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明星潜规则之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8 部分阅读

    只是谁也没料想到,不用太多年清水河的大青蟹就绝迹了,后来人工养殖的大青蟹都能卖到四五十一斤。

    “螃蟹又不晒太阳,你站在那么大岩石上,它还爬来和你打招呼?你伸头看也没用,螃蟹也不会没事潜水溜达。”林俊逸拿出了工具,一根系着绳子的长棍子,绳子头上扎着一点肉。

    第043章叶悠悠的心疼

    “螃蟹是钓的吗?”叶悠悠眨了眨眼睛,也拿了一根。

    “有些螃蟹躲的太深,得拿这个勾引它出来,那些洞口旁边的身手抓住它屁股就行了。”林俊逸脱掉鞋子,卷起裤腿,走入河中。

    “你小心点!”叶悠悠大喊着。

    “被你吓了一跳,倒是差点掉水里去了。”林俊逸笑了笑,小心不把河水搅浑了,慢慢地伸出手去抓一只爬出来的螃蟹。

    叶悠悠紧张地屏住呼吸,瞪大了眼睛。

    林俊逸抓住螃蟹屁股,轻轻松松地就把一只巴掌大的螃蟹捏了出来,那螃蟹挥舞着两只大螯,却也无可奈何了。

    “好大啊!”叶悠悠欢呼着,“林俊逸你真厉害,还要,还要抓!”

    林俊逸虚荣心极度膨胀,把那大螃蟹丢进网兜里,给叶悠悠拿着。

    叶悠悠两根手指捏住网兜,却有些害怕起来,“它不会咬我吧?”

    “你别去摸它,它就不会咬你……它是用夹的,那大螯,可厉害得紧。”林俊逸提醒她,叶悠悠好奇心重,对这些小东西总喜欢摸摸碰碰,她是个喜欢用身体的触觉去了解事物的性子。

    “哪里还有一只……哪里……在你前边一点,小心它的手!”叶悠悠兴高采烈地指挥着。

    林俊逸拿着肉条引了螃蟹从洞口爬出来一点,又抓了一只,这只螃蟹没刚才的大,但却凶恶的很,死死地咬着那肉条不放,还兀自往嘴旁塞。

    “你都要被杀了,还顾着吃,真是个馋鬼!”叶悠悠笑了起来,也不那么害怕了,拿手指头戳了戳螃蟹的背。

    “等下我们煮螃蟹吃,还可以做烧烤。我都带了工具和调料。”林俊逸笑道,事实上螃蟹可以吃的地方不多,得多抓几只,他和叶悠悠都是好吃的主。

    叶悠悠重重地点头,以前她吃了林俊逸打的野鸡,总觉得是她吃过最美味的东西了,比阿拉斯加红虾,比榛子巧克力都好吃。

    林俊逸弓着身子寻着螃蟹的踪迹,叶悠悠坐在河岸上的岩石上,趴着往前看,河风抚过,吹起她的衣领子鼓起来,林俊逸抓了一只螃蟹,抬起头来,却看见叶悠悠小身子已经发育的有些模样了,圆润细腻的肌肤微微隆起成娇小的乳鸽,在小背心下顶起了一团,鼓鼓的,可以看到两粒小点有了些痕迹,散发着青涩的少女气息。

    “不许看,快说你刚才什么都没看见!”叶悠悠脸蛋儿一红,捂住了衣领。

    “你都能摸得,我看都不能看……还是你摆给我看的,你太不讲理了!”林俊逸愤愤不平,他本来就什么也没看到,只是揣摩了一下形状和大小而已。

    “我摸你是你同意的,刚才你偷看,我没同意。”叶悠悠蹲下身子,坐在小腿上和林俊逸理论,上午的阳光金灿灿地落在她的脸颊上,散发出一阵光晕,嘴角带着明媚的笑意,心中有些自得,幸亏穿了小内衣,要不然就吃亏了。

    “小心!”林俊逸从河里跑了出来。

    叶悠悠怔了怔,只觉得小手指上传来一阵剧痛,刚才她坐下来手自然地按在了网兜上,一只爬出来的螃蟹就咬住了她的手指。

    “好疼!”叶悠悠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林俊逸跑过来,把手指头塞到了螃蟹另一只大螯间。

    螃蟹寻着另外的猎物,松开了叶悠悠的小手指,两只大螯马上就死死地夹住了林俊逸的食指。

    林俊逸倒吸了一口凉气,强忍着痛,直接把两只大螯从螃蟹身上折了下来,这螃蟹等下必须先煮再煎再烤!

