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禾奶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4 部分阅读

    硖褰档停跹芮嵝Γ鲎∷ü扇盟宰迹彼侦堵袢胨硖迨保饺硕既滩蛔》⒊錾胍鳌?br />

    刘衍知道若让她主动,痛苦的绝对是自己,所以抬住她屁股帮她插入拔出。何姎最初还倚靠他的力量在动,最後愈来愈舒服,也愈意乱情迷,自己就按住他的肩膀扭动起来,在很快的律动下高潮。

    4…5 生病也要做

    大概是因为太累了,何姎星期日的晚上完全昏睡,就算刘衍亲到她快窒息,她也懒得睁开眼睛,刘衍一身欲火无处发泄,一个夜晚,令他感到漫长又痛苦,去厕所冲冷水好几次。时序近冬,刘衍突然感到冷一阵,冲完冷水後马上上床抱他的小姎。隔天一早,何姎在极度酸痛的情况下醒来,全身像要散了架一样,她被刘衍压在身下,他的气息呼在她的头顶。她挣扎出他的怀抱,伸手拿闹钟来看,七点半。平常此时,正是起床时刻,因此她稍稍坐起身,用手摇了摇他的肩膀,「衍,七点半了。」,刘衍嗯了一声,两手又卷上她的腰,将她揽住。何姎看著他的睡颜,真是俊美得不像话,他就像是王子一样,但现在又十分可爱,脸颊有点红红的好诱人,何姎伸手摸摸他的头发,然後感到很好玩的捏捏他皮肤超好的脸颊。

    咦?何姎觉得不大对劲,平常这时候刘衍早就起床了,而且他也不会赖床,昨天他似乎也没做的像她那般累,更奇怪的是,他的脸,烫烫的。「衍,刘衍,醒醒。」「唔…」刘衍轻应一声,仍是没醒。何姎心下有点慌,她赶紧下了床,翻出医药箱拿体温计,量了他的体温,居然高达三十八点五度。她胡乱的刷牙洗脸後,赶紧拨了电话给认识的医学系学姊,在学姊的指示下,冲出门去买了退烧药和一点热粥。她坐在床边,先替刘衍套上衣服,他只穿四角裤就睡了,刘衍像个大娃娃一样,意识不清的将头枕在她肩上,待她替他艰难的穿好裤子,刘衍居然又把她压在身下,胡乱的吻她。「刘衍,你生病了还这麽色!」何姎毫不客气得将他推开,这家伙真是色入心魔了。她喂了他退烧药,又搬出厚被子将他盖的严实,看他昏沉沉的倒在床上,因为热而流了点汗,模样很令人怜爱。

    何姎打电话告诉朋友她今天不会去上课,也替他传简讯,然後就坐在床边定时替他量体温,过了三、四小时,他才终於烧得没那麽热了。刘衍的手一直抓著她,要是她要走到别处,还得找个东西让他抓住,否则他会惺忪睁开眼叫她名字,实在是很可爱。何姎拿了热毛巾替他擦脸,刘衍终於有点清醒了。「小姎…好热…」话虽是那麽说,这家伙还是硬搂住她,眷恋不已的蹭著她的脸颊。他完全变成小孩子了。「会饿吗?」何姎亲了他的脸颊一下,他现在的样子大概以後都看不到了,趁机吃她豆腐,「会。」刘衍热热的气息喷在她颈肩,过了两秒,他的脸靠在她肩上,又睡著了。何姎起身热了粥,还替他煮蛋花汤,端到床边。

    「来吃点吧。」何姎将他扶起,替他在身後放了个枕头,刘衍气色好多了,意识也比较清醒。他有点迷茫的伸手端过盘子上的碗,一触手却又收了回来,「好烫喔。」,他抱怨著,转个身又想躺回床上。「不行,你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乖,我帮你吹凉。」他点点头,闭著眼睛靠在枕头上等她。她将托盘放到桌上,舀起一点粥吹气,好不容易整碗粥都变得温了,她就唤他,刘衍皱皱眉说,「我没力气。」「没关系,我喂你。」何姎当真开始一口一口喂他,刘衍对她一笑,等她喂完时,他为了表示谢意还亲了她的手背。「你真是烧傻了。」何姎拍拍他的头,这大概是绝无仅有照顾他的经验吧,他一直都是照顾著她、呵护的角色,难得他会有迷糊撒娇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了,刘衍已经完全退烧,他不时在睡梦中不耐的扯身上的厚衣服、踢被子。何姎耐心的守在床边,安抚他替他擦汗。过了一阵,他终於热醒了。「好热。」他睡眼惺忪,自床上坐起,何姎原本躺在他身边,感觉到他的动作,她也爬了起来,看他的样子终於稍微安了心。「你都没去上课?」刘衍看了看时钟突然问,「恩,你发烧了。」「是吗?我只记得我一直很想睡觉,你却一直叫我起床。」何姎瞪他一眼,「我快急死了,你还那麽悠哉。」「我知道,辛苦你了。」刘衍搂过她,但碍於怕把感冒传给她,只在她脸颊上亲吻。

