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鸿蒙圣主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二章 见闻仲 会敖广

    再说那闻仲闻太师征讨北海数年,终于功成归来,满朝百官在黄飞虎等人的带领下,前去迎接。

    闻太师眼光在这些同僚身上扫过,却发现少了许多人,大为惊讶,忙问原因。

    百官见回来了闻太师,便如有了主心骨一般,你一言我一语的将朝中这些年发生的事说了一遍。闻太师越听越怒,只急得当中那一只神目睁开,白光现尺余远近。命人击鼓鸣钟,催纣王上朝。

    纣王原本在寿仙宫中和妲己作乐,闻的钟鼓之声,虽然不悦,但碍于朝规还是强忍着怒火前去上朝。

    登得大殿,纣王道:“有奏章出班,无事朝散?”

    而这时闻太师马上就呈上十诫,要纣王一一办到。

    闻太师乃是顾命大臣,托孤太师,地位尊崇,此刻强硬纣王,纣王却因从小就怕闻仲,此刻不由的心下害怕,接下笔。

    将其中七条准行,只余妲己、鹿台及大夫费、尤二人这三条有待商讨,而纣王就询问太师之意,不过闻太师就是不同意,更是要纣王当面点头。

    这时候大夫费、尤二人就自行跳出来指着闻仲不敬帝皇,而闻太师则直接的问明他两之后,就将他们一顿好打,随后就叫侍卫拖出斩首,而纣王也只能默默看着,谁叫他们好惹不惹偏偏去惹闻太师,这不是自找死路吗?

    朝堂之上都是静悄悄的,此时闻太师复奏请纣王发行刑旨。

    刚才费、尤二人所言,触动纣王心思,也想太师所行太过,但却无可奈何,却也不能容人将费、尤二人杀了,便道:“太师奏疏俱说得是,此三件事,朕俱允服,待朕再商议而行。费、尤二人虽是冒犯三卿,其罪尚小,且发下法司勘问,情真罪当,彼亦无怨。”

    闻太师见纣王再三委曲,反有兢业颜色,自思吾虽为国直谏尽忠,使君惧臣,吾先得欺君之罪矣。想罢,便便跪地而言道:“臣但愿四方绥服,百姓奠安,诸侯宾服,臣愿足矣,敢有他望哉?”

    纣王传旨将费、尤发下法司勘问,七条条陈,限即举行,三条再议妥施行,纣王回阙,百官各散。

    只可惜天下兴,好事行,天下亡,祸胎降。

    闻太师方上条陈事,准备驻留国都,监督国法,辅佐纣王,却不想刚回府去,却有东海反了平灵王,飞报进朝歌来,闻太师在得闻消息之后,沉思了一夜。

    次日早朝,闻太师朝贺毕,太师上表出师。

    纣王览毕,惊问道:“平灵王又如之奈何?”

    闻太师奏道:“臣之丹心,忧国忧民,不得不去。今留黄飞虎守国,臣往东海削平反叛。愿陛下早晚以社稷为重,条陈三件,待臣回再议。”

    纣王闻奏大悦,巴不得闻太师去了,不在面前搅扰,心中甚是清洁,忙传谂发黄钺白旄,即与闻太师饯行起兵。

    纣王驾出朝歌东门,太师接见,纣王命斟酒赐与太师,闻仲接酒在手,有交托了一番后,更是将酒杯给予黄飞虎,然后等将朝中大事嘱托给他后,黄飞虎就饮了此杯。

    闻太师回身又对纣王道:“臣此去无别事忧心,愿陛下听忠告之言。以社稷为重,毋变乱旧章,有乖君道。臣此一去,多则一载,少见半年,不久便归。”

    说罢,闻太师举杯将酒尽饮,一声炮响起兵,迳往东海去了。

    陈玄正在前往东海之滨游历,却看到一支军队,齐齐而来,不由得让雷光顿步停留。

    很快,就知道了这就是闻仲的军队,前往东海平灵王讨伐的,在望一眼朝歌,已经是黑云压顶之势,不用说了,也能知道,事已如此,无力回天也。

    “禀告闻太师,前方有一道人拦路,希望可以与太师面谈一番。”

    闻仲一听,心头一皱,随后点头道:“快快有请,不可怠慢。”

    “是,太师。”

    很快,陈玄就坐着雷光走进了闻仲帐篷,也不下坐骑,看着闻仲说道:“如是天意如此,你能奈何,还是以自身之躯,回报这个商汤呢?”

    闻仲的手僵住了,问道来者的话语,似乎对于商汤看不上眼,而且已经透露出一股确定无疑的缘由,不由得凝重的说道:“不知阁下如何称呼,为何对于商汤这么不满呢?”

