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禾奶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6 部分阅读

    幌伦油谟昧Υ蹋芯醯剿谋∧む偷囊幌缕屏耍绽滞吹耐瓶帕兀鲁鏊木薮螅狗咚频膿打张霖,边哭道,「好痛,出去!」陈其不敢动弹,大掌滑上她的背,安抚的来回轻摩,硬挺就这样留在她体内最深处,但是苏乐的痛也没有减轻,她抓著床单呜呜的哭,「好痛喔…你们放开我…」「宝贝,乖,等一下就好了。」张霖温柔的扶起她的脸,拭去泪水。

    过好一会儿,苏乐终於觉得不在那麽痛,她眨眨眼睛,哀求道,「我不想做了,放开我。」「不行,这样子你下次做会更痛。」「不要嘛…」「宝贝,没有好点吗?」张霖有点忍不住,跨下的硬挺涨得他要发疯。他伸出手捏捏她因为姿势而更丰满集中的乳房,苏乐受到刺激,忍不住收缩了一下。陈其哼了一声,苏乐已经有反应了,他缓缓的动作起来,苏乐吓了一跳,正开口想哎叫求他停止,但是痛楚已经减少许多,取而代之的是小穴在发酸,发出的声音淫荡得可以。「恩阿…其…我…恩恩…」虽然还会痛,但是,其中参杂的快感却令她无法抗拒。「开始爽了吧?」陈其坏笑,精瘦的腰愈是用力向前撞,「恩恩…阿…恩…」苏乐颤抖的身子,让丰满的白乳晃动得很厉害,张霖一手捏住一颗乳球玩弄,一手捏她下巴,喂进他的昂扬。苏乐的样子实在色情的可以,卷曲性感的头发散在俊美男人结实的腿间,白皙的小脸正含著他的硬挺吸吸吐吐,惹得男人喉结不时滚动,不堪一握的腰只被一双大手攫住,挺翘得屁股摩擦另一帅男的硬实小腹,身下小穴正卖力吸吐男人的昂扬,三个人都淫乱的摆动著身体。「恩恩…唔…恩…」苏乐的’蜜汁在两人紧密交合处滴落下来,噗哧噗嗤的拍击声不绝於耳,她的口水也沾湿张霖的腿间,她是天生的妖精,虽是处子但学的特快,让张霖和陈其爽翻了。又疯狂抽动好一阵子,感觉到苏乐的蜜液一阵狂涌,娇美的脸蛋终於松懈,陈其和张霖皆吼出声,一齐发泄在她身体里。

    5…3 擦药擦到哪去

    一间装饰华美的房间,阳光从象牙色的窗帘里微微透进来,照在房间内的深紫色大床,凌乱的被单下裹著三名美丽的男女,张霖从後头抱住苏乐,陈其则像个小孩子,把脸埋她的双乳间。苏乐慢慢苏醒,腰酸背痛腿间疼,她哎叫一声,柳眉皱在一起。她动了动身体,察觉到男人的姿势让她动弹不得,无奈的低下头想先摇醒陈其,一见白嫩的身子上布满暧昧的吻痕,苏乐突然清醒过来,天阿,昨晚…她立马红了脸,不敢妄动,她现在还不知道怎麽面对那两个色鬼,但是,似乎已经惊动了他们。张霖醒了,苏乐激烈的心跳让他知道她已醒了,他温柔的稍稍紧搂她,才让苏乐放松下来。陈其恋恋不舍的摩蹭她软绵绵的胸部,又让苏乐僵硬一下,然後揉揉眼睛也醒过来。「早安。」张霖率先说道。「早安,苏乐。」陈其调整自己的姿势,让他能看见她的样子。「早。」苏乐尽量装的平静。「早上,不是很适合运动一下吗?」陈其笑咪咪的说,往她脸上亲了一下。「不适合!」苏乐立即否决,红著脸快速跳下床,往浴室钻去。舒舒服服的洗好了澡,苏乐偷偷摸摸开了门,门外两个人都已经不见了,倒是有一套新衣服。穿上去刚刚好,是件蓝条纹可爱的吊带裙。张霖敲了敲门,苏乐抬头看他,比较不紧张了。「想吃什麽早餐?」陈其也走过来,两人也在其他浴室打理好自己了。「都可以,出去吃吗?」张霖摇摇头,「你还不能迈步走,会痛。」苏乐脸红了一下,没回应。「既然这样,就让早上想运动的人去买早餐好了。」张霖笑吟吟的提议,陈其瞪了他一眼,但是知道总有人得出去买东西喂饱苏乐,也没多说,就拎著钱包出去了。

