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明星潜规则之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1 部分阅读

    “哦……你赶快拿走吧!”陈雪薇脑子里都乱糟糟的,心里尽想着林俊逸如何如何可恨,冷着脸挥了挥手,这时候她只想把林俊逸快点打发走。

    “我就熟悉下手感,以后再借吧,我拿到教室里肯定会被瞅着新鲜的家伙们给整坏了。”

    林俊逸有一双修长灵活的手,这也是他做许多小玩意都格外精致灵巧的原因之一,手指抡过去,吉他出一阵轻鸣,音质一般,林俊逸估计陈雪薇也就是业余爱好者,这吉他的价格不会过一千港币。

    林俊逸开始毫无规律地弹了起来,吉他出一阵阵响亮却没有节奏的噪音,声声入耳地让陈雪薇的耳膜饱受折磨。

    “林俊逸,现在是午休时间!”虽然不想和林俊逸说话,但是陈雪薇依然忍不住提醒他。

    “其实我弹得很好的。”

    “你是在制造噪音!”陈雪薇根本不信,林俊逸拨弦的时候虽然像模像样,但陈雪薇可从没在学校见过林俊逸表现得有一丝音乐天赋。

    “哆啦咪索拉西!”林俊逸拨出了音节。

    “桃花菲雨似人面,青丝秀挽伊人艳,暖风如熏何处是花颜……”林俊逸边弹边唱着,得意洋洋地瞅着陈雪薇漂亮的脸蛋儿流露出惊讶的神情。

    “桃子夭夭灼期间,隐隐飞桥隔野烟,石矾西畔问渔船,桃花尽日一切随流水。”这小村的《桃花开》用了唐人张旭的诗《桃花溪》,原本是用黄江琴和竹笛伴奏,林俊逸却用了吉他,调子轻快飞扬,也别有一番风味。

    陈雪薇听着他唱,看到他笑吟吟地望着自己,看那一双眼睛里有着些许挑逗和调戏的意味,不知觉就有些尴尬和薄怒羞嗔的情绪流露出来。

    林俊逸倒不是故意以这种态度对待陈雪薇,只是他看着陈雪薇就想起了这《桃花开》而已,要说人面桃花,要说容颜似桃花般鲜美,陈雪薇当得起这样的比喻。

    他终究是个成年人的心态,性子也不是严肃呆板的人,平常工作中有美人儿共事时,哪个男人不是嘴花花地调戏一番?更何况,陈雪薇还是自己的性幻想对象呢?

    “手感还不错,还记得一些,谢了。”林俊逸将陈雪薇的吉他放回原处,谢过了有些呆怔的陈雪薇就离开了办公室。所谓的请教问题不过是个借口而已。

    林俊逸走后,陈雪薇总感觉有些不对劲,拿着办公桌上的《唐诗鉴赏》翻来翻去,突然想起了张旭借陶渊明《桃花源记》的意境写景诗《桃花溪》,还有林俊逸唱这歌时看着自己笑吟吟的轻佻模样,再想想“桃花菲雨似人面,青丝秀挽伊人艳,暖风如熏何处是花颜”,羞愤不已,自己居然被他当着面这么逗弄了一番现在才反应过来。

    第055章考试与黑马

    期中考试马上就要到了,林俊逸这几天显得异常忙碌,白天要在学校上课还有复习,晚上还得回家去写《哈利波特》。如今这本书已经他写到9万多字了,等这一阵忙完之后,林俊逸就要准备联系出版社了。

    今天是周三,连续两天的初三年级的期中考试就要开始了。

    这次林俊逸可是暗下决心,绝对要考到班级前三,这些天通过他不懈的努力和同桌顾清的帮助,他的成绩已经逐渐赶了上来,对自己很有信心。

    来到考场,林俊逸有些惊喜地发现,他的前排居然是叶悠悠,这不是意味着两天的时间,两个人可以重温以前的感觉……在学校里粘糊糊地,上课下课都在一块。

    “准备的怎么样了?”还没有正式开始考试,叶悠悠转过身来,趴在桌子上和林俊逸说话。

    林俊逸也趴了下去,两个人脑袋差点没有顶到一块,亲密的模样让原来三班的同学看着都眼红起来。

    叶悠悠并没有顾清和洛青衣那么漂亮,也没有她们那么出名,但因为和林俊逸玩闹时经常搞的整个教学楼都不安宁,也是格外惹眼,三班许多男生对她也很有好感。

    赵卫国就是这些男生中的一个,他和叶悠悠是小学同学,他当了六年的班长,叶悠悠当了六年的学习委员,他自认为和叶悠悠的关系算得上青梅竹马,谁知道进入初中,突然闯进来一个林俊逸,和叶悠悠打的火热,到了初三,赵卫国正庆幸林俊逸转班,没有想到今天又看到这样的情景,林俊逸和叶悠悠的关系似乎更进了一步。