    “没事吧?”林俊逸握住叶悠悠的手,看她那细细的,白白净净的小手指上多了两个浅浅的血印子,放到嘴里吮了吮,责怪道:“怎么这么不小心。”

    “还不是你……”叶悠悠看着他那紧张的样子,心里就涌上了一股说不上来的异样,有些甜,有些骄傲,有一种被怜惜着的幸福在悄然无息地包围着她。

    她扭过头去,不敢看林俊逸含着她手指头的样子,手指头上的痛似乎就这么没了,只有他唇齿间的温度让她有些慌慌的,想要抽回手指,却没有了力气。

    没有感觉到血腥味了,林俊逸才放开她的手指,翻来覆去看了又看,只有一点点痕迹了。

    “你的手指……”叶悠悠收回手指,才看到林俊逸的食指上有两个深深的扎痕,冒出了血丝。

    “没事。”林俊逸当然不能像女孩子一样娇贵,自己吮了吮手指头,也就没什么感觉了,这种大青蟹性子执拗的很,没有新到手的猎物,根本就不会松开大螯。

    “你怎么不用肉条?”叶悠悠刚才疼的眼泪都要掉了出来,更不用说林俊逸这种状况了,不由得有些怨怪林俊逸犯傻,拿了自己手指头当诱饵。

    真是自己犯傻了,林俊逸笑了笑:“看着你喊疼,心里就慌了,只想着你的手指要紧,哪里有空去想别的主意。”

    河水哗啦啦的流,大青蟹张牙舞爪地在网兜里警惕着敌人,林俊逸的笑容干净通透,满目的阳光落下来,叶悠悠低下头去,握着林俊逸的手指,眼睛里酸酸的。

    “还痛吗?”叶悠悠握着林俊逸的手指,小心地呵着气。

    “这点痛算什么?”在女孩子面前逞能应该是这个年纪的本能,林俊逸也大大咧咧地表示无所谓。

    “我也要下去抓螃蟹。”被咬过之后,叶悠悠对于大青蟹最后一丝畏惧居然消失了,这就好像许多小孩子在打针前怕的嚎啕大哭,但真打了针之后,才会感觉其实也没什么可怕的。

    “你穿了袜裤,怎么抓?”叶悠悠穿着裙子倒也罢了,还穿着一条黑色的袜裤在裙子下,要下水就必须脱掉袜裤,想到这里,林俊逸总觉得心里有一些异样的情绪在撩拨着男人的那份躁动。

    “我穿的是长袜啦,脱掉就是了。”叶悠悠脱掉鞋子,绷紧的袜头包裹着雪白幽香的小脚,纤细而美丽……

    第044章叶悠悠的大姨妈来了

    “呵呵,好痒。”叶悠悠穿着袜子踩在被风雨腐蚀斑驳不平的岩石上,洁白娇嫩的脚心传来一阵阵麻麻痒痒的感觉,忍不住笑了起来。

    河风吹着她的裙子,她压着长长是裙摆,露出长长的黑色棉袜包裹着匀称纤长的双腿。

    少女娇嫩得像沾着露水的晨花在悄然绽放,舍不得采摘,光是看着,那份美妙的感觉就沁入心扉。

    “林俊逸,你转过身去,不许偷看。”叶悠悠的笑容中有些羞涩的味道,过了膝盖,贴着大腿的长袜算得上女孩子贴身的衣物了,虽然是手探入裙子内脱掉,不会露出什么来,但当着林俊逸的面,叶悠悠的心依然乱糟糟地跳着。

    “在你还当我流氓前,我不会偷看的。”林俊逸想,总有一日自个偷偷看时,她只会羞嗔着骂自己“色狼”。

    叶悠悠不放心,跑到一从灌木后脱下了长袜,跑出来时,露出了洁白细腻的小腿,光洁如玉般的秀美纤足。

    叶悠悠随手把长袜卷起来放在了岩石上,林俊逸跑了过去,拿起了她的长袜,大大方方地塞入自己的口袋里,“袜子臭臭的,会吸引蚂蚁虫子爬来爬去,还是收起来为好。”

    “你的袜子才臭臭的,我的一点也不臭,不信你……”对于一个有着良好清洁卫生习惯的小女孩来说,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别人这么说,叶悠悠不忿地道,话头却止住了,羞的脖颈儿都有了一抹粉晕。

    “真的?”林俊逸疑惑地道,“我的袜子都很臭,我闻闻你的。”

    说完,林俊逸很自然地拿起来闻了闻,“果然不臭,还香喷喷的,真是奇怪啊……呵呵,我只是好奇为什么你的袜子不臭,就好像你好奇我长了喉结一样。”

    叶悠悠泯着嘴,不知是羞是恼地瞪着林俊逸,林俊逸说她的长袜香喷喷的,叶悠悠一点也不反感,可是刚刚从腿根上脱下来的长袜,他刚刚闻的分明就是膝盖以上的那一截!

