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2 部分阅读

    我一边想着对策一边走到桌旁,听见身后那龟奴走到床前,叫琦穿衣。这时我一眼望到桌上那把长剑,不禁心中一动,将它缓缓拔了出来。龟奴又转身对我说∶“大娘问大爷那赏钱┅┅大爷┅┅”当他看见我出刃的长剑时,惊惶失措地问∶“这是┅┅这是干甚么?”

    “得罪了!”我当机立断,长剑一送,直透他的心脏,刹那间便没了命。琦惊呼一声,差点儿没晕过去,问我道∶“你在干甚么?”我拔出剑来在绵被上拭去血迹∶“我既没钱又没有惊人的武功,你想要离开这里的话只有这样。”

    把剑还鞘之后,我从包袱中掏出一件衣服来∶“你扮上男装吧!”琦还未定下神来,但她也知道这关乎以后的生活,再在这种地方待下去一定会沉沦欲海的,唯有立即接过衣服在我的面前换上。这时我也没有闲情欣赏了,整理好衣衫走到门旁,一看走廊没人,就回身拾起包袱和长剑,拉着琦出去。

    岂知走到楼梯口却和那胖女人撞过满怀,她一认出是我,就堆起笑脸说道∶“大爷!昨晚可消魂啦!那骚货对办,肉钱就好说了┅┅”说着就发现了琦∶“啊?这小兄弟从哪儿钻出来的?”上上下下打量着她。

    琦怕被认出,转过身用袖子掩着脸孔,那胖女人就更是怀疑。我见刻不容缓,拔出长剑架在那胖女人的颈上,将她一把推进一旁的房间里。

    “大┅┅大爷!”胖女人看见我手中剑,竟是吓得跌在地上爬不起来,颤抖地说∶“强盗爷爷!别┅┅别杀我┅┅你这是┅┅劫到我们的头上来┅┅”

    我俯身到她的耳边问道∶“你们的迷春药存放到哪里去?”

    “都┅┅都在药房┅┅”

    “哪间是药房?”

    “这┅┅这出了这房┅┅向右走右手面第┅┅第三间┅┅”

    我站直了身子点头∶“好!你转过身去。”胖女人艰难地爬着转过身,口吃地求道∶“大爷┅┅求求┅┅求你高抬贵┅┅”我不待她说完,长剑无声地从后刺入了她的心脏,又是一命呜呼。

    “阿~~!”琦惊叫∶“别乱来啊!”

    我冷冷地道∶“这人知道了一切,留下她的性命我和你都走不掉。”顿了一顿,又道∶“我有点事要办,几分钟而矣,你到楼梯口等我。”说着,走出了房间,向胖女人所说的方向走去。琦不敢多说,也是立即出房,反手带上房门。

    我走到药房前,心中一喜顺手推开房门,却万料不到房内竟还有人,打了一个照面,二人都是一呆,房里的人说∶“这里是不让客人进来的!”我忙点头笑道∶“对不起!对不起!走错了地方┅┅”然后装作要退出去并关上门。那人见是如此,又转头去忙自己的,我立即一个箭步冲前,一剑结果了那人性命。

    我抬头在柜子搜寻迷春药,发现这并不困难,原来其中一个药架上全都是昨晚龟奴给我的用水冲服的迷春药。“哪一种是涂抹的呢?”另外两个柜子还有不少药瓶,当我把先前那药架上的春药都放进包袱以后,已没多少空位,幸好给我看见,原来在架上还刻有标签,便又将四瓶药末收好,甚他不知名的药樽也都拿走了些。然后回身走出药房和琦会合。幸好一早虽有龟奴在大厅走动,但都没留意我们,二人顺利走出翠环楼。

    “死了三个人一时三刻就会出乱子,我们要立即出镇。”我镇定地说,边打量着一旁系着的两匹马∶“我们骑马逃走。”

    “我不懂骑马!”琦睁大双眼望着我。

    我哼了一声,跨上了一匹,说∶“你坐我后面吧。”一拉将她拉上马来,然后解开了疆绳,向镇口走去。

    为了怕别人追上来,一口气跑出了二十里路才在一个树林稍息。

    “糟!”我突然想起了些甚么,失声叫了起来。

    “甚么事?”琦已成惊弓之鸟,立即焦急地问道。

    我笑了起来∶“没甚么,竟忘记了在翠环楼讨些银两。”

    “这不是变了强盗吗?”琦皱眉道∶“你竟轻易地杀人,太过┅┅”

    “他们逼你为娼,我是替你报仇!”

    琦幽幽地说∶“你昨晚如此待我┅┅难道我又要把你杀死吗?”

    我的心冷了一截∶“你竟拿我和他们相比?你别说昨夜是我强奸你啊?”

