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一念成婚,归田将军腹黑妻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章 吾家有女初长成

    春去秋来,花落了又开,13岁的赵星辰已经褪去了青涩,有了独属于少女的娇柔,而她的终身大事在皇上亲征太原,灭掉北汉,彻底结束五代十国局面后提上了日程。

    一日,皇上亲自征寻她的意见,对于一个待嫁的公主而言,能在自己的婚事上有几分发言权,绝对是天大的颜面。

    她的上面有五个姐姐,有两个早几年便已经过世,剩下的三姐从小就被定了出去,但因为某种原因出了家,长伴于青灯古佛,而四姐和五姐分别赐婚给了战场上素有军功的左右将军,皇上拉拢有能之士的意图显而易见,在所有适龄公主里,唯有赵星辰是没有着落的。

    现在,正是科举考试发榜的前夕,皇上在这个时候找来,他的圣意赵星辰自然能揣测出一二。

    亲手给皇上奉上他最爱喝的西湖龙井,赵星辰开始和赵光义闲话家常,“父皇,看您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您是否有了合适的人选?”

    皇上拉了女儿坐在身边,满意的点点头,“的确有,是今年的榜眼李博,父亲是殿阁大学士,学识和涵养自是不错的,就是年龄比你长上几岁。”

    “父皇是不是嫌女儿太闹人了,急着把女儿打发出去啊!”赵星辰心里一惊,这个人她也有所耳闻,好是好,不过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她和皇上不是普通的父女,不能直接拒绝,只好扯过皇上的袖子开始撒娇。

    所谓伴君如伴虎,站的位置越高,孤单的感觉越重,皇上很享受女儿偶尔的温情,哪怕是她犯了错,总是让他对她狠不下心来,怜爱的拍拍她的手,语气不由得有些语重心长,“女大不中留啦,父皇答应过你母后,得为了你的未来打算。”

    一提起符氏,赵星辰显出了几分失落来,顺着皇上的脚边跪下,她决定要为了自己的未来争取一次,“辰儿明白父皇的苦心,不过女儿想自己从学子里选一个合适的,依着女儿刁蛮的性格,怕是和榜眼合不来的。”

    皇上面色一冷,无论哪家的女儿,没有一个是自己选夫婿的,更何况她是嫡长公主,更加的不可以,但她了解女儿的性格,一旦认定的事十匹马也拉不回来。

    赵星辰见皇上犹豫,使出了杀手锏,“父皇,世界上有一个三皇姐难道还不够吗?”

    “大胆!”皇上如同一下子被踩住了尾巴,脸色猛的转黑,顺手打翻了桌子上的茶杯,热茶溅了一地。

    “父皇!”赵星辰无视皇上的怒气,拉过皇上的手,关心的埋怨,“有没有烫到了哪里?辰儿有不对的地方,父皇直说便是,何必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以后不许再在朕面前提起她!”皇上警告完,深深的看了赵星辰一眼,拂袖而去。

    舞儿见皇上脸色不善的离去,让侍女全部退下,独自一人走进正厅,小心的扶起跪在地上的赵星辰,检查一遍没受伤后才逐渐放下心来,“我的公主,你一向对皇上都是有一套方法的,今天到底为了什么事?”

    “舞姨,我要是嫁人了,你会和我一起离开吗?”赵星辰答非所问,在她的宫里面,她唯一能做到没有一丝戒心的便是舞姨莫属了。

    “公主到哪里,舞姨便会到哪里。”舞儿没问她会嫁给谁,刚刚的情况一看便是她和皇上没有统一意见,别看公主年纪不大,却是极有主意的,特别是符氏走后的这几年,有的心思饶是她日日跟在身边的人也猜不透彻。

    傍晚,皇上向来*信的公公带来口御,准许四公主和六公主于六月十五出宫一日,明着说是让她们出去散散心,只有赵星辰明白皇上是选择了妥协,四公主和她的感情不错,多一个帮着参谋一下也好。

    时间一晃而过,皇榜一经放出,几家欢喜几家愁苦,赵星辰和四姐早早的站在视角最好的酒楼包间里,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斯文者有之,阳刚者亦有之,却不知道自己的良人在何处。

    “六妹,我给左将军捎了封信,人怕是要到了,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见见你未来的姐夫?”四公主算是公主里的异类,行为做事一贯随心所欲,像这种主动邀约还未成婚的驸马的事情,怕是也只有她能理所当然的做出来了。

    赵星辰是个知情识趣的,哪里愿意去碍人家小情侣的眼。“四姐难得出来,自然要和姐夫好好培养培养感情才是,我留在这里就好。”

