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明星潜规则之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5 部分阅读

    牡奶鹈赖娜缋枷闫K坪醺叱钡目旄泄ィ硖逡蚣鹊氖媸屎托院蟮穆悖卵┺庇衷僖淮位杌璧厮斯ァ6挚∫菀惨蚓凭饔煤透詹啪缌业纳硖遨s撞而变得精疲力竭,身体平静下来,很快他也昏昏然睡了过去……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林俊逸听到耳边响起一声低低的抽泣声,他连忙睁开了眼睛,发现陈雪薇正仰面躺在在自己身边的床上,痴痴地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一双美眸微微有些红肿,默默抽泣着,眼中不断地往下淌着晶莹的泪水,然后顺着洁白的脸颊全都滴落在床单之上,丰满白皙的胸部随着她的抽泣,轻轻的上下起伏。

    此时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林俊逸脑子虽然依旧有些昏眩,但理智却非常清醒,前一夜的前景都历历在目,林俊逸看了一眼身旁的陈雪薇那梨花带雨、泪眼凄美的样子,心中忍不住生出一丝悔意和心痛,但很快就被他的决心压下去了。迟疑了片刻,林俊逸终于爬了起来再次把陈雪薇娇弱柔软的身子揽在怀里,轻轻地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目光温柔的凝视着陈雪薇那张绝美的俏脸,轻声说道︰

    “陈老师,对不起,这全是我的错,我会对你负责的!”

    陈雪薇仍然痴痴地看着远处,泪水顺着眼角哗哗向下淌。忽然,陈雪薇仿佛刚醒悟过来一般,大声尖叫着举起粉嫩的双拳,雨点般的捶打林俊逸强壮的胸膛。林俊逸只得更加用力的搂紧她,陈雪薇挣扎了一番发现终究自己力气太小敌不过林俊逸,只得将凄美的脸颊贴在林俊逸胸膛上号啕大哭。在他的印象中,这是陈雪薇在他面前最失态和最不顾一切的一次。

    不知过了多久,林俊逸怀中的陈雪薇突然像是疯了似的大叫起来,让林俊逸放开她,林俊逸只得无奈的松开手,任由陈雪薇离开他的搂抱,然后看着她跑进浴室,把自己一个人关在里面。林俊逸担心她做傻事,上去敲门并低声下气的道歉,但是无论他怎么叫陈雪薇都还是不开门,并在室内大声嚷着让林俊逸离开。

    微微叹了一口气,林俊逸找出自己昨天晚上扔在地上的那一地狼籍的衣服,看了一下墙上时钟的时间,发现快到十点了,回头又看了一眼浴室紧闭着的门,林俊逸的脸上再次闪过一丝歉意的表情,神色微微呆住了,好一会儿才从发呆中回过神来,穿上衣服向客厅走去。

    第081章伤心的女老师2

    走出陈雪薇的房间,林俊逸好像想到了什么,径直来到陈雪薇厨房里,从冰箱里找出了一些瘦肉鸡蛋之类能补血的食物,然后林俊逸便开始做起午餐来,当然,这不是给他自己吃的,而是给把自己关在自浴室里面默默哭泣的陈雪薇吃的,毕竟昨晚陈雪薇才刚刚破处,又被林俊逸的巨蟒刺激得达到了数次高潮,现在身体肯定非常虚弱……

    大约三十分钟之后,林俊逸将精心烹饪的有助于补血的菜肴从厨房里面端出来放到客厅的桌子上,并细心的帮陈雪薇盛了一大碗米饭,无精打采的眼神又望了一眼浴室的门,发现依然没有打开的迹象,他不由的深深的叹息了一声,只得黯然的离开了陈雪薇的家。

    这并不是因为林俊逸绝情和冷漠,而是林俊逸深深的明白,如今自己和陈雪薇之间发生了这种事情,特别是两人之前还是师生关系,说严重一点就是乱伦。况且陈雪薇出生在书香门第,思想较为保守,对于人伦关系看得比较重,一时半会肯定接受不了与自己发生性关系的事实。假如有自己在场,陈雪薇一定会更加的激动。

    不过,林俊逸也不担心陈雪薇会一时想不开做出傻事,毕竟陈雪薇是成年人,又是英国剑桥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是非常有理智的。如今,林俊逸大脑里混沌一片,这毕竟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对于陈雪薇刚才的伤心和激动微微有些措手不及,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开解陈雪薇,暂时只能用这些行动来弥补对陈雪薇的歉意……

    浴室里,陈雪薇孤独的蹲在墙角,柔弱娇小的身子微微颤抖着,一双美眸泫然凄美,晶莹剔透的泪水不断从她那对凄美的眼睛中涌现出来,顺着两旁的光滑脸颊,落在紫色的地板上,很快就湿了一大块,柔弱的肩膀,随着她的抽泣不时的抽搐着,显得楚楚动人,令人忍不住想把她柔弱的身子,搂在怀里温柔的呵护和怜惜。