    琦流着泪说∶“你对我用了药┅┅那些药是他们的,你怎能用他们的药来对待我?还把我给┅┅即使在药力之下我可也不愿意给你┅┅那个┅┅”

    我知道她说的是肛交的事,看来由今早开始已对此耿耿于怀。“没错,我是用了药┅┅但我是真的喜欢你┅┅”

    “我有男朋友了!”琦大声地说。

    我听得更是不开心,转过身去∶“别再说甚么男朋友了,看来我们会留在这里,再也离不开。”

    说到这里,琦的心思转移到我们的处境问题上∶“究竟这里是个甚么所在呢?”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过了良久,才说∶“大概是┅┅照我自己猜想,可能是一个不存在的世界。”

    “不存在┅┅”琦丈二摸不着头脑∶“这是梦境吗?”

    “哪有这么简单?”我嗤之以鼻∶“总而言之,我们不是单纯的跌进时间错乱回到古代之中,这也不是我们正存在过的中国古代。”我心中想,除非金轮法王三师徒真有其人,否则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无论是如何诞生,也都意味着是假的。

    这时,琦突然指了指我身后,脸上露出惊骇的神色来。我心中一禀,也不说话,向前冲了一步回身已拔出长剑一送,却刺了个空,我的后面根本甚么也没有。正当我望向琦,想问清楚她刚才究竟为甚么会有如此古怪的神色之际,发现她的惊慌丝毫未有减退,而这次她正望向我的右边。我知道对方可能是武林高手,更不转身,就舞剑横挥,但依然甚么也碰不到。

    我并未因此而松懈,就在这时,一种突如其来的感觉,有如动物本能的在我脑海闪过,忙在地上打了两个滚,直滚到一棵大树下方停了下来,而我终于在我原本站立的地方看见另一个人了。

    那是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高瘦男人,而最恐怖的是他的一张脸有如死人°°难看之馀目无表情、面无血色。正在惊讶之际,看见那男人腰间插着一根箫,心中突然想起一个人来∶“常听说人皮面具,今天总算见识过了,如果不是先入为主,根本发现不到他是戴着面具的。”不过,究竟世界上有没有不戴面具也这般丑陋的人就不得而知了。

    我站了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拱手道∶“这一位必定是五绝之一的东邪黄药师黄老前辈,晚辈失礼了。”

    那人呆了一呆,像是意料不到我会将他认了出来,过了半晌,一把冷冷的声音才从面具之后传出∶“哼!本想顺手除了你的,岂料你竟认出了老夫┅┅算你走运,我黄药师不杀小辈,你以后好自为之。”说着转身离去。

    给我一猜就猜中身份,我原也有些得意,心想他的造型倒是很传神。但一听到他的说话,却不禁吓了一大跳,忙追上前问∶“黄老前辈,晚辈没有做过甚么┅┅为甚么今天前辈竟说想要杀我?”

    那个青袍怪客自然真的是黄药师了,他霍然转身,双眼射出精光∶“三条人命我也就不理你了,你从翠环楼盗去了奇淫合欢散、无可奈何与及至死方休三种淫药,放你在江湖行走岂不坏了良家妇女的名节?”

    我自是不知那些性药的名字,更意想不到的竟是除了龟奴口中的两只之外,还顺手牵羊多拿了一种,这时当然不能问黄老邪是哪一瓶了。我忙道∶“翠环楼的人欺负良家妇女,逼良为娼,我的朋友正是受害人。为了救她我才逼不得以杀人┅┅”说着,把琦的遭遇都告诉了他。

    黄药师问过琦的经过,见我所说无误,便从脸上揭去了那人皮面具,现出一张清瞿的老者脸孔。他的眼神也没之前那么凶狠∶“那就是了,我知道翠环楼用淫药害了不少女子,便要干预,却赶上见到你在药房行凶,是以一直追了到这里来。”

    我最担心的是如果黄老邪昨晚已到了翠环,看见我怎样和琦荒淫的话,那就辩解不清了。

    他又问∶“那末你拿去不少药究竟是干甚么的?”

    我顺口胡扯∶“我从琦口中得知她惨受这些药的折磨,心想不能让它们留在翠环楼,可恨包袱太少,装不下那许多┅┅”

    “我看你为人也挺灵活,思路也快,怎么这样想不通?你可以一把火将之烧掉。”黄药师说。

    我摸了摸脑袋∶“我又不会武,没这个胆子公然放火。”

    “嘿,有胆杀人,却无胆放火┅┅”过了一会,他又问道∶“你们从哪里来的?刚才听你们谈话,提到古代甚么的?”