    苏乐坐在床边,看向朝她走近的张霖。「还会痛吗?」张霖摸摸她的头,这是怎麽回事,只不过过了一晚,这家伙居然像个男人一样了,浑身上下都散发著惑人的性感。苏乐有点羞怯的躲过他的抚摸,「还好,不会很疼了。」「那个药的确满有效的,不过也是得持续擦。」药?苏乐有点疑惑,只记得昨晚朦胧间,他们替她擦乾净身体,然後上了点药膏,阿原来是那个药。不过,那个药是擦在腿间的…苏乐又红了脸。张霖起身拿药膏,将她平放在床上,苏乐有点惊慌,「不用,我自己来。」「还有这个呢,擦一擦身上的痕迹消得比较快,我都替你一起擦吧。」惊呼间,张霖很容易就脱掉松垮垮的连身裙,解开她的内衣扣,他旋开药盖,修长手指沾了一点,坐在她背後,温柔推开药膏。苏乐抿著唇,低垂著长睫,他的手指像在爱抚她一样,让她好难受又好舒服。

    他伸出手将她搂向自己,手指上的药抹向了嫩乳上的吻痕,「连乳头都好肿呢。」他喃喃自语,拇指和食指立刻捏住她娇俏的乳头按摩起来。「张霖,不要,抹药而已…」苏乐嚐过情欲的身子,已经把持不住的倒向他,她的身体在期待著再经历一次昨晚的高潮。两人的身体很快缠绕,昨晚,初嚐性欲的苏乐只让他们做了一次就晕过去,他们也不敢强要她,於是忍著一整晚,几乎无眠,现下,他终於可以亲嚐苏乐身下小嘴吃他的感觉了。张霖依然尽责的拿药抹她,但是两人吻得难分难舍,直到他的手指摸索到她穴口,他才停止吻她,很是温柔的擦著药。「会痛吗?」「还好。」张霖亲亲她的小嘴,「我把药抹进去喔。」苏乐乖乖的点头,注视著他的手指缓缓没入她体内。「恩…」苏乐咽了咽口水,把重心都放到他怀里,张霖亲亲她的小鼻子,慢慢抽插起来。「恩恩…霖…」「还可以吗?」「恩…很舒服。。」苏乐星眸微闭,享受著他温柔的动作,张霖邪邪一笑,他怕这小妞舒服到睡著呢,手指的速度突然加快许多,力道也更重,苏乐身子一僵,有点怨怒的捏了一下他手臂,「恩阿…轻点…很坏…」「你吸我吸太紧了,我忍不住。」苏乐难受的蜷起身子,小巧的脚指也忍不住弯起,正当她要高潮时,张霖突然撤出手指,「阿…霖…」张霖将她翻过身面对自己,膝盖压在床上,将腰用力往前推,昂扬插入苏乐红肿的蜜穴中,「恩恩…」随後,苏乐的呻吟娇喘,根本跟不上张霖全力的冲刺,他灼热的硬挺一再进入她体内,逗引出更多蜜液,带领苏乐攀上极乐颠峰。回来的陈其,一推开房门,就见到两人裸露交缠的火热画面,他将早餐随意一摆,衣服一脱,加入战场去了。

    六年後

    苏乐和他们考上同样大学,她和张霖以优异的成绩分别考上外文系和企管系,陈其则是根本不用考试,轻松以篮球体保生的资格进入资工系。三人大学既然又搅和在一起,出了社会,陈其和张霖也不想放过她,六年後,三人皆已二十四岁,陈其在大学时,就加入国家体育代表队,更凭帅气的外表、幽默的应对、超好的运动神经,成为国际体育品牌代言人,大街小巷都可见他的脸在为某某球鞋球衣打广告,疯狂粉丝无法记数;张霖家世背景雄厚,一毕业就进入父亲公司学习领导,在娱乐版上也是众多女星的八卦对象,又帅又有钱,永远是黄金单身汉调查中的前三名。三人住在四幢房子里,四幢房子像是田字型一样排列,张霖和陈其各据一个入口,苏乐则是剩下两个任挑,状似四间房子但其实内部打空互通。实在有太多人想买下另外两栋房子,但永远也查不清房产归谁,媒体也曾锁定一个入口,拍到苏乐後大为惊人,直称此地乃风水宝地专产帅哥美女。三个人,就这样又成了人们口中的话题。

    极短篇5 完

    ==

    挣扎写新文还是完结落落长的极短篇4 orz

    谢谢大家

    欢呼真的很开心喔

    会努力更文的:)

    6…1 一大早就发情

    黑色床单上,两人交缠。女孩子留著齐浏海,黑发披肩,白皙的皮肤非常滑嫩,五官小巧精致,好像是个日本娃娃,但此刻,她正闭著双眼,长长的睫毛微毡,脸庞红润,小巧的红唇微启,无法止息的呻吟,美丽的身子轻颤著。俊美的男人慢条斯理的吸吮她的手指,一根一根舔咬,而身下的昂扬,已经深深的插在她湿润的蜜穴中。男人忽然轻舔了她的掌心,女孩敏感的呀叫一声,小穴也突的紧缩一下,迷蒙的双眼张开怯怯的看向男人,「蓝棨。。。我。。。」蓝棨被她身下的小嘴咬了一下,哼了一声,忍耐著想开始在她体内冲撞的欲望,喑哑道,「还不答应我吗?」女孩羞赧的撇开头,「不可以,会被发现的。」「被发现才好玩哪。」「不要脸!」「你说什麽?」男人说罢,还故意用力挺腰撞击了一下。「恩阿。。。你坏。。。你。。。」「答应我,很好玩的。」女孩依旧紧抿著嘴,水汪汪的双眼满含哀求。男人摇了摇头,「哎,宝贝,今晚我就只能看不能吃了。」说罢,轻捏住她的腰,往後缓缓将昂扬撤出她的穴中。