    叶悠悠扭过头去,脸颊儿发烫,那份小心思里悄悄地绽放出一丝让她恨不得掩住脸的羞人感觉……她就是有些欢喜,林俊逸做的这些事情,她都只觉得让自己的心好像要化开一样。

    手有余香,林俊逸感受着那长袜上叶悠悠暖暖的温度和少女初开的身子骨特有的气息,握住了叶悠悠的小手,牵着她走下河边的浅水滩。

    “水好凉。”叶悠悠一手按住裙子,脚趾头试了试水温,才迈了进去。

    “抓紧我的手,在这里摔倒了不会出事,但你的衣服可得全弄湿了。”林俊逸在前头领着,“看这只螃蟹,正在吃一只小虾,你来抓它。”

    叶悠悠屏住气,小脸蛋上满是兴奋,手有些发抖地探入水下,那螃蟹居然警觉的很,感受着水流的异样,几条腿一划拉,就横着窜入了一团昏水里,不见了踪影。

    “怎么跑了啊,没抓到!”叶悠悠大失所望,小嘴唇边儿撅起来。

    “那边还有一只。你别紧张,就好像只是去捡水下的一颗石子一样。”林俊逸拿着肉丝把一只特大号的螃蟹勾了出来。

    这回叶悠悠没有再失手,她使劲地捏着螃蟹屁股,踩着水花欢快地跑上了岸,“看,林俊逸,我抓的这只最大!”

    有叶悠悠掺和,抓螃蟹的速度大大放缓,绝大多数都被她吓得跑进了洞穴里,拿肉条勾引都不出来了,叶悠悠却玩的不亦乐乎,林俊逸只能赶在她下手之前,迅速将那些还在琢磨那白润如珍珠的脚趾头是不是美味可口食物的螃蟹抓进了网兜里。

    “林俊逸,我饿了,怎么办啊?”叶悠悠跪在河岸草地上,看着林俊逸忙活,锅里腾腾的热气伴着香味让人垂涎欲滴。

    林俊逸把准备好的葱末,姜末,香醋,糖,酱油,香油调成料装在小碟子里,他念大学的时候,热衷于和一群驴友去远行,只是后来这种远行活动渐渐变质,成了婚外情,一夜情的代名词,大量毫无经验,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人混入驴友群中,林俊逸才渐渐脱离这种活动,习惯一个人独行了。他的野外生活经验丰富,更不用说准备这样的野餐了。

    九月要吃雌蟹,林俊逸挑了那些圆鼓鼓的蟹肚子长了横纹的雌蟹,蒸了之后大青蟹的颜色变成橙黄,散发出诱人的香味,林俊逸熟练地翻开蟹壳,捏了金色的膏黄,沾了酱料,喂给了叶悠悠。

    “哎……你慢点吃,咬着我手指头了。”林俊逸连忙缩手,叶悠悠真是饿坏了,膏黄又极香甜美味,她那吃相就有些凶了。

    “真好吃,只是我不会剥……”叶悠悠拿着一只蟹,翻来覆去,也没有弄出膏黄,着急地看着林俊逸。

    “慢慢吃,别着急。我给你剥,看看你这谗样。”林俊逸亲昵地捏了捏叶悠悠的鼻子,这样的叶悠悠,没有一丝忸怩,在林俊逸面前自然地撒娇,那份亲近依恋的感觉,让林俊逸心醉。

    大部分的蟹肉和膏黄都入了叶悠悠的嘴,到蟹肉都被挑剔出来吃的干干净净时,叶悠悠依然觉得意犹未尽,这时候她才后悔起来刚才自己应该老老实实呆河岸上。

    “怎么了?”林俊逸开始收拾残局,看到叶悠悠突然皱起了眉头,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

    “啊!林俊逸……我肚子疼,好疼……”叶悠悠紧紧地抓住了林俊逸的手臂,脸色有些苍白。

    怎么会?这些螃蟹他都拿到旁边水井里清洗干净,再蒸煮了足够长的时间,不可能不干净,也不应该是吃坏了肚子啊,只是螃蟹性寒……林俊逸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懊恼不已:“你是不是来那个了?”

    “哪个啊?”叶悠悠的声音有了一丝哭腔。

    “大姨妈。”

    “什么啊?”叶悠悠没有听过这种说法。

    “好朋友?……

    第045章帮叶悠悠揉肚子

    叶悠悠脸色苍白,却依然羞得耳垂发红,也不知道林俊逸这时候问这个是不是和自己肚子疼有关系,几不可查地轻轻点了点头。

    来这事时,可是不能吃螃蟹啊,林俊逸一时间忘记了,这时候的叶悠悠,已经是发育中的少女,早就经历了初潮。

    叶悠悠的额头冒着冷汗,手微微发凉,蜷缩着身子,小模样楚楚可怜。

    林俊逸双手猛搓,直到掌心发热,这才捂上了叶悠悠的小腹,轻轻地揉了起来。

    “你干什么……嗯……”叶悠悠有些犯懵,怔怔地看着林俊逸的手触碰到自己的身体,身子微微颤抖,来不及羞的脸颊儿飞过一抹红霞,一阵热力从林俊逸的掌心隔着薄薄的雪纺裙子涌入小腹之中,暖暖的,热热的,情不自禁地就发出舒畅的呻吟声。

