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明星潜规则之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 部分阅读

    《明星潜规则之皇)》

    1…100

    第001章重生

    湛蓝的天空上仿佛是极品琉璃一般一片澄澈明净,细如柳絮的小雨从空中轻轻扬扬的洒落下来,滴在四方的树木和大地上。http://。ltggg。http://。ltggg。绿幽幽的草地上和树叶上,一经雨水滋润,发出着淡淡的绿色的萦光。高大的柳树上,几只知了正轻轻地时断时续地鸣叫着,“知了,知了!”突然又颤动着翅膀,从一棵树上飞到了另一棵……

    这场雨,应该会使燥热的香港清凉一阵了吧?

    可惜,对于这难得一见的景色,林俊逸却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站在窗前,目光茫然的望着窗外,良久之后,林俊逸回过神来,望着一旁桌上的日历,上面显示的却是公元一九九一年,九月十八日。很寻常的一个数字,但在林俊逸看来却是无比的刺眼,要知道前几天,林俊逸可还是生活在2012年呀!

    恩,没错,通常对于林俊逸这种遭遇都有一个名词来形容,叫做穿越。

    望着日历,林俊逸的目光复杂无比,脸上的表情也是丰富到了极点,似喜似愁,诡异无比。

    叹了口气,瘫坐在那看上去就十分舒服的椅子上,双眼无神的望着白净的天花板,心中思绪万千。

    穿越前,林俊逸已经二十六岁了,从中国最好的电影艺术学院导演系毕业,刚好是两年,不过却毫无名气一直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字辈,在片场几乎和打杂的没有什么区别。

    在大学四年里他勤奋好学,天天泡在图书馆,甚至一直到毕业都没交女朋友,但是,这个世界并不是付出了就一定有回报的。林俊逸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家里穷的叮当响。他除了靠谱自己拼搏,完全任何捷径。刚进入社会的他没有一点名气,没有任何关系,根本没有人敢请他拍摄电影。每次抱怀希望,到各个电影公司和导演那里去推销自己,但都是被拒之门外,久而久之,林俊逸的雄心壮志也几乎磨灭殆尽了。

    毕业快到两年了林俊逸早已经心灰意冷,但他却又不敢回家,毕竟自己当年“金榜题名”时,自己的父母在村里是曾被无数人羡慕眼红过的,如今一事无成的回家,他实在是丢不起这个脸。

    他孤身一人像游魂一样,颠沛流离在高厦林立灯红酒绿的大都市里的各个角落。城市虽大,却没有一个他可以容身的地方!为了在这里生存下来,他睡过马路,换过许多的工作,做过打字员,做过邮递员,做过清洁工,甚至他还和那些农名工一起到建筑工地做过工人!虽然在这里他生活了整整六年,但他对于这个城市仍旧像是一个过客一般。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一次次,在那些本地人看着自己时眼里的轻视与冷漠!

    一转眼林俊逸到了二十六岁,快要奔三了,虽然他吃尽了苦头,甚至尊严丧失,但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怀着当初那个美丽的初衷!他坚信有梦想的人,永远是不老的!

    在一个偶尔的机会让他发现了一个发财的途径:盗——墓!虽然这是违法的并充满危险的,不过,为了能尽快获得一点能实现自己梦想的资本,林俊逸还是决定铤而走险。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他独自偷偷地跑到了一座被他过去旅游时,无意中发现的古墓。

    或许是上天有眼,也可能是他时来运转了,当林俊逸深入洞里历尽危险,打探了一番之后,竟然意外地发现,这座墓的主人竟然是五千年前的黄帝公孙轩辕!而且,他在黄帝的石棺中竟然还找到了两本古籍名字,分别是《黄帝圣经》和《太上丹经》。

    众所周知,华夏始祖轩辕黄帝御女三千百日分升,而这两本书是他老人家遗留下来的,关于修真炼丹的无上宝典。

    林俊逸在盗墓以前查阅过许多这方面的资料,他知道像这种深埋墓中长达近五千年的古籍,一旦带出山洞遇到外面的空气就会快速逸化。为了以防万一,他强忍着内心中的激动,开始专心背诵起两书来……

    然而,就在他把两本书都刚刚背完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种剧烈的地动山摇的感觉,接着便看到这个密室墙壁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缝,头上还在不断地掉落下石块和泥土,整个古墓,不到一分钟就轰然坍塌了,以致于林俊逸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深埋在了泥土碎石之中。

    当他再次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穿越了,而且来到了一九八三年的香港。

    瞥了瞥自己瘦弱的小手,恩,是的,小手!穿越之后,林俊逸还意外地发现自己缩小了几圈。返老还童,越活越小,如今他只有十五岁!