    「恩恩。。。棨。。。」他动作太慢了,他又是那麽大,紧紧填满她的小穴,而往外抽时她的蜜穴仍是紧吸著他不放,让她的身子不由自主的被拖由他的方向。陈宓哎叫著,小小的身子瘫软著,小手紧抓著床单,被蓝棨坏意的举动弄得很难受。「宝贝,你就那麽不想要吗?」「我。。。我。。。」「乖乖,答应我,不然今晚我们都要睡不著了。」他俯下身亲吻她汗湿的额头,「宝贝,好不好?我好难受,我想要你。」「可是。。。」「我们明天试试看,你不喜欢的话,以後都不试了,好不好?」「好。。。好吧。。。」他笑了起来,亲腻的吻吻她的鼻子,「小笨蛋。」他的手下滑到她白嫩的大腿,温柔的分开她,将身子压近她让她闭不合脚,手指轻柔的戳弄湿答答的嫩穴,指尖沾满蜜液,绕著她的贝珠旋转按压,「你的小嘴好热情,湿成这样。」「别弄了。。。求你。。。」看她难受的小巧脚指头都蜷曲了,动情的脸庞红润诱人,他也忍不住,挺腰就插进紧致温湿的穴内,快速的律动起来。她连连哎叫,白嫩的小腿在空中乱晃,胸前丰满的白乳也随著他的抽刺而上下晃动。她的蜜液随著他的进出而淌流床单,蓝棨感觉到她的小穴紧缩的次数愈来愈频繁,知道她快高潮了,也加快速度,带她攀上高潮,房里充斥著女孩的娇吟,男人的低喘,肉体拍击的水声,淫靡不已。

    翌日,陈宓被蓝棨给唤起床,她缩在被子里,昨晚被他折腾太久,腰酸的不得了。「赖床阿,小家伙。」蓝棨一脸笑意的坐在床边,他已经穿好西装了,更是英挺逼人。他低下身子给她一个吻,大手却掀开盖在她臀部上的被子,陈宓感觉到肌肤与冷空气接触,下意识的缩了一下,他接著轻轻拍打了她娇俏的屁股以示惩罚,让陈宓抗议的推开他。他不以为忤,反而又吃她的嫩豆腐,偷捏了好几下。「好,好,我起床了嘛。」陈宓的脸很快染上艳红,她裹紧被单就想要下床,但蓝棨已经在兴头上,他轻而易举的扯开被单,让她一丝不挂的胴体跌在他怀里。「不行,还要去学校的。」陈宓抬眼哀求他,他亲了亲她,粗糙的指腹摩弄了她的乳头好几下,惹的她开始娇吟起来,另一手温柔的摩梭著她的背。待她已经软在他怀里,他轻探了探她的蜜穴,感觉到其中的湿润,满意的低声吩咐,「不准自己动手。」说罢,将她抱去浴室,就离开了。陈宓难受的靠在浴室门口,腿间的湿润因为自己的行走而滑至腿间,她拿卫生纸擦拭,摩擦的快感让她无法停止,她娇红著脸,想到他的声音而不敢继续,赶紧加快速度洗脸刷牙。

    她步出浴室外,蓝棨坐在床边,已经替她收拾好书包了,制服也平整的放在他身侧,她走了过去。蓝棨让她背对著坐在他腿上,手伸过她腋下替她穿上比基尼内衣,修长的手指灵活的在颈子处打了结,还顺势摸了摸她光滑的肩膀背脊。陈宓软在他怀里,咬著唇不敢发出声音,看著他的手掌肆意伸进罩杯内替她调整她的胸部,他的手很温热,掌心直接熨贴在她敏感的乳尖上,手指拨住她无法一手掌握的丰乳往内推挤,陈宓呀叫一声,小手攀在他臂膀上,脸红的不得了。「宝贝好可爱。」他抽出手的同时,不忘捏捏她的乳尖,坏心的让陈宓颤抖起来。他接著让陈宓转过身,面对他,两脚环在他腰侧坐在他腿上。他拿过制服,从下方替她扣好扣子,扣到最上方时,蓄意的将她的胸部往内挤,白嫩乳房挤出的乳沟很深很深,领子口紧绷绷的看起来很色情。陈宓羞的搥打他的胸膛,他才笑吟吟的替她扣好春光。「现在检查你有没有好好听话。」他不替她穿上短裙,反而长指勾下她的内裤,迳直插进穴内,蜜液立即被插的溢出穴口,湿的让蓝棨眯起眼,「小宝贝是不是不听话,自己弄的那麽湿?」「还不都是你害的。。。」陈宓气结的瞪了他一眼,就想推开他。但他的手指还在她体内,他随意的抽插两下,又让陈宓软了腰倒回他身上。「别气,车上补偿你。」

