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明星潜规则之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4 部分阅读

    “上课!同学们好!”陈雪薇抱着书,俏立在讲台上。

    班长顾清立即站起来喊道:“起立!”

    刷地一下子,全班同学都站起来了,高声喊道:“老师好!”这声音喊得十分整齐洪亮。

    林俊逸离开中学快十年了,现在冷不丁回到课堂,对于这一套上课前的程序,还真不太适应,因此多少显得有点忙乱。

    不过,好在陈雪薇老师并没和他计较这些小节,如果是班主任赵开顺,就非得训他几句不可。

    这堂英语课按部就班地进行着,今天是讲解重点课文,林俊逸可不知道老师讲到哪儿了,好在有同桌顾清的指点,很快就翻到了正确的页数。

    陈雪薇老师那英语说的字正腔圆,人美声音更美,讲课很讲究策略,循循善诱,怪不得大家都爱上英语课呢,那看起来密密麻麻如苍蝇头般的英文字母,在陈老师嘴里说出来,如聆仙乐一般。

    “thefurthestdistanceintheworld

    isnotbetweenlifeanddeath

    butwhenistandinfrontofyou

    yetyoudon’tknowthat

    iloveyou

    thefurthestdistanceintheworld

    isnotwhenistandinfontofyou

    yetyoucan’tseemylove

    butwhenundoubtedlyknowingthelovefromboth

    yetcannot

    betogehter

    thefurthestdistanceintheworld

    isnotbeingapartwhilebeinginlove

    butwhenplainlycannotresisttheyearning

    yetpretending

    youhaveneverbeeninmyheart”(翻译: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爱到痴迷

    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

    而是想你痛彻心脾

    却只能深埋心底)

    林俊逸一边听着陈雪薇饱含深情地吟诵泰戈尔的诗,一边还在偷看其他同学。他出奇地发现:班上竟然有不少男生都在直勾勾地看着陈雪薇的妖娆妩媚的身体,至于是不是在听她讲课,估计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最清楚了。

    如果是走在大街上,要是这么放肆地盯着一位美女直看,那是非常失礼的行为,可能会遭到路人的一致白眼。如果美女身边再有个强横的男朋友,说不定还会遭来一顿暴打。但是,在课堂上看美女老师就不一样了,无论眼神多么大胆,都可以拿认真听课做掩护,老师也不会介意,还以为这同学听得入迷了呢!

    “呵呵,陈老师平时着装严谨端庄打扮还是有中规中矩,没有化妆,也没穿那种诱惑力极强的黑色丝袜或者黑网袜,尽管这样低调,但也还是魅力无限啊!真不愧是一代绝世尤…物!”

    林俊逸风心里暗自琢磨着,又偷偷瞥了一眼同桌顾清,一脸痴迷望着她那张美艳近妖的侧脸,那略尖的下巴,那仿佛一潭湖水的清澈美眸,那漆黑修长的睫毛,那倾听陈老师的朗诵的专注眼神,那微微撅起的红润唇瓣。林俊逸心中突然忍不住,把她与姐姐林婉晴,和讲台上陈雪薇比较起来。

    陈雪薇冷淡端庄、成熟迷人,风情万种,让人心中忍不住血脉愤张热血沸腾,再加上她老师的身份,很容易对她生出一股强烈的征服欲。当然这只是单论陈老师的相貌身材而言,虽然她生得如此美妩媚动人,但每次上课时,陈老师还是一贯很严肃的,不苟言笑。不过,她只要浅浅一笑,就会使得那些班上青稚的菜鸟们全都魂牵梦绕不能自拔了。

    而林婉晴则是温柔淡雅,善解人意,还有一种的超凡脱俗的、圣洁的气质,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仿佛人只要一看到她,那颗躁动的心就会宁静下来!她的善良,使人们不忍心去亵渎她,只能从心底去仰望她!

    顾清的美是清纯素淡,外柔内刚,虽然容貌较林婉晴略有差距,但是她身上那种云淡风轻的气质,却很好的弥补了这种不足。对于林俊逸而言,她就仿佛是一个婉约清丽的梦,一个注定了,他要永远敬佩的女孩子!

