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禾奶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1 部分阅读

    不要担心,筝儿现在跟夫子学得很好,不会添乱的,你只要好好跟母后准备好我的嫁妆。」她又顿了顿,「我先说好啦,那只会叫说『十七公主好美』的鹦鹉我是要定了,我要训练它说『七皇子怕虫』哈哈哈…」「筝儿。」皇上打断了她,平日威严的脸现下布满和蔼神色。「筝儿,如果你会怕、会不舍,跟父皇说,父皇不希望你闷在心里头。乖筝儿,在父皇面前不须长大。」若筝原本堆满笑容的脸,一瞬间消失,她的大眼睛开始水汪汪起来,但是她在心里挣扎著,已经要走了,就不要让人为她难过,要是父皇真的不舍她,不把她嫁掉,一定会被人笑的,她怎麽能让父皇母后还有整个皇室蒙羞呢!「父皇我眼里进沙,回去了。」她头也不回的冲出殿,也不管贴身奴婢著急的跟上,低著头一路就往紫鸢殿冲。

    「哎呀!」不其然撞上了个硬梆梆的人,她痛得大叫,蓄满眼里的泪水也流了下来。「公主?」是严少桀。他遣退所有下人,将她带进书房里。「怎麽了,筝儿?」她不顾男女之嫌,把头埋在他怀里,尽情的流眼泪。「夫子…我不想离开父皇,不想离开母后,不想离开大哥、二哥、三哥、四哥…。」她的声音因为哽咽而含糊起来,却仍是直拗的想把哥哥姐姐们念完。「我不想嫁人…」「筝儿,别哭了。」在严少桀耐心的安抚下,若筝总算止住眼泪。她稍稍清楚自己在干嘛後,忍不住尴尬起来离开他的胸膛,呵呵的笑了。「真是的,都是父皇害人家哭的,我明明都做好心理准备了。」她直起身,很认真的看向严少桀,「夫子,我也会很想你的,你教我的我都有记住,我会听我相公的话的。」她将藏在胸口的鍊子拉了出来,细银鍊隐约的闪著晶亮,坠挂著的是那块清玉,「夫子,谢谢你,我看到它就会想起你的。」

    步出紫鸢殿,严少桀一点也谈不上开心,就算若筝口口声声说会记得自己,他也心情恶劣。她俨然一副成为人家媳妇似的,还说会乖乖听夫家的话。若筝将满十七他知道,但他一点也不愿意那个活泼耀眼的公主属於不是他的怀抱。而,这岂是他能决定的。越想心情越恶劣,尤其想到她哭的像个泪人儿,就无法静心。

    过些天她在殿外偷听到哥哥们和父皇谈到她要嫁出去的事,她已经有好好陪伴父皇母后,不会有遗憾了,她也该懂事点,当个好妻子。想了半晌,她招了招候在门外的宫女姐姐,「姐姐,你觉得男人喜欢什麽?」「喜欢…。女人。」宫女愣了一下,有点疑惑的回答。「不,我是问,我够漂亮吗?够聪明吗?会有男人喜欢我吗?」「公主,您是我见过最美丽的人了,而且其他公主都没您生的精致好看。」她小声的附耳。「而且严太尉也说过您十分聪明伶俐阿。」若筝很满意的点点头。「对了,姐姐,你可不可以教教我男女之事?」这下宫女往後踉跄,险些摔倒,「公主,奴婢不敢,您在想什麽呢?」「我跟你说阿,我有次飞来飞去飞到七哥窗外,听到七哥的侍妾在他房里哎哎叫,就以为她被七哥欺负,正要冲进去时,七哥大吼一声一掌把我打飞,脸很红,我就问他怎麽了,他就说我年纪尚小,不宜知道男女之事。你说,我都十六岁快十七了,也要嫁人了,怎麽可以不知道男女之事呢?」「这…这,公主请教别人吧,奴婢不能乱说的。」说著,宫女赶快退下,满面通红。若筝伤脑筋的站在原地,啊!问夫子好了,他什麽都懂的。现下若筝非常信任严少桀,他什麽都懂,问他准没错。

    若筝用手托著脸,一脸认真又肯切的发出疑问。「夫子,你可以教教我男女之事吗?」严少桀原本好整以暇的看著他的书,一听到今天的问题,脸色都变了。「别胡说!」「我没有胡说啊,我都要结婚了,怎麽可以不知道这种事啊!我还没认识我驸马,又不能问他,四哥都不肯跟我说我驸马是谁。」严少桀脸色更不好,「你…。你四哥知道谁会是驸马了?」「对阿,夫子,我都快嫁出去了,要是我相公觉得我很笨,会怪你的。你快让我变聪明点,告诉我什麽是男女之事嘛!」严少桀一言不发,离了殿。