    司机在前座,但一切恍若未闻,皆归功於阻隔的有色玻璃,但陈宓还是感到怪怪的,她可以看见司机很自在的随著音乐拍打方向盘,但她自己就跪坐在蓝棨的腿上被他插。蓝棨察觉到她分心,用力的撞了她一下,陈宓哎叫一声,两手抵在玻璃上,随著他的律动和车子的颠晃摇摆。蓝棨摸摸在他身侧的白嫩小腿,往上滑至大腿,然後两人在交合处捏她红肿的嫩肉,陈宓里外都被刺激,吟叫的更是激烈,纤腰也不由自主的摆动。陈宓的制服都好好的穿在身上,唯独内裤被抛在车座一边,他可以从玻璃的反射看见陈宓动情的样子,他将手伸到她身前,解开她制服上最顶端的两颗扣子,白嫩的乳房简直罩不住,在剧烈的晃动中快要弹出比基尼,他口乾舌燥,捏住她的腰更狂放的抽插著她,直至小穴一次又一次紧夹,蜜液淌的到处都是,两人方才高潮。

    司机敲敲玻璃,示意他们到学校了。蓝棨让车子开进教职员停车处,车子行进的很缓慢,因为今天是校庆,大家都忙进忙出准备这个盛大的活动,陈宓有些不自在的躲在蓝棨怀里,虽然明知道外头的人根本看不见她。轿车缓缓的停在一个隐密的角落,陈宓这才放松下来,捡起旁边的内裤想穿上。「等等,还没擦乾净呢。」蓝棨温言道,手搂过她的腰让她侧坐在自己腿上,然後掰开她的腿低头审视她红肿的蜜穴。「擦一擦就好了,别看!」陈宓急忙捂住他的眼,手忙脚乱的想拿卫生纸,但是蓝棨很容易的单手抓住她两手,他亲亲她的脸颊,将她慌张的样子收进眼底,有点舍不得,只好说道,「我知道你要迟到了,不会再碰你的。」陈宓乖乖点头,让他擦拭她的私密处,替她穿上内裤。蓝棨伸手拿了座位底下乾净的裤子换上,他让陈宓先下车。陈宓关上车门,松了一口气,但车窗却拉了下来,「宝贝,别忘记你答应我的事。」陈宓一整天都提心吊胆的。

    到了教室,大夥都欢欣忙碌的很,没人发现陈宓迟到,好朋友过来催促她,「走吧走吧,去礼堂集合了。」这时广播却响了起来,「请各年级前三名的同学准备到礼堂後台准备领奖。」「哎呀,你快点先去。在叫人了。」陈宓只好匆忙的先行去礼堂,她钻过小门到後台去,和另外两位高三领奖同学打了声招呼,「陈宓你好慢喔。」「对不起,刚刚耽搁了一下。」「老师叫我们等一下,要先跟来宾打声招呼。」陈宓心中暗叫不妙,之前学校就有点明要他们接待来宾,她和蓝棨今早一搅和,一定错过很多事。「哪,我们要陪来宾逛校园、介绍一下学校历史沿革,你有背吧?」黄玫很不高兴她迟到,有点质问的意味,陈宓赶紧回答,「有,有。」其他六个学弟妹们,都有些紧张,大家的眼光都放到後台另一边的大门,老师们赶紧让这九名学生站好位置。谈笑声由远至近,门打开了,率先进入的是校长,然後是贵宾们。陈宓赶紧弯腰和大家一齐向他们问好,抬头就看见蓝棨笑吟吟的望著自己,她稍稍红了脸,不自在的别过脸去。贵宾们先在後台稍坐了一下,等会让校长一一请去前台致词,众人就都聊了一下。其实彼此都照过面的,这是间贵族学校,大企业家的儿子女儿都被送来这里,通常举办大型公司宴会就像是学校同学会兼家长会一起举办一样,那些贵宾都可能是自己家里的亲戚或是生意来往对象。黄玫脸上堆满笑容,丢下陈宓和另一个男生叶文,迳直往蓝棨走去。陈宓只好和叶文寒暄一下,眼角不时偷瞄蓝棨那边,看见他似乎和黄玫有说有笑,心中有点郁闷。

    蓝棨很快就以理事长的身分被请到前台致词,她也没留意他说了什麽,不过可以感觉到,蓝棨很有个人魅力,长的帅说话又幽默,致词完毕掌声笑声热烈的很。待九位来宾们通通通通说完话,就到她们颁奖了。陈宓是高三第一名,黄玫叶文分居二三,颁奖给她们的分别是校长、理事长蓝棨、副理事长。黄玫和蓝棨握手时,陈宓听见他夸奖她很聪明之类的,尤其看见黄玫沾沾自喜的样子心里就有些低沉。礼堂里的活动告一段落,学生们纷纷涌出礼堂,跑向自己的班级,校庆活动都会摆摊位什麽的,有各种游戏和食物,很热闹,他们一群人也开始逛校园。很巧的陈宓陪蓝棨,她乖乖的走在蓝棨身边,慢慢解释学校的旧历史新建筑,纵使去年校庆蓝棨已经听过了那些无聊东西。蓝棨也带著笑,他看著陈宓乖巧文静的样子,又想到她每晚在自己身下失控娇吟的媚样,就忍不住想要好好履行昨晚的要求。「陈同学,我想看看那个花圃。」大部分的人都已走散,因为有些贵宾想坐下来休息,有些想看看学生们的摊位,所以蓝棨的要求似乎很合理。「阿,好。」陈宓暗恼自己的惊慌,她装做镇定的带他走向那个人造花园。