    此时,林俊逸刚得到得到了附体的这个小家伙的记忆,他大脑中一片混乱,久久不能平静。两种意识不断地撕咬争斗,最后林俊逸终于获胜,吞噬了原来的主人!

    林俊逸根据这个小家伙的记忆,意外发现他竟然也叫林俊逸,心里觉得荒诞至极,“不过这样也好,不用换名字了,也不怕背弃祖宗了。”林俊逸自嘲的笑了笑。

    而且林俊逸还了解到,这个与他同名同姓的家伙家里以前非常富裕,他的爷爷林靖远曾经当过的高级将领,在抗日战争胜利之后,因为不想参与内战,便拖家带口的来到了香港,凭着自己的威望和才能很快就经营出了一番基业,到后来在华商中也有很大的声望,富贵一时。

    他的父亲林经国,是林靖远的独生子,长得非常高大英俊,风流倜傥,年轻时红颜知己无数,惹了许多风流债。当然,林经国也同样是才华横溢,甚至还在国外留学过,拿到了哈弗大学商学院的mba学位,作为一个富二代,他却仍旧能谦虚学习,不断奋斗,可以说做得非常不错。

    “林俊逸”母亲的身份则非常神秘,只知道她叫宋雪,来自大陆一个红色世家。据说,宋雪与林经国是当年在美国读书时认识的,当两人坠入爱河之后回国去见双方家长时,却不幸发现,宋林两家竟然是世仇,同时,两家的老人也坚决反对林经国和宋雪的结合。面对重重阻挠,两人对爱情依旧忠贞不渝,瞒着家长在美国进行了婚姻注册,随后,宋雪也相继生下了一女一儿,一家四口生活幸福美满。但是,两年前,宋雪突然被告知父亲病危,心急之下赶回到大陆老家,从此之后,就音信全无了。

    “林俊逸”的家里除了他,就只有一个姐姐,因此算得上是林家的三代单传。不过由于他是一个早产儿,身体从小就体弱多病,孱弱不堪。‘林俊逸”的父母对于自己的独生子十分宠溺,可谓是有求必应,因而“林俊逸”也过了一个十分幸福的童年。

    然而不幸的是,就在两年前,宋雪赶赴大陆而音信全无,林经国在悲伤过度之下做了一个错误的投资决策,并因此导致林家的商业帝国的资金链突然断裂,而且很快,林氏企业就宣布破产了。

    真可谓是“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一夜之间,林家,从豪门大户变得几乎一无所有,而且祸不单行,林经国不久之后也出了车祸,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就去世了。“林俊逸”爷爷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悲痛之下而心脏突发竟也走了。一时之间,林家可谓是凄惨至极!

    第002章温柔似水的姐姐

    偌大的林家,如今,就只剩下“林俊逸”,以及他的姐姐,林婉晴。

    林婉晴比“林俊逸”足足大了三岁之多。对于自己的弟弟,林婉晴一向都是疼爱有加。林婉晴智商非常高,十五岁时就考入了美国的哈佛大学。当年林家家破人亡之后,她毅然从正在就读的哈佛大学辍学,回到香港,照顾体弱多病孤独无依的“林俊逸”。

    为了养活两人,林婉晴不得不出去工作,在附近的一家幼儿园里当老师。不过,尽管家道没落,但是她仍旧坚持让“林俊逸”在他过去就读的学校——香港著名的协恩私立中学继续上学。

    这两年以来,林婉晴对“林俊逸”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每天即使工作再忙,她都会去接送“林俊逸”上下学,为他送饭,风雨无阻。“林俊逸”心中对姐姐也十分尊敬。

    只是,就在三天前的傍晚,“林俊逸”在学校附近被一位蒙面歹徒袭击,反抗之下,头恰好碰在了墙壁上,加上他本来平时就很瘦弱,直接当场晕厥过去了。也就是因此,他才被如今的林俊逸附身的。

    林俊逸拿起一旁桌上的相框,右手轻轻地摩挲着玻璃面,望着相片上的一家五口:

    画面上,林老爷子坐在正中间,慈眉善目,虽然头发花白,但却老当益壮精神抖擞。林经国站在老爷子右手边轻轻微笑,英俊不凡。母亲宋雪依偎在丈夫身旁,温柔浅笑,右手牵着林俊逸的小手。姐姐林婉晴站在老爷子左边,宛如一株洁白的水莲花,亭亭玉立,倾国倾城。而“林俊逸”则趴在爷爷的背上,虽然瘦弱矮小,但却天真可爱。总之,整张照片充满了一种浓浓的温馨的家的感觉。