    陈雪薇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昨天竟然会跟林俊逸发生了性关系,虽然她对林俊逸的印象一直都非常好,甚至在她的内心深处对他也的确有些喜欢。但是她还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毕竟两人的年龄相差足足八岁之多,并且在学校还是正宗的师生关系,如果在一起的话不就是乱伦吗?一想到这里,痛苦的表情顿时出现在了陈雪薇那张艳丽成熟的脸蛋上,纤细雪白的双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绝美无瑕的脸蛋,柔弱的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随后哭泣的声音从她那张性感而又红润的嘴里发了出来,心里不停的喃喃自问:“为什么,为什么……”

    又过了好一会儿,陈雪薇才渐渐的停止了哭泣,仇恨的情绪此时充满了她的内心,她要报复,报复林俊逸,报复那个禽兽,擦去脸上的泪水,陈雪薇面无表情的从地上站起身来,强忍着红肿的下体在走路摩擦时产生的撕裂般的疼痛感,回到自己的闺房。

    陈雪薇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床单上的那团刺目的艳红和满目狼藉的精斑,微微叹了一口气。这毕竟是自己的处子之血啊!这可是自己的第一次啊!为了保护这份处子贞洁,陈雪薇甚至还历经过数次磨难啊!这么多年以来,由于她由于长得太美,被许多的男人追求过,甚至有一个富翁之子为了和她在一起来以死要挟,但陈雪薇依然是无动于衷。在她的那片美丽的芳心里,有一个小小的诗意般的美好期待。她单纯的想保持着自己的处子之身,以便将来在新婚之夜,能够把自己完整的交给自己心爱的丈夫。但谁能想到这么多年以来的努力,如今却被一个“恶棍”给毁灭了,给占有了!

    陈雪薇站在房间里,静静的沉思了片刻,然后收起心中的那份遗憾和不舍,细心地将那块沾着自己处子之血的床单,整齐的折叠在一起,并收藏在了箱子里。

    然后陈雪薇再次回到浴室里,开始沐浴,她本来就有些轻微的洁癖,平时只要和男人握手之后,她都会立即去洗手。而现在却看到自己全身到处都沾满了林俊逸那个可耻的强奸犯的口水和肮脏的精液,不由得就感到一种强烈的恶心。

    陈雪薇在浴室里用沐浴露,仔细认真地把自己那雪白滑腻的绝美胴体足足清洗了五遍之多,甚至由于她搓得太过用力,使得她那柔嫩的皮肤表面都泛起了血红色。到最后洗着洗着,陈雪薇突然忍不住放声哭泣起来,虽然自己身体上污秽能够洗干净,但是她的女性私密处,却再也不是冰清玉洁了!

    洗过澡后,陈雪薇从衣柜里找出一身干净的衣服,换上,而昨天穿的那身素白职业套裙由于被林俊逸撕碎了,就被她扔到垃圾箱了。

    做完了这一切,陈雪薇,突然感觉到有一种孤独无助和身心疲惫的感觉,那个在自己心里怀着好感的可爱学生,没有想到竟然是个披着人皮的狼,仇恨的目光在陈雪薇的双眼中一闪而过!

    当陈雪薇走出房间时,顿时一股淡淡的香味传入到了她的鼻腔里,随后她的目光向餐厅看去,只见餐桌上,几碟菜肴放在上面,刚才她闻到的香气就是从餐厅里散发出来的。

    看见眼前餐桌上的菜,陈雪薇的神色顿时愣住了,脸上渐渐的露出不相信的表情,她知道那些菜是林俊逸做的,因为昨天晚上家里除了她之外,就只有林俊逸一人,所以她才会非常断定这是林俊逸做的。

    看到这一幕,陈雪薇的芳心不由得一震,她的脚步竟然不由自主的向餐厅移过来,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一双美眸紧紧的盯着眼前散发着香味的菜肴,芳心里一时莫可名状,脑海中这才真正开始回想昨天晚上到今天早晨发生过的所有事情,点点滴滴发生过的事情仿佛过电影一样,不断的在她的脑海里闪现。

    “啊,难道是酒的关系?!”

    此时陈雪薇已经回想到了重点,想起酒后乱性的事,虽然陈雪薇不敢肯定是不是林俊逸有意强奸她,但是她知道里面肯定有酒的作用在里面。

    陈雪薇又在大脑里回想了一下以前跟林俊逸在一起发生过的所有事情,再想到他在大龙山帮自己治伤时的情景,陈雪薇就更加的肯定事情是因为喝酒引起的,想到这里,陈雪薇之前心里充满的浓浓愤怒之情,顿时渐渐的消失了,而随之而来的却是满肚子的苦楚,还有一丝莫名的喜悦!