    我心中想,既然对方是黄老邪,瞒是瞒不到了,况且也没这个必要,所以更应借坦白来讨好他,因此将前因后果都告诉了他,当然,关于在我们的世界里他只是一个故事角色自然忍隐不说了。

    “你即是说,你们是从多年之后回来的?我在你们的年代中,是一个历史人物?”黄药师听后,以自己的语言整理过后问道。

    黄老邪不愧是鬼才,竟能一瞬间接受了我们的说话,只是他万料不到自己是一个虚构的人物,但我还是点头道∶“对了,就是那样。”

    黄药师皱眉来来回回的踱步∶“这也不是没可能┅┅很多神仙传说都有提到这种事┅┅对了,小兄弟,这种事情非常重要,以后你不能随便对人乱说,否则可能会有危险。”

    “是,晚辈知道。”我恭敬地道。

    黄药师皱眉道∶“甚么晚辈前辈的,老夫不来这一套┅┅”说话间看了看琦,赞道∶“真是一个好姑娘┅┅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琦小声地说。

    “二十是大了些┅┅要学武就难了。”顿了一顿,笑说∶“你俩别见怪,老夫两年前收了一个关门弟子,如今十五岁了,着实伶俐┅┅多年前老夫的徒儿都给我赶走,如今身边只有她一个┅┅”

    这段往事熟读金庸名着的我只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心想这是你自找的。另一方面却听出他竟有收琦为徒之意,但为甚么看中的不是我?

    我见琦无甚表示,便说道∶“学武的确是难了些,但防身之术好歹也会学到一两招,以后便不用受人欺负了┅┅再加上前辈你学究天人,医卜星相无一不精,选一两门来教教她已是受惠无穷。”

    “嘿,我早知你的心思快,想不到这般鬼灵精┅┅”黄药师见我看出了他的心意,有点意思地对我说道。

    琦还未知道是甚么事,只是一脸茫然。

    黄药师打量了我一会,说∶“你很聪明,又灵活,虽已二十岁但还是一块学武的好材料。我不喜欢老实过头的人,但自多年前的巨变,使我不轻易收徒┅┅你性子浮动,而且说话总有些不尽不实,我毕竟老了,不想花太多心思在徒儿身上,否则,你倒是┅┅”

    “多谢前辈美意┅┅”我不禁有些失望。“这样吧,现在我有要事,如果韩姑娘觉得老夫还配教她点甚么的话,两天后我会在离这里三十里的重安镇落脚,到时在那里见。”黄药师抛下这句话,跃上了树梢,消失在树影之中。

    最后黄药师说得这么明显,琦也听出来∶“他说甚么?要教我甚么吗?”

    “人说徒择师,师亦择徒,他看中了你,想收你为徒呢。”我不无妒忌的说道。

    “阿一┅┅我有点害怕┅┅”琦突然说。

    “甚么?”

    “虽然我没看过小说┅┅但电视剧也有得做,东邪不是一个故事人物吗?”

    “嗯。”我应了一声。

    琦又问∶“为甚么一个不存在的人物会出现在我们眼前?”

    我苦笑着说∶“所以我不是早说过嘛!我们可能是在一个并不存在的世界之中。”

    “不存在?”

    “对,虚拟的世界。”我镇定地说。

    琦荒乱地跌坐在草地上,我蹲在她身边轻抚她的肩膊∶“我并没有放弃找寻回去的方法,但我比较实际,那就是面对眼前的状况┅┅现下我们孤立无援,又甚么也不知道,最好的办法就是强化自己和了解这里。黄药师是一个天才,他的学识和武功对我们都大有帮助,如果他真的肯收你为徒的话,将来总会成为一大助力,所以你要想清楚,是否把握这个千戴难┅┅不,是再过多少年都不会出现的机会。”

    “你要我拜他为师?”琦不相信地望着我。

    “如果他愿意的话,”我说∶“在这个江湖中只得我们甚么也干不来,在遇见你之前我就曾差点死在一个坏人手上。所以学点甚么,又或是想有靠山,黄药师都是上上之选。当然,如果他要带你桃花岛我们就要分开,但我一样会找出回去的路,到时我相信黄药师一定会帮我们回去的。”

    琦的心明显很乱,反正还有两日,这时也不急着要她决定,我说∶“这里还未安全,我们继续赶路┅┅或许先行到那重安镇住两日也好。”

    琦点了点头,忽然寒着脸说∶“阿一,你从翠环楼中拿走了迷春药吗?”

