鼻,以显示自己有文化,有节操,有品味,我估计那些家伙也得偷偷地看,就是不象我们这样堂而皇之地阅读而已。

    我没文化,不过我敢面对自己最想的东西。现在我就是想把那些不断在我脑海和生活中的情绪、经历形成文字,都抖搂出来。能抖搂出来,真好!不过过程是艰辛的。

    除了《神雕外传》这东西,我还迷上了各位仁兄那些稀奇古怪的大作,有的真够离奇的,我觉得有的“绝对真实”简直是他妈的瞎编,编的都没边。

    想明白了,就是没边好!但抄袭就不好了!有的哥们儿,在草草地交代了他的故事之后,就整篇地复制了别人的东西,连名字都没改,让人云里雾里,浮想连篇,那感觉就是错乱!

    这本就是个错乱的世界?别那么虚荣吧,人人都有自己的脑袋,每个人脑袋里的东西都不一样,描绘出来就是你自己的东西,自己的东西多好,你是男的也能生一个就是你的孩子,想象一下女人产后的幸福吧,谁的比你自己的好?

    我决定放下自己所抵制的东西,也抄袭一个,我要抄袭一个故事的思路。是不是能把一个故事讲的和别人不一样?那得大伙说了。

    众位前辈仁兄之中,我最爱“无名”,不过这老兄不知道怎么不干了。我觉得他的《神雕MAX》系列简直就是色情文学的奇迹,他描写的东西使我感到辛辣、刺激,那笔触率意、流畅,想象怪诞,他直接地触摸着我的神经末梢,那几乎是难以模仿的东西。可惜的是,我始终没弄全,大伙谁能帮忙?

    还有一位泥人老兄的《江山如此多娇》让我沉迷,这老兄的故事编的不赖,不过性的描写也忒随便了,而且大伙勾搭在一起简直就没有感情基础,一个哥们儿胆子大点,模样帅点,有钱点,武艺姑且不说他怎么样,就值得那么些姑娘、太太着迷了?不过那哥们的直白还是可爱的。是不是有点象拉郎配?一个萝卜一个坑,后来一琢磨,这主人公得有光彩,就多种几个萝卜。不过,我还是挺喜欢泥人的,那故事编的!绝!《江山如此多娇》有全的吗?

    还有一个叫什么来的?他写的《我这四年的奴隶生涯》、《清军大营里的女犯》,我估计那《女文工团员的……》也是他写的。这老兄可是我崇拜的怪才,他写的那么随意,似乎是嬉笑怒骂中把一个凄厉的故事给讲了,了不起!

    还有一个小妹妹写的《毒枭的魅力》够味,能看到女孩子写出那么流畅隽秀而且率真的情绪,我爱死了。什么时候接着写下文?

    不能不提一下我中意的另一篇《风流警察》系列,在现实题材中,这哥们是奇才,他讲的故事似乎就在身边发生着,我迷恋那酸楚的无奈……

    “跑题了!”妻在身边提醒我。“你不是给自己准备呕心沥血完成的《金庸列女传》宣传吗?怎么给别人吹牛了!”

    也就是妻能管住我总是乱跑的思绪,她老管我,不过我喜欢她管我。

    “给我来杯咖啡!我得熬夜不是么?”

    “我是监制!不是你的使唤丫头!”她又不乐意了。

    嗨,没办法,得自己泡了。

    其实,我写这东西就是为了讨妻的喜欢,她说我没情调,我真不明白,哪来的那么多情调?你看看我到底有没有情调!

    废话说了一大堆了,大家可能都烦了吧?我先喝一口咖啡啊,我喝咖啡不加糖,我觉得就是那苦味就能让我精神,妻是不加糖不喝的。哈哈!真舒服。

    现在就聊一聊我的《金庸列女传》吧。其实还没动笔呢。兄弟我也着实写过几篇东西,而且自认为写的还行,包括《一堆乱草》《漂浮的羽裳》《四海为家》等等吧,不过反响都不怎么样,连个提意见的都没有。就因为这,妻很奚落了我一通,说我不光是没文化,连说话都说不利落。我也有自尊心的,于是就不愿意再续写那些如泥牛入海的东西了,本来是有点想法的。

    我憋了好几天,决定不再费劲地创造什么人物了,就用大家都熟悉的人物。

    这思路是抄袭的,不过我喜欢这思路,也同样渴望和那些金庸老先生创造出来的栩栩如生的可人们有云雨之欢,对了,这叫意淫!哈哈!意淫加上手淫,男人也身体写作……

    对了,得把手淫去掉,妻又瞪我了。

    我决定写一个完整的,首先是自娱自乐,讨好老婆,其次再看看大家有什么建议。我偏爱《射雕》《神雕》《倚天》《天龙》《笑傲》里的姑娘,我觉得能和那些姑娘、太太干肯定挺乐的,就先意淫这些美女吧。看看旧瓶里能不能装出新酒来吧……