    赵卫国碰了碰旁边的郑远达,指着凑在一起说话的林俊逸和叶悠悠让他看。

    赵卫国知道郑远达和林俊逸之间的矛盾,毕竟郑远达和顾清都是学校的名人,男的俊女的俏,每天的新闻也就多,更何况三班和三班相距甚近,对于惜花公子郑远达数次求爱未果的事情他自然知道。

    要是和叶悠悠亲密的是郑远达,赵卫国虽然眼红,但多半不会太忿恨,只是在他眼里,林俊逸这种成绩烂到极点的差生,居然和叶悠悠这样亲密,既让赵卫国充满了挫败感,更多的是恼怒叶悠悠不洁身自好,她应该和例如自己以及郑远达这样的尖子生走在一起才对。

    “叶悠悠成绩还可以,但是要考上好点的高中肯定无望,你把心思放在她身上有用吗?”郑远达扭头看了看,语气极淡。

    赵卫国想想也是,看着林俊逸嬉笑着的样子,没来由地一阵恼火:“可那林俊逸实在太让人生厌,在三班和顾清也打的火热,据说有人看见他们两个人躲在帐篷里亲热了。”

    郑远达忽然脸色一沉,却不想让赵卫国看出什么,转过头去,盯着林俊逸的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听说你和李紫姗打赌了。”叶悠悠面带忧色,“那天一大早她就在教室里叫嚷开了,说要让你好看……”

    “哦,那你知道他和我打赌的赌注是什么吗?”林俊逸饶有兴趣地看着叶悠悠。

    叶悠悠白了他一眼,她都在为他着急,他还是这样毫不在乎。

    “哎,我还以为你会吃醋呢……李紫姗说,如果我输了就必须对她退避三丈。我要是赢了赌注,就可以吻她一下。这看起来倒好像是为了李紫姗而努力拼命学习一样,你就没有一点半点不高兴?到时候大家可都会传林俊逸和李紫姗老师的关系暧昧呢。”林俊逸为难地道,“你说我到底怎么办?”

    “你自己惹的事,还问我?”叶悠悠气鼓鼓地道,原本没有想这些,可林俊逸说出的这种情况,确实会让她觉得难受,当其他人有时候开着玩笑说她和林俊逸是一对时,叶悠悠会笑骂着打开玩笑的人,但心里却甜滋滋的,想到别人也这样说林俊逸和李紫姗,叶悠悠就一阵别扭难受。

    “我惹事了,不问你问谁?”林俊逸眨了眨眼睛,脑袋一顶,轻轻地撞了撞叶悠悠的额头。

    “不理你了。”叶悠悠泯着嘴角忍住笑。

    “借我支笔,我忘记带了。”林俊逸这才想起,他的钢笔插在了屠钢的山地车上。

    叶悠悠转身从书包里拿了一支给林俊逸,认真地望着他:“你以前可是一直都是班上最后一名,这次真的有把握进前三吗?”

    “放心,到时我一定给你一个惊喜!”

    “你不会骗我吧?”叶悠悠眨着眼睛,长长的睫毛悄悄抖动着,疑惑的模样有着自然的纯真。

    “等成绩出来了你就知道了。”林俊逸卖了个关子。

    叶悠悠左右看了看,压低着声音,“等我做完了,我会把卷子抽出来放一边,你小心看看,别被抓了!”

    叶悠悠对自己还是没有信心啊,林俊逸无奈,但当李紫姗走进教室时,林俊逸知道,自己就算真的打算抄叶悠悠的也没有机会了,李紫姗看着自己的目光虽然有些难堪和躲闪,但正因为如此,李紫姗肯定是更加注意自己。

    李紫姗穿着一条黑色毛线短裙,没有多余的饰物点缀却让她的曲线更加显眼,湿润性感的嘴唇,细腻白净的脖颈,灵巧纤细的腰肢,还有成熟少妇产后特有的丰臀,让青涩的少年们一个个脸红心跳。

    林俊逸的目光在李紫姗挺拔的乳峰上停顿片刻,又望了望叶悠悠,不禁有些期待,叶悠悠的胸部才开始发育,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帮助她弥补一下这个遗憾,他记得曾经偷看叶悠悠的日记,里边就有她对于自己胸小的哀怨句子。