    「不要,会被发现!」才刚闪身进入矮树群内,蓝棨就忍不住吻了她一下。隔著一小排只比蓝棨高一点的密丛,另一边学生们的欢闹声依然清晰可闻。陈宓抵抗著他的吻,但却仍是被他按在怀里,「不想被发现就小声点,乖乖的。」他的大手摸到她屁股,用力的捏了几下。「蓝棨,不要在这里。。。」「你答应我的。」「我答应你在学校做,但这里实在。。。」「只亲你,好不好?」他低下头,含住她嫣红小嘴,温柔又霸道的吸吮起来。两人搂在一块,陈宓有点忘情,轻轻颠高脚尖配合他,吻的两人难分难舍。蓝棨大手已忍不住捏弄起她高高耸起的软绵绵胸部,陈宓有些羞怯的将他推开,蓝棨强硬的将她抱回来,说道,「走吧,去理事长室。」

    蓝棨二十六岁修完了商管博士後自美国归国,准备接掌家族企业。他先在公司担任副经理之职,成天和客户应酬,他爸也为了让他早点与国内企业界人士熟络,将他的名字挂上很多投资领域中,像是学校、医院等,当顾问什麽的。有天,他参加了某企业的周年宴会,遇见了陈宓。当时陈宓才十七岁,但是穿著黑色洋装,一头直发披在背後,嘴角带点隐约微笑,显得气质非凡,只是比较羞怯,老实的跟在父母亲背後,对於来邀舞的男性都微笑相拒。他观察她好一阵子,这种小绵羊,社交圈不常见,勾起他的注意,或许是她的妆盖过她的稚气,蓝棨看走了眼,以为她只是比较纯情。他刻意的趋前打声招呼,才发觉这对夫妇正是他打算合作的对象。往後,他便屡屡邀这家人去吃饭以为连络感情,但陈宓的父母也感觉的到蓝棨的心思。他们受的是西方教育,在他们的观念中,高中就有性经验是稀松平常的事,更何况像男女朋友这种普通的关系,所以也没多说什麽,只看女儿喜不喜欢他了。

    陈宓没谈过恋爱,自小她都是规规矩矩的女孩,虽然父母想法开放,但她就是比较羞怯内向。对於蓝棨大胆的表现很不适应,但是蓝棨多才多金人又俊,和他相处久了又发现他为人温柔贴心,忍不住也喜欢上他。蓝棨知道她才高中,但是他也不那麽在意,倒是没和陈宓讨论什麽年龄差距,陈宓看他一脸社会人士样,也知道他不可能才大学,而且朋友也都是有钱人家的小姐,她们也很爱和一些有钱的「哥哥们」交往,她也才没有多想。直至有天,她发现学校的理事长名字居然与自己的男友名字一样,在询问过後,才确定他就是他。第一次在学校里遇见他,真的很不习惯。蓝棨早早就把这个小闺女吃乾抹净,陈宓的父母常跑国外,他把她留个几夜也没人知道。陈宓是处女,个性又内向,对於做爱总是又爱又怕,老不肯乖乖说出自己的感觉,他一定得好好磨磨这块可爱的小璞玉。

    待陈宓喘够了,他让她走几步看看会不会腿软,她连忙说,「我觉得怪怪的,走不太动,不要去了好不好?」蓝起邪笑,「你有两个选择,第一是我们就在这好好做一轮,第二是,我直接把你抱去。」在这样的胁迫下,陈宓也只得乖乖跟在他身後了。她有些不安的东望西看,总觉得学生们都会瞧见他们俩,蓝棨敲敲她的头,「一脸做贼心虚。」她才低首快步跟上。进了偌大的理事长室,因为多做为开校务会议用,所以有张长长的讨论木桌,蓝棨将门锁上,从她後头搂住她,「宝贝,现在是两人时间了。」顿了一下,「不过有点不太刺激,也很没有临场感。」他自言自语道,然後将房间内的窗户打开,一瞬间,静谧的理事长室被喧嚣的学生笑闹声充斥,陈宓瞅了他一眼,蓝棨好笑的亲亲她的脸,「你现在一定一点也不怕吧?要不是怕吓坏你,在那个树丛里我就想要你了。」他抱起她将她放在长桌上,然後拉过一张滚轮椅子过来,坐在她身前。「不准乱动喔,不然我们就回去那个树丛做爱。」他将她的脚分开,微掀起她的制服裙,露出内裤。陈宓将身子向後仰,两只纤手撑在身侧,无助的等他下一步行动。蓝棨喜欢她顺从又害怕的样子,奖励的拍拍她垂在他身旁的小腿。他舒服的往椅子,伸出手隔著她的内裤轻轻滑动,陈宓觉得痒痒的很舒服,小腿不由自主颤动起来。他的手指又往穴的里头刺了刺,隔著布料无法深入,但是摩的陈宓呻吟出声。蓝棨被她的声音勾起情欲,也坐直身子,长指一勾脱下她的内裤。陈宓有点敏感的想并拢双脚,但是蓝棨的手指快一步插进她穴中,「别急,宝贝,你夹太紧了。」他慢慢的推入自己的手指,眯著漂亮的眼眸看她的小嘴巴吃进自己。