    “你想接着写,还是睡觉?”妻看的无聊了,她光着脚丫进卧室了,突然从门口把她那好看的脸蛋露出来,娇滴滴地念叨着,她的脸蛋红扑扑的,嘴唇撅着,把脸蛋在扶着门框的那白白的手背上蹭着,她在勾我的魂了……写作也得有体验不是么?回头再聊啊!

    我肯定写完。刚喝了咖啡,精神头足着呢!

    金庸烈女传第一章:紫衫龙王黛绮丝和小昭

    “我开始写了啊!”我小心翼翼地看着旁边的妻。

    “写吧。”她似乎毫不在意地摆弄着手里的电视遥控器。

    “我可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了啊?”

    “你怎么这么罗嗦的?”她皱眉了。

    “你不是监制么?”

    “脑袋是你的,你想怎么着,我监制得了吗?”

    起风了,夜色中的大海掀起了山峰一般的浪,船晃动起来了,哗哗的剧响和那呼啸的风杂和成一种令人害怕的森森的冥音。漆黑一片,其实什么也看不见,黑暗和那些凄厉的声响主宰了这茫茫的西去的路,还有那无尽的思切。

    小昭死死地抓住船舷,任凭风夹带着冰冷的水倾注在自己的身上,她不为所动,就那么遥遥地把目光和自己的心碎投在这茫茫的黑暗中。衣服都湿透了,贴在身上,身体是畏惧寒冷的,不由自主地颤抖着。从来没这样地被寒冷侵扰过,心是冷的,原来离别是那么不能承受。为什么要离别?和自己最爱的男人离别?

    那俊朗的身影似乎就挂在茫茫的天幕,他应该也是心碎的吧?黛绮丝站在船舱的门口,心疼地看着小昭凄楚的背影。她知道,这个坎,得小昭自己迈过去,谁也没法帮她。

    她才十五岁,还是个孩子,她能迈过去么?她应该可以的,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她已经做出了一个决定,虽然她只有十五岁,但她经历的已经不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能想象的了。这一切都是为了……

    黛绮丝的心感到一阵绞痛,她尽力回避着这念头,不过没法回避,就是为了自己,自己的自私,自己的欲念,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罪让女儿来承担?你不配做一个妈妈,她那么小,已经为了你做了很多,她那么小,已经知道为别人做很多。

    一种冲动在黛绮丝的胸中激荡起来。

    天放晴了,海变得温柔了,海天一碧的爽朗,还有随着船身飞舞的海鸥的旖旎。所有的人都来到甲板上享受这和煦的阳光,这美。

    黛绮丝不能出去。小昭病倒了,她在发烧,明丽的小脸很红,嘴唇是干裂的,她痉挛着,她在承受着这无尽的痛苦。

    黛绮丝坐在床上,把小昭的头放在胸前,搂着她,自己只能做这些了,更多的不是现在去做,自己是小昭的妈妈,自己已经自私了很久了,妈妈应该甘心为自己的孩子付出所有的一切,就准备那么做,要让小昭幸福,让她回到中土去,和她心爱的人在一起!

    “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我们不能处置黛绮丝这叛教的逆贼?”常胜王蹲在旗舰议事堂那大长桌子边上的凳子上,这就使他本来矮小的身子显得比其他坐着的宝树王们高了一些。

    “是啊!”常胜王旁边的掌火王也不平地喊着,他本就魁梧、声如洪钟,这一喊,人人都震的耳朵发痒,“圣女失贞,就是对明王的背叛,我们明王的仆人就应该替明王执行法度!”

    大圣王环视了一下在坐的各位宝树王,除了智慧王和轻易不动声色的正直王,其余的大都忿忿不平。

    “黛绮丝失贞这…”大圣王的话刚开口,各人都明显地感到船身的剧烈震动,随即听到一声沉闷的声响,人人的脸色都变了,接着,震动持续着,声响变得剧烈了!