    我知道刚才给黄老邪点破,再也掩饰不了,只有来个默认。

    琦说∶“如果你再对我用那种药的话,我不会再和你说一句话。”

    “嗯,”我含糊应道。

    琦说∶“那段日子终于过去了,我只想做回一个普通的人,就好像以前一样┅┅”

    我不说话,因为我认为她既尝过和男人交合的滋味,以后每晚都会为此而心痒难煞。不过也有可能,当她回到了现实世界,所有性欲都只向她男朋友身上发泄,问题还不是太大,只不过这是我所不愿见到的。

    H…Game金庸群侠外传

    我和琦仔细商量过之后,决定先一步去到重安镇安顿,然后等待黄药师出现。经过一番互相倾诉,我俩倒是消去了心中的所有芥蒂,琦亦总算原谅了我在翠环楼对她的所作所为。

    我们早已过了汉水,去重安镇并不需要太多时间。重安镇在黄河以北,我俩在数日之间便已到达黄河边。其实我也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之中的地理环境是否和现实一模一样,总之向着大概的方向走就没甚么差错了,这是我的经验谈。找到了渡头、过了河,眼见天色渐黑,也不再赶路,打算先在这北岸附近找了宿头再说。

    这个北岸的渡头叫做风陵渡,也有一间小小的客店叫安渡客店,只可惜却住满了人。于是我和琦就走到较远的地方盼能找着一个破庙之类的有瓦遮头的地方借宿一宵。事有凑巧,给我寻着一间不大不小的竹庐,立即就去扣门。

    过了良久,庐内并没有人声,琦说道∶“许是没有人居住┅┅”我点了点头,伸手一推,门应声而开,这竹庐果是空置着的。我安置好琦在小厅之中,然后入内仔细搜寻一片,肯定了没有人才松一口气。

    琦见我无话,笑道∶“这儿真雅致,万一我们┅┅我们真的回不去,住在这里倒是舒服。”我呆了呆,摸了摸桌面∶“情形不对┅┅你倒提醒了我。这儿布置幽雅,而且一尘不泄,断不会丢空太久。”说着,站了起身拉住琦的手∶“来,我们看看这竹庐本来住的是甚么人。”琦笑问∶“怎么看?”我也笑了起来∶“你只管跟着我来。”

    我们依次逐房细看,都没多少头绪,倒是在几个柜子之中找着不少丹药,还有几本书和银子,琦说是医生的家,我当然知道她说的是走方郎中,但却不大认同。忽然,看见其中一间房壁上挂着一幅画,远看像是一张肖像,我笑指着画道∶“你看!画里的人多似你。”琦一望,也是眉开眼笑。我拉着琦走到画前仔细端详,琦突然指着画的右下角叫道∶“阿一你看!”我依言一望,却是用毛笔题着六个字∶“易一随心之作”。

    “甚么?我的名字?这不是我画的┅┅”我心中一惊,连忙走到另一边的书案,发现上面放着几本诗集,还有一些宣纸,和一个印章。翻过来一看,赫然刻着“二十一”三个字。

    “这是你的屋子┅┅”琦惊讶道。我摇了摇头,心中慌乱不已,心里只觉这是一个阴谋,却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再观察了一会,除了发现在床前挂着一个黑色襄有乌金框边儿的剑匣之外,并没有甚么怪异之处,只好满腹狐疑的捧着剑匣回到前厅。

    “算了吧,也许是一个同名同姓的人┅┅”琦说着也觉自己牵强。我道∶“这里一切都是指向我,可能和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事有关。”说着打开了剑匣,却是一把闪着寒光的乌金长剑,剑匣内还有一张纸,上面有几个淡淡的字迹∶“神剑不祥,未可现世;但出人间,饮血除奸”,纸的背面还有四字∶“致易兄一”。“又是给我的?”我心中一愕,伸手执起长剑,但见剑刃透着寒气,剑托呈凤势,剑柄和剑匣里头都铸着“天下第一”四个篆字,我道∶“敢不是天下第一剑?果是好剑!”

    琦笑说∶“你一世留在这里好了,我看你很响往大侠的生活呢!”我微笑着说∶“当大侠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偶一为之还可以。”

    天黑了下来,胡乱造了饭将就着吃饱了,琦又问起我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你曾经说过,这是一个不存在的世界,又曾说这不是梦,那究竟是甚么一个所在?”我摇头说道∶“这断不会是梦这么简单┅┅其实你也知道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我认为这虚构的真实世界,是某些拥有不可思议的能力的人造出来。”

    琦脸上红了一红,想是忆起发生在她身上的事∶“但我们究竟为甚么会来到这一个地方?既然是虚构,又是甚么人制造出来的?”