    「若筝要嫁谁?」四皇子通报还没听完,一抬头就看见闯进殿的严少桀的臭脸。他呵呵笑著,「少桀,我和父皇还有若筝其他哥哥们定是精挑细选,让若筝嫁得好归宿的。你就…」「让她嫁给我。」严少桀还未思考就脱口而出,他从未如此鲁莽。

    一想到昨天,四皇子贼笑著说,他就是内定的驸马爷,虽然心下不惊讶,但是前些天若筝娇憨的问他男女之事时勾起的不悦,已然消散。他无法忍受她为了其他男人而求知,为了别的男人打扮,为了别的男人改变自己。她是他的妻子,只能是他的。

    大床吱吱咯咯响,若筝虚软无力的趴在床上,严少桀从她後方进入,猛力的撞击抽插,若筝哎哎直叫,小穴又酸又舒服,根本无法自己。「啊恩…夫子…恩啊啊。。。」若筝丰满的奶子剧烈的摆动著,严少桀一手撑著床,另一手摸上了她的软馒头,又捏又拧,若筝只能被动的晃著小屁股。「恩啊…」已经是第三天了,自第一次破她处子以来,他每天都支开下人,在她闺房里做只能和夫婿做的事。今天他站在她身後看她写毛笔字,低下身握住她的手让她注意某个字的写法,天知道他们做了那麽羞人的事,她根本无法专心於读书写字,以致於最後他的手就摸到她胸部上了。

    「夫子…你…不可以…」「嘘,别分心。」他结实的身子覆盖在她上方,她的裸背因此感觉到一阵温暖,律动带起的摩擦更是舒服不已。「屁股再抬高一点。」就算她不依,他的手依然会压住她的腰部,强迫她抬高,娇嫩的臀办激烈的摩擦著他健壮的腿根,他的昂扬没入的更深了。「当你感觉到越摆动越快时,要适时的夹紧。」他很是认真的教导她,但是她哪知道要怎麽夹阿?有时候,会觉得里头一阵酸麻,才情不自禁的颤栗紧缩,她根本不知道怎麽…「试夹看看。」他在她耳边说。「嗯嗯…我不会…」若筝抽泣著,她仍是无法适应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今天算好的了,他们连做两次她还没晕去,但是技巧什麽的还是很生涩。「没关系,我们试试看这样。」他裹住她软嫩奶子的手,突然移到她小腹处,滑到下方玩弄湿答答的嫩珠,粗糙的指腹慢条斯理的搓揉挑逗,然後轻轻使劲一拧,若筝惊的尖叫出声,小穴狠狠的咬了他一下。两人皆舒服又难受的哼出声。

    「筝儿好聪明。」严少桀像是赞赏般,抽插又更加大力,若筝双手抵在床上,无奈床被是上等丝绸,滑不溜丢,他的每一次撞击,都将她撞得滑向前,更深入。又多连插了几回,若筝终於受不住,小穴猛的涌出蜜液,牢牢吸紧了他,到达高潮。严少桀知道她到了,但他可还没满足。他抽出她蜜穴,很快的将她的身子翻转,不让蜜液太快流乾。若筝此刻仰躺在床上,两脚被他掰得开开的,红肿淫欲的水穴正不住淌出蜜汁,严少桀捏住两片小花办,止住了流淌。「筝儿,女人这时的水,是很滋补的东西。你现下流的这样多,不吃掉好可惜。」若筝蒙蒙的张开眼,觉得这样的姿势羞意逼人,但是又很好奇这样怎麽吃掉水呢,总不能用杯子接吧?「想知道怎麽吃吗?」「恩…」在他暧昧的微笑下,若筝不愧是受了几天调教,知道他暗示著什麽,满脸羞怯的说,「求夫子…求夫子吃掉筝儿的水…」

    严少桀不再客气,两手将娇臀一捧,薄唇即覆上软润贝肉,舌头探进小穴里,有力的卷玩著贝珠,吮出一波波蜜水。若筝感觉的到他的舌尖挑玩著她的嫩珠,忍不住尖叫,哪知道他这般大胆妄为,只觉得下面好湿好痒,他滑溜的舌四处钻动,没舔乾不说,还让她湿得更泛滥。「夫子…不要了…。求你…」严少桀接著又教导了她男女的敏感之处,教她怎样吸吮别人身体,教她要放纵的呻吟,教她更多浪荡姿势…不知第几次失控的吟叫,若筝感觉到他射进自己体内,她疲惫的软倒在绸被上,昏昏沉沉的又睡去了。

    若筝双手绞在一起,一脸挣扎,严少桀又要来了,她该怎麽办啊?她不是白痴,还有点聪明,很清楚的知道她根本不该跟严少桀做这种…逾矩的行为,不管他们的身分是师生还是男女。他绝对不应该趁著她问他的机会,就夺走她的清白;他不该若无其事的撵开下人,在书房里对她做尽夫妻之事;不该什麽话也不让她说,理所当然的教导闺房密事……他是那麽的不该,但,她好高兴。怎麽办啊!她的理智告诉她,他们不这样做下去;但是她的情感告诉她,她想这麽样下去。不行不行,这种事要是被发现,觉对不会是只有罚钱蹲牢那麽简单,严少桀搞不好为被诛九族,皇室也会因她贞洁不保而蒙羞,就算她再怎麽喜欢他,也不能这样下去了。