    「你中午吃什麽?」「我吃了粥,你会饿吗?」「不会。哎…不过…」「怎麽了?」「今天如果都呆在家,就浪费了一早上了。」「浪费什麽?」「事不宜迟,心动不如马上行动。」他突然将她压倒,动手解起她的衣服,「你干嘛啦!」「睡一整天,要动一下筋骨。」说罢,就扑上去吻她的锁骨。「你…你大病初愈,不要激烈动啦!」「适度运动有益身体健康。」他就一直和她拌著嘴,手也不停的将她脱光,「会冷。」她脸红红的,刘衍将两人都塞进棉被里,温暖的被窝、温暖的她都令人眷恋,两人裸著身子在被子里温存。他的头埋在被子里,专心的看她娇嫩的乳头被他的手指捻起、拉扯、旋转,然後更加红豔。他伸出舌头,捏住小红莓,温柔舔拭。她看不见他的动作,只能感受他湿润温暖的舌头带来的痒意,让她更为敏感无助。「阿…」感觉到她的乳尖被他吮进嘴里,何姎忍不住弓起身子,两手紧攀住他结实的臂膀,紧闭著眼忍受快感。「小姎,今天真是辛苦你了。」刘衍一边说著,一边往下舔去,「不要…你要多休息…」刘衍轻咬她的小肚子,留下齿痕,一手还在上方揉著她的乳球、另一手扶住她的腰,舌头已经舔到她的私密处去。「衍…哪里不行…」但是刘衍的舌头已经探进去了,湿答答的蜜穴十分紧致,吸住他的舌头不放。身体强烈的收缩,何姎的脚抬放在他肩上,他的鼻息温热的喷在她的私密处、嘴唇更是亲密的摩弄著她的花穴。「阿阿…衍…恩…」何姎不受控制的尖叫,刘衍与她皆全身汗湿,他将她纤长的脚抬到他腰间,猛的往前一撞刺进她穴里,汩汩蜜流沿著两人交合处溢出,刘衍蓄了一整天的精力,此刻火力全开,撞的大床咯吱作响,何姎攀著他的身子,在极度快慰与他一起高潮。

    「你来上课啦?昨天怎麽了?」「喔没有,只是…有点不舒服。」「没事就好。」朋友们都过来关心一下,「对了,你学妹找你喔。」「真的吗?她有说什麽事吗?」「好像想问你会计吧。」「是喔。」说人人到,杨芷出现在门口。「学姊,你昨天还好吗?」「我很好啦。你想问初会吗?」「对阿,要麻烦学姊了。」下了课,杨芷就和何姎去咖啡店,何姎很专心的帮她解题,「学妹,这几题其实都是类似的题型,你先回去做看看好了。」「好,那,我可以请问学姊一些微积分吗?」「啊?微积分我很弱耶。」「学姐帮我看看嘛。」「好阿,我先看我会不会好了。」何姎翻了翻她的微积分题目,「呃…学妹,你们这麽快就教到这里了吗?这是大三的课程呢。」「阿,因为我有补习,所以进度比较快,可是很多都不会。」「不好意思喔,你可能要问别人了。」手机突然响起,是刘衍。「你还好吧?没有乱跑吧?」昨天刘衍发泄完精力後,哪剩什麽体力,直接倒在她身上睡著。何姎今早不准他到学校传染病毒给同学,就把他留在家了。「我哪敢,小姎,你要回家了吗?」「阿,七点了!对不起,我忘记打给你,我现在和学妹在一起,等等就回去了。」「等你喔。」「好,掰掰。」何姎挂了电话,很抱歉的对杨芷笑。「学妹,我可能就只能帮你到这罗」「谢谢你,那个…」「嗯?」「我可以问学长微积分吗?」「啊?好,我帮你跟他说。」「谢谢学姐。」「不会,那我先走罗。」「好,谢谢你,掰掰。」何姎走後,杨芷慢慢躺回椅子,没想到,刘衍真的和她一起住呢。

    「衍,我学妹想问你微积分喔。」「不是疑问句?」「什麽?」「你不会答应她了吧?」「呃…还没阿,但是你应该会帮她吧?」「我不想。」「为什麽?」「你希望我教她阿?」「又没什麽关系。」「…」刘衍默然,他叹了口气,把她抱得更紧。「你不会吃醋阿?」「什麽跟什麽?」「全天下的女人都在觊觎我,就只有你粗线条得要命。」「少臭美了。」「我不会教她的,你帮我拒绝。」「阿,我都答应她了…」察觉到自己说溜嘴,何姎吐吐舌头,把头埋进他怀里不敢再说。其实,松了口气呢。回家路上,她一直很忐忑,学妹那麽漂亮可爱,还很聪明,居然学到大三微积分了,刘衍,不会心动吗?她真恨自己的心软,没两下就答应她了,好在,刘衍拒绝,否则…。她也不敢再想,两手圈住就男人睡去了,不过害到刘衍,他实在无法忍受女朋友那麽轻易就把他送到别人面前,漫漫长夜够他咬牙了。