    她的手掌却不由自主地握住了林俊逸的手,让那双散发着热力的手,让自己难为情的手离开了身子,她的睫毛一点一点地掀开,露出闪烁着水色的眸子,满是羞怯,“等下……”

    “揉一揉肚子就不痛了。”这时候林俊逸真的没有别的心思,也顾不得体谅叶悠悠少女的矜持。

    “说了等下嘛……”叶悠悠眉头微蹙,腹中又是一阵疼痛,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不去胡思乱想,终于还是松开了林俊逸的手。

    情愫懵懂的少女最是敏感,发育中的身体更是宝贝得紧,小腹就在少女最隐秘的部位上一点点,他的手揉搓的范围要是大那么一点点,就会碰着羞人的地方,叶悠悠的心像受惊的小鹿似的乱跳,心里知道林俊逸和自己的亲密接触已经有些渐渐地不受自己控制了,然而她却阻止不了,本来就不反感林俊逸和自己越发亲昵,更何况现在她的小腹内胀痛不已,林俊逸这么做也是为了她好,并没有别的什么心思,心中这么想着,叶悠悠也舍不得让林俊逸的手离开了。

    医院离大龙山风景区有一段距离,挺远的,背叶悠悠上医院肯定不现实,而且现在看了情况也并不严重,林俊逸一只手掌捂在叶悠悠的小腹上,另一只手就在裤子上使劲摩擦,双手轮流着不间断都揉搓着。

    看到叶悠悠额头上的冷汗渐渐消失,眉眼间的痛楚也缓解了许多,林俊逸才放心下来,听着她鼻子里低低的呻吟声,像被主人爱抚的舒服的猫儿一样。

    “小叶子,你好点了吗?”林俊逸问道。

    “嗯——”叶悠悠懒懒地应了一声,那种舒服的感觉驱散了一阵阵的痛,却让她连话都不想说了。

    林俊逸松了一口气,这时候才有心思感受着少女那柔软的小腹特有的柔软温暖的触感从手心传来,竟然有些心猿意马了。

    叶悠悠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少女体态了,身段儿玲珑有致,小胸脯鼓鼓的,有着少女都有的青涩味道,却更有一份充盈着的活力,似乎在说明它正在长大,让人期待着它日后那圆盈诱人的模样,纤细柔软的腰肢不堪一握,真正如扶风弱柳,娇翘的臀线连着匀称修长的双腿,曲着身子让穿着黑色长袜的小腿交织着露了出来,浑身都洋溢着一种新鲜的,娇嫩的气息。

    林俊逸只觉得心里有一股原始的欲望悄然滋生着,他毕竟是一个心理完全成熟的男人了,只是身体还和叶悠悠一样青涩而已,但这不代表他的身体不会有那种正常的反应。那天晚上乱糟糟的梦和起床后湿漉漉的裤子,已经说明了他这具身体不只在无意识地想,也能够做一些事情了。

    他还不至于真做出一些过份的事情,只是更加迷醉于眼前的少女,仔细地看着她微微颤抖的眼睫毛,看她秀气的鼻子,看她湿润的唇……

    “我吃螃蟹肚子会痛,是因为那个来了的原因吗?”叶悠悠侧着身子,脸上红晕遍布,终于忍不住好奇地问了起来。

    “是啊,你来那个的时候身体抵抗力会下降,本就不应该淌水,再加上螃蟹这东西性子寒,你又嘴馋吃了那么多,肚子不疼才奇怪……”林俊逸心想叶悠悠今天还敢脱了长袜跑到水里来,吃那么多螃蟹,只怕不是贪玩贪吃的原因,多半是她根本就不清楚女生来这个的时候应该注意什么。

    难道她妈妈都不告诉她的?林俊逸只能这么猜想了,做父母的对子女青春期的许多疑惑和迷茫都羞于解答,中国社会保守的传统也让父母不习惯于主动询问子女这方面的问题,更不用说沟通讨论了。

    林俊逸只好把需要保持清洁,保持心情舒畅,控制运动量,注意保暖,注意饮食方面的事情和叶悠悠说了说。

    林俊逸还不觉得怎样,叶悠悠却听的羞人,掩着脸不敢看林俊逸,现在他的手就放在那块儿附近,还这么自然地说着这些少女私密的事情,叶悠悠怎么接受得了?脸颊儿火辣辣地烫,她却真的对这些事情有些好奇,小耳朵伸直了偷偷地听着。

    “为什么我们女孩子这么麻烦,你们男孩子就不会呢?”叶悠悠有些忿忿不平,大概每个女孩子在懵懂的年龄都会纠结于这些问题,例如男孩子有小女孩子为什么没有,男孩子可以站着尿尿,女孩子只能蹲着……

    “谁说的?男孩子也会啊!”听着这样的问题,林俊逸笑了笑,“男孩子在青春期也会出现一种叫遗精的症状。”

    叶悠悠在生理卫生上看到过“遗精”这个词,终究只是一个迷茫的印象,听到林俊逸提起,忍不住问道:“林俊逸,那你有过没?”