    “爆炸了!”智慧王尖叫起来……

    小艇在暗夜中飘荡着,船队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方向了,和船队已经彻底失去了联络了,常胜王奋起全部的内力发出的呼喊也没有回音。

    “都是你这臭猪!”掌火王伸出扑扇一般的巨掌狠狠地打在黛绮丝的脸上。

    黛绮丝的头猛烈地甩到一旁,脑袋一阵眩晕。但她没有叫出来,内心的悔恨在撕裂她的肌肤,为什么就不能沉着一点?再悔恨也来不及了,自己不但没有解救小昭,现在还连累她也在这充满了危险的大海上漂泊了。

    黛绮丝勉强坐直了身子,脸上火辣辣的,手腕被粗糙的绳索勒得生疼,还有肋下那化解了自己内力的被常胜王的寒冰锥击中的地方一个劲地抽搐,她狠狠地盯着掌火王。一起上了这小艇的还有常胜王、智慧王和风云三使中的流云使。

    “你看什么看!”掌火王的第二记耳光使黛绮丝又一阵眩晕,嘴里咸咸的,流出了比唾液粘稠的血,下颚骨噶嘣了一声,一阵疼,牙齿似乎也松动了,黛绮丝想忍住,但还是轻轻地痛哼了出来。

    “你他妈的还看!我让你看!让你看!”掌火王愤怒地站起来,使劲地踢黛绮丝的肚子……

    “别打了!船要翻了!”流云使惊恐地抓住小艇的船舷。

    狂躁的掌火王才停下来,啐了一口吐沫,看到黛绮丝那明艳的瓜子脸红肿了起来,自己的掌痕清晰可辩,她张着嘴艰难地干呕着,咳嗽着,贪婪地吸气,嘴唇扭曲着,脸上的肌肉也由于疼痛而弹跳着,她的身子佝偻着,腿蜷缩在胸前,抽搐着,那浑圆的屁股格外地突出,掌火王使劲地咽了口唾沫,感到自己体内有一种奇特的快感在升腾,这欲念使全身的肌肉一阵紧张,脑袋又发热了。

    “你想干吗?”妻凑到了旁边,她看起来挺生气的。

    “事就发展到这了,你说,要是谁把你拖到一个前途未卜的境地里,你不恨他?不打他?”

    “得打!不过你怎么看起来那么兴奋?”

    “武侠么?总是打才是高潮么。”

    “你是写武侠么?”

    我一时无言对答,一个劲地“啊”。我是挺兴奋的,其实我这辈子就没怎么打过谁,打到流血就更甭提了,不过想到打谁,我就兴奋,尤其是打到流血,我尻,那是什么滋味的?

    “你就是变态!”妻哼了一声,甩搭着胳膊去卫生间了。我就思想上变态了!

    你能把我怎么着?故事还得照旧地编吗。

    黛绮丝感到五脏六腑都翻涌了起来,她知道除了胃液和口水,其实不会吐出什么来,可身体的反应是不能抵抗的,吐的时候,牵动了下颚骨的伤痛,冷汗一下子就从额头涌了出来。想到了死,自己会被这样打死么?有这个可能!

    黛绮丝看到小昭那憔悴的小脸,昏迷中那痛苦的表情,不行!我不能死!我要用自己的一切来保护小昭,小昭你是妈的心头肉啊!身子不由自主地弹跳了一下,接着从尾骨和肛门处传来的纠缠的、扭曲的、撕心裂肺的剧痛使思维暗淡了,剩下的就是钻心的疼。

    掌火王狂野地大笑起来,那蜷缩的身体瞬间就打开了,身子成了一个反弓型,她那耸翘的乳房呈现在视线里,她脸上的表情夸张地舒展着,还有那听起来无比美妙的惨叫,对了,就这样,以后得总用脚尖去踢她那漂亮的屁股,她的反应让人满足,还有脚尖上残留的那绵软但不失弹性的触觉,虽然脚指头有点疼,那已经不算什么了……

    “陆地!陆地!”疲惫不堪的大家由于沉睡而错过了海上美仑美奂的日出。

    温暖的阳光抚慰着身体,感到暖意的时候,流云使醒了,飘荡到了什么地方?

    不知道,就感到冷,还有饿,还有那无尽的恐惧,对未来死亡的恐惧。

    不过在他揉眼睛之后,他看到一个希望,就在茫茫的大海的尽头,视线接触到一条黑色的线,在浩淼的海水掩映中还不那么真切,使劲地揉眼睛,确认了,那是一片陆地!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迅速地调动了喉头的肌肉,全身的肌肉,他猛地站起来,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呼喊出来,心脏似乎要随着这呼喊飞到那陆地去……都醒了,那就是希望,快绝望的人可能会对生命失去了兴趣,一旦有了希望,那么生存的意志比什么都坚定,人是不想死的。

    失望还是喜悦?

    智慧王很难形容自己登上土地的感觉,身子还在一个劲地起伏,好象这陆地也在波动,站都站不住,一头栽倒在海滩上,这样亲吻陆地的感觉,真好!