    难道自己辛苦保护的冰清玉洁的处子之身,就这样被那个比自己足足小八岁并且还是自己的学生的小男人夺去了吗?

    现在我们两人之间发生了这种亲密的性关系,自己以后又该如何面对他呢?

    完全当做这件事情没发生,像以前一样,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也或是以后,永远也不再理踩他?

    苦笑的表情渐渐的出现在了陈雪薇那张艳丽成熟脸蛋上,此时她的心里复杂不已,一方面是非常很林俊逸,几乎想要把他杀了,另一方面她知道这件事不能怪他,要怪只能怪自己,怪自己昨天晚上请他来自己的家,而且还跟他一起喝酒……

    又看了一眼,眼前香喷喷的、并且还特别具有补血功效的美味菜肴,陈雪薇的芳心里忍不住浮现出一丝甜蜜,那张绝美端庄的俏脸上也渐渐的出现了丝丝笑意,她长这么大除了自己的妈妈和哥哥以外还从来没有人特意为自己做过一顿饭呢?

    鼻中闻着香喷喷的菜香,陈雪薇终于感觉到肚子饿了,从昨天到今天,这么长的时间她都滴米未进,况且还和林俊逸疯狂了一晚上,在他胯下泄身过近十次,身体现在虚弱无力,顿时再也忍不住,拿起桌上的筷子开始吃了起来……

    第082章叶悠悠的小香舌1

    从陈雪薇家里出来之后,林俊逸的心里非常混乱,一方面他为自己终于夺去了老师陈雪薇的清白之躯而暗自兴奋。另一方面,他又在为如何重新夺得陈雪薇的芳心而烦恼。林俊逸突然感觉早上自己在面对陈雪薇时候的表现非常不成熟,非常的胆怯。林俊逸甚至在想,如果上天再给他一个可以重来的机会,那时他一定不会再手足无措,慌张懊悔,而是直接就把陈雪薇按在床上,用自己硕大的巨蟒征服她。张爱玲不是有一句话说:“通向女人心灵最近的距离,就是阴道”吗?”

    虽然世上没有后悔药,不过,林俊逸转念一想,来日方长,后天是周一他与陈雪薇就可以再见面了,到那时侯只要自己就死缠乱打,厚着脸皮的粘着她,就不怕陈雪薇不臣服!

    当林俊逸回到家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今天是周六,林婉晴自然又不在家,去做兼职去了。林俊逸随便做了一点午餐,吃了之后便立刻回到房间修炼《黄帝圣经》。今天早上他突然的感觉到自己体内多了一大股真气,顿时把这与昨晚自己和陈雪薇做爱的事情联系在了一起。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当林俊逸把体内的真气全都炼化之后,竟然意外的发现自己的《黄帝圣经》已经达到了第二重内视初期的巅峰境界,而且他肉身的力量也再次加强,已经完全达到一千五百斤,这一下,顿时让林俊逸喜出望外。同时他的心里也想起了陈雪薇,因为据《黄帝圣经》上讲,双修的俩个人都能增进功力,是否这次陈雪薇也是受益匪浅呢?林俊逸暗暗下定决心,如果周一陈雪薇接受自己的话,就把《黄帝圣经》的女子修炼功法传给她,对于自己的女人,林俊逸可是从来不会吝啬的。

    吃过晚饭之后,林俊逸便开始继续抄袭《哈利波特》,如今这本书已经快要接近十万字了,林俊逸打算一抽出时间就去联系出版社。

    林婉晴大约晚上八点半才回到家,今天的饮料销售,依然非常火爆,由于品牌名气已经打响,他们公司特地在商场里租了一个摊位,也就是说以后林婉晴再去做兼职就不用暴晒了。

    林婉晴回到家里,吃过晚饭又洗了个澡之后,就被林俊逸死皮赖脸的搂在怀里,然后两人坐在沙发上一起聊天。到了晚上十来点钟,两人终于都有些瞌睡了,正准备去睡觉,这时电话响了。

    林俊逸随手接了起来,电话里却没有声音。

    林俊逸随手接了起来,电话里却没有声音。

    “是我,林俊逸。”林俊逸心房中某处仿佛被挑了一下,声音不自禁地轻柔了下来,似乎是一种奇妙的感应能力,他就是知道这电话是谁打来的。

    低低地,压抑着的哭泣声传来,是叶悠悠。

    “叶子,真是不好意思,今天我事情太多,就把你的生日给忘记了,明天我再把生日礼物给你可以吗?。”

    “俊逸哥哥……我好想你。”叶悠悠终于说话了,声音都有些发颤,“我等着妈妈睡觉了,才打过来,今天妈妈给做了很多好吃的,但你不在,我一点也不开心,我……我现在就想看看你。”

    “那好吧,你等我,我马上过来陪你。”这时候林俊逸也很想见叶悠悠。

    “真的?”叶悠悠惊喜地喊道,不过很快她又沉默了,有些不舍地道:“还是后天学校见吧,这么晚了……我怕你出什么事。”

    林俊逸应了,刚挂断电话,林婉晴就走了进来,“去洗洗睡吧。刚才谁的电话?”