    在林俊逸的心理,陈雪薇、顾清以及林婉晴,这三个女人可是各有千秋,最理想的搭配是一个做情人,一个做知己,一个做老婆……

    “停!我这都是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啊!”林俊逸大脑猛地一颤,急忙收起那些令他脸红心热的旖旎念头,赶紧低下头装成是认真地看课文。

    朗诵完泰戈尔的诗,按照陈雪薇一贯的课堂程序,该到了复习昨天学过的课文时间了。

    英语课,朗读名著和背诵是很重要的环节,陈雪薇会经常检查学生们的背诵情况。

    “同学们,给大家五分钟时间复习一下,我要抽查几个人,陆续到讲台上背诵课文了。”陈雪薇美目中闪动着柔和的波光,脸色却很严肃认真。

    教室里立即传来一阵“刷刷刷”的翻书声和“嗡嗡嗡”的诵读声,有的同学昨晚偷懒并没背下来呢,或者背得不熟练,都在紧张地利用这五分钟时间好好温习一下,当然也有人抱着侥幸心理,以为陈老师不会抽查到自己。

    林俊逸盯着那篇课文,顿时傻了眼,他根本就没看过啊,这可怎么办?

    林俊逸瞥了一眼同桌顾清,有些尴尬的小声问道:“同桌,你背下来了吗?”

    “嗯!”林俊逸轻轻颔首,这篇课文她一周前就背得滚瓜烂熟了。

    “呵呵,我有几个单词不认识,能请教你一下吗?”林俊逸笑了笑,态度诚恳地说道。

    “不客气!赵老师都说了嘛,要我以后在学习上多帮助你,况且我还是班长呢?”顾清微微一笑,轻声说道。

    第023章美女老师的赞扬

    “多谢!”林俊逸见顾清这么爽快地答应自己,忍不住心中一热,暗想这么美丽出众、品学兼优、心地善良的女孩子,真是打着灯笼都不好找了。

    同时,林俊逸,也很感激顾清不嫌弃自己是个差生,所以抓紧时间,把不会的单词一一向顾清问了一遍。

    一个个清脆悦耳的英文单独从她那红润鲜嫩的樱唇中突出,仿佛五线谱上优美的音符,幽幽地注进林俊逸的脑海中。

    他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脑中那些单词依旧清晰可见,怎么发音都记得很清楚。

    林俊逸心中一动,又睁开眼睛,盯着课文默念了一边,然后再次闭上眼睛,赫然发现那片一千多个单词组成的课文竟然好像被复印机复制了一遍似的,清晰地印在脑中。

    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他竟然将整篇课文都背下来了,发音准确,声调清晰,字正腔圆。

    林俊逸暗自惊喜不已,自己重生后大脑比过去灵活多了啊!他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这篇课文过去背过,脑子里有印象,所以重生后才会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背下来呢?

    这时候,陈雪薇老师开始抽查学生的背诵情况了。

    林俊逸为了验证他的脑力是不是重生后变强了,急忙翻到后面没学过的课文上,有些不知道怎么发音的单词,就单记字母组合好了。

    过去他背三百字的英语小段,至少需要三十分钟时间,而现在他只需要半分钟时间,过目不忘!这就说明重生后,林俊逸的记忆力比过去有非常大的提高。

    这个重大发现,真是令他兴奋不已。

    前世林俊逸能考入重点大学,主要靠的是勤奋刻苦,勤能补拙,但现在重生后,脑力比过去强了,无疑多了一个优势,那遥不可及的目标——班级前三,似乎离他更近了一些。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穿越能让人变聪明了?”林俊逸想起他离奇重生的经过,还真有些纳闷,有些东西现在是解释不清的。

    “林俊逸同学,请你背一下这篇课文!”一阵浓郁的香水味幽幽地飘了过来,林俊逸抬头一看,陈雪薇老师正神情庄重地站在他身旁。

    林俊逸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激动,赶紧站起来,眼光却落在陈雪薇那饱满挺拔的前胸上,很显然那里被她有意地用大胸罩束缚住了,但因为体积太大,还是将里面白色圆领衬衣挤出了一个若隐若现的深沟,如果她完全释放开来的话,那里将会是多么波涛汹涌呀!

    “请你去讲台上把这篇课文完整地背下来!别紧张哦!”陈雪薇淡淡一笑,眼神中带着鼓励和期望。

    林俊逸微笑着连连点头,只觉得陈老师胸前那对凸起也在眼前来回晃动着,身上的香水是国际知名品牌anasanas。他前世做过一段时间的香水推销员,对各大品牌香水都比较了解。

    anasanas,是香水经典的后起之秀,格调追求典雅高贵,价格也不菲,陈雪薇即使是协恩私立中学的优秀教师,但以她的工资也不是随便就能消费得起的。

    林俊逸带着一丝好奇,迈步走上了讲台,这时候全班同学一见他上来了,又是一阵窃窃私语。

    “这么难的课文他怎么可能背得下来?哼,做梦去吧!”