    4…6 没有理由

    「学妹,抱歉喔,刘衍最近比较忙,所以你可能要找别人问微积分了。」「真的吗?没关系,我找找看别人好了。」杨芷嘟起嘴,可恶,她还以为刘衍会答应呢,不,说不定何姎根本就没有跟他说!她决定积极一点,她才不信刘衍不被她吸引。她早早就查好刘衍的课,在他教室外等他。「阿,学长!」一下课,杨芷看见他走出教室,立刻露出甜美笑容向他打招呼。「你是…」「我是何姎的学妹,杨芷,学长,你不记得我喔。」「不记得。」「恩…那个,学姐昨天有提到,我想问你数学的事吗?」「有。」「那,学长今天有空吗?」「没空。」「不然,现在一下下就好可以吗?」「你问他。」刘衍随便抓了一个偷偷围观的群众同学,迈开长腿就走了。身後有人追上他,「刘衍,这是新恋情吗?」「白痴。」这件事,风风火火传开了。由於人群都不敢明目张胆在旁边听两人讲话,但是看到俊男美女都觉得是个可塑性话题,八卦一传内容变成,「刘衍甩女友,追正妹学妹」「美女主动示好,怕妻男刘衍快闪」何姎觉得自己像在演「gossip girl」,八卦随传随到,另外附送多种版本。但是,她心还是一紧。刚跟刘衍提到杨芷,他就马上和她有接触了吗?一路上她心情很是低落,想到杨芷漂亮精致的脸蛋,还有聪明的脑袋,她立时觉得刘衍要离自己远去。她也不想再像以前一样到校门口和刘衍会合然後回家,她不知道自己该像个疯婆子对他河东狮吼,还是装做不知情一样不闻不问。

    手机一直响,何姎却没有勇气去接,她不知道刘衍会不会像演八点档一样说,「其实我和杨芷暧昧很久了。」,索性关掉手机,但她也不知道何处可去,只好在两人常散步的公园里走来走去。走了很久,已经过一个小时了,何姎又重新开机,看见好几封简讯,「你在哪?我很担心,快点回我电话!」内容无非不是如此,心一紧,她突然大哭起来,直接蹲在路边猛抽泣,刘衍到底喜欢她哪点?她真的不知道,她到底哪里赢过杨芷,哪里有理由让刘衍喜欢她而不是喜欢杨芷?他身边,永远都有美丽又聪明的女人存在,她也不是不懂杨芷的居心,但当下大脑也不及思考就答应她的要求,她是那样的害怕,当她听见流言蜚语,心都碎了。她不是对他没信心,而是,她对自己太没自信,而,她想破头也找不出她的自信可以源於哪里。一个人猛然抱住她,何姎吓了一跳,闻到香气才知道是刘衍。她无法言语,只是一个劲的流眼泪流鼻涕。刘衍没多说,亲亲她的额头就将她公主抱,一点也不在乎路人眼光。

    回到家,刘衍就抓了一包卫生纸给她擦眼泪擤鼻子,看她哭的眼睛都肿了,心里很心疼。「宝贝别哭了,小姎乖。」听见他温言哄自己何姎的泪流的更是急,他的大掌捧住她哭得红通通的脸蛋,温柔吻上她的唇。「小姎,乖,怎麽了?」何姎将手抵在他胸前,好不容易待眼泪停止了,便带著哭嗓子问,「刘衍,你到底喜欢我哪点?」刘衍轻笑,捏捏她的脸颊,「都喜欢。」「那你不喜欢杨芷哪点?」刘衍愣了愣,突然明白她哭成这样的原因,「都不喜欢。」「不可能阿…她…她什麽都好,我…我没半点赢她的。」「你输她什麽?」「她很漂亮阿,很多男孩子追的,而且也会大三微积分。」刘衍挑挑眉,「你也很漂亮,而且也有我追你,难道你有我还不够吗?至於微积分,你们都是会计系的,只要学基础就好,微积分又不是专业。」何姎登时哑口无言,她呆呆的样子力刘衍感到很有趣,他拍拍她的头,「小姎,那你喜欢我哪点?」何姎迟疑了一下,「都喜欢阿。你很帅、很聪明、还很有钱。」说罢还吐了吐舌头,「这世界上还有很多比我帅比我聪明比我有钱的人,你不会爱上他们吗?」「…」「我知道你在想什麽,因为我也会怕,你又遇到哪个帅学长,就忘了我了。」何姎发现他的声音低低的,搂她搂的很紧。她忍不住扑上去,他是发疯了吗?居然也会担心这种问题!「你好怪阿,有什麽好担心的,最该担心的是我!」良久,刘衍把头埋在她发间,「小姎,我是真的爱你。没有理由的。」