    “叶悠悠,她想约我明天出去玩。”林俊逸微笑着说道。

    “叶悠悠那小女孩不错。”林婉晴没有多想弟弟和叶悠悠什么关系,却是顺口夸了一句叶悠悠,在她看来,谁对弟弟好,谁就不错。

    看着林婉晴走进卧室,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后,灯也熄了,林俊逸装模作样地洗漱,弄得砰砰作响,然后偷偷地跑出了家门。

    偷摸出家门是一项必备的技能,尤其是做坏事的时候,小时候要防老妈查房,长大了要防女朋友临检,结婚了要防老婆跟踪。

    林俊逸把自个房门锁了,这样林婉晴要是半夜醒了,顺便看看弟弟有没有踢被子时,推不开门,也不会把弟弟喊醒。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在离开时要轻手轻脚,把钥匙塞进锁洞里,关上门,再锁上,不能像平常一样随手一带,“咔嚓”一声锁门。

    出了门,林俊逸挺直了腰杆,没有一点半夜偷跑出门的自觉,大大方方地和碰着的人打招呼,这样才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别人也不会闲的没事在第二天和林婉晴说昨天晚上几点碰到她弟弟了……

    叶悠悠的父母在叶悠悠出生后不久就离婚了,现在叶悠悠与妈妈一起住。她妈妈名字叫李咏梅,长得非常漂亮,是仁爱医院的儿童科主治医生,因此她家的房子在医院的职工住宅区。

    趁着月光,林俊逸跑到了叶悠悠住宅楼的下面,远远地就可以看到一处灯光,那似乎就是叶悠悠的房间。

    由于现在已经入夜,到处都很静,林俊逸的脚步惊起过几次狗叫,很快,林俊逸就蹑手蹑脚地跑到了叶悠悠房间的窗户下。

    林俊逸以前来仁爱医院玩过,但却没有到过叶悠悠的房间,更不用说现在这样偷偷摸摸地想要爬进她的房间了。

    月光斜斜地落在窗户上,房间里传来一阵细碎的声音,叶悠悠从床上爬了起来,她单薄的影子印在了窗上。

    林俊逸看着她的影子,竟然有些发痴,夜里的凉风拂过脸颊,有些微冷的感觉,这个与自己青梅竹马的小女孩,就隔着一扇窗户,触手可及,她现在在干什么?还在伤心吗?还在担心着什么吗?她今天的日记是不是有一个林俊逸的名字?

    李琛有一首《窗外》,林俊逸轻声哼唱着:“今夜我又来到你的窗外;窗帘上你的影子多么可爱,悄悄地爱过你这么多年;…………多少回我来到你的窗外;也曾想敲敲门叫你出来……假如我有一天荣归故里;再到你窗外诉说情怀,再见了心爱的梦中女孩;对着你的影子说声珍重,假如我永远不再回来;就让月亮守在你窗外。”

    曾经的林俊逸,也有这样的梦想,在青春萌动的岁月里,他渴望着的叶悠悠,就是那么地可爱,可是守在她窗外的,也只是孤单的月光,现在站在这里的自己,算不算“再到你窗外”?

    林俊逸不是荣归故里,但他绝不会只是站在窗外,让月亮守着他所珍爱的那个小女孩,他要永远和她在一起给她幸福。

    窗户打开了,叶悠悠听到了轻轻的歌声,低头看着林俊逸,那张流露着惊喜的脸庞,一点也没有要掩饰,窗外的这个少年,她一直在等待着他要给她的喜悦和甜蜜。

    林俊逸收敛了那份无端的唏嘘,露出了洁白的牙齿笑着,在叶悠悠眼里倒像是没心没肺的傻笑,谁能想到这样一个清纯阳光的少年,昨天晚上竟然和自己的老师发生了禁忌关系呢?

    叶悠悠撅着嘴,眉目间却是压抑不住的喜悦,低声道:“我去开门。”

    林俊逸摇了摇头,从旁边郁郁苍苍的美人蕉上摘了一扎花束叼在嘴里,三下两下地就顺着窗外的梧桐树爬了上去。

    “给你。”林俊逸双腿抱着梧桐树,伸手将美人蕉递给了叶悠悠。

    “小心点!”叶悠悠有些羡慕,她毕竟是女孩子,小时候淘气爬树摔过很多次,现在长大了,再爬就不像样子了,哪能像林俊逸这样嗖嗖地跟猴子一样熟练。

    “为了爬你家窗户,我特地练了,怎么样,我厉害吧!”林俊逸得意地道。

    “你就打算在树上和我说话啊。”叶悠悠的声音总是带着点嗔意,“再不进来我关窗户了。”