    “哎——”

    林俊逸深深地叹息了一声,使劲地甩了甩头,此时他的脑袋还是浑浑噩噩的,记忆有些混乱,脑海中不时闪现着几段支离破碎的画面。

    这一家人发生的一切,令人震惊不已,实在是可悲可叹,林俊逸作为一个局外人,他的心中也忍不住生出了一种世事无常的悲凉感觉。

    看着照片,他的思绪不又回到前世,联想到了自己当初闯荡社会时屡屡碰壁有家不敢回的无奈,以及自己在那些日子中的受尽白眼、四处的漂泊,无依无靠,几乎绝望的情景。

    此时,即使林俊逸这个厚脸皮的家伙,在内心深处,对于穿越这种美事,忍不住也产生了许多愧疚感。

    轻轻摩挲着相片,微凉的玻璃刺激着皮肤,林俊逸喃喃地自言自语道,“我能为你们做些什么呢?……”

    顿了顿,随即林俊逸自嘲的笑了笑,

    “也许,我唯一能够帮你们做的就是好好的活着,或者,加上重现你们林家过去的辉煌!”……

    打开门,一阵冰凉的清风迎面吹来,让林俊逸的精神不由地一振,他情不自的闭上眼睛,对着风深深地吸了口气,将对“林俊逸”一家人的感觉深深压在了心底,不再去想那些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然后,一身轻松地走了出去。

    客厅,一张椅子上,一个秀美的长发女子手中握着一本发黄的书卷,娴静地翻阅着,神情专注。“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

    在昏暗的灯光下,她的影子显得是那么纤细婉约,白衣如雪,长发飘飘,给人一种云淡风轻的感觉。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载。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

    她穿着一身素白的长裙,裙摆拖曳在地板上,腰间系着一条点缀着蕾丝的黑色丝带,柔若无骨盈盈不堪一握的腰肢,被长及的三千青丝压着,在那洁白的连衣裙的下面,掩映着一双的美腿。

    当林俊逸的眼神落在她的那双玉足上时,顿时如遭雷击:

    他从未见过如此完美的足!!!

    洁白如雪,精致小巧,盈盈不堪一握,可谓是增一分太多,减一分太小,宛如一件完美的艺术品。“细尺裁量减四分;碧琉璃滑裹春云。”

    洁白的脚踝,脚背曲线顺滑,纤柔娇嫩,如同极品羊脂玉一般,散发着一层温润、柔和的光泽,不时还有阵阵清幽怡人的香气从上面发出。白嫩的足掌的上端整齐并列着五个细长的脚趾,白里透红,晶莹剔透,微微蜷曲,似五片淡红色的花瓣。

    秀美的雪足,美得惊心动魄,令人遐思,林俊逸心里甚至忍不住想捧起它来,搂在怀里,轻怜密爱,细细把玩……

    第003章姐姐的知性美

    当林俊逸走过去,看见柔顺长发下,那张美得惊心动魄的侧脸时,心神再次被深深震撼。

    虽然之前,他已经在照片上,看到过几年前的林婉晴,对于她的绝美容貌有所了解了。但此时乍一看见了真人,仍旧不由自主地生出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惊艳和怦然心动。

    蕴含着古典韵味的的瓜子脸,肤如凝脂,梦幻如诗,散发淡淡的氤氲柔和的光泽,似比绸缎还要光滑,比美玉还要莹白,螓首蛾眉,明眸皓齿。仿佛玫瑰花瓣一般的唇瓣,娇艳欲滴,勾人夺魄。纯洁清澈的眼睛里,泛着淡淡的雾霭,荧光闪烁,像一汪微微荡漾的水波,翘卷迷人的睫毛,不时地轻轻颤动着。如丝绸般柔顺、长及部的秀发下面,还露出的一段如天鹅般迷人的脖颈,白如脂玉一般。

    她一脸恬静地坐在椅子上,专注地看着手里的书卷,不时地伸手翻动,纤细的玉指白嫩如葱,不经意间,拨开额前的碎发,把它们轻轻地挽在耳后。

    全身上下,举手投足之间,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种无法言语的古典侍女的娴静韵味。

    那眼神,那动作,那神态,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娇,无一处不自然和谐。在这一刻,林俊逸甚至有一种错觉,眼前的这个女人根本就不属于这个肮脏的世界。

    “皎皎兮似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回风之流雪。”