    “呵呵,我估计他一句话都背不下来,还好意思上讲台上出丑?”

    “唉,陈老师怎么会叫他呀?我都背得烂熟了,她却不给我机会。”

    “是啊,让林俊逸上去背,纯粹就是耽误大家的时间嘛!”

    林俊逸站在讲台上微微一笑,同学们对他没信心他也理解,谁叫自己这一年多一直坚定地当班级“吊车尾”呢?

    不过,今天的英语课,他恐怕要让大家“失望”了。

    林俊逸站在讲台上,好像在舞台演出似的,面带微笑,从容不迫,不紧不慢地将那片英语课文完完整整地背诵下来。

    发音标准,字正腔圆,就这水平即使是好学生都很难做到,因为站在讲台上多少还是有点紧张情绪的。

    陈雪薇那张绝美俏脸上也现出惊诧之色,过去林俊逸给他的印象是散散漫漫,浑浑噩噩,别的老师都对他放弃了,只有她还在经常上课督促他学习。

    不过今天,他的表现让陈雪薇眼前一亮,心中暗自高兴,看来林俊逸自从和顾清同桌后,在好学生的带动下,学习终于有起色了。

    任何一位优秀的教师,都不会轻易放弃任何一位学生的。

    “很好!林俊逸同学,今天的课堂背诵老师给你打一百分,希望你以后继续努力,功夫不负有心人,要不了多久,你的成绩会提高的。”陈雪薇微笑着冲他点了点头。

    林俊逸在大家的惊讶中走下讲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今天他的表现确实令人大跌眼镜,从数学课舌战班主任赵开顺,到英语课流利的背诵课文,三班这一个月多来,从没有人像他在一天之内表现如此抢眼。

    “同桌,你背得真不错,我上台估计都没你发挥得那么出彩呢!”顾清看着林俊逸,美眸里闪过一丝赞赏之色,嫣然笑道。

    “呵呵,我就是准备充分一点,你要上去肯定会比我强的!”林俊逸谦虚地一笑,今天他听到的鼓励话,比过去一年的总和还多。

    下课铃响了。

    “好了,今天的可就上到这里,大家在课外一定要坚持练习口语,不断的纠正发音,只有这样将来才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同学们下课!”

    “陈老师再见!”

    陈雪薇在学生们恋恋不舍的目送下,扭着纤腰美臀离开了教室,清脆的高跟鞋叩地声,在教室外面渐行渐远……

    片刻之后,教室里又重新热闹地好像沸水开锅了似的。

    林俊逸忽然感到有人拍了自己一下,抬头一看,是坐在他身前的男生李晓光,“林俊逸”过去跟他并没什么来往,凭着脑海中的记忆只知道他叫李晓光而已,其他的信息都很模糊。

    “林俊逸,你是不是昨天晚上熬夜背了一宿,就为了今天好博陈老师一笑啊!”李晓光嘿嘿干笑着说道。

    “呵呵,这是我的私事,无可奉告!”林俊逸淡淡一笑,对于这种无聊问题,他都是懒得回答,昨晚他确实熬夜了,只不过不是背课文,而是在修炼《黄帝圣经》。

    “别装了,你是什么水平,大家心里都清楚,笨鸟先飞嘛!”李晓光明显是嫉妒林俊逸在课堂上的优秀表现,说话阴阳怪气的。

    课间体操马上就要开始了,林俊逸对于李晓光再也不想搭理了,像他这种“贱”人,林俊逸前世见得多了,也懒得和他计较,典型的“酸葡萄”心理,自己学习不努力,看到别人通过努力取得一点成绩就喜欢眼红。

    夏天阳光璀璨,远处婆娑的竹林间的阵阵清爽被微风带来,拂过绿草如茵的辽阔的操场。

    新建的教学楼黄白相间的瓷砖锃亮,雄浑的喇叭声响起,各个班级的老师站在教学楼的走廊上,看着操场上一个个列队时也不会老实的少年少女。

    “广播体操,现在开始,原地踏步走!”