    「筝儿。」还在捏紧自己小拳头暗下毒誓的若筝,被他低沉的嗓音,还有覆住自己拳头的温暖给吓了一跳。「做什麽!」她反应极快的抽出自己的手,一下就跳到离他三步远的地方。严少桀非常的不悦,若筝就像遇到豺狼虎豹的小白兔,把他想见她的心情完全破坏掉。「在想什麽。」严少桀不死心的逼近她。若筝很快的又逃到另一边去,「我在想,我们还是不要太靠近的好。」「你说什麽。」这个句点完全莫名其妙,如果是问号她还可以解释解释,如果是句号根本就摆明不给她解释的空间,完完全全威胁语气嘛。就算如此,她还是得跟他说个明白。「那个,话说不是有句话叫做…『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嘛。」「恩。」「那我应当敬你如亲爹,我马上帮你到碗茶来,你等等!」严少桀眼明手快的抓住正想开溜的若筝。「站住。这句话对你而言一点说服力也无。」若筝还妄想挣扎著。「你想想你欺侮过多少位夫子,你把他们当爹了吗?」若筝哑口无言,但是脑子一转,马上又说,「一日之计在於晨,你快放开我,我们要好好把握时光才对。」「你说的不错。」严少桀居然附和的点点头,然後一把将她打横抱起,走向软榻。

    一察觉他的意图,若筝真是超无奈的,「夫子大人,不可以啦,放我下来!」「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我让你一晨就值上万金你瞧不是挺好的麽?」若筝又被堵的哑口无言,严少桀到底是什麽人,说这种死皮赖脸的话,脸不红气不喘简直厚脸皮成精!「你快放开啦!」好歹若筝也是有修习过一点武术的,她使了点技巧从她怀里挣脱,慌张的又躲了开。「过来。」她丝毫不想理他越发低哑的警告,「夫子,所谓…」她咽了咽口水,这句话一出口,他们就没有丝毫可能了,说不定一切就结束了,「所谓,『男女授受不亲』,你授给我的床上功夫,我不该收得这样理所当然,我们是男女,男女有别,不可以这样子的。」总算是把这段话说出来了。

    这段话说出口,那她就没有可能再像之前那样和他罪恶的亲密了吧。就算大错已铸,也万万不能一错再错。她低下头,不敢去看严少桀的表情。「没关系的。」什麽没关系!她惊愕的抬起头,严少桀当真不把伦理道德摆在眼里吗?她那样子为他担心,他真的毫不在意吗?「可是这种事可能会让你丢官、诛九族、绝後…」「真的没关系。」他走近她,高大的身影罩住她,低下头很温柔的凝视她,轻轻的扶起她的下巴,吻上。

    严少桀的脸颊热度,熨烫著她的脸,他的薄唇轻轻含住她的唇办,和她的香舌温柔的纠缠,两人紧紧拥在一起。就在意乱情迷间,房门突然倒了下来,啪的一声木板门应声碎裂在地,紧接著碰、碰、碰、碰、碰、碰、碰…连著十几声碰撞声,附加同样次数的哀号声,若筝的哥哥们整整齐齐的一个接一个扑倒在地。「我就说不要挤了会撞破门!」「还不是三哥说听不到一直往前挤!」「十三弟快点起来你压死我了!」「我说…」众哥哥们七嘴八舌的吵架,五哥的话还没说完,若筝就发出大吼,「你们干嘛啊!」「看你们亲嘴阿。」大哥一边优雅的把压在他身上的十三弟踹飞,一边回答的毫不犹豫,一脸理所当然。这下换若筝哑口无言。

    这时她突然想到了很重要的一件事,这下,再也无法板起脸孔了。「那个…哥哥…」「你说。」众哥哥们看到若筝这样楚楚可怜又吞吞吐吐,纷纷答应一脸在所不辞。「你们不可以跟别人说,好不好?」「好好好,没问题,筝儿别担心!」十哥马上朗声应到。「不过筝儿也别害羞,夫妻俩亲热再自然不过的。」被挡在众人之後,适才什麽话也没偷听到,什麽火辣也没看到的三哥马上上前安慰。「什麽夫妻?」若筝愣一下,两下,三下,眼角馀光看见严少桀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一瞬间顿悟了什麽,脸上青筋猛的爆成井字号。「我是说师生、师生!」三哥不愧反应特快,马上发现自己说出了好像该被隐瞒个三五天的话,瞬间修正说辞。「师生亲热很自然?」若筝穷凶恶极的逼问,众哥哥们见场面不对纷纷开始做鱼兽散,「我说筝儿…大哥也该跟父皇请安了。」「那个筝儿…六哥我也跟大哥一同去请安好了。」「筝儿阿,七哥我突然想到,好像有些事要办呢我先走了。」「通通给我站住!」若筝狠狠瞪了一眼像在看好戏一样的严少桀,他现在一脸悠閒,抱著胸噙著笑俨然事不关己。若筝小手握成拳,愤怒的大吼,「居然敢联合骗我!」众哥哥和严少桀早已料到她的反应,正要劝慰几句,没想到若筝的下一句话,可让大家傻了眼变了脸色,