    问完这个问题,叶悠悠的脸上忍不住泛起了一丝可爱的红晕,偷偷看了一眼林俊逸,发现林俊逸并没有特别的反应,这才放心下来,她都有些后悔了,这样的问题怎么可以问他。

    第046章甜蜜的初恋

    “有过啊,那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早上起来裤子有些湿漉漉的,就是遗精……而且当时还被我姐姐给当场发现了,真是丢人。”比起多年后那些可以在课堂上生孩子,分开双腿换点卡,张嘴闭嘴把生殖器挂在嘴边,各类“门”的女主角,这时候懵懂的叶悠悠让林俊逸觉得更是值得自己珍爱。

    叶悠悠忍不住发笑,一笑肚子就有些痛,按住了林俊逸的手:“继续给我揉嘛,还痛!”

    听着她的语气里有自然的撒娇味道,林俊逸心中涌上来一阵欢喜着的幸福感觉,看她微微撅起的红艳嘴唇,真想要吻上去,却又有些担心,要是吻上去,却又怕叶悠悠惊叫。

    “你干什么啊?”叶悠悠明白林俊逸的眼神意味着什么,漂亮的眸子里有林俊逸的小人儿,自己都觉得有些底气不足地警告他:“说好了的……你期中考试要考到班上前三才行的……”

    “好啊。”林俊逸笑吟吟地道,他终究拒绝了那种似乎唾手可得的诱惑,好不容易到手的幸福,更要小心翼翼地珍惜,这就是自己的初恋啊,埋藏在桃树底下的女儿红,开启的那一天,一定芳香扑鼻,让人心醉。

    日头渐渐升高,清风拂过脸颊,闻着了大龙山山下稻田里熟透了的谷子香味,因为叶悠悠身体出了毛病不能再继续玩耍了,她和林俊逸只得暂时分别。

    “林俊逸,我回我们班了,下周见啊!”叶悠悠挥着手大喊,裙摆飘着,漂亮的小腿包裹在丝袜中,在阳光下拉着的影子也极其纤长。

    叶悠悠晕红的脸颊,发热的身子,柔软的小腹,慵懒的呻吟声,在这短短的半个小让林俊逸的心躁动难耐。

    林俊逸的眼神中洋溢着温柔甜蜜的笑意,看着叶悠悠的身影,渐渐融入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自由活动时间,班上其他人都是是来回转转,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或者几个人聚在一起打扑克,吃零食。不过,最刺激的莫过于打水仗了。

    把随身携带的行李都安排妥当之后,学生们都开始疯狂的玩闹起来。这次郊游很多人都带了水枪,大部分都是双筒高压的,打水仗比的是反应能力,更是在比装备,谁的水枪装水多、射程远,谁就占便宜呗。

    各个班级都有很多好战分子,他们都端着水枪,开始到处寻衅滋事,准备主动挑起战斗了。

    林俊逸回到三班的班级聚集地时,激烈的水仗才刚刚开始,他这次也带了把水枪,单筒的,但火力比较猛,他不想袭击别人,只是想拿这个自卫的。

    江小鱼就更强悍了,那把水枪前面两个大水筒,后面还带个圆球,足能装下三升水,当然这拿起来份量也不轻,也就只有江小鱼身大力不亏,玩起来得心应手。

    “战火”很快就烧到了三班这边,带头袭击的是三班班的几个彪悍男生,上次考试,三班的总成绩超过了六班,取代了一直被他们霸占的年级第三,因此使得三班同学在面对六班时都很嚣张,或者冷言冷语,或是讥笑讽刺。

    三班的男生几乎是女生的二倍,正好和林俊逸所在的三班情况相反,男生少,敌强我弱,打水仗自然就吃亏了。

    最可恶的莫过于三班还出了个“叛徒”李晓光,这小子居然帮着三班的男生拿水枪欺负自己班的女生。

    三班为首的就是体育委员,叫冯淼,在协恩私立中学也算是个著名的厉害角色,打架斗殴常有的事,有几次差点被开除,只因为这家伙找了个强硬的后台郑远达,所以才屡屡化险为夷。

    冯淼因为姓有两点水,名字又加“三水”,因此外号“五水”,是郑远达在学校最忠实的死党。至于李晓光,连冯淼这样的一号“狗腿子”都算不上,只能算“二腿子”,平时见了冯淼都得点头哈腰的,所以一看到冯淼拿着水枪带人冲了过来,李晓光立即倒戈投降了。