    林俊逸的手臂僵硬地随着节拍摆着,以他的心理年龄,再做这样的事情,实在有些太过于幼稚和可笑,然而他却还是必须做。

    各个班级站立的位置相隔,都是男生一排,女生一排,班的男生挨着班的女生,林俊逸的身侧正好是三班的叶悠悠。

    叶悠悠是一个大约十四岁的可爱女生,有一双灵巧可爱的眸子,一笑起来就会变成两弯月牙儿,秀气的鼻子,红润的唇,已经有了小美人的风情。她与林俊逸当过两年的同桌,虽然从初中开始,就不再男女同桌了,但叶悠悠和林俊逸却是唯一的例外。两年下来,两人便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叶悠悠笑眯眯的看着林俊逸,长长的睫毛缓缓抖动着,一眨一眨的眼帘里洋溢着天真的笑意,脸上正散发着一种揶揄的神情。

    “林俊逸,真没有想到你会换班,看来李紫姗真的是受不了你了!……对了,在三“六”班你过得好吗?”

    “呵呵,还好啦!小叶子,我走之后,你是不是很舍不得我啊?”

    叶悠悠转过头来,脸臊的通红,这个家伙,怎么一转班,就口无遮拦,以前他可是老实得很,从来不说这种轻佻话的啊?

    “哼!鬼才舍不得你呢?”

    叶悠悠生怕被别人听到,赶紧压低声音。

    开始做操了,两个队列挨的近,做操的动作很大,林俊逸手指不可避免地和叶悠悠的手碰到了一起,每次林俊逸都能够感觉到叶悠悠的畏缩和闪避,然后低着头,不敢看林俊逸。

    林俊逸却是只做没见,依然如故乐此不疲!这两年来,他与叶悠悠关系十分亲密,说是两小无猜也不为过,平常幅度稍微大点的肢体接触也不是没有,有时候两个人也会相视一笑,眼睛里盈着甜蜜和心跳的微酸滋味分开,却不会直接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

    第024章赌老师的一个吻

    “林俊逸,集中精神做操,不要打扰别人。”

    另一侧,顾清皱着眉头,充满着威严的话语传来,作为班长,她有权利监督不认真做操的同学,虽然她与林俊逸刚成为同桌,但她平时原则性一贯很强,绝不会因私而废公。

    从一开始,这个林俊逸就没有好好做操,要么动作夸张,要么不到位,还经常比被人慢半拍,别人做完一节了,他还在做,要不然就是速度太快,别人做完五个节拍,他就做完了八个。

    林俊逸正在感叹,若要重活一次,有人无所不能,有人无所不知,看来那只是纯粹的想象啊,至少现在林俊逸在广播体操上就栽了跟头,谁知道以后还会出什么乱子?

    课间操结束后,叶悠悠和她的死党廖小瑜直接跟随着三班的同学离去,而顾清和体育委员则在后面整理三班的队形,林俊逸慢吞吞地跟在队伍最后。

    “林俊逸,等等。”

    林俊逸抬起头来,眼前是一个风韵十足的少*妇,正是三的班主任李紫姗,也就是赵开顺的老婆。

    她大约三十左右,标准的鹅卵石脸型,在多年后会成为韩风来袭追逐的潮流。长长的头发,梳成一个美人髻盘在头上。她身上穿了一件紫色的苏绣旗袍,哺乳期格外丰满的乳峰鼓鼓荡荡,略显丰满的腰肢充满了肉感,却并没有什么赘肉,反而更加诱人。旗袍下摆的开岔处露出一双穿着肉色丝袜的修长白皙的双腿,一百六十八公分的身高穿上红色细跟高跟鞋,站在台阶上,只能让这时候的林俊逸仰视。

    李紫姗暗暗恼怒,她有一刹那的错觉,刚才这个孩子打量自己的眼光和某种神态,居然像极了学校里那些对着暗吞口水的男同事,虽然没有明目张胆的别的意味,但这种欣赏的方式,已经让她有些暗暗吃惊。

    “林俊逸,你的眼睛在往哪看呢?”李紫姗恼羞成怒的说道。

    “没什么……李老师产后身材恢复的不错,不过仍旧要注意勤锻炼身体,多吃富含纤维的杂粮,多做做扭腰运动,这样更能保持身材。秋风起,余毒未散,小宝宝注意排毒降火,水里要放点清火宝……”

    “呵呵,真看不出来,你懂得倒是挺多!”李紫姗不怒反笑,“你不如把这些心思,放在学习上,我是想看看,你转个班有没有转变一点!”