    林俊逸抓住窗棂,踩了过来,顺手就把鞋子脱了丢窗下去了,反正他等下也打算爬树下去。

    林俊逸这才踩着叶悠悠窗户前的书桌,跳到了叶悠悠的床上。

    “谁让你到我床上去的!”叶悠悠羞红了脸,就想着让林俊逸进来话,他倒好,一点也不顾忌人家女孩子的身份,就爬床上去了。

    “嘿嘿,我鞋子丢下去了,你总不能让我穿着袜子站床下和你说话吧。”林俊逸打的就是这个注意。

    叶悠悠的房间不算很大,大约二十平方米,一个大书桌上摆放着许多可爱的笔筒,铅笔盒,小台灯有作业本,旁边就是床,一个小衣柜正对着窗户,躺开着的门内挂着她换下来的衣服,小女孩的贴身内衣没有摆在可以看到的地方。

    林俊逸有些遗憾,他想看的。

    第083章叶悠悠的小香舌2

    “你在看什么?”觉得林俊逸的目光有些怪,叶悠悠警惕地打量着四周,还好今天换下来的内衣没有到处乱丢,洗完澡就洗干净晾着了。

    “没什么啊,你的房间真香,和你身上的味道一样。”叶悠悠的身体散发着的清香很淡,却让人闻着格外清爽舒畅,非常自然,整个房间里都是这样,她显然没有喷香水的习惯。

    “哎呀……知道我房间香喷喷的,你还跑我床上来,等下我床上都臭烘烘的了。”叶悠悠站在床下,林俊逸占了床,她只好搬着小凳子在一旁坐着。

    叶悠悠已经准备睡觉了,她的家境不错,李咏梅也乐意给女儿更舒适的生活,夏秋时孩子们大女多数是洗完澡就穿着第二天穿的衣服睡觉,叶悠悠却换上了睡裙,是一条白色的棉质短裙,还没有到膝盖,裙摆上一手高的位置有一条蕾丝边带子,非常漂亮可爱,睡裙是长袖,叶悠悠挽了起来,露出纤细白嫩的手臂,她还没有要穿胸罩的习惯,依然是那种小吊带背心兜着鼓鼓的乳包儿,这时候也看不清楚她胸前有没有露出两个小点点。

    “总看着我干嘛?”叶悠悠侧过身子去,靠着书桌,双腿绷直着并在一起,眼睛就盯着脚尖,今天自己过生日,本来想邀请林俊逸来家里,但是打电话一问才知道他不在家。自从上次叶悠悠答应做林俊逸的女朋友之后,她就变得和所有初恋中的小女孩一样,总是患得患失,心里对林俊逸的依恋越来越强,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像今天这么重要的事情林俊逸都不打电话给自己,她甚至以为林俊逸不要她了。在窗外又见着他那种英俊阳光的笑容,叶悠悠心中的担忧和害怕却一瞬间消失了,这时候沉淀下来的心情,在自己的房间里和他单独相处,叶悠悠却格外地紧张起来。

    “你真好看。”林俊逸忍不住就赞叹起来。

    林俊逸的语气很自然,就是那么地满心欢喜,好像看着她就是纯粹的高兴,不需要任何理由,看到她就开心,少女敏感的心触摸着这种感情,暖暖的,情不自禁地瞟了一眼林俊逸,竟然是嗔羞含喜。

    “你就不会说点别的?”叶悠悠回头看了看窗户,窗还开着了,夜风窜了进来,也不觉着冷,就是觉得有些热,身子都发烫。

    “你坐床上来,我就和你说点别的。”林俊逸笑嘻嘻地拍了拍床。

    “都被你霸占了,我没地方坐了。”少女的矜持不会让叶悠悠这么坐过去,平日里和林俊逸再怎么亲昵,也就是拉拉手,那天他摸了自己的肚子,也是因为肚子疼的特殊情况,现在自己和他一起坐在床上,那像什么样子?

    “难道你要在凳子上坐一晚上?”林俊逸指了指窗外:“你瞧月亮都躲云里了,黑乎乎的也看不清楚路,你难道让我摸着黑回去?我要在这里呆一晚上!”