    她还不够湿,所以他也不敢贸然抽动,只好将手指留在她体内。空著的一只手,立即摸上了她的胸部,很快的替她解开扣子,比基尼胸罩的优点也十分明显,他只消抽条绳子就可以让陈宓丰满美丽的乳房弹跳出来,呈现眼前了。胸罩脱了下来,被随意放到桌子上,而制服扣子全打开,衣服仍罩在她身上。蓝棨轻轻摸著她的白嫩软脂,缓缓滑动感觉她细腻的皮肤,然後用食指和中指间的缝隙夹住她娇豔欲滴的粉红乳头,大掌包住她,又轻又重的揉捏起来。陈宓呻吟起来,他的手掌很大很热,捏得她很舒服,小穴也慢慢的湿润。来回玩过她两边的胸部,将她白嫩的乳房揉的十分红肿,又意犹未尽的捻起她漂亮粉嫩的乳头,轻轻拉扯旋转。「恩恩。。。棨。。。不要这样。。。」蓝棨咽了口口水,陈宓已然动情,小穴盈盈不绝的流出水来,嫩白的皮肤已隐约带著粉红,星眸微闭,小嘴微张,呀呀喘叫著。蓝棨试著抽刺几下,十分顺畅,便加快动作,让小蜜穴噗哧噗哧溢出淫水,陈宓哎叫连连,手臂软的可以,简直无法撑住自己。蓝棨突然撤出手指,任由蜜液流至桌缘,他拉近身子,他的高度,正好可以看尽她的隐密处,也可以,好好嚐嚐她。

    他知晓陈宓绝对无法承受这样的快慰,因此扶住她,让她仰躺在桌面上。他更加分开她的腿,眼前美景一览无遗,陈宓的小穴如贝壳紧紧闭合,蜜液沾湿嫩肉闪闪发亮,但他知道在她深处,是无上的紧窒快感。陈宓羞的捂住自己的脸,无法让他停止这样羞人的动作。很快的,他已忍不住,伸舌舔入她甜美的津液,下巴微微的胡渣刺痛著她嫩嫩的穴口,舔净外头,他无法止息的用手掰开她的小穴,将舌头更深入,吸吮舔弄她最敏感的地方。陈宓哎叫著,身子蜷曲起来,侧向一边,小巧脚趾舒服的不住蜷缩,「恩恩。。。呜恩。。。棨。。。」蓝棨再也忍不住,站起身子,解开裤头,一下就插进她湿答答的蜜穴。昂扬深深没入又抽出,用力的撞上陈宓松软柔嫩的身体,带来无上快感,陈宓呻吟著,两手攀在他肩上,小穴时时充实时时空虚,发酸不已,蜜液源源不绝沾湿两人交合处。两人就这样以一站一坐的姿势,忘我的直达高潮。

    「我们。。。我们回去了好不好。。。。」才刚说服男人,成功脱离情欲弥漫的理事长室,两人步下楼梯,蓝棨突然兴致盎然的盯著行政大楼旁不甚隐密的侧边阶梯,又令陈宓小脸烧红起来。「你晚上还有宴会,要早点回去准备阿,而且。。。」「过来。」无法拒绝。蓝棨将她牵起,领著垂头低咬嘴唇的小女人走到第二个门,颀长的身子就好整以暇的坐在阶梯上。陈宓为难的看了阶梯一眼,这里要怎麽。。。「坐上来。」蓝棨抬起头,黯黑的眼神盯的她让她有预感大事不妙。她摇摇头後退,「不要。。。我已经和你在理事长室做过了,而且这里根本。。。」「刚才根本不算,宝贝。」他一把强拉过她,让她跨坐在自己大腿上,她好香,香的他想脱下她衣服好好舔吻抚摸她。强健的手臂梏紧在她腰上,让她进退不得,陈宓两只手抵在他胸前,推也不是抱也不是。蓝棨将脸往前靠,恰好埋在她丰满的双乳间,深深的吸一口香气。陈宓见他没有进一步动作,僵硬的身躯柔软下来,以为这样就可以了,顺手来回轻抚他的头发。突然,这样亲密温暖的行为,被蓝棨的一个动作给变了样,他张开嘴,用牙齿,轻松的解开她胸前的扣子,「阿!蓝棨,不要!」他只解了上面三颗扣子,动作迅速的像是每天都这样脱她衣服似的,然後就隔著粉红蕾丝内衣,用牙齿啮咬起来。内衣的布料其实不薄,但是她太敏感,仍是可以感觉到他温暖的包覆著她的乳峰,牙齿不偏不倚的轻咬她的乳头,温热的鼻息,亦是懒洋洋的搔弄著裸露的胸口。「别在这里。。。蓝棨。。。求你。。。」「乖一点,我们就速战速决,好不好?」