    「我说,老娘,不嫁了!」

    极短篇12

    13…1 初进丁佑家

    「不要了。。。」吴净全身颤抖的躺在床上,大腿被身上的男人强迫大张,男性粗长的昂扬不间断的插进湿暖的蜜穴。花苞肿胀著,包覆著男人,一次次吸吐收缩,晶莹的蜜液不断渗出两人交合处,沾湿了床单。吴净双手被绑在床头,身体动弹不得,只能随著男人的撞击晃动,娇绵白嫩的双乳在空气中上下颤动,红肿的乳头显是刚刚才被男人狠狠的吸吮过。他太粗了,四年前她难以忍受他,四年後他依然令她在床上感到又舒服又痛苦,小小紧致的蜜穴被干的不停收缩,昂扬每次都捣到最深处,撑开她柔软的甬道,两人体内最热的部位仅仅相熨贴,摩擦生出的热和快感,谁也消受不了,只会让情欲更加猛烈。

    他似乎已经不是四年前的男孩了。今日一见他,他显得挺拔深沉,那张更加深的轮廓五官,让他显得成熟有魅力,一向英俊的容颜更出色了。不过这只是表面,床上的四年後的他,依然还是像四年前一样急躁,一样不把她做到昏倒不罢休。而她还是不懂他。

    四年前

    「小净真是太好吃了。」小她两岁的男孩名叫丁佑,是她的。。。服侍对象。她被养父给卖来这里,名义上是当养女,实则是当性奴隶。丁佑对她很好,让她穿高级的衣服,使用高极的保养品、服饰,去私立菁英学校就读,生活得像个富家千金,唯一一点不像的是,她每晚都得被精力旺盛的他玩到筋疲力尽仍不罢休。

    那年她十八岁,而他十六岁,显然年龄和生活经历并不成正比,在被卖进丁佑家以前,她就像个佣人一样被使来唤去,在学校除了乖乖念书外一点祸都不敢惹,一下课就得赶紧去买菜煮饭,生活只有一个重心却也毫无重心,她没想过自己要反抗要改变,没怨恨过谁只是木然的乖顺的承受一切发生。而丁佑,仅仅十六年的人生,却是无比荒淫,又无比寂寞。丁

    佑尚未迷上自己身体时,尚未住进他的房间前,她知道每一晚或者说每一刻,都有不同的漂亮的女孩和丁佑愉然的纵欲狂欢,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客厅大胆抚摸彼此,房子里的佣人手下都会很识趣的退隐角落离去。但是丁佑也无比寂寞,她在心底暗暗的察觉自己其实观察过他,他的父母对彼此毫无感情,一起生下的小孩也无人愿意多花一分心思,只是花下大笔

    金钱请保母请家教请管家,然後这名受尽优渥环境、教育的孩子其实不被他的生父母在乎。或许是这点,让她无法对丁佑产生负面情绪,就算她没有和他一样多的金钱可以挥霍,她也能体会没有人真正在乎的感受,也能接受他在不同的、众多的身体里寻找安慰,或是让一时的狂欢掩蔽掉那份忧伤。

    在住进丁佑家一个礼拜後,他在半夜摸进她房间,她听见门把转动的声音立刻醒来「听说你住进来了,我来看看你。」「少爷。。。?」「叫我丁佑就好了。」「你怎麽还没睡?」时钟已经指向两点半了。「你不是也还没睡吗?」就算在深夜里,没有开灯的房间,从窗户里照进的月光依然让他深邃的轮廓显得很立体,就算看得很不真切,白天垂眼观察的他的脸也能轻易的重叠上眼前的他。「唔,你会想回家吗?」「没关系。」男孩看起来有点惊讶又有点了解,「我和你爸要你时,他还挺犹豫的呢。」是吗。「我看见你的照片,还满漂亮的,这个年纪不化妆还能让人感到漂亮的女生很少呢。」「谢谢。」「你叫什麽名字?」「吴净。」「很适合你呢。」男孩慢慢凑近她,坐在床边,毫不避嫌的盯著她看,「你的脸长得很漂亮很乾净喔,我可以叫你小净吗?」她也能清楚看见他的脸,很好的皮肤,向王子一样白但是不显的阴柔,鼻梁也很挺,瞳孔是棕色的,笑起来有不显眼但是很动人的酒窝,是个非常漂亮的男孩。她轻轻点头,换来他的微笑,「小净。」