    两人开始亲吻对方,刘衍捧著她的脸,温柔的用唇瓣吻掉泪水,亲亲哭得红肿的脸颊眼睛,何姎头低低的,两手挂在他肩上,有点羞涩的接受他的吻弄,刘衍含住她的唇勾引她伸出舌头,待小蛇出洞,马上吸吮住她软软香舌。「恩恩…」何姎哭过的脸颊很娇豔,样子令他更加怜惜,他将她平放在床上, 慢慢让吻延伸到颈子、锁骨、润肩、胸口…何姎全身放松,她抿著唇,眼光追随著令她无比心动的男人,这男人是那麽温柔的呵护她。他微扶起她,将她的衣服向上脱掉,紫色带点蕾丝的内衣罩著半裸酥胸立时呈现在他眼前,他的目光离不开她微颤的丰乳,但是他查觉到她有点冷意,便将两人裹在被子里。

    他两脚分跪在她身侧,一只手撑在床上撑住身体,另一只手则轻轻的抚上白嫩的乳房,何姎脸上漾著羞意,敏感的查觉他的手指边按压,边探入内衣中刮她的乳头,他将她的内衣往外一拨,红艳艳的乳头随即蹦跳出来,看的他呼吸一窒。他伸出舌像在嚐什麽一样,轻柔舔拭她又软又香的乳头,何姎舒服的嘤咛一声,他将她的内衣解下,将重量都压在她身上,两只大掌毫不客气的揉起雪乳,绵软的手感更压低他的喘息。「帮我脱衣服。」刘衍放慢手中的速度,但更是将她的乳房都纳进手掌里,何姎觉得胸口热呼呼的一直被爱抚很羞人,赶紧将视线转向他的胸膛,纤指慢慢替他解起衬衫,她的手指尚有些冰凉,触及他的胸口却带来更多热意,她的小手抚上他的胸膛,他身材真好,线条分明,但又不会夸张的吓人,手指顺著他的线条滑行,何姎眯著脸一笑,淘气的揪著他的乳头扭转,刘衍闷哼一声,手便恢复刚才的力道和速度,立即夺走何姎的住意力,让她呻吟连连。何姎压抑著兴奋,微抬上身,伸手摸索到他的裤档,有些大胆的按了按男人的昂扬,即使是隔著裤子,刘衍仍是感觉的到她的小手在作乱,他意味深长的盯著何姎,用眼神示意她,今晚有得受了。

    查觉到腿间湿意渐盛,何姎暗骂自己一声淫荡鬼,悄悄起身到浴室。刚刚欢爱完,刘衍已经帮她擦过身子了,但是睡觉时,两人裸著睡,他的「那个」就抵在她股沟,他的手抱著她,顺著呼吸会不时摩擦到她的乳头,他的唇也是靠著她的耳朵,湿湿热热的气呼在她颈间,好痒好舒服,他的体温像个烘炉一样让她发烫,她就像是娃娃一样完全被他搂在怀里,他的脚也与她的脚交叠著,姿势亲密到不行。然後,她就又湿了。打开浴室灯,她尽量让动作轻微,以免吵醒刘衍,刚要打开莲蓬头,浴室门就被打开了。同样全裸的刘衍走过去抱住她,「小姎想洗澡吗?」「没有…呃,对。」「很好,我也想洗,一起吧。」刘衍刚刚就很想弄醒何姎继续做,不过他怕何姎做太累会发火,所以只好隐忍著,小妮子醒了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他打开莲蓬头,热水马上就洒上两人,刘衍懒得再忍耐,手直接滑到她腿间,何姎吓一跳,反而被刘衍搂的更紧,他的手指感觉到湿腻感,「是湿的呢…」刘衍笑意浮上脸,舌头轻舔她的耳朵,手指顺著蜜液滑进穴中,「所以小姎想洗的是哪呢?」何姎羞死了,夹紧双腿不让他深入,「小姎乖乖,让我帮你清乾净。」他一把抱起她,让她抵在墙上,腿围绕著他的腰,手指飞快又凶猛的抽插她的小穴。「阿阿…轻一点…恩恩…」何姎贴在冰冷的浴室墙上,妖媚迷离的神情刺激著刘衍,小穴已经很紧很湿了,他抬住她的臀部,昂扬缓慢刺进去,一下一下很慢但很深的撞到底,丰满的白乳随著他的撞击上下波动,喘息声也密布在烟雾缭绕的浴室里,何姎的收缩越来越紧,刘衍忍不住低吼,腰越摆越快,两人很快到达云端。

    昨天那样的甜蜜,何姎觉得自己好像得到全部的刘衍,嘴角弯弯的上扬,整个人又焕然一新,刘衍靠在床上,微笑看著神采飞扬的何姎,她正穿上一件小洋装,背後一小截拉鍊她拉不太起来,被冷空气寒的红扑扑的脸蛋回过头来看他,「帮我,我拉不起来。」刘衍下床,走过去拉住鍊头,但未拉好,另一只手却熨贴上她的背,缓缓抚摸,何姎惊叫一声,反射性想躲开他温暖的掌,但刘衍伸手就搂住她,大掌肆无忌惮的抚摸她光洁的背。何姎忍不住软了身子,两手扶住前方的衣柜,咬著嘴不呻吟出声。刘衍更是过份的将手探进衣服里,绕到她胸前,包覆住她的胸部然後按捏起来,「不行,还要上课…」何姎娇声制止,忍痛放弃他舒服的碰触,挣扎出他的怀里,刘衍一脸可惜的样子,知道要是硬要了她,後果可能比禁欲更惨,他乖乖替她拉上拉鍊,捏捏她的脸送上一个吻,就载她去学校了。停红绿灯时,刘衍突然转过头,叮嘱她,「你学妹不是好人,你可别太天真了。」何姎觉得他在骂她笨,哼得一声轻捏他的腰,表示自己听见了。