    我苦笑着再次摇了摇头∶“你的问题我一个也答不上。我只是尊重眼前的事实而矣,其他事必须要有更多的材料才可以继续推论下去。”顿了一顿,又道∶“时候不早了,明天还要赶路,你早点睡,别再想那么多┅┅那些事情交给我去想,去肏心就可以了。”说着便让琦在有床的那间房中睡倒,而我则到了隔邻的书房之中。

    我心情实在很旁徨,想着已经有好几天晚上没有空间上的转移了,我刚寻着琦,如果明天醒来又去到其他地方,只留着琦一个在这里,她不知会有多惊吓。但这不到我自己控制,因此我亦没有向琦提及我的担忧。

    当我掩上房门转过身的时候,不禁吓了一大跳,我竟然看见一个短发女子,穿着一身米白色薄纱衫裤和高跟鞋,轻轻松松的坐在椅子上望住我笑。这种新潮性感的造型我已经有十多二十天未见过,乍看之下还以为自己眼花,然后我意识到这是找出真相的机会。一个身穿二十一世纪流行时装出现在这古代环境而满不在乎的女人,当然极有可能和整件神秘事件有密切的关系,至少我认为她是知道内情的,甚至直觉上就认定她是始作佣者。

    “你是谁?为甚么会在这里?”我警惕着一口气问道∶“你和我之所以来到这个不明不白的世界有甚么关连吗?这个世界是你创造的吗?”

    “我不是甚么创造者,我只是本游戏的管理人而矣,但是我却没有名字,因为只是一组电脑程式┅┅你大可以叫我做E-34,那是我的编号。”这个女人站了起身,原来面目姣好的她还拥有一副模特儿骨架的高挑身材。她试图自我介绍∶“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告诉你们现在所发生的一切┅┅”

    我心中紧张起来,一伸手捉住那女人软若无骨的手臂∶“你说甚么游戏管理人?说清楚些。”问到这里,我眉头不由自主一跳,隐隐约约觉得自己猜中了甚么。那女人从容一笑,说道∶“你们是误闯了H-GAME《金庸群侠传二》体验版的游戏世界之中,所以一切都变得这么有趣。你们应该很享受吧?”我反问道∶“你说游戏世界?”

    “这是由电脑所模拟出来的虚拟世界┅┅你们不用慌张,其实这一切都只是游戏而矣。就像其他电脑游戏,只不过它用了一个全新的作业系统,令到它成为最真实的模拟区域,但说到底它还一只角色扮演式H-GAME。”

    我吸了一口气,不禁感到非常震惊。近年很多厂商的确不断研究虚拟系统之类的东西,只要带上特制眼镜,甚至配备手套,就好像置身于另一个由电脑设计的世界之中。我完全明白这个女人的说话,她的意思是我眼前这一切都不过是由电脑以程式设定模拟出来的假像,我要待不信却又证据凿。

    E-34娇嗔道∶“你还捉着我手臂干吗?抓的人家好痛!”

    “噢!对不起┅┅”我立即松手,一时间好像若有所失的感觉∶“呀!你说了,这是一个H-GAME?金庸群侠传不是一只正经游戏吗?”

    “近来日本的正经游戏也越来越少了┅正常来说是市场不及H-GAME,这种情况已出现在台湾和香港,为了保证销量,因此尝试开发另类游戏,加入H原素是一大卖点。”

    我的视线落在E-34的胸前,套装内那一件米白色的背心因为太薄的关系好像半透明一样,在上面清楚看到两点不小的啡色圆点,还尖尖的突了出来°°她竟然没有戴乳罩!“那么有H事件罗?”

    E-34爽朗的笑了起来∶“多得很呢,基本上你可以说是随心所欲啦。”

    “你是不是也能和玩者H?”我试探着问。E-34呆了一呆,才说∶“这┅我只是程式┅┅”“这里所有都是由程式写成的!”“我知┅┅我的意思是,我并非故事角色之一,出现只是解决你的疑难,而不是和你发生事件的。”

    我极其失望∶“不能够吗?”E-34耸了耸肩∶“这个┅┅其实我亦不肯定┅┅原先是没有这个指令的,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够┅┅”我走上前从后抱住了她,在她耳边说∶“不如我俩试试?”E-34笑望着我说∶“有这个必要吗?我也不知道成不成┅┅”“试一试就知道了,如果只是没有指令,而内里是有设定的话,你就可以H了。”“对,如果连设定也没有,你也不用痴心妄想啦!”“嘿,有没有设定,连你自己也不清楚┅┅”在我一边呢喃之时,双手早已不停在她身上游移,她的白色外套一下子滑落地上,上身只有一件吊带背心。这时近看,更见她双峰和上边那两点菩蕾的挺拔。“没有戴胸围也能这么坚挺,你有多大?”“唔~”我双手从她腋下伸出用掌心用力搓弄一对乳房,E-34半闭上了眼像是很舒服的样子∶“这个设定我自己倒知道,是34E杯┅┅”“哈,所以你的名字也就是有深意的啊?”