    “这个,就不烦劳李老师操心了吧。”林俊逸不咸不淡地道,就是这个女人把自己赶出了三班,除却那种被扫地出门的挫败感和耻辱感,林俊逸觉得自己可能还需要感谢她,若不是换了班,继续和吵闹起来不顾一切,没心没肺的叶悠悠玩闹下去,自己能否在初三成绩如同火箭般上升,那都是未知数。

    “哼,鬼才懒得管你呢?我找你是想让你不要再骚扰叶悠悠,那个孩子加把劲,冲刺一下,还是可以上个好点高中的。我听说你与赵老师打赌,期中考试要进班级前三,凭你这不思进取的消极态度,我看你还是早点私下里向赵老师认输算了,免得到时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来!”李紫姗终于被林俊逸的态度激怒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不尊重老师,对老师的威严视若无睹的学生。

    “哦?李老师既然你这么不看好我,那我们两人再打个赌好了,如果我赢了你,你必须无偿答应我一个条件。如果我输了,以后凡是见到你,我就主动退避三丈,如何?”林俊逸看着李紫姗那妩媚诱人的身子,心中突然暗生一计,微笑说道。

    “咯咯,你还想与我赌,看来这次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既然你自己都不怕丢人,我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呢!说吧,你有什么条件。”李紫姗并没有注意到林俊逸眼神中的狡黠之色,当即自信满满的应承下来!

    “如果我赢了的话,我要—————”林俊逸说到这里,故意把声音拖得老长,脸上不怀好意的一笑,接着说道,“我要吻李老师你一下!”

    “什么!这绝对不可能!……林俊逸,你实在是太过分了!”李紫姗一双美眸突然睁得老大,脸上尽是不敢置信的神色,失声惊呼道。

    “呵呵,刚才似乎李老师已经答应了我的赌约啊!难道您想让全校学生都知道你是一个出尔反尔不守诺言的小人吗?”林俊逸看着李紫姗那满是羞恼之色的俏脸,微微一笑,双手随意的抱在胸前,头高高的翘起,一副吃定了她的样子!……

    “这……林俊逸,你实在是太过分了!哪有学生这样调戏自己的老师的!”李紫姗双颊仿佛染上了一层胭脂,绯红如火,眼神之中充满了一股浓浓的羞恼之色,气得声音都微微有些发抖。

    “虽然我这个要求确实有点过分,但前提是我要先赢了你啊!难道李老师也认为我期中考试考前三的可能性很大吗?呵呵呵……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老师当初把我赶走,是不是有点有眼无珠啊!”林俊逸突然把头凑近李紫姗的耳朵,坏坏一笑,在她脖子上轻轻吹了口热气,然后一脸嘲讽的说道。

    “你——”李紫姗显然很不习惯林俊逸的挑逗,雪白的脖子被他口中呼出的热气一激立刻就染红了一片,她没想到一向胆小如鼠的林俊逸今然如此大胆,竟然敢一再的调戏自己,面对着咄咄逼人的林俊逸她连忙后退了一大步,躲避了林俊逸的纠缠,心中羞恼之下,顿时脱口而出道:

    “好!既然你这么自信,我就答应你!到时候如果你进不了班级前三,我一定会向全校同学宣传你以往的劣迹,让你再也无法在协恩私立中学立足!”

    “呵呵,李老师,请你放心:为了你的吻,到时候我一定会进班级前三的!!!”

    “那我们就走着瞧吧!”李紫姗冷哼一声,狠狠的瞪了林俊逸一眼,气呼呼的转身离开了。

    林俊逸脸色平淡的看着李紫姗性感妩媚的背影在视线中渐渐消失,心里却是乐翻天了,暗自计划,等到他进入班级前三那一天,一定要把李紫姗吻个够本,把自己与李紫姗和赵开顺之间的仇恨算算清楚,好好报复一下这对可恶的夫妻二人。

    林俊逸在回教室的路上遇到了江小鱼,两人便走在了一起。

    江小鱼今天显得格外兴奋,一路上一直滔滔不绝地谈论着英语课上林俊逸的精彩表现。

    “唉,小林子,要说这爱情的力量那就是伟大啊,你今天刚和顾清坐在一起就在英语课上大出风头所向披靡,还得到了我们美女老师的表扬,现在连我都开始忍不住有点服你了!”江小鱼嘿嘿干笑道。

    “什么爱情的力量?你胡说什么啊?”林俊逸笑笑,故作不知。

    “顾清呗!你肯定对她有意思,这没啥不敢承认的,她长得这么漂亮,咱们学校喜欢顾清的男生都能装一卡车了,而且还不算校外慕名而来的哩!”江小鱼呲牙笑道。

    “行了,你小子真能八卦!”林俊逸拍了他宽厚的肩膀一把,江小鱼在班上被人称作“八卦王”,平时班里哪个女生对男生多说几句话,他就在背后传播这俩人肯定是有“奸情”了。

    刚走进教室,江小鱼的眼睛就定住了,悄悄地拉了拉林俊逸的衣角,小声道:“小林子,有人占了你的座位,难道是想横刀夺爱?”