    那天晚上,他跪在她腿间,一头软发搔痒著她的嫩腿,漂亮红色的舌头津津有味的吸吮著她流淌的蜜液,淫靡的发出啧啧声。他想舔得更深入,手指剥开湿滑的小贝肉,头颅钻动个不停,将她往床头压迫,舌头像小蛇一样钻来钻去,淫液也十分配合的滑进他口中,小穴缩的极为厉害。「恩啊啊。。。不要。。。」男孩意犹未尽,修长的手指插进嫩穴里,试著勾引出更多甜水,果不其然,吴净湿的整个房间都是情欲味,床单湿漉漉的。就这样,她不挣扎不反抗的跟丁佑做爱了。

    耶给阿漓漓的喔

    不过不会是日更

    所以没有本周之星

    大家晚点见吧:P

    啊对了

    谢谢 piggyyou !!!

    13…2 新宠

    「恩。。。小净,放松,你太紧了。」男孩趴在吴净身上,棕色软发随著汗水稍贴在脸际,脸上是难受混著痛快的表情,身下的昂扬牢牢插在吴净紧致的穴中。「呀。。。恩阿。。。」吴净泪眼蒙胧,身体感到无比满足,他很大,满满的填入自己的体内,只要稍微移动都是无尽的快感,此刻男孩慢慢抽出,肉体的摩擦使吴净的蜜穴盈满春水,小穴舍不得将他吐出,次数频繁的收缩著,夹的丁佑闷哼不断。「乖,放松,你真的要夹死我了。」丁佑疯狂的抽插著,直将吴净玩的失去意识。就在睡去的前一刻,吴净感觉到丁佑射了後抽出来,也倒在她身边睡著了。这是第几天了呢?自从和她上床後,丁佑便对她爱不释手,大概整整半个月每天都会要她。「你不只是处女,还很纯情呢,玩起来比较有趣。」他如是分析给她听。「现在的女生都太了解性了,不是被别人干就是自己玩自己,没几个真的乖,你这样虽然比较单纯,但是做起来比较爽。」头头是道却令她无言以对。不过他依然不是只会有她一个对象,他还是常在学校里和女生在各个地方享受,她不懂她怎麽能这麽有缘的不断撞见。

    有天她感到胃不舒服,去了保健室,听见了熟悉的情欲声,每张床中间只隔个布帘,可能是因为现在午休保健老师也去休息了才敢这样肆意妄为吧。她犹疑了一下,挑了张离那张激烈运动的床最远的床去躺著,她不会被发现吧。大概是撞见过太多次丁佑还有其他有钱公子哥的偷欢,现在她也见怪不怪了。她静静的躺在床上,耳中虽然传来那对情人的呻吟声,但是心里还是能够专注於思考自己的事。窗外的风轻轻吹进来,太阳暖洋洋的,她将胳臂枕在头下方,闭上眼,感觉到胃好多了。现在的生活,是她在进丁佑家前完全想像不到的,没有颐指气使,没有肮脏劳累,只有肉体欢愉和过度的肉体欢愉。就算是这样,以前的她不会感到特别累,现在的她也不觉得特别开心。

    她到底是为了什麽,来到这世界呢?没有人在意她,她也不在意自己。以前肉体被操劳,现在也是换另外一种方式操劳,她的人生好似就是这麽简单,这麽单一目的。曾经,她有一度是个会流泪懂情绪的人,她想念著死去的爸爸,怨妈妈为什麽要将她带进那个有养父却没有爱的家,然後自己一个人自杀。这使她成为养父的心患,一个疯女人的女儿,然後从此以後,就是比下人更下人的生活。渐渐的,人生好像就是如此结束,不会更痛苦,也不会添加任何欢乐。变换心态对她来说,是最好的生存方式,对周遭不闻不问,只要将份内事情做好,乖顺的做到所有要求,不要有奢求不要有盼望,将心闭的紧紧的,就可以过得很好。她似乎是无意识的流下眼泪,然後听见有人在说出熟悉的名字。「恩。。丁佑。。。你最近。。很不专心耶。。。」女孩子的声音,显然是一边被操一边说出抱怨的话。「有吗。」原来是他,丁佑的声音却是平静的,或是说比起和她做爱时显得平静的多。「恩阿。。。你今天也特别久耶。。。」女孩撒起娇来,声音很甜很可爱。「我想是因为你被插松了。」丁佑挑挑眉,抽出来後用床单将自己擦乾净,一阵风吹来,他嗅到了什麽,狐疑的看了旁边的帘幕一眼。「阿。。怎麽可以。。。人家还没。。。」「你出去。」女孩子不敢置信但是也只能顺从的赶紧穿好衣服,走出保健室。

    吴净听到对话,也察觉了不对劲,她才刚坐起身,帘幕就被掀开。「你。。。你怎麽知道?」「你洗的是我的沐浴乳,我当然闻得出来。」丁佑很高兴自己喜欢的味道印在新宠身上,让他找到了她。他裸著上半身,坐到她身边。「你怎麽啦?不舒服?」「恩,胃痛。」「是喔,我帮你热敷。」不容拒绝的脱掉她的制服上衣,他坐到她身後,将手贴在她的肚子上,热感慢慢散开,其实本来就好很多,这样子也令她觉得很舒服。「谢谢你,我好多了。」「恩,不过换我不舒服了呢。」

    =

    喔终於赶出来了

    谢谢 ida1984 某只色熊猫 !!