    这个念头有些过于猥亵了,林俊逸看着李紫姗还是觉得可惜,这样一具妖娆尤物的惹火身躯,也不知道空旷了多久,赵开顺可真是暴殄天物。

    李紫姗走进教室里后,正如林俊逸猜测的,她的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在林俊逸身上,感觉到他那种和成年人没有什么区别的,带着戏谑和撩拨意味的目光在自己身体上放肆地巡视,只觉得浑身发热,非常不自然,整个身体都有些扭捏僵硬,关键是林俊逸知道了那些让她丢脸的秘密,面对林俊逸她十分心虚,已经没有勇气去呵斥他了。

    第一门是国文考试,林俊逸匆匆扫了一眼,难度不大,那些文学常识他不会错,古文翻译也没有问题,头疼的是和那些课文相关的填空题。

    这时候的作文只要求六百字,林俊逸瞄了一眼作文题目,决定先把作文写完。

    李紫姗巡视着考场,林俊逸和她说过期中考试要进入班级前三的话,虽然不怎么相信,但却关系到她的脸面,由不得她不去注意下林俊逸的临场答题情况,走过去却发现林俊逸居然先写作文。

    一般学生都是先做题再写作文,林俊逸把顺序反过来,李紫姗却是心中一松,只有那些成绩不怎么样的学生,才给写作文留下充足的时间,寄希望于把作文写好点,多捞点分。

    看了看林俊逸写下的一段作文,李紫姗的脸色变得怪异不已,他居然敢在作文上写这种东西!

    摸底考试没有特意调整铃声,考试时间便是两节课九十分钟加上课间休息的十分钟。

    林俊逸写完作文和答题后,还不到一节课的时间,他朝着李紫姗招了招手。

    李紫姗走了过来,压低声音:“干什么?”

    李紫姗白皙的脖颈旁有着精致的锁骨,细腻的肌肤铺开,耀眼的银色小链子上沉甸甸的坠子居然没有垂下来,被那条深不见底的乳色沟壑紧紧地夹住,让人忍不住想象,如果手指伸进去,是不是也很难拔出来?

    感觉到林俊逸的眼神不安份地瞄进去,李紫姗又羞又怒,自己一时间忘记了眼前这个孩子的早熟,慌忙捂住了衣领。

    李紫姗苦苦抑制住想要痛斥林俊逸的念头,一来这是考场,二来她也有些心虚,对一个敢对老师说出“要吻她”的学生,谁知道他会面对自己的训斥时爆出什么惊人的话语来,那不是让自己更丢脸?

    “帮我看看,能得多少分?”林俊逸把卷子交给了李紫姗。

    李紫姗就站在他身侧,哺乳期少*妇身上特有的乳香扑鼻,高挑修长美腿的根部甚至超过了桌面,触目惊心地摆在林俊逸眼前,那优美的曲线极致诱人。

    李紫姗皱着眉头看着林俊逸的试卷,眉线时而皱起,时而松开,匆匆看了一遍,“四十多分吧。”

    李紫姗的声音不大,但在安静的教室里足够让所有人都听得清楚。

    赵卫国心中痛快不已,郑远达甚至发出一声低笑。

    叶悠悠回头看了一眼,眼中满是忧虑。

    “不是吧?”林俊逸抢回自己的卷子,虽然有许多空白,但不至于这么点分。

    李紫姗心中的火气总算趁机发泄了一点,刚才她也是故意没有压低声音,看到林俊逸疑惑的眼神,手指点了点他的作文:“这篇作文零分。”

    林俊逸摇了摇头,压着卷子,也不提早交卷,也不修改,反而拿出一张白纸,画起画来。

    看到林俊逸画画,李紫姗又想起那天绘画室的一幕,脸色微僵,快步离开了林俊逸。

    现在林俊逸只能祈祷自己的语文试卷不是李紫姗批改了,他并没有在语文成绩上寄托太多希望,即使差点,也不会太在意。

    第二门考试是英语,监考老师是三班的英语老师黄耀华,他是一个老资格外语教师,曾经还教授过俄语,在整个协恩私立中学都十分有名。

    黄耀华扫了一眼教室,“这套题难度较大,其中有大量生词是初三才会学习到的生僻词,但是联系上下文不难猜测出意思。”

    黄耀华发下试卷,目光集中在三班的几个学生身上,非常凑巧,三班英语成绩最优秀的几个学生都在这个考场,黄耀华不关心其他学生是否抄袭偷看,只想知道他的学生答题的水准。

    黄耀华在教室里走来走去,时不时地停下驻足观看,尤其是郑远达的答题速度和准确率都让他十分满意,估计能得九十分以上。

    三班那几个学生的答题速度明显比其他班级的学生要快,即使是赵卫国也有所不如,这套题是黄耀华出的,他的学生也比较适应他的出题风格。

    嗯?

