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一念成婚,归田将军腹黑妻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章 自古多情便是无情

    有句老话说的好,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如果韩国华没和最尊贵的嫡长公主定亲,如果杜清苑不那么高调也就罢了,可是偏偏带些知名度的两个人搅合到了一起,事情不出两日便天下皆知了。

    赵星辰很愤怒,自己还没嫁过去呢,竟先被人黑了一次,宫里面的人表面对她恭恭敬敬的,背地里全部拿看笑话的眼神瞟她,人家驸马根本没把公主当一回事,待到嫁过去妻妾争*的戏码一定精彩。而明月郡主更可恶,千里迢迢的进宫一趟,专门对她冷嘲热讽一番,以报当日挟持时被看到出丑一事之仇。虽然赵星辰不是好欺负的主,但到底是面子里子丢了一地。

    皇上更愤怒,即使男人三妻四妾是常有的事,然而可怜天下父母心,没有不希望儿女幸福快乐的,韩国华敢给他的女儿难堪,那就是给了他难堪,给了皇家难堪,他怎么能说忍便忍,于是以不守妇德为由,想要直接发配杜清苑出家去当尼姑去,来一个眼不见为静。

    消息一传出,杜清苑慌了,她怎么会想到她的事情竟然惊动了皇上,本来一个妾的位置已经很委屈了,如今竟然什么都没有了,让一个花一般年纪的女孩子常伴青灯古佛,那和直接杀了她又有何分别。人被逼到了绝路,那是什么也敢做的,她在韩国华面前不顾以往淑女的形象,把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招数全用上了,只求能给她一条生路。

    韩国华和表妹一路上的相处,多少有一些情意在里面,在加上他对她做了那种事情,那晚醉是醉了,说是一点印象没有那是骗人的,他其实还挺喜欢揽着表妹温香软玉在怀的感觉,她在京里无依无靠,唯有一个他了,大丈夫顶天立地,绝对不能置之不理,她如此柔弱,不就是他应该要保护的吗?

    男人的豪气一旦被激发,就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脑袋一热,韩国华想出了办法,事件的关键人物是公主,要是公主不追究的话,相信皇上也不会说什么的。很聪明他猜对了一半,可是另一半的问题是公主又不傻,情敌出现了不打压还去帮忙,这种可能性有吗?

    韩国华可不管那些,他除了找公主已经没了别的办法了,然而卫国大长公主不是随便想见就见的,他锲而不舍的守在了宫门口好几天,来表现他想要求见的决心和毅力,终于在第五天公主松了口,在一桩皇家别院约见。

    韩国华和公主是见过的,但是大多远远的看着,接近的机会并不多,这次赵星辰依然带着围幔,只见若隐若现罥烟眉,似嗔似喜含情目,娇俏玲珑挺秀鼻,不点自红樱桃唇,肤若凝脂,颊似粉霞,不盈一握的柳腰娉婷袅娜地倚在水亭雕花木栏旁。水光潋滟之中,倾国倾城之貌隐约幻现,不要说是他了,怕是任何男人见了都会喜欢的。

    “韩院士是来道歉的吗?”赵星辰见韩国华跪下行礼也不去阻止,居高临下的问。

    韩国华微垂着头应了一声,“是!”

    想了想鼓起勇气把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臣醉酒乱性,所有的错全部由臣一人承担,表妹年幼,还请公主劝皇上手下留情。”

    赵星辰早就料到了,却没想到韩国华当真能够说的出口,四个字酒后乱性就把事情叙述了清楚,维护之意可见一斑,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进士,在京中没多少时日,她倒是不知他有何依仗可言,竟敢出口让她堂堂的一国公主委屈求全。

    “每个人做事之后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杜姑娘也不例外,难道你不觉得你醉的巧合吗?”赵星辰在各种后院的阴谋里长大,符氏对家宅里黑暗的一面从不避讳,像这种手段都是她父皇的女人玩剩下的。

    韩国华是个有分寸的人,那一天的事情他清楚不是偶然,但也不想表妹就这么毁了,于是更加肯切的请求道,“公主不要误会,那晚真的是臣的错,臣丢了公主的颜面,罚什么都无所谓,却不应该用一个无辜女人的一生来承担。”

    “你觉得她无辜?”赵星辰冷笑,“那你不觉得本宫名誉受损同样很无辜吗?”

    韩国华沉默了,但他不是能轻易被打败的,属于书生那种执着气还是很强大的,他从表妹的出生开始说起,到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为止,一点一点的述说,中心思想是表妹是一个好女人,不能毁了她一辈子。

    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原来韩国华和他的表妹竟是如此的“兄妹情深”。倒是显得赵星辰棒打鸳鸯了,她心里说不出来是何滋味,她这位夫君也算是个不错的人吧,相貌学识自是不必说,为了一个碰过的女人,竟敢冒着违抗圣命的危险向她求情,还打算和她摆事实讲道理,胆量是够了,可惜他太多情,因为她看到了他眼里对她倾慕,她也听到她她对杜清苑的怜惜,多情便是无情,最伤人心,哪怕赵星辰还未对他动情,但是失望也是有的。

    赐婚的旨意不可随意更改,既然赵星辰当初选的韩国华,就由不得她去后悔,目前的事实是他和她无法成为令人羡慕的神仙眷侣,成婚后顶多是一对互相尊重的夫妻罢了,那么用退一步的方法换来他日后对她的看重也是可以的,只要不让杜清苑留在韩国华身边。

    赵星辰缓和了一下语气,用商量的口吻问,“女子的名节重于一切,你不想她出家,可你也该知道她一个失了清白的弱女子无法生存于世,家里是肯定回不去了,只能配人了。”

    韩国华想是想将表妹留下,可惜公主容不下她,能有一个好的归宿也好,到时候他帮衬一二,也算是对得起她的情深一片了,他此时将女子的从一而终的思想抛到了脑后,连头上要带个绿帽子也无所谓,急忙应承了下来,“谢公主成全。”

    “嗯,你先回吧,待本宫回宫后就会求见父皇。”赵星辰挥了挥手,皇家的尊贵尽显,从头至尾,这位未来的驸马都跪在地上,虽然她精神上同意了他的请求,身体上却折磨了一个彻底,把该有的那点火气全部发泄了出来。

    待到韩国华离开后,舞儿才敢出声提醒,“公主,皇上最重规矩,这种做法他恐怕不会同意的。”

    赵星辰摇了摇头,“配人做妻自然是不可以,但做妾相信父皇会同意的,刚才咱们进门时遇到的那个侍卫模样不错,你去打听一下,条件合适就赏给他了。”

    舞儿心头一紧,暗叹公主越来越聪明了,接着不动声色的领命而去,杜清苑的姻缘就在这赵星辰的一念之间定了下来,正所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当杜清苑死灰复燃时,不知赵星辰是会庆幸还是该后悔今日的处理方式。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