    「我们回家。。。不要在这里。。。会被看见。。。」这里是行政大楼,老师和学生很常进出,虽然今天校庆不会有太多人在此刻办沉闷的公事,但是还是会有人出入的。「宝贝,你现在特别敏感,你知道吗?」蓝棨压根不想听她的抗议,平时他最疼她,什麽都会耐心听她意见,又贴心温柔的不得了,唯独做爱这件事,他一步也不会让。她好像听见人声!真的有几个声音慢慢靠近,拜托不要走过来,拜托。。。「阿。。。」蓝棨突然重重的咬了她的乳头一下,虽然隔著内衣不会痛,但是她仍被他吓了一跳,「喏,你动作越快,我们就可以早点回家。」她。。。她要动?蓝棨看穿她的心思,邪魅的勾起嘴角「宝贝,现在是你骑我,你不应该尽责一点好好动一动吗?」陈宓听他露骨的言词,已经禁不起一点刺激,脸红的快要烧起来了,声音又慢慢远去,陈宓松了口气,她瞧了瞧四周,行政大楼侧边是停车棚,今天由於是校庆,为了让学校看起来更宽敞,学校的车位只供给贵宾,老师的车和行政人员都得停在校外,现在的车了了无几,相对的,有人过来的机率比较小,她低声答应,「只。。。只能一次喔。。。」

    陈宓又站起身,有点笨拙的脱下内裤,蓝棨接过,很顺手的塞在西装口袋,修长的手指毫不犹豫的侵入的仍是湿润紧致的蜜穴。「很湿阿,宝贝。」这句话糗她的意味明显,他抽出手指,轻拍她的小屁股,示意她可以动一动了。陈宓低下头,娇嫩的屁股直接和他的西装裤摩擦著,花穴却是空空湿湿的,想到他即将进入的昂扬就忍不住缩了缩小穴,她伸手有点颤抖的拉下他的拉鍊,然後又探进他的子弹内裤,将他硬邦邦热烫烫的昂扬掏了出来。她的手好软好凉,蓝棨深吸一口气,看著陈宓抬起小屁股,握著他的巨大,慌乱又羞赧的往私密处插。才刚好碰触到穴口,陈宓就猛然颤抖了一下,慢慢坐下去,小穴是张贪食的小嘴巴,紧紧吸住他,一寸一寸含的很深很里面。「瞧瞧你的口水。」这句话像是对小女孩说的,但他的手指擦的可不是上方她正吟哦出声的樱桃小口,而是下方绞他绞的紧的蜜穴,他刮刮肿胀的贝肉,将昂扬挤出的蜜液通通抹到手指上。「不要。。。」陈宓惊叫一声,注意力被转移

    ,身子突然重重坐在他腿上。「恩阿。。。」陈宓舒服又难耐的哎叫,小脸已然布满粉红情欲色彩。蓝棨另一手微掀开内衣,将沾满津液的手指伸进去,轻轻重重的揉弄起她已挺立的乳头。湿湿凉凉的触感,他指腹按摩的力道和温暖的温度,在在令她失控。

    「别停阿宝贝,好像又有人来了喔。」他猛的掐住她的腰,强迫她的身体抬起又松手,好像昂扬主动在她的穴内抽插一样。「恩阿。。。不要。。。」她哎叫,但又不得已的压抑住喘息吟叫,「自己来,不然我就撞到让你叫出声音。」陈宓赶紧攀住他的臂膀,小嘴巴闭的死紧,眼眶含著泪,小脸红扑扑的,慢慢的上下动了起来。原本以为慢一点,就可以让情欲慢慢被释放,谁知,这是更甜蜜的折磨,紧致的蜜穴让他粗硬的昂扬来回缓慢摩擦,每一次进入都深深填满她,小口好像久旱逢甘霖,硬是牢牢吸吮住让蓝棨也舍不得退出,每一次抽出,那种酸麻快感,又让她的穴水狂涌,然後他又再次重重顶入。「」唔唔。。。恩恩。。。」她难以控制自己,每一次都快要忍不住尖叫,蓝棨低喘著,这个小妖精太磨人。此时环境非常安静,连远处操场的声音都成为背景,他忍不住想好好逗弄她一下,捧住她的娇嫩白臀,非常快速的控制她身体的上下,淫靡的肉体拍击声啪嗤啪嗤,让两人听得格外清楚,「不要。。。恩阿阿。。。」陈宓死命的抓著他的背,无法跟上他过头的速度,在疯狂的紧缩下,跟他一起高潮。