    黄耀华目光一凛,这个全校倒数第一名在干什么?

    黄耀华走过去,才发现林俊逸居然在画画!

    “好好答题……争取在考试结束前做完,别给你们陈雪薇老师丢脸。”对于一个老师来说,特别是像陈雪薇那样优秀的老师,如果班上的学生在自己教授的科目上考得太差,会觉得非常没有面子的。

    “我做完了。”林俊逸将画出的人物取了个拉丁文名字,然后把试卷抽出来给黄耀华看。

    这时候才开考半个小时!

    黄耀华将信将疑地检查起来,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这作文……你出去吧,别在这里影响其他人考试。”

    林俊逸磨磨蹭蹭地走出了教室,回头看了一眼叶悠悠,叶悠悠朝他眨了眨眼睛,林俊逸心领神会,跑到了教学楼下呆着。

    初三二十个班级都在考试,初一初二也在上课,林俊逸一个人晃悠显得格外显眼,等了半个小时左右,叶悠悠跑了下来。

    叶悠悠和林俊逸跑出学校,来到上次和叶悠悠一起躺过的草地上,四周的茶叶依然黑青,密密地笼罩着,这里是只有两个人知道的小天地。

    叶悠悠自然地拉住林俊逸的手坐下,她的手依然暖暖的,小小的。

    叶悠悠从书包里掏出一个饭盒,笑眯眯地道:“我带了好吃的来,是我爸出差带回来的,我妈做的,特别好吃。”

    林俊逸瞄了一眼叶悠悠的饭盒,是这个年代比较少见的乐扣乐扣品牌,也是在后来少见的没有“防腐剂”的品牌之一。

    香气扑面而来,一粒粒红色的虾仁卷曲着围成一圈又一圈覆盖了整个饭盒,紧凑的虾肉,散发着微微的油光,虾仁下是大粒的白米饭夹着火腿粒和黄瓜片。

    “这个叫阿拉斯加红虾,你尝尝。”叶悠悠夹起一粒虾仁往林俊逸嘴里塞。

    “你先吃。”林俊逸避开。

    “为什么啊?”叶悠悠有些不高兴,她满心欢喜地把好吃的拿来给林俊逸吃,他居然好像不怎么在意。

    叶悠悠吃了一粒虾仁,嘴唇泯了泯筷子,撅着嘴,语气有些发嗔:“你尝尝,真的好吃。”

    这回叶悠悠再夹了一粒虾仁,林俊逸没有再拒绝,口里含着虾仁,嘴唇却也含了一下筷子才放开,看着叶悠悠笑得眉开眼花。

    叶悠悠有些莫名其妙,摸了摸脸,自己没有什么地方不对啊……一层粉色的晕散开,羞得叶悠悠低下头去,小拳头轻轻地砸在林俊逸的膝盖上。

    “现在知道了吧,吃完东西用嘴唇巴咂筷子的毛病不好吧?”林俊逸占了便宜还卖乖,筷子上自然有叶悠悠唇齿间的味道,真的去感觉是感觉不到的,但两个人都明白这种小动作上透着亲密,让人心跳不已。

    “还要吃……”林俊逸张大了嘴。

    “不给你了!”叶悠悠扭过身去,眼角却都是笑意,以前似乎没有多想,但自从林俊逸突然表白后,叶悠悠才发现两个人之间喂东西似乎真的是很让人羞的事情,尤其还只是一双筷子,这算不算间接接吻呢?

    叶悠悠偷偷看了一眼林俊逸,他从书包里拿出一块金箔纸包着的巧克力,“我也带了东西给你吃。”

    林俊逸从书包里拿出一块又一块的巧克力,各种口味的都有,都是秦向山给的。

    “黑巧克力,牛奶巧克力,榛子巧克力,白巧克力,鲜果巧克力……我先吃哪一种啊。”叶悠悠抓了抓头发,有些犯愁。

    “先吃这个吧。”林俊逸拿出一团黑乎乎的貌似巧克力的东西。

    闻着挺香,但是它更像一团黑泥,叶悠悠有些犹豫,“为什么要先吃这个啊……你先吃给我看看。”

    “你太狡猾了,这是我自己做的巧克力……”林俊逸不满地道。

    “你自己也会做?怎么做啊,你教我吧。”叶悠悠对这个事情倒是有不小的兴趣。

    “我先把一些巧克力弄碎,然后用锅子煮,等它们融化了,倒进碗里冷却,就是这样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啊……可惜了……”叶悠悠心疼地道,这一大团也不知道被林俊逸糟蹋了多少巧克力。