    4…7 情敌退散

    杨芷并不笨,追她的男人很多,她了解男人的眼神。她当然,看得出刘衍一点也不喜欢她。而她不解的是,就算那男人不喜欢她,他喜欢的女人也是能和她媲美的。不像何姎,她不懂自己哪点输她,也不懂她哪点吸引刘衍。她皱起秀眉,就算,现在刘衍不喜欢她好了,她总是有办法让他喜欢的,他目前的拒绝只能得出他并不那麽吃美女的招,而且他和她的接触也太少,她就不相信她不能得到他。上次是她太有自信,擅自去找刘衍,还以为就算他对她不感兴趣,也会碍於何姎的面子教她数学,结果却反而砸了自己的身价。她知道这种男人,要慢慢钓,操之过急下场永远和那个教训一样。杨芷的人脉广,是人没有不喜欢和亲善的美女接近的了,杨芷的脸不妖豔,聪黠灵慧,很标致但又是个有活力的女孩,只要她旁敲侧击,旁人多不假思索的告诉她想要的资讯。例如,刘衍的住处。

    杨芷知道何姎和刘衍的课,她不打算采黏人攻势,只怕刘衍知道她居心避而远之。她利用机会,和电机系的人混熟,而且决不惹怒女生,不给女生眼红她的机会,她能在大家面前扮演可爱风趣的脚色,纠女生团去吃东西逛街,很快她的风评极好,大家都觉得她不是那种爱和男生搞暧昧的狐狸精,而且漂亮又不造作,连何姎都知道大家都很喜欢杨芷的事。她还觉得是自己太会乱想,冤枉杨芷想染指她男友的事实。杨芷也对她很好,生日过节都不忘卡片礼物,学姐好学姊再见叫得很勤,也会拿东西过来请她吃,说是家里亲戚多送的蛋糕等等。而且,再也不提刘衍。时间一晃就已经半年,何姎和刘衍依旧如胶似漆,每每何姎带东西给他说是杨芷送的,她也不会再多说什麽。当然,电机系很多人喜欢杨芷,多到,刘衍也知道了。「刘衍,你女朋友的直属是杨芷吗?」「好像是。」「欸,我们同窗三年,你就帮我一次。」「不要。」「我都还没说耶。」「一定不是什麽好事,你自己解决。」「欸欸,要个电话而已嘛。」「好,就这样,一个忙。」「阿…」那人虽然很高兴杨芷的电话有著落,但是这麽好的关系居然只有这点利用价值,实在很可惜。

    何姎此时已经走道他教室外,他坐在第二排,看准了他的位置,她便从後门进去。「欸对了,你看过她学妹吧?」「看过。」「很漂亮耶。」「还好。欸,你吵死了,我在看书。」「你…你不是和她传过八卦吗?」「你少胡说。」刘衍从书里抬起头,神色不太好看。「不是我在说,你放著条件那麽好的不去追,你女朋友…你可不用担心,反正你一定追的到杨芷的。」「谢谢你的忠告,我会去要她电话,你满意了吧。」事情就像在拍八点档,何姎以为之前那件事已经结束了,她也不会有机会听到刘衍说连戏剧的台词,哪知…她惊愕的停住脚步,没有漏听刘衍不耐烦的回话。「天阿。。」刘衍看到他朋友表情不对,心脏一跳,赶紧回头,只看见何姎很快走出教室的背影。「你给我过来!」刘衍表情狰狞的回头送给他朋友一句话,随即追了上去。