    “靠,什么玩意?帮外班的人欺负自己班的女生,狗娘养的,我非得好好教训他一下不可。”江小鱼粗壮的手臂不断地给水枪加压,双眼怒视着李晓光,准备向他发起进攻了。

    林俊逸忽然一把拦住了他,伸手往前指了指,只见顾清俏脸满是惊慌地向他们这边跑来,后面还跟着两个三班的男生,每人都拿着水枪,张牙舞爪地要袭击顾清。

    一打起水仗来,长得漂亮的女生那可就倒霉了,完全就是那些好事男生们的靶子。

    方才顾清一见“战火”蔓延过来了,就知道情况不妙,想找个僻静的地方躲一躲,免得衣服被水枪打湿。至于和她在一起的李雯雯,这女孩子比较强悍,直接就拿着水枪和男生战斗去了。

    顾清平时好静不好动,也不喜欢打水仗,只想躲躲,于是一眼就看到林俊逸和他支好的帐篷,美目就是一亮,急急忙忙地往林俊逸这边跑来,哪知道还是晚了一步,被三班的两个男生发现了她的行踪,飞快地从后面扑了上来。

    如此“英雄救美”的好机会,林俊逸岂能错过?他拉着江小鱼,两个人好像下山猛虎似的前来接应顾清。

    江小鱼的双筒水枪彻底爆发了,一道道水柱喷射而出,林俊逸跑过去一把将顾清挡在身后,也拿起水枪向三班的男生开火。

    没过多久,那两个牲口就在林俊逸和江小鱼的强大火力下丢盔卸甲,浑身被水枪打得好像落汤鸡似的,打了半天枪筒里的水也快没了,只得落荒而逃,地上留下了他们身上溢出来的一排排水线。

    第047章靠,竟然射到陈老师身上了!

    顾清两只白嫩的小手轻轻地抓着林俊逸的衣襟;清纯淡雅的俏脸泛起了淡淡的酡红,连她自己都纳闷刚才为什么一遇到危险;第一个就想到的竟然是要林俊逸来保护她。不过,躲在他身后的安全感,的确让她心中无比地踏实,眼前那高大的身影,在她少女芳心中开始无限放大起来,如玉的俏脸和修长的雪颈上此刻就像染了一层淡淡的胭脂似的,红晕遍布。

    “同桌,你没事吧?”林俊逸凝视着一脸羞涩的顾清,关切地问道。

    “还好啦,幸亏我料敌如神,提前把长袖的校服穿上了。”顾清得意地眨眨美眸,格格娇笑道。因为跑得及时,即使是她新换的校服也只是袖子湿了一块,里面的衣服还是干的呢。

    “你先去帐篷里躲躲吧!”林俊逸看着顾清可爱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现在这里位置也不保险啊,自己的班级因为男生少,已经被三班的水枪大军给打散了,女生们都尖叫嬉笑着乱跑起来。

    顾清红着脸点点头,林俊逸拉着她的洁白的皓腕就往帐篷那边跑去,虽然隔着衣服,但她手腕上传来的阵阵滑腻感觉,还是令他心中一荡,那股清新淡雅的甜香,更是让人心旷神怡。

    林俊逸拿着水枪站在帐篷门口当护花使者,这时江小鱼经过一番苦战后,快步冲了回来,身上湿了一大片,不过脸上却显得很兴奋。

    “小林子,哈哈,我把那个叛徒李晓光给打成了落汤鸡!这家伙肯定连内裤都湿了,真过瘾啊!”江小鱼一对大眼睛四下转了转,又问道:“顾清同学呢?”

    林俊逸伸手指指身后,笑着说道:“躲进帐篷里了!”

    “哎呦,这可是好机会啊,你快进去陪陪人家嘛!”江小鱼眼睛转了转,脸上尽是暧昧之色,嘿嘿笑道:“你叫人家女孩子一个人呆在里面多寂寞呀!”

    林俊逸笑了笑,江小鱼说得也有道理,不过这一进去,帐篷里就他和顾清两个人,气氛有点暧昧呀!

    江小鱼忽然推了林俊逸一把,催促道:“快进去吧!我在外面保护你们,谁也进不来。如果有人闯进来,那肯定是我‘牺牲’了!”

    林俊逸呵呵一笑,只得拿着水枪也钻进了简易帐篷里,权当美女的保护神吧!