    熊猫的话我看不懂Q  Q

    13…3 保健室春光

    他故意的往前撞,果然她感觉到背後被他的东西抵著。他的手往上抚摸,慢慢的揉著肉色内衣里包著的嫩奶,不脱下内衣却拨开罩杯,让她的粉色小草莓探出头来,指腹饶富兴味的搓玩著她的乳头,听见她的呻吟後更是变本加厉的加重力气。他捻著她豔红的草莓,一边伸出舌头在她耳後、颈、颊来回舔拭,热热湿湿的触感令吴净情不自禁的嘤咛出声。他很快褪下她的衣服,脱的一丝不挂,她美丽的裸体就直接躺在保健室白色床单上。「开动了。」他低哑的笑著,含住她的乳头,嘴唇不停摩动,舌头也卷弄著小巧的红莓,舔弄留下的口水都沿著高耸的乳峰滑下;手也不歇息,不顾她尚未湿的足以进入,就迳自插了进去,来回慢慢的抽插,又痛又折磨,吴净忍不住哼叫,「会痛。。。」丁佑抽出稍稍沾惹上蜜液的手指,含进嘴里,让手指沾上口水当作润滑液。然後又插了进去。「恩阿。。。」软壁牢牢吮住他的手指,随著他的进出渗出水来,慢慢的,快感取代了不适感,吴净感觉到身体烧热起来,手指渐渐的使不上力,抓著床单的手指发软发酸,身体充满空虚感,希望他快一点。

    感觉到她够湿了,丁佑自己也忍不住,将她往前推,跪趴在床上,分开她的大腿後,直接插了进去。「恩阿。。。」床前正好有护栏,吴净攀在上方,忍受著他粗鲁迅速的冲刺,床本身就没固定住,这下晃的很大声,吱吱哑哑的,吴净忍不住担心起窗外会听见,羞耻感令她非常紧张,这下却让她小穴缩的很紧,咬的丁佑闷声不断,「恩。。小净,做了这麽多次,却像第一次干你一样,好爽。」他贴在她背上,两只手叠在她扶著床护栏的手上,大手紧紧包覆著她的,两人随著一次次的抽插呻吟出声,在越来越失控的速度中达到高潮。

    应该就是从那天起,丁佑每天都会要她,然後在她身边睡去。她对丁佑的认识说不上深,其实丁佑应该也是个隐藏自己的人。就像他在保健室里可以轻易的说出「被插松了」这种下流又残酷的话,也可以在初夜像个乾净的大男孩那样对她微笑,这些多重的面向中,或许都不是真正的丁佑。不过,吴净看见丁佑真正的情绪那一天,其实也不远了。

    约莫是保健室那件事之後的一个星期,丁佑就流露出情绪了。那一天放学时,她没看见他的身影,司机直接请她上车。回到他家,只看到满地狼籍,和两个男人对立的身影。「你凭什麽!」「我已经做了决定。」「让她回来!」丁佑的爸爸脸上透出不耐,「你不要太傻了,她去住疗养院,对谁都好。」「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把她送去疗养院,就是想让她自生自灭!」「是又怎样。」「你到底凭什麽!」啪,丁佑的爸爸重重甩了他一巴掌,「你又懂什麽了。」他头也不回的走出大门。又一度,整个家更加凌乱,乒砰匡啷不断,丁佑像发疯似的,两眼血红,不停的将东西砸烂摔坏,吴净疑惑著,却不是很感到害怕,她知道自己的身分绝不是冲上前制止他,而是安静的上楼,像是没事一样。绝不能多事,她就像是妓女,要知所进退,因为等到哪天她也被插松了,下场就跟那个仓皇离开保健事的女孩一样。还不如安安静静的做好自己份内的事,不多说不干涉,不影响谁也不被谁影响。

    ==

    呼 好在

    赶上了最後一刻

    不算食言喔

    13…4 卸下心防

    默默的忽略掉一直持续著的摔重物声,吴净洗好澡做完作业,正埋首在书堆中时,忽然听到轻轻的敲门声,不重但是急促。她趋前开了门,「吴小姐,麻烦你去帮少爷包扎伤口吧。」管家先生一脸担忧的说道。「他。。。他怎麽了?」「少爷。。。少爷的奶奶被送进疗养院了。」奶奶?「少爷小时候是让奶奶看大的,虽然只相处不到三个月,但是少爷很敬爱她。。。

