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鸿蒙圣主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六章 九曲黄河 破

    十绝阵被破后,太乙真人心中很是不满燃灯的做法,却不能明确的反驳,副教主之名也不是浪得其名,准圣之境,着实令他无奈,阐教之中也只有他才是一个准圣。

    除了太乙真人之外,玉鼎真人也是不耻种种,根本不想与之为伍,眼不见为净。

    “师兄,难道就看着我教四代弟子灭绝不成,往后还怎么收徒啊?”玉鼎真人对着太乙真人低声说道,眼中的不耻显露无疑。

    “这又能有什么办法,他毕竟是副教主,除非师尊亲来,否则….”太乙真人无奈的说。

    “着实可恨。”玉鼎真人恨道。

    “对了,师弟,你是想要凭自己的能力度过此劫,还是依照师尊的方法度过呢?”

    “哦,师兄,难道你有心走自己的路嘛?”玉鼎真人诧异的说道。

    太乙真人却只是笑笑,望着其他人不说话了。

    申公豹来到闻仲大军之中后,就为闻仲介绍了赵公明,心中对于没有请到三仙岛仙子很是不爽利,不过心中一转还是有等待的想法,脸上不露分毫。

    众人欢喜的见过面后,赵公明准备去挑战,却不想眉头一皱,随后说道:“吾有事去去就回,尔等稍带片刻。”

    众人都是一阵愕然,这是怎么回事,面面相窥而不得,只看赵公明人影离开了大军。

    赵公明没走多远,就看到不远处山头上的身影,似乎感觉到莫名的激动,快步上前。

    “当初的一股清风,现在也算是一代能人了,只可惜不知天数,妄自取死之道,你还要下去找死嘛?”

    赵公明还未说话,耳边就出现熟悉的声音,即使过去了无数年依然还清晰的记得。

    “恩公,你是恩公?”

    “原来还记得,这样也好,不过刚才的话,你听了,就没有想要回头的打算?”陈玄转过身形,看向赵公明,毫不表情的说道。

    “这个这个….”赵公明一下子不知该怎么回话了。

    “哼哼哼,还没有进入大罗之境,就如此大胆,天地之间那么多高手,其实你所能比拟的,就算是有宝物护身,但是你会用嘛,不被他人抢了去就不错了,还如此执迷不悔。”

    “可是,可是阐教欺人太甚,骂我截教无人,作为截教门徒,怎么能束手旁观呢?”赵公明下意识的说道,很快脸色就变了变,低着头低语道:“还望恩公不要计较。”

    “看来你是不死心了,也罢,贫道也不想多管,但是贫道提醒一句,你还有三个妹妹呢,一旦你身死,你的妹妹会不会为你报仇,哼,如果依然如此,贫道无话可说。”

    赵公明呆立在原地,心中不断地挣扎,最后朝着陈玄九拜后,说道:“多谢恩公,只是晚辈不得不去,请恕晚辈不自量力吧。”

    陈玄没有在回话,脸上毫无变化,等到赵公明反应过来时,已经回到闻仲大军前了。

    赵公明深吸一口气,既然决定了那就没有退路,很快就闻仲等人说了一下,就去挑战。

    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威力不凡,连二连三的击败截教门徒,除了燃灯之外,竟然找不出一个大罗之境的高手,实在令人痛心,堂堂圣人教派,如此结果,真的无言啊。

    燃灯却是眼睛盯得紧紧的,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招了机会,将赵公明引了出去,遇上萧升、曹宝,马上无耻的令萧升使出落宝金钱,很快二十四颗定海神珠,一一落下,让燃灯大喜过望,只是在得到这件宝物后,又无耻的直接将两人打杀,还得到了落宝金钱。

    赵公明狼狈的逃了出来,却没有回想自己的错,反而因为心中不平,前方三仙岛求助。找他的三位妹妹,借来灵宝金蛟剪,再次大败阐教众仙,可见这金蛟剪的威力。

    大周营来了个西昆仑散修道人名叫陆压,说是只有办法对付赵公民,说完就取出了钉头七箭书,然后以秘法将其杀死,其真灵上了封神榜。

    闻仲还是申公豹都是很伤心,而申公豹与赵公民也很要好的,收起金蛟剪往三仙岛而去。

    陈玄看着,摇了摇头,不听真言啊,一味的逞强是没用的,可怜还要连累他的三个妹妹,不由得痛骂不已,算了,三仙的话,能救就救一救,不能救就算了。

    申公豹在三仙岛上见了三仙姑后就说明了原因,三宵姐妹听了诉说之后顿时大怒,琼霄和碧霄当即就要出岛帮赵公明报仇,而身为大姐的云霄却想到当初通天教主的吩咐,劝两位妹妹暂息怒火,等到大劫过后再行谋划。