    林俊逸竭力压抑住自己意识中,那份难以名状的惊艳和怦然心动,与身体原来的主人潜意识流露出的喜悦,目光灼灼的看着这张颠倒众生的脸庞,他一时竟然呆住了,似乎被这个女子的美震破了心神,眩花了眼睛。

    美是一种没有峭壁的高度,她不压迫我们,但仍让我们仰望;她不刺戳我们,但我们仍然受伤。她如此接近我们,却又如此远离我们;如此垂顾我们,却又如此弃绝我们。

    在她的面前林俊逸竟然莫名其妙地产生了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眼前的这个女子,让林俊逸真正感觉到了纯粹的女性魅力。那种云淡风轻、圣洁淡雅的气质,似乎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凡间尘世。

    林婉晴,就是这个女子,一直把林俊逸当成最亲的人,宠溺着!关心着!无微不至的照顾他!为他伤心!为他担忧!总是顺从着他,恨不得把她的一切都塞给他!

    林俊逸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轻轻地走到她身侧,看着她拿的那本《宋代文学研究》。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尊。”

    林俊逸轻轻地读道。

    第004章兽性的冲动

    林婉晴抬起头来,温柔的眸子凝视着林俊逸,她似乎看任何人都是这样平静,善美。

    林俊逸突然有一种感觉,仿佛任何人只要一看到林婉晴,看着她的这一双纯净恬静的眸子,看着她温柔的的眼神,再躁动的心,也会平静下来。

    “啊!弟弟!你终于醒过来了!”林婉晴惊喜的站了起来,放下书连鞋也顾不得穿上,快步奔到林俊逸跟前,拉着他的手,喜极而泣,动情地问道,

    “你现在感觉好些了吗?头还疼吗?身上还有不舒服的地方吗?这一次,你真的让我急坏了,你知道吗?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向天上的爸爸和爷爷交代呢!”

    林婉晴的身材,几乎有一米七三,当她和林俊逸站在一起时,顿时显出了强烈的对比。尽管她赤着一双雪足,但还是比此时十三岁的林俊逸要超过小半个头!

    这个十八岁的少女,如今已经足够完美展现出女子撩人的曲线了,不论那倾国倾城的绝美容貌,就只凭那双被长裙掩映的美腿和洁白如雪的纤足,就已经美的足够触目惊心,令人遐思了。林俊逸看着呼吸可闻近在咫尺的林婉晴,心情复杂,脑海中一时不可名状。

    一方面,在自己潜意识中,对于这样一个大美女,一个人间少有的仙子一般的人儿,如此亲近自己,林俊逸心中是不可避免的有些惴惴不安。要知道前世的他,已经二十六岁,可是却从没谈过恋爱。虽然他也在影视上面看到过许多所谓的“玉女明星”,曾经也有过惊艳的感觉,但是当林俊逸在心中把她们与林婉晴作了一番比较之后,他突然发现,她们根本就远远不如林婉晴,之间的差别,就仿佛是萤火与皓月,不可衡量。林婉晴,毫无疑问就是他见过的最完美的女人。

    另一方面,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在父母去世后对于林婉晴这个姐姐一直是十分的喜欢和依赖的,甚至有时晚上还和林婉晴睡在一起。当他从晕厥中再次醒来之后,就非常渴切地想立刻看到姐姐,在她温暖地怀里倾诉自己的委屈。林俊逸在这两种思想的纠结冲击下,愣愣地,一时不知该怎么回应林婉晴的关心。

    “弟弟!”林婉晴终于发现了林俊逸的异常,以为是他还没有完全恢复,忍不住又轻轻地叫了一声。

    “啊,姐……姐姐!我现在好了,谢谢你的关心。”林俊逸强自平复了一下心情,语气艰涩的应道。

    “你这傻孩子,发什么呆啊?衣服也不穿整齐,就慌着跑出来。”林婉晴嘴角噙着温柔的笑意,宠溺怜爱地看着他的小脸。面对林俊逸,她的心中总是会涌起满满的浓浓的爱,一边说,她一边伸出两只的玉手,环绕着他的脖子,细心地替他整理衣领。

    林俊逸的大脑此刻还是浑浑噩噩的,只是机械的站在那里,任由林婉晴动作。

    望着林婉晴那张近在咫尺的如花似玉的俏脸,呼吸着她身上散发着的如榔麝清幽怡人的处子体香,心里只感觉麻麻的,痒痒的,全身一万八七个毛孔大开,仿佛熨斗贴过一般,说不出的舒畅和沉醉——他感到自己幸福地仿佛要晕厥过去了。

    “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

    会向瑶台月下逢。”

    要是能够吻一下这样一个国色天香的绝色美女,那该有多好啊!