    「何姎!」她不顾别人在看,一出教室就拔腿乱跑,刘衍知道不能在人多的地方拦她,这小东西爱面子,要是让她在人前与他对质,一定会一脸装做没事,说沙子飞进眼睛里。待她胡乱的跑到教学大楼後方花园,刘衍毫不犹豫,一伸手就抓住她。「不要碰我!」「何姎,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样。」「不要说了,我都听到了…」何姎的眼泪已经布满小脸,鼻子一抽一抽吸著,「连你朋友都叫你追她,你去追阿,你去!」「何姎!」刘衍的脸很难看,他按住她的头马上堵住乱说话的小嘴,「呜呜…放开…」何姎脑筋无法思考,只一直回响著他说的话,完全无法忍受他这样亲她,很用力的将他推开。「相信我,何姎,相信我。」刘衍大掌包住她的脸,强迫她看自己的眼睛。何姎此刻却选择闭上眼睛,她不敢看,他的眼神说不定也是谎言…。气喘吁吁的朋友四处东张西望,好不容易发现两人在花园里吵架,刘衍的手罩著何姎的脸,眼神很肃杀,咬牙切齿得很。「那个…学妹…」他擦擦汗,有点尴尬又有点害怕。「你快给我解释!」刘衍快眼快手的抓住何姎正要捂住耳朵的手,何姎的脸哭得很肿。「刘衍是说,他要帮我要电话。」「说清楚!」「好,好,那个,刘衍认识你学妹嘛,我就叫他帮我要电话,可是话这样被他一说就有点怪怪的,哎,对不起,我只是开玩笑的,你比较适合刘衍啦,我随便说说的你别当真。」何姎的耳朵轰隆隆的,有点无法思考他朋友的解释,她静静挣开刘衍的手,和他站了一点距离,花了很多很多时间思考自己听到什麽。就在刘衍已经按捺不住,想痛揍他朋友一顿时,何姎才抬起头。这下令两人都松了口气。「你走开。」何姎眼神很是怨恨,瞪了尴尬又害怕的多嘴男。待男人离开,何姎才慢吞吞的走回刘衍身边,她拉拉她的衣角,但他却毫无反应。这下,换他生气了。

    风刮过机车上的两人,何姎有点胆怯的抱著他,她知道刘衍气什麽,但是她当下也没办法阿,她怎能自己保证刘衍说出的话不会伤到她,她不是…不信任他。她太过害怕了。两人都没什麽胃口,随意的吃了点学校餐厅就回家了,刘衍也没多说,一张俊脸从头到尾青得可以。她稍微搂紧身前的男人,将头靠在他背上,她委屈的抿著嘴,感觉到他还在她身边,鼻子一酸又流下泪来。刘衍在心里叹口气,他感觉的到背後的衣服湿了,而何姎的身体在轻抖,想必是在啜泣。他空出一只手,安抚的拍拍抱在他腰上的小手。到家後,两人一起走楼梯,套房在三楼。何姎不敢多说什麽,低著头红著眼跟在他身後,刘衍突然住了脚,回头。「你知道我气什麽吗?」「气…气我不听你解释…」刘衍没有答话,何姎小心翼翼的抬眸看看他,又道,「气我…气我…。不相信你…」刘衍站在高她两阶的地方,加上他自己本来就很高了,低头看她的气势更是吓人,他又在心里叹气,他根本舍不得看她这样受委屈,早在机车上他就原谅她了。他往下走到她面前,看进她的楚楚可怜,眼眸中却突然闪过一丝邪恶,他抬起她下巴,「你该被处罚。」

    「恩恩…恩阿…」何姎被压在门板上,上衣根本没脱,只解了最重要的扣子让丰满的胸部挤在缝隙间,她乖乖的令刘衍很色情的将手指插进乳沟中,然後大掌整个包住她的浑圆玉乳又轻又重的揉捏。她无法挣扎,两手被他单手架在头上,而她也不敢挣扎。刘衍含住她的小嘴,紧吸著她的舌尖不放,与之纠缠,完全没有让她喘息的机会。何姎胀红著脸,感觉到他抬起膝盖,缓慢但精确的摩蹭她腿间柔软处,她今天穿一件长版衬衫加内搭丝袜,如果光摩腿间的话,薄薄的内搭袜根本像是内裤一样几乎无法当作阻隔,她敏感的哼叫著,下意识的想夹紧双腿,但他早就将膝盖挡在她腿间,她根本无法合腿。刘衍放开她的手,很快撩起她的衬衫,热掌握住她的纤腰缓缓往上滑,触及胸罩时,极为熟练的解扣脱下,然後让她咬住她自己的衣服下摆,白嫩的双乳在他视线下因为兴奋而颤动著,「可别松了衣服。」他的俊脸突然盯著她,恶意的提醒,然後微俯下身,张唇就含进含苞待放的嫩红蓓蕾,滑嫩乳脂在他嘴里被又咬又舔,何姎惊哼一声,差点松口,胸前肿胀的感觉被他释放得很舒服,取代的是湿热的他的嘴,及逗弄她乳头的舌头。刘衍尚且不放过她,大手将她的丝袜褪下,又向上恶意的将她的臀瓣又挤又捏,娇翘滑溜的触感使他爱不释手,手芷更沿股沟缝滑下去,从後头抚摸她敏感的花蒂,时不时插插她的小穴,看著她惊慌但又动情的反应,俊脸勾起一抹笑,用力将手指从後方插到蜜穴深处,然後又迅速撤出。何姎早已被他戏弄的站不稳脚,这样一捣一撤,更是腿软得厉害。