    林俊逸理直气壮,窗外的月也贼配合他的过份要求,叶悠悠急急忙忙地拨开窗帘一看,果然黑乎乎地,伸手不见五指,这种情况下林俊逸似乎真的没办法回去了。

    “你再不坐上来,我就要脱裤子睡觉了。”林俊逸的手搭在腰间。

    “不许脱!”叶悠悠急了,指着床尾,“你去那边坐着。”

    这时候叶悠悠才坐到了床头上,抱着她的大枕头,脑袋埋了一半在枕头里,脸颊儿红扑扑地在那里瞪着林俊逸。

    “一人一半,你不许过来。”叶悠悠伸出小手指,在床中间划了一条道,想了想,又给自己多划了一些,“这是我的床,我占多半,你小半。”

    林俊逸肚子里发笑,真睡着了,这么小的床,随便谁翻个身子就到了别人的地方上去了,他就不信叶悠悠活泼好动的性子一睡觉就能安静地一晚上不动弹。

    “要在中间摆碗水么?”林俊逸提议道。

    “为什么?”叶悠悠眨了眨眼睛,林俊逸总是想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梁山伯和祝英台啊……”林俊逸打了下自己的嘴巴,呸了一声,“这打的什么比方啊,晦气晦气……咱以后要双宿双飞的。”

    “谁要和你双宿双飞?胡说八道也不害羞。”叶悠悠曲起腿,在自己的房间,她又对林俊逸没有什么戒心,有些憧憬地道:“我看过电影版的《梁祝》,最后两只蝴蝶飞啊飞啊,好漂亮。”

    “是啊,好漂亮……”林俊逸点了点头,他并不是在针对叶悠悠的话。他瞪大了眼睛,发现叶悠悠坐在床上的两条雪白修长的小腿微微分开,露出了她的小内裤,

    灯光下洁白的墙壁并不刺眼,反射着带点橙黄的光,落在象牙色的被子上,叶悠悠怀里的抱枕也是一片暖白色。

    白色的床单,白色的睡裙,在这一片单纯的素色中,那条洁白的薄棉小内裤却似乎是另外一种颜色一般,衬托得她纤细的双腿晃出一片耀眼的光泽。

    小女孩的内裤没有任何暗示性的装饰,没有任何挑逗的蕾丝和镂空,也没有任何性感的元素,更没有撩人的造型,简简单单,朴素得就像随处可见的路边小花儿,干净的几片花瓣里包着咋才盛开的花蕊。

    林俊逸认为他所看到的,一定是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才能见着的景致,不是因为美,只是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听着了她的声音,贴着她的温暖,才终于和她相见,亲密无间。

    看着林俊逸的模样,叶悠悠终于明白了自己的问题,本就有些发热红扑扑的脸颊儿要渗出血来似的,伸直了双腿,把裙摆压着腿,藏的那片风景严严实实,把抱枕砸向了林俊逸,“你……你是小流氓!”

    叶悠悠忿忿不平,小女孩儿觉得自己身体的秘密可多了,怎能随便让人盯着看?叶悠悠越想越委屈,想起了他拿着自己长筒袜根嗅着的模样,想着他轻轻揉动着自己小腹的时候,想起了他拿手指指着自己鼓鼓的胸脯的时候,想起了他刚才偷看自己藏在腿间的小内裤,他怎么占了自己这么多便宜,自己呢?就是摸过他的喉结而已,他还小气得很,非得自己生气才让给摸。

    “我什么也没看到,真的……即使我看到了,那也没有什么关系,你可是答应过我做我女朋友的。看自己的女朋友的身体,可是天经地义的哦!”林俊逸呵呵一笑,俏皮地说道,抓着叶悠悠丢过来的抱枕,贪婪地吸了一口气,和她身体上的味儿一样。

    叶悠悠又伸手把抱枕抢走了,见不得他那副总拿和自己贴身的东西当宝贝一样稀罕的模样,有些生气,有些害羞,有些欢喜……

    “不公平!你看了还说没看,无赖。不行,我生气了。”刚才林俊逸也不是故意的,叶悠悠觉得自己生气有些无理取闹,可就是应该生气,偷偷瞧了一眼林俊逸。

    小女孩的心事有时候很简单,她只是想看看那个和自己这般亲密的小男孩怎么哄自己。

    “这样吧,为了公平起见,我也让你看看吧,这样我们谁都不吃亏了。”林俊逸提议道。

    这不是叶悠悠刚才生气想要得到的结果,但是林俊逸的提议却让她十分感兴趣,有些兴奋,少男少女的年纪,要说对异性身体不好奇,那绝对是骗人的,可是平日里要想知道这些事情,哪里有机会啊,不好意思问妈妈,更不能问老师,也不可能去问男同学,那本绿封皮的《生理卫生》也只是粗糙简单的线条画和让人害羞的直白的器官名词,哪里有亲眼看看的机会。

    穿开裆裤的小男孩儿,叶悠悠见过,大人都叫小麻雀,小公鸡,好像不怎么像,叶悠悠不会傻乎乎地以为和自己一样大年纪的男孩子还都是那样,对比小时候,自己那里变化也很多呢……现在都毛茸茸的了,总觉得自己都不纯洁了,是会做坏事的年纪了。

