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鸿蒙圣主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章 判官出 哪吒劫

    ps:朋友们,鲜花在哪里,支持的就上鲜花吧!!!!!

    “好个君叫不忠,也罢,今日就全了我比干忠义之名,以报先帝知遇之恩!”比干只拔剑在手,望大商太庙八拜,泣曰:“大商历代先王在上,请知今日断送大商六百年天下者,乃是纣王,而非臣之一忠不义也!”

    说罢,比干解带现躯,用剑将腹剖开,说也奇怪,竟然无血流出。比干伸手入内,摘心而出,望纣王跟前一掷,便又穿好衣裳,望宫外去了。

    那武成王黄飞虎等人闻得纣王召见比干,皆心道不妙,进得朝来,却只见比干一言不发,面似淡金,只飘然而去,不禁都大为惊骇。

    待拜见纣王后,听得纣王说借心一事,只个个泪流满面,暗叹纣王糊涂,怕是大商国运不久矣。从此,朝堂之上再无敢直言之人。且说比干出了宫门,在街道上只浑浑噩噩径直走了五七里,却见有一老妇正在叫卖空心菜,此老妇自是妲己所化形在此,要取了比干性命也。

    比干却是想起了当初那道长所言,有心可活否?现今又有人蕴意此事,定然有秘,漫步间丝毫不停,刚出城之时,忽然醒悟,人之身躯或许无心无法活吗,但是他的精神却是能够活下来,永恒的活在忠直之人心中,如此依然是活的,让后人惦念。

    顿时心神通明,肉身显化七彩之色,冲天而起,心中已无遗憾,了解内心的恩怨。

    “贫道恭喜阁下,了却此状答案,但人间已非尔所呆之所,更何况尔正气冲天,做事不偏不倚,实乃大贤也,只是这纣王昏庸无道,迫害与你,现许尔一桩机缘,可将尔的正气更好的用与万物,汝可愿意?”

    比干顿时心有所感,即可叩拜道:“吾愿意。”

    “如此甚好,以贫道陈玄之名,赐尔地府判官之名,公正天下,一丝不苟。”

    比干看到身前的判官笔之时,拿起判官笔便福灵心至道:“地府判官参见圣主,判官以后所行之事定不辜负圣主与天道期望,当于吾轮回地狱内建一朗朗乾坤!上可昭日月,下可安良心!”

    “好,很好,贫道期待尔,且去吧。”

    顿时天降功德与比干,化横眉冷眼,不怒自威之像,审判万灵。

    天地之间,再次被震动,诸圣无不震骇,这样也行啊?

    而朝歌中,却是激流涌动,尤其是比干异象显化,更是让无数人默默的猜疑,最后化作一道七彩之光消失在天际,已无比干之人了。

    只要是修士,就能知道功德之光,作用如何,亦是明悟在心,对于商汤也有了明悟之心。

    自此过后朝歌有过了七年岁月,妲己为了震慑朝中大臣,设下虿盆,里面有万千蛇蝎,若是有忤逆之人,便投入其中,任蛇蝎吞噬。此酷刑一出,更是冷了百官的心,而那些大贤大德等国家柱石又全部辞官,因此朝政日益混乱。

    同时,姬昌已经被纣王囚禁在羑里七年了,每每想及那一事,却是无可奈何,最后将所有精力用在完善了自己的推算八卦,史称‘文王八卦’。

    西伯侯姬昌长子伯邑考,乃是至孝之人,想到姬昌囚羑里多年,心如刀绞,就要前往朝歌代父赎罪。散宜生以文王临别之言相劝,奈何伯邑考念老父王独居异乡,举目无亲,一定要去,众人无奈,只好让他前往朝歌。

    伯邑考来到朝歌,先是花的重金买通纣王宠信的弄臣费仲和尤浑二人,后又多方拜访和姬昌交好的大臣们,这才敢去面见纣王。

    但是妲己却三番四次的引诱伯邑考而不成,心中异常恼怒。而纣王在妲己挑拨之下,将伯邑考剁成肉酱,送与姬昌食用。姬昌如何不知?为保性命,只得含泪吞食伯邑考之肉。

    姬昌遭逢此大变故后,对大商纣王失望透顶,心中暗起反心更胜。

    西岐之人听说伯邑考死后,就在家将散宜生买通费仲、尤浑下得以逃脱羑里。

    连夜赶回,后被纣王得知派兵追赶,还好在路上遇到当年自己所收的第一百个儿子雷震子相救。回到自己属地后,姬昌招兵买马,*练士卒,暗地里联合各对大商不满的诸侯之国,只待时机一成熟,便要举起反商大旗。

    姬昌却是推算出自己还少一军师,只苦恼不已。

    这一日,姬昌夜梦飞熊入怀,醒来后,自知此梦乃自己合该得军师之兆,于是便着人四处寻访道号飞熊之人。

    这时姜子牙来此也差不多七年了,名气也早已传遍西岐各地,所以姬昌派的的人很快就有回信了,立马就派人去请,却说与道友外出了,姬昌只能悻悻而罢。

    过得几天,姬昌选个吉时,带了满朝文武,再往磻溪而来。

    来到姜子牙居住之地,姬昌让士卒远远驻扎,恐惊动贤士。自己一人来到渭水河边,正看见有一老翁在钓鱼,就走了过去。

    当看见那鱼钩是直的后,就疑问的道:“你的鱼钩怎么是直的,这怎么钓鱼呀?”