    突然,一个大胆地念头,悄悄爬上林俊逸的心头;

    “不,不,这怎么行啊?她可是一直最爱疼我的姐姐啊,我怎么能够亵渎她呢?……我真是千该万死!”

    林俊逸连忙止住遐思,内心不停地自责道。然而,天不如人愿,这个念头一旦生成之后,就好像变为了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一般,越变越大,把他的心缠绕得越来越紧,越来越紧,几乎就使他快要窒息了。

    林俊逸感觉着林婉晴触摸在自己脖子上的冰冷的指尖,突然瘦弱的脸上染上一片潮红,呼吸似乎也越渐急促起来。

    “啊!不!”林俊逸惊叫了一声,轻轻地推开林婉晴,随后连忙解释道:“姐姐,我,我,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第005章姐姐的爱

    林婉晴乍一见到林俊逸拒绝自己,眼神先是微不可察的闪过一丝失落,但当她看到林俊逸小脸上的红晕时,很快就释然了。

    她以手掩口,轻轻笑了笑,眼睛里闪烁着明亮地光泽,作恍然状,看着林俊逸道:

    “哦?小逸,看来你真的长大了,知道害羞啦!”

    “嘿嘿,嘿嘿”

    林俊逸不由自主地摸了摸后脑勺,尴尬的笑了几下。真是没想到;自己今天竟然被一个“小女孩”给调戏了。要知道,林俊逸前世可是有二十六岁,比如今的林婉晴可是还要大八岁,而且自己也是看过几部岛国的大片的,这次怎么会就经不起诱惑呢?这个少女,可还是“自己”的姐姐啊?

    “哎,看来目前我还只是停留在略懂理论的境界,没经过实践终究还是小男生一个啊!”林俊逸在心中有些自嘲地道……

    正当林俊逸胡思乱想着,突然,一阵强烈的眩晕感席卷而来,干瘪的肚子也咕咕地鸣叫起来,空荡荡的,仿佛打雷一般,好像在向他表示抗议似的:原来是太饿了啊!

    他的这具身体以前本来就体弱多病,面黄肌瘦,即使在平时,饿了两天时也会受不了的,更遑论是他受过伤之后呢?

    刚才林俊逸之所以能够站起来,完全是因为他重生之后,被意外的喜悦压过了身体的饥饿感,大量地透了体力,而如今他的身体承受能力已经达到了极限,就像是一个残破不堪的土人一般,的,似乎一阵风就可以将他轻易吹倒似的。

    “弟弟,睡了两天肚子应该很饿了吧?你快趟下来,我煮了你最喜欢吃的栗子粥,我马上就去端来。”

    林婉晴见状,连忙小心翼翼的把林俊逸扶着坐了下来,温柔地把他放倒在沙发上,又去卧室拿了一个枕头的垫在他的脑后,使他靠得更舒服一点,然后,这才稍微的放下心来,进了厨房。

    林俊逸看着林婉晴刚才对自己的浓浓的关心郝柔体贴的照顾,心中忍不住涌现出一丝感动,再加上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意识的影响,他在心底里已经开始渐渐接受这个美丽的“姐姐”了,虽然她比“自己”还要小。

    林俊逸躺在椅上,看着身上这双有气无力的腿,轻轻地叹了口气,心中突然对于如今的这具身体微微有了些不满。虽然外表长得颇为英俊,剑眉星目,五官端正,但实际上却是“金絮其外,败絮其中”。如果自己以后还是像以前那样三天两头的生病,那可真是悲剧啦!

    不过,就在林俊逸心中抱怨之时,他的脑袋中突然地灵光一闪。

    “啊!对了,我差点忘了,我在穿越前不是背诵了轩辕黄帝的《黄帝圣经》吗?我可以试着修炼一下那上面的功法,来强化身体啊?还有那本《太上丹经》,我也记得上面近百种种药方。等以后有机会,收集到了相关的药材,我就可以炼几副强身健体的药了。”

    一想到这里,林俊逸心中就忍不住有些跃跃欲试起来,恨不得现在就试试那个修真功法。不过,他有自知之明,他如今对于人体的一些最基本的经脉穴位都不懂,根本无法窥得功法的真义。要知道那本书,可是五千年前的天才人物黄帝所著的。古往今来,可是很少有人修真成功过的,像这方面的书现在更是近乎绝迹了,根本就很少流传下来,想把它修炼成功肯定是难于上青天的。