    “因为自制巧克力代表着特殊的含义啊,它表示将它送给你的人呢正在努力不懈地做到最好,认为跟你度过的每一刻都是最难忘的,同时希望你待他像他待你一样好。”林俊逸牵着叶悠悠的小手,将难看的这一团巧克力慎重地放在她的手心。

    “我给你我最喜欢吃的红虾,你给我这么丑的东西,还好意思说待我好。”叶悠悠任由他捧着自己的手,手心有些发烫,那巧克力都似乎要融化了似的,低着头,声音越来越小,犹如呢喃。

    “那算了,还给我。”林俊逸似乎大失所望,伸手去拿。

    “不给!”叶悠悠反手将巧克力藏在身后,小脸蛋儿通红,“我先尝尝看好吃不,不好吃就还给你。”

    “那你吃给我看。”林俊逸嘿嘿笑了起来。

    “不啊……黑乎乎的,等下吃的牙齿都黑了,我才不给你看到。我先吃白巧克力。”叶悠悠咯咯笑着,“你给我剥。”

    “你喂我吃虾。”

    ……

    ……

    秋日南风转向,热气渐去,渐凉。

    凉亭里,林俊逸靠着墙壁,望着前边的叶悠悠,嘴角有一丝清亮水线,她正睡的香甜。

    林俊逸就这么看着她,恍然如梦,曾经多少次在梦里有这样的情景,就是能够和她在一起,安安静静地看她就够了,就是一个幸福的不愿意醒来的梦。

    现在他却发现自己贪心了许多,要牵着她的手一直走下去,要吻上她的唇,要把她搂在怀里,要闻着她脖颈间少女的清香,要眯着眼睛色色地看着她的小胸脯渐渐鼓起来……

    下午第一堂考试是物理,监考老师是号称“冷面菩萨”的教务主任程素云。这门课虽然曾经是林俊逸的弱科,但经过了近一个月的认真备考,他已经有信心拿到高分了!

    一天的考试结束后,叶悠悠被她妈李咏梅接走了,林俊逸在班教室里晃悠了一阵,看到顾清还在班上和几个女孩子讨论着今天考试遇到的难题。

    对于成绩一般的学生来说,顾清的答案就是标准答案,一听到顾清做出来的结果和自己的不一样,就会有人发出一阵悲呼“又错了,不知道能不能及格了!”

    女孩子的叫声多半比较夸张,尤其是英语课代表李雯雯和音乐委员钱霖霖。

    林俊逸走进教室,李雯雯和钱霖霖正在争论一道英语选择题的答案,顾清似乎也不怎么确定。

    “你们问他吧,我也不肯定。”顾清指了指林俊逸。

    “他?”钱霖霖的目光有些怀疑,“我还是明天问李克吧。”

    “林俊逸你选哪个?”但李雯雯却把写着题目的纸推给林俊逸看,这段时间以来林俊逸在班上出尽了风头,无论是与赵开顺打赌,还是救治陈老师,都让她对林俊逸生出一种佩服之情。

    “这个题目没有答案,黄老头只顾着从一些难度比较大的参考资料上找题目,没有仔细看。”林俊逸瞄了一眼,他记得自己很不给黄老头面子地在试卷上把出错的题目给纠正了过来。

    “去!”

    钱霖霖瘦瘦小小的,嗓门不小,发出嘘声更是格外地响亮,她从来没有见过谁可以肯定老师出的题目错误,更不用说是老资格的黄耀华了。

    顾清和李雯雯也是将信将疑,她们知道林俊逸英语水平比较高,但要颠覆她们脑子里“老师给出的就是标准答案,老师不会出错”的念头,那还是不大可能。

    “你怎么这么不尊重老师呢?”顾清一脸严肃的批评道,显然非常不满林俊逸对黄耀华的称呼。

    “他要是尊重老师就稀奇了,你没看到林俊逸每次上英语课时,都赤裸裸的盯着陈雪薇老师的胸部看。”钱霖霖白了一眼林俊逸,愤愤不平地道。

    对于钱霖霖的白眼,林俊逸可不想收受,她以为她是顾清啊,顾清那是小妩媚的风情,她这分明就是死鱼眼,“我那可是在认真听老师讲课,你的思想不要那么坏,好不好?……

    周四,考数学和历史,这两门课都是林俊逸的强项,不到半个小时他就做完了,甚至比班长顾清都快了近三十分钟。

    周五,上午,三班。

    “同学们,不要紧张,下面我公布一下这次期中考试的名次和成绩……”

    当赵开顺拿着一堆卷子和一张表格来到讲台前的时候,下面的学生们立即发出一阵阵深呼吸、抽冷气的紧张声音,就像即将等待法官宣判的罪人似的。

    “哎呦,赵老师也太不讲情面了吗?就不能等双休之后再公布成绩吗?”