    “好好好!就你会打趣我,等父皇赐了婚,看我不打趣回来的。”四公主冲赵星辰挑了挑眉,带着贴身的宫人出了包间,会情郎去也。

    直到四公主的身影再也看不见,赵星辰才收回自己的视线,“舞姨,你说,我是不是该多学学四姐呢,随遇而安,轻松自在。”

    “公主,你是你,和四公主是不同的,更是无法相比的,她能和左将军志趣相投是好事,如果像三公主......”舞儿说的隐晦,但是她知道六公主懂得。

    “三姐不过是个可怜人罢了,相爱不得相守,的确是人生一大痛事,换做是我,或许还没有她的那种勇气呢,我会爱别人,但最爱的还是自己,与其飞蛾扑火,倒不如学母后,也不枉空活一世。”赵星辰望着天上漂浮的云朵,觉得那才是真的自在。

    舞儿怜爱的用手绢给她擦擦头上的汗,“公主,你的心思太重,不利于长寿。”

    “罢了,倒是我多愁善感了。”赵星辰重新将目光投入进人群里,一个灰色的高瘦身影吸引了她的视线,那个人淹没在人群里,打眼望去并没有格外特别的地方,相貌尚可称得上英俊,穿衣不见得多富贵,然眉宇之间的那几分正气给他不由得不多了几分印象分。

    抬手招来一直远远静候的侍卫,随意一指,“你们去给下去我调查一下,马上回报。”

    “是,六公主!”两个侍卫不敢懈怠,立刻领命而去。

    舞儿认真观察了一会儿那人,忽然惊讶出声,“公主,那个人有些像......”

    “嘘!”赵星辰调皮的轻摇手指,“也许,这便是命呢。”

    两人相视一笑,恍惚真的是一个轮回,姻缘流转,不过如此。

    很快,不到一个时辰,两个侍卫调查的结果便出来了,情况基本令人满意,那个灰衣男子姓韩,名国华,年十九岁,进士及第,尚未婚配,为人正直坦荡。

    其父是韩构,广南的一个知州,并不是很大的官。不过令人意外的,韩国华的一个表妹随京赴考,有传言说韩家的意思是让他们考完之后成婚,但是赵星辰却不这么认为,若他们真的相爱,又怎么可能直到今日而未定了名分呢?

    “你们去回复父皇,就是他了。”赵星辰一锤定音,当初她的母亲未出阁前与韩构有几分情意,奈何命运捉弄,母亲终究逃不了身为世家嫡女的责任,嫁与他人妇,现在她和韩构的儿子有缘,也算是替母亲还愿了。

    “公主,你不多考虑考虑?”舞儿见赵星辰行为草率,生怕她会做出以后后悔的决定。

    赵星辰拍拍舞姨的手,让她安心,“我深思熟虑过了,目前没有比他更适合的了。”

    舞儿叹息了一声,却不好再劝,就算不嫁给韩国华,公主也是要嫁给别人的,无论遇到什么,她在旁边多帮衬一些便是了,总不会让公主吃了亏去。

    忽然,包间外一阵异动,恐是有人趁着日子捣乱来了,江山刚刚统一,不平人士并不少见。

    “公主,你先别动,我出去看看。”舞儿的眉头皱了皱,任何威胁到公主安全的事,她都要尽可能的扼杀在摇篮当中。

    “一起去吧,别忘了,我也不是什么柔弱的女子。”赵星辰面上带了一丝兴味,话说,她已经好久没有活动过筋骨了呢,不知道夷简哥哥教的功夫还好不好用。

    出门没走几步,就遇到了一场对质的场景,只见几名蒙面男子挟持了一名官家小姐,如果没认错的话,正是康王府的明月郡主,和赵星辰从小有些不对付,小打小闹从没断过,平日里不讲理的很,没料到也会有今天啊。

    而他们的对立面是一名武将,他的长发如墨散落在白衣上,只稍微用一条白带把前面的头发束在脑后,全身散发着跟他的剑一样冰冷的气质!如利刀雕刻而成的立体五官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薄薄的嘴唇好看的抿着,深邃得看不到底的眼睛则正射着刀锋,戒备地盯着。

    在他的后面,四公主正盯着一双星星眼痴痴的望着,不用猜了,那名武将必然是左将军是也。

    赵星辰观察了一下形势,黑衣人必输无疑,犯在了左将军的手里,也算是他们出师不利了,所以,练下拳脚的想法只能打消,有的时候,公主的样子该摆摆也是要摆摆的,远远的静观其变同样不错。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