    “我才不看呢。”叶悠悠涨红着脸,目光躲躲闪闪,撅着嘴拒绝了林俊逸的提议。

    林俊逸莞尔一笑一笑,看叶悠悠的模样,自己真就顺着她的意思不给看了她一定会生气,不如顺水推舟,让她给自己降降火。

    “你不看等会儿我偏要你看,我的小兄弟可是很好玩的哦……”

    林俊逸的眼中微不可查的的闪过一丝淫光,他摸了摸脑袋,爬到了叶悠悠身旁。

    “不许过来,说好一人一半的!”叶悠悠躲到了床角落里,白净细腻的小脚踢着林俊逸的大腿,想要一脚踢到他屁股上,比划了一下,终究没有踢出去,自己却想着他被自己踢下床的狼狈样子,咯咯笑了起来。

    林俊逸看她那娇媚可爱的小模样,忍不住就抓住了叶悠悠柔软粉嫩的足跟,落在手心里温润如玉,禁不住心中一跳,看她含羞薄嗔地望着自己,“说好了,你的床要分我一半……以后我的床也会分你一半。”

    叶悠悠的脚麻麻痒痒的,被他抓住了有些心慌意乱,忙抽了回来,扭过头去,“我才不呢,就今天晚上分你一半。”

    第084章叶悠悠的小香舌3

    林俊逸盘膝坐在了床头边上,趴着书桌,从叶悠悠摆在一旁的画架里抽出一张白纸,摸了铅笔,就在那里写写画画。

    叶悠悠忍不住爬了过来,看林俊逸画画的样子非常熟练,线条都很短,只是画的到底是什么,叶悠悠并不清楚,渐渐的叶悠悠瞪大了眼睛,然后她明白了过来,“呸”了一声,坐到了林俊逸的旁边,捂着脸:“你真不害羞,不许你画了!”

    叶悠悠从手指缝里偷看着,林俊逸也没见着叶悠悠真有不许的意思,扬扬得意地挥洒,好像他画的不是什么让小女孩羞答答骂他没臊没脸的“光身子小人儿”,真的是一副艺术大作一般。

    不一小会,林俊逸就画完了,高高举起他的画端详着,那神情就像他举得的是“三好学生”奖状一般骄傲。

    “快看!思想者!”林俊逸来拉叶悠悠的手。

    “不看,不看……”叶悠悠死死地捂着,她刚才早就看清楚了,现在脸颊儿红的不能见人,比起《生理卫生》书上的要细致百倍,丑丑的,还黑黑的,毛茸茸的,像一只小鸟儿从鸟巢里伸出头来,还有别的鸟蛋没有孵化……

    “你不好奇为什么有两种状态吗?两种状态是怎么造成的吗?”林俊逸就知道叶悠悠好奇,她的好奇心比她的矜持还要强烈许多。

    叶悠悠捂着脸的手果然不再用力了,被林俊逸拉了开来,眼前这张素描,画的是林俊逸这个小男孩儿,他摆着罗丹思想者的姿势,这个姿势在画上虽然是全裸,但看不到双腿之间的部位,这个可恶的林俊逸,他在旁边画了两个箭头指着那个位置,箭头外的圆圈里有放大的那个位置的图画,一个圆圈里的垂头丧气,一个圆圈里的骄傲地雄赳赳。

    垂头丧气的那张旁边写着“沉默着的时候”,骄傲地雄赳赳的那张写着“思考着的时候”。

    “你知道为什么沉默着和思考着时不一样吗?”林俊逸很牛的模样,仿佛这真是了不得的事情一样。

    叶悠悠纤细雪白的小腿从裙子里伸了出来,在床边晃荡着,白嫩的足掌的上端整齐并列着五个可爱的小脚趾,白里透红,晶莹剔透,微微蜷曲,似五片淡红色的花瓣,看得林俊逸不由得怦然心动,虽然林俊逸说得有模有样,但她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了,偏着头望着林俊逸,摆明了不信林俊逸胡说八道。

    “真的,是分两种状态的。”林俊逸装出严肃研究的态度。

    “那你现在是什么状态,沉默着的,还是思考着的?”叶悠悠泯着嘴,对此不屑一顾,知道林俊逸肯定是逗自己玩的,叶悠悠就不觉得那么害羞了,怎么可能?那沉默着和思考着的两种状态也相差太多了吧,“又不是橡皮泥,难道捏一捏模样儿就变了?”