    」她不想了解太多内情,很快的打断。「是吗。。。我去的话,他会理我吗?」「少爷现在都不见我们,只剩你能试试看了,他流了很多血,请务必帮他包扎。」她在心底叹了口气,不能太过置身事外了。

    提著医药箱,她在管家的指示下,找到了房子後头的仓库。与其说个仓库,倒不如说是个小花房,虽然里面只有几张小桌子椅子,四周整齐乾净的摆放著一些农艺用具,但是外头围绕著花丛,看起来也很赏心悦目。月亮已经高挂了,都已经过了这麽久,他会不会失血过多?她心底微微紧张起来,赶紧敲了敲门。「滚。」他已经哑了,低沉的绝望的警告像是野兽的哀嚎。或许是感觉到他无法有力气驱赶别人了,吴净抿著下唇,在微微月光中推进了阴暗的房间里。「滚!」男孩的脸扭曲了,他咆啸著。「丁佑,我们去找她,好不好?」她下意识的认为,丁佑希望奶奶回来,所以应该是想见她的面,如果去找她,或许可以让情况好一点。

    他抬起头来,「就算找到她,我也什麽都做不了。」「这是什麽意思?」丁佑抬头恨恨的看著她,他想觉得她烦,但是抬起头他却愣了一下,月光透进屋子里,照在她洁白的面容上,看起来很美很温柔。不自主的,卸下了心防,他又低下头,用闷闷的声音说道,「我什麽都做不到。」吴净随著他的眼光,才发现他手上的伤口仍是没愈合,地上早就涸了一摊血,又被新的滴落上去。她忍不住心一紧,慢慢走到他身边去,蹲下身来看他,手轻轻抚上他柔软的头发。丁佑一瞬间像是被什麽触到一样,震了一下,僵了一下,然後开始哭泣。

    从他浓重的鼻音,断断续续又无头无尾的叙述中,她大概知道了他的心事,虽然她完全不愿意全盘了解,但是安慰人的方式就是倾听,她也只得这麽做了。丁佑在小学时,曾被带去丁家在美国的房子住一阵子,刚好是丁先生有生意要做,然後丁家也刚好要宣布一些家族的内事,才把儿子一起带过去。他就把丁佑丢在房子里,除了要家族聚会外,根本对他不闻

    不问,但是丁佑却在那短短的不到三个月中,第一次嚐到了亲情的滋味,或许说,是他人生最快乐的一段日子。他的奶奶,不是丁先生的亲生母亲而是继母,被丁先生认为是狐狸精、扫把星,自从她丈夫过世後这个在丁家受尽凌辱的女人,却依然坚强的带著微笑。她们祖孙很珍惜相处的时间,每天都快快乐乐的在一起,一天说的话比丁佑和他父亲一生所说的要多

    的多。丁先生对此不理不睬,他既不认这女人为母亲,也不多疼丁佑这个儿子,顶多就是个继承人罢了。

    saffffffffffffe :P

    现在写文像打战一样XD

    还有谢谢 某只色熊猫 !!

    熊猫,欢呼看不懂你要给我的话啦,跟我说嘛~~

    另外 本周之星:小馀 !!

    破镜重圆文是 阿漓漓 的指定喔~

    13…5 心该不该软

    回国後,丁佑当然是对奶奶充满思念,在这个冰冷又无情的环境中,陪伴他的只有不虞

    匮乏的金钱,这对一个孩子来说,却等於什麽都没有。

    当然他心底深深的依赖著这个,好不容易给他希望和喜悦的亲人。

    丁先生只让丁佑一年去三次美国,丁佑有时会趁著学校放假,就一个人搭上飞机到美国去,但是有次被丁先生发现了,就威胁他,若是再做出这种事来,就要断绝所有金钱帮助。

    原本丁佑才不在意那些鬼钱鬼财的,没想到奶奶却在那阵子,被诊断出患有癌症。

    丁先生本来就不喜欢他继母,於是冷血的提出另一个威胁:若是又偷跑去美国,就不用请医生治她病了。

    丁佑别无他法,只好接受他的条件,但是内心承受了很大的痛苦,越来越恨他父母。

    而今天,奶奶的仆人偷偷联络他,说丁先生要将奶奶送进一间疗养院,并且停止治疗。疗养院的条件绝对不会有美国的房子好,甚至还停止她的治疗,根本就是让奶奶自生自灭。说到这,丁佑全身都颤抖起来,拳头捏的死紧,恨不得马上给他父亲几拳。

    吴净心慢慢低落下来,丁佑原来是承担著这样子的痛苦。

    她心里矛盾起来,本来她就不是冷血之人,只是将心封闭起来以不被伤害,现下听到这样的经历,也为他伤心;但是另一方面,她不知道她所施予的同情和陪伴,到最後会不会反倒绊她一脚,让她跌入深渊。