    “还是等过几天,我查阅一些相关方面的书籍之后再练吧。否则要是走火入魔的话,一命呜呼,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林俊逸仔细在心中考虑了一番之后,便有了计划。

    林俊逸此时对于自己的身体终于彻底放下心来,对着厨房方向望了一眼,脑海中再次浮现着林婉晴如诗如画的绝美容颜和那双温柔的眼神。同时,林俊逸的心中对于姐弟两人日后的生活开始充满了向往。

    第006章暧昧姐弟1

    不过;关于自己的前世,林俊逸依旧不能释怀,他非常思念自己的父母,对于不能承欢父母膝下,他心中充满了无限的遗憾。

    所谓的孝,最是感人,最是伤人,无法尽孝,对于一个已经明白父母之爱如何伟大,如何值得珍惜的成年人来说,不亚于心底无法触碰的痛,一碰,痛彻心骨,撕心裂肺。

    在独自在外漂泊的两年中,林俊逸每每在梦中醒来时,会发现泪水打湿枕头,心揪着的痛。

    林俊逸能够想象到自己的失踪会给他们带来怎样的悲痛。但是,这对于如今的他来说却是无可奈何的,只能在心底里祝福他们。

    “灿灿萱草花,罗生北堂下。

    南风吹其心,摇摇为谁吐?

    慈母倚门情,游子行路苦。

    甘旨日以疏,音问日以阻。

    举头望云林,愧听慧鸟语。”

    当然,林俊逸的心中,还有一个小小的期待,如果自己目前所在的世界与过去那个是同一个的话,父母就可能也存在着!那样自己以后有机会,也可以回到大陆去看他们,照顾他们!

    “这一世,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再像过去一样庸庸碌碌了!未来就在我的掌握之中!一切皆有可能!”

    林俊逸暗暗下定决心,握紧着拳头,自我鼓励道。

    就在林俊逸心中思绪万千的时候,林婉晴已经端了一大碗芳香四溢的栗子粥,小心翼翼的走过来了。

    “弟弟,等急了吧?你先坐在那里不要动,我马上就动手喂你吃。”

    林俊逸使劲的甩了甩头,将心中的杂念从脑袋中驱除出去,看着林婉晴袅袅婷婷的来到自己身边,顿时感觉身心舒畅起来,古人不是说,秀色可餐的吗?

    不过,当林俊逸听到林婉晴说要亲自喂自己吃东西时,他的大脑里立刻闪现出自己,刚才对她的身体生出羁念的情景和在她面前表现出来的窘迫的样子。

    想到这里,他连忙回绝道:“姐姐!我现在已经有力气了,自己来就可以啦!不用再麻烦你了。”然后,林俊逸挣扎着从沙发上坐直身体,他生怕自己待会儿在面对林婉晴时又要出丑,对于这种“暧昧”,他此刻,还一时无法适应过来。

    林婉晴本来想拒绝林俊逸的要求,但是当她的眼神落在林俊逸那张虽然幼稚;但却一脸坚毅的小脸上时,拒绝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虽然她知道弟弟并不是讨厌自己,只是因为年龄大了有些害羞,但是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失落,轻轻地叹了口气,最后只得无奈地答应了:

    “那好吧!你小心一点,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不要逞强了!”

    林婉晴一边说,一边把粥放到林俊逸面前的矮桌上,温柔地帮他扶直身体。

    “恩!我知道的,姐姐!”

    林俊逸闻着,冒着热气,散发出清香的栗子粥,顿时食指大动,直流口水,从姐姐手里接过了调羹,俯下脑袋迫不及待的舀了一口粥放到嘴里,细细的品尝起来。

    “啧啧,姐姐,你做的栗子粥真是太还吃了!你的手艺真棒!”

    林俊逸津津有味的咽下嘴里的粥,立刻开始放开肚子吃起来。

    林婉晴静静地在一旁,紧挨着他坐着,美眸流转,温柔看着那他那狼吞虎咽的模样,眉眼间都是笑意,心里暖暖的,似乎装满了浓浓的化不开的幸福。真可谓是“笑颜如花绽,玉音婉转流。”

    林俊逸嘴吧鼓鼓的含着一大口粥大口的吞咽下去,发出“呱呱”的声音。由于吃得过快,嘴唇、鼻子、脸和下巴到处都粘着饭粒,他也顾不得擦一下,不时还嘟囔着冒出几句“真好吃!”,不过短短三分钟,一大碗栗子粥就被林俊逸吃得快见底了。

    当他把最后一口粥吃完之后,顾不上擦干净鼻子上的污渍,马上又抬起头来一脸渴望的望着林婉晴,可怜巴巴得道:“姐姐,我还远远地没吃饱,肚子现在还是干瘪瘪的,你可不可以再帮我盛两碗来啊?”