    林俊逸抬头一眼,可不是吗?来个位不速之客!

    只见教室最后一排那张本属于他的座位上此时正坐着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他容貌英俊,举止潇洒,穿着一身黑色休闲西装,很有点世家公子的气质。

    “啊?!是三班的郑远达!校园十大公子第九,人称“惜花公子”这下你可是踢到铁板了!”江小鱼立刻认出了那个不速之客的身份,忍不住小声提醒了林俊逸一句。

    郑远达是郑氏电影公司董事长郑天啸的独子,自幼生活条件优越,年少多金,人长得又帅气逼人,在协恩私立中学的贵族圈子中颇有影响力,是很多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暗恋者无数,平时还有一帮小弟围前围后的,而且郑远达学习成绩也很突出,在三班一直名列前茅,每次大考从没落下过前五名。

    林俊逸慢慢地向座位走去,脸色平静如水,双眼精光闪动,开始回忆着关于郑远达的信息。

    郑远达自从一年前遇见过顾清之后,便对她产生了爱慕之情,并且当场就向她表白,但是顾清却以“初中三年不会考虑谈恋爱!”为由直接拒绝了。郑远达并没有因此而死心,从那之后,只要有时间就会到顾清的班级,以交流学习为理由,千方百计的接近她,讨好她!甚至还在三班里雇佣了几个间谍,让他们定时向自己报告与顾清有关的事情!

    第025章校花的感激

    此时,郑远达正在和顾清探讨一道数学题的做法,其实这次是他主动过来询问的,这一切根本都是借口。初三学年精通数学的高手有的是,实在不行还能问老师呢?但他却偏偏找与他身处不同班级的顾清来请教问题,傻子都知道,这明显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嘛!

    顾清冰雪聪明,怎么能不知道郑远达的真实意图,但是人家也没说别的,只是来请教问题的,她如果直接拒绝的话就显得太不近人情,只得耐着性子解答起来,不过,她的那张俏脸脸上却一直是不冷不热的。

    面对郑远达那灼热的目光和周围同学异样的眼神,顾清那清雅精致的俏脸泛忍不住泛起了一丝尴尬的绯红,心中暗自着急:

    “这个林俊逸到底跑哪儿去了嘛?如果他早来一会儿,郑远达就该走了,这可是他的位置啊!”

    她一边漫不经心地讲题,一边用眼角余光注意着教室门口。

    当林俊逸出现在那里的时候,顾清的美眸情不自禁得一亮,心里暗自喜悦:“唉,终于回来了!我该解脱了!”

    林俊逸在大脑将郑远达的信息完全过了一遍,这才迈步走到对方面前,微笑道:“同学,这是我的位置,请你让一下好吗?”

    郑远达抬起头,打量了林俊逸两眼,一脸诧异地道:“不对啊,这不是汪小燕的位置吗?”

    “呵呵,上节课调过了,现在这座位是我的!”林俊逸摸了摸鼻子,淡淡一笑。

    “哦?怎么称呼你?”郑远达还是坐在那里,一点都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

    “林俊逸!”

    “呵呵,你就是林俊逸啊!”郑远达闻言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讥讽似的微笑。

    林俊逸这名字他早就听过,但一直都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听说这小子初一那年父亲出车祸去世,母亲失踪,家族破产,学习成绩差的一塌糊涂,初三刚开学不久,就被班主任赶走了,这样的差生怎么能和顾清同桌呢?赵开顺到底怎么想的啊?

    林俊逸听出对方语气中的不屑之色,依旧语气平和地道:“这是我的位置,请你让一下!”

    “着什么急呀?我还有一道题没有问顾清同学呢!”郑远达觉得林俊逸对自己根本构不成威胁,他无论从家世到学习成绩,林俊逸都比他差远了,简直是不可相提并论!

    因此,他说话语气也变得强势起来,言下之意:“我们好学生在一起探讨问题,你一个差生来不是自讨没趣吗?”