    该不该付出感情,她心里也是很犹疑。

    她突然被他抱紧,吓了一跳,从他开始哭的时候,她就忍不住将他轻揽进怀里,现在他正是说到难过处,就抱紧了她,寻找慰藉。

    她丢开了那个疑惑,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听见他低哑的说道,

    「小净,你是唯一一个没有伤害我的人。你应该,不会伤害我吧?」

    「我还要帮你包扎呢,你看都是血。」

    她轻轻推开男孩,背感到湿漉漉的,应该是他的泪水,和血吧。

    她就著月光,帮他把手上的伤口清理乾净,敷上药後包扎好。丁佑一直盯著她看,然後他终於红著鼻子扬起笑容,

    「小净,有你真好,至少还有你陪著我。」

    「恩。」

    吴净轻轻的抚摸他的头发,将他带回房间。那天晚上,和之後的几个晚上,丁佑都显得安静而深沉,他睡在吴净房里,将头埋进她胸口,汲取著她令人舒服安心的香气,不闹不吵的睡著。

    吴净在心底叹了口气,他越是依赖的表现,越让她害怕,怕自己将情感投注到著个有著可连遭遇的男孩身上。

    好几天她都睡不著,等他睡的很熟开始轻轻松开怀抱她的手时,就会静静挣脱,坐到书桌前阅读写字,避开越来越亲密的姿体接触、甚至是心灵方面的感情交流,才是保护自己的方式。

    想最远时,她还会自己留意报纸、街道上的打工或住宿消息,以免走投无路又回不了家时能够为自己觅得栖身之处。

    不是她把人心想得太坏,而是世上有太多意外,她必须保护好自己,一如从前。

    =

    谢谢 ssy124 〝灰白﹏云 mophine !!

    呵呵,心机的将文章分了N段,看起来是否比较长呢?

    其实和13…4的长度相差无几喔,

    所以大大们阿,

    欢呼其实字数应该是够的~~

    再多就凑不出来啦 哭哭~

    最近在想一个投票活动,

    如果生出来了,

    亲们要多多留言投票喔:)

    13…6 疗养院

    「奶奶。。。小净。。。不要离开我。。。」

    她听见声音回过头,看见半梦半醒间的丁佑紧抓著被单在挣扎,他紧张的汗湿了睡衣,脸看起来很红、气息不稳。

    吴净一瞬间又心软,赶紧坐到床边去,将他的身体搂进怀里。

    丁佑流著泪醒来,看见吴净心疼的面容,心终於安定了些。

    「小净。。。你不会离开我吧?」

    「我在这里。」

    「我梦到奶奶被关在疗养院,我进不去、她也出不来。。。」

    「不会的。。。」

    「陪我去找奶奶,好不好?」

    不想沾惹太多是非的吴净,终究是妥协於他乞怜的双眸。

    他们趁著丁先生飞去欧洲的会期间,赶紧订了机票,在照顾奶奶的佣人口中探听到了疗养院的位置。

    飞机上,丁佑完全睡不著,吴净也一样忐忑不安,他担心的是到达之後会不会有什麽意外;

    她担心的是她是否太过莽撞太过感情用事,吴净抿著唇,後又安慰自己道,若不顺著丁佑,反而更容易被弃厌,现在这样做,说不定是明智的,只是往後若要抽身,放入的感情只怕会伤人。两人各怀心思,默默不语。

    很快下了飞机,两人揽了计程车就赶紧上路,因为不能惊动到丁先生,所以两人很低调,动作都十分迅速。

    大概坐了三、四小时的,终於来到疗养院,丁佑捏著吴净的手,看起来有些紧张。

    「不会有事的。」吴净轻声安慰。进到里头时,丁佑直接想到奶奶的病房去,但是柜台人员很快出来制止。

    「对不起,请先过来登记。」梳著包包头的柜台护士很有礼貌,吴净在心里担忧起来,要是丁先生有让人守在这里,只怕他们人还没见到就直接被遣送回房了。

    她打算随机应变胡乱掰个常见的名字。

    「我想探看约翰,我是他孙女。」

    「约翰蓝斯登吗?」

    「对。」

    「请在这里写下你们的访客纪录。」丁佑从头到尾都呆立一旁,显然没料到吴净这麽俐落。两人胡说著其实已经来过,没有让那位护士带路就赶紧上楼。

    大概是没想到会这麽顺利吧,丁佑稍稍露出放松的笑容,对吴净投出感激的表情。这家疗养院环境还可以,算是中上,但是以丁家的家势来说,却又显得寒酸,丁佑心里无法原谅那对冷血的父母,一方面又很想赶快看到思念已久的奶奶,脚步越来越急促。

    「等等,丁佑,别紧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