    这帐篷里可以容纳三到四个人,地上铺着两个大防潮垫,上面画着卡通图案,林俊逸和江小鱼的旅行包都堆在帐篷一角。

    顾清已经把湿了袖子的校服脱下来了,露出里面的短袖衬衫,莲藕般雪白的小臂,晶莹剔透,俏脸因为刚才疾奔的缘故,泛起了一丝艳丽的潮红。

    当她看到林俊逸进来后,芳心微微颤了颤,如玉的俏脸悄悄地爬上了一层红晕,慢慢蔓延到脖颈和耳根。

    “我来负责保护你的安全。”林俊逸进来后,装成神情很严肃地说道。

    “扑哧”一声,顾清看到他那郑重其事的样子就笑了起来,林俊逸憋不住也乐了起来,欢快的气氛使得顾清刚才显出的羞涩一扫而空。

    林俊逸顾清身旁的防潮垫上坐了下来,瞥了她一眼,随手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个食品袋,里面装着各种各样的零食,微笑着说道:“同桌,吃点东西吧,喜欢吃什么随便拿!”

    “谢谢。”

    顾清向林俊逸甜甜一笑,随手拿了一袋虾条。刚才跑得急也没带东西,自己一个人躲在帐篷里还真有点闷得慌,好在林俊逸即使赶来,虽然这里就他们两个人气氛多少有点暧昧,但有个人陪自己说说话,倒也不显得寂寞。

    “袖子湿了吗?我帮你烘干吧!”林俊逸瞥了一眼顾清抱在怀里的校服,淡淡地笑着说道。

    “你有吹风机?”

    顾清扑闪着美丽的大眼睛,嫣然问道。

    “当然有了,要不还能用嘴吹吗?”林俊逸打趣地说道,这话又把顾清都得格格一笑,心中有点小小的甜蜜。她发现和他在一起,总是感到很轻松,他随口说出的一两句话,就能让她会心地一笑。

    林俊逸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小型吹风机,用电池的那种,这让顾清很还是惊讶,他那大大的旅行包,就好像机器猫身上那神奇的百宝袋似的,总能变出很实用的东西。

    “他想的还真周到呀,很有超前意识呢。”顾清心中暗暗想道。

    林俊逸就是穿越过来的,当然有超前意识了!他从顾清手里拿起那件校服,直接开始动手行动起来。

    过不多时,袖口上的潮气就被吹风机给吹干了。

    林俊逸把衣服还给顾清,然后和她聊了起来,不断地给她讲各种笑话听,逗得她一直娇笑得花枝乱颤,整个帐篷立时春色无边。

    林俊逸毕竟有前世二十五六年的经验,那时候网络笑话成山成海似的,随便拿出几个逗逗顾清,就能让她很开心,时间不知不觉中过得飞快。

    外面的水枪大战还在继续,伴着一声声女生的尖叫。

    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向帐篷这边奔了过来,声音越来越大。

    林俊逸眉头一皱,神经高度紧张起来,拿起水枪对着门口,随时做好战斗准备。

    刚才江小鱼都说好了,他是绝不会闯进来破坏林俊逸和顾清的“好事”,那么闯进来的肯定是拿着水枪的偷袭者。

    “这帮三班的牲口们,居然还向我的帐篷发起攻击,看我怎么收拾他。”林俊逸不停地给水枪加压,枪口对准帐篷门口。

    顾清也紧张起来,没想到好不容易找个躲藏的地方,这回也不安全了,自己这衣服万一要是湿透了那多难受呀,她娇躯不由得往林俊逸那边靠了靠,一股少女身上的淡淡奶香也飘了过来。

    就在此时,哗地一声,帐篷帘子被人挑开了。

    林俊逸下意识地扣动水枪扳机,“呲”地一声,一溜强劲的水流暴射而出,紧接着就是一声女子的尖叫。

    “啊,陈老师,怎么是你?”林俊逸一见闯进来的哪是三班的男生啊,而是英语老师陈雪薇,心里暗叫不妙,这下可好,把陈老师给“误伤”了。

    “陈老师,对不起啊,他把你当成外班来闹事的了。”顾清知道林俊逸对陈雪薇很在意,赶紧帮着林俊逸向她解释道。

    “没事没事。”

    陈雪薇苦笑着擦了一下脸上的水渍,轻轻的叹了口气,美眸中满是无奈,刚才水枪大战不仅在学生中开展起来,连老师也参与其中。

    这次来大龙山郊游的老师有五十多人,女老师居多,几个男老师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水枪,也开始向女老师们发难了。

    这些平日里严肃认真的老师们,难得遇到一个放松的机会,面对学生们的嬉闹玩耍,把他们的童心也唤起来了。

    陈雪薇作为学校四大美女老师之一,当然也成了男老师追逐的目标,她只得到处躲藏,避免那可恶的水枪袭击。

    跑来跑去,正好看到林俊逸的帐篷在树下,起初陈雪薇以为是学校设立供老师休息的帐篷呢,因为那边校长和几个学年主任就各有一个大帐篷。

    于是她立即就闯了进去,哪知道被林俊逸当成袭击者,这下子可郁闷了,本来想躲开水枪袭击的,终究没躲开,上衣被林俊逸的水枪弄湿了一大片。

    陈雪薇今天穿了一套纯白色的运动服,下面是紧身裤,白色旅游鞋,隐隐地露出她脚下穿的蕾丝边短袜,虽然衣服宽大,但依旧掩饰不住她那成熟妩媚的身材,胸部饱满、臀部凸出,红颜如火的长发盘在脑后,裸露出来的肌肤冰肌玉肤,莹润如酥。

    “陈老师,你进来吧!别走了,你看你衣服都湿了,出去不好看。”林俊逸见陈雪薇转身要走,急忙站起身微笑着说道。

    其实林俊逸有些话还没说出口呢,陈雪薇上衣被他的水枪弄湿了一大片,现在实际上都走光啦!