    可此时琼霄和碧霄如何能听的进去,反而怪云霄不念兄妹之情。

    琼霄和碧霄不听云霄之劝,两人跨上坐骑就出岛而去,云霄见两位妹妹居然如此冲动,当即无奈的叹了一声,也乘上自己的坐骑前去追赶,云霄如今已经有着大罗金仙后期的实力,也是截教中少见的高手,很快的追上了琼霄和碧霄她们。

    当来到青灵山下的闻仲大军时,也知道了那陆压道人还在,就立马出营叫出那陆压后,云霄就用混元金斗摄来,后又被被压住泥丸宫,缚在杆上,叫人用箭射他,只不过当箭射到陆压身上时已经化为灰末了,这时那碧霄正要用金蛟剪时,陆压就用秘术逃了出来,后又到周营一番辞别后就回山了。三霄在营中也是没有办法,谁叫他逃得快呢。

    闻仲希望三霄能打败周军,更像打败阐教。

    三霄一阵思索后就应了,叫闻仲准备六百名军士布阵,闻仲听后连忙应道。

    太师令出,立时即去选了六百大汉前来听用。

    三宵往后营用白土画成图式,何处起,何处止,内藏先天密,生死机关,外按九宫八卦,出入门户,连环进退,井井有条。人虽不过六百,其中玄妙不啻百万之众,纵是神仙,入此亦魂消魄散。其阵众人演习了半月有余,方得走熟。

    法阵演化熟练,云霄便进营见闻太师道:“今日我阵已成,请道兄看我会玉虚门下弟子。”

    闻仲问道:“不识此阵有何玄妙?”

    云霄道:“此阵内按三才,包藏天地之妙,中有惑仙丹闭仙诀,能失仙之神,消仙之魄,陷仙之形,损仙之气,丧神仙之原本,捐神仙之肢体。神仙入此成凡人,凡人入此即绝。九曲曲中无直,曲尽造化之奇,抉尽神仙之,任他三教圣人,遭此亦离逃脱。”

    九曲黄河阵果然如云霄所说的那样玄妙,姜子牙等人和那燃灯俱是不能识得此阵奥妙。

    阐教十二金仙和燃灯道人想凭借修为硬闯此阵,结果十二金仙尽数削去了顶上三花胸中五气,由太乙金仙变成了凡夫俗子。

    唯有燃灯道人见事不好,化风而去得以逃脱。

    如此危机时刻,原始天尊再也坐不住了,当下就乘九龙辇往西岐而来。

    燃灯逃回来后,就告之姜子牙师尊要来了,姜子牙连忙准备。姜子牙等人一阵忙和,只见天光大亮,有无数金花飘落,氤氲遍地。

    众人跪倒道:“恭迎老师(玉清圣人),愿老师(圣人)圣寿无疆。”

    元始天尊道:“好了,起身吧!”

    原始现在是无心理会这些,就来到阵前。

    三霄见了后,只有云霄见礼,而碧霄和琼宵却是没有行礼。原始见碧霄琼宵无礼,当即道:“值此神仙杀劫之际,你等居然不守清规,私自入凡尘。你们老师见着我还要躬身行礼,你们竟敢这样无礼?”

    琼宵更是道:“吾等只拜截教主,不知有玉虚。”

    云霄听到琼宵的话,也是大惊,当即对原始天尊道:“师伯见谅,舍妹年幼无知,不是有意冒犯师伯。还请师伯大人不计小人过。”

    原始天尊看了云霄一眼道:“好了,入阵吧!”

    云霄还想说什么,但被碧霄和琼宵拉入了阵中。

    原始天尊见三人已经入阵,当即也进入了黄河阵中,看着躺在阵中昏迷不醒的十二位弟子,原始天尊感叹道:“可怜多少万年的修炼,一朝成了画饼啊!”

    刚说完,却发现太乙真人灵魂奇异波动,顿时眉头一皱,随后一阵大喜,原来如此。

    琼宵见原始天尊在那里观望,当即祭出金蛟剪,向原始天尊攻来。原始天尊看也没看一挥衣袖,收了金蛟剪。云霄一看当即发动黄河阵,配合着混元金斗向原始天尊攻去,原始天尊伸手一指,混元金斗顿时落了下来。任凭云霄如何催动,却是毫无反应。

    三宵一看宝物被收,当即持剑就要上前肉搏。

    正当原始想要灭杀三宵之时,耳边传来:“能止则止,不要妄杀小辈。”

    原始顿时一愣,随后收一摆,顿时将琼霄和碧霄收入囊中,云霄顿时大怒,似乎有隐约突破之象,却也没有手软,一同收入囊中,朝着虚空一拜:“谨遵圣主之命。”

    “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况你们两脚还是兄弟之教,难道真的要闹得不可开交,让外人趁虚而入,做哥哥的也不让让自己弟弟,一位的好面子,真的那么重要嘛,好了,贫道也只想要让你知道,无论是圣人还是凡人,都有七情六欲,做一位没有欲念的存在,又有何用。”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