    林婉晴从口袋拿出丝巾来细心地替林俊逸清除脸上的污渍,看着他一脸可怜的样子,顿时“扑哧”一声的笑了起来。平时极其注重仪表的她,一颦一笑总习惯于保持淑女模样的姿态,现在却笑得花枝颤。顾盼生辉,撩人心怀。

    真可谓是“回眸一笑百魅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林俊逸坐在一旁,呆呆的看着林婉晴如兰花盛开的笑靥,怦然心动,惊艳的说不出话来……

    第007章暧昧姐弟2

    不过,林婉晴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她连忙把手掌从林俊逸的脸上收回来,以手掩口,这才止住让她觉得不雅观的笑声,看着一旁傻傻的林俊逸,忍不住宠溺地在他的头上拍了拍,又是莞尔一笑。

    林俊逸眯着眼也跟着笑了笑,他心里实在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如今的他,开始越来越喜欢这种暧昧的感觉了。他似乎对她真的产生了好感,当然这种好感不是纯粹的异性之间的那种,而介乎于亲人与之间的那种感觉,让人觉得很温馨,很甜,淡淡地缠绕在心头,仿佛陈年老酒一般令人陶醉,使人想想,嘴角就会忍不住翘起来。

    “你吃得了这么多吗,不怕撑着吗?以前的你可是最多只吃能一碗的啊!况且,你刚醒过来最忌暴饮暴食的。吃得太多,身体会受不了的。”林婉晴忍不住笑骂道,不过她并未拒绝林俊逸的要求,仍旧喜欢像过去那样什么冻着他。她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来,转身又去了厨房。

    当她回来时手上果然又端了两个碗,林俊逸在她宠溺的眼神注视下,开心的地接过粥,然后便迫不及待的大吃起来。

    大约又过了二十分钟,林俊逸终于再次把两碗粥吃光了,虽然还是有些意犹未尽,本来还想再吃,但林婉晴实在是担心他的身体会受不了,直接拒绝了,林俊逸最终只得作罢。

    吃完饭,林婉晴端着碗筷进了厨房,林俊逸把嘴上的污渍简单的擦了一下,坐在椅子上四周张望,开始打量家里的环境。

    自从公司破产之后,林家几乎变得一所有,如今就只剩下两人正住着的这所两室一厅的房子。房子里除了一些最基本的家具,和原来家里收藏的数百本书籍外,其他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间房子很小,装饰的也不豪华,由于林婉晴有很重的洁癖,喜爱干净,虽然家里经济条件有限,但房子里的旧家具她都摆放的整整齐齐,地面上到处打扫的一尘不染。另外,林婉晴还在墙角处摆放了几盆花草,现在正值夏季,花草正茂盛,几缕绿色给单调的房间,带来了些许生气和情趣。

    时间缓缓流逝,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当林婉晴收拾好厨房之后,就将近八点钟了,两人便坐在沙发上一起聊着天。

    林俊逸坐在林婉晴对面,看着她那张清丽淡雅闭月羞花的脸,不知为何,心中突然涌起了千言万语想对她说,但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此时;这具身体原来主人的记忆和他的;已经几乎完全融合在了一起,不分彼此了。林俊逸已经开在潜意识中始受他的影响,虽然占主导的还是自己的意识,但林俊逸的想法和行为却在潜移默化之中悄悄的改变着。

    “怎么了弟弟?身体又不舒服吗?”林婉晴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忍不住关心的问道。

    林俊逸轻轻地摇了摇头,伸过手去抓住林婉晴的温润柔软的小手,拥住她纤细的柔弱无骨腰肢,端着一双纯净的眸子深情的注视着她,语气坚定而真诚的说道。

    “没事,姐姐!这两年以来你为我吃了太多的苦了!这句话我早就想说了!谢谢你!姐姐,我向你保证,我以后一定不会让你再为我担心了!更不会让你为劳了!将来,我会重现我们林家过去的辉煌,甚至比以前更加强大,让姐姐重新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让姐姐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林婉晴乍一听林俊逸的这番突如其来的豪情壮语,心中很是有些意外,一脸诧异的望着他,同时清澈的眼眸中满是欣慰,显然她没有想到林俊逸竟然会开口说出这样动人的一番话来。

    “难道弟弟真的长大了吗?真的懂事了吗?再也不需要自己为他遮逸挡雨了吗?如果让爸爸和爷爷知道的话,他们在天之灵,应该也会欣慰了吧?”