    林俊逸哑口无言,叶悠悠的比喻真不错,却也没有想到她把问题直接往自己身上扯,这个问题真不好回答叶悠悠,干脆直接脱掉裤子,把有些软绵绵的巨蟒举起来,让叶悠悠自己观察。

    “啊————什么丑东西,真可怕!”叶悠悠乍一见到林俊逸胯下那条虽然软绵绵的、但依然有六寸长的红赫色巨蟒,仿佛是看到什么恐怖的事物一般,忍不住瞪起美眸,张开那张可爱的樱桃小口,惊呼出声道。

    “呵呵,你只是从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鸟儿,所以感觉很可怕,以后熟悉了你就只会觉得喜欢,不会再怕它了!?这就是我刚才说的沉默着的时候?你仔细看看!”林俊逸看着叶悠悠那张满是惊容和好奇的俏脸,感觉自己此刻就像是一个拐骗小女孩去看金鱼的大叔一般,眼神里渐渐浮现出有些淫荡的笑容,意味深长的说道。

    “是吗?那它怎么才能变成思想者呢?”叶悠悠经过林俊逸的一番解释,心里的戒心顿时渐渐消除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浓浓的好奇心。

    “你只要用嘴舔、用手轻摸就可以让它变成思想者,到时会非常好玩!”林俊逸嘴角那抹邪气淫荡的弧度越来越大了,循循善诱的说道。

    “好啊,我就来试试,看你是不是骗我。”叶悠悠亮汪汪的大眼睛顿时笑成了小月牙,连忙把身子向林俊逸靠过去,伸出柔软雪白的小手握住那条软软的巨蟒,轻轻的在上面抚摸起来。

    “哦————真舒服”

    林俊逸的巨蟒被叶悠悠的柔软小手握住,刚抚摸了一会儿,林俊逸就开始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快感和兴奋,忍不住轻轻的呻吟了一声,胯下那条软绵绵的巨蟒也不由自主的勃了两勃,跳了两跳,立刻就开始越来越膨胀起来。

    “咦,天呐,俊逸哥哥,它变大了,真的变大了哇,真好玩!”叶悠悠轻轻握住手里的巨蟒,感觉到它在自己柔软温热的手心里微微跳了一下之后,就开始不断地膨胀,到最后大到她一只手根本都握不住,唯有用两只手才能勉强握住,甚至比之刚才足足变大了三倍之多。叶悠悠她心里顿时惊呆了,仿佛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一般,忍不住向林俊逸炫耀道,同时小手上抚摸巨蟒的力度也越来越大。

    在叶悠悠的抚摸之下,林俊逸的巨蟒逐渐在她柔软的小手中硬挺起来,全身的血液不断向那里涌去,到最后整根巨蟒变成一幅青经暴起的深褐色模样,看起来非常的可怕。林俊逸心里的情欲也开始燃烧起来,忍不住开始指导叶悠悠:

    “真爽啊,叶子,你可以一会儿松一会儿紧,上下活动,不要只摸哪一个地方,头上和那个小袋子都可以摸摸。”

    叶悠悠看着林俊逸那一脸陶醉的表情,感觉着他身体的微微的震颤和抽搐,纯洁的芳心里忍不住涌现出浓浓的成就感,一双柔软的小手开始按照林俊逸的指导,时而加力、时而放轻,指尖更在巨蟒上从头到尾,甚至是林俊逸的那只垂挂的阴囊也没有放过,柔软粉嫩的手掌与那鼓鼓的蛋粒,睾丸轻轻触碰,仿佛一点不剩地大加抚摩,一丝微小的疼痛感传来,那四肢百骸通体舒爽、火热麻痒的感觉,令林俊逸就想压抑欲望,却仍忍不住腹下欲火狂烧,渐渐难以自抑似乎要要叫出声来,;纵使不看叶悠悠那张清纯可爱的笑脸,光鼻中流入的淡淡的处子幽香、胯下感觉的玉手纤巧,便将林俊逸本已旺盛的欲火更加高燃。

    房间里面静悄悄的,林俊逸只能听见自己大口大口的喘气声和怦怦直跳的心跳声,很快他的额头上也冒出了大滴大滴的汗水。

    随着叶悠悠套弄的速度越来越快,林俊逸感觉自己的巨蟒几乎暴得不能在暴,突然一小股滑遗乳白色的前列腺液不受控制的冒出马眼,顺着蟒头滴到了叶悠悠雪白的大腿上,然后又流到洁白的床单上,很快就把那里湿了一大块。

    感受着巨蟒蹩得越来越难受,林俊逸终于忍不住望向正蹲在自己胯间的叶悠悠,一脸急切和渴望的说道:“叶子,我的那根大巨蟒很生气,你快用舌头舔舔他,或者干脆把它含进你那樱桃小口里面,帮他降降火气啊!”

    “啊———不,不行的……这么大的丑东西,怎么能放得下呢?会不会,把我的小嘴撑坏了?”叶悠悠乍一听林俊逸的话,心里不由的一惊,连忙抬起头瞪着清澈的眼睛,望着林俊逸,语气怯怯的问道。

    “叶子乖啊,听话!”林俊逸脸上邪邪一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温柔起来,循循善诱的说道,“你放心,不会撑坏的,你试一试先用你的小香舌在那流水的蟒头上舔一舔看,如果你觉得好的话,你就慢慢的含,慢慢的吃……俊逸哥哥可是从不会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