    “嗯~~”E-34并不多说话,只伸手捉住我的手掌,好像有点执意的用力按向自己胸脯,我兴奋地问∶“你是要我大力点吗?”“嗯┅┅唔啊!”E-34在我出奇不意突然用力之际叫了出来∶“原来是可以这么舒服的!”我嘿嘿笑道∶“事实证明你是拥有性感设定的,而且设定你的敏感度要很高呢!你的设计者真是很照顾你,给了你这种享受┅┅”

    我把两条吊带从头上推掉,然后将她转身面对着我,满以为可以欣赏到一对奇峰,岂料那轻薄的背心竟给饱满的双乳挂着并不跌下来,只得再伸手将衫一把抓到她腰间,一对硕大圆浑的乳房就给弹了出来。

    看着那还在晃动却似终固执地弹回原位的奶子,我就知道其弹性和柔软度都是无懈可击的。我实在有些疑问,究竟这种美乳是否只有电脑才可以造出来?

    琦当然不可与E-34同日语,单是那一手绝对握不住的手感就令人举旗致敬。我一手用力抓弄她左乳,还要提防它从掌心中跌出来,另一只手则捉着右乳把它塞进嘴中,当我的不知是舌头还是牙齿,碰到她的乳头时,她好像触电的反应令我相信她会是一个极淫荡的女人,通常拥有如此敏感身体的女人都会留恋身体带给她的性感。我的舌头不断在她的乳尖打转,而牙齿则一下轻一下重的咬着乳头,还不时掉换左右两边乳房来玩,E-34很明显在她第一次的试食禁果已食髓知味。

    “你把裤子脱掉。”我命令E-34道。“啊?”她回过神来∶“干甚么?”“H啊!你不知道如何做吗?”“我知!别忘了我是这H-GAME的管理人┅┅不过知道是一回事,我┅┅”“原来也有管理人也不知道的事情,看来你的H设定是属于隐藏的,必须要触发才能运行,好!”说着我将她的裤子一下子拉到足踝。当我一抬头之际,仰望她的屄只见一片芳草,E-34裤子内里竟还是真空的!嗖的吸了一口气,把她给拖到书桌边∶“坐上去。”我指着桌面说。E-34依言坐了上桌子,我捉住她还穿着高跟鞋的脚踝将她的双腿尽情打开,屈曲成一个M字形,刹那间一个绝世阴部展示在我眼前。

    说真的,我看过的女人下体也不是太多,来来去去也只是以往那十多个女伴,说不上见多识广,但我还是觉得E-34的屄是完美的,看来游戏设计者在在这一方面的资料搜集是下过一番功夫。由阴毛的形状、毛色、毛质,以至耻丘的饱满度、两片阴唇的肉质和颜色、从上端绽放的小小菩蕾、打开双腿后微张的幅度、内里隐蔽的景致,甚至淡而不薄的气味也是绝配,如果这个不是名器的话没有那个女人可以当上这个称号。唯一可以说就是少了种缺憾美。

    我用手指颤抖的在E-34的阴唇上面轻拂几下,她立即弓起了背,颤着双肩,看见她那阴唇微微一张,是惹人发狂,我立即理道在她两脚之间,用力一阵啜吮,竟给我啜饮了一大口淫水。我呆了一呆,以明其理,原来她下面早已泛潮,只是未经人道的阴道口紧闭着把这些分秘都锁在头,给我一吸便大开堤坝了。

    “这个女人实在设计得完美┅┅”我心里想道∶“这种女人别说现实生活中未必有,就是有也不是我所能上的。”让E-34自己抱住大腿维持M字形,我一边仍旧在她的秘部吸吮,一边用手去解除自己的束缚。E-34只是一个电脑程式,她并不知道自己如今所做的姿势是如何的淫荡,不过就算她知道也不会当一回事。以前我的女伴叫她跪在床上抬起屁股给我舔,又或是69式也会诸多挑剔,更不用说坐上桌子这样胀开阴道给人看,所以我尤其钟意用口交来打击她们。想到这里,我己一丝不挂了,忙也爬上了桌子,双脚跨站在E-34身上屈着膝头把阴茎凑到她面前∶“张开嘴巴。”龟头就在自己嘴角揩擦,E-34料到我要干甚么,但她没有丝毫犹豫,只是对我笑了一下,便张开了她的红唇。我却并不领情,腰间用力一下子将阳具推了进去,把她的嘴巴塞得满满的。E-34流露了一点奇怪的表情,双眼瞄着我的脸庞,但我却捧着她的头前前后后的拉送。她口咙中发出唔唔的声音,还有唾液嘿呢咕噜的在口腔中打转的声音,都是天籁。