    6…2 男人生气了

    蓝棨在镜前打好领带,英俊的脸蛋,直挺的鼻梁,棕色的漂亮眼睛,见到他的女人通通为他疯狂,他看著镜子里的自己,眉间却揪了起来。那个小家伙,居然还赖在浴室里,他都要出门了也不会探个头打声招呼,然後娇气的问他会几点回来可不可以更早一点。他一下子又把完美的领带给拆了下来,散散的松在颈间,然後跨著大步走向浴室。门一推,美景登时在眼前,容纳两人绰绰有馀的浴缸中,陈宓的肌肤被热气蒸得更加白嫩透红,松软的发丝随意的扎起看起来更有女人味,长长的睫毛上沾了水珠,在听见推门声音後就慢慢的睁开眼,迷离水透的眼眸满是疑惑,「你还不出门吗?」他明明就说是七点开始的,怎麽还在这里?蓝棨脸迅速臭了起来,这个没良心的坏女人,巴不得他早点出门消失在她眼前吗?「你干嘛那样看我?」陈宓不解,这个眼神是生气的前兆,但是,她根本什麽也没做阿。「起来,帮我打领带。」原来如此阿,陈宓歪歪头,这男人大概是打不好领带,要求完美的毛病又犯了吧。她自浴缸中站起身,伸出纤臂,想拉下一旁挂著的大浴巾,「没什麽好遮的,你哪里我没看过。」男人嘴一撇,把浴巾推到她的手?不到的一边。不得以,也不想让男人不高兴,陈宓顺从的轻甩手掌,让手上的水滴更少一些,以免沾湿他的衣服,然後熟练的替他打起领带

    来。男人的眼睛却放肆的盯著她胸前的丰满乳房,看的陈宓一阵羞怯,手不知不觉慌乱起来,怎麽拉也拉不直领带。他的手抬了起来,一把就捏住她的乳峰,轻轻按压起来。

    「你要迟到了。。。不要。。。」陈宓脸一红,身子微微後退,此举却让蓝棨眼底的不悦浮现,一把将她拉进怀里。「你的衣服会湿掉!」陈宓推拒著,但她根本敌不过蓝棨结实身体的力量,一来本来男人力气就比她大,二来他今天在学校需索无度,让她精神紧绷又一次次高潮,没想到回他住所後,又在浴室要了她一遍,她根本没有什麽力气抵抗了。「不去了。我们做爱。」说罢,就将她打横抱起,一路走到大床边。「我没力气了,明天好不好?」「你要陪我。」「蓝棨,我今天住你这里嘛,你去完宴会回来我还在阿,我现在真的没有力气

    了。」陈宓嘟起嘴,轻轻靠近他脸庞啄了他一下。「那你陪我去宴会。」陈宓愣了一下,「我。。。我有跟你说过我不去的理由,你明明答应了。」「我反悔了。」「蓝棨。。。」「今天不是有个男的吗,你和他在角落说些什麽?」「什麽?」「哼,一个小白脸。」陈宓又愣了愣,「那是。。。那是叶文阿,你明明知道他的。」「谁认识他,你以後不要随便跟别的男人说话。」陈宓小脸皱了起来,「你。。。你哪根筋不对,不要说这种话。」「你就是在勾引他,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我才没有,是你,你也一直跟黄玫说话,我。。。。」「那是谁?」「就是,就是你今天颁奖的女生阿。」「谁记得她。」陈宓傻了,所以说她的飞醋是吃得莫名其妙罗。「我才不想理你,你快点出门。」又听到他不想听的话,蓝棨乾脆直接把她揽进怀里,吻住她的嘴,让她再也说不出话来。吻了半晌,陈宓已经软在他怀里,过不多时,两人又交缠起来,春光无限。

    半夜时分,陈宓揉揉睡眼,意外发现蓝棨居然还没睡,就一直看著她。大概是刚刚的小吵架,陈宓有点尴尬,她轻声问道,「你睡不著吗?」蓝棨没回话,还是一直盯著她看。她叹了口气,有时候,大她好多岁的蓝棨比她更孩子气。「我和叶文只聊了大学想读的东西,没什麽的,你别乱吃醋。」蓝棨仍没回话,手却伸了过来,将她抱紧。「你知道的,我的初恋就是你阿。。。哪会,随便喜欢上别人阿。」蓝棨摇摇头,这小家伙连藉口也说的不怎麽动听。「宝贝,你上大学後,就公开我们的关系吧。」「啊?不好吧,我还是学生,这样子。。。」「没有人知道我拥有你,那些男人看你的眼光,让我想杀人。」「你真的想太多了。。。」蓝棨倾身过去吻住她,「恩。。。棨。。。我真的不想。。。」男人的眼神冷了下来,突然,环住她的手松开了。

    陈宓有些无助的盯著手机萤幕,她和蓝棨,已经三天没连络了。她手指停在通话键上,却迟迟按不下去。其实,她从来没有主动打电话、传简讯给他,都是他直接打来的,在很多事情上,她向来都是接受者,被动的那一方。从来都没有一天没他来电的情况。每个早晨,她永远都是在蓝棨宽广的胸膛中醒来。也从来没有,一睁开眼,感到寒冷,而身边空无一人的情况。那天她冷得躲在棉被里,寒意却自心底扩散,望著空荡荡的、他本该躺的那侧,那一刻她好不知所措,向来疼她溺她的蓝棨居然生气了。她该怎麽做?坚持小小的愿望,当一个规矩的学生,不惹是生非,所以得和他摊开来说清楚?还是顺从的、温驯的答应公开,一如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