    “是啊,这要是知道这次考砸了,哪还有心情出去玩啊!”

    “唉,没办法,赵老师就爱搞这一套……”

    教室里传来一阵窃窃私语声。

    林俊逸隐约听到了几句话,心中暗笑:“早知道晚知道还不是一样?这些人明显对自己没信心,你自己考得怎么样心里还没数吗?”

    赵开顺站在讲台上,一脸严肃,双眼寒光闪闪,往教室里扫视一圈,然后清清嗓子,准备念成绩了。

    每当这个时候,都是赵开顺自我感觉最威风的时候,有一种掌握了别人“命运”的快感。

    但是,当他的眼神和林俊逸的眼光对在一起的一刹那,林俊逸却感觉他又在有意回避自己。

    “同学们,咱们三班这次考试的第一名,当然还是顾清同学了!”赵开顺微笑着冲顾清点点头。

    “同桌,呵呵,恭喜你了!”林俊逸瞥了一眼坐在身旁的顾清,淡笑着说道。

    “谢谢。”顾清甜甜一笑,美丽水灵的大眼睛弯成了可爱的月牙。

    这时赵开顺开始念成绩了:“顾清,第一名,语文130,数学122,英语133,物理132,历史123,总分613分!比上次期末考试提高了七分!连续三次考试位居学年第一名!”

    话音刚落,教室里的学生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顾清的成绩也为班级争了光。

    “同桌,再次恭喜你哦,三连冠呀!”林俊逸呵呵笑道。

    “不客气。”顾清扑哧一笑,感觉他说话挺幽默的,把考试和体育比赛联系在一起了。

    “然后我再恭喜一下我自己,呵呵,终于能继续和你同桌了。”林俊逸微笑道。

    顾清闻言俏脸一红,看得出林俊逸对很珍惜和她同桌的时光,甚至还有点患得患失了,如果这次考试她的成绩下滑,届时学校和家庭两股势力集中爆发一下子,那赵开顺肯定会把她和林俊逸的座位调开的。

    林俊逸除了关心顾清外,就是他自己的成绩了,这回肯定不会是最后一名,但能前进多少,他心里也没底。

    “第二名——林俊逸!”

    赵开顺心里一片苦涩,感觉舌头像是打绞了似的,万分不情愿念出这个名字。当初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林俊逸竟然会进步如此神速,甚至还一度怀疑他是作弊,但是通过向考场上的老师了解过到时情况之后,他只得无奈的愿赌服输了。

    “语文112分,数学135分,英语134分,物理100分,历史120分,总分601分!全年级第三!”

    赵开顺面色铁青地念出了林俊逸的成绩,话音刚落便引起了班级里的轩然大波,甚至比顾清考了第一名还要轰动。

    因为像顾清这样的好学生,学习成绩比较稳定,提高了六七分就不错了,毕竟七百五十分的上限在那摆着呢。

    而那些差生,学习成绩起起伏伏,显得更加刺激一些。

    今天林俊逸的成绩就着实刺激了大家一把,上次他期末考试总分才135,全校倒数第一,这次总分却是601,足足提高了466分!这简直是协恩私立中学历史上最强大的进步了。

    “哇,进步了466分,从年级最后一名一下子就到了第三名啊!这,才是名副其实的考试帝!”

    “哎呦,林俊逸成绩提高得也太快了吧?短短的三十五天的时间,提高这么多分?这还是人吗?该不会是抄的吧?”

    “抄的?这次可是模拟会考的考场环境,一个人一桌,上哪儿抄去?就算他有抄的本事,为什么以前没抄啊?”

    “那就是和班长顾清同桌,在她的帮助下成绩提高得真快呀!真是突飞猛进,比坐直升机还快呢!”

    “呵呵,也许是蒙的吧,看下次考试了!”

    总之班级里是说什么的都有,当然这由不得他们不震惊,一次提高这么多分,在整个学校都引起了巨大的轰动,现在林俊逸已经成为了学校的最出名的新闻人物,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林俊逸同学,这次进步很大,老师提出表扬!”赵开顺虽然想装出一副笑脸,只是到最后却是比哭还难看。

    这让林俊逸心中一阵狂喜,心想赵开顺这家伙心里一定是在悄悄流泪。

    老师和学生打赌,在协恩私立中学是前无古人的新闻,如今这事在学校里都传遍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三班的林俊逸和班主任赵开顺分别立誓。如果期中考试林俊逸考上班级前三,赵开顺就学乌龟爬十圈;如果林俊逸没考上,那他就得跪地说自己是“猪”。

    如今,林俊逸竟然真的赢了!