    这两年来,林婉晴虽然一直表现得很坚强,对自己尝受的一切苦和艰辛,都表现得毫不在意。但她如今也不过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外面那些与她同龄的女孩,此时都还是父母的乖乖女,每一天与可爱的同学们一起,坐在明亮的教室学习呢。

    而自己呢?家族企业一夜之间破产,妈妈失踪,爸爸和爷爷相继去世,家里只剩下一个体弱多病的弟弟。她一个女孩心中惶恐担忧也是免不得的,这样沉重的压力,又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倾诉,心中的苦闷也自然难以排解。

    况且,她也从不敢在弟弟面前把自己的柔弱显露分毫。因为她是他最后的依靠,如果这根最后的擎天之柱再次倒塌的话,她担心弟弟小小年纪一定会崩溃的。而她自己则只能在午夜梦回之时,躲在被子里,一个人偷偷地哭泣,把眼泪和委屈流在心里。

    第008章弟弟,今晚姐姐陪你睡吧

    此时,当林婉晴看到林俊逸一脸的坚定,以及他表现出来的与他年龄不相符的成熟时,心中顿时思绪万千,在这一刻,她的情绪突然忍不住剧烈的波动起来。

    当林俊逸的话音落下时,林终于再也压抑不住心中长久以来积累的压力和委屈,突然俯下身体把林俊逸紧紧抱在怀里,眼泪刹那间就喷涌出来,如怒涛拍壑一般,滚滚而下,一泻如注,仿佛要把心中长久以来的积郁都释放出来似的。

    林俊逸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种汹涌的哭泣,那不是在流泪,简直就是飞流直下啊!仿佛她身体里的水突然决堤了似地。

    林婉晴就那样泪如泉涌的哭了很久,因为林家的不幸,因为自己所受的艰辛,也因为弟弟的长大。

    十七岁的她,本来是家庭美满无忧无虑,但却在一夜之间家破人亡,无依无靠。她不得不离开自己喜欢的校园和同学,回家来收拾残局,一天到晚,为姐弟两人的生计不停地奔波着。一直只是她一直辛苦的忍着忍着,她不愿那么软弱,不想让弟弟为自己担心。于是那么多悲伤的泪水,就在心里长久的堆积。她其实一直在流泪,只是从没人看见,暗暗的堆积了那么长时间,终于在这一刻,完全冲毁了心里最后一道堤坝,一泻千里!

    “玉容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林俊逸默默的靠在林婉晴怀中,心情完全被她的发泄占据。虽然此刻他与林婉晴肌肤相贴,鼻中甚至能闻到她身上的如兰似麝清幽宜人的处子体香,怀里拥着那温香软玉的的触感,但他心中却没有任何旖旎的感觉。良久之后,直到林俊逸感觉自己肩头的睡衣已经完全湿透了,林婉晴才缓缓平复了心情,止住了泪水。

    当林婉晴抬起头来时,看到林俊逸湿透了的肩头,她的神态略显羞涩了起来,玉颊上泛起淡淡的红晕,清澈的眼睛里仍旧水雾弥漫,脸上犹自挂着几滴晶莹的泪珠,柔桡轻曼妩媚纤弱,梨花带雨娇艳欲滴,仿佛一个迷路的小女孩一样,楚楚可怜,令人忍不住想拥她入怀,小心的宠她,呵护她,怜惜她。真是应了那句“晶莹香睑凝水痕,窈窕柳姿敛玉魂”。

    林婉晴刚才在弟弟的怀里痛哭了一番,此时醒悟过来,心里顿时感觉有些难为情。她背过身去擦掉了脸上的泪水,然后也不等林俊逸开口,迅速的跑到了林俊逸的房间取来了一件干净的睡衣,在林俊逸别扭的神情下,帮他换好。刚才在经过一番畅快淋漓的之后,林婉晴的情绪已经好了很多。

    “弟弟,今天晚上,姐姐陪着你睡吧!”她微笑着把林俊逸拉着回到了她的卧室,做完动作才开口,显然没有给林俊逸拒绝的机会,然后两人相拥在一起,躺在铺着白色的床单大床上。

    棉被上散发出的如兰似麝的馨香,显然是来自林婉晴娇躯上,呼吸着这种清雅的香气,顿时让林俊逸原本有些紧张的心情平复了下来。

    两人面对面躺着,呼吸可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