    我的手也没有闲着,伸到E-34的阴巨外面不断来来回回横竖抚弄,有时像是擦牙一样,有时却是在挑拨那开始涨大的肉芽。尽管她的阴道口张力很大,但我不时以中指滑入隙缝之中,又以食中二指在阴唇上作V型的张合运动,她的淫水阴精如泉涌一样,且肆无忌惮的流得一桌都是。而她的喘息亦渐见粗重了。

    过了一会我双腿开始软,又爬到地上来。这么辛苦还不是要试试在桌上肏女人。E-34还是双手抓着自己膝头打开大腿,一条白嫩肉虫全身只剩下一双高跟鞋未除,佰却更添妩媚。我要提枪上马了,正想揭开她的阴唇之际,忽然想到另一个方法,我捉住她的小腿拉得更开,∶“你自己翻开阴部给我看。”E-34的脸早变成粉红色,这时说了句∶“有这么多工作的吗?”我笑道∶“我要进入了,你打开它吧!”E-34点了一下头,依言双手伸到腿间,两边拉开了大阴唇。我望着拉得变形的屄,那里面的小阴唇好像在张合的模样,每一次也有淫水溢出,不禁吞了一大口唾液,乾声道∶“还未够,再拉!”E-34再用力拉开两片大阴唇,这一次连那小阴唇也连带给扯开,露出里面鲜红的肉壁,此时泛着一片光泽,而淫水更是毫无阻遏的涌出。

    “这样多汁的女人高潮过后会不会虚脱?”我一边思乱想一边鼓励她∶“做得很好。我现在进来了。”我还是握着她的双脚,把肉棒搁在她那给拉至大的阴道口上。我用腰力向前一挺,龟头却推到她的阴核上面,E-34似乎受到大的刺激,紧闭上眼全身剧震。一连几次也是这样,看来即使阴道口给拉到多大,里面仍是十分紧窄,不易进入。“喂,你用一只手分开阴唇,另一只手握着它。”我指导着让她左手以食中二指推开两片肥美的大阴唇,又她用右手抓着我的棒身∶“你感觉自己的阴道是哪过方向的,用力把这支肉棒塞进去就可以了。”我轻描淡写的说道。这种说话对于电脑程式E-34来说也没有分别,无需用特别语气,反正她并没有人类的自尊心和羞耻心。果然E-34嗯了一声,真的捉住我的阴茎,放在自己的洞口之前,另一只手则用力分开阴道口,我一意把她的双脚拉得开开的,这一幕可谓看个一清二楚,看见她塞了两次塞也没塞,第三次月力一拄送,吱的一声伴随着飞溅的水花龟头便塞了进去。

    E-34啊嗯的低呼了一声不其然的松脱了双手,我并没怪她,反正接下来我的事。我用全力抓住她的双脚向前挺腰,又挺了一半,看着淫水给济出来,和阴道口紧紧咬住我的肉棒的情景,真的令人好感动。我用力一点一点的向内推进,一直低头注视着俩的交接处,只见阴唇因为我不留情的塞入而翻了进去,而阴蒂却反而更突出。E-34皱着眉咬牙忍耐,但还是给粗重的喘息声及呻吟声从齿缝中漏了出来。她右手已改为捉住我的肩头,左手放到她的嘴边用牙咬着指甲,我收拾了心神,微微一顿,接着直捣龙,E-34哎呀一声高呼了出来。

    “痛吗?”我问,因为里面实在太紧窄,连我也觉着点痛,明显是处女之地。“不┅┅怎会痛?只是难受得可以┅┅很痕┅┅好痒┅┅”我有点愕然,但这个只是一个程式,不能用真人来相比。

    既然E-34并不会疼痛,我不用再顾虑甚么,开始我的活塞运动,而且越来越快,完全沉醉在那紧密的包围之中那尽兴抽肏的快感,简直是肆意蹂躏她那紧窄新鲜的神秘花园。正常来说如果这样鲜嫩的肉洞根本承受不了这种程度的抽肏,但E-34却没有这个问题。她随着我每一次抽出阴茎都会弓起身体用力吸气去忍受那绝望空虚感,而我肏入时她却会不由自主的惨呼,拗腰向后。听着E-34口中那淫美之极的浪叫声和下面噗吱噗吱的淫水四溅的声音,看着谷得满脸通红,颈现青筋的E-34的投入的表情,直是全官能享受。