    班上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在猜测:赵开顺会不会履行当初的诺言。

    赵开顺站在讲台上努力止住不断颤抖的双腿,强装镇定,只是他那铁青的脸色,直接就把他的心里所想表露无疑。

    这滑稽的一幕,让三班所有的同学,都感到好笑,只是受到赵开顺的过去积威的影响,全都憋红了脸不敢笑出声。

    林俊逸心里也有种大仇得报畅快淋漓的感觉,但表面上还是显得从容镇定,似乎取得这样的好成绩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而且,在他心中还觉得这分数比他预期的低呢,感觉并不是很满意,物理和历史成绩太低,要知道林俊逸可是重生过来的人,有前世的丰富经验和如今的超强记忆力,再加上这三十五以来的刻苦学习,成绩突飞猛进也在情理之中。

    赵开顺看到班上那些人脸上的嘲笑之色,神色变得更加阴沉,同时他对林俊逸的愤恨几乎达到了极点,甚至把他当作了不共戴天的仇人,心中还暗暗发誓道:“林俊逸,今天你让我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丢尽脸面,这笔账以后我一定会跟你算清楚的。而且,我还要十倍百倍的还给你!!!”

    “同桌,恭喜你呀,进步这么快哦!”顾清娇嫩柔美的语声在林俊逸耳边响起。

    “谢谢,这里面也有你的功劳呀!要不是你这些天孜孜不倦地帮助我,我也不会取得这么大进步的。”林俊逸凝视着顾清那清纯绝美的俏脸,淡笑着说道。

    “主要是你找到学习状态啦,我其实也没帮你多少忙的。”顾清倒是很谦虚,美丽的小脸之上,笑意吟吟。

    “那我也得好好谢谢你哦!”林俊逸趁着赵开顺继续念成绩的时候,偏着头微笑着说道:“中午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啊?不必了吧?”顾清俏脸浮上一抹酡红,不过她对林俊逸说请她吃饭并没觉得有多惊讶,以前林俊逸也说过的,只是当时她既没说同意,也没反对。

    “有必要,当然有必要啊!”林俊逸微微一笑,其实刚才顾清的话也只是出于女孩子特有的矜持,并非存心要拒绝他的邀请。

    赵开顺还在念成绩了,最后一名变成江小鱼,总分二百二十分,虽然比上次有所提高,但因为林俊逸成绩像窜火箭似的飞到第而名,使得江小鱼一下子落回到班级“吊车尾”了。

    对于江小鱼赵开顺并没有对他提出批评,相反还鼓励了他几句,然后开始正式上课。对于与林俊逸打赌的事却是绝口不提,当然班上的人也不敢强迫他履行赌约。

    林俊逸对于赵开顺的无耻行为,心中早有准备,但是他也没有提起赌约,毕竟赵开顺是他的班主任,两人抬头不见低头见,如果今天他强迫赵开顺履行了赌约当着众人的面学乌龟爬十圈,虽然他能解一时之气,但是却会引起赵开顺极大的忌恨,如此一来以后在三班他就会寸半难行。

    况且这次林俊逸除了与赵开顺打赌之外,还与他的老婆李紫姗打了赌,他暗下决心,这次无论如何都要给赵开顺戴上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第064章请校花吃饭

    中午放学了。

    班里的学生们都像脱缰的野马似的,急匆匆地往外面涌去,有的上食堂,有的回家,还有的去校外小吃部吃饭。

    林俊逸却在不紧不慢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眼角余光瞥了一眼身旁的顾清,发现他也正在盯着自己,二人的眼光碰在一起,顾清禁不住害羞地躲开了。

    “走吧!中午我请你吃饭吧,为了表达对你的谢意嘛!”林俊逸站起来微笑着说道。

    早上顾清并没有直截了当地拒绝他,这等于又给了他机会。

    “不用了吧?我也没帮你什么,怎么忍心让你破费呢?”顾清小脸绯红,神色忸怩地道。

    “呵呵,没什么,吃碗牛肉面,花不了多少钱的。”林俊逸淡笑道。

    “就是你上次说的那家很干净的面馆吗?”顾清俏脸一红,轻轻地问道。

    “是啊,纯正的兰州牛肉拉面,营养健康,好吃不贵。”林俊逸呵呵笑道。

    “哦……那我跟妈妈打电话说说好吗?不过她不一定答应哦。”顾清红着脸幽幽地说道。

    “好的,今天没时间改天也行。”林俊逸眼中透出的诚恳之色,让顾清不忍心拒绝他的盛情邀请。

    “嗯,那你在教室里等我一会儿。”顾清嫣然一笑,转身快步出了教室。

    林俊逸通过教室的窗户,望着顾清窈窕纤美的身影,跑向校门口的商店。

    忽然,有人拍了他肩头一下,是林俊逸。

    “嘿嘿,俊哥,刚才跟咱们美女班长说什么呢?眉飞色舞的?”