    “你问什么问题,我可以回答你,请你先离开我的位置好吗?”林俊逸风不温不火地说道。

    此时,在教室里的学生目光都集中到林俊逸和郑远达身上了,看来这两个男人是抗上了,虽然大家对林俊逸印象也很一般,但毕竟他是自己班的人,而郑远达一个三班的男生,利用课间时间明目张胆地跑到三班去追求人家的班花,从心理上讲大家还是站在林俊逸这边的,毕竟“肥水不能流到外人田去的嘛”!

    “我没听错吧,你说你能解答?”郑远达脸上讥诮之色更浓,淡笑道:“好哇,你要是能解出这道题来,我立马就走人!”

    “把题目拿来我看看!”林俊逸目光变得坚毅起来。

    “呶,就这是道题!”郑远达真没客气,随手拿起一本初三会考测试题,指着上面一道几何题问道。

    二人表面上都显得心平气和,空气中没有一点火药味,外人看来就好像同学之间在探讨问题似的。

    林俊逸的眼光立即落到题上了,说实话以前他的数学学的比较好,即使现在相隔时间很长有些生疏了,但对这道只能算中等偏上的难度的几何题,应该很容易解出来。

    可是今天郑远达偏偏拿这种题去请教顾清,什么意思?玩扮猪吃老虎呢?

    林俊逸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盯着那道几何题,大脑飞速地旋转着,不到三分钟,竟然找出个五种解题方法。

    他心中一喜,现在的脑力还真是不一般啊!

    “郑远达同学,这道题我认为有五种解法。”林俊逸一边从桌上抽出一张草纸,一边拿起笔开始向他讲解起来。

    郑远达本来一脸倨傲得意的神情,满以为这种题肯定得难死林俊逸,因为他知道林俊逸是全学年最后一名,数学成绩是最差的,随便拿出一道题来就够他的呛。

    但是,意外却发生了!

    林俊逸像连珠炮似的一连轰出了五种解题方法,郑远达,甚至连顾清都当场懵住了!

    要知道他们自己掌握的也就两三种方法而已。

    郑远达的脸色变了变,心中暗自诧异:“这小子是不是过去看过这本书啊?怎么会这么多解题方法,也不对!答案上就写了一种方法而已,这次真是邪门了!”

    “怎么样?可以让一下了吧?”林俊逸盯着郑远达,淡淡一笑,在他看来对付那种蔑视自己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对方的强项击败他。

    “好!谢谢!”郑远达站起身,再次打量了林俊逸几眼,神色变得和缓起来,收起了刚才的傲慢之色。

    林俊逸微微一笑,俯身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从书包里翻出了教科书,认真地看了起来。

    郑远达收起心中的郁闷,很没趣地离开了。

    他前脚刚走,教室里像开锅似的议论纷纷。

    “林俊逸今天的表现,可真是令人瞠目结舌啊!”

    “是啊,虽然我一直很看不起他,但今天我却是坚定的站在他这边的,郑远达不就是仗着家里有钱有势,天天跑来纠缠人家顾清,真是太嚣张了!”

    “本来就是嘛,三班的学生跑到咱们三班,来装什么逼呀?”

    “哈哈,林俊逸这次真给咱们三班的男生长了回脸啊,你没看到郑远达走时脸上是多么的憋屈,林俊逸实在是大快人心啊,哈哈!”

    林俊逸坐在座位上隐约听到教室里这些议论声,心中暗暗一笑,今天还真难得,这么多同学在立场上跟自己站在一条线上了。不过,郑远达这小子还真有点城府,受了这么大的气,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说不定他心里已经结了梁子,将来还得提放着点。

    林俊逸如今无权无势,并不想过早地和郑远达这种背景深厚的世家公子公开对抗。

    “谢谢你,同桌。”顾清冲林俊逸微微一笑,柔柔的清纯声音,带着感激之情。

    “谢我什么呀?”林俊逸故作不知地笑着问道。

    “谢你帮我赶走了郑远达啊,说实话,我只想安静地学习。”顾清俏脸浮上一抹艳丽的酡红,面对林俊逸的明知故问,语气中透着一丝无奈。

    “不用客气,这是我的位置,未经过我的同意,谁也别想夺走它!”林俊逸神色坚定,心中却暗自感叹:“唉,难怪这社会学历越高,丑女越多,那些生得如鲜花一样漂亮的女孩子,有几个能安心学习的呀?就算意志坚定想好好学,无奈周围对她垂涎三尺的‘蜜蜂、蝴蝶、苍蝇’实在是太多了。”