    不过智慧王知道这仅仅是一个小岛,仅仅就是一个方圆不超过十里的小岛。

    看起来生存是不会成问题的,小岛的上面有树木,而且有各种各样的海鸟在盘踞,有树的地方就有淡水,不过要回到遥远的家乡就变得遥不可及了。是应该为躲避了马上就要来临的死亡而高兴,还是应该为无法回到家乡而失望?智慧王忍不住哇哇地大哭起来。

    常胜王飞身抓住一个从头顶飞过的不知什么鸟,不管那海鸟凄惨的悲鸣,一口咬住了鸟脖子,贪婪地吸吮着沁凉的血。开始的时候感到腥,有点不能下咽,不过只能用这个法子来补充水分。

    “水,水……”昏迷的小昭模糊地呢喃着。常胜王愣了一下,小昭那明丽清醇的容颜早就无时无刻不在撩拨着他的心扉,她现在那么的楚楚可怜,那干裂的嘴唇就使人忍不住要亲吻她。

    常胜王没有压抑自己的冲动,他现在太兴奋,以至于神智有些恍惚,顾不得小昭是圣女,是未来的教主,管他妈的什么教主,什么圣女,到了这个鬼地方,谁知道还能不能回到圣坛?

    他哆嗦着伏下身子,把自己沾满鲜血的嘴唇向小昭的唇上吻了下去。那娇嫩的接触,产生了一阵奇妙的紧张,自己真的吻了这个看着就想跪倒膜拜的圣女了?

    不过感觉是真切的,没有比这吻更真切的了,碰到沁凉的液体,那小嘴本能地吸吮起来了,变得湿润,变得……

    “你这魔鬼!别碰我的女儿!”黛绮丝声嘶力竭的尖叫真扫兴!

    “她是圣洁的圣女,是你们的教主!”常胜王激灵打了一个寒战,燥热的脑袋清醒了,触犯圣女是要被教徒烈火焚身的!

    他惊慌地滚开,流云使正在使劲地把小艇拖到海滩上,智慧王还趴在海滩上,他们肯定没看见,对了,肯定没有,常胜王松了一口气,但正在把黛绮丝按倒在地上的掌火王肯定是看见了,他会怎么办?他看见掌火王那魁伟的身体骑在黛绮丝的肚子上,耐心地一下一下地扇耳光,一边喘着粗气,他已经把殴打黛绮丝作为这漂泊中最大的乐趣了。黛绮丝挣扎了几下,身体就瘫软了,她肯定是昏迷了。

    “水,水……”身边微弱的声音又响了,小昭的嘴边都是血迹,那娇嫩的小嘴不安地一开一阖,看到有些血丝的整齐的贝齿,蠕动的香舌,常胜王再也不能忍耐了,他使劲地吸满了海鸟的血,然后压上去,把血和自己的唇给小昭。

    感到小昭的回应,常胜王身体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他甩开已经死掉的海鸟,把手伸向小昭的胸前,那娇小的乳房还没有完全发育,不过是那么柔软酥嫩……

    脖领子被抓住了,身体被强行扯离小昭了。常胜王恼火地看着怒不可遏的智慧王,不由感到一阵害怕,他本能地退了一步,“她要喝水!”说话的底气很不足,是智慧王一贯的威严震慑了他。

    “你是臭猪!”智慧王没有过于逼迫常胜王,他知道自己不是常胜王的对手,把向来暴戾的常胜王逼到绝处,那么后果就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他平静地从常胜王的身边走过,伏身抱起小昭,然后向树林深处走去。

    小岛上有一座山峰,不高,但草木茂盛,都是不认识的植物,没有毒虫和野兽,就是无数的海鸟,山间果然有一个泉眼,泉水是甜的,温热的,汇集成小溪,滋润了整个小岛的植物,然后倾泻入海,就在这里终老,也许是个不错的地方。

    智慧王把小昭放在柔软的草地上,然后过去用宽大的叶子到小溪形成的水潭中盛了水,耐心地喂。

    自己的女儿也就是这么大了,她是圣女,她那么漂亮,她比女儿美的多,可她比女儿要不幸的多,智慧王心里升腾着怜爱,他伸手把小昭额前的头发理好,不由叹了一口气,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风云?

    他再捧过水来细心地给小昭把脸上的血迹擦洗干净,指尖传来那娇嫩的触感,使他象被火烫了一样收回了手,“明王啊,宽恕您的仆人吧……”智慧王很标准地跪倒在旁边的石头上,然后冲着遥远的西方叩拜着,喃喃地述?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