    刘衍偏不顺她意,反而抬起她的一只脚挂在他手臂间,让她腿间密处大开,他身子微压低配合何姎较娇小的身子,另一只手将她的身体压向自己,昂扬顺著她的迎合没入紧致的香穴中。顿时蜜液横流,何姎哎叫一声,衣服下摆部分又掉了一点出去,小嘴又咬得更浅。刘衍细心的将手护在她脑後,然後用力挺著腰杆在她嫩穴里抽插,何姎双眸微闭,死咬著牙没放掉衣服,但嗯哼声还是自牙缝中不断溢出,纤瘦的身子被他撞在门板上,虽然有点痛但快慰更是多的掩住她其他感官。她独撑著身体的腿更是虚软,白皙的膝盖微微颤抖著,刘衍查觉到她无力站立,反而另一手一勾,让她完全挂在自己身上,何姎吓一跳,纤臂赶紧攀紧他的臂膀,刘衍让她稍离门板,以免她的头撞到门板会疼,然後藉著地心引力,他更迅速的抽刺著何姎,当他用力顶到上方时,会刻意稍稍松手,让何姎自己凭空掉下,插得更是又深又快。何姎每每被他顶到最敏感处,小穴又酸又充实,紧缩紧缩夹著刘衍的硬挺,让刘衍也是闷哼连连。何姎终於被他玩到最顶点,她失控的娇吟不断,小嘴微张衣服松落,蜜液如狂潮般涌满整个小穴,刘衍忍受著那股温暖潮湿的满足感,又更迅速有力的抽插,随後高潮也释出在她体内。

    刘衍抱著无力行走的何姎,懒的捡拾一地凌乱衣物,抽了张卫生纸稍微擦擦她湿淋淋的腿间,以免淫水滴得满地都是,举步就往浴室走,在浴缸里放好热水後两人皆浸入浴缸中,不久,何姎又乖顺的伏在浴缸边上呻吟,任由刘衍从她身後进入冲刺,浴室水雾迷漫,欢爱的气息也浓厚不散。回到床上时,何姎很累了,她紧紧窝在刘衍怀里,虽然意识有点模糊,但她还记得要道歉,「衍,对不起…」刘衍吻了吻她眉角,大手不带情欲,而是温柔的轻缓的抚摩著她的背,「小姎,我要怎麽做才能给你更多安全感?」何姎鼻子又小酸了一下,把脸埋在他胸前不让他看见自己泪光闪闪的眼眸,「我爱你,刘衍。」夜很长,两人紧紧的相依偎,很温暖。

    杨芷听说了他们吵架的事,虽然没有传出争执内容,但是这可是第一次为人所知的吵架,听说何姎大哭大闹,还扇了刘衍一巴掌。众人无不啧啧称奇,毕竟两人太甜蜜,当然也有人预测他们准会分手,而杨芷则是因为这种想法,有如打了强心针,决定要采取行动。「学姊,我买了一点泡芙,想给你吃喔。」电话一接起来,就听到杨芷天真的声音,令何姎立时变得怪怪的,「呃…谢谢你,不过我现在在家呢。」。刘衍侧过头,放下书籍,大手搂过她,让她靠在他肩上,他感觉的到何姎在与谁通电话。此刻,星期日早上十点,刘衍和何姎一起在床上看书看报纸,恩,不过穿得有点少。他默默拿过她的手机,按了扩音键,杨芷的声音传出,「没关系阿,我可以拿去给你喔。」「不用麻烦了,你先分给别人没关系的,不然我星期一再去找你也可以。」「不可以啦,这个是鲜奶油泡芙,不能放,而且我是特别买给你的耶。」刘衍突然示意她附耳过来,「小姎,让她来家里。」

    何姎很惊讶,刘衍这麽做一定有他的用意,但是她有点为难的皱眉,一来,她觉得这样真的会麻烦到杨芷,二来…她不希望杨芷出现在他们家。刘衍靠上去吻她的额角,何姎才勉强点点头。「那…学妹,麻烦你跑一趟了。」说了地址後,挂了电话,何姎心里惴惴不安,她窝进他怀里,「这次是我的错,乱吃醋,根本不关学妹的事喔。」她怕刘衍会说什麽话伤她。刘衍很无奈,其实他有发现,系上的人很频繁提到杨芷,很多活动也会找她出来,名正言顺的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不是他想多想,但每次遇见她她的眼神都是避开的的样子,但偶尔还会故作大方,非常典型钓男人的手法。他很自恋没错,但经验丰富,直觉告诉他那个女人依然不怀好意。「我只是不想你跑出去而已。乖乖待在床上陪我。」刘衍任性的说完话,就凑过脸去亲吻她,然後趁杨芷到的期间,两人活络活络筋骨,做一点运动,不过太过忘我,以致於激情到一半,刘衍的手指正快速的抽刺著她的蜜穴时,突然响起的电铃让何姎浑身一震,「阿阿…快点停…杨芷来了…」刘衍感觉到他的手指被她紧张的身体紧紧一夹,手掌也沾满狂涌溢出的蜜液,忍不住闷哼一声,很想把她压在身下好好疼爱,心里很是不悦那扰人的狐狸精。慢慢抽出手指,令何姎娇吟连连,但下一刻,「让她进来。」刘衍这句话却让何姎大吃一惊,她知道刘衍不高兴被中途打断,但是怎麽会想让她进来房间?房里…一切就是引人遐想阿。「她会想进来的。小姎,你相信我吧?」何姎听到相信两字,有点敏感,赶紧点点头。刘衍随意的擦拭两人的身子,看她穿好衣服,「你…你不穿衣服喔!」何姎一回头,看到刘衍很是悠哉的光溜溜躺在床上,他对她眨眨眼,拉起被子倒头就睡,何姎不知道他打什麽主意,但是门铃又响了,她也不能多想,赶快替她开门。