    林俊逸深深地吸了口气,顾清身体散发出那迷人的幽香,沁入心脾,转头望着她安静温书的动人神情,心中陡然升出一股豪气来,暗暗下了个决心:“这么完美的女孩子,他有义务为她创造一个安静的学习环境,将来有机会,也要给她幸福……”

    顾清用眼角的余光注意到林俊逸正在看着自己,清雅娇美的小脸,忍不住浮上一抹羞红。

    经过半天的接触,林俊逸给她的感觉是沉稳,镇定,不吵闹,不张扬,平淡自然却总是给她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相比较那郑远达,家世好,学习成绩棒,人长得也帅,可是却没一点安全感,尤其是他神态间不经意放出的倨傲神情,令她看着总觉得很别扭。

    所以,顾清心中此时真有点小得意,认为当初选择和林俊逸同桌是正确的。

    第026章赚钱大计

    还有五分钟就要上课了,很多同学都开始往教室内走,但有两个人却正相反,急匆匆地往教室外走,几乎是和刚才出去的郑远达脚前脚后,一个是汪小燕,一个是李晓光。

    这种异常的举动,顿时引起了林俊逸的注意,心里暗自猜测,汪小燕和李晓光是不是被郑远达叫出去的?

    是的,他猜对了!

    “那个林俊逸是什么时候和顾清坐在一桌的?”

    二楼走廊一角,郑远达手扶着楼梯把手,背对着汪小燕和李晓光,语气硬邦邦地向两人问道,显然心里仍旧非常愤怒。

    “就在第001节课下课后。”李晓光小声回答道。他和汪小燕的父母,都在郑远达父亲开的郑氏集团上班,一家人的经济来源都掌握在郑家手里。因此在学校,二人很自然地就要多方讨好这位郑大公子。

    毕竟,身份决定地位,所在阶层不同,只能选择服从。

    “哦?今天才调到一起的?这个赵开顺是疯了吧?”郑远达冷笑道,“让全班最差的学生和最好的学生做同桌,也只有他这个老恶鬼才能想出这么个馊主意来。”

    “是林俊逸执意要求的。”汪小燕把今天上午物理课上发生的事,简单地向郑远达介绍了一遍。她希望郑远达能动用他的力量,把江小鱼和顾清的座位再调回来。因为她也不愿意和那个长得像头猪整天只知道睡觉、学习成绩差得一塌糊涂的江小鱼坐在一起,自从两人成为同桌之后,她就处处看他不顺眼,再也无法专心学习,总觉得他浑身都是毛病,心情真是糟糕透了!

    “这么说林俊逸对顾清有意思了?”郑远达听完汪小燕的诉说,嘴角边划起一个嘲笑的弧度,冷声道:“我看他是自不量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要我说也是嘛!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货色,还想追求顾清,做梦去吧!”李晓光赶紧顺风接屁,嘿嘿笑道。

    郑远达点点头,两眼闪动着锐利的寒光,冷笑道:“不过我倒是真想看看林俊逸和赵开顺打赌失败后,怎么当着大家的面说自己是猪,嘿嘿……”

    李晓光一脸奸笑地道:“我就坐在他前排啊,郑哥,你放心,顾清迟早都是你的人,林俊逸的那个位置是绝对不会坐不长的。这次他让你在班上出丑,我一定会想办法整整他的!”

    郑远达脸色一沉,盯着李晓光正色道:“你小子可别干蠢事,如果让顾清发现是我指使的话,一切都前功尽弃了。况且,我自己有办法将他和顾清调开的。”

    “放心吧,郑哥,我会有分寸!”李晓光嘿嘿干笑道。

    上课铃响了。

    下节课是中国历史,老师名叫李恺之,虽然才五十岁左右,但头发却完全花白了,背部还微微有点驼,总喜欢穿一身黑色的中山装,戴着一副旧式的老花镜,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老学究似的。

    林俊逸明显感觉到,自从坐在身前的李晓光回来之后,这小子就“来事”了,像女人每月一次的“大姨妈”似的。

    李晓光坐在他前排变得很不老实,不停地在椅子上左摇右晃,还不断地弄出噪音,使林俊逸根本就无法专心看黑板。

    顾清见李晓光在林俊逸的前排折腾个没完,心中也有些纳闷:“怎么这家伙今天变得这么活跃了呢?这些小动作明显是针对林俊逸的,难道是不想让他坐在这里吗?”

    林俊逸并没感到奇怪,自从汪小燕和李晓光跟着郑远达出去之后,他心中就有准备了,但没想到李晓光这小子的做法如此弱智,大约只有他这个年纪的小屁孩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