    那老翁就道:“愿者上钩。”

    说完还真是一条鱼上了那直钩,还给姬昌看了看。

    而姬昌也是聪明人,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接着姬昌亲自进入茅屋,与姜子牙纵论天下大势,姜子牙毫不含糊,说来头头是道,姬昌大喜,便邀请姜子牙出山,姜子牙推辞不过,只得应允,却说道:“西伯侯愿否为在下拉车呢?”

    姬昌一听,便不顾他人阻止,应是亲自拉车,行至八百步后,无力为继。

    姜子牙就说道:“在下愿保西伯侯八百年江山。”

    姬昌听后,便还想要在拉,却被姜子牙阻止,笑着摇头,也只能作罢。

    回到西歧,姬昌便封姜子牙为丞相,总揽政务要事。

    姜子牙为丞相后,将西岐治理的紧紧有条,百姓安康,短短几年时间就使得西岐大治,所谓兵强马壮,士气昂扬,与此同时姜子牙还一直在做这战争的准备,只静静等待着西岐伐纣先锋大元帅的到来。

    却说乾元山金光洞中,哪吒手拿乾坤枪,身圈乾坤圈,手舞混天绫,脚踏风火轮,好不威武。

    太乙真人屈指一算,就向哪吒说道:“哪吒你来也有好几年了,为师也没什么好教你的,但是记住万事不可大意,不要去惹祸生事,为你父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否则为师定不轻饶。”

    哪吒一听,立马拉下了脸,装作委屈的说道:“师尊,徒儿哪里惹祸,绝对没有?”

    太乙真人一听,顿时头大,这些年可是领教了他的本事,对于尊主所言,实在是无奈啊,或许真的是命中劫数,只能说道:“你心中记住就行了,万万不可胡来,否则哼哼…”

    看着哪吒依然如此,只能作罢,让他回家去吧,心中希望不要有事才好。

    不想哪吒刚刚欢天喜地的回到家中,李靖夫妇也是满心欢喜,认为长大了,却不想乱用轩辕弓,以至于射死了石矶娘娘的童子,顿时引来石矶娘娘的怒火,让李靖夫妇大为头痛。

    幸好石矶看到李靖乃是旧友之徒的份上,只让哪吒去赔罪,,哪里会不同意呢,却不知哪吒不愿了,还逃到了金光洞中。

    太乙真人一听,原来是截教门徒,虽知早有此劫,但自己一无劫数,可想到徒弟祸事,自然不愿,也不想他这么惹祸,便亲自上门。先是做过一场,后又让石矶代为好好管教一番,反正是头疼不已了,交给别人去吧。

    哪吒也不曾想会这样,虽说命保住了,可是又受到了委屈,而石矶却是同样受难了。

    最后实在忍受不了哪吒的恶作剧,最后只能放归,实在是很戏剧化。

    让太乙真人和李靖很是诧异,得知此事后,看着哪吒毫不在意的样子,顿时头痛啊。

    祸事紧跟其后。

    这一日炎热,哪吒刚到海边洗澡,却被人打搅自然不爽了,不由分说的打死了前来问话的夜叉,随后又将东海三太子敖丙给抽筋扒皮了,还做成了龙皮大衣,皮筋腰带,给了李靖做礼物呢。

    这一下龙族自然大怒不已,尤其是东海龙光敖广,怒意十足,纠集了其他三个兄弟,前来陈塘关索要凶手。

    “李靖,你纵子行凶,坏我儿熬丙性命,还不快快出来见我!”

    在陈塘关上空响起。

    没过多久,就见一全身甲胄的中年汉子带领着数十兵丁来到了陈塘关外。

    “李靖,你纵子行凶,将巡海夜叉,和我三子打死。今日我等就要水淹陈塘关,来出这一口恶气。”见中年汉子前来,四龙之中为首的一条怒吼道。

    同时,天空中开始下起瓢泼的大雨,同时海水倒灌,河水开始暴涨了起来。李靖一听顿时大惊,不由向着身后的一个大约十岁的孩童大吼道:“看看你惹得祸,居然连累了全关的百姓。我怎么就有你这么个儿子啊!”说完后只身冲入雨中,对空中大声道:“龙王且听我一言,我愿以死谢罪,还请龙王不要水淹陈塘关,放过这些无辜的百姓。”

    就在这时哪吒也冲了出来,厉声大喝道:“一人行事一人当,我打死敖丙、李良,我当偿命,岂有子连累父母之罪?且与陈塘关百姓何事?”然后对空中道:“我今日剖腹剔肠,剜骨肉还于父母,不累双亲,不连累无辜百姓,你们意下如何?”

    四龙一商量后,为首的那条龙言道:“也罢!就依你。”

    哪吒闻言便手提利剑,立时割肉还母,剔骨还父。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