    “贫道也不过是闲游散人而已,不足挂齿,只是这么愚忠可不好,不仅仅会害了你自己,也会害了你的同门师兄弟,当然你也可以不听,只是到了那时不要后悔。”

    “道长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如此?”闻仲手捏起来了,脸色有些难看。

    “呵呵呵,不要生气嘛,大凡杀劫之中,自然有破解之法了,只是迎难而上还是知难而退,两种不同的境界,即使如此,两种境界也是有着双面性的,有好有坏,太师不用紧张,只是大劫之中,就算是圣人也未必能够保下自己的徒弟,何况尔等小辈呢?”

    轻蔑之意依然显露,似乎对于圣人根本没有放在眼中,让闻仲心中狠狠地一跳。

    “该如何取舍,只看你自己的选择,知难而退有时也不是坏事,如此贫道就告辞了。”

    闻仲本想要拦下此人,但对方诡异莫测,想要挽留的时候,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商汤不敬圣主恩,再三欺辱女娲心,如何能持江山海,此等不灭何等灭。”

    闻仲听到此言,顿时心神中冷厉一震,似乎感受到了天意,是的,为何如何呢?

    “太师,太师,前方就是驻扎之地,咱们是不是停留下来呢?”

    “命令大军驻扎。”闻仲脑海中一片混乱,正好清理一下。

    “是,太师。”

    陈玄离开大军之后,望了望闻仲所在,要是能悔悟过来,甚好,要是不能,也是命数,少不得要往封神榜上走一遭了,希望他是一个有智慧又不是愚忠的人吧,告诫也告诫了,该做自己散人去了,人间不平之事,太多了,想要有心去官,也管不了。

    一声叹息一路军,将军何往是忠直,可怜君主昏聩心,忠直无处可芳香。

    闻仲还是没有接受他的意见,依然想着平定平灵王后,一定要回朝好好整顿朝会,却不知已经晚了,想要挽救已经不能了,大厦将倾,无力回天。

    陈玄似乎感受到了,摇了摇头,既然如此,就走自己的路吧,直接往东海而去。

    东海之上有无数宝物,而此次正好去龙宫,这么多年下来,是不是又收获了不少呢?

    东海龙王敖广,此时也是心事重重,虽然儿子的仇报了,但也听说了哪吒得到大能之辈救助,不仅重塑肉身,实力更是超远之前,心中怎么能安稳下来了呢?

    “哈哈哈哈,东海龙王,贫道来也。”

    顿时整个东海龙宫震动起来,让敖广都站立不住,心中大呼糟了,难道有什么敌人来了?却不敢怠慢,急急忙忙的带着人走出了龙宫,看到了一个道士,坐着麒麟而来。

    “不知阁下如何称呼,找小龙有何事啊?”敖广急急忙忙的上前恭敬问道。

    “贫道陈玄,此来就是为了哪吒之事。”陈玄一说完,就发现敖广脸色苍白,就连忙说道:“不是找你来报仇的,而是你那死去儿子的因果关系,此次前来解说一番,省的麻烦。”

    敖广一听,马上定了定心,却是不敢怠慢,急忙说道:“道长里面请,里面请。”

    陈玄也不客气,下了雷光,举步走进了龙宫之中。

    待两人坐定之后,陈玄就说道:“此事还要追溯上人族三皇时期,也就是神农地皇之时。”

    话说当年神农有一女,名为女娃。

    有一天女娃来到海边,在海里戏水,就在这时出外游玩的龙族三太子敖丙,看见那人族小孩在东海上戏水,就出面道:“你这小孩怎么能在别人的地方随意嬉戏,还不快快离去。”

    女娃就说道:“我只是在海边而已,弄弄水而已,难道这也是你要管的地方吗?”

    那敖丙就恼怒说道:“反正就是我说了算。不然我就用水淹死你。”

    女娃虽然小,作为人族共主之女,平时和气,但是与生俱来傲气还是没有变,就说道:“我乃是人族共主神农之女,你敢用水淹我不?”

    敖丙也是一条不经事的龙,不怎么知道人族之事,所以更是没有说设么直接*纵海水将女娃淹死在海里。

    随后敖丙就离开了,女娃身死,但是怨气没有消失,其意志结合怨气变成了一只鸟,嘴里叫着‘精卫精卫’的叫着,还不断的携着小石子投向海里,要把大海填满似的,这就是著名的精卫填海的故事。

    敖广一听,顿时头冒大汗,完了,还有此事,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啊,一旦追求起来,龙族现在可是承担不起,这个该死儿子,竟然淹死了神农之女,实在是死有应得,不由得紧张起来。

    “不用担心,此事而来,贫道也说了解说因果,如此因果已了,借助哪吒之手,了解人族与龙族之间因果,哪吒也不是简单人物,前身乃是女娲宫中灵珠子转世之身,所以你就不用担心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