    「学妹,不好意思喔,麻烦你了。」何姎有点尴尬的笑著,「不不不,我刚好在附近呢,来,上面两个是巧克力,下面的是原味喔。」「好,谢谢你喔。」「呵呵学姊,那个,我…我可以跟你借洗手间吗?方便吗?」「阿,好,请进,房间很乱,不好意思喔。对了…那个,刘衍还在睡,他不知道你来喔…」「喔喔,不好意思,我很快就会走的。」「没关系,你快点进来阿。」杨芷跟在她身後,咬了咬牙,她一看何姎的脸就觉得不对劲,脸红咚咚的,头发也有点乱,就是…刚欢爱的样子。不过,至少这趟能让她看见刘衍的公寓,而且,刘衍不可能不知道她要来,他没有不让她进房间,或许代表她还有点机会。进了房间,杨芷一眼就看到刘衍睡在床上,被子有点滑下,露出裸露结实的肩膀,而凌乱的床铺,欢爱的味道,在在提示何姎与他的亲密关系。她不动声色的进去浴室,心里很是不悦,何姎让她进来,根本摆明想炫耀两人关系嘛。刘衍等她关了厕所门,便起身招了何姎。「你要干嘛啦?」「没有阿,让她知道一点事总是好的。」「什麽意思?」听到冲水声,刘衍很神秘的笑笑,没有回答,突然坐起身,大半被子滑到腰际,露出完美的胸膛,肌肉线条令人垂涎,何姎吓一跳,心里不愿意杨芷看见她的男人,忙著要把他的被子拉好。刘衍手一紧抱,何姎就被迫坐在他怀里,热烫的吻就贴上她的唇。时机完美,杨芷开门而出。

    像是落荒而逃一样,杨芷的脸色很糟,提了包包就赶紧回家了。何姎脸烧红,她关上门,狠狠瞪了刘衍一眼,「你发疯了,一定是故意的!」「正是,亲爱的小姎。」他大手摩蹭到她身上去,很得意的笑著,「她不会再打我主意了,你放心。」「我真受不了你…」话未说完,就是缠绵的甜腻腻的吻,还有尚未结束的床上运动。

    对了,当天晚上,两人去吃了第一次一起去的火锅店,黏紧紧年糕,无限续点。

    极短篇4 完

    ==

    哎,不是很满意结尾,

    等我心血来潮再把它改上一改罗。

    谢谢亲们的支持,

    极短篇6已经悄悄运作中:)

    4…8番外 不爱嫂嫂

    高大俊朗的方钧自楼上拾级而下,他母亲,刘衍的阿姨,唤他,「快下来,你表哥快到了,去门口等他们吧。」他往门口却走去,现在是新年假期,他的姑姑一家要来,而且多了一个人,表哥刘衍的新婚妻子,何姎。刘衍一直是他最尊敬的人,从前家住在附近,兄弟俩感情好得很,他眼中的刘衍是完美的。小时候刘衍一定是孩子王,聪明又有领导力,家家户户的阿姨都想让自己女儿跟刘衍亲近点;上小学中学时总能看见女孩子们偷偷尾随他们回家,带著仰慕的表情鼓起勇气搭讪刘衍,然後看刘衍清冷但有礼的回应;记得刘衍的女朋友们都是漂亮极了的校花,个个又都不仅是花瓶,最好的最漂亮的都属意於他;刘衍一直都是那麽帅气聪明,在球场上是最厉害的得分手,学校公布栏的成绩单里名字永远都在最上方,轻而易举考上最好的学校最热门的科系。。。,刘衍一家高中时搬到外地去,但他仍然在心底将他当作目标,直到刘衍结婚时,他赴宴,才发现,有那麽点失望。那天是在一家五星级饭店宴客,他和父母进到饭店里,很快就和亲戚们谈起话来,其实在之前也耳闻,刘衍的新娘是和刘衍同大学的,交往八年然後结婚,在一家贸易公司上班。他依稀记得嫂嫂,何姎,大概一百六,长的秀气乾净,没有惊为天人的美貌。在看清楚何姎的样子後,他有点怅然,跟他想像的很不一样,也跟刘衍以往的女朋友很不一样,虽然也很聪明,考上好大学,但是样子却是稍嫌普通。难道,何姎有什麽雄厚家世背景,或者煮菜很好吃,让刘衍这样一个完人,爱她爱八年?

    想了半天,他却只能在极为有限的资讯中打转,得不出什麽推论。车子自远处开进,他抬起头挥了挥手,转头往门里喊到了。姑姑一家?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