    一阵凉风吹过使我转头望去,却见琦打开了房门一脸惊疑的望着我和E-34的激烈性交。我猛地一惊精关几乎就此破开,忙收敛心神。本来我是应该感到窘逼尴尬,至少也离开E-34,但一来我正在兴头;二来她的下体也真咬得我很,紧相信没有男人可以在未射精前硬下心肠抽出肉棒的;三来不知何解我只是想起琦吃了淫药后的表现,那可是不比E-34逊色多少的。

    E-34并没有发现琦,反而因为我的动作慢了下来而有所不满,的双腿盘上了我的腰际,手臂也圈着我的颈项,一副劲好的身材和我紧贴着,双乳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她把樱唇凑到我的脸前,还未到我嘴巴舌头已伸出来一吐一闪的。受到这样的挑逗我实在难以自持,下身立即又再不断挺动,阳具在她的小洞狂抽猛肏。琦受不了这一幕,好像想转身离开,但视线却盯着我不放。我更是兴奋,如果在没有催情药的情况下,亦能令琦肴了性需要,那将会是我毕生最大的成就。半晌,琦似乎对我无视她的存在感到极是愤怒,叫道∶“阿一!我在看着你!”“对,你就看着我吧┅┅”我差点没气∶“那晚我就是这样你的!你也是这个反应┅┅啊啊~”说着话差点射了出来。琦气得脸色发白,但转眼间又是通红,E-34在这时竟然喘着气说话∶“你┅┅你是啊啊呀~啊啊!啊~你是韩┅┅韩琦┅┅啊!”

    “没错。”我失声笑道∶“现在就尊心此┅┅”想到这里,古怪念头又再出现∶“E-34,你是来帮我俩吧?还有些说话我要问你,你现在一边给我肏一边答吧!琦,这女人是罪魁祸首,我正把她给肏爆与我俩报仇!你有甚么问题即问她!”

    琦瞠目不知所对,当然了,她根本甚么前因后果也不知道。“总之是她令我俩来到这里,你问她吧!”

    琦又呆了一会,才开口说道∶“快带我离开这鬼地方,连阿一也是这样,我受不了!”“哼┅┅对不┅┅起,我啊噢!我不能┅┅啊呀!”E-34用水汪汪的眼光注视着琦喘息不已说道的。琦的脸变得非常难看,我代她说道∶“你曾说这是游戏,游戏为甚么不能退出?”我一边说肉棒可没闲着这时我把E-34的双腿搁在肩上,取得一个更好的角度去深入阵地。

    E-34连子宫也给我冲击着,不禁双眼翻白,张着小嘴反而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才啊的一声狂呼,这淫叫使我和琦的脑海几乎麻木。

    “啊啊啊~啊啊~阿一啊!再用力些┅┅再大力┅┅我┅┅这游戏还未┅┅呀~还未完善,我┅┅啊啊~我没有能力送你们回去┅┅”

    琦这时已走了进房,来到我的身后,相信这样可以看不到E-34的淫贱模样。她问道∶“那我们要怎样才可以回到自己的世界呢?”

    “只有┅┅啊啊~!”E-34给我肏得双颊火红五官扭曲,一对眼睛紧盯着我,双手死命抓着我两肩抓出血痕来∶“啊啊~完成这个游戏,啊啊~只要能够顺利┅┅结局┅┅就可以┅┅啊啊~回到现实世界了┅┅”

    虽然详细的情形还不大清楚,例如我是如何被卷进这游戏之中又或是这游戏是谁设计等等,但那些问题都不算重要。我经已知道一个大概,这和之前我所估计一样,就是我和琦来到了一个不存在的世界之中。而比我预期中还要好的是,我俩还有回去的可能,而且办法很明显的放在那里°°就是玩下去。

    “嗯啊~!┅┅最后一关┅┅啊嗯啊啊~华山论剑中击┅┅击败群雄,成为┅┅武林盟主┅┅能┅┅啊哈!啊哈就能回去现实┅┅啊呀~!”我用尽九牛二虎之力一连直捅四、五下,每一下都轰入了她的子官内,二人的下身撞得啪啪有声。

    “你说要华山论剑,但我们丝毫不懂武功啊,如何去赢甚么武林盟主?”

    “去拜师学艺啊,别忘记┅┅啊哈啊啊~噢哼!这是┅┅角色扮演┅┅的H-GAAAME┅┅呀!放心,有着┅┅时间间间啊┅┅!”

    琦用担忧的语气说道∶“我们不能够在这里逗留太久,家人和男友会担心的。”琦这时挂念男朋友,一定会想到床上之事吧,不禁有点儿妒忌。我一咬牙,整个人爬上了桌子,把E-34的脚抬得老高,大腿贴紧她的胸脯,屄朝天。然后好像打桩机似的向下猛桩,这是我的最强绝招!“啊呀呀呀!呀!呀!?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