    只见她白色的上衣都黏在了一起,恰好把她美好高耸的胸脯弧线展露了出来,隐隐约约的,中间那道深深的雪白沟壑,还有两边那浑圆性感的形状,简直是诱人犯罪一样。

    “啊!”

    陈雪薇闻言急忙双手捂住了前胸,羞得红晕满颊,绝美的脸上显得很尴尬。

    林俊逸目光定了定,难得看到一贯严肃的陈老师居然还有害羞的时候,那迷人的神态、高雅的知性美,确实太有杀伤力了。

    “林俊逸,你先出去一下嘛,让陈老师把衣服换了吧!”顾清白了林俊逸一眼,轻声催促道。

    “好的,我给你们站岗!”林俊逸会意地笑了笑,拿起水枪就走出了帐篷。

    来到帐篷外面后,他四下张望一番,根本就没发现江小鱼的影子。

    “这小子,刚才还说要在外面给我看门呢,一转眼就没影了!”林俊逸暗自嘀咕道。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树林里影子一晃,江小鱼拿着水枪,浑身湿淋淋地赶了回来,一脸兴奋地说道:“小林子,哈哈,太过瘾了,刚才我把三班那个狠人‘五水’冯淼打成落汤鸡了!”

    “冯淼是落汤鸡,我看你快成落水鸭了!”林俊逸笑了笑,打量江小鱼几眼,见他身上也湿了一大半,这顶多叫惨胜。

    “唉,没办法,敌众我寡啊,冯淼的狗腿子太多了。”江小鱼苦笑了一下,盯着林俊逸问道:“怎么出来了?顾清同学呢?刚才你们感情交流得怎么样呀?”

    “在帐篷里呢!你小点声,陈老师也在里面。”林俊逸正色说道。

    “啊?”江小鱼瞪大了眼珠子,一脸不可思议地道:“连我们的大美女陈老师都没有逃过你的魔掌啊?你也太厉害了吧?”

    “你小子想哪儿去了!她也是躲避水枪的袭击来的。”林俊逸白了一眼江小鱼,有些哭笑不得的低声说道。

    “我了解,了解嘿嘿……你是护花使者嘛!”江小鱼嘿嘿干笑道。

    上午十点钟,自由活动时间结束,水战自然也偃旗息鼓了。

    顾清用林俊逸的吹风机帮陈雪薇把衣服弄干后,这一大一小两位气质各异的美女携手从帐篷里走了出来,仿佛一株并蒂莲,立刻引来无数关注的目光。尤其她们刚刚是从林俊逸的帐篷里出来的,更是让人嫉妒得要死,都在暗暗后悔,早知如此,咱也买个帐篷多好?干嘛让林俊逸抢了风头呀!

    林俊逸迎着那些嫉妒的目光,淡淡地一笑,世上可没有卖后悔药的,他们也是干嫉妒没什么法子。

    按照郊游的日程安排,上午十点到十二点,是学校组织的参观大龙山黄龙洞的活动。这个黄龙洞,是大龙山风景区的重要景点,景区的核心。

    参加郊游的二十个班,在正副两个学年主任的带领下,分两批前往黄龙洞。

    林俊逸扫视了自己班的同学,不少人在水战中都把衣服弄湿了,那些女生也不例外,为了避免走光,都把外衣披上了。不过好在天气炎热,在太阳下面晒一会儿,很快就能干。

    大家边说边笑地来到黄龙洞门口,只见这是个天然的石灰岩溶洞,有前后两个厅,中间由一个走廊相连。

    走进前厅,到处都是纯白色的钟乳石,好似进入东海龙宫一般,那些类似“床、帐、镜、伞、壶、椅、凳”形状的石头,造型生动,栩栩如生,摸上去还有一种凉凉的、柔滑的感觉。

    外面天气闷热,但在洞内确实异常凉爽,这些平日里埋头在书山题海中的学生们,难得有这么个游览美景的好机会,都觉得眼睛不够用了,左看看右看看,连连发出惊叹声。

    参观完前厅,接着就要通过走廊直奔后厅,听说那里的景色更美,很多学生都迫不及待了。

    可是,当大家走进连接后厅的走廊时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