    “就是中午要请她吃个饭,她正在请假呢!”林俊逸也不隐瞒,微笑着说道。

    “啊,都发展得这么快了?一起吃饭?”江小鱼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什么啊?我就是为了表达对她的谢意嘛,你小子别想歪了!”林俊逸呵呵笑道。

    “拉倒吧,谁信啊?不过你这次考试还真是一鸣惊人啊!”江小鱼一脸苦涩地道:“本来我过去一直稳定地当倒数第二,结果你这一突飞猛进,我自然成了倒数第1,回家可怎么像我老爹老妈交代呢?”

    “我怎么知道?你自己想办法吧!”林俊逸嘿嘿干笑道。

    “要不……我说原来靠最后一名的那个小子跑肚拉稀患了痢疾没来考试?”江小鱼一脸戏谑地笑道。

    “去你的吧!你小子可别咒我啊!”林俊逸笑着推了他一把,正色道:“赶紧吃饭去吧!去晚了食堂可没饭了!”

    “同桌,我妈同意啦,走吧!”顾清回到教室,俏脸隐隐泛着一抹羞红,矜持地抿着小嘴向林俊逸微微一笑。

    “太好了,多谢班长大人肯赏光呀!”林俊逸幽默地一笑,还夸张地学起古人拱拱手。

    “讨厌,快走啦,再磨蹭一会儿就上课了!”顾清被他的举动逗得扑哧一笑,水灵的大眼睛白了他一眼。

    林俊逸笑了笑,和顾清一起走出教室,下了楼直奔校门口而去。

    林俊逸和顾清这一路上自然是引来了无数关注的目光,顾清是全校男生瞩目的校花,群芳谱榜上有名的“玲珑仙子”暗恋她的男生排山倒海似的,今天当他们看到自己心目中的平民公主和一个男生并排往校门外走的时候,除了无比惊讶,就是无比嫉妒。

    如果眼光也能杀人的话,恐怕林俊逸早就被那些男生给“千刀万剐”了,当然还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一些“八卦党”也开始暗中活动起来了。

    “喂,看到了吗?顾清居然和一个男生一起出去了!”

    “肯定是出去吃饭了,他们是什么关系?”

    “那还用说吗?过去无数男生想约她,顾清都没给他们机会呢!包括大名鼎鼎的郑公子在内,都吃了她的闭门羹,今天那个小子是谁啊?这么厉害被他占了先机?”

    “走,咱们悄悄跟在后面看看去……”

    林俊逸一下子变成全校男生的“公敌”了,面对一路上的指指点点和议论声,他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心中暗自得意:“嫉妒什么?我这叫近水楼台先得月!”

    顾清可就没林俊逸这么从容了,她天生腼腆,这还是第一次和男生一起去吃饭,难免有些紧张,淡雅精致的小脸红扑扑的,芳心也怦怦直跳。周围那些异样的目光,更是令她娇羞无限,俏脸上的绯红不由得更浓了一些。

    其实,事到如今连顾清自己都很惊讶,竟然这么快就答应了林俊逸的邀请,尤其是面对林俊逸那真诚的目光,盛情的邀请,她还真不忍心拒绝他。

    “唉,就算是对他这些天努力学习的一点奖励吧!”顾清心中想道。

    “可是,明明是他在请我吃饭呀?我这是第一次和男生一起吃饭啊!”想到这里,她的心如揣小鹿似的左撞右撞的,只得默默地安慰自己;“没事的,就这一次,就这一次……”

    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在这青春飞扬、热血燃烧的时节,一股淡淡的、令人心醉的悸动,如同一股清凉的泉水流进二人的心田。

    顾清今天穿着一件合体的白色连衣裙,上面布满蕾丝边的花朵,雅致清爽又透出少女特有的清纯和活泼,露在外面的小腿——雪白、娇嫩、晶莹剔透,让人有一种要冲上去摸一把的冲动。

    林俊逸只觉得入鼻处是一股清新甜美的幽香,是薄荷清凉爽肤沐浴露和少女体香融在一起的味道,很好闻。

    “同桌,你在前面领路好吗?我没去过那个牛肉面馆……”到了校门口,顾清红着脸羞答答地说道。

    “好的,跟上我哦!”林俊逸微微一笑,他看出了她神色间露出的羞涩,知道她还不习惯和男生并肩走在一起,刚才在校园里她就已经承受很大的压力了。

    在这个时代,男?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